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的改教

启示录3:1-2说:“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这的确是件很奇怪的事。对每个时代的行为,到目前为止,圣灵都是首先称赞真信徒,而后谴责假葡萄树,但在第五个时代里,因那种对主和他的道肆意的蔑视,使神写给这时代的所有信息都是谴责。

253-1   “我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行为在神的面前使他不喜悦呢?你知道每一个时代都延伸到接下来的时代,因此我们这里有第四个时代到第五个时代的延续,这些你已知道的行为是:

一、圣灵的领导权被一个属人的等级制度所取代。

二、神纯净的道,以及它白白地赐给每个人的益处被废除,取代它的是教理、信条、教规等等。

三、在灵里的敬拜和圣灵的恩赐,及一切属于真信徒的正确交往,皆被弃在一旁,取代它的是仪式、偶像崇拜、异教节目等等。

四、对马利亚的崇拜在基督徒崇拜中,占了重要的地位,甚至实际上已经取代了神的位置,而子从他那超乎一切的地位被降到了一个低于教皇的地位,教皇称自己为基督的代表。

253-2     那些反抗可怕的敌基督教会的人被杀害,那些留在她当中的人,不管是平民还是君王,皆发现自己成了教会的工具。他们的生命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基督,他们的身体、魂与灵皆属于罗马天主教。他们谈论基督的宝血,但却用钱来买自己的救恩,用黄金或苦修换取他们罪的赦免。其中较富有的人觉得教皇利欧十世允许他们为未犯的罪预先买下赦免是件令人高兴的事,这样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计划和实行他们可怕的罪行,因为教皇已事先赦免了他们的罪。神的话已向他们隐藏起来,因此谁还能晓得真理!真理只从道而来,人们却被关在罗马天主教这个巨大的地牢里,等候死亡,等待死后的审判。但那大淫妇,因喝醉了殉道者的血,没有想到审判,却继续其残暴的恶行,用属灵和肉身的死来屠杀人们。

253-3     在第四个时代的末期,也就是第五个时代的开始,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人攻陷。东方许多有学问的学者,带着他们的希腊书卷逃到西方去,纯净的道和真正信徒的教导得到传播。不只是这些好教师起了极大的作用,印刷术的发明(这成了我们新式印刷业的基础),方便了书籍的印刷,也满足了人们对圣经的极大渴望和需求。

神兴起了许多伟人,路德不过是其中之一,加尔文和慈运理也是两个杰出的人物,此外还有许许多多不那么著名的人。虽然他们所作的这一切都不是徒劳的,但神的伟大事工,事实上也受到了这些人的阻碍。其中一件事,是他们没有阻止教会与政府在尼西亚大会上的婚姻,反而对其抱有幻想。他们欢迎福音能受到政府的保护,虽然这没有任何神的话为根据。尽管我们可以说亨利八世支持改教和反抗教皇权柄的事,是“人的愤怒成全神的荣美。”[诗76:10]但君王对这次改革运动的支持,却跟五旬节的真理和全能神的保护,风牛马不相及。

254-1     虽然路德不断地教导,反对当地教会的事物受外来的干涉,但他还是无法消除人们对“主教,大主教”这些教会政体的概念。虽然教会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却仍受束缚,因此不久就再次被投进了她曾拼命想逃离的地牢。

254-2     可憎之杯尚未满盈,不只路德因错误的判断而挑起了战争,导致许多人死亡,甚至慈运理一群人也曾逼迫敬虔的哈伯迈耶博士,虽然他没有将哈伯迈耶送上火刑柱,但对他最终被火烧死的事实要负重大的责任。加尔文也不例外,因为他要求逮捕那位了解并教导独一神性的塞维特斯,政府后来审问这位弟兄,把他烧死在火柱上,这是令加尔文沮丧的一件事。

254-3     如果说曾有一个热心于教派的时代,那便是这个时代了。科米流斯所说的清楚地描绘了这个时代,他写了《一件需要的事》这本书。他把世界比喻为迷宫,并且介绍了走出迷宫的方法,乃是离开所不需要的,而选择一件需要的,就是基督。他指出,众多的教师是形成诸多派别的原因,甚至很快我们将没有名称可用。每个教会都认定自己是真实的,或至少是最纯净、最真实的一部分。然而在他们之间,他们用最苦毒的仇恨互相攻击。他们之间没有和解的希望,他们互不解怨,冤冤相报。

他们从圣经中锻造出各自不同的教条,这些教条成了他们的堡垒和要塞,他们在其后修筑战壕并抵挡一切的进攻。对于这些信仰的表白(我们承认它们确实是),我不能说这种表白本身有什么不好。然而,它们却让敌视的火越烧越旺。唯有完全把这些东西放下,才有可能让教会的创伤开始愈合。他说:“除了这种教派的迷宫和信仰的表白,还有就是对辩论的热衷。”这种辩论得到了什么呢?可曾有任何一个学术上的纷争得以解决吗?从未有过,反而引起了更多的争论。

撒但是最出色的辩论家,他从未在文字的争论上被治服。在礼拜中,听到更多的是人的话,而不是神的话。各人都信口开河,或只是用学术上的研究打发时间,并用其来反驳别人的观点。有关重生及人必须如何被改变,拥有基督的样式,并与基督的性情有份(彼后1:4),却无人涉及。说到‘钥匙’的能力,教会几乎已经失去了‘捆绑’的能力,只剩下了‘释放’的能力了。神赐给我们的圣礼,本来是我们在基督里的生命、合一和爱的象征,但它却已成为最恶毒攻击的战场、相互仇恨的导火线、派别主义的中心。

简单地说,基督教已经成了一个迷宫。信仰被切割为了一千块儿,倘若你不接受其中的一个,就被他们视为一个异端。帮助在哪里?只有一件事是需要的,就是回到基督中。仰望基督是唯一的带领,行走在他的脚步中,丢弃一切别的道路,直到我们达到目标,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弗4:13)。正如天上的主,把一切都建基于圣经上,我们也该离开各自特别钟情的信仰,满足于这属于我们所有人的神启示的道。我们该手握圣经呼喊:“我相信神在这书中所启示的,我要顺从地持守主的吩咐,我盼望主所应许的。”基督徒们,听着!生命只有一种,死亡却以诸多的形式临到我们。基督只有一位,敌基督却有成千上万。因此基督徒应该晓得,什么是唯一需要的东西。你要么转向基督,要么如敌基督一样步入毁灭。你若是聪明,也愿得生命,就跟随生命的带领者吧!

256-1     但你们基督徒,应为你们的被提而欣喜,听你们天上领导者的声音:‘到我这里来。’并齐声地回答说:‘主啊,我们来了。’”

256-2     我刚说过,这时代极大地滋长了教派主义思想的成长。如果说哥林多人那种“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态度再次出现的话,那便是这个时候了。有路德派人、胡司派人、慈运理派人等等,看到主的身体被如此地分割真是可悲。他们徒有虚名,但却是死的,他们在组织起来的那一刻便死去了。庞大的团体组织起来并与政府联姻,这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他们完了。这里有抨击过罗马天主教的路德派人,他们知道政治和属灵结合的不义,然而路德(正如彼得曾因犹太人而跌倒[加2:11-12])却仍然一意孤行,以政府取代了神,来作为信仰的保护伞。这是第一个有声望的宗派从淫妇中走了出来,但当路德死后不久,他们便继承了一个他们曾竭力反抗过的罗马天主教体系。神的这次运行,到了第二代的信徒时,他们已转回到她们淫母的翅膀下。她已经回去了,自己却不晓得。他们高举自己的名超乎主的名,他们靠着自己的名而活。

今天,所有的教派也行同样的事,他们是活在自己的名里,而非主耶稣基督的名里。因为每间教会都是凭着自己崇拜的方式而出名,并不是因神的大能(这才是试金石)。在这里我要你注意,这时代没有神迹奇事在其中,他们为了政府的权力而放弃了神的能力,他们握住自己的名,使自己的教派出名。今天还是这同一个灵把众人都引入他们的羊圈。浸信会信徒要卫理会信徒归入浸信会,卫理会信徒想改变长老会信徒,而灵恩派想把他们所有人都笼络过来。每个教派皆声称能提供最多、最伟大的盼望:一条通往天堂之路,或至少是一个通往更丰盛的入口。这是多么可悲啊。

256-3     这个教派之灵使所有教派出版自己的手册并教导自己的教义,设立自己的办事处和教会体制,自称是唯一有资格代表神发言的教派,这不正是教皇和罗马天主教所行的吗?!他们正转回到他们的母亲—淫妇那里去却不自知。

257-1     总结一下我们对这节经文的解释:“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我要你铭记,这时代虽然带来了改革,但他不是受到神的称赞,而是受到神最严厉的谴责,因为它撒下了教派主义的种子。在神为他们开了一条出路后,他们却又马上回到淫妇的怀抱里。脱离天主教的行动,总体上来说并不是真的属灵的,却是政治性的。正如我已说过的,大多数人接受改教主义,是因为他们恨恶罗马的政治和金融体系的束缚。因此,这本该是个满有圣灵特征的伟大运动,本该像神在五旬节时用纯然属灵的方法来完成他的工作,却成了一个“人的愤怒成全神的荣美”的行为。这就仿佛以色列的历史,她离开了埃及在旷野中徘徊,无法进入迦南地。虽然教会的改革走了许多弯路,但仍完成了很多事情,至少罗马天主教的枷锁已经被部分地打开了,人们现在能够接受神的道,并顺服圣灵的影响,不再像以前那样充满恐惧,这为接下来的伟大传教时代打开了方便之门。

257-2    推雅推喇的耶洗别无意放弃她对人们的控制,因此我们看到她的女儿亚他利雅在撒狄时代抬头,希望能藉着自己组织的计划来勒死真正的种子。

警告

启示录3:2说:“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

257-4     我希望我能说撒狄时代是个复兴的时代而不是改教的时代,但我却不能那么说。神的道不称它为复兴时代,却肯定地称它为一个改教时代。倘若它是个复兴时代,那时代就会是另一个五旬节时代,然而它却不是,最多只能说它是“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它缺少了某些东西。哦,是的,肯定是缺少了某样东西。这时代有因信称义,却缺少了成圣以及圣灵的洗,而后者是神本来的计划,是五旬节时代的信徒所拥有的。他们因信称义,成为圣洁,被圣灵充满。哦!听我说,你们的因信称义和成圣的最终目的,是使你们能接受圣灵的洗,教会也因此而产生。她是神的殿,被神充满,就是被圣灵充满。当耶稣在地上时,那在他里面运行的大能的灵,在五旬节时又回到了教会中,使他们行主耶稣所行过的事。这个时代没有那些事工。哦,他们拥有书写的道(却不是启示出来的道),这是改革时期,但小子们别担心,神说:“我要复兴。”改革只是复兴的开始。神将会凭着他的应许,把教会从黑暗时代撒但的深处,带入神的深处,就像五旬节时,最初那几年的早期教会一样。

258-1     现在小心明白这点,我读的第2节如此说:“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启3:2]你是否知道“不完全”的真正含意,就是“不圆满”。这是个不圆满的时代,它只是回转的开始,这就是为什么圣经称它为改革,而不是恢复。这时代以因信称义开始,表示救恩是完全来自神的。哦,路德很好地传讲了神的主权和拣选,他晓得一切都是恩典。他把教会从教士等级统治中分离出来,他推倒偶像,废除向神甫作忏悔,否认教皇。他开始时一切都十分美好,但神已在一千五百年前说过:“路德,你将开始一些事工,但在你的时代不会看到圆满的,因为我要把它留到后面。”哈利路亚!我们的神掌管一切!神在一切开始时便晓得它们的结局。是的,路德是主的使者,虽然当我想起路德的缺点时似乎不这么认为。有一位名叫约拿的人,他生命中也有缺点,但他是个先知,虽然你我因他所行的不愿这么说。但主认识谁是他的人。神有他的方法,正如神对约拿所行的。他对那时代的路德有自己的方法,主有自己的方法,直到万物结局的时候。

259-1     这是一个不圆满的时代,它是一个改教时代,但这却是神所要的。我想举例来向你说明这一点,就如我曾告诉一个非常出色的路德派弟兄,他是西部一间神学院的主席。我被邀请去他家同他一起吃饭,并告诉他有关圣灵的事。他对许多东西感到困惑,因而他对我说:“我们路德派的人拥有什么?”

我说:“哦,你们拥有基督。”

他说:“我们想要圣灵,你认为我们是否有呢?”

我说:“可以说你们潜在地拥有,你们正朝着那个方向去相信。”

他说:“你说潜在地是什么意思?我们渴望神,我们读到一本有关五旬节和圣灵恩赐的书,因此我们当中有些人飞往加利福尼亚去见那作者。我们见到他时,他却告诉我们,虽然他写了那本书,自己本身却没有恩赐。现在,我们看见你事工中恩赐的运行而想与你谈谈,因为你肯定对它有些了解。”

259-2     这弟兄的神学院是在郊外,环绕四周的是数英亩的农地,学生们能在农场工作,赚钱来交学院的费用。他个人也有工厂与农场,多方面提供更多职业。因此我用他的农场来举例说明我的观点,我说:“曾经有一个人到他自己的地里去种一片玉米。他挖出树桩,清除石头,耙耕土地,而后撒下种子。每天早上他观望整个田地;但一天早上,他看见有许多小叶片从这块不毛之地长了出来。他说:‘赞美神给我这一地的玉米。’”

然后我问他:“这个人是否得到玉米了呢?”

他说:“哦,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得到了。”

我说:“潜在地拥有,是的,那正是你们路德派的人在改革时期中长出来的叶子,看到了吗?玉米开始生长,(种子在黑暗时期烂在了泥土里)长出数节后开始有硕大的茎。有一天丝一般的穗子出现了,那穗子俯视叶片说:‘你们这些古老和形式化的路德派,你们什么也不是,看看我们,我们是牧养的人,伟大的传教士,我们的日子是传教的时代。’”那抽穗的时代是卫斯理时代;他们是伟大的传教士,甚至超过我们这个时代。那个时代做了些什么呢?它如花粉一样在风中撒播。

259-3     下一步是什么呢?按常理来说,那是麦子成形和收割的时候,一个完整的循环。但并不是如此,还有另一个阶段,这阶段是外壳或叫谷壳形成来包含种子的时候。那正是发生在这属灵周期的事。二十世纪初,在老底嘉时代开始时,人们普遍地相信圣灵已降下,如同在五旬节时所发生的,人们说方言,宣称受了圣灵洗的证据是说方言。然而我曾在麦田中走过许多次,在夏末时,我曾采了些麦穗,然后用手揉搓以便获得一些麦粒;使我惊异的是那壳中并没有麦粒,虽然看起来仿佛确实有麦粒在其中,这正是所谓五旬节运动的真实写照。这是已证实了的事实,从那些人基于一个教条而组织起来这一点就可以看到,他们捆绑自己走了回去,同他们之前的组织一样,这证明他们不是真种子,他们是壳或说是那将到来的麦粒的保护外衣。这谷壳阶段正是耶稣在马太福音24:24所说的危险时期:“倘若能行,连选民也被迷惑了。”哦,人们觉得这外壳,即所谓的五旬节时代是真正的种子,但却证实它只不过是“输送者”,把生命输送到即将到来的真正复兴时代中,并藉着以西结书47:2-5中所提到的大能来彰显麦子新妇:“他带我出北门,又领我从外边转到朝东的外门,见水从右边流出。他手拿准绳往东出去的时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越过水,水到踝子骨。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越过来,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越过水,水便到腰。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越过,因为水势涨起,成为可游的水,不可越的河。”

260-1     这需要靠神完美的旨意和计划才能完成。路德派信徒因信称义而潜在地拥有圣灵;卫理公会信徒也因成圣而潜在地拥有圣灵;而今圣灵已经回来了,是一个恢复,圣灵就在这里。

261-1    “你要警醒、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因我见你的行为,在我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这段经文想表达的意思主要在两个词上,即“警醒”和“坚固”。警醒不只含有醒的意思,也有警觉的意思,不这么做便意味着危险和丧失。坚固的意思不仅是“给予力量”,它的意思是使之稳固并为永存而坚立。这两个命令是指剩下的真理本身,已经或几乎丧失。圣灵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幅图画:一群在肉身和精神上完全受束缚的奴隶起义,并逃离他们的追捕者(那正是撒狄的意思:逃脱者)。他们被追捕,他们一切伟大和辉煌的成就都已失去。他们尚未被再次逮着,但唯一能说的也只是“他们逃脱了”,虽然按照神的话语,有些不是干净利落地逃脱。他们曾失去了大部分的自由,主说:“你有可能被抓回去,你得确保不要回去。要避免回去,你得警醒,且要不断地留意那些要囚禁你的事情,不然你将失去一切。用永远坚立的方法来坚固尚存留在你里面的一切,从而确保将来不会再丧失。这是要你实现你尚未实现之事的机会。”但他们是否继续下去呢?不是的,先生,他们不留意圣灵的声音,因而又一个时代被囚禁了,因此神兴起其他能行出他旨意的人。神绕过了路德教派,就如绕过其它教派一样,他们永不会回头。神得继续下去,在新的一个时代中带来更多的真理和多一点的恢复。

审判

启示录3:3说:“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怎样听见的;又要遵守,并要悔改。若不警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

261-3     我想读这节经文的另一种译文(韦斯特的翻译):“因此记住你是用什么方法领受的(真理是一个永久的定金),用什么方法听到的(它),且保守(它),并马上改变你的心意。”这节经文十分明显地指出神已给他们真理作为永久的定金。他们接受真理,这真理就永远属于他们,现在就看他们如何对待真理,是否尊重它。绝对是的。整个福音的基本真理已给了他们:“义人必因信得生”[来10:38],“救恩出于耶和华”[拿2:9],他们已听到了圣经的真理,这真理废弃了罗马的教义,使教皇的权力归于无有。他们晓得教会无法拯救这个真理,他们明白主的圣餐,他们拥有水的洗礼的亮光,他们除去一切的偶像。真理?从未有过一个拥有这么多亮光来照亮人的时代。他们拥有足够的亮光,能彻底革新旧系统,重新开始,让神引导他们,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赛28:13]。他们领受真理,他们想要也听见了真理。但问题是,他们如何听见它?他们是否听到它并在其上建立,还是像许多希腊人所采取的态度,把真理视为讨论的对象,并将之理论化[徒17:21]。很明显,人们以学术的态度来听神丰盛的真道,却没有实际地行出来,因为神要求我们领受真理后,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倘若这是神的话(它也确实是),便必须顺从,不顺从则带来审判。如果圣殿的守卫被发现在睡觉,他们就会被责打,衣服被烧;那今天主当如何处罚那些在这时代松懈防卫的人呢?

262-1    “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古代的撒狄经常被突然从山上下来的土匪们所侵犯和掠夺,因此他们十分清楚圣灵所说,主的到来如同贼一样这句话的意思,警觉和预备是准备好等候主到来所必需的。现在,我们知道这是给假葡萄树的信息,因为主的到来如同挪亚的日子一样[太24:37]。八个得救的人晓得洪水即将到来,也正因为他们晓得,所以他们便预备好而得救[来11:7]。但不敬虔的世界被冲走,虽然他们天天接触义者,也听见真理,他们却弃之一旁,直到一切都太迟了。那些完全属肉体的古人象征今天的挂名基督徒,他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属世的东西。他们迷恋这些到一个地步,甚至完全失去了对属灵的追求,他们不懂,也不为主的到来作好准备。

称赞

启示录3:4说:“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

262-3     当然“名”这个字指的是“人”,就如使徒行传1:15中说到那些在楼上的人:“约有一百二十名。”但对我来说,它远远超过人的范围。启示录3:4揭示了一个真理,也是主在每个时代中特别强调要告诉我们的:这些时代的教会体系生成了两棵葡萄树。一棵是真实的,一棵是虚假的。在神至高的旨意中,他将这两棵葡萄树放在一起,称他们为教会。在这时代中看主如何斥责他们:“向那在撒狄的教会,”注意,不是在撒狄的“众教会”,而是把在撒狄的所有真假信徒放在一起,当成一个教会来称呼。[此经文中的“教会”在英文中是单数。]“我知道你的行为是死的你的行为没有一样是完全的”而主继续说:“你(在撒狄的这个教会)当中还有几名是正确的,不像多数人都是错误的,这些人穿着干净的衣服行走,是配得过的。”这些神的真信徒以“完全使主喜悦”的方法来行事,他们的衣服是干净的。你知道吗,那时代的人走路,衣服都拖着地,所以沾上污秽和脏东西,但这些人注意自己行走的姿势,以便不受世界的污染。他们是属灵的,也行走在灵里,他们在主面前是圣洁的,毫无瑕疵,因此他们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因为这是以弗所书1:4中神对我们所说的目的:“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263-2     这经文显出神的选民“还有几名”,你能清楚地看出我们对这个时代的评价。它是混乱的,是不圆满的。它在许多方面来说是破裂的,而神几乎全然地谴责它。它虚弱,令人作呕,并且快要死去。它决非是那些属血气的基督教历史学家所塑造的光荣时期。一眼就可看出这树已经腐烂、枯萎、叶子掉光,不结果子,只有几粒畸形和有虫的果子掉落在地上。但等一等!仔细看一看,在那树的顶端,在阳光下,有“几名”“初熟的果子”[雅1:18]。他们在主里面是完全的,因他们从主而生,被主充满,且藉神的道与主同行,我们为这“几名”而感谢神。

263-4     “他们要与我同行。”那是神说的,因他们挺起腰板与神同行,神便把这应许赐予他们,这是主留给他们的产业的一部分。倘若他们愿意在艰难的生活中与主同行,且荣耀他,主会奖赏他们。他不忘记我们爱的辛劳,神会一直因我们努力想讨他的喜悦而奖赏我们。

264-1     是的,他们在世界中行走,却不参与它的污秽,他们未曾让这世界的制度胜过他们。那时代的著名人物向政府谄媚讨好,并选择政治意识而不是属灵意识,且又回到世界中去。但这几名却坚守神的道,并荣耀了主。现在主也要以荣耀回报他们,他们将穿白衣与主同行,他们在世上与主认同,主将在新耶路撒冷与他们认同。那认同将是多么的美妙!这让我喜乐,同时也为主的屈尊而泣,你可以看到他与圣徒穿相同颜色的衣服,这不是属世的首领做得出来的。是的,这些圣徒像主,主也像他们,他们像他,正如约翰所说:“必得见他的真体。”[约一3:2]

264-2    “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你是否发觉到说这话的是谁?那是耶稣,是那配得荣耀的亲口说的。他是唯一配得从坐宝座的手中拿过书卷的那位[启5:1-10]。现在,配得尊荣的耶稣对他的圣徒说:“你们是配得过的。”就是这位唯一有资格审判的,的确一切审判都交在他的手中[约5:22]。主说:“你们是配得过的。”这些话与罗马书8:33所说的“神称我是义的”(魏氏译本)一样令人惊异。的确是的,在神公义的白光中,听耶稣甜蜜的声音说:“这些是我的,他们是义的,他们是配得过的,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