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开的门

启示录3:8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

298-2     这节经文的第一句话“我知道你的行为”所指的就是后面几句经文所说的行为,因为他们的行为与后面“敞开的门”、“一点力量”、“神的道和名”有关。

298-3     为了明白“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这句话的丰富含义,我们必须回想所说过的,即每个时代与接下来的时代都有一个重叠交接期,一个使两个时代相融交替的重叠时期,而不是突然的结束,也不是干净利落的开始。这第六个时代更是特别延续到下一个时代,而第七个时代在许多方面还是第六个时代的继续。第七个教会时代(一个非常短的时代)将把一切都聚集起来以便迅速地完成工作,这包括每个时代的一切邪恶,也包括五旬节的一切真实。当非拉铁非时代即将结束时,老底嘉时代便迅速地进入,将麦子和稗子聚集起来准备收割,“先将稗子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太13:30)

请记住,撒狄时代开始的改教运动必须延续下去,直到那粒在五旬节播下的种子经历了耕种、浇灌、施肥等环节后,结出与原来一样的种子。与此同时,那被播种的稗子,也必须完成整个循环而被收割,那绝对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想一想季节,你就会得到一幅很清晰的画面。夏天所看到的那棵植物茁壮成长,突然要结果了,你无法准确地说夏天几时转为秋天,它是逐渐地转变成秋天。这正是各时代的情景,特别是这最后两个时代。

298-4     耶稣针对这个时代说:“我必快来”(启22:11)。这使最后的时代成了一个非常短的时代,老底嘉是一个迅速完工的时代,时间被缩短了。

299-1     让我们特别地思想那无人能关的“敞开的门”。首先,我想详述敞开的门象征这时代惊人的传教事工,保罗称努力为主传教是一个敞开的门。哥林多后书2:12说:“我从前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罗亚,主也给我开了门。”因此,比较一下经文,我们明白敞开的门象征前所未有的最大的福音广传。

299-2     我要你在此明白一些东西,神以“三”来工作,不是吗?教会与政府的联合是在第三个即别迦摩时代,尼哥拉主义者的行为在那时成了尼哥拉教义。那是为假葡萄树敞开门的时代,一旦它受政府的支持,它实际上就成了一个世俗的体系,尽管它拥有基督徒这个名字。后来它像野火般地蔓延开了。三个时代以后,经历了一个漫长艰难的信心挣扎,真理之门敞开的时候到了,广传主道的时候到了。当然第五个时代已为这大能的运行奠定了基础,因为在那个时代人们开始探险、开拓殖民地、印刷书籍等等。

299-3     倘若这“敞开的门”按着神的五旬节样式发生,那该有多奇妙,就如希伯来书2:1-4所宣告的:“所以我们当越发郑重所听见的道理,恐怕我们随流失去。那借着天使所传的话既是确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该受的报应;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了。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你知道这是耶稣的传道模式,因为他自己这样说。

在马可福音16:15-20,“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耶稣和他们说完了话,后来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

300-1     耶稣从未吩咐他们往普天下去建立圣经学院,也从未吩咐他们分发印刷品,虽然这些事情是好的,但是耶稣吩咐他们做的事是传福音,忠于神的道,神迹就会随着他们。我们最开始所介绍的有关如何传讲神的国,也是当时耶稣差他的十二个门徒时所讲的。在马太福音10:1-8,主任命并如此地指示他们:“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并医治各样的病症。这十二门徒的名,头一个叫西门,又称彼得;还有他兄弟安得烈;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腓力和巴多罗买;多马和税吏马太;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奋锐党的西门;还有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麻风的洁净,把鬼赶出去。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

耶稣所给予他们的事工,事实上是在同他们分享自己的事工,因为马太福音9:35-38说:“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

300-2     许多人认为,只有使徒拥有我们主耶稣所赐给他们的事工,因此在他们死后,事工便结束了。事实并非如此,在路加福音10:1-9中,我们发现主在世时便已开始把大能的事工赐给属他的人,“这事以后,主又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就对他们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不要带钱囊,不要带口袋,不要带鞋;在路上也不要问人的安,无论进哪一家,先要说:愿这一家平安。那里若有当得平安的人,你们所求的平安就必临到那家;不然,就归与你们了。你们要住在那家,吃喝他们所供给的,因为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不要从这家搬到那家。无论进哪一城,人若接待你们,给你们摆上什么,你们就吃什么。要医治那城里的病人,对他们说:神的国临近你们了。’”

301-1    谁敢否认腓力的伟大事工?谁敢否认爱任纽、马丁、哥仑巴、帕特里克和无数有神恩膏之人的伟大事工?

南非之旅

301-2是的,圣经的道路才是敞开福音之门的正确道路。我想在这里作个见证。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只能真实地说出神在我生命中所行的事,如果你们不在意个人的见证,我将告诉你我如何确切知道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并且神的大能仍然适用于那些愿意相信并接受的人。

301-3     在我前往南非布道期间,神非常地祝福。我来到德班,当时参加聚会的人数远超过十万,那里唯一足够容纳这么多人的地方,是当地世界第二大的赛马场。他们安排了数百名警察来使会场安静下来,为了维持秩序,他们不得不竖立围墙来隔开各部族的人。那些饥饿的灵魂从很远的地方来,有一个来自罗德西亚的王后,乘坐一列有二十七节车厢,载满非洲土著人的列车前来听道。他们艰难地翻山越岭,背着需要帮助的亲人,长途跋涉来到那里,整个国家都被圣灵所彰显的大能事工而轰动了。

302-1     一天下午,当我开始讲道时,一个回教徒来到台上,她是成千上万名回教徒中的一个。当她站在我面前时,一名向回教徒传讲耶稣的传教士开始轻声地恳求主:“哦,拯救这宝贵的灵魂,哦,拯救这宝贵的灵魂。”他在那里已有数年了,根据他的见证,他只见过一名回教徒来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这些回教徒是玛代—波斯人,他们的律法永不改变,他们是那么难争取,“一旦是回教徒,终生是回教徒”似乎已成为他们的法律。

当她站在我面前时,我通过翻译员开始问她,也向那数千回教徒说话,我说:“传教士们不是已告诉过你们,有一位耶稣来拯救你们吗?”听我这样一说,那些人开始你看我,我看你,在他们表示肯定后,我继续说到:“传教士不是给你们读过这本书(我举起圣经以便让他们看到),不是告诉过你们这本书里面的耶稣是大能的医治者,他来到世上,几个世纪以来住在属他的人中间,直到他再来接他们归他自己吗?传教士不是也告诉过你们,因那在耶稣基督里面的同样的灵,住在了那些属他的人里面,以致他们也能行耶稣所行的大能吗?他们不是告诉你们能得医治,就像你们能得救一样吗?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愿意看到这位同样的耶稣来到我们当中,行他很久以前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他们都想看到,这是他们都肯定的。

302-2     我继续说下去:“倘若耶稣藉着他的灵行他在世时所行过的事,你们是否会因此而相信他的话呢?”那位回教妇女就站在我面前,圣灵开始通过我来运行。

302-3     我对她说:“你知道我并不认识你,甚至也不能说你的语言。”她承认。我说:“你知道我不能医治你,但今天下午你已经听了信息,也明白我的意思。”她的印度籍翻译员替她回答说她明白,因为她已读过新约圣经。

302-4     回教徒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相信一位神,然而他们拒绝承认耶稣为神的儿子,他们认为默罕默德是神的先知。他们说耶稣从未死而复活,他们的祭司就是这么教导他们的,他们也如此相信。

303-1     我说:“然而耶稣确实死而复活了,他差遣他的灵回到教会中,那在他里面的灵正是如今在教会中的灵,这灵能够也会产生耶稣所产生的。他在约翰福音5:19中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着作。’现在,假如耶稣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或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倘若他能告诉我你的过去,那么,你会为将来相信吗?”

她通过她的译员说:“是的,我会。”

我说:“好的,愿主如此行。”

那些回教徒都专注地看着,他们伸长脖子想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接着圣灵通过我说:“你的丈夫是一个矮小体胖的人,留着黑胡须,你有两个孩子。三天前你去看医生,他为你检查,你的子宫有囊肿。”

她低下头说:“这是真的。”

我问她:“你为什么来这里找我这个基督徒?为什么不去找你的回教先知?”

她说:“我想你能帮助我。”

我说:“我无法帮助你。但你若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的救主,他现在就在这里,他晓得你所有的事,他能帮助你。”

她说:“我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

事就这样成就了,她痊愈了,大约有一万名回教徒当天就接受了基督,因为福音藉着神的道和大能被传讲出来。神从未叫一个人劳苦了三十年而没有收获,神为我们敞开了他的道和大能的门,这正是我们所应当使用的。保罗伟大而有成效的事工,就是藉它来成就的。哥林多前书2:4说:“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303-3     现在请听我说,同样在这行程中,当我在罗德西亚的新索尔兹伯里登机时,我看见有四个人同行,他们都持美国护照。我走过去对他们说:“你们好,我见你们有美国护照,你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旅行吗?”

那年青的男人回答说:“不是的,我们都是这里的传教士。”

“太好了,”我说:“你们是自己出来传道,还是为某一个组织工作呢?”

“我们是卫理公会信徒,来自肯塔基州的威尔摩。”那青年男子说。

“哦,那几乎就在我家后院。”我回答。

“你不会就是从那里来的伯兰罕弟兄吧?”

我说:“我正是。”

一听这话他就停了下来,不再说什么了,他不断地与那三位女子交换眼色。我说:“孩子,等一等,我想与你们谈谈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既然我们都是基督徒,也因同一个伟大的目的来到这里。你说你们四位已在这里两年了,你们能奉耶稣的名,指着一个灵魂说你们带领他归主了吗?”他们做不到。

我说:“姑娘们,我不想伤害你们的感情。然而你们本来应该回家去帮助你们的母亲洗碗碟,除非你们受圣灵充满,并以圣灵大能的彰显来传讲真实的福音,否则这外面的福音工场与你们无关。假如你们没有看到耶稣所说你将会看到的果效,那就是因为你们没有传讲真实的福音。”

304-3     让我进一步向你指出在福音工场可能发生的事。我并不是说完全会这样,但这样的事情却数不胜数。就在这次旅程中,我与市长一起去德班旅游,我看见一个土著,脖子上戴着一个牌子,他带着一个偶像。我问我的朋友那牌子是干什么用的,他说当一个土著信了基督教,他们就给他挂上一个牌子。那的确使我感到惊奇,因为这里有一位男人自称是一名基督徒,却提着个偶像。因此我问市长这怎么可能,他说:“我能说他的语言,让我们过去和他谈一谈。”

于是我们走上前去,市长为我当翻译。我问那人他是不是基督徒,他肯定地说他是基督徒。我又问他,为什么身为一名基督徒还带着偶像,他回答说那是他父亲以前所携带并遗留给他的偶像。当我告诉他一位基督徒不应该携带偶像时,他回答说那偶像曾经对他父亲很有帮助。我十分好奇,想知道究竟如何有帮助。他说有一天一只狮子潜近他父亲,他便按照巫师所教他的,点起了一堆火并向偶像说话,那狮子便离去了。我告诉他驱走狮子的是火,因为所有野兽都惧怕火。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的回答,他说:“哦,我想是这样的,倘若阿莫亚(圣灵)失败了,这个偶像却不会失败。”

(具体的情节可以在《一位先知访问非洲》这本书中找到)

这就是许多基督徒所拥有的力量,因为神的道不是藉着最初五旬节时敞开的门传给他们。

敞开事工的门

305-3    现在,让我们回到非拉铁非敞开传教之门的时代。这个时代并没有它本该拥有的,充满能力的敞开之门。注意,在同一节经文中主提到这敞开的门,他说:“你略有一点力量。”是的,圣灵的大能不在那个时代,神的道很好地被传开,能够使人明白救恩。然而神那彰显他事工的大能,即神为了属他之人而显露的膀臂,却不在其中,只在一些分布在各地的小群人中。但我们还要赞美神,他的工作在发展,超过了他们在改教时期所拥有的。

305-4     在这个时代出了一名我们称之为传教之父的人,他就是威廉·凯里,一个乡下的鞋匠。他牧养英国摩尔顿的“特殊浸信会”。他的讲道引起人们很大的反响,他说:“看到那伴随着神应许的同样果效,足以说明那赐给使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的命令,是所有传教士直到世界末了义不容辞的责任。”加尔文派的人反对威廉·凯里,他们对拣选的教义有极端的看法,他们认为那些能得救的人一定会得救,认为传教工作会拦阻圣灵的工作。然而安得烈·富勒帮助凯里传道和筹款,这工作很有成效。1792年在全国成立了一个福音协会,该协会差派凯里到印度,他在那里深受神的祝福并带领了众多的灵魂归主。1795年,一群满怀热情的基督徒成立了家喻户晓的伦敦传教协会,筹集了数百万英镑,并在数年内派遣几千名传教士去完成主的心愿。神的灵在运行,去得到“另外的羊”[约10:16]可能正是这些真诚信徒的心声。

306-1     “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我想再来看看这句话,这次虽然我还是把它与传教事工联系在一起,我却要带给你一个深入到最后时代的观点。我已经说过的,这时代的末期融入到最后的时代。耶稣对这时代说:“我必快来。”[启3:11],并且最后的时代,他“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叫他的话都成全,速速的完结。”(罗9:28)注意启示录3:8如何说:“敞开的门略有一点力量道名。”那敞开的门一定与这三者有关,门象征什么?约翰福音10:7说:“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是的,“我是”是羊的门。这不是一个奇怪的表达,事实就是这样。注意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0章中打这个比喻时,他称自己为牧者,又称自己为门,牧人对羊群来说实在是它们的门。

306-2     我在东方时,看到牧人晚间会把羊群聚集在一起,把它们赶到羊圈里,然后点一点数。当他确定羊都进去后,他会躺在羊圈的门口,成了羊圈的门;除非通过他,无人能进出,他是门。第二天,我与一位朋友乘吉普车外出时,我注意到一位牧人,他把羊群带进城。所有交通工具马上停住,以便让羊群通过。东方的城市不像这里,我们这里把商品陈列在店里面;但在那里,就像一个大的农贸市场,所有产品都摆在人行道上,让过路人看了购买。我想:“哦,要是那些羊群看见这里的食物,岂不乱作一团?”牧人向前走,那群羊紧紧地跟着他的脚步,它们会望着那些好东西,但却没有一只羊去碰一下。哦,假如我懂得当地的言语,我会停下车,就着我刚看到的,向他们传讲一个信息。

306-3     如果你是那大牧人的羊,你也会完全地跟随他的每一个脚步,就像那群羊一样。你不会被教派各种花枝招展的名堂搞得晕头转向,或东听西听一些博士的演说,却会与牧者在一起。圣经在约翰福音10:4-5说羊会认得牧者的声音,也跟着他,一个陌生人的声音只会使羊群逃走,去追随它们真正的牧者。赞美神。

307-1     我在那里所看到所学的不只这些。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在草场看到人们放牧各种不同的牲畜:一个放猪,一个放山羊,另一个放骆驼,还有放骡子的等等。因此我问一位住在那里的朋友,他们如何称呼这些人。“哦,”他说:“他们都是牧人。”

我无法接受这一点,就问:“你不是说他们都是牧人吧?牧人只放羊,不是吗?”

“不是的,”他回答说:“牧人是一位放牧或把牲畜赶到草场上吃草的人,因此,任何一位把牲畜放到草场上的人,都是牧人。”

307-2    哦,那的确使我感到惊奇。但我也发现其他牧人与那些牧羊人的区别,晚间除了牧羊人以外,其余牧人都把牲畜留在草地上,自己回家去。而牧羊人聚集他的羊群,把它们赶进羊圈里,然后躺下成为羊的门。哦,赞美主!我们的牧者从未离开我们,或撇弃我们。夜幕降临时我要在他的羊圈里,我要在他的照料下。

耶稣是门

307-3    我们看到耶稣是门,他是羊群的门。现在注意经文提到敞开着的门,那不正是一个有关“他”的启示吗?这启示带给我们力量,以便照亮神的道,荣耀他的名。在这最后的两个时代中,耶稣基督神性的启示展现在我们眼前。是的,我们知道他是神,除了作为我们的救主,他还能是什么?当然我们知道他是唯一的神,或说独一的神;他是“阿拉法”和“俄梅戛”;耶稣是主也是基督,这使得他成了主耶稣基督,即父、子和圣灵,都是同一位。这个真理从第一个教会时代就已失落了,然而现在我们再次看见了它。“他是谁”的启示已回来了。的确,神并非是三个位格在一个神性里,因为一个位格就构成一位。假如只有一个位格,那么就只有一位;然而,那些相信三个位格的人就搞出一个三位神的神性,因此就犯了第一条诫命的罪。

308-1     然而有关神的神性的启示回来了,现在真正的教会可再次注入活力。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她终于晓得谁是她的主,我们再次用主耶稣基督的名来施洗,就如早期教会在五旬节时所行的。

308-2     让我告诉你,神曾赐给我的一个有关三位一体洗礼的梦,这是一个梦,而非一个异象。你知道吗?我确信藉着圣灵来领受梦是教会时代的一个祝福,就像一个人能领受异象一样。那是在一个星期六早晨三点,我起床拿水给约瑟喝。我躺下后,马上就又睡着了并作了这个梦。在梦中,我看到一个男人,以为是我的父亲,他是一个高大强壮的人;我也见到一个女人,以为她是我的母亲,但她长得不像我母亲,那男人长得也不像我父亲。这男人对他太太很凶恶,他有一个巨大的三角木棒。你知道如果你找一块木头,将它竖立起来,并用一把斧子砍,它便成了一根三角楔形的木柴,它正是那样。他用木棒来打她,把她打倒在地。她躺在地上哭泣,他便挺着胸走来走去,脸色骄傲自大,显出他棒打那可怜妇人时的得意和满足。每次她想站起来,他就打她。我不喜欢他的行为,然而当我考虑去制止他时,我想:“我打不过那个人,他太大了,而且他似乎是我的父亲。”然而我心里知道他并非我的父亲,我晓得没有一个男人有权利如此对待一个女人。我走过去,抓住他的领子,把他转过身来说:“你没有权利打她。”说完后,我的肌肉增长,好像是个巨人,那男人见了就怕我。我说:“你再打她一次,我就要跟你算账。”他犹豫着是否再打她,这梦就这样结束了。

308-3     我做完梦马上醒来,我想,这很奇特。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那女人。但突然间,神向我显现,我觉察得到神的同在,他给我解梦。(你们该记得我不但正确地解了你们的梦,而且许多次我能说出你们梦的情景,而不需要你们告诉我。)那女人象征今天世上的教会,我被生在这一个困境中─她所处的困境中,她本该是个慈母(如今她是众妓女之母),她的丈夫是那些控制她的宗派们,那三角的木棒是象征三位一体教义的虚假的三一洗礼。每逢她想站立起来(指的是当会众开始接受真理时),他便再次用那虚假的教义来压制她。他是那么巨大,使我开始时有点惧怕,然而当我面对他时,我发现我拥有巨大和强壮的肌肉,它们是信心的肌肉。那梦的结论是:既然神与我同在,并赐给我这样的能力,我就要站起来维护她,对抗世界的宗派势力,阻止他殴打她。

309-1     我并非是要藉着一个梦来建立一个教义,也不是要藉着一个梦来证实我的教义。神的独一性可从创世记1:1到启示录22:21中找到。然而人们已经被一个没有圣经根据的三位一体的教义弄瞎了眼。这教义已被普遍地接受,以至于要明白“一位神”是那么不容易。假如人们无法看见神性的真理,而是抵挡它,他们更不可能看见其余的真理,因为那启示是:耶稣基督在他的教会中,以及在七个时代教会中的工作。你明白了吗?现在我肯定你明白了。

309-2     “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我们说过那力量如何回来,的确如此。宗教裁判所的权力已经衰微了,人们离开家园并寻求一个敬拜的自由,宗教等级制度的轭正被打碎,政府发现不袒护任何一方是个聪明的举动。事实上,有良好的动机,但缺乏领导的人们,会为他们的信仰自由而斗争。或许这时代宗教力量的最大成就,就是法国陷入了大革命,而伟大的卫斯理复兴让革命没有临到英国,因而挽救了英国,使她在许多年的荣耀中,成为神手中的一个器皿。

309-3    神道的传播再也没有比这时期更广泛的了。同时,撒但也兴起大批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共产主义的创始者、自由神学家来传播他们污秽的作品。同样,神也兴起大有能力的信心的勇士,许多基督徒印刷品、教导及讲道等伟大的工作都出自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涌现出一大批无与伦比的教师和传教士,司布真,帕克,麦克拉伦,爱德华兹,本仁,慕勒,布雷纳德,巴恩斯,毕晓普等都出自这个时代。他们传讲、教导并书写神的道,荣耀神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