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429B 种子不与壳同受产业

1

非常感谢,底马弟兄。呐,我们很高兴今早在这里听到这些好会众的所有美好见证;呐,我们确信,神必继续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

呐,我知道,主若愿意,今晚我要讲道。刚才我问过萨克林弟兄,我说:“呐,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知道,我们十一点要离开这里;当我一上到这里来,所有的时间感都消失了。”
看起来我们其他人也是这样。我们感觉到了。他们说:“两分钟,三分钟,或者…”史密斯弟兄,你知道,两、三分钟内是很难做到的。我知道这是怎么样的感觉,我对大家感到抱歉。我们正处在所处的这种时代。我们就要进入永恒,但此时我们还在时间里。
所以我说:“底马弟兄,不要不好意思,时间快到的时候,你就拉一下我的外衣,我就知道该停了。”呐,如果我还没讲完,今晚就把它讲完。如果已经讲完,那么,今晚就讲新的题目。
2

现在,我们打开圣经之前,让我们低下头对它的作者说话。

亲爱的天父,今早我们为这次聚集和所听到的见证而感谢你。主啊,如果我们现在应该作最后的赐福祷告,我们也会感到在这里是很好的。所以,我祈求你,倘若这在你眼前看为美好,求你继续与我们同在,帮助我们。现在,我们围绕着道聚在一起。我们已经聚在一起彼此交通,听到人见证你为我们所行的大事;现在让我们回到道中,找出这一切见证的由来。那么,它将确认我们今天所感觉和所看见的正在发生的事是真的。求你应允这些事,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3

呐,作为神的仆人,我对一个信息负有责任。在过去的日子里,有时候我被人大大地误解,也许会一直这样。我说这些事不是要与众不同,我说这些是出于诚实。我喜欢说我认为是对的事。人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对这些事的看法。这就是我为什么到你们中间来。

萨克林弟兄谈到祷告队列中的祷告卡,看见圣灵所行的事。呐,他不是在说我的事,而是说圣灵的事,因为我无法行那些事。任何人都知道;我无法行。但你们在这里所看到的,还只是较小的一面。你们应该到别处去,观察一下主是怎么预言那些事的。那些要发生的事,那些只是…… 是你们行出那事的,是你们这些信神的人。
4

记住,要是你还不信神,他就会在台上这样对你说出来;要是你还在罪中,他也会这样对你说出来。你所做过的事和不该做的事,这些他都会对你说出来,不只是说出人们写在祷告卡上的事。那些事他们可以写在祷告卡上,但他们不会在卡上说他们是罪人,或这个女人正与别人的丈夫同居,等等。他们不会把这些写在祷告卡上,但不管怎样,圣灵都会知道。看,明白吗?所以,朋友,在外面就是这样,那些是超自然的。

我带着尊重这样说。因为今早我们人不多,只有一小群。有时候,我感到惊讶,甚至很紧张,觉得好像要喊出来。当时,我坐在山坡上的一个地方,在那里用了很多时间从神领受信息,然后下来,把神给我的信息分给人们。我不想与众不同。但是,要诚实,我就必须对神诚实,瞧?对信息诚实。
5

呐,若是主的旨意,我们打算几天内就离开,到海外去;如果这是主的旨意。当然,我需要你们的祷告。

你们这么好;就像其他人那样,我一说起话来,就把时间给忘了。但我要向萨克林弟兄,向台上和外面的好传道人和你们所有在耶稣基督里的朋友,我要奉主名问你们安;因着十字架,我与你们在神面前同为至亲的,同为弟兄姐妹。
今早我要开始讲圣经,请翻到《加拉太书》,主若愿意,我想念一段经文。
6

呐,昨晚,我们在台上听到我们的传道弟兄给出了信息,他说了方言。是布雷德森,布雷德森弟兄,一个很不错的弟兄。

我看到自己没有文化,没受过教育,对词语缺乏理解;不过,我知道这信息是真的。那天晚上我看到这些人出席电视讨论会,他们站在那里,可以应付那种知识型的人。他们也许不能做主召我去做的工;我也不能做主召他们去做的工。但我们一起同工,我肯定,只要我们在神面前持守住,就能使人明白这信息。
昨晚,他在这里作见证,圣灵说了方言,有人在会众中说,我一直都知道,对这事要存敬畏的心。因为我从圣经里明白到,这是神的灵带给我们信息。他说,他说到了春雨;秋雨和春雨。这使我得到了一个想法。
7

邦罕弟兄刚刚给我一件小包裹,里面有几张支票,他说:“这是会众的爱心奉献。”呐,他们用不着这样做。看,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那个目的。但他们给了我,当然,没有办法再给回去了。若是主的旨意,我就收下它,尽量把它用在我去海外的费用上。因为我要去的地方,绝没有受他们的赞助。

这是个小秘密;因为众教会不让我去。所以我就当作猎人去那里,因为这是我主要我做的。主把去那里的事放在我心里,但我不得不稍微伪装一下。瞧?他们有个很可笑的想法,每个人都要我签一张卡,要我同意他们所信的东西,又说其他那群人是错的;这群人说,如果我说那群人是错的,他们就让我去。瞧?但我不喜欢这样。看,我们都是…
我一直竭力站在人们中间,站在各种组织和分歧之外,大声呼喊,就像神的灵今早藉着弟兄们在这里说的,我们不是宗派;我们同是一个家庭的孩子。
呐,没有什么伯兰罕宗派。但有伯兰罕家庭,我们都不是加入那个家庭;而是生在那个家庭。所以,尽我所知道的,我所要代表的就是这个。
8

呐,是《加拉太书》4:27-31,我想,我在这里做了记号,我要读这段主题经文。

27因为经上记着:不怀孕、不生养的,你要欢乐;未曾经过产难的,你要高声欢呼;因为不怀孕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
28弟兄们,我们是凭着应许作儿女,如同以撒一样。
29当时,那按着血气生的逼迫了那按着圣灵生的,现在也是这样。
30然而经上是怎么说的呢?是说:“把使女和他儿子赶出去!因为使女的儿子不可与自主妇人的儿子一同承受产业。”
31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不是使女的儿女,乃是自主妇人的儿女了。
愿主此时祝福他这宝贵的道。
9

昨晚,我记下了一些东西。过去,我一个星期只有一场聚会,在什么地方,通常我头脑里可以清楚地记住那些经文。但现在当我过了…… 呐,正如我用玩笑的说法说的,我意思不是要在台上说笑话。当我第二次过了二十五岁后,记性就不像过去那么好了。这辆老福特车已经开了很多里路了;所以,我都记不得了。但只要还能动,每走一步我都要归荣耀给那拯救我的主。

呐,今早,我后来看见了,一直在观察。可能这看起来奇怪,对知识的头脑看起来可能是一片混乱,但对我蒙召去作的事却是称赞。对我来说,每件微不足道的事甚至都是一个迹象。我观察它,看它怎么运行。有时候,我就是这样得到信息的,观察并注意看圣灵运行的方式,看这个说什么,那个说什么。
10

你们曾注意到,有很多次,在医治聚会前,或站在台上,或坐在后面,我都在观察。我能感到圣灵正在运行,对坐在那边那个人的问题我已经知道了。瞧?我看到它就在这里,瞧?甚至还没有上讲台,我就注意到了。

有时候是来聚会前注意到的;有时候甚至还没有来这里,像来加州之前,我就注意到了。我跟随行的人坐在一起,说:“有某件事要发生;这事要在这儿发生;这事要临到这儿;事情会这样结束的。”看,因为那是在神的灵里。起初,他就是,他知道万事,瞧?因为他是那位永恒的。
11

后来我注意到,朱尔·罗斯弟兄,我们大家的宝贵朋友兼弟兄,今早他上来,并读到《诗篇》。你看,就像他说的,头尾是那么吻合,“我要看一下落到你们身上的是什么种子。”昨晚,圣灵说话,说到了这点,“春雨,秋雨和春雨都要在这末日浇灌下来。”今早他说:“落到你身上的种子。”看,圣灵说话了;注意,圣灵今早是如何通过这些传道人等来行事的。因此,我就取了这个题目:“种子不与壳同受产业。”

这是个很奇怪的题目,“种子不与壳同受产业。”我是从《加拉太书》4:27和3章这里的经文中得出我的结论的,或者说得出我的题目的;肯定的,这里保罗是在讲亚伯拉罕两个肉身的儿子。现在,我要拿这点来用,叫你们确实不会错过这点。如果时间超了,今晚我再接着讲。我要把它当作主日学课程来教导,我相信,这样我们就会理解得更好。
12

你们一些人比我更有能力讲好这篇道,瞧,我怎么样也不是一个神学家。所以,你如果在这点上不同意我,可以像昨晚我那样做,这里有个可爱的姐妹为我烤了一个樱桃馅饼,今早我坐在旅馆里吃;虽然咬到了核,但我还是照样吃馅饼。我只是把核吐掉。你瞧?就是这样。你若不相信什么东西,就把它放在一边,瞧?继续吃你认为正确的东西。

13

呐,保罗说到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从撒拉生的,另一个是从夏甲生的[加4:22]。呐,这里我们发现,从整本圣经看,我们知道,神从不在“二”里表达自己,而是在“三”里,瞧?神总是在“三”里才得完全。

圣经上的数字非常完美。神在“三”里才得完全;在“七”里得到敬拜,等等。瞧?所以,我们发现圣经上的数字从不会错。
这里,我们看到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所以,我们只有是亚伯拉罕的一个儿子或某个儿子,我们才能承受产业。“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所以,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与他同受产业的。”[加 3:29]因此,亚伯拉罕必须另有一个儿子。
呐,我们知道,他第一个儿子是从夏甲生的;我们也知道,他第二个儿子是从撒拉生的。但他有第三个儿子,就是耶稣。呐,这似乎很奇怪,但这就是我们想要分析讲解的。正如我说的,神总是在“三”里完全地表达自己。现在,我已经让大家都明白我说的了,尤其是对我们的神学家们;我所明白的这些事就是这样,它是这样临到我的。
14

就像在起初,神,他独自居住,因为他是那位永恒的,瞧?那时他甚至还不是神。神是一个敬拜的对象。逻各斯,我们这样叫他,他就是从神口里出来的道;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主的天使,或主的道;他带领以色列人走过旷野;他是立约的使者,是从神出来的逻各斯。后来,这逻各斯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约翰福音》1章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呐,他曾为我们舍命,后来,他的灵又回到我们身上。耶稣说:“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在我里面。”[约14:20,10]

看,这一直都是神,他彰显自己,在不同的时代里作工。所以,父、子、圣灵这三者,乃是同一位神以三个属性来作工。今天,我们教会本身是一;创世以前,在神思想里的一个属性,就是要有一个教会。所以,那些在基督里的,起初就在基督里了;是他的思想,而他的思想就是他的属性。
15

这里,种子是因为对神给亚伯拉罕应许的一点怀疑开始的,借着以实玛利。我要指给你们看这种子有三个阶段;就是我们要讲的种子,它不与壳同受产业。呐,我们发现,起初在这里,神就给了亚伯拉罕应许。

神先给了亚当一个应许。那个约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不这样作;如果你这样作……”但当神给亚伯拉罕时,这个约是无条件的,“我已经这样做了。”神从未……神所做的,他给亚伯拉罕的,是没有条件的。
呐,通过这个,亚伯拉罕得到了应许;因此,我们必须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这应许不但是给亚伯拉罕,也是给他后裔的。”呐,如果你注意,不是说“众子孙,”乃是说“一个子孙”[加3:16-17]。
呐,我们发现,对这个应许撒拉有一点怀疑;撒拉要亚伯拉罕娶这位埃及年轻女子夏甲为妻,她以为这应该就是神要兴起应许之子的方法[创16:2]。
16

呐,你看,就如昨晚我说的,任何对神原本计划的改动都会使整件事乱了套。我们不能离开那原本的道。必须是…… 昨晚或前天晚上,我们谈到了巴兰。他得到了神清楚明了的答复,“你不可去。”[民22:12]但神有一个允许的旨意。如果你希望那样作,你也能那样作,神会使那事得尊荣,但仍然不是神完美的旨意。我们该努力争取的是神完美的旨意,而不是神允许的旨意。今天,这地上神的国,永远都不会正确地建立在允许的旨意上;必须回到神完美的旨意上。

17

呐,这里我们看到,后来神告诉亚伯拉罕,孩子要从撒拉生出来,这孩子要使全地得福;现在,撒拉怀疑这应许。我要你们注意,这想法不是从亚伯拉罕来的,是从撒拉来的,女人。撒拉怀疑了,她说:“你娶夏甲吧。”[创16:2]亚伯拉罕不想那么做,但神告诉亚伯拉罕去做,只管去做。于是他娶了夏甲,略有一点怀疑。呐,以撒是从自主妇人生的应许之子,他不与使女的儿子以实玛利同受产业,因为有怀疑。

这就是保罗在这里竭力要说的。看,这里有一件事被怀疑了,它便破坏了神的某件事,破坏了神的某个等次;所以,它不能与神原本的等次同受产业。你们明白吗?看,不能同受产业。
18

呐,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如此强烈。我本来想这该是个好时机,因为我不知道我们聚在一起还有多久;也许我可以靠着神的某种帮助,告诉你们为什么我这么坚定地抨击有组织的宗教。瞧?它不能与神原本的计划同受产业,因为组织不是出于神的,而是出于人的。世界上第一个组织起来的教会是尼西亚的罗马天主教会。《启示录》17章说她是淫母,她的众女儿都是妓女。淫妇是一个对丈夫不忠的女人,妓女也是同样的货色。但你看,它到底成了一个教会,是一个有组织的体系,隔绝了弟兄的爱。我们试图把所有教会组织到一起,这是行不通的;过去行不通;永远也行不通。这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他们已经离开了神的计划。

19

呐,你说:“你是谁?一个站在那里,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家伙?”受教育多少不会带来任何差别。我要谈的不是我受的教育;我要谈的是神的道。瞧?你们在我事工中看到的这些印证,不是我作的,而是神竭力要传达这点给你们,因为它是真理。神岂能与谎言相连呢?若是这样,我决不会去事奉一位会祝福谎言的神。神所祝福的是真理;他所尊重的是真理。

20

呐,以实玛利不能与以撒同受产业,因为他略有一点怀疑,只是稍微有怀疑。以实玛利是一个儿子,也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但他却不是照神完美的方式生的。呐,我可以在这点上多讲一些,但我希望,圣灵将传达这点给你们,显明它真实的样子是什么。

呐,如果以实玛利不与以撒同受产业,是因为神原本的计划被神允许的计划所取代(他的确也祝福了这种神允许的做法),那么,今天的属灵教会同样也不与宗派教会同受产业。就像神祝福了以实玛利;他也祝福了宗派教会;但属灵的教会不与其他教会同受产业。没错。将来,从宗派教会(所谓的教会,属世的教会)中必出来基督的新妇,是蒙拣选的。
21

呐,这时候使我忧愁的,就是看到所有这些宗派正在开进这里面(我们知道是这些),就是你们所称为的“春雨”或“灵的浇灌。”你们知道吗?耶稣说这事发生时,就是末日了。因为愚拙的童女和聪明的童女不能同受产业。因为愚拙的童女,她虽是童女,却没有油[太25:1-13]。但她去买油的时候,正好新郎到了。虽然她竭力要去买油,还是被留在外面了。你明白吗?我要你们真正吃透这点。呐,肯定的,我并不想离题去讲别的。呐,属灵的教会也不能与属世的教会同受产业。

22

这就是为什么有被提、新妇、聪明的童女、被召出来的、预定的、蒙拣选的。哦,有些人总以为神执行他的计划是“随意性的,”你们商人也不愿那样经营你们的公司。在创世以前,神就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藉着预定,藉着预知,在教会还未开始之前,神就看到了每个肢体,并把每个名字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耶稣来,是寻找拯救那些记在册上的人。他买下了这本救赎之书。它曾丢失了,但耶稣救赎了我们;当他救赎我们,记在那本册上的所有名字都得赎了。

23

正如我多次说过的,所以,你们知道这点。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今早在这里,为什么你们从这一切组织等当中出来。有什么东西在拉动你。就像我说过的那个故事,在母鸡下孵出了鹰,瞧?你们意识到有些事不一样。教会这东西无法使人满足。但你听到了别的东西,是一个叫声;你意识到你正是为此而生的。你是它的一部分。你与它相配,就像手上的手套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早聚在一起,就像我的南方老妈妈过去常说的:“物以类聚,鸟以群分;”因为你们有共同的东西。

秃鹰与鸽子毫无共同点。它们的胃口不同,虽然鸽子也能在秃鹰下面孵出来。没错。这取决于它一开始是什么。呐,虽然鸽子可能会暂时让秃鹰去抚养,但最终,它找到了自己的伴侣。
24

这也是教会今天要做的,因为耶稣是道,他是新郎;而新妇是新郎的一部分。因此,今天所应验的道与耶稣那个时代所应验的道是同一部分;是同样的道、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生命。

因为当神分开亚当时,他本是有两种…… 我们知道,亚当一开始是灵。“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 1:27]后来,在《创世记》第2章以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创2:7]。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神是个灵)[约4:24],所以人是个灵的人。后来,人成了肉身的人,像地上动物的肉身一样;神在地上把新妇表明并绘制出来。神从未造出另一个人,而是从原本的造物—亚当身上取出一部分,从他身上取出一根肋骨,又从亚当身上取出女性的灵,把它放在女人身上,而把男性的灵留在他里面。因此,女人是男人的灵的一部分,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是肉中的肉,骨中的骨[创2:21-23];道中的道,生命中的生命;新妇与基督的关系就是这样。
这就是为什么王室后裔的被提必须要先发生。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到那一千年完了;然后他们被带到白色的审判座面前。看,审判不会临到皇室后裔或亚伯拉罕蒙预定的后裔。
25

呐,如果你看《约翰福音》5:24,听这经文,“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呐,这点跟我们很多神学家所说的岂不是天壤之别吗!呐,我可以走出去,对一个喝醉酒的说:“你信吗?”
“当然。”
对一个跟别人妻子鬼混的男人说:“你信吗?”
“当然。”
“你昨晚有坐在会中听神的道吗?”
“当然有。”
“你信吗?”
“当然。”他只是说说而已。
但是,这道的原本解释却是:“那明白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那明白我话的,”这是给那些明白之人的。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的羊,我的鸽子,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生人。”[约6:44,37;10:4-5]什么是神的声音呢?就是神的道。一个人的声音不就是他说的话吗?这是神的道;他们必听从神的道。
26

因此,属肉体的种子只是一个载体,先是通过以实玛利,然后通过以撒,一直到那个后裔。就像玉米的秆、花穗和壳一样。呐,今早,我要你们同我一起注意,种子的这三个阶段向我们显明了那幅真实的图画。这里我们看到…

我没有受过教育,所以不得不把我所看见的天然的事,用来预表我所知道的属灵的事;因为我不懂得文法,无法让你们明白。
总之,神一直都用自然的来预表属灵的。如果没有一本圣经,我仍然知道基督信仰是正确的,因为整个地球的更替是死亡、埋葬和复活。自然界的运作是死亡、埋葬和复活。
你看树木的浆汁,它长出叶子,落下果子;因为冬天的寒冷,它又回到土里,下到表土底下;每年春天又带出新的生命,见证了有生命、有死亡、有复活。
27

早晨太阳升起,就像刚出生的婴孩,非常微弱。到了七、八点钟,它就上学去了。到了十、十一点,就从大学出来了。从十一点到三点左右,它烈日放光,然后就开始衰弱。到了傍晚,下山了,变衰弱了,变成老人了。太阳就这样完了吗?它死了。不。第二天早上又升起来了。瞧?

所有的自然,你们那本真实的圣经也与这本圣经同作见证。这就是今早我竭力要给你们讲的,藉着自然界,你会看见神的道;它是神的道的写照,因为自然界是神的构成。
就像科学,人们发现了机械学和自然法则,但他们不知道自然是什么。他们不晓得自然的生命。那就是神。所以,没有动力,机械是没有用的。
28

呐,有秆、花穗和壳。注意,这里,夏甲代表秆,这是应许中第一个出来的生命。撒拉代表花穗或出现在花穗上的花粉。童女马利亚代表并生出了真正属灵的种子,长出了真正的秆。夏甲与撒拉两个所生的都是由于性,而童女马利亚所生的,却是靠神应许之道的大能,由童身所生。她生出真正的种子。这秆—夏甲,第二个妻子,是因对应许的怀疑,因着一点怀疑而作的。

29

我真希望……愿神帮助我们。我多么希望你们能明白这点:你们对这道不可有一丝的怀疑。道怎样,就怎样去接受它。不需要任何解释。圣经说,神的道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彼后1:20]。神不需要我们的神学院去解释他的道。当神印证他的道,使道活出来,这就是道的解释。当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3]。不需要作任何解释。当神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她就怀孕了。不需要作任何解释。

我们不需要这些解释;神学院等东西教导人说,“哦,我们得到了解释。我们得到了解释。”
神自己解释他自己的道。他不需要任何人为他解释。他说事情要发生,事情就发生。他说在末日要浇灌他的灵[徒2:17]。他就做了。我不在乎宗派说什么,无论怎样神都做了,因为他说他要做。所以,道不需要任何解释,因为是神自己作解释。
30

你们所看到的这些事,现在对你们似乎是奥秘的;但只要你们…… 你们记得,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你们的事工在三十或四十年前对卫理公会和浸信会教会来说也是很奥秘的,就像今天这事工对你们一样。但现在,你们要在道中找到它。就像过去你们竭力显明给他们看一样,我今天也竭力显明给你们看。所以,如果神转过来并说在道中就是这样,然后也确认它是这样,那么,这就是神自己的解释。你不需要任何人来为你解释。

31

呐,夏甲,因为有一点…… 记住,你不能从经上删去一个字。在圣经末后的《启示录》里,耶稣说…… 在圣经的起初,基督说,若有人从这道上删去一点…… 只是一个字被错误解释了,就使我们一直遭受这一切的疾病和死亡。那么,如果圣洁的神往下看,看到因一个字的错误解释而导致这一切的混乱,对神至高的道违背了一点点就导致所有这些混乱;导致他亲生儿子来受苦、流血和受害,为了让这些可怕的事与神和好,那么,若没有遵守神全备的道,我们又怎能进去呢?

“可是,”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在《创世记》里。”我觉得有人这么想。瞧?
让我告诉你们,《启示录》是圣经的最后一卷书。“若有人从这预言上删去一个字,或在预言上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启22:18-19]
32

在圣经的中间,耶稣曾说…… 再一次又是三个见证人:《创世记》、新约和现今的日子。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

“哦,神不是那个意思。”
耶稣是在对那些最顶尖的神学家说话。那些祭司,他们的曾曾曾曾曾祖父也必须是祭司。乱解圣经的一句话,绝对要受死的刑罚。他们就要因乱解一句话被石头打死。但是,他们对道的解释是错误的。因此,当道本身,当神应许差遣弥赛亚来,差他裹着神所应许的那块婴儿布来时,人们却已经准备了一块不同的婴儿布要来裹他。
让我这样说。今天也是一样,他们不明白这道。道不是裹在宗派和知识里;它是裹在神的大能、复活和基督复活的明证里,神是这样应许的;而不是裹在人对道的想法里。
33

呐,夏甲,因着一点点的偏差,是由于女人,而不是由于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不想那么作,但神允许他那么作;因为,同样他也允许巴兰那么作。呐,注意,因为在这一点上的稍微偏差,夏甲就生出以实玛利,他是一个野人,从未被驯服过。他靠弓箭为生。他是一个野人[创16:12]。今天他还是。

呐,撒拉,这花穗或花粉;撒拉,是所应许的真正妻子,她生了一个温柔的人,就带出一个应许之国作为回报。
呐,但马利亚,不是由于性,而是由于应许,就如亚伯拉罕从神得到应许,即神的道一样,她也相信这应许,“我是主的使女。”[路1:38]瞧?所生下来的不是秆,而是原本的种子;因为他就是亚伯拉罕和马利亚所信的道。
34

呐,马利亚不是那种子;她只是包着种子的壳。其它两个是生命的载体,只是属肉体的种子。马利亚本身不是种子,但对神的道有同样的信心,就生出道更真实的像来,因为他就是道。就像麦子的壳、麦粒一样;麦壳把麦粒包在里面保护它,直到麦粒成熟,可以自己生长为止。瞧?然后,种子本身就脱离了她。就像种子在她腹中;马利亚不是那种子。她没有生产种子。神才是种子。

呐,说到血,许多人认为我们得救是靠犹太人的血。有些人又说:“瞧,我们得到权利是由于外邦人,因为妓女喇合和摩押女子路得等,她们都是外邦人。”你一点也不能从这两个当中去得到。他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逻格斯,从神出来的道。
35

当神开始孕育大地时,造出了海洋生物。那时,神的灵,逻各斯,道;神说:“要有这个,”就出来了逻各斯,即道。道就开始…… 因为这一切都在逻各斯里:神全部的道,整部圣经,是给每个时代的。当逻各斯开始在地上吹出生气,就出现了海洋生物,又造出了鸟类,一直到哺乳动物。最后,造出了一个代表性的东西,这东西的样式是从神产生出来的,即按着神的形象而造的人。

那个人堕落了,就像种子要落在地里。所以,人类堕落以后,神开始在地上孕育。神兴起了以诺、兴起了以利亚、兴起了摩西,兴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先知,竭力要再恢复那个形象。最后,在地上,再次出现了神自己真正的形象,就是神,逻各斯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呐,同样的逻各斯有一个部分,他有一位新妇。这同样的逻各斯—这道,是不能被篡改的,今天正在教会里孕育,竭力把道带回到完全的彰显里。先知是那个种子的载体,宗派教会现在也是这种子的载体。呐,请快快地注意,就像壳现在把种子包在里面,托住它,接着,种子就离开了壳。
36

耶稣是神。他是神。他的父是伟大的逻各斯本身。神不能把道全部浇灌在摩西身上,因为他是一位先知。

主的道从不落空,总是临到先知。在圣经里,或自有圣经以来,从没有一处,没有一个时候,说到这道的正确解释临到神学家。这没有记在圣经里。神从没有在法利赛人或撒都该人当中兴起一位先知,在这末日,神也决不会这样作。
当他们一兴起来,很快就聚集在一起,搞出一个组织,就死了。但神这么作是为着一个目的。我们尽力来解释这点,愿神帮助。
37

注意,你看这里,她,这教会,这种子,现在它的样式是何等接近那种子本身。

呐,你注意,种子落在地里时,它是原本的种子。当它长出来,长出了一个生命。但由麦种出来的生命作了什么呢?它那时并不产生同样的麦秆或同样的麦粒。它是麦子的生命,但它还处在载体的阶段。这就是起先的改教,路德从一片黑暗混乱中出来了。种子必须死去。
38

很多时候,人们表示同情。哦,不久前我读到一本书,叫《沉默的神》,是由某个现代哲学家写的,他试图让你转离神。如果你不晓得神的道和神的计划,就很容易会动摇。但如果你明白神的计划和他的程序,那么,凭信心你就晓得那是神;神确认他自己,行他在其它时代所行的事,证实并行了。

这就是为什么摩西不会动摇。他与神面对面说话,神告诉他:“我是过去与亚伯拉罕同在的那位;我是做出应许的那位。我必与你同在。”那么,你如何能阻止这个人呢?
正如古时的先知说的:“狮子吼叫,谁不惧怕呢?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摩 3:8]当我们看到神应许给这个时候的事,并看到它们解开了,当你看到这就是神行事的方式,他说什么,就发生什么,你岂能无动于衷呢?看到这一切奥秘的事,正是照神所说的那样发生了。
39

呐,注意,’她’是载体。呐,夏甲长出来好像秆,接着是花粉,然后是壳,再后是种子。呐,注意这些载体。我要你们先注意一下。

呐,秆看上去根本不像种子,但种子里的生命在秆里。那是路德。呐,这根小秆长出许多叶片;它长出来,从路德到祖文利,然后又到加尔文等其他许多人。
40

呐,注意,后来它变换了位置。现在注意,自然界的构成是与神的道相配的,就像太阳:死亡、埋葬、复活。然后,是花粉;就是卫斯理。在上面挂满了许多小花粉,在麦子或玉米上,它看上去确实比叶片要更像种子。看上去更像种子,因为卫斯理拥有第二步的道,神第二步的道,把神的教会提高起来,经过了成圣。那是他的信息。是的。

过后不久,花粉落了,又回到秆里,便长出了玉米粒。但子粒长出来之前,有一个壳,遮盖物,外壳。你们种麦子或种玉米的人,如果你把壳掰开,要找玉米粒或麦粒,你想,那个小东西应该就是麦粒。但是,这就是五旬节运动的时代。呐,你不能…
任何神学家或历史学家都知道,就是那些时代,它们就是那样出现的。看一下《启示录》,看一下各个教会时代;看看它们是不是完全照这样解开了。
41

呐,从卫斯理出来了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和众多的小圣洁派教会;他们整个看上去比路德的改教派更像这道。但你看,当路德组织起来,就开始长出那些叶片。当叶片长成后,圣灵就都离开了路德派教会,它充其量不过是个宗派教会,那些真正的信徒就进入了成圣中。

然后,成圣接着往前移,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等所有圣洁派组织,等等,圣灵从那里出来,进入了五旬节时代。你看,现在那个小小的麦粒,它看上去比麦秆或花粉更像原本落在地里的麦粒,有一百万倍的像。但如果你坐下来,打开那个小麦壳,放在放大镜里看,它们也只是载体。麦粒还没有形成。里面只是一点小芽,用高倍放大镜你可以看到那个小尖芽,好像针尖,种子就从那里出来。这个外壳看上去虽然很像真正的东西,却不是真正的东西。它只是一个子宫,就像马利亚的子宫一样。
42

马利亚不是那个种子,这里她是代表麦秆。她只是种子的载体,就像其他载体一样。但为了这个目的,她首先由神亲自呼召和拣选;她看上去更像是,就如我们天主教朋友所认为的,说她是神的母亲。不。她不是神的母亲,她也不是神的种子。

女人产生卵子;神则造出生命。这血红素,血,是在男性里。在春天,母鸡会下蛋,或鸟儿会下蛋筑巢,但如果雌鸟没有与雄鸟交配过,蛋就孵化不出来,是死的,会烂在鸟巢里。
正如我常常说的,这也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所在;他们正烂在巢里,它们称作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等等。如果他们不跟道本身接触,就会烂在它们组织的巢里。
43

呐,可是他们有些人说,新教徒或多或少相信是马利亚提供了卵子。假如是这样,你看,你使耶和华神做了什么事呢。卵子不通过刺激是不可能排出的。

所以你看,神既造了卵子又造了精子;他在马利亚的腹中造了这两样。那个人完全就是神自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是以马内利[约1:14],不只是一个好人,一位先知。他是好人,是先知。不只是一个教师,神学家。哦,他可能是这一切;他是一切的一切。但在这一切之上,他是神自己。圣经说,我们得救是藉着神的血[彼前1:19]:是神自己,不是第三位或第二位;而是这一位,是神自己,伟大的造物主耶和华荫庇了马利亚,创造了血细胞和生命,也创造了卵子。
44

要是你能让犹太人看到这点,他就晓得弥赛亚是谁了。那位已经瞎了四十年的约翰·雷恩,当时,他在本顿港得了医治,那位拉比就问我,他说。我与他会面,他说:“你们不能把神切成三块,再把他拿给犹太人。”

我说:“有些人是这么做的。但我们不把神切成三块。”我说:“你信先知吗?”
他说:“当然,我信先知。”
我说:“《以赛亚书》9:6,’有一子赐给我们,’以赛亚指的是谁呢?”
他说:“哦,是指弥赛亚。”
我说:“弥赛亚跟神是什么关系呢?”这就解决了。我说…
他说:“他就是神。”
我说:“正是如此。他的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
45

这是一体论者错过的地方;这也是三位一体论者错过的地方,两个都走到路边去了。但合乎中道的是在中间。如果神是他自己的父,如果耶稣是他自己的父,他不可能是。除了神以外,如果他还有另一位父;圣经说圣灵是他的父,如果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灵,那么,他就是私生子了。没错。哪一个是他的父呢,是神还是圣灵?你说其中一个,都会陷入尴尬的境地。瞧?神是他的父。对不对?

46

《马太福音》1:18,他说,

18耶稣基督降生的事记在下面: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还没有迎娶,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
呐,谁是耶稣的父亲?看,明白我的意思吗?注意。
19他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的羞辱她,想要暗暗的把她休了。
20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她所怀的孕是从…”[原注:会众说:“圣灵。”]
我还以为他们说“父神是他的父”呢?哦,神学家们,你们的悟性在哪里呢?
47

注意,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真正的种子从马利亚出来,但并不是她的种子。这是神的应许,因为她说:“我是主的使女。”女人是生命的载体。呐,马利亚,与种子多么相像。

夏甲不得不以歪曲的作法得到它。撒拉怀疑过这事,就从情欲生出一个属肉体的种子;但马利亚,根本就不通过情欲,她相信道,这道就成了肉身。
48

但你注意,马利亚是那么接近,她把种子包在腹中,看上去好像是她的种子。五旬节派也是这样。我要说到点子上了。记住,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24节说:“在末日,这两个灵…”呐,不是在早期的时代,而是在末后的时代,这两个灵太接近了,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五旬节派的灵,几乎就像真正的一样,那么完美;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

呐,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主说的。呐,过一会儿,你们可能就明白我想要说的了。
呐,那种子肯定更像…… 那壳看上去更像种子,比花粉像得多,也比秆像得多;但它们都只是种子的载体。看,路德派组织起来了,秆就死了。卫理公会组织起来了,花粉就死了。五旬节派组织起来了,生命就死了。现在,长出了种子。到了种子,你就再也走不了。
49

注意,这些年来,当一个伟大的运动兴起,很快的就在后面出现一个组织,大约三年的时间,复兴只能持续这么久,然后就组织起来,建立一个组织。从中必定会出来很多,就像从路德这叶片中出来很多,从卫斯理这花粉中出来很多,从五旬节派这叶子中出来了一体论、二体论、三体论、四体论、五体论。哦,天啊!瞧?

但你注意,在耶稣基督这二十年来的彰显中,没有兴起一个组织,将来也不会有;组织会死去,就像每次的春雨运动和别的运动一样。这是末时了,种子不与壳同受产业,就像以实玛利不可与以撒同受产业一样。
你看,她现在是多么的接近,近得几乎会迷惑人:路德是秆;卫斯理是穗;马利亚是壳,或子宫,或五旬节运动。我可以在这里多讲讲那壳,指给你们看。历代以来,它从未这么接近过,直到像现在这样。每样东西都是教会,教会,瞧?是“女人。”
注意,起初也是“女人”怀疑了原本的应许。不是神收回他的道。今天,神也没有收回他的道;他在印证他原本的道。可是撒拉说:“也许、说不定,我们在等候。”
50

这也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你想要爬进某个东西里,却不知道你所爬进去的是什么东西。你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又怎么去做呢?你岂是蒙着眼睛走路吗?你若想要爬进某个东西里,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必定失败。“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这是耶稣说的话[太151:4]

51

但我们现在正处在种子的时代。呐,种子必会托住,(什么?)与种子合作,支持它,托住它。它放在那里,目的就是为了托住种子。

因为,就像太阳升起,初春时照在麦子上,你看,整个自然界随着季节更替,随着日子更替,万物都完美地随着神而更替。呐,当那温暖的阳光开始照射在种子上,它就发芽。世界也必须处在特定的位置上,好叫那种子从土里冒出来。它必须照着这种方式而来,进入特定的位置,好叫那种子长出来。它必须这样来,使它从黑暗时代中出来。
52

某个人,我刚才说的那个写《沉默的神》这本书的批评家,他说:“在整个黑暗时代,那些可怜的殉道者死了;人们随意践踏那些基督徒,而神坐在天上,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哦,可怜的无知者、瞎眼的、属灵上瞎眼的人,巴不得他的眼睛能开开。难道你不知道种子必须落在地里死去烂掉,才能长出新的来吗?

经过早期的天主教会时代,五旬节教会死去了。后来以秆的形式长出来,但你看,她经历了路德时代、卫斯理时代和五旬节运动时代,每个阶段都越来越成形,更加的接近。你明白吗?
53

呐,它必须直接回到耶稣在地上所行的原本的事工上,因为她是新妇。瞧?他们是一体。呐,主应许这些事在末日要怎样发生。我们看到它们发生了,所有这些应许,就像《玛拉基书》4章,《路加福音》17:30;哦,还有很多的经文,说都说不完。

但是,哦,我要停下来了,因为,是的,先生。瞧,你告诉他们,看他们能不能明白。你问他们,瞧?然后再来告诉我。呐,等一等。我很想讲讲这点。瞧?我太想你们明白这点了。看,耶稣…… 注意,新妇…
54

还有,我们看到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瞧?这子宫,五旬节派组织简直就跟真正的东西一模一样。但你知道吗?《启示录》17章称第一个组织—罗马天主教会是淫妇。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的?多少人知道她是众妓女的母?什么是不道德的妇人?呐,主说这女人是一个教会。什么是淫妇?就是一个对婚姻誓言不忠实的妇人。什么是妓女?一样的,是一样的词。

呐,她生产了。哪一种生产呢?不是道的生产,而是组织的生产。有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等,她们都继承了其母亲的习性。加州任何一个下流的女人都会生出一个处女;这就是第一个信息出来的原因;但是,当成圣的真理传给路德时代的教会时,他却接受不了。当圣灵洗的真理传给卫理公会时,他们也接受不了。现在,当种子的时代传给五旬节派教会时,她也接受不了。她组织起来了。但她曾是这种子的载体。瞧?
[原注:一位弟兄说方言。磁带有空白。]阿们!呐,因着这道,因着所说的这简易的道而感谢主。瞧?
55

这很简单,就像在这点上,就像你观察玉米的生长一样。你不需要用什么神学大理论来解释它。只要观察一下。他一直都在你周围。看。

我要结束了。我感到有小小的拉动,我请他去那样做。我们要结束了。呐,弟兄,再讲一下这点,然后就结束。
你看,这壳,这秆,等等,它们只是道的载体。它们曾有分于道,瞧?然后,它们往下走;称义、成圣、五旬节运动中恩赐的恢复。现在注意,这就好像以实玛利、以撒、然后到耶稣,瞧?一个是歪曲的,一个是原本的,然后就是种子本身。瞧?呐,教会从同一样东西而来,又返回去了。就像一支花或别的东西,它吸水,得以滋润,绽放出来。
56

这并不是说路德派信徒失丧了。那些拒绝成圣的路德派信徒会的,他们要持守住一些东西。你看,以色列人每天晚上都吃新鲜的吗哪。瞧?注意。

但现在是末时了,你看这里的壳;现在注意这麦子。这生命的全部奥秘都封在那个壳里。我们看到,在路德时代它长了出来。我们看到它长出穗来。我们看到它在麦秆里。我们到了这里,现在处在麦壳的形式里,几乎就像处在五旬节运动时代一样,但真正的奥秘隐藏在里面。
57

呐,记住,根据《启示录》,圣经的全部奥秘都封在七个印里,没有给那些改教者有机会讲出来;四个阶段的改教,或四个阶段的四只活物出去迎战这世界的四种力量。

第一只活物出去;第一只出去的活物是什么?狮子,它去迎战罗马的时代。那是原本的道。他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启5:5]。基督亲自出去迎战那个时代。第二只出去迎战的活物是什么?第二只活物出去迎战另一个骑者,他是谁?看,第一个骑者穿着白衣,后来头上戴着冠冕等等,拿着弓,却没有箭[启6:1-2]。瞧?
58

注意,当第二匹马出来,那只出去迎战它的活物是牛犊[启6:3-4]。牛犊是作献祭的活物。在黑暗时代,他们出去为主殉道。

在死亡骑者(死亡和阴间)出现之前,第三只出去迎战下一个骑者的活物,下一匹马出来;另一只出去迎战那个时代骑者的活物是脸面像人的活物。多少人知道这点?是知识的时代,改教者:路德、卫斯理、加尔文、诺克斯、芬尼、慕迪。瞧?
但注意,晚上时分出去的是什么?飞鹰,又回到了先知上。飞鹰的时分必有光明;你必找到通往荣耀的路。哦,永生神的教会啊!
59

我希望能来这里,坐它一个早上,呆上一整天,与你们交通这些事。听着,你想我不喜欢你们吗?我爱你们,我的弟兄们。我想去到每个组织,与每个人一同相信。但你看,不可能的。几乎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

我马上就要悄悄进入一个国家,由于组织的原因,因为这点,他们不愿有这事工,使神…… 我给他们回了一封信,我说:“十年来我一直都想进去,而你们带着那种发狂的洗礼…”
其中一个相信,你得洗三次;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脸朝前。另一个说:“不。你得洗三次,脸朝后;一次为子;一次为父,一次为圣灵。”他们两个都错了。
一个说:“你受洗归入他的死,他死的时候脸是向前倾。我们受洗是归入他的死。”
另一个说:“谁埋葬人是脸朝下的?你埋葬人是背朝地的。”这些无聊的事,使人分离;这表明是出于嫉妒。是从撒但来的,不是从神来的。
神不在这边,也不在那边,在两边的中间;他从两边呼召人,“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我就收纳你们。”这是神说的[林后6:17]。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