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218 种子与壳不能同受产业

1

我们仍然站立来祷告,让我们低头。

亲爱的神,感谢你让我们今晚有这极大的荣幸能来到这里,把永活的基督带给这个正走向灭亡的世界和世代。
主啊,我们求你恩膏我们所传的信息和努力,使它决不徒然返回,而是成就你的旨意。
求你帮助这里每一个有需要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父啊,我们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有需要。今晚,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愿我们的心就像那些从以马忤斯走来,见证基督复活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主啊,求你应允。
求你医治有病和受苦的人;当今晚的聚会结束后,愿我们中间不再有软弱的人,尤其是再也没有一个不信的人。主啊,愿他们都因信而得永生,因为这正是我们今晚在此聚会的目的。
我们所求的这些祝福是为了荣耀神的国。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今晚很高兴能回到这里。我看见这里还有一些人站着。我想,从这儿通往美国许多城市,像旧金山、图森以及东部城市的电话已经接通了,所以,我们也通过电话问候他们。今晚我们是在一个礼堂里聚会,主会堂已经都坐满了,甚至在过道、墙根底下也都站满了人。我们晓得明天晚上,我们会在另一边再开一个口,通往体育馆,这样,礼堂的面积就大了,可以再多容纳几千人。所以,我们希望明天晚上能把这事办妥。既然今晚,这第一个晚上都已经满了,那我们相信明天晚上人可能就更多了。我看到他们今天晚上就已经加了好多椅子。

3

我们都怀着极大的期望,首先是主耶稣的再来;其次是救恩,愿那些失丧的灵魂,今晚就接受他,并预备好等候他的再来。

我要向所有坐在台上的人表达我特别的问候和欢迎,我知道他们当中很多都是传道人,有好几百人都坐在台上。我们非常感谢他们能来到这里。
对于那些从全国各地来的人,我知道,有的人来自大洋的彼岸,是从海外来的。所以,我们很高兴你们能来这里与我们一起分享这个团契,我们也期待神能在这一次的聚会当中赐给我们。
4

自从我想到,要回到这儿举行这几天的聚会以来,心里似乎总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在冲击着我,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我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我希望那是来自神的一个伟大启示,好让我们这些行走在罪恶和不信的黑暗世界中的人们,能够成为天国更好的公民。

今晚这个地方,就是这个地点,对我有着极其深刻的意义。当我知道他们要建这个学校礼堂的时候,我就想在这里举行一次聚会。我非常感激校方和有关人员,能让我们使用这个礼堂。三十年前,在这个地方,就在今晚这所建筑的旧址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就在这同一个地方。那时,这儿不过是一片芦苇丛。我就住在离这儿不远,大约两百码的一个小屋里。那时,我十分关心我父母得救的问题,现在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有一天,我对我的父亲非常担忧。
记得当时我正睡在阳台上。那时天很热,是夏天。我相信,这都写在一本名叫《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小册子里;或者是在《我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这本书中。
5

当时我躺在阳台上,忽然醒过来,心中升起一种对我爸爸的负担。这个城里的许多人都知道我父亲,我认为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尽管他是个罪人。他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多年来我一直竭力地反对他这种习惯—就是喝酒。那天晚上他又在喝酒。我醒来,心中对他充满了负担。于是我就穿着睡衣;我穿上裤子,上身还穿着睡衣,穿过这片芦苇丛,正好来到差不多我现在所站的地方,我跪下来为父亲祷告。

我祷告求神拯救他,不要让他像罪人那样死去,因为我爱他。当我祷告时,我抬头从这儿向东望去,见到了一个异象。我看见主耶稣就站在我的上方,你们很多人都知道这异象。
6

据我所知,我对幻觉并不敏感,但异象却是真实的。主耶稣站在那里,这是我第一次在这样的异象中见到他。他就站在离我头顶大约十英尺的地方。他站在半空中,一只脚正向前迈。他穿着一件白袍,袍子边上有穗子,头发垂到肩上,他看上去就像圣经里讲的约三十岁,但身材瘦小,非常的瘦小,看上去体重不会超过一百三十磅。

我看着,心想,这会不会是我搞错了。于是我揉了揉眼睛再向上看,我看他还是侧身站在那儿,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他脸的轮廓就像我常在异象中见到的那样,很像霍夫曼画的那张主耶稣三十岁时的头像。这是为什么我在家中挂上了那幅画像,并在我的书中,以及其它地方用那张画像的原因。因为他看上去就是那样,比较近似。只是他看起来很瘦小。
7

我正望着他的时候,我想:“我不会是看见主站在那里吧。”我要说,我当时所站的地方,就是在这个位置上,也许就在这儿,在这个讲坛下边一点。就在这附近,从我所站的地方算起,半径不会超过四、五十码,就在这个区域附近,这一圈。

我向上看,他就站在那里。我咬了一下自己的指头,看看我是不是睡着了。你知道,当你……这看起来是不可能的。当时我在主里还很年轻,才传了六个月的道。我咬了一下手指,掰了一根芦苇并弄断了它。许多住在乡下的人都知道这种芦苇牙签是什么。我开始放在嘴里嚼,我说:“这,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的家就在那儿,我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也都在那儿。还有那个旧砖房旁边的池塘,我经常在那儿打野鸭子,它离这不过两百码。我正站在田里,这都是真的呀。”
8

我用脚踢地,又稍稍跺了几下脚,摇了摇头,甩了甩手,然后再往上看,又往别处看,然后再看,结果他还是站在那儿。这时候刮起一阵风,我看到芦苇丛随风飘动,他的袍子也随着风飘动起来,就像绳子上凉的衣服那样开始飘动。

他站在那里,我望着他,心想:“我要是能看看他的脸就好了。”他注视着东方,就是这个方向。他很专注的看着。我走开,想绕近点儿,看看他的脸,但我还是看不很清楚。他双手放在前面,从我站的地方看不到。
我又绕着走了几步,并像这样清了清喉咙[原注:伯兰罕弟兄做了清喉咙的声音],想看看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但他没有动。
9

后来我想:“干脆我叫他一声吧。”当我说:“耶稣”时,他转过头来,当他看我的时候,他伸出了双臂;这就是我能记起的全部。一直到天亮,我都躺在那里,就是现在我站的这个地方,在田里。我的睡衣被泪水都湿透了,我一直在那里哭;我晕了过去。他脸上的特征是任何艺术家都无法描绘出来的,他们做不到。他看上去就像一个人,如果你看他,你能同情地哭出来,但他又能让你敬畏的尊敬他;然而他却有着足够的能力,只要他一发声,就能把整个世界翻个个儿。他的特征是任何艺术家都捕捉不到的。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三十年后的今天,我站在了这个奉献出来事奉全能神的礼堂里。那时我只是一个平信徒,其实只是一个浸信会的地方长老。当时罗伊•戴维斯是牧师。今天我站在这个挤满了人群的地方,就在这同一个地方。我认为,这是因为耶稣基督他自己宝血的救赎,使我能在这四天里传讲主的信息。
10

在这之后六个月,当我在河里第一次为信徒施洗时,那光降到斯普林大街上。你们当中许多人可能想下去看一看,就在河边的斯普林大街,就在河堤上。那天下午两点钟,主的天使首次向众人显现,并有声音出来说:“就像施洗约翰被派来预告主的第一次到来,你的信息将预告他的第二次再来。”

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仍然站在这里传讲那个信息。现在它已经传遍了世界各地。今天晚上我很高兴又回到老家来,代表这位我仍然全心所爱的主耶稣基督。每一天他都变得比以前更甜蜜。我所教导的从未有过丝毫的改变。我从最开始时所传讲的,直到今天晚上,我还是相信着同样的东西。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1

我有一个我要对之负责的信息。当这个信息首次传开的时候,是为病人祷告、大的迹象、神迹、奇事等等。当然,每个人都是这样,尤其是从五旬节教派的人开始,后来成了一个席卷全球的普世医治复兴运动。经过整整十五年的时间,我想这复兴之火已经燃遍了大小山岗。这一次的运动,就使几百万人接受了基督作他们的救主。在这个复兴的发展当中,有很多像奥洛•罗伯茨这样的人从中得到启发。之后,五旬节派教会也跟前人一样,一蹶不振了。

今晚我的心愿,就是希望能重新唤醒教会,因为主耶稣的再来已经很近了。我不得不谴责它,我必须要谴责罪,无论它是以什么形态出现。我并不是针对哪一个人的宗派,我有一个信息。
12

现今很难在教会中得到赞助,就好像当年的主耶稣一样;他们反对的是他,而不是我。当他最初传道、医病、使死人复活,洁净患大麻风的、赶鬼时,人人想要他。但还有一个信息伴随着每一个神迹,因为每个神迹都有一个声音。有一天当他坐下来,说:“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这时,他们就受不了了。

还有,当他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时,也是一样。
“怎么可能?”医生们以及那些头脑发达的人们可能会说:“这个人是个吸血鬼,想叫你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从未解释过,他只把它说出来。
今晚以及在这次的聚会中,你可能会听到像这样的事。我们可能解释不了,但记住:“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相信这一点。
13

我们没有时间在这儿讲太多,因为我们必须得在规定的时间内开始,并在规定的时间内结束。我们要尊重校方给我们规定的时间,我们会尽一切力量来善用这段时间。

记住,任何时候,若有罪人想要归向基督,那你所要做的就是马上走上来,并将你的生命交给主,就站在你的位置上,不管我是在讲道,还是在唱歌或在做别的什么。我们到这儿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你。
我想要跟维尔弟兄、博德斯弟兄和这儿的弟兄谈一谈。我不知道,今天下午或是哪一天早上,他们可不可以在教会里,给那些想得到圣灵洗礼的人提供辅导,可以吗,弟兄们?内维尔弟兄、凯普斯弟兄,你们都可以去吗?
如果有人想得到有关圣灵洗礼的辅导,你们可以到这个教会来。[原注:伯兰罕弟兄询问哪个时间好。]什么时间最好,上午还是下午?上午十点行吗?大约上午十点。
14

如果你们对有关的教义或这个信息有疑问,如果你想要……如果你从未得到过个别的辅导,或是你希望为你祷告,或你想知道任何有关的问题,你不如就在上午十点去那儿找找这些弟兄。他们当中会有一个或更多的人在那儿辅导你,为病人祷告,并私下里回答一些人的问题。你只需去找他们,他们会很乐意并尽力来帮助你。

现在,在我们进到神的话语之前,我们要再一次来亲近这个道的作者。你有可能吃得太多;也有可能喝得太多;笑得太多;走得太多;但你永不会祷告得太多。“我愿男人无疑惑,无忿怒,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提前2:8]让我们祷告。
15

亲爱的耶稣—生命之道的作者,你就是那道。在我们解释了这个异象之后,我们现在庄严地来到你面前。神啊,你给我作证,这一切都是真的。主耶稣啊,求你恩膏今晚所要说的话,让每一个耳朵都能听到这神圣的声音。若在座的,或是在全国各地收听的人,如果此刻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时代的挑战—这个从神而来的信息,求你让他们悔改并预备好,因为神的国近了。今晚,愿这事成就在他们身上,让他们能迎接这时代的挑战。

神啊,我祈求你的帮助。我知道这个责任,还有它意味着什么;当审判的时候,我必须为我在这里和其它地方所讲的话做出回答。主啊,让我所讲、所做都绝对忠于你的话语,只有这样才能结出果子来。正如你所吩咐的,“不要让这道偏离你的口,却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要刚强壮胆;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书1:8-9]主耶稣啊,今晚就成全你的话。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16

星期五和星期六,从十点到十二点,在第八街与佩恩街交界的教堂里,将会有辅导,有关教义的解答,并为病人祷告等等。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或要求,就请来参加吧,会有人负责这些事。愿主祝福你们。

呐,由于今晚是这次大会的开始,所以我必须直接地来传讲我们的信息。这也是我们到这儿的目的,也是我这次回来的目的。星期天上午,如果主愿意的话,我将迎接这时代最大的挑战,传讲“结婚与离婚”。
17

现在请翻开《加拉太书》4:27,我想读一些经文,4:27到31节。

27因为经上记着:不怀孕、不生养的,你要欢乐;未曾经过产难的,你要高声欢呼;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28弟兄们,我们是凭着应许作儿女,如同以撒一样。29当时,那按着血气生的逼迫了那按着圣灵生的,现在也是这样。30然而经上是怎么说的呢?是说:“把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使女的儿子不可与自主妇人的儿子一同承受产业。”31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不是使女的儿女,乃是自主妇人的儿女了。
18

愿主赐福我们刚才所读的话语。相信我用这个主题听起来会非常独特及不寻常。但有时我们发现神偏偏就在这种独特、不寻常的时刻里,以不寻常的方式,行不寻常的事;因为神是不寻常的。那些真正用心事奉神的人,也是以一种跟这世界格格不入的方式来事奉他。这个题目就叫“种子与壳不能同受产业”。

保罗在这里说到亚伯拉罕的两个儿子,肉身上的后裔。在这里保罗很高兴地把自己列在自主妇人所生的位置上。
19

我们知道亚伯拉罕从两个不同的妇人得了两个儿子。神借着撒拉给他一个应许(应该说是通过撒拉),就是撒拉将会生一个儿子,通过这个儿子,世界要蒙祝福。万国都要因这儿子得福。人们普遍相信,尤其是在犹太人中,认为这就是指以撒,但并不是这样。亚伯拉罕的应许之子是耶稣,他才是应许给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

20

但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他妻子的使女夏甲所生。夏甲是个漂亮可爱的埃及女子,是亚伯拉罕从埃及挑选出来作他妻子的使女。撒拉认为神不可能使他所有的应许都兑现,她就让亚伯拉罕娶了夏甲—她的使女,并生了孩子;当时一夫多妻制是合法的。她以为神的计划,就是她只能通过夏甲得到儿子,但我们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21

我们都明白神在“三”里得以完全。是的,神在三里完全。“恩典”是五,“七”是完成,就像这个世界。神在父、子、圣灵中成为完全。这是神完全的神性,是一位神,有三种彰显,是一个职分的三个属性,哦,我是说是一个神性的三种职分。

同样,神对教会的恩典也有三个完全的步骤: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重生的过程,就像自然分娩所预表的那样;女人生孩子时,首先出来的是水,其次是血,最后是生命。圣经在《约翰一书》5:7或是7:5那里说:“天上做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父、道(也就是子)与圣灵,这三者乃为一。在地上做见证的也有三:就是道,也就是水,血和灵。水、血和灵,这三样也都归于一。”[译注:此处是照英文钦定本原文的翻译。]
22

父、子、圣灵是一位!没有子你就不可能有父,没有圣灵也不可能有子。然而你可以称义,但却没有成圣;你可以成圣,但却没有被圣灵充满。我们通过自然界的规律证实了这一点。

对你们当中的许多人来说,我可能是个陌生人。我没有受过教育,我肯定你们都知道了;但我用预表来教导,正如自然界是属灵事物的预表一样。
现在我们看到三是完全。神在三里成为完全。三在亚伯拉罕的种子里也显出完全。那就是以实玛利、以撒、耶稣。以实玛利出自使女;以撒出自自主的妇人;他们都是通过性而生的,但耶稣基督却是童贞女生的,不是性。
23

这里的“种子”是一个,一个种子,不是复数的种子,而是一个种子。其他的那些都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因为神所说的亚伯拉罕的种子,指的是他信心的种子,而不是他肉身上的种子。因为在撒拉死后,亚伯拉罕又娶了另一个女人,除了女儿以外还生了七个儿子。所以那不可能是亚伯拉罕的众种子,而是亚伯拉罕的一个种子。那是亚伯拉罕信心的种子,指向通过亚伯拉罕的信心而出的王室后裔。不是亚伯拉罕肉身的生命,而是亚伯拉罕属灵的生命。他视任何与神话语相抵触的东西为无有,他相信神,在无可指望的时候,仍有指望。[罗4:18]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真种子。

24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幅图画。这粒种子的开始,这个应许的种子,是在一点点的怀疑上开始的,怀疑神原本的应许。你看到它是如何从对神原本应许的怀疑中开始的。神应许亚伯拉罕要从撒拉得这个孩子,但注意,亚伯拉罕通过使女而生的第一个孩子,是因为撒拉怀疑这事能否应验,因为她已经老了,过了生育的年龄。

教会也是这样开始的;事情一直都是这么开始的,你是从底下开始,你不可能从顶上开始。一个人若想从梯子顶上开始爬,那他非摔断脖子不可。你必须从底下开始,然后一步一步爬到顶。在这里我们看到神应许的彰显,一开始就出现了一点点的怀疑,它干扰了神的计划。
伊甸园里的罪也是这样开始的。这是为什么死是从罪而生,它始于对神话语一个字的曲解或怀疑。你不能怀疑或把神话语的一个字安错地方,那是主如此说!每一个字都要应验。
25

在这里,撒拉这个承受神应许的女人(撒拉是个女人,也就是教会的预表),竟然也怀疑神应许的话语—他原本的计划。她对丈夫说:“嗨,亚伯拉罕,我的丈夫,你可以把我美貌的使女娶过来,和她同房,作她丈夫。神会借她赐给我们那应许的种子,我会来养这个孩子,”瞧?只需要绕过神的话语一点点,就改变了整个的计划。因此,我们必须当神的每一句话都是主如此说!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

26

这粒种子就在对神应许的一点点怀疑中开始了。以撒作为那个自主、有神应许的女人的种子,生出了像保罗在《加拉太书》里所说的,他生出了那个肉身上应许的种子。他在这里又接着说,使女的孩子不能和自主妇人的孩子同为后嗣,因为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种类。是的,不信的人不能和信徒同为后嗣,绝对不能。

这也是今天的问题,你不能让一只宗派的鸡跟一只鹰相信同样的东西,你办不到,问题就是出在这儿。你必须要相信神话语的每一个字。你们不能同为后嗣,你也不能加入进去,你办不到。你要么是鹰,要么是鸡。
27

他不能跟那个因怀疑而从使女生出来的后裔—以实玛利同为后嗣。撒拉怀疑神的道,怀疑神是否能兑现。注意亚伯拉罕,你可以看到我正为礼拜天上午的讲题做准备。亚伯拉罕没有怀疑,而是撒拉,是她怀疑;同样,不是亚当怀疑神的话,而是夏娃。等星期天上午我们讲的时候,会发现更多的东西。

同样属灵的……属肉体的也不能与属灵的同为后嗣,就像以实玛利的后代不能和以撒的后代同为后嗣,属世的不能与属灵的同为后嗣。
属世的教会和属灵的教会;有一个属世的教会,这些女人就是预表;也有一个属灵的教会。所以,属世的教会和属灵的教会不能同受产业。他们是两个不同、分别的时间;是两个不同、分别的人;是处在两个不同、分别的约之下。
28

这是为什么被提也是不同的,它只是给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它不会临到那属世、从血气而生的教会的种子。它只会临到那借着亚伯拉罕而来,神话语的真正种子,王室后裔。这是为什么必须先有被提。因为,记住,“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先复活,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4:15-17]注意,经上又写着说:“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启20:5]

因此,他们不能同作后嗣,他们不能一起被提。绝对是有一个属肉体的教会和一个属灵的教会;一个属世的教会,一个属灵的教会。
29

看,这不是……那些真正的、属灵的、预定的亚伯拉罕的后裔,是不被定罪的;因为他们是预定得永生的,他们已经接受了神所提供的祭物,那个祭物就是基督,道。“……就不被定罪了。”你要是想要经文的话,是在《约翰福音》5:24节。“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马书》8:1节。“不要随从肉体的情欲,而要随从圣灵。”《罗马书》5:24,“那听我的话,”意思就是“明白我的话”;因为任何一个酒鬼都可以听见,但却一走了之。“那听我话(明白我的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是的,先生。他是神伟大奥秘的彰显,让我们明白了神如何在基督里使世界与自己和好,他与父如何成为一,以及神成就了的伟大奥秘如何使他彰显在人类的时代里,生活在人间,与人为伴,并使他的道彰显在那个时代,那个太阳升起的东方;而且当太阳在西方落下的时候,他要做同样的事。他要在新妇教会中彰显自己,道的彰显,瞧?一定也会这样。“那明白,认识那位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30

自然的种子只不过是属灵种子的运载工具,就像秆、花穗和壳一样。我们在另一篇信息当中已经讲过了,但我还想花几分钟再回顾一下。

种子生长有三个阶段。它向我们展现出一幅真实的画面,地上天然种子的三个阶段。就像种子被播下,跟着发苗,又长出几片小嫩叶,然后抽穗、挂花,之后是外壳,最后又变成了种子。
31

注意这个完美比喻的这些阶段,看这个预表是多么准确,因为神是一切自然的原作者。所以,自然规律是不会错的,就像神是不会错的一样,因为是他设立了所有这些规律,让我们来观看并明白。

注意,夏甲是苗,就是种子最先出来的东西。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那种子。她只是秆,因为她是个使女,根本不在神的应许之中,与神的道毫无关系,只是那个种子的运输工具而已。
32

再看撒拉,她是那个花穗,犹太民族从她而来。通过撒拉生了以撒,从以撒生了雅各,雅各又生了十二支派,由这些支派兴起了一个民族。

童贞女马利亚的信心生出了真正属灵的种子,道成了肉身,明白吗?这三个女人,三个女人都孕育过这个种子,其中一个女人实际上是一夫多妻制下的淫妇;第二个是自主的妇人;第三个是完全与性无关的童贞女,但因着信心她相信神的道。夏甲和撒拉都是通过性行为得子,但马利亚却是童贞女,是因神应许之道的大能而得子,是的。
33

那个秆,夏甲;那两个妻子都怀疑神的应许,注意这带来了什么结果。当亚伯拉罕的第二个妻子—夏甲,也就是亚伯拉罕的妾,她生了一男孩,但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经上说他是个野人[创15:12]。他依靠弓箭为生,无人能征服他。他是不驯服、顽固不化、不能重生的一个人。他无法被驯服,是个野人,是因着悖逆神的话而生的。任何与神话语相违背的,传道人也好,平信徒也好,教会也好,只要背离神的道,就只能生出一帮淫乱、世俗的好莱坞的人,他们不能跟神无玷污的道在一起,因为他们根本不在应许里面,不在。

34

撒拉—这个应许的真正妻子,是穗子,她孕育出一个温柔的男子,并从他又生出一个事奉神的、蒙应许的民族。但马利亚根本没有通过性,她相信神应许的道。她还是个童贞女,也没有任何男人亲近过她;这时主的天使来见她,说:“马利亚,我问你安,你在众女子当中是蒙福的,因为神和你同在了!”[路1:28]

她说:“怎么会有这事呢?”
天使说:“圣灵要荫庇你。”[路1:35]
这种事在历代以来都不曾有过,但马利亚相信神。她说:“我是主的使女,”她相信神的道。她怎么能生孩子呢?她知道夏甲是因着情欲与亚伯拉罕生了孩子,撒拉也是因着情欲而得了所应许的孩子,一个是使女,一个是自主的妇人。在这里,天使要她相信,这就像当年亚伯拉罕的信心所发的果效一样,他相信凡事都能。“只要神说行,那就行了!”
她相信神,不问为什么。她说:“我是主的使女,不管我要承受多少来自世界的批评,只愿主的话语成就在我身上。”于是那真正的种子就诞生了。
35

撒拉做不到,因为那是从性来的,是的。同样,撒拉也办不到,因为也是从性生子。那些在宗派主义下的教会也不行!这需要一个对神话语的童女般的信心,才能实现神的应许,生出孩子来。宗派主义不可能生出重生的教会,它办不到。它只能生出一些替代品出来;它只能生出一些仿造的东西,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但一个真正重生了的神的教会,无论遭遇什么,她总会相信神的道,因为她不是从淫乱而生。所有这些事是凭神的应许而来的。

36

马利亚,这个真正与性无关的童女,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于是她就生了,生了什么?不是一个野人,也不是一个民族,而是生出了道!神自己成了肉身,阿们!神的这粒真种子将神在圣经中所有的应许都彰显了出来。若没有他,无人能活。她是真种子,她超过了……她是那个麦粒的外壳。

另外两个是生命的运载工具,只是自然的种子。马利亚,记住,我说另外两个……现在,你们不要把马利亚当作神,就像某些人所做的,她不是什么神,不,先生。她像其她人一样,只是那粒种子的运载工具。
37

但因着她对道的信心,使她看起来更接近那真种子的形象。就好像玉米或麦子成熟的过程:先是麦秆,后来出现花穗,接着就出现了外壳。但你要记住,这外壳,你若不仔细看,它就跟麦子一模一样,但把它一打开,你就会发现真正的麦粒还在里面,它不过又是一个运载工具而已。

所以你看,马利亚不是通过性,而是通过信心;非常接近那种子。但马利亚不是那种子,她只是那种子的运载工具。耶稣才是那真正信心的种子,因为神的道是借着信心赐给了亚伯拉罕;而且只有信心才能实现神所应许要做的,是对神话语的信心。
38

注意看,马利亚多像真的种子,但她是个外壳。外壳将种子包裹在里面来保护它,喂养它,直到它成熟,能自己站起来。同样,五旬节教会的第三个时代也成熟了,包裹着这个种子,直等到外壳裂开为止。马利亚作为基督的母亲,她只是个孵卵器。他身体里没有马利亚的血,没有犹太人的血,也没有外邦人的血;他是神的血,神创造了这个血,不可能是通过性!他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

婴儿的身体里没有一滴血是来自母亲的,他的血是从父亲来的。我们知道血色素是来自男性。就像鸡会下蛋,母鸡会下蛋;但如果她没有与公鸡交配过,小鸡就永远也孵不出来。因为它没有受精,虽然看起来跟受过精的蛋一模一样。它所有的本质都跟那个一样,但里面却没有生命。
39

那些自称相信基督的人也是一样,他们之中很多人看上去像基督徒,想要行得像基督徒。但你必须让基督住在你里面,就是让道彰显出来;否则的话,你就永远不能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相信圣经的基督徒,而永远都只是个宗派的东西。它活不了,因为里面没有生命可活,是个不能孵化的蛋,只能在窝里烂掉!如果她没有与雄性交配过的话。

这就好像那些教会的成员。你要哄着他们,称他们是……让他们当个执事什么的官,但他们……除非他们跟配偶真正相交过,否则就只是一窝烂掉的臭鸡蛋,没错!
40

外壳是运载工具,是给种子提供养分的,是的。之后,种子自己要离开外壳或者说是外壳得脱离种子,使它沐浴在阳光下才能成熟。我们看到这都是预表。

我们来看看这末世的教会,她看上去与种子本身何等的相似。看看在这末世五旬节派是如何兴起的,我们等会再解释。他们看上去几乎跟那种子一模一样。当外壳从麦粒里长出来……哦,我是说麦子的叶子,经过挂花即麦子成长的第二个阶段,就到了麦子成长的第三个阶段,就是外壳。你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指出那个麦壳有没有真正的麦粒在它里面。当那麦子长成的时候,它看上去就像一个麦粒。但你蹲下来扒开一看,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麦粒,还只是一个外壳,一个麦粒的运载工具。麦粒是从里面出来的,但记住,外壳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记住,自马利亚之后,就不再有神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了。同样,五旬节运动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任何应许的教派了。将要被提的新妇一定会从那里出来,这粒种子—就是道的再次彰显。
41

注意,两者多么相似。马太说,《马太福音》24:24说:“末世的两种灵,(就是在教会人士身上的教会的灵和在新妇身上的新妇的灵)他们会如此的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就这么接近!

你看到它是如何从麦秆里出来的。注意,我们来看几个预表。教会时期的路德带出具有同一种灵的新妇的种子。只是一粒小种子,路德出来了,就是因信称义。夏甲是他的预表,麦秆。注意,撒拉是卫斯理的预表,就是非拉铁非教会时代,即弟兄相爱的时代,长出了穗子。在卫斯理时代所兴起的宣教士,比我们任何一个时代都多。约翰•卫斯理的时期,是一个伟大的宣教时代。
但五旬节派的代表是马利亚,马利亚是种子成长的最后一个阶段。她不是那种子,但种子的生命在她里面,只是还没有成熟。我感到非常神圣。还没有成熟!种子在里面,但还没有成熟。我们所生活的五旬节时代也是这样。在她里面的神的道必须要出来!没有任何的宗派,在宗派的领域之外。
42

路德带着第一句话—义人必因信得生,变成了糠秕。卫斯理有两个词—“成圣”,是恩典的第二步明确的作为。五旬节教派得到了第三句话—“恩赐的恢复”;但完整的种子必须长出来!你看到他们是如何在这一句一句的话上组织了起来吗?但一定会有什么东西是无法被组织起来的,那就是在那里面的完整生命,他一定会在一个新妇里再次繁殖自己。这之后将不再有任何的教会时代了。弟兄姐妹们,我们到了末世了。我们到了,已经到了,感谢归于神!阿们!

43

我们看到这些事再真实不过了。我们也注意到既然她是花穗,卫理公会只是花穗,五旬节教派是外壳,也就是谷粒长成的前一个阶段。

但弟兄姐妹,麦秆不是麦粒,花穗不是麦粒,外壳也不是麦粒,尽管它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麦粒。麦秆看上去不像麦粒。之后什么出来了呢?是花穗,一个小花苞,它看上去比那些叶子更像麦子了。接着又出现了什么呢?外壳,它包着麦粒并给它提供养分。
我们回头看看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你的种子……”我们都知道,这是从属灵的角度说的,他说的是基督,不是以撒,是借着他信心的种子。
44

注意,第一个是出自一个使女,没有半点像神的应许。神从不会为任何人而收回自己的话,神既然说了会怎样,就一定会那样。但撒拉是教会的代表或者说是预表教会,她发现,她说:“啊,我认为这太玄乎了;我简直难以相信这应许,你还是去娶夏甲为妻吧!”看,这个麦秆压根儿就不像神的应许。但是当撒拉出现时,那看起来倒是很不错的。那看上去很像是神的应许,但那还不是真正的应许。因为由以撒而出的以色列人失败了,而且当那真正的种子来到时他拒绝了!(哈利路亚!别激动,别跑开!这话不会伤着你的。)拒绝了这种子,钉他十字架,把他挂在十字架上!

45

就像保罗说的:“那自主妇人的种子……那使女的种子不是逼迫了那自主妇人的种子吗?”同样,宗派的种子也是这样逼迫那真正的麦粒。一向都是这样!他们不能同为后嗣,不能彼此交往。他们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应许,两个不同的时代,根本就是两类人。一个是新妇,另一个是教会,他们根本没法比较。

她们都不是那应许要来的种子。撒拉不是,夏甲不是,马利亚也不是那种子。马利亚不是那种子,她是种子的运载工具。但她喂养并孕育出了那个种子。就像外壳,在子宫里孕育出了那真正的种子,但外壳却不是种子。它跟种子很相似,它包在种子周围。在麦秆的时期,生命充满了麦秆。到了开花的时候,生命就聚拢起来。当到了外壳的时候,它看上去更像种子了,长得几乎跟种子一模一样。耶稣告诉过我们在末世会怎么样,“会如此的相似,若是可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但这时,种子从里面出来了。至于外壳,生命离开了外壳。外壳只是运载工具,这些教派正是这样,是一个运载工具,就是路德、卫斯理、五旬节派等等。现在是种子脱壳的时候了!
46

注意,注意,她不是那种子,马利亚不是。她只是一个外壳,跟花穗或麦秆一样,都是神一部分道的运载工具,而不是神全部的道。路德有称义,卫斯理有成圣,五旬节教派有恩赐的恢复,但当道临到时……呐,称义可以拯救人,他们能做到这一点,你信吗?当然啦。它是道的一个运载工具。正如我相信麦秆是麦子的一部分,没错,它是,但它只是一个运载工具,并不是生命本身。接着来了成圣。有多少人相信成圣?你得相信圣经,必须相信,是的。但那还不是,只是更像了,多了两个字。这之后又来了五旬节运动,恩赐的恢复。开始说方言,他们称之为圣灵的最初证据。说方言,他们称为最初的证据,这带来了什么呢?外壳,但他们却组织了起来。但当你说:“我与父原为一”这种事时,那些外壳就开始脱落了!但真正的新妇教会,却会完全地彰显出神全备的道!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7

注意,马利亚子宫里有那个种子。但当那种子出世之后,他说:“我来是要行那差我来者的旨意,我与父原为一。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这才是那种子。“你们谁能指责我不信呢?经上应许说我要做的事,我都做了,神通过我证实了这事。”他说:“现在你们谁能指责我?”[约8:46]看到吗?马利亚这外壳看起来与在她里面的种子很相似,但她不是那种子。那种子还在她的子宫里。

注意,在五旬节时代;从路德派的时代,到卫理会的时代,一直到五旬节运动的时代都是一样。现在注意,但到了《启示录》10章,七印揭开的时候,神全备的道才再次出生并彰显了出来,并被神的灵验证;就跟基督在地上时一样满有能力,也是按照同样的方式彰显,做着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工作,阿们!《希伯来书》13:8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路加福音》17:30,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在这末世,当人子再次显现他自己的日子也会那样。”
48

这个世界已经堕落到了所多玛的境地,教会也像罗得和他的妻子一样走进了所多玛。但我要说,在这世上某处有一个被神拣选的教会,它已经摆脱并远离了那些东西,而被神的彰显所吸引。我们已经到了末期了。

外壳已将能量都给了那种子,它完了,它是个好外壳,但它只服务于它的那个时代。但道的新妇属于道的新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肉身上的后裔,哦,我是说以实玛利、以撒肉身的后裔等等,他们必须得进入泥土,以便长出这个种子,就是耶稣。因此,所有这些种子都要先枯死,我是说这些外壳都得要枯干,这些花穗也都要枯干,所有的都要死去,这样,那粒种子才能繁殖。
49

每个时代都是这样;宗派是一部分道的运载工具,其中一部分是道,因为这道是向那些聪明的改革家们隐藏起来的,向他们是封闭的,直到鹰出现的时代,这是圣经说的。是的,先生。因为这是《玛拉基书》4章应许我们的,绝对是的。“他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路10:21]正如我们最近从《启示录》中所看到的,所有那三个代表使者的活物,每一个都正好预表了路德他们,一个一个都是对应的,就是圣经中说的牛啊等等的动物;他们代表着称义,成圣,甚至五旬节运动。但第四个活物却是只鹰,是的;神在那个时代兴起了它。所以它必须是出现在那个时代才正确。是的,先生。《玛拉基书》4章有关鹰的应许正在应验。

耶稣并不属于马利亚,他只是借着马利亚而来,正如生命借着外壳而来一样。
50

今天晚上有许多天主教的好弟兄、好姐妹来聚会,你们可能认为马利亚是神的母亲,像你们所认为的那样。她怎么可能成为神的母亲呢?神是无始无终的啊!看,如果说她是神的母亲,那谁又是神的父亲呢?瞧?基督是马利亚的创造者,马利亚不是他的创造者。神在马利亚的子宫中创造了他自己,这并不是马利亚自己的产物,而是神创造了他自己。他并不是出自马利亚,马利亚却是出自他。是的,圣经告诉我们,“万物都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1:3]所以,既然他是神,那他又怎么可能有母亲呢?

51

现在,我们看到了这个真实预表的真正启示。有三个女人携带着肉身的种子直到成熟,直到耶稣来到。为什么不是以实玛利?因为照着我们今天的想法,他不是通过正常的婚姻而生的;因为他是使女的儿子。接着来了一个比较像耶稣的,就是以撒。但他还不是,因为他也是撒拉和亚伯拉罕通过情欲生的。但后来马利亚出现了,借着童身怀孕,出下了耶稣基督,是的。神,道,成了肉身。

看,这里有三个妇人,这三个女人都是预表教会。女人总是预表教会。这代表着三个宗派的时代,是运载工具。它们必须得死去、枯干,就像外壳那些东西要给种子让地方一样。要是那些外壳、麦秆、叶子不全都枯干,种子就不会成熟。是的,种子要把它们里面所有的生命都吸出来,阿们!它拥有所有以前的那一切,而且还更多。
52

它们不行,因为现在是种子或者说是新妇的时代。外壳都死掉了,都干枯了。现在是贞洁之道的时期,没有被玷污的,是一个童贞女;记住,是一个贞洁之道的时期。你要是把它放在宗派的手里,那它就肯定不是童贞女了;当你得到它的时候,它已经被人碰过了。但神的教会是没有被宗派玷污过的,哈利路亚!它是由童贞女所生的神话语的彰显;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哈利路亚!太奇妙了!我爱它,我相信它;我知道这是真理,她不会被玷污。贞洁出生的新妇是不会被宗派玷污的,不会的,先生。神吩咐她从这些东西中出来,“不要沾他们不洁净的物,”免得你成了秃鹰!

53

这倒提醒了我,有一天我从凤凰城参加完一个聚会回图森时,神的灵让我注意一样东西。当时我和妻子一路谈着话,孩子们都在车后睡着了,当时挺晚了。一只老鹰吸引了我,我观察并研究了它一会儿,它正是今天教会的预表。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老鹰已经丧失了它被造之时的特征,绝对没错。它本来跟它的老大哥大鹰很相似。但如今它再也不想飞往高空去猎取那“天上的吗哪”了!它变得软弱了,不想再到蓝天翱翔了。如今它在地上蹦蹦跳跳,就像秃鹰一样。它蹲在电线杆上,跳来跳去,找死兔子吃。老鹰本来不是这样的,不,它被造的时候跟大鹰是很相似的。
这就跟今天的教会一样。它被造的时候本来跟大鹰很类似,它本应属于天上。但相反的,它变得软弱了。它不再飞向那未知的蓝天了,是的,先生。它只会在那些人造的教派中,依靠那些现代教育和神学度日;它只会寻找一些腐烂的死兔子之类的东西,没错。在地上跳来跳去,你看,是的,老鹰,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了。但大鹰却没有一点改变,它还是一只大鹰!
54

老鹰不再翱翔蓝天了,不再去捕猎新鲜的吗哪了,它只依靠所能找到的死尸为生。老鹰不知道该怎么样捕猎了,别人说它应该呆在地上。看看今天的老鹰吧!你沿公路走下去,就会看到电话线上蹲满了老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死的、腐烂的猎物。它甚至没有强劲的翅膀可以飞翔了。你会发现,它们总是在地上,因为它太软弱了;它再也不会使用神所给他的能力了。

它的特征本来应该是翱翔在蓝天,向上仰望。但如今它跑到了下边,根本就不往上看了。它脑子里想的只有死兔子,看能不能在路上找到一些被车压死的臭鼠、负鼠或别的什么东西。它不是大鹰,但它像鹰。就像现代的教会,只依靠教育之类的东西为食物,吃那些许多年前路德、卫斯理和五旬节运动时的死尸。它回头看那些人造的教条,而不是飞向神话语的蓝天,那里“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
55

它继承了秃鹰的习性;那些死的东西是给秃鹰吃的,就是这个世界。教育之类的东西都是留给这个世界的,而不是给教会的。它软弱得都不能……它不再那么粗犷了,也不能飞向那粗犷的蓝天了,那里“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他缩回来说:“但是,某某博士说过……我的宗派不信那一套。”哦,你这堕落的老鹰,害怕扑向神的应许!

你说:“哎,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你太软弱了!你害怕扇动翅膀飞向远方,你是否软弱得连祷告会也不想参加了?你是否已经落到了一个地步,连在祭坛前呆十分钟的勇气都没有了?你像秃鹰一样跳来跳去,吃地上的腐肉。是的,先生。
56

它太软弱了,再也不能搏击长空了,像秃鹰一样蹦蹦跳跳,吃秃鹰的食物,就是这么回事,没错。最后它甚至看上去都像秃鹰了,它的行为也像秃鹰,它根本就不是老鹰了。它更像秃鹰,而不是老鹰。老鹰本来应该翱翔,而不是蹲在电线杆上,找死兔子,然后像秃鹰一样降下来,在路上蹦来蹦去。

今天教会的情形也是如此。“我既然能在下面找到死兔子吃,那还飞到天上干嘛?”但那些东西是死的、腐烂的、污染的。它们曾经是好的,就像路德、卫斯理、以及五旬节派的教义一样。但你为什么跟秃鹰吃一样的东西呢?当以色列人在旅途中时,每天都有新鲜的吗哪从天上降下来给他们;但任何剩下来的都会变臭。以前我们在乡下经常说:“那里有蛆。”在我们今天的经历当中也有太多的蛆了。我们的信仰总是依赖于别人怎么说、某某人怎么说:“这应许是给别的时代的。”
57

前不久,有一个浸信会的牧师到我家里来,说:“你知道,我来是想要纠正你一些观点。”

我说:“是什么呢?”
他说:“你想在这个时代教导使徒的教义,但使徒时代早已过去了!”
我说:“什么时候?我告诉你它什么时候开始的,然后你来告诉我它什么时候结束的。”我说:“你信神的道吗?”
他说:“我信。”
我说:“那好。在五旬节的那一天,你相信使徒时代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吗?”
他说:“我信。”
我说:“那么,使徒彼得当时说了这些话。”记住,耶稣说:“若有人在书上加添什么或删去什么,神必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这是指一个本来名字在生命册上的传道人或别的什么人!我说:“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你们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那么这个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它从来没有结束!”这是一群变成了秃鹰的老鹰,在一些以前某个时代所捕杀的死尸面前蹦蹦跳跳,是的。不再愿意吃那从天而降的新鲜吗哪。
58

今天他们不要,他们连祷告会也开不了;他们从来就不是大鹰,他们软弱无力、蹦蹦跳跳。我们现代的宗派也是一样,依赖教育和某些人造的神学,把这些东西都解释没了。他们只接受这个;他们不愿接受道所说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们不愿接受《玛拉基书》4章,以及所有有关今天这个教会时代的其它应许。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他们不接受这些。他们只想围着那些五旬节教派在一百年前为其所捕杀的腐尸转来转去,吃那腐烂的吗哪,是的。那不行。

59

注意,教会已变得如此世俗,只想用世俗的腐肉、世界的死尸来喂养自己,跟秃鹰一样。教会政治不允许他们让圣灵委派任何人来到教堂;他们要有自己的政策,并要看宗派是否接纳这个人。是的,他们跟世界一样;他们穿的像世界,看起来像世界,他们行起来像世界。他们是一群属世的秃鹰。他们懒惰、软弱、妥协。绝对没错!你可曾见过一只大鹰妥协吗?不,先生!他决不妥协,真正的基督徒也不会。他决不软弱;他会穷追不舍,直到抓住了为止,阿们!是的,先生。他会找到自己的食物,他要新鲜的吗哪!他掘地三尺也要把它给挖出来!他会越飞越高!若山谷中没有,他会再往上飞。你飞得越高,就看得越远!现在是让今天的大鹰展翅高飞的时候了!挖出神的应许!不要再吃那些死了多年的秃鹰的东西!从那里出来!

60

搞政治,选进,选出,说这说那;在这种教会里,圣灵再也没有任何的优先权。他们不再有祷告会,不再愿意与神一同受苦来实现他的道,不再相信这道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们退化成秃鹰了,搞出一个教派,把自己的名字放到册子上;懒惰,软弱,只会蹲在那里贪婪地盯着某块腐肉。当先知将神的真道带来并彰显出来时,它的表现至少应该像一只老鹰,跟大鹰差不多的同类才是。

可是,他却情愿靠着那些半腐烂的人造神学过日子!那是从哪儿弄来的?是来自一些人造的主日学校的节目单,是某些教育家为他在神学院里杀的,告诉他:“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圣灵的洗;所有这些都是胡说八道!”难道你要告诉我说鹰会吃这一套吗?他不会的!不会的,先生。同样,一个基督徒也决不会吃那些宗派教条里弄来的死尸腐肉。他们要的是神的道,新鲜,时代的应许。
神在路德的时代应许过兔子,又在别的时代应许过其它的东西。但今天他给我们的应许是一桌有七道菜的大餐!因为所有的七印已经揭开,神的道已经为所有能接受的人准备好了。
61

老鹰像秃鹰一样蹦跳着。哦!想想吧!已经到了何等关键的时刻!就像老鹰早已失去了它鹰的特征,教会也失去了她作为次一级的鹰弟弟—神的众先知的身份。她曾经是真道的载体—因信称义;后来是成圣的载体,接着又成了圣灵洗的载体—恩赐的恢复。但后来,当事情逐步发展,它却不断回去吃那变质、隔夜的吗哪!它已经腐烂了,没有用了。一只真正的鹰知道所有这些都是正确的,我们拥有这些,而且还更多,直到耶稣基督在他的全能中向我们彰显,就像他在这末后的日子所应许的。

62

如今她成了干枯的麦壳,她完了。神的灵越过了她,这是真的。她不能与神所验证过的道种同为后嗣,肯定不能!她不会被提。她会成为教会的成员,可能会在第二次复活的时候出现,按着她所听到的受审。如果到今晚你还只是某个教会的会员,那当我们站在审判台前见证你曾听过这真理时,你要如何面对审判呢?明白吗?

她再也不能飞上蓝天,飞上那未知、神奇的高空了;那里海阔天空,大有能力;神永恒的话语,应许那些相信的人,凡事都能。但她不相信这个,反而回到电线杆上说:“我的教派说兔子也不错。”尽管那里面都是蛆,但她们还说不错!看,她依靠这种东西!
五旬节教派就像她的宗派秃鹰姐妹,坐在那个由不敬虔之人所召开的大会上,没错!任凭那些属世的政客们,用那五十年前给秃鹰吃的死兔子来喂她们。这就是五旬节教会的状况!哦,天哪!
63

正如撒拉试图通过她亲手所选的夏甲来实现神超自然的应许,如今的教会也想用同样的方法来发起复兴。那些大布道家走遍全国,高喊:“我们时代的复兴,我们时代的复兴!所有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五旬节派教会的,咱们联合起来。”你们怎么能在一个老朽、死去的秃鹰身上,开始一个新鲜吗哪的复兴呢?怎么可能呢?还说什么时代的复兴?复兴是如此的小,以致人们都觉察不到它发生了。

五旬节教派的人说:“哦,将会有大事发生!”它正在发生,只是他们不知道,就是这样,看到吗?是的。“因为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这是必然的,看到吗?圣经是这么说的。尸首是什么?神的道,基督就是道,尸首—基督!基督就在你里面,“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4

这是多么真实啊!撒拉想凭私意来实现神所有的应许,你看,就像今天教会的“我们时代的大复兴”,通过什么?通过一个被歪曲的应许!既然神从来没有祝福过任何组织,那你又如何靠着它们来复兴呢?神从来没有起用过任何组织。当一个信息传开,他们一组织起来,就马上死去了!我挑战任何一个历史学家,来告诉我它哪里有死而复生过?它就地死亡并且呆在那里!于是,神从一个载体中出来而转移到另一个载体中去;从路德会出来,进到卫理公会;又从卫理公会出来进到五旬节教会里。

现在,他从五旬节派教会里出来,进入了种子里。因为,那一定得是种子,你不能违反自然。不会再有别的东西出现,只可能是种子了;种子会繁殖出种子来。他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同一个火柱正在显出同样的奇事、同样的能力、同一位神、同样的神迹、同样的事。这一切都证明了这道和圣经是完全吻合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今晚就在带领,愿神帮助我们明白并相信,没错!
65

看,撒拉,教会,亲手挑选的夏甲,这都没用!对不对?是的。今天她亲手挑选的精英也没有用;什么文学博士、哲学博士、都没有用。所有这些载体都失败了。路德会失败了,像夏甲一样。夏甲做了什么?她把自己的儿子放在另一个女人的怀里(对吗?),让她去抚养。这是夏甲干的,将她的儿子,自己的独生子交给了另一个不是孩子妈的女人来带。路德会也做了同样的事,他把自己的儿子—因信称义,交给了一个宗派去愚弄,抚养。没错!

66

卫理公会也跟撒拉一样失败了,怀疑超自然的重生是圣灵洗的结果,就像撒拉在橡树下所做的一样。当五旬节运动的时代来到,有人给卫理公会的人介绍说方言的能力和其它超自然的能力时,他们却嘲笑并讥讽它。你们所有这些所谓的基督会、浸信会、长老会的人,你们每一个都对神的能力嗤之以鼻,并离它远远的,是的。卫理公会的人啊,你们做了么!你把自己的孩子卖给了一个组织,它死了,灭亡了,绝对没错。

但神的话,那真道,却继续前进。它不会停留在那个组织里,它继续向前,并发展成为五旬节的运动,将一些人带了出来。它是一个更成熟的儿子了,就像那进入子宫里的种子,不久,它先长出了脊骨,之后又长出了肺、头和脚,最后它就生出来了,是的。教会也是这么成熟起来的。
67

卫理公会怀疑,就像撒拉在橡树底下所做的一样。当主的使者,一个人,穿得像……我是说一个天使,就是神自己,以罗欣,穿得像个人,站在那里,满身尘土。他说他已经应许了,这时撒拉已经九十岁,亚伯拉罕都一百岁了。撒拉捂着嘴直笑,说:“这怎么可能,我和亚伯拉罕已经没有……我们不是年轻人了,我们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同房了。”她都快一百岁了。她说:“我跟我主还能有这喜事?他们俩都老了。他的精血已死,我的子宫已干,乳房都没了,哪来的奶呀?我怎么可能生孩子?”

神说:“我既然应许了,那不管怎样,这孩子一定会生出来!”
卫理公会也是这样,“我们怎能接受说方言、神的医治这种东西呢?这不是给我们这个时代的。”
68

神说:“我应许在末日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珥2:28; 徒2:17-18]他既然应许了要做,那不管怎么样,他也会做成。卫理会和她所有的花骨朵姐妹教会,浸信会啦、长老会啦、基督会啦、拿撒勒派啦、天路圣洁派啦、联合弟兄会啦,统统都在这一点上死去了;然而教会还在前进。五旬节派又干了什么呢?组织起来,就像外壳一样,它做了同样的事。它组织起来,成了外壳,没错。

69

五旬节派就像马利亚。你看马利亚在五旬节的筵席上做了什么?她做错了什么?在那次五旬节的筵席上,她面对着一帮名人、祭司;当时她到处找不到耶稣,她走了三天的路回去。她离开了耶稣,就像今天的现代教会一样,他们离开了不止是五个三天或二十五天,而是离开了五十年或七十五年!

她在那个五旬节的筵席上离开了耶稣。马利亚和约瑟走了三天的路程回去找他。她一直在找他,但找不到。后来终于找到了。但她发现了什么?她发现原来耶稣一直都在圣殿里与祭司们讨论神的道。当着那些祭司、文士、显贵的面,马利亚犯了一个错误,做了一件她不该做的事。你还说她是神,神的母亲?当妈的应该比孩子更有智慧才是。她说:“你父亲和我流着眼泪找了你好几天。”哼!“你父亲和我……”她这等于是说耶稣的出生不是超自然的,约瑟成了耶稣的父亲。她否认了那个超自然的出生。五旬节派要的是说方言,但他们否认从神的话重生,这绝对是它所做的。他们只接受一部分,但却不接受其余的部分,就像马利亚一样,否认从道的重生。
70

但注意,在这之后不会再有什么组织了。注意那个道,虽然才十二岁,还只是麦壳中的一个小麦芽,他说:“岂不知我当从事我父的事业吗?”[路2:49]道就在这里纠正了教会。

“你为什么向我们这样行呢?你要知道你不能这么做。我们要把门都关上,再也不会让你进来了!”
“岂不知我当从事我父的事业吗?”当然,当然是的。真正的超自然!
她迷惑了,她说耶稣是约瑟的儿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或者像五旬节派所说的:“他只是三位中的一位。”哟!刺痛你们了,“三位中的一位,”他是所有的三个都在一个里面。那些五旬节派说:“哦,是呀,他是父与圣灵的儿子……”哦,荒唐!但那真真正正的道却明说,神不是什么三位,而是一位。阿们!难道你不明白神的道吗?不要把神弄成三位,神是一位。
71

注意,在这个作为载体的外壳之后,就不会再出现任何其它的载体—母亲教会或宗派了。因为在外壳干枯之后,那除了谷粒之外,就不再有任何其它的东西了,对不对?只有谷粒了;而且必须是跟埋入土里的种子一样的种类,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圣灵降在新妇身上,要做主所做的同样的事。看,种子又一次在自我繁殖。
这道虽然年轻,但却能为自己辩护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这个信息的奥秘就在于必须是“我父的事业”。我父的事是什么?你能想得出在基督里面,父的事是什么吗?就是要应验以赛亚所说的:“必有童女怀孕生子。”[赛7:14]又要应验他说过的:“瘸子必跳跃像鹿。”[赛35:6]所有这些事都发生了。就像摩西说的:“主你们的神将在你们中间兴起一位先知像我。”[申18:15]父的事就是要成就神的道。如果这些事是通过那些麦秆儿,即属世的妇人来的;那这些属灵的麦秆儿,就是教会妇人,又怎么样呢?教会就是女人,应该说是女人代表教会,对不对?那么现在怎么样呢?“我们必须以父的事为念,”麦子一定会这样回答,是的。它要干什么呢?印证《玛拉基书》4章,印证《路加福音》17:30,印证《希伯来书》13:8,印证《约翰福音》14:12,印证所有神的道。印证《希伯来书》,我是说《启示录》10章有关七印揭开和神一切奥秘的预言,甚至古蛇的后裔,所有这些都要彰显出来;结婚与离婚,以及所有这些年来,在那火柱下向历代神学家们所隐藏的所有奥秘,都要彰显出来。现在是时候了!这就是“父的事”。你以为他们会接受吗?他们要的是面子,说:“我们的教派不教导我们这些。”但圣经教!是的。神证明这是对的,是的。
72

当七印揭开的时候,它应验在这个时代,并证明所有的宗派都不过是载体。这也是一项父的事,就是去证明。现在父的事证明了那些宗派不是属于他的,它们是否认神话语的人为体系,是的。

注意,你说:“哦,马利亚,伟大的童贞女!”但即使到了十字架上,他也从来没叫过她一声“母亲”,他叫她“妇人”,一个载体,不是母亲。明白吗?是的,她是道的载体,而不是道,耶稣才是道。哦,是的。
还要注意,她在基督复活的事上根本就没有份。基督死而复活,因为他是道;而马利亚只是个载体,她死了,而且仍然在坟墓里,是的。所以,她只是个载体,不是主的母亲,更不是神。她跟那些教会一样,只是个载体,是的。这表明她只是个载体,而不是神的道。
73

结束之前我再说一点。啊,五旬节派的老鹰们,你们像秃鹰一样蹦蹦跳跳,贪恋这个世界,就跟其他的人一样;有敬虔的外貌,如果可行,甚至连选民都迷惑了!但你们却否认神的大能,就像先知所说的。他们是神的话所说的这个末世教会的最好例子,是一个老底嘉的教会时代,“赤身、瞎眼、可怜、贫穷、困苦,自己却不知道;还说自己是富足的,一样都不缺。”[启3:17]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从一个本该是先知的孪生兄弟,一个持守神话语的老鹰,变成了一只秃鹰。它用那些神学理论的死兔子来喂养它的信徒,是的。醒来吧!哦,当被提这一伟大时刻就在眼前,而你如何能指望自己会被神所承认并与大鹰同为后嗣呢?

74

哦,基督徒啊!哦,信主的人啊!如果你还只是个半信半疑的人,请继续参加这几天的聚会,好吗?我们这里有些东西,我相信是神要你们知道的。时候不早了,我不能再讲下去了。我必须得结束了,或许明天晚上可以继续把它讲完。现在让我们低头。

我不要你们去注意我所用的语法,但我要你们注意我所讲的内容。这些信息再简单不过了,我肯定你们会明白的,如果你渴慕的话。如果今晚来这里,如果你没有这些经历的话,我不是说……你说:“我曾在灵里跳舞,蹦上蹦下。”是呀,老鹰也会,就像乌鸦和秃鹰那样,我不是问你这个。你吃的是什么?你每天从哪里得到食物?你在哪里吃饭?是在神的道中,还是很久以前人家吃剩下来的腐肉?今天晚上,你经历的,是多年你所捡来的东西呢?还是今天晚上从天上降下来的新鲜吗哪,用它来喂养你的魂,并期待着明天会有更好的东西呢?如果你不是这样,就请你低下头,闭上眼,谦卑你的心,问自己一个严肃的问题。不是向我,是向神。你愿意举手作为见证,说:“神啊,求你调整我的魂和灵,使我只吃神的道。”你愿意举手,说……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我不知道今晚来这的究竟有多少人。我最不会估计聚会的人数了。但我可以说,至少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人举起了手,他们愿意让神调整他们的魂。让我们都低头祷告,并纪念这些人。
75

亲爱的神,我只负责传讲你的道。通过这些简单的比喻、预表,人们明白了这个跟那个是不能同为后嗣的。我们知道,在这末世,会有人被提升天,但有些人当耶稣来的时候却会被留在这里。我们盼望主快来,甚至今晚就来。

我想到三十,或许是三十三年前,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大约晚上九点半到十点钟,我曾跪在这个地方为我失落的父亲向神祷告。今晚,主啊,我也为许许多多的父亲们、母亲们和兄弟姐妹们祷告。亲爱的神啊,求你怜悯他们吧。对于我的父亲来说,他想做任何事情都已经太晚了;他早已走过了人生的尽头。主啊,我们很快都会走这一步,我也会走这一步。每一个男人或女人、男孩或女孩都会有这一天。届时,我们的所作所为都要在神的道面前交帐。
76

那个向大卫吐唾沫的人,在大卫眼里他是多么渺小啊。那些唾弃耶稣—神的道的人,还有那些用长矛刺他的人,在他再回来时,他们又是多么渺小啊。那些听到了这信息,但却走开的人,又将是多么渺小啊!他们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些高深难懂的希腊文,而是通过这个简单的大自然,教导他们认识这位造物主,认识道的载体,以及道本身,并知道我们所处的时刻,晓得现在正是收割的时候了。亲爱的神啊,不要让我们因世间的愚昧而背弃你的话语,但愿我们今晚都全心接纳他。

主啊,求你在我里面造一个正直的灵,就是生命的灵,好让我相信你所有的话语并接受耶稣就是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不改变的道,也相信你今天赐给这个时代的信息。主啊,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求。
77

我要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虔诚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没有什么教会可以让你们加入,只有一个水池让你受浸,“凡信这道的人都受了洗。”[徒2:41]如果你还未曾受过基督徒的洗礼,不是点水礼或洒水礼,而是浸礼;也不是用父、子、圣灵的称呼,而是奉耶稣基督这个名字,就像整个初期教会所行的那样。这一做法直到公元303年,天主教引入了三位神,并在三位一体的称呼下,以三种方式施洗时,才被更改了。如果你们还没有那么做,那明天上午十点,这儿为你们准备好了水池和洗礼袍。

你们愿意来与耶稣基督联合吗?不是与我们联合。我们这儿甚至连接待你们的礼拜堂都没有。你可去任何你想去的教堂。不管你从哪里来,但务必要相信这道。你们信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答:“阿们!”]神祝福你们,愿你们照着做。
如果你需要我们帮助,那我们随时在这里恭候。
78

我知道这里有病人,今晚,我们不够时间来排队祷告了,但我们还是会尽力来做。现在我要你们为我做件事。你就坐在某人旁边,按手在那个人身上。毫无疑问你是按手在一只大鹰的身上,或许这只鹰在什么地方吃过秃鹰的腐烂食物而生了病。他们不想再吃那些东西了,他们想从里面出来。他们病了,讨厌那种东西。他们今晚来到这里,看到了真正给鹰吃的食物,就是神的道,看见复活的基督就在他们中间,向他们显示他还是活着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们不想与外壳同为后嗣,因为他们是要被焚烧的。所有那些“碎楷、枝条都要被焚烧。”[玛4:1]那台联合收割机正要来把麦粒打出来,你要成为麦粒。

这里有的人生了病,他们有的人身体有病。我要你们这些鹰祷告,为你们的鹰弟兄、鹰姐妹们祷告,我也在这儿为你们祷告。愿神的灵临到你们。
记住,我给你们的是鹰的食物——神的应许。神把他的先知叫做“大鹰”,他把自己也比作大鹰,他是“耶和华鹰”。当你们按手在对方身上时,请给他们祷告。
79

我们的天父,你的道说过,你给你教会的最后一个使命是“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这是一个大使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就好了。”[可16:16-18]啊,耶和华鹰啊,求你今晚用你的道来喂养这些小鹰,他们有需要。这才是他们需要的食物,这是他们所需要的,他们要知道这食物是什么,什么是主如此说。

你应许过,如果他们互相按手,病就会好了。哦,主神啊,将一切的疑惑和秃鹰的观念从我们当中清除。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来享用鹰的食物—神的道。
让这些会众中所有不洁净的灵、怀疑的灵、害怕的灵;所有对宗派的依赖、习俗;人们当中所有的疾病,都统统离开。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所有这一切都从这群人当中出来!愿他们从这一刻起得着释放,愿他们都吃鹰的食物,我们相信你会在这一个礼拜里赐给我们。主正在开启这些从创世以来就被封严的印,并将那些奥秘展示给我们,这是你的应许。父啊,他们都是你的。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80

凡相信并接受的,请站起来说:“我相信,我接受。凡神所应许给我的,我都接受。”主祝福你们。太好了,每个人都站起来了,太好了。大家一起唱:“我爱他。”让我们向他来唱这首歌。“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一起来唱。

我爱他,(如果你爱他,请举起手来!)
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
在各各他。
哦,他太奇妙啦!让我们彼此握手。鹰兄弟!请与你周围的人握手,姐妹,让我们边唱边握手。[原注:会众互致问候]
我爱他……(鹰弟兄,你好。鹰兄弟,你好。鹰兄弟,传神的道!查理,你好吗?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弟兄。)
在各各他……
让我们再一次向主举起双手。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他使我们成为鹰。)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
在各各他。
81

你怎么知道,这个世界怎么知道你爱耶稣呢?当我们彼此相爱时。这样,世人就会……看,神看你的信心;而世界则要看你的行为。彼此相爱,彼此友善,相互沟通,相互忍耐。我们可以就受洗,寻求圣灵等等的问题提供进一步的指导。你们都知道我们这里没有地方做祭坛呼召。如果神使你信服这一切都是对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且你想与他联合,那么明天就奉他的名来受洗。这里会有人指导你,只要我们能帮助你们的,我们都会竭力去做的。

82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那些在电话里的人,不论是在图森的,加利福尼亚的,还是在美国东部的弟兄姐妹们,也举起手来,赞美主!)
为我付出生命赎价……
谁来解散聚会?明天晚上我们再见。现在,我把时间交给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