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妇人-耶洗别

让我在此指出,我们此时正发生着相同的事情,人们都聚集在一起,正在撰写一本能迎合每个人口味的圣经,不管你是犹太教徒还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他们拥有自己的尼西亚大会,却把它美名为全基督教会会议。但你是否晓得这些组织与谁争斗?他们与真正的五旬节信徒争斗,我指的不是那些五旬节派的组织,而是那些有五旬节经历的信徒,因为他们都受圣灵的充满,行在真理中,有神迹与奇事伴随着他们。

当亚哈因政治原因而娶了耶洗别时,便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弟兄,你若加入一个组织,便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不管你相信与否。每一个曾经出来却又再度回到人为组织中去的基督教团体,就是出卖了他长子的名分。当你出卖了自己的继承权后,你便像以扫一样[创27:38],无论你怎么哭喊,后悔,也无济于事了,你只能做一件事:“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她里面[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启18:4]你若认为我说的不对,只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谁能告诉我,曾有哪一个教会或神的运动在组织起来成为宗派后,还会重新再有复兴?你去看看历史吧,一个也没有!

责备

启示录2:20说:“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容忍)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
225-5  关于这节经文,我要你继续读下面第23节,从而明白我一直要你留意的一个伟大真理的实据。“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我不断地向你指出,事实上存在着两种教会,虽然圣灵在每一个时代中向两者说话时,好像只把她们当成一个。此处明显地指出有多个教会,也同样明显地指出有些教会显然不知道神是那位察看人肺腑心肠的。他将向他们证明,他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主。那么,是哪个教会不晓得这真理呢?当然是那群假葡萄树,因为真正的信徒定然知道,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的[彼前4:17];而他们由于敬畏神,自己审判自己,这样就不会再受审判[林前11:31]。

226-1  既然他们是假葡萄树,那为什么神还称他们是他的教会呢?这事的真相是他们是基督徒,但却非属灵的基督徒,而是属血气的基督徒。他们徒受基督的名。马可福音7:7说:“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但他们的确是基督徒,不然是什么?一名回教徒就是一名回教信徒,这是他的宗教,不管他是否活了出来,他在理论上同意可兰经的教导。同样的,一名基督徒只要同意耶稣是神的儿子,由童贞女所生,被钉在十字架上,死里复活,是世人的救赎主等等,他便是一名基督徒。事实上,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将有许多人自称是基督徒,他们同意耶稣的极佳品质,但否认他的神性,基督教科学会就是这样。除他们以外,也包括那些传讲社会福音的人。他们是挂名的基督徒,也属于教会,但不是一个真正、属灵的信徒。真正的信徒是那些已受洗归入基督身体的人,是主身体的一部分。虽然如此,神的命令却是容稗子与麦子一同生长,并不拔出它们。那是神的命令,稗子就要被捆绑和焚烧了,只是时候未到。

226-2  因此圣灵是向这混合的一群人说话,他一方面赞扬,另一方面责备。他说出真正的信徒做对的地方,现在他警告假葡萄树若想在主面前称义就要行所当行的事。

那妇人耶洗别

226-3  使徒雅各告诉我们罪是如何发展的,雅各书1:14-15说:“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这是对每个教会时代发生之事的真实写照。罪是从一种感觉开始的,教会的死亡也是以简单、不受注意的尼哥拉的行为开始的。从行为发展成一个教义,从教义到抓住政府的权力并引入了异教。在这第四个时代中,尼哥拉主义来到自己的女先知(教师)那里,并且继续前行,最后发现自己掉到了火湖里,那正是它的结局,就是第二次的死。

227-1  神对这第四个时代的一切谴责,可从他公开指责耶洗别这个女先知身上看到。要真正了解主为什么这样公开地指责她,我们就必须查考她在圣经中的历史。当我们找到她在圣经中所行的事时,便能明白此时所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

227-2  第一也是十分重要的是:耶洗别既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也不像摩押女子路德一样藉着属灵的途径归入以色列的支派。不是的,先生。这女人是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王上16:31),谒巴力本身是亚斯他特的祭司,他杀害了前任王菲利斯而夺取了王位,因此我们马上可以看到她是一个谋杀犯的女儿(这的确使我们想到该隐)。她并非按照神规定给外邦人的方法,即通过属灵的渠道成为以色列的一部分,而是藉着嫁给亚哈(以色列十个支派的王)而入籍。这结合不是属灵的,而是政治性的。因此这个精通偶像崇拜的妇人,没有半点想成为独一真神敬拜者的念头;相反,她公开宣布,她的目标就是要带领以色列人背离神。以色列人(那十个支派)已晓得敬拜金牛犊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们还没有完全将自己出卖给偶像,因为他们仍然敬拜神,并承认摩西的律法。但从亚哈与耶洗别结合开始,偶像崇拜的风气便迅速蔓延。当耶洗别成为神庙的女先知后(该神庙是她为亚斯他特,即维纳斯和太阳神巴力建造的),以色列的命运就到了生死关头。

227-3  记住这点,我们便开始明白,神的灵在这个推雅推喇时代中所要指明的事情。亚哈娶耶洗别是政治上的一个策略,为的是要加强和稳固他的王国。这正是后来在罗马皇帝康士坦丁统治下,教会与他“结婚”的目的。他们为了政治上的利益而结合,尽管他们摆了个属灵的架子。无人能使我相信康士坦丁是一名基督徒,他是个冒充基督徒的异教徒。他在士兵的盾牌上涂上白色的十字架,他是哥仑布骑士团的创世人。他在圣苏菲亚的尖塔上安置了十字架,并从此开始了一个惯例。

228-2  康士坦丁的意思是把所有教徒召集在一起,包括异教徒、挂名的基督徒和真基督徒。有一阵子他似乎成功了,因为真信徒也来参加,并力求使那些已偏离神话语的人回转。但当他们看到无法带领那些人返回真理,他们就被迫与这政体脱离了关系。他们因此被称为异端而遭受逼迫。

228-3  让我在此指出,我们此时正发生着相同的事情,人们都聚集在一起,正在撰写一本能迎合每个人口味的圣经,不管你是犹太教徒还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他们拥有自己的尼西亚大会,却把它美名为全基督教会会议。但你是否晓得这些组织与谁争斗?他们与真正的五旬节信徒争斗,我指的不是那些五旬节派的组织,而是那些有五旬节经历的信徒,因为他们都受圣灵的充满,行在真理中,有神迹与奇事伴随着他们。

228-4  当亚哈因政治原因而娶了耶洗别时,便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弟兄,你若加入一个组织,便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不管你相信与否。每一个曾经出来却又再度回到人为组织中去的基督教团体,就是出卖了他长子的名分。当你出卖了自己的继承权后,你便像以扫一样[创27:38],无论你怎么哭喊,后悔,也无济于事了,你只能做一件事:“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她里面[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启18:4]你若认为我说的不对,只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谁能告诉我,曾有哪一个教会或神的运动在组织起来成为宗派后,还会重新再有复兴?你去看看历史吧,一个也没有!

228-5  当以色列与世界联合,为了政治而抛弃属灵事物的时候,便是以色列的午夜时分;当教会在尼西亚行同样的事时,便是教会的午夜时分。同样地,现在也是午夜时分,因为众教会已开始联合起来。

229-1  当亚哈与耶洗别结婚之后,他允许她用政府的钱来建两间大建筑物,用来崇拜亚斯他特和巴力。那为巴力所立的建筑物极大,足以让所有以色列人在里面敬拜,当康士坦丁与教会联姻时,他给教会建筑物,设立祭坛和偶像,并创立已开始成形的等级制度。

229-2  当耶洗别得到政府的支持后,她就强迫百姓信奉她的宗教,并杀害神的先知和祭司。情况严峻到一个地步,甚至那时代的先知以利亚以为自己是唯一还幸存的属神的人;但神却存留了七千个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人[王上19:18]。而现在,在那些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及其它各教派中,有些信徒将脱离出来并回到神那里。我要你知道我现在不是,也从未敌对过任何一个人。我所反对的是宗派,即组织制度。我必须反对它,因为神憎恶它。

229-3  现在让我们在此暂停一下,回顾一下在上面提到的,在推雅推喇的敬拜。我说过推雅推喇的居民相信和敬拜亚波罗是太阳神,也崇拜皇帝。人们认为,这位有“避邪者”之称的亚波罗能驱除邪恶,也能造福人间,是他们的真神。他们认为亚波罗应负起教导人民的责任,解释有关敬拜、寺庙仪式、侍奉诸神和有关献祭、死亡、以及死后生命的问题。亚波罗通过一位坐在一张三脚椅上的女先知来做这类事。哦,你看到了吗?这位教导人民的女先知就是耶洗别。她的教导乃是诱惑真神的众仆人,致使他们行淫。这里的行淫从属灵上说,就是指“敬拜偶像”,这是个不法的结合。亚哈的结合和康士坦丁的结合都是非法的,二者皆犯了属灵的奸淫。凡行淫的都将被扔在火湖里[启21:8],这是神说的。

229-4  那么现在,天主教的教导否定神的道(圣经都是以女性来代表教会),教皇就是现代版的亚波罗,教导人们与偶像联合。由于罗马天主教把神的道从人们手里夺去,还另外将她自己的想法,像有关什么能赎罪,什么会带来神的祝福等,来取代神的道,她因此而成了现代人的假女先知。天主教的神甫已发展到了一个地步:宣称自己不仅掌握生命的权柄,也掌握着死亡的权柄。他们教导说,有一个炼狱,而且藉着祷告、弥撒与钱财,能把你从炼狱中救出来去到天堂,但你在圣经中找不到这种谬论。她整个的教义体系都是建立在虚假上的,并不是建立在神话语的启示上,而是建立在恶魔谎言的流沙上。

230-1  教会的堕落是先从组织开始,然后去到宗派,接着就是虚谎的教义,这是事实。罗马天主教不相信神在他的道中。是的,先生。他们若相信,便早就悔改并回头了。但他们却说神在他的教会中,这等于是把圣经变成了天主教的教会历史。事实并非如此,单看他们如何处理水的洗礼,他们用异教的头衔代替了真正基督徒的洗礼。

让我告诉你,我与一位天主教神甫对话的经历。有一个我所施洗的女孩子后来成为一名天主教徒,因此神甫要问我有关她的事。他问我,她所受的是什么洗礼。我告诉他,我根据圣经的教导给她施洗,这是我知道的唯一洗礼方式,我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把她埋入水中。那神甫告诉我天主教教会也曾这么做过。我马上问他,天主教教会什么时候那么做的?因为我曾读过天主教的历史,并无法确定他所说的。那神甫告诉我,这可在圣经中找到,并说耶稣组织了天主教教会。我问那位神甫他是否认为彼得真的是第一位教皇,他强调说是的。我问他弥撒是否以拉丁文来进行,以便保证它们正确而不改变。他说是的。我告诉他,可能天主教已远离她起初所拥有的,我让他知道倘若天主教真的相信使徒行传,那么我便是个老式的天主教徒。他告诉我圣经是有关天主教的记录,并且神在他的教会中。我不赞同他的这一看法,因为神在他的道中。“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罗3:4]若有人在圣经中擅自加添什么,神已应许必将灾祸加在那些加添的人身上,而他们若敢删除什么,他们在生命册上的份将被除掉。(启22:18,19)

231-1  让我指出罗马天主教为什么相信神在教会中而不在道中,这是摘录自教皇约翰二十三世日记里的一段:“我身为教皇已有三年的时间,这职份是我以纯然顺服的心,‘惧怕战兢’地按主的旨意领受的,这旨意乃是主通过红衣主教神圣学院,在教皇选举会议后传达给我的。我一直为这一旨意作证,它也是持续推动我的原因,使我对之忠心;它使我能在一切现有的事上完全信靠神,并以完全宁静的心看待一切未来的事。”这个教皇说,神通过教会说话来传达他的旨意,这完全是谬论。神在他的道中,藉着道来彰显他的旨意。教皇还说自己完全信赖人的话,因而以宁静的心来顺服它。这话听来冠冕堂皇,却是大错特错,正如在伊甸园中歪曲神的话一样。

231-2  现在让我们回到启示录17章来看这个妇人(教会),她活在虚假的预言中而非神的道中。在启示录17:1,神称她为大淫妇,为什么她是个淫妇?因为她拜偶像,并把人们卷入偶像的崇拜,如何纠正偶像崇拜呢?只有靠神的道。这妇人是个淫妇,因她已离弃了神的道。在那里她坐在众水之上,即在万人之上,这肯定是个虚假的教会,由于神的真正教会是少数的,找着永生之门的人也少[太7:13-14,16;路13:23-24; 12:32]。

231-3  注意这淫妇在神的眼中到底是怎样的,别管在人看来她是多么的奇妙,所说的话听起来是多么的有哲理,她猥亵地醉于淫行中[启17:2]。现在她因喝殉道者的血而酩酊大醉[启17:6],就如耶洗别杀害先知和祭司,并毁灭那些不跪拜巴力的神的子民[王上18:4,13]。这正是天主教所行的,他们杀害那些不愿屈服于教皇统治的人。那些要神的道而不要人的教义的信徒,通常都被以残酷的刑罚治死。然而与死亡打交道的天主教本身就是死的,但她却不晓得自己是死的;在她里面没有生命,也未曾有神迹随着她。

悔改的机会

启示录2:21说:“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

231-4  你知不知道,罗马天主教比亚哈更邪恶?你是否晓得,亚哈还曾悔改过一阵子,在神面前缓缓而行[王上21:27]?但你却不能给罗马天主教如此的评语。是的,先生。她从来没有悔改过,反而更顽固地毁灭一切想帮助她悔改的人,这是历史事实。现在神不断兴起每个时代的使者,也同时兴起一些使者的得力助手。神赐给每个时代一些真正属他的人,他们也尽力带领教会归向神。神的确给她机会悔改,但她是否悔改过,并以她的果子来证明呢?没有,先生。她从未悔改过,也永不会悔改!她醉了,她麻木了,她完全失去了一切对属灵事物的感觉。

232-1  现在别困惑,别因为她正企图用迎合基督教的教条来与基督徒联合,就认为罗马天主教已后悔过去屠杀圣徒的暴行,她从未有一次道歉说她那场大屠杀是错的,她也决不会这么说。不管在这时代里她表现得多么友善和甜蜜,但有一天,她将再次起来杀戮,因为在她邪恶、不悔改的心中只有谋杀。

对淫妇的判决

启示录2:22-23说:“看哪,我要叫她病卧在床,那些与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我又要用死亡杀死她的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

232-3  什么?这女人有儿女?而她是个淫妇?若真是这样,由于她犯了奸淫而有了儿女,那就得按神的道将她烧死,这是完全正确的。那是她的下场,因为她将被火焚烧,她的结局就是火湖。让我们再看一看她的儿女们,儿女都是出自女人。显然这女人有儿女,并且他们行她所行的事。请告诉我有哪一间教会,从组织中出来,却不马上又重新组织起来?一间也没有。路德派出来了,但又回去组织了起来,并且今日又跟基督教会联合运动紧密勾结;卫斯理派出来了又重新组织;灵恩派也是如此。将来会另有一群人出来,他们会赞美神,他们永远不会组织起来,因为他们晓得真理,这群人将是末日的新妇。

233-1  这里说淫妇的儿女指的是谁呢?她们是女儿身,是与淫妇一样的教派。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论点。亚哈和耶洗别生了一个女儿,那女儿嫁给约沙法的儿子约兰,列王纪下8:18说:“约兰行他岳父所行的事。”藉着这一婚姻,约兰直接进入了偶像崇拜之中,并带领敬畏和崇拜真神的犹大家族进入偶像崇拜中。正如我向你们指出的,所有的女儿教派们都如此行,她们以真理开始而后却嫁给了组织,为了传统、教条等等,而离弃神的道。现在我要你们明白这点,希伯来书13:7中说:“从前治理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听从他们。”治理我们的是神的道,而不是人。身为丈夫的男人是女人的头,他管理她。教会也是一个女人,治理她的是神的道[弗5:23;西1:18; 2:10,19]。耶稣是神的道[约1:14; 启19:11-13];倘若她拒绝神的道并接受其他主人,她便是淫妇。现在你告诉我还有哪一间教会没有为了传统和教理而放弃神的道?她们都是淫妇,有其母必有其女。

233-2  那淫妇和她女儿们的刑罚将是什么?那将是双重的。

第一,主说:“我要叫她病卧在床。”根据启示录2:22的最后部分,那将是个患难的床,即大患难。那正是耶稣在马太福音25:1-13所说的,有十个童女,五个是聪明的,五个是愚拙的。聪明的五位有油(圣灵),另五位却没有。当有喊声说:“看哪,新郎来了!”那五位愚拙的跑去找油,而五位聪明的却进去参加婚筵了。那五位被留在外面的只好遭受大患难,所有没被提的人都要经历大患难。这大患难也要临到大淫妇及其女儿们身上。

第二,主耶稣说他将以死来击杀他们,逐字翻译就是让他们被死亡治死。这是一个奇怪的说法。我们习惯上可能会说:“把一个人用绞刑处死,或是用电刑处死,或其它的方法。”但这里却说:“让他们被死亡治死。”死亡本身成为他们的死因。现在我要你清楚这点,我将再次引用耶洗别的女儿嫁入犹大家,而把犹大家带入偶像崇拜,导致神治死犹大家这个例子来说明。这也正是巴兰所行的。一边是耶洗别和她的异教,另一边是正确的敬拜神并活在神之道里的犹大家。此时,耶洗别把她的女儿嫁给了约兰。这事一发生,约兰马上就使犹大家成了拜偶像的。在婚礼进行的那一刻,犹大家便死去了,堕入了属灵的死亡。当罗马的第一教会组织起来的一刹那,她便死去了。当路德派一组织起来,死亡便临到了他们。五旬节派组织起来后,圣灵便离开了他们,虽然他们不这样认为。但圣灵的确离开了,那个婚姻带来了死亡。后来“一神论”的亮光临到,他们一组织起来,就马上死去了。神的火柱在1933年降在俄亥俄河上,发起了一个遍及世界的医治复兴,但这个复兴运动却不是通过哪一个组织发起的。神越过五旬节派组织,在组织之外。神将要行的事也是在组织以外,他无法通过死人来工作,他只能在有生命的肢体中运行。那些活着的肢体是在巴比伦以外的。

234-1  因此你可以看到,“死亡”或“组织”一来,教会就死了。更清楚地说,在生命短暂地治理之后,死亡就成了居民。就如夏娃在起初带给人类死亡,现在组织也带来死亡,因为组织是那双重的败坏者,即尼哥拉主义和巴兰主义的产物。这两个主义得到女先知耶洗别的极力推崇。夏娃本该因她与蛇的可憎行为而被烧死,然而亚当从中干涉,赶快接过夏娃归他自己,从而救了她。但当撒但的宗教经历了所有的时代后,将无人出来干涉,因此她将与其诱惑者一同被烧。因为淫妇与其儿女,并敌基督和撒但都将被丢在火湖里。

234-2关于这一点,我讲得有些过早了,也许我该把这点放到最后一个时代来讲;然而现在谈论它似乎更恰当,因为它清楚地说明了组织及通过组织将要发生的事。我要警戒你。

启示录13:1-18: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5又赐给它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又有权柄赐给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6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7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也把权柄赐给它,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8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9凡有耳的,就应当听:10掳掠人的,必被掳掠;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羔羊,说话好像龙。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13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16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236-1  这一章显出罗马天主教的权力,以及她将通过组织所行的事。记住这是假葡萄树,尽管它可以称呼主的名,但那都是谎言。它的领袖不是主而是撒但,它最终将完全与那兽同归于一。那淫妇骑在朱红色的兽上[启17:3],明显地显出她的权势来自压迫之神(撒但),而非我们的神,主耶稣基督。

236-2  在启示录13:17中强调指出她将完全控制全世界的商业,因为若离了她便无人能做买卖,启示录18:9-17也带出了这点,表明她与君王、王子、商人打交道,这些都与罗马及商业有关。

236-3  启示录13:14中,我们看到那兽通过为它而立的像来散布它的影响。那被立的像是指世界性的全基督教教会会议,藉着它所有的教会组织都将与罗马天主教联合在一起(他们甚至现在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这联合很可能是为了阻止共产主义的势力,但却是神兴起共产主义,如同尼布甲尼撒王一样,要用来焚烧淫妇的身体。罗马将被击败,被灭绝。注意,不论罗马教会去到哪里,共产主义就跟到那里,这必然如此。我现在要警告你,不要以为共产主义是你唯一的敌人,不是的,先生。罗马天主教才是,而且是最大的仇敌!

236-4  现在让我们读启示录13:1-4,来与启示录12:1-5作个比较。

启13:1-4:“1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3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4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

236-5  启12:1-5:“1天上显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2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

236-6  撒但和他邪恶的宗教是这两个兽。启示录13:3中,那受死伤却又医好的兽是异教的罗马帝国,她遭受蛮族的猛攻而丧失了她世俗的权柄,然而她却在教皇的罗马中重得权柄。你明白了吗?她曾藉着粉碎一切的统治,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国,但最终受伤致死。表面上她失去了藉着军队等来维持的势力,然而藉着康士坦丁,她又恢复了生命力,因为教皇的罗马已经渗透到了全世界,并拥有至上的权柄。她利用君王和商人,并藉着她那致人于死地的宗教和财政上的实力来治理,成了今天这个时代的女神。她也是那站在一边伺机吞吃那男孩的龙。希律王企图杀害主耶稣却不成功。后来耶稣被罗马士兵钉在十字架上,如今被接去坐在神的宝座中。

237-1  现在根据我刚才说的,回想但以理的异象。那尊像的最后一部分说明,世界最后的势力在铁与泥混合的脚里[但2:33,41-43]。那铁是指罗马帝国,但现在它不是纯铁,是铁与泥混杂在一起。然而它仍在那里,且在民主国家和较专制的国家中掌管世界大事,每个国家都有罗马教会,她混杂在所有的国家中。

237-2  让我告诉你一些有关铁与泥的事,你还记得赫鲁晓夫[前苏联国家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用他的鞋敲桌子吗?在那里有五个东方国家和五个西方国家,赫鲁晓夫代表东方国家发言,艾森豪威尔[美国前总统]代表西方国家。在俄语中,赫鲁晓夫是泥的意思,艾森豪威尔的意思是铁,世界两个霸权的领袖,铁脚与泥脚的两个大脚趾各在一边,我们正处在这一切的末期。

237-3  启示录13:4说:“谁能与这兽交战呢?”现在世上有一些有名望的人,有一些强大的国家,但此刻是罗马支配一切,教皇把握着方向盘,他的权利将逐渐膨胀,无人能与他交战。

237-4  启示录13:6说:“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这是将人的吩咐,当作神的真理来教导人[可7:7];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提后3:4-5,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它亵渎神的名,把神的名改为称谓,而且她不认为这么做是错的。

237-5  启示录13:7说:“又任凭它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逼迫残害,真正信徒都是被奉主的名处死,为的是要亵渎神的名,在俄国也是因为天主教的丑恶行径而使神的名受到亵渎。

237-6  启示录13:8说:“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

238-7  感谢神,主的羊群不会拜它。除了选民以外,其他人都会受骗[太24:24]。选民不会被骗,因为他们听从牧者的声音,并且只跟着他[约10:4]。

238-8  现在注意这点,这是我们努力要指明给你看的。这死亡的种子(组织的种子)是从第一个时代开始,最终长成了大树,而且天上的飞鸟皆住在其中[太13:31-32;启18:2]。尽管她声称自己是生命的供应者,她事实上是死亡的供应者。她的果子就是死亡,那些与她行淫的都是死的。这个强权的普世教会制度愚弄世人说,在她里面有肉身和灵魂的救恩,因此欺骗并毁了数不尽的人。但她不只是死亡的化身,这靠吃腐肉为生的家伙本身也将被死亡治死,就是火湖。哦,愿那些留在她里面的人能看到他们的结局,“从她里面出来。”[启18:4]你们何必死亡呢?

最后的警告

启示录2: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

238-7  神看人的内心[撒上16:7],这点一直都没有改变,也永不会改变。由于每个时代中都有两群人,双方皆宣称他们的启示来自神,都说他们与神有关系。“然而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印记说:‘主认识谁是他的人’”(提后2:19)“主是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启2:23]“察看”这两个字的意思是“追踪”或“追究到底”。神追查我们的思想(肺腑);他晓得我们心中的事,知道我们的行为,这些行为将我们内心所隐藏的事显明出来,不论义或恶皆是出自内心。我们的动机和目的,这一切神都晓得,因为他观察我们的每一个举动。当有一天我们为我们的生活向神交帐时,我们所说过的每句话和一举一动都将受到神的审判。假葡萄树因不惧怕和不敬畏神,他们将付上沉重的代价。凡呼求主名的人,就要过圣徒般的生活,我们可能骗得了人,却永远骗不了主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