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822E 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

1

谢谢你,曼恩弟兄。“在神凡事都能,只要相信。”让我们来祷告。

哦,神啊!这实在是我们今天晚上内心所渴望的,就是只要相信。当我们今天晚上在这教会里聚集的时候,太阳正在西边落下。亲爱的神,我们祈求你让我们意识到时候有多近了,因为太阳也要按着时间落山,它结束了。一天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们想起来,有一次当一天就要结束时,两个行路的人邀请你进去与他们同住。之后,你就通过解释你的道向他们显明你自己,使他们知道基督必须先受这许多的苦。
所以,我们祈求,神啊,当这一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愿你来到我们的房子里,与我们同住,向我们解释道。主啊,我们会小心翼翼,如获至宝的,将它当作我们心中的礼物,捧着它。愿我们永远不要越过它;愿我们总是全心地敬畏它。
我们感谢你今天早晨对那些在医院里的人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为凯普斯弟兄的小儿子所做的。他当时躺在那儿快要死了,而现在他却来到了今天晚上的会众当中。为了所有这些事情,父啊!我们该是何等地感谢你!
答应我们,主,让我们晓得如何才能献上我们的赞美。我们只是……要知道如何向你献上赞美,是一件我们无法明白的事。但是主啊,接受我们心中感恩的记号,那就是我们爱你。还有当我们……我们想做正确的事时,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大家请坐。
2

今晚这个挤满了人的教会,以及全国各地通过电话收听讲道的人们,晚上好。他们说今晚他们又把电话接上了。

我希望我的妻子也在听。我还没有打电话给她,所以这个聚会之后我会给她打个电话。
我们这里有个通知,今天上午杰克逊弟兄的兄弟或父亲的状况……哦,他的状况已经好转了很多了,可能明天他就能回家了。所以我们……
凯普斯弟兄的小儿子,那天晚上凯普斯弟兄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凯普斯弟兄在不在听众中),他说他的小儿子病得很厉害。那时我和约瑟正在射击场上,我的点二二型来福枪已经准备好了。我上个星期已经把这事都告诉你们了。他要玩真枪实弹的了。所以他要心里有数,并要告诉加里和拉里他所做的。他回来时告诉我……我说:“你应该过来告诉吉恩·诺曼弟兄。”
他说:“先去告诉比利吧。”就是他哥哥。
在他显示了自己高水平的射击之后,他说:“现在,我不用你了。”看到吗?
3

我们刚到那儿,电话铃就响了,比利跑进去问……我说:“可能是病人的电话。”我们刚一进去,就知道是凯普斯弟兄。他的小儿子得了腹膜炎,活下去的希望已经很小了。主已经医治了他。前几天晚上,伍德太太告诉我说,他感到有些疼痛。我们离开的时候很急,我就……我说:“伍德太太,现在太晚了,已经十点了,我怀疑医院是否还会让我进去。”我说:“我要回家去关上门。”于是我就回去祷告,他们说那小男孩今晚就在听众当中。所以我们为此非常感谢。我们很感激。

现在我们还在继续祷告,我们还没有听到任何消息。如果利奥·梅西尔弟兄和梅西尔姐妹在听的话,那我们还没有收到你父亲的消息。我们希望一会儿能听到他怎么样了。但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会好的,我们把这事交给全能的神了,相信他会看顾我们亲爱的老圣徒,一位福音的老传道人。
4

呐,哦,有太多事情要做了,而时间又这么短,所以让我们把所有的努力,都放在为我们的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上。

我下来有点早了,我……我感到不是特别的好。我累了,真是累了,今天下午我躺在那儿;我甚至没有吃晚饭。所以我……我进去,整个下午都躺着。我感到很糟,所以就躺在那儿,我在那儿祷告,感到好多了,于是就起来,穿上衣服,到教会来了。
所以我们相信主耶稣会祝福我们今晚一起的努力,我们从全国各地来加入这个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他给我权利来牧养他的羊。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我所知道的合宜的粮食分给羊群。我也急切地盼望着,我们能有时间聚集在一个地方,传讲七个灾、七个碗和七个号等等。它们都发生在一起。这是为什么,要是可能的话,我们打算用大约一周、十天或更多的时间,在一个系列的聚会中来传讲它,若是可能的话。我想它是很丰富的。
5

呐,你们很多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我从这看过去,我刚看到有从图森来的。索斯曼太太……我看见弗雷德弟兄已经来了。今天早上我看见他在会众里。那边,我想是唐·鲁德尔坐在那后边。很高兴看到唐弟兄也在。朱尼尔,朱尼尔是在这儿,还是在他的教会里?我想他今晚可能是通过教会的电话来收听。你们所有的弟兄,我们很高兴今晚你们能跟我们聚在一起。我们相信主,有一天,当我们的生命结束,当我们这肉身生命的光变得暗淡直至消失的时候,我们也不怕遭害,因为经过……

6

我刚得到一个从亚利桑那,普雷斯科特来的报告:科金斯弟兄已经出院了。我们真的是很感谢主。好的,太好了。对此我们真的是很感谢主。梅西尔姐妹,你父亲现在已经好了。我感觉到,我们祷告之后,他就已经好了。他们可能在收听,我希望他们是,我想他们正在收听。所以我们为此非常感恩,我们的弟兄现在已经好了,一定会好的。所以我们为这一切的事感谢主。

昨晚有个亲爱的弟兄有个要求,我想他今天不在这儿。是一个从肯塔基来的弟兄,打电话给我谈到他的女儿、他可爱的家庭。那女孩准备要开刀了。她是个年轻的妈妈,后背长了个肿瘤。所以我们祷告,求神释放这个年轻的妇人。我相信他会的,只要我们全会众都聚在一起为这些人祷告。我们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做这事。
7

因为日子越来越近了,路越来越窄,我们也要越来越亲近。哦,我们必须要合一,成为一体。我们必须合在一起,忘记彼此的罪和分歧,靠得更紧更紧更紧,因为我们看到那日子临近了。我们要聚集在一起,所有的人都同心合意。如果哪个弟兄或姐妹在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要做什么,只要为那人祷告,永远都要在爱里彼此关心。不要让你们中任何一个人走偏,要呆在一起。如果你们能,让更多的人来,我们要一直聚在一起。

8

内维尔弟兄,我收到了你关于莱特弟兄的请求,乔治·莱特弟兄坐在这儿。我们很高兴莱特弟兄和莱特姊妹在这儿,小伊迪丝,我……如果有一天我们再回来,那我想在这举行一个纪念聚会。当伊迪丝走时我没有回去为她举行纪念聚会,但莱特姊妹,你还记得两年前她做的梦吗?那时我告诉你了,我说:“小伊迪丝不会与我们呆多久了,”因为主已经藉着她做的那个梦告诉了她,说她要走了。我得到了那个梦的解释,就是她要去见主了。大概两年后,她就去见主了。如今她在那里等候着爸爸妈妈穿过那条死亡与不死的分界线。

神祝福你们。要是可能的话,我想尽快见到你们。愿神与你们同在。还有谢尔比,你们每个人。我想今天早上我见到谢尔比了,我不太确定。在这儿看得不是很清楚,因为房顶很低,光线又是那样的,你能看到大概的地方,但看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9

现在,让我们直接进入信息。今天的信息,我想读《民数记》19:9和《以弗所书》5:26。如果你们想记下经文等等的东西,那你可以记下来。

记住,如果这被录下来……我还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他们。哦,我看到了,我看到特里弟兄在录音房里。如果这被录下来,在任何时候或在任何地方被其他的传道人得到,这并不是要藐视你们的教训,这不是指向你们的羊群的。这个信息和我所讲的其他所有信息都是对我的会众说的。这不是给你的会众的,除非他们愿意接受,但它是给这儿的会众的。
人们购买这些磁带。世界各地的人购买它们并播放它们。很多时候他们写信来,我总是向他们指出,如果你是其他教会的成员,“去找你的牧师。”
10

牧师,我想让你知道,我所讲的这些事只是给我的会众的。我有权这么做,因为是圣灵设立我来看管这些羊。如果我不告诉他们我所知道的真理和道路,那我就有祸了。但它不是给世界或其他的教会的。你做神要你做的事。我不能替你交帐,你也不能替我交帐;但我们都要为各自的事工,在神面前交帐。所以,如果我要为自己的事工交帐,那我就必须按照我所看到的,以及所启示给我的来传讲。所以我已经跟你们讲清楚了。

11

《民数记》19:9,我们来看这段内容,哦,应该说是经文。

9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现在注意)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原文作分开的水]。这是除罪的。
注意,不是给所有人的,而是给以色列的会众,作除污秽的水。现在,在《以弗所书》第5章从22节开始。
22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23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24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25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现在,这就是我现在想要说的)26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
12

呐,今晚这个小小的主题,如果我可以称它为主题的话。我相信这儿的人,还有电话机前的人不会错误地认为,我以下要用的题目是一种亵渎。但选用这样一个题目,听起来是会让人感到好像是亵渎。今晚我要用的题目是“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作为一个如此反对吸烟的传道人,选用“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这么个题目,听起来实在是有些滑稽。

这得从有天早上我去打松鼠开始谈起。你们在外边的或在收音机旁或电话机旁的听众,要是你们能看到当我宣告我要讲的主题时这里会众的表情,那你们肯定都会笑出声来:“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
13

呐,这都发生在一天早上天使向我显现,并且因着说话就创造出松鼠的那个地方。你们都记得那时发生的事。我当时站在山顶上,那是在我传讲七个教会时代之前,有一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就出去打猎。那儿站着……我还以为是太阳出来了,那时大约是在早上四点。这很反常,我看到了那光,我环顾四周,见那里有七个金灯台立在山顶上,并有好像彩虹一样的东西从管子里流出来。

那之后,主耶稣立刻就向我们显现。就在那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旧约的耶和华就是新约的耶稣。”于是他就出现在那儿,这是他在七个金灯台后给我们的启示。注意这点。有多少人记得那段话?我把它写在我口袋里的一个弹药盒的背面,“旧约的耶和华就是新约的耶稣。”天上的神知道这是真的。
14

后来当我穿过他向我显现的地方,去打松鼠。

那几个月之后我打电话询问我的好朋友杰克·摩尔;当时我要开始传讲七个教会时代,《启示录》一章了,上面说到主站在那儿,全身皆白,头发像白羊毛。怎么可能呢,他只有三十三岁,就全都白了?摩尔弟兄是一个非常优秀、有文化的基督徒绅士,一个学者,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优秀的一个;他说:“伯兰罕弟兄,那是得了荣耀的耶稣,那就是他现在的样子。”但那并没有给我多少亮光。
我一直祷告,直到一天我开始讲七个教会时代,我原来无法弄明白那第一章。一个三十三岁的人,以同样的身体复活,使徒们也都认得他,知道是他;但他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八九十岁,满头白发白如羊毛,胡须也像雪一样白呢?
15

我也读过了《但以理书》,上面说到“他来到那亘古常在者面前,他的头发像纯净的羊毛。”然后我看到那亘古常在者,他就是那亘古常在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瞧,那时这是一个象征。那为什么是白羊毛呢?后来圣灵好像要藉着我曾经见过的,一幅古时审判官的画向我说话。于是我就去查考历史,我回到圣经的历史等等这些资料中去寻找。古时的审判官,就像以色列的大祭司,他必须得戴上那灰白色,像羊毛一样的头发和胡子,因为他戴的这个白色象征他在以色列中有至高审判的权柄。即使在今天,几百年前,可能是好几百年前,也可能更久,英国所有的审判官,不管他们有多年轻或多老,当他们去审判的时候,他们就戴上白色的发冠,显示在那个国家里,没有任何别的权柄能超过他们的话。他们的话就是国家的最高权柄。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时我就明白了,他站在那里,还是个年轻人,但戴着白色的发冠。他是那完全、至高的权柄。他是道。他正戴着那白色的发冠。
16

后来,我们讲完道,就去到西部,当主的天使为了七个印在那里显现时,他们升到空中时(我们这儿以及全国各地都有那照片),他就站在那里,依然戴着那象征至高权柄的发冠。他是教会的头。他是那身体的头。没有任何东西能像他。“他独自创造了一切,一切也都是为他自己而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他拥有天地间一切的权柄,”万物都属于他。“在他里边住着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道就是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是所有的先知和智慧人所说的,启示他全部救恩计划中的奥秘的那一位。只有他才是头戴白发,拥有至高权柄者的那一位。

17

那天早上,我站在山上,看上去好像有些松鼠在那吃东西。于是我就坐下来。我刚到那儿不久,这时我旁边的灌木丛动了起来,一个高大的伙计,手里端着一杆双筒猎枪,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这差点没吓死我。于是我继续蹲着,不敢动,因为怕他朝我开枪。灌木丛还在动,于是我蹲着一动不动。

这时一只松鼠出现在山上,于是他用双筒猎枪射击,但没打中。于是那只松鼠朝山下跑去,我想:“我现在得趁着枪响的回音赶紧跑了,他还得把子弹壳退下来。”于是我开始下山,结果那个人又朝我前头射击,于是我赶紧又朝另一个方向跑,这时一个点二二口径的来复枪又响了,子弹就在我头上嗖嗖的飞。我说:“好家伙,我这下可倒霉了。”
18

所以我就转身沿着河边下山。我想:“我要从这儿下去躲起来,直到他玩儿完了再出来。”沿着那条路下来,我突然注意到……在我的右边有个什么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看到那儿扔着一个他们丢掉的空烟盒,就是那些人在追赶穿过灌木丛的松鼠时丢下的。

于是我捡起这个烟盒看……哦,我没有捡起来,对不起。我朝下看,并没有捡起来,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这种东西的味道。我朝下看,是某家烟草公司的牌子,我想我还是不要提它的名字了,但我想你们都知道。烟盒上写着,“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给你一个吸烟人的口味。”我看着那个东西,想:“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我想:“如果一个人真有思想,他根本就不会去吸烟。那怎么会是思想人的过滤嘴?一个会思想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抽烟。”是的。
19

我想,“简直就是骗人!”那家烟草公司可能是美国人的。哦,如果我们照着原则去生活的话,我们本应该互相帮助,如果我们能替他人着想的话。简直是伪善透了!我之所以没说这家公司的名字,是因为我有很多话要谴责他们的。人为了赚钱,已经伪善到什么程度了!

一个有思想的人根本就不会去吸烟。但美国的公众却喜欢这个,他们认为这太好了。
瞧,你不能,你不能……你去问问任何一个科学家,你抽烟不可能没有焦油。即使你只吸了一点烟,那也是在吸焦油。如果你不吸烟,那你就根本没吸焦油,根本就吸不进任何东西。那你就成了吸擀面杖了。但只要你吸烟,你就是在吸癌细胞:尼古丁。
20

如果你们去年跟我一起去,哦,我是说前年,我想是的,就是在那个世界博览会上,当犹尔·布莱纳他们在那里做示范时,你看到他们拿着烟,放进某种东西里,然后把它划过一块大理石;那个医生拿一根棉花棒,卷起来,从上面沾下尼古丁来,再把它涂在一只白鼠的后背上,然后把白鼠放进笼子里。他们每隔七天就把白鼠取出来,结果这只老鼠全身都长满了癌细胞甚至都不能走路了,这只是一根烟的尼古丁。

然后他说,“你们听过,他们说通过过滤嘴就能把尼古丁过滤掉。”他说,“你不可能让那过滤嘴……要是真有能把尼古丁过滤掉的过滤嘴,那它也会把烟都过滤掉。因为你必须得让烟……只有焦油才会制造烟,而正是焦油导致了癌症。”
然后他又把尼古丁放进水里,他说:“有时,你认为你能把它过滤掉。任何时候,不管你把它放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他们说:’我没有吸进去。’他们把它吸到嘴里,然后再吐出来。”然后他拿过来,把它卷起来,放到一个东西下面,显示那还是癌。你做了什么?你把它吸进了喉咙里。看到吗?不管你做什么,它都是死亡。明白吗?
21

想想看,一个公司骗人骗到一个地步,甚至连他自己的同胞都骗。这就像秃鹰靠吃自己的同类生活一样。为了赚钱,将死亡卖给这个国家和那些年轻人,而正是这些人跑到前线去为他们卖命,然后他们却掉过头来把这种东西卖给那些年轻人;还用了一个借口,说什么“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一个吸烟者的口味。”你得有烟才能给你带来口味,明白吗?吸烟者的口味?

然而人竟然愿意上当!他们喜欢这个。这不过是让你上当更深而已。瞧,这是魔鬼来的。他们不关心你的生命。他们对你没有任何感情。只要能赚钱,他们就会向你兜售这种东西,并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
22

这就像政治和战争,我不相信战争。我认为我们根本什么战争都不应该有。我相信在神的伟大王国里,在他的伟大统治下,神会建立一个伟大的文明;到时就再也不会有战争了。国家之间不再刀枪相对。他们都将生活在和平里,永远的和平。

所以今天这种文明带来战争,我们得到的这种文明越多,战争也越多。一个国家想比另一个国家更文明,但文明越多,战争也就越多。看到了吗?
看看这种文明底下是些什么东西?一个人竟然会推出这种东西来。它唯一要做的就是骗你买更多的烟,因为一个人要是抽烟……我相信这是魔鬼的东西,那个尼古丁鬼就住在男人或女人里边。如果一支烟能让那个尼古丁鬼满足,以至他松开,不再搅扰你;那你要是抽一支带过滤嘴的烟,只让三分之一的烟,或者说只吸进三分之一的尼古丁,你就得抽三支烟才能代替那一支,你抽三支烟才顶得上原来的那一支。
看,这不过是个骗术,是一个向你卖烟的骗术。这样他们就可以卖更多的烟给你,比人们直接从烟斗或烟卷里吸烟草更多。瞧,这是出于魔鬼的。
23

当我站在那儿看着它,想到它是多么欺骗人的时候,一个问题出现在我脑海里。于是我弯下腰,再看看那盒子,这时好像有声音对我说:“但那句广告是对的:’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给你一个吸烟者的口味。’”它让我想到,这个烟草在属世领域里的欺骗,也跟今天在教会中的欺骗一样。

如今整个世界对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确的认识已经到了一个完全被蒙蔽的景况。看,甚至在政治、在社会事务、在学校,在任何事情上,都成了一种欺骗。
24

有一天一个年轻人告诉我,他去到一个部队的营地。有个年轻的士兵被坦克压伤了,他的肺,他的胃等都被压穿了。他们去到医院,当时有三四个医生在排队,所有的人都在排队。两三个士兵抬着他们的战友,他几乎都不能呼吸了。每次他呼吸时,他的肋骨就刺入他的肺,就造成他内出血。他们也让那个年轻的士兵排在队列里,他排在最后面,而站在他前面的那些人只是有些头疼脑热的小病。

当轮到他的时候,有个上校带着一个小孩进来,他的儿子或女儿手上长了皮疹。于是他们叫站排的人都停下来,让上校的孩子进来,而那个年轻人被压穿了,都快要死了。看见了吗?
哦,如果那个上校对站在队列中的弟兄有点真正的感情,他应该说:“这孩子可以等一下,让那人赶快过来,先给他治。”
25

但每个人都想显示他的权柄。当然,他们不都是那样,不,他们不都那样。但有太多的人那样了,有太多的人那样了。那人所想的唯一的事情,就是自己孩子手上的皮疹,他没有想到那可怜的士兵站在那儿,被坦克压伤了,而那坦克或许那个士兵,某天在前线上能救他的命。看,他们没有停下来好好想一想,他们光想着自己。“思想人的过滤嘴。”

我看着它,我想:“这就跟今天的宗派差不多,就是我们的教会。”每个教会都有自己的过滤嘴,他们都有适合自己的过滤嘴。他们想要什么进来就让什么进来,而把别的都滤出去。他们用自己的过滤嘴滤进滤出。他们让这么多世界的东西进去,来满足他们中的不信者。只要他们得到钱,那不管谁进来都行。只要他们能出名,那不管是谁他们都接纳。但有一件事,你不可能像那样进到神的教会,我指的不是宗派,我的意思是说真正的神的教会。
26

就像今天的烟草公司,人们进到这些所谓的教会或宗派,他们有口味,这口味就是这世界的口味。每个宗派有他们自己的过滤嘴,他们把所有在他讲道时说“阿们”的真基督徒都给过滤出来,而把全国各地剪短发、涂脂抹粉的耶洗别都给招进来,只要他们出名就行了。“某某来我们的……一个电影明星,一个大人物……”这就是他们所用的过滤嘴。“我们的宗派,某某总统,或上校,或某某属于我们的宗派。”看到他们用的什么过滤嘴了吗?当然,那个过滤嘴是属世的,是属世之人的。

这些人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所以要是他们想得到他们所要的,那他们就得有某种过滤嘴,让足够多的世界能滤进来满足他们属世的口味。“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能满足一个吸烟者的口味。”一个宗教世界的过滤嘴,能满足一个属世之人的口味。
27

他们想要宗教。他们认为他们必须得有宗教,因为他们有个魂。

当我们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我们发现印第安人崇拜太阳等等。为什么?他是人。我们去到非洲的丛林里,发现那里的土著也在崇拜一些东西。为什么?他们是人,他们必须崇拜。
所以,人类,不管他怎样堕落,他依然知道在某个地方有某种东西;但因着他对世界的口味,让他无法选择正确的过滤嘴。他只想要他自己造的过滤嘴。每个人都制造他们自己的过滤嘴。
每个烟草公司都在吹嘘他们所做的,“一个真正的过滤嘴,这是最好的过滤嘴,是最先进的,”等等。“这个先进的过滤嘴能给你好口味。”哦,我的天啊!“先进?”那“后进去”的又是什么?那决不是一个会思想的男人或女人。但他们所说的,根本就是在骗人。
28

呐,我们看到,在我们的时代,人们都得有口味。为什么男人吸烟呢?是为了满足口味。为什么女人也吸烟?为了满足口味。

所以当一个教会,一群宗教人士明白了这一点,如果他们想要让人进来,那他们就得有个过滤嘴,让人们能够得到他们所想要的口味。所以如果他们得不到他们所想要的那种口味,那他们就不会吸烟了;同样,要是人们在宗教里得不到他们所想要的口味,他们就不要宗教了。这再清楚不过了。
女人穿着短裙、留着短发、涂脂抹粉、穿着性感,她们就想要这些东西,她们爱这些东西。
正如我上个星期天早上说的,在轮子中间的轮子,或者说是在灵里边的魂;我讲到在身体与魂之间的灵绝对能被圣灵膏抹,你们都明白了吗?
29

这是跟“这个世界的神,末日的众受膏者”连在一起的信息。在外面,中间的那圈……第一圈是人的感官;第二圈是灵的感官:意志,自我意志,愿望等等。但在最里边的是魂,魂是预定的。所以他们可以膏这个灵,使外面的身体顺服灵。“但那犯了罪的魂,必定得死。”那因不信而拒绝神话语的魂,他是一部分……他将永远的……

我相信永恒的死亡,正如我相信有个永恒的天堂一样,但我不相信有永恒的地狱。没有永恒的地狱这种东西。永恒的死亡是给那些……
今天世上有许多虔诚的人,他们从来就是死的。“那活在宴乐中的女人,”就是那些剪头发、化妆的女人,“虽然活着,也是死的。”这是圣经说的。明白吗?看,她可能很虔诚,但她从来没有得救。她有的只是外在的情感。她可能在诗班唱歌,也可能在灵里跳舞;她可能说方言或有所有的圣灵的彰显;但除非她里边的魂是神的女儿,明白吗?否则不管她做什么,都是死的。
30

以色列人外面都很属灵,都充满了神的恩慈,他们对神是那么的敬畏,但这没有用。他们里面不能承认道。

但当你从神的灵重生时,你就得到了一个……你就是神的儿子了,而且你一直都是神的儿子,你将永远是神的儿子。没有什么使你跟这分开,因为你拥有了永生。永恒就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31

哦,靠着神的恩典,愿他让我们明白这极大的奥秘!就像保罗在《以弗所书》谈到丈夫和妻子时说:“这是一个奥秘。”里面讲到女人该如何地敬重她的丈夫。我想在整本圣经里,这是第二处说到敬重的对象。说:“女人敬重她的丈夫,敬重她的丈夫。”而男人在她的妻子面前,也应该活出一种生命来,好让她的妻子能敬重他,如同敬重神的儿子一样。如果男人没有活出那种生命,那他妻子当然没法敬重他了,因为她知道他丈夫是个什么样。但如果男人是个值得敬重的人,与他的妻子相敬、清洁地生活在一起,在他的家人面前是个真正的神的仆人,那么,女人们、孩子们、所有的人都当怀着敬重的心,尊敬这个神的仆人。

32

现在注意,女人,她们想要剪头发。她们想穿短裙、化妆、打扮。她们想穿那些现代的三点式的泳装,她们想要穿这些东西;但同时她们还去教会。你看,那膏抹是在灵里,而不是在魂里。明白吗?

她们想当基督徒,同时又想做这种事,而牧师也说可以。如果牧师说可以,他说:“你可以加入教会,我们可以把你的名字放在教会的册子上,没问题。”他这么做,就是给她一个宗派的过滤嘴来满足一个属世女人的口味。她爱这个世界,她爱那种口味。所以他就给她一个过滤嘴,但她决不是一个有思想的女人。你看到吗?我就是从这里想到了这个主题。
不,她不是一个会思想的女人。如果她会思想,她就该知道在末日不是教会要审判她。教会现在是通过她是否是教会的成员,以及她是否效忠于她所在的社团来审判她。他们现在是通过这些东西来判断她。但神会在末日审判她,所以她并没有思想。
33

就像那个吸烟的男人,他爱烟爱得以至于他用于思想的头脑都被尼古丁麻醉了。女人的欲望完全麻醉了她的思想,以至于她行主看为恶的这些事;因为她想这么做;那能满足一个属世女人的口味。所以她取了一个属世教会的过滤嘴,她能穿过去,很好,什么问题也没有。表明……

我们发现那是真的。牧师说:“这没什么,我们不会谴责做这种事的女人。那没什么。那里面没有罪恶,”那是通过他的过滤嘴。这表明她们经过一个神学的过滤嘴,得到了一种神学的口味,她们得到了一个神学的口味。但这却决不是通过神的过滤嘴。不是的,先生。
34

呐,如果神学的思想家有一个神学的过滤嘴,教会的思想家有一个教会的过滤嘴,吸烟的思想家有一个吸烟的过滤嘴,那么一个真正的思想家也应该有一个真正的过滤嘴。神有一个过滤嘴,那就是他的道。那是一个分离器,因为那是把罪分开的水。这就是思想家或者说是圣人的口味。

一个人经过那个世界的过滤嘴,他就会得到一个世界的口味。就像那家烟草公司一样,他能藉着把人推过这个过滤嘴而得到更多的教会会员。他们说:“上教会的女人比男人还多。”也许是这样。当她能进去并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时,那也许是真的。是的,她会这么做,她什么都想加入,但她经过的却是一个教会的过滤嘴。如果她经过的是神的过滤嘴,那她出来时就应该是不一样的。明白吗?她不可能从神的过滤嘴里出来,却还剪头发。她办不到。
35

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会让你感到有点苦,但如果她开始经过神的过滤嘴,上面说不许女人剪头发,那怎么样呢?她就是去到了另外一头。如果这里说女人这么做是犯罪,那她要是做了,就是不知羞耻。那人会说:“要是女人想要,那她就可以剪头发。”他们说:“那就把头发都剃了吧,我们知道女人剃头是羞耻,那就给她蒙个盖头吧。”但她的头发就是给她作盖头的,不是帽子,女士。圣经说,她的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是的。这表明她是个归主的拿细耳人。长头发对女人来说,就是归主的拿细耳人。

呐,我们知道这是真理。我们看到,在这世上,如果一个所谓有思想的人仍然吸烟来满足他的口味,那他就该知道他从烟里吸进了焦油。但那些过滤嘴无非是要卖给他们更多的烟。
36

教会的过滤嘴得到更多的会员,让他们为所欲为,却仍然属于那个教会,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要得更多的会员。要是我们今天晚上到各个教会去,除了那些从神话语重生的真信徒,把所有别的人都过滤掉,那会怎么样?那有很多的讲道就得冲着墙讲了。没错,因为都给过滤掉了。

如果我的心中真的有一个愿望,那我希望所有听我讲道的人也有同样的愿望,那就是,“神啊,带我通过你的过滤嘴。”就像大卫说的:“主啊,试验我,鉴察我,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没有,若有,就把它拿掉。”看到吗?我想要神的过滤嘴。不管世界在做什么,教会在做什么,我要成为一个有思想的人,思想有一天我要站在他面前受审判的那一位。
37

注意,烟草公司这么做是为了要多卖些烟,教会这么做是为了要多得些教会成员。一个剪短发、穿短裙的女人会被神的过滤嘴给卡住。她不可能剪着短发,还想通过神的过滤嘴,因为圣经说她不能。她这么做就是羞辱了自己的头。我们应该知道这点。但她却可以畅通无阻地通过教会和其他的任何东西。有时我站着……

我没有轻视任何人的意思,我从不会针对某个人说这话,我说的是教会里的罪。你们可以给我作证。我没有说:“某某女士是这样,或某某先生,某某牧师是那样。”没有,先生。我说罪就是罪。即使罪是在我家里,在我里面,或在任何人里面,但罪仍旧是罪。不是指个人,我说这话不是针对哪个人,我反对的是罪。不管是我还是别人,你要是开始穿过神的过滤嘴,罪就会把你拦在那里。
38

注意。一个想留短发、穿短裤、涂脂抹粉的女人,她可以很轻易地通过五旬节派的过滤嘴,那里面没有什么拦着的,一直通向死亡。因为他……她说:“哦,那又没有什么害处。”“如果你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们里面了。”

如果这就是那个人魂里的口味,那她就会把这些不属神、抵挡神话语的东西,从她的灵里吸到她的魂里。这些东西能通过她的口味,瞧,口味……它可以通过思想,通过推理,“这没有什么害处吗。我有口味;我有感觉。我感觉这种东西没问题。”如果她的魂是这样的话,那她就可以让这些东西通过她,一直进到她的魂里。这就表明她不是通过神的过滤嘴来吸收。但如果她剪头发、化妆、穿短裙、打扮得像男人、穿裤子等等、说那些话、做那些事、为世界而活,那她就会被挡住,她通不过神的“过滤嘴”。是的。它会从一开始就把她给挡住。
39

注意,男人看着她那漂亮的红嘴唇、化了妆的脸、短裙和比基尼等等;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男人不会去看她。教会的会员会看她,欣赏她。但我不管她看上去多漂亮,但一个真正有思想的男人会转过头去。为什么?他已经通过了神的过滤嘴,他知道看她就是在心里犯了奸淫。他并不觉得那女人漂亮。他们说:“她多漂亮啊!”但对他来说不是。对一个有思想的人来说,她是一个肮脏、污秽、可怜的耶洗别。神的儿子看见她会为跟她同属一个家庭而感到羞耻。是的。“我怎么可能有这么个姐妹呢?”

瞧,那个女人经过的是一个过滤嘴,而这个人经过的是另一种过滤嘴。他不会觉得这种女人漂亮,决不会。对一个真正属神的男人来说,那不是漂亮。
40

记住,在耶稣基督的宝血成为过滤嘴之前的时代(等会儿我们会讲到),“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神从没有忘记这事。这事又再次发生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途中,神也从没有忘记这一点。他们所有的人都灭亡了。“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

有一天晚上我聚完会,一个小里基站在教会后面,他对我说,这是大约三四年前的事了,他说:“你这么讲的原因,是因为你是个老人。我认为她们看起来很漂亮。”
我说:“我看得出。”光从他的打扮,你就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说:“让我告诉你一些事。你有多大了?”
“快三十了。”
我说:“当我比你年轻十五岁时,我就是这样想的!”对。那还是污秽。“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
41

现在,注意,要是他的心思通过了神的话语—神的过滤嘴,他就不会去看那种女人。他就不会认为她漂亮;他会觉得她是耶洗别。他会明白,在那些红嘴唇后面的,是会咬死他的毒牙。圣经说:“她的门是地狱的门,人跟随她,好像牛往宰杀之地。”这才是思想人的过滤嘴。

你渴望什么?当一个女人像那样的打扮走到街上时,你们男人就回头,上下打量她,这说明你根本没有用思想人的过滤嘴。因为当你这么做时,你就犯了奸淫,因为过滤嘴说:“凡看见妇人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转过你的头,思想人!远离她。她不漂亮;她是一条蛇(是的),她扭的像蛇,走路像蛇,咬人也像蛇。远离她。
42

哦,是的,神的道是思想人的过滤嘴。每个人都知道。这才是你的魂该通过的过滤

嘴,就是神的道。它使……当你经过神……当一个会思想的人经过神的过滤嘴时,它就会给他一个圣洁人的口味。对的。当你从神的过滤嘴出来,那你的口味就成了圣洁人的口味。它会给你一个正直人的口味。那个广告是对的。
我们可以看到这在以色列中是如何预表的,这只是给以色列会众的。这是为什么我说,如果哪个传道人不同意我所说的,那我说了这是给我的会众的,就是主要我对之传讲的这一群人。
43

注意,在《出埃及记》19章[民19章],等你回家后有时间去读一读。注意,当以色列人犯罪后,首先他们要取一只红色的母牛,是未曾负轭的。这就是说她从来没有担负过任何东西。

她必须是红色的。红色是个赎罪的颜色。你们知道,科学上说如果你拿红色,透过红色看红色,看到的就是白色。神透过耶稣基督红色的血观看,他看到我们红色的罪就变得洁白如雪:透过红色看红色。以色列全会众要在晚上的时候把母牛杀死,然后用它的血在门上弹出七道条纹,整个的会众都要从底下穿过去,这是七个教会时代的预表,藉着血。
44

然后把它的身体拿去焚烧。牛的蹄子、皮、肠子、粪都要焚烧。所有的东西放在一起烧,而且必须要由一个洁净的人,把它们收拾起来,拿到会众外的一个洁净的地方。所以,要是以色列能明白这个预表就好了!神的道决不能被不信之人的脏手处理。必须得是一个洁净的人,一个人要想洁净,就必须得经过神的过滤嘴。一个洁净的人、洁净的手,而且必须放在洁净的地方。不是耶洗别和那些里基们的地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他们来吃圣餐,但同时又跟别人的妻子、丈夫鬼混,行各样污秽的事;跑去跳舞、狂欢,剪短发,穿短裙,什么都干,却还称自己是基督徒。它必须是由一双洁净的手,放在一个洁净的地方。

当以色列人犯罪,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时,他们就把母牛的灰弹在他们身上,这就是分离的水,洁净罪。
45

注意,这就是了。当以色列人,在他们进去参加敬拜之前,他们首先得经过除污秽的水—因信称义,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然后他们从七道血的条纹底下,进到会众那里,这表明有某样东西因着他们的罪而死了,摆在他们前面。他们通过听神的话而被分离,除污秽的水,然后进到团契里。

只有按照这个次序,神才会见人。他不会在任何别的地方见人。他只能按照这个次序来见你。神只在一个地方见以色列人。神今天见你也只在一个地方,那就是在耶稣基督里。他就是道,分离的水。他的血是为所有七个教会时代而流的。然后,藉着圣灵我们进入团契,这团契只是给教会的。哦,他太伟大了!
46

现在,我们来看看《以弗所书》5:26,这里说到:“要用水藉着道洗净,”分离的水。它是干什么用的?神的过滤嘴就是道。分离的水,“要用分离的水,藉着道洗净。”神的过滤嘴。

你不能藉着教会的过滤嘴进到基督里。你也不能藉着宗派或教条的过滤嘴进来。只有一个过滤嘴能让你进到那圣所,就是藉着道用水来洗净。神的道是思想人的过滤嘴。
47

教会在这里评断你是好会员,还是坏会员。你死的时候,他们会给你举行一个体面的葬礼,为下半旗,送给你一个大花圈等等,但当你的魂要面对神的时候,你必须得有永生才行。如果你有永生,那它就是道的一部分。因为我自己的话不会否认……我自己的手不会否认我的手,我自己的眼睛不会否认我的手或我的脚或我的脚趾头或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他们不能否认。同样,一个是神话语一部分的男人或女人,也不能否认神话语的任何一部分。那么,女人们,你要是以为自己可以留着短发来到神面前,那你就错了。你明白吗?你错了。你没有经过神的过滤嘴,只有它才能藉着道的水把你洗净。然后你才能进入团契中来。你以为你自己进去了,但除非你经过了道,经过了每一个细节,神话语的每一个字;否则你就别想进去。“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的一切话。”你必须得经过这个过滤嘴,它才能给你一个义人的口味,因为这是义人所寻求的,寻求一个能使他洁净的东西。

48

道,神的道是思想人的过滤嘴,它能给你义人的口味。我们知道这是对的。把所有不信的罪都过滤掉,当你通过了那个过滤嘴之后,你就再也没有不信了,因为那是真信徒的口味。

不管怎么样,真信徒都要正确的东西。他不会说:“哦,我属于这个社交圈,我属于教会,是这市里最大的教会。”他不管那是在一个角落里的传教团或是一个临时搭建的教会,但一个聪明人知道他必须得遇见神。他不管是教会说的还是某个人说的,他必须得符合神的要求,神的要求就是神的道。“哦。”他们说:“神的道。”当然了,他们都相信神的道,但问题是你能不能通过这个过滤嘴。一个剪了头发的女人怎么可能过去呢?你怎么可能这么做呢?一个不持守神教导的人怎么可能通过它呢?看到吗?那不是思想人的口味。不,一个思想的人会思想,一个思想的人会三思而后行。
49

注意,神的道不能否认自己。问题是满足,哦,我是说渴望。渴望什么?一开始,是什么让你有这种渴望的?因为在你魂的深处有一颗预定的种子,就是永生,它一直都躺在那里,一直都在那里。“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一个也不会失落。”

一个思想人的口味,一个思想的人会听神的道,“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不会跟从陌生人。”因为在那里面是生命,而生命会与生命相连。罪与罪相连。罪是如此的伪善,以至它认为它得救了,而实际上它没得救。它是最深层的假冒为善。
教会成员想要一个宗派的过滤嘴,这样他们就可以有自己的欲望而仍然被算为虔诚的人。你听到他们说:“哦,他很虔诚。”
50

在非洲,有一天我去到那儿,他们讲到这些……有一群年轻人在谈论“猫王”他们唱的摇滚乐,还有帕特·布恩,里基·纳尔逊等人唱的那些东西。我说:“他们是一群背教者。”

有些女孩说:“哦,他很虔诚啊。”
我说:“犹大也很虔诚。”我说:“犹大只得了三十块银子,而猫王得了几百万美元。(看到了吗?)他们都出卖了长子的名分。”看到了吗?我说:“他们是这个国家最糟糕的东西。”他们就像香烟的过滤嘴一样迷惑人,而这些宗派却让那样的人加入进来。他们不应该……他们应该立法禁止他们唱那些宗教的歌曲。这违反……他们唱那些歌是违法的。但整件事情都变成了最大的假冒为善,他们今天就是这样。人类灵魂真正的过滤嘴说:“如果你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父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
51

看,你不能,你不能说摇滚乐是属神的。摇滚乐是属世的,所有那些舞蹈,肮脏污秽的东西都是属世的。都是属世的。你不能说女人剪头发是属神的。圣经说那不是,那是世界的污秽。如果你爱这世界的一点,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边了。

看,这是什么?是什么在吸引他?是在你里边的某种东西在吸引你。魂是通过外面吸取能量,再通过灵把它送到魂里。如果你的魂爱这个世界,那它就是死的。我不管它有多少膏抹,那都是外面的,不管它外面看上去有多正直,但他的里面却是死的。“因为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不管他有多虔诚。
真正的过滤嘴会把所有别的东西都滤出去,而只让神的真实,神的道,进到真实的魂里。
52

他们就像以扫,外表上很好。以扫外表上很虔诚。说到宗教,他看上去比雅各还虔诚。他看起来比雅各还好。但他的里边却显出了他是什么。他外表很虔诚,但他的思想没有经过过滤。他没有思想他长子的名分。他并不认为这个长子的名分像神说的那么重要。你看,他说:“我饿了,有没有长子的名分,又关我什么事呢?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吧。”哦!看到吗?“我去教会,我跟你一样好。我的宗派就像……哦,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教派之一。我妈妈属于它,我爸爸属于它,还有这个、那个等等。我的牧师是受过教育的;他有这个那个。”但他有的越多,离神也就越远。那不是一个有思想之人的过滤嘴。要真是那样的话,那彼得还怎么可能成为彼得呢?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他却揣着思想人的过滤嘴。

53

注意,哦!以扫认为长子的名分并不像神所说的那样,是关乎生与死的重大抉择。于是他像夏娃和犹大一样,为了满足他们对文化知识的口味,而出卖了长子的名分。这也正是夏娃出卖了她的出生权的原因。她为了一点科学的口味,一点属世知识的口味,一点好教会的口味,一点今天的人们称之为高层次之人的口味,就出卖了她的名分。看到吗?犹大为了那三十块银子而出卖了自己长子的名分,他想多赚点钱。“我这里的会众能付给我更多的钱,所以我就在这里讲道。”看,“所以如果我成为一个牧师,那……”

54

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相信这信息是真理,但我们不能接受。如果我们接受了,那我们到哪儿去传道啊?”到世界去传,我的弟兄,那就是你的教区。是的。“哦,那就没有弟兄支持我了。”我要的不是哪个弟兄来支持我,我要的是耶稣基督来支持我,因为是他支持这个信息,这信息是他说的。

当那真正的长子名分,血,经过道过滤出来的时候,那所有的罪、世界、教会、宗派、宗派主义就都被滤到了外面。当一个会思想的人选择了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时,那在神看来,所有的教育、文明、教会、宗派、体系以及各种类型的罪就都会被过滤掉了。
当一个人让他的生命通过神的过滤嘴时,所有这一切就都被滤掉了。注意,你肉身上的生命曾经被罪污染了,因为你生在罪里,在罪孽中成形的,来到世界就会撒慌。我要说一些事,就像麦卡利弟兄常说的。请听我说。
55

你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出生在罪里。你甚至没有机会选择。你生在罪里,在罪孽中成形,来到这个世界就会说慌,你灵里有的是罪的欲望,喜欢罪,因为你生在罪里。你连机会都没有。但在你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就是这儿),在你里面开始有东西吸引你。在你里面有东西告诉你,在某处有位神,你读了他的道,但后来你要是违背神的话所说,转而听从教会的意见,那就证明你没有使用思想人的过滤嘴。但当你用了神的过滤嘴,也就是思想人的过滤嘴时,因为“所有其他的过滤嘴都要过去,惟有我的永远常存。”当你通过神的过滤嘴,过滤你的生命,你的愿望;如果你通过神的过滤嘴—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来过滤你的愿望,那你吸入的就只会是圣灵。

如果你想要圣灵的凭据,这就是了。当你的魂能在每一个方面都与神的话对齐,那就表明你已经让你的生命通过了那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神的过滤嘴。
56

注意,那是神的过滤嘴吗?他说我们是被道的水洗净。当神在伊甸园里给亚当和夏娃一个过滤嘴时,他说:“你不可以从中吸取任何别的东西。”但撒但在这个过滤嘴上凿了个洞,说:“哦,就一点点,不会有什么害处的。”

结果这一点点的东西进来,就导致了人类的死亡。就这么一点点的尼古丁,他们就完了。
除了圣灵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这表明在你里面的,是那颗预定的种子,它使你渴慕神。“凡父所赐给我的,我必拯救,他们与我一同死在各各他;他们也与我一同从死里复活。凡他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他们会被安置在我的身体里,不管是脚、胳膊、鼻子、嘴巴还是别的什么;但他们一定会被安置在那里。他们到了时候就会归向我。”
57

哦!这就是那个能将世上所有的罪都过滤掉的过滤嘴。你对世界的爱已经死去了,这个魂只会吸取一样东西。这就是了,不要忘记这点。你们所有在电话机旁听道的,把这点记在你们心里。当一个会思想的人开始思想他将站在谁的面前,以及神的道是什么时;当他开始这样思考,并经过那个过滤嘴时,那就只有一样东西能通过,就是圣灵。那是什么?是精子,它一开始就是神话语的种子,起初你就在神里面,如今你在这儿吸取种子的生命。这个种子是因着预定而被放在你心里的。哈利路亚!藉着神的预知和预定,种子已经在那儿了。当它吸取时,它除了吸取神的话,不能吸别的。这才是一个思想人的口味,一个义人,一个圣洁的人,他看到圣经上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什么进到了那地方?是神的道进到他的心里。“我把你的道藏在我心里,免得我得罪你。”当它经过神的道之后,怎么样呢?只有一样东西能经过神的道,那就是圣灵。那是唯一能通过神话语的东西,就是圣灵。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会给你圣洁人的口味。

58

他尝到了天上事物的滋味。他把神的道放在心里,他看到神的话在他面前彰显。他整个魂都被卷了进去,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都在他周围死去了。

一个虔诚的思想人的过滤嘴,我现在想的是过滤后的虔诚。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给你一个圣洁人的口味,他会满足你的口味。他看到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没错。看他正在我们面前做他曾做过的同样的事;那会满足一个圣洁人的口味和他的思想。
他知道他已经出死入生了。他爱,他爱看到神的话被证实,他看到神的话被证明,验证。每个时代,他都等待着它,因为他是个圣洁的人,他渴望看到神。别的人却只想加入教会。然而这个人却想看见神,他不会在一大堆的教义中看到神。他不会在高大华丽的管风琴,宏伟的教堂,高耸的十字架,或受过高深教育穿着翻领衣服的学者那里看到神。他也不会在神学或神学家里看到他。他只能在得到证实了的神的话语中看到他。
我在火柱中看到了他。 我的眼睛看到了主再来的荣耀; 他在踹愤怒的酒醡; 他释放了带着可怕利剑的致命闪电; 他的真理继续向前。(它会一直去到末了,是的,先生。)
59

明白我的意思吗?一个过滤的人……哦,我是说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一个想站在神面前的人。什么是神的过滤嘴?他的道。“你吃的那日,必定死。”我不管在这发生了什么,不要越过那道。“让神的道洗净,”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不是宗派,不是教条,不是教会,不是教堂,而是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因为你要被神的话审判。一个思想人要思考这一点。一个愚蠢的人或一个有世界口味的人只会拿个代替品,但既然有真实的东西,那为什么还要代替品呢?

60

想想,好好想想。一个女人说方言却剪短发,涂口红,教会还硬说那是圣灵的凭据。

一个从神学院或一些圣经学校出来的传道人,使用三位一体的洗礼,为了宗派和教义而在神的话上妥协,这是思想人的过滤嘴吗?我可不这么看,弟兄。一个愚蠢的人才会这么做。是的。你能想象吗?一个人不但不让他的灵魂经过神的过滤嘴,却让那些老朽的教条和宗派把他给灌满了,他不拿神的道当作过滤嘴。他彻底被污染了,任凭那些人诱导他进到人的教义里,做事,“若是可行,连选民也几乎被欺骗了。”他们轻看神的道。要是他的魂里有东西,他一定会从他的魂里吸取东西。但如果那预定的种子(不要错过这点),如果那预定的种子不在他里面,那他就不会通过那儿来吸取,因为他只能根据自己所渴望的来吸取。
61

如果一个吸烟的人想要吸烟者的口味,如果他拿着一根棍子……我说:“吸你的手指头。”他站在那吸他的手指头,他会说:“那太傻了。”为什么?他的口味是尼古丁。所以他不是一个会思想的人,看到了吗?

你会说:“哦,我什么味道也没尝到。我要尝世界的口味。我要尝烟草的味道。但这个我什么也尝不到。”你拿个衣裳夹子让他去吸,看到吗?是的,让他去吸。
那他会说:“我什么味道也没尝到啊。”那你还尝个什么呢?你要吸的是尼古丁。当你吸教会的教条时,你们女人就会留着短发,涂脂抹粉,穿着性感的衣服,你们男人就会看这种女人。你们会去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这是什么?是什么在那里?是世界还在那里,你得到了那种口味,你受到引诱要去尝一尝它。
62

“我要去那个教会,他们从来不提这种事,他们从来不说这些,不讲这些。从来没有提到这些事情。我们的牧师比你开放多了。我们不会谴责那样的事。”那是什么?你正在品尝世界的口味。是的。

但一个会思想的女人不会要那种东西。她知道她必须得圣洁。你能从神的道中吸取的唯一东西就是圣灵,这个复活的能力,会让那个住在你里面的道,在你所生活的那个时代,彰显出耶稣基督来。哈利路亚!弟兄,如果这还不是真理,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了。如果这不是真理,那我就是疯掉了。
那是道自己在你的心里,预定在那儿,他在吸取。它会吐出世界,它不需要它。但当它进到神的话里时,它就开始吸取。当他从道中吸取的时候,那就只能是圣灵使那个道复活。
63

一个会思想的、虔诚人的过滤嘴就是道,它会满足他内心圣洁的口味。“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给你一个圣洁人的口味。”哦!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啊!

但那些人不但没有为自己的魂戴上神的过滤嘴,相反却任由撒但藉着宗派和教条来欺骗他,这就跟烟草公司欺骗你们吸烟一样。你只是得到了更多的成员,仅此而已。
哦,在我结束前,我要再说一点。
64

瞎眼的老底嘉!我们是何等的瞎眼!瞎眼的老底嘉,通过虚假的借口、虚假的教条、虚假的教义、虚假的宗派、虚假的信条手册,引导着这个时代瞎眼的人。哦,瞎眼的老底嘉,引导着瞎眼的人们,你们都在往深坑里走。

传道人,今晚就更换你们的过滤嘴吧!不要把宗派的尼古丁吸到你的系统、教条和教义中去,耶稣说:“若有人在这道上加添一个字或删去一个字……”当你告诉你的会众,说女人做这做那,男人做这做那等等所有那些事都没问题,只要他们能守住这些教条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难道你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
65

耶稣说:“瞎眼的法利赛人。”就像耶稣喊着说:“瞎眼的法利赛人,”今天晚上,圣灵也在我的心里喊着说:“瞎眼的老底嘉,多少次神要给你复兴,但现在你的时候到了。太晚了。你嘲讽、讥诮那些神所差派给你的人,但现在你的时候到了。哦,美国,美国,神像母鸡遮盖小鸡一样地招呼你,你却不愿意。”如今,这声音从一个海岸去到另一个海岸,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神多么想遮盖你,但你不愿意。现在,你的时候到了。

国家在分裂,世界在崩溃。总有一天,那一千五百英里长,三四百英里宽的大陆,将要沉到四十英里深的断层里,波涛将涌入肯塔基州。当这事发生时,整个世界将会震撼,其上的东西都将崩溃。
哦,把我隐藏在万古的磐石中。神啊,让我,让我……主啊,向我吹气,永活神的灵,向我吹气。让我拿起神的过滤嘴,活在它下面,主。让我将圣灵新鲜的气息吸入我的肺腑,每天都吸入我的魂里,使我不犯罪得罪你,哦,主啊,向我吹气,圣灵啊,向我吹气。我要……
66

让我把神的道植入我的心中,使我定意不偏左右,不离开它。在我一生的日子里,让我向它过着真实的生活。哦,父神啊,降下你生命的圣灵在我身上,使道向我活过来,使我能在那些盼望这事发生的人面前,彰显耶稣基督。这是我的祷告。

哦!注意那些教会他们今天在做什么。他们藉着宗派的过滤嘴,把人们吸到教会协会里来。为什么?为什么?因为那能满足他们心里的欲望:组织。他们有组织的口味。他们会这么做的。
每当神要给他们复兴,他们……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就组织起来。对吗?所以他们取了自己的过滤嘴,因为他们有着很大的口味。神会把他们所渴望的给他们。他会给他们的。他们把自己吸进了教会协会里,然后他们就得到了组织的口味。他们就会得到了。
67

哦,老底嘉教会,不要被这个时代的迷惑所欺骗。哦,五旬节派,你们已经钻进了老底嘉,你们属于老底嘉了,教会已经死去了。因着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教会已经变成了一种形式。你们五旬节教派,偶尔地喊一两声“阿们”,在讲台上起劲儿地演奏音乐,剪着短发的女人到处跳舞,也相信神的医治,神多少次想得到你们,但你们却选了别的过滤嘴,宗派的过滤嘴。神多少次想要得到你们!

这是多么地迷惑人。《马太福音》24:24,耶稣说:“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被迷惑了。”你们太接近了。就像夏娃,你们只有一两件小事不能接受,因为你们组织了起来,所以不能接受它。问题就在这儿了,你还不如根本就不信。“因为干犯神话语的最小一条,就是干犯了神全部的话。”哦。
68

五旬节派,五旬节派,让你们的思想通过神的过滤嘴,而不是你们宗派的梦,这样你们出来时就会有圣洁人的口味,真正的圣灵的洗。

你能想象一个男人让他的妻子剪头发、穿短裙或裤子,却还说他是从思想人的过滤嘴里出来的吗?你能想象一个男人竟然做这种事吗?
你能想象一个传道人站在讲台上,就因为他的会众给他高工资,拍他的肩膀叫他“博士,弟兄,牧师”,带他参加各种舞会,男女一起到沙滩游泳等等,你能想象这种人竟然还称他是从思想人的过滤嘴里出来的吗?
有些女人站在讲台上,裙子还没有盖过膝盖,衣服紧得能让人看到身体的各个部位,走起路来都能看到衣服里面的内衣;这跟穿短裙,比基尼或别的什么东西一样糟。你们五旬节派,老底嘉的传道人,神要忍受你们多久呢?我不知道。愿神怜悯你们的瞎眼。他今晚要拿眼药打开你们的眼睛使你们能看见。
69

正如我今早说的,我们处在看见的时代,在顶层。没有任何器官能够超过它。藉着鼻子,你可以闻;藉着嘴,你能说话,藉着手,你能触摸,还有你的脚等等,但在你的眼睛上面则没有任何别的器官了。

《玛拉基书》4章已经来了。是的。“到了晚上将有光明。”哦,要行在光中。
我们行走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透亮; 白天黑夜照亮我周围, 耶稣是道,世界的光。
是的,先生。穿过它,哦,弟兄,你出来时,就会被圣灵充满,满有圣洁人的口味。
70

哦,女人啊,把你们对衣着的现代思想放进过滤嘴里;在你上街面对男人之前,先把你们的时髦思想放进去;你们年轻的女人,你们年老的女人,在你们穿着紧身的衣服,前仰后撅地走到街上之先……我不是批评;我是你的弟兄。我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间,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在你出去之前,要知道你的身体是圣洁的,是神给你的圣洁之物。在你穿着那样的衣服上街之前,让你的思想通过思想人的过滤嘴。记住,谁要是看到你心里动了淫念,你已经与他犯了奸淫。记住这点,姐妹。

弟兄,在你回头去看那种女人第二眼之前,让你的思想经过思想人的过滤嘴;之后你就会得到一个圣洁人的口味。明白吗?你就会知道怎么做才对。
71

注意,如果你把你的思想放进一个会思想的女人的过滤嘴,你就会穿上一个圣洁女人的衣服。是的。弟兄,你出来时,也会有一个圣洁男人的外貌。那,这只是一件事。你做的每件事,都让它通过神话语的过滤嘴,看它是对还是错。

你出来的会是一个圣洁女人的衣服,留着长发,穿着得体;有着安静、谦卑的灵,而不是吵闹,争执,行为不轨。“在神看来,一个安静温柔的灵,是宝贵的财富。”这是圣经说的。
现在,我想问你们所有的人一些事情。再过几分钟我们就结束聚会。
72

现在,今晚让我们所有的人来检查一下我们的愿望,你就会看到你在吸着什么样的过滤嘴。让我们检查自己,每个人,这里的或外面的,整个国家的人;检查你们的愿望,看在你的生命中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看看你在为什么东西而努力。检查你到这儿来的目的是什么。检查你来教会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使你……去教会是好的,但不要只是为了去教会而去教会;那救不了你。明白吗?检查一下,说:“我的目的是……我吸的是个什么样的过滤嘴?”如果你与神的道不一致,你的魂没有那么做,那你就是在某点上出了问题,因为这显示了你的口味是什么,那个生命……是什么样的生命在你里边。如果是圣洁的、慎重的、尊贵的,那它出来的也一定是那样。如果不是,那你就是在吸取别的口味。这绝对没错。如果是神话语的口味和神的旨意,你就知道是什么在你里头,你吸取的是什么样的口味。它表明你是神话语的一部分。道在你里面,让你从道里吸取。

73

从哪儿吸取?从道中吸取,因为你是这时代的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如果那道在你里边,它就会吸取道的灵来激发在你里边的道。光是道,还活不了。这就是为什么,“凡父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我若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看,看,“父,”基督身体的一部分在这世界上,是预定的,放进人的心里。

任何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今天已经重生的人,都知道在他还是小孩的时候,他心里就有某种东西渴慕神。你试着加入教会等等,但不管用。那是什么?那是道。你在寻找一个过滤嘴,一天它从你面前经过;你看到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才使你的口味得到满足。明白吗?因为生命在你里面,吸取。看,你里面的生命在吸取。它在告诉你,你真正渴望的是什么。你被牵引着。你不能通过这个、那个或别的什么东西;你得找到正确的过滤嘴,因为你是一个会思想的人。明白吗?
如果你是个会思想的人,那你就是预定的,是在创世之前就被过滤了。
74

如果一个宗派的牧师听了这道,我希望他能取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如果他是个宗派的传道人的话。他会丢弃那些要灭亡的宗派烟盒,因为那是人的道;你要来接受神过滤了的道,它永远不会落空,也不会废去,它适合圣洁人的口味。你会像雅各一样,抛弃世界上的一切,各个宗派的欲望和名声,这些都是世界上的东西,你不在乎成为主教、红衣主教,州长老或是大教会的牧师,你能抛弃所有的这一切。不像以扫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而是像雅各,抛弃了他所有的一切,为要得到长子的名分。思想人的过滤嘴,它会给你圣洁人的口味,会用神圣洁恩慈的永生口味使你满足。

75

记住,撒但首先在夏娃的心里或者说在她的思想上凿了个洞,以便让他智慧和知识的口味进去。

现在,想想这点,我要结束了。撒但首先凿了个洞,因为夏娃能够吸取的就是道,那是从神的道而来的灵,因为他说:“只要你从这个过滤嘴呼吸,你就永远不会死,但你要是在这之外去呼吸,你就会死。”明白吗?
撒但说:“但在这个过滤嘴里你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你从这个过滤嘴里尝一尝,那你就会知道了,你就会像神。看,他知道善恶;而你不知道。只要你尝尝这味道。”于是夏娃就让撒但在那里打了一个洞,只是一个小小的洞。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你说:“你为什么不教导女人怎样得到恩赐之类的东西呢?”
我说:“她们连A-B-C都不想学,我还怎么教她们代数呢?”只要一个小小的洞。她得到了世界的智慧;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就把整个家庭带进了死亡,她想要智慧的口味。
76

现在,看看那过滤嘴,这肯定表明了她的口味。她的口味就是追求世界;这就是她想要的。今天也是一样,他们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有敬虔的外貌,却否定神的大能。明白吗?撒但会让他们说方言;让他们喊叫;让他们有神医治的聚会;他让他们做所有这些事情。

神说:“当那日,将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做了许多的事情吗?’”他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这群作恶的人。”当道就摆在你眼前的时候,你还是要吸这个世界的过滤嘴(看?),这就表明你心里的口味是什么。
77

鸽子不会吃腐肉。它们不能吃那种东西。因为它们没有胆。乌鸦既能像鸽子一样吃种子,也能像乌鸦一样吃腐肉。明白吗?因为它是假冒为善者。但鸽子的构造与其它的鸟不同,这就是神为什么用从天而降的鸽子来代表自己。明白吗?它受不了那些腐肉的臭味。它不是秃鹰,因为它没有胆,无法消化那些东西。它要是吃了,那会杀死它的。鸽子从来不需要洗澡。鸽子的身体里能分泌出油来使它保持清洁。是一种生命在鸽子里边,它能分泌油,使它的羽毛保持清洁。基督徒也是这样,在他们里边有生命使他们保持清洁,已经被过滤过了。

哦,注意。现在,你看看这个过滤嘴,从他们今天所做的你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口味。
78

看看这个现代的教会。看看他们的过滤嘴。你能看到他们爱什么。看到他们要什么。爱,他们爱什么?老底嘉小姐正走向神的审判。是的。爱,今天教会爱的就是老底嘉,大的组织、大的建筑、大的流行的东西、穿着华丽的人、高学历、充满智慧、充满魔鬼,在基督教会的幌子下行骗。只有一个词可以称呼它—那就是“敌基督”。因为基督所教导的每一件事,他们几乎都反对。是的。他们所做的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现在,今晚你如果是个有思想的人,在这里的,在外面的人,以及这信息所去到的地方,你渴慕的必须是圣经的口味,而不是宗派的口味,因为你要受到这本圣经的审判,也就是我要求你们的魂被过滤的道。你要是拒绝一个字或你的魂没有通过它的一个字,那你就会失丧。因为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因着预定,它会进到你里面,当神向你吹气时,他的灵能使那道活起来,并使它成为现实,到时你就会看到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哦。
79

离开世界的宗派、宗教的烟盒。让它像那个香烟盒一样呆在树林里。让它烂掉。它是一个错误的过滤嘴。拿起道,也就是基督,他能把永生的口味给每一个要它的人,永生。

道,如果你是被预定的,你就会明白这点。它不会向你隐藏。你看着那说:“哦,这简直再清楚不过了;我看到了,就在这儿。我正看着它,我看到了。就在这儿,神的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活出来。”这就是你想要的永生的口味。当你通过这个过滤嘴呼吸时,有什么能通过神的过滤嘴呢?除了圣灵没有别的,根本没有世界,根本没有不信。那是神的过滤嘴。当你通过那个过滤嘴呼吸时,除了圣灵,任何别的东西都过不来。
80

你得到了圣灵的证据。明白吗?一个圣洁男人或女人的口味,他们想活着,他们得到了永生。因为这道向他们活起来了,他们活了。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一个圣洁人的口味。

不要选择世界,就像那些烟草公司那样的欺骗,而要拿起真正的思想人的过滤嘴。过滤你所呼吸的气息,你所吃的食物,你所需要的一切,都通过神的道来呼吸,你会得到一个圣洁人的口味;它会产生这种口味,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我知道,不管我们是或不是,我相信我们是……但如果我们不是,今天世界上有些人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他们只会根据神的道来生活,依靠神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所说的每一句话来生活。
81

我看不见宗派在哪里……这些道在圣经中明明白白地写着,说这些事会发生以及将来会怎么样,而如今我们就生活在这里了。除此之外,我再也看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了。

教会,我知道有一天我会在审判台前与你们相见。我决不会为了受人欢迎而告诉你们那些错误的事。我不想要那种东西。如果我有自己的愿望,我是说我人的愿望,那我会拿着我的猎枪到森林里去,建一个小木屋,在剩下的日子里过打猎的生活。我已经老了,累了,疲倦了,衰弱了。我不行了,但我无法停下来。有些东西在我里面搅动。如果我不讲真理、整个的真理,我就有祸了。我如果不站在这儿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就有祸了。我必须站住,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我要对神负责。
82

我真的相信我们所传讲的是真理,不是因为我在传讲它。不,我的弟兄,不,先生。神知道我的心。我宁愿坐在会众中听有恩膏的人传道。那对我来说该是多么容易啊。肯定的,反正我跟那个在讲台上的人一样有永生。我跟那人一样是永生的一部分。我会去到同一个天堂,有同样的特权。坐在那儿对我来说是多么容易啊,不用受到这么多的伤害、打击等等。那是多么容易啊,我不必整个晚上只睡一两个小时的觉,整晚都要跟那些临到我的事苦苦挣扎。要是我能拿着我的枪,鱼竿,去钓鱼,去打猎,那该有多容易啊。那该有多容易啊。但是,弟兄,这已经落到了我的身上,愿神帮助我决不要逃避责任,而是让我忠诚地站着,真诚地为你们造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给你们圣洁人的口味。

思想人的过滤嘴就是水,分离的水,把我们从罪里洗净,是神的道。会思想的人,他知道他要站在神的面前,他知道他要对圣经的每句话负责,神的话会满足你心中的口味。当我们低下头时,愿神帮助我们接受这点。
83

亲爱的神,又过了一两个小时。时钟正在转动,这个信息已经进入了历史,被记录在书上。我们每个人都得对此作出回答,我们所作的每个动作,我们所说的每句话,我们脑海中的每个想法,录音机正在转。它会一直转到生命的结束,然后我们得在审判的那天交帐。

哦,神啊,天地的伟大创造者,我们所信靠的,我为这个时代的人祷告。我为自己和他们祷告。主耶稣啊,求你拿着你的过滤嘴,如果我说了亵渎的话,主啊,我不是有意的。我祈求,如果我不该把你的道用这种方式传出来,求你原谅我。
84

但是,主啊,我想到当你在森林里对我说话时,你知道就是那天早晨,这事我一直无法忘掉。我相信那是从你而来的。所以,父神啊,我已经把它说出来了,我祈求神,愿它像我想的那样成就,思想人,一个人要是稍微思想一下,他就该知道,有一天他要站在神的面前,他不该让他的魂吸取与神的话语相违背的,污秽的东西。

父啊,我们意识到当我们把它与今天的组织相比较时,主啊,我不是有意要跟别人不同;总有一天,你会判断我的内心。神啊,我祈求你,你看到了我不是为了要跟别人不同,我得诚实,真诚。我知道自己手中正端着那些被你的宝血从东到西所赎回的百姓。他们很多人都相信这个信息。
天上的神啊,愿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失落的。我认领他们每一个人,并把他们带到那能洁净罪的过滤嘴、分离的水、耶稣基督的血、成了肉身的道面前。答应我们,主。愿圣灵把每个应许浇灌到我们的魂里,让我们每个活在这眼睛时代的人能成为基督新妇的代表,成为这晚上能看见的光,我们把这交在你的手中,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85

你们爱他吗?你们相信吗?我……如果我有关“思想人的过滤嘴”这个说法有错的话,那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我没有受过教育;我只能把临到我的说出来。当我看到那个烟盒,我想:“简直太虚伪了。”有某种东西说:“这就像教会。”

一个思想人的过滤嘴。哦,还远不止这些。一个思想人根本不会要它。看到了吗?绝对不会。它会满足吸烟人的口味,是的,因为那些人必须得用它来满足他们的口味。但一个真正有思想并知道自己的魂将要受到审判的人,他会让他的口味通过神话语的过滤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依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来生活,那是分离的水,使我们与罪分离。当它经过神的道时,我们会发现罪就是不信,所以我们只要相信,并继续向前。那就是与罪分离。
86

你爱他吗?

我爱他,我……(让我们向他举起手来。)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在各各他。
他怎么说呢?“当你们爱,彼此相爱的时候,他们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当我们再唱这首歌的时候,让我们彼此握手,说:“我爱你,弟兄。”
我爱他,我……(这是要让你们知道……) ……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在各各他。
87

你如何喜欢思想人的过滤嘴呢?当你明天走到街上与这世界擦肩而过时,弟兄姐妹,你有那个思想人的过滤嘴吗?当那人骂你是圣滚轮时,你用了那个思想人的过滤嘴吗?当有人说你坏话的时候,你用了思想人的过滤嘴吗?看?以善报恶。为那些凌辱你的和逼迫你的人祷告,这时你就是在透过思想人的过滤嘴呼吸了。

88

如果你们只爱那些爱你们的人,就像我们与那些在主里可爱的人握手一样(这很好);但你能爱那些不可爱的人吗?这才是思想人的过滤嘴;是基督的灵在你里边,爱那些不爱你的人,然后你就能得到神的赏赐。但如果你只把它当成一种责任来做,那说明你还没有得着思想人的过滤嘴,你还只是在第二个阶段。但如果你能从心里真实地爱他,那你就是通过思想人的过滤嘴在呼吸了,它会满足一个圣洁人的口味。你知道你已经从心里赦免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不管是什么。他是不是太奇妙了?

……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在各各他。
我们行走在光中, 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透亮; 白天黑夜照亮我周围, 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们行走在光中; 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露珠晶莹透亮(过滤过)。 白天黑夜照亮我周围, 耶稣,世界的光; 你们光的圣徒来宣告: 耶稣,世界的光; 天堂的铃会响起; 耶稣,世界的光; 哦,我们行走在光中; 这样美丽的光; 怜悯的露珠晶莹透亮; 哦,白天黑夜照亮我们周围。 耶稣,世界的光。
你爱他吗?
哦,我们行走在光中; 这样美丽的光; 怜悯的露珠晶莹透亮; 白天黑夜都照亮我们周围; 那是耶稣,世界的光。 我真是爱他。
我以信心仰望, 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愆(通过你的道过滤我,主。)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只要想想:通过道过滤,完全属你。
行过人生迷阵, 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擦干我的眼泪,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伯兰罕弟兄哼歌。]
……在这软弱心内, 热情鼓舞; 为我化暗为明,擦干我的眼泪,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89

亲爱的神,我们喜欢向你歌唱,因为这样能表达我们的感受和我们整个会众的感情,因为你使我们呼吸到生命的道。我们何等地感激你,主啊。在歌声中,愿你接纳我们,好吗,主?这是我们的愿望,就是被神的道所过滤,每天行走在光中,福音的光中。

让我们每天的道路充满了爱, 因为我们与天上的鸽子一同行走。 让我们一直走下去, 带着歌唱和笑脸; 使我们每天的道路充满了爱。
答应我们,主。祝福我们大家。让你的恩典与怜悯与我们同在。医治各地有病的和受痛苦的人。
今晚我们为科金斯弟兄感谢你,是你医好了他,使他从医院里回到家中。我们感谢你所做的一切,感谢你加给我们力量。
90

我们感谢你今天晚上给我们这不连贯的小信息,主啊,我没有做好,但我祷告,主啊,求你让人们能正确地理解它,使人们看到并能知道它的真正意思。愿你从中得到荣耀,主啊,让我们明白,我们不能靠别的,我们是靠着神话语过滤的粮食生活,它只给他的儿女,就是分别出来的那一群人;不是给其他人的,它只给那些你所拣选的人,正如红母牛分别的水只是给以色列会众的一样。所以,父啊,我们知道这饼只是给绵羊的,耶稣说:“把儿女的饼丢给狗吃是不合适的。”那女人回答说:“是的,主,这是对的,但即使渣子我也愿意吃。”今晚,我们也有同样的感觉,主。我们想要你所给我们的一切,父啊,我们饥渴,想得到你更多。

答应我们,使我们的饥渴得到饱足,我们的愿望你已知道,父啊,我们想要义人的渴望;而义人就是耶稣基督,他的愿望就是行父的旨意,就是道。答应我们,父啊。我们奉他的名祷告。阿们!
91

让我们站起来唱这首散会的歌“时刻携带耶稣圣名”。

今晚,所有那些这信息去到的地方,当我们在祷告中散会的时候,愿神与你们同在。愿你们外面每个人……我希望你们能喜乐地接受这篇信息,就像我喜乐地向你们传讲一样。我相信神会把它带入你的心里并给你正确的解释。
你们所有把手帕放在这里的会众们,我已经按手在上面了,我祷告神医治你们每个人,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病人,你们知道神是怎样的听祷告。
当我们聚集在一起,“只要有人奉我的名聚集祷告,我就从天上垂听。”神应许要这样做的。
92

所以,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是一个人。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每个人都为其他的人祷告。当我为你们祷告时,你们也为我祷告。神祝福你们,直到我们再相会。

我相信你们会继续……你们住在这附近的,希望你们来这个教会,跟我们的好牧师内维尔弟兄交通。他会对你们有帮助的,在这教会里的还有曼恩弟兄和许多很好的人们。
如果你们离朱尼尔·杰克逊弟兄近的话,或者在其它的地方,像纽约等等的地方,他们在各地都有聚会,在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周围都有,当你们去到他们那时,去拜访他们的教会。我们求神让你们能再次回来,让牧师帮助你更多地认识主耶稣。
93

当我们唱“时刻携带耶稣名”这首歌时,愿神祝福你们。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 无论何处带着他[伯兰罕弟兄跟台上的一些弟兄说话] 尊贵名,(尊贵名,)……(哦,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94

穿过这些人群,今晚我看到了埃斯特尔·比勒弟兄,他在后面,帕尔默弟兄,还有许多……杰特弟兄,有许多传道人站在这周围,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真希望让你们每个人都来到这儿,来解散会众或做其他的事。你们能理解吗?我知道你们有基督徒的心,知道我们必须得……我们的感受如何。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是一个人。

现在,当我们的马丁弟兄在祷告中为我们解散聚会时,让我们记住要唱的下一节歌词。我想……这位厄尔·马丁弟兄是从……我想,他是从阿肯色或密苏里来的。哦,是密苏里,就在阿肯色和密苏里交界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有个教会。
我注意后面的一个弟兄;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了:布鲁尔。他今天早上来了。我想他今晚可能还在这儿。是的,我看见他站在那儿,布鲁尔弟兄。我几次答应他要到他们那儿去为他们的教会举行奉献的聚会。靠主的帮助有一天我会尽力去的。现在,我们唱这下面一段。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 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欢然俯伏, 尊敬他为王中王, 让我们现在就唱。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 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欢然俯伏, 尊敬他为王中王,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时刻携带耶稣圣名, 当作藤牌敌火箭;(现在注意听) 每逢诱惑扰你心灵,(你该怎么做呢?) 呼吸这名在心间。 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让我们低头。
尊贵名,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奉这名受洗,奉这名祷告)何甘甜! 地之望并天之乐。
马丁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