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206 门中的门

1

今早在这儿,我刚在想第一次来弗拉格斯塔夫的时候,大约是,我想,大约是三十八年前、可能是四十年前。我谈起了上山的事。虽然没有下雪,可我的小T型车还是很难爬上山。它本来一小时能走三十英里,但那是这边十五英里,那边也十五英里,你知道,就是我们这里的那种路,相当…

[原注:台上一位弟兄说:“请你给我们念念那首写福特车的诗吧?”]卡尔弟兄,[原注:“给我们念吧。”]哦。他跟我谈到关于过去我给我的福特车写的一首小诗。卡尔弟兄,这不是念诗的好地方。
我们非常感谢神。今早我遇见几位弟兄,听他们讲了很多美好的见证。
刚才在这儿说话的一位传道人,是位可爱的西班牙弟兄,他让自己的小儿子来献唱。对一个六岁的男孩来说,真是唱得太好了。瞧,这小男孩那样的嗓子,是我听过的最美的嗓子。
2

呐,弟兄们忘了;但这位弟兄,他要在你们城里举办一个聚会。我想,是在神的会举办,或在神召会?[原注:这弟兄说:“神召会。”]是神召会,在神召会举办。我肯定,他们会感激你的出席。弟兄,聚会将持续多久?整个星期天,整个星期天晚上。[原注:“我们今晚有个灵感献唱会。”]哎?[原注:“我们今晚有个灵感献唱会。”]今晚有灵感献唱会。呐,诚挚邀请你们参加这个聚会。今晚七点半。弟兄,那个教堂在哪里?你可以告诉我们在哪儿吗?[原注:“西克莱街113号。”]西克莱街113号,就在弗拉格斯塔夫城里。我肯定你们会…

3

这小男孩跟你一起唱吗?不,是他爸爸要唱。你要唱,是吗?哦,很好。我想,来一次献唱不错。瞧,你们极少看见这种献唱;但通常,家里若有人有这种天赋,我想,其他人也会有。所以他们有…[原注:“伯兰罕弟兄,这些都是从禁食祷告中开始的。”]从禁食祷告中,呐,这真是非常好。

呐,你知道,如果整个美国,我们所有美国家庭都像这样,那么,警察队伍就得解散了。千禧年就会降临了,是吗?那时我们都要在头等舱了。没错。死亡、疾病、痛苦和失望,统统都要消失,我们就与基督在一起了。
4

我们都很高兴,我也听到了这些美好的见证。很荣幸第一次见到厄尔弟兄。昨晚我跟他妻子谈话,她从几场聚会中被叫出来,也多次得了医治;她说,昨晚聚会时,她也在台上。

所以,这给了我们一点幽默感。虽然我在什么地方跟厄尔弟兄握过手,但我不记得他了。昨晚我坐在窗边,等他上来。有个大个子弟兄上来,留着乌黑的胡须。我说:“他来了。”然后,我儿子毕利说:“哦,不,这不是厄尔弟兄。他比这弟兄年轻多了。”昨晚,我后来在这儿见到了厄尔姐妹,很荣幸能到他们城里那可爱的家做客。
这是个好地方。我总是把旗杆叫作旗竿[译者注:“弗拉格斯塔夫”的意思是“旗杆.”],这城就建在山顶上。瞧?我告诉你,要是这里有从德州来的,看你还能说大话。昨天我离开图森,在那里的什么地方,大约是摄氏二十二、三度,今早到了这里,却得穿长大衣了。看,德州那里有的,我们亚利桑那州也有,不是吗?没错。我们这里也有。
5

这段团契的时间;波士务老博士,我的一位朋友;你们很多人可能认识波士务弟兄。他是一位最真实的老圣人。有一次,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团契是什么意思吗?”

我说:“我想我知道,波士务弟兄。”
他说:“就是两个人在一条船上,所以他们要彼此分享。”
所以,这就是团契的意思;我们又得到又舍去,彼此分享;与卡尔·威廉斯弟兄、奥特罗弟兄等其他弟兄一起分享。哦,最早在亚利桑那主持我聚会的一个人就是吉米·奥特罗弟兄;从那时起我们就成了贴心的弟兄。我们非常高兴,因为我们能在这里遇到你们大家,遇到所有传道人和弟兄。虽然我没有时间照我所想的跟大家握手,但我们都能聚在一起团契。
6

这让我想起了凤凰城大会。自从那些分会开始建立以来,我很荣幸能协助分会的建立,并在各分会上讲道。这是我所属的唯一组织,其实它不是一个组织,只是在会众中作工的有机体。

今早,要是这里有谁不属于这个全福音基督徒商人会团契的,让我…… 要是你相信并愿意听我的话,这群人是最好的一群人。我对传道弟兄们说,我不是反对你的教会;而是支持你的教会。看,这是他们定位在教会里的方式。
我一看,刚好看到几分钟前唱那首歌的可爱女士。我听到很多人试唱这首歌,但你知道,这位女士的嗓子能把调子唱出来,而没有尖叫。我非常喜欢,女士,你的演唱非常非常好。据说她是这里一位传道人的妻子。弟兄,你应该让她每晚给你唱催眠曲,那一定会非常非常好。她唱得非常好。我很欣赏。
7

今早,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我喜欢钓鱼打猎;这是我来亚利桑那州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来钓鱼打猎。我喜欢。有一次,我去新罕布什尔州钓鱼。我想,在这里我有很多爱钓鱼的伙伴,男的女的都有。我们都喜欢。

所以,我在高处搭了一个三角小帐篷,立在山上;你知道,伙伴们走得有点吃力什么的,走不到上面去。那上面有很多红鳟、褐鳟、方尾鳟、山鳟。哦,在新罕布什尔州,从山上流下来很多小溪流,水里尽都是这种鱼。一些鳟鱼,可能有14到16英寸长,有很多。我上到那里,只是想抓一些鱼;挺有乐趣的,抓到了鱼,再把它们放掉。如果杀了鱼,我就拿来吃(你瞧?),把它带回来。
8

那里长着一些垂柳,每次我甩出鱼线…… 我有一个皇家牌的假蝇饵。我把鱼线飞出去,鱼线就被缠在一堆柳叶上。我想,“瞧,今早我要带把斧头来,上去把那垂柳砍掉,免得鱼线被缠在树上。”哦,我回头看,水底下好像有个海狸筑的小坝,那些鱼都停在那里,等着假蝇饵落到它们头上。呐,整个晚上…… 我过去常说:“他们进到我头发里了。”但现在我没有多少头发让他们进去的了。所以我就看着,看它们怎么盯着假蝇饵看。所以,那天早上我带着一把旧斧头,上去把垂柳给砍了。我砍了三、四根树枝,准备去做早饭,然后再回来。我不是很出色的厨师。所以,我跟妻子说,柴烧不起来,水煮不开;你知道做饭是一件挺麻烦的事。

9

回来的路上,我看到有一头母熊和两头小熊,它们走进了我的小帐篷。说到大肆破坏,等熊进了你的帐篷,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大肆破坏了。它们不是要破坏那些东西,我是说,它们不是要吃那些东西。它们是要破坏那些东西。我有一台小火炉,牧人用的小火炉,放在那里;它们就踩在炉子上,跳上跳下,你会听到炉管咯吱响,你知道,全都被踩碎了。我上来时,放了一把生锈的点22的旧来福枪在那里,但手里拿着那把斧头。

你知道,我上来时,老母熊跑到边上去了,对着小熊咕咕叫。有一只跟过去了,好的;但另一只小家伙却还坐着。你知道,五月份,熊刚出来。它的背拱起来,像那样对着我。我想,“它在做什么?”瞧,然后它盯着我看。我要找一棵树,看看我离树多近;因为熊会抓你,你知道,那么小就会抓人。你无法叫它们走开。你瞧?所以我注视了母熊一会儿,你知道。母熊继续咕咕叫,发出响声,好像鸟的声音。你得知道那种叫声是什么意思。母熊继续咕咕叫着那只小熊,可是小熊就是不过去。
10

瞧,我想到了来福枪。我想,“不,如果我跑进去,抓起来福枪,要是把母熊给打死了,不就丢下两只孤儿在林里了么。”我可不想因那样而犯罪。再说,要是母熊冲过来,点22的枪还是有点小,你知道。有时候它不走开,你得连扣三、四次才使它走开。所以我想,“那么,如果它冲到这里来,我就爬到那棵树里。我就在树上面,折下一根软枝,抽它们的鼻子。”熊的鼻子很细嫩。它们就会尖叫,然后跑下去;你知道,它们就不管你了。所以我想,“我要爬到那棵树里。”

但那只小家伙很好奇,哦,像这样坐起来。我想,“它在作什么?”所以,我悄悄地过去,观察它;你知道,我离它又远了一点,离树又近了一点;因为母熊一直在叫那只小熊。所以,我又走远了一点;你知道那只小家伙干了什么吗?
11

呐,我喜欢烙饼,我想你们这里叫作煎饼。在南方,我们叫它烙饼。我烙饼做得不怎么样,但我吃烙饼却很内行。你知道,我曾是浸信会信徒。我不喜欢点水;真的,我喜欢把他们浸在水里;把糖蜜抹在它们上面。所以,我为自己准备一罐糖蜜放在那里,是半加仑的小桶,大概有这么高,给我吃烙饼用的。

那小家伙,你知道,熊都是喜欢甜的。它打开那桶糖蜜,坐在那里,用大概这么大的小掌抓着吃。糖蜜粘在手上面,它的小脚就伸到桶底下,像那样舔着,你知道。没错。它又舔舔舌头。我开始要…… 要是有照相机,今早我真想拿照片给你们看,看看那个场面。它把小脚放在地上,像那样舔着。我大声喊:“赶快走开吧,”像这样。它根本不理我,还是照样继续舔着。它把桶舔了一遍。瞧?
12

我对它那样喊叫,它转过来,那样看着我。它睁不开眼睛,全身沾满了糖蜜,你知道。整个眼睛,小肚子上,全都沾满了糖蜜。然后,过一会儿,小熊摇摇晃晃地走到边上,跑到它妈妈那里去了。它们把小熊带到林里,开始舔它。它们不敢坐在桶里,但它们会舔它。

我说:“这岂不预表一场美好老式的五旬节聚会吗?他们充满了美好甜蜜的东西,就走出去,人就来舔那些东西。这种聚会是一次真正的团契。呐,我们就这样过来,把手伸到桶里,每一个人,伸到神祝福的膀臂里。我确信,在神召会那里和现在还在那里的复兴中,你们将发现这个。愿主祝福你们。
13

那天,我在凤凰城说了一点事。我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是有关一个传道人的笑话。每个早上他上讲台,二十年来固定不变,他都讲二十分钟的道,然后就结束;所以,那次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那天早上他讲了四个小时左右。执事们把他叫住,说:“牧师,我们确实爱你。我们认为你的信息很好。”他们说:“我们知道,作为执事会,我们都留意并给你计时,每个星期天早上正好是二十分钟。”他们说:“今早是四个小时。我们就不明白了。”

他说:“我告诉你们,弟兄。”他说:“每个早上我去讲道时,你们叫我到台上时,我就拿出一粒救生圈糖放在舌头底下。”他说:“二十分钟后那粒救生圈糖没了,我便结束。”他说:“我知道该停下来了。今早为什么搞错呢,因为我拿了一粒钮扣。”
14

卡尔·威廉斯和朱尔·罗斯,是我真正贴心的弟兄和朋友;那天他们到城里去,买了一粒那么大的钮扣送给我,但今早我没有带来。所以,我们感谢神能来这里。

呐,这里有谁认识李·维尔博士吗?我想,可能没有。他是浸信会传道人,神学博士,他已经拿到了几个学位。起先他当过高中的老师;是个非常优秀的学者。我把《七个教会时代》的录音带拿给他,让他作些语法修改。因为我这种肯塔基话,像“俺们、咱们、撮啊、扯啊,”写在书里,人们读起来感觉不好;所以他就给我作些语法修改。后来,等他都完成了,就送回来几次,进一步作些说明。经过这三、四年左右,这本书即将发行了。
他问我,他说:“我能写一本书吗?只是我的注释?”
我说:“瞧,没问题,李弟兄。”我本想…
接着,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书不拿去卖,只是送。”
我说:“哦,这肯定没问题的。”瞧?
15

所以,他们大约有十个人赞助承办这事,要花去他们大约一千五百美元。我想我知道,总共印了一万册。所以我们拿到了书;是几天前从出版社拿来的;二、三天前或昨天拿到的,毕利带来了一些。他们正在分发。呐,我还没读过;不知道他写的内容。但这是凭信心。肯定的,如果你想要一本,或写信给我们,书就免费寄给你。瞧?书名叫《二十世纪的先知》。

后来我注意到,书前面有一张照片,当然,你们很多人都有那张照片,都见过了;就是主的天使在德州休斯顿被拍下来的照片。他们把照片的一部分剪掉了。
16

后来,我看到了后面。这里有多少人曾经出席过其中的聚会,让我们看看?我猜想,大部分都参加过。你们多次听我说过,“那影子悬挂在某人头上。”呐,你看,如果你做出一个声明,而它不是真实的,神就不会与它有关系。你知道神与谎言没有关系,他只支持真理的东西。

当神告诉摩西;当神以火柱在旷野和燃烧的荆棘中遇见摩西时;当神领以色列人出来时,那些愿意跟随摩西的人就上路了;后来,神降临在西奈山,那同样的火柱证实摩西所说的是真理。
呐,神将这么做。他一直这么做。所以这里的这个光,当然,我们把它与神联系起来,因为它有同样的特性等,与主在地上时所做的一样。
17

说到这点,我说:“这里的这个人,我看见你被死亡、黑色的阴影笼罩着。”你们很多人都听过我这样说。瞧,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有人很好奇,我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想看看能不能拍下这样的照片。这位男士离那位女士很近,他有照相机。我说:“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是某某太太,”不管她叫什么。我说:“她被死亡笼罩着,她得了癌症。”就在这时,他拍下了这张照片,因为离她很近。就是这张,看到吗?那个癌症的黑色死亡面罩,就悬挂在妇人头上。接着,圣灵再次证实了。

呐,当他们把照片放在书里时,把这张给删了;所以,等到书都印好了,他们才把这张夹在这里。所以,你们在这里就看到了那张活页。我想,是《医治之声》杂志印那本书的。
18

这本书绝对是免费的。赞助者都写在书后面,他们花这一千五百美元印书,只是为了发给公众,让大家都能读到。所以,这书是免费的,是一本很好的小册子。我不知道内容是什么,我从来没读过;这是天父知道的。

但你看,对我来说,这绝对是真理。这是我们在寻找的,就是真理。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他就是那真理。他是耶稣-神的儿子,他是真理的道,因为他是道成肉身。“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17:17]这样,他就成了真理,因为道就是真理,而他是真理。
呐,我们看到他在末日回来时,神伟大的运行,运行在世界各国,聚集一群人成为新妇;这就是真理。
19

几年前,人们说没有说方言这回事;那是胡说。神应许了,他证明了这是真理。没错。

今早有人说,我相信是我们宝贵的姐妹,她在安排孩子们洗礼的事;她说:“你可能听到有人说方言。但你听到有人用方言唱,瞧?那真是太美的事了。”
我记得我的第一个经历;那时,我在印第安那州福特维恩的雷德加帐棚。雷德加弟兄去世后,我在那里主持一场医治聚会,正在讲道。波士务弟兄和保罗·雷得也在那里。你们一些跟我一样年纪的老一辈都还记得保罗·雷得;他是浸信会信徒,所以我们是要好的朋友。当时我讲到那里,就打算为病人祷告。当时,他们对这些事还感到陌生;有位女士带着一个残疾的小男孩过来。他从台上走过时,有主的异象显现,把孩子所遭遇的问题都告诉了他。然后,我叫那女士把小男孩抱给我。
20

呐,从这位姐妹的见证中,你可以看到,什么是喜乐;什么是神恩典的真实显现;什么是他所成就的;因为它是照着神的道而行的,瞧?就是神应许给这时代的道。

呐,神给挪亚的应许在我们今天不起作用了;神给摩西的应许也不起作用了,我们不能用摩西的信息。摩西不能用挪亚的信息。我们有这时代的信息。我们不能用路德的信息;我们不能用卫斯理的信息。这是另一个时代了。神把他的道分配给每个时代。当那个时代来到了,神就差遣某个人去印证那道,证实那是真的。在每个时代我们也看到,正如耶稣在地上时所说的,他说:“你们建造先知的坟,正是你们祖宗把他们放进去的。”[太23:29]
21

呐,我家人是天主教徒,你们都知道,是爱尔兰人。呐,他们谈论圣徒帕特里克;天主教说他是。但他要是天主教徒,那我也是了。他们谈论圣女贞德。他们当她是女巫,把这姑娘烧死在火刑柱上(我们大家都知道),因为她是属灵的,能看到异象。当然,几百年后他们挖出那些神甫的尸体,作了忏悔,把尸体抛入河里。但这样做并没有用。瞧?

人总是错过了。人总是赞美神过去所做的,仰望神将来要做的,却忽视了神正在做的。这是人的本性。所以,世人并没有改变他的本性。
22

所以,我们发现今天这信息,我们所拥有的信息是,“从巴比伦出来;得自由、要被圣灵充满、要收拾你的灯、要抬头看;我们的救赎已近。”对许多呼求我主可爱之名的人,这些事对他们还是陌生的。

然而,在这一切当中,我们一点也不反对那些人,那些宗派里的人。他们没问题;他们是好的。他们在福音上是我们的同工,因为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约6:37,44]
所以,我们只负责撒种。一些落在路旁,一些落在不同的地上;一些落在好土里,结实一百倍[太13:3-8]。所以我们是撒种的人。种子落下时,神是那位引导种子落在哪里的。现在,我们祈求,今早可能有一粒小种子落在什么地方,可以鼓励什么人。作为一个人…
23

我接着讲完刚才在说的那个女士的见证;她带着这小男孩来,我猜想,这小男孩大约十岁或十二岁,可能没那么大,因为这妇人抱着他。她把孩子抱给我。就在我为孩子作祷告的时候,这小家伙从我手臂上跳出去,跑下了讲台;当时大约有三千五百到四千人。事情发生时,人们首先看到的是,坐在前排的那位母亲,一下子就昏倒,不省人事了。有个门诺派的小姑娘…

你们了解门诺派的人吗?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这一派的人:妇女留着长头发,亲切甜美,是那种清洁正派的人。你知道,在所有门诺派或这一派信徒中,找不到一个少年犯的记录。你可以随意称他们是古怪的人;但我们家庭中少了一些他们所拥有的东西。法庭上没有一件少年犯记录是出现在他们当中的。他们以一种方式把孩子养大,这也是他们处世的方式。
24

这位年轻女子是有名的钢琴师,是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棕色的长发梳在背后。她看到这件事时,呐,她是门诺派信徒;对五旬节运动一无所知,对我也不了解。可是,当她往台上看时,见那个小男孩走路,走过台上,她便把手举到空中。

呐,我知道有狂热这种东西,我希望我没有这种倾向。我并不说谎,我没有。如果我错了,并不是故意错;而是无意错的。
那个女孩手举向空中,头发垂在双肩,然后开始用一种未知的方言唱诗。那时她正在弹那首赞美诗,“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当时,她从位置上跳了起来。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奇怪。这女孩对说方言一无所知,但她却用未知方言唱诗,“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钢琴还在不停地弹着,“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瞧,人们从楼台上下来,挤在祭坛边,都到了楼下;会众大声喊叫。那女孩站在那里,像这样仰起脸来,用其它方言说话,钢琴上的象牙键还在跳动着: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25

哦,“神为我们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的。”[林前2:9]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当诸天充满了神真正、真实的大能时,我们为何还要接受替代品或冒充信仰的东西呢?因为这大能可以使灵魂得以自由,可以为我们成就事情。神祝福你们。呐,有这么多的美事。

我还没有告诉你们从哪里得到这本书,是吗?写到杰弗逊维尔,邮政信箱325。如果你写信来,瞧,他们就会寄给你。或者,参加其中一堂聚会;他们会分发这些书。
呐,我非常感谢神,有这段美好的团契时间。今早,我回想起一个小故事,是关于撒该的,过去我常在基督徒商人会上讲过。你们许多人听我讲过,这小个子原先并不怎么相信主有辨别能力。当然我想,每个时代都有这种事;你看到一个真实的,然后又看到一个模仿的。我们不得不容忍这种事。但那些坚固、会思想的好人和相信圣经的人就会明白。瞧?所以我们,不管怎样…
26

艾米·森普尔·麦法森夫人,当她在地上事奉时,人们说,几乎每个女传道都想穿她那样的长衣,你知道,或那样的外袍,也夹着圣经。

你看今天葛培理在这个国家的位置。但你知道,葛培理不能取代你的位置。我不能取代葛培理的位置;他也不能取代我的。我不能取代你的,你也不能取代我的。你是神里面的单个人。神那样造你,是为了某个旨意。如果我们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么,就呆在那里不动。如果我们试图做些别的事,瞧?我们就跑到别人的领土上去了,我们就把神的图画弄乱了。
举个例说,像今天宗派世界里的葛培理,他的位置,我们说,可能是美式足球队员;现在他拿到了球。
呐,如果你试图跟你同队的人抢球,你就会把你那一队搞乱了。要保卫你的人。瞧?一直保卫他,保卫其他的人,让他可以跑。一会儿,我们就会持球触地而得分。然后,耶稣要来,这一切就都结束了。愿主祝福你们。
27

现在,我要说说撒该这个人。我说,他爬到了那棵树上,你知道,并把树叶弄过来遮住自己。后来,他从树上下来,同耶稣一起回家[路19:2-7]。我说:“他就成了全福音商人会的一个分会成员。”所以今早,如果这里有那位撒该,我希望你接受这个好建议,成为全福音商人会的成员。

你说:“全福音?”是的,先生。
这是耶稣所传讲的唯一的福音,你知道,就是全备的福音。没错。对不对?肯定的,因为他就是全备的福音。没错。他不能否认自己[提后2:13]。
28

呐,我这里写了几节经文,是个普通的小主题;不会用很长时间,只要几分钟,请你们同我忍一会儿。在传讲之前,呐,刚才我们一起作了一点交通,讲到熊掌伸到桶里去,等等;现在让我们把这些都放到一边,想到我们彼此已经熟悉了。现在,我们要进入这道的更深部分。

在我们就近道时,让我们低头。因为若不先向道的作者说话,就没有权利就近这道。
在我们低头,眼睛闭上时,我确信,我们的心与头都一同低下。这时,我举目看到听众,我想知道,这里是否有人想举手说:“弟兄,传道人,请在祷告中记念我,今天我有需要?”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呐,他看见你的手。他知道你手下面的心怎么想。愿神应允我们,这是我的祷告。
29

亲爱的神,我们感谢你,使我们,你谦卑的儿女,能一起聚集在这里的会堂;我们一起谈论、交通,作好自己的本分;因为我们把自己交托给基督,并且渴望更像他。我们都是事奉神的弟兄,挨近坐着;主啊,比起我这个不配的仆人,这些弟兄更有能力站在这里讲解神的道,只是现在轮到我传讲了。所以父啊,我祈求你,今天,要是我说了什么与神的旨意不一致的话,求你在我说之前,封住我的口,就像那天你封住狮子的口,不让它们伤到但以理一样[但6:23]。

父啊,现在我们祈求你,记念每个人和每个传道人。主啊,这个复兴会将在这城里,在神召会里举行;我祈求你,亲爱的神,求你赐下这样的复兴,使全城都因神的大能而轰动;使所有酒吧里的人和街上的流浪儿都被带到神的宝座前,被神的良善和他的灵充满。天父,求你应允。
30

我们祈求你,今天,若有男的女的、男孩女孩,今早被带到这聚会中,在这雪花飘不进来的屋檐下;愿伟大的圣灵临到他们内心,以奥秘的方式对他们说话。有些人可能流浪在外,他们曾经接待过你,主啊,但现在离开了;主,求你今早带他们回来。

我们为这个分会祷告,为厄尔弟兄和他妻子以及其他人祷告。主,求你应允。
现在,当我们翻开这道的书页时,求你为我们掰开这生命的饼;因为我们知道,圣经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彼后1:20]。神不需要我们解释他的道;他自己就是解释者。有一天,他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3]。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赛7:14;太1:22]就有了。“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2:17]不管世人说什么,神都成就了。他不需要解释者。他使自己的道活了,并印证是这样,这就解释了。主耶稣啊,请到我们心里来,今天向我们解释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1

现在,请你们翻开圣经。我相信,若不先读这道,我就永远不会试图弄出一个信息来传讲。我的话会落空;因为我是人。但主的话不会落空;因为他是神。所以现在,让我们翻开圣经,讲一个小主题;主若愿意,我们三、四十分钟后就散会。

现在看《启示录》,让我们翻到《启示录》3章,从14节读起。我们要读一段经文,是给老底嘉教会时代的信息。我相信,我也认为,绝大多数圣灵充满的人和读过圣经的人都相信,也能对此说“阿们,”就是:我们正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因为这是最后的时代。听听现在关于这教会光景的信息。
14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
15’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
16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17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18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
19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
20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21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
22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32

愿主祝福我们所读的这道。现在,我想从中取一个小题目来讲一会儿,题目叫“门中门。”“门中门。”呐,这非常…… “门中门,”三个字,“门中门。”

你可能会对我说:“弟兄,这里大概有一百个人。你不认为在这一百个人面前讲这个题目有点小吗?”
瞧,这可能是真的,这题目是小。但题目大小并不算数,它的内容才算数。这题目所说的内容才算数。
33

就像不久前,我相信,是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有个小男孩在阁楼上玩,拿一些旧箱子在阁楼上瞎玩,忽然,他找到一张以前的旧邮票。瞧,他首先想到的是,可以用它换一个蛋卷冰淇淋。街上有个收藏邮票的,所以他拿着邮票飞快地跑到街上去。他问:“你要给我什么换这张邮票?”

那个收藏家上下打量着,邮票有点褪色了。他说:“我给你一块钱。”
瞧,那么容易就卖掉了。他本来想卖掉赚五分钱,换一个冰淇淋吃就很开心了,现在竟卖到一块钱。那个收藏家又卖了五百美元。后来,我不知道这邮票到哪里去了;它卖到几百美元。你看,那一小张纸算不得什么,只是那么一点,你甚至不愿从地板上捡起来。但值钱的不是那纸张;而是纸上的那个东西值钱。
读神的道也是这样。值钱的不是这纸张,或纸的价值,或纸的大小;而是写在纸上的东西。如果照原样去接受,一个字就足以拯救一个世界。
34

不久前,我读了一个故事,是讲我们过去那些伟人的。我想,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就是林肯。不是因为他来自肯塔基州,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伟人。他失去受教育的机会,然而他心里有某样东西,有某个目的。

我喜欢一个有眼力的人。我喜欢那些有目标而为之奋斗的人,而不是无所作为的人,“瞧,不管出现什么都没关系。”哦,要立志去奋斗。林肯从未因他的教育而挡住他的去路;他有一些事要做。我想,每个基督徒都应该是那样;找出你的目的,去实现它。
这个分会的每个成员,不只是说:“瞧,每个月我们都有一次早餐会,”这不是目的,“或每个星期六有一次。”在生命中立下一个目的,就是你要去做的事。神把你放在这里;每个教会的成员都该去做点事。这城就必然有复兴。这复兴也是为了一个目的的。让我们从复兴中有所得到;让我们为复兴做点事。
35

林肯先生…… 有一个人,一个年轻人,他去打仗;一开始他就很胆小。站岗时,他从岗位上撤退了;有人就找这点告他,他将要被枪毙。哦,真是很可怕。有位年轻人非常爱他,就去找林肯先生,求他特赦。当时,他是美国总统。所以这人去找他,求他特赦。当林肯从马车上下来时,他对他说(林肯先生个子瘦高、留着胡须,是典型的南方人),这人说:“林肯先生,有个士兵再过两天就要被枪毙了,因为在打仗中他逃跑了。”他又说:“林肯先生,这士兵不是个坏蛋。因为那些步枪在开火,人都死了,他就神经失常了。他精神全乱了,所以,就举手开始乱叫。他跑了。我认识这个士兵。”他说:“林肯先生,只要你的名字签在这张纸上,便能救他的命。你愿意签吗?”

当然,这位基督徒绅士,很快就在纸上签了,“特赦某某某。”签上他的名,“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
36

这位使者拼命地赶回来。他跑进牢房,他说:“你自由了,你自由了。这是林肯先生的签字,林肯先生的签字。你自由了。”

他说:“为什么还来作弄我呢?你知道我明天就要死了。”他说:“把这张纸拿走吧;你只是在作弄我。”他不愿意接受。他说:“不,我不需要。你是在作弄我。如果这是总统签的,上面应该有盾形纹印,也应该是他专用的纸。”
他说:“但这是总统的签字啊。”
他说:“我怎么知道是他的签字呢?”又说:“你是在作弄我,想要让我好受一点。”他开始喊叫起来,转过身去。第二天早上,这士兵被枪毙了。
后来,这孩子死了。可是这纸上有总统的签字,他得到了特赦;后来怎么样呢?他们把这事上诉到联邦法院。我们的联邦法院,它是一切法院的终审者,就作出这样的决定。有时候,他们所说的话,我们并不喜欢他们的决定;但我们怎么样也得遵守,瞧?因为那是标竿;是终极。呐,这决定这样说,“一个特赦若没有作为特赦被接受,就不是特赦。”
神的道也是这样。如果一个特赦作为特赦被接受了,它就是特赦。这是神的道;对那些相信并接受的人来说,它是神的大能。
不管怎样,你看着这道,你说:“哦,这些全搅在一起了;所有这些都翻译了一百万次了。”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这样。
但对我来说,它仍然是神的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他有责任持守自己的道。
37

呐,有一天,他要审判教会。如果他根据天主教会来审判(他们说主会这样做),那么,他是要根据哪个天主教会来审判呢?他们彼此互不相同。如果他根据卫理公会教会来审判,你们浸信会就完了。如果他根据五旬节派教会来审判,你们其他教会都完了。

但主不是根据教会来审判。圣经说,他要藉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约5:22;12:48],而基督就是道。所以你看,我们没有借口了;他要用神的道来审判;所以,不管多么微小,这道的一个字都是很重要的,这是《启示录》22:18说的。
38

首先,我要从《创世记》讲起。神赐他的道给人类来保护他们,免得他们死亡、犯罪、受痛苦或遭疾病;是一条道的链条。“你不可摸那棵树,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链条最大的负荷在它最弱的一环上。我们的灵魂被拽往阴间,紧紧抓住这条链;断掉了其中一环,你就得去阴间了。夏娃没有违背整句话;她受撒但引诱,违背了一个字。这是圣经的起头。

到了圣经的中间,耶稣来了,他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一切话。”[太4:4]不是一部分话,这里一句那里一句;而是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39

耶稣死后,复活,升到天上,又返回来,赐给约翰…… 复活后,耶稣在那里说:“要是…”彼得说:“这人将来如何?”

耶稣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约21:21-22]门徒不知道他会活多长,但他的事工会继续下去。在《启示录》4章,耶稣将约翰提上去,指示他将来必成的一切事;和我们这时代的事;甚至说到今天要讲的这个主题。
然后,在《启示录》22章,最后一章的18节;耶稣说:“若有人从这书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书上删去他的分。”瞧?所以我们相信,人活着,是靠神的一切话。我相信这个,我知道它是真的。不在乎多么少。一个字就导致那个后果。
40

看到这么多加拿大朋友坐在这儿,想到自己是那么微不足道。我记得在加拿大时,见过乔治国王,我曾有幸为他祷告过;那时他得了医治。他患有多发性硬化症;他患硬化症以后受了不少苦,还有胃病,胃溃疡;你们很多加拿大人都知道,美国人也知道。我看到他坐着马车从那里经过。他是王;举止像一个王。他美貌的王后穿着蓝色礼服坐在他身边,国王从街上经过。

一位朋友和我站在一起。马车经过时,他转过头去,哭了起来。我把手放在他肩上,我说:“出了什么事?”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国王和他王后过去了。”瞧,我会欣赏这点。
所以我想,“如果一个处在政府首脑统治下的加拿大人,不单是政府首脑,也是英国的国王;当这王经过时,就使一个加拿大人哭了起来,转过头去哭;那么,当我们见到我们的王时,会什么样呢?”想想这点,我们的角色将是王后。
41

后来,孩子们全都从学校放出来了,这些小孩子;他们都发了一面英国小国旗。加拿大国旗有别的叫法。弗雷德弟兄,加拿大国旗怎么叫的?[原注:弗雷德弟兄说:“联合王国国旗。”]联合王国国旗。人们发给孩子一面英国小国旗,让他们挥动。王经过时,所有小家伙都站出来,挥动他们的小旗,向王呼喊。王经过街道时,乐队演奏这歌,“神保佑国王。”

哦,如果你能看一下就好了。你看到的将是复活时那种场面的预演。
42

游行队伍一过去,他们就得到通知,要这些小家伙都返回学校。小家伙们都回去了,有一所学校丢了一个小女孩。他们满街到处去找这个小家伙。最后,看到在一根电线杆后面,站着一个小不点的小女孩,哭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瞧,老师就领她过来,[原注:磁带有空白。]“出什么事了?你没有看到国王吗?”
她说:“有,我看到了国王。”
老师说:“你没有挥动小旗吗?”
她说:“有,我挥动了小旗。”
老师说:“那么,你为什么哭呢?”
她说:“你瞧,老师,我太矮了;别人站在我前面;他们个子比我高。我挥动我的小旗,但国王没有看见。”所以,她为这点心里难受。瞧,可能乔治国王没有看见这个矮小的小女孩。他可能没有看见小女孩的爱国之心,不知道她对他的感觉如何。因为她太矮了。
43

但我们的王不是这样。哦,我们做的最小的事,他都看见了。他知道我们心里的事和想法,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多小,他都知道。我们怎样服事他呢?我们彼此服事就是服事他。如果我不爱你们,我怎能爱他呢?瞧?“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小子中的一个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瞧?

有时候,我们留下没有做的小事,就使整条链断了(你瞧?),然后,我们不管就走了;只知道体贴宗派的东西,忘了这些小事其实就是最本质的东西。每样东西,神的每一句话都是最本质的。没有一个字可以删去。我们必须照着它所写的方式接受每一句话。
44

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耶稣说:“我站在门外叩门。”你注意到吗?这是他被赶出教会的唯一一个教会时代。在其他各个教会时代,他都在教会里。经过卫理公会、路德派等等,他都在教会里。而现在他在教会外面。我们的信条等东西把他赶出了教会。但他仍旧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与他一同坐席;给他医治眼睛,给他衣服;给他天上的财富;若有听见我叩门的。”

我以为,我能想起画那幅画的艺术家的名字,他画了一幅描绘门的油画。你知道,所有名画都必须先经过评论家的评论大厅,然后才能挂在名人纪念馆里。那幅原作现在可能值几百万美元。
45

但你看,教会也好像要经过评论大厅一样。我们要经过。你会被人称为“圣滚轮,”会被人叫各种恶名。但只要你能持守你在基督里的位置,那么,有一天,他会带我们进入名人纪念馆里。但首先我们必须经得起批评。在那里可以看出我们最软弱的地方能否站立得住。凡不能忍受管教的,就是私生子,不是神的儿子了[来12:8]。不管他加入多少个教会;不管他做了什么事,如果他不能忍受管教,他仍然是私生子,不是神真正的儿子了。但神真正、真实的儿子不在乎世人说什么;其他事都是次要的。他心里只体贴基督,问题就解决了。是的。不管基督要他做什么,他都去做。无论羔羊去哪里,无论在哪里,他们都跟他在一起。然后,你就会看见他的显现、他的同在、和他所行的事。他一直与他的子民、他的新妇同在。他正在与新妇谈恋爱。有一天,将有一场婚筵。

46

但是,这位画家,当画经过评论家时,一帮评论家聚在这位画家的周围。我想不起他的名来。我费了劲,才想到米开朗基罗,可他是摩西雕像的雕塑家。我还是想不起他的名来。但是,评论家说:“你的画很杰出,我找不出这幅画有什么毛病。”他说:“因为他手里拿着灯笼;这表明他是漆黑的夜里来的。”他又说:“然后他站在门外,他侧着头,侧着耳,以确保不会错过最微弱的叫声。他转过耳朵,对着门,正在轻声地叩门。”他说:“但你知道,先生,你在画里忘记画了一样东西。”

这位画家用了毕生时间画这幅画;他说:“先生,我忘记画了什么东西?”
他说:“不管他怎么用劲叩门(瞧?),你忘了在门上画一个插销。门上没有画插销。”如果你注意那门,门上没有插销。
“哦,”画家说:“我是这样画的。先生,你看。”他说:“插销是在门里面。你是那位开门的人。是你开门的。”
47

哦,一个人叩另一个人的门是为了作什么?他是想要找到入口。他想要进去。也许他有什么事要告诉你,或跟你交谈。他有一个信息要给你。这就是为什么人去叩另一个人的门。他们这样做是有原因的。这样做不可能没有原因。若不是因什么事去探访或捎个信息或别的,你是不会到人家里去的,除非是有原因的。人去叩另一个人的门是有一定原因的。

无论哪里有一个问题,那里就必有一个答案。不可能有问题而没有答案的。所以,我们才在圣经里寻找当今的这些问题;圣经里有答案的。基督就是那个答案。
48

呐,很多重要的人物毕生都在门口叩门;以往的年代有很多人叩过门;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更多重要的人物也在叩门。

呐,首先,如果有人叩你的门,要是你能过去,就跑过去,把窗帘拉开,看看是谁在那儿。
如果你很忙,就像现在我们所说的,“太忙了,去不了教会;太忙了,做不了这事。你知道,我的教会不相信那种东西。”看,有时候,我们只是对这道有一点点疏忽了。
但你拉开了帘子,想看看是谁站在那儿。如果是个重要人物,你就会赶快跑去开门。
49

现在,让我们回到过去看一看,拿几个叩门的人为例。让我们回到过去几百年前,想一想埃及的法老王。要是埃及王法老来到一个农民的家里,会怎么样?这个农民可能不怎么同意法老的做法;不相信他的政策;也与他不一样。现在,法老就站在面前,站在一个泥瓦匠或抹泥工的家门口,当时在埃及地是这么叫他们的。他拉开窗帘,看到门口站着伟大的法老。他正在叩门,满脸微笑着。[原注:伯兰罕弟兄敲着某个东西。]瞧,那农民就会打开门,并且说:“请进吧,伟大的法老!愿你卑微的仆人在你面前蒙恩。法老,如果我屋里有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我,你的忠心奴仆。你使我的荣耀超过我的兄弟。你来到我家;而我是个穷苦人。你只探访君王、贵族和重要人物;而我微不足道。但你还来探访我;法老,你使我得了尊荣。现在你卑微的仆人能做什么呢?”不管法老要求什么,甚至是他的生命,他都会舍去的。肯定的。那是一种尊荣。

50

举个例说,近代的阿道夫·希特勒,他曾是德国元首。要是他下到一个士兵家里,会怎么样呢?有一帮纳粹士兵在外面扎营;接着,你知道,瞧,有人在叩门。那个小士兵说:“啊,今早我觉得不舒服。老婆,跟他们说走开吧。”

她悄悄地走到门边,拉开窗帘。她说:“老公,老公,赶快起来。”
“出什么事了?谁站在那里?”
“希特勒,德国元首。”哦,瞧。
那个小士兵跳起来,赶快穿上衣服,立正。走到门边,然后开门,说:“希特勒万岁。”看,在他的日子里,他是德国的伟人。“我能做什么呢?”
如果他说:“去,从那边的悬崖跳下去。”他就会跳下去。为什么?在纳粹统治时期,在德国,没有人比阿道夫·希特勒更重要的了。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以前只探访将军和大人物,而现在却站在一个小步兵的家门口,何等的光荣啊!哦,对那士兵来说,这肯定是一种巨大的光荣。
51

那么,弗拉格斯塔夫又如何呢?我们说近一点,说这家乡。今天下午,要是我们的总统约翰逊,要是约翰逊先生走下飞机,到这个地方来,会怎么样呢?呐,我们都是同等的公民。我们都是穷人。可能这人有好一点的工作,可能有好一点的家;但毕竟我们只是普通人。要是他来到你的家,我们中最卑微的一个,他在叩门;你走到门边,看见约翰逊总统站在那里,会怎么样呢?哦,那将是一种巨大的光荣。你可能不同意他的政策。但有美国总统站在你家门口,你就成了一个光荣的人。你是谁呢?或我是谁呢?林登·约翰逊竟站在你的家门口。虽然你可能是社会主义者或共和党人,意见与他相差十万八千里,但那仍然是一种光荣。

52

你知道吗?因为你得了这分光荣,瞧,今晚电视屏幕上就会播放出来。肯定的。明天的主要报纸就会在头条刊登这事,弗拉格斯塔夫的报纸也刊登,说,“有一位约翰·多,昨天美国总统飞到弗拉格斯塔夫,没有打一下招呼,就走下来,甚至也没得到邀请,就来叩你的门。”谦卑;那位总统就会有谦卑人的好名声,他是那样了不起,竟来到我家或你家;我们什么也不是,然而,他还下来与我们交谈。

瞧,你走到街上,说:“是的,我就是那个人。总统访问了我。”
“站着别动,让我给你照张相。看着我。”呐,当你走开后,你要怎么看呢?你是个要人了。肯定的。
53

要是英国女王来了,虽然你不受她的管辖,又会怎样呢?虽然你们一些妇女不受她的管辖,但能招待英国女王,肯定是你们的光荣。因为她是个大人物;她是现今世上最了不起的女王。她肯定是的;从政治上说,她是的。如果她问你要墙上的某个小装饰物,虽然你很珍贵它,你也会送给她的。你这么做是一种光荣。肯定的,因为她是英国女王。

你会因总统而得到光荣。每个人都会谈论英国女王的谦卑,会飞过来看望弗拉格斯塔夫的某个妇人,一个小人物。报纸会刊登这事,新闻也会报导。
54

但你知道,历代以来最重要的人物,耶稣基督,他在叩我们的门。他遭人拒绝,超过了以往一切的君王和当权者。没错。你可能接受了他,到外面去,谈论他的事;外面的世界会当面取笑你。没有新闻会报导。

到你家来的,有谁能比耶稣基督更伟大?叩你门的,有谁能比耶稣基督更伟大?谁能这么做?神的儿子,他叩你的家门,谁更重要?然而,他日复一日地叩门。如果你接待他,你甚至会被说成狂热分子。所以你看,世界是如何认识它自己的人的?没错。但是,他不会来,除非他来是有原因的。
想到约翰逊总统、英国女王或哪个大人物有这样的谦卑,如此重要的人物竟然谦卑地来叩你的门。
那么,神儿子的谦卑又怎么样呢?我们是谁?不过是罪人,污秽,生在罪里,在罪孽里长大,来到世上就说谎[诗51:5]。然而,神的儿子还来叩我们的门。
55

呐,英国女王可能会请你帮个忙。她可能向你要某个东西。总统也可能会这样,他可能要你做一些你不想做的事。他可能会要你给他一些你不愿放弃,而对他却微不足道的财产。

但耶稣叩门的时候,他是带给你东西。他带来特赦。不要拒绝他。就像在我们这里的法庭受审一样,天国也是这样。如果他叩门,带来特赦,而你拒绝了,就必死在罪中,就必灭亡;即使你有幸坐在这样的聚会中;有幸参加这个复兴会,或在你的教会听你牧师传讲福音的信息。你听了,你说:“是的,我在那里。”可能,你很难说出你要说的一切。“我听了唱诗,我很喜欢。我听了见证。那是真的。”但你却拒绝了他。
56

要是我是年轻人,要找一位年轻女士;她漂亮,又是基督徒,会怎么样呢?她各方面都够格。[原注:磁带有空白。]你找不到任何缺点,但你必须放下人的传统。你说:“哦,我相信那是对的。我看到神说了。”但你还必须接受它。这样,那女人就成了我的一部分。这样,你也成了道的一部分,就是新妇。如果他是道,这新妇就是道的新妇。看,肯定是的。看,你必须接受它。你爱怎么说都可以;你可以夸讲总统;但通常,当耶稣来到我们门口,我们就把他搁在一边了。看,因为我们不想与他有关系。我们说:“哦,等别的日子吧。”

57

要是你去叩人的门,会怎么样呢?呐,让我们把这画面转过来看一下。要是你去叩人的门,拿东西要给他,会怎么样呢?最后,如果他像你对待神那样来对待你;呐,如果你那样做,没问题,即使这样你也不能说什么。所以,当你叩人的门时,他们从窗内偷看,拉上窗帘;或走到门边,说:“等别的日子吧。”

“哦,我想…”
“今早我没有时间。”你知道你会怎么做吗?可能你们其他人也会像我这样,你不想再回去了。
但耶稣不是这样,“我站在门外叩门。”不停地叩。[原注:伯兰罕弟兄连续叩了几下。]瞧?“寻找的(不是寻找一下,而是一直寻找);叩门的(不是叩一下门,而是一直叩门。瞧?),寻找的,叩门的,就必给他。”不只是一下。
58

就像那个不义的官的比喻。这妇人去求伸冤,但得不到伸冤。她不停地叩门祈求。他说:“就为了摆脱这个女人,我就她伸冤吧。”[路18:2-7]

天父所行的岂不比这多得多吗?不断叩他门的应该是我们。应该是亚当,跑遍整个伊甸园,呼喊说:“父啊,父啊,你在哪里?”但是,相反,反而是神跑遍整个园子,说:“孩子,孩子,你在哪里?”[创3:9]看,这显出了我们的本相。我们总是躲藏,而不是走出来承认罪。我们企图逃跑,躲在什么东西后面。这就是人的本性;我们一直都是这样。是的,先生。
你想把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这一切,都给这些人。但你不愿意,你不愿意接受耶稣。我不是指你们,我是指这里的人。
59

或者,你可能这样说;你可能说:“传道人,我这么做了。我打开我的心,让耶稣进来。十年前我就这么做了。二十年前我就这么做了。”瞧,这可能完全正确,但难道这就是一切了吗?瞧?

现在我要问你们。如果你邀请人到你家里,那么,当你进了门以后;如果有人邀请你进去,说:“请进。”
“好的,我有一个打算;我要到城外去,让人尊重我。你瞧?”许多人就是这样接受基督的。“我属于这个教会的。我属于那里的某某大地方的,那里有哲学博士、文学博士,我属于那里的;你知道。那是最大的教会。市长也去那里,等等,你知道。我属于那个教会的。”他们让他进去,只是这么多。“是的,我要接受主。”瞧?为着个人的利益。
60

但是,耶稣进入你心里以后,又怎么样呢?许多人接受他,是因为他们不愿下地狱。但耶稣进入你内心后,他要成为主,不只是救主;也是主。主是指“统治权。”他进来要接管你。

呐,你说:“是这样吗,伯兰罕弟兄?”肯定的。
要是我邀请你到我家来,你进了门,会怎么样呢?你叩门,我往外看;我说:“好的,请进。你若能帮我什么,那么,就帮我吧。不过,现在你进来了;呐,我不想你在我家里乱动。你就站在门边上。”
你记得,我们的题目是讲“门里面的门。”呐,在人的内心,有许多小门,那些小门掩盖着很多东西。只是让主进来,他只是进来,并不是事情的全部。
61

当我进了你家,如果你欢迎我进门,瞧,如果你说:“请进,伯兰罕弟兄。我很高兴见到你。”

我会说:“哦,能来你家真是我的荣幸。”
“哦,请你过来;请坐下吧。伯兰罕弟兄,在我们家你请随便;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哦。
我走到冰箱那里,拿出一块大三明治,或类似的东西;脱掉鞋,走进卧室,躺下来。我好好地享受一顿大餐。瞧?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你欢迎我。你使我感到亲切。因此,我会感激你,因为你使我感到亲切。
62

但要是我走进你家,你对我说:“现在,你就站在门边,不要到处乱动。”我不会感到很受欢迎,你会吗?不会的。瞧?你不会感到受欢迎。有人邀请你进来,说:“呐,等一等。好的,请进。但你就站在那里。”

呐,当你进入人的内心,那里有一个小门。我们要讲讲内心的几个门。瞧?我们没有时间讲到所有的门,因为有很多门。瞧?但是,下面十分钟里,我要讲讲几个门,三个门。
呐,在人心的右边,有一个小门,你走进门时,右边有个小门,这个门叫做骄傲的门。哦。“你不要进这个门。”他们不要主进入那个门;那是骄傲。“我是个贵族。我很在意。哦,是的。呐,你看,我告诉你,我…”看,这是骄傲。“你不要在那里乱动。”呐,只要你一直把那骄傲的门关着,主就不会觉得受欢迎。
63

他要使你谦卑下来。看,这是他进来的目的。“你想告诉我,我也得下去那里,举止像其他人那样吗?”哦,你不需要;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瞧,我跟你说,你想我下次去商会时,我该怎么做呢?如果明天我遇到老板,我该怎么做呢?还有,我得让圣灵降在我身上,在做工时,我会跳起来,又说方言;哦,这会让我没面子。不,不要到那里去。”

哦,你就是这样。瞧?是的,你让耶稣进来;你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那里,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但是,当他完全支配你,作你的主,又是如何呢?如果他是主,这一切就都属于他,瞧?你现在就要完全向他投降。
64

但那个小小的骄傲;“哦,对我们女的,你是说,我们都得让头发长起来吗?”瞧,这是主说的。“我们都得停止修指甲或化装吗?”这是主说的。“那么,你认为我的缝纫小组要怎么做?她们会叫我老古董。”瞧,仍旧保持你的傲慢吧。仍旧这样吧。主会站在门口;他只能走到那么远。

但是,你若准备好要开门,就让他进来;他要完全洁净你。短裤会扔到垃圾桶里去;化妆品会回到垃圾桶里去;理发师如果只理真正女信徒的头发,他肯定会饿死。
呐,你说:“那不是…”哦,是的,它也是。这是圣经说的。没错。看,那里有一个小字,而你不要他去乱动。
“可是,我牧师…”
我不管牧师怎么说。这是圣经说的,“妇女那样做是羞耻的。”[林前11:15]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应该教导如何领受圣灵,如何成为这成为那。”如果你连ABC都不认识,怎能学代数呢?你甚至都不知道举止要如何,如何看上去像人,穿得像人。看到今天街上的这些女人,真是羞耻。
65

昨天我走进一个地方,哦,一伙变态的人走进来。男人头发遮住眼睛,垂下来,又垂到背上,好像垒高玩具,又好像孩子上学穿的,又大又笨的鞋子,口半开着。你可以说他们是不三不四的人。他们这样走进来,说:“我们是法国人。”

谁愿意雇这样的人去做他的生意呢?他们怎么去谋生呢?我看见几个真正的男孩坐在那边。他们来自那边的那所大学,就是这些嬉皮士们,我想,他们叫自己是甲壳虫或嬉皮士,或类似的东西;就是那些从英国来的东西。那么,他们这样子,谁愿意雇这样的人给他做工呢?你们商人们,你愿意雇这样的人去作你的生意吗?如果你愿意,就有问题了;你还没有紧紧靠近十字架。
66

看看外面街上的女人,真是耻辱。那些穿着紧身、窄小衣服的女人也许是无辜的,瞧,但她们外表看上去,真是羞耻。瞧,你说:“喂,女人,你是在犯奸淫。”

她们说:“等一等,年轻人。我是很贞洁的啊,”你自己可能是这样想的。可能是那样,甚至医疗检查也证明你可能是那样。
但你记住,在审判的那日,你要因犯奸淫作出交待。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你把自己暴露给他。看到魔鬼是怎么蒙蔽她们的吗?那是耻辱,是羞耻。你看,她们有一个灵。做那件事的是一个灵;是个污秽的灵。
但真实的圣灵会使女人穿着正派,看上去圣洁。
67

有一次,我妻子对我说。我们上街,在我们这地方,发现有个妇人穿着一件连衣裙。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瞧?那里并没有太多的五旬节派信徒。我们发现她穿着一件连衣裙。我妻子说:“比尔,我认识她们其中一些人。她们在这些教会的唱诗班里唱诗。”

我说:“没错。”
她说:“瞧,她们称自己是基督徒。”
我说:“亲爱的,你看,我们不是…”
她说:“我们的人为什么这样呢?”
我说:“你看,亲爱的。我们与她们根本不是一类的。”
她说:“什么?她们也是美国人。”
我说:“是的,但我们不是。”
她说:“我们不是吗?”
我说:“不是。”
我说:“当我去到德国,我发现有德国的灵。当我去到芬兰,”那里的桑拿浴,你们很多芬兰人都知道,女人给男人洗澡。所以,那是芬兰的灵。他们人非常好;但你发现,不管你去哪里,都会看到那个国家的灵。
68

你走进一个教会,观察一下牧师,如果他很粗野,举止古怪,会众也是一样的。瞧?他们互相接受对方的灵,而不是圣灵。

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歪曲圣经的教导。他们不是回到蓝图上,而是接受某个宗派的灵。瞧?这道对他们很陌生,就像耶稣在地上的日子,宣扬真正的福音时那样。他们说:“他是个魔鬼。他是别西卜。”[太12:24]瞧?你们明白这事。
我妻子说:“那么,如果我们不是美国人,那我们是什么呢?”
我说:“我们的国在上头。”看,我们已经重生,自由了。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17:21]。瞧?举止像上头的那样;你们是从那里来的代表。我说:“我们活在肉身时,是这里的公民。但我们的灵活着,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对现今的世界,甚至对我们自己的国家来说,我们是外国人;因为我们已经接受邀请,道在敲我们的心门,要我们成为他的一部分,他道的一部分。道来修理我们,使我们活着,使我们举止像基督徒。
69

不久前,在南方,有个小故事。说有个王;或一位买主。他们贩卖奴隶。在种族隔离的时代,在南方有奴隶。他们去那里买奴隶,就像从车场买一辆旧车一样。

呐,我绝对是个主张取消种族隔离的人。我是说,是个隔离主义者。我是个隔离主义者。因为不管他们怎么争论,你不可能又是基督徒,又是一个主张取消隔离的人。绝对没错。神甚至也把他的国民分开。神分开他的子民。“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神是一位隔离主义者。“甚至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林后6:17]神把以色列、犹太种族从万族中拽出来。他是个隔离主义者。
但我不相信,任何人应该成为奴隶。神造出了人;人搞出了奴隶。我相信,在任何种族、肤色或什么当中,人不应该支配另一个人。
但存在一个分离;基督的新妇是从其他教会中分离出来的;绝对没错。有属肉体的教会和属灵的教会;有属血气的教会和道的教会。一直都是这样。“耶稣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约1:11-12]
70

所以在这里,常常有买主和经纪人过去,买这些奴隶。有一次,一个人来到一个大种植园,他观察着他们。奴隶会被打,等等,你知道。他们远离家乡;永远也回不去了。布尔人、荷兰人到那里去抓奴隶,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卖。他们永远见不到爸爸、妈妈,永远见不到他们的孩子。人们拿他们互相配种;挑一个高大的男子,把他与自己的妻子分开,让他跟一个高大的女子配种,生出更高大的奴隶。哦,有朝一日,神必让他们因此受到报应。没错。那是不对的。

71

就像有一次亚伯拉罕·林肯说的,他从新奥尔良下了船,摘下大礼帽…

他看到三、四个黑人下来,没穿鞋子站在那里;一头奶牛在那里躺过,地上的霜就化了,他们把奶牛赶进去,就站在那里。他们可怜的脚都裂开,在流血。他们唱着歌:“你有鞋;我有鞋,所有神的孩子都有鞋。”
当他下船走到那里,走到一个牛棚里,那里站着一个大个子黑人,有人抽打他全身,在测试他的心脏。赶他满街跑,用鞭子打他后背,然后,测试他的心脏,看他有没有问题。他可怜的妻子站在那里,手上这样牵着二、三个孩子;人要把他卖掉,让他跟更大个的女子配种。亚伯拉罕·林肯把帽子夹在手臂下,像这样,捏紧拳头;他说:“这是不对的!有一天,我要阻止这事,即使是要我舍命的话。”在芝加哥的一个博物馆,那里陈列着一件染了血的衣服,黑人由此得到了自由。
我说,罪和一切恶事都是不对的。愿神帮助我和其他所有福音传道人来反对它。我们是神所生的自由的儿女。我们没有权利为了任何信条和派别,把自己赶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中。我们是圣灵所生的自由人。我们有一个权利。我们从那些东西中出来,成为五旬节信徒。没错。现在,我们自由了。我们不再受那些事的束缚。
72

这位买主说;他目光扫过这些奴隶,那个大种植园里有一百多个奴隶,他说:“喂。”那里有个小伙子,人用不着鞭打他;他挺起胸,抬起下巴,一直在干活。他说:“喂,我要买他。”

他说:“哦,不行;”主人说:“他不卖。嗯哼。”
他说:“那么,他是奴隶吗?”
他说:“是。”
他说:“那么,什么使他与众不同呢?他吃的不一样吗?”
他说:“一样,他们都在厨房里吃。”
他说:“他是他们的工头吗?”
他说:“不,他也是奴隶。”
“那么,”他说:“是什么使他与众不同呢?”
他说:“你知道,我自己也很纳闷。”他说:“你知道,在非洲他们自己的家园里,那孩子的父亲是部落的王。虽然现在他是外国人,但他举止就像王的儿子。”
73

哦,我想,这点对年轻的基督徒男女有多大的启发啊。女人们,别再穿那样的衣服了。男人们,别再说那些淫秽的笑话和那些污秽的东西了。我们是王的儿女。穿着像一位女王;像一位女士一样。举止像一位绅士;不要让你的头发那样垂下来。圣经说,男人有长头发是不对的,你的本性也告诉你[林前11:14]。女人剪头发而作祷告,甚至是羞耻、庸俗的[林前11:5]。这些事又如何呢?“女人穿戴男人所穿戴的衣服,是可憎恶的。”[申22:5]伟大而永不改变的神并不改变[玛3:6;来13:8]。然而今天,教会就像这个国家的其他方面一样松散,真是羞耻。让我们举止像神的儿女;活得像神的儿女。我们是王的儿子。但我们却烂透了。到处都有这帮乱七八糟、肮脏、污秽的人,他们自称是基督徒,举止却还是那样。

但记住,有一天,我们听到一声叩门,就要开门让他进来,傲慢和一切就会离开。阿们!我不在乎他们叫我什么。
哦,我想我只是个老古董,
但我救主也是老古董。
对不对?你们听过这首歌。要做老古董。不要试图去效法别人。主是你的榜样。要努力像他,圣灵在你里面必帮助你做到。使你的生命像他的一样。
74

是的,那里有一扇门。我要说另一扇门。我太激动了。那里有另一扇门,紧挨着那扇门,从右边走过去,那扇门是通往个人生活的门。哦。你不要主把它搅乱了。“呐,如果我想出去参加鸡尾酒会,这与你何干?难道教会要告诉我该做什么事吗?”你们就是这样。瞧?“拿我工资的十分之一?难道谁要告诉我该做什么事吗?那是我自己的私生活。我赚了这钱。我有自己的生活。我可以随意穿短裤。这是我美国人自己的特权。”这是真的。肯定的。是的。

但如果你是羊羔,不是山羊,瞧?羊羔是主所要找的。有一天,他们会分开的。
75

绵羊会长羊毛。这是它唯一拥有的东西。但它不能制造羊毛。我们没有被要求去制造圣灵的果子,而是结出圣灵的果子。只要是绵羊,就会长羊毛;不需要制造。它里面的腺等等都是绵羊;它会长出羊毛,因为它里面有腺体和肾上腺素,会长羊毛。

你若是基督徒,你就会与这道一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不需要建立什么,又推倒什么,又拉又扯。你是基督徒。你只是自发地结出圣灵的果子。瞧?看,事情就是这样。瞧?
76

但今天的人,他们不要你干涉他们的私生活。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打开每一扇门,并且说:“耶稣,请进来。”看看会发生什么。当你在圣经里看到,你本该做的事,你就去做。为什么?你一开始就是绵羊。
但如果你只是坐着,让他一直站在门口,只是说:“我加入了教会。我跟你一样好。瞧?我接受了基督。”可能这就是你所做的。但你接受他为你的主吗?瞧?
77

呐,主不可能定下一本典章的书,又说了一句话,然后回过头来否认它。如果你说得到了圣灵,而圣经吩咐要做某件事,你却说:“哦,我不相信那个。”你当记住,你里面的那个灵不是圣灵,因为圣灵不能否认自己[提后2:13]。没错。他不能否认自己。他写了这道,就留意保守这道,使得成就[耶1:12]。瞧?所以,那不是圣灵。

那是一个灵,是的。它可能是教会的灵;可能是牧师的灵;也可能是世界的灵。可能是这样。我不知道它是什么灵,但不管是什么,也可能是宗派的灵,“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我是长老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是这个。”
78

五旬节,呐,记住,让我更正一下;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五旬节是你接受的一个经历。你们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天主教徒,所有人都可以经历五旬节。你不能加入五旬节,因为没有办法加入。

我在伯兰罕家族已经五十五年了。你知道,他们从未要求我成为一位伯兰罕。我生来就是伯兰罕。你们是基督徒也是这样,你生来就是基督徒。没错。
79

哦,说到私生活,“哦,我告诉你,我牧师也去跳这些舞,我们跳摇摆舞;他们也跳。”是的。瞧?“不要来告诉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好的,瞧?你不愿让他进来。

只要让他进来一次,然后,你再回去跳摇摆舞、听摇滚乐,不管你做什么,看看会怎么样。你不会那么做了。让他进来一次,然后,你们一些女人再穿上短裤,看会怎么样。
我知道我占用了你们很长时间,但我想再说一件事,如果对这点没问题的话。
80

我想,主让我为他所举办的最大聚会是在孟买,那里大约有五十万人;而非洲德班跑马场的聚会只有二十多万人。那天下午,我说;我看到我们仁慈的主降临下来,成就奇妙的大事后,我说:“宣教士们教导你们这道,但现在这道活了,成为活的道。主所说的话必定会实现。”后来,一次就发生了二万件医治的事;旧轮椅装了一车又一车;只是一个简短的祷告,他们看见圣灵的运行。那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但他们要看的就是这个。瞧?

我问道:“多少人想要接受基督?”有三万名背着偶像的土著站了起来。
81

波士务博士、巴克斯特博士等人就哭了。波士务弟兄跑上来,他说:“伯兰罕弟兄,这是你加冕的日子。”

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想他们是指身体的医治。”
那个男孩用手和膝盖走路。圣灵告诉他,他从哪里来,发生过什么事,说:“你将要说话。想想你的兄弟;他在大约半英里远的地方。他骑在一只黄山羊上,摔伤了腿。”我说:“但是,主如此说,他得了医治。”这男孩走过来,手像这样举起他的拐杖。民兵花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才让人安静下来。
82

然后,这男孩像这样手脚着地,无法站起来,赤着身。哦,这么可怕的事。你知道,他以为自己到了旅游者那里,就有点想要跳丛林舞。然后,我抓住那链子,摇一摇。我说:“如果我能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而不帮他,我就不配站在这里。”但我说:“我无法帮助他。但我有个小恩赐;我要把它挂上档,看主说什么。”

当时,主指示我,说出他是谁,说:“他父母就坐在那里;他们是祖鲁族人。又说,他们很瘦,与众不同。”祖鲁族人平均每个人都有三百磅重。所以,我说:“他们与众不同。这个男孩出生在基督徒家庭,因为当你进入他家门,一栋小茅屋,在你右边,有一幅基督的画像。”完全正确。他父母站了起来。这就是他的名字。他是谁,等等。他们不能明白。我回头看,看见在异象中他站着,站得很直。他一生中从未站立过,他生来就是那样。我说:“主耶稣使他痊愈了。”
他头脑根本都是不正常的,就像这样,“喔,吧,吧,吧。”像这样。
我抓住那条链子,像这样摇一摇。我说:“孩子,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站起来吧。”他就站了起来。眼泪流下来,他就那样走下去,眼泪直流到他乌黑的肚子上。我看见有三万个披毯的土著将他们的心交给基督。
83

当时,在基瓦尼俱乐部,呐,我说…… 他们告诉我,我一离开浸信会教会后,我就会成为圣滚轮,这样,我就能和所有人交通。他们说:“瞧,你会成为圣滚轮的。”我跟一帮浸信会弟兄坐在一起,我说:“在过去的一百五十年里,你们差遣传教士到这里;但为什么我看到他们还背着偶像呢?”我说:“但这是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一时间就有三万人接受了基督。”

现在,我要对你们女的说话;你知道那些女的怎么样吗?我说:“现在就站在你们所站的地上,圣灵要充满你们。”她们就举手接受基督作她们的救主;当她们离开那里,还赤着身,除了前面遮一块破布外,什么也没穿。她们从那里离开,这样交叉着双臂走了,因为有男的在她们面前,这是在她们领受了基督以后。
84

呐,我们怎么能,姐妹们,我们怎么能在我们这个自称相信是基督徒的国家里,每年都脱掉更多的衣服呢?那些人甚至从未听过基督的名,仅仅是在心里接受了基督。不,你不能对她们说她们是赤身的;她们并不知道。但她们却这样遮住自己走开了。一、两天后,你发现她们穿上了衣服。

哦!什么地方出问题了。那是扭曲了的神学。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就像基督对那个叫“群”的人所做的,我们发现他穿上衣服,心里明白过来[路8:35]。我开始相信,那是一种灵落在人们身上,驱使他们陷入美国化的、法国化的和各种世俗化的、教会化的体系中。但是,一旦让他们来到主面前,他们感受到那个叩门,就会穿上衣服,举止像男人、女人;就会成为重生的基督徒。阿们!是的。
85

呐,十一点四十我就结束,再讲一会儿;让我跳过一些东西。就一会儿,讲一些经文;我想再打开一扇门。没问题吧?

通到那里的另一扇门是信心。看,你的私生活、傲慢的门,你的私生活;现在让我们打开信心的门。它们整个串在一起,瞧?但让我们进入信心中。
你知道,不久前我到医院去,一位妇人就要做手术。她打电话给我,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冷淡退后的信徒。你愿意为我祷告吗?”
我说:“好的,夫人。我很乐意去。”我说:“你是个冷淡退后的信徒吗?”
“是的。”
我说:“呐,让我们先等一下。让我给你读一段经文。”
有位女士躺在那边床上,很奇怪地看着我;她和她二十岁左右的儿子,一个十足的鼠哥,站在那里那样看着我。
我说:“好的,夫人。”我说。我给她读这经文,“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赛1:18]我给她读了这段经文。我说:“如果你走偏了(瞧?),远离了神,但神却没有远离你,否则,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她开始哭了起来。我说:“我们来祷告。”
隔壁床的那位女士说:“等一等,等一等。”
我说:“怎么啦,夫人?”
她说:“拉上窗帘。”
我说:“你不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们是卫理公会的。”
我说:“可是,这跟基督徒有什么关系呢?”看,这等于是说,只要你在猪圈里,你就是头驴驹子一样。瞧?我说:“那说明不了什么。”瞧?
但你看,就是从这里来的,从自义来的。“这点违背我们的信仰。”她说:“我们教会不要神的医治和那种东西。”看,明白我的意思吗?瞧?他们不让基督进那扇门。“这点违背我们的信仰。”
86

只有一种信。“一信、一主、一洗。”[弗4:5]那个信心…

我以信心仰望,十架上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一切不信。
罪,罪,只有一种罪;就是不信[罗14:23]。一个喝酒的人不是罪人。看,那-那-那不是罪。喝酒不是罪;犯奸淫不是罪;说谎、偷盗不是罪。那是不信的表现。如果你是信徒,你就不会做那些事。瞧?
只有两种,你要么是不信者,要么是信徒,瞧?要么这个,要么那个。你们不行这一切事和这样的宗教规条,是因为你是不信者;如果你是信徒,你就相信这道,因为基督就是这道。瞧?所以你是一个不信者;因为你只相信一些传统,或某些添加在圣经上的教条或什么,和宗派所行的事。但真正的信徒持守这道。神通过这道作工,并且使道在我们所生活的世代应验了。
87

呐,注意,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主…”瞧,这没问题,有许多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曾经也去了。有一帮埃及人企图跟着摩西过红海,但最终…… 圣经说:“从前雅尼和佯庇怎样抵挡摩西,瞧,末日,我们也发现有同样的事。”[提后3:8]

呐,再说得深一点。在这个时代,耶稣说:“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启3:17]看看我们今天怎么样;教会从未这么富足过。瞧,你知道,你们五旬节派,如果你们像以前的父母那样,拿着小手鼓在外面角落里,你们会好得多。但现在你们比其他教会更富足,在世界上发展更快;但过去常在我们中间的圣灵哪里去了?你们遗弃了真正的东西,“因为你说:’我是富足。’”
88

记住,这里说的是指五旬节派,因为五旬节运动时代是最后的时代。看,我们有了这些复兴,以后不再有别的组织兴起来。不会有了。这是末了了。麦子现在成熟了。它经过了麦叶、麦秆、麦壳,现在到了麦粒(瞧?),不再有别的了。他们开始了一小点春雨,但已经降下来了;别的事将要发生。麦子要长出来了。瞧?

注意。“因为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但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而且还不知道;我劝你…”[启3:17-18]哦!“我站在门外叩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台子。]“老底嘉啊,我站在门外叩门,我劝你到我这里来,买火炼的金子和白衣,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
脱去这些东西,穿上你该穿的,瞧?就是基督的义和这道,不是我的义,是他的义。
89

“我劝你来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眼药…

我是个肯塔基人。我生在山里,过去我们在阁楼上有个破旧的地方。我们孩子们爬上那顶简易的旧梯子,就在那里过夜。我们躺下睡觉。下雪时,父母就把一块帆布盖在我们身上。瞧,有星星,旧的木板墙…
多少人知道木板墙的房子是怎么样的?瞧,弟兄,为什么我在这里不穿工装呢?我是在家里。瞧?他们有旧的木板房子。
多少人知道干草床垫是什么?呐,你知道是什么。难怪我对某些事这么激动。瞧,我想我简直是到家了。很好。直到几年前,我才知道还有别的东西。
多少人知道老式油灯和老式灯罩是什么?你知道,在边上有个大月亮和猫头鹰。你知道,他们过去在家里很少有帮手,你得清理牛奶搅拌桶,你知道。我常常拿一个旧的溅水器,会溅得我一身;所以我就拿那个油灯罩,倒过来放在那里,免得溅出来。是的,真的。
90

呐,我外祖父是下夹子捕猎的。我外祖母来自保留区。外祖父从肯塔基州和田纳西州的切诺基保留区娶来一位印第安女子;你知道那里,就是切诺基峡谷。他一直都在打猎,设陷阱,那是他的谋生之道。

我们孩子们躺在上面,瞧,有时候天非常冷。冷风从外面吹进来,眼睛变得冰冷,你知道,一个晚上下来,眼睛会粘住。妈妈说那是“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冷风吹进眼睛里,就变冰冷了。妈妈说:“你眼睛里有脓。”因为,你知道,冷风在那里转,夜晚有寒流临到。我们的眼睛肿起来,粘住了。
91

早上,妈妈走到梯子边,她已经做好了饼子。她把高粱糖浆都摆好在桌子上。她喊着:“比尔。”

我说:“听到了,妈妈。”
“你和爱德华下来。”
“妈妈,我看不见。”我叫我弟弟,我们叫他“大块头。”我说:“他也看不见。看,我们的眼睛里有脓。”
妈妈就说:“没关系,等一下。”
外祖父若打了一只浣熊;多少人知道浣熊是什么?那就是…… 他打了一只浣熊;从它身上熬出油来,放在罐里。浣熊油是我们家的万能药。他们拿来治我们的重感冒,上面加一点松节油和煤油。我们吞这油来治喉咙痛。然后,妈妈把浣熊油加热,过来给我们的眼睛搓一搓,我们的眼睛就开了。瞧?这浣熊油很管用。瞧?
92

呐,弟兄姐妹,我们的教会已经历了一段寒冷期。没错,许多宗教的寒流吹进来,每个人都感冒了。许多人的眼睛闭得紧紧的,庞大的基督教协进会正出现在这里,要强迫你们每个人都进去。他们正在远离这道,我们自己的团体正在离开。我对这个信息负有责任;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因为爱。爱是纠正性的。回来吧!远离那个东西。你们传道弟兄,不管你们属于哪个团体,都要远离它。留在它外面。那是兽的印记;要远离它。看,在这个老底嘉时代,耶稣正在叩门。看到人们把他赶到哪里去了吗?他正竭力进到个人那里,不是进到组织和各种团体中。他正竭力从这里得一个,那里得一个,这里再得一个,竭力这样作。“凡我所疼爱的,我就管教。”

93

正如这里有位可爱的弟兄见到的异象,他说他得了一个异象。他说:“你所领受的同样这光,也导致了你的死亡。”瞧?

“凡我所疼爱的,我就管教;所以要发热心,也要转回。我正站在门外叩门。”[启3:19-20]呐,你看,浣熊油对这个不起作用。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效能;我罪可憎不比他轻,……
他用他的眼药开了我的眼睛。他的灵降下来,使圣经-他的眼药发热。那时我看不见它,我只是一个本地的浸信会牧师。但有一天,他赐下他的灵,不是把浣熊油加热,而是赐下圣灵与火。一点眼药擦过我的圣经,我的圣经;我能用眼睛看见了,我是说,它擦过我的眼睛,使我能明白我的圣经。我看见,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人的话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罗4:3]。我站在门外叩门。”
94

还有一个小故事。我们还有时间吗?就这个故事,我就结束。好吗?

在南方,有一个老黑人。我认识他的牧师,是个很不错的老人。这人我们叫他加百。他的名字原叫加百列,我们就叫他加百。他牧师、他和我总在一块打猎。他是个黑人老弟兄,我们一起出去打猎。老加百比我所认识的人都更喜欢打猎,但他枪法很差。所以有一天,他牧师和他去打猎。
我们无法让老加百去教会。他就是不愿意。他不愿去教会。他说:“唉,我不去伪君子所在的地方。”
我说:“但是,加百,只要你留在外面,他们就比你大。你正躲在他们后面。瞧?”我说:“你正躲在他们后面。你就比他们小;他们去教会,也在努力。瞧?”
所以,他说:“我只是…… 我很尊重你们,比尔先生。”又说:“我-我-我知道老琼斯去那里,他什么也不是;他跟我在那边掷骰子。”
我说:“这没问题,加百。看,这没问题。但你记住,琼斯必须为此作出交待;你不需要。你瞧?如果你只是去…”我说:“你有一位好牧师。”
“哦,琼斯牧师是这一带最好的人之一。”
我说:“就让他做你的榜样吧,如果你不能看得再远的话,就让他做你的榜样吧。”
95

所以有一天,琼斯弟兄说,他带老加百去打猎,他说:“那天我们打到很多兔子和鸟,甚至我们都背不动了。”他说:“黄昏时我们回来。老加百走在后面,你知道,他像那样背满了猎物。”他妻子是个真实、忠诚的基督徒。她站好自己的位置,她是个被圣灵充满的妇人,也总是尽到自己的本分。所以他是…… 老加百走在后面,你知道。琼斯牧师说,他往四处看,可以看见,“老加百一直在看着下山的太阳,越来越低了,天也变凉了。过了一会儿。”他说他正走着,说:“老加百走上来了。他的枪管上挂满了兔子、鸟等猎物。加百拍拍牧师的肩膀,说:’牧师?’”

他转过头,说:“你说,加百,出了什么事?”
他一看,大粒的泪珠从他的黑脸颊上流下来,他的胡须正在变白。加百说:“牧师,我沿着这条河岸走了半个小时。我一直在注视太阳的下山。你知道,我这些灰白的胡须,我的头发也在变白。”他说:“你知道,牧师,我的太阳也在下山。”
他说:“没错,加百。”他停下来,转过身,说:“你到底怎么啦?”
他说:“我的太阳也在下山。”他说:“你知道吗?”他说:“当我走在后面时,我一直在想。”他说:“你知道,主一定是爱我的。”
他说:“肯定的,主爱你,加百。”
他说:“你知道,我的枪法很差。我打不到任何东西,”但他说:“我们家里确实需要这些食物。”他说:“你看,主赐给我这一堆猎物,这些鸟和兔子。”他说:“我有足够食物维持我们全家下个星期的生活。主一定是爱我的,因为我打不到东西,你知道。我打不到一只。但我…”他说:“但你看,主今天赐给我这些。”他说:“主一定是爱我的,不然他不会赐给我这些。”
牧师说:“没错。”
96

他说:“瞧,在那边,我听到心里有个奇怪的叩门声。他吩咐我转过身,说:’加百,你的太阳也在下山。’牧师,你知道我做了什么,是吗?”他说:“我向神做出一个许诺。”

牧师说:“加百,我想问你一件事。是我所讲的哪一篇道使你有这样的感觉?”牧师说:“呐,慢点,或唱诗班唱的哪一首歌?”
他说:“哦,牧师,我肯定喜欢教会唱的那些歌。”他说:“我喜爱你所传讲的每个信息,因为是从那本好书上来的,我知道那是对的。”但他说:“这些都不是。主刚刚在叩门,我往这里一看,看到他对我是多么的好,他赐给我这些东西。”他说:“星期天早上,我要走到你所站的地方前面。我要把右手给你,因为我已经把我的心给了主,就在刚才的山那边。”他说:“我要受洗,坐好我的位子,坐在我妻子旁边。我要留在那里,直到主召我到更高的地方。”瞧?他只是碰巧往四处看,就看到神对他是多么好。
97

我是个宣教士。如果你能通过我现在所看的眼睛看出去,看到在印度等地方,看到那些饥饿的人,母亲们在街上挨饿,孩子们饿得连哭都哭不出来;再想想今天我们这里所拥有的。看看你们开进来的车;看看你们所穿的衣服;看看你们是多么富足。朋友,难道你感受不到某处有轻微的叩门声吗?让我们祷告。

我们低下头,心也俯伏;时间正在飞逝,还差七分钟就是中午了。我的弟兄姐妹,科学告诉我们,离午夜还不到三分钟了。呐,如果你能往四处看看,想一下,你的孩子就坐在你旁边。有多少瘫痪的小孩…
98

弟兄,看看你可爱的妻子;想想有多少拥有几百万美元的男人,全心爱着一个女人,而那女人却是一个酒鬼。他付出艰辛的百万美元,要让那个女人爱他,像你妻子爱你一样。你们作妻子的,有多少女人…

今早在这里,有多少做父母的带着他们的孩子;瞧,有许多男人看着婴儿床里那个身体变形、可怜、残疾的小家伙;再看看你的小孩是那么正常。瞧?许多小孩子,可能…
哦神啊,有那么多的事;你看看就知道了。他那么恩待我们美国人。呐,今早,你难道不觉得需要一点眼药吗,“求你再多开一下我的眼睛,主啊,求你开我的眼睛。”正如我们姐妹那么可爱地唱的那首歌,“他眼目看顾麻雀,只是一只小麻雀,我知道他也看顾我。”
99

呐,现在他正在看顾你。你能听见某处有这样的一个叩门声吗?[原注:伯兰罕弟兄敲着什么东西。]“今早我在眷顾你。”如果你心里能感受到那个叩门声,那就是你所能得到的最大尊荣。

你愿意举起手,说:“靠着这个,主啊,靠着你的帮助和恩典,从今以后,我要照着所知道的去生活,尽力活得与你亲近。这就是我知道要向你祈求的一切。”愿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今天,靠着你的帮助与恩典,从今以后,我永不忘记这点。”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人…”
呐,记住,他是在仓库叩门吗?不。是在酒吧叩门吗?不。他在哪里叩门呢?在教会。
“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
100

亲爱的神,今早,我已经说了这些断断续续、内容参杂的话,不管怎样,愿圣灵对人们的内心解释这些话。

呐,有许多人,主啊,在这里的上百人中,可能有二、三十个人举起了手。主,我一点也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但我知道再过几分钟就是中午了,主再来也是这样;还有,在地上的雪融化之前,我们可能就被召了,这可能就是那一刻,使他们的整个未来被改变,或留在这里,或上去。
亲爱的神,我们谦卑地接受耶稣,接受他的一切话。主啊,充满我们,用你的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的生命自发地结出果子。主啊,求你应允。
赦免我们许许多多的过犯。哦,主啊,我们满了这些的过犯。主,我们没有什么可献上的,因为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赐给我们的。正如刚才我们讲的故事,加百说的那样,“主,你肯定爱我们,不然就不会做这些事。”想一想,这些会众从一大早就坐在这里,从八点就坐在这里;在这里坐了四个小时。他们爱你,主啊,他们爱你。父啊,现在愿你赐下圣灵的眼药来打开我们的眼睛。愿我们…
101

这些在本城的人,愿他们今晚奔赴那个复兴会;愿那里有一次大的浇灌。主啊,求你应允。愿这城里开始一次旧式的复兴。求你应允。祝福每个努力向前的人;祝福你在全世界的每个仆人;他们正在努力向前。主,愿你与他们同在,帮助他们。

求你打开我们的眼睛,让我们能够越来越多地看见基督的样式。主啊,求你应允。赦免我们的罪孽。
现在,父啊,这些举起手的人,我把他们交托给你。求你接受他们。主啊,现在我引用你自己的话,说,“天地要废去,”但你又说:“他(一个人称代词),那听我话的…”主,这些话可能说得不连贯,又简单,但有人听进去了。种子落下了。“那听我话,又(连词)信差我来者的(因为神做了这事),就有(现在时)永生,将来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主啊,他们举起了手。他们打破了每个科学的规律;因为引力把我们的手往下拉。但他们证明了他们里面有一个灵;使他们能听到门边有个叩门声,就向天伸出了他们的右手。现在,打开门。主啊,门开了,请进来。我们是你的。请接受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02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你们爱他吗?不知道我们眼睛可以再闭一会儿吗?呐,我们从心里作,举起了手。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
今早,我们接受你的叩门,主。我的手举起来了。主,我们的手都举起来了。
为我…
现在,请进来吧,主耶稣。进到我们心里,与我们一同坐席,我们要与你一同坐席。
在各各他。
你们爱他吗?哦,我想他太美妙了。你们呢?你们不觉得他的同在是要洗净你吗?此时我觉得很神圣;对此觉得非常好。瞧?
我以信心仰望十架上的羔羊,神圣救主!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愆。使我从这以后,完全属主!
103

呐,我们来哼下一段;这是一首美妙的赞美诗,是教会的老赞美诗;现在哼的时候,我要你们与其他人握手。就坐在位子上,只要说:“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很高兴同你在这里。”让我们这样做。[原注:伯兰罕弟兄与会众哼歌,“我以信心仰望你。”又彼此握手。]神祝福你,卡尔。很高兴在这里。我很喜欢。谢谢你,谢谢你。

想一想,卫理公会信徒的手握住五旬节派信徒的手;浸信会信徒握住长老会信徒的手。
让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104

呐,现在我们从心底里慢慢地唱。你知道,讲完一个能除净、带责备的信息后,我想,能进到灵里唱歌,把圣灵的甘甜唱出来真是好。

圣经说:“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甘甜!这好比那膏油,流到亚伦的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诗133:1]你们是这里了不起的会众。我盼望在耶稣召我去之前或千禧年之前,再回来见你们。如果没有,我要在河那边见你们。我要在河那边与你们相会。阿们!定好一个约会。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他们谈论的那一点光),将我眼泪擦净,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105

每扇门都打开了。哦,只要压一下小按钮,你就会看到这些门都打开了,说:“主耶稣,请进来;做我的主,我的一切。”

使我从今以后,(不是让你站在门口)完全属主!
你们举起手,想要更多地被领到主面前的人,我请你们参加今晚的复兴会。我确信那里的牧师会把你们从这里带到旅馆。他有六便士,不管拿什么来照顾你们,油和酒都要浇灌进来。他可以完成这工作。
现在,神祝福你们。我把聚会交给,我想是,威廉斯弟兄,或是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