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的七重荣耀

启示录1:10说:“在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

约翰正在灵里,他在灵里时看到主耶稣那伟大,奇妙的日子,以及他一切神圣的大能。将来的事情即将被揭开,因为神正准备教导他。约翰没说那是个号角,只说如号角。当号角吹响时便有紧要的事,它犹如传令官,王的通讯员来到人们当中。他吹起号角,那是紧急的呼唤,人们集合起来倾听(以色列人总是藉着吹号聚集在一起),一些重要的事就要发生了。“听着!”这声音恳切的程度与号声一样的紧迫,清晰,强烈,使人惊醒。哦,今日我们应该听神的声音有如号角声,因为这是“福音的号角”所吹出的“预言”,使我们晓得将要发生的事,也预备好自己。

书写的命令

启示录1:11说:“我是阿拉法和俄梅戛,首先和末后的[中文和合本圣经没有“我是阿拉法和俄梅戛,首先和末后的”这几个字],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那七个教会。”

这就是他,首先和末后的,阿拉法和俄梅戛,他是这一切,一位真神。神的声音和话语,真实与真理即将到来,能在灵里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哦,在神面前听到他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七个教会。”那个在伊甸园和西乃山发出的神话语的声音,也是在那极其荣耀的变像山上所听到的声音,这次又向七个教会发出了一个有关耶稣基督是谁的完整和最终的启示。

“约翰,写下这些异象,为将到来的时代做好记录,因为它们是必定成就的真实预言。写下并寄出去,让人们知晓这些预言。”

约翰认得那声音。哦,若你是属主的,你将在他呼唤你时认出那个声音。

七个金灯台

启示录1:12说:“我转过身来,要看与我说话的那声音,[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

约翰并没有说他转身去看是谁发出的声音,但他却转身去看那声音。啊,我喜欢这点,他转身去看那个声音,声音与发声者同为一,是相同的,耶稣就是道。约翰福音1:1-3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如果你确实看到这道,你就会看到耶稣。

当约翰转过身时,他看见七个金灯台。事实上,它们是灯台。根据启示录1:20,它们是七个教会,“你看到的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我们不能用蜡烛来比喻教会,因为蜡烛烧一会儿就烧尽了,没有了;但灯台却能持久的燃烧下去,这是蜡烛所无法比拟的。

你若想得着一幅有关那盏灯的美丽图画,就读一读撒迦利亚书4:1-6,“那与我说话的天使又来叫醒我,好像人睡觉被唤醒一样。他问我说:‘你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一个纯金的灯台,顶上有灯盏,灯台上有七盏灯,每盏有七个管子,旁边有两棵橄榄树,一棵在灯盏的右边,一棵在灯盏的左边。’我问与我说话的天使说:‘主啊,这是什么意思?’与我说话的天使回答我说:‘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我说:‘主啊,我不知道。’他对我说:‘这是耶和华指示所罗巴伯的。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灵,方能成事。’”

这是另一盏纯金的灯,它发出明亮的光,是因为它从立在旁边的两棵橄榄树得着足够的油。那两棵树象征旧约与新约,油当然象征着圣灵,唯有他才能将神的光赐给人们。那位天使向撒迦利亚说:“你所见到的一切,表明教会不能依靠自己的势力和才能,却得依靠圣灵。”

现在检查一下这油灯的构造,你会发现它有一个大壶(或称为盛油器),是那向外伸展的七个管子的中心。这个壶里盛满了橄榄油,那些油注入七支管中的七条灯芯。使七支管的尾端燃烧并发出光芒的油和壶中的油是一样的,这油灯从不熄灭,因为祭司们不断地把油倒入壶中。

这油灯是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点燃的,首先,祭司从圣坛上取得火种,圣坛上的火起初是由神的火点燃的。祭司先点燃在壶上端的灯,然后从第一盏灯那里取火点燃第二盏灯,第三盏灯从第二盏灯那里取火点燃,第四盏则从第三盏那里取火,依次类推,直到七盏灯全都点燃。这从圣坛上取来的圣火,从一盏灯传到另一盏灯,这是一个奇妙的预表,预表在七个教会时代中的圣灵。那原本在五旬节倾出的圣灵(那是直接由坐在施恩宝座上的耶稣倾出的),依然在所有七个教会时代中赐给主的教会,且完完全全地显出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那位神的本质和行事方式是永不改变的。

约翰福音15章里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这棵葡萄树是由有生命的种子,长出有生命的根,再由根长大而成。葡萄树主干本身不结果子,结果子的是枝子。现在留意这点:你可以在柑橘属的橙树上嫁接一根西柚枝子,或接上一根柠檬枝,或接上桔树枝,或是其它同科的树枝。那些嫁接的枝子会存活,但却不会结出橙子来。是的,先生,柠檬枝结柠檬,西柚枝结西柚,其它的枝子也是如此。所接上的枝子能靠橙树中的生命而生存,但那棵橙树本身长出的枝子,却一定是橙树枝,而且也一定会结橙子。为什么呢?因为树干与它本身所长出来的枝子都拥有相同的生命。但那些嫁接的枝子却不是,它们所拥有的是别的树,别的根,别的种子里面的生命。当然,它们也会结果子,但所结的却不会是橙子,它们不可能,因为它们不是原本的。

教会也是如此,葡萄树被裂开,并嫁接上其它的枝子。他们接上浸信会的枝子、卫理会的枝子、长老会的枝子、灵恩派的枝子。这些嫁接的枝子结出浸信会、卫理会、长老会、灵恩派的果子。教派的种子只会结出教派的果子来。然而葡萄树若自己长出一根枝子,那么这枝子必定完全和这个葡萄树一样,会与在五旬节的时候所长出的枝子一样。它将说方言、说预言、有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和奇迹伴随。为什么呢?因为它靠葡萄树的资源生存。你看,它不是嫁接上去的枝子,而是葡萄树自己生的。当其它的树枝被嫁接上去后,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各结自己的果子,因为他们不是由葡萄树所生的。他们不认识原本的生命和原本的果子,他们无法晓得,因为他们不是原本的葡萄树所生。不然的话,那原本树干(耶稣)里的生命,必已通过他们而彰显出来。在约翰福音14:12里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由人所支配的各种教派不可能是神所生的,因为赐生命的是圣灵,不是人。

当你想到这七盏灯如何从那个主要的盛油器中汲取生命与光时,这是何等令人激动,因为它们的灯芯浸泡在油里。这里描绘了每个教会时代的使者,他的生命被圣灵燃烧。他的灯芯(生命)被浸在基督里,通过那个灯芯,他汲取了基督的生命,并藉此将亮光带给教会。他所给予的是怎样的光呢?他所给予的是那点燃第一盏灯的同一个光,这光一个时代接着一个时代地传下去,直到今天末日时代的使者,也有同样的生命和光,藉着一个与基督同藏在神里面的生命彰显出来。

我们不仅能谈到众使者,甚至每个真正的信徒也都生动地在此被描绘出来。他们全都汲取同样的资源,他们都被浸入同样的容器中。他们向自己死去,他们的生命与基督同藏在神里,他们受了圣灵的印记。以弗所书4:30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没有人能从主手中夺走他们[约10:28-30],没有什么能干扰他们的生命。肉眼可见的生命在燃烧发光,并彰显圣灵;内在不可见的生命则藏在神里,由主的话滋养。撒但碰不到他们,死亡也无法触及他们,因为死亡己失去了它的毒钩,阴间已失去了它的权势。感谢神使他们藉着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4-57]。阿们!再阿们!

审判

启示录1:13说:“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他站在那里,像一位人子,就如宝石嵌在戒指上那样完美,主在教会中得了荣耀。这才是主的日子,因为约翰看见他站立,不再是以祭司的身份,却是将来审判者的身份。那金带不再像祭司进入至圣所献祭给神时那样束在腰间,这时金带是挂在胸前,因为主现在不再是祭司,而是审判者。现在约翰福音5:22应验了“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主耶稣已完成了他的服侍,他的祭司身份结束了,预言的日子结束了,他作为审判者佩上金带,站在那里。

耶稣基督的七重荣耀

启示录1:14-16中说:“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他右手拿着七星,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耶稣对约翰的显现是何等震撼人心啊!约翰是因为神的道的缘故被流放的,现在这永活的道就站在他的面前。这是一个何等启迪人心的异象,因为每个特征上的描绘都有它的意义,这启示彰显了神是何等的荣耀。

1.他的头发洁白如雪

约翰最先注意到主洁白如雪的头发,这与岁数无关。哦,不是的,那白而发亮的头发并不意味他的岁数大,而意味着经验、成熟和智慧。永恒的那位并不衰老,对神来说,时间算什么?时间对神来说是算不了什么,但智慧却关系重大。这就如所罗门求告神赐给他智慧,使他能治理以色列人。现在,他要来了,全地的审判者就要来了,他以智慧为冠冕,雪白而发亮的头发象征着他的智慧,这点也可在但以理书7:9-14看到,“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从他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侍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万万。他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那时我观看,见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

就是这里,但以理看见主有白发,他是那位审判者,展开案卷来审判。但以理见他驾云而来,这正是约翰看见的,他们看见的主完全相同。他们见到那位审判者,肩上系着审判的金带站着,纯洁神圣,满有智慧,完全有资格藉他的公义来审判世界。哈利路亚!

甚至世人也明白这个象征,古时候法院开庭,法官头上带着假发,身穿长袍(头到脚的衣着),象征他有完全的权柄来伸张正义。

2.他的眼目如同火焰

那双曾因悲伤和怜悯而被泪水模糊的眼睛,那双在拉撒路坟前哭泣的眼睛;那双眼睛,在注视那些将他挂在十字架上的凶手时,不见愤怒,反而悲伤地说:“父啊,赦免他们!”[路23:34]现在那双眼睛如同火焰,是审判者的眼睛,要审判那些拒绝他的人。

当神以人子的身份出现时,他时常哭泣,世上没有谁能像他那样表现出人性的情感[约11:35; 来5:7; 赛53:3],然而在哭泣与忧伤的背后,他仍然是神。

同样的这双眼睛看见过异象,看透人的内心,洞察他们的思想,晓得他们的各种行为。这位肉眼中放射出光芒的神,他大声警告那些不晓得他身份的人:“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约10:37-38)耶稣像古时的耶利米,是个哭泣的先知,因为人不接受神的道,并将启示弃之一旁。

审判者那双愤怒的眼睛,此时也在记录一切属血气之人的生活。他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16:9; 亚4:10],没有什么是他所不晓得的[诗139:15-16; 箴15:3]。他晓得人心中的意念,也知道他们打算做些什么,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因为一切东西在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4:13]。好好想想吧,他甚至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是的,耶稣站在那里,眼目如火焰的审判者在施行审判。怜悯的日子过去了。哦,愿人们趁着还有时间,悔改并寻求主公义的面,以便在世界被烈火消化之前,他们能以主的胸怀为枕[彼后3:7,10]。

3.铜脚

“脚好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启1:15]铜突出的地方是它的硬度,你无需加入任何东西使之硬化。然而描述他的铜脚就更突出了,因为它已忍受过了火炉的考验,那个考验是没有人能忍受得住的。这是绝对正确的,因为铜象征神的审判,神所命定且已施行的判决。

约翰福音3:14-19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

民数记21:8-9说:“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以色列人犯了罪,罪必须被审判,因此神命令摩西在杆上挂一条铜蛇,那些望它的人便会从罪的刑罚中被拯救出来。

杆上的铜蛇象征来自伊甸园的罪,在那里蛇引诱了夏娃[创3:13; 提前2:14],使她犯罪。铜表明审判,就如在铜祭坛上所见的,坛上的祭物解除了罪的刑罚。神在以利亚的日子里审判以色列人时,神止住雨水,使火热的天空犹如铜[申28:23; 王上17:1]。在这个例子中,我们看到挂在杆上的蛇象征罪已受到了审判,由于它是铜制成的,表示神已对罪下了判决;因此任何人只要仰望那挂在杆上的铜蛇,并接受其重大意义的人,便得拯救,因为这是主的工作或救恩。

那杆上的蛇,预表耶稣降世所要完成的工作,主成了肉身,为的是能亲自承受神因我们的罪所下的判决。祭坛的底座是纯铜的,预表羔羊在创世之前就已被杀[启13:8]。在还没有罪人以前,判决就已落在主耶稣的身上,救恩完全来自神,他独自踏进神烈怒的酒醡,他的衣服因自己的血而变为朱红色。神的公义审判和愤怒的火炉是他的份。他受苦,就是用义的代替不义的[彼前3:18]。“哦,神的羔羊,你是配得,你用自己的血救赎了我们。”“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5-6]他受的苦是无人能受的,甚至在他被钉十字架之前,身体就已流出汗一般的血滴,那是由于将临到的严酷考验使他极其痛苦,以至于血管中的血都冒了出来。(路22:44)“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

然而有朝一日,那双铜脚将踏在地上,他将是全地的审判者,以公义和完全来审判人类。没有人能逃避那审判,没有人能推翻他公义的裁决,也没有人能干预他的裁决。那不义的,将仍旧不义;污秽的,将仍旧污秽[启22:11]。那不改变者将不会改变,因为他未曾改变,也永不改变。那双铜脚将把敌人踏得粉碎,将除掉敌基督,兽和兽像,及一切在他眼中看为可憎的东西。主将毁灭那些败坏他荣耀尊名的教会组织,将他们与敌基督一起粉碎[启19:20]。一切邪恶的人、不信神的人、不可知论者、现代主义者、自由主义者全都会出现在审判台前,死亡、地狱、坟墓会出现在那里[启20:10-15]。是的,它们都会出现在那里,因为主到来时册子将被展开,连不冷不热的教会[启315-16]和那五个愚拙的童女[太25:1-13]也全都会出场,主将把绵羊从山羊中分别出来[太25:32]。他来时将接管王国,因为那本来就是他的。与他同在的是成千上万的人,那是他的新妇,就是那些服侍主的人[启5:11-13]。多么荣耀!哦,现在就接受他,趁着还有时间赶紧悔改吧!从死人中醒过来,求神以他的灵来充满你,否则你将错过永生,趁着还有时间寻求主的面吧!

4.他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

水代表什么?听启示录17:15所说的,“你所看见那淫妇坐的众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国、多方。”他的声音如同众人说话的声音,那是什么?那是审判,因为那是许多见证人的声音,他们在各个时代,不断藉着圣灵来见证基督并传讲他的福音。那将是每个见证人,在审判的时候起来控诉那些不愿接受警告之罪人的声音。那七个使者的声音听起来既响亮又清晰。那些忠心的传道人,他们传讲耶稣拯救的大能,他们传讲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洗礼,他们传讲圣灵的充满和大能,他们持守神的道胜于自己的性命,他们都是在各自的时代中,藉着圣灵而成为耶稣基督的声音。(约17:20)耶稣说:“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

你有想过,当一个人无助地漂向一个大瀑布时,是何等的可怕吗?想想那瀑布的怒吼声,他就要面对那铁定临到他的灭亡了。这就像审判到来时,许多人定你罪的怒吼声,因为你没有趁还有机会的时候听从。现在就听从吧!因为你此刻的思想正被录在天上,在那里,你的思想比你的言语发出的声音更大,就如那用口发大肆宣称,但却不听从主的法利赛人;他们的心变为败坏和邪恶,直到为时已晚。现在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召唤你,要你听从神的道,接受它而进入永生。当你面临灭亡和万众怒吼审判的声音时,一切就太迟了。

然而你是否注意到水的声音会是何等的悦耳和轻松?我喜欢钓鱼,并且喜欢找个水波涟漪的地方。然后躺下来,听那涓涓的流水向我的心诉说和平、喜乐和满足。我多么高兴,神的道如洁净的水向我们表明:我们能停靠在安稳的港湾,在那里听见主的声音诉说和平。能听见主那慈爱、关怀,引导和保护的声音,我们该是何等的感谢他!有一天我们将听见同样甜蜜的声音说话,那不是审判,而是在欢迎我们,欢迎我们这些藉主的宝血将罪除去,生命受圣灵充满并行在神道中的人。有什么能比听见许多欢迎声,而且被众多因信而得永生的人所簇拥来得更宝贵呢?哦,没有什么能比得上的。我向神祈求,让你能听到他的声音,而不会硬着你的心,让你能接受他成为你的王。

哦,愿你能明白,毁灭世界的曾经是水[彼后3:6; 创:6-8章],然而同样的水却救了挪亚[彼前3:20],并因挪亚的缘故也救了地球。听主的声音和他仆人的声音,因为这声音呼召我们悔改并得生命。

5.他右手拿着七星

“在他右手中拿着七星。”现在,我们当然已从启示录1:20晓得那七星事实上是指什么。启示录1:20说:“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我们不管怎样也不会在这里迷惑,因为主己向我们阐明了,那七颗星是七个连续的教会时代中的使者,不是以名字来称呼他们,而是以七来宣布他们,每个时代都有一个。从以弗所时代直到这老底嘉时代,每位使者皆把真理的信息带给人们,他们在持守神特别赐给其教会时代的话语上,从未失败过。他们每一位都紧紧抓住神的话,他们忠心持守那最初的光,当每个时代远离神时,主忠心的使者都将那时代转回到神的道中。他们的能力来自主,否则他们就不能力挽狂澜。在神的看顾下他们有平安,因为没有什么能从主手中将他们夺走,也没有什么能使他们与神的爱隔绝,哪怕是疾病、患难、饥荒、刀剑、或生或死都不能使他们与神隔绝[罗8:35-39]。他们真实地委身于主,也蒙神全能的保守,他们不在乎临到他们身上的逼迫。对他们来说痛苦与嘲笑,更使他们将荣耀归给神,因为他们被视作配为主而受苦[徒5:41]。为感谢神的救恩,他们以主的生命之火来点燃自己,反映出主的仁爱、忍耐、温柔、节制、柔和和信实,神则以神迹奇事来证实他们。他们被指控为极端分子和圣滚轮,他们受宗派组织的指责并忍受讥讽,然而他们仍忠于神的道。

持守一个教条并不难,很容易,因为在这些教条背后有魔鬼支持。然而忠于神的话,并回到五旬节后从神的道所产生出来的一切则是另一回事。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罗马天主教一定是个真正的教会;因为多年以来她仍忠心于她所相信的,不断扩展而没有改变。绝对不是这么回事!任何一个有政府为其撑腰,搞出一些根本不是神话语的教规信条,并且这样一个没有显著事工能引起魔鬼反对的教会,当然能一帆风顺,但那不是判断的标准。然而你想一想那一小群人,有的被锯子锯开,被喂狮子,受逼迫,被驱逐[来11:33-38],却仍忠于神的道,那才肯定是出于神的。他们如何能在这信仰的征战中存留下来并仍然前赴后继,这才是神迹。

这个安慰不只是给七个教会时代的使者,每个真正的信徒都在神的手中,都能吸取他的爱和能力,并接受神给信徒的一切益处。神赐给使者的,以及他如何祝福和使用使者,对所有的信徒来说都是个典范,显出神对他身体的一切肢体的善待和关心。阿们!

6.两刃的利剑

“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启1:16]希伯来书4:12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从主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那就是神的道。(启19:11-16)“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酢。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约翰福音1:48说:“拿但业对耶稣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耶稣回答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这就是了,主来到时,他的道将击打万国与万民,无人能抵挡。他将揭开每个人内心的一切,就如主向拿但业所行的。神的道将显出谁行神的旨意而谁不行神的旨意,它将揭开每个人隐秘的行为,还有为什么他要这么做。神的道要剖开一切。这就是罗马书2:3所说的:“你这人哪!你论断行这样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却和别人一样,你以为能逃脱神的审判吗?”接着在罗马书2:5-17说到神将如何来审判世人,刚硬不悔改的心将被审判,所行的事将受审判,动机将受审判,神不偏待人,一切都将藉着神的道来审判,无人能逃脱。那些听了神的道而不接受的人,将根据他所听见的受审判;那些停滞不前,声称自己相信神的道,却没活出基督样式来的人将受审判。所有隐秘之事将被公开,且从屋顶上宣扬出来。哦,到那日我们就能完全明白历史了,那时每个时代将不再有奥秘。

然而,你是否晓得主在我们所居住的这时代中,也揭开人内心的秘密呢?除了神的道,谁能揭开人心中隐秘的事呢?希伯来书4:12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那是道,这道去到哪里,那里就彰显他的作为,因为神的道充满能力。同样在耶稣(道)身上的灵,在这末日又再一次回到教会中,成为给这末世的最后一个征兆,力求领人远离审判。那些拒绝他(道)的人,神的审判已经临到了他们,因为他们把主重钉十字架。希伯来书6:6说:“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

保罗说神的道传给你们,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帖前1:5]。那被传讲出来的道事实上是他在证明自己,他有如一把发火焰的剑,刺入人的意念;又如外科医生的刀切除病灶,使捆绑的得自由。早期的信徒不论往何处去,“他们到处宣传福音(道),主以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可16:17-18,20]病人得医治,魔鬼被赶出,他们说新方言,这就是道在运行。那道在相信的基督徒口中是永不落空的,而在这末日,他在真正道的新妇中更加强大。你们这小群[路12:32],你们这少数的人,握紧神的道,用他来充满你的口和你的心,有朝一日神将把国赐给你。

7.他的面貌如同烈日

“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1:16]马太福音17:1-13说:“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暗的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门徒听见,就俯伏在地,极其害怕。耶稣进前来,摸他们,说:‘起来,不要害怕。’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下山的时候,耶稣吩咐他们说:‘人子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你们不要将所看见的告诉人。’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耶稣回答说:‘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只是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门徒这才明白耶稣所说的,是指着施洗的约翰。”

马太福音16:28是给马太福音17:1-13作序,在马太福音16:28里耶稣说:“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人子降临在他的国里。”那三个使徒看到主第二次到来的顺序。他们见主在山上变了形象,他的衣裳洁白放光,他的脸明亮如日头。当主在那里出现时,摩西和以利亚站在他身旁,这完完全全是他再来时的情景。是的,以利亚必要先来,使儿女(新妇)的心转向父亲,也就是转向使徒时代对神话语的教导上去。玛拉基书4:5-6说:“看哪,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以色列已成为了一个国家,她已建立了自己的陆军、海军、邮政系统、国旗,和一切与建国有关的东西,然而有一节经文尚待应验:“国岂能一日而生?”(赛66:8)。那日子就快到了,无花果树已发了芽,以色列人正期待着弥赛亚,他们正盼望着主,这盼望就快实现了。以色列将在灵里重生,因为她的光和生命就要向她显现了。

启示录21:23说:“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这是新耶路撒冷,羔羊将在城中,有主在那里,便不需要灯光。太阳也不在那里升起照耀,因为他就是太阳和光,各国各族的人进城时将行在他的光中。你不因那日的临近而高兴吗?约翰看见了那将临到的日子。主耶稣,快点来吧!

玛拉基书4:1-3说:“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翅膀[中文圣经译为光线]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那和华说的。’”

这里他再次出现,太阳放射出它全部的光辉。哦,神儿子的能力在七个金灯台中光芒万丈。那位为我们受苦和受死的审判者站在那里。他亲身承担了神愤怒的审判,他单独踹踏神烈怒的酒醡。就如我们已说过的,对罪人来说,主的声音犹如瀑布在怒吼,犹如巨浪掀起死亡的波涛撞击岩石。但对众圣徒来说,救主耶稣的声音却犹如潺潺的溪水唱出悦耳的歌声,让你躺下安息,在基督里得满足。主以温暖的爱的光线照耀着我们,说:“不要惧怕,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我是全能者,在我以外别无他神。我是阿拉法和俄梅戛,我是一切。”[启1:8]他是谷中的百合花,明亮的晨星,主对我的魂来说是千万人中最美好的。是的,那伟大的日子就快临到了,公义的日头将带着医治的翅膀冉冉升起。

得胜的基督

启示录1:17-18说:“我一看见,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人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阿们;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没有人能承受那异象所带来的震撼,约翰浑身无力,仆倒在主脚前,像死了一样。但主用慈爱的手按他,他那祝福的声音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审判已经落到那在十字架上,在坟墓里的主耶稣身上,而他降世正是为了我们。主为我们担当了一切罪的苦楚,因此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人,就再也不被定罪了。因为他既是我们的“律师”又是我们的“法官”,身为法官的主宣布说,案件已经了结了,已经结束了,因此我们也不再被定罪了[罗8:1]。为什么教会害怕呢?主曾有过无法实现他所应许的时候呢?为什么教会害怕刑罚或死亡?它们早已被征服了。

在这里的这位是全能的征服者,他征服了肉眼可见及不可见的两个世界。不像亚历山大,在33岁时征服了整个世界,甚至再也不知道该征服何处,因此他在罪恶和纵欲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也不像拿破仑,征服了整个欧洲,最后兵败滑铁卢,被放逐到厄尔巴岛上,这时才发现被征服的原来是自己。然而,没有什么能征服基督,他从高天降下,此时已升到万有之上[弗4:8-9],并赐给他一个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2:9-11]。是的,他战胜了死亡、地狱和坟墓,并拥有它们的钥匙[启1:18; 林前15:54-57]。主释放什么,什么就得释放;他捆绑什么,什么就被捆绑[太18:18],这是永不改变的。在主面前没有其他胜利者,除他以外再没有别人,惟有他是救主[赛43:10-11]、救赎主,他是独一的神,“主耶稣基督”是他的名。

“不要惧怕。约翰,不要惧怕,你们一小群,我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继承。我一切的权柄都是你的,我那无限的能力也是你的,因为我在你里面。我来不是要带来惧怕和失败,而是带来爱、勇气与能力[提后1:7]。一切权柄都已赐给我了[太28:18],这权柄也是让你来使用的[徒1:8]。你只要说出我的道,我就会使它应验,这是我的约,它永不落空。”

七星和七灯台

启示录1:20说:“论到你所看见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个金灯台的奥秘: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七灯台是七个教会。”

我们已发现了这两个奥秘所带来的真理。哦,我们还不知道谁是那七位使者,然而藉着神的帮助,我们一定会知道,并且整个奥秘都会成全。我们晓得那七个时代,它们已被列在神的话中,我们将逐一地探讨那些时代,直到我们所处的这最后的时代。

然而在本章的最后一瞥中,我们看见耶稣站在七个灯台中间,右手拿着七星。主,至高的神站在那里,实在令我屏息。他是审判者、祭司、王、鹰、羔羊、狮子、阿拉法、俄梅戛、首先和末后的、父、子、圣灵,他是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他是一切的一切,他是那位创始成终的主,羔羊是配得称颂的!主藉着他买赎我们的救恩,证实了他自己是配得的。现在,拥有一切权柄和荣耀的主,站在那里,身为审判者,一切都已交付给他了。

是的,主站在灯台中间,手中拿着七星。那是夜晚,因为我们在夜晚才需要灯光,那是星星反射阳光的时刻。那时是黑暗的,教会藉着信心在黑暗中行走,她的主已离开世界,但圣灵仍然透过教会发光,赐光给这被罪咒诅的世界,而那些星星也反射了主的光。他们仅有的光便是主的光。到处是何等的黑暗,灵性上是何等的冷漠,但当主来到中间时,便带来光和温暖,教会被赋予能力,藉着主行他曾行过的事。

哦,愿我们能如约翰那样地瞥一瞥主。当那日我们站在主面前时,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哪!

若你尚未将生命交给主,愿你此刻便将你的心转向神,在你所在之处跪下来,求他赦免你一切的罪,将你的生命投降给他。然后我们将一起来探讨这七个教会时代,当我们探讨的时候,求神能帮助我这不配的仆人来向你揭开他的道。

(摘自《七个教会时代的诠释》38-5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