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卫斯理与弟兄之爱

启示录3:7-13:

7你要写信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使者说,那圣 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能 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说:8“我知道你的行 为,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 绝我的名。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 人能关的。9那撒但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 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 脚前下拜,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10你 即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 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11我必快来,你要持 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12得胜的, 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 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 是从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 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13圣灵向众教会所 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非拉铁非

非拉铁非位于撒狄东南部七十五英里的地方,它是吕底亚的第二大城市,坐落在几座山丘 上,是一个著名的葡萄栽种酿酒区。它的硬币上 刻有巴克斯的头像和巴干迪(巴克斯的女祭司) 的头像。这里的居民包括犹太人、犹太籍的基督 徒,以及从异教转信基督教的人们。该城地震频 繁,但它却是启示录中所记载的七座城市中存留 最久的一座城市。事实上这城仍以它的土耳其名 字存留,称为阿拉撒黑,或神的城。

从硬币上的印记可以看出这城的神是巴克 斯。巴克斯与尼努斯或宁录相同,他是一位“哀悼者”,虽然我们大部分人认为他是一个狂欢作 乐的酒徒。

这给我们什么启发呢?假设这里有一枚硬 币,硬币的一面是神像,另一面则是女祭司或女先知的像,现在你把它抛向空中,当硬币掉下来 时,哪一面朝下是不是很重要?不是的,先生, 它还是一枚同样的硬币。那是拥有耶稣和马利亚 的罗马天主教。

然而,我们不能仅仅想到罗马天主教。不 能,不是仅有那一个大淫妇,当然不是的,因为她的淫行使她成了一位母亲,她的女儿们现在是 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硬币。在硬币的一面他们 制定了对耶稣的崇拜,而在另一面也制定了对他 们的女祭司或女先知的崇拜。她给自己写下了信 经、教理以及教条兜售给人们,说是能得救恩, 并固执地声称,她,唯有她拥有真实的亮光。

这个时代值得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它的硬币。 因为母亲和女儿们都在用钱为自己买通上天堂的 路,以金钱为代价,而不是血;金钱成了推动她 们向前的动力,而不是圣灵。这世界的神(玛
门)已蒙瞎了她们的眼睛[林后4:4]。

然而他们那死亡的交易就快结束了,因为圣 灵在这时代中呼喊:“我必快来。”[启3:11]主

耶稣啊,我们愿你快来!

时代

非拉铁非教会时代始于公元1750年,结束于 大约1906年。由于非拉铁非的意思是“弟兄的 爱”,这时代被称为“弟兄之爱的时代”。

使者

这个时代的使者毫无疑问是约翰·卫斯理。 约翰·卫斯理于公元1703年6月17日生于埃普沃 思,是撒母耳和苏珊娜·卫斯理的十九个孩子中 的一个。他父亲是英国国教的一名牧师。然而, 约翰·卫斯理对信仰的转变,更多是受到他母亲 典范生活的影响,而不是父亲的神学理论。约翰 是一名卓越的学者。他还在牛津时就和查尔斯参 加了一个团体,这个团体由一群属灵上受操练、 凭经验活出真理,而不是以教义为标准来崇拜神 的人组成。他们制定了一本属灵行为手册,提倡 一些好行为,比如施舍给穷人、拜访病人和坐监 的人。因为他们提倡好行为就被称为循道派信徒 [即现在的卫理公会]及其它带有讥讽意思的名 称。约翰·卫斯理深感一切世人皆需要宗教信 仰,因此他以一名传教士的身份去到美国,向乔 治亚洲的印第安人传教。在途中,他发现船上大 部分旅客都是莫拉维弟兄会的人。他们那种在任 何环境下都温柔、和平、勇敢的态度给他留下了 十分深刻的印象。虽然他在乔治亚洲无私地努力 工作,却没有成功。他回到英国哭着说:“我去 美国领印第安人归主,哦,但谁领我归主呢?”

回到伦敦,他再次遇见莫拉维弟兄会的人。 彼得·伯勒尔给他指明了得救的道路,他真正地 重生了。这令他的哥哥查尔斯十分沮丧和生气, 他无法明白像约翰这么一位属灵的人,怎么会说 他以往没有与神和好,但是不久后,查尔斯自己 也蒙恩得救了。

在伦敦,卫斯理又重返以前的讲坛开始布 道,但不久便遭拒绝。正在这时候他的老朋友乔治怀特斐,邀请卫斯理来协助他在一个有数千人 听道的露天布道会上讲道。起初卫斯理怀疑自己 是否应在礼堂里讲道而不是在露天,然而当他看 到大群人,并看到福音藉着圣灵的大能来运行时,他全心全意地转向了这样的布道会。

福音工作迅速地开展起来,他甚至要派遣大 批的平信徒出去传神的道。这看起来就像五旬节 时圣灵也同样兴起了许多拥有能力的人,几乎通 宵达旦地传讲和教导神的话。

他的工作受到强烈的拦阻,然而神与他同 在,圣灵的工作大大地彰显,经常是圣灵使人知罪,以至于人觉得无力,倒在地上为自己的罪悲伤痛哭。

卫斯理是个异常强壮的人。他说自从他重生 以后,从来没有感到过灵性低落,哪怕是一刻钟 都没有。在事奉期间,他每天的睡眠不超过六个 小时,几乎每天五点准时起床开始讲道,一天甚 至讲四次道,因此他平均每年传讲的道超过八百 场。

他和巡回牧师行程数千英里,把福音带到远 近各处,事实上卫斯理每年骑马行程四千五百英 里。

他是一位相信神大能的信徒,他以极大的信 心为病人祷告,也取得奇妙的果效。

在他的许多聚会上都可以看到属灵恩赐的彰显。

卫斯理并不主张成立组织,他的同工们曾有 过一个“联合会”,就是由“一群拥有虔诚的外 貌、寻求神大能的人,联合起来一同祷告、领受 劝诫的话,以爱心彼此看顾、彼此帮助以便得着 救恩。”那些想加入的人必须具备的唯一条件就是“渴望逃避将来的愤怒,渴望从罪中得 救。”渐渐地,他们拟定一系列严格的条例,为 了灵魂的益处而自我约束。卫斯理意识到他死后 这运动可能会被组织起来,而神的灵将离开他 们,留下的将只是死气沉沉的形式。有一次他说 到他并不怕卫理公会的名在世上消失,怕的是圣 灵会飞走。

在他的一生中,他本可以获得大量的财富, 但他却没有那么做。对于金钱,他最爱说的一句 格言是:“尽你所能的去赚钱,尽你所能的去存 钱,尽你所能的去奉献。”卫斯理若今日在世看 到用他名字命名的教派,即卫理公会,他会感到 何等的生疏!他们富有,异常富有,但约翰·卫 斯理拥有的生命和能力却不在他们当中。

我们也当提到卫斯理从未渴望建立一个以宗 派或教派为基础的事工,虽然他的信仰是属于阿 米尼派的,但他不愿因教义的不同而与其他弟兄 们分开。他是雅各书的最佳实践者:凭着他的信 心和行为及活出的生命得到永生,而不是简单地 接受一个教条或一个教义。

约翰·卫斯理享年88岁,他一生事奉神,这 是一些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更不用说去做了。

信息

启示录3:7,“你要写信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使 者,说:’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 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说……”

哦,这些话是多么美妙!声音是多么威严! 想到这一切的特质都被赋予一人身上,是何等的 令人激动!除了荣耀的主耶稣基督以外,谁有资 格如此宣称?我相信理解所有这些美妙描写的真 正含义的关键,在启示录3:9中可以找到:“那撒 但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也使 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

我说这节经文是关键,是因为它谈及犹太 人,他们一向自称是神的儿女,排斥所有其他的人。他们钉死了主耶稣基督,这种可怕的行为使 他们遭受到了几个世纪以来不停地逼迫。所有的 这一切都是因他们拒绝接受耶稣是他们的弥赛亚。对他们来说,耶稣不是将要来的那位,或大卫之子,而是别西卜[太12:24],或是一位不义 遭毁灭的人。然而事实不是这样,他确实是以马 内利[太1:23],是神在肉身的显现[提前 3:16]。他确实是弥赛亚,肯定地,他以前是,现 在还是。他是同样的耶稣,耶稣基督昨日今日, 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那在灯台中的圣 者,就是同样的那位行走在加利利海边的耶稣, 那位医治病人、使死人复生,并且在被确定无罪 之后仍被钉死的耶稣。然而他复活了,又坐在至 高威严者的右边。

犹太人当时不称他为圣,现在也不称他为 圣,然而他却是那圣者。诗篇16:10说:“因为你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 坏。”

他们藉律法来寻求自己的义,但却悲惨地失 败了,因为藉着律法没有一个属血气的能称义 [加2:16]。藉着律法,无人能成圣,圣洁是来自 主的。哥林多前书1:30说:“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 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 义、圣洁、救赎。”哥林多后书5:21说:“……好 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不承认基督,就是灭亡;他们灭亡了,因为他们拒绝了基督。

那时代的人,甚至今天的人都犯了同样的错 误。就如犹太人以会堂的崇拜形式来庇护自己, 同样的在非拉铁非时代中,人们也以教会来庇护 自己。但重要的并不是加入一间教会,生命不在 教会中,生命在基督里。“这见证就是神赐给我 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人有神的儿 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 一5:11-12]人是藉圣灵而成圣,住在我们里面的 是那使耶稣从死里复活的圣洁的灵,他以自己的 圣洁来使我们成圣。

那圣者就站在那里,而我们将与他同站在一 起。穿上他的公义,因他的圣洁而成圣。

这是第六个时代,在神的眼中,时间就快结 束了,不久他就要回来了。很快,当他到来时将 有呼喊声发出:“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 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

哦!我多么高兴成圣并非靠着我自己,我为自己在基督里拥有他赐给我的奇妙公义而欢喜。是的,他已经赐给我了。愿神永远得称颂!

“那位真实的说”,真实这个词是一个非常 奇妙的词,它不只是虚假的反义词,它也表示完 全的认识,而不是部分的认识。举个例子,我们 记得耶稣在约翰福音6:32中说:“那从天上来的粮不是摩西赐给你们的,乃是我父将天上来的真粮 赐给你们。”约翰福音15:1说:“我是真葡萄 树……”希伯来书9:24说:“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 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 乃是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约翰 一书2:8说:“因为黑暗渐渐过去,真光已经照 耀。”

既然真实这个词确实地表达了完全的认识, 与部分认识相反,正如我们上面所列出的这些经 文,那么我们现在就能明白原型与预表,形体与 影子之间的相对意思。以天上降下的吗哪为例, 神从天上赐给以色列人天使的粮食,然而那粮食 却不能使人满足,它只能享用一天。那些吃了它 的人第二天又会再饿,它若剩下来便会腐坏[出 16:17-20]。但耶稣是从天上降下的真粮[约6:31-35,48-51,58],吗哪只不过是一个预表。任何吃了那从天上降下来的粮食的人便永远不再饥饿,他 不需要再回来吃。他享用天上真粮的那一刻,就 有了永生。这确是真实的形体,不再需要一个影 子,不再需要不完全的救恩,这是完全的救恩。 正如耶稣不是神的一部分,他就是神。

无人能否认以色列曾拥有亮光,他们是唯一 一个拥有亮光的民族。当埃及地充满黑暗时,这 黑暗似乎能感觉得到,而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现在真实的光来了,世界的光就是耶稣。摩 西和众先知带来的是圣经中有关弥赛亚的亮光, 因此以色列拥有亮光,然而亮光完全显现的时候 到了。过去发出亮光的道,如今因神的显现并住 在人们当中而放射出夺目的光芒。正如那火柱在 夜间发光,那是奇妙的,但现在光和生命皆有形 有体地彰显在完全的神性中。

从前以色列人带一只红色的母牛,把它献在 祭坛上,用以赎罪[民19:2],一年里所犯的罪被遮蔽,然而这遮蔽却无法除去犯罪的欲望,那不 是一个完美的献祭,它只是一个影子,直到那真 实的来到。因此,人每年献祭,第二年又再回来,因为他仍有同样犯罪的欲望。动物的生命赎了他的罪,然而由于所洒的是动物的血,所付出 的动物的生命无法转回到人的身上,即使它能够 转回,也不可能有效。然而当基督这个完美的替 代物被献上,他的血流出时,那在基督里的生命 就转回到悔改的罪人身上。由于是基督完美的生 命,无罪且公义,因此罪人得以自由,他已不再 有犯罪的欲望。耶稣的生命回到他身上,这就是 罗马书8:2所说的:“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然而耶稣时代的犹太人不愿接受这完美的献 祭,公牛和山羊的血无法使任何东西完全[来 10:4]。它曾是神所命定的方法,但现在基督已在 肉身显现,并流出他自己的血,洗刷了人的罪 污。藉着献上自己,他使我们得以完全[来 10:5,10,17-18],然而犹太人却不愿意接受这点。 非拉铁非教会时代又如何呢?别的教会时代又如 何呢?他们是否真正地接受了这在基督里的真实 呢?没有,先生。虽然路德带来因信称义的真 理,但罗马天主教会以及她的同党东正教会仍然 强调行为。行为固然是好的,却救不了你,也无 法使你完全。要么基督,要么灭亡,不是基督加 上行为,而是只靠基督。这时代开始了阿米尼教义,它不相信基督是真实的,不高唱“只有宝 血”,却高唱“只有宝血,还加上我自己的行 为”。我们相信好行为,如果你是得救的,你一定会行义,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这点。让我告诉 你,救恩并非耶稣再加上,而是唯有靠耶稣,救 恩出于主[拿2:9],从开始到结束都是出于神。 让他的生命在我里面;让他的血洁净我;让他的 灵充满我;让他的道在我心中,在我口中;让他 受的鞭伤医治我[赛53:5; 太8:17; 彼前2:24];是 耶稣,唯独耶稣,而不是我所行的义[多3:5]。 不是的,先生,基督是我的生命,阿们!

我可以在这些真理上不断地讲下去,然而让

我再说一点。那是关于辛普森所写的奇妙诗歌:

一度是祝福,现在却是主;

一度是感觉,现是他的道;

一度求恩赐,现求赐恩者;

一度觅医治,现仅觅求他。

总的来说到永远,唯独基督我歌唱;

一切皆在耶稣里,耶稣也在一切中。

世间的生命可能令人满足,可能美好,其实 却是虚空。你将发现一切的完美都概括在基督 里,若没有他,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大卫的钥匙”,这把钥匙代表什么 呢?“那拿着大卫的钥匙”这美妙的经文接着前面那句“那真实的”就是基督,就是完全的认识 与部分的认识相对。摩西是一位神的先知,但耶 稣(如同摩西)却是神的那位先知。大卫(一位 讨神喜悦的人)是以色列的王,耶稣却是超乎大 卫之上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是神本身。大卫 出自犹大支派,并没有祭司出自其中,然而他却 吃了只有祭司才能吃的陈设饼。他是战胜敌人保 护犹太人的伟大战士,他坐在王的宝座上为王, 是一名先知,他是基督奇妙的预表。

以赛亚书22:22中说:“我必将大卫家的钥匙 放在他肩头上;他开,无人能关;他关,无人能 开。”圣灵引用旧约这段经文暗示了有关主耶稣 基督以及他在教会中的事工。在那时大卫的钥匙 所象征的不过是影子,而当耶稣站在灯台中间时才是应验。这指的是我们的主复活以后的事情, 而不是他在世上的人生历程。然而这钥匙所代表 的是什么呢?答案就在钥匙所处的位置上。它不 握在基督的手中,也不挂在他的脖子上,也不在 他人的手中。否则这经文就不会说唯独他知道那 钥匙的用处,因为只有他才能开和关,无人有这 权利,唯独耶稣本身。对不对?然而钥匙是放在 哪里呢?在他的肩头上。肩头与钥匙何干?

看,以赛亚书9:6说:“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 上。”这指的又是什么意思呢?答案在此。“政 权在他的肩头上”这词句出自东方的婚礼仪式, 当新娘决定委身给新郎后,她取下面纱将它放在 新郎的肩膀上,不只象征她在他的支配下,她还 把自己的权利转交给他;同时也象征着他是头, 肩负着责任和照料的义务,只有他也唯独他,别 无他人,再没有别的男人,也没有任何力量有这 个权利和责任。亲爱的弟兄姐妹们,这就是大卫 的钥匙。神是至高者,他藉着他至上的神性已准 确清楚地知道谁将是他的新妇。是神拣选了她, 并不是她拣选了神。是神呼召她,并不是她自己 来。他为她而死,用他的血洁净了她。他为她还 了赎价,她属于他,只属于他,她完全献身于他,他也接受这职责。他是她的头,因基督是教 会的头,就如撒拉称亚伯拉罕为主一样,新妇更 因为他是她的主而欢喜。他讲话,她服从,因为 她喜悦听他的话。

然而人是否留意到这真理呢?他们是否会尊 敬这位对他们的教会拥有至上权柄的唯一的主 呢?我要说:“不是的。”因为每个时代的教会 都被等级制度、教士制度、使徒承传所控制,不 但不承担对教会的爱与责任,却任意地关闭神向 人所开的怜悯和恩典之门,唯利是图抓住并毁灭 了她。教士的生活奢侈腐败,而穷苦的教会却咽 下被任意虐待的糟粕,没有一个时代不是这样。 每个都把自己跟组织绑在一起,把管理的体系担 当在人的身上,并把教会出卖给这种管理的体 系。要是人们敢反抗,就会遭到残忍的迫害或被 赶出去。每个教派都有这同样的灵;每个教派都 誓言拥有教会管理体系的钥匙;每个教派都声称 只有它才能打开大门。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只 有耶稣也唯独耶稣,是他安置自己身体的肢体, 是他赋予他们各种事工,是他降下恩赐供她使 用,他顾念她,也引导她,她是他唯一的产业, 除她以外,别无他人。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教会时代与现实相距太远 了。不久的将来,这些自称为教会代言人的人, 甚至包括当今教会,将在全基督教会运动中委任 一个敌基督的人为他们团体之首,废黜主的王
位,而我们将看到基督在教会门外说:“看哪, 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 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

但我要说,我们的主并没有被击败,人们自 称能够敞开和关闭那通往神的门,他们都是骗 子。凡父所赐给他的人必都到他这里来,而到他 这里来的人,他总不丢弃,他不失落任何一个。 (约翰福音6:37-39)当基督身体中最后一位蒙拣 选的肢体进入后,我们的主便要显现。

大卫的钥匙,难道大卫不是以色列人的王, 不是全体以色列人的王吗?根据圣经,大卫的后 裔耶稣不正是将在千禧年时坐在大卫的宝座上, 统治管辖他的产业吗?当然是这样的,因此大卫 的钥匙也象征着带来千禧年的耶稣。这位拥有死 亡和阴间钥匙的,将兴起属他的人与他同享他在 世上的公义统治。

多么奇妙,我们的主拥有一切的答案!的 确,在他里面神的一切应许都应验了,因我们在他里面,我们继承了他为我们买赎的一切。

是的,荣耀的主,站在那里。他曾是父,被 众天使所围绕,天使长、基路伯和撒拉弗,以及 众天军,呼喊说:“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圣哉!”他是何等圣洁,甚至无人能亲近 他。可是现在我们看到他在教会中,与我们分享 他自己的圣洁,直至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是的,他站在那里,“耶稣,完美的一切。”谷 中的百合花,明亮的晨星,千万人中最美好的, 阿拉法和俄梅戛,大卫的根和后裔,父、子和圣 灵,一切的一切。

以赛亚9:6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 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的名 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 君。”在他身上完全的应验了,虽然我们曾不尊 重他,但如今我们却以不可言喻、满有荣光的大 喜乐来爱他[彼前1:8]。他站在教会的中间,我 们要为他唱颂歌,因为他是大能的征服者,是教 会(主的新妇)的头。他用宝血买了那新妇,他拥有她,她属于他,也只属于他,而他顾念她。 主是我们的王,我们是他的国度,是他永恒的产 业。

你该记得在开始的时候,我说启示录3:9能够 帮助我们明白启示录3:7,我希望现在你已明白我 的意思。耶稣宣称自己是那位圣洁、真实的(或 唯一的实体)、那位拥有大卫钥匙的、那位开了 无人能关的。这些都是完全真实的,那些词句完 美地形容了他。然而当时的犹太人拒绝了耶稣以及他所行的一切,他们拒绝了他们的救主,拒绝 承认他对他们的重大意义。今日的挂名基督徒也 行了同样的事,他们与犹太人所行的完全一样。 犹太人把主钉在十字架上,并攻击真正的信徒; 挂名的基督徒重新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也攻 击真正的教会并想毁灭她。但神是信实的,这位 超乎一切的主会再来,他再来时就会显出谁是那 唯一有权柄的君王。他向世界证明自己的身份时,整个世界都要在他脚前下拜,整个世界都要 在圣徒脚前下拜,从而证实他们与他站在一起是 正确的,愿神永远得称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