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125 今天这经应验了

1

谢谢你,迪马弟兄,卡尔弟兄,莎卡林弟兄,哦,是迪马·莎卡林弟兄,还有卡尔·威廉斯弟兄,以及各位代表。我刚才在想这位弟兄,就是这位农民,他把我今天晚上想讲的都给说了。我很喜欢这次的大会,我相信这次聚会比我以前参加的任何聚会都更令我感到高兴。我从未见过有任何的布道会像这次布道会那样的和谐,弟兄之间真正的彼此交通,彼此相爱。还有一件事让我感到欣慰的,就是我结识了很多新的天国代表,也很荣幸与新的弟兄握手,交谈。

2

几天前,我在这里听一位浸信会的弟兄讲话。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莎卡林弟兄说:“叫欧文。”]对,是欧文,他交给我一张卡片,我想是他姑妈的,她今晚就坐在这儿。那张祷告卡,她已经保存了差不多二十年了。

当时她被带到聚会中,已经病得快死了,也许医生能解释她的病因。是某种类似大麻风的病,但又不是麻风。经过手术,医生把身体的一部分给割去了,从此她就像个植物人,只能坐在那儿。那天她坐在那里,可能没有叫到她的祷告卡,所以她没办法进到祷告的行列,但圣灵指示我为她祷告。今晚她就在后面,已经完全康复,我们为此非常感谢神。
3

[莎卡林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想霍华德·欧文在那儿跟你说话,我想他的姑妈也在这儿,也许我们可以请她站起来。”]请你站起来,好吗?[“她在那儿,请挥一挥手。”会众鼓掌]

神祝福你,姊妹,因为你对神的儿子有勇敢的信心。愿主保守你的健康,直到他召你回家的那天,那时我们这朽坏的身体将变为不朽坏的。[林前15:52]我很感谢她这么多年来一直保存着这张祷告卡,又在今晚拿来给我看。你知道,我刚才说,当你为某人做了某事,这就好像是撒在水面的粮食,最后你又得着了。[传11:1]
4

我也很荣幸能结识这么多好的传道人,也非常感激他们的美好交通及合作。卡尔弟兄宣布说,若主愿意,而我们也还在地上的话,要我明年再来。我也希望明年能再次见到大家,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带新代表来。

这里有一件事,我想讲一件小事,只占用一点时间。
因为一会儿,里德医生要讲道,今晚我一路赶到这里,我刚开了两百五十英哩的车来听里德医生讲道。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事,我想……我开了一千英里来听他讲。一些事需要……从我到了这里,整个旅途我开了差不多近一千英哩的路程,就是为了听我刚才所听到的,多么奇妙的事,那不是属血肉的指示的,需要圣灵来指示。当我看到某人能如此激励我的人生,实在让我一辈子感恩不尽。
我想说的是,如果有一天我需要医生为我手术,里德医生,我希望你来帮我做。如果我不得不需要手术的话,我信任你。我想让一双信任神的手来为我“主刀”。所以我们……我相信我永远都不需要做手术,但万一我需要,我愿意让里德医生来,或像他一样的人来帮我做,如果他不在的话。
5

昨天晚上,哦,应该是昨天下午发生了一件对我来说相当奇特的事。我会尽量简短地说,因为我不想占用弟兄的时间,他还要讲道。我想这件事是对我传道事工的一点安慰。

我注意一切发生的小事,因为对我来说任何小事都有其意义。我不相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对基督徒是偶然的。我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神所预定的,因为耶稣说,他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所以我相信这件发生在神给我的,谦卑事工中的小事,能帮助你们大家,帮助每一个人,同时你们也是我的帮助,让我们彼此帮助一同进入荣耀。在我看来,每件小事都有其意义。但昨天下午,当我找不到要读的经文时,我实在有点儿难以相信。我告诉你们,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当时我的妻子给了我一本新的圣经作为圣诞礼物。
6

我原来的那本圣经已经残旧不堪了,我用了将近二十年,是许多年前当我开布道大会的时候,休斯顿福音堂的弟兄送给我的。所以我特别珍视,这本圣经伴着我穿洋过海,走遍了各地,到最后几乎每一页都松散了。如果我要找《创世记》的某页,就得去到《申命记》里的某处去找,因为我把这一页塞到圣经里了。所以我太太就给我买了一本新的作为圣诞礼物。我很不情愿放下我的那本旧圣经,因为它对我来说太宝贵了。我说:“如果在耶稣来之前我去了,就把这本圣经放在我身上,让它与我一同埋葬,当我复活的时候,它也跟我一同复活。”但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

7

就像我经常讲的一个小故事,希望不要见怪。有一个人曾经对我说,我想是厄尔·普利克特,是在纽约的一个聚会上认识的,他说:“你是一个传道人,怎么跟这些生意人来往呢?”

我说:“我也是生意人。”
他说:“你做什么生意?”
我说:“保障。”他以为我说:“保险。”我说:“保障。”
他说:“哦,你卖什么保险?”
我说:“永生。我不是卖,我自己是个投保人,并尽力向别人推销。”
8

我记得有一次,一个曾与我同学的人,他是个保险经纪。保险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我从来没买。后来,他来到我家,说:“比利,我想向你推销一些保险。”他说:“我认识你弟弟。”我弟弟是“大都会保险公司”的经纪。他说:“我想推荐你买一些保险。”

我说:“哦,威尔默,谢谢。”
也许他今晚就在这儿,他的哥哥写了本名为《楼上》的书,书名叫《楼上》。
我对他说:“我已经有保障了。”
他说:“什么。”
这时我的妻子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伪君子,我说……她说:“比利?”
我说:“哦,我已经有保障了。”
他说:“哦,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听人说你什么保险也没买。”
我说:“是的,但我有保障。”
我这么一说,他似乎明白了,他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说,保障。”
他说:“那是什么意思。”
我说:“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天堂荣耀!为父神后裔,已得救赎,被圣灵重生,宝血洗净。”
他说:“比利,你知道,我很感激你说的,那非常好,但伙计,那东西不能送你进坟墓。”
我说:“但那能使我出来。”我不怕。[伯兰罕弟兄和会众都笑了起来]我不管能不能进去,我关心的是能不能出来,我想这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感受。
9

昨天晚上,当我拿起那本新的圣经,我却找不到我要引用的那段经文。我拿起的是那本新圣经。我以前用的是那本旧的圣经,昨天我拿了一本新的圣经,夹着它走上台去。我想,“好的,我想应该是《约翰福音》16章21节。”但发现根本不是我要读的经文。我对摩尔弟兄说:“是这段经文吗?”他说:“是的。”

我又往回看,也不是。于是我想:“可能是他们把页数搞错了。”
这时我的弟兄走过来,斯坦利弟兄走了上来,应该说是斯坦利主教。我当时没有明白他说话的含义,但他确实给我安慰不少。他走到我身边说:“稳住了,兄弟,也许神要做什么事。”看到吗?想想他说的,这实在给了我不少勇气。
我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自己在说预言?但在上台之前,就在几分钟前从我跟他的谈话中,我肯定他是在说预言。
10

当时我讲了“阵痛”这篇信息,并用我一贯的简单方式讲了百合花,是如何出生、成长、吸收阳光、露水等等。然后讲到它必须在腐烂中重生出来。我想把这作为教会的预表。

就像在座的这位医生去看病人。今天我们也有一些江湖医生,说:“你只要磨一磨后脚跟,就能医治脸上的癌症。”你看到吗?但真正的医生不会听这种荒谬的话。他会根据他所读的那些医药著作来治疗病人。
这也是我试图对待“病人”的方法。当我看到教会病了,我不会告诉他们,说他们需要一种新的方式去握手,或一个新的组织等等。我必须按照我所知道的“著作”来办事。所以当我看到教会,好像是出“麻疹”了,我会要他们服用我认为是对的,能医治“麻疹”的“处方”,使得这病离开教会。当我看到罪在教会发作了,也是用同样的方法。
11

我试着把以扫和雅各加以比较,然后一路下来。现在我不会再详细讲,当我一路下来并引用了最后一段经文加以比较,不是不符合圣经,而是耶稣说会如此,是我们的“主任医师”说末世教会的状况将会如此,“是一个老底嘉的教会,富足、瞎眼、赤身、可怜的教会。”并且跟所多玛的时候一样。我们都知道这是事实,如果你注意历史就会发现,神先讲到挪亚,然后是所多玛的日子。教会的历史就是按照同样的方式重演。

许多时候,历史总是在重演,圣经的应许也是一样。比如,在《马太福音》2章那里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如果你参考旧约,会发现那是雅各,是神的儿子,从埃及召出来的,是他的小儿子。但他伟大的儿子耶稣,也被从埃及召了出来。所以这是一个双重的答案。
12

当时我看着他们在那里讨论这件事,我自己也在思想这事。后来我从台上下来出去了。我和孩子们回家,在路上停了下来,想找个地方买点三明治。我进去后,我太太说:“比利,我好紧张啊,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是我给你的圣经。”

我说:“亲爱的,这本圣经又不是你写的,你又没把它们连在一块儿。”
她说:“但你想想,我给了你一本有问题的圣经。”
我说:“那也不一定。”
所以我的一个孩子把那本圣经打开,我们用手摸了摸那一页。它看上去没有问题,但就在底部,这两页粘在了一起,16章的一半在正面,另一半在背面,17章的开始也在背面,几乎一模一样的交叉在一起。那本圣经是用印度纸做成的,非常薄,两张纸粘在了一起。我当时一直都在读17章,而不是16章。
13

我想:“神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你知道,这是我的感受,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我想没有什么事是出于偶然的。我想到这位弟兄对我的安慰,他上来说:“稳住了,也许神要做什么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他是一个祭司[又叫神甫,英文里祭司与神甫用的是同一个字—Priest],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我坐在那儿,就像晴天一声霹雳临到了我。对你来说也许不是,但对我却是如此。
14

我记得,在《路加福音》4章,当时耶稣进到他从小长大的拿撒勒的会堂,照他平常的规矩在安息日去教会,去会堂。当他进去之后,我们注意到,祭司给了他圣经,就是书卷。耶稣查看书卷,找到一个地方,《以赛亚书》61章,并读了经文。然后他将圣经交还给管会堂的,当他转向会众的时候,所有的眼睛都望着他。他说:“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

我们知道他所读的经文是多么奇特,因为耶稣只读了《以赛亚书》61章的1和2两节的一部分。他读的是,“主的灵在我身上,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有病的人,使瞎眼的得看见,报告耶和华悦纳人的禧年。”之后就停住了。因为下半节经文是有关审判的,是他第二次的再来,而不是第一次。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说:“今天这经应验了。”斩钉截铁!
15

对于那些在场的教师和会众来说,这是何等的宣告啊!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人们,“今天这经应验了。”因为他是弥赛亚,就在那里,而他们却不信他。他是那时代的受膏者,就在那里了。他事工的每一部分,从他的降生起,都证明了他是谁,但他们仍然不信他。这是何等的宣告。在今天,他可以说……

如果一个人能睁开眼睛,他们就会知道,知道他们到底生活在什么时候了,因为那是耶稣的时代,他在那里所做的完全符合圣经里众先知所预言的,在那个时代要发生的事。他所做的准确地应验了神预言要发生的事!但那些人怎么就会看不到呢?!按理说当他们看到他的事工时,他们就应该很快的认出来。弥赛亚就在那里,他们应该知道,因为耶稣说:“这经应验了。”
16

我联想到今天,注意那个祭司将神的话交给我。读完了,又交回给祭司。我引用的最后一段经文,是我事先记下的,在《路加福音》17章30节,那里耶稣指着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这个“富足的老底嘉时代”,教会政治,国家政治都腐败透顶的时代说:“罗得的日子怎样,末世的日子也怎样。”注意他在这里说的:“人子显现的日子。”

看,“人子显现的日子!”我要你们注意这一点。
看,神以三个身份而来。他以人子的身份而来,即先知。这也正是他所做的,他以先知的身份证明了他的事工。这点我们都知道,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他从来没有说自己是神的儿子,他说他是人子。今天,当他回到天上的时候,他是神的儿子。现在他又以圣灵的形式住在我们当中,是不可见的那位,但他仍然是神,是神的儿子。在千禧年里,他坐在父的宝座上,那时他要被称为大卫的儿子。他第一次启示自己为人子,即先知;在今天这个时代,贯穿整个教会时代,他是神的儿子;在将来的时代,他要称为大卫的儿子。三个子。
17

但你注意,耶稣说在教会时代的末了,由于一切都变得如此混乱,他会再次将自己启示为人子,“当人子显现的时候。”昨天的那场“风波”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我希望你们不要错过。

我们已经有了神儿子的启示,但在所应许给他的儿子出现之前,亚伯拉罕的最后一个应许,在应许之子出现以前,神在所多玛以先知的形式显现,神成了一个人,在肉身中。我不久前听人们叫他“以罗欣”,就是神本性有形有体地在他里面。他是丰盛。“以罗欣”是神本性一切的丰盛在肉身的显现。我们注意到当罗得看见的时候……当亚伯拉罕看到他来,就说:“我主。”[单数]来的人共有三个。在所多玛,罗得看到两个,所以他说:“我主。”[复数]他没有得到启示。所以注意这里发生的事,当他来的时候,他是怎么显明自己的。
18

要是我警觉的话,我们不可能,我不可能这样说,这位弟兄对我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在说预言。“今日!”看看耶稣在读完了经文后所做的。“人子显现的日子。”不是人,不是一个人,“人子要在他的百姓中再次彰显。”今日,神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应许,已经应验在我们眼前了。耶稣马上转向会众,也许十个或十二个,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那儿,他所做的与他在所多玛所做的完全一样。今日这经已经在你们面前彰显了,已经在你们面前实现了。

我的弟兄,姐妹,代表们,传道人,不管我们是谁,所有神的儿女们,我们离神的再来已经何等的近了!若我们现在看到他应许的经文,看到神将这个时代比做还没有被火焚烧的所多玛,看到这经就活生生地应验在我们眼前,我们该晓得神儿子的再来已经是何等的近了!经文的应验已经是何等的近了!像他对亚伯拉罕所做的,以预表带出应许,他就是教会的应许。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肉身的后裔是如何失败的。但亚伯拉罕皇室的后裔,就是对神的应许之道有信心的后裔,如今正在地上彰显。我的弟兄姐妹们,我们已经到了末世,我们已经到了末世!
19

我们没有别的预表。我没有受过教育,不会用词,所以我只能用预表来讲解经文。我打个比方,如果我在影子中看见……如果我从没有见过自己的手,只看到影子,我还是知道自己有五个手指。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注意旧约里经文的预表。作用在哪里呢?那乃是一种预兆。耶稣说所多玛乃是末世的预兆。耶稣说,神应许给所多玛的那段经文,发生在所多玛的这段经文,也要在今天重演,就在今天应验在我们眼前。

愿神祝福你们。不要错过了。若我明年不能在这里见到你们,那么当他们爬上黄金阶梯,我希望在那边见到你们。神祝福你们。[原注:会众鼓掌。一位姐妹说方言,然后又翻出来。一位弟兄走到麦克风领会众唱“他快要来了”,偶尔评论一下。磁带空白。弟兄继续唱“他快要来了”,偶尔评论一下。磁带空白。]
20

父啊,我们……按照圣经,我们看到这一切都彰显在我们眼前了,这最后的迹象和预表。耶稣基督的话如此说。就像昔日所多玛的情形,我们看到世界处在这情形中,我们看到教会也处在这境况中,我们看到选民被从各个教派中呼召出来。在那些地方的生命正出来,结出原先的种子。天父啊,祈求你让我们快点醒来吧。

就像刚才那位弟兄说的,他一闭上眼睛就看见成群的人们出现在他的面前。神啊,我们感到还有很多人没有听到。亲爱的神啊,帮助我们,当我们心里带着这样的警告离开这次大会,知道今天这经应验了,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1

[迪马·莎卡林弟兄说:“哈利路亚。我们的编辑杰里·詹森,请你过来这里,他刚得到消息,他的岳母现在昏迷不醒。他们是四方福音的传道人,我知道他的心很沉重。”]刚得到的消息是吗?[“是的。”]他们在吗?[“不在,他们在洛杉矶,正昏迷不醒。”]

距离对神没有什么区别,他是无所不在的,作为神他必须是无限的。在我卑微的事工中,我所知道的一些最奇妙的事,就是通过电话发生的,或是有的人打电话来,这些奇妙的事就发生了。让我们同心合意求神医治这个病人。
22

亲爱的天父,我们藉着祷告将他们带到你的面前。我们知道有一天晚上,一个使徒被关进了监牢,无法活动,准备第二天被带出去杀头。但在约翰·马可的家里有个祷告会,就在那牢房里,那曾带领以色列儿女的同一火柱,就是他们在旷野所跟从的火柱出现了,就是因为他们的祷告,他进来开了所有的门,将使徒带到了街上,自由的去传道。

我们晓得这些传道人,这些传教士正在捆绑之中,他们甚至昏迷不醒。主啊,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神啊,听我们今晚的祷告。你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1:24]主啊,我们信并奉耶稣的名,为了你的荣耀,主啊,求你医治他们。我们已经说了,已经求了,现在愿你成就。阿们!
神祝福你,泰德。你们与他一同相信。
迪马弟兄。
23

[迪马·莎卡林弟兄说:“谢谢你,伯兰罕弟兄,杰里。赞美神。我很想让这些人站起来。阿根布莱特弟兄,国际商人大会的一位理事;迈纳弟兄,请站起来。杰克·摩尔,请站起来。克利福德·福特,来自西雅图的多尔弗林,查尔斯·科诺·杨,特洛克的以诺,克里斯托弗森,杰斯·瓦莫尔,来自夏威夷群岛的艾克·阿卡曼。哦,何等蒙福啊!那天他在这里大大地祝福了我们的魂。我爱他。他是我们美国的大使,在七位总统手下服务过,叫杰拉尔德·罗尔;威廉·罗尔,神祝福你,弟兄。雷·马林博士,神祝福雷弟兄。厄尔·普利克特。]

[莎卡林弟兄说:“伯兰罕弟兄被授予荣誉会员,终身会员,是许多年前由理事会投票选举的少数人之一。”]
谢谢你,弟兄。
[莎卡林弟兄说:“还有非常爱他的卡尔·威廉斯弟兄。”]
[莎卡林弟兄说:“亨利·克劳斯弟兄,制造犁具的。朱尔·罗斯,我们的司库秘书。法默,弗兰克·福格利奥。我想不起你,想不起来。”一位弟兄说:“是德里克·弗雷多。”莎卡林弟兄说:“哦,德里克弟兄,我们太感谢他的事工了!太好了,太多了!来自加拿大,加拿大东部的斯坦利博士。”]
[莎卡林弟兄说:“霍华德·欧文弟兄,我看见你在后面,霍华德·欧文。我们刚刚让你的……是你姑妈……刚才当你跟年轻人在一起时,我们让她站起来了,霍华德。”]
[莎卡林弟兄说:“我想看看伯兰罕弟兄二十年前的那张照片。”]
哼。
[莎卡林弟兄说:“诺伍德弟兄,来自堪萨斯城的诺伍德弟兄,来自科罗拉多的本·斯马特弟兄,来自洛杉矶的赫伯特·邦德,洛杉矶分会的一位理事,在那里做了了不起的工作。弗雷德·沃森,坐在那边角落的牧师。阿尔特·威尔逊,我们这里没有足够的位子给他坐,所以他跟所有的女士们坐在一起。所有的女士都是理事们的太太。都是很棒的人!”]
[莎卡林弟兄说:“我漏掉了其他的人吗?昨天一些理事必须回家去。达雷尔必须离开。所以让我们告诉这些人我们感谢他们所有的努力。”弟兄们说:“谢谢你,谢谢你。”会众鼓掌。莎卡林弟兄说:“阿们!我没有漏掉任何人。”]
[莎卡林弟兄说:“伯兰罕弟兄,过来这里,伯兰罕弟兄,你认得这个弟兄了吗?”]
不认得,先生。弟兄,那些日子之后的变化太大了。
[莎卡林弟兄说:“过来,霍华德。那时候他还是很英俊的小伙子,现在也还是一样的英俊,伯兰罕弟兄。这照片拍的不错,刚才我们叫你的姑妈也站起来。你能不能也讲几句,霍华德。”]
[霍华德·欧文弟兄说:“十二到十五年前,伊迪丝姑妈的雷诺氏病得了医治,我晓得这病是无药可治的。我不知道伯兰罕弟兄是不是将情况告诉了你们。我想知道我能不能用一点时间说说。这是她拿到用来参加祷告队列的祷告卡。她从未进过祷告队列。她坐着,坐在第二排,是在凤凰城的礼堂里。伯兰罕弟兄全心讲道,太疲惫,不能为人祷告。但突然他往下看她,直直地看着她,说:’如果你想的话,你就能得医治。’她从那场聚会中走出去,得了医治,直到今天。”]
[莎卡林弟兄说:“那是不能治愈的病,是吗?”]
[欧文弟兄说:“是的。我晓得那病是治不好的。我们这里的医生可以考我证,我在医学上是个门外汉。但我晓得那是一种神经疾病,类似麻疯病一样感染人。神经阻住了血液供应,最后手指腐烂掉落。东部的外科医生有一种医学手术,说他们可以做这手术,就是要切除一根神经,但如果他们切除了,她就是一个植物人。神以他的大能医治了她,她今天是得了医治的。”]
[莎卡林弟兄说:“我们请他再站起来一下,在后面。”]
[欧文弟兄说:“伊迪丝姑妈,站起来好吗?”]
[莎卡林弟兄说:“在那里,二十年过去了。”欧文弟兄说:“十五年前。”莎卡林弟兄说:“十五年过去了。”欧文弟兄说:“十五年前。”]
感谢主!他们漏掉了一个人。我们都感谢莎卡林弟兄。不是吗?我们每个人。[会众鼓掌]
要像耶稣,在地上要像他; 毕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 凡我所求的,就是要像他。
让我们祷告。 天父,我们可以想象你站在墙边,观看人们经过,把钱投在神的库里。你看见这个寡妇拿着一丁点钱经过,只有几个小钱的十一,可能家里还有几个孩子,但她关心神的国。毫无疑问,这件事今晚又重演了。许多人把钱投进去,他们几乎把所有的都投在了这个奉献上,因为它就摆在我们面前,有一个需要,我们的心在这件事上,父啊。
我常想,如果我站在那里,如果是我看到那个寡妇,我就会跑到她那里,说:“姐妹,不要那样做。我们不需要。”但可能这样做是错的。你从未告诉她不要那样做。你只是站着看她做这件事,因为你知道她的心,你因此回报了她。
父啊,我知道你晓得今晚每一颗把钱投在这里的心,它的目的。主啊,它是为了天国的缘故。主啊,我们太喜欢这份工作,和世上所有大宗派的这份交通。我们觉得我们是如此荣幸的人,今晚在这里神的同在中,感受到这伟大的道出来并彰显了,证明神在我们中间。
神啊,照着他们每个人所需要的赐给他们。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些奉献,让它能用在打算要用的地方。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