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教会是撒但的会堂

启示录2:9说:“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的会堂[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

119-4   这节经文包含着一些值得思考的内容,不仅由于其内容很独特,事实上这段经文在以后的一个为期超过一千年的教会时代中又一次重演。

119-5   启示录2:9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的会堂。”首先,“犹太人”这几个字并不是指犹太人的宗教,它单指犹太族的人,这与我说我是爱尔兰人有完全相同的意思。这些人说他们自己是真犹太人,有犹太人的血统,但实际上他们却是骗子。他们既不是天生的犹太人,也不是因着宗教而成为犹太教徒。

120-1   若以上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是一群受欺骗的人,早已是教会的一分子,他们属于假葡萄树。

120-2   他们不是出自真教会,却出自假教会,因为神说“他们是撒但的会堂”。“会堂”与“教会”这两个词是不同的。在圣经中,“教会”的意思是:“被召出的人”或“蒙召的人”。诗人在诗篇65:4中提到这些选民说:“你所拣选,使他亲近你,住在你院中的,这人便为有福。”但“会堂”这个字的意思是指“聚会或集合”,它可指好的一面也可指坏的一面,但在这里它是指坏的一面。因为那些聚集的人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他们自己。以赛亚提到他们说:“即或有人聚集,却不由于我。凡聚集攻击你的,必因你扑倒。”(赛54:15)既然这些人肯定会反对真葡萄树,神总有一天会以毁灭来对待他们。

120-3   为什么在教会的架构中会混进一群自称是犹太人的人呢?原因在此:既然他们是骗子,便能随心所欲地自称。他们能随意编造,好像所说的是个事实并且坚持到底。在这里,他们说谎很可能是因为心里藏着一个极大的企图。早期教会几乎全是犹太人,他们成为主耶稣身体的最早肢体,不是吗?十二个使徒皆为犹太人,后来的使徒要么是犹太人,要么就是皈依犹太教的人。所以人如果起誓说自己是犹太人,那他就能得到高位并且让人觉得他才是正宗,从而获取权力。说句谎言,坚持到底,不管事实或历史怎样,只要说出来并不断地告诉他人,人们不久便会接受下来。

120-4 你从这一点明白了些什么呢?那同样的灵不也存在于今天的教会里吗?不也是有一群人声称自己才是原本真正的教会,并说在她以外别无救恩吗?他们岂不是声称拥有来自彼得的天国钥匙,称彼得是他们的第一位教皇,并说彼得住在罗马,虽然在历史中完全没有这回事,甚至她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知识渊博的追随者也相信她的谎言。撒但的会堂!如果撒但是她的父亲,而撒但又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那么在它会堂中的人皆为骗子便不足为奇了。

121-1   好好想想这个亵渎的思想。在这里那些来自撒但会堂的人并不只是要亵渎神(虽然这是不用说的),他们乃是要亵渎真正的教会。绝对是这样。就如该隐逼迫并杀害了亚伯,因为他(该隐)出自那恶者[约一3:12]。那些跟随死的,形式化的犹太教的人(耶稣说他们是出于他们的父—魔鬼)企图消灭在第一个教会时代中头几年的基督徒。现在同样这群人(假葡萄树)更努力去毁灭第二个教会时代中的真信徒,敌基督的灵正在成长。

121-2   那群藉着尼哥拉主义的行为慢慢渗入教会的人,不再害怕被暴露,而是公开地组织自己的聚会,并开始明目张胆地敌对真正的教会。

121-3     我说这是个有组织的敌基督教会,是根据绝对可信的历史记载上的事实说的。第一间创立于罗马的教会(我们将在别迦摩时代追寻其历史),已经采用了一个拥有基督徒的名字及意义的异教,把神的真理转为谎言。到第二个教会时代,她已完全沦为异教(虽然她自称为真正的教会),甚至年迈的坡旅甲跋涉了一千五百英里来求他们回转,他们不肯接受。他们拥有一个牢固的等级制度和组织,完全地偏离了神的道。这便是撒但的会堂,充满亵渎。其中早已有了尼哥拉主义的种子,不久更成为撒但宗教的宝座或说势力的中心。这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启示录2:9不是说他们来自撒但的会堂,而是说他们就是撒但的会堂。

121-4   敌基督之灵并非一件新事,它不是一个刚刚出现在教会时代中的东西。它一直以来都在这里,为了要清楚地了解它如何工作,如何抵挡神并控制教会,读一读旧约圣经便能从中找到它。让我们查考一下这个灵,当以色列人出了埃及,成为旷野中的教会时,它就在其中显露出来了。

122-1   就如早期教会开始时,在圣灵的纯正引领之下有神迹奇事和大能的彰显,例如说预言、方言、翻方言、智慧、知识和医病;同样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也在神的灵的引导下彰显各样恩赐。神是他百姓的领袖,事实上他是他们的王,他是父王。他照顾以色列人,如同一个男人照顾他的家人。他喂养他们,为他们征战,除去他们的困苦,解决他们的难题,神为他们操劳。以色列是唯一一个认识真神的国家,然而有一天他们四处观看,见到非利士人和其它国家受国王的管辖,这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决定要有个人来领导他们,因此他们要一位王[撒上8:5-7]。神要成为人,在主耶稣基督这个人里领导他们,但他们先走一步。撒但晓得神的计划,于是,他就把这念头放在众人的心中,为的是要在神(道)之前抢先一步。

122-2   当他们来到撒母耳面前要求一个王时,撒母耳惊愕得几乎死去。神已藉着这位奉献自己,有经文验证的先知,来引导神的百姓,因此撒母耳感到被拒绝了。他召集百姓,恳求他们别转离这位待他们如同孩子,使他们昌盛并祝福他们的神。然而他们却坚持要那么做,并告诉撒母耳说:“你的领导未曾有差错,你在钱财上也未曾有过不诚实的行为,你尽力使我们遵从神的道,我们感谢神的神迹、智慧、供应和保护。我们相信这些,喜欢这些,更不愿意失去这些。我们只不过要一位王来率领我们作战。作战时我们仍然要祭司们先行,犹大支派随后,而且我们会吹号、呼喊、歌唱,我们无意停止那么做,我们只是要一位王,由我们当中的一个人来率领我们。”

神对撒母耳说:“看,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来管理他们。”[撒上8:7]

123-1   那是多么可悲的事,他们根本没有觉察到,当他们要求神使他们与世人一样时,他们便是拒绝了神,因为神吩咐他的子民行事与世人有别。他们不是来自这个世界,他们不像这个世界,他们的举止不像这个世界,对世界来说,他们被钉在十字架上;而对他们来说,世界也被钉在十字架上。哥林多后书6:17-18这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123-2   以色列与其它国家的区别在于神。把神弃在一旁,以色列便与别的国家一样。当参孙的头发被剪去时,他便与常人一样。若把圣灵的领导搁在一旁,教会就成了一个挂着神的名,但与世界无异的教会。世界与教会皆出自同样的一块土地,就如雅各和以扫出自相同的父母,但神的灵使之有别。

123-3   并不在于你自称是基督徒,任何人都能这么做,问题在于你是否有神的灵在你里面,因为你若没有那灵,你便是个堕落的人,不属于神,阿们。

杂交的宗教

123-4  不久前我问一位妇女她是不是基督徒,她对我说:“先生,我希望你知道,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这对她有什么用?同样,一个人可以说:“我是卫理公会的信徒;我是浸信会的信徒;我是灵恩派的信徒。”这对他毫无用处,若没有圣灵,就是灭亡。

123-5   远在第一个教会时代,人们便已开始思想和推理如何来改进神。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开始显露出他们的本色,然后组织就成立起来了,他们偏离了神话语的典范。只要改变一个字,那一点面酵就能使全团都发起来[加5:9]。触犯律法中的一条便是犯了全律法,夏娃只不过改变了一个字,这就够了。

123-6   当那个以撒但为中心的组织成立后,它便开始仇视并与真信徒争战,却还坚持说他们(异教徒)才是神的教会。

123-7   注意,组织是如何散播仇恨的。它破坏团契,制造苦毒,这便是没药的意思,士每拿充满了苦毒。一条毒根便足以玷污一切,因此有更多污秽涌入,每个时代都能感受到它的伤痕。

124-1   士每拿教会已远远地离开了早期的教会,她已成为一个杂种,像夏娃一样杂交了。你知道一个杂种是由两个不同种类混合而成,其结果就是不再像纯种那样纯净,而成了杂种。当夏娃允许那兽与她杂交后,便生出一个称为该隐的受造物,他不是纯粹的人,他出自那恶者[约一3:12]。注意他与亚伯和塞特有着天壤之别,他憎恨神又不顺从道,逼迫并杀害义者,他高举自己超过神的道。

124-2   教会也离弃了她的本位,而成了杂种,有名无实的教会是个杂种。有人说:“我是浸信会的。”起初并不是这样的。“我是卫理公会的。”起初并不是这样的。教条,法规以及受过教育之人的猜想,代替了神的话,代替了教会中受圣灵充满被圣灵的启示引导的人。知识取代了启示,推理代替了信心,节目代替了在圣灵里情不自禁的赞美,起初并不是这样。整个的种类都变了,成了一个杂种的教会。

124-3   当教会成为杂种后,是否会产生纯净的基督徒呢?不可能。那使基督徒重生的生命的种子并不在他们里面。同类只产生同类,浸信会只会生出行为像浸信会的会员;卫理公会只能生出举止像卫理公会的会员。他们里面没有神的大能,也根本不可能有。凭着他们崇拜神的仪式、他们的教理和信条便可以认出他们来。

124-4   谈到杂种,你是否晓得什么是世上最著名的杂种吗?它与人类一起生存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那便是骡子。它是驴与马的杂种。它是个很滑稽的动物,它没有生殖能力,它没有生殖后代的生命。然而谈起工作,它可比马或驴子来得卖力。但注意它的天性,它顽固不化,你决不可信任它。它是杂种宗教的真实写照,真理与黑暗的杂交。马可以象征真信徒,驴却是不义之人的代表。将它们混合,你便得着一个不能生育、形式化的宗教,它里面没有生命的种子,它是死的。她能高谈真理,却无法活出真理;她当中没有神,却聚集在一起谈论神,而且不断地系统地来否定神的大能。他们奉主的名来否定神的话,他们是没有希望的。你是否注意到,任何有组织的宗教都从没有过复兴?从来没有!他们一旦组织起来便死去,根本无法回转。是的,先生!我可以举例来证明给你看。出埃及记13:13说:“凡头生的驴,你要用羊羔代赎,若不代赎,就要打折他的颈项。凡你儿子中头生的,都要赎出来。”看,驴子能被救赎。每一位愁苦的罪人,都能藉着耶稣基督牺牲所流出的血而得赎,或因拒绝基督而使自己被拒。但你不能赎回骡子,对它没有救赎,也没有血为它而流,因为骡子藉着教会来庇护自己,驴却藉血来庇护自己,骡子里没有种子能使它活起来,驴却有种子。

125-1   几个星期前我读到一篇社论,是一篇由一个未得救的商人所写的评论,他不是一个基督徒。他说众教会使他感到愕然,他无法理解他们,他们拥有许多神学院,里面满是教授,这些教授为了抵毁神的话而教导神的话。他说他能接受无神论者和共产主义者或空想主义者或世上其他人的做法,但当教会本身抵毁神的话时,这就等于是有预谋的凶杀。这就是你的杂种宗教。美国啊,趁早醒来吧!

125-2   教会若离开了神的道,便会轻信任何东西,就好像夏娃。该隐出生时她说:“我从主那里得了一个男子。”你是否意识到她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她以为自己从神那里得了一个男子。你看,当她受骗后,就把撒但的话代替了神的话,她以为不管自己怎么说都是对的。若她说从神那里得了一个男子,便是从神那里得了一个男子。然而神已在宇宙中立了定律,一粒好种子只能结出好果子,而一粒坏种子必然结出坏果子。种子各不相同,虽然是同样的泥土、养分、水分和阳光,却结出各自的种类来。注意该隐和塞特两个家谱的历史,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分别,就是原本的种子不同,没有别的。

126-1   你若仔细研究夏娃这句话,便会注意到她对此事的理解比一般人更清楚。她不把儿子归于撒但,因为那会使撒但与神同等。只有神能在马利亚的子宫中创造出那卵子来,撒但无法那么做。夏娃晓得撒但只能歪曲,因为它以错误的种子诱奸了她。是蛇的种子生下了该隐,而亚当的种子则生下了亚伯和塞特。那些种子经历了完全相同的过程,但所生下的婴孩却不同,因为他们出自不同的种子。

126-2   夏娃把魔鬼的谎言当成神的真道,因此相信该隐来自神。那也是我们目前的状况。许多教会组织自以为是真理的源泉,但真理却不在他们里面。他们的后代向他们发誓,甚至愿意用残杀的手段来维持他们的错误。

126-3   你若认为这是句夸大之言,读提摩太后书第3章全章和第4章前面五节经文。提摩太后书4:1-5说:“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份。”

126-4   当教会允许自己离开本位,好像亚当和夏娃的时候,死亡便开始了。教会里没有了能力,她已成了怪物。当教会转向形式、仪式,藉着将传教士们组织成一个团体,从而脱离圣灵和神话语的领导,并转向教士制度时,在那一刻死亡就进来了。她开始感到不适之后,便成为一群无能的人,所拥有的武器不外是争论。她无法在灵里结出果子,因为她的盼望建立在人的安排、节目上,而非信靠神的话语。他们种下节目就收割节目,他们种下歪曲就收割歪曲的儿女。

127-1   你若擅自更改神的话,便得自食其果。人们应该从大自然中学到这个功课。人类干涉大自然,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到自然界中,重排分子结构等等,现在他就得自作自受。你只要看看他们是如何培育鸡的,培育到一个地步,那些鸡变得像下蛋的机器一样,直到把自己“下死了”。那种鸡肉无法当做食物,吃起来味如嚼蜡。他们往肉里注射药物,当人们吃了这种肉以后,身体就开始变形,女人的臀部变窄而肩膀变宽,男人则刚好相反。如果因着你玩弄大自然而搞出一个怪物,并自食其果,那么你把真理变成谎言时又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呢?答案是:你会繁殖出一个敌基督,一个没有神同在的宗教制度。它堕落到一个地步已经与起初的时候完全不同了,也无法再产生原本的东西,神对它的唯一答案就是把它扔进火湖。

复兴再也没有回来

127-2  可怜的士每拿时代逐渐死去,它死后便再也没有复兴过。没有一个时代消失后能东山再起,已过去的复兴从未再回来。它无法藉着自然的生育来拥有神的生命,它需要从上头而来的重生。这最后一个时代以五旬节的复兴之火开始,但他们却马上组织起来。他们不拿起神的话,却拿起自己的意见,重蹈每个时代的覆辙—以教条来取代神的话。你只要跨出他们的教条一步,看会招来什么结果?兄弟,你就会被赶出教会!他们会逼迫你,并怪罪神。他们爱自己的团体。难怪他们自以为是第二代的五旬节信徒,既然神没有孙儿女,他们只不过是他们宗派父亲的儿女,凭着他们的教条和崇拜方式可以认出他们。他们能谈过去的事,却结不出果子来。他们曾拥有闪电,现在则只剩下雷声了。如果让他们告诉你他们运动的辉煌,他们会说:“先生,我希望你晓得这不是人所开始的运动。它自发地来到,圣灵降在世界各地。是的,先生,我们曾拥有五旬节时人们所拥有的,这不是出自人,却是出自神。”那么他们为什么不保持那样?若这是神开始的,为什么神不继续下去把它完成呢?假如神起初没有写下一本包括信条、宗教仪式和教理的手册,那他们又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神把圣灵浇灌给浸信会、卫理会、拿撒勒人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长老会、弟兄会、神的教会(有好多教会以此命名)等等,而这些弟兄却接受了不同的教义、法规、教会手册等等。于是神就把他们扫到一旁,废了他们的时代宗教学说,恢复圣灵的恩赐,证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然而五旬节派[灵恩派]的信徒们是否从组织这件事上汲取了教训呢?没有,先生。他们重新组织起来,写下自己的讲义、法规和教会手册、团契簿等等。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就是要证明他们拥有真理,晓得一切答案,因此他们才是神的精英,并且晓得那条道路,也能给别人指路,好像他们是神指定的向导一样。然而他们还是没得着,就像他们所脱离的团体一样,他们又杂交了。若他们想成为新妇,就必须像他们的先辈一样从世界中分别出来。

128-1   他们与其他人一样,复兴大会过后,他们试图为一个组织的名称而活,但最后还是死了。他们有了组织,不断地谈论神的灵。他们强调得到圣灵的证据就是说方言,却忘了撒但也能说方言。他们把在他们中间的巴别塔的混乱称之为神的灵[创11:1-9]。我们再次看到是人在指示神而不是神指示人。

128-2   这时你或许因我刚说的话而想责备我。好的,他们自称为五旬节的信徒和全备福音的信徒,那就让他们来证明给我看。五旬节时火如云般到来,又有舌头如火焰,分开落在他们各人身上[徒2:1-11],但今天五旬节派的火焰在哪里呢?门徒在五旬节时说方言,听见的人都明白,今天在哪里还有这样的事情呢?根据使徒行传,所有的信徒都像一家人[徒2:41-46]。而灵恩派信徒在历史上极度分歧,与其它教派一样。早期教会时,人们不敢随加入教会,而是由神来加添教会的人数[徒5:13-14; 2:47]。今天的五旬节教派里却满了山羊,与其它派别一样。他们自称相信全备的福音,但却无法证明自己。他们的教会与其它教会一样没有能力。他们若真的相信全备的福音,那我们只得承认,圣经在述说五旬节的全备福音信徒时犯了错误。今天他们高唱:“我有了奇妙的改变。”他们说的对,但他们却不是变好。是回到神身边的时候了。他们徒有虚名,其实却是死的。说方言并非复兴的证据,而是死亡的证据。在使徒时代的五旬节,圣灵通过方言宣告犹太人的形式化宗教已经过去,一个新纪元开始了。那么,今日说方言是落下了外邦教会时代的帷幕,福音正在转向犹太人。人们认为说方言是在宣布一个伟大的属灵运动的开始,但他们已经错过了“船”。事实上,方言是给一切人的理念、计划和王国画上了句号,把神的国度引进来。醒来吧!神的子民,醒来吧!

129-1   你若认为这不是事实,请听这点:在世界各地的灵恩派和其它基要派正在组织商人,他们在没有神的呼召下侵入讲坛。他们称自己为人的渔夫和神行动的奠基者,并说神在以弗所书4:10-13节中所赐给教会的恩赐事工已经过时了,因此现在由他们接替过来。此时他们正在应验神对那悖逆顶嘴的可拉[犹11; 民16:1-35]所发的预言,他们竟不知道自己已经实践了这个预言。他们继续盲目地传讲经验为真理,愿神怜悯他们。愿他们的眼睛在为时未晚前被打开。哦,请听我说,金钱的魅力、社会的领导权、从商的能力或纯粹的心智能力,这些东西何时曾成为一个人取得属灵领导权的条件呢?这些东西在神的道里又有什么分量呢?在任何情况下,当物质或人类的价值观成为神行动的媒介,并取代了圣灵单独的行动时,我们便是对抗神,而不是为神作战。

教会中的长老

129-2  我要这点被录下来,我并不是反对教会中的长老,不的,先生,一个长老可以是极度贫穷,也可以是世上最富有的人,只要他在内心和行为上的确是一名长老。我会毫不犹豫地委任一个拥有真正属灵资格的人为长老或执事,而不在乎他的经济或社会地位。但当你看到一个社会或经济的架构进到教会中,分裂信徒时,你便知道那不是出自神。这是今天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物质富裕,但灵性贫瘠的老底嘉教会时代里的又一个特征。

129-3   “我知道你的贫穷。”你是否留意到他们的贫穷与撒但的会堂是连接在同一节经文中?是的,只有那群有钱有势的组织拥有财富,并时常逼迫一小群真正事奉神的人。当神的灵在人心中动工时,那些被逼离开教堂和失去产业的是什么人呢?这一小群人往往输给那些大的组织,但之后这群人往哪儿去呢?他们在家里,旧仓库中,地下室里敬拜神,就如那些去到地下墓穴中敬拜神的基督徒一样。无疑,这些人缺乏世上的财物,但在灵里他们却是富足的。

130-2  “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那些骗子亵渎神,虽然这等人亵渎神是众所周知的。这里乃是指他们毁谤或亵渎真正的教会,他们向来都是如此。起先是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毁谤教会,接着外邦的多神教徒也是如此,真正的种子总是受到人的毁谤。在尼禄王掌权的时候,所有的灾难甚至火烧罗马,都被归罪到基督徒身上。在共产国家即使基督徒的人数很少,他们也总是被根除的首选对象。虽然基督徒是忠心的好人,只做善事,却往往受尽逼迫,直至他们的肉身被灭绝。

130-3   原因就在于,他们是谴责那些不敬虔之人的见证,他们成了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义人一心行善,并无意加害于恶者,但他们却总是受到牵连,好像施洗约翰与希律王一样。约翰并没有想伤害希律王或他的妻子,而是为了要拯救他们脱离神的愤怒。这不但完全被误解也受到强烈的抵挡,约翰因此被杀。不管神的子民行了多少善事,他们还是会受到公众的羞辱和处死。肯定的,在那些丧尽天良,以恶报善的人背后必定有一股邪恶的力量。是的,确实有这么一种力量,是属于撒但的。

地狱不是永恒的

启示录2:11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133-4   圣灵再次向所有的时代说话。这信息是为了安慰我们,就如它已安慰了其它时代中的弟兄们一样,而且主告诉我们第二次的死无法伤害我们。

133-5   我们都晓得第二次的死是指火湖。启示录20:14说:“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当然这就是说所有在死亡和阴间里的人都被扔在火湖里。那么现在我想阐明一个真理。无疑人们会对评论我这个奇怪的教义。然而我凭着神话语的权威,我要否定那些说不信者会“进到一个永恒的地狱中,并在其中永无止息地被焚烧”的教义。首先,地狱或火湖,或你给它的任何称呼,那并不是永恒的。若它有个开始,那它怎么可能是永恒的呢?马太福音25:41中说:“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它若是被预备的,便一定有个开始。若它有个开始,便不可能是永存的。当然你可能会因“永”这个字而感到迷惑,但那字的意思是从“一段时期”到“另一段时期”,这个字有不同的意思。在撒母耳记上3:13-14节中,神告诉撒母耳说他要“永远”降祸于以利的家,而且他们将“永远”不能以神祭司的身份来献祭。而在列王纪上2:27,所罗门王革除以利的最后一个后代,不许他作神的祭司,那已经是大约四个世代以后的事了。现在你能明白“永远”不能与“永恒”相比,“永恒”是指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在此“永远”的意思是指“直到消失为止。”事实也是如此,他们消失了。

134-1   看看帖撒罗尼迦后书1:9中“沉沦”这个字,“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在希腊文中“沉沦”这个字肯定是指“彻底毁灭”,“沉沦”的意思并不是指“在毁坏的过程中”;“在毁坏的过程中”是指某个东西继续不停地毁坏下去。因此永远的彻底毁灭是指什么意思?它的意思不是指不断地彻底毁灭,不然“在毁坏的过程中”便取代了“毁灭”这个字。它指的是“毁坏一直到尽头”,然后就结束了。

134-2   你可能很想知道,如果“永恒”这个词不是按照我们向来被教导的方式来使用,那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用“永恒”这个字呢?这很简单,当“永恒”用在神身上时,它指的是无始无终,永远持续并且永无止境。当你说永恒的生命时,你要记住那指的是神的生命。约翰一书5:11-12说:“这见证就是神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因此,只有神的儿子们才有永生,那种没有开始,一直存在的生命。是的,就在此时此刻,你里面有样永恒的东西,他无始无终,那就是神的灵。他是神本身的一部分,是神的生命。

134-3   倘若一个罪人去地狱受苦,就如你去天堂享乐一样是无终止的,那么他便与你拥有相同的,永恒的生命。

134-4   或许有人会说永生是象征神儿女们的幸福,要是这样,那他们的幸福和喜乐就有危险了。另一方面,我们说罪人受到刑罚,那我们就可以把第二次的死降低成一种刑罚和受刑罚的地点了。这等于是说,永恒的生命就是指天堂,永远的刑罚则指地狱。你可能会因那些被人高抬的神学家们竟然如此相信而感到惊奇。然而你知道如此相信会造成什么后果吗?这会把永生当成一个地理位置,而不是一个生命。神—主耶稣基督就是永生。我实在想不通,人怎么会相信永生只是个地方。想到竟然有人如此相信,真令我感到惊讶。

135-1   不是的,先生。只有一种永生,神拥有它。若我们拥有神,我们便在他里面并藉着他而获得永生。

135-2   因此你看,永恒或永远这个词,可以应用在不同的地方。但当它用在神身上时,那么根据神的本质,它就只有一个意思,这是指神的持久。你不能把这个用在任何别的东西上,唯独神是永恒的,而且因他活着,我们也与他一同活着。

135-3   别以为我不相信有一个火湖和刑罚,我相信。我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但是最后它会消失。启示录21:8中提及罪人的分是在火湖中,但此节“分”字的真正含义是指“时间”,这样你就明白了。

135-4   因此恶人将被投入地狱(阴间或坟墓),而地狱被投入火湖里,与神隔离,那是多么可怕的事;但义人却不会如此。他们不必害怕,因他们已被神赎回,在神的怀抱里,他们是得胜者。谁才是得胜者呢?那些相信耶稣就是基督的人。

135-6   为什么这些得胜者,这些信徒能脱离罪恶并进入永恒的生命和福气呢?因为耶稣已付出代价来把我们从罪中赎回,填平了神与人之间的深沟。我们这些在远处的人现在靠着耶稣的宝血得以亲近神。

135-7   他们永不被定罪,永不会在火湖中,永不失丧,因为主不会丢失他们任何一个,每个被赎回的人都与耶稣在一起。

135-8   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让我举例来说明。我有一个小男孩约瑟,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是我的一部分。倘若我是个富人,那我对我儿子所能行的最糟的一件事便是剥夺他的继承权,但我却不能否认他。我不能否认他,因为他是我的一部分。一验血,就会发现他的血型与我的相符,证明约瑟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

136-1   一验“血”就知道你是不是属神的了。

136-2   我不禁想起我在科罗拉多放牧纯种赫福德牛的那段时间。如果我们想把它们放在政府的牧场上,便得领牛去接受政府的检验。他们不允许任何耳朵上没有血签的动物进入草场。那血签证明它是纯种的。护林员从不看它们是哪一家的牛,他只注意血签,要看血是否是正确的血,哈利路亚!倘若那是正确的血,就必定是纯种的。

136-3   你知道神垂看并宣称:“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20],就是与我隔绝,不得靠近我。”我们晓得世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也就是说世人都死了,都与神隔绝了,直到有一天人呼出他生命中最后一口气,一切就都过去了。但神因着爱,杀了一只动物,并用它的生命代替了罪人的生命。

肉身化的耶和华

136-4  在旧约时代,罪人牵来一只羊,当祭司割断羊的喉咙时,罪人也按手在羊身上,他感到血在流,听到羊咩咩的叫声,他感到羊的身体僵硬了,死去了。他看到羊喷洒出来的热血,烟气上腾升到神那里。他晓得羊已代替了他的位置,替他而死。然而羊的生命只是动物的生命,无法重回罪人身上使他变为洁净,因此他仍有犯罪的欲望。他带着罪的思想离开,一年后再来为同样的罪献祭。

136-5   但到了新约时代却不一样了,为我们受死的羔羊是神的儿子,他流血买赎了众人。凭着信心我们走上前去,将手按在那“羔羊”身上。我们看见他鲜血淋漓的伤口,被撕裂的后背,残忍的荆棘刺破了他的额头。我们感受到他的痛苦,也听见他喊道:“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生命离开那破裂的血细胞,回到了悔改的人身上。主里面的生命回到了我们身上,我们回去的时候,再也没有犯罪的欲望了,从此我们憎恶那属肉体的行为和欲望。

137-1   看看我们自己,我们的生命是什么?只是一个来自我们父亲身上的小细胞。女性没有血红蛋白[又称血红素],她只排出卵子,像孵卵器。血是从男性来的,这就是为什么女人婚后跟男人的姓,孩子生下来跟父亲的姓。母亲是从她丈夫所怀孩子的孵卵器。

137-2   我们的救赎也是这样。圣灵降在马利亚身上,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耶稣。伟大的造物主降世为人,并为我们的罪成了祭物[来10:6],他的血是神的血,确实如此。神的血流出来,他在痛苦中死去时圣灵离开了他,后来同样的生命(圣灵)回来住在悔改的罪人心里,使罪人得自由。那个罪人不再需要年复一年,祭上加祭;因为只藉着一次献祭,他就从罪的权势下得了自由,并接受了基督的生命,藉着他战胜了罪、世界、情欲和魔鬼。

137-3   这一切都是神成就的,他向被咒诅的世界大声喊到:“我要给你们一个兆头,童女要怀胎,童女将怀孕生子。那将是给你的兆头,那是个永远的兆头,她所生下的将是以马内利,即神与我们同在。”

137-4   神降世成为一个血细胞,不是通过男人,而是藉着圣灵。在那童女的子宫里,一个赎罪的身子形成了。女人的后裔来了,他被击打,为要带给我们救恩。圣灵降在马利亚身上,在她的子宫里造了那个将长成我们主的身体的细胞,那细胞是神创造的,是神所造之物的开始,那才是真正的耶稣。那圣者充满圣血,就是神的血。这个帐幕降生了。他长大成人,去了约旦。在约旦河边,这个祭物受了约翰的洗。当那蒙悦纳的祭物从水中上来时,神降下并住在他里面,圣灵无限量地充满他。当他流血而死时,神那完全的生命得到释放,并回来住在愿意接受基督为救主的人身上。

138-1   哦,这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一幕!耶和华,啼哭着,生在粪堆上!耶和华生在一个马槽里,这对那些傲慢、自负、杜撰自己的神学,否定神真理的伪善知识分子来说,是个永远的记号!耶和华神—一个生在臭气熏天的马房中的婴儿,而我们却以为自己有权感到骄傲,目中无人,批评论断,行的好像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这才是你的真实记号!耶和华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玩耍,耶和华在木匠房里工作,耶和华亲手洗渔夫的脚。

138-2   神说:“我将给你一个记号,不是一个白领祭司的记号,不是财富和权力的记号。这记号中没有你所要或你认为适当的东西,但这却是个永远的记号,最伟大的记号。”耶和华站在院中,被打得伤痕累累,头上的荆棘把他刺得血流满面,他脸上被吐口水,被嘲笑和藐视。耶和华被厌弃,被赤身露体地挂在十字架上,而那些假冒为善的人讥笑并挑战他从十字架上下来。耶和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耶和华祷告却没有什么发生,后来耶和华死去,那是给每个人的征兆,再也没有类似的征兆,这是最伟大的征兆!

138-3   之后黑暗笼罩了大地,他们将他安放在一个墓中。在那里他躺了三个昼夜,直到地震粉碎了黑夜的幽暗,他出来了。耶和华复活,耶和华升到天上,后来耶和华回来住在他的教会中,耶和华以一阵强风和火焰回来。耶和华回来行走在他的教会中,给他子民以能力。今天耶和华再次回来,这次是住在他的子民中。今天耶和华再次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藉着圣灵彰显自己。耶和华回来,说方言,并用翻出的方言回答。

138-4   耶和华降临,拯救妓女使她不再犯罪;耶和华来到脸上爬着苍蝇,躺在沟中不省人事的醉汉身旁。是的,耶和华来了,在肉身中彰显,也通过肉身来彰显。耶和华来了,神在我们里面,这是荣耀的盼望。

138-5   是的,耶稣流血来使被掳的得自由。他来赎回他失落的羊群,赐给他们永生,使他们永不灭亡。他不会丢弃他们任何一个,却会在末日使他们复活。哈利路亚!第二次的死无法伤害他们。死亡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因为他们属于神的羔羊,羔羊去哪里,他们也跟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