原罪

圣经《罗马书》3:23告诉我们世人都亏欠了神的荣耀。圣经还告诉我们人从怀胎就都生为罪人。《诗篇》51:5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新国际版本翻译为:“我一出生就有罪,从我母亲怀我就有了罪。”

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每个人生来就需要救赎,因为全人类都生在罪里,只有耶稣基督除外。那么耶稣与其他人类的区别在哪里呢?他是从童贞女生的,而非借着性行为生的。为什么拯救亚当堕落族类的耶稣基督必须要从童贞女而生呢?每个人都必须要重生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的第一次出生是正确的话,那为什么又要重生呢?我们若生来不是罪人的话,我们也就不需要救恩了。关于原罪圣经上有真理的教导,而凡从性而生的人死在罪恶过犯当中也是有原因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救恩需要一位不是通过性,而是借着童贞女而生的,来付上罪的刑罚,使得我们可以重生。

有人总结说,人只是因为不顺服神吩咐亚当和夏娃不能吃一个苹果或其它的什么果子,而导致了罪。这个故事后来就成了一位父亲有两个孩子:亚当和夏娃;父亲告诉孩子,他们可以吃园子中任何树上的果子,唯有一棵树,就是分别善恶树,不可以吃,他们要是吃了就必定死。结果有一天,当夏娃独自一人在园子中时,一条爬行的蛇说服了夏娃吃了那棵树的果子。她转过身来又把果子给了亚当吃。吃了之后,两个孩子就害怕,并躲避父亲。后来父亲的审判就是:孩子们都要经历所有的痛苦,苦难和死亡。真的吗?就因为他们吃了个苹果或别的什么果子他们就得死?一个多么可怕的故事!吃了个果子竟然招来了如此的后果。故事继续说,将来的某一天,这位慈爱的父亲还要把他的一些孩子打入阴间,最后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被焚烧。

不管是什么,确实是伊甸园里发生的事情导致了今天世上一切的罪、灾难、痛苦和死亡。这意味着每个生来瞎眼的婴孩,每个谋杀、奸淫、心痛、痛苦、忧伤和死亡都是这个原罪导致的。好好想想!这个罪导致了人类从那本来一切都如此完美的伊甸乐园被驱逐了出去,甚至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必须要付上死的代价才能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那么到底原罪是什么呢?肯定是一个极其可怕的行为,才招致了圣洁公义的神要施行如此严厉而可怕的刑罚。这肯定不只是吃了一个苹果或其它什么树上的果子而导致的。

在追寻这个答案的时候,让一小群人相信了一个完全不符合圣经,且荒诞离奇的想法,那就是夏娃跟魔鬼,或跟一条爬行的蛇发生了性关系。这些荒诞离奇的想法明显是错的,一个人怎么能去相信那种画册和故事书里关于原罪的描述:一条爬行的蛇说话了。一条说话的蛇更像是希腊的神话。我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因为一切真理必须源自圣经(彼后1:16)。原罪的真理并不是什么新的道理。起初是在《创世纪》里由摩西传讲的,我们也会在新约圣经里发现同样的教导。施洗约翰,主耶稣,使徒保罗和门徒约翰都相信,并且教导这一圣经基本的真理。

《原罪》

一个对圣经只是走马观花的读者,肯定会像小孩子一样相信说,有一条树上的爬行动物——蛇,说服夏娃吃了一个苹果,而且这条爬行的蛇可以说话。但蛇真的会说话吗?那么蛇又是怎么引诱了夏娃的呢?要想从圣经中明白这一点,你要把从小孩子时思想中就有的、那副缠绕在树上向夏娃说话的蛇的图画先抛开,然后你才能真正看到圣经到底是怎么说的。《创世记》3:1,“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兽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此处是照英王钦定本的翻译)

这段经文给了我们蛇是谁的第一个线索。他是一头兽,而不是一条爬行的蛇。他“更狡猾”:就是狡诈、精明、诡诈、阴险并且感性,超过了田野所有的兽。那么他就必须是动物界中最高级的,且仅次于人类。他能推理,并说人的语言,所以他也一定很接近人类,远超过黑猩猩或猿猴,因为他既能推理,又能说话。他绝非缠绕在树上的爬行动物,因为他直立行走,就像人一样。这有从神话语而来的证据。《创世记》3:14,“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很明显,这就说明在神咒诅他之前,他不是用肚子行走的,否则神为什么还要咒诅他呢?显然这部分的咒诅是指他的身体要被改变,不能再直立行走,而必须要用肚子爬行了。所以这个称为“蛇”的兽,并不是一条我们所认为的蛇,因为他能推理,能说话,能直立行走。他能引诱,或者说欺骗了夏娃去犯罪;而夏娃转过头来给了亚当,结果他也犯了罪。

《原罪》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白的,神是想要神的儿子们像他一样繁衍,既借着属灵的方式繁衍,也就是借着神说出的道。《创世记》1:27-28,“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神在《创世记》1:27按照他的形象造了亚当,也就是造了一个灵,因为《约翰福音》4:24说:“神是个灵……”虽然神造了亚当的灵,但他还没有把亚当放进一个属地的身体里来耕种园子。《创世记》2:5说:“……也没有人耕地。”《创世记》2:7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记》1:27,人是照着神的形象被造成了一个灵,但还没有形体或者说属地的肉身。没有人耕种土地,直到神用地上的尘土为他塑造了一个肉身。

从这两处经节的查考,我们很容易看到神是先造了人的灵(创1:27),之后把这人的灵放进了一个他用地上尘土所造的身体里(创2:7)。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意识到,当神吩咐亚当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灵人”,因为他的灵还没有被放进一个属地的肉身中。我再说一下:在亚当还是一个“灵人”,还没有用地上的尘土为他造一个身体之前,神就吩咐亚当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了。神没有吩咐人通过性的方式来繁衍,而是要照神的方式,借着说出的道的能力来繁衍。但因为人有自由意志,所以神仍然允许人在有了肉身之后,可以通过性来繁衍。但神指示亚当要通过灵,也就是借着说出的道来繁衍。这样的话,每个亚当的儿女,作为神的后裔,就会照着神繁衍的同样方式,从创造的道而生。

这正是神让耶稣——第二个亚当,出生的方式。耶稣不是通过性行为,而是通过神说出的道而生。神创造了一个血细胞(卵子和精子),并借着圣灵的荫庇,将其放入童贞女马利亚里面。然后肉身在这个创造的血细胞周围形成,并成了耶稣的身体。我们从第二个亚当重生的时候,也是借着神的道从圣灵而生的,这正是在人堕落之前我们所该出生的方式。《彼得前书》1:23,“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我们知道我们的第一个出生是错的,这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重生。我们的第一次出生把我们生在了随之而来的一切痛苦、忧伤和死亡中;但借着第二次的出生,我们生在了永生和随之而来的一切喜乐中。

圣经记录了发生在伊甸园里的事情。圣经说蛇引诱了夏娃,《创世记3:1》,“耶和华神所造的,唯有蛇比田野一切的兽更狡猾。”这头兽如此地接近人类(却仍是一头动物),他甚至可以推理并说话。他是个直立的活物,介于黑猩猩与人之间,但更接近于人。他如此接近人类,甚至他的精子能够,也确实与女人的卵子结合,并导致了她的怀孕。这事发生后,神咒诅了蛇,改变了他身体中的每一根骨头,他才成了今天爬行的蛇。科学家可以绞尽脑汁,但他们永远也找不到那缺失的一环。神早已预知人聪明,会看到人与动物之间的联系,并想借着进化论来证明这点。但根本没有进化,不过人与动物确实混杂了。这是神隐藏的奥秘,但现在揭开了。这就发生在伊甸园中,当夏娃转离生命选择了死亡的时候。

《原罪》

蛇有后裔吗?圣经清楚地说有。《创世记》3:14-15,“耶和华神对蛇说:你既做了这事,就必受咒诅,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你可以看到在15节,蛇有后裔,“你的后裔(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如果语言还有意义的话,那么蛇就的确有一个后裔。

请再注意神在园中对他们说的,《创世记》3:15,“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如果我们承认圣经说女人有一个后裔,也就是耶稣,那么蛇也一定有个后裔。没有哪个圣经学者会否认女人的后裔就是直接从神,而非人类交合所生的基督。我们同样知道预言说“伤蛇的头”,实际上是关于基督要在十字架上成就打败撒但的预言。基督在十字架上要伤撒但的头,而撒但要伤主的脚跟。这段经文绝对是关乎基督——女人后裔的预言。救主要借女人而来,且只借着她,但不通过任何与男人的性行为。这个无罪的人要在各各他打伤或者说打碎蛇的头,相反女人的后裔耶稣的脚跟要被打伤,因为他作为人曾行走在地上。

《创世记》3:2-3,“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唯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神在他们面前放了两棵树:生命树,象征耶稣基督;知识善恶树,象征罪,死亡和魔鬼。一棵树是生命,另一棵树是死亡。死亡树的果子是知识。

《创世记》2:9,“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知识善恶的树。”人有自由意志,跟没有能力选择善恶的动物不同。人是照神的形象被造的,不是机器人,也不是无法选择的人。神将两棵树放在人类面前,生命树和死亡树。任何别的树他们都可以吃,但却被警告不可吃那一棵死亡树。这棵树的果子能带给人知识,使吃的人有智慧,并让吃之人的眼睛对性开启。因为吃了这棵树的果子,夏娃失去了她的纯洁,知道了她赤身的知识。

圣经说古蛇就是迷惑了全世界的撒但。《启示录》12:9,“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撒但是那堕落的天使,邪灵,一个需要身体才能行动的灵。在伊甸园中有一头仅次于人类的兽正是魔鬼可以进入的。他可以通过蛇向夏娃说话了。夏娃因为听了撒但通过蛇这头兽所说的话,而得到了她赤身的知识。

蛇告诉她说她是赤身的,因为神在《创世记》3:11说,“耶和华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夏娃吃了这个果子,就像《箴言书》30:20里那个淫妇一样:“淫妇的道也是这样:她吃了,把嘴一擦就说:我没有行恶。”夏娃因为吃了这个果子(或者说“种子”),而怀孕生了该隐。《约翰一书》3:12,“不可像该隐;他是属那恶

者……”夏娃不但吃了这个知识,知道了自己的赤身,她还给了亚当,并从他也怀了胎。《创世记》3:6-7,“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

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人本来应该靠生命树而活,却选择吃了死亡树。因着这么做,人得知了他是赤身的,或者说他有了对性的认识。蛇,这个直立行走,仅次于人的兽,他的精子能跟人混杂。他引诱夏娃去发现了她拥有性的能力,结果就生了该隐,她的头胎,是属那恶者的。她接着又“给了”他的丈夫,并从他生了亚伯。因为这个错误的出生,现在所有通过性生出的孩子,都是生在了死亡中,有罪的本性统治他们的生活。

亚当和夏娃听到神的声音就躲藏了。《创世记》3:7,“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做裙子。”注意,他们遮盖的是他们身体犯罪的那个部位!他们没有遮盖嘴,而是他们的赤身!

神的审判更进一步证明了这点。神是公义的,是照着人的罪行而施刑罚。《创世记》3:16,“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注意,神没有咒诅她的嘴!而是咒诅了她的子宫和怀胎!她因这次的行为而怀了胎,所以她怀胎要多受苦楚。事实上,夏娃生了双胞胎:该隐和亚伯。因此生产不是借着道,而是要在痛苦中完成了。《创世记》3:16,“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神特别吩咐女人,他严厉地嘱咐女人,她的恋慕,也就是对性的渴望,必须只能在她丈夫身上。这在《希伯来书》13:4也是这么说的,“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性关系只有在婚姻中才被接受,否则就是大罪。

那么亚当呢?他没有被欺骗。《提摩太前书》2:14,“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亚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及其后果,他并不需要死,但他迅速收回夏娃归了自己,因着这么做他与夏娃一同堕落了。神要刑罚他们两个。但这正是第二个亚当——基督,为我们而行的。《哥林多后书》5:21告诉我们,“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创世记》3:17-19,“又对亚当说:你既听从妻子的话,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神因亚当的过犯而咒诅了地。亚当不但失去了他所治理的乐园和他借着神的道而有的领地,并且他所出的土地也受了咒诅。他属土的身体不再是不朽坏的了。荆棘和蒺藜,疾病和痛苦要折磨他,直到他的身体归回他所出的尘土。但借着第二个亚当,在那荣耀的一天,这一切要被翻转过来!不但罪要被征服,我们的身体也要被改变。

《原罪》

《哥林多前书》15:51-54,“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

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创世记》4:1,“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就是得的意思),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圣经这里没有再提到蛇也跟夏娃同房,因为第二章已经说了。经文只是简单地借着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对双胞胎从这两次的受孕而生。夏娃说其中一个是从耶和华而来的。当然了,所有的生命都是神赐的,同样,该隐的生命也是神赐的。尽管如此,他的确是属那恶者的。《约翰一书》3:12,“不可像该隐;他是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为什麽杀了他呢?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

注意,这两个后裔的争战马上就开始了。该隐怒火中烧杀了亚伯。

该隐,这恶者,杀了他的兄弟。神打发他离开亚当的家,去到了挪得之地。这样就有了不属于亚当的该隐的族谱。他的族谱是分开记录的。再注意,亚当后代的族谱并没有包括该隐。《创世记》5:1-4,“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当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样式造的,并且造男造女。在他们被造的日子,神赐福给他们,称他们为人。)亚当活到一百三十岁,生了一个儿子,形象样式和自己相似,就给他起名叫塞特。亚当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儿养女。”

亚当的族类,也被称为神的儿子们,是义人。《希伯来书》11:4告诉我们,“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他们是义人,因为他们呼求主名的时候献上了无辜替代之物的血。《创世记》4:26,“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但该隐的后代却是恶人,从这个族谱里出来了杀人犯。《创世记》4:23-24,“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原罪》

在挪亚的时候,这两个族类混杂在了一起,该隐的后代跟亚当的后代混杂了。这导致神毁灭了全地,因为罪恶加增。《创世记》6:1-2,“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挪亚的儿子们娶了该隐的女儿们,通过这些女儿,该隐的族类逃过了洪水。现在该隐的后代混杂进入了整个人类。

关于古蛇后裔的真理历代都有人知道,但却像许多其它的真理一样,并没有在改教的时期得以恢复。施洗约翰知道这个真理。他在那些不愿意接受神话语的人中认出了这个。《马太福音》3:7,“约翰看见许多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也来受洗,就对他们说:毒蛇的种类(后裔)!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

耶稣也教导了同样的真理。《马太福音》12:34,“毒蛇的种类(后裔)!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

犹太人声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儿女,肉身上来说他们的家谱确实可以追溯到亚伯拉罕,但事实上,连犹太人也不是完全纯洁的。《约翰福音》8:39-44,“他们说: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耶稣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我将在神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杀我,这不是亚伯拉罕所行的事。你们是行你们父所行的事。他们说: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我们只有一位父,就是神。耶稣说: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因为我本是出于神,也是从神而来,并不是由着自己来,乃是他差我来。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

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

这些犹太人声称是属神的,但耶稣说他们不是属神的,而是属他们的父,从起初就杀人的魔鬼。他们否认并争辩说:“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

耶稣是童贞女所生神的儿子,是神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马利亚(女人)没有后裔(在圣经里后裔跟种子或精子都是同一个词),但这个后裔借着圣灵的荫庇,被创造在马利亚的子宫中。耶稣是由神说出的道而感孕,是神的创造。蛇的后裔在各各他伤了耶稣这个后裔。那么是谁伤了耶稣呢?是人还是蛇?如果是人的话,那么蛇的后裔就实实在在是肉身上的人。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1:2-3也教导了同样的真理,“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

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他已经把他们许配给一个丈夫,就是基督;并渴望把他们如同贞洁(纯洁,没有被玷污)的童女献给基督,但他怕他们像被蛇引诱了的夏娃一样,被玷污了(失去了贞洁)。夏娃许配给了亚当,但却因为蛇而失去了自己作为贞洁童女的地位;当蛇给了她赤身的知识时,她被玷污了。

《原罪》

耶稣在《马太福音》13:37-42讲了两个撒种的比喻,“他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这里耶稣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撒下了两个种子:天国之子和恶者之子。一个种子是人子基督撒的,他就是生命树;另一个是魔鬼撒的。恶者之子要被丢在火炉里;但没有一个神的儿女会被丢进阴间。

这两个种子有什么区别呢?《启示录》1-3说有七个教会分别代表了七个时代,在这七个时代里神要在教会里行事。每个教会时代都以同一个劝勉而告终,“凡有耳的(个人),就当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圣灵说出神的话,他拥有每个时代的真理。每个时代的选民,被拣选的那群人,总是“听神的话”,并且接受,这证明了他们里面有神的种子。《约翰福音》8:47,“出于神的,必听神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神。”

这一圣经的真理完全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的救主耶稣必须不通过性,而要从童贞女而生,也解释了为什么凡从性而生的必须要重生,《约翰福音》3:3,“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