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429E 选择新妇

1

有病的人太多了,我没法子一下子都照顾过来。

今晚,我非常高兴能再次来到这里,来到这个美丽的礼堂,来到这群好人当中。刚才我们从外面进来的时候,那些站在街上的人说他们进不来。我说:“那或许我可以帮你们找个位子。”但他们没有办法让这些人进来。我很抱歉,我们实在没有足够的空位给他们。他们说甚至连地下室都挤满了人,我们只能对此表示歉意。但我们很高兴能来到这里,与你们这些出色的传道人、商人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见面。
2

我很荣幸能在今早的早餐会上向一群这么好的人讲话,这的确是我所珍视的荣誉。今天早上我在讲“麦粒与麦壳不能同受产业”这个主题,但我还没有讲完,这不是弟兄的错。他想争取让经理能让我们再多呆一会儿,但经理不让。迪马弟兄,我真地非常感谢你这么做。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也非常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的友善。可惜他们不能让我们继续讲下去,所以,我们只好结束聚会了。以后我会再找个时间把它讲完:“麦粒与麦壳不能同受产业。”你们在座的人都明白了吗?我希望所讲的已足够使你们明白了。

3

我知道你们今晚还有一个座谈会,所以我不想留你们在这儿太久,免得你们错过它。因为我认为,那天晚上我们看的座谈会,对五旬节派的信徒来说,确实很有价值。那些人真是太出色了,回答问题也相当精彩,很直接。看的时候,我感觉很好,我相信主会在今晚祝福这个节目和所有收看的人,愿他们能相信。这是我诚挚的祷告。

4

今天我们收到很多有关在聚会中病得医治的报告,有写信,也有打电话来的。我太高兴了。这是……去探望那些生病的人,这是我事工的一部分。我来到这里布道,我是……你们知道,我不是一个布道家,但我……我满口都是肯塔基的土语,什么“俺啦,咱啦”这些词,所以我不能称自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现代布道家。我担不起那个位置,因为我没有受过教育。但是我很想跟别人表达我对神话语的认识,或者说是把我对神话语的感受和对它的认识告诉别人;告诉他们我是怎么得来的,他对我又意味着什么。他是我生命的一切,是我所有的盼望,超过我所能想象的。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在地上几乎没有一个朋友。但如今我确实要为有这么多的好朋友而感恩。

我是……[原注:有人在说扩音系统的事]哦,对不起。他说我离这个麦克风有点偏了。
5

现在,让我们正式开始今晚的聚会,让我们先翻开圣经来读。我一直都很喜欢读圣经,因为它是神的道。我相信它,我相信它是神绝对无误的话。现在,我有一些经文以及一些注解写在这儿,在下面大约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会讲到它们。然后我们按时散会,让大家能回去再看今晚精彩的座谈会。我相信神会一路继续地祝福你们。我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今晚我自己也要开车回到图森去。瞧,你们想象得出,开车得开十个小时。我快要到海外去了,所以我必须赶在早上,到政府那里去接受黄热病的检疫注射,我必须得赶到那里。前些日子我曾延过期,但这次他们再也不会让我说“不行”了。我和我的赞助人还得注射预防破伤风与伤寒的疫苗。

6

很感谢你们给我这样的机会。这些在大会之前的聚会,确实让我很受感动。你们都是很好的人,我相信神一定会祝福你们。当那伟大的时刻……那躺卧在北方的巨大“怪兽”,前几天在阿拉斯加已经蠢蠢欲动了,今天早上它的“尾巴”已经伸到了华盛顿州一带。它可以很轻易地一路延伸到这里。圣灵所告诉我的,是非常肯定的。

你们当中有人问过我,说:“伯兰罕弟兄,加州会发生大地震吗?”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那是真的。我一向都想要对你们坦诚,我不想推测,或说别人的意见,或说我是怎么认为的,这样的话。每当我告诉你们什么事将要发生之前,主一定要先告诉我,然后我才会告诉你们。我知道整个世界都处在震撼之中,我们已经到了末日了。但有一件事情我试图……
7

今天早晨,莎卡林弟兄说,他以前总是去到那些要求代祷的队伍当中,在人们上台之前把祷告卡收集起来,看看上面所写的,然后看我说的是否与他们所写的一样。你知道,他们在祷告卡上写了各样的事项,他要看看我说的对不对。他说,他核对过数百张卡片,发现我从来没有一张说错过。将来也不会错,明白吗?因为只要那是神作的,就不会错。如果我把自己的意见加进去,那么这事从一开始就错了。

不久前,有一个小姑娘来找我,她父亲现在就坐在这儿听我讲道。她做了个梦,她说:“伯兰罕弟兄,这个梦意味着什么呢?”
我说:“姐妹,我不知道。我必须得看看神是否告诉我。”于是我回去求问主,但是主一直都没有告诉我。后来,那个小姑娘又来了,她说:“我的这个梦有解释了吗?”
我说:“过来,亲爱的,坐下。”我说:“你父母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他们退休了,从加拿大一路来到这里,一直跟着我到处走。他们都相信我所说的,在我一生当中,我从来没有故意告诉过任何人错误的事情。如果我……我想我知道那梦的意思,但除非我亲自看到那个梦,然后主告诉我那梦的意思是什么,否则我就不能告诉你,明白吗?如果我只是编造出一些东西,那么可能有一天在你生死关头,需要我帮助的时候,你就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了。”
8

如果我有奉主的名告诉你们什么事,那就一定是神告诉我的。到今天,这么多年来,我在世界各地来来回回跑,到处奔走,从来没有一次出过错,因为……现在,你们都知道人是不可能那么准确无误的,只有神的灵才能这么做。

我有一个需要我对之负责的信息。很多时候,人们认为我是一个很不好的人,认为我不爱他们,总是伤害他们。也许这些人只是没有坐下来,仔细想一想。但事实并非如此,不是这样。我爱人们;但你要知道,爱是带有管教的。
9

如果你的小孩坐在外面街道上,你说:“小宝宝,可别在那里玩。”这时车在他身边“嗖嗖”地飞,你把他抱进来,结果他又跑出去,那你就应该纠正他。如果你爱他,你就会这么做,你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坐在小船上顺流而下,漂向一个瀑布;而你知道,小船一碰到瀑布马上就会翻沉,难道你会温柔地说:“约翰,也许你该好好考虑考虑,也许你不该这么做。”如果我知道他真的有危险,如果我可以的话,那我恨不得一把将他从船里给揪出来。因着爱,我才会这么做。
10

在我所讲的这些信息里,我从来不会讲任何教义之类的东西。我只在我自己的教会里讲。但当我来到这里,因为大家都来自不同的教派,有着不同的想法,所以,我只想以比较温和的方式作适当的解释。但如果你是从神的灵生的,这已经足够了。我相信,这些基督徒,包括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以及其它宗派的信徒,你们会明白我所说的。

11

呐,今天晚上,我想请大家翻开《创世记》24章,我会从《创世记》24章12节开始读。

12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啊,求你施恩给我主人亚伯拉罕,使我今日遇见好机会。13我现今站在井旁,城内居民的女子们正出来打水。14我向哪一个女子说:’请你拿下水瓶来,给我水喝。’她若说:’请喝!我也给你的骆驼喝。’愿那女子就作你所预定给你仆人以撒的妻。这样,我便知道你施恩给我主人了。”
12

跟着在《启示录》……《创世记》是圣经的第一本书。现在,我们再去到圣经的最后,我来读《启示录》21章9节。我们知道《创世记》中的一段经文,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读遍整章,那是神差派以利以谢,哦,是亚伯拉罕派以利以谢(对不起),为以撒挑选新妇的经过。后来,美丽的利百加出现了,这是对亚伯拉罕仆人以利以谢刚刚祷告的完美答复。我们现在来看《启示录》21章9节。

9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
13

呐,今晚我要从中讲一个题目,就是“选择新妇”。这是一个……如果我的弟兄在录音的话,那你可以录下去,并且发出去。

我所讲的这个信息,不仅是讲给这里的会众听的,这些录音带会传到世界各地去。这些录音带会被翻译成各种不同的语言,哦,有好多种语言,甚至传到世界各地信奉异教的人们那里去。我们会免费把这些录音带送到各地的教会去,它们会被翻译成非洲丛林中各部落的方言,印度语;这些录音带会传到世界各地。
14

选择新妇;在人生的许多事情上,我们都要选择。生活本身就是一个选择:我们有权走我们自己的路,选择我们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方式。教育是一种选择:我们可以选择受教育,或不受教育。我们都有这种选择权。对与错也是一种选择:每一个男人、每一个女人、男孩、女孩,都必须自己选择是否要努力过一种正确或不正确的生活。选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永恒的归宿是一种选择。今晚的聚会结束前,也许你们当中就有人要做出选择,到底要在何处度过你的永恒。总有一天……如果你屡次拒绝神,那么总有一次是你最后一次拒绝他。怜悯与审判只是一线之隔,无论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谁敢越雷池一步都是危险的。因为一旦你跨越了那条死亡线,就再也没法回头了。因此今晚,也许就是许多人决定他们将在哪里度过无尽永恒的时候了。
15

在我们的生命中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终身伴侣的选择。青年男女一走进生活,就被赋予了选择的权利。小伙子有权去挑选,姑娘也有权来接受或拒绝,但这个选择依然是双方面的,男女都有权选择。

作为一个基督徒,你同样也有权选择。到目前为止,在美国,你可以选择上哪个教堂。作为美国公民,你有权选择成为任何一间教会的成员,这也是一种选择。如果你不想去教堂的话,那你可以不去任何一间教堂。倘若你想从卫理公会转到浸信会,或从天主教转到新教,也没有人可以命令你或强迫你加入某一个特定的教会。这是我们的……这是我们的自由。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民主,即每一个人都有选择宗教信仰的自由,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愿神帮助我们尽量拥有这种自由。
16

你还可以选择是否……当你要选择一个教会时,你有权选择一个能将你带到永恒目的地的教会;你也可以选择一个有某种信条的教会,因为你可能认为那信条正是你所需要的,或者转去其它有各自信条的教会。对于神的道你也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你必须做出选择。关于选择,在我们当中有一条不成文的律法。

就像当年以利亚在迦密山上,那个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我相信我们也快到了这样的时刻了。也许今天晚上对你对我来说,我们也得像在迦密山上那样做出选择。坦白地说,我认为全世界的人都面临着这种选择。
很快,你将对此做出选择。
17

你们属于宗派教会的人们,请务必相信这一点: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要么你将加入世界基督教协会,要么你就不再属于任何的宗派。你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你选择的时候到了。等到最后一刻才做出决定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到时你可能陷得太深而不能自拔了。你要知道,你被警告的时间是有限的,一旦你越过那条警戒线,你就会被盖上,或说是烙上了对方的印记。

18

记住,当禧年来临时,祭司会走来走去吹号发声,宣告每个奴隶都可以得自由;但如果他们拒绝接受自由,那么他就要被带到殿中的一根柱子前,让人用锥子把他的耳朵刺透,以后他便要终身服事他的主人。[申15:17]他被刺穿耳朵,就是他听道的预表。“信道是从听道来的。”[罗10:17]他听到了那号声,但他就是不愿意听从。

许多时候人们听过神的真理,又看到这是被验证的真理,但他们却不愿意听从。这有其它的原因,他们宁要别的选择,也不愿面对真理和事实。因此,他们的耳朵就向福音关闭了,他们再也听不进去了。所以,我对你们的忠告,就是一旦神对你的心说话,你要立刻行动。
以利亚给了以色列人一个选择的机会,“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王上18:21]
19

我们看到,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属灵事物的预表,这点在今天早上的讲道中,我们已经提过了。就如太阳和它的属性一样。

大自然是我的第一本圣经。在我还没有读过任何一页圣经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了神。因为圣经就写在大自然里,它跟神的道相辅相成。自然界生物的死亡、埋葬、复活,以及太阳的东升、照耀、西沉、落下、再升起,有太多的事物可以让我们看到神在大自然中运行;甚至不需要这信息,我们也可以明白。
20

既然属灵……既然自然事物是属灵事物的预表,那么我们人类选择新妇,也是神拣选属灵新妇的预表。

选择妻子,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一个男人……因为你结婚时所立的誓约,是只有死才能把我们分开。我们应当持守这誓言。你在神面前立下誓约,只有死才能将你们分开。我想,我们应该……一个心志健全的男人在计划他的未来时,应该非常谨慎地去挑选他的妻子。你必须小心谨慎地去做。一个女人在选择丈夫,或者说在接受一个男人的选择时,更要加倍小心才是,特别是在这个时代。一个男人在选择妻子之前必须先好好地思考并祷告。
21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美国今天有这么高的离婚个案。这个国家的离婚率高居世界榜首,超过任何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离婚率远超过其它的国家,而美国却被人们认为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我们的离婚法庭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就是男人远离了神,女人也远离了神。

我们发现,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应当为自己的婚姻好好祷告,不是只看到对方漂亮的眼睛或健壮的肩膀,或是其它属世情欲的东西,而是先仰望神求问:“主啊,这是你的旨意吗?”
22

我认为今天有太多欺骗的事情了,比如说在学校里。一天早上,许多邻居的小孩子们经过我家去上学,其中有些是我好朋友的小孩。他们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可以为我们祷告吗?因为今天我们有一个测验。昨晚我们努力了一整夜,但看来还是没把握,请你为我们祷告。”我想,任何一个学生,如果你,如果你……如果在早上,他们的父母在餐桌上说:“孩子他妈,约翰今天有个测验,咱们现在为他祷告吧!”我想这是唯一可以做的,比做任何其它的事,或作弊、偷看别人的试卷都好。所以我想,你们要是能为这事祷告就好了。

23

如果在我们结婚之前,能够仔细考虑考虑;如果在我们选择妻子或丈夫之前,能够好好考虑考虑就好了。一个男人,若不好好为他的婚事恳切祷告,他可能会毁了自己的一生。记住,这个誓约可是到死才能把我们分开的啊!一个错误的选择,就能毁了他的一生。但如果一个男人明知自己正在做一个错误的选择,准备跟一位不适合自己的女人结婚,而且不顾一切地要这么做的话,那这就是他的错了。如果一个女人明知那男人并不适合作她的丈夫,却还是决定嫁给他,那就是她自己的错了,因为这是在她知道什么是对与错之后所作的选择。所以,除非你已经为婚事彻底地祷告过,否则就别结婚。

24

这同样也可以用在选择教会上。现在,你必须要为跟哪一个教会交往而好好地祷告。要记住,每一个教会都有它的灵。我来不是想评论什么,然而我意识到我是一个老人了,终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我必须在审判的那一天,对我今晚或在其它任何时候所说过的话负责,所以,我必须绝对认真并确实相信自己所说的。当你去到教会,如果你想看看那个教会的行为,只要观察一下那个教会的牧师,就会发现那个教会的行为往往跟牧师的行为非常相似。

有时候,我真怀疑人们得到的不是圣灵,而是别人的灵。当你到了某处,如果那里的牧师既激进又活跃,你会发现那里的会众也是一样。我可以把你带到另外一个教会,如果你看到那里的牧师站着,头前后摇摆,你会看到会众也在做同样的动作。如果你选一个什么都接受的牧师,那这个教会也会像他一样。所以,要是我选择教会,我会选一个纯正、有基要信仰、相信全备福音的圣经教会,好让我的家人去聚会。
选择!我看到……
25

有一天,孩子们……莎卡林弟兄的儿子和他的女婿,带我到这里来为一个年轻人祷告。那年轻人是一位歌手、一个很好的孩子,他的名字叫弗雷德·巴克尔,刚刚旅行回来。他们打电话告诉我说弗雷德快死了;在我赶去他家之前,又一个消息传来,说可能他现在已经死了。他说他脑出血,已经瘫痪,快要死了;他太太要我为他祷告。

当时我想:“哦,就算我尽快飞去,在我到之前,可能他已经死了。”所以,我就立刻跟那个女士通了话,并且要她把电话听筒放在弗雷德的耳边。当时他不能吞咽,医院给他安上人工吞咽装置。当我为他祷告的时候,他示意要人们把装置从他的喉咙里拿掉,他可以吞咽了。医生们都不相信,就试试把装置去掉,他果然能够吞咽了,并且第二天就坐了起来。
26

说到选择教会,今天早上我们接到一个电话,是有关我教会里的一位信徒,她是路易斯维尔一个正宗的浸信会妇人。她今天早上去世了。在我老家的教会里,一群真正奉献给神的圣徒们,自己聚集起来,在殓葬人员还没有到达之前,先赶到现场,站在她周围,不停地为她祷告,结果她活了过来!而且直到今晚她依然健在。那些人是我教会的众长老,为什么?因为他们受教相信凡事都可能,所以他们诚恳地到神面前。

所以,你必须做一个正确的选择。
27

还有,一个男人挑选什么样的女人,能反映出他的志向与品性。如果一个男人选了一个不正当的女人,就反映出他的品性也是如此。他选上什么样的女人,就显出他的内心是什么样子。当一个男人选了一个女人为妻,这个女人就反映出这个男人的内心,显出他的内心是怎样的;而不管他外面怎么说,只要看他娶什么样的女人为妻。

要是我到某人的办公室去,那人自称是个基督徒,可是墙上却挂满了美女的照片,屋里播放着流行歌曲,我不管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的见证;因为他的灵还在摄取这些属世的东西。如果他娶了一个伴舞的,或者一个性感影星,或一个时髦的现代女郎,那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种反映,反映出他理想中未来的家,将会是个什么样的家庭。他既然娶了这么个女人来给他生养孩子,那么,她是什么样,就会把孩子也教成什么样。所以,这就反映这个男人的内心。一个男人娶了那样的女人,就显示了他对未来的想法。你能够想象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会这么做吗?不,先生,决不会。
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会去追求什么歌舞艳星、性感女郎。他只会去寻找具有基督徒品性的女子。
28

你不可能拥有所有的东西。你可能碰到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而另一位姑娘她可能……她的身材看上去比这个好;那么你就要选择其中一位而放弃另一位了。但即使她的身材不美,不漂亮,她……我不管她漂亮与否,但你最好先看看她的品性,先别管她是否漂亮。

因为当一个基督徒选择妻子的时候,他应该选择一位真正重生的女子,不管她的长相怎么样,而是她的本性决定了她这个人。再者,那也反映出他自己是否有属神的品性,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以及他的将来会怎么样;因为这个女人要来操持他的家,并实现他未来家庭的计划。如果他娶了一个现代女性,一个性感女皇,那他还有什么盼头?他还能指望有一个什么好的家呢?
假如他娶了一位不够贤德的女子,不愿呆在家中料理家务,而总是想跑到别人的办公室里上班,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主妇呢?你就不得不请保姆等等,这是真的。
29

我对女人上班的现代潮流没有半点好感。当我看到那些当警察的妇女,穿着制服,骑着摩托在城里兜来兜去;我告诉你,让一个女人做这种差事而许多男人在失业,这对哪一个城市来说,都是一种耻辱!这反映出我们这个城市的现代思想,这反映出它的可耻!我们没有必要让女人出来做这种事。她们没有责任去管外边的事。

当神赐给男人一位妻子时,那是他在救恩以外所能赐给男人的最好礼物。可是一旦女人开始想取代男人的地位,她就成了男人所拥有的最糟的东西。
是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其灵意的一面。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刺耳,你们认为这话很刺耳,但它是事实。我们不要管它多刺耳,我们只管面对这些事实。因为那是圣经所教导的,明白吗?
30

现在,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神为他将来的新妇所设计的将来的家,这一属灵的计划,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如果一个男人娶了一个性感影星,你就可以看到他对未来的盼望是什么。如果一个男人娶了一个不愿呆在家里的女人,你就可以看出他对未来的盼望到底是什么。

我有一次……这听起来很不好听,但我觉得还是要说出来。通常如果我感到有话要说,我就得说出来,这往往是神叫我做的。
以前,我常常和一位牧场的工友一起去选购牲口。我留意到这个老工友总是先看看母牛的脸,然后才还价。他转动那母牛的头,前后查看。我就在后面跟着他,留意他的举动。他上下打量这头母牛,如果它的身材不错,他就会转动它的头来看它的脸。有时候他就摇摇头走开了。
我说:“杰夫,我想问你点儿事。”
他说:“说吧,比尔。”
我就问:“为什么你总是看母牛的脸呢?那母牛看起来不错嘛,是一头很健壮的母牛啊!”
他回答:“我要告诉你,孩子,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在他告诉我之后,我才明白。他说∶“我不管它外表怎么样,它可能混身上下,甚至连蹄子上都是肉,但如果它的眼神有野性,你可千万别买它!”
我问:“为什么呀,杰夫?”
他说:“首先,它永远安静不下来。”他说:“其次,它永远不会成为小牛的好妈咪。”他说:“它之所以这么肥,是因为他们把它关在栏里。要是你让她带着这种野性的眼神跑出去,那她非得撒了欢儿到处跑,直到把自己累死。”
我说:“你知道吗?我学到了点东西,我相信这也同样可以应用到女人身上。”对于那种野性难驯,眼神总是瞟来瞟去的现代女性,小伙子们,你最好离她远点儿!我才不要那种眼上涂着蓝眼圈的女人。我不认为基督徒应该这样。我不管电视和报刊怎样吹嘘说那很“漂亮”,但那是我一生所见过,最令人恶心、最丑陋的样子。
31

我第一次看到那种女人,是有一天我在克里夫顿餐厅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群年轻女士走了进来。阿根布莱特弟兄和我刚进来,他下楼去了。这时我看到有个女孩儿走过来。我寻思着:“哦,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打扮。这看起来……哦,她看来好像得了溃疡,你知道,那样子看起来很滑稽。我这么说不是在开玩笑。我这么说是……你们都知道,我见过患麻疯病的;我是个传教士,我也见过各种各样畸形的人,能够分辨不同的疾病。我差点要走过去,告诉那位年轻的姑娘说:“我是一位传道人,为病人祷告,你愿意让我为你祷告吗?”因为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之后又有两、三个同样打扮的人进来了。于是,我就退了回来,想等一会儿再说。这时,阿根布莱特弟兄走过来,我就问他:“阿根布莱特弟兄(他今晚可能也在这儿),那女人出了什么事啊?”

他回答我:“那是化妆嘛。”
我说:“什么?我的妈呀!”看到吗?当时我还以为那女人应该被送进传染病院,免得她传染给别的人。
32

你们知道,当你选择的时候,你必须有所计划、观察,并且祷告。因为我们从神应许的道中,知道一个男人所选择的新妇,将会反映这个男人的品性。这会反映出他的内心。你能想象一位被圣灵充满的男人娶这种女人作妻子吗?弟兄们,我可是看不出。也许我是个老古董,但你知道,我实在弄不明白那种东西,瞧?

注意,因为那反映出他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因为他所娶的妻子将要帮他建造未来的家。
现在,让我们回头再来看看属灵这一方面。当你看到一个活在世界里的教会,言行像世人,盼望像世人,与世人同流合污,不把神的诫命放在眼里,好像神从来没有吩咐过一样;由此你就可以想象得出,基督绝不会娶这么个教会作他的新妇。你能想象神会娶今天这种时髦的教会作新妇吗?绝对不会是我的主。我怎么都看不出主会这么做,绝对不会!
要记住,男人和他的妻子是一体的。你愿意和那种女人成为一体吗?如果你愿意,那你就太让我失望了。
33

同样,神难道会和那些宗派教会的“妓女”结合吗?你想主会这样做吗?主永远不会与这种“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的妓女结合!他永远不会的!主的新妇必须有主的品性;真正重生的教会必须具有基督的品性,因为丈夫和妻子是一体的。既然耶稣只做讨神喜悦的事情,常常遵守并活出神的道来,那么,主的新妇也必须有主一样的品性。

她绝对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宗派,因为要是那样的话,不管你想怎样说“不”,她还是被教派的理事会所控制着:告诉她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而且很多时候,它跟神的真道相差十万八千里。
34

可悲的是,我们都已经离弃了神所留给我们的、来引导教会的引导者。他从来没有差派地区长老来;他从来没有差派主教、红衣主教、神甫、或教皇来。他只差派了圣灵来引导教会。“当他—圣灵来的时候,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并要将我告诉你们的这些事都启示出来,让你们能回想起来,并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3]圣灵要做这事。但现代的教会仇视这一点!他们既然不喜欢这个,那他们又怎么可能成为基督的新妇呢?

今天的人都在选择一个时髦的教派,这样的选择,只能反映出他们对神的道一无所知。我不想伤害谁,我只想把这一点深深地扎根在你们心里,直到你明白为止。
35

我曾经给许多对夫妇证过婚,每一桩婚事总是使我想起了基督和他的新妇。几年前我这儿主持过的一个婚礼,是我一生中非常有意义的一个婚礼。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传道人。

那时,我的一个弟弟在P.W.A.工作,我不知道跟我同龄的人是否还记得?那是政府的一个工程项目。我弟弟在三十英里以外的地方上班。他们当时正在挖掘一些湖泊,那是自然保护区的一个工程项目。
有一个从印第安纳波里斯来的小伙子和我弟弟一起在那儿工作,哦,那里离我所住的杰弗逊维尔北面大约有一百英里。那里有一个……有一天,他对我弟弟说:“道格,如果我有足够的钱付给牧师的话,我就准备结婚了。现在我的钱只够申请结婚证,但不够付给牧师。”
道格说:“哦,我哥哥是一位传道人,也许他可以给你证婚。他从来都不向人收取任何的酬金。”
他说:“那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看看他愿不愿意为我证婚?”
36

于是,那天晚上,我弟弟来问我。我说:“如果他以前从来没有结过婚,他们俩都没有过的话,那就没问题。”

我弟弟说,他会去问问那青年。
过后我说:“既然这样,那叫他来我这儿吧。”
就这样,到了星期六,那个小伙子来到我这里。对我来说,每次回忆起这件事都是很有意义的。那天下午,天下着雨,一辆老式的雪弗莱车开到了我家门前,车头灯还是用包装线捆起来的。那时我刚失去妻子不久,我是单身一个人,有两个小房间。道格和我就在那里等着他们。那个小伙子从车里出来。我想,对我或任何人来说,他实在是不像个新郎。当时,我还用仅有的一块半美元买了一双比较像样的鞋子,可是他却穿着一双破鞋子,裤子也是松松垮垮的。上身套了一件破旧的斜纹厚绒布的夹克,我想也许你们中间的一些老人都记不起那种夹克了。那衣服好像在洗衣机中洗过,但没有清洗一样,全是褶子,边角都翘了起来。
37

一个年轻的姑娘从车的另一边出来,穿着一种格子花纹的裙子。我不知道叫什么,我有一次把那种东西叫错名字了。我想可能是叫格子连衣裙。那是一个……我又说错了,我总是这样,我说……她从车里出来,和那青年一起走上台阶。当他们走进来时,那可怜的小姑娘,我猜,她所有的财产可能就是这么一条裙子。她几乎连鞋子都没有。她是从印第安纳波里斯搭顺风车来的,长长的辫子直垂到背后,看起来非常年轻。

我问她:“你到结婚年龄了吗?”
她说:“到了,先生。我这儿有我父母亲所签的证明。”她说:“我必须在法庭出示它才能拿到结婚证。”
我说:“好吧,在举行婚礼之前,我想先和你们谈一谈。”他们就坐下了。那男孩子不断打量着房子。他真得剪一剪头发了。他不断打量着房子,没有留心听我的话。
我说:“孩子,我要你留心听我的话。”
他说:“是的,先生。”
我问:“你爱这个女孩吗?”
他回答:“是的,先生,我爱她。”
我又问那姑娘:“你爱他吗?”
她回答:“是的,先生,我爱他。”
我又再问那个小伙子:“你们结婚后,你有地方带她去住吗?”
他说:“有的,先生。”
我说:“好吧,我要再问你一些事情,我知道你在P.W.A.工作。”
他说:“是的,先生。”那里的工资大约是十二美元一个星期。
我说:“你认为你能养活她吗?”
他回答:“我会尽我一切的力量。”
我说:“那好。”然后我又问那女子,说:“如果他现在失业的话,姐妹,你会怎样做呢?你会跑回娘家去找爸爸妈妈吗?”
她回答:“不!先生,我会跟他在一起的。”
我说:“先生,如果有一天你养了三、四个孩子,又没有东西给他们吃,又没有工作,你会怎么办?送她走吗?”
他回答:“不!先生,我死活都会撑下去,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感到自己很渺小,我看出他真心爱她,他们彼此相爱。于是我就给他们证了婚。
38

后来,我很想知道这小伙子带着那姑娘去了哪里。几天后,我问我弟弟道格:“他们现在住在哪儿?”

我弟弟说:“他俩去新奥尔巴尼了。”那是在我们下游的一个小城,那里沿着河岸有好些弃置的铁皮屋。我在那里当电线工时,每天都去那儿,因为其他的工友喜欢一起坐着讲笑话等等,我却喜欢开着卡车顺河而下,到一个很大的铁皮屋下祷告、读经。那里以前是个制铁厂。在那儿还有一堆废弃的旧货车车箱,这小伙子就弄了一部来作为他们的房子。在旁边锯了一个门,又找来了旧报纸和钉钉……有多少人知道什么叫纸钉?这里可能没有从肯塔基州来的。纸钉就是用一张厚纸板,把图钉穿过去,就是小的图钉,然后再钉在……这就是纸钉了。
39

他们把这种东西钉在墙上。他又从铁厂那边弄来一些废料,做了一个进门的台阶。他们又找来些旧箱子,做了个桌子。有一天我想:“我应该去看看他们生活得怎么样了。”

在这之前大约六个月,我也给奈特的女儿和斯赖德的儿子证过婚。奈特是俄亥俄河一带最富有的人,他在那一带经营一些很大的工厂,建造组合房屋等等。斯赖德,E.T.斯赖德先生经营沙石公司。他们是百万富翁的孩子,我为他们主持了婚礼。
当时我去到一个地方,花了大约两个礼拜,反复排练怎么样为他们主持婚礼。他们在那个帐篷里来来回回,又跪在一个小枕头上等等,那是我所见过的最铺张、最奢侈的婚礼。当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但另外那对小夫妻却是站在一个又小又旧的房子里举行婚礼,里面只有一张小沙发和一张折叠床。但这两对夫妻,我都是用同样的证婚词来证婚的。
40

后来有一天,我想我应该去探访这对富裕的夫妻。他们不需要工作,因为他们双方的父亲都是百万富翁。父辈们给他俩盖了一幢漂亮的房子。奈特住在山顶上,他家豪华别墅门上的把手都是用14K金做的,你可以想象他们所住的家是多么豪华。他们不需要工作,每年父母都送一辆漂亮的卡迪拉克轿车给他们。他们还只是孩子,但已经可以拥有他们所想要的一切了。

有一天我走上去……我之所以跟他们认识,是因为他们的一个朋友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很亲密的朋友。互相认识后,他们就要我来为他们的孩子主持婚礼。
41

之后我就上去探访他们。到了外院,我就把我那部旧福特车停在外边,走上台阶。可能我走得有点太近,所以,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这对夫妻正吵得不可开交。他们彼此嫉妒对方,是因为他们一起去跳舞。妻子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拥有王后般的美丽。多次当选为花后而赢取了不少车子和礼品。我看到他俩,一个坐在这边,一个坐在另一边,正在为她跟一个男孩跳舞,或他跟一个女孩之类的事吵得不可开交。
当我走进屋时,他们马上跳了起来,互相拉着手走过来,他们彼此拉着手,朝门口走过来。
他们齐声说:“嗨,伯兰罕弟兄,你近来好吗?”
我说:“很好,你们好吗?”
那男的说:“哦,我们非常快乐。亲爱的,不是吗?”
女的说:“是啊!亲爱的。”看到吗?
42

现在,看到了吧,人们就是这么在做戏,但你不可能画火取暖。就像现在有些教会想把五旬节画成是一、两千年前发生的事一样。你不可能借着画的火来取暖。今天五旬节跟过去一样的真实,明白吗?是的。那火焰还在降下;那不是画出来的火,而是真正的火。

你看到他们了吗?看到吗?我可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43

我想:“在下游的河对岸,还有另外一对夫妻住在那里。”我想找个星期六的下午去探访他们,看看他们相处得怎么样。于是我把脸和全身都弄脏,并且带上我的工具,我想悄悄地去到他们那儿。我装得就像工人正在检查被闪电击破的电话线绝缘体一样,我沿着河边的电话线往前走。我看到那辆旧雪弗莱车还停在他们家前面,从我为他们证婚到那时已有一年了。当时门是开着的,我能听到他们的谈话。虽然这样做,像个伪君子,但我还是走近了一点,直到我可以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我站在那儿,我只是想让自己知道真相。

我要明白并且确实知道我在说什么。这是我对神话语的态度。我要知道那是不是真理。神到底是持守他的道,还是不持守他的道?如果他不持守他的道,那他就不是神,明白吗?如果他持守他的道,那他就是神。
44

我很想知道他们相处得怎么样,于是我轻轻地来到了他们的屋旁。我听到男的在说:“亲爱的,我真想把那条裙子买下来给你。”

女的说:“瞧,亲爱的,”她说:“我现在这条也很好嘛,”她说:“它又没破。我谢谢你这么想着我,但你看……”
我绕到另一边,以便能从货车车箱的门缝里看进去;门是半开着的。我看见丈夫坐着,妻子坐在他腿上,他们的手臂相互环绕着对方。男的有一顶旧的垂边小帽,上面破开了一个小洞。他把薪水塞在帽子里。他摘下帽子,把钱倒在桌子上,说:“这些用来买吃的,这些买保险,这些来养车子。”但算来算去,钱还是不够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看中了挂在店里的一条裙子,看了好几个星期,售价有一块多钱,他很想买下来送给她妻子。他说:“亲爱的,你穿上它一定会很好看的。”
她说:“可是亲爱的,我已经有了一条裙子,我真的不需要买了。”看到吗?
再想想那个小皇后。
45

我退了回来,望着天。我可以看到在山顶上的那栋别墅,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我想:“谁是真正富有的人呢?比利·伯兰罕,如果让你选择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呢?”如果是我,我不会要那个住在山顶上的漂亮姑娘,我会选择这个有着美好品性的、真正的家庭主妇;一位爱我、肯留在我身边的女子,一位肯与我一起建立家室,而不要我“大出血”地去为她买华丽服饰的女子,一位肯与我在一起,成为我生命一部分的女子。

46

这事一直都深深地印在我心里。一位选了个外表漂亮的姑娘,另一位选了个有着美好品性的姑娘。这是你唯一可以做的选择:首先要看品行,之后如果你爱她,那就没问题了。

注意,最初神所造的人,亚当,他没有选择妻子的余地。他别无选择,因为神为他造了一个女人,他不需要选择。我们看到这个女人令他偏离了神的道。他没有为这事祷告。他不像你和我,他别无选择。因着这女人所做的,使亚当失去了他作为神儿子的崇高地位。这个女人借着向他展示一种更现代的生活方式,让他做了他们实在不该做的事情。她的品行显出她的错误,她的动机和目的根本就是错的。她借着推理,用她刚刚发现的现代新亮光,也就是一种她认为更好的生活方式说服了亚当,但这却违背了神的道。
47

在今天,有多少的女人使一个好男人偏离了神;同样,又有多少男人使一个好女人偏离神。那个女人会说:“那个宗教,哦!它已经过时了,赶不上时代了,何必相信那些呢?”当你跟那个女孩子结婚之前,不管她多漂亮,你最好先真诚地祷告。男人也是一样。

夏娃说服了亚当,使他偏离了神的旨意,做了不该做的事,而使整个人类陷入了死亡。这就是为什么圣经禁止女人教导或讲道,或以任何的形式插手神的道的原因。
我知道,姐妹们,你们中许多人会说:“主呼召我来传道。”我不想与你们争论。可是我要告诉你们,圣经上明说你们不可做这事!圣经说:“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她不能教导或抢夺任何权力。”
可能你会说∶“这是主叫我去做的。”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们还记得我有一天晚上所讲过的关于巴兰的信息吗?巴兰得到神第一次没有半点含糊的决定:“不能做!”但他还是愚蠢地继续强求神,直到神允许他去做。神同样可能许可你来讲道,我没有说神不会这么做。可这并不是照着他原本的道和计划来叫你做的,因为按照神的律法,女人要顺服。这是真的。因此,女人是不可以讲道的。
48

现在,让我们看看自然的新妇是怎样预表属灵的新妇。圣经上说“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11:9]我想花几分钟的时间来讲讲基督的新妇。首先,我会先谈谈这个问题的背景。

“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旧约的律法下,多妻制是合法的原因。
看看大卫,他有五百个妻子,而圣经还是说,他是“合神心意的人”。[撒上13:14]所罗门有一千个妻子,但是这些女人中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所罗门之外再有另一位丈夫。
49

你们有我讲的《结婚与离婚》这盘录音带,那是我不久前,在图森的山顶上祷告时,神启示给我的。当时连学校也停课,让学生们去观看那环绕着山峰的火柱。它像漏斗那样,前进后退、上去下来。这里有的人知道这事,他们在场并且看见了。

当时,神告诉了我有关结婚与离婚这方面的真理。如果一个人走这条路,另一个走那条路,但在什么地方一定有一个是对的。就在七印揭开之后,神向我们揭示了其中的真理。
50

注意,女人只能有一位丈夫,因为女人是为男人造的,而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那五百个女子都是大卫的妻子。这是一个预表,告诉我们,当基督在千禧年作王的时候,他的新妇将不会是一个人,而是成千上万的人,合而为一,成为主的新妇。大卫有很多个妻子,但所有的妻子合在一起,成为他的一个妻子。就像全体的信徒成为基督的一个新妇。因为那是指她,这个女人;而主就是那个男人。

我们是为基督而造的,基督却不是为我们而造的。可惜我们这时代的教科书却试图要更改神的道—基督,来迎合我们,而不是想改变我们自己来符合神的道。差别就在这!
51

当一个男人要选一个女人为妻时,他决不能只看外表的美丽。因为美丽会欺骗人,现代属世的美丽乃是从魔鬼而来的。哦!我刚听到有人心里说:“传道人,在这点上你可要小心啊!”我说:这些世人称为美丽的东西,绝对都是出于魔鬼的!我会向你们证明这一点。之后,我们再本着这一亮光,来考察神圣洁的道,看看我说的到底是对是错。你们有的女人想使自己变漂亮,但我要让你们看看这到底是从哪来的。

我们知道,起初,撒但是如此的美丽,以致他欺骗了许多天使,他是所有天使中最美丽的。这说明美丽就在魔鬼里面。正如《箴言》里,所罗门所说的:“艳丽是虚假的。”[箴31:30]没错。罪的确是美丽的,罪很迷人。
52

在这里,我想问你们大家一些事,我要你们在下面的几分钟里注意听。世界上所有的物种里(飞禽,走兽),我们发现,在动物界里,除了人类之外,漂亮的都是雄性,而不是雌性。为什么会这样?看看……看看鹿,漂亮的大雄鹿有着美丽的大角,而母鹿却又矮又小;看看鸡,母鸡又小又有斑点,而大公鸡却有着美丽的羽毛;看看雄性的鸟和雌性的鸟;看看公的和母的绿头鸭,瞧?地上所造的没有一样物种会像女人那样会欺骗人,那样下流。呐,姐妹,不要站起来走开,等我们听完这个再走,看到吗?

除了女人,没有任何的雌性动物会淫乱。你说,一条母狗或一头母猪是畜牲,但我要告诉你,从道德上讲,它们比半数以上的女电影明星更高尚。它们决不会不道德;
53

而女人却会变得如此的变态。是的,你看到美丽把女人带到什么地步了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现今天的女人变得越来越漂亮的原因。

就以佩尔·布赖恩为例吧,你们看过这个曾被认为是美国最漂亮女人的照片吗?但现今任何一个学校的女学生都比她漂亮!你知道这是必然的吗?你知道圣经也说,这是必然的趋势吗?
你知不知道一开始的堕落,乃是由女人开始的?在末世的时候也要这样,女人将要出来掌权,辖管男人等等。你知道圣经提到这事吗?你要知道,今天的女人穿男人的衣服,剪短发,所有的这一切都与神的道相抵触。你知道女人乃是教会的预表吗?你只要看看女人在做什么,就知道教会在做什么了,这绝对没错!
这是真的,就像神的道一样真。
54

没有任何的雌性动物,被造得像女人那样自甘堕落。但因着这样,被造成……她从一开始就不是原初的被造物。其它所有的雌性动物都是原初的被造物:鸟是一公一母;走兽,也是一公一母。但唯有在造人类的时候,神只造了一个人,之后才从他身上取材造出女人来。所以,女人是男人的副产品,因为神没有单独创造女人。你只要查考一下经文,就知道这是完全正确的。是的,先生。在神原初的被造物之中,并没有包括女人。但如果女人行得正,她会比男人获得更大的奖赏!她被放在了试验场上。

通过她,死亡临到了。她要对所有的死亡负责。后来,神却又用女人将生命再次带回来:由女人生下了神的儿子,一个顺服的女人。但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比一个坏女人更糟!
55

该隐是撒但的儿子,他以为神喜悦美丽。今天他还是这么做。该隐本是撒但的儿子。你会说:“哦,别扯了!”我们现在不详细谈论这事,我只是先把这一点告诉你:圣经说他是属那恶者的。[约一3:12]这就行了,好的。

该隐是撒但的儿子,他想建一个祭坛来敬拜神,并尽可能将它装扮得美丽,他以为这是神所喜悦的。今天人们所想的也是一样。他们认为“我们盖了大教堂,拥有大宗派。我们要拥有最大的建筑,衣着最光鲜的会众,我们的牧师也最有文化。”但很多时候这跟神的心意相去十万八千里!没错。
现代的教会就是这样。
56

如果神仅仅注重敬拜、虔诚和献祭的话,那么该隐跟亚伯一样都是义人了!可是亚伯因着启示,明白他的父母所吃的并不是什么苹果。

我现在要说一些话,听起来不像传道人该说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讲。我听见其他的人都议论纷纷,所以我也有些笑话要讲。我并没有恶意。我要说的是:如果吃苹果会使女人意识到自己是裸体的话,那我们最好赶紧再给她们发苹果吧![译注:会众大笑]是的。请原谅我这么说。我只是想调节一下……我把你们都留在这儿,跟你们讲有关女人之类的事,所以在我没有讲下面的事之前,我想让你们放松一下,因为好戏还在后头呢。
现在记住,那不是苹果;我们都知道这一点。
57

当代的教会已经变的太注重成就了,就像任何其它人为的成就一样,教会变得科学化了。他们想借着名画、尖塔的吸引来建立科学化的教会;更糟糕的是连五旬节教派也加入了进来。你们最好还是带着铃鼓去到角落里,好让神的灵再次回到你们中间;然而,你们却想跟其它的宗派攀比,因为你们也自立门派了。这才是问题所在,看到吗?各教会都试图科学化起来。记住,每一次人类通过科学而取得的进步,无非是让人类自相残杀!

当人类发明了火药,后果是什么?当人类发明了汽车,杀的人比火药还多!现在,人类又造出了氢弹,想想人要拿这个来干什么?是的。
58

教会也是这样。当它想用科学和人的计划来取得成就时,就使人们越来越远离神,比开始的时候更加接近死亡,是的!不要再像选错了太太那样来选择你的教会!看到吗?科技把她装扮得花枝招展,但是你最好还是远离那种教会。因为那只是化妆、涂脂抹粉之类的东西。你还是选择一个拥有神话语品性的教会吧。

现在,让我们将今天肉身上的新妇与所谓现代的教会新妇比较一下。对照一下今天要结婚的女人,看看科学为她们做了什么:她走出来,先是把头发剪短了,就像杰奎琳·肯尼迪之类的发型,瞧?但你知道圣经怎么说吗?圣经说,如果她这么做,那么男人有权把她给休了,因为,女人剪发是她的羞辱,圣经是这么说的。[林前11:6,15]是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哦,是的。我在加州对你们不知道这一点的人已经讲得够多的了,是的,不是吗?可结果又怎么样呢?她们却还是照做不误。你不可能把一头猪变成一只羊!
59

看着吧,这事之后你们会恨我,但你们会知道这是真理,明白吗?让我们来比较一下:现代的新娘走出来,涂脂抹粉,用各样化妆品把自己包装起来,可是只要她把脸一洗,能把你吓的撒腿就跑。你要是把她那些东西都给拿掉,她那张脸简直能吓死人!同样的,现代教会也用蜜丝佛佗[一种化妆品]的神学理论给自己涂脂抹粉。两者都有一个美丽的假面具,是人造的美丽,而不是神所创造的天然美丽。它们两个里面都没有一点品性。

注意,现代教会就像撒但一样招摇撞骗。把她跟那些现代新娘比较一下∶她们穿短裙、化妆、剪头发,穿戴得跟男人一样。牧师告诉她这样做也无所谓。这样的牧师是骗子,将来到那边,他要为此而付上代价的!是的,她们这么做是为了欺骗,把自己变成一个跟本来的她不一样的人。
60

今天,教会所做的就是这样:争先恐后地去考什么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因而你可以夸口说:“我们的牧师是什么什么博士。”其实,他们对神的认识,就像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一样,没错。他们有的只是一些神学院的经验,对于神的奥秘却是一无所知。

现代教会和它们的神学化妆品,借着那些流氓牧师,已经把女人的荣耀给剃光了,就像以前的耶西别一样,她们剪短发、穿短装、擦粉,以此来迎合时髦的神学口味。这就是那些教会的立场,没错。她的属灵品性与耶稣基督要来迎娶的家庭主妇相差万里。
61

如果任何一个基督徒要娶这么个女人,那就表明他已经从恩典中堕落了。当他娶这个女人的时候,就说明他已远远偏离了对神的追求和对家庭(一个真正家庭)的要求。不,先生,这种女人根本不合乎基督徒的口味。她的属灵品性已经堕落到了极点。她已经死在教派的美丽和对世界的贪恋中了。

这确实是今天教会的状况。她为了一个科学、人为的宗教,而把神所赐给她的,符合神话语的品性出卖给了撒但。她本来有权作神的教会,可以住在神的道里,且有圣灵的同工,将自己的身心与神的道和爱焊接在一起。但她没有这么做,而是像以扫一样,出卖了长子的名分,换取了一个能让她随心所欲的教派!是的!就像她的母亲昔日在罗马的尼西亚大会上那样受欢迎!哦,今天它又侵入到五旬节教派的圈子里来!这简直糟透了,但事实确是如此。
62

你们注意天主教会的修女。当一个女人成为天主教的修女,她要把她最后的盖头剃去,来表示她已经完全卖给了那个教会。她的魂、体、灵全成了那个教会的财产,她不再有自己的想法。当她剃掉了她最后的盖头时,她就不再有自己的想法,不再有自己的意愿。

你们看到吗?魔鬼把那些人变成了看似真实的假货。但基督真正的教会,新妇,完全把自己献给了他和他应许的道,以致你能以基督的心为心。何等的不同!
我们看到今天的现代教会,那些现代属世的教会,那些现代属世的教会和属灵的教会都到了怀孕生子的时候了,他们要生孩子了。其中那个现代教派,会在不久的将来,在世界基督教协会里,通过宗派为这个世界生出那个敌基督来,这绝对是真的!也许我不能活着看到这一天,我相信我会。但你们这些年轻人要记住,你们曾听过一位传道人这样说过,最后这一切都要应验,那就是兽的印记。当她组成了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她就会生出她的儿子—敌基督。
63

另一方将会从神的道怀孕并生出一个身体来,那将是耶稣基督完全了的身体,也就是新妇。目前,主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形成。有多少人知道?男人和女人本是一体的。基督是一个身体,就是道。新妇将组成身体的另一部分,这两个一起再一次组成了一个身体,就像最初的亚当一样。男人和他的妻子本是一体。

所以,她,那真正的新妇,将会完全献身给主,不再按自己的心意行事。主的心意当然就是他的旨意了,他的旨意就是他的道。
64

现在,我们来看看男人是如何挑选所谓的新娘的,再把这事与今天属灵的事对比一下。现代的耶洗别用各种各样的名牌美容化妆品,迷惑了亚哈。再看看属世的教会,同样的,她是出卖永生神话语的妓女!她把自己出卖给大宗派、大教堂、高薪厚禄等等。那些站在讲台上的人说这都无所谓,并且纵容她们如此堕落下去。欺骗,全都是欺骗!绝对是瞎眼的老底嘉教会时代,就像圣经所说的一样。

她说∶“我发财了,我像个女皇,我什么都不缺!却不知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自己还不知道!”如果这还不是《启示录》第3章里的“主如此说”,那我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了。她就是这样,而自己却不知道,想想吧!
65

如果你在街上对一个完全赤裸的男人或女人说他们是裸体的,他们说:“关你屁事!”那他们肯定是精神有缺陷,他们的头脑一定是出了毛病!当你能看到神的道说人们该怎么做,要受圣灵的洗等等,人们……但他们却看着你,好像你是个疯子一样。你告诉他们需要重生,应该相信圣经,

66

他们会说:“那是很多年前犹太人的传说,我们的教会有自己的方法。”困苦、可怜、瞎眼、赤身,自己却不知道!

圣经说那是他们一定会有的光景。真正的先知怎么可能不看到这一切?我不知道。只要到各地的教会转转、看看,就知道这是现代的趋势了。
《启示录》第17章中的老娼妓和她的女儿们,正在把与神的道相抵触的神学教条传给那些“可怜、贫穷、瞎眼”的人们。在她里面到处都是被奴役的灵魂,并世界各地的善男信女。她不是吸引人来……基督用他被证实了的道来吸引人。他不去吸引那些被大的教派、大的工作、大的活动、以及被各种新奇事物所吸引的人,神的道只吸引基督的新妇。
67

注意,很可笑的是,当今教会却努力用精美的诗袍、盛装的诗班、剪短发的女人、涂脂抹粉的面孔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她们以为自己既可以像天使一样歌唱,又可以像魔鬼一样撒谎,即使整夜跑去跳舞,也毫无顾忌。她们以为这都无所谓,以为那就是美。可是你明白吗,那都是虚谎的,不合乎神的道。

68

真正的新妇会因持守神的道而得到神的青睐。

现在,注意。现在让我们来看基督。你会问:“等一下,你说的美丽是什么?”圣经《以赛亚书》53:2说,当耶稣来时,“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对吗?没有美貌。如果他像撒但一样,带着属世的美丽而来,人们就会像他们今天在教会里所做的那样,拥护他,接受他。他们会像对待撒但那样,相信他,接待他。他们一定会这么做。但他不是以那种美貌出现,他总是以他美好的品性出现。基督不是一位英俊、高大、强壮的男人。神并没有选择这种类型。
69

我记得有一次,一位先知来到耶西的家,要从他的儿子当中挑选一个来取代扫罗作王。耶西带着他的一个儿子出来,这孩子生的高大英俊,他说:“皇冠戴在这孩子的头上一定很合适。”

先知走过去,准备将油浇在他头上;但他说:“神没有选上他。”神拒绝了他们每一个人,直到先知来到一个溜肩膀、面貌红光的小个子面前,于是他把油倒在他头上说∶“神选中了他!”看到吗?我们人总是以貌取人,神却是按品性选人的。
讲到品性,从来没有哪个人的品性像耶稣基督那样。这品性就住在他里面,并彰显出来,我们知道那是真实的。他不会用属世的美丽来吸引他的新妇,而是以他的美德。他寻找的乃是教会的品德;而不管她有没有大教堂,是否属于大宗派,或者是否拥有很多的会员。他应许过在任何地方若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他就与他们同在。是的,真正信徒的盼望,应该安息在被证明是真实的神的道上。神的道是你选择的标准,而不是那些贪爱世俗的组织,他们仇视神的道。难怪她跟主离了婚,因为她错过了主的启示,也不再拥有它。主厌恶她的所作所为,也不管她拥有多少属世的东西;主只期望她拥有品性,基督的品性。
70

注意听,是的。神要选择一个能反映出他品性的新妇,而今天的时髦教会与他的计划相差十万八千里!因为他们既然否认神的道是真理,他们又如何成为主的新妇呢?现在,主仍然期待着有一天,他的新妇会被塑造得像他一样,《希伯来书》13:8。她必须是出自他同样的肉、同样的骨、同样的灵,一切都要一样,完全一样地被建造起来,然后两者才能合为一体。除非教会变成像主一样,否则她与主就不能成为一体。她必须被塑造成具有主的品性,成为这时代的道;她必须被塑造得跟主一样。

71

在结束前,我要告诉你们我说这些事的原因。

有一天,大约凌晨三点钟,我醒过来。现在,我要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来回答我:凡我奉主的名所告诉你们的事,有哪一件错过?从来都是正确的!所以帮助我,神知道那是真的。在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说过的成千上万件事情中,连一个字都不错。所有的这一切总是那么完美地应验。有一次,我在凤凰城给你们讲“先生们,这是什么时候了?”那篇信息时,曾经告诉过你们七位天使将会出现,并要打开这些印。《生活》杂志也刊登了这方面的资料。那巨大的火焰冲上三十英里的高空,纵横有二十七英里。科学家们没有办法解释那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到现在他们还是不知道。今晚坐在这会堂里的人,有许多人当时在场;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都跟我站在一起,事情照着所预言的,准确地发生了。
神告诉过我要发生的事情,而且这都准确地应验了;就如那些印如何被打开,以及如何揭示那些历代以来,向改教家们所隐藏的奥秘,丝毫不差!
72

我当时站在山上,今天在座的三、四个人当时都在场;可能还不止。他们都和我一起爬向山顶,圣灵说:“捡起那块石头。”(当时我们正在打猎。)圣灵又说:“将它扔向天空,并说’主如此说!’”我就照着做了。跟着从那儿来了一股小旋风,我说:“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你们将会见到神的手!”

有些今天坐在这里的人,当天也在场。次日上午约十点钟,我站在那儿,我说:“准备好,到汽车底下躲好。”他是一个退伍军人;我说:“很快就会有事发生了!”那是一个晴天,在一个大峡谷之上,从天空中落下一团旋转的火焰,发出巨大的响声,呼啸着撞在石壁上。当时我正站在它的下面。我摘下帽子,抬起头,它就在我上面三到四英尺高的地方飞过,在石壁上切出一条深沟,爆炸,之后回到空中,又再旋转而下,总共这样飞上飞下三次,甚至方圆二百码内的灌木丛,其顶部都被斩断了。
你听到那些人说“阿们”了吗?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都在场,瞧?它发出三声巨响。
73

他们从车底下钻了出来,走过来对我说:“如果它击中了你,你肯定连渣都没了!”我说:“那是神,他在对我说话。”神在旋风中说话,瞧?

你们在图片上所看过的,那同样的火柱,当时就站在我旁边。当它上升的时候,人们问我:“那是什么?”
我说:“审判要临到西海岸。”到了第二天,阿拉斯加几乎要沉下去了。
看到吗,当它第一次击打石壁时,发出一声巨响。你必须拿某种东西来象征它。就像有一位先知曾经将盐放入罐中,并将它丢入水中说:“主如此说,让这水变为甜水。”又如另外一个例子,耶稣把水倒入缸里,化水为酒。你必须拿某种东西来象征它,那就是为什么要我把石头丢到空中,又落下来,之后那小旋风就来了。
在那二十四小时里,它撞击那座山峰直到它绕着山切出一条边来。
74

坐在这里的布莱尔牧师正看着我,当时他也在山上,并且还上去捡起了其中的一些碎片。还有特里·索斯曼和坐在这里的比利·保罗并其他的弟兄,许多今晚在座的人,当时都在场,亲眼目睹了它如何地把岩石撕开。这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事实。这事不是发生在圣经的时代,而是发生在今天,瞧?是同一位神,他总是给我看见这些预兆,并且使它们一字不差地应验,没有一次落空;所以现在,我要靠着他夸口。

75

几个星期前,我在异象中,我站在一个高处,看到了教会的预演。我注意到,从我……我像这样站着,面向西方。从这边走来一群可爱的妇女,她们穿着非常得体,长头发披在背后,衣服袖子、长裙子都很得体。她们一起唱着进行曲,像是“基督精兵奋勇向前去争战,同主十架在前行。”当她们经过时,我站着,旁边有个声音,就是神的灵,对我说:“这是新妇!”我看着,心中充满了喜乐。她们从这边,从我的后面走了过去。

当她从这边退场后,又有声音说:“现代教会的预演开始了。”先是亚洲的教会走了过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污秽的一群东西!之后其它不同国家的教会也出场了。他们看起来全都是污秽不堪。
76

我之所以说这话,是因为我有责任在神面前讲真话。他又说:“美国教会的预演开始了。”如果我曾见过一群魔鬼的话,那就是她们了!那些女人一个个脱得精光,只拿了一块灰色的、像大象皮一样的东西遮在前面,上身完全赤裸着。她们像这样跳着舞,就像今天那些年轻人跳的一样,按着音乐的节拍,扭来扭去。当这队美国小姐从我面前走过时,我差点晕了过去。

我告诉你们,这是“主如此说”。如果你们相信我是神的仆人,那你们现在就相信我。我不会无缘无故地说这些,如果这不是真的,就是把全世界的钱都给我,我也不会这么说。
当她们来到我面前时,那是我所见过最肮脏丑恶的东西。我想:“神啊,我们作传道的弟兄们那么劳苦,就是想使你得到一位新妇,难道这就是我们努力的结果吗?”她们左摇右摆,抓着一件像是呼啦裙的东西放在胸前,她下面就像这样,就像外面那些年轻人一样扭来扭去,表演那些下流的摇摆舞。这就是美国基督教小姐!
77

哦,神啊,帮助我!靠着神的帮助,我才知道原来美国的基督教在主的眼中就是这副样子。我简直要昏过去了。我想到所有这些传道、劝诫,但这些女人还是个个都剪着短发,扭来扭去,打情骂俏,拿着这么个东西挡在前面。她们向我和这位超自然的神站着的地方走来。我看不到神,但我能听到他与我说话,他就在我旁边。但是,她们朝我这边走来,扭摆着,继续嬉笑着,淫秽不堪,手中拿着那块用来遮掩的东西。我站在主的面前,作为神的仆人,我已经尝试过所有的方法,竭力做到最好了。我想:“神啊,我费了那么多的心血,有什么用呢?所有的哭泣、哀求、劝告,你彰显的那么多神迹奇事,有什么用呢?我站在台上讲道,回到家又为他们痛哭,这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就把这么个东西献给你作新妇吗?”

78

当她们从我的面前走过时,你们简直想象不到:她的背后一丝不挂,只在胸前抓着那块东西,像这样的扭来扭去,张牙舞爪,伸胳膊蹬腿……哦,她简直下流透了,她浑身乱颤。

你说:“那异象意味着什么呢,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只是告诉你们我所看到的。当她们那样经过时,我简直要昏倒了!我只好转过身,我想:“神啊,既然如此,我该受谴责,我没有必要再干下去了。我最好还是辞职算了。”
卡尔·威廉斯夫人,如果你坐在这里,不久之前你告诉过我一个梦,那梦一直搅扰着你,这就是了。我已经无法控制这事了。
79

后来我想,最好还是把它忘了吧,我要走了。就在那个时候,我听到那些新妇又来了,她们从这边过来,跟开始的时候从那边走来的新妇一模一样。那些可爱的女士又来了,每一位都穿着她们的民族服装,如瑞士、德国等地的民族服装,个个都是那种打扮,全都梳着长发,跟我第一次见到的新妇一模一样。她们出来了,边走边唱着“基督精兵奋勇向前去争战……”

当她们走过我所站的观礼台时,她们每一双眼睛都齐刷刷地转向这边,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前进。当她们开始向天上走去时,我见到有一、两位向山边走去,开始往下走。而那些人是往天上走的。当她们行进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几个在后面的女孩,看来像是外国的女孩,像瑞典或瑞士,或是其它什么地方的女孩;她们开始四处张望,我喊着:“不要那样!别掉队!”当我这样喊叫时,我从异象中出来,我站在那儿,手像这样伸着。我想:“哦……”
80

这就是今晚我说这些话的原因。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比我们想象的更近了?新妇是不是已经蒙召,被选并被印上了印记?你要知道,那就不会再有额外的名额了。这有没有可能?哦,有的。哦,有的。记得有一天我在早餐会中所说过的话吗?雄性和雌性在受精的过程中,双方会排出成百万的精子和卵子,但它们当中只有一个可以存活,虽然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机会却只有百万分之一。虽然它们每一个卵子或精子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但只有一个能生存,其余的都要死去。没人知道哪个卵子会受精,以及将来会怎样,只有神会作这个决定。不管将来是生男、生女,是金发还是黑发,不管是怎么样,都只有神才能决定。不是先到先得,而是完全取决于神的决定。也许这个…… 如果你观察过试管中受精的情况,我观察过,这只有神能决定。它们个个都很像,但只有一个被选出来。自然的繁殖是借着拣选。神从百万当中选出一个!

81

当以色列人出埃及,在前往应许之地的路上时,他们大约有二百万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被同样的献祭羊羔的血遮蔽,否则他们就不能存活。他们中间每个人都听过先知摩西的讲道。他们中间每一位都在过红海时受了洗。他们中间每个女人都跟米利暗跳过灵舞,当神毁灭了埃及的军兵时,她们在岸边欢呼雀跃。他们每一个人都曾与摩西站在一起,并且听到他在灵里歌唱。他们中间每一位都在旷野吃过那从天降下的吗哪:每晚都有新鲜的吗哪降下,那是信息的预表。他们中间每一个人都吃过这吗哪。但是在这二百万人当中,有几个活着进到迦南呢?两个!一百万分之一!

包括天主教等等在内,全世界约有五亿的基督徒,即全世界大约有五亿所谓的信徒。如果今晚被提发生,按一百万分之一来计算(我没有说一定会这样),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二十四小时之内将会有五百位基督徒失踪,而你可能一点也不知道!反正失踪的人多的是,数都数不过来。
82

朋友们,这事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就像发生在施洗约翰的时候一样。甚至连门徒也问:“为什么经上说,为什么门徒,哦,是先知,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并且还要复兴万事呢?”

主说:“我告诉你们,那位以利亚已经来过了,只是你们不知道!”
总有一天,我们会被撇下来,还问:“大灾难来临之前,教会不是要被提吗?”
“被提已经发生过了,只是你们不知道!”
83

也许所有的身体都已经被印上了印记,现在只是保持自己不要乱了步伐。我不是说这事一定是这样,我希望它不是这样。朋友们,当你……如果今晚我们的心感觉到,我们应该纠正我们的生活,和我们所做的事,那就让我这个作传道人的弟兄来劝告你们吧。这是我第一次在讲台上这么讲。今晚在公众面前,我在这一点上所讲的,比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讲的都更直接,因为在这一系列的聚会中我得到很大的自由。如果你们相信我是神的先知,那你该听我所告诉你的一切。如果你心中有任何感动的话,你就立刻去到神那里。你马上去做。

84

大家先停下来,看看你们所服事的信条,看看你们的教会,它是否完全符合神的道呢?你是否达到了每一个要求?你说:“我是个好人。”尼哥底母也是,其他的人也是。他们都是好人。但你要知道,这些东西跟神的道扯不上关系。

女人们,我要你们照照镜子,看看神究竟要一个女人做什么,照照神的镜子,不是你教会的镜子,而是神的镜子,好好检查你的生命是否符合耶稣基督对他属灵新妇的要求。
传道人们,请你们也思想这事。你是否为了顾及别人的脸面,而不敢斥责罪恶呢?若他们威胁要把你赶出教会,你还敢不敢讲话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亲爱的弟兄,让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警告你,马上从那里逃出来!
女士们,你们是否达到了一个真正基督徒的标准,不是挂名的基督徒;而是在你的心里、生命里完全符合主婚约上的要求。
教会成员们,如果你的教会不合乎神话语的要求,就从那里出来,进到基督里。
85

这是严肃的警告。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不知道这个城市会在哪一天沉入海底。

耶稣说:“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和蛾摩拉,它还可以存到今日。”[太11:23; 路10:15]所多玛和蛾摩拉已沉入死海的海底,迦百农也一样沉到了海底。
你这自称为众天使之城的城市[译注:洛杉矶的英文是Los Angels,意为“天使之城”],你将自己升到天上,你成了一切污秽、淫荡、时髦的中心,甚至各国各民都前来这里采购那些淫秽的污物,来观看你那华丽的教堂与尖塔的钟楼等等。记住,总有一天,你要沉入海底!你底下都是蜂窝状的地层!神的忿怒就在你下面喷发。这上面的沙堤还能维持多久?一英里深的海水将涌进来,直涌到索尔顿湖。你将比庞贝城的末日还要可怕。
洛杉矶啊,悔改吧!各地的人,都悔改吧!转向神!神忿怒的时刻就要来了!趁着你还能逃跑的时候,逃命吧!逃到基督里!让我们来祷告。
86

亲爱的神,我的灵在颤抖,我的心在流泪,流着警告的泪。哦,神啊,垂听我的祷告,叫人们不要以为我所说的是笑话,也使各教会的人不要以为我是在反对他们,对他们存有成见。主啊,让他们看到,这是因着爱。全能的神啊,求你为我作证,我如何年复一年,在这里往来奔走,传讲你的道。神啊,求你为我做见证,即使这事在今晚发生,我也已经把事实说出来了。你知道这新妇的异象是真的。主啊,我已经奉你的名宣告过,那是“主如此说”!主啊,我很清楚我所做的。

因此,主啊,我奉耶稣的名,求你使人们今晚能够省悟过来,躲避那将要来的忿怒,因为“以迦博”已经写在了门上,遍及全国了。一个黑色的记号已经出现,“神的灵已经伤心离去”;他们被神的天平量过,发现其中有亏欠。尼布甲尼撒王的宴会再次重演,在这个醉酒的聚会中,那些半裸的女人还宣称她们自己是基督徒!
87

哦,天上的父神啊,今晚怜悯这个罪恶的世界和我们这些罪恶的人。神啊,我试图站在破口之间,哭求神的怜悯,求你在今晚向这里的人们说话,唤起你新妇的注意。主啊,让我们不要跟着教条前进,而是跟主耶稣基督福音的号声前进。神啊,求你垂听我们的祷告。让他们今晚知道,惟有你是神,你的道就是真理。当着这些人的面,我郑重地呼吁他们留心听你的道。主啊,我是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他们祷告。

毫无疑问,他们曾经看过你在人群中运行,揭开过他们心中的秘密。主啊,只有你清楚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你知道这是事实。神啊!我奉耶稣的名,求圣灵再次为我们代求,主啊,感动这些听众中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哦,神啊,求你垂听我这全心的祈求。
主啊,这些人,按照他们的本性,愿意用尽他们最后的一分钱来支持这个信息,他们尽其所能来帮助我。但神啊,当到了要符合神的道并要进到它里面的时候,神啊,我恳求你就在今晚奖赏他们,将你的圣灵倾倒给他们。但愿我们今晚没有嬉笑或乱蹦乱跳,而只有痛哭悔改。今晚,当我们看到审判正在我们下面翻滚的时候,让我们前来抓住圣坛的角吧!神啊,求你垂听我的恳求。我诚心地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88

我的弟兄姐妹,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如果靠着神的能力,使我得以在你们面前蒙恩的话,如果你们相信我是主的先知的话,请听从我的劝告。我这是第一次在公开的场合这么说,因为我感觉到有一个奇特的警告。你们知道,我从来没有这样过。你们知道我不是这样。我不会这么行事的。我本来就很犹豫来传这个信息,说这些话。我一直绕圈子,想尽量避开。然而,它还是被说了出来,它会在审判的时候站出来为我作证,证实我所讲的是真的。因为这是“主如此说”。

哦,五旬节派的信徒啊,逃命吧!趁着还有机会,逃到祭坛,抓住坛角哀求吧!否则就太迟了!因为时候将到,你哭喊,但已经没有用了。不要像以扫,事后才去寻求他长子的名分,但却永远也找不着了。哦,加利福尼亚啊,我把你交托给主。哦,我所亲爱的全福音商人布道团的人们啊,我的心挂念着你们,今晚我把你们都交托给耶稣基督,逃到他那里去吧!不要让魔鬼使你们从这个信息中冷淡下来。你们要不断地留在这信息里面,直到你们每个人都被圣灵所充满,好叫他带领你们进入神的道,他会使你们女人回到正路,使你们男人变得正直!如果你们说自己已经得着了圣灵,却不赞同神的道,那么在你们里头的,肯定是另外一个灵!因为神的灵在他的道上。既然弥赛亚就是那受膏的道,那么,新妇也必须是女弥赛亚,神所恩膏的道。
89

让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站立。如果你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如果神许可的话,再过几个小时,我就启程去非洲了。也许我永远不会再回来,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全心地对你们说:我已经告诉了你们真理。凡神要我告诉你们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告诉你们的,我已经奉主的名告诉了你们。

这是一个神圣的时刻,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才好。有三、四次,我甚至想离开这讲台,但我做不到。这是一个庄严的时刻!你们永远不要忘记,现在可能是神发出最后呼唤的时候。我不知道;某一天他会发出最后的呼唤的。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我要告诉你们,根据那个异象,新妇就快成形了!
你可以看到那些有名无实的众教会正在进来。当睡着的童女前来乞求灯油的时候,她们得不到油。一旦新妇入席,就是被提上升之日。在那些愚拙的童女出去买油的时候,新郎来了!你们还在沉睡吗?快点醒来吧!醒悟过来吧!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奉主的名来祷告,像我们就要在一分钟后死去那样恳切地祷告!每一个人用你自己的方式来祷告。
90

全能的神啊,怜悯我们。主啊,怜悯我。求你怜悯我们每一个人。如果我们在被提这件事上失败,那么不管我们做了多少好事,又有什么益处呢?哦,神啊,我站在这儿寻求你的怜悯,就在这大城还没沉入海底,神的审判尚未扫过这海岸之前,神啊,求你来呼召你的新妇。我现在把他们都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