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123 破裂的水池

1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 凡事在神都能,主,我相信。

让我们继续站立,低头一会儿。主耶稣,我们藉着唱这首歌,以谦卑的方式向你表达我们相信。主,现在我们祈求你继续为我们掰开这生命的粮,从你的道中赐给我们所需要的。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2

我非常肯定,如果我们……要是我现在说这包含万有的“阿们”这个字,神威严的祝福仍必降临在这听众中。

今早我坐在这里,仔细听着聚会,享受着每个人以自己不同的方式所说出的见证。听到了一些新来的人,这里有个浸信会弟兄过来道歉,因他所想的有些不对。当然,我很欣赏有人能有足够的绅士风度这样做,如果他认为自己犯了错。确切地说,他不是向我道歉;他所道歉的对象并不是我,而是神。所以我很欣赏这样做。瞧?愿神祝福我们的弟兄和他传福音的弟兄。
瞧,那个浸信会,你知道,过去我自己也属于浸信会教会。我是浸信会的宣教会一员。当我来到会众中,我知道你有什么感觉。我也有那种感觉,里面充满着我所不知道的什么东西。
3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五旬节派信徒的经历;那是在密歇根州的道瓦吉克。(对不起)我到道瓦吉克那里去钓鱼,当时正从道瓦吉克下到印第安那州。我看到在车上和其他东西上都写着“耶稣”的名,那天我去听了他们的聚会。第二天他们请我上台说几句,我就上去了。他们问我属于哪个教会,我告诉他们是浸信会的。

那天晚上,他们请一个老黑人上去讲道,他一定有八十七、八岁了,他出来走上讲台。这个老人,他们不得不把他领出来。他穿着一件牧师长外套,天鹅绒的衣领,边缘一圈有一点白色的毛皮。我心想:“这里有这么多人、神学家、大人物,他们干嘛把这场聚会让给那样的一个老人呢?瞧,这老人应该在某个地方找个凳子坐下来。”
4

那天,他们一直都在传讲耶稣在地上所行过的事。但这老人上来讲他的题目,我相信是在《约伯记》7章20节,我不能肯定就是这经文。但是,这是他引用的经文,或其中一部分,“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伯38:4,7]他们已经讲了地上发生的事,而他却讲天上发生的事。

讲到什么地方,大约讲了五分钟后,主的灵临到了他,他脚后跟并在一起,从地板上跳起老高。哦,那里很宽敞,几乎有这个台子的一半大;然后他走开了,说:“你们这里不够宽敞让我讲道。”
瞧,那时我大概二十岁。我心想:“如果这能让那个老人这样,那它要是临到我,那还了得?”瞧?
5

为了我们新来的弟兄,我们当然还是要照着老规矩,欢迎他们来到我们的团契。我看,我想他们提到说有位神甫坐在这里;我想,当然,作为爱尔兰人,我家人是天主教徒。这里还有一些浸信会等等教会的信徒。刚才你们可能有点误会了。我注意到没有弟兄提起这事,但我想尽力来纠正一下。当时,萨克林弟兄……这位优秀的讲员在这里被喜乐大大的充满,知道主的再来已经很近了,之后他就用一种未知方言对我们说话。我们有翻方言的,把它翻出来。因为经文说:“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林前14:28]但如果他们说了方言,又翻出来,它就成了预言。所以,同时有两个人,这就有点混乱。呐,这个并没有半点混乱的,明白吗?因为一个翻方言;另一个说预言。瞧?所以那是……

6

我想,如果我们弟兄不明白,那我想让他们明白,因为其中一个正确地翻了方言。你有注意到他们每个人说的时间长短吗?另一个全然被充满了,神的灵就藉着他说预言;翻出来,另一个就翻出来。所以,这很清楚了,你们明白了。我们不明白,是因为有时候这肉身的头脑。就如我们宝贵的弟兄今早为之道歉的事。对不明白的人来说,确实有点混乱。但对那些经历过的,对我们经历过战场的老兵来说,瞧,我们明白这些事是什么。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来说一些这方面的事。

7

呐,我知道这不是说这话的地方。但由于大家都在说一些事,我也说一下。你知道,那个老人,那个老黑人说:“你们没有足够的地方让我讲道。”你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讲道!我的讲道太长了。

有一天,一个人说:“一位传道人上来;他在教会做牧师已经有二十年了。每个星期天早上,他在教会里讲道总是刚好三十分钟。”他说:“这个星期天早上,他讲了三个小时。”
于是,执事会把他叫去,说:“牧师,我们真的感激你。我们一直都知道你为圣经和它的权利而站稳。”又说:“你总是纠正我们,让我们可以在神面前感到纯净、清洁。我们真的感激你,我们相信你是神的仆人。我们当然很欣赏今早的信息。但有一件事我们想问问你。作为执事会,我们为你计了时。每个星期天早上你都刚好讲三十分钟,今天你却讲了三个小时。呐,记住,我们对你的每一句话都很感激。这没问题的。”你知道,这让那个老人感觉不错。
8

他说:“哦,弟兄,我告诉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每个早上当我上台时,我嘴里都会含着一小粒”救生圈“糖。”[编注:指的是一种样子像救生圈的糖]他说:“我就一直吸着它。当这救生圈吸完后,正好就是三十分钟,然后,我就停下不讲了。”他说:“你知道,今天早上,我想到我是有点超时了,因为我把它吐了,换了粒钮扣含在嘴里。”

我不想放什么东西到嘴里,所以,我希望我口袋里没有钮扣。但我们是……我希望这听起来不会亵渎。但我只想说,你知道,甚至神也有幽默感,你知道的。
所以,我们很感谢神,能在这里有这团契的时间;有这极大的荣幸,再次以我这种简单的方式,来掰开生命的粮。我知道,昨晚听到那些神学家,那个英国来的弟兄在这里讲道后;哦,我真不愿接着这样的人后面起来讲道,我才受过七年教育。但我希望神会向你们讲明我心里的意思。瞧?如果我说的话不对,我相信我的心意是对的。
9

现在,让我们来读圣经。你们许多人喜欢一起读。今早我想从先知《耶利米书》第2章中读一段,我想从第1节开始读。

1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2“你去向耶路撒冷人的耳中喊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
3那时以色列归耶和华为圣,作为土产初熟的果子;凡吞吃他的必算为有罪,灾祸必临到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
4雅各家、以色列家的各族啊,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
5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的列祖见我有什么不义,竟远离我,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的呢?
6他们也不说,那领我们从埃及地上来,引导我们经过旷野、沙漠有深坑之地,和干旱死荫、无人经过、无人居住之地的耶和华在哪里呢?
7我领你们进入肥美之地,使你们得吃其中的果子和美物。但你们进入的时候,就玷污我的地,使我的产业成为可憎的。
8祭司都不说,耶和华在哪里呢?传讲律法的都不认识我,官长违背我,先知藉巴力说预言,随从无益的神。
9耶和华说:“我因此必与你们争辩,也必与你们的子孙争辩。
10你们且过到基提海岛去察看,打发人往基达去留心查考,看曾有这样的事没有?
11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
12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
13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10

愿主加添祝福在所读的主的道上。我想从这段经文中取出一个题目,叫“破裂的水池。”

今早我们读了这些经文;整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我们来到主的家,是为了得到纠正、能够明白。有时候我们看到一些小事挡在路上。
就像这位军人刚才对我们说的,说到某些事,可能在别的国家有了某种导弹,或打算拥有它,我们就得从军事战略上找到遏制它的东西。
瞧,对一个有人传福音的教区或福音工场来说,同样的事也会临到教会。当他看到有什么东西开始兴起来,开始了一些苗头或别的什么;如果那人是个神的仆人,他就要竭力阻止那些东西进入人的头脑,使他们可以远离它。我们不要这种事发生,使我们陷入那样的地步。
11

呐,在耶利米发预言的这段期间,大约是在以赛亚死后六十年。以色列人六十年中没有出现一位主要的先知。有哈巴谷等一些小先知,但以赛亚是最后一位主要的先知。在这段期间,百姓中没有人呼召他们出来,他们漂流不定(虽然他们是神的子民),漂流不定,陷入了这种状态,就是我们在耶利米来向他们所发的预言中看到的。耶利米在被掳前发了预言,他也同百姓一起被掳去。

后来,当然,但以理接着耶利米之后出来。但以理说,他藉着圣经明白,以色列人要在那里七十年。
当然,在他们中间有另一位先知,他想要说这放在耶利米颈项上的轭,只是一件小事,他说,“二年之内,瞧,神要把他们都带回来。”[耶28:1-17]但耶利米知道不是那回事。我们都知道那个说虚假预言的先知出了什么事,他当年就死了。因为神不容他留住。
12

呐,我们也注意到那个时代百姓的状况。呐,我希望你们不要误解我;我不打算集中讲我想在这里讲的一些经文和笔记。

过去我通常不需要把经文等记下来。但当我第二次过了二十五岁后,瞧,我不像过去那样能记住了,所以就记下经文,好知道我要讲的出处在哪里。因为要花很多时间为病人祷告等等,进来出去,所以就没有时间像所要做的那样好好查考。
13

呐,那个时代的大先知是耶利米,他的等次有点像阿摩司和许多被神兴起来的先知。当他看到以色列国的状况时,他感到很不安。呐,有许多地方……

有时候,你谈到一个国家时,你可能认为,它正反映在某个群体中。不是这样的。它是整个国家的写照。今天我们发现,现在的情况跟耶利米那个时代非常相像,国家已经完全(或多或少)进入了偶像崇拜;可以这样说,已经离开了神。因为这样,就造成了讲坛的软弱。因为如果讲坛能与神的道一同走在正路上,神就会在每个教会中运行,像在这儿运行一样。但他们偏离了神的道。这就是我今早想要讲的。呐,我们发现,在各个时代绝对都是这样。
14

我相信,这是阿摩司说的,我刚才提到了他,他说他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儿子[摩7:14]。他说,狮子吼叫,谁能不惧怕呢[摩3:8]?

如果有人在旷野听过一头真正的狮子吼叫,你就知道了;你在这里的笼子里所听到的不过是喵喵叫。但是,当一头狮子在旷野吼叫时,所有动物都警觉起来。我曾趴在丛林中打狮子。它是万兽之王,当它吼叫时,甚至连甲虫都不叫了;所有动物都不叫了。豺狗和土狼的叫声,其它动物的叫声,狒狒与猴子的喳喳声,甲虫的声音,吵得你都听不到自己在想什么;但如果远处有狮子吼一声,所有甲虫都不叫了。看,所有动物都怕它。虽然有许多东西可以杀死它,但它被看为万兽之王。
阿摩司说:“狮子吼叫,谁不惧怕呢?”他说:“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呢?”
这也是我在想的,今天这种情形再次遇到挑战。神发命了。看到吗?我们看到墙上写的字,所以很容易发出预言,看到我们正活在末日了。
15

我们看到了神;从各个宗派派系中;从天主教一直到所有新教教会;从佛教中,从印度的任何宗教中,都看到了神。他正在呼召他的民在一起,将他们聚到一处。我很高兴能看到这日子来到。呐,这是个伟大的时代,活在这时代是最大的荣幸之一。

如果我必须,如果我知道未有世界以先,那时我们的魂就是神的一部分,现在也是,因为在创世以前我们就与他在一起。因为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就是神。我们是他的一部分。这并不是说我们有认知、有思想、或有一个身体;而是说在创世以前,在神的思想里,他就已经想好我们是什么样子了。因为我们是他的一部分;正如我儿子是我的一部分,我是我父亲的一部分,等等。我们藉着神的预知,都是神的儿女。
回到过去,如果我能知道,像现在所知道的,能够纵观整个时代的历程,如果神对我说:“你想活在哪个时代?”我会马上说在这个时代;在世界历史快要终结的前夕,紧接着就是神的国在地上建立。我想,现今是所有时代中最荣耀的时代。
16

我们发现,在这里以色列人被先知所控告,因为神派定他并差遣他去。他们被控告犯了两件大罪。我们要谈谈他们所做的这两件恶事。从这点上,我们要由此得到兴旺。呐,他们转离了神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他们偏离了神赐给他们的东西,为自己凿出一些东西,就是他们自己所做的。这些池子,你注意到,它们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17

呐,一个破裂的池子不能存水。水都会漏光。我是在农场长大的,我知道破池子是怎么回事,用起来有多困难。

我想,这个漏水的池子正是这时代的完美写照,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试图把人们招聚到一起,把大家招到一起,把教会聚到一起,一直以来,我们的尝试都只是局限在知识的范畴里。我们试图把所有卫理会信徒变成浸信会信徒,或者反过来,各种教派也是这样。这从一开始就不是神的计划。
18

神只有一个与人相会的场所。在《出埃及记》那里,他说:“我已选择了立为我名的居所,那是我与人相会的唯一场所。”[申16:2,6]他已经选择了立为他名的居所。他在哪里立他的名,就在那里与以色列人相会。今天他也有一个与他教会相会的场所,他选择了那个名,那个名就是耶稣基督。他在那里与真信徒相会,因为真信徒在耶稣基督里。那是神选择立为他名的场所。

你说:“神的名?”
耶稣说:“我奉我父的名来。”[约5:43]所以神立为他名的场所,是在基督里。在基督里,我们都可以在宝血底下相会,那里才有真正的团契。
19

起初神在伊甸园里制订他的计划,那是他与人相会的场所,并不在于知识和聪明;如果是这样,夏娃就完全符合了神的计划。但我们知道她接受了撒但的知识概念,“神不一定,”但神说他必定会。所以后来,神所选择的救赎场所,是藉着血,不是藉着知识概念。

所以,我们只是在打空气,但这是人类的本性,人们试图那样做。如果我们有时间,可以分成几个部分来讲,但我不想要那个钮扣。所以,我们尽可能简单地讲,“漏水的池子。”我们发现,这事绝对又在发生;它正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的写照,是我们一切努力的写照。
我不会藐视任何神的仆人所做的任何努力,包括那些甚至只是说一说耶稣基督名字的人;即使那些只是怀着敬畏和尊敬,提起耶稣名字的人,也当受到尊重。教会庞大的体系等等的东西,在这末日遍布全地,但我认为,除非我们把人带到耶稣基督的宝血底下,否则我们永远无法使人们同心合意。这是我们唯一可以安全的地方。
20

不久前,有人从东部打电话给我,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听说你搬到了亚利桑那州,你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都知道这信息是怎么来的;主曾告诉我阿拉斯加要发生什么事,整个加利福尼亚将要怎样;正好就那样发生了。他们说:“现在,如果这一切都要震动,那么,哪里是安全地带?”

我说:“我所知道的一个安全地带,就是在基督里。因为那在基督里的,就……”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安全地带。
21

呐,耶利米也被称作“流泪的先知。”因为我相信,使这位先知流泪的,是因为他作为先知(主的道临到先知),他看到人们随从自己的遗传,还自以为没什么问题,也没有任何办法使他们回转。

所以,他们就要被掳到外邦,因为我们知道,你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不管你是谁,是怎么样的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种的是什么,也要收什么。若主愿意,明天下午我要传讲有关《阵痛》的信息;我要在那里提到这点,即我们不能蒙混过关。我们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今天我们的基督教已经歪曲了,它把人们扭曲到这种所谓的基督教里,如果神还让我们蒙混过关的话,那么,就如摩尔弟兄曾经说的,“从道义上来说,他就有责任使所多玛和蛾摩拉复活起来,为焚烧了他们而道歉。”没错。因为神仍然是公义的。只要有不公义,那神的圣洁和他的道,就促使他必须让人们收他们所种的,我们必须这样。
22

呐,注意,他们离弃了神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

呐,这里可能有人不知道那种池子是什么。这种池子是人造的池塘,用来代替水井。它是人挖的东西。多少人知道这种池子是什么?好的。好,今早这里有很多人是乡下来的。所以他们知道。我还记得我们那儿的旧池子,还有它的样子,我从来不敢喝那里的水。它是人造的池塘。它永远都是靠不住的。你不能倚靠这种池子。
23

呐,人所做的东西通常都不是很好。但是,像主设定时间的周期,地球的转动;每一年,每次它的运行,每一天,每个小时,太阳落下,从没有差错。我们拥有的最好的钟表,一个月里也会误差几分钟,肯定的。但你看,神所做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人所做的都是不完美的。所以,当你能拥有完美时,为什么还要接受人所做的呢?

24

我常常这样说到我们五旬节派信徒。看,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在神定规的次序以外,但我们不相信;我们也知道,在我们中间有人竭力想模仿别人。这只是人。他们想要那样做。在圣经中就有人这样做:一个说,“我是属保罗的;”另一个说,“我是属西拉的,”[林前3:4]等等。他们想要模仿别人做过的或正在做的事。

当诸天充满了真实的东西时,你为什么还要接受虚假的模仿呢?既然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为什么我们还要接受别的东西呢?既然圣经是神毫无玷污的道,为什么我们还要接受教条或信条呢?既然主耶稣在《启示录》22:18说:“若有人从这经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为什么我们还要在经上加添或删减呢?
25

当神将人类安置在地上时,他告诉他们要靠他的道而活。呐,神的道好像一条链子,你正带着它越过阴间;这链子的强度取决于它最薄弱的一环有多强,神要我们持守他的一切话。呐,这是在圣经的起初发生的,只是违背了一个字,就使人类坠入了死亡的黑暗中。

耶稣在圣经的中间来到,他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一切的话。”[太4:4]不只是一部分的话,或百分之九十九;而是一切的话,就像夏娃与亚当那样。
在圣经的末了,《启示录》22:18,他说:“若有人从这经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既然这就是神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我们还要在这里注入别人的想法呢?我们要接受神所说的。经上也记着说:“人的话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罗3:4]
26

这就是这位先知的问题所在。在耶利米的时代,耶利米是一位先知,他拥有主的道。但这家伙想要给道注入一些东西[耶28:1-4]。

呐,它是靠不住的。我现在把这些池塘比做我们试图去接受的那些体系,它们要取代神原本的道。
没有任何东西能取代道的位置。他是神。“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怎能将这点抹掉呢?它肯定是真理。他一直是一样的。在每个原则上,他都是一样的。
这就是你们喜欢道的原因,你们浸信会、卫理公会、天主教和长老会等信徒,都喜欢他的同在。在你内心的某处,你接受了神。有时候,可能是用知识的办法;可能是你感受到神的能力;你是神的仆人;但是,当你真正能进到神里面,认出你在主里面的位置是神的儿子或女儿,就是这点带给你巨大的震动,这也是神愿意你得到的。
27

呐,在《马可福音》16章,我们注意到,耶稣没有说:“你们往普天下去教导。”他说:“去传福音。”传福音是圣灵大能的明证[林前2:4]。“你们往普天下去,证明圣灵的大能。”

我跟一位弟兄谈过,他曾是我在印度孟买市、以及南非等不同地方的聚会主办人;宣教士们在那里或用言语或用知识概念教导人。但有一天,在聚会中,圣灵亲自降临下来,一次祭坛呼召就有总共三万多的土著得救,他们都站在同一个场地上。妇女们站在那里,光着身子,几乎跟出世时一样,在那一刻,她们也举手接受了基督。
圣灵降临在那个地方,一次就医治了二万五千人,他们都离开了轮椅、褥子和担架。第二天,该城的市长叫我看街上那些载着担架轮椅的卡车。
28

那些妇女赤身站在那里,本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的,但圣灵一临到她们,她们就抱着手臂,从男人面前走开了。

我很纳闷,在美国我们称自己是个基督教国家,也有神的同在,而每年我们的妇女衣服越脱越多。你应该越穿越多才对。你披戴基督越多,就越能意识到你所处的光景。有时候,我看到人们在街上的举止,我不知道他们的头脑是否真的正常。看上去她们没有意识到什么时候那样做,自己在做什么;她们使自己成了魔鬼的诱饵,将许多灵魂抛入地狱。没错。现今的世界就像耶利米时代一样,处在败坏之中。
29

呐,再来讲池子。呐,这池子是靠不住的,因为它不能自己加水。它必须靠当地的雨水来加满自己,靠当地的雨水或当地的复兴,这里一点复兴,那里一点复兴,等等,来加满自己。所以它是靠不住的。它不能自己充满。它自己是不够的,它做不到。它必须靠雨水来加满自己。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这池子是从哪里得到雨水,从哪里得到水的。雨水从谷仓和工棚的顶上流下来,灰尘刮到那里形成所有脏物,雨水把它们冲洗下来,流进池子,这人造的池塘。它几乎像污水坑一样。水从谷仓屋顶上流下来,所有动物、谷仓院子里恶臭的东西等都流到池子里。风把谷仓顶上的灰尘和垃圾吹起来,然后当地的雨降下来,雨水就把它们冲走。
然后,雨水经由人造的水槽和人造的管道流到人造的池塘里。当水流到那里时,它太脏了,脏得你不得不在上面放一块作过滤用的破布,不然你根本不能喝。呐,你看,它冲洗了屋顶,经由人造的水槽、人造的管道,流进人造的池塘里。然后,在池塘上再放一块人造的过滤布,挡住那些虫子和其他脏东西。
30

呐,现在我们注意,当水留在这人造的宗派或池塘后几天。对不起。对不起。好的。当它把各种神学理论等东西都冲洗下来,都冲洗进去后;呐,我们会发现,不出几天,那些水就变臭了。

在教会的历史上,任何人都知道,当神差来一些东西,一个信息时,它是从神来的新鲜的东西。过后,当那个创立者,或不管是什么;或称为改教者,不管你怎么称呼他,当他死后,人们搞出一个体系来,他们就成立一个组织。他们从中一成立组织后,就在那里死了。从未再兴起来。每次都是那样,很早就这样了。
31

我要问候在这里的这位天主教神甫;当神组建教会时,不,不是组建教会,神从未组建教会。他不在这种事当中。他在重生当中,不在组织当中;所以,神是从五旬节那日开始教会的。最后一直到罗马的尼西亚,人们组织起来,教会就在那里失去了大能。

后来,我们到了路德的改教时代,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神的道被赐下,“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7]当他们这样做时,不是拿起这道,大家一起继续往前进,而是成立了路德派教会,将自己与这群人隔开,然后就死了。
32

后来,神兴起了约翰·卫斯理,带来成圣的信息,这是恩典的第二步工作,也是一件奇妙的事。但在卫斯理与埃斯伯利以后,人们组织起来,就死了。

然后,又兴起了五旬节运动,带来恩赐的恢复。人们做得不错;但怎么样呢?又组织起来,就死了。绝对没错。
现在,在这一切中间,神仍在每个世代呼召一群余剩的人出来。肯定是的。现在是我们出去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了。正因为这样,我认为全福音商人会在拆毁这些高墙方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们说:“我们中间没有什么分别。让我们走到一起,在一个原则下敬拜神,而不是在一个组织下。”如果它是一个组织,我马上就会走下讲台。我跟组织毫无关系。
33

它是什么,它必须是一个团契,但不是某个教条的团契,而是藉着主复活的大能在基督里的团契,这才能带来生命,带来新生。

在重生到来之前,我们晓得出生前必先有死亡。每次新生总是一团糟。我不在乎它是哪种新生。如果是在猪圈里,或不管什么地方,都是一团糟。重生也是这样,它使你去做通常你认为自己不会做的事。但当你准备向自己死,那么你就重生了,成了在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林后5:17],然后,事情就展开了,生命对你成了新的一景,因为你接受了这位耶稣基督,而不是接受某些理论或信条;甚至对书写的道来说,它也必须被圣灵激活。不管你拥有多少神学理论,它已经躺在那儿死了。我即使手里有一把麦子,但除非麦子进入一种可以被激活的过程中,否则它就永远也活不过来。你可以有博士学位,哲学或文学博士,不管你希望得到什么;除非圣灵临到你,使你活起来,个人亲身经历神,否则,那麦子对你就没有益处。你所学的也是徒然的。
34

正如这位英国人那天晚上在这儿讲的,我真是感到很惊讶。像保罗那样,他所得到的一切学问,他必须忘记所知道的这一切,为要得到基督,做他认为他不会做的事[腓3:8]。

但这是神行事的方式;他使我们降卑,不靠教育的体系。我不是在支持文盲,而是在告诉你们这差别。教育不能带来生命。需要神的灵才能带来生命,那个生命肯定不会只出于知识的复兴。它必须出自圣经,是道的复兴,而这道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它若今天降临并激活你,那你也会得到《使徒行传》2章所说的同样的结果。绝对没错。一直都是这样,将来也永远会这样,因为是神的灵造出这气氛。
35

做事需要气氛。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弟兄常常受教导,说,“带你们的孩子到这里来。”瞧,这肯定是对的。我很高兴看到我女儿利百加刚才进来坐下。你们有些人看到我对一个姑娘使眼色;她是我女儿,所以,她进来坐下了。我要她领受圣灵的洗,这就是为什么她来参加聚会。这是其中的目的。需要一个气氛。

正如老博士波斯务过去常说的,“你可以拿一只鸡蛋放在一只小狗底面,它也会孵出小鸡。”为什么?因为它是一只鸡蛋,它得到了合适的环境。
我不在乎你是卫理公会,浸信会,还是长老会信徒;如果你处在合适的气氛中,就会孵出神新生的儿女。是这气氛做成的,不管你有什么宗派的标签。
36

我过去放过牛。我注意,当我们把牛从牧场的草场带进林地时,护林员就把它们放在林中。当牛从可移动栅栏的门通过时,他要站在那里观察。他从不太注意牛的品种,因为所有品种的牛都通过那里。但他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血标签。必须是纯种的赫福德牛,不然它就进不了那片林地,因为是赫福德种牛协会在那片林地放牧的。必须用血标签来保持传种的纯正。

我在想,在审判之日也是这样。神不会问我是不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或长老会信徒,他要看的是血标签。“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12:13]这才是关键。
37

所以我们发现,这些水池,它们放一段时间后,就开始变臭,没有一点益处。然后,它就变成那样,变成青蛙、蜥蜴、蛇、臭虫、病菌以及其它东西的家,因为那恶臭的环境导致了这样。你能想象到吗?那些从谷仓顶上或谷仓旁边的房子顶上,或从其它地方冲洗下来的脏物,是什么样的臭虫和病菌,都冲进这池子里。

38

呐,这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任何人造体系都是这样。人从一开始就是失败者。这就是人需要救主的原因。他不能救自己;他无法做什么来救自己。从一开始他就失丧了。他生在罪恶的世界里,来到世上就说谎。从一开始他就是说谎的,所以,他怎么可能为自己做任何事呢?

一个圣人怎能……没有圣人;没有圣教会。而是圣灵;不是圣教会;不是一群圣人;是圣灵在一群人当中;对我来说它就是这样。彼得他们所站的不是圣山;那山不是圣的。而是圣洁的神在山上,使山成为圣。不是一个圣人;而是圣灵使用那个人,使他成为圣的,不是人,而是这位圣灵。不是那个人;因为他不过是一个人,生在罪中,在罪孽里生的,一到世上就说谎[诗51:5]。
39

任何人造体系只会把人留在那里;它会将这些事向知识份子藏起来,使他们看不见,以致他们认为:“我属于教会;我的名字记在册上。我做了这事。我父亲是这个那个,等等。”这听起来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这些。但是朋友,耶稣也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3]这里的“见”不是指他用眼睛看见,而是“明白神的国。”直到你生在里面……

这位浸信会传福音的,这个人怎么会站在那里批评嘲笑这道呢?看,他里面甚至没有可以领受这道的东西;但神要来做。瞧?神赐给他圣灵。神显明了,这不是假冒为善;这是道。这人只是听过一些神学院的说法,他们试图把神一切的祝福放在过去的日子里。
40

不久前,有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来这里,他今早就坐在这里;他来找我,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所做的有一件事是错的。”

我说:“请说。”
他说:“我认为,你是个真诚的好人,但是……”
我说:“谢谢你,先生。”
他说:“但有一件事你做错了。”
我说:“我希望主只找到一件错的事。”
他说:“瞧,你所做的错事就是,你正在努力向世人引入使徒的事工,”他说:“使徒的事工已经与使徒一同终止了。”
我说:“既然都是浸信会信徒,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什么问题?”
我说:“你相信神的每一部分道都是默示的吗?”
他说:“那当然了。”
我说:“那么,主说:’不可加添一句,不可删去一句。’”我又说:“我要指给你看使徒的祝福在哪里藉着神的应许临到人们,现在你指给我看神的应许什么时候离开了人们。看,如果你不能在圣经上找到这点,那么就把它忘了吧。”瞧?我说:“因为它仍然在发生。”
41

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于是我说:“瞧,弟兄,我想问你这点。彼得在五旬节那日引入了使徒的信息。我们都知道这是真的,因为他拥有耶稣赐给他的天国的钥匙[太16:19]。现在,注意他怎么说。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如果在哪里神拿掉了这话,那么,彼得在五旬节所说的话会怎么样呢?”瞧?不,它从未终止过。

被杀的羔羊,你的宝血永不丧失能力; 赎教会洗得清洁,永远与罪隔离。 我离世,安卧墓中拙口寂静无声; 将用那更美歌声,赞你救赎大能。
愿神帮助我相信这道,持守住它,帮助我们所有人,靠它站立,因为这是福音的真理。是的,先生。
42

聪明人从不会去看这些东西,因为知道它们行不通。它们永远行不通。组织起来的宗教及其经历在神面前永远行不通。它必须是从神那里来的,且毫无玷污。这种体系从未被神用过,过去神一次也没用过它。现在,哦,你们有了会员和那样的东西。但我是指神真正的种子;是与五旬节那日降临的一样的祝福,它从未藉着组织而来;它是藉着一个新生,重生而来的。

43

我们被要求拿以色列人作为鉴戒,他们一直都是鉴戒[林前10:11]。注意,他们离弃了神为他们预备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你能想象这样的事吗?一个人在自流井边上喝水,然后再去为自己凿一个池子,喝其中的水。瞧?呐,这是先知说的;是神的道所说的。这是神对先知所说的。“你们离开了我,离弃了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44

你看这些事。他们想做一些他们能控制的事,或炫耀他们已经做的事。这就是组织起来的宗教的愚昧。它总想尝试。他们自己需要什么放到里面去。他们必须有这一切体系、学会等等,“我现在属于这个了。”而不想做神谦卑的孩子,却想要一些东西来炫耀自己。他们不是让神照着他的方式行事,而是要照着自己的方式行事。今天这些体系就是这样得到教会的。每个体系,一个要教会这样,一个要教会那样。如果你是卫理公会信徒,你就必须是这样;如果是浸信会信徒,则必须是那样。长老会、天主教徒或别的什么,他们都有自己的体系。我不反对这个,但这不是我所谈论的。

人要自己行事的方式,神也有他自己行事的方式。他说:“你们坚持自己的道路,凿一个破池子,却不接受我的道路,生命的道路。”
这跟今天是同样一回事。一点也没有更改。想想!一个人离弃涌出纯净泉水的自流井,然后到为他自己凿出来的破池子去,自己挖的池子;谷仓顶上冲下来的垃圾都流到池子里,他要饮这池子的水,这是多么的愚昧啊。这人脑袋一定出了问题。
45

当一个人依赖教会对圣经的概念,而不接受那印证了的经文,使它在你面前成为真实的圣灵,这人属灵上一定出了问题。绝对没错。是的,圣灵……每个人对圣经都有他自以为正确的解释。神不需要你的帮助。神不需要你的解释。

神是他自己的解释者。神照着他说过要行事的方式来解释。起初,主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3]。这不需要任何解释。这是神做的。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她就怀孕了。不需要任何解释。他说他要将他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他就做了[徒2:17]。不需要任何的解释。神藉着道的印证、彰显、和证明来解释它。
46

先知也是这样被证明是从神来的。神说:“你们中间若有人是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在梦中与他说话[民12:6]。他所说的事若成就,就要怕他;若不成就,就不要怕他[申18:22]。”

当神说出他的道时,也是这样。这人说:“这道是这样。”事情果然那样发生了,那这就是神做的。
但如果他说:“它是这样的,那种日子过去了。”那他就是拿走了……他伸手去拿面包,要给饥饿的孩子,然后又将面包拿走,不给他们,而他们快饿死了。既然自流井就在那里,为什么你还要喝池子里的水呢?
呐,什么是生命的泉源?什么是生命的泉源?活水的泉源?我们可以用自流井来作比喻。
47

呐,我要你们注意水池与活水泉源,自流井之间的不同;外边那个水池尽是臭虫、蜥蜴、青蛙、病菌,什么都有。瞧?而这里有个自流井。呐,注意这点。它能自我供应。你不需要搞个什么大体系,存入大量的钱财。你不需要有很多会员加入。它会自己供应会员,因为生命的灵在他们里面运行。

注意从它里面流出来的水:新鲜、纯净、清澈。不是一个发臭的水池,里面充斥着四、五十种不同的想法,说:“这是对的,那是对的,就是这个概念。”又是投票又是探访,做这些事,然后从中搞出一个宗派来。而它是纯净、清洁、神毫无搀杂的道,从神的手那里流出来的。它是真正的自流井。
注意,自流井得能力的秘诀在它自身里面。人是找不到的。它底下有某种压力,使它往上涌出水来。
48

我记得,过去我曾担任印第安那州的狩猎管理官。我常常经过哈里森县的一口水井,是一口水泉。它一直都在冒水。哦,它看上去就像个最快乐的家伙。不管雪覆盖着大地,结冰,霜冻,不管有多冷,它都在冒水;那边有一些人造水池与池塘,里面有青蛙等等东西,水池都已完全结冰,硬邦邦的。

这就表明,像任何宗派,若缺少一点圣灵或气氛有所改变,就都结冰了。但神的自流井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它把所有的杂物都给顶出去,都给推出去。在它里面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些东西。当那些杂物一进去,水就把它给顶出去。
49

那水泉像这样直涌出来,我说,那天我坐在那里,心想,“我想我要对那水泉说一会儿话。”我脱下帽子,我说:“你怎么这么高兴呢?你怎么老是不停地冒水呢?也许是因为鹿偶尔到你这里喝水。”

如果它能说话,它会说:“不。”
我说:“也许是因为我来你这里喝水。”
“不,不是的。”
我说:“那么,是什么使你这样纯净、清澈呢?是什么东西在冒,使你一直哗哗地往上涌,充满了喜乐,什么东西也不能使你结冰呢?你朝着空中喷水,没有别的,只有清洁的水。”
如果它会对我说话,你想那口井会怎么说呢?它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冒水。是有个东西在我里面把我冒出来。”原因就在这。我的词汇贫乏,但你知道我的意思。
50

重生的经历也是这样的。你无法包住它。在你里面有一口水井,一直涌到永生。看,它身边有个东西,那跟你没有相干。人造的池塘会结冰,他们就乞求复兴等等;但一个在泉源底下的人,他昼夜都活在那个泉源里。瞧,你不需要等候当地的雨水和当地的复兴。你本身就充满了复兴。“我要赐给他生命的泉源,在他里面涌流。”[约4:14;7:38]它里面有样东西,每天都是新鲜、纯净、清澈的。那是神毫无搀杂的道在你心里、口里,印证它自己,为它自己说话。我不在乎是下雨,是下雪,或别的天气,你都很高兴,因为圣灵在那里涌出来。它是那隐藏的能力。注意。哦,这秘诀就在它里面。

51

它白白地把自己奉献出来,给那些愿意喝以及要使用它的人。呐,你不用挑剔,说:“现在,我得去卫理公会教会得到复兴,因为我是卫理公会信徒。我得去这里,我得去五旬节派教会,因为我是五旬节派的奋兴家。”我告诉你,当你得到那口在喷水的水井——那个泉源时,当你在那里喝水时,情况就不一样了;你会给凡经过的人喝。你愿意把生命的盼望给天主教徒、新教徒、犹太人、无神论者,或别的什么人。你里面实实在在得到了某个东西,是它做的。

52

你注意到,还有另一件事,你不需要去泵水。你不需要用泵把水抽上来。我看到太多这样的事,最后都让我恶心了:拼命地搞出东西来、播放一堆音乐、跳上跳下,或在城里散发一大堆印刷品,弄一些大牌子,写着“当代的伟人。”

只有一位当代的伟人,就是耶稣基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只有一位从神来的使者,就是耶稣基督。是的,先生。
你不需要把它抽上去,也不需要把它拉下来。你也不用加入到里面。你只要白白地接受它。阿们!“我是活水的泉源;你们离弃我,去为自己凿出池塘。”呐,你不需要去抽它、拉它、加入它、挖它,什么都不要做。你只是白白地接受它。
53

你也不需要把任何人造神学当作过滤布,来告诉你什么能通过,什么不能通过。那些从教育体系而来的人造神学;那些自义的宗教;或宗教体系的水池,你都不需要。它不必要在那里。你把破布放在自流井上,泉水会把它抛到空中。它跟这个毫不相干。它能自我供应。涌到永生的是神的大能。为什么人要离弃这样的东西去加入一个体系,我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流井不需要任何过滤布。不需要。它不需要,它不依靠当地的雨水来充满它。它一直是满满的。阿们!

54

我听到有人说:“今天我心情真是坏透了。”哦,瞧?

哦,我何等高兴活在神的同在中,不管事情顺利不顺利。他是我的生命。阿们!他是我们的全部生命。他是生命,丰盛的生命。是的,先生。看看它为我们成就的事。它的大能和纯净就在它里面。它不需要拿池塘或其它体系来填充。
有人说:“瞧,你有什么团契卡?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浸信会好信徒。我要看看你有没有会员卡。或是个五旬节派好信徒,是不是一神论,二神论,或三神论信徒或别的什么。”瞧?它不需要任何填充物。它一直都在冒水。是的。
你知道,我过去用过一个破水池;我得把水往里面灌,一直灌,一直灌,一直灌,再用旧抽水管把水抽出来;你知道,然后倒入更多的水,也倒入了一大堆臭虫等,然后再把臭虫等东西抽出来。这些体系的复兴就有点像这样。
但是,感谢神,“有一血泉血流盈满,罪人只要投身此泉。”你不需要制造教会会员,当他们来到那血泉时,你就使他们成了基督徒。
为什么你们要离弃活水的泉源,到那样的污水坑里喝水呢?
55

不需要抽水;它的能力就在它里面。也不需要为自己填什么东西,(是的,先生)它自己的生命在它里面。神的种子在一个人心里也是这样。神的生命在个人里面,不是在教会里,而是在你里面,你是那个里面有生命细胞的人。

只要尝一下它的滋味,就会让所有神职人员信服。问问天主教神甫;问问浸信会牧师,无论是谁。只要尝一下这新鲜清洁的自流井水,我告诉你们,就可以信服它是真理。总之,你们饥渴的人哪,总之,它会使饥渴的人信服。呐,如果你不饥渴,这位浸信会信徒,他开始时不饥渴,但当他饥渴了,这水的味道就好极了。没错。但你必须饥渴,“饥渴的人有福了,”耶稣这么说的。“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你们必得饱足。”[太5:6]朋友,耶稣这样说过。是的,先生。对饥渴的人来说,这是有福的泉源。
56

为什么有人要用它去换一个烂泥坑呢?你们怎么会用自流井去换烂泥坑里的水呢?里面都是臭虫和各种人造神学的污染。因为神说,“在神的道上加一个字,或减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启22:18-19]

既然神应许要在每个世代印证他的道,“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9]为什么你要用某个体系的泵,去抽取已经污染多年的,过时吗哪呢?那吗哪可能没问题,我没有说它不好,在马丁·路德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那个时代,在其他改教者的时代,我没有说它不对;但那是很久以前降下的吗哪。
我们注意到,在圣经里,以色列人必须每天拾取吗哪。他们必须得到新的吗哪。当它存放一点时间后,就烂了。如果没有破裂,就不会烂。一定是里面有细菌或什么,使它腐烂。我们知道是这样的。
这些体系也是这样。它躺在那里,从一次大复兴到另一次大复兴,就被污染了,满了臭虫,像一个满了摆尾巴虫的水池,像我们过去说的,小臭虫在那里摇着尾巴。
57

这就是今天许多人在经验方面的问题所在。他们只是满了摆尾巴虫,从一处摆到另一处,从这里摆到那里,说一些毫无事实的谣言。没错,从一处摆到另一处。“我是卫理公会信徒;我加入了浸信会。我是天主教徒;我去成为这个。我去成为那个。”这只是摆尾巴虫。哦,把这一切都忘掉吧!去到泉源那里(阿们!),到自流井那里,到基督永活的同在中。我相信他是永不枯竭的生命泉源。你从他得到的越多,他就越新鲜,越凉爽,越美好,味道就越甘甜。到现在我事奉他已经有三十三年了,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甘甜。我从未……他说,我们若喝了这水,就永远不渴[约4:14]。看,这是多么伟大!哦。

以色列所做的,跟今天许多人所做的一样。他们离弃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
58

现在,我要谈一下恩典,神的恩典是什么。我们有律法和章程,“如果你达不到这个标准……我拿一把宗教的尺子;如果你达不到这个标准,你就得,瞧,你就不能进去,”等等。但神因着恩典救了我们,不是因着一把尺子。看到吗?但现在说到恩典,这事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从神那里喝水。从这把尺子……

发怨言,以色列人发怨言。注意,他说:“我要再次临到你们。”注意经文。注意,神要试验他们,再次临到他们。以色列人在红海边发怨言,他们被要求跟随神,经过埃及发臭的水,成为自由的民。他们被要求过来跟随神,成为自由的民。他们经过死海,(哦,不)是经过红海,进入旷野,与埃及人完全隔开,那些未受割礼的模仿者企图模仿他们。
59

哦,就是这个带来了麻烦。法老和他的军队,他们每个人都在红海中灭亡了。他们看见人藉着超自然的力量走过去,所以他们跟在后面,企图模仿那些人,但却没有被包括在神的祝福里。他们既这样做,就都灭亡了。这是属肉体的攀比。

一个企图这样做的人,企图模仿一件事,他就是在跟真正的基督徒作属肉体的攀比。
60

我的印度弟兄就知道这事。你去到孟买市,看看那里的人,印度教教徒等等,他们躺在钉子上,走在玻璃上,走在火里等等,是要炫耀他们能干。这是某人在那边的丛林中进行属肉体的模仿,那样作是为他的神献祭。

我们发现,在各种宗教生活中,都有属肉体的模仿,有人试图要像别人一样。你所要像的只有一个榜样,就是像耶稣基督,他就是道。当神的道临到你时,也会是这样的。
61

但不管怎样,神都带领他们往应许之地去。他们也看到各种的池塘。当他们与埃及人隔开后,开始他们的旷野旅程,他们发现每个池塘都是干的。

弟兄,当你开始应许之地的旅程时,你也会发现同样的事。你会发现门都关了。就像那个可爱的传道人说的,他原是圣公会信徒,或别的什么,首先你知道,他的教会把他赶出来了。瞧?只要他让一些人领受了圣灵,那他就完了。
62

作为鉴戒,以色列人在前往应许之地的旅程中也发现同样的事,池塘都是干的。是的,他们一路顺从神应许的道,一路上,他们所看到的池塘都是干的。呐,他们发现,在旅途中,是不能靠任何池塘的。

如果你顺从神的道走上旅途,却要去加入这个,加入那个,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一个池塘会供应你的,根本没有。你是单个的人。神照着他要引导你的方式来带领你。今天我们也发现同样的事,所有的池塘都枯竭了。
63

但神的应许总是真实的,他一定能持守他给他子民的应许。他应许要供应他们所需的一切,神这样做了。虽然池塘都是空的、干的(想想这点),以色列人行在旷野,发怨言,神却把他的仆人、领袖、先知摩西叫到一边,藉着一块受击打的磐石打开活水的泉源,使信他的儿女不至灭亡。

这点在今天,对我来说就是恩典。我们都不配。照我们行事的方式和生活的方式来看,我们都不配。但神在这个时代,就像今早在这里一样,看到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天主教等所有信徒,他打开了一个泉源。《希伯来书》13章证明了这点,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使《约翰福音》3:16成为真实的,“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它被举起来,是为着多方面的原因,因为人们发怨言、犯罪,他们被蛇咬,快要死了;这是为了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疾病。
今天,为我们打开的也是这个泉源,是为我们的救恩和医治,身体上的医治。“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4

这被击打的磐石,在受到神的应许之道吩咐后,就喷出纯净、清澈的水;没有发臭,也没有污染;而是有神自己的同在。那水是纯净的,凡喝的人,都得救了。呐,我们知道这是真的,因为我们从旧约里读到,那是一个预表。

呐,你不需要去拉它、抽它、加入它,到神学院去学习如何使用它。他们在那里会告诉你如何用它,瞧?“哦,瞧,如果你已经领受了圣灵,我们相信这个,所以,你要这样做。”
但你看,这不是你来控制。不是你使用圣灵;而是圣灵使用你。看,瞧?不是你使用圣灵;而是圣灵得到你。恩赐并不是让你拿一把刀,用来削铅笔;而是你顺服神,让出路来,以便圣灵能使用你。
65

注意,他们从来不需要抽它或拉它,从来不需要问:“呐,我们怎么使用这水呢?”因为他们知道怎么使用。他们口渴了。他们知道要怎么使用水。

男人女人也是这样,不管他属于什么信条或宗派。如果他渴求神,他无需跑回神学院,像这位圣公会弟兄或英国弟兄昨晚所做的,他不需要再回去请教圣公会,或如何使用说方言这个大的恩赐,或怎么做;他们一开始就把他踢出去。瞧?他渴了,于是神就充满他。事情就是这样的。他渴了,神就充满他。
你不需要有控制开关,不需要人来告诉你用它做什么。神照着他所要每个人做的方式来引导你。你自己是单个的人。你是神的一部分。没有人能取代你。用不着去到某人那里,说:“呐,我要用它做这事,或我要用它做那事。”不,先生。神照着他所要的方式来用它。当你渴了,你很清楚要喝水。如果你今早渴了,就从那里喝水;这就是你要做的。
66

神预备了一条路来满足他们的渴求,饥渴的孩子可以白白地享受他。今早,神为每个饥渴的男人女人预备了一条路。可能坐在这里的人,还有没得救的。坐在这里的人,还有处在得救边缘的。

坐在这里的人,作为教会会员;你想要做得对,但你是从池塘里喝水。他们永不会告诉你这些真理。
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神的应许,来到那个泉源,那么,神就会解你的渴。“凡从这泉源喝水的,就永远不渴。”[约4:14]
67

呐,注意,神是怎样因着恩典释放那些领受这水的人,而不是因着某个体系或教育的水池。他印证他的道是赐生命的泉源。这里有多少人知道,在你接受这道和他的水时,就领受了生命,你知道你已经领受了生命吗?

让我们再看另一个例子,或两个例子,然后我们很快就结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放了个钮扣。但你注意。我光顾着不停地说话了,但我不是有意要这样。看,让我们举一个例子,讲几个人。
68

让我们来看在雅各井(一口挖的井)旁边的妇人。她坐在那里。妇人所知道的,就是她来打水的这口井。在井的对面,她发现在那块宽阔的地方坐着一个人,一个犹太人。这妇人是撒玛利亚人;这城名叫叙加。我们发现这个人,这个犹太人,向妇人说了一句不同寻常的话。他说:“请你给我水喝。”[约4:4-29]

妇人说:“呐,我们有种族隔离。你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是不合适的;你是犹太人,我是撒玛利亚人。”
耶稣说:“你若知道对你说话的是谁,你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也必给你水喝,你就不必来这水池喝水了;我所赐的水,要在你里面成为一口冒水的井。”注意,这时,妇人发现这证明是真理。
69

呐,首先,任何人都可以这样说。但妇人说:“你们说应当在耶路撒冷礼拜,但我们是在这山上礼拜。”

耶稣说:“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我们所信的,我们知道。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换句话说,“礼拜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时候将到,那真正拜父的,要在灵和真理里拜他[译者注:此处照英文钦定本译],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注意,这里就证明了。这里显出妇人是在什么泉源旁。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的不错。”看,耶稣似乎是要妇人做一件明显矛盾的事,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的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70

注意那个妇人;她跟那个时代的祭司多么不同!那个时代的祭司看见同样的事发生,就说:“那是魔鬼,是心灵感应,或别西卜。”看,他们看不见这道应许了那事。

但这个小妇人比任何祭司都更懂得经文。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自从玛拉基以后,我们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我们一直在仰望一位先知,我们也知道有一位要来,就是弥赛亚。他来了,他要做的就是这事。”
耶稣说:“我就是他。”阿们!
你注意到吗?她把水罐留在雅各的水池边,跑进城里,充满了自流井的水。她看见事情完美地印证了,耶稣就是她的生命泉源。让我把这点讲给你们听。她撇下了水罐。当耶稣被证明是生命的道时,妇人就撇下了水罐。她发现在旷野受击打的同一块磐石,被证明就在面前。
71

让我这样说:在过去时代的同一位神,我们讲他讲得很多了,他现在就在这里;不是用某些神学知识去知道,而是借着对他所印证之事的认识,就是在末日他将圣灵浇灌在他的教会里。他不是“我过去是;”他仍然是“我现在是。”永远都是现在时。

从此,池子就失去味道了。同样,对于任何藉着圣灵的洗而进入神大能中的人来说,宗派体系也失去味道了。你不想再喝那些有青蛙、蜥蜴、臭虫等在里面的发臭的水。你从新鲜纯净的泉源里喝水:那是神的道,在你魂里它每一刻都是新鲜的。现在也一样,当这道被证明是真理时,你尝一尝,看它是不是对的。
虽然池子也有它的作用,在那个时代有起作用;但你看,当生命的泉源在那里提供属灵的水时,就不再需要雅各井了。他们原来所想的,如果他们从那口井饮水,也没问题;但现在,这生命泉源本身就在那里。
72

现在,我们不需要所拥有的这些体系和组织。我们在末日了。神应许在末日他要做这些事。我们看到这都应验了道。我们听到那位军人站起来,颤抖着说:“某件事将要发生。”我们感到圣灵在警告我们某件事就要发生。我们看到一切都各就各位。所以,离开那个体系,到这泉源来吧。是的,先生。

它曾起了作用;但现在,她是面对面看到这泉源本身。
73

在《约翰福音》7:37-38,耶稣在住棚节期的末了说,(他说了什么?)“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他处在一群神学家当中。“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有一个活水的泉源。这就是今天人们离弃的泉源。为了信条,他们离弃了活水的泉源。让我把他介绍给你们。他对我来说……我要结束了。
他对我来说,就是那位救了夏甲和她儿子的泉源,当时他们在旷野中快死了[创21:19]。
我相信他是那个磐石;在《以赛亚书》32章,他是在疲乏之地的那块磐石[赛32:2]。他是暴风雨时的隐蔽所。
在《撒迦利亚书》13章,他是大卫家那裂开的泉源,要除去罪恶[亚13:1]。我相信他是那个泉源。你们呢?
在《诗篇》36:9,他是大卫的生命泉源。他仍然是大卫的溪水和青草地。他是为大卫预备的溪水。
74

在《创世记》17章,他是哺育亚伯拉罕的乳房,即以利沙代;当时他的生命已经枯竭,他仍然……神这样说。

“一百岁的人,还能有这喜事吗?我老了;我妻子也老了,还能有这喜事吗?”
神说:“我是以利沙代。”呐,“以利”是“全能者,”“沙”是“胸脯,”“沙代”是复合词,意思是“我是乳养的神。”
就如一个烦躁的婴儿,他病了,他的力气正在消失,但只要靠在母亲的胸前,他就能借着吃奶再恢复力量。肯定的。不仅这样,当他吃奶时,就不再烦躁了。他在母亲的乳房里得到了力量,就满足了。
任何从心里接受神应许的人,看,“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9]靠在这应许上,把力量吸回来。烦躁的孩子,相信吧。这是给信徒的。
75

说到信主的诗人,我可以想到一些诗人为我们写了许多诗歌。有一次,有位诗人说,他说,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76

对我来说,他是这分别的道的水[弗5:26],把你从一切违背他道的事上分别出来。那是泉源,我相信他是。是的,先生。他是这水,将我从人造的池子里分别出来,归到活水的泉源。哦,朋友,我只能……你可以一直说下去,对我们来说他是一切。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他是初,是终。他是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他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他是明亮的晨星[启22:13,16]。他是我一切的一切。

77

弟兄姐妹,如果你还没有……你一生都是从这人造的小池子里喝水,为什么今早不离弃那个池塘,来到这泉源面前呢?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在我们低头时……[原注:有位姐妹开始用另一种语言唱歌。磁带有空白。]……在我看来,要作祭坛呼召。现在有多少人?
我紧张极了。我留你们太久了,使我不得不把信息减了又减。但我相信圣灵要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原注:磁带有空白。]瞧?你看,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事比与神和好更重要了,是吗?我们的午餐,不管是什么。主就在这里。呐,从这次起,我一生中只听过这么一次。
现在,你们这里所有的人,不是“有多少人。”你们这里所有想从那泉源饮水的,请站起来一会儿,一起祷告。神祝福你们。[原注:伯兰罕弟兄停顿了一下。]主祝福你们。
78

现在,站在这里的,有多少人要像这样举手,说:“神啊,在我身上运行;充满我,让我从这泉源饮水。我还没有做正确的事,但我求你为此赦免我。我求你洗净我的罪。让我从今以后……”只要仰望。瞧?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立去全人罪迹,立去全人罪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呐,你们是基督徒的,你们已经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但你还没有……呐,如果你还没有,这里是泉源。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这流自以马内利的血泉。呐,如果这里有许多人……
79

这就如我那天晚上所讲的小鹰的故事,它跟小鸡一起在谷仓院子里走着。除了小鸡,它不认得别的,但它知道,它身上有某种东西,跟小鸡不一样。后来鹰妈妈来寻找它,她从上面呼喊。那是鹰的呼唤。瞧?它必须从一开始就是鹰,不然就永远认不出那个呼唤。看,他……

那里必须要有个能发芽的东西,不然就不会出来生命。如果这种子,神的道,在你里面,圣灵此刻就在这里要使它发芽,将真实的生命带给你。
80

这里有多少人还未领受圣灵的洗,请你们举一下手?到处都有,只要真诚,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想要领受,请你举手。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举起手,就一会儿。

现在,你们站在周围能看到他们的人,我要你们为他们按手。
我相信,此刻圣灵要充满你们每个要他的人。呐,不要去想外面自助餐厅的食物。让我们思想这里的这个食物。就是这一位。这是生命。看,这是生命。
现在,你们大家都转过去,按手在他人身上。“他们按手在人身上。”呐,我要你们为所按手的人祷告。
呐,不要去想要出去了。不要去想别的事。只要想,现在圣灵在这里要充满每个人。打开你的心,倒空池子里的一切水,说:“哦,生命的泉源啊,进到我里面来。哦,主神啊,用你的良善和怜悯充满我。”
81

主耶稣,这永不枯竭的泉源,神啊,我祈求你充满他们每个人。愿圣灵降临在这里。神啊,我祈求你,让我们忘掉其它的一切,让圣灵此刻降临在我们中间,从各处白白地赐给我们生命的水。哦,神啊,求你应允。当祷告与歌声继续交汇在一起时,主,我们知道那是你的同在,你神圣的同在,我们要来到泉源面前。我们要真正圣灵的洗。主,这些人正在为此祷告。我祈求在这个时刻,愿他们被神的良善充满。神啊,求你应允。听你儿女的祷告。愿你临到他们身上;愿神的大能,愿圣灵席卷他们。神啊,求你应允。

哦,我们多么感谢你的更新和天上全能神的同在,他就站在我们当中。主啊,请在这中午时分喂养我们。主,我们要从你桌上来的食物。主啊,此时喂养我们。用圣灵来喂养我们的生命;我们饥饿干焦的灵魂渴了。正如你在那首歌的翻译中说的:“它要倒水在干焦的地上。”主啊,愿这事发生。让你的道彰显在你儿女的心里:“要倒水在干焦的地上。”永恒的神啊,听你仆人们的祷告,赐给我们这些祝福。阿们!
82

哦,我何等爱耶稣,……

现在继续的赞美他。你知道,圣灵就在这里。如果你不接受他,就是你的错了。
我何等爱耶稣,
(“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爱耶稣,
因为他先爱我。
哦,我何等爱耶稣,(颂赞归与神。)
哦,我何等爱耶稣,(如果他此刻就来,会怎么样?)
哦,我何等爱耶稣,因为他先爱我。
我永不离弃他,我永不离弃他,
我永不离弃他,因为他先爱我。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救赎主,赞美他尊名。
现在我们来向他歌唱。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赞美他尊名。
83

凡有这感觉的,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哦,哈利路亚。我看见一些人此时充满着圣灵过来了。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已自由免定罪。
耶稣给我自由和完全的救恩。
他拯救我,他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现在,让我们举起手大大地赞美他。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赞美他尊名。
你们爱他吗?哦,太奇妙了。赞美他。有一血泉,血流盈满,罪人在此,没有了一切人的惧怕和一切罪责,在他里面得自由了。哈利路亚。哦,太好了!真是太奇妙了。
现在,我们再唱一遍,让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天主教、长老会的信徒,不管是什么,当我们唱这首歌,“真奇妙,耶稣真奇妙”时,让我们转过身去,彼此握手,来一个旧式美好的融合。你知道,那正是我所喜欢的。来吧,我们边握手,边唱这首歌。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84

[原注:底马·沙克林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讲起约翰逊总统心脏病发作的事。]

真奇妙,耶稣真奇妙,(没错。) 哦,这策士、和平的君,
[原注:沙克林弟兄又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厄尔·普利克特弟兄领会众唱“真奇妙”的歌,磁带有空白。会众唱“有一生命之河。”磁带有空白。]
85

圣经说,“要为那些在位的祷告。”[提前2:2]

我们的天父,我们站在这里,为了我们国家的领袖、我们的总统,我们迫切的需要你。他可能不知道这点,主,但你知道。我为约翰逊弟兄祷告,因为他承认自己是你的一个信徒。父啊,我们知道心脏病侵袭了他。神啊,我祈求你留住他的性命。我们此刻正处于国家的危难中。主,愿你的灵临到他。他此刻或在医院,或在别的地方,愿你的灵降在沃尔特·里德医院,触摸他的身体,存留他的性命。主啊,这人处在压力之下,超乎我们所能理解的压力下。所以,神啊,我们祈求你,作为信徒和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我们为我们的领袖祈求,愿你在这个伟大的时刻延长他的性命,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