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时代与圣徒哥伦巴

启示录2:18-29

18“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那眼目如火焰、脚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19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服侍、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20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21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22看哪,我要叫她病卧在床。那些与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23我又要杀死她的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24至于你们推雅推喇其余的人,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我告诉你们: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25但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26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27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28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29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推雅推喇

213-2  按历史来说,推雅推喇城是启示录提到的七座城中最不著名的一座城。它位于每西亚和爱奥尼亚之间,四周被众多的河流所环绕,而这些河流却充满了水蛭。这城最值得一提的特点是其财政的富裕,这都归功于陶匠、硝皮匠、织工、染匠、制袍工人等行业协会。那卖紫色布匹的女人吕底亚就是出自此城,她是保罗带领归主的第一位欧洲信徒[徒16:14-15]。

214-1  圣灵挑选这座城,作为含有第四个时代属灵要素的城,乃是由于其宗教信仰。推雅推喇的主要宗教是对亚波罗·推利尼奥斯的崇拜,它与帝王崇拜相联合。亚波罗是太阳神,权柄在其父亲宙斯之下。他被称为“避邪者”;他管理宗教法律和赎罪(包括赎罪的方法、更正错事或罪过)。柏拉图曾提到亚波罗说:“他向人们解释寺庙的设立,对神的献祭和崇拜仪式,并且与死及来生有关的仪式。”亚波罗藉着先知和预言来向人们传达有关他“将来”的知识和他“父亲的旨意”。在推雅推喇,这仪式是由一名坐在一张三脚椅子上的女先知来主持,她是在被灵附身时传达信息。

214-2  这宗教的影响力是很值得注意的。它令人畏惧的能力不单在于神秘的领域,还在于人若不参加亚波罗寺庙的崇拜,便无法加入协会。这些协会给人们提供生计。任何拒绝参加偶像筵席和淫荡宴乐的人,都被禁止加入这种一世纪的工会。人要想成为社交和商业生活的一份子,他就必须是个活跃的异教偶像崇拜者。

占统治地位的女性

214-3 很值得注意的是,推雅推喇这个词本身的意思是“占统治地位的女性”,因此这时代的特征是统治的能力,残忍侵犯一切的强大势力,征服一切并专横地控制。女人统治是这世上最大的咒诅。世上最有智慧的人是所罗门,他说:“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我得知有等妇人,比死还苦;她的心是网罗,手是锁链,凡蒙神喜悦的人,必能躲避她;有罪的人,却被她缠住了。传道者说:‘看哪,一千男子中,我找到一个正直人;但众女子中,没有找到一个。’我将这事一一比较,要寻求其理,我心仍要寻找,却未曾找到。”(传7:25-28)在提摩太前书2:11-14,保罗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从伊甸园那时起,女人便不断尝试并成功地辖管了男人。如今是个女人的世界,美国人心目中的女神就是一个赤身露体的女人。就如那自天而降的女偶像亚底米(记得她的手臂是铁条)是第一个时代的特征,即以弗所时代,从此她的权柄与日俱增,直到她取得绝对的权柄,她藉着铁的天性篡夺了这一权柄。

215-1  一个女人不该有铁一般的性情。根据圣经,她该顺从男人[彼前3:1,5-7; 弗5:22-23; 林前14:34,37],那是给她的命令。一个真正,完全的女人会有这种的性情,但她不是摆在门前逆来顺受的擦鞋垫,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会把女人视为门前的擦鞋垫。然而她会服从权柄而不是去辖管男人,因为男人是家中的头[林前11:3; 创3:16]。倘若她破坏了神所给予她的形象,她便是堕落。任何一个男人容许女人来掌权支配他,那男人也堕落了。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女人不能穿男人的衣服[申22:5]或剪头发的原因[林前11:5-13,15]。她决不能穿属于男人的服装或剪头发。她如此行便是侵入了男人的领域,夺权并使自己堕落。圣经明确吩咐女人不能讲道[提前2:11-14],当她侵犯讲坛时,便显出她拥有的是什么灵。一个专制的女人是敌基督,罗马天主教的种子在她里面,虽然她可能极力地否认这点。但当我们面对神的话时,惟有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罗3:4]。阿们!

215-2  让我们回到创世之初。据我们所知,起初的创造物中,神造一切活物都是成双成对,都有雄性和雌性。鸡有两只,公鸡和母鸡;牛有两头,母牛和公牛,一切都是按这种方式被造的。但轮到造人的时候,神却只造了一位,而不是一对。亚当是按神的形象造的,他是神的儿子。身为一名神的儿子,他不会被引诱而堕落,这是不可能的;但后来神从人身上取出的副产品—女人导致了堕落[提前2:13-14]。女人不是神最先直接创造的产品,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2:22]。而当神从男人身上取出她时,她与神所造的其它雌性大大不同:她能被诱惑。神所创造的其它雌性都不可能不道德;但人类的女性几乎可在任何时刻被亲近,而那在她里面的弱点,使撒但能藉蛇来诱奸她,这使得女人在神和他的话语中被带到一个非常奇特的地位。一方面,她是一切粗俗、污秽和可憎的象征;另一方面,她是一切清纯和美丽的象征,其圣洁可作为圣灵和神祝福的器皿。一方面她被称为淫妇,醉在淫乱的酒中[启17:1-4];另一方面,她被称为基督的新妇[林后11:2; 弗5:22-32]。一方面她被称为奥秘的巴比伦[启17:5],在神面前,为可憎之物;另一方面被称为新耶路撒冷,我们的母亲[启21:2]。一方面她是那么污秽、邪恶和淫荡,恨不得马上把她丢入唯一适合她的火湖中;而另一方面她被高举到天上,以一个王后的身份同享神的宝座。

216-1  在这推雅推喇教会时代中,她是一个专制的女性,她是奥秘的巴比伦,她是那大淫妇,她是那虚假的女先知耶洗别。为什么?因为真正的女人是顺服神的,基督是她的头,她除了主的道以外别无他道,除了他的思想之外别无他念,除了主的领导外别无其他的领导。但这假教会又如何呢?她拒绝了神的道,毁灭圣经和虔敬之人的著作。她杀了传讲真理的人,她掌管了万王、万君和万国。她控制军队,还坚持说,她是基督真正的身体,而且她的教皇是基督的代表。她完全受了魔鬼的诱惑,直到她自己也成了诱惑人的。她是撒但的新妇,并生出了撒但的私生子宗教。

216-2  她统治了整个黑暗时期。在这为期九百多年的时代中,她抢夺并破坏,她扼杀艺术,毁灭科学,除了死亡她没有产生任何东西,直到真理之光近乎完全消失,只剩下一丝亮光。油和酒几乎止住了。虽然她控制了世界各国,并强迫所有人成为她的国民,然而仍有一小群人属于神,他们是天上的国民,她无法毁灭他们。神照顾他的小羊群,他们不能被毁灭。这罗马教会与亚他利雅女王一样败坏和邪恶,后者曾企图消灭一切王室的后裔,而且几乎得逞,但神保存了一位,并从他那里产生了更多忠心的人[代下22:10-12]。因此在那漫长的黑夜中,神保存了一小群人,最后因真理的缘故,神在他们当中兴起了一位叫马丁·路德的人。

217-1 任何知道一点罗马天主教及其崇拜方式的人,都能明白为什么圣灵拣选了推雅推喇城来象征黑暗时代中的教会。它就在我们眼前。

使者哥伦巴

217-2  推雅推喇时代在所有时代中为期最长,约有九百年,即从606年至1520年止。

217-3 这时教会早已分裂成西部和东部两个派别,偶尔会有一两个改革者从其中一个或两个派别中兴起,并在短期内带领部分的教会与神建立一个更深切的关系。在西部有亚西西的方济为代表,当他成功了一段日子后,他的工作就被罗马宗教等级制度所压制;里昂的彼得·沃尔多,他是一名放弃了世俗生活的商人,他热心事奉主,也吸引了许多人跟从主耶稣,但他的工作受到阻挡,自己也被教皇驱逐出教会。根据圣经的亮光来检验,无论是东部的或是西部的教会都没有一个人能配得称为这时代的使者。虽然如此,在不列颠岛上有两个人,他们在信心与行为上的事工受到了真理的印证,这两个人就是圣徒帕特里克和哥伦巴,而这个时代的使者非哥伦巴莫属。

217-4  虽然推雅推喇时代的使者是哥伦巴,但我想在此详细地叙述一些有关圣徒帕特里克的生命,作为我们的榜样。同时也指出罗马教会宣称帕特里克属于天主教会,这不外是一个谎言。帕特里克与圣女贞德一样不属于罗马教会。帕特里克是圣徒马丁姐姐的儿子,他诞生在克莱德河畔一个叫本拿文的小镇。

一天当他与他两位姐姐在海边玩耍时,海盗把他们三个绑架走了。无人知道他两个姐姐的下落,但帕特里克(又名苏卡特)被卖给北爱尔兰的一个族长,他的工作是放猪。为了完成这工作,他训练狗来协助他,他的狗训练极佳,甚至远近的人都来向他买狗。在孤独之中,他转向了神而得救。后来他心中产生了迫切的愿望,想要逃走并回到他父母身边。他策划了一个能充分施展他训犬员能力的计划。他训练狗躺在他身上,小心地遮住他的身体,直到他发出命令,它们才能移动。因此,一天当他的主人卖了几只狗后,帕特里克命令那群狗跑进船中,除了一只带头的狗外。然后他发出一个暗号要带头的狗跑开并拒绝上船。当主人与买主去抓狗时,他就上船并发讯号叫那群狗将他遮住,然后再吹一下哨子把带头的狗引到船上。既然看不见帕特里克,买主就扬帆出发了。在确信那船已离海岸相当远不可能调转船头后,帕特里克给那群狗另一个讯号叫它们骚动。然后他出现并告诉船长说,若船长不让他上岸回家,他就命令狗继续骚动,而自己将接管船只。不过那位船长是个基督徒,在听了这男孩的故事后,就高兴地让他上岸回家。之后帕特里克去圣经学院读书,然后回到爱尔兰,在那里他藉着神的道和大能行了许多神迹奇事,带领了成千上万的人归主。他从未去过罗马,也不曾接受任何罗马的任命。实际上当罗马最终在这岛上立足之后,便看准时机,杀害了十万多名基督徒,这些人乃是原先那群在圣帕特里克带领下归主之人的后代。

218-1  帕特里克死后约六十年,哥伦巴出生在北爱尔兰的多尼戈尔郡,是弗格斯王室的成员。他长大后成为一位聪明、为主献身的学者,牢记大部分的经文。神以可听见的声音呼召他作一名传教士,在他听见神的声音以后,便无人能阻止他。他传奇般的事工使很多历史学家承认他仅次于耶稣的使徒。他的事工极大,有很多神迹伴随着,这使一些人(尤其是在罗马的学者)以为那些报导是夸大的。

218-2  他在一次传教的行程中,当他走向一座有围墙的城市时,发现铁门挡住了他的去路。他扬声祷告,求神干预,让他能进城向人们传福音。当他在祷告时,宫廷术士们便以吵闹的声音来起哄。哥伦巴开始唱一首诗歌,神使他的音量增强,淹没了那些异教徒的哄嚷,突然铁门自动打开,他进去并向人们传福音,带领了很多人归主。

219-1  还有一次,他被拒绝进入一个乡村,就在他要转身离开时,村长的儿子突然生重病,奄奄一息。村长赶快寻找哥伦巴,叫他回来。在他信心的祷告后,那男童马上得了医治,这乡村也因此向福音工作打开了大门。

219-2  哥伦巴与他的同工们所传讲的纯正福音传遍了整个苏格兰,并使之归向了神。这福音也传入爱尔兰和北欧一带,他传福音的方法是由一个带领的带着约十二个人进入一个新地带,脚踏实地地建立以福音为中心的小镇。在这十二个人中有木匠、教师、传道人等等,人人都熟悉神的道并过着圣洁的生活。他们将这块新开拓的地方用一道墙围起来。过不久,这些人的学生及他们的家属也都迁移到这里,和他们住在一起,在一起学习,装备好自己,准备出去以传教士、领袖和传道人的身份来事奉主。这些人有婚姻的自由,但很多人却为了更好地事奉神而守独身。他们不受政府的资助,因而避开了政治。他们不攻击其它宗教,只传讲真理,因为他们相信真理足以使他们达到神所要他们完成的目标,他们完全不受罗马的管制。

219-3  在艾岛(苏格兰西南部的岛屿)上有一间大型的圣经学院,它的创始人就是圣徒哥伦巴。当他初到时,那岛非常贫瘠多石,无法生产足够的粮食供应他们的需要。然而哥伦巴一手撒种,一手举起祷告。今日这岛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岛屿之一,从这个以圣经为中心的岛上,涌现出许多伟大的学者,他们满有神的大能和智慧。

219-4 当我阅读这位神伟大仆人的历史及他所行的奇妙事工,想到教皇的权势贪婪地欲将所有人都攥到他的手心里,并最终玷污了这些事奉的工场,摧毁了哥伦巴所教导的真理时,我的心里感到忧伤。

神的儿子

启示录2:18节说:“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那眼目如火焰、脚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

220-2  赐给推雅推喇时代有关神性的启示就是耶稣是神的儿子。他在肉身的时候曾一度被称为人子,然而从今以后我们不再以肉身来认识他,他不再是人子,即那集所有预言于一身的伟大先知。独生的子已回到父怀里[约1:18],现在我们凭着复活的大能来认识他。他已复活,所有的权柄都归给了他,他在万有之上,颂赞荣耀也都归于他,他不与别人同享荣耀,也不把领导教会的主权交给任何人。

220-3  耶稣俯瞰推雅推喇,看到在城中以及在第四个时代里,那本来只属于他的荣耀却被别人篡夺了。当主看见人把亚波罗当作神的儿子来敬拜时,他的眼目燃烧着愤怒和审判的火焰,因为唯有他才是神的独生子。他对推雅推喇时代的宗教所施行的审判肯定是极其可怕的,因为教会成员与敬拜亚波罗(宙斯之子)的异教徒一样,把一个人类的君王当作神的儿子来崇拜,而且还受到政府的支持。这正是主所看见的。罗马天主教会完全陷入了对偶像太阳神(亚波罗)的敬拜,并通过教会与政府的联合,把个人(教皇)高举到实际上与神同等的地位。多马·阿奎纳和埃维路斯·伯拉纠也确切地说过:“对那些通过属灵的眼睛来看教皇的人来说,他不是一个人,却是一位神。他有无限的权柄。他能随己意宣告什么是正确的,也可以随意剥夺任何人的权利。谁怀疑这普世的权柄便是与救恩隔绝。教会最大的敌人是那些不愿真正顺服的异教徒。”

220-4  “在神和众人[原文为复数,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神的儿子。”[提前2:5]然而罗马教皇却篡改了神的话,变成“在神与一个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于是教皇就自居在中保与万人之间,但是除了神的儿子外,再无其他中保。除了藉着神的儿子之外别无拯救,然而教皇却宣称救恩是通过罗马教会而来的。难怪在烈火般的审判中,神儿子的目光如火焰;难怪当他站立起来,准备将这邪恶的世界踩得粉碎时,他的脚像光明的铜。感谢神那强壮的铜脚,那双脚替我们经历了审判,那双脚现在是我们的基石,因为主耶稣所赢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我们在神的儿子耶稣里被认同。

221-1  在这推雅推喇教会时代中,我们目睹伊斯兰教的兴起,它否认神的儿子,并决心杀死所有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

221-2  同样的,在这时代中,那违抗全能神第一条诫命的假教会,又迅速地开始违抗第二条诫命[出20:4-5]。因为她把教皇高举到耶稣基督的地位,设立并实施偶像崇拜,甚至处死那些拒绝在教会中摆设圣像的人。在狄奥多拉女王的统治时期,即从公元842年至867年,超过十万个圣徒因认为偶像无价值而被杀害。

221-3肯定地,这个时代必须悔改,不然它将失去一切。那荣耀的主,神自己的话语被弃在一旁,他本身也被拒绝,但人的手与心无法废掉他。让他们否认主吧,主仍然是信实的!“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当我以脚像铜,眼目像火焰的形式来到时,我必报应。审判在我,我必报应。”[路12:32;启2:18,22;罗12:19]

神吩咐他的孩子们

启示录2:19说:“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服侍、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221-5  这里我们再次找到同样的序言,“我知道你的行为。”神的儿子亲口说:“也当因我所作的事信我”[约14:11]。耶稣在世时总是强调他所作的,强调他所作的工是神所预定的,是为了激发人们对主的信心,那是他伟大事工的一部分。主的灵在使徒保罗里这么说:“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这些工作是为了激发人们对主的信心,因为这些工作表明与主的关系,乃是保罗所形容的“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

222-1  行为永远不能代替对神的信心,也不能带给我们救恩。然而行为却表达了我们对主耶稣已有的信心。好行为不会拯救你,然而善行是一个得救的生命献给主的果子。我相信善行,即使一个人还没得救,他也应当行善,且要努力行善。但神所憎恶的是人行恶事,却声称他们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这正是主教和教皇,以及罗马的等级制度所行的。他们杀戮、残害人,并奉主的名行一切的恶事。他们过着完全与神的道相反的生活。在那邪恶的日子里,那些真正的信徒如同黑暗中的明灯闪亮,因为他们继续行善,并以祝福来回报咒诅,行真理来荣耀神,甚至很多人为之而死。

222-2  在启示录2:19,主称赞他的儿女们,因为他们活出新的生命,他们的行为证实了他们里头新的灵。人们看见他们的善行而归荣耀给神。是的,先生,你若是个基督徒,就一定会行那些正确的事。你的行为将显出你心地的好坏,不是你装出来的,因为你将按神的旨意而行,即使无人看见,只有神看见;即使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你也要遵行神的旨意。

222-3  “我知道你的爱、服侍、信心和忍耐。”你发现他们的爱心是在“行为”与“服侍”之间,那才是正确的地方,因为若没有爱心,我们的工作和服侍也不会蒙神的悦纳。保罗对哥林多人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所行的一切若没有爱,便没益处。”[林前13:1-3]在此可以看见,这些信徒不像那些尼哥拉一党的人是为了得救恩和受人仰慕而行善,他们行善乃是因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他们心里[罗5:5],那在他们心中的爱正是神爱属他之人的爱。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那些看见早期基督徒生活的异教徒说:“看哪,他们彼此何等的相爱。”约翰说:“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约一4:7]

223-1  我想在此提出一个警告,就是关于末日的时候由于罪恶增多,许多人的爱心都冷淡了[太24:12]。在老底嘉时代,即最后一个时代,对自己和物质的爱取代了对神真正的爱。我们必须防备在末日罪的权势。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变得如此刚硬,乃是由于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末世之灵的影响。现在是亲近神,让他的爱来充满我们生命的时候了,不然我们也会被末日教会的冷淡所传染,并拒绝那唯一能帮助我们的神的真理。

223-2  在那些黑暗可怕的岁月里,真葡萄树坚持对神和众弟兄姐妹的爱,神因此称赞他们。

223-3  “我知道你的服侍。”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20:25-27]一个有智慧的人评论这句话,说:“只有历史能证实这个格言的真实性。”那人说得很对,历史中一切真正的伟人都曾是仆人。那些要求被服侍的人;那些行欺压的人;那些力求为首的人都在羞辱中下台了。神也谴责那些没有善用他们财富的有钱人。研究历史,你就会发现真正的伟人都是那些服侍他人的人。历史从不称赞那些接受很多服侍的人,却永远称赞那些多为别人做事的人。现在,让我们把这一点也应用在我们身上。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因此我们必须跟从耶稣的榜样[太20:25-28]。耶稣在使徒面前弯下腰,洗他们疲乏肮脏的双脚,主说:“你们现在不明白我所行的,但你们将会明白,然而你们看见我所行的,也必须如此行。”[约13:4-17]耶稣成为仆人,以便神能将他升为至高[腓2:5-11]。有朝一日,在圣徒的审判中,我们将听见主说:“做得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23]老是做仆人是件很困难的事,然而那些为他人而活的人,将有一天与主耶稣同坐在他的宝座上,那时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了。就像诗歌中唱的:“让我们为主人劳苦,从早到晚勤做工;让我们传扬神奇妙的大爱,永不止息,直等到走完应走路程,尽了应尽职份,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中。”

224-1  “我知道你的信心。”主在此并没有像他对别迦摩教会时代那样说:“你坚守我的信心。”主此时不是谈论他自己的信心,却是赞扬他们的忠心,主同时也赞扬他们的“忍耐”。忠心和忍耐是并立的。事实上,忍耐是忠心的成果,因为雅各书1:3说:“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要得到忍耐,别无他法,忍耐只能出自信心的考验。罗马书5:3说:“患难生忍耐。”神也十分重视我们忍耐的果效,雅各书1:4,“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神要我们完全,而完全就是忍耐,即服侍和等候神。这是我们品性长进的过程。神称赞这些黑暗时期的圣徒们,他们以爱心和忠心来事奉神,像羊一样忍耐着被牵到宰杀之地。那是他们生命中唯一想要的,即专一事奉他们的主。他们的奖赏是何等的大!

224-2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这的确值得注意。当那时代的黑暗加深,光荣榜上的殉道者与日俱增时,他们却更加努力地工作和事奉神,他们的信心也因而更加增长。在以弗所时代,人的爱心减少了,这有多可悲。在其它的教会时代也没有提到为爱辛劳的增多,但在这最黑暗的时代里,他们却更努力地事奉主,这是多好的一个功课!由于对主的爱而感恩的事奉,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增加了,这是秘诀。敌人企图阻止我们对主的事奉,我们的答复是更加事奉,当软弱的人因惧怕而哭泣时,那正是应高唱凯歌的时刻。

224-3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我们已经说过,这时代被称为黑暗时代,因为它的确是教会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这是教皇英诺森三世的时代,他宣称自己是“基督的代表,拥有统辖教会和世界的至上权柄。”他设立天主教宗教法庭,在他的指示下所流的无辜人的血比任何时代都多,除了在宗教改革时期以外。那是淫妇政治,妓女统治的时代,假基督徒荒淫无度的邪恶时代。撒迦流斯三世有一个情妇,且“以情妇和私生子塞满了教皇的诗班,把教皇的殿变成了贼窝。”亚纳他修斯三世被撒迦流斯的情妇马洛吉亚勒死。约翰十一世是马洛吉亚的私生子。约翰十二世是马洛吉亚的孙子,而他“强奸寡妇和处女,在行淫之时被那女人愤怒的丈夫所杀。”那是教皇分裂的时代,因为有两个教皇(一个在阿维农治理,另一个在罗马治理),他们彼此咒骂,争斗。这些教皇不只有不道德的性行为(他们是数以百计私生子的父亲,同性恋等等),也因把教士的职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而罪恶滔天。

225-1  那是最暗无天日的时代,但越是黑暗,那少数的信徒也越是热心地为主做工,直到在那个时代的末了,很多人兴起试图改教。他们辛勤的工作为将来的改教运动铺平了道路,因此正如神的道所说:“你末后(那个时代的末了)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225-2  推雅推喇这个字有许多意思,其中一个是“继续不断地牺牲。”很多人相信这是一个与使用弥撒有关的预言,弥撒的意思是不断演示基督的牺牲。这想法的确很妙,因为弥撒也可以表示不断牺牲真正基督徒的生命和劳力。

225-3 这些推雅推喇的圣徒肯定是众圣的精华,满有圣灵和信心;为行善而被造,配得神的称赞,不为自己而活,却乐意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主,使之成为一个充满香气的献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