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平信徒的教会

启示录2:15说:“你那里也有人照样服从了尼 哥拉一党人的教训。这教训是我所恨恶的。”[中 文和合本没有“这教训是我所恨恶的。”这一句]

你应记得我在以弗所教会时代那一章里指 出“尼哥拉”这个字出自两个希腊文字:“尼 哥”,意思是“征服”;“拉斯”,意思是“平信徒”。“尼哥拉”的意思便是“征服平信 徒”,为什么这是一件可怕的事呢?它之所以可 怕,是因为神从未把他的教会交给一个由人选 出,并跟随政治想法去行的领导。神只把他的教 会交给主所命定、圣灵所充满、活出神的道的 人,他们带领人的方式是以神的道来喂养信徒。 主并没有把人分为等级,使大众由一个神圣的祭 司制度来领导。没错,领导层必须是神圣的,但 教会的所有会众也当如此。再者,圣经根本没有 说到神甫或牧师之类的人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保, 也没有说他们敬拜主时是与其他信徒分开的。神 要每个人都爱他并事奉他,尼哥拉主义破坏了这 些教训,把传道人从群众中分别出来,使领导者 变成大君主而非仆人。事实上在第一个时代,这个教义是以行为开始的,看来问题出在“长 老”和“监督”(主教)这两个字上,虽然圣经 显出每个教会都有几位长老,一些人(包括伊格 那修)却开始教导说,监督是一位超越或有权柄 的人,他管理长老。实际上,“长老”这个字表 示这个人是如何的一个人,而“监督”表示同样 的这个人所担任的职位。“长老”是人,“监 督”是这人的职位。“长老”向来是指一个人在 主里的年岁,他是一位长老不是因为他被选出或 被任命,而是因为他比较年长,比较老练,受过 训练,不是一个生手。他可靠,因为他有经验, 是长期以来得到证明的基督徒的经验。这些主教 并没有遵守保罗的书信,而只是引用保罗在使徒 行传第20章中所说的话,就是有关保罗请以弗所 长老们去米利都的事,来支持他们的观点。第17 节说长老(们)被请去米利都,在第28节中同样 的他们被称为监督(主教)。那些满有政治头 脑,充满权力欲的主教们坚持说,保罗的意思 是“监督”超越地方长老,后者只在自己的教会 中有正式的地位,对他们来说,一个监督现在拥 有扩张的权力,超越许多地方的领导人。这种观 念既不合乎圣经的教导,也毫无历史根据。然而甚至像坡旅甲这样的人也倾向于这种说法。因 此,那在第一个时代中开始的行为已被确立为一 个教义,而今日也是如此。主教们声称他们有权 随己意控制并处理信徒,任意安排他们的事工, 这否定了圣灵的领导权,因为圣灵说:“为我分 派保罗和巴拿巴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 13:2]那些主教们的做法是抵挡神的道,是敌基 督。

马太福音20:25-28说:“耶稣叫了他们来, 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 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佣人;谁愿为 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 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 赎价。’”马太福音23:8-9说,“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就是基督 [中文和合本圣经没有”就是基督“],你们都 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 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

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义

为了进一步阐明这点,让我这样来解释尼哥 拉主义。你记得启示录13:3中说:“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我们晓得那受了 伤的头是指世界政坛的霸主罗马帝国,这个受了 伤的头再次兴起成为“罗马天主教的精神王国”。现在仔细地注意这点,政治上的异教罗马 作了些什么为她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呢?她“分割 和征服”,这是罗马的策略,分割与征服。她的 铁牙撕裂并吞吃,她所撕裂并吞吃的国家再也无 法兴起,就如她毁灭了迦太基,并撒上了盐。当 她以虚假的教会兴起时,她里面仍然有同样的铁 的种子,她的行为方式仍然不变,分割与征服。 那是尼哥拉主义,神恨恶它。

当这错误的教义侵入教会后,人们就开始争 夺监督这个职位,以至于这个职位被那些受高深 教育、物质条件好,和有政治头脑的人所篡夺, 这是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人类的知识和计划开 始代替神的智慧,而不再是受圣灵的支配。这的 确是一个罪恶的悲剧,因为主教开始主张说,人不再需要有明显的基督徒的品行,才能在教会中 传讲神的话或主领敬拜仪式,因为重要的乃是事 务和仪式。这就使得一些邪恶的人(或诱惑者) 来分裂主的羊群。

人为的教义在高举主教们到了一个不符合圣 经的地位之后,下一步就是划分等级,造成一个 宗教等级制度。于是,后来便有大主教在主教之 上,红衣主教在大主教之上,而到了波尼法修三 世时,就产生了一位教皇,在一切之上。

尼哥拉主义、基督教教义和巴比伦教义合并 的结果,便是先知以西结在以西结书8:10中看到 的:“我进去一看,谁知,在四面墙上画着各样 爬物和可憎的走兽,并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启示录18:2-3说:“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 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 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因为列国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

这个尼哥拉一党人的教义在教会中所设立的 法规并不受多数人的欢迎,因为这些人能够阅读 少数敬虔之人所写的,有关神话语的书信和文章。那么教会对这些人采取什么措施呢?他们将 这些正义的教师逐出教会并焚烧其书卷,他们 说:“要阅读和明白神的道,我们需要一个特别 的教育,甚至彼得也说保罗所写的许多东西十分 难懂。”他们把神的道从人们手中夺走后,人们 只得听神甫所说的话,并做他叫他们做的事。尼 哥拉主义者称那为神的道,并控制人们的思想和 生活,使人们成为专制的教士制度的奴仆。

你若想知道天主教教会涂炭生灵,愚弄人心 的证据,只要听听狄奥多西十世所写的诏令,也 是狄奥多西的第一个诏令。

这个诏令是他在受罗马第一教会洗礼后马上 发出的:“我们三个皇帝希望百姓遵守并效忠于 圣徒彼得教导罗马人的信仰。这信仰藉着传统被 忠心地维护着,而如今罗马的达马苏斯教皇,和 亚历山大主教彼得(按照使徒的任命和福音的教 义,他是圣使徒之一)也承认这个信仰;让我们 相信父、子和圣灵同在一个神性内,在神圣的三 位一体中拥有同等的尊严。我们下令说,坚守这 信仰的人被称为天主教徒。我们指一切其它愚昧 宗教的信仰者为邪恶的异教徒,禁止他们以教会的名义来举行他们的宗教集会,他们除了受神公 正的谴责外,还必须预料到将受到严厉的刑罚。 这刑罚是我们当局受属天智慧的引导,而认为适 合加在他们身上的……”

这个皇帝在许多年内所签发的十五条刑法, 剥夺了传教士进行宗教活动的一切权利,不让他 们担任任何公职,并以罚款、没收、流放、甚至 在某些情况下以死刑来威胁他们。
你知道吗?今天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罗马天主教称自己为母教,她称自己为第一 个也是原本的教会。这完全正确,事实上,她是 背道并陷入罪中的第一个罗马教会,是第一个组 织起来的教会。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和后来的教 义可在她里面找到。无人否认她是一位母亲,她 是一位母亲也生了女儿。一个女儿出自一个妇人,一个穿紫色袍的妇人坐在罗马的七座山上 [启17:1-9]。她是个淫妇,也生了很多女儿。那 些女儿便是新教的众教会,她们从她里面出来之 后又一头扎进了组织和尼哥拉主义之中。这些女 儿教会的母亲被称为一名淫妇,那是指一个不忠于婚姻誓言的女人。她嫁给神,后来却与魔鬼通 奸,在其通奸下生出了完全像她的女儿。这个母 亲和女儿的组合敌对神的道,敌圣灵,最终将成 为敌基督。是的,敌基督。

在我更深入地讲解之前,我要指出的是这些 早期主教认为他们在神的道之上。他们能赦免人 已承认的罪,但这绝对不是真理。他们在第二世 纪开始为婴儿洗礼,甚至开始施行重生的洗礼。 难怪今天的人们是如此的混乱。如果他们在五旬 节后不久就已经乱得一团糟了,今天的人们距那 时有差不多两千年了,岂不更是到了绝望透顶的 地步!

哦,神的教会啊,我们只有一个盼望,回到 神的话里,并持守它。

巴兰的教义

启示录2:14说:“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 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这巴兰 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 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

一个由尼哥拉主义者掌权的教会,不可能没 有别的教训存在。假如你把圣灵和真理从敬拜中 挪走(那拜我的要用圣灵和真理拜我[约4:23-24]),你便得给人另一个敬拜神的方式,而这 代替品就是巴兰主义。

若我们想知道在新约教会中巴兰的教训是什 么,那最好先回头看旧约教会中它是什么,然后 看它在第三个时代中的表现形式,最后看它在今 天的教会中又是怎样的。

故事可在民数记第22至25章中找到。我们晓 得以色列是神的选民,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五旬节 信徒。他们藉着血逃了出来,都在红海中受了洗,而且他们从水中出来,在灵里歌唱,在圣灵 的能力中跳舞的时候,米利暗这位女先知也打着 铃鼓[出15:20]。这些以色列儿女们走了一段日 子以后来到摩押地,你记得谁是摩押吧,他是罗 得与自己的一个女儿所生的儿子,而罗得本身是 亚伯拉罕的侄子,因此以色列与摩押是有亲戚关系的。我要你们明白这点,摩押人晓得真理,不 管他们是否活出真理。

以色列人来到摩押的边境以后就差派使者前 去对巴勒王说:“我们是兄弟,让我们经过你们 的地,倘若我们的人和牲畜吃或喝了什么,我们 乐意赔偿。”但巴勒王很不高兴。这个尼哥拉一 党人的头目,不愿让那拥有神迹奇事以及拥有圣 灵的诸多彰显,脸上满有神荣光的教会经过他的 地。这对他来说太冒险了,他可能会失去很多会 众。因此巴勒王拒绝让他们通过。事实上,巴勒 王非常惧怕以色列人,甚至去见一名受雇的先知,名为巴兰。请他作为自己与神的中保,并恳 求至高者诅咒以色列民,使他们毫无能力。而巴 兰渴望参与政治事件,并成为一个伟人,所以他 十分乐意这么作。但他知道自己本身无法咒诅人,必须靠近神和谒见神来咒诅人,于是他就去 向神寻求他的许可。这不正像今日的尼哥拉主义 者一样吗,他们咒诅任何一个跟他们不同路的人。

当巴兰问神准不准他去时,神拒绝了他。 哦,这可真让他痛心!但巴勒坚持要他去,应许给他更多的报酬和尊荣。于是他再次回到神那 里。按说从神那里得到一个答案已经足够,但对 私欲极强的巴兰来说却不是。当神看见他的刚硬,便同意他起身前去,他马上迫不及待地骑着 驴上路了。他应当知道这不过是神允许的旨意, 即使他去二十次并尝试二十次,都无法咒诅以色 列人。今天的人与巴兰是何等相似!他们相信三 位神,奉三个称谓而不是那个“名字”来受洗, 但神仍会降圣灵在他们身上,就如神行在巴兰身 上的;而他们也会继续认为他们是完全正确的, 事实上是纯粹的巴兰主义者。看哪,巴兰的教训,一意孤行,偏行己意。他们说:“哦,神已 祝福了我,这一定证明我是对的。”我知道神赐 福于你,我不否认这点,但那却是巴兰所走的同 样的组织之路。它是敌对神的话,是错误的教导。

因此巴兰兴高采烈地赶路,直到神派来的一 位天使挡住了他的去路。但这位先知(主教,红 衣主教,主席,首长和总监督)却被尊贵、荣耀 和钱财蒙瞎了眼,以致他看不见属灵的东西,他 没看见天使握着拔出的刀站在路上,天使站在那 里阻挡这个狂妄的先知。那只小驴子看见了天使,闪前闪后,直到最后它在石墙上挤伤了巴兰 的脚。驴子停住了,不愿也不能再往前走。因此 巴兰跳下来开始打它[民22:28-30]。驴子后来开口向巴兰说话,神让那驴子说方言。那驴子不是 杂种,它是原种。它对那瞎了眼的先知说:“我 不是你的驴子吗?我岂不曾忠心地负载你吗?”巴兰回答说:“没错,你是我的驴子,而 且忠心地负载我到如今。但你要再不走,看我不 宰了你……咦,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跟驴子说 起话来啦?这可太滑稽了,我竟以为听见驴子说 话,而我还回答它。”神向来用方言说话。神在伯沙撒王的筵席上 说话,后来也在五旬节说话,他今日又在说话。 这是个警告,警告人们审判将要来临。

203-3后来天使向巴兰显身。天使告诉巴兰倘 若不是驴子,他此刻早已因试探神而被腰斩了。 这时巴兰答应回去,神却训诫他前去,并只说神 给他的话。

于是巴兰前去筑了七座坛,以便献上洁净的 祭牲。他杀了一只公羊,象征弥赛亚的到来,他 晓得应当做什么来亲近神。他完全掌握正确的技 巧,也就是说他的机械没有问题,但却没有动力。今天也是一样,你能明白这是尼哥拉主义者吗?巴兰和以色列人在山谷中献上同样的祭牲, 行相同的事,却只有一位有迹象伴随着,只有一 位有神在其中。形式帮不了你,它无法取代圣灵 的彰显。这正是发生在尼西亚的事,即他们实行 巴兰的教训而非神的教训,因此他们绊倒了。是 的,他们都跌倒成了死人。

献祭过后,巴兰准备说预言,但神控制他的舌头,使他无法诅咒以色列人,反而祝福他们。

这下可把巴勒惹翻了,但巴兰对那预言无能 为力,那是圣灵说的。于是巴勒吩咐巴兰下到谷 中,观察以色列人的背部,看看有没有可能咒诅 他们。巴勒所采取的战术正是今天的人所采取的。那些大宗派轻视小群人,并在他们中间“挑 刺”,小题大做,造出些丑闻出来可以群起而攻 之。那些活在罪中的现代人,没有人提他们半个 不字。但只要有一个选民出了点麻烦,那全国的 报纸就会加油添醋地大肆宣扬。是的,以色列有 她的“后背”(属肉体的),他们有不值得称赞 的地方,但尽管他们不完全,藉着神的拣选、恩 典,而非靠行为的好坏,他们白天有云柱,夜晚 有那火柱,他们有被击打的磐石,有铜蛇,有神迹与奇事作为神对以色列的印证─不是凭着自 己,而是在乎神。

神根本不看那些拥有哲学博士、法学博士、 神学博士头衔的尼哥拉主义者,也不管他们有多 么好的组织和人们所能夸耀的美物。神却看重以 色列人,因为神的道在他们当中获得证实。当然,以色列人看起来肯定不像那些人那么衣冠楚 楚,因为他们刚刚仓促地逃离埃及,但无论如何 他们是一群蒙神祝福的人。三百多年以来,在埃 及人的统治下,他们所懂的不过是放牧,耕种, 因怕死而成为埃及人的奴隶,但现在他们自由了,藉着神的主权他们是一群蒙福的人。当然摩 押轻看他们,其它国家也是如此,有组织的人总 是轻看非组织的人,前者若不是决心要带后者加 入组织,就是在后者不愿加入时消灭他们。

可能有人会问我:“伯兰罕弟兄,你怎么知 道摩押有组织而以色列没有?你从哪儿得到这么 一个观点?”我从圣经上得到的。经上有这一切 的预表,一切预表都以故事的形式被记载在旧约 圣经中,同时也是为了警戒我们,使我们从中学 到功课。就是在民数记23:9,“我从高峰看他,从小山望他,这是独居的民,不列在万民中。”就 在这里。神从高峰俯视,不在谷中寻找他们的缺 点来谴责他们。神按他自己的意愿从爱和怜悯的 高峰看他们。他们独居,没有组织,他们没有一 个王。他们拥有一位先知,神藉着圣灵住在他里 面,神的道临到先知和他的百姓。他们不属于联 合国,不属于世界基督教协会,不属于浸信会, 长老会,神召会,他们不属于任何组织,也没有 这个必要,他们只与神联合。他们不需要任何协 会的建议,因他们当中有“主如此说”,哈利路 亚!

尽管巴兰知道亲近神的正确方法,也能藉着 一个特别赋予的能力从神那里得到启示,但他仍 是那群假信徒的主教。他为了取悦巴勒而作了些 什么呢?他策划了一个阴谋,迫使神治死以色列 人。正如撒但晓得它能诱惑夏娃,使她陷入肉身 的罪中,因而导致神必须对罪宣判死刑。巴兰也 晓得他若能使以色列人犯罪,神便会以死来处决 他们,因此他策划一个能使以色列陷入罪中的阴 谋。他发出邀请,要以色列人参加巴力毗珥的筵 席(过去与他们一同崇拜)。无疑的,以色列人 已看惯了埃及人的筵席,因此他们认为只是过去看看,与人们一起吃喝不会有什么大错,“彼此 交通有什么错?我们不是应该爱他们吗?不然如 何能带他们归主呢?”他们认为,友善伤害不了 任何人。但当那些性感的摩押女子跟着摇滚乐的 节拍旋转、扭动着身躯跳舞,并开始脱衣服时, 以色列人便再也把持不住心中的情欲,陷入了淫 乱之中,神在盛怒下杀死了四万二千以色列人[民25:1-9]。

这就是康士坦丁和他的继承人在尼西亚时和 尼西亚后所行的。他们邀请神的子民去参加大 会,而当教徒们坐下吃喝,起来玩耍(参与那些 以基督教仪式命名的教会形式,仪式以及异教节 日)时,她落入了陷阱,犯了淫行,所以神离她 而去。

任何人离开神的道并加入一间教会组织而不 接受圣灵时,那人便死去。死了!这是他的景 况。别加入教会组织,别进入组织去受教条或传 统的控制。别让任何东西来取代神的道和圣灵的 地位,不然你便死了,一切都完了,你死了,永 远地与神隔绝!

这就是从那时起,发生在以后各个时代中的 事。神拯救人,他们靠着血出来,藉着道得洁 净,走过水的洗礼且被圣灵充满。但过了一阵 子,起初的爱心冷淡下来,就有人提议他们应该 组织起来。为了保存自己并使自己扬名,他们便 在第二代,甚至在第二代未形成之前就组织了起 来。他们不再有神的灵,只徒有一个崇拜的形 式,他们是死的。他们已和教条形式杂交,里面 没有生命。

因此巴兰使以色列人犯了奸淫,你是否知道 犯肉身淫乱的灵,与在宗派组织中的灵是完全相 同的吗?我说淫乱的灵便是组织的灵,所有淫乱 之人的份就是火湖,这是神对组织的看法。是
的,先生,淫妇与其女儿们将被扔进火湖里。

宗派不是出于神的,她们从未出于神,也永 不会出于神。它是一个错误的灵,把神的子民分 隔成神职阶层和平信徒,因此,它是一个错误的 灵,使人与人隔离,这正是组织和宗派所行的。 因着组织,他们已与神的道隔离了,把自己引入 了属灵的淫乱之中。

请注意,康士坦丁为人们定的一些特别的宗 教节日,实际上,要么是把旧的异教节日换上教 会的新名称,要么就是在某种情况下,基督徒的 仪式与异教仪式一起被滥用。他把太阳神的崇拜 改成对神儿子的崇拜。把在12月21日庆祝太阳神 的节日改成12月25日,而称它为神儿子的生日。 但我们晓得他生于4月,春天,当生命焕发勃勃生机的时候,而非12月。而且他们把亚斯他特神的 节日称为复活节。基督徒在复活节庆祝主的死亡 和复活,事实上它却是献给亚斯他特神的异教节 日。

他们在教堂中安设祭坛;他们设立偶像;他 们给人们所谓的使徒信经,但你在圣经中找不着 使徒信经;他们教导人崇拜祖先,因而使罗马天 主教成为世界最大的招魂术教会,一切污秽的鸟 都宿在那个笼子中,而那些新教教派也藉他们的 组织行同样的事。

他们吃祭偶像之物。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他们 真的吃祭给偶像的肉,虽然在耶路撒冷的教会曾 声言不可如此行,但保罗对此却没有多说,因为 他认为偶像算不了什么,这不过是个涉及良知的事,除非他绊倒一个软弱的弟兄才会被禁止。再 者,这个启示与外邦人有关而非犹太人,因为那 些是外邦教会。我是藉着主的话,在同一个光中 来看这一点的:“你们若不吃我的肉和不喝我的 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人活着,不是单靠 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约6:53; 太4:4]事实上,你能看到在属灵方面来说,吃就是参与的意思。因此当这些人向偶像低头,点蜡 烛,采用异教节日,向人告解认罪(这一切都是 魔鬼的宗教),他们便是与魔鬼有分,而不是与 主有分。不管他们承认与否,他们皆犯了奸淫。 他们可以竭力解释说:那些祭坛和香不外是为了 提醒他们对主的祷告,或任何其它理由;他们在 像的面前祷告不外是为了集中精力;向神甫告解 认罪时,事实上在心中是向神认罪;当神甫赦免 他们时,那不过是他藉主名如此行。他们怎么说 都可以,但这都是在参与那臭名昭著的巴比伦的 撒但宗教,他们已和偶像联合,犯了属灵的淫行,就是死亡,他们死了。

因此,教会与政府联姻,教会与偶像联合。 藉着政府在背后的支持,他们现在就宣称:“神 的国已经降临,神的旨意已在地上实行。”难怪罗马天主教不盼望主耶稣的再来,他们不是相信 千禧年的人,他们正在地上过自己的千禧年。他 们认为,教皇正在统治,神也正在他里面统治。 根据他们的观点,主一定是在新天新地预备好了 的时候才来,但他们是错误的。教皇是假教会的 头。一定会有千禧年,但在千禧年里,教皇将不 在其中,他会在别的地方。

警告

启示录2:16说:“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 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

神还能说什么呢?神岂能闭眼不看那些妄称 他名之人的罪吗?在犯罪后只有一个方法能接受 恩典,就是悔改!承认你错了,来到神面前求赦 免并求神的灵进到你里面。这是神的命令,不顺 服就死亡,因此他说:“我将用我口中的剑来攻 击他们。”那兽与圣徒交战,但神将与那兽交战。终有一天,那些对抗神话语的人会发现,神 的道也对抗他们。加添或删去神的话,这是件非 常严重的事。对于那些改变神的道,凭己意而行 的人来说,他们的结局除了死亡与毁灭,还能是什么?但神的恩典仍在呼喊:“悔改!”哦,悔 改的念头是何等的可贵!空空两手无代价,单单 投靠你十架,我带来我的悲伤,我悔改我的过往,和我一切所行的,是你的血,惟有耶稣的宝 血将我洗净。你要什么呢?悔改,还是死亡的 剑?全在于你自己了。

奖赏

启示录2:17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 有耳的,都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 哪赐给他,并赐他一块白石,石里面[中文和合 本圣经译为”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 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赐给每个时代的信息都带给信徒们一个激 励,激励他成为一个得胜者,因而得着主的赏 赐。在这时代中,圣灵的应许是隐藏的吗哪和写在一块白石里面的新名。

既然每个信息都是给使者(地上的使者) 的,那么他就负有一个很重大的使命,同时也享有一个奇妙的特权。神给这些人特别的应许,正 如那十二位使徒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的十二支派一样。而且,记得保罗曾被赐下一个 特别的应许,就是把他那时代中属于新妇的人献 给耶稣。哥林多后书11:2说:“我为你们起的愤 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 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凡忠于他那个时代信息的使者也将如此。 在末日也必如此,每个时代的使者所得的奖赏, 将与赐给保罗的特别赏赐一样。我想你们大部分 人都会记得,我经常说我害怕死亡,因为我怕死 后见主时,他会因我多次令他失望而不喜悦我。

有一天清晨,我躺在床上正思想此事的时 候,突然间我被提到了一个最奇特的异象中。我说它奇特,是因为我有过数以千计的异象,却从 没有感到过离开我的身体。当我被接上升的时 候,我转头去看我的妻子,却见我的身子躺在她 身旁。稍后,我发现自己去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 最美丽的地方,那是一个乐园。我看见很多我从 未见过的,最漂亮,最快乐的人。他们每个人看 来都那么年轻,大约十八到二十一岁之间,他们 当中没有人有灰发、皱纹、或任何的缺陷。年轻 的女人都披着长达腰际的头发,而年轻的男人都 是那么英俊和健壮。哦,他们是那么地欢迎我!他们拥抱我,称我是他们亲爱的弟兄,不断告诉 我他们是多么高兴见到我。当我诧异这些人到底 是谁时,一位站在我身边的说:“他们是你的人”。

我很震惊,问道:“这些都是伯兰罕家的人 吗?”

他说:“不是,他们是你带领归主的 人。”过后他指着一个女人,说:“看到那位在几分钟前你欣赏的女士吗?你带领她归主时她已 九十岁了!”

我说:“哦,真想不到这竟是我所害怕的 事。”

那人说:“我们在这里休息,等候主的到 来。”

我回答:“我想见主。”

他说:“你还不能见他,但他快要来了。他 来时,将先来到你面前,你将按着你所传的福音 而受评断,而我们都是你的跟随者。

我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对这些人负责 吗?”

他说:“是的,每个人。你生为一个领导 者。”

我问他:“是否每个人都得负责?那么圣徒 保罗呢?”

他回答我:“他将为他的日子负责。”

“哦,”我说:“我传讲了保罗所传讲的同 一个福音。”而那群人大声喊着说:“我们正是 安息在这上面。”

是的,我知道神将给他的使者一个特别的赏 赐,因他们已忠心地执行了主的任务。倘若他们 接受了那时代的启示,并在他们的时代忠心地传 讲它,并且活出他们所传讲的,他们将得着巨大 的奖赏。

现在,记住这点,再看看圣经,“我将给他 隐藏的吗哪。”我们都知道吗哪是天使的食物, 它是当以色列人在漂泊时,神降在草上的食物, 是完美的食物。那些小块的食物如何使他们保持身体健康,的确令人惊异。无人生病,他们只需 要这个就够了。当神的约柜造好后,他们放入一 些吗哪。后来约柜被放在帐幕后面,只有大祭司 带着献祭的血才能进到它面前。吗哪象征那来自 天上的粮,从天而降,成为一切信靠神之人的生 命,主说:“我就是生命的粮。我是从天上降下 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他 离开时曾留下他的话给我们:“人活着不是单靠 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

他的话是粮,是完美的吗哪。倘若一个人靠 它而活,便永远不死。然而在那些先辈们死了以 后,似乎没有人再懂得正确的真理;不久,这吗 哪好像向人们隐藏了起来。然而神开始在每个时 代,藉着启示把隐藏的吗哪带回来,直到这末日。根据启示录10:7,一个先知将出现,并揭开一 切奥秘,然后主便来到。每个时代的使者都接受 了隐藏的真理,但他们并不是单为自己而领受, 就如当使徒们被要求供给大群人饼和鱼时,耶稣 为他们掰开了食物,他们又将其分给众人。神把 他隐藏的吗哪赐给得胜者,肯定是这样!神决不 会把他的宝藏赐给那些弃绝神已经启示的真理的 人。

我曾说过,每个时代的使者都从神那里领受 了一部分五旬节时的原本真理,这一点在旧约中 有预表。神命令摩西把大约三斤的吗哪,装在一 个金罐中且安放在至圣所的帐幕后面。每个世代 的大祭司可以带着献祭的血进到那里,而后拿起 一点这原本的吗哪来吃(因为它并不腐臭)。每 个时代的使者,神都赐给他们那个特定时期的启 示。当使者得到真理的光照后,便会将它带给人 们;而那些耳朵被圣灵打开的人,将听那真理, 相信它并活出它来。

这里还有一个含义,就是将来享用那隐藏的 吗哪。我想这是指在将来临的永生里,永远分享 耶稣基督的启示。除此之外我们又怎能明白主本 身那不可测度的丰盛呢?我们所渴望知道的一切,我们一切无答案的问题,都将被揭示。我们 将从基督那里领受它。哦,有时我们只认识了一 点他和他的话,就已经使我们充满了喜乐,美得 无比了;但有朝一日,当我们的肉身改变后,那 道与主耶稣基督的丰盛将是我们连做梦也没有想 过的。

这里还说主将赐给得胜者一块白石,而在白石里面(不是上面)有一个新名,这名字只有主 人晓得。新名的概念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亚伯 兰被改名为亚伯拉罕,撒莱被改名为撒拉,雅各 改名为以色列,西门改名为彼得,扫罗改名为保 罗。要么这些新名带来了改变,要么便是因着改 变而被赐给新名。在亚伯兰和撒莱被主改名以后,他们才预备好来接受那将来临的儿子。对雅 各来说,他必须战胜后才被称为一个王子。对于 西门和扫罗来说,他们是在接受了主之后才改变 名字,而今天我们每个真正的信徒都有个名字上 的改变。我们是基督徒,那是一个属于我们每个 人的名字。但有一天我们将有另一个改变,我们 肯定会领受一个新名,它很可能是创世以前就已 记载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我们真正原来的名字。 神晓得那名,我们却不知道;但有一天因着他的 美意,我们也会知道。

一块白石,何等美丽。这又是一幅圣徒因在 地上所受过的试验,而从神的手中领受奖赏的图 画。你知道吗?在康士坦丁以后,那假教会得以 从国库中取得资金,因而建立了许多美丽的建筑,其中满是可爱的雕像。这些雕像是用白色大 理石做成的,事实上是把罗马的偶像重新命名为圣徒。那些教堂和内中的装饰都异常美丽,就如 我们今天所看见的。然而,神不与他们同在。神 在哪里?他与那些隐藏在小屋中、山洞里、或在 一些荒凉的山地,躲避假教会会员的圣徒们在一 起。他们没有美丽的建筑、穿长袍的诗班、华丽 的衣服、以及其它吸引人的世俗之物。但在这向 每个时代的真正信徒所发出的特别应许中,神已 宣布他将给他们许多美丽而永恒的酬报。任由那 些富人轻看穷人吧,任由他们给教会捐献大笔的 钱财,并因此得着一块大理石的牌匾,或在公众 面前给他们树碑立像,从而赢得掌声为荣吧。有 一天那看见并知晓一切的神,将再次称赞那献上 一切的寡妇,虽然只不过是两文钱,主却将天上 的财宝给她作酬报[可12:44]。

是的,主将给我们隐藏的吗哪和一个在白石 中的新名。主对我们是多么的好,那么奇妙地奖 赏我们,而我们又是多么不配。哦,我要时时刻 刻预备好行主的旨意,并且积财宝在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