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815 却不知道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主祝福你。正好让我碰着了,不是吗?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主,因为他看顾了卡普斯弟兄的儿子。这事正好发生在我回到印第安那州的这段短短的时间里。我知道他们没有在作录音;我猜没有。因为我没看到那里有人。所以,我回来是要打松鼠的。我想,查理不得不忍耐我一下,他和内莉他们现在已经在肯塔基那里打了一、两天的松鼠了。所以,我宁愿放掉别的事和其它消遣,八月中旬到这里来,跟查理、班克斯他们一道去打松鼠。这有点是我的惯例。所以,我带了约瑟来。

2

那次我们在这里,每个人都生病了;因为从那么热的气候转到这里的凉爽气候。我知道,你们并不认为这里凉快,但你要是去一下亚利桑那就知道了。那天早上我离开时,在阴凉的地方都有摄氏43度;半夜时,凉风从山上吹来,仍然有36度。瞧?那已经是半夜了,而且还有凉风吹来。那地方冬天还可以,但夏天却是蝎子和蜥蜴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甚至所有动物都到山上去了。它们也忍受不了。

3

然后,我就出去打我的来复枪。不知怎么,我还是想告诉你们卡普斯儿子的事。后来约瑟,我就把枪给了他,因为他打得比我还准。我们在打靶,我打五十码处的一些图钉,我对约瑟说…… 约瑟说:“爸爸,我相信我能打中。”(可怜的小家伙头痛,还发高烧,我一直在为他祷告。他和我一起上山。)点二二口径的来复枪装上任何十加二的枪膛,无论是在二十五码,还是五十码,弹道都是不变的;如果是用十加二枪膛的话。后来,我在二十五码远射中了它。我还有另外二个图钉,就把它们钉上去,那约瑟两个都没有打中。我的图钉都没有了,所以我捡起一小块已经炸开的陶土飞靶,是设夹子的射手们打的那种,宽大约有六毫米左右,把它放在五十码远的地方,约瑟一枪就把它打成两半。射程是为我的视距设的,当时只是比他大几岁。所以,他说:“你知道吗?我要过去告诉毕利,从今以后离我远点。”瞧?

   所以,我说:“好,我告诉你,我们要下去,让诺曼弟兄看看。”
4

我说:“约瑟,在世界性的比赛中…”我不管是谁,没有人…呐,图钉没有被打歪;而是直直地打了进去。我想,那块小靶子宽不超过六毫米,厚不超过一毫米半,高不超过六毫米,他在五十码远把它打成了两半。我说:“世上没有人能打得比这更好。他们可以…… 冠军也许能打得这么好,但你无法三次都打得比他们好。”图钉没有弯,而是直直地打入钉在纸上的那个洞里。我说:“没有人能打得比这更好。”我想,他的头痛立即就离开了。

   我说:“好,我们下去让诺曼弟兄看看这个。”他为“田野溪流”公司工作,是托尼·斯妥梅弟兄的体育用品商店。
   约瑟说:“我们先去找毕利。我要告诉毕利一件事。”瞧?说实在的,他哥哥从未打得那么好。所以他说:“我们先去那里。”
5

那时,我走进门,毕利还穿着睡衣。他说……(因为天气热,我们早早就出去了),所以他说,电话响了;我说(他那样看着我),我说:“可能是病人的电话。”是卡普斯弟兄打来的,他儿子得腹膜炎,正在手术室里做手术。就在刚才,他告诉我,他儿子恢复得非常非常好。

   所以你看,神是怎么行事的,甚至行在我小儿子约瑟的话中。我们没有去诺曼弟兄的家,他也不会在那里;所以我上去,就跟卡普斯弟兄联系上了。我不说是我们的祷告成就了这事,但我们能那样联系上,对他来说的确是很有意义的。说实在的,这就是原因。瞧,你必须对所做的事有信心。明白吗?他有信心打电话来;当时毕利正在投钱进去,他说:“这肯定是个很远打来的长途,三分钟的电话差不多投进了五美元的零钱。”
   我想,电话可能是从纽约或从哪个岛上打来的,他打的是叫人电话,要找毕利,不是找罗伊丝,你瞧?他接电话就付了那么多钱。
   现在,他儿子正在恢复。卡普斯弟兄说,医生说他儿子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希望极少;你瞧?今早我们多么感谢神:因着他,我们非常高兴。
6

呐,今早快天亮我们才回到家,呐,我睡了大概三个小时,相当累。但来教会的时间到了,瞧,我就下来了。

   主若愿意,呐,正如我说过的,我得到肯塔基去;我答应过,星期天若回到这里,我就来讲道;或者还是在下个星期天讲比较好,因为接下去我要…… 我要回去一下,因为我又要出外去加拿大。所以最好还是下个星期天讲,下个星期天早上。
   内维尔弟兄说:“要不就去跟大家打个招呼,给他们讲几分钟吧?”
   我说:“内维尔弟兄,我几乎连圣经都没有翻过。”我说:“我-我…”
   他说:“没事,就出去跟他们说两句话吧。”
   内维尔姐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的。他是个很会说服人的人。哈哈!
7

当时,我没有机会说这点,因为这地方挤满了人,很拥挤,但为着有俄曼德·内维尔弟兄这样的牧师,我非常感谢神。他忠心,对所作的事极其忠心,从未听过他抱怨。我坐在后面,愉快地跟他谈了半个小时,我也很欣赏曼恩弟兄;所以,今年我们去科罗拉多,我会告诉他更多这方面的事。

   那时,我们正在欣赏他的信息,我进来跟内维尔弟兄愉快地交谈着。我说:“我还没来得及跟大家说说我们的好牧师呢。”我说:“会众待你还好吗?”
   他说:“好得不能再好了。”
   我说:“瞧,这是我最高兴听到的。”当牧师感到满意,会众也感到满意,这就成了一个很好的教会了。这样,神也感到满意了。我想看到他们都感到满意,尤其在我们传讲这信息的时代。我想,对人、对神,这都显明了信息的连贯性。瞧?
8

为着俄曼德·内维尔弟兄、他的好妻子和全家,我非常感谢神。我祈求神保守他们忠诚于神和这项事业。如果这蒙神的喜悦,愿我们能站在帐棚这里,直到主耶稣来接我们,在被提中把我们接走。我们希望,我和内维尔弟兄老迈的时候,能彼此肩并肩,扶着杖站在那里,继续坚持下去。你瞧?

   到时候,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我们都要改变[林前15:52]。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高唱圣歌,拱立金墀;永必忆念,祷告良辰。那时,我们要一直往上去。
9

听到库默弟兄从主得了医治,为此我们很感谢神。有这么多的事。我感谢神今早能在这里,我原本以为没有…… 我来这里,总是带着某个主题来传讲。我原来想,今早我只是来一下。我说:“内维尔弟兄,我要很留意看时钟,尽可能让会众准时离开;我要跟大家说一会儿心里话;说一些我们的事,我知道他们没有在录音或什么的,所以我们一起来交通一下,因为都是教会这里的人。你瞧?”让我们祷告。

10

亲爱的耶稣,我们感谢你,使我们有这荣幸聚集在一起。哦,在这里,午夜后的凌晨,我经过这里,观看这教堂,想到你曾经是怎样站在它旁边。我想起这里的那个老池塘,杂草长得很高,就在讲台这个地方。我站在这里,还是个孩子。英格拉姆先生说,付一点钱我们就可以得到这块地;然后先支付了一些,过后就没钱了,也没什么可作抵押的,什么都拿不出来,但我们试了。当时就是那样,整个账面值是二千美元出头,需要二十年才能还清。

   现在,主啊,现在你看到了。在初期阶段,它还处在一个洼地中,水不停地灌到里面;你却在道中这样应许我们,“我耶和华栽种了,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将它从我手中夺去。”[赛27:3]
   就在那时,有人说:“这地方六个月内就会变成车库。”
11

然而在这里,实在有成千上万的灵魂在这个祭坛上找到了基督。在这教堂,洗礼池一直打开着,人们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求告他的名;洗去自己的罪。成百残疾的、受苦痛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瘸腿的、被癌症吞噬的,都从这台上走出去了;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上来时是垂死的,出去时却能走路了,离开了轮椅和担架,等等;过着崭新的生命,得到新的身体。哦神啊,这三十年的事奉…

   父啊,想到我们立房角石的那个早上。你在那里赐下异象,显明那个挤满人的地方,是个美丽的角落;我知道它不可能落空。所以,我为这一切的事而感谢你。
12

他们许多人已经打过了那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提后 4:7],正躺在彼岸等候;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 14:13],正在等候号筒吹响的时刻,要起来,得到新生命和新的身体。许多人曾是又老又发颤;有些是年轻人、中年人,等等。但为了这一切,你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呐,我们又站在这里,站在活人与死人面前。我祈求你今早膏抹你的道。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祈求你来供应我们;主啊,你一直都这样做。
   祝福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和他妻子。祝福理事会、执事会和这身体的每个肢体。愿今生我们这样活在一起,来世我们都有永生。
   今早,请帮助我们,使我们从圣灵和道中得到纠正;使我们能预备好自己,当我们今早离开这扇门以后,立定心志,要活出一个比过去更好的生命。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3

呐,刚才我打开圣经,是在几分钟前发生的。我翻到了《启示录》第3章,所以我要读这里的经文,是关于给老底嘉教会的信息的。

   我要通知一下(内维尔弟兄刚刚告诉我的),帕内尔弟兄(我往下看,刚好看见他坐在这里),他也在举办复兴会,是在孟菲斯的这一头。你们谁知道那个旧的温比汉堡包售卖点,过去常在那里;帕内尔弟兄在那里搭了一个帐篷,尽力要多得到一些禾捆,要看看在那里是不是有预定得生命、迷失的羊,可以藉着他的事工为基督赢得他们。因为星期天在这教堂有聚会,他就把他的聚会停了;他是个非常忠诚的弟兄。我们要你们知道,再下一周的星期一晚上聚会又开放了;我知道,你们大家都会受到诚挚的邀请,去听帕内尔弟兄所带来的关于基督的爱的信息。
14

现在,让我们从《启示录》3章读起,就我们所读的这段圣经说起;因为我说的话会落空,但主说的话不会落空。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怎么作,读到哪里;但让我们读一下老底嘉教会时代的经文。

14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
15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
16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17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18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
19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15

你知道,在我所读的某些地方(请你们原谅我一下),我找到一些地方,对我来说听起来很好。我现在还不知道它在哪儿。这里说:“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哦,瞧。这里就是今天教会的一幅图画。呐,我想,这里就是我们要谈的那个教会时代。当然,教会时代的信息现在已经印在书里了。但由于我们是生活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所以让我们来看看它的境况。

   我不想拿出什么主题或别的,因为我们不是…… 不是专门要谈什么,但我们要明白所谈论的,无论主带领我们谈什么。但有些事对我们有帮助。
   今天,让我们想想老底嘉教会时代和她的境况。据我所知,除了主的教会准备就绪以外,今天我看不到还有什么事会拦阻主耶稣的再来。我认为这是其中的一个预言。
16

昨天我们开车来这里。我们从图森开了两天的车到这里,开了两千英里,毕利和我。呐,我们没有违犯限速规定。我们开得好好的。毕利开车,我就坐在那里;拳头握得紧紧的,好像后面带击锤的猎枪。我看着他开车。我说:“等一等,孩子。”呐,圣经告诉我们,“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太22:21]

   昨晚,我们到了这里;一个约三岁大的小女孩四肢伸开,躺在路上,她母亲死在路边的水沟里。一个从后备军官训练队来的醉酒的青年,才十八岁;以120英里的时速开到左道上,把她们杀了,我想,他也快死了。所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
17

无辜的人死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丧生了,就因为某个醉酒的士兵,瞧?据估计,他的时速是120英里,开到了路的另一边。从坡下开上来,撞上了,当场就把她们全撞死了。他也快死了。所以你可以看到,即使是无辜的一方也…

   呐,那个青年犯了残忍的谋杀罪。瞧?我想,如果一个人,任何人,喝酒行在路上被逮住了,这人应该因他所犯的有预谋的谋杀罪处以十整年的徒刑。因为他们是…… 任何人…
18

从政治上我们决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它烂透了。神的旨意是正确的,他要一个王、一个公义的王。但政治只是到处散播;你从中可以买到任何东西:欺骗、说谎、偷盗和别的东西,正如前几个星期天我说的。看看你处在哪里了。看,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帮歪曲的大杂烩。但公义的王可以制订自己的法律。如果你善于玩弄政治,你可以杀人;也不会有事;你可以逃脱罪。瞧?所以,民主是一个好想法,但它行不通。就像共产主义,凡物共用;听起来很好,但行不通。是的。神的方法是正确的,他要一个像大卫这样的王。你有一个心思,就能集中。就像一群鹅或别的,当中有一个头。你不能有两、三个头。这样,你会把一切全搞乱,什么想法都会冒出来。所以我们发现,今天这境况是在为主的再来做准备。

19

但此时,内维尔弟兄和我,以及其他弟兄正在竭力牧养一群人。现在我心里想起了一件事,它临到我,我们可以来谈一下。这件事是,那天我收到一封信,是一位好女士写来的。我没有拿到这信;是从另一个人拿来的。她肯定是想,或竭力想要把我撕碎。她说:“你们难道…… 你们基督徒商人会难道就不能做点什么去阻止伯兰罕弟兄吗?”又说:“因为他现在出了一本书,叫做《老底嘉教会时代》,里面又讲了更多的东西。他简直要把五旬节派的教义撕得粉碎。现在他说到圣灵的最初证据不是说方言。”又说:“而且,他反对女传道人。”(这女士是个女传道人)

20

她的几个孩子,是我世上最要好的朋友。在我最要好的朋友中就有他们。她说,现在…

   这个人和他妻子(我跟他们一起吃早餐),他们说:“伯兰罕弟兄,看看这信,你怎么想的?”就拿出一封信来。
   我说:“哦,姐妹,她只是不明白。”
   那些孩子告诉我,他们的母亲是个女传道人,她不同意这信息。呐,她在这里说,她说……呐,保罗说:“女人不可辖管男人。”她说:“那么圣经中的非比又如何呢,她是保罗的帮手。”[罗16:1-2]
   肯定是的。她是个卖布匹的女人。保罗吩咐人们…… 保罗曾说,“妇女在教会中要闭口不言,”[林前14:34]不许她们说话;你认为他会转过来,说:“呐,非比,我在福音上的帮手;她打算讲几个晚上的道,”会吗?这样,他就和自己说的话矛盾了。瞧?
   她说:“那么,更有甚者(我相信是以斯帖,她是圣经中的一个士师),圣经里说,有个女人是士师。这难道不是妇女辖管男人吗?”
21

这位商人不久前在教会里得了医治,他说,呐,他妻子说:“伯兰罕弟兄,这点一直困扰着我。”

   我说:“那么,姐妹,它怎么会困扰你呢?”
   她说:“瞧,就是女士师的事。”
   我说:“那是政治,不是教会。那跟教会没有一点关系。保罗说:’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林前14:34]律法不可能设女人为祭司,不可能设为…… 在圣经里,从来没有一个地方你看到有女大祭司,或看到女祭司。在圣经里,你也决不会看到有女传道人。肯定的,她们有些人是女先知等等,像米利暗和别的人,还有以斯帖,或某个管理以色列的女士师。有时候,是女王管理他们,等等这样的事,有王与女王。王死了以后,女王就取代他的王位,等到另一个王选举出来,等等。
22

在图森,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城里有个女法官。这是为什么这个城市如此污秽。女人跟政治没有任何瓜葛。她在教会中也没有任何管辖权。她的位置是家中丈夫的女皇。除此以外,她没有别的。我们知道这一定是真理。你决不会找到……我知道这听起来老掉牙,但我有责任讲。

   我知道,我从地上离去以后,这些磁带和书籍要存留下去;你们许多年轻人在将来的日子里就会发现,这完全是真理;因为我都是奉主名说的。
23

呐,我们思想,一个女人,一个好女人,她藉着她忠诚的丈夫,一个好男人,在这地上生了这些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年轻人;他们是男人。我所见过的…… 他们一听到这信息,很快地,就百分之百地奉献给了这信息。呐,这只能是藉着预定而来。只能是这样而来。

   呐,问题就在这儿。我一直在想这事。看,现在主把我带回来,传讲“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却不知道。”
24

在我讲到那点之前,我想简单说一下几天前在这里讲的一个信息;我相信是这样: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人的眼睛,他们在宗教聚会上绝对是在敬拜魔鬼[林后4:4]。大家都明白这点吗?你们都知道这点吗?

   在那个信息中,我讲到那个主题,即:一个穿着淫荡、下流的女人,在审判台前,她要被判定为街头妓女。这听起来不可思议。
25

让我给你画一幅小图画。呐,这里有个年轻人,是本城的一名律师。从政治上说,他是个好人。假设他在政治上很正派;后来,他跟一个很出名的女子交了朋友。他们彼此相爱,并结了婚。他们参加所有的舞会和重大节目,都在一起喝酒。最后,他有一个很好的家;邻里关系也非常好。他在众人中间口碑很好。但他们俩都喝酒;他妻子穿短裙、剪短发、涂脂抹粉、样样都很性感,是个爱出风头的漂亮女人。

   可是,她从来不去教会,他们俩都不去。后来,有个女人搬到他们隔壁,她和她丈夫都是浸信会教会或卫理公会教会的。呐,这女人…… 让我们假设她是卫理公会信徒,因为卫理公会在圣洁方面稍微比浸信会多一点;除了相信圣洁的新约浸信会教会以外。但通常,浸信会信徒一点也不追求圣洁;瞧?他们不相信这样的事。所以,呐,让我们假设她是卫理公会的,因为他们相信圣洁。
26

后来,这个卫理公会女信徒就搬到了同一条街,住在那个女人的隔壁。她丈夫是个,比如说,他是个公共会计师或某公司的会计师。瞧,这个卫理公会女信徒留意到那个女人,当那位律师离开城镇时…… 他名叫约翰。比如说,他名叫约翰。呐,现在不要乱猜。我只是虚构一些名字;就说他的名叫约翰。呐,这个女人曾经跟拉尔夫好过。这也是个虚构的名字,都是。瞧?只是为了让你们明白这故事,看到这幅画。

   瞧,接着你知道,在一次狂饮烂醉的舞会上,拉尔夫又拥抱了她。瞧,她的欲火都燃起来了,因为她以为她又爱上了拉尔夫。过不久,拉尔夫开始跟她约会;她可以瞒过约翰,瞒过他的眼目;她认为自己是个漂亮精明的女人,因为她嫁给了约翰,同时又能跟拉尔夫鬼混。
   看,这女人根本连最起码的正派都没有。她根本就不把这个当回事。
27

但这位卫理公会女信徒是在另一种环境下长大的。至少她去教会;她认为那个女人太可怕了。瞧,她丈夫进来时,她对他说:“我看见那个男人进去跟她约会。当约翰外出到什么地方,去费城或别的地方办案时,那个男人就开着跑车带她出去;他们躺在沙滩上。我看见他们回到家;有时候甚至没有拉上窗帘,那男人就吻她,与她做爱,然后,哦,这真是可怕。”她对她丈夫说:“瞧,她简直就是个公开的娼妓。”这是真的。她比公开的娼妓还糟糕,因为她是个结了婚的女人。瞧?这个女人,这个卫理公会女信徒认为那太可怕的。那女人从来不去教会。

28

10-4   呐,这个卫理公会女信徒不会做那样的事。是的,确实不会。她是个正派的女人。另外,威士忌她一滴也不会碰,因为卫理公会教会百分之九十的节目是禁酒;反对威士忌,反对威士忌。所以,他们有禁酒的节目。那个卫理公会会众所过的生活,不会高过他教会所教导的。

   但这个女人,这个卫理公会女信徒,晚上跟丈夫出去;星期天主日学后就穿上短裙;她剪头发、涂口红、甚至还抽一点烟。
   呐,在神的道中,她们俩都是妓女。但这一个却是困苦、可怜、瞎眼、赤身的,还不知道。这个跟那个同样有罪。因为男人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 5:28]
29

如果这女人…… 呐,她说:“呐,等一等,伯兰罕先生。我要让你明白,我不是妓女。”我的姐妹,要是你被带到圣经面前,按手在它上面,你可能会在神面前发誓,你对丈夫是多么的忠实。你的身体属于你丈夫,而你的魂却属于神。有一个邪灵在膏抹你。如果你不是,那么你就是…… 我可以证明,你是完全疯了。

   如果你的祖母穿着短裙走在街上,会有什么临到她呢?人们会把她关进疯人院;因为她出门没有穿衣服。她的头脑出了问题。如果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所以,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疯狂之中。整个东西都疯狂了。这东西慢慢地钻进来,以致人们根本没有觉察到。
30

呐,她是个妓女吗?不是照她丈夫与她身体所发的誓约,而是在神面前,她身上有一个妓女的邪灵,使她穿那样的衣服;她就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无辜的女人并不知道将来神要判定她是妓女。就是这样。

   你去告诉她这事。你无法对她说。没有办法告诉她这事。圣经说:“她们是赤身的,却不知道。”
   如果你说她本人是妓女,她会让人来抓你;她会的。我决不是在说某个个人。我是在说罪。我没有说:“这里某个教会的某某先生,某某牧师,他是个…”不,不;我是说那样的教义,看,是整件事。我不是指个人;这不是指个人;这是指他们所处的那个体系;就是这世界的体系。
31

乔治·莱特弟兄坐在这里,我想,他有七十五或七十八岁了。如果有一天,你去看望莱特姐妹,她穿着一条短裙站在那里,你想会发生什么事?哦,你决不会…… 你一定会把这女人关起来。你决不会娶她。

   瞧,在那个时代,如果哪个年轻人这么穿,就会发生同样的事。瞧,如果当时那样是有罪的,是错误的,那么今天也是一样;但人们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
32

让我在事情发生之前对你们预言一些事。整个世界正在悄悄地走向疯狂之中;它将变得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糟糕,直至都成了一帮疯子;现在几乎就是那样了。

   你能想象一个人,一个鼠哥,一个像是刚离开中学的小青年,关着车灯在路的另一边行驶吗?撞死了一群人。这能阻止他们吗?
   另一个人跟在他后面做同样的事。你能想象一个会为自己着想,会顾及到自己的年轻人,他会从这里出去,像那些人那样胡来吗?你能想象一个年轻女子,正值风华正茂、漂亮、体形好、身材好,容貌美丽…… 女子的美貌这件事正显明我们已处在末时了。看,女人追求的完全是世俗的外表和世界的事,不是圣洁的美和魂里的甘甜。我见过一些妇女,外表她们没有什么可看的,但你跟她们说一次话,跟她们谈几分钟;她们身上有真正的东西,是你无法忘记的。看,外表的美丽是属魔鬼的,是属世界的。
33

看看该隐的后代,他们是怎么变得美貌的。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神从来都没有赦免他们。[创6:2]

   你看,当时,那些以色列妇女手上长茧,头发打结;神的儿子们从摩押地经过,遇见那些花哨的女子,发型漂亮、迷人、脸上涂脂抹粉,怎么讲都可以;当时,神的儿子们看见那些极美貌的女子;并有一位假先知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他们就与那些女子通婚,神从来都没有赦免他们;他们都倒毙在旷野。他们每个人都死了;没有盼望、没有神、永远失丧、永远被定罪;尽管他们看过神的恩慈;虽然从永不枯干的泉源里喝过水。他们从击打过的磐石中饮水。他们看见铜蛇,并所行的神迹。他们出来,在海里受洗归了摩西。他们看见了神的手。他们吃了天使的食物,行了这一切的事。但他们娶了那些女子,带她们进来,与她们通婚:不是犯奸淫,只是与她们通婚。神从未赦免他们这罪。
34

这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现在,我们处在了第三次,比以前更加迷惑。我知道这很严厉,在很多方面我也常常纳闷,怎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我要这样尖锐地对人说话吗?是什么造成这样呢?我还注意到,若不是出于神,就不会有人,不会有女人坐着听我讲。但她们过来了,因为有一些人,她们拥有真理的锚,知道这是正确的;不管怎样,她们知道这是对的。呐,注意,发生了什么。我知道这很严厉。

35

12-6这就好像医生给你开了药;你拒绝服药,如果死了,你就不要责怪医生。这就好像是药一样。

   那些老是把我当作憎恨女人的人,他们到底怎么啦?你看,你观察一下女人的作为,然后我要给你指出教会处在哪里了。女人在世上的道德就是一个老底嘉,从身体上说,是困苦、瞎眼、赤身的,却不知道。
   这些人,这世界的女人,和教会处在同样的状态中。注意,每一次天然的总是预表属灵的。
36

呐,有一天在审判台前…… 我知道这样说不受欢迎;一个人若不是神指定他去说这事,你最好不要说;因为你只是在模仿,那么,你肯定会陷入困境。

   呐,注意。事实上,有几次,我好像是撑开女人的嘴巴,把药灌入她口中;然后用手捂住她的口,可是,每次她都把药吐出来。要是医生也向病人这么做,而病人因为拒绝吞药而死亡,那会怎么样?在审判台前,当所有这些事,像剪头发、穿短裙等…
37

我只是在建造。这时刻已经很近了,到时候,你会看见事情发生,事情一定会发生;所有背景在这里都讲了,所立的根基只是为了一个简短快速的信息,它将摇动整个国家。

   瞧,我一直在谴责女人:因为这事就摆在这里,借着这个可以击中要害。甚至我竭力告诉她们什么是对的,我的手这样放下去,捂住她们的嘴巴;她们还是吐出来。那么,谁能责怪医生呢?
   在审判的日子,当这大声反对这东西的声音,当着人们的面播放出来时,你有何话可说呢?那时,她们还怎么能够推脱呢?
38

从你指缝里吐了出来。灌下更多的药,她们就摇头;回去了,又回去了:不愿吞下去。虽然她们又回来,又灌了进去。那么,要责备谁呢?不是医生,也不是药,而是那人的态度。绝对没错。

有一天,当这个罪恶淫乱的世代站在全能神的面前时,那将是个可怕的日子。
39

我看到我的岁月悄悄溜走了,我的肩膀也弯了,我知道……三十年站在这台上,是的,三十三年在事工场上,是一段漫长的生涯。那是三十三年的事奉。我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我没有一百三十三年的事奉生涯。因为这将是我最后的机会,在这个必死的身体里传讲福音;愿神帮助我,使我对这道全然真实,只说他所说的。

   是什么塑造出那个卫理公会女信徒;你怎样才能使她明白这点呢?她就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
40

现在,我们要谈谈五旬节派的女信徒。她不应该穿短裤、化妆或剪头发,但她回头看那个卫理公会信徒:“我说,你看那个女人,做这做那。”比如说,这女人不穿短裙,但她说…… 她自己是剪短发的。瞧?你在神里面升得越高,这整件事在你看来也就越罪恶。

   所以,有时候你在祷告中,你能想象,圣灵把你带上去,进入一个领域,然后,整件事看起来一片混乱。然后,你返回来以后,对人们来说,你看上去好像是个恶棍;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爱挖苦人的;你是一个傻子,因为你就像一个老怪人,老是站在那里责备人,但要是你有一次攀登进入那个领域,使你能在神的面前,不是通过情感,而是靠着真正的圣灵提了上去,那么,整件事所写的就是“以迦博,”耶和华的荣耀已经离开了整个宗派体系。[撒上4:21]没错。它们没有一个是正确的。
41

呐,让我给你画一个小圆圈。要是有个黑板就好了。我要你们注意这里。我要这样画一个圆圈,然后,在这个圆圈里面再画一个小圆圈;就有两个。然后,我在里面的那个圆圈里再画一个小圆圈;就有三个圆圈,三个圆。呐,这就是你;这就是神。神是一位,却在三一中,若没有三一的形式,他就不是神。他不可能以其它方式彰显自己。作为人,若不是有三一的形式,你也无法彰显自己。你有身体、灵与魂。缺少任何一个,你都不完整。瞧?如果你没有魂,你就什么也不是。如果你没有灵,你也什么都不是。如果你没有身体,就只是一个灵,不是身体了。所以,在一位神的三合一中,神才是完全的;不是三位神的三合一,而是一位神的三合一。父、子、圣灵是一位真实彰显出来的神。

42

神;注意这里。等一下。我想几分钟前我读过这经文。请听。

   14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是神所创造万物为开始的[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翻译,中文是”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
   神是造物主,他又怎么是被造的呢?但这是说,神一切所造之物的开始。当神,这灵,被造成一个人的样式时,这就是神被造出来:神,这造物主,自己成为创造物。那造出尘土,造出钙,造出钾、造出宇宙光和石油的神,他把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在神一切创造之物的开始,创造了他自己:为阿们的,为终极的。“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当神在其创造中完全时,这就是神的终极。
   呐,怎么会这样?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1:18]你们明白吗?
43

呐,等一下。你们不急吧。让我们翻到《歌罗西书》看一下。这段经文刚好临到我心里。让我们翻到《歌罗西书》,在《歌罗西书》,我相信是第1章。我得再看看,因为我事先没有想到这里。过去我还是个年轻传道人时,我可以马上想到这些经文,但现在我老了,想不起来了。让我们从第9节读起,我相信是的。

   9因此,(这是保罗在告诉歌罗西人基督到底是谁)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的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
   10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多知道神;
   11照他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好叫你们凡事欢欢喜喜的忍耐宽容;
   12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13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这是我们要看的。注意)
   14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
   15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明白吗?15节,《歌罗西书》1:15)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阿们!是什么?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被造的有天使;有人,无论是什么;但基督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16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万有都是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不管是什么;没有别的受造之物)
44

注意。17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不管是父、子、圣灵,不管是什么。17他在万有之先;…在万有之先,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不管是什么,这神的儿子是在万有之先。对吗?我不管是有位的,主治的,不管是什么;属天的宝座,王国,在伟大超自然的领域里,不管是什么;在永世里,无论在哪里,不管是什么;天使,诸神,不管是什么,他都在万有之先。阿们!你们明白他吗?他在万有之先,万有都是靠他造的。呐,17节。

   17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45

16-4  除了他,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万有运行。不管是父神,是圣灵神;或是天使,执政的,掌权的,主治的;不管是什么,万有都靠他而运行。万有都靠他而立。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也就是说,他们在他来救赎时要复活)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可以居首位;你知道这是指什么?就是管理万有。他管理一切被造的,一切天使,一切创造物,所有的一切;他管理万有。这是什么受造物呢?这能是谁呢?管理万有的。
   成就了和平…
   让我看看,请等一下。
   19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
   万有一切的丰盛;神一切的丰盛;天使一切的丰盛;时间一切的丰盛;永恒一切的丰盛;这一切都在他里面居住。就是这一位。
20既然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这就是我们正在谈论的大能者,就是神一切创造之物的开始。
46

呐,现在,这教会,他的整个旨意就是教会。呐,我们如何进入这个教会?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就是教会,基督的身体;[林前12:13]它不可能落空。呐,这就是要发生的事。现在,注意看这里,这张图只是一个小小的象征。

   呐,这外面的人是这身体,就是我们所看的,所见的。有五个入口进入那个身体。任何一个像我这样的小学生都知道,有五个感觉控制这身体: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和听觉。没有这五官,你就不能接触身体。这五官是你进入身体的唯一途径: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和听觉。看见,尝到,摸到。呐,在外面是那个恶者。
47

呐,身体里面有一个灵,当你生在世上,生命的气息进入你里面,你就有了一个灵;那个灵的性情是属于世界的,因为它不是由神所赐的,但它所得到的,是神允许的。现在,你明白了吗?

   每个生到世上来的孩子都生在罪里,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就说谎。[诗51:5]对不对?所以,在那人里面,一开始就是罪人。呐,但它有五个入口,那五个入口…… 我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正确地说出来。首先,我知道是思想、良心、爱、选择;不,是良心、爱、推理;这五个入口通向灵。你不能用身体思想;你得用灵思想。你身体中不会有良心。你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智能。所以你得用灵去思想。你得去推理。你不能用你的身体去推理,因为推理没有看、尝、摸、嗅,也没有听。推理是你脑子里想出来的东西。
   如果你睡着了或没气了;你的身体躺在那里死了,但你的灵还能推理;有五种感官控制着里面的人。呐,到了最后那个人,就是魂。只有一种感官控制着魂,那就是自由的意志,自由意志,选择或拒绝。
48

呐,为什么今天人们…… 呐,不要忘记这点,现在,你们就会明白圣灵的最初证据是什么。瞧?呐,人们可以活在这个灵里;在这个灵里跳舞。他们在这个灵里喊叫。他们在这个灵里去做礼拜,他们也绝对会得到神真正的灵膏抹在那个灵上,但仍然是失丧的。在这种灵里,他们却完全被魔鬼所附。因为…

   注意。这就是为什么你无法告诉那个女人穿短裙是不对的。你无法告诉她剪短发是不对的。“瞧,你的头发跟这有什么关系呢?”瞧,它跟参孙有关系。瞧?“若有人在这道上加一个字或减一个字…”[启22:18-19]你必须在某处拥有一个终极的东西。
49

呐,比如说,假如我是浸信会信徒,你下来告诉我,说我必须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这是在圣经里的。瞧,接着你知道,我就说:“我要问问我的牧师。”

   我去牧师那里,他说:“哦,这是以前的事了。(瞧?)我们浸信会信徒;这才是我们所信的:我们相信应该奉父、子、圣灵这些称呼来施浸。所有教会也是这样施洗的。从约翰·史密斯创建浸信会以来,就是这样作的。”
   瞧,如果这是你的终极。“那人说的话就是了。”
50

如果你是卫理公会信徒,点水礼是你的做法,当人告诉你必须受浸时,会怎么样呢?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回去找卫理公会的牧师;他会写信去问监督,“某某某说,关于这个那个。”

   “但我们是卫理公会教会;三、四百年前由约翰·卫斯理、怀特菲尔德、阿斯伯利以及其他人在英国创建;我们追随约翰·卫斯理,创建了这个文献,我们应该受点水礼,因为这只是外在的形式。我们认为,点水礼跟其它的做法一样好。”
   如果你是个真正的…… 如果卫理公会教会是你的终极,你就只能走这么远。
   如果你是天主教徒;我要告诉你们,圣经里根本没有星期五不能吃肉和类似这样的事,像守圣餐的饼不是一个饼,因为它是一个灵,等等。你去找神甫,神甫说:“这点就写在我们的文献里。”如果那教会是你的终极,别人说什么,你都不在乎。因为那是你的终极。
   哦,神啊,让这点深深沉入人的心里。对我来说,这整件事都是错的。神的道才是终极。无论道说什么,那么,都是对的。
51

呐,你上到这领域的唯一方式是你进入里面这个人里,你必须是预定的,因为你与神同在;你是神的一部分。

   我在我父亲里。我也在我祖父里,在我祖父的祖父里。藉着种子,我已经在那里。我已经在基督里。创世以前你就在基督里。他来救赎他自己的人,他自己的人已在他里面,(哈利路亚!)他的儿女已经在他里面了。
   他来,决不会拯救魔鬼的儿女。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他们在知识学问方面非常精明,你根本无法跟他们相比。你根本讲不过他们。但因着信,你明白了。
52

呐,科学不需要任何信心。科学是在证明他们所谈的东西。它不需要任何信心。

   天主教神甫会告诉你,“你看,天主教会经历了多少风浪。你看,她忍受异教的逼迫有多久。”
   卫理公会教会说,“你看,有多久…”
   我看到一个教会。说到假冒为善的标牌。昨天我从路上过来,看见了。它写着:“基督会创立于主后33年。”它还不到一百年呢。瞧?是指那个宗派。
53

哦,使徒的教训几乎没有地位了,人们是今天的撒都该人。没有灵,没有…… 你无法告诉他们;无法跟他们说;无法跟他们理论;因为我们超越了推理。“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3:5]信心根本就不推理。信心相信它。人说:“呐,看这里。你相信我们必须做以前的那些事吗?胡说八道!”但圣经那么说。我无法解释它怎么发生,但它发生了。神如此说了。所以,你不需要…… 我无法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信心不用解释它。你知道这点吗?信心只是相信它。
54

耶稣曾对尼哥底母说;他来自那个时代的基督教协进会。这人夜里来见耶稣,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2-17]
   他说:“我,一个老人,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
   耶稣说:“呐,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瞧?
55

后来有一天,耶稣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6:53]他没有解释这话。

   那些使徒和那个时代预定得永生的人,耶稣认得他们。他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父唯一要做的就是使他们认出我的声音;他们会认出的。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约6:37,10:4]声音就是表达出来的道。[原注:磁带空白。]总之,他们相信。他们不需要用科学去证明这事,或去求问撒都该人或法利赛人或什么人。“我说了;他们就信。因为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约10:27]这是以字面形式出现的神的声音,因为这是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新旧约加在一起。阿们!就是这样。
56

为什么?你说这些人是好人。是什么造成他们这样?因为有一件事。他们的标杆立在教会上。在这里…

   你们还记得上个星期天,一个星期前的信息吗?这里有多少人听过那个信息《末日的众受膏者》?我想你们都听过了。看,他们是受膏了。他们的灵在第二个领域里受了膏。
57

呐,头一个女人说,不,教会说什么,别人说什么,她都满不在乎。她是个精明的女人;受过大学教育。她可以瞒过丈夫作恶,还以为这样做很精明。

   另一个女人是瞎眼、赤身的,却还不知道。哦,真可怜!但这是圣经所描绘的图画。
   呐,她去教会。那个女人,这可能会更好,要是女人愿意……她过着美好、清洁的生活。我丝毫不反对这个。神是这事的审判官。我不知道;我不是审判官。我只负责讲神指示我的事。
   使徒们也是这样说的,“我们所讲的,是我们知道的,是我们听见的,是我们看见的。”[约一1:1-3]这一切就是我要负责的。这一切也是你要负责的。
58

但你看,如果你拿这个女人为例;她最后的结局怎么样呢?她到处都去。她听到过;毫无疑问,听过很多次收音机了。神的声音已经多次说过了。

   可是,你看,她来到了这一个派别或帮派中;所有教会等都是帮派。绝对没错。它们只是会所,是一群会员聚在一起的地方。她来到了这里;瞧,那正合她的胃口。呐,如果你去告诉她该做什么,她不会听你的。你给她讲圣经的话;她也不会听。
59

呐,我亲爱的弟兄姐妹,结束前我再说一、两点;再过十五分钟,四十五分时就结束。

60

呐,你看,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为什么那个女人不明白呢?为什么不能明白呢?就身体上来说,她没有背着丈夫犯奸淫,她没有犯这罪。她没有什么罪可认。她与她出生的那一天一样清洁;没有男人碰过她。我现在讲的,是把女人和教会并行来看。她与出生时一样清洁。

   瞧,教会的确也是这样:她出生时;但她是生在罪里,在罪孽里成形,来到…… 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你告诉她,女人剪头发是错的。是圣经这么说的。女人穿短裙是错的。是圣经这么说的。她会说:“胡扯。”为什么?因为她的终极没有下到第三个人里面,就是神所预定、所差来的魂。她的终极是立在这里的组织上,就是某个人在魂以外组织起来的东西。
61

21-7瞧?但如果神的道下到那个魂里,它会说:“阿们!我明白了。”它与道保持一致。呐,看这里。因此,那从神的灵生的人;看,这里是外在的肉体。现在,我是在对各种各样的听众说话,但我是作为你们的牧师和你们的弟兄而说话。这里是肉体;它是软弱的,肯定是的。一位小女子走到街上;有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年轻人,可能十七、八岁,二十,二十五或三十岁,他也走到街上;那个年轻女子走过来,身子扭来扭去;穿着高跟鞋走路,穿的衣服袒胸露背,裙子高过双膝,或是穿着短裙。你知道圣经说,她会这样作吗?你知道圣经说,她就是这样作的,她会变得如此污秽。

62

你们读过这个月的《读者文摘》吗?今天的男人女人,二十到二十五岁的小姑娘就进入了更年期;照科学所说的,你二十到二十五岁,就进入了中年的生命变化期。在我过去那个时代,通常是三十到三十五岁左右;在我母亲的时代,妇女要到四十到四十五岁才到更年期。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科学、食物,杂交的东西,使人的整个身体被歪曲了,直到我们人成了一堆腐烂的东西。瞧,如果身体败坏了,这身体内的脑细胞岂不也败坏了吗?

63

现在,注意这随之而来的灵。我奉主的名说,将有一个时候要到,人们会完全疯狂。圣经如此说。他们会呼喊尖叫:头脑所想象的都是大而可怕的东西。电台内容和电视节目正在制作这种东西。要有像蚂蚁的东西在地上兴起,高度有十四棵树那么高。鸟儿要飞过大地,展开四、五英里宽的翅膀,人要看见它们;他们会呼喊、尖叫,哭求怜悯;但这是那灾殃。请等着,直到我传讲那些灾殃的揭开。

64

注意,摩西所做的事,是在肉身中,不是在灵里。因为神说:“摩西…”神对他的先知摩西说:“出去那里,抓一把尘土,抛在空中,说:’主如此说,虱子要临到地上。’”[出8:16-17]那时还没有虱子。接着你知道,他们就看见一些东西在树丛里爬。仔细看,又有别的东西。不久,它们变得很厚,你无法趟过去。它们是从哪里来的?神是造物主。他能做他想要做的事。他是至高无上的。他可以造一只鸟,翅膀从地球的一头延伸到另一头。

   神说:“要有苍蝇,遮满全地。”[出8:20-24]那时埃及地还没有一只苍蝇。接着你知道,一只老苍蝇开始飞过来。一开始有八只,十只,十二只。接着你知道,你无法从中走过去。神是造物主,他持守他的道。
65

然后,摩西照着神的命令伸出杖,说:“青蛙出来,遮满地面。”[出8:1-7]青蛙就出来,一直往上堆积,成为一堆一堆的;到处都是臭味,可能有四十到五十英尺高的青蛙。它们进了法老的储藏柜。它们进了…… 掀开床单,床单底下,床底下,地毯下,有五百只青蛙。走到哪里,哪里都是青蛙,青蛙,青蛙。它们从哪里来?神—造物主,是至高无上的。他说什么,就必做什么。

   他说,将来必有可怕的景象临到地上:蝗虫的头发好像女人的头发,那长发像幽灵一样,要吓死那些剪头发的女人;牙齿像狮子的牙齿;尾巴上的毒钩像蝎子。[启9:8,10]它们要叫人受痛苦几个月。
   且等着,直到我们进来揭开那些灾殃、印和那七雷。注意要发生的事。哦弟兄,趁着还有时间去歌珊,你最好到歌珊去。不要理会这外面的事。
66

看这里,这里有个女人扭着身子走在街上。这里有一个年轻人,他的目光瞥到了她;他是个教会成员,是五旬节派信徒,不管他是什么;首先你知道,他里面没有一个标杆。

   那女子说:“你好!”这小伙儿有卷发、长相好看、肩膀笔挺,这年轻人可能想竭力过着正确的生活。那女子便走到他跟前。他甚至是个传道人。接着,你知道,那是什么?是那种肉体的情欲;而这底下的灵,虽然受了膏抹,说:“不要那样做,不要那样做。”但结果怎么样呢?他开始松动,坚持不了了,就去做了。接着,你知道,他就想要跟那女子约会。他犯了奸淫罪,不管他有没有碰她。但真正重生的神的儿子…… 阿们!
67

你自己做不到。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走到那样一个女人面前,什么事也没发生,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当他里面有某个东西,有那重生的东西在里面…… 那个人尽管会叫喊、说方言、跳上跳下、跳舞,作别的事,受圣灵的膏抹,靠着圣灵行了神在这里所说的一切神迹奇事…

   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他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什么是作恶?你知道要去做什么事,却不去做。“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
   但在那人里面,如果有那小小的标杆在里面,有神在创世以前所预定的种子在里面,那么,我不在乎发生什么事;他必蒙保守;必持守在那里。
68

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女人会穿短裙。她跟那行为上犯奸淫的女人一样被看作是妓女。瞧?她不知道是那个灵…… 她怎么知道呢?藉着她的终极。什么是终极?就是最后的话。终极就是阿们;是一切纷争的结束:这就是你的终极。

   如果你的教会,哪个五旬节派教会告诉你,长头发不过是一种狂热,说“你的后脑勺挂着一个备用轮胎,”等等这样的话,那人就是被魔鬼附身;因为神的道说女人剪头发是羞耻的。[林前11:5-6,15]她羞辱了她的头。如果她羞辱了她的丈夫,而她的丈夫是教会,这教会是基督…… 她就是一个羞耻的宗教妓女:赤身,却不知道。赤身?圣经岂不是说女人的头发就是给她作盖头的吗?头发岂不是给她作盖头的吗?
69

有一天,在那边的审判台前…… 我竭力要把药灌进去,又用手捂住,而你却从指缝中把药吐出来。有一天神必审判他们。这是主如此说。这不是一群愚昧或疯狂的老人兴奋激动。不是的,因为这是主的道。

   一个真实的基督徒会与里面的人保持一致;那从起初就在那里的圣灵,他就是道。因为他是你们各人的丰盛,在各各他,那时你就在他里面了。
   他早知道你必会在这里。他只是把要发生的事说出来。你已在他里面了。你与他同死。你向自己的骄傲死;向自己的情欲死;向世界死。你与他一同死在各各他,他第三日复活时,你与他一同复活;因为你接受了他,现在你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弗2:6]哈利路亚!
70

就是这样。是里面那个人,里面的那人会认同这道,与道保持一致,不管…… 你无法控制。我很多年前就知道这点了。

   我的小宝贝躺在那里快死了。我妻子躺在太平间里,涂了防腐剂,准备入棺。他们打电话叫我去那里,沙仑快死了。那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艰难的试探。当时我大约二十五岁。我走到那里,毕利·保罗也处在死亡的边缘。
   山姆大夫过来,对我说:“比尔,我想我们救不了毕利了。”他说:“他病太重了。比尔,我真为你感到很难过。”他抱住我。
   我说:“大夫,我再也没有力气了。”几个小时不断地叫着我的宝贝沙仑,要叫醒她。看见她一直在抽筋,却无法阻止。他们在她脊椎上打了一针;扎了一个洞,症状显示:结核性脑膜炎。
71

哦。我摇摇晃晃地赶到医院,把我的破卡车停在外面,下了车,朝病房走去。山姆从大厅走下来,手里拿着帽子,哭了,手抱着我,说:“比尔,到后面来。”

   我说:“出了什么事?”他说:“你见不到她了。她快死了,比尔。”
   我说:“不,山姆,我的宝贝不会死。”
   他说:“是的。”他说:“比尔,不用再为她求了。如果她一直活下去,她会很痛苦的。”又说:“她会一直被病缠住,一辈子受痛苦。她得了脑膜炎。千万不要靠近她。这样你会害了毕利。”
   我说:“山姆,我要见她。”
   他说:“你不能见她,比尔。我不许你见她。呐,你知道我全是为你着想。你是我的好朋友,是一切。我要完全为你着想;我也非常相信你,比尔。”他说:“但千万不要到孩子身边。如果你到她身边,她身上有脑膜炎。”瞧?他说:“几分钟后她就走了。我们会埋葬她。比尔,真的我为你感到很难过。”
72

他叫护士来,吩咐我吃某种药。他说:“我不知道,人怎么受得了这种事。”

   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他把药拿进来,我就坐在大厅里。他说:“坐下。”护士拿药过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把这喝下去。”
   我说:“谢谢你;我在这儿坐一会儿。”
   护士离开以后,我把药倒在痰盂里,把玻璃杯放回去。我说:“哦神啊,我做了什么事呢?你是良善的神。为什么你让她死呢?我抓住她的两只小手,为她向你乞求,你为什么让她走呢?毕利躺在那里快死了,她也躺在这里快死了。我做了什么呢?请告诉我!主啊,我最好也跟他们一起走算了。”我打开门,那里没有一个护士;我就溜进地下室。那时,这医院还没有修建。窗户上几乎连纱窗都没有,苍蝇停在她的小眼睛上。我拿起一把苍蝇拍,我们叫它“网拍,”放在她脸上。我把苍蝇赶开,把拍子放在她眼睛上,她极其痛苦,甚至眼睛都斜视了。
73

后来,撒但钻到我旁边,它说:“你不是说神是位良善的神吗?”

   我说:“是的,我说过。”
   “你不是说他是医治者吗?那么,为什么你父亲死在你怀里呢?你呼求(他是个罪人),呼求他的生命。几个星期前,你正站在讲台上讲道,为什么你弟弟也死在你另一个弟弟的怀里呢?为什么他不应允你呢?你说他爱你,他救你。”
   它不能对我说没有神,因为我已经看见他。但它要告诉我说,神不关心我。
   它说:“你妻子躺在那里;你孩子很快也要在那里。你爸爸被埋葬了;你弟弟也被埋葬了。你妻子明天也要被埋葬,现在,你的另一个孩子也快死了。他是一位良善的神吗?哼?他是医治者吗?你太犯傻了。”
74

撒但在做什么?它现在从外面向这第一个人进攻。

它说:“呐,你看。你知道几年前,大约两、三年前,当你接受这个之前,众人都认为你不错。你过着美好、清洁的生活。城里任何女孩要出去,都愿跟你一起出去,因为她们觉得你清洁正派。”我可以在她们任何人面前站立得住。我从未侮辱过人,从未说过什么不好的话。如果她受了伤害,我会带她回家。
   “人们都很喜欢你,但现在你又怎么样呢?一个宗教狂热分子。”没错。我是的。你看,这些事就一起都来了。外面的推理,那灵把这些事都推到了一起。“没错,撒但。”
   “那么,你说他是医治者吗?”
   “是的。哼。是的。”
   “你乞求,哭喊,人们告诉你不是那么回事,说你出格了。你自己的教会为此把你赶出去了。你自己的浸信会教会,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把你赶出门外。”
   “是的。”
   “你爸爸埋葬了;你弟弟埋葬了;你妻子也躺在那里等着埋葬,现在轮到你的孩子了,再过差不多一刻钟,她也要走了。他是医治者吗?这是你的亲骨肉;他只要说一句话,就能救你孩子的性命。你说他是医治者。人们竭力要告诉你;传道人告诉你,你完全混乱了,你完全疯了。你成了一个宗教狂热分子,你还说他爱你。他会爱你吗?”
75

“你拼命为你爸爸呼求神。你一个晚上接一个晚上地禁食;白天你必须祷告,勉强着去做工;他却让你爸爸—一个罪人,死在你怀里。还有你妻子,她是个多好的女人,你有多么的爱她。”(毕利的妈妈厚普,多少人还记得她?)“她是个多好的女子。你们曾是多么的快乐,你们那里有个小家庭,有价值七、八美元的家具。那是什么样的家具啊?然而,你爱她,你们彼此相爱。你出去为别人祷告,有些人只是精神作用,站起来,走了,说他们好了。但现在,你自己的妻子,就死在那里,已经是第二天了,还放在斯科特·孔斯殡仪馆。他是医治者吗,哼?你小儿子毕利·保罗,才十八个月大,也快要死了。你八个月大的小女儿就躺在这里,得了脑膜炎快死了;你就祷告,但神把帘子拉下,说:’闭口吧,’根本就不想听你,也不理睬你。他是一位良善的神吗,哼?他爱你吗?跟你一同出去的每个女孩;跟你来往的每个男孩;你最好的朋友,都因为你是个宗教狂热分子而离开了你。”

76

撒但告诉我的每样事都是事实。它所说的全都正中要害。看到这里吗?那时,我正准备要说:“那么,如果神是这样行事的,我就不事奉他了。”就在我要这么说的时候,从某处来了某样东西,就在我内心的最深处,说:“你起初是谁呢?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伯1:21]

   看,那是里面那个人。根本就不推理。我往后看,心想:“我是如何来到世上的?我出身于一群酒鬼。我如何达到这地步的?谁给了我生命?谁给了我妻子?谁给了我孩子?我妻子是从哪里来的?我的生命是从哪里来的?”我说:“即使神杀了我,我仍然信靠他。”我说:“撒但,离开我去吧!”
77

我按手在孩子身上。我说:“沙仑,小宝贝,一会儿天使来把你取去,我就把你放在你妈妈的怀里。但有一天,爸爸要再见到你。小宝贝,我不知道将来会怎样。我无法告诉你会怎样,神不理睬我,甚至不听我为你做的祷告。”他让我妻子死了,我抓住她的手,为她呼求神。我爸爸也死在我的怀里,就在这手上,他抬头看着我,尽力要呼吸。我竭尽一切地为他祷告。“我怎能再次面对公众传讲神的医治呢?我怎能传讲他是一位良善的神,却让我的亲爸爸如罪人一样死去呢?我怎能传讲这事呢?我不知道如何传讲,但我知道他是对的。”

78

神的道永不落空。不管事情怎样,它必将得胜。我知道有一个东西就在一切的推理里面,在一切的情感里面,在其它的一切里面;在那个时刻,有一个里面的人持守住了;其它一切都成就不了。每个推理,每件显明出来的事,每件事都证明那是错的,我也在那错误里;但是,那在创世以前所预定的神的道在我里面持守住了。

   我感到一丝微风吹进了房子。她的灵去到神那里了。
79

弟兄姐妹,让我告诉你们:这是唯一的东西。不要想去推理出来。不要因为我这么说,就试图去留长头发。不要只是因着你的肉身去做这些事。不要只为了某种应付去做这些事,而要在主面前等候,直到有某个东西进到你里面。

   你们许多人以为自己有了长头发,就意味着你会去天国。不是这么回事。你们许多人以为自己是个有道德的好女人,就可以去…… 不是这么回事。许多人以为,因着他们的教会,属于这个大组织,有伟大的神学博士,不是这么回事。瞧?
80

28-3许多人以为他们说方言,就有了圣灵。不是这么回事,尽管圣灵也说方言。但要等到那个真正的圣灵在你里面,与神的每句话一致。如果圣灵在你里面,使你说方言,你回头看这里,却不同意道的其它部分,那么,它就是一个错误的灵。瞧?它必须是从里面来的,就是起初的道。在神创造万物的起初,当时,神开始创造,你就存在了。你看,刚开始你是一粒种子,一直生长,到你现在这个地步。那时你已在基督里。后来,基督死了,他死,是为了救赎你们大家。你是这道的一部分。圣经岂能…… 所有经文都是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赛 28:10]一点一画都不会落空。[太5:18]你是这道的一部分,怎么可能不同意道的其它部分,或任何部分呢?

81

神祝福你们。我现在超时了。我不是故意要留你们这么久。很抱歉,留你们这么久,不是抱歉我所说的话。朋友们,我们正处在某件事的终了了。

我想,你们这里所有人,都是这教会的成员。我没有定时到处去走,看看有哪些成员。我想,你们大家都是固定来这里的人。
   让我告诉你们所发生的一些事。你们愿意再给我六分钟时间吗?
82

那位是从俄勒岗州来的奥兰德·沃克牧师吗?那个星期天我在的时候,他也在这里。有谁知道那件伟大而奇特的事吗?我来到这里。有很多人在这里,有一大堆人要面谈,每个人都是值得的;他们有孩子要结婚,有酒鬼的,有各种各样的事,都是值得面谈的。每个人都应该见一见。我无法见所有的人。我把你们交托给神,为他们举手祷告,“哦神啊,我做不到,无法会见他们大家。主啊,你知道要如何做。我为每个人祷告。”

83

毕利叫我,我就和班克斯弟兄进去。他说:“爸爸,你…”你看,有时候,我看到人们开车在这条小路上,看进来,我往外看着他们,这样向他们招手,他们几乎就掉过头去。我不要你们这样做。

   那天,他们在图森那边买一个住所,要我进去住;托尼弟兄在那边要给我买一个住所,价格比这个要贵三、四倍。他自己甚至想投入几千美元在这上面,但他要是想进去就得……有一个看门的站在外面,是个大个子,瞧,这是那里所增设的,住在那里的任何人,都得有书面许可才能进去。所以,这个看门的人会叫你过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可以进去。
   我说:“你能想象到我吗?我的弟兄姐妹,他们来看我,想和我握手,为我祈求神的祝福;托尼,你能想象我把自己关在那种地方吗?”
   他说:“可是,你有…”
   我说:“托尼,教会和他们所有人就是这样不让人来走访他们。”我说:“这是为了那些有事情要我去做的人的。”
   他们说:“可是,主告诉我。哈利路亚!我将要住在这里。荣耀归于神。主告诉我,你要在我们这群人中主持一场聚会。是的,先生。荣耀归于神。神这样告诉我的。如果你不这么做,伯兰罕弟兄,你肯定是退后了。”我在那里竭力地查考。瞧?是那一些。瞧?因为这样,许多好人想要进来,但却被拦到了外面。
84

就好像一个人到农场去打猎。那农民说:“进来吧。你可以打。”他就去了,打中了他的一头母牛。一只兔子跑到母牛底下,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打那兔子。你爬上栅栏,不是走到立柱那里,像一个有道德的人那样爬过去;而是从栅栏中间爬过去,结果弄坏了栅栏。瞧?以后,那农民就说:“我不许人再来这儿了。”我一点也不会责备他,一点也不。但他做了什么呢?他让那些有道德的猎人也去不了了。事情总是这样。恶人使好人也得不着所该得的。总是这样。

85

呐,但那些人都是…… 成千上万的人真的都有缺乏,他们是好人,是可爱的人,满有神的恩典。

   现在,我们有了这房子。这些人像那样来了。我们不要那样,不要。但这个人来了。毕利说:“去吧,现在就去,快点,爸爸。”他说:“沃尔道夫太太带着一个快死的人来这里。必须马上去见他们。”我跑进去,来到这里,又回来;他们说:“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睡在那边的人,枕着枕头,每天都躺在房子边上。他说,他需要你为他祷告。”
   我说:“好的。”他说:“我把他带进去。”我就进去。我想,有辆卡迪拉克车停在后面,或某种豪华大车,我开着…… 那人说:“你好吗?”他不认识我。
   我走进去。沃尔道夫姐妹,这可怜的老姐妹走进来。你知道,她曾…… 你们知道她的病例,是吗?看,她得了癌症,在我到她跟前的一个小时前,她死在祷告队列里,她的医生过来,拿出了…… 那大约是十八年前:癌症在她心脏里。瞧?她今天还活着。现在她住在阿肯色州,当时她住在凤凰城。她说:“威廉弟兄,我不愿像这样进来,”但又说:“我没有地方可住。我不愿…… 那些人说,这妇人要死了,威廉弟兄。我想把我手里的一些奉献给你,威廉弟兄。我无法那么做,但我把一些黑莓果冻装在罐头里。”
86

哦,后来我上到那里,看到她放在那里的几个玻璃瓶的果冻,看起来太神圣了,使我都不敢吃。那个可爱的老妇人,现在大约七十岁了。我说:“海蒂姐妹,我不能说’不要。’”

   是的,耶稣看见那个穷寡妇投了三个小钱,他随她去投。瞧?是的。神会为此而赏赐她。是的。所以,主医治了那个妇人,医治了她一切的病,并且向她的牧师揭示了他心里所想的事,他本该做的事,以及别的事。哦,他们都出来,大声喊叫。
87

后来比利跑进来,说:“爸爸,那个人走了。我不能…”

   我说:“外面那部车里的人是谁?”
   “哦,”他说:“是一个从俄勒岗州来的人;他做了某种梦,我告诉他,我不会给他什么虚假的盼望。现在,还有三百个人在这里等着呢。”我告诉他,叫他把梦写出来。他说:“我这里有这么厚的一堆人在等着,而且人数还在增加。”
   我说:“带他进来。给他五分钟。”
   瞧,那人一走进来…… 就五分钟。他说:“我是沃克牧师(我想这是他的名字),来自俄勒岗州。”我想他是别的宗派的。我不知道,或是长老会、或是圣公会什么的。
   他说:“大约二十年前我遇见过你。我到格兰特关口那里去,(不是格兰特关口,我忘记了那个地名)。”他说:“整个国家,每天早晨报纸的头条,大家都知道这事。我甚至进不到你所在的房子,但一天我看见你上街。我就走上去。”他说:“你身边有四、五个人,我跟你握了手。我告诉你,我是沃克弟兄,你也告诉我你是谁;我们寒暄了几句,后来,跟你一起的三、四个大个子,就催你快走。”他说:“当时,我不是你的批评者,也不支持你。”他说:“我只是不明白。”
88

他说:“就这样过去了几年,后来,”他说:“大约三年前,有个人叫我去听一些磁带。这人放了一些磁带,放的时候,”他说:“我听那人在说。”他说:“这人相信你是先知。”哦,他说:“我告诉这人,’我不知道那些事:可能是,我知道的就这些。’”

   所以他说:“后来,另外一个人到我们城里来,主持一场聚会,我见过他,他说:’我是这个时代神的先知。’”他说:“你们究竟有多少这样的人?我听这里一位听磁带的人说,东部的威廉·伯兰罕是这时代的先知,类似这样的事。”
   那人说:“这个人…”(我不想说出他的名,因为这听起来不好。你瞧?)那人说:“我认识威廉·伯兰罕。但他的教义全是错的。他不是五旬节派的;他不相信最初的证据。”又说:“另外,什么大先知、小先知,根本没有这回事。”他说:“你要么是先知,要么不是先知,就是这样。”
89

他说:“那么,先生,我不和你争辩这事;我只是说,我听到这个人说威廉·伯兰罕这人是…… 这个人宣称他是先知。我只是想知道有多少个先知。”

   那人说:“不过,我要你知道这点。我是这个时代的先知。”
   他说:“你是先知?愿主祝福你,与你同在。”
   他就走了,不再理会这事。他说,他在弟兄们中间举办了三、四场的系列聚会。他走到邮局,说:“不要改动我的邮件,就放在那里。四、五天后我就回来。”
   他们说:“好的。”他们就贴一张票在上面,说不要改动。他下来看望他的女儿。出来到路上,他停在一间教堂那里,参加了那天晚上的聚会。第二天早上,他说他刚好想到,“去取待领的邮件。”他去领时,有一封信悄悄地塞进了邮局,到了他女儿那里。他女儿送来了那封待领的邮件。
90

他把信打开,信里说到一个叫希尔布兰特先生的人,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一直都在播放磁带。信中说:“希尔布兰特先生从罗伊·博德士得到话(你知道,他是一位经理),说,我将从28号到1号在这里主持聚会;回来,自己看看吧。”

   他说:“呐,你看,那些人竭力要把我扯进这样的事中。”瞧?他把信扔到垃圾桶里,就这样走了。瞧?他继续主持那天晚上的聚会;后来,第二天早上,他就按住自己的胸口,在房间里哭。
91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晓得我要站在神面前。”他说:“我不知道我是睡着了,还是出了什么事。”他说:“我做梦了;我要说我是睡着了,做了梦。我想起我儿子在市场上把手伸到一个袋子里。当他伸进去时,原来是一袋苹果,它们全被打翻了。我就过去捡苹果,全都是绿色的苹果,上面都被咬了一口。我正要把苹果捡起来,把它们放回袋子里。”他说:“有些苹果滚出去了,滚了下去。我就拼命去捡回来,都在草地上。它们滚到一处用铁链围成的栅栏下,那里有一条高速公路经过。我就回头往东看。”他又说:“那条铁链钩住东部的一块大磐石。我去到那里,以为我可以把这条铁链卸下来,然后再过去捡苹果,还给那人。我着手要把铁链卸下来时,一个声音震动了整个大地。”他说:“我脚下的地在震动。”

92

他说:“震动停止后,我听到一个声音。”他说:“伯兰罕弟兄,那是你的声音。我知道,有什么在对我说话。它说:’我要再次骑马走这条路。’”又说:“我就这样抬头看那磐石,观看云朵从那里飘过,停在很上面的一块从东延伸到西的磐石上,石头形状是尖的,好像金字塔。又跑回了东部。你骑着马站在那里,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一匹高大的白马,白色的鬃毛往下垂。”他说:“你打扮得像个印第安酋长,所有都是印第安人用的东西。有一个胸牌,手臂上有手镯,整个像这样垂下来。你像这样举着手。那匹马站在那里,像是一匹战马,像这样昂首阔步地走着,我静静地站着。”又说:“你拉上缰绳,就往西部骑走了。”

93

又说:“我往下看,看到那里有许多科学家。”第二天早上(是星期六),第二天早上,我讲到了科学家,你知道,都是出于魔鬼的。

   他说:“那些科学家正把一些东西倒在试管里,混合在一起。”又说:“你把马停下,举起手,开始呼喊:’我要再次骑马走这条路。’整个大地震动了。那些人也震动了,彼此抬头看着,像这样抬头看着你,只是耸耸肩,继续作他们的科学研究。”
   他说:“你就开始往西部去,你去的时候,我看见那个自称是先知的人(你知道),他骑着一匹黑白混合的马过来,跟在那匹大白马后面。在云的顶端上面,那条路还不到这么宽。那匹马就……风吹动了你服饰上的羽毛,等等。”又说:“马的鬃毛和尾巴也吹了起来;那匹高大的白马正沿着路走。”他又说:“这家伙跟在你后面跑上来,是从加拿大那里来的。”(这人住在加拿大)他又说:“他回来,说他要骑着他的小马,试图把你的大马撞倒,就把马转过来,用马的屁股来撞,一点也撞不动大马;大马只是继续走着。后来,突然,你转过身,这是你第三次说话;第二次你是说,’我要骑马。’”他又说:“你不像过去那样说话,你是在命令。你转过身,叫出那人的名字,说:’离开这里!你知道,若不是神分派人去那样做,无人能骑在这条路上。离开这里!’”
94

他说:“这人转过身;他曾经给我写过一些信。在他那匹马的屁股上(那匹灰、黑混杂的马),在他那匹马的屁股上写着他的名字,签了名,完全跟这封信上的一样。他骑着马往北部去了。”

   他说:“然后你又继续走;那匹大马转过去,往很远的西部去了。你站着,像这样举起手。”然后,他哭了起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看到那匹马站在那里,还有头盔等东西;那个胸牌等都在发光。你把手举起了一会儿。”又说:“你又往下看,拉上缰绳,说:’我要再次骑马走这条路。’整个大地就像这样来回震动。我人里面毫无一点生气,就仆倒在磐石旁边。然后,我醒了。”
   他说:“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不知道。”
95

第二天早上,朱尼尔·杰克逊,你知道,他做了有关金字塔的梦;那时我去了西部,你们还记得吗?之前一、两个月,他打电话给我。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在燃烧;他必须告诉我。我说:“毕利,”外面大约还站着二十个人。

   他说:“朱尼尔·杰克逊在外面,说他要告诉你那个梦。”
   我说:“让他进来,就五分钟。”
   他带着妻子进来,他说,妻子可以作证。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梦见我和我妻子在外面骑马。”又说:“我在东部回头看,看见好像一个圆点,好像一种什么飞碟。”
96

看,世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你知道。你知道,这都是……我们知道那是什么。瞧?我们知道那是行审判的天使在作调查,(你瞧?)他们…… 五角大楼等等,都说到它如何拥有智能,以及来去犹如闪电,一下子就从人们面前消失。看,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瞧?他们愿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们称那是飞碟,无论是什么;他们都不知道。瞧?

97

他说:“我看见它过来,我注视它。所看到的,是一个人骑在马上,他以光速过来。我看见他要在我前面降下来,我就停住车,跳下来。”他说:“我跳下来时,这马就站在路中,是一匹白色的高大战马,昂首阔步地走着。”当然,那就是道;你们知道这点,他昂首阔步地走着。

   他说:“有一个人坐在上面。”他说:“他穿着西部的服饰,不是一个牛仔;”但他说:“看上去好像是位管理巡逻骑兵队或什么的首领。”看,他首领的一切权柄都来自西部。印第安人管理印第安人,巡逻骑兵队管理…… 瞧?他说:“这人把帽子拉下来,侧着脸观看。当他侧身转过去时;”他说:“那是你,伯兰罕弟兄。你说话不像过去那样。你说:’朱尼尔(叫了他三次),我要告诉你做什么。’然后你拉上马的缰绳;马跑着三步,就到了空中;然后,你就消失,往西部去了。”
98

他说:“不一会儿,我四处看去,来了一匹小一点的马,是同种的,但更小,站在那里。我走到马边上。”他说:“他一定是把这匹马送回给我。于是我跨上马。”朱尼尔也骑过一点马。他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你的马鞍、马镫等等多么适合你。我心想:’瞧,这也正适合我。’于是我拉上缰绳,也上了空中。”又说:“我拉住缰绳,把马停住,掉过头来,就回去了。”瞧?他说:“我回去以后,把马停住,下了马,跟我妻子说话,马就消失了。”他就醒来了。

99

前天,三天前,利奥·梅西尔弟兄来了,他下来,带着完全一样的梦:他对如何用一匹白色大公马跟一匹黑色母马配种的事,一点也不知道;他们无法配得成,很紧张。他说,我走过去,说:“利奥。”并告诉他我做的事。我不要在这里说这件事。瞧?我告诉他我做的事。他说:“你不是看见我不知道这事吗?’我不知道爱德·道尔顿有个女婿,他女婿有一条狗叫这个名字。利奥,你会知道你的梦,但你醒来时,要记住它。’”他说:“我从未听过像这样的命令。”

100

大约那个时候,罗伊·罗伯逊进来,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还记得过去第一次你离开教会前的事吗?我看见你坐着,好像是在巴勒斯坦。我们都是委员会成员,等等,好像坐在主的晚餐桌边;然后你在说话,他对所说的事没有把握。一朵白云降下来接你,把你接走了。”

   多少人还记得罗伊弟兄的梦?他说:“白云把你接走了。后来你就消失了;我走遍了街道,又喊又叫。”当我到了这里,他的那只小手臂还像过去那样残疾…… 当他看见我到了那里,就丢下耙子,开始呼喊。我没有看见他,所以,他告诉我这梦。他说,他正在耙地;他说:“然后你走了,于是我走在街上,到处想要找你;到处都找不到你。我就大喊:’哦,伯兰罕弟兄啊,不要离开。’有一朵白云进来接你,把你接走,离开我们去西部了。”这梦发生在金字塔等其它梦之前。他说:“云朵把你接去西部。
101

36-4我呼喊着,走到街上;过一会儿,我就去了,然后坐在桌边。我刚好抬头,看到桌子的最前面。“他说;”我刚好看见你,你全身都是雪白的。你站在那里,带着权柄说话。所说的没有一样是猜测的。每个人都完全明白你在说什么。“

   哦,我的弟兄姐妹,呐,你们大家都晓得;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瞧?注意听!要与基督亲近!让我现在作为一名福音传道人警告你们这点:不要参与愚蠢的事!不要想象任何的事!持守在那里,直到最里面的人锚在这道上,使你在基督里面;因为唯有这东西能够…… 因为我们正处在有史以来最迷惑人的时代。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因为他们也受了膏抹。[太24:24]他们能像其他人那样行任何事。
102

洁净你的生活;还清你的债务;不要亏欠人,耶稣说。呐,我不是指房租等等的东西,你不得不那么做。我是说把一切都放下。把一切事都作对。作好准备。准备就绪。记住,我奉主的名说,事情一定会发生。

   这星期我要到山上去,不光是为了打松鼠,当然,我喜欢打松鼠;但我去那里是为了这个目的,我说:“哦神啊,我不知道要往哪条路走,我不想错过它。请帮助我!”
   请你们为我祷告。可以吗?我也为你们祷告。我盼望,靠着神的怜悯,我会见到你们大家,我们要相遇在一片比这更美的土地上。
103

我们来这里为了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是来这里玩游戏吗?我们是像一个会所来这里聚会吗?在教会完全行得正之后,基督才会来。他正等候我们。我相信我们处在末了了。

   看看加利福尼亚。看看那些暴乱。看看那十九个人在种族冲突中被杀。不久前,我在这里不是告诉过你们,马丁·路德·金会带领他的民众卷入一场屠杀之中吗?多少人还记得这事?问题不在那些黑人;而是那些领袖在煽动他们。那与种族合并或种族隔离无关,不管你怎么叫它。那是魔鬼。没错。不仅针对白人,黑人,也针对所有人。那是魔鬼。人的智力和推理都崩溃了。没有一点希望!毫无希望!整件事都是新打的伤痕。[赛1:6]
104

人的智力无法做各种决定。我不是政治家。我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他们都是污秽的。我支持一个王国,就是耶稣基督的王国。就是这样。你们过去曾见过一帮傀儡,像现在的那一帮人吗?就像那里的那帮德克萨斯人。瞧,他们说:“不管人们要什么。如果他们要共产主义,我们就给他们共产主义。如果他们要取消种族隔离,我们就给他们取消种族隔离。要种族隔离,就给他们。不管要什么。”男人都跑哪儿去了?

   哦,神啊,那就像这讲台。男人都跑哪儿去了?为原则而站稳的男人都哪里去了?为原则而站稳的女人都哪里去了?为原则而站稳的教会都哪里去了?我不会给没有决心、屈服、妥协的灵留丝毫的时间。如果女人是个女人,就让她做个女士。如果男人是个男人,就让他做个大丈夫。
105

37-6如果他是总统…… 我们的约翰·昆西·亚当斯在哪里?我们的亚伯拉罕·林肯在哪里?这些有原则的人。我们的帕特里克·亨利在哪里?他说:“不自由,毋宁死。”为正确的事而站稳的男人在哪里?不怕直言的人在哪里?即使整个世界都反对他;他为正确的事直言,为它而站稳,并为它而死。

   今天这世界,阿诺德·冯·温克里德又在哪里?正直的人在哪里?有志气的男人在哪里?他们随波逐流,油头滑脑,以至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神啊,作为传道人,让我带着一个男人当有的原则而站稳,就是耶稣基督的道,因为天地要废去,道却不能废去。[太24:35]“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太16:18]让我们站立。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和睦同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现在,你们彼此手拉手。
我们离别之时,内心难免依依,身虽远离,心仍契合,盼望再会有期。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
106

现在让我们低头,请内维尔弟兄做散会的祷告。晚上再回来。我们期待今晚在这教堂有一场美好的聚会。神祝福你们,并为我祷告。我也为你们祷告。朋友,不要以为我是个狂热者。不要以为我想要强加给你们什么。我爱你们。我有一个原则,就是圣经。没有一个字可以删去;也没有一个字可以加添。它怎么写,我就怎么信。

   现在让我们低头。请我们忠诚的好牧师来散会。神祝福你,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