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个教会时代中的两个教会

66-1     为了帮助你完全明白这些教会时代的信息,我先说明有哪些原则使我能断定各个时代使者们的名字,各个时代的期限,及其它涉及的因素。

66-2    这是自我学习圣经以来,所承担的最严肃的一个题目。多日来我求神给我圣灵的启示。后来我阅读圣经上有关教会时代的记载,且深入研究我所能找到的,最无偏见的历史学家所写成的教会历史书籍。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因为我在读神的话和历史时,圣灵使我能够看见一个展开的模式,而且这一模式贯穿几个世纪并一直延续到末世的今天。

66-3    主赐给我的是一把最符合圣经的“钥匙”,它使我能确定每个时代的使者到底是谁。事实上,这甚至可称为圣经的楔石。这是关于神永不改变的启示,他的行动方式与他的本性一样永不改变。希伯来书13:8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传道书3:14-15说:“我知道神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无所增添,无所减少。神这样行,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现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将来的事早已也有了,并且神使已过的事重新再来。”这就是一位不改变之神的不改变的作法,神起初这样行,那他就必须继续这样行,一直行到最后一次,永远不会改变。换句话说,神在第一个时代拣选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以及他如何在那个人的事奉中彰显,这对其它时代来说就是一个样板。神在第一个时代中所做的,也正是他在其它的时代中所要做的。

66-4    我们已从藉着圣灵所记录下来的神的道中,准确地晓得第一个教会或初期教会是如何设立的,以及神如何在她当中彰显。道不能改变或被改变,因为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人若更改其中的一个字,如同夏娃所做的[创2:16;
3:1],那就会带来罪和死亡,甚至在启示录22:18-19中说:“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因此,当时的五旬节教会是个标准,是个典范,再也没有什么其它典范。不管学者们说什么,但神没有改变那个典范,神在五旬节那天所成就的事,他必须继续做下去,直到所有教会时代结束为止。

67-1    学者们可能告诉你说使徒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别相信,这种说法犯了两个错误。

首先,由于原先那十二位使徒已经去世,便认为再也没有使徒了,这是个错误。使徒的意思是“受差遣的人”,今天许多人受差遣,人们称其为宣教士。只要有人被呼召及差遣去传扬生命之道,就表示一个使徒时代仍在进行中。

其二,他们认为既然圣经已经完成了,那么圣灵大能彰显的日子便也跟着结束了,这是不正确的。不但没有一节经文有如此的提法,相反却有许多经文结论性地驳斥了这一谬论,以下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两种看法都是错误的。使徒行传2:38-39,“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使徒们在五旬节那天领受所应许的圣灵的大能,是给“你们(犹太人),和你们的儿女(犹太人),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外邦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犹太人和外邦人)。”五旬节的信息和能力不会停止,直到神停止呼召。

67-2    教会在五旬节所拥有的是她不可剥夺的权利,最初她拥有神纯洁的话语,她拥有圣灵的能力,这能力藉着各种神迹奇事以及圣灵的恩赐彰显出来。希伯来书2:1-4说:“所以,我们当越发郑重所听见的道理,恐怕我们随流失去。那借着天使所传的话既是确定的,凡干犯悖逆(神的话)的,都受了该受的报应。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了。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最初的教会不是由人组织起来的,而是受圣灵的引领。她并不大,她被世人憎恨、轻视;她受压制,受致死的逼迫。然而她却对神忠心,持守原本的道的典范。

68-1    现在别因这点而被误导,当我说神和他的作法永不改变,我并不是说教会与其使者们不会改变。教会不是神,因此她会改变。我的意思是,因为神与他的作法是永不改变的,所以我们可以回到最初的时候,看看神第一次也是最完美的作为,并以此作为我们判断的标准,这才是我们判断的方法。今天真正的教会一定会努力效法五旬节时的早期教会。那些教会时代的使者既拥有相同的神的灵在他们里面,便会尝试效法保罗。他们不会完全跟他一样,然而真正的使者是与保罗最相似的人。保罗在人中为自由人,却把自己卖给了神,只传讲神的道,且藉能力来彰显圣灵,没有人能那么做。你必须要从根源着手。“有其父必有其子”,惟有真正的教会才会努力跟随五旬节时先驱们的足迹。她的使者们也将效法保罗,这位第一个教会时代的使者。就是这么简单和奇妙。

68-2    靠这把简单却又奇妙的钥匙,我藉着圣灵的帮助,能阅读启示录和历史书籍,从中找出每个时代、每个使者和每个时代的期限,以及从五旬节直到教会时代的结局,他们各自在神的旨意中所扮演的角色。

68-3    既然你明白了我们如何判断真正的教会(根据圣经在使徒行传中的记载,真正的教会就是像在五旬节,以及在使徒时代中的那个教会),那我们便能用同样的标准,来证明教会是如何堕落的。侵入早期教会中的一个最根本的错误,或说许多错误,都被揭示在使徒行传、启示录及其它书信中。这些错误在每个接续而来的时代中越来越明显,直到在最后的老底嘉教会时代里,真理完全被遮盖了。

69-1    现在,从我们得自神的第一把钥匙中,又得出了另一个较普遍的真理。我说过真正的教会将努力效法使徒行传中的教会,这完全正确。但我们发现神的道也教导说将有错误侵入,直到末日在主显现之前,真理将完全被遮盖。现在我们脑子中出现了一个问题:神是否遗弃属他的人,让他们陷入完全的迷惑中?绝对不是,因为圣经在马太福音24:24中清楚地说,选民将不会受欺骗,“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被迷惑了。”为什么呢?答案明摆在我们面前,有个真教会,也有个假教会;有一棵真葡萄树,也有一棵假葡萄树。然而假教会,假葡萄树,总是企图篡夺真教会的地位,并争辩说她才是真的,而不是选民。假的试图杀害真的,在使徒行传中是如此,在七个教会时代中也必如此,在新约各书信中都如此说。以往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必如此,这是不会改变的。

69-2    我们现在要非常谨慎,不要在这点上混淆,因此我们寻求神的话来证实这个结论。让我们回到圣经的第一本书,创世记。伊甸园中有两棵树,一棵是好的,一棵是恶的;一棵带来生命,另一棵导致死亡。最初有两个孩子向神献祭。让我重复这点,他们两位皆献祭给神。创世记4:3-5说:“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然而有一个(该隐)是邪恶的,因为他出自他的父,那恶者[约一3:12;约8:44],亚伯在神面前却是个义人[来11:4]。再者,从一对父母生出了两个孩子,他们是以撒和利百加生的双胞胎[创25:21-26]:一个是神的选民,另一个是神所摒弃的人[罗9:10-13;来12:16-17],他们两个皆敬拜神。每件事都涉及到敬拜神,每件事中恶者都憎恨义者且逼迫义者,在某些事件中恶者甚至杀害了义者。但注意这点,他们都被栽种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他们都声称与神有分,且都敬拜神。

70-1    以上的例子完全地符合主耶稣基督的比喻,他说天国犹如一个人出去撒好种子,随后来了仇敌将稗子撒在那些好种子当中[太13:24-30,36-43]。神并没有撒稗子,是撒但将稗子撒在神的好种子当中。那两棵出自不同种子的植物(人)在一起长大,他们从同样的泥土中得着滋养,分享同样的阳光、雨水和其它好处,他们也按次序被收割。你明白了吗?在我们学习教会时代及将来学习七个印时,你千万要记住这点,特别不要忘记在这末日,当稗子被捆起来准备焚烧时,麦子也将被收割起来存在主的仓库里。

70-2    我想把这一思想贯穿始终,所以让我们再深入一步去探讨。你有没有研究过灵性复兴的历史?复兴表示神的大能在运行,而每次神有所行动,撒但也随着行动,这是必然的。伟大的威尔斯复兴运动开始时(许多人不晓得这事),精神病院也很快爆满了,而且魔鬼显示自己的能力,为要转移人们对神的注意力。据记载,在卫斯理的日子里,人们藉着一些出自魔鬼的、最怪诞的行为来嘲笑神的恩慈和大能。在路德的时代,人们说他事工中的神迹不在于他成功地反抗罗马天主教,却在于他在那些被错误的灵所充满和引导的狂热分子当中,仍然头脑清醒。你若留意这末日的事工,就会发觉虚假和邪恶的灵也同样地大举入侵,一定会是这样的。我希望而且相信你有足够属灵的心志去明白这一点,并从中获益。

70-3    为了让我们清楚地认识这两棵一起生长的真假葡萄树,及在其背后运行的这两种灵,让我们读以下两段经文:

约翰一书4:1-4,“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小子们哪,你们是属神的,并且胜了他们(敌基督的灵);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神的灵),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犹大书3-4,“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因为有些人(不是圣徒)偷着进来(这些人不是从门进到羊圈里来的,因此是盗贼),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是不虔诚的,将我们神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并且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及12节“这样的人在你们的爱席上与你们同吃的时候,正是玷污。他们作牧人,只知喂养自己,无所惧怕”

在这些经文面前,我们不能否认真教会与假教会缠绕在一起,她们被种在一处,却出自不同的种子。

71-1    我想还有一点你们必须知道的,约翰以书信所达致的七个教会,皆在小亚西亚,而且都是外邦教会。他并不是致信给在耶路撒冷的教会,那里多数是犹太人,也许只有少数外邦人。原因乃是神已从犹太人转向外邦人,因此整个教会时代皆是围绕着神怎样处理外邦人,并为自己选召一位外邦新妇这个中心。“教会时代”与“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这两句话皆表达了相同的意思。使徒行传13:44-48说:“到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神的道。但犹太人看见人这样多,就满心嫉妒,硬驳保罗所说的话,并且毁谤。保罗和巴拿巴放胆说:‘神的道先讲给你们原是应当的;只因你们弃绝这道,断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们就转向外邦人去。因为主曾这样吩咐我们说,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极。’外邦人听见这话,就欢喜了,赞美神的道;凡预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

71-2    在罗马书11:1-8这样说:“我且说,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因为我也是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神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你们岂不知道经上论到以利亚是怎么说的呢?他在神面前怎样控告以色列人说:‘主啊,他们杀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坛,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神的回话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我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如今也是这样,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但若是出于行为,那么就不是恩典了,不然,行为也不算行为。这是怎么样呢?以色列人所求的,他们没有得着;惟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如经上所记:‘神给他们昏迷的心,眼睛不能看见,耳朵不能听见,直到今日。’”

72-1    罗马书11:25-29说:“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个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又说:‘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就着福音说,他们为你们的缘故是仇敌;就着拣选说,他们为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

72-2     这些在小亚西亚的七个教会,在古时拥有一些特性,这些特性在过后的时代中成为成熟的果子。当时被种下的种子,现在已生长起来并带来一个成熟的丰收,就如耶稣所说的:“这些事既行在有汁水的树上,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路23:31)

给以弗所教会时代的信息

启示录2:1-7:

1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2“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3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4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5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6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7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

使者保罗

73-1     以弗所教会的使者是使徒保罗,他是外邦人时代的第一位使者,这是不可否认的。虽然彼得被授权向外邦人打开门,但保罗却被授权成为他们的使徒和先知,他是外邦人的先知兼使者。因着他先知的职分,保罗领受了神赐给外邦人的道的完整启示,并证实了他是外邦人的使徒兼使者,其余在耶路撒冷的使徒们也同意这点。加拉太书1:12-19说:“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你们听见我从前在犹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样逼迫残害神的教会。我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遗传更加热心。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唯独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过了三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见矶法,和他同住了十五天。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看见。”加拉太书2:2说:“我是奉启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对弟兄们陈说,却是背地里对那有名望之人说的,惟恐我现在,或是从前,徒然奔跑。”6-9节又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是何等人,都与我无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反倒看见了主托我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托彼得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那感动彼得,叫他为受割礼之人作使徒的,也感动我,叫我为外邦人作使徒。)又知道所赐给我的恩典,那称为教会柱石的雅各、矶法、约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礼,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他们往受割礼的人那里去。”罗马书11:13说:“我对你们外邦人说这话,因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敬重我的职份。”

74-1    保罗大约在第一个世纪中期建立了以弗所教会,这使我们能确定以弗所教会时代的起始,大约在公元后53年。

74-2    保罗事奉的方式成了所有后来的使者们立志效法的典范,虽然这些人无法像保罗那样进到如此高的先知境界,但事实上他为神的每一位真正传道人立下了榜样。保罗的事奉工作有三种特质:

74-3    第一,保罗全然忠心于神的道,不管代价如何,他从未曾偏离神的道。加拉太书1:8-9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2:11说:“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14节又说:“但我一看见他们行的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哥林多前书14:36-37说:“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吗?岂是单临到你们吗?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或是属灵的,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

75-1    注意,保罗是不受任何组织支配的,而只受圣灵的引导,正如神运行在摩西身上,藉他带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一样。耶路撒冷的公会未曾差遣保罗出去,也没有任何管制他的权力。神,唯有神差遣并带领他。保罗不是出自人的,乃是出自神的。加拉太书1:1说:“作使徒的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借着人,乃是借着耶稣基督,与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父神)”加拉太书2:3-5说:“但与我同去的提多,虽是希利尼人,也没有勉强他受割礼;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

75-2    第二,保罗的事工在圣灵的大能之中,并借此彰显出了口头和书写的道。哥林多前书2:1-5说:“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使徒行传14:8-10说:“路司得城里坐着一个两脚无力的人,生来是瘸腿的,从来没有走过。他听保罗讲道,保罗定睛看他,见他有信心,可得痊愈,就大声说:‘你起来!两脚站直。’那人就跳起来,而且行走。”使徒行传20:9-12说:“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保罗讲了多时,少年人睡熟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着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保罗又上去,掰饼,吃了,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领来,得的安慰不小。”使徒行传28:7-9说:“离那地方不远,有田产是岛长部百流的。他接纳我们,尽情款待三日。当时,部百流的父亲患热病和痢疾躺着。保罗进去,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从此,岛上其余的病人也来,得了医治。”哥林多后书12:12说:“我在你们中间,用百般的忍耐,借着神迹、奇事、异能,显出使徒的凭据来。”

75-3    第三,保罗在神所赐给他的事工中有明显的果效。哥林多后书12:11说:“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称许才是。我虽算不了什么,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哥林多前书9:2说:“假若在别人,我不是使徒,在你们,我总是使徒,因为你们在主里正是我作使徒的印证。”哥林多后书11:2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

76-1    保罗作为器皿,带领了众多外邦的绵羊归向神。保罗喂养他们,关怀他们,直至他们结出公义的果子,成为外邦新妇的一部分,并预备好去见主。

76-2    根据传统的说法,在启示录被赐下的时候,保罗已为主殉道了,但约翰接替了保罗的事工,他所做的与保罗当年的事工完全一样。保罗是在启示录被赐下之前去世的,这并不影响他身为以弗所教会时代的使者的身份。因为每个时代的使者,不管他在何时出现或离去,那使者都是藉着一个彰显神话语的事工为神影响着那时代的人,保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以弗所城

76-3    以弗所城是亚西亚的三大都市之一,它常被称为基督教信仰的第三座城,耶路撒冷居首,安提阿第二。这是个富庶的城市,执政者是罗马人,语言却是希腊文。历史学家们相信约翰、马利亚、彼得、安得烈和腓力等人皆被埋葬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保罗在该城建立了真正的信仰,虽然他只在这里牧养教会三年,但当他离开这些信徒后,他还继续以祷告的心来关心他们。提摩太是以弗所教会的第一位监督,提摩太前书1:1-3说:“奉我们救主神和我们的盼望基督耶稣之命,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那因信主作我真儿子的提摩太。愿恩惠、怜悯、平安,从父神和我们主基督耶稣归与你。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

77-1    以弗所,这个名字有个奇特的双重含义:瞄准和松懈。这个教会时代的伟大志向是以圣灵的丰盛,即进入到“神的深处”开始的。他们以神至上的呼召为目标,然而后来却开始容许疏忽的态度出现。由于他们火热跟从耶稣基督的心渐渐冷淡下来,而开始显出一个征兆:在未来的世代里,那称为教会的神在世上的器皿,陷入到可怕的“撒但的深处”,她已经变得松懈并偏离了神的道。甚至在这个时代就已经开始背道了,它已离弃了起初的爱心。那颗种在以弗所教会时代的细小种子,有朝一日将在错误的灵里生长成大树,直到空中一切可憎的飞鸟皆前来宿其枝上[太13:31-32;启18:2]。若按人的推理,这棵出现在第二个夏娃(早期教会)眼前的树,看起来并不令人讨厌,以至于她再次受撒但的欺骗。以弗所时代是神给教会的最佳机会,但她战胜了一会儿后便松懈下来,撒但便趁其不备,种下了那彻底毁灭她的种子。

77-2    当时以弗所信仰的宗教,正好表达出这第一个教会时代的特征,也为后来的时代确定了方向。首先,那辉煌的亚底米神庙,是花了许多年才建立起来的。然而万万想不到的是,在圣院中却放置了一个毫无光泽和不起眼的亚底米神像。这个亚底米神像与竖立在其它寺庙中侍奉她的神像完全不同。她只不过是个被雕刻在一块木头上,几乎没有形状的女像。她的两臂是用两根简单的铁条做成的,这十分贴切地描绘出,在第一个教会时代中被释放的敌基督的灵。当时敌基督的灵已被释放来到了人们之中,它没有任何的形状能使人感到警惕,但那两根铁手臂却显出了它企图侵袭并摧毁神工作的野心,然而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它或它所行的事。但终有一天,人们会看到藉着那两根铁手臂,它的“行为”变为了“教义”,它的教义又成了一个帝国的律法。

77-3    神庙的朝拜方式也非常具有启发性。

第一,神庙里的祭司都是阉人。这些不能生育的祭司,预示了那些偏离神的道而无法结出果子的人,因为一个声称认识神却偏离神话语的人,他的生命就像一个不能生育的阉人一样贫瘠。

其二,在神庙的限制范围内,由那些仍是处女的女祭司来执行庙中的宗教仪式。这预示有朝一日,仪式和形式,法典与行为将取代圣灵的位置,在神的圣殿中再也不会有恩赐的彰显。那些女祭司的首领是祭司长,是一个拥有政治权力并大有影响的人。这预示了已经蠢蠢欲动但尚未太明显的事,即教会将把领导权交给那些有着人的计划和人的野心的人,而“圣灵如此说”也不再是活的事实了。

在祭司之下的人就是庙里的奴隶,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顺服那宗教等级制度。这预示有这么一天,那些被指定的神职人员,将运用政治手段及国家的支持,用教理、信条和人的领导来取代神的道和圣灵,并奴役平信徒;而那些教会的领袖们大发不义之财,穷奢极欲;而那些根据神的话,本该受服侍的贫苦百姓却成了奴仆。

耶稣的七位使者

启示录2:1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

这是他,经上讲到他时说,这位耶稣是主,也是基督[徒2:36]。这是他,独一的主神全能者,除他以外再无别的神[赛43:10-11;
44:6,8; 45:5,22]。他是救主(约拿书2:9说:“救恩出于耶和华。”)他在七个教会时代里始终行走在教会中间,他在第一个时代中是怎样的,在所有时代中也必然是怎样的。对每位信徒来说,他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他曾行过的事,现在仍在行,而且将继续行下去。

78-2    在此,你注意到耶稣独自在他的教会中行走,无人与他在一起。的确不会有其他人,因为是他独自拯救了她(教会),且藉着自己的血赎回她归自己。耶稣是她的主和主人,她将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他,他不会与别人分享这荣耀。没有教皇与耶稣在一起,没有大主教与他在一起,他肉身的母亲马利亚也不与他在一起。他不转向对父说话,因他就是父,他不转向对圣灵发命令,因为他是神,永生的灵。他的生命在教会中流动,并赐生命给她;若没有主,便没有生命,救恩是出于主的。

79-1    当他踹踏神烈怒的酒醡时,没有人与他在一起,那不是另一位,而是他自己被挂在十字架上流出他的血,他是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来12:2],他是我们救恩的阿拉法和俄梅嘎。我们是许配给他而非他人[林后11:2]。我们不属于教会组织,我们属于他,他的话是律法。信条、教理、法规和组织的章程都对我们无效。是的,是耶稣独自行走在教会中间,是神在教会里面,立志并行他所喜悦的事。永远不要忘记,你与神只有一个关系,神与你也只此一个关系,那就是耶稣,而且惟有耶稣。

79-2    他在那里,右手拿着七星。右手或膀臂象征神的能力和权柄。诗篇44:3,“因为他们不是靠自己的刀剑得地土,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得胜,乃是靠你的右手、你的膀臂和你脸上的亮光,因为你喜悦他们。”在他大能的右手中有七星,根据启示录1:20,他们是七个教会时代的使者。这表示在每个教会时代的使者背后都有神那同样的能力和权柄,他们藉着圣灵的火和能力来宣扬神的道,他们是星星,因为他们反射光。他们反射的光是主的光。他们没有自己的光,他们点燃的不是自己的火,使人们走在他们的火光中(赛50:11)。那是夜晚,因为星星只在夜晚出现;那是罪的黑暗的夜晚,因为世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犯了罪,亏欠了神的荣耀(罗3:23)。

79-3    这七位使者让人们认识神。那些接待他们的人,就是接待那差遣他们的主(约13:20)。他们在主的权柄下发言和行事,神以他神性的全能来支持他们。马太福音28:18-20,“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因此使者们满有圣灵和信心,被神的火燃烧,坚持神的真道,主则站在那里支持他们。想一想,每个时代的每个信徒都没有必要在心中呼喊,说:“哦,我要是能生在使徒第一次被差遣出去的那个时代就好了。”没有必要往后看,往上看!看那位在所有时代中行走在教会中间的主,他此刻也正如此行。看那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本性和作法永不改变。不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那里就有他在中间[太18:20]!他并不是以自满的旁观者身份出现,或以作记录的天使的身份出现。他站在那里显出他真正的身份,他是生命、支柱,是将一切美善的恩赐给予教会的主。哈利路亚!

80-1    “那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当我们藉着圣经的亮光思想这几个字时,这其中的意义该是何等的深远啊!在这节经文里他被描绘为“基督是我们的生命”[西3:4],因为基督确实是教会的生命,教会没有别的生命。若没有主,教会就只是个宗教性的团体,一个俱乐部,一个毫无意义的聚会。就如一具披金挂玉的尸体,再怎么样仍旧是一具尸体。因此不管一间教会的节目和仁慈的行为多么富有成效,若缺少基督,她便是一具尸体。然而若有主在她中间,来激励她,那她就成了令人惊奇的“主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3]此时此刻,他正走在这最后时代的金灯台中,他以什么身份行走在第一个时代中,他也必以同样的身份行走在这最后一个时代中。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0-2    “七个金灯台。”在出埃及记25:31说:“要用精金作一个灯台。灯台的座和干与杯、球、花,都要接连一块锤出来。”耶稣基督的真正教会,即新妇,就犹如精金一样。主耶稣的义就是她的义。她的特性就是主本身荣耀的特性。她的身份可在主里面寻见。主是什么,她便反映出什么,他有什么,她便彰显出来。在她里面没有瑕疵,她里外皆是荣耀的。自始至终,她都是主的作品,而他的作品是完美的。事实上,神的永恒智慧和旨意,都集中并彰显在她里面。有谁能充分了解这些呢?人如何能明白这些呢?虽然我们无法明白,我们却能藉着信心来接受这些事实,因为这都是神说的。

81-1     金灯台不只是金的,还是锤出来的。这手工锤出来的金子是根据圣灵赐给她的蓝图而制成的。除了她的主耶稣基督以外,有谁曾如耶稣的新妇一样被锤打和炼净过?确实,她步耶稣基督的后尘,饱尝人间的苦难。她的货财被掠,她的生命有危险,被视为待宰的羊,终日被杀,饱经磨难。然而,她从不报复,也不使其他人受苦。基督这位可爱的新妇是配得上福音的,并且如同精金是可锻的,有延展性。铜被锤打会裂开,神的这块真金却能为主受苦,不低头、不破裂、不毁坏。藉着这生命中的试验和磨练而被锤炼成一个永远美好和喜乐的器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