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725E 山上吸引人的是什么?

1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只要相信。

  现在让我们低下头:父神,这是我们今晚真诚的祷告,我们看见你为这个时代的人所做的一切。我们祈求你,主,使我们单单相信,相信这就是真理,就是书写的道向我们彰显了。求你应允这些事,父啊。
  呐,今晚,我们要感谢你早上为我们照出圣经的亮光。今晚我们祈求你,主,在祷告队列中印证你的道就是真理。
  主,我们为所有的教会和会众祈求,他们聚集在小小的麦克风周围,从全国各地到西海岸,到亚利桑那州山区,到德克萨斯州平原,再到东海岸,一直到整个国家,到他们所聚集的地方。在时间上我们相差几个小时,但主啊,今晚我们众信徒联合成为一体,一起等候弥赛亚的到来。我们祈求你,天父,为你的教会快快差他来。我们奉主的名祷告。阿们!(大家请坐。)
2

向今晚在这里的所有人致以基督徒的问候。很抱歉,人还是很拥挤,满满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即使所有的空调都打开了,但还是没什么效果,人太多了。如果是教会一般的满员,这些空调机会冻着你们的。但现在大家都拿着扇子在扇,空调机也在拼命地吹着。

  我们向所有从东海岸到西海岸,在基督里听道的朋友们问安。我们向圣何塞的博德斯弟兄和那里的会众问安。我们向亚利桑那州普雷斯科特山区的利奥·梅西尔弟兄和他那群在那里等候主再来的人问安。我们向今晚聚集在图森等候主再来的那些人问安。向德州休斯顿等候主再来的人问安。向在芝加哥那些等候主再来的人问安。向在东海岸,纽约州和康涅狄格州那一大群等候主再来的人问安。我们这里没有空位让他们坐,所以我们就得用电话作为媒介把神的道传给他们。今晚,我们也向朱尼尔·杰克逊弟兄和他那群在克拉克斯维尔的人问安。向第62大街的鲁德尔弟兄和他那群等候主再来的人问安。今晚,我们聚集在这像家一般的教会—伯兰罕堂,等候主的再来。
3

呐,你们很多人可能没参加今早的聚会。但我确信,没有来的人都可以拿到录音带,因为我相信,这是自“先生,这是什么时候了?”这篇信息以来,最为直接的一篇信息。我感受到圣灵的恩膏,是他引导我去说所要说的。信息很长,但我还是觉得是他引导我传讲的。我认为,主藉着他的道显明了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要确实地明白正在发生的这些奥秘的事。你知道,圣经说:“智慧人能明白。”[但12:10]

  但是各个国家和人们会变得越来越软弱,但却更聪明。想一想,现在一般的美国人到二十岁左右就已经步入中年了,越来越虚弱,但却更聪明。在以前的时代,他们没有喷气式飞机,没有原子弹,但他们活得很长。我们越来越虚弱,也越聪明,将来要毁灭我们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智慧。我们会毁灭自己。神不毁灭我们,是我们的智慧毁灭了自己。一向都是这样,还会再这样。
4

呐,主若愿意,下星期天早上,我现在还不知道要讲什么,但我相信主,如果他让我们活着,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若是他的旨意,下星期天早上我们打算传讲另一个信息,下星期天晚上为病人祷告。然后我就该返回亚利桑那州的家,带家人回去,孩子们要注册入学了。然后你们就……他们一安排好,我们就尽可能地通知你们,聚会的时间和定好的地点。愿神祝福你们大家。

  呐,今晚,我知道这是……我迟了十五分钟开始,在杰弗逊维尔,现在是八点差一刻;在东海岸是九点差一刻;而在西海岸是五点左右。所以,我们这里太阳才刚下山。我想向你们传讲一个短信息,尽力得到圣灵的恩膏,然后就叫祷告队列。
5

呐,我要这里的会众,还有聚集在别处的会众,找出某个人,某个受圣灵恩膏的弟兄,当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时,他就上去为你们会众中的那些病人按手。记住,神是无所不在的,他在任何地方。所以,你们在德州的,在加州的,在亚利桑那州的,无论在哪儿,当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时,你也按手在那些病人身上。我确信,神必垂听和应允我们的祷告。

  很奇怪,上星期天晚上,圣灵的恩膏正运行时……的确是一件奇怪的事。自从我那次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安排辨别人心的队列了。然后,我带着神的应许走到那里。你不知道神要做什么。你说不出他要行事。你只能走到那里去等候。他是至高无上的,他做他想要做的事。我只是站在那儿,等着看他要做什么,然后感到圣灵突然那样降在你身上。
6

那次聚会快结束时,我不知道他是谁,有个人一直排在队列里,是个高个,秃顶,病得很重的人。

  到了最后,有一个男的出现在台上,他低着头,看上去身体很难受,手按着胃部。我原以为,他应该是第一个或第二个,或什么时候我为他祷告过的,因为他是秃顶的,头低低的,个子很大,腰有些弯。但我四处看时,发现那位先生坐在那儿,他很欢喜。我想,“他在哪儿?”我拿不准他在哪儿。我能感觉得到,能看见这人就在我面前。我觉得这边有个拉动,是从后面来的。我看到内维尔弟兄和坐在这儿的两位弟兄,不会是他们。我说:“这人就在后面的施洗池里。”你知道他是谁吗?是谢伯德弟兄。我为什么认不出他来呢,因为他正坐在后面,低着头祷告。
  他以为他就要死了,最近几个星期他都在想这事。他妻子告诉他去买一双新鞋,他说:“我不需要了,我在地上不会多久了。”
7

那天,他在伍德弟兄的院子里碰到我,大声喊着,赞美神。他说:“我现在能吃熏肉、鸡蛋、西红柿了,什么都吃。”

  他谦卑地让出位子来,走到后面去,在旁边祷告。看,你不需要祷告卡,你只需要信心。瞧?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医治,我只是说:“有个人在祷告,他有一些毛病。”我想,圣灵说出那病来,“他有胃病,正在后面祷告。主耶稣使你痊愈了。”呐,我能说的就是这些。那个拉动就是他在祷告。我能看见,但我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瞧?
  当你看到圣灵回来,每个人都觉察到,因为他说“主如此说。”瞧?那不再是我在说话,是主在说话。
8

但我常常说,“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这完全是真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瞧?

  但圣灵临到时,“主如此说,”告诉你要做什么,要发生什么事,你要留意,事情会那样发生。
  但当我说:“耶稣基督医治你,使你痊愈了。”你相信它,因为主已经说过了。我只是重复他说的话。
  异象就是重复主显明出来的事。你们明白吗?
9

呐,我们可能得快一点,直接进入神的道,因为我知道你们这里很多人今晚还要走很长的路回去。我祈求神祝福你们,帮助你们,一路保护你们。今晚,我想翻到《马太福音》21章1到11节。呐,如果你没有圣经,或想记下这些经文,好的。

10

呐,对你们早上没有听到信息的人来说,你们也有录音机,我们从不主动出售磁带。我们从不主动出售任何东西。有时候在大型聚会上,他们会通知说,在后面有书出售,我们出售书不是要得到什么,维尔弟兄是作者。这些磁带,负责这些磁带业务的人会告诉你,我们不是要靠磁带赚钱。我们想的不是磁带,而是信息。当人脑子里想的都是钱时,他就再也不能制作磁带了。没错。我问过了,我想,我们卖的磁带少于5美元,或者是3到5美元,大概是这样。多少?长的磁带是3到4美元。

  有个传道人,我向他要过一盘磁带,要9美元,信息只有大约二、三十分钟。
11

我看到后面的索斯曼弟兄,他并不富裕,这些制作磁带的人都不富裕。看,他们所赚的只够维持运转。不能叫他们一分钱都不收,因为他们还得买磁带和别的东西。那些机器也很贵,要花一万美元买设备等,才开始制作这些录音带。

  呐,我知道不久我……他们还没有通知,但又有一盘磁带可以听了。常常是由我们的理事来做,我跟这些事没有关系。我甚至没参加过一次理事会议。既不表示赞成也不反对。他们把结果递上来;理事们决定谁是下一个制作磁带的人,然后寄给他一封信。那就是我所知道的。他们负责这事,因为我连奉献婴孩都没时间,更不用说去管磁带的事了,或施洗的事。
12

所以,我把心思都集中在这信息上。这是第三次拉动,我必须对此存忠诚和敬畏的心。

   《马太福音》21:1-11。我说这些,让你们可以留意,或翻到这些经文。
  1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
  2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
  3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它。’那人必立时让你们牵来。“
  4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
  5’要对锡安的居民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
  6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
  7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
  8众人多半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
  9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10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合城都惊动了,说:“这是谁?”
  11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呐,要是我可以从这些经文中拿出一个题目,讲它30分钟左右,然后再开始叫祷告队列,我想讲这个题目:“山上吸引人的是什么?”
13

呐,这是个非常疲乏、紧张的一天,这一天很不寻常。在这里,我们发现耶稣上耶路撒冷去,准备过逾越节。逾越节就是宰杀逾越节羊羔的时候,羊羔的血洒在施恩座上,为百姓赎罪。耶稣到了伯法其,上了橄榄山顶,从那里向下俯瞰另一座小山,耶路撒冷就建在那山上。他看着,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访问那城。

  在这时候,他要被交在罪人手中,他们要杀害他。他要经历必死的人未曾经历的最可怕的死亡,然后被埋葬。他要被自己的人出卖,那个人就站在他边上。他,作为神,知道他们的心思意念,从起初就知道谁要卖他。他知道那个人就坐在他边上,在数着卖他的钱等等,他知道那人要卖他。他知道外面有个罗马残酷的十字架在等着他。他知道他身体里的水和他身体里的血要分开,汗珠如大血点从他额头上滴下来。他知道摆在他前面的一切。他站在山上,望着耶路撒冷。
14

那个时代的人,那个时代,那些被称为“较虔诚的阶层”的人却恨他。那个时代的教会憎恨他,指责他,也指责所有听从他的人。如果有人去参加他的聚会,就会立即被赶出教会的团契。难怪圣经说:“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却不接待他。”[约1:11]那本该爱他的人;本该支持他的人,却成为他最凶恶的仇敌。

15

耶稣从一帮穷人、渔夫、税吏、无学问的人中召集他的一小群人。圣经说他们有些人甚至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徒4:13]。有些人连自己的名都不会签。他从未到教会里去挑选他的人。

  他从未附和任何一个教会领袖。相反,他所行的是照先知的样式,他谴责他们所做的每件事,正如他以前的众先知一样;因为他们是道的一部分,而他是全备的道。
16

但在这一切当中,历经各个时代,藉着以前或将来的每一位先知,必有一定的人数是预定要听从这信息的,他们会来跟从他。他们不理会众人,他们不理会不信者的批评,也不与不信者争论。他们有一件事要做,就是相信,并尽他们所能的接受每一点,把道吸进去,就像坐在耶稣脚前的马利亚那样[路10:39-42]。

  马大忙着准备主的饭,耶稣对她说:“马大,你为生活的事太过操劳,但马利亚已经找到那更好的。”瞧?就是永生的事。
17

呐,我们发现,很多人都能明白。他们没有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书籍;那时候,他们没有电视或电话,没有这些东西,但有风声传开,说他要去过逾越节。因为有很多人,能体贴属灵的事,知道耶稣就是逾越节的羔羊,因为他已经告诉他们将要发生的事。

18

接着,当然他们知道耶稣要到那里,他们爱他,就那样做,他们等候着他。有一大群人可能挤来挤去,从这个门挤到那个门,到处观看着,他们知道到了某个时候他就会出现。他们注视着。

  其他人则奇怪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从这门跑到那门。 “是什么在吸引他们?”
  他们这里看看那里看看,要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上去他们好像在等候什么,在期待什么事发生。
  哦,我多想用几分钟换个话题讲讲这事,这也是今天的问题。那些等候主来的人正怀着极大的期待和盼望。我们能感受到这种紧迫。他们在寻求,留意每个动静,每个迹象,并对照经文来看。
19

他们一看到所有这些预言他的事,已经快要成就了,就知道末期近了。他们要在那里,所以他们留心看。人群中支持他的只是少数人,反对他的人占大多数,百分之九十的人反对他。

  今天在信教的人群中也是这样,当真正说到道和基督时,信的人就只剩百分之一了。其他部分的人根本不在意,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走开了,要么当作某种玩笑,要么激烈地抨击它,完全一样。时间并没有改变多少事,历史只是不断地重演。
20

瞧,我们发现那引起了极度的关注。必须这样,一定是这样的。他们在等候,想知道他来了以后要做什么。他们要在那里,要知道他做什么。他们想知道,他们想看。他们相信他。其他人听说他要来,他们就上去,要取笑他。所以,经过不寻常的一天,不寻常的时刻,焦急的期待,众教会睡了,人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很多人都在那儿。过后,事情发生了。

21

从橄榄山顶走来一只白色的小驴,从山上下来,一群人狂热地喊着,砍下树上的棕榈叶,把衣服铺在路上,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这只小驴,骑在它上面的不是别人,乃是那个时代神所膏的弥赛亚。

  那么,神,他在做什么呢?在山上有什么吸引力呢?是神在创造历史,神在应验预言。这总是会吸引人的。它吸引了所有好批评的人;以及秃鹰(今早信息讲的);也吸引了鹰。瞧?他们聚在一起,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一些人来是因为好奇;一些人来是为了找岔子;一些人来是为了批评。各种人都聚在一起,正如今早所讲的:信徒、假信徒、不信者。山上有什么呢?预言正在应验。呐,我们来看要发生什么。
22

呐,在《撒迦利亚书》9章9节,撒迦利亚,众先知中的一位,他在灵里这样说:“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

  呐,那些文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些祭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些信教的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件事在它发生之前的487年就藉着一位被证实的先知写下来了,并且被记在称为圣经的书上,就是旧约的经卷。为什么他们不能看出这是预言在应验呢?今天也是同样的原因使他们看不见。他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将人的传统当作道理教导人[可7:7,13]。
  要是那些文士、传道人、牧师、所谓的属灵人、受膏者能够单单读圣经,他们就不会不知道所发生的事,他们会知道那是什么。是神应验了他的道!
23

历史被写成了,预言被应验了。给世人的救恩到来了,这是所有的先知都盼望的伟大日子。所有在坟墓里的都在等候那一天(没错,想想吧!),所有死了的人,所有的义人,和流血舍命的殉道者和众先知都在等候。

  因此,他大声喊着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用石头打死我差遣到你这里来的先知,又杀害义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现在你的时候到了。”[太23:37]
24

在坟墓里的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有的先知,都在等候这个时刻。

  但教会却瞎了眼看不见。“这是谁呢?搞得大家吵吵闹闹的?这家伙是谁呢?有一次他说……这不是那木匠的儿子吗?我们认得他。他从哪里有这些智慧呢?瞧,我们没有看到他跟我们哪所学校有联系?我们不知道他读过哪一本书。他是谁呢?
  他是先知书所预言的答案。他来了,骑着驴驹子。何等的吸引力啊!神在应验他所应许的道,等这时刻已经等了四千年了。在《创世记》3章15节,神已经预言说,“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要伤他的脚跟。”圣经一直以来都预言到这个人的到来。
25

不久前,曾有一位先知站在他们当中,他被证实是一位先知,撒迦利亚,他说:“耶路撒冷的民哪!锡安的民哪!要喜乐,呼喊,欢呼,因为你的王来到你这里!谦谦和和,温柔而谦卑地骑着驴驹子。”[亚9:9]

  那些天天读这经文的人,看着他骑着驴来了,却叫着说:“这是谁呢?”神向那些本该知道他是谁的人应验了他的道,但他们却不知道。
  当神应验他的道时,总是会吸引人的注意,一向都是这样。当然,它是一种吸引力,因为它是不同寻常的。太不寻常了,因为他向那个时代的潮流应验了他的道,那个时代的潮流不相信他。他们有自己的方式。
26

呐,我们看到,让我们回到圣经里看,用几分钟时间看看神在应验他的预言时,几个别的不同寻常的事件。神一说出什么事,他就必定去行。天地要废去,这道却不能废去[太24:35]。所以,通常会出现某个场面,某个不同寻常的场面。

  注意,这多么荒唐!神的道临到那些本该信它的人,但它太不寻常了,甚至他们喊着说:“咦?这是什么?你们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这是谁?这是什么?”他们本该叫喊起来:“和散那归于奉主名来的王。”(但只有一小群人这样做,只有一小群)它预言了四千年,因为这是发生在一个民族身上最伟大的事。因为已死的人所有的盼望都在他身上;未来的一切都在他身上,而那些自称是信他的宗教人士却喊着说:“这是谁?是什么这么吸引人?”不同寻常的事!今天也是一样,没有改变,也是不同寻常的。
27

让我们看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正如我刚才说的。在审判临到世界,被洪水毁灭之前,吸引人的是什么呢?一个老人,大约120岁,要建造一只船,可是根本没有水让它浮起来。花了很多年时间,站在门里面,建造船的内部,里外都抹上松香,说:“这世界将要被水淹没,”那是一个伟大的科学时代。

  “山那边的嘣嘣响是什么声音?”“哦,是一个叫挪亚的老头,他在那边,一个老狂热份子。这老头站在太阳底下太久,中暑了,头脑不正常了。他在建造他称作是方舟的东西,还说水要从天降下,那里根本没有水,这方舟要带着所有人四处飘流,每个不听他信息、不进入方舟的人都要淹死。你听过这样的事吗?”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吸引人的事!
28

我可以想象,当人们想要一个好的笑料时,他们就上去,站在方舟的门口,嘲笑说:“喂,一百年前你就说要下雨了!爷爷告诉我,他听你在上面说要下雨,而你现在还在上面敲木板。你为什么不醒一醒呢?”

  但这是神在准备确认他的应许,应验他的先知所发的预言。太不寻常了!神在应验他对挪亚的应许,而其他人则在嘲笑。神也在准备写历史,要向其他人,甚至这时代的人显明,他持守他的道!不管看起来多么不真实,不合情理,他仍然持守他的道。神以那个嘣嘣响敲打方舟的老人为例,给今晚在美国的和在全世界的人做一个鉴戒。不管科学说什么,人说什么,说这说那,说别的,神仍然持守他的话。他正在写下历史。
29

有一天,是什么吸引了他?一件不寻常的事发生在旷野,荆棘中有燃烧的火焰。一个逃亡的先知站在旷野。他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一点响声也没有,但他看见山顶上有一件不寻常的事。神正在吸引他的注意!今天也是一样!

  神正在准备应验他藉着先知亚伯拉罕所说的话,“你的后裔必在外邦的地上寄居四百年,以后我必用大能的手领他们出来。”[创15:13-14]
  他正在预备一个人来做这件工作,正如他为所有信的人预备方舟作为安全之处。神使荆棘着火,这个牧羊人摩西,说:“我要过去看看这件奇异的事是什么意思。”当神吸引摩西去到荆棘前面时,就对他说话。
30

后来在法老的宫里,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就是这位牧羊人把杖扔在地上,杖就变成了蛇。神应验了他对摩西的应许。在红海边,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法老的军兵都诧异不已,因为他们看到风从天降下,将红海左右分开;一帮穷奴隶照神的吩咐行走过去,如行在干地一般。这是什么?神持守他的道。死亡挪开了,一群活的人过去了;一帮灵里死亡的人想要模仿,就被淹死了。神应验了预言,写下了历史。这就是红海边吸引人的。

31

这事过后第二天,在西乃山上,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所有人都被吩咐不可亲近妻子,都被要求洗净自己的衣服,自洁,聚集在一座山下,有个叫摩西的人说,他在火柱中遇见神。神曾对摩西说:“我要降在民众当中。我要证实所告诉你的话和我是谁,我要向他们显明我就是那位神。”这就是那吸引人的,神应验了他的道。

32

在历史上的某一天,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当时整个国家忘记了神,人们变得形式化、麻木不仁,祭司们都跟随现代潮流,很多先知都照祭司的意思说预言。像往常一样,在那个时代,也有一个他们认为是狂热份子的人。他说话反对女人涂脂抹粉,等等,他是那种古怪的人。这个老人走下去对王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在地上。”[王上17:1]

33

后来我们发现,他藏起来,逃跑了,他藏在旷野的某个地方。大伙以为他可能饿死了或灭亡了,但他却吃得很饱,又有水喝。现在他来了,他上去说:“你们看到我拥有’主如此说’吗?呐,如果你们还不信服,让我们到山上去,证明谁才是神。”因为他从主那里得到了另一个异象。

  他说:“你们挑选一座坛,预备好,也要预备公牛,把它们宰了。我要为耶和华造一座坛,也要把公牛放在我的坛上。我们双方都献祭,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神。”如果主没有告诉他,他绝对不会那样做;后来他这样说:“耶和华啊,我是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王上18:24,36]
34

但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有四百个祭司站在山上,王也坐在那里的马车上,他身披铠甲,卫士站在旁边。这个年老、穿着毛衣,毛茸茸的脸;秃顶、头发垂在脸上,身上裹着几片羊皮,全身都是毛;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杖,另一手拿着一瓶油,就是三年半前曾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在地上”的那个人。(他代替神,带来一些像光环,影子以及人们所谈论的那些东西)这个老狂热份子站在山上,把众人都叫到那里。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是神将证实他的先知是对的;是神应验了预言。神也正在写历史,应验他的道。

35

过了几百年后,有一个同样受圣灵恩膏的人,他来自旷野,与任何组织都没有联系;虽然他爸爸是个组织里的人,有等次的祭司,但他却来自旷野,身披绵羊皮,头发垂到脸上,不是白头发,而是黑头发。这人吸引了所有耶路撒冷和犹太地的人,他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有些人出去说:“那里有一个野人,他想要把人溺死在水里。谁曾听过这样的事呢?”

36

另一些人很好奇,说:“这一定是弥赛亚。”有人说:“这是先知里的一个。”他们不知道怎么想。但他是谁呢?是神应验了《以赛亚书》40章,那里,神说:“看哪!”他在末日所要做的事;他要怎样差遣他的仆人以及所要做的事。

  后来我们发现,几个星期后,这人对他的信息非常肯定,以至他说:“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他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好像我用水给你们施洗一样。”
37

有一天,一个平凡的年轻人,大约三十岁,走到河里受洗。当这人过来时,先知被他大大吸引住了,先知那天的举止很奇怪。当他与祭司们在河边争论时,会众禁不住都看着先知的行动。

  他们说:“神建造了祭坛。神告诉我们这样做。摩西是先知。我们相信摩西。献祭永远不能废掉。”
  我能听到约翰回答说:“你们没有读过先知但以理在经上所说的’常献的祭必须除掉’吗?这时刻已经来到了!你们没有读过《以赛亚书》40章说的’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吗?这两个预言是给我的。还有一件事,你们认不出四百年前我们的先知玛拉基,他在第3章里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吗?’你们不知道这预言应验了吗?”预言正在应验!
38

就在那个时候,先知转过来,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呐,是什么吸引人呢?是从先知变为他所预言的。

  呐,注意所发生的事。来了一个平凡的人,没人认得他,一个木匠的儿子,他走过来,进入水里。这位伟大的先知,约翰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太3:14]
  他说:“你暂且许我,但作为一位先知和道,我们当这样尽诸般的义。”
  约翰就明白了,祭物在献上之前必须先被洁净,所以就给他施洗。
39

呐,当耶稣从水里上来时,另有一件吸引人的事发生了。这位如此忠心宣告他的时代和这时刻的先知,抬头看见天开了,他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在耶稣身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6-17]神证实了先知的信息,这就是约旦河边那吸引人注意的事。

40

一位弟兄刚才所唱的,或是他想唱的,“在各各他山上,矗立古旧十架。”在各各他山上,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我们看到宗教世界定了他的罪,罗马政府判了他死罪。他被挂在两个罪人中间,渴望喝一口水,血从他的身体流出来。他挂在那里,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宗教人士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根本不知道旧约的预言那时就在各各他应验了。

  大卫自己写道,他像众先知一样进入灵里,做得好像就是他自己。在《诗篇》22篇,大卫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的骨头,我都能数算;他们瞪着眼睛看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大卫所说的好像是指他自己。那不是大卫,而是在大卫里的基督!
  从所有先知发出来的那预言在各各他山上应验了。在各各他山上,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是神在应验他的道。
41

另一个吸引人的也是在一座山上。五旬节那天,所有人都上去过宗教节日,以为他们已经除掉了所有狂热份子。他们有十天没听到他们的消息了。突然间,他们像一窝蜜蜂一样冲出那楼房,跑上街,大声叫喊着。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人都醉了吗?”[徒2:12-17]
  注意!一位先知站在他们当中,就像一位先知所该做的,他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应当确实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这正是主藉着先知约珥所说的话,’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这就是那吸引人的。
42

那些宗教人士,在钉死这生命之王后,仍然看不见圣灵降临的应许。那是吸引人的,“这是谁?这是什么意思?这些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哦!是的。今天也是这样。我们要跳过很多例子,来讲这个时代。今天也是同样的事。同样的事正在发生,问同样的问题:“那些喧闹声是怎么回事?”看到大街上上下下都是汽车,是从密西根和佛罗里达,从缅因和加利福尼亚来的。早上或中午过后我开车出去,开到街上,妻子和我看着汽车上的牌照。就在那里,我想到了这个题目。
  “这是什么意思?”
  正如经上说的:“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
43

我对妻子说:“亲爱的,你记得最后那天晚上,我不得不对我在地上所爱的东西说再见,进入事工场上开始做神说要我做的事的时候,你唱了那首歌吗?”

   哦,他们从东从西而来, 他们从远方来; 与我们王同桌,如客人那样吃喝, 这些客旅有福了, 得见君王的圣容, 因神爱荣光泛发; 同受恩的人有福了, 如王冠闪烁的宝石。
44

这就是那吸引人的东西。神预定的种子不会做别的事,而只跟从这道,它对我们远胜于生命。拿去我们的性命,但不要拿去这道。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是神像往常一样应验了他的道。他再次应验《撒迦利亚书》的话,先知撒迦利亚说的,就是我刚才读的9章9节,耶稣进入圣殿,应该说是进入耶路撒冷,骑着一只小白驴,撒迦利亚说的预言在这里应验了,“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就是这个,在耶路撒冷这个宗教的总部,吸引了人。

45

呐,我们看到这是末日要发生的!让我们再翻过去几页,在《撒迦利亚书》,看看他是怎么说的。让我们翻到有关末日的经文。刚才是中间的时代;现在让我们翻到讲末日的。翻到《撒迦利亚书》14章,从4节开始。听着!我们要读一部分经文,读到9节,从4节读到9节。注意听。这是预言他在末日的再来,所以请认真听。这是“主如此说,”是圣经。《撒迦利亚书》14章,记住《撒迦利亚书》9章是怎么说的。他们认不出来。呐,今天又怎么样呢?《撒迦利亚书》14章,说到主的再来。

  4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
  5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
46

另一次的大地震就要使地裂开!如果你们想接着看这里的经文,注意,在第5节,它提到橄榄山的裂开是因地震引起的,这也被《以赛亚书》29:6和《启示录》16:19所证实。完全一样!这是什么?同一位先知说到他的第一次到来,也看到他的第二次到来!注意,“如在大地震的年间。”看到地震导致了什么吗?看到这些预言吗?

  5……耶和华我的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
  6那日(哈利路亚!),那日,必没有光,三光必退缩。
  7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哦!神啊!)
47

“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同一位先知。但人们瞎了眼!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让我们再读几节经文:

  8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一半往东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福音传到犹太人,也传到外邦人)
  9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
    到了晚上必有真光照耀,(是的)
    你必找到通往荣耀的路,
    今日真光就是进入水里,
    奉耶稣宝贵名埋在水里。
    年少年老,悔改一切的罪,
    圣灵必定进入你的内心,
    晚上的真光已来到,
    真理是神与基督原为一。
    看到我们处在哪里吗?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众先知预言的迹象;(给末日外邦人的地震)
    外邦日子可数,终日痛苦恐惧;
    失散的人回到你家园。
  你们被踢出来的人,这些用新牛车载的约柜,在死亡临到你之前,从那里逃出来吧。神已经证实了。必然是这样。
48

让我们翻到旧约的另一处经文,《玛拉基书》4章,我们读4章的一小段。

  1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临近,势如烧着的火炉,凡狂傲的和行恶的,必如碎秸。
  呐,这不是指……《玛拉基书》3章是说主的第一次到来,这是说另一次到来。甚至司可福博士所做的脚注,当然我也不能同意,但他在这里所标注的是对的:约翰的使命,是在《玛拉基书》3章;而基督的第二次到来,预先会出现以利亚。
  1在那日必被烧尽,根本枝条一无存留。(那么,永恒的地狱在哪里?)
  2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内的肥犊。
  3你们必践踏恶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如灰尘在你们脚掌之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4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
49

这是以利亚的到来:

  5看哪!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这是旧约圣经末了的经文,
  5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
  呐,这不可能是约翰。不。看,世界还没被烧,义人还没践踏恶人。瞧?不,不。
  5……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
  6他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免得我来咒诅遍地。
  注意,圣灵非常准确,它没有混淆以利亚的两次到来。《玛拉基书》3章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有人问耶稣关于约翰的事,他说:“你们若肯领受,这就是先知所说的’我必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的那个人,这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太11:10,14]《玛拉基书》3章。
50

注意,圣经写得非常准确。注意,这是他显明给那些要信的人和想明白的人看的。还记得吗?耶稣停在那节经文的中间,因为一部分在那时候已经应验,其他的是讲他的第二次再来。“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医好伤心的人,”[路4:118-19]就停住了;而要等到他第二次再来,才“审判外邦人。”

51

注意,圣经这里用平行的说法。“他,以利亚,必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呐,这是讲《玛拉基书》4章的,不要与《玛拉基书》3章混淆了。)约翰,这位以利亚,他在基督第一次来的时候到来,使父亲的心(古时的那些先祖)转向儿女的信息,新的信息。

  呐,注意!“儿女的心转向父亲。”在末日以利亚第二次来到时,他要把儿女的心再次转向使徒的信心。看到经文是何等完美的吻合吗?
  那是旧约的最末了,旧约的。现在,我们看到晚上必有光明。是什么呢?是树顶,是树梢的顶端。
52

正如我今早说的,我们已经越过了众教派,正如我今早讲的,越过了非橙子树的树,但所得到的是酸橘,柠檬,和各种根本不像原本果子的别的东西。但是,不要错过这点!它就在这里!在所有宗派都出场后(他们本来就没有光),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

  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做什么呢?柠檬枝在橙树上做什么呢?它吸取从橙树出来的原本生命,把它歪曲,变成柠檬。这就是宗派对神的道所做的,用他们的遗传废了神的道。这是主的灵如此说!他们结出柠檬,柚子,而不是橙子。
53

但先知怎么说呢?这同一位先知说(就是今晚主题讲的);“哦,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锡安的民哪!应当欢呼。因为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温柔谦和,骑着驴的驹子。”[亚9:9]注意,同样这位先知说:“成熟的时候必来到。”阳光被差来照耀大地,使果子成熟。为什么它不会成熟呢?因为那里没有果子可以成熟。但生命仍在继续生长。

54

柚子长起来要作橙子,我们发现它被组织起来,它是柚子。树继续生长,这次长出来的是柠檬。树又继续生长,又结出别的东西。最后,在树的顶端,结出了橘柚,一半橙子一半柠檬,嫁接杂交的,被歪曲的东西;最终成了一个歪曲,靠同一棵树生长;是外壳,“几乎迷惑了选民。”看上去像橙子,其实不是。

  “但要有光出现。”这时,她生长超过了组织。当她从组织里出来再次开花后,就会结出橙子,像她当初种在土里的一样。那时要有光出现!
  这吸引人的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是应验神的道!旧约有两个见证人,见证这事必要发生。
55

我们来看新约圣经《约翰福音》14:12,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在《路加福音》17:22-30,他也说:“所多玛被焚烧之前,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再来的日子也怎样,那日,人子要显现出来。”
  哦,只要看一看经文!“人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生长超过了宗派,长到了树梢。在《约翰福音》14或15章,他怎么说?“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砍下剪去,扔在火里烧了;凡结果子的枝子,他就修理干净。”
56

哦,在末日,必有真正的秋雨春雨降在那一小群人身上,他们跟随骑着小驴子的主,温柔谦卑地,没有疑惑,没有宗派,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奉主名来的王!”今天的问题是什么呢?山上吸引人的是什么呢?

57

不久前,我站在这讲台上,圣灵这样说:“日子将到,人要在你家门前打上木桩,把你的大门移走。那样,你要绕过去,却不要动怒。”我看见大门碎裂了,搁在山坡上。又看见我前面的山都被挖掉了,木板等东西横在那里,有人在那里把它们压碎了。他说……我一看,有个小流氓上到那里,把门敲掉,是他干的。我说:“为什么你不跟我讲呢?”他让我受不了,我不得不揍他。当我揍他时,我说:“从我打拳击以来,没再这样打过,但我要你知道我的厉害。”我猛击了他一下。我把他打倒后,又扶他起来,又把他打倒。我扶他起来三、四次,然后把他踢到山下。然后,我去到那里,我说:“那样不好。”我扶他起来,握着他的手,我说:“我不是生你的气,但我只是要你知道,你不能那样对我说话。”然后,我转身回来后,圣灵就站在大门口,说:“呐,当那个木桩打下去后,绕过这个,转向西部。”

  一切所需都在这书里,
  这书是最好的食谱,(这道路指示我渡过艰难)
  这书就是这道,道就是神。绕过你的艰难,它必指示你做什么。
58

三年前,我听说我的一个朋友,他是城市测量员,住在我下面的巷子,打了一根木桩。我去他那儿,说:“怎么回事,马德?”他是金先生的儿子,我的私人朋友。

  他说:“比尔,他们要拓宽这条路。”
  你们大家都记得。我说:“可能是那座桥。”我告诉伍德弟兄,我说:“不要卖掉房子。那座桥可能要经过这里的。”那条巷子被拆了,砖头、石块扔得到处都是。所以他说……我说:“不要卖掉房子。”
  然后,当我要……金先生告诉我,很快就要动工了,我进去对妻子说(她正坐在那儿):“亲爱的,这件事已经写下来了,在什么地方,这是’主如此说。’”
59

我走进去,打开本子,看到了,它说:“这事必要发生。”八年后发生了!

  当我看的时候,我说:“亲爱的,是时候了,我们必须转向西部。”
  两天后,大约上午十点我站在房间里,进入神的灵里,看见一小群鸽子飞来,我看着这些小鸟。你们记得这事。我看见七位天使以金字塔的形状向我冲来,说:“转到西部去,到图森去,在东北四十英里处。你正从衣服上拔掉芒刺(那里的人也叫鲶鱼草)。”
60

弗雷德·索斯曼弟兄,他现在正坐在那儿看着我,那天早上他也在那儿。我已经忘记这事了。

  我说:“有个大爆炸要发生,好像地震,几乎震动了这个国家的所有东西。我看不出人怎么还能活下去。”我很害怕。我站在凤凰城,你们今晚听道的都可以为我做见证。我传讲了一篇道,“先生,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处在哪里了?”我就去西部。你们这里很多人有那个磁带,在事发前的一年多,这里很多人就听我说过了。
61

我就去西部,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有一天,我从主那里得到一个呼召。我对妻子说:“亲爱的,我的工作可能要结束了。”我不知道。我说:“可能神现在要结束我的工作,我要回天家了。你去带毕利来,照顾好孩子。无论如何神都会为你们开一条路。继续生活下去,对神忠贞。看着孩子们完成学业,按神的教训抚养他们。”

  她说:“比尔,你知道那不是真的。”
  我说:“是。但没有人能从那里逃生。”
  一天早上,主叫醒我,说:“起来,到沙宾诺峡谷去。”我就带着一张纸和圣经去了。
  妻子说:“你要去哪儿?”
  我说:“我不知道。回来时我再告诉你。”
62

我上了峡谷,垂直往上爬到鹰飞翔的地方。我看到一些鹿站在那儿。我跪下去祷告,举起双手,有把剑打到我的手上。我四处看着,心想:“这是什么?我没有搞糊涂吧。我手上有一把剑,金光闪闪,在阳光下闪烁着。”我说:“呐,在这峡谷周围几英里以内,没有别的人。这会来自哪里呢?”

  我听到一个声音,说:“这是那位王的剑。”
  我说:“一位王授给人爵位,就给一把剑。”
  那个声音又回来,他说:“不是一位王的剑,而是那位王的剑,就是主的道。”他说:“不要怕,这只是第三次拉动,证实你的事工。”
63

我正与一个朋友打猎,不知道要发生什么。这时有人打电话来,这人曾因主天使的照片批评过我,是他拍下的。我得为他的儿子去休斯顿,因为他正要列入死刑名单上,几天内就会被处死。他在那里遇见我,用双臂拥抱我,说:“想一想,我所批评的那个人来救我的独生子。”慈善协会颁给我一个叫什么奥斯卡的奖,或别的什么奖,因为救了一条命。

64

后来,我们回去,我上山去打猎。弗雷德弟兄和我,一天早上,我出去时,我已经打到了野猪,我看着,见到野猪出没的地方。我说:“弗雷德弟兄,明天一大早,天刚亮的时候,就上那座山去,我上另一座山。我不会打野猪,不想杀死它。但如果那群野猪朝这边来,我就朝野猪的前面开枪,把它们赶回去。”

65

弗雷德弟兄去到那边,那里没有野猪。他向我挥手,我看见了。我走下峡谷,那里有些大裂口,太阳刚升起来。我绕着山的另一侧走,一点也没想什么预言的事。坐下来等着,休息一下,心想:“那些野猪怎么了?”

  我就扒掉……坐下来,像印第安人那样盘着腿,你知道,我看着我的裤腿,上面粘有鲶鱼草。我把它拔掉,我说:“真奇怪!我在这儿,在图森东北部四十英里的地方。而我的小儿子约瑟正坐在那边等我。”正当我开始观看时,我看见一群野猪走出来,离我约有一千码,在山上,我把鲶鱼草扔掉。我说:“我要去打这些野猪。我要去叫弗雷德弟兄,把纸挂在这里,让他知道走哪条路才能到这棵仙人掌这里,我要去叫弗雷德弟兄。”
  我开始上山,尽快地跑到山的另一侧。忽然,我以为有人打中了我。我从未听过这样大声的爆炸,它震动了整个国家。当它爆炸时,七个天使组成一簇,站在我前面。
66

过一会儿,我遇见弗雷德弟兄他们。他们说:“是怎么回事?”

  我说:“就是这事。”
  “你打算怎么做?”
  “回家去。因为主如此说,圣经里的这七个奥秘,这些年来对宗派等隐藏起来的,神要向我们揭开在七印中的七个奥秘。”
  有一个圆圈从地面上升,好像雾气生成一样。当它上升时,垂直升到山上,开始在西部从它来的地方形成圆圈。不久科学发现了它,30英里高、25英里宽,正好是一个金字塔形的圆圈。
67

另一天,我站在那里,把那相片向右转,耶稣的像就在里面,正如他在七个教会时代中,戴着白色的发冠,显明他是至高的神。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后的[启22:13],是一切永恒的至高的审判者,站在那里,证实这时代的信息。到了晚上才有光明!这一切是什么?它是什么?

68

我去了西部。站在同一座山上,与班克斯·伍德上到那里,圣灵说:“向上扔一块石头。对伍德先生说:’主如此说,你必看见神的荣耀。’”

  就在第二天,我们站在那里,一阵旋风刮下来,把山都炸开了。岩石把树顶劈掉,大约在我头顶三、四英尺高。有三次大爆炸,弟兄们都跑过来。那里站着大约十五个人,有传道人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他说:“是怎么回事?”
  我说:“审判将临到西海岸。”
69

两天过后,地震几乎使阿拉斯加沉没了。在亚利桑那,科洛纳多森林的日落山上的那光是什么呢?发生在那里的奇异的事是什么呢?它使人们从西往东开车过来,在爆炸发生的地方捡炸碎的石头,每一块石头,每一块上面都有三个边,是被炸开的(这三者乃为一)。全国的人拿去放在桌上、做压纸的。在科洛纳多森林的日落山上,那奇异的事是什么呢?

70

朱尼尔·杰克逊正在听,你们记得他做的那梦吗?我解释说,“朝日落的地方去。”这就发生在日落山!这是傍晚,日落的时候。这日落的信息,藉着历史的落下,应该说是预言的落下而应验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就在图森北部四十英里的科洛纳多森林的日落山上。拿地图看看,日落峰是不是在那儿。正是在那儿发生了。直到那天我才知道这点。

71

每样东西,都不会永远灭亡,而是不断地展现自己。从这件事发生以来,直到耶稣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的那张相片,现在的确发生在日落山上了,这就是日落之光。夜晚的光已经来到,神证实了他自己。它是什么?这真理是:神与基督原为一。那个白冠。多少人看到了他头上戴着白冠,正如我们在《启示录》1章所讲的?看,至高无上的神性,至高无上的权柄!没有别的声音,没有别的神,什么也没有。“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西2:9]天使本身就是他的发冠。阿们!

72

在日落山上发生了什么?神证实他的道。这就是那些响声的意义。注意,这是神再次应验他在《启示录》10章1-7节所应许的道,“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日子里,神的奥秘就成全了。”这是《启示录》10章1-7节那隐藏的奥秘,是给最后教会时代的最后的信息。它完全应验在这个时代,《路加福音》17:30说:“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

  “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人们还在疑惑中。像往常一样,教会仍然困惑不解。
73

然而,科学家都来到图森这里,他们写了短文登在报纸上。在远处的利蒙山那里,他们的大相机拍不到从我们所站之处升上去的云朵:它飘向了西部,显明时间结束了。只有一小片云朵飘到那里,位于西海岸上空。它所去到的地方,正是审判临到的地方。它直直升上去,越过凤凰城,一直往前,到了普雷斯科特,穿过山脉,到了西海岸,一直进入阿拉斯加。它们去了哪里?到了阿拉斯加,雷声轰轰,一直往那里去。

74

图森的天文台以及所有人都在问,科学研究想要找出它到底是什么。在那么高的地方,不可能有雾气水气,那里什么也没有。“是怎么形成的?它在哪里呢?”他们对悬挂在空中的超自然云朵感到困惑,这就好像当时东方博士跟随星而来一样,他们说:“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呢?”[太2:2]它是什么?是神应验了他的道。“有星要出于雅各。”[民24:17]

75

天上的神应许说,晚上时分必有晚上之光。三年前这奥秘还是一个预言,“先生,是什么时候了?”但现在它已是历史,已经过去了。应许已经应验了。先生,是什么时候了?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是神应验了他的道!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让我们祷告。

76

亲爱的神,我让人们呆了很久,比我原打算的要久得多。神啊,我祈求你,所说出的话或成就的事将使各处的人得以明白。愿他们因所看见所明白的,就相信你是真实的基督,这被证实了的神之道证明他的道是完美的,并且按时应验了。

  呐,主耶稣,在你的道中,你说世界将要陷入所多玛的境况中。我们知道这个,我们能看到了。你说,在那日,“正如所多玛的日子,”有三个使者被差往外邦和希伯来人的世界。其中一个,就是神自己,人子,以人身的形象显现,行了一件神迹,告诉亚伯拉罕,撒拉在他身后的帐棚里做了什么。
  你说,这事必要重演,整个外邦世界要陷入所多玛的境况中。主啊,我们已在这里了。其他的预言也证实了同样的事,在末日要差遣以利亚,以利亚的灵降在地上,使父亲的心,或“使儿女的心转向父亲。”我祈求你,神啊,在这时刻证实你的道,因为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父啊,求你应允。他们都是你的。我祈求你,因神的荣耀,你赐下这些祝福,并证实所说的话。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7

说出一句话的,是人;证实一句话的,是神。说出某件事,是一回事;神成就那件事,是另一回事。神不需要任何解释者,他是他自己的解释。

  神若愿意,现在我们要叫一个祷告的队列,为病人祷告。我们知道,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没有任何人,没有天使,能够医治你,因为神已经医治了。他都准备好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它。
78

没有一个人,没有天使,没有任何东西,甚至神自己,能赦免你的罪。这事已经做成了。耶稣在十字架上完成了。但要等到你接受以后,你才得兴旺,才得益处。瞧?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照神所赐的命令去做,信的人按手在病人身上。他们历经世代,已经藉着复兴做过这事了。人们称这是“神。”
79

亚伯拉罕看见许多异象。但那时候到了,在所多玛被焚烧之前,亚伯拉罕见到最后一个异象,就是神以人的形象彰显自己。你相信这点吗?耶稣不是说过,这事要重演吗?

80

呐,这里有多少人,和在外面听收音机的,或全国各地通过电话听道的人,如果你们还在听,现在准备好祷告,我要祷告,还有你们拿手帕放在这里的人。呐,我不能对神说要做什么。不,我决不会的,试都不想试。他是至高无上的,他做他要做的事。我只能顺服,只能说他要说的话。

81

呐,人们站在墙边,一个挨一个,很拥挤。我不知道我们能否这样问神说,“这吸引人的是什么呢?”如果神愿意再次在我们当中运行(这里可能有陌生人),在我们当中运行,在我们中间显明他的荣颜;在这里显明他的灵;显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每个人听完这两个强烈的信息后,能相信是这样的吗?你们能信吗?好的。

82

那么,我不呼召祷告队列了,天太热,又拥挤,人们靠墙站着。我看到,要这样呼召祷告队列,你做不来,你看人都站那里。我想这样好不好。你们有病的,在担架上的,躺着的,等等,你们无法上来。所以坐在原处,相信神。如果你有祷告卡,留着它,那很好。如果你们想排成队列,我们就到你们那里去。但你们不用排队上来。

83

那位谢伯德先生,上星期天日晚上根本就没进祷告队列。我猜想他没有祷告卡。谢伯德先生今晚在这儿吗?他在哪儿?他在这儿吗?他在后面。谢伯德先生,你上次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他没有。今晚他又坐在那儿。谢伯德弟兄,那真是个好位子。

84

你们不单坐在位子上,还要有信心。记住,有个小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他感觉到了[可5:25-34]。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新约的《希伯来书》,它说他是大祭司,他现在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5]。你们信吗?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事就必成就。如果你们能信,凡你们所祈求的,就必得着[可11:24]。但你们必须相信。你们愿意信吗?你们大家都愿意信吗?多少人现在愿意信?神祝福你们。

  我不知道谁是谁。我不认得你们任何人。知道你们是谁不是我的事,知道这些事是神的事。但如果你们相信,神就会做。你们现在愿意信吗?
85

哦,亲爱的神,我们肯定不是一群杂交的基督徒,我们不应该是那种需要人哄着宠着的人。主啊,你没有这样的人。你需要粗犷的信徒。是神的同在让人心里火热。就像亚伯拉罕,他信神。你向他显明你自己,然后向他显现,并行了一件神迹,他就信了你。你把他的身体改变成年轻人,也把他妻子改变了,他妻子本是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就生下儿子,应许之子。

86

神啊,你应许这个时代要发生同样的事。我祈求你证实这道。我们就处在那个应许成就的关头,好像所多玛那样,外邦世界也要这样,在所多玛被烧之前,审判临到了所多玛。所以,审判注定要临到外邦世界,犹太人有三年半的时间,经过大灾难时期,就是雅各的遭难,它延续了《但以理书》的七十个七。但外邦人的日子屈指可数,走的时候到了。你赐下那个迹象,你说:“这事要再次发生。”神啊,求你应允。我们在你手中,照你看为好的待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7

现在,不要紧张。要是我也紧张,那怎么办呢?呐,我正在这里做一件事,必须依靠至高无上的神。但我为何这样做呢?他说必要这样,这就成了。如果神在你们面前那样证实他自己,你们能信他吗?肯定的。你们现在需要有信心来相信。让我看一看,看圣灵引导到哪里,他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这取决于他。但你们只要有信心,单单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你们信的人,请举起手,说:“我的确相信。”[原注:会众说:“我的确相信。”]我全心相信他。

88

呐,三个就可以定准,如果神三次直接向你证实是对的,你只要有信心来相信,不管你在哪里,你是谁。呐,不要四处走动。

  在祷告的女士,我不认得你。只要坐在你的位子上,你不需要过来。我不认得你,但你手上抱着一个小女孩,或放在膝上。我对你是完全陌生的。小女孩看上去很正常,看上去很好。她是个漂亮的小女孩,红头发的小女孩。我在这里看着她,她看上去不像是残疾,或有什么毛病。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可能不是针对孩子的,可能是针对你的。我只是碰巧看到你抱着孩子坐在那里祷告。我必须跟你说几句话,触摸你的灵,好像耶稣对那个妇人说:“给我水喝。”瞧?只是要弄清那个人。布莱恩弟兄他们坐在这里,我认得坐在这儿的这些人。他们可能也有需要,但你是个陌生人。
  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今晚所听到的这些事是真理吗?呐,如果神向我揭示你所做的事,或你不该做的事,或你有什么问题,或你有什么愿望,你会知道是不是对的,是吗?如果神这样做,便会证实他的道,即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以及《路加福音》17:30已经得到了彰显。你信吗?
89

呐,那位女士举起了手,说明我们是陌生人。我不认得你,但我正在接触她的灵,一个人的灵。你们很多人都在拉动。呐,你全心相信这点。呐,这是因为小女孩的事。不是你的。你有神经质,但困扰你的并不是你的神经质。你心里最担忧的事就是那个小女孩。你相信神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你信吗?它能给你帮助吗?那么,你愿意信吗?她是脑部损伤。对不对?呐,把你的手放在小孩头上,你的手。

90

亲爱的神,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这妇人是个信徒。她的手按在孩子身上。愿她好起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献上祷告。阿们!

  呐,你们大家都相信吗?你们若能信,凡事都能。肯定的!
  我认得坐在她旁边的女士,她正很诚恳地看着这边。我叫不出她的名字,但是,如果我多看她一会儿,就会知道。我看到她,就认出她来,但我不知道她患什么病。你相信神会让我知道你患什么病吗?你信吗?这会给你帮助吗?是糖尿病。呐,如果是,请举起手。肯定是的!
  我又看到坐在你旁边的女士,她也得了同样的病。她是个陌生人。另一个女士正在为某人祷告,是个跛脚的孩子。你全心的相信,神会应允你的。
91

有个人坐在后面,那人坐在那边,他想戒掉烟。你相信神会让你戒掉烟吗?好的。你信吗?你可以戒掉了。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人。

  这里有个人,我看到有黑影悬挂在这人的头上,他正躺在担架上或坐在椅子上。他快死了。他被阴影笼罩着,得了癌症。我不认得这人,从未见过他。神知道你的一切。这是事实,先生。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事吗?这会有助于你接受医治吗?你是让一位朋友带到这里的。但你不是这里人,你所在的地方有个大水面,人们在那儿钓鱼。没错,是肯塔基州的阿尔巴尼。没错。要相信,就可以痊愈地回家。相信这是对的。如果你相信!你必须相信,相信它已经为你成就了。你信吗?
92

你,来自田纳西州,有个男孩,得了哮喘。他不在这儿,但你相信他会得医治吗?好,拿你手上的手帕到他那里去。你若能信,他就会得医治。

  那位女士在哭,她坐在维尔博士对面。她也被黑影笼罩着。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女的,她得了癌症。如果没有什么帮她一把,她就会死。女士,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你能信吗?你若单单相信,就可以得着医治。
  在她后面,坐着一位可爱的女士,用手帕捂着嘴。她得了胃溃疡,病了。你有阵发性的昏迷,眩晕,有人带你到这里来。你还有妇科病。如果你相信,就能回家去,身体会好起来。
93

你,年轻人,你是陌生人,就坐在我前面,正看着我。你是哪里人?是波多黎各人吗?是的,我是说,我对你是陌生人,你知道的,你并不是来自我们这个国家。但你相信神能赐给你内心所求的吗?如果我说出你内心所求的是什么,你愿接受吗?你正在寻求圣灵的洗。这是真的。我的弟兄,接受圣灵吧!

  这后面坐着一个黑人,他心里对他妻子有个负担。她甚至不在这儿。她的脚有毛病。你相信神必医治她吗?你信吗?你在这儿是陌生人。你是从海外来的,你来自牙买加。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布雷登先生。你信吗?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94

坐在最后头的这位女士,在莱特夫人旁边,她心里有个负担,正为她的一个女儿祷告。她就要做手术了。你为她全心相信吗?如果你能让她相信,她就不必动手术。我不能医治她。

  在婴儿室那边,我看见主的灵,或天使,有光在婴儿室那边移动。落在一位女子头上,她得了一种她感到莫名其妙的精神病。看起来我应该认得这女的,好像认得。这位女子,她也得了妇科病。是的,她叫魏斯特夫人,来自阿拉巴马州,大卫·魏斯特夫人。要相信,神就必赐给你。
95

“在那日,人子显现的时候,必要有光。”如果这不能显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我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了。你们信他吗?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现在,全国各地通过麦克风听道的人,以及这帐棚里的,有多少人愿意举起手,说:“我是一个信徒?”呐,你们在各地的人,这里每个人都举起了手;全国各地无论何处的人,你们也把手举起来,不要疑惑。现在,闭上眼睛,把手放在你旁边的人身上。握住他们的手,放在他们的肩上。我把手放在这些手帕上。看看今天所成就的事!看看现在所成就的事!
    得见大王的圣容,
    因神爱荣光泛发;
    同受恩的人有福了,
    如王冠闪烁的宝石。
  现在,祷告!让我们祷告,各处的人。
96

亲爱的神,时候到了。这是什么意思呢?是神应验了他的道!是什么吸引人呢,主?是神应验了他的道。在全国各地通过电话媒体,有成百上千的人在全国各地彼此按手,从这个海岸到那个海岸,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这是什么呢?这儿坐着从国外来的人,从许多州,从墨西哥,从加拿大,我们彼此按手在身上。神应验了他的道!

  怎么会这样呢?一个人站在那儿,藉着圣灵叫出人来,就像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的,“你的名字叫西门,是约拿的儿子。”
  “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我没有丈夫。”
  “你说得对,你已经有五个了。”
  她说:“我知道弥赛亚要来做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他。”
97

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曾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看哪!在末日,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改变人们的思想,使儿女的心转向圣经使徒的教导。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我们就在这里,天上伟大的神啊!时候到了!手都按在病人身上。
  撒但,你被打败了。你是说谎的。作为神的仆人,众仆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服从神的道,从人们身上出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可16:17]
  所有的人都可得到释放。亲爱的神,求你应允。你是天上的神,那一天在各各他山上,藉着吸引人的工作,击败了所有疾病和魔鬼的所有作为。你是神!因你受的鞭伤,人就得医治[赛53:5]。他们自由了。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8

神啊,每一块手帕都放在这儿;神的灵此时就在这里;耶稣基督的恩膏此时就在人们身上;他所应许的伟大迹象应验了;地在颤抖;地震在发生;他所说到的伟大迹象;经文都应验了,晚上的光正在照耀。我将整个身体趴在这些手帕上,它们代表从东从西、从南从北而来的全体信徒,对魔鬼说:“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每个病人,这些手帕要放在他们身上。”为了神之道的尊贵与荣耀,奉神的道、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9

呐,安静、理智、谨守,心里明白,作为信徒,你们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相信并接受从全能的神而来的医治吗?如果相信,请举起手来。在各地的所有人,你们也就地举起手来。在这里的每个人,就我所能看到的,都举起了手;里里外外,靠在窗户和门边的,在婴儿室里的,在每个地方,人都举起了手。他们接受了。撒但被击败了!耶稣基督受的鞭伤医治了你们,耶稣基督的同在证明了他今天仍然活着的事实,他永远能持守他所做出的每个应许。阿们!我相信他。你们呢?

100

现在,让我们站起来。奉主耶稣的名,接受已经成就或说出来的一切,我们全心地爱他。我们内心的一切都以他为宝贵。呐,今晚当你们回到各自的家时,愿神与你们同去。你若还没有圣灵,愿神赐给你圣灵。

101

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若还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衣服,池子就在这儿。不要把今天能做的事推到明天。明天或许太迟了。“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牧师们站在那边等着,衣服也预备好了。不要找藉口。你们在等候吗?如果是,而你也相信,不管你是怎么受洗的,滴洗,浸洗,不管是什么,都是错误的。光已经来了。来吧,相信,接受洗礼。

  每个还没有圣灵的人,愿你们接受圣灵,愿你们每个人,满有神应许给你们的能力和爱,使你们在他里面成为新造的人。神祝福你们。
102

呐,下星期天早上九点半再相聚。我们来唱几年前常常唱的这首短歌: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忧虑,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让我们现在一起唱: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忧虑,
    哦,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呐,我们再来唱,请跟你旁边的天路客握手,我们来唱: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忧虑,
    哦,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103

你们爱他吗?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为我付出救恩赎价(这就是那吸引人的),在各各他山上。这同样吸引人的也在日落山上、尼波山上、西乃山上,所有不同的山顶上的经历,七个。好的,让我们来唱: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所有爱他的人,请说“阿们。”呐,想一想他为你成就的事。想一想,今晚你可能是在酒吧里。你可能像我一样,本应在坟墓里,在神的怜悯之外。他为你做了什么?哦,我们怎能不爱他呢?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没什么差别,他是第一位的!
104

当我们现在向主唱歌时,让我们闭上眼睛,低下头。主喜欢圣歌,喜欢我们唱诗。让我们现在向主唱诗。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我们在主面前低头,心也俯伏,大大地感激神,因我们眼睛已经看到,耳朵已经听见,也因那些记录在神道中的,和他今天所给我们的应许。神祝福你们。
105

今晚我们有个客人与我们在一起,内德·艾维森弟兄,以前他是长老会牧师。他父亲和他兄弟们都是长老会的牧师。我知道,他今天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洗了。他是个牧师,是长老会的好牧师。现在我要请他上来,因为我相信他是神的仆人,请他在你们回家前为会众祈求神的祝福。

  艾维森弟兄,请上来,我们继续低头祷告。神祝福你,我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