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711 以他为耻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早上好,朋友们。今早在这里真好。我想,我准备了一个…… 我闯进了内维尔弟兄的时间里;他正坐在后面整理他的题目,我就走进来了;然后他把讲题折起来,说:“好的…”

2

这使我想起几年前,有位黑人弟兄,名叫史密斯,还有克罗丝姐妹,他们常常来这里。他们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每当晚上我走进教堂时,这位老弟兄常常…… 他留着花白的胡子。不知道你们有人是不是还记得他。你知道,他会坐在台上。所有人都在唱诗,“通往天堂之路。”还有史密斯弟兄,瞧?他这样坐着,你知道。然后,我从后门走进来。

有一个小姑娘,皮肤很黑,她常常坐在角落里。她先开始拍手,唱“高举主”这首歌,你知道。他们就自己给这首歌配曲,你知道。然后,在另一个角落,也有其他人跟着唱,“高举主。”瞧,我进门时,他们就在唱这首歌。我真是很喜爱这帮人。
所以,史密斯老弟兄坐在后面,你知道,他个头小,属于那种比较安静的弟兄。他会说:“请进,长老,歇歇脚;”不是“休息一下,”而是“歇歇脚。”瞧?“请进,长老,歇歇脚。”他站起来,我能看出来他要开始了,结果我就上了他的当了。瞧?
他会说:“哦,孩子们,你们知道,”他说:“我坐在这里,正纳闷,说:’主啊,你要给我什么话说呢?’他一直对我摇头,说,’我什么话也不给你说。’我看见伯兰罕长老从后面走进来,呐,我就说:’主啊,我开始想起来了…’”结果我就让他给诓进去了。
3

乔治·莱特弟兄,你好吗,弟兄?[原注:莱特弟兄说:“哦,很好,肯定的。”]神祝福你,莱特弟兄!肯定的。[“以利亚弟兄在后面。”]哦,真的吗?他说,以利亚·佩里弟兄在这后面。以利亚弟兄,你在哪儿?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哦,太好了!呐,我们应该在这里再来一个真正的聚会:以利亚·佩里、乔治·莱特,还有一些老弟兄,他们过去常在这里;刮大风的时候,我们几乎都要坐在那里用手顶住百叶窗。见到你们真好!莱特大妈跟你在一起吗?莱特姐妹在这里吗?她也坐在后面。是的,先生。哦,佩里姐妹,现在我都看到他们了。哦,真是太好了。在这里真好。坐在这些地方真好。大家在一起真好。

4

我苦苦计划过了;现在回来,心里负担很重。你们都知道,我刚从非洲回来。我去到那边,拿的是限制性签证;他们不让我,不让我讲道,因为会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他们预料,随时都会有暴动;所以就不让我讲道,因为会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我只能到某个由政府指定的组织里去讲道,由政府邀请我去,然后,政府就会自动派民兵来保护。看,那里将会有一场暴动,这一切就是这样。暴动正在策划中。瞧?那位政府官员说:“上次你在这里,聚集了差不多二十五万人。”他说:“那么,你知道,这正是共产主义所巴望的,发起一场暴动。”所以我不能讲道。

那些民众站在那里,挥着手,哭喊着:“记念我的妈妈。记住,我兄弟死了。我的…”你知道,他们在栏杆后面,在铁丝网后面;这让人觉得很伤心。我就返回家了。
5

我想:“瞧…”我儿子约瑟在后边,他在阅读方面有一点下降。他是及格了,但必须掌握,他阅读还不够好。所以我想,“那么,我们要在家里呆一小段时间。”我说:“如果呆在家里,孩子们的假期就没戏了。”所以我们就推迟回家,八月份把他接到别处,再回来这里,呆它两、三个星期。瞧?

我说:“我相信,我们回来这里期间,我会举办一场聚会。我们想租这边的学校礼堂,想从28号到下个月1号举办聚会,在学校礼堂举办聚会。我想传讲有关倾倒最后七碗的主题。”所以,我们事先打了电话,但有点失望。他们不再让我们租学校礼堂,因为人太多,太拥挤了。我们找不到地方。所以,后来我决定,我回来这里期间,就代用…
6

要是通知出去,我们容纳不了所有人。现在,不再做通知了。所以,如果把所有人,把他们都安排在伯兰罕堂里,根本作不到。看,在这里连续五天会很糟糕的。

所以,我坐在那边跟内维尔弟兄和伍德弟兄他们讨论,我们决定这么做。如果租不到,这五场聚会:就是本月28、29、30、31号和下个月1日,我们就换掉。那么,我觉得要是可以,从下个星期天开始,有两场聚会,就是18号,星期天早上和晚上。然后是25号,星期天早上和晚上。这就四场聚会了。然后是8月1号,星期天早上和晚上。这样,我们就有六场聚会;人进来也不会太拥挤。我想…
你们不认为这样比让大家拥在一起,挤来挤去更好吗?那么,每次有两场聚会,我们还能忍受得了,虽然大家还是挤在一起。但连续五个晚上,就很困难了。
7

在这里期间,我要跟理事们和长老们一起商量一下。

到处都变成这样。我们正生活在末日,福音不再像它该有的那样占主导地位了。它的权利不再像它该有的那样了。它完全跟政治等东西缝在了一起,就像一个联合体。最后它要达成的就是联合,因为我们知道,兽的印记必定藉着联合而来。所以,我们…… 因为它是个联合抵制,“除了有兽印记的,都不得做买卖。”[启13:17]
8

现在,藉着长老们,我想知道一下。我觉得有带领。我一生中从未像现在这样心里对神这么饥渴。瞧?我想带着自己的帐棚等东西,照着主给我的异象那样去作;我也相信,现在时候已经近了。在这里期间,我要看看,为什么我们得不到那帐棚。

然后,我们要去,就像来杰弗逊维尔这里一样,不只是一天、两天,或三天、四天的聚会,而是两、三个星期的聚会,我们可以出去,把帐棚搭在这里,你瞧?没有人会对它说东道西。或者我们也可以租一个棒球场,要是他们不让我们租,这里有个农民,他会让我们用他的农场。我们可以租农场,把帐棚搭在那里。在那里,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建一个户外的会堂,等等,方便我们自己。这应该不难做到。然后,我们就可以那样举办聚会,因为这是照着从主来的一个异象,说,事情必要那样成就。
9

昨天来的时候,你知道,找到了这个那个。我走在街上,一个好朋友正从那里走来,说:“你好,比尔。”我看着他,雪白的头发,肚子老大,这伙计像我的年纪。小孩时,我们总在一块玩,他是个英俊的小伙子。看到他,我觉得有点难受。

我小儿子约瑟说:“爸爸,你为什么难过?”
“哦,”我说:“约瑟,我很难给你解释。看,我没办法告诉你。”
我看到以利亚·佩里和佩里太太坐在后面;好像还是昨天,还是那里的一对黑发小夫妻,他们住在我隔壁;当时,我们有一只旧船,叫卫矛,晚上开到河里钓鱼。看到他们俩头发都白了;你知道,它说明一件事,是一个小信号出现了,“你没有多少时间了。”瞧?
所以,我要我生命里的每一天都为神所数算。凡我所剩下的,我拥有的时间,我都要用它去做一些事;即使是站在街角见证神的荣耀和尊贵。我到这里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10

在印第安那州这里,我在格林磨坊有个小隐密处。现在它还不是一座城,还是野地。有人接管了那地,他们甚至不让你走入那地。但那里有个山洞,我进山洞时,那人从来没发现我。我是晚上去的,他从来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进去,什么时候出来。他也不知道山洞在哪里;不管山洞在哪里,他都没办法找到它。我到那边去,是想与主交谈一会儿;我感到那是有必要的。

我妻子想要过来,想回来这里拜访一下,还有利百加、撒拉和她们的朋友们。若是主的旨意,现在,我们回到这里要住上三个星期。
11

我想,在这帐棚里举办那些聚会,就不用把人都挤在一块了。当然,这地方属于我们,也属于主,是主赐给我们的。已经有了空调。我喜欢星期天早上有一堂聚会,星期天晚上也有。这样让人们回到各自的地方,然后等到下个星期再来。

我想,对于倾倒最后七碗的信息,我难以捉摸到,也难以合适地看准它,因为这里面的信息非常非常的重大。不过,我可以为病人祷告,做那些事。主若给我信息,我才有信息给教会。这整个星期,我要到某处的野外去查考,星期天早上再回来,像这样举办星期天早上和晚上的聚会。我问过我们最亲爱的牧师,内维尔弟兄,看他对这样作满不满意。这等于是夺走了他所有的聚会,但他很乐意把聚会让出来。我真的…
12

我猜想,卡普斯弟兄,也是到处走,我看到他和休默弟兄已经离开了。主就让这里的曼恩弟兄接替他的位置。你知道,神做事真是奇妙,不是吗?他总是使万事都有定时。[传3:1]我上来时,听到有人在讲道。我说:“那不是…… 我相信…”

卡普斯弟兄去了图森,我想,那里会很快把他吓坏的,那里是摄氏四十三度左右。他可不喜欢那种天气,所以他就和休默弟兄离开了,去了凤凰城。因为那里有四十六、七度。情况还是很糟;所以我想,过后他就动身去了德克萨斯,尽力要找一个地方。
但我告诉你,每年的这个时候,你不要到亚利桑那去。前几天,上个星期五,那里有六十度,帕克城有六十度。那地方是克雷格弟兄住的,他原来在这个教会。你打一个鸡蛋,还没落到地它就烤熟了。[原注:伯兰罕弟兄笑了。]你吐口唾沫,水汽马上就没了。那里没有湿汽,什么也没有;每年到这个时候,那里真的是一个烤箱。但从十一月、十二月到一月,那里非常好。但到了三月、四月,如果你不想闷死的话,最好离开那里。
所以,卡普斯弟兄他们刚好是这个时候去的,我想,热把他们赶跑了。所以,主做这事也许有一个目的。我相信这点:义人的脚步,为耶和华立定[诗37:23]。看起来有时候很艰难。
13

就像那天去非洲,我很确信自己正行在神的旨意中。因为一年前我在南部主持了一系列聚会;我想,他们是从那个组织来的,他们说:“你可以通过基督徒商人会来这里,但我们不想跟这打交道。”

瞧,你知道,我不想让那些人参与这事,引起冲突。我想让他们对对方都有好感。所以我就说:“那么,”我给他们写了一封信,我说:“记住,我想再到非洲去,已经有好几年了;我觉得我在非洲的事工还没有结束。我没有…”
为什么我偏要去非洲呢?我在美国这里,瞧?就在这里,叫我去的就有六、七百个城镇,还不用出加拿大、墨西哥等其它地方。为什么我偏要去那里呢?因为我心里有东西拉动我去非洲。那些人,他们有一些东西是我所爱的,我去那里只是为了那些黑人会众。但在许多首领中,他们有些东西,他们觉得我不该那样做。但我想去找我的黑人朋友。这是主召我去的地方。现在,他们很缺乏。那里很多人,那些白人,可以找医生等等。但住在那里的穷苦土著人,身子都烂了半截。我感觉他们是那些看来会接受这信息的人。他们是那些人。
14

这是有关的一件事。当你走到一个地步,很精明,以为什么都懂,那么,神就不跟你打交道了。但如果你来到一个地步,愿意听,愿意学习,那么,神的时间就到了,他就会进来对你说话。

所以,我给他们回了信,告诉他们这事。我说:“记住,在审判的日子,愿那些皮包骨的手从烟中伸出来,定你们的罪。他们的血归在你们身上,不在我身上,因为我竭力要回去,已经差不多十年了。”
后来我把信寄出去,回到家,有声音对我说:“去看悉尼·杰克逊,去那里打猎。”同一时候,主也对悉尼·杰克逊说:“黄鬃毛的狮子;伯兰罕弟兄的布道大会;德班;大型的聚会。”
瞧,他来过这里,在这里跟你们说过话。顺便说一下,我们作了洗礼。以前他坚决反对奉耶稣基督之名的洗礼。他妻子比他更反对;简直就走掉了。我告诉你们;我从未见过比他们更虔诚的人了。他们那边有近一百五十个传道人,都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了;他们把整个国家都点燃起来了。这信息正在席卷非洲各地;有飞行员和一些大人物也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
15

所以,当我动身去那里时,我告诉你们,为了要去那里,我遇到了一生中从未遇到过的麻烦。就在最后一分钟,在去的最后一分钟,他们在我签证上写着,“不能指望举办任何形式的宗教聚会;只能去打猎。”瞧,真是太过分了。

但我说:“我不在乎魔鬼怎么作;我不能-我不能保证杰克逊弟兄说的有关黄鬃毛狮子的事,或这样那样的事。我不能保证。但我确实知道神告诉我去见悉尼·杰克逊弟兄,并去打猎。”我说:“我去。”有时候…… 我做出了一次最重要的旅行。
我知道,这麻烦到底是什么。呐,我想,主若愿意,十月份左右,我可以再回去,跟他们充分合作,在非洲举办聚会等等,瞧?我摸到了这事的底细,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是什么引起的。这边这样写;这人要这样说,那人也有东西要说,另一个也有。要处理这件事,最好就是你自己去找。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就是因为有太多人聚集在一起,政府才不让我举办聚会。
16

呐,如果基督徒商人会或任何组织请我们进去,政府自然就会派民兵来保护,因为这个组织代表了政府。如果这个宗派有二十五个人来,那个宗派也有二十五个人来,他们还是不愿接受。必须是这个组织的头头来。基督徒商人会是个无派别的组织,它代表众教会。西门博士,他是那里的头,一个非常好的人,我必须去见他,跟他谈。他们正在举办聚会,别的所有教会也来参加。瞧?我相信,我们将在非洲举办一次有史以来最大的聚会。

17

但我是这样看的,如果你知道,你想要作的事是正确的,首先,如果你觉得有带领去作什么事,那么,用这道来察验一下,看看是不是合乎这道;然后就不要让任何东西阻止你。我不在乎魔鬼扔了多少轱辘挡住你,你只要踩着它们的头上过去。

我到这里时,我告诉妻子,也告诉伍德弟兄和昨天我见到的一些朋友,我在这里有五年左右的时间,几乎不知道要作什么。一直都很紧张。看,复兴本身在众教会中已经熄灭了。大家都知道这点。在这帐棚里,也能感觉得到。在各处都能感觉得到。一声重击,死一般的感觉。有些事就是不对劲了。这是因为复兴的热情已经离开了人。你到各个教会去,看到他们坐在那里。牧师吞吞吐吐地说着信息和别的事。接着,你知道,他结束了聚会,转到他们要举行的什么舞会或别的上面。各处看上去都遭受了死亡的重击。
葛培理注意到了这点;还有厄尔·罗伯特。你们都知道,艾伦先生出了一些麻烦。厄尔·罗伯特在那里建了那栋五千万美元的房子,等等;他有一个神学院。瞧,现在没有人在事工场上了。
18

我离开这里,因着一个异象我到图森那边去,要明白主要我做什么。主在上面遇见我,正如他在这里告诉你们的,他要做这事;那七位天使来的样式;叫我返回去,七个印将要揭开。所发生的事的确是这样。

他说,有一天,伍德弟兄到了那里,我们就一起到同一个地方,他抛出一块石头,石头落了下来。主说:“在一个昼夜之内,你必…”我有点忘了那些话是什么。“你必看见神的荣耀。”
第二天,一阵旋风从天而降,我们都知道所发生的这个故事。当旋风升上去后,他们问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在三次大爆炸中,他说了三个字。”那些人只听见爆炸声。我明白主说的话。他说:“审判将临到西海岸。”过后两天,阿拉斯加几乎沉了下去。一直都在打雷、地震,等等。只要看看,每天都有地震,到处在震动。
19

我上一次的聚会,上一次我主持的聚会。真的,这是我从那时以来传讲的第一个信息。我在洛杉矶市的比尔摩礼堂讲道,我谈到有关男人为自己挑选妻子。你们可能拿到了这盒录音带。我说:“这件事反映了他的品格和志向。”当男人挑选妻子时,他挑选一个年轻姑娘作他的妻子;你知道,他若挑选一个摩登女子,一个放荡的女人,这就表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若娶一个美女皇后或性感皇后,不管是什么,这就显明了这个男人的为人,和这人心里真正的东西。但一个基督徒,他要找的是女人里面的品性,因为他是要和那个女人计划将来的家。他作计划,要找一个能持家的女人。我说:“那么,照着神的道,基督在这里告诉我们,我们将来的家将是怎样的。那么,他要拣选的妻子是怎么样的呢,是宗派的妓女吗?决不会。他要拣选一个具备他道的品格的女子;那才是他的新妇。”

20

就在那里,有个东西临到了我;将近三十分钟我什么也不知道。有一个预言发出去了。我还记得的头一件事就是,莫斯利弟兄和毕利,我们走在外面的街上。那声音说:“迦百农啊!你这自称为天使之城的,”就是洛杉矶,天使之城(瞧?),天使之城,“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太11:23;路10:15]我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说这些话的。瞧?

我当时正在告诉教会,劝说人们归向基督,高举主。我说:“你们妇女们,我到你们这里来,不管怎么竭力讲道,反对这些事…… 你们男人们,你们传道人,你们也一直在欺骗,行同样的事。你们践踏神的道,不把它当作一回事。”
21

当我明白过来时,我就去;我说:“什么地方有经文说到这点。”我就去找,才知道是耶稣在责备沿海一带的迦百农。那天晚上我查考了经文。回到家,拿出历史书看;说到所多玛和蛾摩拉曾经是繁荣的城市,是外邦世界的总部。你们知道那座城在一场地震中沉入了死海。耶稣站在那里,说:“迦百农啊,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是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但现在你必要坠落阴间。”[太11:23;路10:15]在耶稣预言后大约两、三百年,那些沿海城镇,每一个都还存留着,只是迦百农沉入了海底。一场地震把它沉入了海底。

22

然后发出预言,“洛杉矶将要沉入海底。”我回到家,后来又去了非洲。当我在非洲时,洛杉矶发生了一场地震。科学家们……你们都看到了;电台上说,在洛杉矶,一些豪华的大房子,汽车旅馆等等,都倒塌了。现在有了一个…

那场地震发生以后,地底下出现了两、三英寸宽的裂缝,从阿拉斯加起,穿过阿留申群岛,进入海中大约一百五十到两百英里长,又回来到了圣迭戈,延伸到加州或洛杉矶,然后又去到加州北部的底下,再到一个叫圣荷塞的小地方,就在它底下。
23

这位科学家在一次访谈中说。我们观看了电视。他说:“在那底下是翻腾的岩浆。”他这样说了;他说:“那一大块东西会松动,它会…”

一位记者采访了这位首席科学家,问他说:“那么,都会沉下去吗?”
他说:“可能?一定会的。”
他说:“那么,当然,这可能是很多很多年后的事吧。”
他说:“可能在五分钟以后,也可能在五年以后。”他只是说了五年。
但正如我站在那里得到启示,说审判将临到西海岸一样肯定,接下来,肯定也会有洛杉矶的沉没;她没救了!没错。这事必要发生。何时?我不知道。
但是,哦,发生了什么?你知道,我们现在只有六大洲。我们曾经有七大洲,在非洲与美国中间的那个洲沉没了。哦,这是历史;你们知道这事。呐,如果它要沉没,那么,我要你们注意,那时…
24

这曾是我讲过的一篇道;我相信,据我所知,以利亚·佩里弟兄应该是当时这教会的执事。它说:“时候将到…”直到前几天辛普森太太把那讲章拿给我,我才知道这事。我把它记在一本小书上,说,海水要一路冲进沙漠里。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当然,索尔顿湖大约在海平面以下二百英尺;如果那块几百平方英里的地掉到海里,几百平方英里的地沉到地底下,那么,海水巨大的翻滚将引起海啸,一直涌到亚利桑那州。肯定会这样。
25

哦,我们处在末日了;这是荣耀的时刻,主耶稣就要显现。他说:“多处必有地震,列国有困苦和慌乱,人吓得魂不附体。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11,25-28]哦!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众先知预言的迹象;外邦日子可数,终日痛苦恐惧。失散的人回到你家园。(肯定要这么做的)救赎的日子已近,人心充满了恐惧,要被神的灵充满,把你的灯点亮,看哪,你的救赎已近。(没错)假先知在说谎,否定神的真理,耶稣基督是我们的神。
26

[原注:磁带空白。]那天你们看到那张照片了吗?主如何把那张照片往这边转。正是这张七位天使升上去的照片,你把它往右转,就看到主耶稣的脸,正在往地上看。

你记得当时我在传讲七个教会时代,不明白为什么耶稣站在那里,头上有“白”头发。他曾是年轻人。我回到圣经去查,经上说:“他来到亘古常在者那里,他的头发白如羊毛。”[但7:9]可是,耶稣钉十字架时只有三十三岁半。
我打电话给杰克·摩尔弟兄,一位神学家。他说:“哦,伯兰罕弟兄,那是耶稣处在得荣耀的阶段。”他说:“在他受死、埋葬与复活后,他又变成了那样。”对神学家来说,这听起来很对,但不是很妥当,没有说中要点。
我就上去,开始查考第一个教会时代,圣灵在那里启示了这点。呐,你们在听教会时代信息时明白了这点。我想,这些书很快就要出版,详细谈到了这点。它显明耶稣是法官。作为法官,他们通常戴白色发冠,就是在头上放一顶发冠(现在英国还是这样),证明你有至高的权柄。你把这张照片往这边转,就看到了主,也能看到他胡子边上的黑发,头上戴着白色发冠。他就是最终的权柄,是至高无上的权柄;甚至神亲自这么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可9:7]
27

主与那些天使和信息在一起,就是所揭开的七印:它启示出古蛇的后裔和所有这些事。这显明他所戴的就是发冠;就是他至高的权柄。他是至高无上的,所以戴上了发冠。圣经说,他改变了面貌,或说改变了形体。“恩默非”这个词是从希腊文来的,“恩默非”的意思是“一个扮演多个角色的希腊演员。”今天他演一个角色,在另一出戏里又演另一个角色。在一出戏里他是父神;在另一出戏里他是子神;在这一出戏里他是圣灵神。看到吗?这就是他;他的道仍然是至高无上的。我们正活在末日了。

28

前几天从非洲刚回来,我有点累。你知道,现在那边是晚上,你得把时间调过来。所以回来后,我又把时间调过来了。这趟去打猎真是美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次。毕利拍了一些照片,或许他会有时间在什么地方给你们看一下,看看这一趟旅行。

我做了一个梦。不知怎地,我老是梦见又回到了那家公共服务公司。所以我想,我在工作上有点偷懒;我本该…… 他们让我随意地做,我想我…… 所以,我没有出去巡察电线或收账,或做本该做的事,而是说:“瞧,我自己当家了。”我就去游泳。我到了那里,脱掉衣服,穿上游泳衣。只有我自己。我想,“瞧,这不对劲,公司…… 这是白天;公司给我付了这段时间的工钱。”我想,“真奇怪。”
后来我想,“哦,我一路收到的这些钱…”我把巡逻和收费的路线混在一起了,我说:“瞧,我收到了钱;我做了一些事;在这里瞎逛;我把所有的票都丢了;把他们的钱和自己的钱混在一起了。现在,我怎么知道谁付了账呢?”我想,“这是因为我没有用心。”
我想,“这不对。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做,就是回到我的主管那里去,告诉他。”他是唐·威利斯。我说:“唐,我把那些票丢了。呐,这是我收到的全部钱,他们的钱都在一起。把它放在出纳那里。当人进来时,他们会拿着我收账的收据。”
29

可能有人坐在这里(我知道有的),在那些日子我向他们收过账。我开出一张收据。你知道,要是你的账单到期了,只要先付百分之十。比如说是一块五,就先付一毛五。他们很多人生活……我们喜欢聚在一起聊,他们也不去管他们的账了,都想要我去跟他们聊一会儿。你知道,他们付了一毛五,就想坐下来聊一会儿,但我是来收账的。所以就搞得很乱;他们有太多的账,我根本就收不到。

瞧,我想我只能这么做。然后就醒了。
30

我们所住的地方是拉森姐妹的。我想她不在这里。她对我们非常好;她不喜欢我去说这些事。但她是个非常好的女士,我们一直住在她的屋子里。她有两套公寓,挨在一起的小公寓;我们把两套公寓都租下来了。妻子和我睡在一套,另一套我可以用来接待客人,里面放着几张小双人床。

我醒了。妻子还没有醒。一会儿她也醒了。我向她招招手,她回头看,眨了几下眼睛。我说:“你睡得好吗?”
她说:“不好。”
我说:“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我又回到了那家公共服务公司。”我说:“我做了什么事呢?”
31

我记得,还是小孩或年轻人时,我得巡察印第安那州塞勒姆一带的不同线路。我去买早餐,可能是买一碗燕麦粥。在那炎热的太阳底下吃早餐,真让我够受得了。我在零用钱中缴了一毛钱。主管走下来,对我说:“你知道他们在会上怎么说吗?’谁是那个缴一毛钱买早餐的愣头青?’又说:’你至少应该缴五毛钱。’”呐,你们都知道,在那些日子,五毛钱可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啊。

我说:“可是,我吃不了那么多。”
他说:“瞧,其他人都缴五毛钱,你也应该缴五毛钱。”
我说:“可是,我吃不了那么多。”
他说:“不管怎样,你也要缴。”这就是我的主管。
瞧,我想:“那么,我能做什么呢?我只吃一毛钱,但我还得付五毛钱。”所以我就到街上去,找到一些没有早餐吃的孩子,给了他们吃那四毛钱的早餐。
后来我想,“那么,我能做什么呢?说不定是主怪罪我这事。”
32

我记得,不久前在这里,他们一路巡察下来,把那里的后院砸坏了,说:“缴纳你的账单。”你知道,他们有巡察的权利,但他们要赔偿损失。

我便写了回信,说:“你们什么也不欠我。”我想,“我应该付他们四毛钱。在那段时间,我可能花了二十到三十块钱,用在孩子们身上。说不定这会有作用。”还在做着梦。
在那边有一棵大树,当时孩子们在树下玩。呐,他们坐在直升机上巡逻。后来,他走进来,说:“比尔,把那棵树砍掉,怎么样呢?”
我说:“不,不要砍掉。我们要修剪一下。”我说:“伍德弟兄和我要修剪一下。”
他说:“那么,我叫那个人过来修剪一下。”
我说:“呐,不要砍掉它。”
他说:“我不会砍掉的。”
我便出去旅行。当我回来时,整棵树都已经被砍掉了。于是,我就提出诉讼。你瞧?我说:“哦,主啊,我所欠的,这下子全都清干净了。”所以我取消了诉讼,没问题,随它去吧。瞧,我还在做梦。
33

那天早晨,我起来,我说:“哦…”早晨我们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一起祷告;晚上睡觉前我们也一起祷告。后来,她去给孩子们准备早餐,我就开始祷告。我说:“主啊,我可能是个很糟糕的人。我一生到底做了什么事,使我摆脱不了那家公共服务公司呢?”

我进去洗了一个澡,又出来。似乎有什么在对我说:“可能是我在主的工作上偷懒了。”我想,“将近五年来,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等候他。”
34

那天我站在那里。他们在那里为我们建了一个新家;莫斯利弟兄也下来,正在谈论这事。我说:“这是我天父赐给我的一件小礼物。”他就哭了。我说:“你看,主说:’你若撇下家产、房屋、田地、父母,我要在今生赐给你百倍,就是房屋、田地、父母,来世得永生。’”[可10:29-30]我说:“看,我必须撇下我那么心爱的教会。那边那个家是主赐给我的,我必须撇下它。他又把这个赐给了我。”我说:“主是奇妙的。你瞧?”他又哭了。

那么,我说:“我必须到这里来,与人分开,到这沙漠来。”我想,“还不知道为什么神带我来这沙漠,这里除了蝎子和大毒蜥以外,什么也没有。
35

这里很热,不仅是个沙漠,而且属灵上也是个沙漠。哦,是的。在那些教会里,根本就没有属灵的生命,他们反对…… 瞧,你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我们甚至没有一个教会可去,什么也没有。所以,属灵上人们几乎是死的。去了那里,在会众身上我注意到这点;看到他们里面的差别,我观察到这点。

所以,你安居在神的灵下;你的生命变得甜美、温柔,好像水滋润草地和嫩芽。这种草不会在亚利桑那生长;那些树都是仙人掌,叶瓣卷成一团,有很多刺。当你在教会周围开始枯干时,就是这个样子;你知道,每个人都会扎人。瞧?你需要有柔软的雨水使你软化,长出叶子,为过路的客旅遮荫。
36

所以,有什么对我说:“你可能是在神的工作上偷懒。”所以我祈求神赐我一个异象。

美达送我一本新圣经;北部俄亥俄州的布朗弟兄也送我一本新圣经,两本都是在圣诞节同时送给我的。我就过去拿起其中一本新圣经。我说:“主啊,在过去的时代,你有乌陵和土明。”[出28:30;民27:21]
现在听着,让我这样说。当然,他们没有…… 这场聚会没有作录音,所以我才这样说。让我这样说:不要这样做。这不是一件好事。
但我说:“主啊,在过去,当做梦的做了一个梦,他们就把梦带到乌陵和土明面前,把梦说出来。如果乌陵和土明闪烁出光来,有超自然的光,那梦就是真的。”我说:“可是,祭司制度和乌陵土明早已废去了。现在,你的圣经就是乌陵土明;主啊,愿我永不再这样做。我向你祈求,求你赐我一个异象,告诉我我做这些梦的原因。我到底做了什么?如果我伤了谁,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世上的什么人,请让我知道。我要-我要-我要纠正过来。如果我欠公共服务公司的;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他们或别的人;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你,请让我知道。我要纠正过来。”
现在就让我们纠正过来。不要等到以后,可能会太迟了。现在就去纠正它。
37

我说:“肯定的,在神的道中有些事,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其中有些你所恩待的人物,也会处在和我问题相同的情况。如果圣经中有人行了某事,你曾告诫他这件事,就让我翻到那个地方。若是有人,不管他们行了什么事,让它来引我的路。我在哪里犯了错;或你要我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让我看到圣经中那样的人物。”

我闭上眼,打开圣经,把手指放在一处经文上,是《创世记》24:7,以利以谢,亚伯拉罕的忠心仆人,是圣经中的模范仆人,他受差遣去为以撒找一个新妇。我打了一个冷战。肯定的,这是我的…… 这正好跟我其他的信息吻合,把新妇带出来。
他说:“你要起誓,不要为我儿子娶这地的女子为妻,要往我的本族去找。”[创24:3-7]
他说:“倘若女子不肯跟我来,怎么办?”
亚伯拉罕说:“那么,你就与所起的誓无干了。”他说:“天上的神必差遣使者在你面前引导你。”仆人就马上去了,又作祷告;后来遇到了美丽的利百加,她成了以撒的妻子。
这是个完美的信息,它回到这道上来。“去找那个新妇。”那是一个责任;那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那正是我竭力在做的事:就是把新妇召出来。
38

还记得在加州那里,那个新妇预演的事吗?我在这里也说过了。一开始,那个新妇怎么出现,看到她走过去了。然后,来了美国小姐、亚洲小姐和所有小姐,哦,那模样真是恐怖。后来,同一位新妇又出现了。其中有一个离了队,我就把她拉回到队伍中;有两个离了队。这就是我该做的事,保持新妇在队伍里;找到那人。

我说:“神啊,我要回家了,再次更新我的誓言,重新开始。”所以,这就是我们一直计划要做的,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39

我想,这样应该不错,如果我们能这么做:从十八号,下星期开始,下一个星期天早上和晚上;再下星期天和再下下星期天。这应该不错,你们觉得呢?谢谢你们。

呐,我要你们为我做件事。如果你们已经通知过人,说二十八号将有一场聚会,请你们再通知他们,我们聚会不了了。告诉他们,给他们写信,或用别的办法。我们不想有人来这里,大失所望;因为我们租不到礼堂。
瞧,我们租不到。因为上次聚会,我想,我们在那里的人太多了,等等,他们就…… 你知道公共场所是怎样的。瞧,我们已经生活在末日了,就是这样。他们说,人们进来,扰乱了学校;因为人们去得太早,他们做这做那,还有别的事,那地方拥挤不堪,消防队长要做这做那。瞧,你知道。
所以,我们要安排讲那些碗和那些号;我想把这些放进来。我告诉你们我会做的。它们从另一件事中间出来。那些碗和那些号也是这样;但我们想把整个过程连起来,讲出来,串在一起。
40

多少人读过维尔弟兄为我重写、编排和做了语法修改的那本书呢?你们读过了吗?你们有两、三个人读过了。我想你做了一件很好的工作,维尔弟兄,真是很好的工作。我想,维尔姐妹也作了;你把它写下来,然后她来做。她是个…… 看,我并不总是反对女人,是吗,维尔姐妹?

现在,在下面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让我们读一段经文。
我这里有一本小册子。我说了,我想是维尔弟兄,或哪一位;我想是罗伊·博德士。维尔弟兄给我买了这本册子。我想把它做成一个小笔记本。
41

要是有人看过这种我所谓的笔记…… 就像我要传讲有关晨星的内容,我就画一颗星星。如果我要传讲别的内容,我全都用符号画在那里,涂一涂;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当我外出,行在路上时,想到什么我就记下来,有时候车上下颠簸,我就把它记下来,写下这个那个,作些小符号,十字架啊、桥啊等各种符号。比如说我要传讲星星降下来的内容;我会画个金字塔型,把它画在这里,然后把大卫的五角星画在它的上面。我知道,我会这样到圣经里去找;去找摩西做过的某件事。画几个火鸡脚的形状。

这里我画了好几个符号。今早,我在后面想到了;当时我想到就这些笔记花几分钟讲这个主题,可能要用二十分钟。
42

今晚,我不想占用内维尔弟兄的聚会。我今晚想休息一下,听他讲。

接着,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早上我们就开始聚会。请大家帮助我,我们要祷告,因为我心里想要…… 他们说:“瞧,我们可以去路易斯维尔,或者可以去新阿尔巴尼。”但这聚会应该是给杰弗逊维尔的。在不同时间,我会去路易斯维尔,也会去新阿尔巴尼,但这次聚会应该是在杰弗逊维尔这里。
43

呐,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下面我要给你们讲三十分钟的道。让我们跟主说一下话。

主耶稣,我们肯定是一群蒙福的人,超过我们所想的,也超过我们所理解的。若是我们当中有一个尊贵的人,比如像从别的国家来的官员,或某一种外交官,我们会认为有这样的人在我们当中实在很了不起。但今天,我们有天上的神,他不但在我们当中,而且住在我们里面,使他的生命藉着我们活出来。主,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当然,这超过了我们所理解的。
刚才,谈到了这些事工,和这次非洲之行,以及这些天在印第安那州我们竭力要安排的事。主啊,不知怎地,这也许是你催促我们去那个帐篷聚会,好叫那个异象应验。愿你的旨意如此成就;我们照所理解的把这事这样交托给你。主啊,我们祈求你,若有什么事违背了你的旨意,求你向我们显明,让我们知道去行你完美的旨意。
呐,在以下几分钟里,请祝福我们。主啊,藉着你的道对我们说话,因为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让我们翻开圣经,看《马可福音》第8章。
44

你们通常几点结束,十二点吗?十二点左右。好的。呐,现在那些事等都见证完了,我这里有篇关于道的短信息,我可以对你们传讲一下。

《马可福音》第8章,让我们从34节开始,读到38节,读完整章。我喜欢读主说的话,因为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呐。
34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3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36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37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
38凡在这淫乱罪恶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人子在他父的荣耀里,同圣天使降临的时候,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45

我想从这里取个小题目,如果可以这样叫的话,就叫,“可耻的。”你知道,我喜欢这个。“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我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呐,“可耻的”这个词也可以译成“难堪的。”你知道,有些事你要去面对,你所面对并叫你难堪的事,就是可耻的。
另一件使人感到可耻的事,就是你对自己所谈论的事没有把握。如果你清楚自己所谈论的事,很确定地知道你所谈论的事,你就可以对任何人说这件事,不会感到可耻。但如果你感到畏缩,难堪,就表明你没有把握。
46

你注意,今天有很多这类的事,尤其是在我要谈的这个题目上,“以道为耻。”呐,耶稣和道是同一位。“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约1:1,14;来13:8]

所以,“凡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主与他的道是同一位,所以,凡在现今这罪恶的世代把他的道当作可耻的,“我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
47

呐,今天我们注意到,若有人问:“你是基督徒吗?”这是一件人都喜爱的事,说:“哦,我是基督徒。”瞧?

“但你相信神的道吗?经上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信吗?”[可16:17]
“哦。”甚至传道人都会脸红。瞧?
“比如说,你把神的医治当作可耻的吗?你把全备的福音当作可耻的吗?你把五旬节经历当作可耻的吗?”这样就是把他的道当作可耻的。因为是他的道成为肉身在你身上。
48

所以,他的道必须在每个世代活出自己来。在摩西的时代,他活出自己来。因为在那个时代,正如圣经在《希伯来书》1章所说的:“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

那些先知…… 教会把这一切都给扭曲了。当那些先知,那些勇敢的神的使者来到时,他们没有教会、没有宗派、没有组织、没有任何东西,他们挑战君王、列国、众教会等。当祭司被带到……当他们被带到祭司面前;没有感到耻辱,因为他们拥有明确的“主如此说。”
如果你注意,在旧约中,“先知”这个词有一种意思,当他说出“主如此说”时,呐,你注意,他就是代替神的位置在说那些话。你注意,当他说“主如此说”时,他就等于是去到了神的位置上,行事好像神一样。然后,他说出他的信息,是神藉着他说的,“主如此说。”
49

我想起了古时的众先知,他们带着信息出去,这信息使君王感到难堪,使百姓觉得不舒服。甚至那些祭司,他们也觉得不舒服;因为,他们本该作领袖,是虔诚的人,但是,当道以那种样式临到时,揭露了他们,他们就感到难堪或羞耻。

今天,许多时候我们也看到这点,不单是很多,而是太经常了。那人说:“我是基督徒。”
“你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哦,嗯;”你看,他们对这点感到难堪。
有人说:“你属于那边的那一群人吗?他们在那里喊叫,行神的医治这一切事。”很多时候,一些基督徒退回去了。
如果他们属于某个宗派,他们就想宣明出来,呐,“我是浸信会的;我是长老会的;我是路德派的。”他们对那些不以为耻。
50

但当说到是个基督徒,能够照着神的道所说的那种方式去接受时,他们-他们就感到羞耻。“我不属于任何宗派。”瞧?他们-他们这样说会感到羞耻。他们必须像世上的人一样,有某个组织作代表。

呐,这是最近才变成这样的。在路德时代,你若承认自己是路德派信徒或路德的追随者,瞧,这几乎意味着会被天主教会处死。在卫斯理时代,他们若知道你挑战圣公会,你宣布自己是个卫理公会信徒,几乎也会被圣公会处死。在五旬节运动时代,如果你说自己是个五旬节派信徒,几乎也是一个耻辱,因为你很快会被说成是圣滚轮,或什么说方言一族的,或类似的称呼。现在,他们组织起来了,跟其他组织一起都进去了。
51

呐,当呼召出来的时间来到,你就不属于任何宗派了。这样说很普遍,说:“我是五旬节派的。”这样说也很普遍,说:“我是长老会的、是路德派的。”但是,到了你要站出来,为这道而站稳,并说:“我不属于任何宗派,”会怎么样?那就很难堪了。

耶稣说:“现在,你若把我当作可耻的,我也要把你当作可耻的。”为什么他要把你当作可耻的呢?因为你声称是属于他的,却不愿跟从他。
要是我说“这个小孩,他是我儿子,”他却转过身来,说:“谁?我是你儿子?你把我当作什么呢?”那会怎么样?这会使我感到难堪。如果是你儿子,你也会这样。
这就是今天所谓的基督教。如果你给它起个宗派的名称,没关系,他们会把宗派当作父亲来接受。但是,到了要把神的道-基督当作父亲来接受时,就不一样了,他们感到很难堪。他们不愿这样说:“是的,我说了方言。是的,我见过异象。是的,我相信神的医治。是的,我赞美主。我脱离了一切组织,自由了;我不向那些东西下拜。我是基督的仆人。”哦,这会把他们撕成碎片的。
52

那天晚上,有位了不起的讲道人来到芝加哥全福音商人会当中。

让我在这里停一下,说说这事。请你们原谅。很多时候,你们认为(我也认为),我们所谈论的圣经真理,不会去到会众中。但它会的。有时候,他们跳起来反对这道,但他们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他们是想找出你所站的立场。
53

这故事讲到有一帮酒鬼,在争论有没有基督教这种东西。其中一个说:“我知道哪里有一个,那就是我妻子。”

他说:“哦,我不相信。”
他说:“来吧,我们去。我们装成好像烂醉了一样。”
他们就上他家,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告诉她,给他们做一些鸡蛋,然后把鸡蛋扔在地上,并说:“你连怎么炒鸡蛋都不会吗?!”就在房间里胡来。然后,他们到另一个房间去,倒在靠背椅上。他们听到有人在那边扫鸡蛋,没发一句怨言,默默地唱着一首短歌。
耶稣岂当独背十架;世人却可逃脱?
每人皆有十架,也有一架为我。
我要背负舍己之架,未死,不求豁免。
回家即有冠冕可戴。
那个老酒鬼说:“我不是告诉你们吗?她是个基督徒。”看,他们只是在试验她。有时候我也发现,世人是在试验你。
54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事会发生,直到上星期六晚上,我相信是的,或是星期天晚上;这位了不起的讲道人(我不当说出他人的名字),但他竭力要做的,完全相反。我竭力让那些教会远离世界基督教运动,而这人却竭力拉他们进去。所以,他在给芝加哥的基督徒商人会讲道(本来应该是我主持聚会的),我以为那时我会在非洲,所以无法主持聚会。这人走上台,他说:“有史以来,地上最伟大的运动和最伟大的事件,就是,所有教会都在世界基督教运动中回归天主教会,并且天主教徒要领受圣灵。”这是魔鬼的一个大陷阱!

55

萨克林弟兄,这位领袖,国际商人会的主席,在那人坐下后,便站起来,说:“我们所听过的不是这样。伯兰罕弟兄已经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基督教运动将把所有教会带入兽的印记中。”那个人就坐在台上。又说:“这个运动将把教会带入兽的印记中。我们都倾向于相信他说的是真理。”他又说:“你们多少人喜欢听伯兰罕弟兄来告诉你们真实的一面?请举手。”当时有五千多人,他们喊着叫着,要我就来一天,瞧?就一天。

56

卡尔·威廉斯弟兄打电话给我,说:“喂,伯兰罕弟兄,我从人群中出来,他们把好几百美元的支票放在我手里,要我给你买一张来这里的来回票。”看,只是为了一天。

看,那些人,这道正深入他们当中,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在哪里。瞧?但你看,当你真正…… 不管世人怎么反对它;不管宗派怎么反对它,神都在证实它是真理。当那伟大的时刻最终临到时,事情就必发生,可能我们还没有想到。
57

是的,如果你感到难堪,表明你没有把握;那么,你宁愿不要讨论这主题。如果你会以它为耻,就不要去谈论它,忍着。

但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一个满有神大能,心里充满神的爱的人,他怎么可能跟人谈几分钟,却不提到与他心里的爱有关的事呢?瞧?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你做不到。这肯定是耶稣所说的那个邪恶的时代。
人们把道和在他们里面做工的圣灵当作可耻的。但当真理向人们显明的时候,神就亲自藉着道把自己启示出来。
58

呐,任何人都可以做出任何声明。在这个时代,已经有了这样的事;人们做出了那么多的声明,这是很可怕的事。但你看,若是有真理,就必须是从道来的。可是,他们说有各种各样的事,油从人身上流出来;血从手上冒出来;女人背上有血;穿着鞋子跑,又举起鞋子,倒出油来;又有青蛙跳出来,跳下讲台,各种类似这样的事。圣经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圣经里也没有像这样的应许。只是说:“在末日,那灵是那么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但没有经文支持那种事。

59

但说到神真实、毫无玷污的道时(已被神证实了),似乎在这个要点上,甚至使其它组织感到难堪。瞧?他们对这点感到难堪。

但对那些真正的基督徒,男的女的,男孩女孩来说,这是一个事实。神既做出圣灵洗的应许,你也接受了,就有东西立定在你里面,没有任何东西能取代它的位置。如果人曾遇见过神,不是某种感情激动、某种热情、某个宗教教义、某个教理问答手册、信条或教条等,使他拿来安慰自己;而是他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就像摩西在旷野那边所遇见的,面对面走到全能神的跟前。你也看见对你说话的声音,完全符合这道和给这时代的应许;这使你身上发生了一些事。看,你不把它当作可耻的;因他向你行了一些事。
60

呐,在下面十五分钟里,让我们来看一下。有些人领受了这样的经历。今天,我对你们说话,不是作为一个教会或宗派,我是作为个人对你们说话;也不是因为你到伯兰罕堂来,或因为我爱你们,你们也爱我,不是因为这些事。让我作为一个必死的人对你们说话,有一天你们必要走到生命的终点。我可能不在那里,别的传道人可能不在那里。但只有一位能在那里遇见你,就是神。你听到这点,不在乎“我妻子是个好基督徒”或“我丈夫是个好基督徒;”而是在乎,“我与神和好了吗?我也那样遇见过神吗?”不是因为我的牧师遇见过神;也不是因为我的执事遇见过神,而是,“我遇见过神吗?”不是因为我叫喊;不是因为我说方言,而是因为“我遇见了这位神。”那么,你就永远不会把这当作可耻的;这件事是那么完美、纯洁和真实。

61

记住,你可能遇见过一个灵,它行事很像神;你可能遇见过一个灵,它会做这做那,做别的事;你跟随它一会儿,看看它与神的道是不是匹配。你可能遇见过一个灵,对你说你得救了,给你一个荣耀的感觉;你又叫又喊;后来,它却否认这道?!写下这道的圣灵,怎么可能否认他自己的话呢?这圣灵必然对神的每个应许都喊“阿们。”倘若不是这样,那么,你就从未遇见过神;你遇见了一个迷惑人的灵。今天这世界充满了迷惑人的灵。

但当你看到神降下来,作出一个声明,说他要作某件事,然后就回来作了,一次一次又一次,那么,你就得到了神真正的圣灵。
在人身上的这灵,写下圣经的圣灵,怎么可能掉头,否认说:“那不对;那是给其它时代的?”
神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是《使徒行传》2:38。一个灵若接受与这不同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出于神呢?因为《希伯来书》13:8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2

要是有人说:“哦,我相信耶稣是哲学家;他是好人;他是先知,但至于他的大能…”那会怎么样呢?

那天晚上,我与乔治·史密斯谈话,这小伙儿在跟我女儿利百加交朋友。很不错的孩子,在这帐棚唱歌,是个刚接受的浸信会青年信徒,他说:“把我名字从那册上拿掉吧。我不想跟它有什么关系。”有个年轻女子…… 这个浸信会教会在山上举办一个大会。
那些人坚决地反对我,那边的所有人都反对我。他们根本不是反对我,而是反对这道。我作为一个人,他们无法毁谤我;因为我从未伤害过他们。但他们所害怕的是这道。瞧?
63

呐,我们,不,是他们,在山上举办聚会,是他们举办的。他们准备让一位宣教士来主持那次大会最后三个晚上的聚会;山上的天气变冷了。这位宣教士站起来,刚好翻到《马可福音》16章,他说:“今天有许多人不相信神的医治。我是在印度的,我是印度人。我还在印度时,美国这里有个叫伯兰罕弟兄的人去了那里。”那牧师开始坐不住了。又说:“我妻子得癌症快死了。我也是瞎子,”大概是这样。“他为我们一个人祷告,从观众中叫出另一个人来,他甚至不懂我们的语言,却说出了神的大能。”又说:“我们在那里,都得了医治。”瞧,他们试图让这人闭嘴,但做不到。这是我们的…… 看,就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大会上。

后来,他们甚至什么都否认。有些人,甚至史密斯的妹妹,当时也在场,不愿说什么话。他们想知道她是不是也有联系,他们有点想下来弄清楚。
64

其中有位女士说:“是的,我相信。”

利百加和乔治去看望这位女士。她就去,找来一个有点痴呆的女孩。于是,那天晚上,他们要我去那里看望这女孩。我就去了,这位小女孩正坐在那里,我说:“你是信徒吗?”
她说:“不,我不知道是还是不是。”瞧,她不是痴呆,而是被一个鬼附着。他们没意识到。看,它附着你,你却不知道。它来过了,用暴力胜过了那人,他们却不知道。
女人穿着短裙走在外面的街上,她们并没意识到。她们可能是…… 也许她们可以证明、发誓,说她们没有行恶得罪自己的丈夫,或类似这样的事;但她们心里却没意识到,魔鬼的灵已经接管了她们。她们被魔鬼所附。为什么一个女人想在男人面前脱掉衣服呢?圣经中只有一个人曾这样做;他们都是疯子。[路8:27]别的人却想要把自己盖住。她们没意识到魔鬼是那么诡诈、狡猾。你们要警醒,用神的道衡量自己,明白你所站的地方。
65

这位年轻女子说:“哦,他们告诉我,我还是孩子时就受洗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要相信这种事。”

我说:“你不相信耶稣基督吗?”
她说:“哦,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相信。”她说:“有些江湖骗子之类的东西,我不相信。”
我说:“瞧,当然,你不信江湖骗子这类的东西。”我说:“但是你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吗?”
“哦,”她说:“他有可能是。”
我说,我就说:“你相信他今天还是拯救你的同一位神吗?”
她说:“现在还有像神迹奇事这一类的东西吗?我一点也不相信这种事。”
66

我说:“倘若你坐在一个聚会中,看见神的圣灵(这是独一的神)运行在人们中间;神在父的身份里,在火柱里,在先知里;神在他儿子里,后来神又在他的子民里,你会怎么做呢?这些是神的属性,是一位覆盖永恒的伟大的神。”我说:“倘若你看到耶稣在他的子民中,使瞎子看见,聋子听见,朝观众中看去,说出他们身上的问题,就像主在世上时所做的一样,你会怎么看呢?”

她说:“我相信那是占星术。”
我说:“你的情形比我所想的还要糟糕。倘若你是疯子,还比这好一点(瞧?);你就不用负什么责任。”但我说:“你只是被一个邪灵所附。”我说:“当时,耶稣告诉井边妇人有关她丈夫的事,他看着那些人,晓得他们的心思意念,你会说那是占星术吗?”看,她被一个称为路德派的宗派裹得死死的;凡违背那宗派的都是错误的。
呐,神要人紧紧地裹在他的道里。任何违背这道的都是错误的。耶稣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罗3:4]
67

有一个人,名叫挪亚,曾生活在科学很发达的时代。他没有把神的道当作可耻的。神遇见他,对他说话。挪亚知道那是神。神说:“天要下雨。”天从未下过雨,但挪亚相信天要下雨。他拥有这信心,就去操练它,并不以为耻。他花了一百二十年建造方舟,当时世人都反对他。在他的时代,他没有把神的道当作可耻的。神因此救了他和他一家。对其他人来说,这看上去可能很愚蠢;但对他来说,他遇见了神。不管那些反对的人多么懂科学,多么想说不会下雨,也无济于事,因为他遇见了神。

当你知道你在跟神说话时,也是这样。你可能以为这是一件愚蠢的事,当有人…… 因为,我知道我所说的是真理,世上有一些人会持守它。我站在这里说:“主如此说,我要去亚利桑那,在那里我要见到排成一串的七位天使。”瞧,有一群人站在那里看见了这事发生。
那天晚上,我说,洛杉矶必将沉入海底。当你遇见了神,这位从不失败的神,这位完全照他说的那样去行事的神,一直都在行事;那么,你不要把这当作可耻的。你对此不要退后,不要感到难堪;你可以告诉整个世界。当人遇到了神,与他交谈,神的真实就在他心里成为他的东西,他就不会以神为耻。
68

挪亚不以为耻。对世上的其他人来说,这似乎很愚蠢,但对他来说不是。

摩西,当他在法老面前,他告诉法老这些事将要发生,并不以为耻,因为他遇见了神。神在燃烧的荆棘里对他说话。[出3:2]摩西说:“我是拙口笨舌的。”[出4:10]这就是他的样子,一个说话口吃的人。
神说:“亚伦来了。你在他面前作神,他作你的先知。[出7:1]我知道他会说话。我必赐你口才。谁使人说话呢?[出4:11-16]”阿们!我喜欢这点。那是神。“谁使人耳聋、口哑;谁使人说话呢?”是神。
摩西说:“主啊,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
神说:“你手里是什么?”[出4:2-7]
摩西说:“是杖。”
神说:“丢在地上。”杖就变作蛇。神说:“把它拿起来。”它又变成了杖。阿们!他是神。“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就长了白色的大麻风。神说:“把手再放在怀里,然后再抽出来。”这手就又跟另一只手一样了。“我是神。”
然后,他走到法老面前,说出神要他说的话。他说:“必要如此如此。”他把沙土抓起来,抛在空中,说:“主如此说,让虱子出现在地上。”虱子就来了。[出8:16]把水倒在河里,说:“主如此说,”整个河水等都变成了血。[出7:19]呼唤冰雹从天而降。[出9:22]
69

你知道,在末日,那些灾殃必定会再次临到。记住,在圣经时代,对一个犯奸淫的,他的刑罚就是用石头打死。这不信的教会也要用冰雹砸死,这是神曾经用过的刑罚方式。他要用石头砸死这不信的世界,淫乱的世代。他必从天上降下冰雹砸死他们,每个重约一他连得,即一百磅。[启16:21]这淫乱的教会必死;这淫乱的世界必因神的刑罚而死,被石头打死,就像神起初所行的。教会啊,与神和好吧!这是我们都必须做的事:转向神。

70

那个八十岁的老以利亚,满脸毛发、胡子灰白、秃头、手臂干瘦,坐在旷野那里,往下看着百姓的罪孽。一天早上,神对他说话,说:“你下去告诉亚哈,你若不祷告,连露水也不从天降下。”[王上17:1]

我能看到他的小眼睛从满脸灰白的毛发中往外看,手里拿着杖,从路上走来,好像十六岁的小伙子一样。直接走到亚哈王的面前,说:“我若不祷告,连露水也不从天降下。”他告诉了王或别人,并不把神或神的道当作可耻的;他不以为耻。不用遮遮掩掩,说:“呐,亚哈,你是一位…”
71

这使我想起一件事,就像那天我谈到的,我对人说:“我现在到了一个地步,需要更多的信心。”这就是我回家的目的,使信心得到新的飞跃。

变成这样,好像你为人祷告时,你作道歉,说:“魔鬼先生,请你挪开一下,让我…”这算什么!信心,是那种长着胸毛和肌肉的胸膛。当信心说话时,其他一切都得闭嘴。不是进去说:“魔鬼先生,请你挪出去。”而是,“从这里出来!我是一个神的儿子,受神差派。放开他们。”它就离开了。你不用对魔鬼道歉,不要跟它有关系;不要把神的道当作可耻的;不要以你自己的使命为耻;不要对我们是谁感到可耻。
我唯一感到羞愧的是,我是伯兰罕家的人;这是我属地的出生。我以自己的失败为可耻的。但作为神的仆人,我不以为耻。对神的道我不以为耻。无论是面对宗派、君王、当权者,或无论什么;神所要求的,就是做好准备回答。
72

摩西走到法老面前,告诉法老他们不会妥协,且要花他许多日子去到旷野,他并不以为耻。

法老说:“你们一些妇人和孩子得留下来。”
他说:“我们都要去。连个蹄子都不留下;我们要把牲畜全部带走。”[出10:26]他并不以为耻。为什么?他进入了拯救的光中。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男人或女人、生病或什么的,一旦进入神的同在中,就知道神已经医治了他们。你走进了拯救的光中。你没有在任何事上妥协。
拯救临到摩西的心里,因为他遇见了神,神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是赐给亚伯拉罕应许的那一位。救赎和拯救的时间到了。我打发你下去,领他们出来。”[出3:6-10]对此有什么要道歉的呢?
73

法老本可以杀掉摩西。他只是一个人,本是个奴隶。法老本可以杀掉他。但摩西不以这道为耻。他没有走下去,跪下来向法老乞求什么。他说:“我来,要领他们出去。”

法老说:“哼,你不可领他们去。”
摩西说:“好吧,那么,必有虱子出现在地上,甚至你要从其中趟过去。”这事就发生了。
法老说:“哦,摩西,把他们带走吧。”
他说:“好的。现在,你后悔了?”
法老说:“那么,你们可以去旷野几天。”
摩西说:“那么,苍蝇要来。”阿们!他说:“黑暗要来。”极大的黑暗,这里看不到那里。
最后,死亡临到了,从法老到他的臣仆,家中头生的都死了。[出12:29]
不需要向什么人道歉。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从神的灵生的,神赐他这使命,是神的信息下去那里,把百姓领出来。
瞧,神在这个时刻岂不也能呼召同样的人,从教会中领出一位新妇吗?
74

但以理,不,是大卫,他在扫罗面前不惧怕。当每个人都惧怕那边的歌利亚时,大卫毫不惧怕地走上前。[撒上17:34-37]他说:“你仆人…”这个脸色光亮的小伙子说:“你仆人为父亲放羊,有时来了熊,叼走一只羊。我就追它到旷野,用这甩石的机弦杀了它。有时来了一只狮子。”哦,瞧。“狮子来,叼走一只羊,我追到旷野,以甩石的机弦将它打倒。狮子爬起来,我就杀了它。”大卫说:“这位神…”那位冷淡退后的王站在那里,还有那些软弱无力的士兵,他们宣称在事奉天上的神,却任凭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站在那边,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撒上17:26]大卫说:“你仆人也必杀死他。神既救我脱离狮子和熊,也必救我脱离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大卫没有吞吞吐吐,没有说:“也许这事会成就。”他说:“它必成就。”他不以为耻。

75

但以理在王面前,不惧怕挑战王命,它说除了向王以外,任何人都不得祷告。但以理打开窗户,推开纱窗,一日三次祷告。[但6:7-10]他不惧怕。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不惧怕那烈火的窑炉,他们说:“我们的神能救我们。神能救我们。即或不然,我们也不向你的金像下拜。”[但3:16-18]他们不以这为耻。不,先生。不,先生。他们肯定不以这为耻,因为他们知道。
参孙在非利士人面前也不以为耻。当一千个非利士人跑向他时,他就拾起一根驴腮骨。[士15:14-17]那些人的盔甲是铜的,大约有一英寸半厚。参孙用驴腮骨击杀了一千人,驴腮骨仍然拿在他手里。他不感到难堪。他只是拿起手里有的东西,就拿着它去争战。他知道神的灵在他身上。他知道他生来是拿细耳人[士13:5]。他知道没有什么能困扰他。他是神的仆人。只要行在神的旨意中,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路,不管有多少个君王或非利士人,不管有什么事出现。是的。
76

约翰不以神的道为耻;这道曾在旷野临到他,告诉他去用水施洗。他不以为耻,他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因为神的灵在他身上。在祭司面前他也不以为耻。

他不以神的道为耻,就走到希律跟前。腓力的妻子与希律同居。他直直地走到希律王面前,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从旷野走出来;从那里出来,没受过教育,什么也没有,直直地走到希律的面前,说:“你娶这妇人是不合理的。”[太14:4]约翰不以神的道为耻。肯定的。他绝对不以这道为耻。
司提反,他也不以神的道为耻。
77

起先,五旬节那日,那些五旬节的人上那里去,聚集在楼房上,照着神的应许,圣灵降在他们身上。《路加福音》24:49说,“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正是这个应许,神的道应许他们说,“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但你们要在那里等候;不要去学什么神学或受什么教育等;要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能力。”当那个能力像一阵大风降临后,他们就不以福音为耻。
彼得站起来,说:“你们各人要悔改。你们这些人藉着无法之人的手,将和平的王钉在十字架上,神已经叫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是这事的见证。因为这正是约珥说的,’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2:17-38]他不以福音为耻。
78

小司提反,正如我刚才提到的,他去到那里,就像一阵旋风。他不是传道人,只是一位执事,[徒6:5]但他到处做复活的见证。他遇见了神。这就好像…… 想阻止他吗?瞧,这就像是在刮风的日子和干燥的时候,要扑灭一栋房子的大火一样。瞧,风每次刮来,别处的火就又点了起来。

众人把他拉到犹太公会面前。你们知道犹太公会是什么吗?它就像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所有宗教都涌进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里。所有宗派都涌进犹太公会里。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希律党人,无论是什么,他们都得加入那个公会。他们把司提反抓起来;抓他的,不单是个组织,而是大公会。“我们要恐吓他,使他招认。”
那天早上,司提反走上去,圣经说,他的面貌好像天使的面貌。[徒6:15]他说:“诸位父兄,让我对你们说。我们的祖宗在美索不达米亚还未住哈兰的时候,”[徒7:2,51]等等。他继续引用圣经。后来,他讲完这一切后,圣灵降在他身上,他说:“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他不以福音为耻,不以这道为耻。在犹太公会面前,他并不羞愧。是的。
79

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说话。作为犹太人,受教于迦玛列门下,他曾是个大有名望的人;但有一天,在往大马色去的路上,他进到了神的面前,与神接触。[徒9:2-6]有位天使以火柱的形式从天降下,一道光把他击倒在地上。他爬起来,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
保罗站在亚基帕王面前,复述他的故事。[徒26:2-23]他说:“我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罗1:16]肯定的。
80

呐,朋友们,我们可以一直讲到历代以来的那些人,但已经超过时间了。

让我这样说吧。人一旦与神发生联系(神就是道),并且道已经向他显明,彰显给他,他对道就不感到什么羞耻了。你就不会感到难堪。我说我信神的一切话,这不会使我难堪。当主要我说什么,我就去说,也去作,这不会使我难堪。我说我被圣灵充满了,这不会使我难堪。我说我说了方言,这不会使我难堪。我说我们的主向我显示了异象,这不会使我难堪。我说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不会使我难堪。
“你们为我名的缘故,被带到君王、统治者面前,不要思虑说什么话,因为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住在你们里头的父说的。凡在这世代,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要把那人当作可耻的。”愿神帮助我们,不要以为耻,帮助我们成为活的见证。
81

旧约里的每个先知,当他们出现时,他们成了活的道。他们是道。耶稣说他们被称为神,他们本是神;因为神的道临到他们。[约10:34]他们说:“这是主如此说。”

任何基督的门徒一旦接触到神,得到救赎,这救恩便进入他心里,他就成为拥有神的人。如果神藉着我们这必死的身体表达他自己,那么,我们该过怎样的一种生活,该怎样行走,该怎样说话呢?谁还会把这当作可耻的呢?
如果我到了一个地步,在杰弗逊维尔这里的警察局上班,我带着所有权柄走到街上,我并不会以这城市为耻。我是这城市的一部分。我是警察,是这城市的一部分,要维持秩序和管理。如果有人闯了红灯,我会告诉他他犯了错,给他一张罚单,我并不以为耻。那是我的职责,因为市政府付我薪水。我靠市政府生活。我有市政府给我的权柄。不管他是醉汉,或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都会支持我。我站稳自己的岗位,因为我是警察。我被任命,安排在这里,得到权柄去这样作。人都该遵守法律和各种权利等,看见凡事都行得正。
82

所以,如果我是基督徒,被圣灵充满,披戴耶稣基督复活的见证,就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就不要让任何魔鬼把你推来推去,说:“你不可做这事,不可做那事。”你就去做。神已经给你…

看,我们没有能力。那个警察没有能力挡住一辆车。有时候,那些车大约有三、四百匹的马力,警察怎能挡得住它呢?但他有权柄。
教会也是这样。我们有权柄,靠着耶稣基督的复活和他所应许的道(哈利路亚!),“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
83

不要在这个世代把主当作可耻的。这是地上最后一个罪恶、困苦的世代。这个世代罪恶、淫乱,满了新打的伤痕。[赛1:6]一切正派的东西都变得下流了。国家的政治,污秽,国家在分裂。

在非洲丛林里的深处,那些游猎的猎手,他们要听埃维斯·普莱斯利、帕特·布恩等那些人的摇滚乐和扭摆舞曲,必须带着高功率的收音机收听。那些土著想看他们表演,看他们脑袋甩来甩去,像那样表演;那些土著站在那里观看。但你看,他们不是美国人,不像帕特·布恩和埃维斯·普莱斯利、里基·纳尔逊那些人。他们不是犹大那种人,但他们…… 看,那是一个灵。这灵不仅在美国,也传遍了全世界,要把所有人带到哈米吉多顿战争中。他们那样行,不管他们是,不管他们来自哪个国家;非洲、印度,不管是哪里,这些庸俗的东西已经遍满全地,都是由一个人开始的。
84

福音和全能神的大能也是这样传遍了全世界。现在,分别的时刻已经来到,神正在呼召一位新妇;魔鬼也在呼召一个教会。愿我成为新妇的一部分。让我们祷告。

亲爱的神,我们看到墙上的字迹。[但5:5]我们就在末时了。我们知道,这些重大的事就摆在前面;然而,在某些地方,在这混乱以外仍有一些地方,仍有一些预定得永生的诚实的人。不可能只是预定给一个或两个;神啊,让我们大家一起尽自己的所能,把耶稣快来的好消息传到每个角落。把这粮食,把这道传播一点出去。无论那些鹰在哪里,他们都必跟随这粮食。无论是藉着一盘录音带,藉着一句话或一个见证而来,那些鹰都必跟随这粮食,去到总粮仓那里。因为经上记着说,“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
亲爱的耶稣,我们知道,你就是我们所吃的尸首。你就是道,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啊,我们祈求你,当我们把道撒出去时,真正的鹰必找到它。
当我们站在邪恶、冷淡、虔诚的人面前,不管是谁,愿我们都不以为耻。正如保罗吩咐提摩太的,“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后4:2-4]
神啊,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日子。你已经让我活得够长,看见这事发生。三十三年前,这经文就压在今天这教堂的房角石里。
85

神啊,祝福这里的每个人。主啊,倘若这里有人还没有准备好迎见你;还不能与你的道一致;还没有面对面遇见过你,他们知道接受你不是单靠某种行为,好像你只是一种信条或什么的,而是遇见永生的神;如果他们还没有遇见过你,主啊,愿他们现在就遇见你。

我相信,此刻你已离我们很近。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我只是感到你带领我向你祷告。不是叫人来听我,因为那样就是伪善的仪式。断乎不可!我不愿做一个伪君子。主啊,但我全心真诚地祈求这事。
今早,无论你对他或她说话,都愿他们谦卑,不以为耻;愿在他们内心深处,此刻就接受你;今晚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跟随每一句话,一切的道;如果他们受的是别样的洗礼,点水或泼水礼,记住,(主,我们也记住),你说过,“若有人从这书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启22:18-19]即使他来,想把名字记在册上,也没有用。让我们真诚和谦卑。
现在,主啊,他们在你手中。愿你看怎么好,就怎么待他们,因为他们是你的。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
86

呐,在我们低头时,我要你们现在真正严肃地想一想。首先,我很抱歉拖了大约十五分钟。现在,我们要哼首歌。此刻你们心里思想一下,“我真的遇见了神吗?”此刻非常真诚地思想一下。因为没有多少机会了,可能到了…… 可能此刻就是主再来前我们的最后一次相遇了。朋友们,很近了。看起来,每句经文都快要应验了。这对于你或我来说,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夜晚之前我们可能就走了。

我要跟随,一路跟随他。
我今听见,(“你把我和我的道当作可耻的吗?”)
我今听见救主呼召,…(呐,想象一下,你现在就躺在死亡的床上)
…听见…(到时候,可能就太迟了,但现在还不迟)
背起十架…(可能现在就要牺牲)跟随主。
呐,你内心来回答这点。
我随他过客西马尼,
我随他过客西马尼,
我随他过客西马尼,
我要跟随,一路跟随他。
现在,我们继续低着头,让我们举起手,说:
我要随他经过审判,(呐,这是此刻在经历的,他在审判我们)
我要…(主啊,你发现我有罪吗?请赦免我)随他经过审判,(主啊,今早你要判定我是什么呢?)
…随他经过审判。(主啊,试炼我,看在我里面有什么不洁没有?[诗139:23-24])
…跟随,一路跟随他。
87

父啊,今早我们为这些举起的手而感谢你。我没看到一个人没有举手。主啊,我感谢你;主,我相信你也没看到。没有一个人没有举手;他们准备好要经过审判。主啊,审察我们。父啊,若是我们里面有什么过犯,请赦免我们。赐怜悯给我们,因为我们不要在怜悯离开后遇见你的审判。现在怜悯还在,神啊,所以我们祈求你审察我们,照着你的道和你的应许,赦免我们的罪。让我们一生一世都为你而活,不以福音为耻。

父啊,如果这是你的旨意,现在我们要开始连续三个星期天的聚会。主,请为此而预备我们的心。哦神啊,请预备我。我是站在这里的人中深深需要你的人。我祈求你,在将到的这几天里,带领我、引导我到我该做、该说的事上。
主啊,带领和引导你勇敢的仆人,我们宝贵的内维尔弟兄,还有曼恩弟兄,教会的执事和理事们,以及聚集在这里的每个人。
88

主啊,预备我们;让我们能用真正基督徒的方式把罪人带到你面前;把教会成员带来,认识我们所认识的神,就是我们亲自遇见的神,愿他也成为他们的神。父啊,我们做不了这事,也无法送他们进去。但你圣灵,必运行在会众和教会成员的身上。

那天早上,我得到了与你同在的小经历,“去为我儿子找一个新妇;把她从众人和众教会中领出来。把那位新妇拉出来。”主,现在我要祷告,求你打发利百加来;我要竭力作好以利以谢。帮助我,使我成为忠心的仆人。愿天上的神差遣天使在我面前,在我们面前,使我们把这一切都收集起来,挑选你所拣选的新妇。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9

呐,很抱歉留你们迟了一点。超过了二十五分钟。我本该在二十五分钟前离开这里。但现在,你们喜欢唱“时常携带耶稣圣名”这首老歌吗?这歌不是很美吗?我唱这首歌,已经有三十三年了,当作散会的歌。水洗的歌是,“我站在约旦怒河边。”我想这首歌很美;“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与你旁边的人握手)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呐,记住今晚的聚会,七点半,今晚七点半。现在,我们就唱一段。好吗?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
每逢诱惑扰你心灵(那时你该怎么做?),呼吸这名在心间。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90

聚会结束后,有人要来受洗吗?如果有,请举手。有人要受洗吗?有两个,好的,聚会一结束,马上就受洗。如果还有其他人,你们谁还想要受洗,我们每场聚会后都有洗礼的事奉。你只要问一下就行了。我们随时准备为你施洗。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为你施洗是我们的责任。这样做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很高兴随时去做。你们要受洗的人,聚会后,就马上到房间去,我们会接着行水洗的礼。若有人要跟他们一起做,你要确信,我们在这里…… 如果你已经为你的罪悔改,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如果你作基督徒已经有几年了,从未看见这光,现在拯救的光已经来到。

一个女子,一个新妇,必须接受这名。耶稣说:“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你们倒要接待他。”[约5:43]这是指你们的宗派。
任何儿子都是奉他父的名来。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奉你们父的名来。
他的名是什么,父的名是什么呢?是耶稣。他,“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呐,当然,他的新妇也必须跟他的名。
我娶一个妻子,她原来姓布罗伊,现在她成了姓伯兰罕的。耶稣来找一位新妇;你来到水池时,要确实记住这点。现在,让我们低头。
91

这里的维尔弟兄对我们不是陌生人。他是一位非常宝贵的弟兄,他和他妻子,在很多聚会中都与我在一起。他也是把这些讲章写成书的作者。维尔弟兄,在我们低头时,请你为我们作散会的祷告。[原注:维尔弟兄祷告。]

92

[这是伯兰罕弟兄1965年5月27日在非洲时所作的见证。因为很简短,所以放在这篇信息的结尾。]

这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我等候这个时刻已经有15年了。自从我上次离开你们,我的心就一直渴望再见到你们。我为这次能回来做了很多的祷告。
几个星期前,我怀着极大的期待,并相信我能来这里举行一次聚会。但当我拿到签证时,上面写着“受限制”,我几乎要心脏病发作了。哈哈。我太想来了。但我相信借着神,我会再次奉主耶稣的名来到他在非洲的百姓当中传道。神应许我们说他要把我们心里所愿的赐给我们,而这正是我心中的一个愿望。
我能记得在约翰内斯堡的那次伟大的聚会。
我记得那个腿短了一截的男孩子腿又变长了,正常了。
还有那个后背有病的小女孩得了医治,结果她的妈妈晕倒在担架上。[翻译说:“她是我妻子的表妹。”]你的妻子……?哦,天哪!
有太多伟大的事情了。毫无疑问,很多参加那些聚会的人现在已经信主了。从那儿以后我也老了。我上去的日子不会太久了。那时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不需要签证了。哈哈。
我感觉我要讲道了。哈哈。但在我的圣经上写着,“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我盼望等会儿跟你们见面,握手,再一起交通。我很感激这些优秀的人。我希望我所有,各个宗派的非洲的弟兄都能到这儿,这样我们就可以聚在一起,整晚的交通了。我想要听主在这里为你们所做的事。我也想告诉你们他为我们在大洋的另一端所做的事。也许某一天他会允许的。我会为你们祷告,直到那日。你们愿意为我祷告吗?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