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是神

人们知道他是一名先知,他们也知道弥赛亚的特征只能以先知的身份表达出来。约翰福音1:44-51说:“这腓力是伯赛大人,和安得烈、彼得同城。腓力找着拿但业,对他说:’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我们遇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拿但业对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腓力说:’你来看。’耶稣看见拿但业来,就指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拿但业对耶稣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耶稣回答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耶稣对他说:’因为我说在无花果树底下看见你,你就信吗?你将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又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那个辨明人心意念的能力,使神的选民明白他是弥赛亚,是受神的道所膏抹的那位。希伯来书4:12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那个井旁的撒玛利亚妇人在听见耶稣辨明她心中的意念后,承认他是一位先知,并藉着这一辨明人心的伟大能力,认出了谁是弥赛亚。约翰福音4:7-26:有一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那时门徒进城买食物去了。撒玛利亚的妇人对他说:“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耶稣回答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给了你活水。”妇人说:“先生,没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哪里得活水呢?我们的祖宗雅各将这井留给我们,他自己和儿子并牲畜也都喝这井里的水,难道你比他还大吗?”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妇人说:“先生,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也不用来这么远打水。”耶稣说:“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妇人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说:“你说没有丈夫是不错的。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你这话是真的。”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灵和真理拜他[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下同],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灵和真理拜他。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启示录15:3说:“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说:’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你明白了吗?那只羔羊,那将自己的鲜血当作我们罪的赎价呈现在施恩宝座前的大祭司是主神全能者,那是他现今的职份。那是他此刻正在做的,就是用他的血为我们的罪辩护。但有一天这只羔羊将成为犹大支派的狮子,他将带着能力和荣耀来到,并以王的身份施行他的权柄治理万邦,他是那将要再来的,这地上的君王。当然这并非说他此时不是王,因他是我们这些跟随者的王,众圣徒的王。此时这是一个属灵的王国,它不属于这世界,就像我们也不属于这世界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行为与世人有别的原因。我们是天国的子民,从我们身上反映出的,是使我们重生并进入属灵王国的圣灵,而耶稣就是那重生世界的君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女人不穿男人的衣服[申22:5],不剪头发[林前11:2-16],不使用化妆品和其他世人趋之若鹜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男人不喝酒、不抽烟,和不再追求罪中之乐的原因。我们有权凌驾在罪恶之上,我们可以藉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之灵的能力施行这一主权。所有地上的王国都将被摧毁,惟有我们的王国必永存。

我们谈论过独一真神的各种职份和彰显,并在查考经文之中看到了他的荣耀,但我们却不是凭着知识来认识神,而是要在灵里藉着属灵的启示来认识他[林前2:10-11]。这同一位在肉身中被称为耶稣的,又转回到火柱中去了。然而主应许说他要再回来并藉着灵住在他的子民中。在五旬节那天,这火柱降下,并有火焰如同舌头一般,分开临到他们。神在做什么?他将自己分开进入教会中,并把自己分给那些男女信徒每人一部分。他照着自己在世时所应许的,在教会中分开自己。约翰福音14:16-23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犹大(不是加略人犹大)问耶稣说:’主啊,为什么要向我们显现,不向世人显现呢?’耶稣回答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耶稣说他要求父,父就差来另外一位保惠师,那位保惠师就是基督自己,那时他与使徒们同在,却还没有住在他们里面。后来在第23节中,主提到自己与父,他说:“我们要到他那里去,”这就是了。圣灵将出现,这位以父、子的身份来彰显自己的神的灵,将在更多人身上彰显自己。只有一位神,他是灵。

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敢说一位教皇,或一位主教,或神甫是那个圣者。那个圣者是基督,是那位在我们里面的圣灵。那些神职人员怎么胆敢说平信徒无权说话?每个人都有权说话,每个人都有一个工作,每个人都有一个事奉的工作。圣灵在五旬节那天到来,分开自己在每个人身上,为的是应验基督所说的:“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14:20]

那伟大的、自有永有的、全能的神,已经以圣灵的形式到来并充满真正的教会,他有权随意去任何地方或降在任何人身上。我们当中不该有任何人被称作“圣人”,整个主的真正会众,都因圣灵的同在而成为圣洁。那圣洁的是圣灵,不是会众本身。

耶和华

这个启示就是:耶稣基督是神,并且旧约中的耶和华就是新约中的耶稣。不管你如何尝试,你也不可能证明有三位神,但你也需要圣灵的启示,来使你明白神是一位这个真理。也只有藉着启示我们方能看到,旧约中的耶和华就是新约中的耶稣。撒但潜入教会,蒙蔽了人对这真理的认识。在他们被蒙蔽之后不久,在罗马的教会便停止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为人施洗。

我承认在这个圣经被大量歪曲的时代中,我们需要真正从圣灵而来的启示,帮助我们明白有关神性的问题。因为那有能力,得胜的教会一定是建立在启示之上的,所以我们期待神来将真理揭示给我们。然而事实上你并不需要一个有关水的洗礼的启示,它就明摆在你面前。使徒是否有可能在直接听到主的命令,即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人施洗后,跟着就被引入歧途,过后才发现他们是故意不顺服呢?他们晓得那个名字到底是什么,而且在圣经中他们除了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为人施洗以外,你再也找不到有任何一处经文说他们还用别的什么方法为人施洗。一般的常识也会告诉你,使徒行传乃是在讲述一个行动中的教会,所以若他们用哪种方式施洗,那么那种方式就是正确施洗的方式了。若你认为上面所说的过于言重了,那么你对下面的事情又作何解释呢?任何没有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人必须再重新受洗。

在使徒行传19:1-6这几节:“亚波罗在哥林多的时候,保罗经过了上面一带地方,就来到以弗所;在那里遇见几个门徒,问他们说:’你们信了以后[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也未曾听见有圣灵降下来。’保罗说:’这样你们受的是什么洗呢?’他们说:’是约翰的洗。’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百姓,当信那在他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又说预言。”

这就是说,那些在以弗所慕义的人已经听闻有关弥赛亚的到来。约翰传讲了主,他们受了悔改弃罪的洗礼,“盼望”着能信靠耶稣。然而这时保罗却是让他们“回顾”耶稣并受洗使罪得赦,因为这是领受圣灵洗的时候了。所以在他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之后,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临在他们身上。

那些在以弗所的都是善良可爱的人,他们都绝对有理由感到安心。请注意他们等待接受弥赛亚已经历了多么久的心路历程,他们已经预备好来接受主。但你有没有看到,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错过了他?主已经来过,而且又走了。他们需要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他们需要被圣灵充满。

你若已经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神就一定会用他的圣灵来充满你,这是神的话。使徒行传19:6乃是使徒行传2:38的实现,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看,保罗藉着圣灵所说的,与彼得藉着圣灵所说的是一样的,并且所说的不能被更改。从五旬节直到末日最后一个选民所受的洗都必须是一样的。加拉太书1:8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有些相信“独神论”的人也施行了错误的洗礼,他们认为洗礼是为了要得重生,有如被浸入水中能得拯救一样。重生不是藉着水洗而来的,而是圣灵的工作。彼得藉着圣灵这样吩咐,“你们各人要悔改并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他并没有说水使人重生,他说这不过是“在神面前有无亏良心”的一个证据。仅此而已。

彼得前书3:21说:“这水所表明的洗礼,现在藉着耶稣基督复活也拯救你们;这洗礼本不在乎除掉肉体的污秽,只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我相信这句话。

若有人有错误的想法,认为早期教会的历史能证明有奉耶稣基督的名以外的洗礼,我劝你去查考历史,亲自找出来。以下是个在公元后100年,发生在罗马的一个真实的洗礼记录,重新被刊登在1955年12月5日的《时代杂志》上:

“执事一举起手,帕彼流·迪修斯便从洗礼堂的门走了过来。站在齐腰深的水池中的,是木材商马可斯·维司卡。当帕彼流涉入池中来到他身旁时,他正微笑着。’你叫革老丢斯吗?’他问。’革老丢,’帕彼流回答。’我相信我的救恩来自耶稣基督,他被本丢彼拉多钉在十字架上。我与他同死,以便与他同得永生。’过后当他向后倒入水中时,他感到一双有力的手臂支撑着他。当水漫过他时,他听到马可斯的声音回荡在耳际:’我奉主耶稣的名为你施洗。’”

从那时起直到真理被丢弃之前,他们都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施洗。但从尼西亚会议即公元325年直到本世纪初,真理没有回来。然而在这末世真理又回来了,当圣灵要启示时,撒但无法阻止。

是的,若有三位神,你就可以奉一位父、一位子和一位圣灵来受洗;但是临到使徒约翰的启示却是只有一位神,他的名字叫主耶稣基督,而你也是因着一位神而受洗,只有一位。这是为什么彼得在五旬节以那种方式施洗的原因,他必须服从那个启示:“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6]这就是他:“主耶稣基督。”

既然耶稣是主也是基督,那他就不是别的,而只能是“父、子和圣灵”以一位彰显在肉身中。决不是什么“神在三位中,赞美三合一”,而是一位神,一位拥有三个主要称谓的神,并藉着三个职份彰显出这三个称谓。再听一次,同样的这位耶稣是主也是基督,主(父)和基督(圣灵)都是耶稣,因为他(耶稣)就是这两者(主和基督)。

若以上的解释还不能使我们明白有关神性的真实启示,那就再也没有其它方法可以让你明白了。主不是另一位,基督也并非是另一位,这位耶稣就是主耶稣基督,一位神。

有一天腓力对耶稣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耶稣对他说:“腓力!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吗?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约14:8-9]“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有一次我引用这段经文,一位女士说:“伯兰罕先生,请等一等,你与你太太是一体的。”

我说:“但含义不同。”

她说:“我不明白。”

于是我对她说:“你看见我吗?”

她说:“看见。”

我说:“你看见我太太吗?”

她说:“没看见。”

我说:“这就是含义不同的’一体’,因为主说,你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14:9]

先知说“到了晚上[或作黄昏]才有光明。”[亚14:7]圣诗如此写道:

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带你通往荣耀路径。

受洗归主是今日之光,

奉耶稣尊名同他埋葬。

无论何人痛悔己罪,

圣灵应许充满你心。

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证明神与基督原为一。

不久前,我与一位犹太的拉比谈过,他对我说:“你们外邦人别想把神切成三分来给一位犹太人,我们比你们知道的多多了。”

我对他说:“对极了,拉比,我们不把神切成三分。你相信先知吧?”

他说:“当然相信。”

“你相信以赛亚书9章6节吗?”

“是的。”

“那位先知所指的是谁?”

“弥赛亚。”

我说:“弥赛亚与神是什么关系?”

他说:“他就是神。”

我说:“这就对了。”阿们!

你不能把神分成三位或三部分,你不能对犹太人说有一位父,一位子,和一位圣灵,他会很快地告诉你这种想法出自何处。犹太人知道这个教条是在尼西亚大会设立的,难怪他们嘲笑我们是异教徒。

我们谈论的是一位不改变的神,犹太人也这么相信,但是教会却把那位不改变的神,从一位变成了三位,然而亮光却在黄昏的时候回来了。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个真理是在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的时候才回来!神与基督是一位,这位耶稣是主也是基督。

约翰有这启示,而耶稣本身就是这启示。耶稣在圣经中如此谈及自己:“我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阿们。”[启1:8]

若你还没有得到启示,那你就仰望祈求神赐给你,这是你得着启示的唯一方法。启示必须来自神,决不能是出自人的才干,而是圣灵的恩赐。你即使能把圣经倒背如流,虽然那是非常好的,但它却不能使你得着启示。启示必须来自神。神的话说若不是藉着圣灵,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你必须接受圣灵,这样,也唯有这样,圣灵才能启示给你知道:耶稣是基督,是神,那位受膏者。

原本的圣经经文

没有人晓得神的事,除了神的灵和那些得着神的灵启示的人[林前2:10-11]。我们需要祈求神赐给我们启示,胜过祈求世上的一切。我们已经接受了圣经,接受了圣经中伟大的真理,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它还不是实实在在的,因为他们尚未得着圣灵的启示,那些话还没有成为活的话语。圣经在哥林多后书5:21中说:“我们已藉着与基督的联合,而成为神的义。”你明白了吗?圣经说“我们因着在基督里面而成为神的义。”耶稣替我们成为罪,这并不是说他变得有罪,而是说藉着我们与他的联合,他代替我们成为有罪,好叫我们成为神的义。我们若接受(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即相信他确实代替我们成为罪;那同时我们也要接受,藉着与主的联合我们成为神的义这一事实。拒绝一个便是拒绝另一个,接受一个便要接受另一个。我们知道圣经如此说过,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但若没有得着启示,大部分神的儿女会觉得这经文并不实在,那只不过是圣经中的一节好经文而已。然而我们需要经文带给我们生命,而这就需要圣灵的启示了。

那么让我在此说些使你感到惊讶而又能帮助你的话。很少有哪一位学者不相信新约圣经的原文是希腊文。所有伟大的圣经学者都说神为了福音的缘故,赐下三个伟大的国家,这三个伟大的国家又做出了三个伟大的贡献:神赐下希腊人,他们带来了一个通用的语言;他赐下犹太人,他们藉着救主带给我们真实的信仰和有关神的真知识;他赐下罗马人,他们带给我们一个统一的,拥有法律和公路网的帝国。因此我们得着了真实的信仰,又有能向众人传达该信仰的语言,并能实际地运用政体和公路来传播它。按照历史来说,这似乎是完全正确的。今日我们的希腊文学者,说圣经时代的希腊文是那么完美和精确。倘若一个希腊文学者是精练和准确的文法家,他一定能准确无误地明白新约圣经所教导的。但这到底是真的呢?或只是一种理论呢?来自不同基督教派别的著名希腊文学者彼此间争论不休,然而他们所争论的,不也正是基于相同的希腊文字和相同的文法规则吗?实事正是如此。

甚至在别迦摩时代,即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亚大会之前,就已经有两位伟大的学者,他们是亚利乌和阿他那修。这两个人曾为了希腊文在教义上起了争论,他们争论得如此激烈,影响如此之广,以至历史学家们说,世界被一个双元音(指一个音节有两个元音)一分为二。如果希腊文是那么完美,而且受神命定,为何会有这样的一场争辩呢?肯定的,神的旨意并不是要我们每个人都通晓希腊文。今日我们仍然有因希腊文而产生的争论,以麦罗逊博士所著《剖析无能的基督教教会》一书为例,书中他引用许多著名希腊语法家的著作来随心所欲地证明希腊语法的规则是不变的,并也结论性地证明圣经教导说一个人重生以后,接着就是受圣灵的洗。他也断然地宣称女人可以受任讲坛之职,因为预言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讲道,然而他是否已经使那些与他一样有才能的希腊文学者信服了呢?绝对没有,你只要去读一读那些持不同看法的学者的著作,听听他们有学问的论述就知道了。

我刚说的不仅是事实,我还要进一步说明。今天有许多学者说原稿是以亚兰文写的,那是耶稣和他那个时代的人所使用的语言。他们认为那些人并不像人们普遍想象的那样,又能读又能写希腊文。事实上历史学家也因这点而意见分歧,例如司宫福博士,一位非常杰出的学者,他认为通过研究,他已经成功地证明了新约圣经是用当时的希腊方言写成的。他藉着手头的各种资料,为自己的观点提供有力的证据。但在另一方面,还有一位著名的学者,南沙博士却深信新约是用亚兰文书写的。他得到著名的历史学家汤比的支持,认为那时代的语言是亚兰文而不是希腊文,所以看起来新约圣经首先是用亚兰文写的。

然而,在我们为这点操心之前,让我们阅读詹母士王版本[俗称圣经钦定本]和南沙博士的译文。我们会惊奇地发现它们用字惊人的相同,在内容和教义上也都完全一致。我们甚至可以下结论说,神让我们看到这些新发现的圣经抄本和近期出版为人熟知的圣经抄本,不外是证实了我们已有抄本的可靠性。我们也发现,虽然翻译的人会彼此争论,但原稿却不会争论。

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你不能基于专家学者们对圣经写作语言的深奥论述来解释圣经。如果你由于传统的原因仍然不明白的话,这里有最后一个例子:没有人怀疑在公元后33年那个时期的文士、法利赛人和许多伟大的学者,他们都能准确地理解旧约的语法规则和单词的含义,但尽管他们拥有如此高深的学问,却仍然错过了神应许的道彰显在他儿子身上,这一伟大的启示。在旧约中,从创世记到玛拉基书,都有整章整章叙述主及其事工的经文,但除了得蒙圣灵光照的几个人以外,其他所有的人都错过了。

现在让我们来下个结论,这个结论是我们已经在圣经中找到的。我们相信,为了得到对神话语最完整准确的记录,我们要努力寻找最古老和最好的圣经手抄本,但不管我们多么虔诚,我们也永远不能通过对经节的研究和比较,来得到经文的真实意思。唯有来自神的启示方能使我们明白经文的真正含义,这正是保罗所说的:“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林前2:13]神通过成就自己的应许,来解释他自己的话语,这就是真实的启示。

现在,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误解我所说的,认为我不相信我们目前所用的这本圣经的准确性。我相信这圣经是准确的。耶稣在世时完全证明了旧约圣经的可靠性,它也像今日的新约圣经一样被准确地编辑起来。不要误解,我们今天有神那绝对可信的话,没有人敢删除什么或加添什么,然而我们需要那位赐给我们神话语的圣灵来教导我们。

哦,我们何等需要圣灵的启示,我们不需要一本新的圣经,我们不需要新的译本,虽然有些是很好的,我也不反对它们,但我们需要圣灵的启示。感谢神,我们拥有我们所需要的,因为神乐意藉着他的灵来向我们揭示他的话。

愿神开始藉着他的灵,继续不断地赐给我们生命的活力和得胜的启示。哦,教会若能得到活的启示,并能藉着活的启示显示出活的道来,我们就能行更大的事来荣耀我们在天上的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