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大宝座的审判

启示录20:11-15,“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经文说,义人和不义的人都将出现在这审判中。但这些义人不会是新妇,因为新妇与主同坐并施行审判。“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吗?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吗?何况今生的事呢?”(林前6:2-3)

启示录3:21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中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中与他同坐一般。”瞧,新妇是与主同坐在宝座中。既然她要审判世界,她就必须与主同坐来施行审判,那正是先知但以理所看见的,但以理书7:9-10这样记载:“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从他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瞧,那是相同的场面,那千千事奉主耶稣的乃是他的新妇,因为除了妻子以外,谁事奉丈夫呢?

276-1 现在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义人会出现在审判中呢?因为只有两次复活,他们既然没有资格在第一次复活中复活,便得出现在第二次复活中,即复活后接受审判,除此以外,别无它路。那些具备合格条件出现在第一次复活的人(新妇)不受审判。约翰福音5:24,“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那就是说信的人已经承受了永生,永生已经成了他的产业),不至于定罪(不至于受审判,这是它实在的意思),是已经(永久性的)出死入生了。”但注意,耶稣必早已知道有另一群人,他们将在一次特定的复活中接受永生。他们将在复活时领受永生,因为他们并不像新妇中的任何一个成员那样早已领受了。“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5:28-29)

我们知道约翰福音的这两节经文所指的并不是被提,因为被提时唯有在基督里死了的信徒才从坟墓中出来,与仍活在世上的新妇一起被提。“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但在约翰福音5:28-29中说“每个人”都从坟墓中出来。这与启示录20:11-15所说的是同一个复活。那时死人被带到主面前,照他们所行的受审,所有名字不在生命册上的人将被扔在火湖里。

277-1 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为什么他们应该在审判之日被赐给永生呢?既然新约书信好像确切地指出,一个人必须拥有基督的灵,不然就灭亡;虽然看来好像如此,但我们不能怀疑耶稣的话,他明确指出,一些名字在生命册上的人,将在普遍性的复活之前或之后得着永生。保罗没有避开这个真理,因为他很清楚地在腓立比书3:11中说:“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这句话十分奇特,我们都知道不管我们想还是不想,我们都得出现在一次复活中,每个人都得从死里复活,因此保罗不可能是说:“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事实上他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乃是说:“或者我也得以在死里复活之前复活。”这不是想获得普遍性即第二次的复活,而是想争取在第一次的复活中复活。有关这点,启示录20:6这样说:“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头一次的复活与第二次的死无关,后者乃是在一千年后,当其余的所有死人复活时发生,而在那日将有人复活得永生,其他人则落入第二次的死中。现在我们不需要猜测谁在第二次的复活中复活、得到永生,因为我们得知,永生是赐给那些曾仁慈和善待弟兄们的人[太25:40];而那些复活后被丢入火湖中的人,是因他们不善待弟兄们。既然这是神的话[太25:31-46],我们只要单单接受它就行了。这一点无须争论,因为圣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我们。

278-1 为了进一步了解它,让我们特别注意马太福音25:31-46中的话。这里不是说一个牧者真的在分别绵羊和山羊,而是说“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在那特别的时刻里(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没有绵羊,绵羊都在主的羊圈里了,他们听主的声音(道)并跟从他,他们已拥有永生且不受审判。这里是指那些还没得到永生,且在审判中的人,他们被允许进入永生。但他们根据什么得以进入永生呢?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像新妇那样已经有了主的生命,他们得到永生是因他们曾善待主的弟兄们。他们不是主的弟兄,主的弟兄将与耶稣同为后裔;他们只是得到生命,但不与主同为后裔、同享宝座等等。他们的名字已在生命册上,并没有被删除,现在由于他们爱神的子民,他们受到承认并也得救。无疑,这些人事奉并帮助神的子女们,或许是像尼哥底母和迦玛列这样的人,他们在患难的日子里支持神的子女们。

278-2 如果这看起来有点复兴的意味,那你小心,因为恶人并不被复兴,却被扔进火湖里。许多被毁灭之人的名字也曾在生命册上,但被涂抹,因为他们不尊敬神的子民,就是他们那个时代活泼,彰显的道(活的书信)[林后3:2]。

278-3 这一点我们要十分地清楚,马太福音25:31-46中所说的那一群人,不是指某些国家因为保护和帮助犹太人,而在审判之后进入千禧年。这一点十分清楚,因为这些经文的结论是说:“这些人(恶者)要往永刑(火湖)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太25:46]圣经没有记录说有两次将恶者丢入火湖中的审判,只有兽与假先知在大灾难后会受到审判。这是那白色大宝座的审判,那些人是根据生命册上所记载的受审。

278-4 “在祭坛底下的灵魂”是在第二次复活时被赐给白衣,当然也包括永生,不然白衣便没有意义。这正是第五个印所揭示的:“揭开第五印的时候,我看见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有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有白衣赐给他们各人;又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启6:9-11]

现在特别注意,这些在祭坛下的灵魂,不是为耶稣作见证而被杀,他们不像安提帕是由于紧跟主的名而被杀。他们不是那些重生并拥有永生为产业的人。他们复活并承受永生乃是因为他们坚持神的道。注意这些人如何呼喊报复,他们不可能是新妇的人选。新妇只会转过脸说:“父啊,原谅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这些人是犹太人,一定是犹太人,因为他们在第五个印中,而外邦新妇是在第四个印时就已被提升天了。因此这些犹太人不是从主耶稣的灵而生,他们甚至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然而神为了外邦人的缘故蒙瞎了他们的眼[罗11:7-11,25;徒15:14]。神赐给他们永生是因为虽然他们不能接受耶稣基督,却真实地忠于一切他们所知晓的神的道,并为之而死。就像许多人死在希特勒、斯大林等人手下,将来也还会有人这样死去。

279-1 那五个愚拙的童女,将出现在第二次复活中[太25:1-12]。注意,她们是错过了成为新妇的童女,没有圣灵,不在新妇中;而那五位聪明的童女,因有油而成了新妇的一分子。由于那些愚拙的人是一群已分别出来的爱神的童女,并力求住在神的道中,所以根据他们对道的认识和对主的工作的帮助,他们将在最后复活得永生,但却错过千禧年。这些真理使我们开始明白,千禧年比我们所想的,或所相信的,更重要,更奇妙。

279-2 这些人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也不曾被涂抹。但谁的名被涂抹呢?是那些属于世界教会体系,与新妇敌对之人的名字将被涂抹。这些人将要被遗弃,被丢入火湖中。

279-3 在我们进一步探讨之前,先让我们回顾一下前面所说的。首先,我们可以肯定新妇是按神的旨意被拣选出来的,那是神心中的旨意。是神的旨意要生出一个像他自己的人,即一名道的新妇。她在创世以前在主里面蒙拣选[弗1:4],她尚未显现在各个时代之前,便已被预知且蒙神所爱[罗8:29-30;帖后2:13-14],她被主的血买赎,且永不被定罪[罗8:1; 约3:18; 5:24],她永不会出现在审判中,因为罪不被归在她身上,“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罗4:8)事实上她将和主同坐在审判的宝座上,审判世界,甚至天使[林前6:2-3]。她的名字(主的每一个肢体)皆在创世以前,就记在羔羊生命册的章节上。

其二,有另一群人,他们的名字也在生命册上,在第二次复活中复活。这些人就像是马太福音25章所说的愚拙的童女和义人。在这类人中也包括了那些不拜兽或不介入敌基督制度,却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死的人,虽然他们不属于新妇,也没有重生,但他们将在第二次复活中复活并且进入永生。

第三,是那些边界的基督徒,就像出埃及的以色列人。这些人的名字曾在生命册上,他们的行为也被记录在书卷上。这些人由于不顺从神,也没有圣灵,虽然他们中间甚至有神迹和奇事,他们的名字却将从生命册上被涂抹。在这群人当中,有像犹大的人,虽然完全没有圣灵,却是敬虔的人;他们的生命中有圣灵的彰显,虽然在书卷上有记录,却不是在主里蒙拣选的人,巴兰就在这群中。

第四,也是最后一种的人,乃是那些名字未曾、也永不会被记在生命册上的人,这可从以下经文中找到。“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启13:8]“你所看见的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后再有的兽,就必希奇。”[启17:8]

耶稣曾说有一类人会接纳一个奉自己名来的人,这个人就是敌基督,而这类人就是启示录13:8和启示录17:8中所说的那些人。这些人被神命定,却不是为了拣选;这类人中有像法老那样的人。圣经在罗马书9:17,22中提到法老时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预备遭毁灭的器皿。”这些人中没有一个被记在生命册上,我并不是说完全没有他们的记载,无疑,在某个地方有所记载,但决不是在生命册上。他们之所以存在,这已在本书的其它部分中简要提到了,但我们可以再举出两节经文。箴言16:4,“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约伯记21:30,“那恶人被存留到毁灭的日子,在发怒的日子他们被带出来。”[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就是恶人在祸患的日子得存留,在发怒的日子得逃脱。”]

281-1 既然这部分的道,是人难以理解的,它就必须凭信心来接受和相信。有些人可能因我的阐述而感到被冒犯,那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神的主权—神就是神;而正因为他是神,人无法废除他的筹算,或阻挠他的旨意和目的。神是无所不能的,掌管世上万物,按他的旨意处理一切被造之物,因为万物都因他的美意而造[启4:11]。因此,就如保罗所说:“倘若神从一团泥里拿一块做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做成卑贱的器皿,谁能因被冒犯而与他强嘴呢?”[罗9:20-21]单单凭着造物主与被造物的关系,神也有权这样做,这点我们不能否认。但主更进一步,根据罗马书14:7-9,我们找到了无可推翻的证据,即耶稣为全世界付了赎价,因此他能随己意对待所有他的人。“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14:7-9]这里指的是所有权,没有提到彼此的关系。在约翰福音17:2也这样说到:“正如你曾赐给他权柄,管理凡有血气的,叫他将永生赐给你所赐给他的人。”

281-2 我们若认识到神是无所不知的,我们也得接受他拥有完美的智慧和公义。这有关神的拣选与谴责的计划,也是神在每个时代中所显出的智慧,正如以弗所书1:3-11中所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这恩典是他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这恩典是神用诸般智慧聪明,充充足足赏给我们的,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我们也在他里面成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

因此,倘若神是如此计划的,并指出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有一部分的名字是无法被涂抹的,因为他们是主的新妇,那么我们便必须接受这点。圣经也说到有些人名字曾记录在生命册上,但因神的预知,他们将绊倒,名字也被涂抹,那么我们也必须接受这点。假如某些人的名字,从未被写在生命册上,我们也必须接受这点。假如有人在白色大宝座审判后,因他们善良、仁义和正直地对待那些主的弟兄,神的选民,而进入永生,那么我们也得接受这一点,谁曾知道主的心去教导他呢?我们不如凭信心顺服我们的天父,也为他而活。

282-1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这个题目,最明智的方法乃是通过研究各时代教会的立场。直到现在我们都是从个人的名字被删除这个角度来思考,现在我们要思考的不是个人,而是各派别在教会中的象征。要了解这些象征,我们可以把各时代的教会比作麦子。种下一粒麦种,是为了使一粒麦种能在某段时间内,通过某个过程繁殖出更多的麦子。那一粒种子将死去,但因着它的死,那在其中的生命将长成一棵麦子,而后再成为生命的携带者或输送者,结出比原来更多的种子。耶稣,这伟大君王的种子死去;这位无与伦比的,教会的生命,站在七个教会时代中间,并把生命赐给教会(携带者或输送者),以致最终他的生命能够在许多类似他身体的复活中再现。在复活的时候,独一君王的后裔—耶稣,将看到许多与他类似的君王的后裔。他们将完全像主耶稣,因为约翰说:“我们必要像他。”[约1:2]这也是施洗约翰提到耶稣将把麦子收入仓中时的意思[太3:12],这是指那些蒙拣选在复活时得永生的得赎者。

283-1 那本生命册就是记录着这棵要结出比原来更多麦种的历史,我再说一遍:这麦子的历史或记录是生命册,其中一部分是永生的记录(生命册中的一部分),你只要仔细查看那麦种便可以确信。一粒麦种被种下,不久便可看见一片叶子,但那还不是麦粒;后来它长成茎,那还不是麦粒,它含有生命,但却不是麦粒;后来在叶柄的尾端有一个小穗子,它长出一条穗,还只是一棵麦子,但尚未有麦粒;后来麦子受粉,我们可以见到壳在形成,这看来非常像麦粒,但它还不是;最后麦粒在壳里长成,它回到了原本的形状。现在可以收割熟了的麦子了。

283-2 耶稣基督死去,他舍去自己的生命,那生命必须回到教会,且在复活时生出许多像主的儿子,并进入荣耀。但由于麦种必须有携带者来结出更多的子粒,因此必须有一个教会,她将是基督生命的携带者,正如叶子,茎,穗和壳是种子的携带者,但却不是种子本身。虽然历代以来的全体教会本身不是种子,但却是真实种子的携带者,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说生命册是整棵麦子。

283-3 让我们再重复一遍,这是那被种下的最初的种子,它生出一片叶子,但却不是麦粒;它长出一枝茎,这也不是麦粒。出现了壳,麦子得以在其中成形,那还不是麦粒。麦穗出现了,后来花粉掉在那些雌蕊上,那麦子的一部分活了过来,原本麦粒中的某些东西从其余的部分中被提出而形成了种子。为什么整棵麦子没有都变成种子呢?因为它是那样被造的,只有麦子的一部分能回转成为种子,因为只有麦子的一部分是永生的“麦粒”。

284-1 你可从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这事上,看到一个完美的例子。他们出来时约有两百多万人,每个人皆在献祭的血下逃出;每个人皆在红海中受了洗,每个人都从水中出来,享有圣灵的彰显和祝福;每个人皆吃过天使的食物;每个人都从那跟随他们的磐石中取水喝。然而除了很少的几位,其余的人只不过是跟随他们进入迦南地的儿女们的载体。并不是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是真以色列人[罗9:6],除了一小部分人外,其他人的名字皆从生命册上被删除。

284-2 今日在教会中也有相同的情况,一些名字将从生命册上被涂抹。在永生册上的名字没有一个会被抹去,这是另一部分的记录,虽然它包含在生命册里。这就是那记录:神已赐给我们永生,而这永生在他儿子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了生命(永生),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永生)[约一5:11-12]。那些有永生的人在创世之前便已在神里面,他们在创世以前便已蒙拣选[弗1:4]。那伟大君王的种子—耶稣基督,被种在了土里(他死了),而那在他里面的生命从麦子中显现出来,并大量地繁殖,结出拥有同样生命的麦粒。因为它们与原来的麦种一样,藉着圣灵,他们成为那原本的麦种。

284-3 现在我们能明白为什么得赎的(被原来的主人购回的)新妇(她在他里面,正如夏娃在亚当里面),她们的“会员名字”永不会从记录上被删除。她是主的一部分,她在宝座上[启3:21],她永远不会受审判。每一个属于新妇的人都是主的一个肢体,他绝不会失去任何一个[约6:39]。但并不是“所有”在生命册上的人都得到如此特别的照顾,他们当中甚至有像犹大的人,虽在生命册上有分,名字却被删除了。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在末日出现的人,虽行了奇妙的事,耶稣却说他从不认识他们[太7:21-23]。这并不是说主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主是无所不知的,但那些人却不在为神所预知的新妇中,也不在被预定第二次复活的义人中。他们不结果子因为他们在道以外,并不住在道里面[太7:21,26],因此他们被判死刑。就如我们在前面所提出的,那些曾支持新妇的人,他们曾是她的援助者和安慰者[太25:34-40]。那些人的名字将留在生命册上,并进入永生。最后,那些如法老的人,名字从不在生命册上,这些人将被丢入火湖里。

285-1 因此,麦粒生长直至被收割,便是教会的记录。就如整棵麦子并非都是麦粒,因为不是整棵麦子被收割,教会也是如此;并非整个教会都是新妇,也并非所有的人都会被赐给永生,但其中一部分会被收入谷仓,另一部分被收起来,以便在第二次复活时被赐给永生,而其中一部分称为糠的将被丢在火湖中烧掉。

这正是施洗约翰和耶稣所说的,约翰说麦子将被收在仓里,糠却被烧掉[太3:12]。耶稣说:“把稗子捆成捆,把麦子收在仓里。”[太13:30,39]全基督教会运动将把稗子教会绑在一起,因为稗子得先被绑;虽然他们的结局是焚烧,但他们不是在被捆绑的时候被烧,而是被留在较后的日子,即千禧年的末期,或者说第二次复活时。一旦稗子被绑,被提就会发生,这发生在稗子被捆绑及敌基督被显露出来的那段期间。然后,那日子将临到,就如在但以理书7:9-10中所记载的,所有的人聚集在一起,王将与他的新妇在那里,在他们面前是众多将受审判的人。是的,所有的人都在那里,一切书卷都展开了,对所有人的最后判决也定下了。收割真正结束了,展开的册子都合上了。

285-2 在我给这个题目下结论之前,让我再次引用起初我所说的一句话,即没有一节经文提到主目前在编集一本记录的名册,这是事实,但却有一节经文提到将来的编名,那是在诗篇87篇中。诗篇87篇谈到主在记录一切将生在锡安之人的名字。我们绝不能认为神要等到时代的最后,或处理锡安的那段时间一结束,才知道所有可能生在锡安的人,那将再次否定神无所不知的能力。肯定地,神晓得组成那数目之人的名字。那么诗篇87篇所说的又是什么意思呢?那不过是修订程序,神只不过是把那些在第二次复活后仍留下,并属于锡安之人的名字放在一起重新排列,就是这样。

286-1 “我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的使者面前,认他的名。”[太10:32;路12:8]这是天上点名的时刻!约伯记14:14-15说:“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我要在我一切被预定的日子中等候,等到我改变的时刻来到[此处是按照英皇钦定本的翻译]。你呼叫,我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伟大的牧者按名叫他的羊,神创造的声音把他们从尘土中呼叫出来,改变他们身体的原子。连同那些还存活的,这就是被提,这是羔羊与他新妇的伟大婚筵。

286-2 但新妇被提并不是唯一的一次点名,在第二次复活时,在白色大宝座审判前,名字将在父和他的天使面前被承认。曾有人告诉我,在人的耳中听起来最甜美的,就是当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呼唤的时候。人们多么喜欢在公众面前出名,多么喜欢受称赞。要是你的名字在生命册上,且存留到那一刻,在天使面前被神确认,那么再也没有一个地上的声音比神的呼唤更让人觉得可爱的了!当我们听见耶稣说:“父啊,他们在世的旅途中,在众人面前认我的名,现在我在你和众天使面前也认他们的名。”[太10:32;路12:8]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刻啊!

286-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都应当听。”[启3:6]圣灵再次发声,我们再次听到圣灵向另一个时代所说的话,也发现是完全正确的。又一个时代过去了,它应验了神所预言的一切。对我们这些盼望能成为末日新妇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安慰啊!这使我们的心再次因喜乐而跳跃,主是信实的,将实现他所有的应许[帖前5:24]。若是主曾忠实于撒狄时代中的信徒,他也将一样地忠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信徒;若是因着主的恩典和大能,他们被神接纳和赞扬,我们也必如此。因此让我们勇往直前,直到在空中与主相会,永远与他同在[帖前4: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