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128E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1

让我们低头。亲爱的主,今晚我们为主耶稣再来的应许而感谢你,那时我们将在一场伟大的团聚中相见,欢乐与歌声将永不止息,因我们要在将来永无穷尽的世代里称颂你。我们祈求你祝福今晚的聚会。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个帐棚,这里的同事、牧师、同工和合作牧师,以及所有会众。

主,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些人,他们远道而来参加这个聚会;当他们返回家时,求你怜悯的手施恩在他们身上。主,求你应允。愿我们能更多次地相聚,来这个称为神之家的地方敬拜。主,祝福今晚那些通过电话收听的人。愿每个未得救的人今晚找到耶稣基督作他们的救主,医治所有病痛的人。父啊,你的仆人向你报到,服侍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2

主祝福你们大家。今晚很高兴在这里。我进来时,厄尼弟兄正在唱“在鸽子的翅膀上”这首歌的最后一段。的确是一首很美的诗歌,很美,我知道这首歌也很及时。所以,我们多么感谢神。

对你们今晚在全国各地收听的所有人,我真希望你们能来这里,看看人们脸上那种等候和期待的表情,今晚这会堂挤满了人;正在享受着美好的时光。
我们要感谢杰克•摩尔弟兄、摩尔姐妹、诺埃尔弟兄、布特莱尔弟兄、布朗弟兄和这里的所有同工,整个会堂,和所有工作人员,谢谢你们邀请我们回来。
3

这真是一种……不能说是巧合,只能说是神的手安排了这事。这里有位弟兄,前不久做了个梦,是有关正在发生的这件事的,他说:在梦中我穿着一条白色长裤,穿着一双印第安的鹿皮鞋站着。那正是我为这里的聚会打电话给杰克弟兄时穿的,正是这样,那时我在科罗拉多的卡森,穿着印第安的鹿皮鞋,穿着一条列维牌的白裤。利奥弟兄,如果你在收听的话,你记得过后几分钟我就去见你。所以,当时这聚会就在那里诞生了。

4

呐,这是星期天晚上,我知道你们许多人今晚要通宵开车回家,有些人要在明天早上走。我也有两天的路程要开。所以我们不会留你们太久。今晚我想来个老式的聚会,就像多年前那样,布朗弟兄、杰克弟兄和我们所有人为病人祷告,今晚我们也要照着过去方式为病人祷告。

呐,你们在后面的能听得到吗?我不断地把这些麦克风调低,因为我嗓子哑了。
5

我想说一件小事,发生了一件凑巧的小事。瞧,刚才有人告诉我,有一位弟兄(今晚可能也在会中),刚从宗派教会里出来,他来到什里夫波特,想要听这信息。后来他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所以就去到市中心。他看见一群人聚集在那儿,就问:“这是比尔•伯兰罕要传道的地方吗?”

那人说:“不,这是放葛培理布道电影的地方。”
他说:“哦,对不起,我找错地方了。”
他说他上来,他说:“现在,我该往哪里去呢。主?”他说:他就沿着这条大路往前走。在德克萨斯大街的尽头有个大教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教堂,顶上有个白色大十字架。他说主告诉他,说:“一直往前走。”当他走到那里时,他说:“瞧,一定是这里了,四周围有很多车。”他说:“一对新娘新郎正从教堂里走出来。”那是昨天晚上,那里有个婚礼,我看见他们走出来。主对他说:“呐,这就是你的情形,你正从宗派主义中出来,进入新妇里,与新郎一起走。”瞧?
6

我们走到街上,我跟妻子在讲这事,当我们走近教堂时,月亮和星星正好那样悬挂在十字架上面。我想,我爱观察那样的小事,这对我在神里的信念和事工,也许是一种赏赐。

今晚我在想,在图森时,有件事临到了那位维克多•勒•迪奥,他是个法国人,是个真正的法国人。我相信那天我告诉过你们,当时,我刚讲完道,我竭力要把宗派主义和真正的基督信仰区分开来。有个从一间著名五旬节宗派教会来的人,他正对我的信息简短评论了一下。
然后,丹尼•亨利,我想他是某个电影明星的表兄什么的,是个浸信会信徒;他跑上台来,张开双臂抱着我,说:“伯兰罕弟兄,我希望这听起来不会是亵渎,但那些信息可以当作《启示录》23章。”当他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就说起方言来了。
那里有三个讲法语的人。一个法国妇女(体形高大,肤色较黑,来自路易斯安那州,今晚她可能也在这儿),把他所说的写在一张纸上。接着,维克多•勒•迪奥,一位牧师,也写下同样的东西,他们俩就对照笔录,或拿过去。有位浅色头发(有点像金发)的男人站在后面,挤在后面很远的人群中,他走上来,想要看那些笔录。他是联合国的法语翻译。那三个笔录都一样。
笔录上这样写:
因为你选择了这条更艰难的路;你是自己选择了要这样行,(当然我们知道,摩西也得作出他的选择。)你作出了正确而谨慎的决定,那正是我的道路。因着这个莫大的决定,天上极大的福分将为你存留。你作的决定是何等的荣耀,在神的爱里,这决定将赐予并带来巨大的胜利。“
这三份都一样。我以为今晚把它夹在圣经里了,我一看,却没有,就是那份原件。
7

丹尼•亨利并不懂法语。就像我一样,他连英语都说不好,更不用说法语了。如果你看到那笔录,就像法语那样,他们把动词放在副词前面。那三份翻译一模一样。

不久前,丹尼•亨利做了……丹尼今晚可能也在收听。也许维克多•勒•迪奥也在收听,因为我知道他在图森。你们在图森那教会,那帐棚的人,图森帐棚的牧师是格林弟兄。维克多•勒•迪奥弟兄,我知道他正在帕克街尽头,从这边过去,和80号公路相交的地方举行帐篷聚会。如果你们明晚,后天晚上还在这儿的话,可以去听他,不知道他在那儿会多久。丹尼可能和他在一起。今晚,他们可能在图森帐棚里收听,我不大清楚。
8

那事以后,丹尼去了耶路撒冷,他说他躺在那个墓里的石板上,耶稣复活前身体曾放在上面。他说:突然间,我出现在他脑海里;他说他跑出去,哭了起来,就走到外面去。有人带他去了……他这个人,爱用石头做些东西,我是说他爱摆弄石头。他说:他去了据说是插过十字架的地方,他蹲下去,敲下了一块小石头,哦,大约一英寸见方,大概那样,就放在口袋里,心里觉得要把它带回来。

当他带回来后,有什么对他说:“用那块石头给伯兰罕弟兄做一对袖扣。”于是,他把石头放在酸液里,石头就从本来的石灰石颜色变成了血红石的颜色。他做了那对袖扣。
当他送给我时,他没有注意到,就在那对袖扣的中央,出现了一道又直又窄的条痕。今晚我把它们带在身上,要为病人祷告。看,血红石的颜色,好像血滴,那条又直又窄的线从中穿过,正如他预言所说的,预言中的那条又直又窄的路。瞧?我给他看了那条线。
丹尼,如果你在听,你或者勒•迪奥弟兄,无论哪个,今晚我们将有一个老式的聚会,要为病人祷告。我很高兴能走在这条又直又窄的路上,这条福音的路,这条神话语的路,与我们主耶稣基督在一起。
9

神祝福你们大家。呐,你们真是很好的听众,我可能会讲很长,要把你们留在这里很久。毕利说有三四百人要代祷,所以我得尽快开始今晚的信息,然后为病人祷告。

呐,对在亚利桑那的人,下个星期六晚上,我们会在(我老是想不起那个镇的名来)亚利桑那的尤马,参加晚宴。然后紧接着星期天早上,我们会在加州,到洛杉矶和其它预先说好的地方去。
今晚,我要从经文中取出一个题目。
10

顺便说一下,今天我正坐在自助餐厅里,莫里森餐厅;杰克弟兄、他太太、我和我太太,我们一起去莫里森餐厅小聚一下,我们一直都没出去;女士们也没一起聚过。有位年轻人向我走来,他名叫格林,是佩里•格林弟兄的父亲。他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那天晚上你谈到’约尼别针。’”其实是叫做,叫什么来着?发夹。他说:“你谈到了’约尼别针,’”他说:“我给你一根’约尼别针。’”他就送给了我。

呐,这才是“约尼别针,”女士,这可不能用在头发上。这“约尼别针,”他说:他已经用了多年,是用来压住圣经书页的。所以他说:“我送你这根真正的’约尼别针。’”所以,格林弟兄,如果你在这里,或正在收听,我要说那根“约尼别针”很好用,夹得很牢。
11

呐,我们要马上进入圣经。现在我要你们和我一起翻到《诗篇》55篇,然后再翻到《马太福音》第3章。今晚我的题目是厄尼弟兄所唱的主题:“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呐,我不能把所记下的所有笔记和经文都讲到,我只能挑其中的一些讲,因为我已经答应要讲这信息了。

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六晚上在尤马,若主愿意,我要传讲有关被提的条件。
12

在《诗篇》53篇,对不起,是《诗篇》55篇:

求你留心听……(是的,55篇。)
1神啊,求你留心听我的祷告,不要隐藏不听我的恳求。
2求你侧耳听我,应允我。我哀叹不安,发声唉哼,
3都因仇敌的声音,恶人的欺压;因为他们将罪孽加在我身上,发怒气逼迫我。
4我的心在我里面甚是疼痛,死的惊惶临到我身。
5恐惧战兢归到我身,惊恐漫过了我。
6我说:“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我就飞去,得享安息。
7我必远游,宿在旷野。细拉。(“细拉”就是“阿们。”)
13

大卫,是个热爱旷野的人,当他哀伤,百姓又不相信他,敌人上来攻击他时,他说:“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我就飞去旷野,留在那里。”很多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愿我能取下墙上的猎枪,带上宿营背包,到野外去,不再回来。我曾求过主,我能否活到看见那一天。我从不想要什么葬礼。我说:“但愿我能去森林的什么地方,把这’老金发’靠在树边……”

对不起,那是指我的猎枪,我这样说:是由于我妻子坐在这里。你知道,那把猎枪是这里一位弟兄几年前送给我的,我用它猎杀了五十五头猎物,没有一枪打空,有的猎物还是在七百到八百码的地方打中的。我叫它“老金发,”因为我妻子头发是浅黑色的,所以她说:我把那枪看得比她还重。
所以,我想把它靠在树边,说:“主,让约瑟哪一天找到它。”但愿我能乘着鸽子的翅膀飞到远方。
但是,就像有一次我在山上观察一只鹰,看着它飞到远方(你知道我讲过这个故事),我说:“在这里真好,主。就像彼得说:’让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但就在那山脚下,病痛的人在等着;失丧和将亡的人在等着。”所以,让我们趁着白日做我们所能做的。有一天,会有一只白鹰的翅膀降下来,他会把我们带走。
14

呐,在《马太福音》3:16,我想读16和17节:

16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他开了,他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落在他身上。
17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换句话说:就是“我喜悦住在他里面。”)
15

呐,我们想花几分钟来谈谈这种鸟。鸽子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鸟之一。想一想鸽子,它其实是野鸽,而家鸽跟它是同一类的鸟。家鸽是驯养的鸽子,它们是属同一家族的。我查过了资料,它们是同一家族的。家鸽和野鸽,它们俩是同一家族的。这类鸟的习性是很突出的。

几年前,和摩尔弟兄一起在这里举办帐篷聚会时,我讲过“羔羊和鸽子”这个题目。我想你们都还记得;我们讲到,鸽子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清洁的一种鸟;羊羔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温顺的动物。它们都是献祭用的鸟和动物。
16

这个预表在这里太完美了:耶稣是那羔羊,神是那鸽子。鸽子不会落在一只狼身上,它的性情不对。鸽子也不会落在一只狗身上,它的性情也不对。鸽子必须落在一只羊羔身上;这两种性情必须是一样的。我们也必须成为这样;我们的性情必须从暴躁的罪人变成温顺的羊羔。

你注意到吗?是鸽子在引导羊羔。注意,羊羔丢弃他所有的,给了鸽子。你看,鸽子把羊羔领到哪里去:为我们所有人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
呐,这鸽子,如果神要用什么来代表他儿子,那么,他就会用地上最清洁、最温顺的动物来代表他,一只地上的活物;但当神要在天上代表自己时,他就用天上最温顺、最清洁的鸟来代表:鸽子。
17

呐,鸽子有很多种,有很多不同的种类。通常,我们说的斑鸠是一种灰色的鸟。然而,还有一种晨鸽;还有一种晚鸽。在我们家乡还有一种叫“响声鸽,”是一种体形很小,灰色的小鸟,翅膀上有红条纹。还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鸽子,颜色也都不一样。家鸽的情况也是这样。

呐,鸽子是一种结构非常奇特的鸟,由于它的习性,它不能吃不干净的东西;它就是不能吃,因为它的身体不是那样构造的。
18

呐,我总是说:鸽子象征着神,而乌鸦则象征着伪君子。乌鸦可以停在一只腐臭的死尸上吃一整天,然后又马上飞到田里,和鸽子一起吃麦子。鸽子也能吃麦子,没问题,但它不能吃死尸。瞧?它不能那样做,它的胃受不了。我纳闷,为什么它不能吃那些东西,它们都是禽类,都是鸟。但为什么呢?因为它们的结构不同。

真正的基督徒也是这样。宗派里的基督徒可以接受任何东西,但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却不能接受世上的事。他的构造不同。
19

我发现,鸽子没有一点胆汁。鸽子里面没有胆汁,因为它不需要。所以,一位真正的基督徒也是这样,他不需要任何的苦毒,瞧?因为他只能吃神的食物。它不需要用苦毒来消化,它是用爱来消化食物,瞧?苦毒:“哦,”他们说:“瞧,”他们与道不同。但爱总是接受神的道。

呐,鸽子没有胆汁;因此,它不能吃脏的。它的特性不许它吃任何脏东西。如果它吃了,就会要它的命。但不存在这个危险,因为它不会吃的,它对那些东西没胃口。
20

一位真基督徒也是这样。你知道吗?一位真基督徒甚至没有任何罪会算在他身上。大卫说:“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32:2]当你在羔羊的宝血里洗净时(不是凭着假信,而是真正靠着羔羊的宝血),神不把你所犯的任何罪归在你身上,因为你已经在宝血底下,神看不见它了。有个血祭在那里;他在你里面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在创世以前他就把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这就是神所能看到的一切,因为你已经从所犯的一切罪中被救赎出来了,你在羔羊的宝血里洗净了。因此,你里面再也没有苦胆了;你里面再也没有污秽的习性了;因为羔羊的宝血已经把它们除去了;当你有一个赎罪祭摆在那里等候你时,神就不能再把罪算在你身上了。

你说:“那这样的话,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伯兰罕弟兄;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向都是这样的,从来都是。但当一个人真正明白了耶稣为他所做的事,却又转过去做一些与他相违背的事,这就表明他从未接受过基督。
21

我有个可爱的妻子坐在后面。她比我年轻十岁,头发和我一样灰白了。原因是,她要站在我和外面的世界中间。如果我要出国了……这岂不是有些家庭的真实写照吗?如果我把全家人召集过来,我说:“看着,伯兰罕太太,你要知道,你是威廉•伯兰罕太太。我离开后,你不可有别的男人。不可跟任何男人挤眉弄眼,”等等这些事。“不可跟人调情。如果你做了,回来后我就把你休了。”

她就转过来,说:“呐,我的丈夫,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出外的时候,不可带任何女人出去。你不可做这做那。如果你做了,你回家后,就自己考虑离婚吧。”
呐,这会是个可爱的家吗?瞧?不。如果我真正爱她,那我相信我若做错了事,跌倒了,犯了罪,我相信她会为此原谅我,因为她爱我。如果她做错了事,我相信我也会原谅她,肯定的,因为我爱她。但如果我那样爱她,只要我一直那样爱她,她就不用担心。尽管她会原谅我,但我怎么也不会去伤害她。不然,我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该死的人,我一分钟也等不及,就会去告诉她我所做的事,因为我爱她。瞧,如果我以那种人的爱爱她,那么我对耶稣基督那种属神的爱岂不大得多吗?
22

虽然我可以抽一根烟,我一生中从未抽过;但要是我抽了,主也会为此原谅我;我相信他会的。如果我喝酒,我一生中从未喝过;但我相信主也会原谅我。可是,我太爱他了。神啊,帮助我;我不愿意做任何那样的事,瞧?因为我爱他。那些东西已经离开我了,因为当他把我从乌鸦变成鸽子时,就完全不同了。我的旧胃口等东西都离开我了;那么,罪就不再算在我身上了,因为我无意去犯罪了,犯罪的欲望不在我里面了。

23

呐,鸽子还有另一种了不起的特性。它是一种奇特的鸟。你曾见过所有的鸟……

我最喜欢的鸟之一是知更鸟。呐,你们男孩子不要打我的知更鸟,瞧?因为我不想你们那样做。我的知更鸟,你知道它的胸膛是怎么变红的吗?你知道,有一天,有个人在十字架上快死了,没有人去帮助他;神已离弃了这人,他快死了。他的手钉了钉子,脚和肋旁流着血,头上戴着荆棘的冠冕,血从脸上流下来。有只小鸟从那儿飞过,一只棕色的小鸟。它看到那场面,心想,那是它所见过的最凄惨的场面。它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小鸟,但它看到那些大钉子,那些扎进他手里的罗马残酷的大铁钉,它就飞过去,用小嘴巴使劲地拔出那些钉子。于是,它的胸膛就被血染红了,从那以后,它的胸膛就变成红的了。我要我的胸膛也用他的宝血来保护,捍卫他,直到去见他的时候。我爱小知更鸟。
24

但你知道,小知更鸟要洗澡的;可是你知道,鸽子却不用,不用。它体内有一种油,全身都会出油,使它从里到外都保持干净。你知道这点吗?鸽子有油。鸽子自身会出油。你抓过鸽子或家鸽,闻到它身上那种气味吗?那种油是从它体内产生的。它体内有一条油腺,可以保持外面的羽毛总是清洁的,因为它从里到外都是清洁的。没错。它是一种很奇异的小鸟。

呐,我知道你们这里可以打到野鸽,我想,是在路易斯安那州。不要去打。哦,我下不了手。我想如果是饿了,那还可以。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去扣扳机。
25

鸽子跟我们家族有着很奇特的关系。有一天,我外祖母快要死了。她是从肯塔基州切罗基族保留地出来的;一个小妇人,她快要死了,她得了一种病,我想他们叫做“淋巴结核,”她就要死了。外祖父跪在床边;还有妈妈,波蒂阿姨,郝丽阿姨,所有人都跪在床边。查理舅舅(是个小不点,才四岁),还是婴孩;最大的是妈妈,大概十二岁。外祖母在床上梳理她满头的黑发,开始唱起歌,“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你怀。”她死的那时候,外祖父还不是个基督徒。当他八十七岁的时候,我在主的天使显现的那条河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施洗了。

当她唱着那首歌的时候,她虚弱的双手举向空中,一只鸽子飞进了门,飞了过来,落在床头上,咕咕地叫着。神取走了她的灵魂。
26

那次我和杰克弟兄、高登•林协弟兄飞到英国伦敦。有位名叫弗罗伦斯•南丁格尔的妇女曾给我写过很多信,我想,她说自己是已故弗罗伦斯•南丁格尔的曾孙女或什么的。她在南非,快死于癌症。她照了一张相片,你们在那本书中见过了。我一辈子从未见过像她那样的活人。我相信,那天杰克弟兄和我在一起。我们走进那个教区一位牧师的家,他们把她带去后面的教堂。

当我们还在机上,我们的飞机一降落,他们就从广播里呼叫我们,那时她躺在救护车里,是早些时候从南非飞过来的,知道在那时我要来英国。那位牧师把她带到教区,所以我们就去那里为她祷告。
27

我见过很多的病人,但她瘦小的胳膊看上去还没有一英寸宽,头盖骨的接缝处你都可以看得见。大腿靠臀部的地方都没肉了,大概只有两英寸宽,只剩下骨头了。她抬不起手来,太虚弱了,抬不起来。她想要说点什么,但我听不明白。后来通过一个护士我才听明白了,她说:“伯兰罕弟兄,求神让我死吧。”她不想活了。我注意到,眼泪从她脸颊骨的一旁流了出来。她从哪里得来足够的水分使她流泪,我真不知道,因为她的血管都萎缩了,她的病况太可怕了。我来是为病人祷告的,我不能求神让她死。但她看起来就是不会死,只是奄奄一息地拖着。

我跟你们牧师一起跪在房间里祷告。当我跪下祷告时,一只小鸽子飞到窗台边,咕咕地叫着。当我祷告完了,我以为那是人养的宠物鸽子。外面是雾朦朦的,就是那种英国的天气,大不列颠岛就是这样。那只小鸽子不叫了,就飞走了。我走过去,按手在她身上,呼求主的名。今天,这个妇人又高大又健壮,“在鸽子的翅膀上。”
鸽子从里面来保持自己的清洁。基督徒也是这样做的,他从里面来清洁。怨恨进不来。他不需要苦胆来消化东西,因为他不吃那样的东西。瞧?他是从里到外来清洁的。
28

呐,我们注意到这种鸟,(我这里写下了很多东西,但时钟走得很快)这种鸟在旧约里也作献祭用,作赎罪和洁净的祭。让我们在这里看一下《创世记》15:9这节经文。让我们思想一下这节经文。呐,亚伯拉罕在这里求问神,他要怎样行这事。神就用他的道回答了亚伯拉罕,他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来行这事。让我们从第1节开始,我不想在这点上太匆忙。

1这事以后,耶和华在异象中有话对亚伯兰说(看,亚伯拉罕是个先知,所以他看到异象):“亚伯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地赏赐你。”(耶和华—玛拿西。瞧?)
2亚伯兰说:“主耶和华啊,(注意,大写的”L,“主耶和华,以罗欣,)主耶和华啊,(在异象中)我既无子,你还赐我什么呢?并且要承受我家业的,是大马色人以利以谢。”
3亚伯兰又说:“你没有给我儿子,那生在我家中的人,就是我的后嗣。”
4耶和华又有话对他说:“这人必不成为你的后嗣,(神已经应许他了,你知道。看,就在那时亚伯拉罕都快失败了,但那应许是无条件的;那约是无条件的)你本身所生的,才成为你的后嗣。”(那时他已经一百岁了。)
5于是领他走到外边,说:“你向天观看,数算众星,能数得过来吗?”又对他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一个没有孩子的人,并且现在已经一百岁了)
6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为他的义。
7耶和华又对他说:“我是耶和华,曾领你出了迦勒底的吾珥,为要将这地赐你为业。”
8亚伯兰说:“主耶和华啊,我怎能知道必得这地为业呢?”
呐,注意听,
9他说:“你为我取一只三年的母牛,一只三年的母山羊,(注意这里的”三,“三年的)一只三年的公绵羊,一只斑鸠,一只雏鸽。”(两者是同一类,都是一样的东西。看,鸽子也用来献祭,它预表了耶稣)
29

这约就立好了。你知道,后来他怎样把祭物劈开,做这做那。

在古时,当人立约时,他们把约写好,然后杀一只动物,站在劈开的动物中间,把那约撕成两半,一人拿一半。
就像中国人的洗衣店常常做的那样。这里的中国人不会写英文,所以他在纸上写下收据,把纸撕开,给你一半。你们记得中国人的洗衣店过去常常那样做。取衣服时,这两半要对得上,才能拿到你的衣服。瞧?你骗不了他,因为他拿着另一半。你可以复制你的名字,但你不能把那张纸再撕一次。瞧?必须是同一张纸撕出来的。
所以,在很久以前,东方人就是这样立约的。他们杀一只动物,站在它之间,把那张山羊皮撕开,一人拿一半。当那约被确认时,他们把撕开的两半拼在一起,这两半一定要完全吻合。
30

呐,神在这里要显明给亚伯拉罕看的就是这个:这些祭物都是指着基督说的;神怎样将耶稣带到各各他,把他撕开,将他的身体接到天上,又差圣灵下来,降在我们身上;在他身上的这圣灵同样也得在你身上,才能与那身体相吻合,成为这末日的新妇。瞧?没错。现在不是一个宗派,而是这道,他就是道。瞧?

就像这道必须临到道一样,就像人体细胞一样。你知道,当你的身体被建造时,它不是一个人体细胞、然后一个狗细胞、然后又一个猪细胞。不,不是的。它整个都是人体细胞。基督的身体也是这样,所有都是神的道,不只是一部分,不是加一些传统进去;不!它全都是基督的身体。
呐,我们看到,他在这里既用了斑鸠,也用了雏鸽,因为它们是同一家族的。呐,你总是……
31

所以注意。我要引用几处的经文:《利未记》12章6节。在这里,我们看到女人被洁净的次序。如果妇女生了孩子,她必须等候。如果是生男孩,她必须等33天,才能带着鸽子进会幕行洁净的礼。如果她是生女孩,就必须等66天才能进会幕[利12:2-5]。

呐,我们来看第6节:
6满了洁净的日子,无论是为男孩,是为女孩,她要把一岁的羊羔为燔祭,一只雏鸽,或是一只斑鸠为赎罪祭,带到会幕门口,交给祭司。
看,她还不能进去,因为她洁净的日子还没到,但她可以把祭物交给会幕门口的祭司,作为她献的祭。看,一只斑鸠或一只雏鸽,它们是同一家族的。
32

呐,一只鸽子可以用来赎罪,用作赎罪祭[利12:6-7]。或者对麻风病,它代表罪,你可带两只鸽子来:揪掉其中一只的头,把它倒过来,让血流在另一只的身上,然后把这只鸽子放飞了[利14:2-7]。当这只鸽子飞走时,它把同伴的血洒在了地上,那血向神喊道:“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我们的神。”

你还看不到那死去的同伴耶稣基督吗?他被杀,血洒在我们身上,使我们得释放,喊着说“圣哉!圣哉!圣哉!归于我们的主。”何等美妙的预表啊!真希望我能有点嗓子。
33

呐,这预表那伟大的圣灵,正如我们刚才在《马太福音》3:16读到的,这鸽子被神用来作为迹象。

挪亚曾被赐予一个迹象,正如这位弟兄刚才唱的。神很不喜悦,没有什么能止住他的怒气,因为他曾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但挪亚在神面前蒙恩,就按照神给他的指示造了一只方舟。他就漂浮了起来。
我可以想象出那时所发生的事,他们说:“山上那个老头,老狂热份子,在建一只方舟,说天要下雨了,可天从来没下过雨。”
但挪亚说:“不管怎样,都会下雨。”
后来,我知道他进方舟的那天,我想是,我想不起是哪一天,我相信是五月十七号。挪亚进了方舟,神就把门关上了。
乌云开始出现了,雨开始落下了;水沟慢慢满起来了;大渊的泉源裂开了,所有的水泉都涌出水来。最后,人们进了屋子,爬上房顶。那方舟却原封不动地停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方舟四边的水都聚满了,她就开始漂浮起来,越来越高。人们敲打方舟的门,尖叫着,但已经没有用了,挪亚无法打开那门。神把它关上了,神是唯一能够开门的。
在我们的方舟—耶稣基督身上也是这样;神在各各他为我们打开了门,他确实也会关上门,正如他打开门一样。
34

方舟漂起来了,越来越高,也许比地上最高的地方还高一英里,那时,地球都偏离了它正常的轨道。方舟四处漂流,漂过了房屋树木,越过了高山等等,漂荡了四十昼夜。当风止息的时候……

神的怒气是可怕的。他的爱是纯洁、神圣的;他的怒气也与他的爱一样,是神圣的;因为他是一位审判官,他必须施行审判。他是赐下律法的,而律法没有惩罚就不成为律法。所以,律法必须有惩罚。你若触犯神的律法,这时候,你就得遭受惩罚。
35

呐,我们注意到,挪亚漂到那里以后,毫无疑问,他晕船了,外面有洪水汹涌咆哮,因神的怒气,有击打、碎裂、尖叫的声音等等。后来,洪水开始平静下来;什么也没发生。日子一天天过去,什么也没发生。也许动物和人的食物粮草渐渐没了,但什么也没发生。所以他想,“不知道怎么了?我看不见外面。”

方舟是这样建的,(要是你进去过就知道),它只有一扇窗户,就在方舟的顶部。你不能朝两边看,不能朝别的地方看,只能直直朝上看。我们的方舟—耶稣基督也是这样。你不能看你旁边的人,如果你在方舟里,你不能看别的,只能看基督,因为那里只有一个门,主就是那门,我们今早谈论过了。你得不断地向上看,“因为手扶着犁向后看的,根本不配去犁地。”
36

呐,在方舟里,挪亚可以看到光,可能是阳光,但他不知道他在哪儿。方舟仍在漂着,他能听到波浪拍击两侧的声音,他知道已经过去很多天了,洪水到现在肯定退下去了。所以,他去抓了一只不可信任、靠不住的鸟,他想试试它,就把它送了出去。那是一只乌鸦,那只乌鸦再也没回来过。因为它在外面,在神的方舟以外找到了快乐。它从一具死尸飞到另一具,吃着那些死尸肉,和那些漂在水上的腐肉,它绝对是很满足的[创8:7]。

37

所以几天后,挪亚又试了一次,因为他知道水在退。他不想走出去,惹神的忿怒。所以他放出一只鸽子。鸽子的本性和乌鸦不同,它也不是秃鹫,不是一只食腐肉的鸟,它只能吃干净纯洁的东西。它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所以它就满足地回到方舟。挪亚说:“瞧,洪水还在地上。”

后来,他又等了几天,又把鸽子送了出去;就像他的祷告,“哦!神啊,你的怒气止息了吗?你的忿怒过去了吗?主。都过去了吗?”他说:“呐,这次我放它出去,它可能会留在外面,如果洪水消退了,它会留在外面的。”他怀着祷告把它放出去了。后来它飞出去,神引导它,它从树上折下一片冬青树的叶子,又飞了回来,用嘴敲击窗户。
神用这只鸽子作为一个迹象,它飞回来,就是说洪水已经退了,于是神开了方舟的门,他们就出来了。这是在《创世记》8:8。
38

在《马太福音》3:16也说到,神的忿怒再次临到地上。没有出路了,最漆黑的夜晚,午夜时分,众教会把很多东西都扭曲了,以致根本没有路可以逃出去。有很多假教师,各种各样的事都出现了,形形色色的说法都有,但神再次使用了鸽子。这使他喜悦;他儿子耶稣大大地使他喜悦,他就确认了耶稣。

呐,他们难以相信,这个生在马棚草堆里,父母还没结婚就有了他的婴孩就是他。他们无法想象神会使用这样的方法。所以耶稣必须向世人表明出来。那天在约旦河边,当他走入水里,证明自己就是神的杰作时(今早我谈过了这点),当他顺服地走入水里时……
39

呐,如果你注意这里,这是个很大的功课。约翰是当时地上最伟大的人。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直到那时候。”[太11:11]他是个先知。你相信吗?呐,记住,如果神的道将临到地上的什么东西上面,它一定会临到先知身上。这一直是神的方法。你相信耶稣是道吗?他在肉身显现。所以只有一种方法能介绍他的到来,不是通过祭司。

他没有走上去说:“该亚法,你来介绍我,好吗?”如果他这样做,那么他犯了大卫的同样错误,就像我们那天所讲的。瞧?假如他去教会,说:“你来介绍我,好吗?”
40

让我们注意一下他出生的时候。他出生的时候,是生在教会影子里的。不然,他们可能会敲钟等等,来迎接他,但却是牧羊人和博士们认出他来。瞧?

现在他在这里,准备要开始他的事工。如果他是这道,照神的伟大计划,道只能临到先知。“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3:7]这一直是神的模式,必须是这样。七印揭开时,其它事发生时,地上任何一件大事发生时,神总是把它启示给他的众先知。约翰是个先知,因为他正在预言基督要来了。
后来有一天,在山脚下,一场议论正在进行中,一群祭司站在那儿。他们说:“难道你想告诉我们,说你是先知,却站在那堆泥巴里吗?”(不是在教堂里,因为他们不要他。)“你站在那堆泥巴里想要告诉我们,这时刻到了,就是那位设立这些祭祀的伟大耶和华;那建造这圣殿的伟大耶和华,那以火柱进入这圣殿的[王上8:10-11],说这一天将来到,要除掉常献的祭?”[但9:27]
他说:“有一个人要来,他现在就在你们当中(在那儿的什么地方),他要把罪除掉。”祭司们就厌弃他。
41

约翰抬头望去。呐,他是什么?是先知。而这里是道,这道直接来到了先知那里,走入了水中。约翰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在这里,这就是他。”耶稣没说一句话,直接走到水里去。我能看到,当时他们站在水里,(想想这一幕)两位曾来过地上的最伟大的人物:神—道,和他的先知。

注意,在这恩典的时期,这道也在水中临到了先知。哈!我以为你们明白了。哈。在水中,这道的第一次启示是在水中。呐,你们看到,这新妇,这晚上之光的信息是从哪儿开始的?是从水里。这道,这不与信条混杂的道,是在水里,也借着水,临到了先知。
42

注意,你能想象,当道的目光跟先知的目光在水中交会的情景吗?哦,这实在是太丰富了!这边站着先知,那边站着道,互相凝视着。先知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太3:14]而这道说……这一定是真实的。

呐,让我在这里示范一下。“约翰,你是先知,你知道这道。(瞧?)你认出了我,你知道我是谁。”
约翰说:“我当受你的洗。”
耶稣说:“你暂且许我。(绝对没错)你确实需要受我的洗。但你记住,约翰,你是先知,我们(作为道和先知)理当这样,以应验每一句话。因为,约翰(现在,这里是启示了),约翰,你知道我是谁,我是那祭物。照神的道所说的,祭物在献上以前,一定要洗干净。”[出29:17;利1:9]对不对?这道,“这羊羔要被洗净,然后才献上作为祭物。而我就是那羔羊,我必须被洗净,然后才能作为祭物为世人而献上。你暂且许我,约翰,因为作为道和先知,我们理当这样。”
43

瞧,不能有一点错。呐,在这件事中的每个人……

呐,你看,是不是这样实现的,约翰可能也会像我们中的任何一位,所以他们说:“是的,我知道你是谁,主。”
“瞧,”他说:“等一等,我就是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每一句话。’夏娃漏了一个字,但你必须相信每一个字。我就是那祭物,在被献之前,我必须洗净。但约翰,你所说的是对的。”
约翰是个先知,知道这道必须要应验,就许了他,给他施了洗。当耶稣从水里上来时,从天上,在鸽子的翅膀上,传来了一个信息,“这是我的爱子,”在鸽子的翅膀上,从天上飞了下来,神送来了这个救赎恩典的信息。“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的人。”[路2:14]那时,祭物准备好了;他已经长大成人了,他的事工准备好了,这就是那“成了”的道,要救赎整个世界。
44

在圣经里,鸽子用来象征和平,它也被各国用来象征和平。我们有些国家,像我们国家是以鹰来代表。其它国家用别的鸟来象征。罗马也是用鹰,德国也是用鹰;许多国家都是用鹰,这种空中的大鸟。但在这一切当中,所有国家都用鸽子来象征和平。这是全球性的。

就像有天晚上格林弟兄说的,佩里•格林弟兄说:“投降的象征就是举起双手。在任何国家,你举起双手,就代表投降。”他说:“当你唱诗时,举起双手,你就把一切都交出去了。”
在各国中,鸽子都是和平的象征。为什么是这样呢?是因为它的温顺和它的清白。这就是它象征和平的原因。
45

鸽子还有一个特点,它是爱家的鸟。鸽子爱呆在家里。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始终忠于它的配偶。鸽子,雌鸽或雄鸽,它们从不分离。雌鸽在交配季节寻找它的配偶。瞧?这是对神伟大创造的称赞。这就是为什么神把夏娃造成一个副产品。瞧?要是她也像其它雌性动物那样受造,那么,只有到了交配季节,她才会去寻找配偶;但她却能在任何时候交配。瞧?就是这样;这就是原因所在。我们不想多谈了,因为在“结婚与离婚”等信息中我讲过了。然而,女人若持守她的贞洁,仍然是可敬的。你知道我那天晚上传讲了这点。好的。注意,女人负有很大的责任。

但鸽子总是忠于它的配偶,总是这样,永远不会离开她。
46

让我停在这里说一下这点:一位真正的新妇,像雌鸽一样,也是忠于她的配偶。她不会注入任何教条、任何宗派教义或世界的东西。她会一直忠于她的配偶—道,会永远忠诚。

由于鸽子这种爱家的习性,因为这种爱家的习性,它一直很成功地被用作信鸽。因为它爱家,不管你在哪里放飞它,它总是飞回家,它会飞回家去。
我们想在这点上强调一下,你们基督徒会明白我的意思。鸽子总能找到回家的路,因此,它一直被当作信鸽使用。过去,信鸽常用于战争时期,现在,人们仍然使用信鸽来传递信息。所以你看,神和人都把鸽子当作使者;一只鸽子就是一位使者。对挪亚它是一位使者,告诉挪亚又有平安了。它被神用来印证这就是他的儿子,就是这祭物,使平安归于地上他所喜悦的人。鸽子被当作一个使者。
47

这里我想起一个小故事,是以前从书上看到的。呐,我不能很肯定的说是,这件事可能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衰亡录》一书里。我现在不是很肯定,如果你没看到,那么就是我记错了。或者是在另一本书里读到的,已经很多年了。但所发生的事确实是富于戏剧性的。

一群美国兵被德国的机枪火力所压倒,他们躲在一个土坑里。我想,你们当过兵的都明白,当他们在某处被侦察到后,会怎么样。他们被发现了,当时只剩下一点弹药了。而德军的大部队却从各处涌来,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知道,除非得到增援,得到帮助,否则他们很快就完蛋了(肯定会的);因为德军正从山上下来,踞高临下,正朝他们直冲过来。
48

当中有个士兵刚好想起他有个吉祥物,一只小鸽子。所以他知道,如果这只鸽子能从那里飞出去,就可以带信去他们驻扎所在地的司令部。于是,他们坐下来写了一张条子,“我们在某个地区某个位置被敌人发现了。弹药快完了,再过几个小时我们要么投降,要么就得被杀光。”他们把字条绑在这只小鸽子的脚下,把它放飞了。

呐,鸽子是爱家的鸟,那么,它会怎么做呢?它就飞回家去,去找它的配偶。她很挂念他:他一定要回家去。
49

当它往上飞时,德国兵看到了所发生的事。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向那只鸽子扫射。其中一个用0.30口径的机枪打中了它,打断了它的腿。另一颗子弹把它背上的一大块肉削去了;它的胸膛被子弹擦伤;一只翅膀瘸了,翅膀末端被打掉了,它就斜着飞。但它一直向上飞,最后终于飞到了。残疾、受伤、破碎、流血,但它带着信息掉在了营地里。这是一只了不起的鸽子。

但是,哦,弟兄,《以赛亚书》53章告诉我们,有一位从天家,从那美好之地降下来,
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50

疾病、迷信和魔鬼压制了我们;没有出路;教会走差了;他们在宗派的事上败坏了,这些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洗杯洗盘的事,而使神的道失去功效。但这只小“鸽子”从天降下,只有一件事能够发生:必须要有一位救赎者。

尽管浑身伤痕,身体破裂,遭鞭打、撕裂,他仍然知道回家的路。所以,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人们打伤他、压碎他、撕裂他,像一群恶狼扑向他,他从各各他山飞去,然后停落在天堂的门边,说:“成了,都成了。他们自由了。现在,疾病可得医治,罪人可得拯救。被掳的可得自由。”
在那场大争战中,尽管他被压伤,伤痕累累,甚至一切都与他作对,甚至做诗的也大声喊道:
磐石崩裂,天空黑暗,
我的救主低头受死;
裂开的幔子揭开了道路,
通往天堂喜乐无穷日。
51

我这一辈子都有神经过敏症。我小时候,有什么东西打到我,把我吓坏了,大概每七年我就会得这病。杰克弟兄还记得,当时我刚开始这事工,就不得不离开事工场一年,因为这病又患了。

我记得那天,胡安妮塔•汉菲尔,我想她现在是叫胡安妮塔•凯利;她丈夫死后,她嫁给了凯利弟兄。还有安娜•珍,我有她们的照片等。她们这两位姑娘和摩尔姐妹,组成一个小三重唱。她们唱的那首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望断日落。”杰克弟兄,我想你还记得,那时我们从佛罗里达上去。真是一群好姑娘。
52

我记得那天早上,有一群五旬节派的人从这儿北部地区,密西根州什么地方来的,那些姑娘站在外面唱那首诗,当时胡帕弟兄……那天晚上我看见他在这儿。爱德•胡帕弟兄现在可能不在这儿。你在这里吗,爱德弟兄?我想他今天没来。那天晚上他坐在这儿。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他和我,还有胡雷弟兄,我们正要离开。那些姑娘正站在拐角处唱那首诗,她们给了我们每人一朵黄玫瑰,是从她们头上摘下来的。(就在那地方,那个疯子得了医治,发生了许多大事)

开始上路了,我真是高兴极了。突然间,那病攻击了我;结果过了一年,我才又回到事工场上,那病几乎让我丧了命。
53

小时候,我总是说:我不知道异象是什么。小时候,我总是说:“要是我能再次魂游象外就好了,看看我会不会好。”那时,我一直都想去梅奥诊所,查查到底是什么毛病。那儿的医生……

我的肚子发酸,噢,杰克弟兄扶着我在屋子四周走,我就在屋子四周走;有一股热热、油腻的酸水从我口里喷出来。走到讲台上为那些比我还糟两倍的人祷告,他们都好了。我让人把我的手按在一位脸上长癌的病人身上,他还站在那里时,癌就从他脸上消失了。可我自己却病得站不起来。
54

你不知道我遭受的有多痛苦,是精神上的压抑。每隔七年这病就会发作,一辈子都是这样。我现在已经是第八个七年了。

所以,我非常痛苦,我哭喊,我乞求,我恳求。我记得,后来我终于有了足够的钱去梅奥诊所做检查,他们说:“医生会查出你的毛病的。”妻子和我,和坐在后面的百加,撒拉当时还是个小不点。我才刚刚开始医治的事工。我们就出发去了梅奥诊所。
我做完了一切的检查。那天晚上,第二天早上要做最后检查。晚上我醒过来,坐在床上四处张望着。我朝前面望去,看到有个小男孩,看上去像我,大概七岁大。我看着他,那就是我。他正站在一棵老枯树旁边。在那棵树上……
55

你们打过松鼠的人都知道,你可以拿一根棍子,这样在树干上来回擦着,就会惊吓松鼠,如果它藏在树洞里,就会跑出来。

我正看着松鼠躲藏的地方,我想,“那是一只什么样的松鼠?”我就擦着树干。当我那样做时,我看过去,那是38岁左右的我,小男孩不见了。所以,我又擦着那树干,从空树干里跑出一只那么长的松鼠来,暗色的,几乎是黑的,看上去好像有气流从它身上喷出来。一对又小又圆的眼睛,是我所看到过的最邪恶的东西,看上去不像松鼠,倒更像黄鼠狼。
56

它对着我看。我就张开口,说:“瞧,”当我一开口,还没有一眨眼的功夫,它就飞进我的嘴巴,钻到我的肚子里,真要把我给撕成碎片了。当我从异象中出来时,还举着双手,瞪着眼,我大叫起来,“哦!神啊,怜悯我!它要杀了我。”

我听到屋子那边有个声音,说:“记住,它只有六英寸长。”
有多少人听过这件事?我对你们讲过很多次了,对这帐棚的会众说过了。
瞧,这病一直都还有,还得受同样的苦。
第二天,梅奥兄弟诊所的人给我作了检查。说:“你父亲是个爱尔兰人,他喝酒。你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你差不多算是个混血儿。所以,你就有—你就有这样的神经病症,你永远也摆脱不了这病。其它方面嘛,你都很健康。但那病是在魂里的东西,是人所不能控制的。”他说:“当人死后,做尸体解剖也没用,因为他的魂离开了。”他说:“瞧,你永远也好不了。”
57

那个人说:我的老医生,他说:“我父亲也有这症状,他大概85或90岁才死。”他说:“也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在他死前一两个月,我给他作了检查。他一辈子都有这症状,有时会突然发作。”

他说:“有些有这病症的人,脾气都很大。那种脾气会致你于死地的。”他说:“还有一种,就像妇女处在更年期,他们会哭。你得的这种是情感疲劳型的。老一辈的人把它叫做’忧郁症;’这症状不会离开他们。当它攻击你的时候,你的胃发酸,你感到心烦意乱。”
我说:“但是,先生,我不会心烦意乱。我很快乐。”
他说:“没错。那是由于人类的遗传引起的。”他说:“你总会有这毛病的。”哦,太令人丧气。
但想到这句话,“记住,它只有六英寸长。”这句话萦绕在我心头,我亲爱的妻子坐在后头,她能告诉你。年复一年我想着这句话。
58

最近一次出国之后,瞧,我回到家,就出去打松鼠。我从车里跳出来,和班克斯•伍德弟兄一起,他今晚也在收听,我开始向山上跑去,觉得我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我就问山姆•阿戴尔医生,我说:“这是什么引起的?”
他说:“下次你有这症状时,来做个心电图。”
我说:“好的。”
第二年又复发了,我就去做了心电图。他说:“你心脏没问题,只是神经紧张。”那时又开始发作了。
59

瞧,另外一位医生,我的一位好朋友,对我说:“老兄,这是你的心脏问题,”说:“你最好小心一点。”就是在那年,我打电话给摩尔弟兄,他就请了别人代替我讲道,那时,我正和弗雷德弟兄一起去打公羊。我翻山越岭,就像十六岁时那样;跑了一里又一里,一点问题也没有。瞧?

我回来后,告诉山姆。他说:“瞧,肯定是有毛病的;你最好小心点。”
后来,我在一个异象中,看到一位老医生站在那儿,老一辈的医生,胳膊上戴着听诊器。有一天,他站在我面前,他说:“别听他们说是你的心脏有毛病,是你的胃有毛病。”
所以,我想,“瞧,我当信这话,因为这是个异象。”
60

我要去非洲,得打一些预防针。在去非洲之前,我得打好几个预防针,这是法律要求的。所以,在打预防针时,医生说:“瞧,我找不出你有任何毛病。”他说:“你的血红蛋白,你的血压是96,是96。如果你是十六岁,也不会比这更好的了。”他说:“你的心脏可以让你跳到一百岁。肺部等其它一切都很好,你身体很好,没血糖,什么都没有。”

我说:“谢谢你。”所以我做了体检,把我的健康证书拿到理事会去。
他说:“你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我说:“没有别的,只是胃老是发酸。”
他说:“瞧,我要告诉你。”他说……
我说:“哦,我已做过检查了。我去过了梅奥兄弟诊所,去过每个地方。”
61

他说:“等一等。”他说:“有时候溃疡太小,钡餐无法把它显出来;有时候溃疡太大了,也显不出来;因为X光照出来只是个影子。那些小溃疡,你看不到,它还不会粘在壁上。要整个小溃疡合在一起,才显得出来。”他说:“我知道这里有一位老医生发明了一种仪器,他们现在有了,他们可以给你打一针喷妥撒钠,让你睡觉,把一根管子插进你的喉咙,他们就能真正看到你的胃部,知道是什么问题。”又说:“他也是你们这种人,是个基督徒。去找他看看吧。”

62

我记下他的名:冯•雷文思沃特医生。所以我回来后,我就去看这位老医生。哦,他是一位很好的老人,是从荷属东印度群岛来的;他的家族一路下来都是传教士。他听说过我,也读过我的书,哦,他就和我握手,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很高兴为你做这个。”他说:“我告诉你怎么做:下个星期你到医院来,出发前先给我来个电话。我给你打一针喷妥撒钠。打完以后,它会让你睡5分钟觉。”

我的小女儿最近为了拔一颗牙打了一针,诺曼弟兄的小女儿也是一样。“睡5分钟觉,”我想,“这对我没问题。”所以我想,我很满意让他来检查我的胃。
63

第二天早上,我从床上坐起来,四周看着;我从双人床旁边看去,我妻子躺在那儿,她还没有醒。我从窗户向外望着巍峨的卡特里纳群山,那是我居住的地方。我眺望着那里,主的天使曾把那剑放在我手里,就是你们在照片中所看到那七位天使显现的地方,那儿曾发生过重大的事。

我看着,当我看的时候,我又站在了那棵树边,就在那松鼠出现的地方。我朝树上望去,我想,“是那只松鼠的窝。”我又想,“不知道它还在不在上面。”在异象中,我耙着树的一侧,它就出来了。我还来不及眨眨眼,(它是我所看过的最古怪的松鼠;呐,你要知道我的事工,才能明白这些象征等)它向我扑来,但没扑到;它没扑中我的嘴,撞在我胸前,掉了下去。
当它一掉下去,我听到有什么说:“到卡特里纳山去。”
64

所以我转过身来,说:“美达,你醒了吗?亲爱的。”我就叫醒她。

她说:“出了什么事?”大约是早上五点钟。
我说:“我正从这里往外看,我又看到了那只松鼠,亲爱的。”
“什么松鼠?”
我说:“就是我在梅奥诊所看到的。”我说:“你知道吗?这次它没有扑中我的嘴,没有撞到我,从我胸部出去了。”我说:“赞美归给神。哦,从小我就盼望,我一直渴望看到这事成就。如果我能看到这事成就,在我知道什么是异象以前,如果我能看到这事成就,我就会说:’我会没事的。不管它告诉我什么,我都会是那样。’四十年来,我一直都在盼望这个,现在它发生了。”
之前,当我还在梅奥诊所时,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们给了我那个信息,后来我看见了异象。
65

我的老母亲,她现在已经在荣耀里了,是个很古怪的妇人。她一生中只做了大约三、四个梦,每个梦都是真的。她会告诉我的。她开始告诉我她的梦时,我就说:“你停一下,妈妈,我来告诉你剩下的部份。”瞧?

因为当你给我一个梦要我讲解时,你用不着告诉我这梦的来龙去脉。当我再看一遍这梦时,我准确地看到你所梦的东西,然后主就告诉我那梦的意思。瞧?你不用告诉我那梦是什么,主自己会把那梦显给我看。瞧?当我看到后,我就说:“瞧,你没有告诉我这点,没告诉我那点。”瞧?所以,那能解梦的神,也能把梦显出来;他能把梦显出来,他也能解梦。所以……
66

瞧,圣经上不是有像这样的事吗?经上说:“你若能……”这点刚临到我,《但以理书》,不是吗?或者约瑟。瞧,在圣经的什么地方。我记起来了,它说:“你若能指给我看,你若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哦,是尼布甲尼撒王,没错。他说:“你若能,你若不能……”

那些术士说:“请把梦告诉我们。”
他说:“我忘了。”[但2:5]没错。我记起来了,刚刚才想起来。
呐,注意。妈妈她说:“比尔。”我回家时,她对我说:“过来,儿子,坐下。”她说:“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你病了躺在那儿,像往常一样是胃病,病得快要死了。”妈妈不知道给我煮了多少次特种餐。她说:“你正在山上盖一栋房子。”她说:“我看见六只白鸽从天降下,咕咕叫着,排成’S’形,落在你的胸前。你正看着,你跟前的那只正想要告诉你什么。”她说:“它们真是很光洁的白鸽子。它们抬起小小的头,靠着你的脸颊,叫着’咕、咕、咕。’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它们一直叫着’咕、咕、咕。’”
我说:“哦,我看到了,赞美主。”我说:“它们又排成’S’形,飞回到天上去,叫着’咕、咕、咕、咕,’飞回家去了。”
瞧,我看见的那只小动物是六英寸长;妈妈看到的那串鸽子是六只,六是不完全的。我知道,哪一天我会看到那第七只。六是人的数目,受痛苦,一直没有断过。
67

那天早上,看到异象后,我就起床,遵从主的吩咐。我把小儿子约瑟送到学校(他现在正在图森收听),我送他去了学校,然后告诉美达,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于是,我就出发往卡特里纳山上走去,走到山脚,上了主的天使将那把剑放在我手里的地方。天还很早,我就开始爬山了。
瞧,我没有从这条路上那山峰(那里有很多蛇,蝎子,你知道这就是亚利桑那),我向右转,有声音说:“向右边走。”我就往那山峰走;我绕路走,绕着那些巨大的岩石群,它们比这会堂大许多倍,我躺在那些岩石顶上,很少有人会走到那儿。
68

我走到大约11点钟,正走进一个小山凹,在后面,转过去有个小空地,像这样悬在一条鹿道上。我把衬衫脱掉,帽子拿在手里,因为我浑身大汗。所以我转向那儿,当我转向那个小山凹时,我感觉到主的同在。我猛地扯下帽子,四周看着。我想,“他就在这儿什么地方。我知道他在这儿。”我想,“这是什么?”我走了几步。我说:“主,你在这儿什么地方。”

我看到在那条小道上,躺着那只小松鼠;它曾朝什么东西扑去,没扑着,撞到了一堆仙人掌(那种会跳的仙人掌)。那仙人掌猛击它的头、胸部和肚子,它就死了。那只样子古怪的松鼠,曾扑向我的嘴巴,没扑中,却撞到了那棵仙人掌。主的声音说:“你的仇敌死了。”我站在那儿,全身发抖。我抬起脚来……
69

通常乌鸦会来把它吃掉的。在那之后几天,我打死了一条蛇,它躺在路上大概半小时。那条路上一直都有鹰、乌鸦从上面飞过,它们会马上把那蛇叼走的。我打死的是条银环蛇,那是我们这里最毒的蛇;它就躺在我边上。几天过后,我再回去,想把它捡来给人看。那儿有大乌鸦飞过,乌鸦已经把它吃掉了。

那只死松鼠,从我两天前看到异象直到那时,一直都躺在那儿。我想是在星期六,而我是在星期一上山的。所以它就在那儿,躺在那儿死了。我用脚踩着它。
70

我走回去,又坐了下来。坐在那儿一直在哭,又作祷告;望着在我底下几英里远的图森。我转身回来,那东西还躺在那儿。当我走入那山凹时,神的灵再次临到我身上。我就往前走,下了山,进了屋子,告诉我妻子。我说:“亲爱的,我不知怎么回事,但我的病一定会结束的。”

雷文思沃特医生后来给我作了检查,他说:“你完全不可能康复了。”他给我打了一针喷妥撒钠,本来是给我睡5分钟的,可我却睡了10个小时。所以那种东西,甚至连阿斯匹林,也会让我不省人事的。所以,他就给我打了一针,把那管子从我喉咙里插进去。当我醒来时,第二天早晨他告诉我,他说:“牧师,我真不愿告诉你,”他说:“你的胃壁已经变硬,它们都干结了。”(他用的“胃炎”这个词,我从没看过。我去查了一下字典,它说:“是某样退化干结的东西”)他说:“你这病没法好了。”他说:“这病总会在你身上的。”要不是主给了我那个异象,我该会有多沮丧啊。
71

第二天,有声音说:“再回到山上去。”

那天我没有走那条路,我被引导走另一条路。我站在那里看着,看到在我前面,站着那第七只小白鸽,它正注视着我。我揉揉眼睛,我说:“这肯定是个异象;肯定是的。”我看着,我说:“小鸽子,你从哪里来?”又漂亮又洁白,可能是家鸽,不管是什么,它飞到这旷野来。
全能的神,那使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我是他的仆人,并且他的道就敞开摆在我面前,他知道我讲的是事实,没有说谎。
那只鸽子站在那儿,站在那儿看着我。我四周走着,我想,“这肯定是个异象。”我转过头来,往回看,它就在那儿;那双小巧洁白的翅膀,像雪一样白,那双小小的黄脚,那只小小的黄尖嘴,站在那儿看着我。它直向着西方望去。我这样绕着它走,我一点也不想去碰它。我沿着小路往上走,回头看,它仍站在那儿看着我。
弟兄,作为亚伯拉罕的子孙,我不考虑医生告诉我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好的。
72

第三天我又回去;我爬得很高。你们许多人都知道那印第安酋长跨着一堵小墙往西行的异象。大约中午的时候,有什么吸引我到一块大岩石那儿,说:“把你的手按在上面祷告。”天上的神知道这是真的。

我把双手按在岩石上,仰望天,开始祷告;我听到从岩石顶上有一个声音发出来,说:“你心脏部位现在正靠在什么上面?”我光着膀子这样向后仰,从腰部以上都是光的,因为很热。我往后看去,在那岩石上用石英写着,白色的“鹰”字,正如异象所说的,下个信息将是由此而发出来的。
我太激动了,就跑回家,带着相机,第二天回来把它照了下来。它仍在那儿,写在岩石上,白色的“鹰”字。鸽子引导鹰。
73

不知怎地,我知道。在事发前我会告诉你。毫无疑问,那医生是位好医生;我认为他是个好人。但我知道我这病会好的。病会好的,已经好了,我一定会好的。

我在想,几分钟前厄尼所唱的那首诗,“在鸽子的翅膀上。”那调子是怎么样的?厄尼,给我起个调吧。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和我一起唱吧)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天上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我知道厄尼作了两段词,我要给你们作第三段:
挪亚漂流,多天在洪水中,
寻找干地,用尽各种办法;
遇到麻烦,却非从上面来。
神赐他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救主耶稣,有天来到地上,
生在马棚,在马槽草堆中;
虽然遭弃,却非从上面来,
神赐他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噢,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我虽遭遇,各种痛苦艰难,
日日夜夜,我在呼求医治;
信心未被天上的父忘记,
神赐我他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噢,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74

亲爱的神,我为这些事感谢你。父啊,你赐给挪亚这个迹象;你赐给世界这个迹象,你也赐给我一个迹象。第二天看到鹰在翱翔,哦,神啊,有一个信息现在要发出,神啊,我祈求你让鸽子来引领。主,求你应允。它带我达到一个我从未有过的信心。我知道,神啊,我知道这病会好的;所以我为此感谢你,父啊。

今晚,再次赐下你的信息,主,在道的鸽子的翅膀上。求你应允,亲爱的天父。今晚每位从这台上走过的人,和那些在全国各地聚会的人,主,愿你伟大的信心的鸽子落入他们的心里,赐给他们信心得到医治。记住,神是不偏待人的。他能把信息赐给挪亚,赐给施洗约翰,赐给我,也能赐给其他的人。
我祈求,主,愿那鸽子现在飞进每一颗心里,用它那小小的金色嘴巴,悄声说:“因他的鞭伤,因我所受的伤痕和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神啊,求你应允,使我们的过犯被涂抹;使我们的罪孽得赦免;使我们的疾病得医治。父啊,这都在你的手中。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5

你们再低着头一会儿,这里有多少人愿意说:如果你能并想这样,就说:“伯兰罕弟兄,我这一生都错了。我一直都想事奉神,但今晚我做好准备向他投降。祈求神,愿那鸽子今晚飞进我的心里。当它飞进来时,我能感到它翅膀的扇动。”你们愿意举起手吗?你们在场的会众,哦,整个会堂。

全国各地的听众,上至亨特弟兄和科曼弟兄的教会,再到利奥弟兄他们的教会,下到图森,再到伯兰罕堂,穿过西海岸,各处的人请举起手:“我要那鸽子今晚飞进我的心里。在圣灵—雪白鸽子的翅膀上,赐给我那种神甜蜜的爱。主,今晚请把它带给我,将我所需要的信心落入我的内心。”
奉耶稣基督的名,神啊,我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那受伤的鸽子已带回了这个信息,哦!神啊,“它成了。”我们相信这个。我们求你赐给我们信心来相信它。奉耶稣的名。阿们!
76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那只鸽子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知道。它本不会在那样的旷野。不,不,不,它本不会在那里的。为什么它是白的?天父知道它白得像我的衬衫。它就站在那儿。
但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下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白鸽的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下纯洁、甜蜜的爱,
哦,天上来的迹象,在白鸽的翅膀上。
哦,你不觉得很卑微吗?让我们互相握手来唱,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下纯洁、甜蜜的爱,
天上来的迹象,在白鸽的翅膀上。
让我们向神举起手来唱,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下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的翅膀上。
挪亚漂流,多天在洪水中,
寻找干地,用尽各种办法;
遇到麻烦,却非从上面来。
神赐他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下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的翅膀上。
救主耶稣,有天来到地上,
生在马棚,在马槽草堆中;
虽然遭弃,却非从上面来,
神赐他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77

瞧,我都是一个老人了,一辈子受苦,为什么他现在才医治我?我相信我要再次上路了;我必须带来一个信息。今晚我对天父说(就像朱尼尔那晚梦见这只鸽子展翅飞进这里的窗户),主,你的仆人正向你报到。阿们!我准备好了。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让我们现在相信,神正在会众中运行。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我们在等着,主)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78

你们有祷告卡的,请从这边过道上来这里;站起来,走到过道这边来,在这一边。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这一排有祷告卡的,请走到左边来。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那些……[原注:磁带有一段空白。]
哦,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79

那山上的鸽子是从荒野的什么地方来的?我要这样说:神看到亚伯拉罕需要一只公羊,作为一个迹象;他是耶和华以勒,“主必亲自预备祭牲。”[创22:8;13-14]想想看,同一位神,藉着同样的感动,藉着同一类人,差来了一只鸽子。他仍然是神,耶和华以勒,能预备任何他所需要的东西。

你们现在从这祷告队列中走过来的时候,你不想祈求神在那鸽子的翅膀上为你们预备这鸽子,圣灵吗?在你内心赐给你信心来相信,使你得到医治。
80

我要他们都站起来。你瞧?现在我要请他们都站起来。布朗弟兄站在他的位子上,杰克弟兄……怎么说?[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很好。这一片的人,先从这里过来,排好队。紧接其后的那一片人,就排在他们后面。这些就排在侧面。你们排在这后面的人,现在过来接受代祷。

呐,我肯定这不会是一条快队列,我们要多花一点时间,让我们真的能为每一位祷告,尽我们所能。
呐,我把这信息缩短了,你们都发觉了,瞧?这样我就能叫出这个祷告队列。这是纪念的队列,是为了尊重那些日子,当时杰克•摩尔弟兄、杨•布朗弟兄,你们的妻子让你们走,你们就过来和我们一起去了加利福尼亚,一路经过亚利桑那,一起经过旷野,去为病人祷告。
81

你知道吗?那些当时快要死的人今天还活着,他们还活着是由于那次的努力。它成就了什么?它使神的医治在这个国家的每个教会中兴起来,现在连长老会弟兄等也有了。这事堵住了他们的嘴巴,因为是神恩膏某个人杀了歌利亚,来显明这事是能成就的,接着,其余的人就有了勇气继续前进。没错。这事还能再次成就,因为神仍然在鸽子的翅膀上差来他的爱。

基督徒们,我要你们听着。如果我站在这里,把过去三年里所看到的超自然的事一一告诉你们,那我得在站在这里一直讲到下个礼拜六晚上。我并不怎么讲这些事,因为听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告诉你们的是事实;绝对是事实。我们正生活在那大而有能的耶和华的领导下,这位与旧约众先知同在的神,也与新约的教会同在。今天,他在这里为他名的缘故,正从外邦人中拣选一位新妇。你们要相信,会众,你信吗?如果你们曾相信过,那么现在也相信。这是真的。我要你们都相信。我们不知道今晚要发生什么。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们只是在期待中等候。
82

我奉主耶稣的名,以他仆人的身份请问你们。我知道,当你和会众打交道时,有各种东西掺杂着。如果你们相信我是主的仆人;但如果你有一丝的疑惑(罪就是疑惑,不信),如果你心中有丝毫的疑惑,现在就求父把它除掉。瞧?“主啊,”接着当你带着真实的信心而来的时候;呐,我的手并不意味着什么,除非那信心先临到你;然后当它一来到,就会发出光来,你就得医治了。没错,你知道你必得医治。瞧?你要相信。

83

呐,我现在要为你们每一位祷告。当我这样做时,你们也互相按手,你也为所按的人祷告,然后我要从队列里把你们带过来。把你的手放在队列中的其他人身上。

84

亲爱的神,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来说这些事。主,我只知道要说我知道是真理的事,今晚你作我的见证:我所讲的是事实。主,对我的信心以及我将来要得的医治;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知道怎么样;我无法明白;但我相信,主,我从上头得到了一个迹象。那第七只鸽子终于在那里了,那动物上的第七英寸很快就结束了。完了。

神啊,我愿服侍你的百姓。所以我祈求你,神啊,愿你今晚大大地恩膏我们,无论我们按手在谁身上,愿他们得医治;这不是出于我们,而是因为遵行了你的命令。你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主,帮助我相信,也帮助他们的心,使它们成为信心的温床。愿我们一起为了神的荣耀,愿每位病痛的人,在这会堂或在各地会堂的,现在都顺从这些命令,都得到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85

要有信心,你们大家都和我们一起祷告。呐,这不是一个辨别人心意念的队列。

[原注:磁带有空白。]压抑,恐惧,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怜的人,她说她一生没见过平安,和我的毛病一样:睡不着、神经质、紧张。
亲爱的神,请为我作证:我已说出了真理,主。我实在很同情这位妇人。神啊,我祈求你今晚从上面差给她一道信心,使她知道你必为你的道负责,你必持守每句话。愿天上的神把那恐惧从我姐妹身上拿走。我顺从你的话,按手在她身上谴责那恐惧。奉耶稣基督的名,叫它从这妇人身上出来。阿们!
呐,你看,姐妹,你现在相信我,从这里的十字架旁开始,从今晚开始,不要再承认你有恐惧。看,不断地说:“我不再有恐惧了。”它就会离开你。
86

帕默姐妹,嗯,是的。我们的姐妹,帕默姐妹,她丈夫是我很亲密的朋友,一位从乔治亚州,是的,是从乔治亚州来的传道人。她来到这帐棚聚会。当我在这帐棚讲道时,他们开了1500英里的车来听一堂的讲道。当他们拐弯时,帕默弟兄或他儿子,车子失去了控制,出了车祸。她由此受了影响。让我们祷告。

亲爱的神,求你释放你这位仆人他可爱的妻子,他忠诚、真实、是基督里的仆人;神啊,我祈求,当我和这里的杰克•摩尔弟兄按手在她身上时,愿你医治她,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87

在右脚上,你是替他来的?他的小儿子瘸了,他的胃和背部受了伤。让我们祷告。

亲爱的神,让那雪白的鸽子现在降入他的心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彼前2:24]我为我们的弟兄和他小儿子祈求,愿它如此成就,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严重的头痛,在做工时,腿部的毛病使他烦恼。
亲爱的神,作为神的仆人,当我们按手在他身上时,求你所赐的医治福分临到这个年轻人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8

她有妇女病,妇科病,她也想要圣灵的洗。

亲爱的神,当我为这位小女士献上信心的祷告时,愿她的妇科病消失,愿圣灵的洗在鸽子的翅膀上来到,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
他眼睛上有肿瘤,也为他的爱侣祷告。
亲爱的神,你知道人的心。父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应允这位弟兄所求的;我们顺从你的道,按手在他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她的左侧有肿瘤,她的声带也坏了。
亲爱的耶稣,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按手在她身上,愿她得到医治。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姐妹。
可怜的姐妹,我看到你的毛病,大腿浮肿、肾脏、膀胱;踝关节也错位了。
哦,父神啊,医治这位宝贵的妇人,主,我祈求,这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按手在她身上。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就是这样,要相信。
你们听到了,是吗?从麦克风里?哪位是工程师?你能把声音调大一些吗?这样,他们上来时,或作见证或说话,会众就能听到。你若能听到,也为他们祷告;我开始祷告时,你们和我一起祷告。
亲爱的神,我为我们这位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亲爱的神。我们这样做是因这是你的命令。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
89

亲爱的神,你垂听了这个见证,你听到了仇敌对她的攻击。我们要拿起耶稣的名,击败这个仇敌;它已经被击败了,因为那伤痕,被鞭打的鸽子带着一个信息落在了神家的地上,“成了。”父啊,求你应允,愿她能相信,奉耶稣的名。

亲爱的神,我祈求你医治我们这位姐妹。愿神的鸽子今晚对她作证,主已为她行了医治,叫她可以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亲爱的神,我的弟兄站在这儿,我按手在他身上。他有足够的信心达到这个程度,主,现在愿他接受他的医治,痊愈地回到他的位子上。奉耶稣的名。
亲爱的神,我为我们弟兄祷告,按手在他身上。亲爱的神,求你帮助,愿神的信心此时降下来;就像亚伯拉罕一样,相信那使无变为有的神,因为神应许过了。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90

亲爱的神,你是那位能做出真正决定的神。亲爱的神,我祈求,正如这位年轻女士所求的事,愿她得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亲爱的神,我顺从你所指示的,按手在我们姐妹身上。这使我们回到了很多年前,主,那时我们就是这样叫出祷告队列的;我们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我们也知道今天你是同一位神,如果今天人们能有同样的信心。我奉耶稣的名为我们姐妹的医治祷告。阿们!
亲爱的神,我在这里按手在我弟兄身上,求你使他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父啊,今晚我把我们姐妹带到你面前,并按手在她身上,我作为一个见证人,证实你是大有能力的神,是你异象和你道的见证人,我见证你就是神。我顺从我神的道,按手在她身上,求你使她得医治。阿们!
91

亲爱的神,我以同样的方式按手在我弟兄身上,作为你力量的见证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使他得医治。阿们。

[原注:磁带有空白。]“什么?”
她说:“那个医治者。”她说:“有个从阿肯色州什么地方来的人,那天早上得了医治,是个瞎眼的鞋匠。”(你们知道这事,它在电台上播过)
我当时想,我要装一下糊涂。我说:“你不会相信那是真的吧?”
她说:“是的,先生。我信。”
我又说:“你相信在这个时代,神还会做这样的事吗?”
她说:“先生,我收听宗教节目。”她说:“我是基督徒,我收听这些节目。我今早听说那个人得了医治,就是那个瞎子鞋匠。人们把他赶出教会,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他不停地大声作见证。把帽子放在拐杖上面,转动着帽子,在教堂里跑来跑去。他走遍了全城,喊着说:’我得医治了,我得医治了。’一个瞎子鞋匠。”
我说:“你相信那个吗?”
她在那儿站了一会儿,天开始下着毛毛雨。她说:“先生,如果你能把我带到他所在的地方,我就能找到我父亲了。”过后,我也有那样的感觉。
我说:“也许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位。”
她抓住我外套的翻领,说:“你就是那医治者?”
我说:“不,姐妹,我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可怜我吧。”我想起了可怜瞎眼的老芬尼•克罗斯比,“主你呼召他人时,不要忘记我。”看,主医治了这个,也能医治她。
我按手在她眼睛上,我说:“亲爱的耶稣,那一天,你背着一个粗糙的十字架,颠簸着走下街去。你的肩膀流着血,虚弱的身体倒在了这重压下。有位黑人,名叫古利奈人西门,上来拿起了十字架,帮着他背[太27:32]。我肯定你还记得这事,父啊。他的一个孩子正在黑暗中一颠一拐地走着,我肯定你是知道的。”
她说:“荣耀归于神。我能看见了。”
我说:“你能看见了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数一数那些灯。”她就数了。我说:“我穿什么颜色的西装?”
她说:“你穿着灰色西装,结着黄色领带。”是那样的,她能看见了。
哦,神尊重人的谦卑。
“在神的爱里,这决定将赐予并带来巨大的胜利。”
92

亲爱的神,求你施怜悯医治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亲爱的神,当我握住这只柔弱、起了皱纹的手时,只有你才知道这手所经历的是什么。亲爱的神,我祈求,今晚我握住的手也会像那天西门那双脆弱的手所拥抱的一样:“主啊,让你的仆人安然离去,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救恩。”[路2:29-30]愿这也临到她,主,就是你的救恩,并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93

[原注:磁带有空白。]在“审判”这信息中,“不信”先生曾经控告耶稣基督,你们还记得“审判”这信息吗?他们有辩护律师,谁为谁辩护,等等。我们有控方的律师,就是撒但,他想要告发我们;于是就开始了审判。

它叫一个上来,怀疑先生,它走上来,说:“我听到一位传道人说:’用油抹那病人,圣经是这样说的。’[雅5:14]我被抹了油,却没有得医治。另一个说:’按手在病人身上,他们必好了。’”[可16:18]它想要诬告。
当那证人走上来时,他这样说:“神告诉他们说:’已经……’”他说:“人为我按手已经有六个月了,而你的道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为我按手的是你一位受膏的仆人,但我还没有好。因此,你是个冒牌货,因为你的道所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
94

所以,当另一方证人上来时,真相是这样的,他说:“神的道是真实的。他从未说他什么时候成就。”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瞧?这就是神所说的,“他们就必好了。”所以,无论是一个像这样即刻发生的神迹,还是一直的顺服神,这取决于神对每个个人所做的。瞧?但如果那个人相信,我不管多久,都会实现。他对亚伯拉罕说:“你要从撒拉生个孩子。”那孩子等了25年才生下来。他告诉挪亚天要下雨。挪亚在洪水到来之前的许多年就在为洪水而建方舟,但他知道天一定会下雨的。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雅5:15]什么时候?他没说。神是公义的;是真实的;只要照他的道所说的读出来就行了。

这也是今晚我所做的,按手在病人身上。呐,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会得医治。我相信,每一位都会好。你们也这样相信吗?呐,为这些病痛的人而相信。
95

这里有位小女士,看起来我应该认识她,昨晚在祷告队列中我为她祷告过。她叫什么?张伯斯?张伯勒斯。如果这位女士能正常生活,没有遭病痛的话,她肯定是个很漂亮的女子。而现在她坐在那儿,浑身颤抖。这姑娘身上有可爱,美好的灵,她坐在那儿这样抽搐着。哦,真让我心碎!我多么希望……我多愿意……

这里有个婴孩,那位女士抱着他坐在这里。他的小舌头伸在外面,他的小身体遭受痛苦。他要是我的小儿子约瑟,会怎么样?它要是我的小孙子保罗,会怎么样?他要是坐在后面的利百加或撒拉,会怎么样?这位辛普森太太要是我妻子美达,会怎么样?坐在这儿的年轻人要是我儿子毕利•保罗,会怎么样?坐在这儿的老妇人要是我母亲,会怎么样?记住,他是某人的婴孩;某人的姐妹;某人的女儿,或某人的儿子。瞧?我是他们的弟兄;主是我们的救主。我能做的,就是替他们献上我的信心。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
96

呐,主可以给我看一个异象,他可以告诉我每个人的毛病是什么。我可以对你们证明,瞧?你们都知道这点。但这并不能医治他们,这不能医治他们。不,必须是有东西落入了他们的心里。瞧?我希望……

就像我可以上来这里,带每个人过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你们施洗;这并不会使你们的罪得赦。不,不,不!我不相信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而得重生。我相信是血带来重生,瞧?呐,不是水。看,我可以给你洗了又洗,但你只是干的罪人下去,湿的罪人上来,瞧?除非你已经彻底悔改了。悔改,然后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瞧?这就是我和一神论运动的不同之处。不是受洗得到重生,不;我相信是血才能洗净人,而不是水。瞧?悔改,然后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
97

呐,我要下去祷告。这些人对你们有多重要,对我也一样,甚至可能超过我自己的亲人。

呐,让我们大家联合起来,用你信心的手,和我信心的手,把主耶稣的手带下来,按在这些可怜的残疾人身上。你们和我一起祷告,好吗?
[原注:磁带有空白。]这些手巾都是为病痛患者的。聚会一结束,你们就来拿。呐,帮助我来为它们祷告,好吗?
神啊,我们为今晚你所做的感谢你。主,我们预先为每一位经过祷告队列的人得到医治而感谢你。亲爱的神,我为这些手巾祷告,有些可能是为一些甚至不能来聚会的人,是他们的亲人带来这些手巾的。圣经教导我们说:他们从保罗身上拿来手巾或围裙[徒19:11-12]。呐,过去那些人曾活在你的面前;他们在街上见过你;在聚会中看过你;他们曾看见你同样的灵在保罗身上。他们知道不是那个人,而是你的灵掌管他的生命,因为我们看见保罗行了你曾行过的事。
现在,主啊,这时代的人看见了同一位神活在他的教会当中,与他的子民在一起。于是他们带来这些手巾,这样手巾就可以从这里拿去给他们的亲人。神啊,求你应允,愿每一个人都能以你自己的方式得到医治。我们并不求某件事要以某种方式或某样特征而成就;我们只是求,“父啊,照你自己的方式医治他们。”为了神的荣耀,我为此献上这个信心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8

我在耶稣基督里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与你们在一起围绕着信心交通。这将是我长久都会怀念的聚会,这会中充满着:爱、合作和团契。

现在,愿天上的神引导你们,直到我们再相会。我的祷告是:愿那位创造众星在黑夜中闪耀,在暗淡无光时照亮前路的,愿他用“伯利恒之星”来照亮你们的路径,引导你们在他的道中过一个完全交托的生活。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现在,让我们站起来,唱“我以信心仰望你。”瞧,我换一下这个。我相信那很好。
我以信心仰望,十架上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祈求,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99

呐,当我们唱的时候,让我们互相握手,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现在觉得好些了,是吗?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这信息是为这次布道会闭幕而作的: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100

让我们低下头。当这车轮哼着歌回家时,我相信,你们会听到车轮的哼唱,引擎的轰隆声: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副歌]
在雪白鸽子的翅膀上,
神赐纯洁、甜蜜的爱,
从天上来的迹象,在鸽子翅膀上。
你们继续低着头,我把你们交给诺埃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