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424 百万分之一

1

谢谢你,萨克林弟兄。早上好,朋友们。在下周于大使旅馆举办大型聚会之前,能再来洛杉矶,真是很好。我期待着在那里见到你们大家。我们都热切期待着与我们主耶稣会面,在那里看到他。他应许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集,主就在那里,他必定会在那里[太18:20]。

我能肯定,今早上礼堂的台阶时,我遇见了主。那时会众们都带着极大的期望,等候早餐和讲道。能与你们聚集在这里真好。向收音机旁的听众问好。这里有这么多人,刚才我不得不到另一层楼去,跟几个人说话。我看见这么多人有要求,患心脏病,身体有各种病痛,所以,现在我们要在这里为病痛的人祷告。
2

当我走到台阶上面时……我现在正看着那位老先生。他上前来,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许多年前……”他说他曾患有心脏病,非常严重,人们以为他会死了。后来为他祷告,神的恩典医治了他。今早他也在这里,跨入了第八十个年头,喜乐满溢。所以,这使我们有了新的把握。

呐,我真的肯求在各地听广播的和这里的会众为我祷告。这次聚会结束后,我打算去欧洲,然后再到非洲各地去举办聚会。此行来自一个异象,所以我肯定,在那里将有重大的聚会。几年来,我一直觉得主要我回去那里。他赐给我一个卑微的小事工,我想,神还没有停止他在那里的事工。这看上去好像某处有个灵魂,叫我用福音的网去捕捉,神所赐我用来捕捉人的那网[太13:47],就是神医治的方式,为病人祷告。我真的肯求你们在这里的和听广播的听众为我代祷。
3

呐,我没有时间拿出一个主题来传讲,我原希望几分钟后能在这礼堂讲。但只能跟你们讲一会儿,大家熟悉一下。对各地的会众来说,我想现在就为你们在外地和在这里的人祷告。我真的很高兴见到这些以前从未见过的很好的新朋友,今早我才跟他们接触过。

在别处的一些聚会中,我们过得很愉快。我不再经常出外,因为太忙了。我们一直往返于印第安那州的杰弗逊维尔和亚利桑那州的图森之间。几年前主赐下一个异象,我们就搬到那里,主也差我们到那里,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在我离开凤凰城的聚会之前,我对你们克里夫顿的许多人稍微谈过了那个已经应验的异象,我看见七位天使簇拥而来。
4

我知道,对听广播的听众来说,你们许多人也许不是全福音派的,所以这对你们来说,可能有些神秘,对我也是一样。但是,任何人若能解释任何事,你就不再需要凭信心接受了。有许多事我们无法解释,我们必须凭信心接受[来11:1]。我们无法解释神,没有人能解释神,他是至高无上的,是大能大力的神。我们只是接受这点,因为我们知道他在那里。然后,我们凭信心接受时,他就回应我们,给我们圣灵的洗,这也是我在下面的几分钟里要向你们传讲的,就是“敬拜神的方式或居所。”

你能够敬拜他的唯一居所,他与你会面的唯一居所,必定有的。有一个教会,一个居所,一个时间,一群人,是神要与之会面的。我盼望主藉着这信息在这里祝福你们的心。
5

呐,来到图森,有点怪怪的。我奉主名对你们所说的那些异象,我所能回想起来的,没有一个落空。我要问其他人,是否他们能想得起来,主所说的,有哪一样不是真实的?事情总是照着主所说的那样发生了。

根据圣经,神将在这末后的日子里把这种事工带回给我们。它将随着圣灵的洗、说方言、神的医治等这些恩赐而临到。五旬节信息的顶点就是我们今天所传讲的这些。基督自己的事工藉着在他子民中行出他在世上所行同样的事来彰显,这事工运行在他的身体里,即新妇,属他的一部分,行同样的事,好像丈夫和妻子,国王和王后那样,这些都在婚礼之前发生。
6

若主愿意,这星期我想谈谈这一点,就在大使旅馆那里的聚会上,使你们稍稍了解我这种卑微的讲道方式。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子和时刻里,如果有人不晓得走哪条路,怎么做,如何转弯,你就无法再凭信心去行;你只能猜测;只能擅自去做。“擅自”就是“没有得到正式授权而去冒险。”所以,如果我们没有得到真实的正式授权,不晓得神说要在这个时刻发生的事,我们还怎能去面对这时刻呢?我们必须去面对它,藉着信心,知道在主的道里,这些事现在就该发生。

我们必须知道:列国的景况,众民的景况,教会的景况,等等,然后知道怎样走出去面对这些景况。如果你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就像我们通常所说的,你只是想当然;跳来跳去,希望它会在这里;希望这个,希望那个,那会怎样呢?但神不要我们这么做。他要我们知道他论到今天所说的话,然后藉着信心去迎接它,因为他说事情必要那样发生。那么,我们就知道你是真实的,因为你在这点上不是领受人的话;你得到主的道,晓得我们该作什么。我们盼望这一周我们的天父将应允我们这个。
7

呐,对不起,我刚才岔开了有关去图森的主题而谈别的。我自己本以为,那是我生命的终点。我想,那天上午十点钟在家里所看到的那个异象,所发生的那种震动,谁也站立不住,没有人在经历那种震动后还能活下去。瞧,我就去图森,和我儿子作了安排,等我去世后,我妻子和孩子们可以同他在一起,因为我想那是我生命的终点。在凤凰城的聚会中,事发前我告诉你们一些人,那件事会怎样发生。

瞧,过后几个月,有天早晨,我爬上图森北部的沙宾诺峡谷。我在山上祷告。祷告时,我把手举向空中,说:“父啊,我祈求你无论怎样都帮助我,赐给我力量去面对我所要面对的那时刻。如果我在世上的工作已经结束,那么我必定要去你那里。我对此并不感到遗憾,但我知道你必眷顾我一家人。我只是祈求你赐给我力量去面对那个时刻。”后来有东西击到我的手!
8

呐,电台的听众们,我所说的听起来很奇怪,但这是真实的。神是我的审判官。

我看着我的手,有一把剑,剑柄处有剑鞘包着。剑柄是用珍珠作的,看起来剑柄上有一层金制保护层。剑锋看上去闪闪发亮,哦,有点像铬钢或别的金属,在阳光下闪烁着。
呐,当时大约是上午十点或十一点左右,就在山顶上。你能想象到,一个人站在那里,(我觉得当时头脑很清楚)握着一把不知从何处来的剑,会有什么感觉,几英里以外才有人烟,你手里握着那把剑。我握着它,拿起来,来回地挥舞着,哦,瞧,那是一把剑。
9

我看着四周。我说:“可是,呐,怎么会这样呢?我正站在这里,就在这里,几英里以内都没有人烟,这把剑是从哪来的呢?”我说:“瞧,我想,可能是主在告诉我,说这是我最后的时刻了。”

有个声音发出,说:“这是主的剑。”
我就想,“瞧,一把剑,这就像是国王赐给武士那样。”你知道,在英格兰等不同地方,过去常常是这样做的。我想,“这就是剑的用处,是给武士的。”我又想,“瞧,可能是我应该为人按手,或……”什么想法都有。你知道,人的想法会乱成一团。你无法知道。我们的思想是有限的,神是无限的。所以,还站在那里时,那把剑就离了我手,不知去哪里了,消失了。瞧,人若不明白一点属灵的事,就会发疯的。你会一直站在那里,愣愣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主说:“这异象不是指你的终点。是给你事工的。那把剑就是道。七印的奥秘将被揭开。”
10

过后两个星期,不,是两个月后,我与一帮朋友上了山,事就发生了。七位天使,从天上俯冲下来,很清楚,就像你站在这里一样。山上的岩石滚下山岗,你知道,站在那里的人又喊又叫,尘土四处飞扬。那时,主说:“回到你的家乡。呐,每位天使将是七印中的其中一印。”

这七印已录在磁带里。书很快就会出来,现在还在作些文法修改。你们都知道,我的文法很不好,人不明白。但你们是那些爱我的人,知道怎样照我的文法来明白我的意思。但有个神学家正在帮我作文法修改,把所有错误都改过来。瞧,可能我在哪里说错了字,自己却不知道。因为我听见有人在笑,我猜,是“文法修改”这个词说得不对。但就像荷兰人说的,你是照我的意思明白我,不是照我说的话明白我,真的。
11

他们告诉我,现在还剩三分钟,节目就要结束了。

呐,你们各地听广播的亲爱听众,和这里会众中有病或有需要的人,当我们为病人作祷告时,能否请你们彼此按手?呐,耶稣给教会的最后使命,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是指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
12

亲爱的天父,今天我们就像孩子一样,我们遵守你吩咐我们做的事。我们按手在这些从电话来的请求信上。你知道在外面各地的那些人,他们遭受痛苦,多么需要帮助。你也知道这里有需要的人,也正遭受痛苦。亲爱的神,我们把他们交托给你,带着对你道的信心,因为你曾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求你应允,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原注:伯兰罕弟兄结束第一次电台广播.]

13

谢谢,萨克林弟兄。肯定的,这是我极大的荣幸,能再次回来通过广播向收音机旁的以及在座的一些朋友们讲道。

当然,我们也在发出邀请,请你们明天下午到大使旅馆来接受代祷。不仅如此,也请你们带那些罪人和灵性倒退的人前来。要是我们单单为病人祷告,就会不断地看到神行出大神迹,但这是第二位的。最重要的是得救;被神的灵充满(这点我等会儿要跟你们传讲),以及我们被神的灵充满的充足条件。
14

神的医治通常会吸引人的注意,并把他们带到神的同在中。当神行出某件事时,他们知道,是难以……瞧,是难以明白的。我们无法机械式地显明事情是怎么成就的。神以他自己伟大的方式行事。这样,就吸引了人的注意,使他们知道某处有一种能力就在现场,这能力能行出超越人类理解力的事,并使他们仰望神的羔羊。有人告诉我说,神的医治,我自己也相信,在我们主的事工中,可能有百分之六、七十是关于神医治的。他这么做是要吸引人来。当他们过来时,他就说:“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

15

呐,神的医治好像一张吸引人的大卡片,吸引人来仰望主耶稣。波士务博士,你们很多人都认识他,是我们的朋友,我还是个年轻传道人时,他的事工就大大地影响我。我开始举办聚会后,就遇上波士务弟兄,他常说:“神的医治,”这说法有点太白了;他说:“神的医治好像鱼钩上的鱼饵,你不能把鱼钩亮给鱼看,你要把鱼饵亮给它看,它咬到鱼饵,也就上钩了。”所以,这也是我们竭力要做的。我们的目标是领人到主耶稣基督面前。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所以,如果过去他是医治者,今天他仍是医治者。

16

在为收音机旁的病人祷告之前,我讲一下个人的一个见证。几天前,我正坐在山上,有件伟大的奇事当着十五或二十个弟兄的面前发生了。主的天使下到那里,降得很低,一道大光像彗星般地掠过,山崩地裂,岩石冲出去,飞到离地二百英尺或更高的地方,把树梢都给切断了。当时我正站在那光底下。这事发生之前不久,我曾告诉他们,这事会在那里发生。实际上,前一天就告诉他们了。所有人都跑到卡车等东西底下,拼命地跑开,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事一过,主就说话,说出将要发生的事。

17

我坐在那块主显现的石头上。有个朋友跟我们在一道,是从北部明尼苏达州来的。他的家人今早也在这儿,我不太清楚他有没有在这儿,可能在哪一层楼上。他名叫多纳温·沃茨,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属路德派,已经把生命献给基督,并被圣灵充满,很谦卑的德国籍小伙子,三十来岁,有家,有两三个小孩。他搬到图森来,只是为了跟我作邻居。大约有三四百户人家也搬来跟我作邻居。

我很高兴有这样的邻居。他们一路跟我到南非,到各地去。只是想靠近我,跟我在一起,一起享受从主来的快乐。
对这样谦卑的小伙子,我一直都没太留意他。
18

当然,我认识的和一起来往的人都像是我自己的弟兄姐妹。我观察他们,如果发觉他们越过了界线,我会把他们带到一边,跟他们说,因为我爱他们。我们要在荣耀里一起生活。有时候在聚会中,你认为我对你们讲话很严厉。这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们,那都是从我内心发出来的。因为这只能是一条路,事奉神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我们必须持守主的道路,不管我们的想法如何,都要持守他的道路。

19

我注意到,多纳温的右耳垂上肿起来,可能比正常的大三倍,看上去很红。瞧,我想,可能我们在沙漠地呆了几天,他的耳朵被那里的仙人掌刺到。但是,当我握着他的手,才发现那是癌症。所以,我对多纳温说,我说:“多纳温,那东西在你耳朵上有多久了?”我这样问,是想让他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说:“它长在那里有多久了,多纳温?”

他说:“伯兰罕弟兄,大概有六个月了。”
我说:“你怎么没跟我提过它?”
他说:“哦,看到你那么忙,我就没告诉你。我想,也许有一天,主会告诉你的。”
所以我问:“你知道它是什么吗?”
他说:“我已经知道了。”
我说:“没错。”
第二天早上……我握着小伙子的手,别的什么也没做。第二天早上,他耳朵上连一点疤痕也没有。癌症完全消失了。
20

很多时候,我们很使劲,想要去叫这个叫那个来。看,经上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不是说,如果他们为病人祷告,而是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们必须对自己所作的事有信心。是的。

现在,多纳温可能在这里。你们会见到他的。如果今早他不在这里,他也会来的,可能在哪一层楼上。你们会见到他,他知道有这见证。
我还能多说什么?我相信是路加,或约翰说的,在末后的日子,主在他的子民中所行的事,若是写出来,恐怕这个世界也容不下[约21:24-25];病人怎样得医治,成千上万酗酒的和患各种疾病受痛苦的人得到了释放。
21

呐,你们在收音机旁的和在这里的人,现在我手上正握着一大把请求信,是今早从电话来的,我们到达这里后,电话还一直在响。今早我们到达这里以后,又收到了一百九十六个电话请求。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每个人都祷告。无论你在本国的什么地方,只要你们是信徒,就彼此按手。如果不是,就按手在圣经或什么东西上。现在我们都来祷告。

亲爱的天父,多纳温·沃茨的这个小见证,只是成千上万个中的一个。主啊,你是满有恩典的。我祈求你,鉴察每个人的心,无论在这里的还是在收音机旁的。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叫那恶者离开他们,愿他们从一切病痛中释放出来。父啊,求你应允。我们这样祈求,是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感谢你,主……”[原注:伯兰罕弟兄结束第二次电台广播.]
22

瞧,这是今早我第三次上这里来了。哦,你知道,有人告诉我说,我们要在十二或十四分钟内腾出这个会堂,等等。管理人员说在其它楼层上,他们不能提供饭食。我们的饭食真够长的。你知道,我们吃了好多道菜。所以,今早我们真是非常非常高兴,能在这里和这群友好人士在一起,且有这么美好的属灵大餐,我叫它是美食大节。

我想提一下,明天下午我们在大使旅馆还有聚会。呐,我们要在那里为病人祷告,也期望神与我们会面。我来这里是尽我事工的本份,竭尽所能地使这次聚会获得成功,这成功不是因为是我们的聚会,乃是因为人们找到耶稣基督。这才叫成功。任何聚会,无论我们如何赞美神;看见神行多少大奇事;他在灵里对我们说多少次话;等等,除非有某事成就了,有一些灵魂被带入神的国,不然就算不得什么。
23

萨克林弟兄刚才作了一番很实在的阐述,是他所思想的事,是有关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我真的全心相信,我们正活在末了的时分,正在晚上的影子里。太阳早已下山了。当我们看到这些事照着今天的样式发生时,瞧,真的很难想象还会有另一个世代。几天前……

让我告诉你们一些事情的内幕。在我所住的亚利桑那州,人们对所有学校做了一个分析。他们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一个智力测试。你猜怎么样?包括中学和小学的孩子,八成的孩子有智力缺陷。其中七成的孩子是电视迷。看,邪恶的东西溜到我们身上,我们却不知道。你不知道它怎么会来。你能听见神的声音在大声呐喊反对它,然而,就在这里,我们发现自己掉进了它的网罗里。
24

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令人震撼的事。看,“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他的旨意就是他的道。我们可以一直很虔诚,在这些聚会中过得很愉快,喊叫,又蹦又跳。我不是想要批评。但我对神有一份责任,这责任就是诚实地说出神要我说的话。当然,我很感激加州分会的人,他们能容纳我的信仰。如果我不讲出我的信仰,我就是一个伪君子,我也不再可能对你们说实话了。如果我不能对你们诚实,我怎能对神诚实呢?因为我能看见你们,并与你们说话。当然,我们对神也是这样,但我们必须彼此真正地忠实和正直。肯定的,我们正活在一个很恐怖的时代。你曾停下来……

25

让我给你们稍稍分析一下。“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耶稣在世上时,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的一切话。”[太4:4]每一个字,不是随意的一个字,而是每一个字。

因为人不信神诫命中的一个字,就导致了死亡、痛苦、各样疾病和心脏痛。不信神的道,才一个字!如果因为不信一个字,就把人类带入死亡,“必定,”神说“必定”就是必定。撒但说:“不一定,”但它是必定。
所以,我们必须遵守神的每个字。如果所有这些苦难和疾病临到人类身上,是因曲解或不信一个字,那么,我们若不信一个字,而它值得这重价,甚至赔上神儿子的性命,我们还怎能回到神那里去呢?
被召的多,选上的少。
被召的多,选上的少。
我没法从这点来讲一篇道,因为没有时间,但我留下一些东西给你们。让我们去思想。
26

有一天,我和萨克林弟兄去了一个搞杂交牛的地方。萨克林弟兄带我进实验室,我看到他们在做。他们拿一个小仪器,像火柴棒那样大,插到公牛的精液中,然后吸入一堆精液,放在一个几百倍大的显微镜下。在那堆精液中,有些小精子在跳着。瞧,我们知道,精子来自雄性,卵子来自雌性。我问那个实验师,我说:“那些在跳动的小精子是什么呢?”

他说:“那是小公牛和牛犊。”瞧?
我说:“就在那一小滴里吗?”
他说:“是的。”
我说:“那么,整堆精液里也许有一百万只吧!”
他说:“哦,是的。”瞧?我仔细观察着。
27

呐,当这件了不起的事发生时,有一个卵子正等着接受百万个精子中的一个。没有人能知道是哪个精子,或哪个卵子。你若观察过自然生产,就知道它比童女生子更加奥妙。因为在这堆精液中,只有一个预定能存活的,其余的都要死去。并不是那个在前面的,而是那个最先与卵子结合的。那卵子可能出现在精液的后面或中间;那精子也一样,可能在卵子的后面或中间。那精子钻进卵子里,小尾巴脱落,脊椎就形成了。这一百万个精子都想与卵子结合,但只有一个成功;只有一个!这是由一种人所未知的力量决定的。虽然每个都相象,每个精子都很象:在动物是这样,在人类也是这样。是男是女,是红头发是黑头发,等等,都已经定了。这是神所定的。天然看来,他们都是一样的,但在那里只有一个是预定得生的:百万分之一。虽然他们全都很相象。

28

以色列民离开埃及时,大约有二百万人同时离开。每个人都听过同一位先知的信息;每个人都看见过火柱[出13:21-22;民14:14],每个人都在红海受洗归了摩西[林前10:1-2]。每个人都在灵里喊叫,敲着铃鼓,同米利暗在岸边又跑又跳,摩西也在灵里唱歌[出15:1,20-21]。他们每个人都从一样的灵磐石中喝水[林前10:3-4]。他们每个人每晚都吃新鲜的吗哪。每一个人!但却只有两个人进入那地。百万分之一。

这试验是什么?他们都从同一个磐石里喝水,都吃同一种属灵吗哪,与我们今早所吃的一样;但道的试验把他们显出来。在加低斯—巴尼亚摊牌的时候[民13:26],他们要出发进入应许之地,这时,他们要先接受道的试验,才能进去。其他十个探子回来说:“我们得不到那地!那民就像……据他们看我们就像蚱蜢,他们有坚固宽大的城邑。敌人太强大了。”[民13:28,31,33]
然而,约书亚和迦勒安抚百姓。他们说:“我们足能得胜!”[民13:30]为什么?因为神在他们离开应许之地以前就说过了:“我已将这地赐给你们,我已将它赐给你们,它是你们的。”但每一百万人中只有一个。
29

今天,全世界大约有五亿个所谓的基督徒,每天就有一个世代结束。呐,要是今天被提发生,全世界有五百人被提走,会怎么样呢?你怎么也不会知道,甚至在报上也看不到他们离去的报道。主的再来是秘密的。他要来悄悄地取走信徒。

被提的人只是少数[太7:13-14],这就如从前的日子,当时,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他回答说:“他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太17:10;可9:11]
你曾想过人们怎么做吗?他们还在相信以利亚将要来。可是,他就在他们当中,他们却不知道[太17:12,13;可9:13]。
人子降临的日子也是这样!他们也是这样待他。神的灵就在这里。瞧,我们要怎样待他呢?我们还想吃吗哪,等等,而不继续往前以致长大成人吗?
30

你有没有留意到一粒种子,就如几分钟前毕茨牧师所讲的,种子是怎样落入土里的?土里有很多种子。当神带着光在水面上运行时,光就出现了[创1:2-3]。这是神第一次出现,所说出的光藉着神的道而临到。神的道仍然是唯一能带来光的东西。当大水退去后,种子已经在土里,光只是把那些有生命的种子带出来,使它们生长,神造出这些创造物。

呐,在复活节早晨,另一道光照在地上,这时,圣灵被赐下来。所赐的圣灵把光带给那些种子,他们是神藉着预知早已知道要出现在地上的。他怎样知道第一颗天然种子在哪里,他也怎样知道属灵的种子在哪里。一开始,当神使地球出现时,你的身体就躺在这地球上了。我们是地球的一部分。我们就躺在那里。藉着预知,神清楚地知道谁会爱他,谁会事奉他,谁不会。他的预知把这些都显明了。不然,他就不是神了。他若不是无限的,就不可能是神。如果他是无限的,他就知道一切。
31

所以你看,人们犯了大错,他们在这点上绊倒了。他们追逐这点,以为是这样或那样,但一点也没果效;我们都明白。但有一样会有果效:那就是找到神完美的旨意并持守它,神呼召你就是为了这目的。

好像刚才杰克弟兄所谈到的,在那边的波斯广场,真是一片混乱,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他说到一些神学家等等。如果想知道一些神学理论,你就到那边去吧!
我猜想,这有点像伦敦的海德公园里的情形。我曾到过那里;每个人各抒己见。这是当今这个世界巴比伦式的大杂烩。
32

但你注意到吗?毕茨弟兄今早带给我们美好的信息。当他正要走出公园时,他发现有一朵小复活节百合花。正如他给我们讲的,“在一片混乱之中,百合花根本无法说’要’或’不要,’是神的生命,使它在一片混乱中发光。”它在那里闪闪发光,因为神已命定它长在那里。在一片冲突中,没有人留意到它。他们没有看到它的属灵用处。

今天也是这样,在我们所有大集会中、各种团体、众教会和宗派等等当中,有人要往这边走,“我们应该是浸信会或长老会信徒,应该是这个、那个或别的。”在这一切当中,有一朵花正在生长。就在我们当中,有神的大能在我们当中兴起!让我们停在这里,花点时间看看它,这星期观察一下,看看它在我们面前展开。我们相信神必定作。你们呢?
33

我知道,现在我们该下楼去了。所以,让我们大家来祷告。

亲爱的神,当我们在你面前低头时,我们感到自己不足以向你祈求。但你应许我们,我们若肯前来,你必不拒绝我们。作出这样的陈述,“百万分之一,”虽是有点激烈,但决不是一种教义,只是要人切切地牢记。因为你说:“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太7:14;22:14]
哦,永在的父啊,求你藉着下周的大会将福音的光带给整个城市。如果有任何种子,不管怎样,因着你自己伟大而智慧的神能,就像我们竭力要阐明的,雄性精子和雌性卵子的事,愿他们能涌入这大会中。愿圣灵赐给他们生命。我们知道,时间可能比我们所想的还要近了。神啊,我们祈求,当我们来这里时,只要相信有某事可能会成就,使人得帮助,或得到最后那只羊。我们知道,当羊圈满的时候,牧人就把门关上了。
34

好像挪亚的日子那样,当最后一名家庭成员进去时,神就把门关上了[创7:16]。那些人又敲又打,但已经太迟了。亲爱的神,他们曾有过机会。

你说:“我是羊圈的门。”[约10:7]
诗人写的那首歌,多么动人!对你来说九十九只羊还不够吗?不,还缺少一只。他可能是一只小黑羊,可能他微不足道,她或他可能很渺小。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最后一个必要进来,然后,门就关上了。哦,神啊,你凡事都知道,求你今早来鉴察我们的生命。差遣我们,无论去哪里,使我们可以找到最后那只羊,好叫门可以关上,牧人和羊群都要在里面。求你应允,主。如果那只羊今天就在这儿,如果他是那位当进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37,44]
35

如果有人有什么触动或一点感觉,可能就是这个时候,在这会众中,在这里或楼下,或别的什么地方,愿他们能回应,说:“是的,主,我就是那个四处游荡迷失的小羊;我一生都在回避他。我觉得我应当来,但今天我还处在失败的一边。我上不去也下不来,怎么也走不动。”哦,愿那大牧人过来,伸出温柔的手把那小羊安全地带进来,把他放在主的肩膀上,平安地带回来[太18:12-14;路15:4-7]。

主,也许这里有个病人,处境也是一样,医生说:“我们无能为力了。”他竭尽全力要挽救他,但挽救不了。已经超出他的范围。他什么也作不了。他的药物或手术刀对此无能为力。但是,哦主啊,没有什么东西是你大能的膀臂所不能行的,你的道就是你的膀臂。所以,亲爱的神,我们向你祈求,今早我们与你说话时,愿你伸出手来,把那个生病无助的小羊抱起来,带离所有科学方法的范围,远离医生,愿他们都得医治。主,求你应允。
36

我们想到大卫,他曾负责照看一小群羊,只是一小群。但有一天,一只熊进来,叼走一只小羊,带到外头去,要把它吃掉,就像癌症吞噬身体那样,或者说来了一只大狮子。但大卫并没有什么好装备,没有来福枪,也不是剑客。他只带着一个弹弓,就去追回那小羊。当他发现那野兽快要吃掉小羊时,就用弹弓把它杀死[撒上17:34-37]。只是一件简单的小武器:一块皮和一条绳子。但他满有把握。

我们当中并没有伟大的天才,主。我们只是一些简单的人,献上简短的祷告。但今早,我们要来追回天父的羊。那个走在街上的女人,样子可怜,抽着烟,想要从烟里找到平安;那个闻了酒杯的男人,想要把酒杯推回去,但仇敌死死地抓住他;那个男孩或女孩想要行得正,但就是找不到力量摆脱那些错误的事。今早我们要奉主耶稣的名,来认领那只羊。我们向仇敌挑战;这只是一件简单的东西,一个弹弓,一个祷告;但我们来,要把那只羊带回父的圈里,使我们可以对那托付在我们手中的事交账。愿神的大能此时把信心注入会众的心里,愿那失丧的灵魂今早回转过来。愿他们从今生的各种试探中得到释放,让他走吧。愿他在主人的膀臂上找到自己的平安,重新被带回到安全之地。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们大家,直到明天再见到你们。我把聚会交给萨克林弟兄。[原注:伯兰罕弟兄结束第三部分。]
37

这点,我希望,我能在神面前和你们面前更加蒙恩,相信我不会站在这里告诉你们错误的东西。那天,我刚过了五十六岁生日。呐,这并不是一个老人的信息。还是小孩时,我就相信这信息了。如果它不是真的,那么,我就是地上神所造的人中最愚蠢的。因这缘故,我献上了一生。我要带着诚实这样说,如果我有一万条性命,我永远都不会改变我的心意。

呐,医治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记住,医治就在你里头。当神在园子里种上桃树时,他已经把每粒桃子放在桃树里,桃子一直都在树里面。看,或桃树或苹果树,或别的果树,它只要从土里吸取水分就必能生长。呐,你们每个人里头都有那些潜能来释放你,因为这是神作的。你们已经藉着受洗,被种在基督里;不是水洗,而是灵洗。你不是藉着水洗进入基督里,而是藉着灵洗[林前12:13]。
主若愿意,明天下午我要传讲这信息。怎么样真正地应用它,有哪些内容。我们把它放在下午,免得影响你们的其它聚会。
38

呐,你看,你们每个站在这里的都是信徒,瞧?那么基督的生命就在你里面。只要你能明白,就能做到!

这是魔鬼的工作,它要阻挡你,使你得不到那个,使你一直瞎眼。它会使你受蒙蔽,没错。看,那样你就不知道往哪里去。瞎眼的人说不出他要往哪里去;他必须从能看见的人那里弄明白。要等到有人告诉我们真理以后,我们才能明白。
基督为你而死,你就从世界中移植到基督里。你所需要的一切,藉着圣灵的洗,都在你里面了。对不对?呐,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开始从那里饮水。
39

当树木喝到水后,就开始长出叶子,长出嫩芽,每年都结果子。果子并不在土里,果子是在树里。多少人明白这点,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所以你看,果子是在树里。每棵树都必须从它的泉源喝水。当雨降下时,植物喝了水,就得到生命。它喝到水,就生长。它不断生长,直到完全成形,就像教会一样,在这个时代开花结果。
我们喝了,就长大。但是,如果植物拒绝喝水,就无法生长。要是你们单单相信,就好了。呐,从个人来说……
40

当然,你知道,在很多聚会中,主怎样显明各种不同的事,指出你们所做的和所不当做的事,等等。早上我们站在这里时,盼望圣灵降在我们身上,行出这些事。我也一直在等候。

我想这时候特别紧张,想到楼下有人要我们离开这里。瞧?他们要我们离开;现在已经迟了。
但你们要全心相信这点。请相信!我若在你们眼前蒙恩,被看为是可信的人,那么就相信这点。现在,请你们彼此按手。
呐,你看,圣经没有说:“这些神迹必随着威廉·伯兰罕。”也没有说:“它只随着厄尔·罗伯特。”也没有说:“它必随着库伯弟兄,”或哪个人。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复数的),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那是在你里面神的大能,将生命带给你按手的那个人,那是赐生命圣灵的泉源。
41

亲爱的神,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在这个关键时刻,当教会……愿他们此刻站在这里,没有慌张,愿那使基督从坟墓中复活的大能,此时用福音的真理使他们活过来,就是耶稣所吩咐的:“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叫每个鬼魔的权势,每个疾病,每个病痛,每个苦痛,每个临到人身上折磨他的东西,因着信,此时叫它们离开。作为信的人,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现在,要是你相信神行了事,请举起手,赞美神。
亲爱的神,这婴孩会死去,主,除非你医治他。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责备这个毒瘤。叫它离开这无辜的孩子。阿们!
呐,医生已经试过了,但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