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119 神有丰富的怜悯

1

[原注:磁带空白。]进来看到摩尔弟兄和所有人在台上,还有我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们,我真是有点惊讶。肯定,今晚能见到他们在这里,真是荣幸。站在这里,与坐在后面的这些神学家说话,我感到很渺小,如果我说错什么,可能他们会纠正我。我希望如此。

今晚,我们非常高兴这里有位特别的人,露丝姐妹。今天,我们正走下去,我跟肖斯弟兄和他助手一同去吃午饭。在去的路上,威廉斯弟兄说,露丝姐妹病得很重。我们就去探望了她,跪下祷告。她发高烧,病得很重。刚祷告了几句话,主就对我们说话,说:“她必要得医治,明天晚上必在那里。”今晚她就在这儿,就坐在这儿。没错。
2

露丝姐妹,请站起来一下,他们都能看到。我们多么感谢主。她曾卧床不起。她说:“魔鬼全方位地攻击我。我来到这里,已经都垮成这样了。”她得了某种咽喉症,等等。但主把她带过来了,所以听到这我们很高兴。感谢亲爱的主。

呐,我们一直过得很愉快。明天晚上,呐,我们要去拉马达旅馆。现在不要忘了,明晚不在这里,将在拉马达旅馆。这次例会从明晚开始。你们还得再跟我忍一个晚上,你知道。
3

所以,昨晚我又跑远了,年初我给自己许下一个承诺,我要把那些信息从三或四、五个小时缩短到大约三十或四十分钟。正如昨晚我告诉你们的,我妻子星期天夸奖我,说:“你确实做得不错。”所以,当然,昨晚我又讲多了,又违规了,瞧?昨晚我用了大约五十五分钟,而不是三十分钟。

今晚过来时,毕利说:“你打算讲什么题目?”
我说:“瞧,我这里记下了一些笔记和经文。我不知道讲哪个,有四、五个不同信息。”我说:“我想,我到那里去以后,再看情况。”
他说:“你答应要为所有的病人祷告。”
我说:“是的,先生。你发了多少张卡?”
他说:“两百张。”
我说:“我最好今晚就开始。”
他说:“呐,记住,你只能讲十五分钟。”又说:“你昨晚把其余的时间都耗掉了。”[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笑了。]我们得赶快点,是吗?哈。
4

瞧,我们已经答应你们了,我们就会为那些有祷告卡的人祷告,当然,我们答应了,就得去做。我们无法把他们都叫到队列中来,我也无法把他们从听众中逐个叫出来。即使圣灵给我去这样做,我也承受不了。我的负担太大了。但是,我们都熟悉这些事。我们知道神仍然是神。不是那样做能医治人。那样做只能建立信心,让我们知道我们就在神的同在中。

今晚我们要为所有病人祷告,每个有祷告卡的人都会接受代祷。然后,明晚在拉马达旅馆,我们尽量多发一些,在那里为他们祷告,因为我还有明晚的聚会。我想,这次例会我有一个晚上讲道,或许还有一次早餐会。这要看大会进展得怎么样。
5

有些讲员,其中有个讲员还从未露面;我想,他还没有露面。是汉堡弟兄,或者是……[原注:一位弟兄说:是“安博基。”]安博基,安博基,卡斯·安博基。我全搞错了;这是个德国名。我猜他是德国人。所以,我有点像我们所说的,紧急替补队员,这样说,请他原谅。

所以我们在主里过得很愉快。对大家来说,如果今晚这里有陌生人来,我们肯定很高兴你们来,相信主必祝福你们。我祈求神,当我们今晚离开这会堂时,不再有一个病人;我们的主必在他的大能中降临,医治一切病痛的人。
6

不久前,我在这里常常与一些个人有特别的面谈,有些很难的事例我们无法看透。人数增长很快,直到现在这样,主不断地祝福,直到有三、四百人在等着,所以他们的感情就受到伤害,因为他们要等候。或许要等很长时间,可能要等上一、二年才能来面谈,瞧?只能在聚会的空隙,找他们来面谈。我们只是坐着等候主,直到他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们。

毫无疑问,今晚坐在这里的,有参加过那些特别面谈的人。是吗?举一下手让我们看看。参加过特别面谈的,是的,坐在那里的,所以知道那是对的。我们只是等着看主要说什么,那件事是什么。不久前,我不得不在这里停止面谈。我跟毕利说,我们不能再有私人面谈了。
7

瞧,我最近刚过了二十五岁,是第二回,正要升到第三回去。所以,当你上了一点年纪后,瞧,你不能,不知怎地,你不能像过去那样往前冲了。你的步子缩短了。当然,摩尔弟兄还不明白这种事。我想我们差不多是同样年纪的。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上次你和我,还有布朗弟兄第一次来这里,还有奥特罗弟兄、加西亚弟兄和福勒弟兄。我不知道他们今晚有没有在这儿?加西亚弟兄,福勒弟兄,奥特罗弟兄,他们在这儿吗?如果你们在这儿,请举一下手。有的,如果我没搞错,我相信福勒弟兄在那儿。奥特罗弟兄也在这儿。加西亚弟兄,我相信,他已经离开凤凰城。我想他走了。他离开凤凰城,去了加州。瞧,从前那些日子肯定是辉煌的,而我仍然相信我当时所信的同一个信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我想那时大约是,瞧,百加还是个婴孩。将近十九年了。
现在,她是个大块头、又胖又丑的姑娘,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她已经十九岁了。百加,你在哪儿?好家伙,她这回可饶不了我了。我记得我把她抱在怀里。今晚要抱她,那可就费劲了。
8

记得有一天晚上,在加西亚弟兄的教会,当时她还是个小家伙。我说:“今晚我们有个国际会议。”我说:“我在对西班牙人讲话。”我说:“我妻子是个德国人。”我说:“我是爱尔兰人。”我说:“我的小女儿是印第安人。”说的是百加。

所以,我走出后门,外面有个墨西哥小女孩,说:“伯兰罕弟兄?”
我说:“什么事,亲爱的,你想要什么?”
她说:“比起印第安人来,你不觉得你的孩子有点太白了吗?”你知道,她头发是金色的。
我说:“只是在行为上是印第安人。”
呐,我们感谢神,今晚又在这里。呐,在我们就近道之前,让我们就近主,因为他就是道。道被彰显出来时,就是他在你里面。
9

昨晚我们讲了“变种,”你们喜欢听吗?喜欢主的祝福吗?我当然也很喜欢能给你们带来这信息。我们看到那是一些什么种子。

呐,今晚有什么特别要求,特别的事吗?也许你们有些人要进入祷告队列中,请说:“神啊,求你怜悯。当我来接受代祷时,让我的信心提升起来达到所要求的。”也许有哪位他的亲人病了,或别的事,请你们举起手,这样神就……当我看到这些手时是什么感觉。只要看看这里的需要。牧师弟兄们,只要看看这些手。瞧?呐,如果我都有那样的感觉,何况我们的父呢?肯定的。呐,让我们祷告。
10

亲爱的耶稣,我们现在靠着这能满足一切的名就近伟大的施恩宝座。“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而只有主耶稣这个名。”[徒4:12]我们奉他的名前来。天上的父,我们祈求你今晚收纳我们作为相信你的儿女。主啊,赦免我们的不信。今晚帮助我们,让我们今晚能为我们所需要的一切事,完全相信神的每一句话。

你知道这些人举起了手,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他们有疾病;有些人可能有家庭问题;有些人有财政问题;有些人疲惫不堪;有些是冷淡退后的;有些是罪人。不管有什么需要,你都能胜过仇敌,绰绰有余。所以我们祈求,主,今晚我们能明白我们的仇敌,每个敌人都被打败了,甚至死亡本身也被打败了。靠着那爱我们并为我们舍命的主,他用自己的血洗净了我们,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11

主,我们祈求你,使所有不信、所有疑惑、所有不安、所有与神不同的东西,今晚都离我们而去,愿圣灵能在我们心里畅通无阻。愿他以奥秘的方式向我们说话;愿他在大能中向我们说话;愿他使那些灵性死亡的人复活;把健康重新带给那些病痛的人,使软弱的腿站起来,疲惫下垂的手举起来[来12:12]。愿那喜乐的时刻来到。

主啊,今晚愿你大大做工,在离开这里到拉马达旅馆以后,开始一次在本城举办的最伟大的聚会。主啊,此时我们聚在一起祷告。你说:“在我名下所呼召的人,他们若聚集在一起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神啊,我们祈求你,愿今晚这事成就。
现在,父啊,当我们读这道时,除你以外,没有人能解释它;你是你自己的解释者,我们祈求你向我们解释今晚所读的道。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12

呐,如果你们许多人喜欢记下牧师要读的经文,如果你们愿意,今晚我要你们翻到《以弗所书》。

上个星期天,我传讲了《以弗所书》,讲到《约书亚记》如何是旧约的《以弗所书》,它如何是一本救赎的书。救赎包括两部分:“出来”和“进去。”首先,你得出来。一些人想要带着世界跟他们一同进去;但你必须从世界中出来,进入基督里。你必须从不信中出来,进入信心里。在你的路上不可能有别的东西。要真正拥有真实的信心,你必须绝对地抛开一切违背神的道的东西,而进入信心里。
这就是旧约的《以弗所书》:即《约书亚记》所说的。在这里,摩西代表律法,不能拯救任何人,但恩典能,“约书亚”与“耶稣”是同一个字,意思是“耶和华——救主。”
接着,我们发现,我们来到了另一本《以弗所书》,现在的另一个以弗所。在这里,在我们这些充满知识的宗派里,等等,和我们所有的教育计划,已经走到了它的约旦河,所以我们必须再有一本《以弗所书》。我们必须得来一次出埃及,我们要“出来,”要“进去,”等候被提。
13

呐,今晚我们要读《以弗所书》第2章。我说的时候,你们可以翻到那个地方,翻到那一章。

1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2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3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4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
5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我想从这些经文、或这段经节中拿出一个题目,“神有丰富的怜悯。”
14

我要你们在这里注意这位先知,应该说是使徒——保罗,他是怎样提到这点的,“你们曾经死的,他叫你们活过来。你们曾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随从肉体的意思;满足心中的喜好,但他叫你们活了过来。”

是什么导致这个转变?你知道吗?是什么使从前的死亡活了过来?“活了过来”意思是“使活着。”这转变是从死亡到生命。发生在人身上的事,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了,就是从死亡到生命的转变。一个人,若他身体快死了,能在身体上得医治,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但没有一件事能比这更大的,就是他在灵性上死了、神使他复活,得到生命。
15

从前你们是死的,你曾是死的。甚至今晚在这儿的许多人,你回头一看,便知道你曾是死了。但现在,为什么你今晚不像从前那样是死的呢?你本该是死的,因为你是个罪人,但神有丰富的怜悯。这才是根本的原因:神有丰富的怜悯。我们从前那旧人的一切,但神都在这里把它改变了:神有丰富的怜悯。

哦,我真的太高兴了,他有丰富的怜悯。如果他只是有丰富的钱财;如果他只是有丰富的物质,这些他都有,然而,最伟大的事,就是他有丰富的怜悯。哦,这个字何等伟大,我们从前都是死的。
16

前几天晚上,我们讲到种子一定要死去。在生命细胞周围的一切不但要死去,还要烂掉。如果不烂掉,就不能活。“腐烂”就是“彻底地灭亡,结束了。”等到我们走到这个地步,我们自己的主意和自己的思想完全没了,从我们身上烂掉了,那么,生命细胞才开始活起来。

呐,我们可以,呐,我可以在这里插入一个小教义,我不是……如果你不相信,没有关系。那没关系。但我真的相信。我相信,一个人,当他生到这个世界上,当你是个小婴儿,生到这个世界上,若不是出于神的预知,你不可能在这儿,因为他是无限的,他知道一切事。当那个小婴儿生到这世界上,那婴儿里面有某些东西。如果他会拥有生命,在那里,在那个孩子里面必定有什么东西,他迟早都会出来。那个小种子在他里面。呐,如果你要看,圣经很清楚地讲到这事。
17

呐,如果你今晚已经得到了永生,如果我们拥有永生,那么我们从前就一直有了,因为永生只有一种形式。我们从前就一直有了。我们有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是神的一部分,而神是唯一永恒的。

就像麦基洗德从亚伯拉罕那里收取了十分之一,这也算为亚伯拉罕的曾孙利未纳的,当时利未已在亚伯拉罕的身中,纳这十分之一。因为当亚伯拉罕遇见麦基洗德的时候,利未已在他的身中[来7:9-10]。那天早上我要在别处传讲这题目,“这位麦基洗德是谁?”呐,注意这点。在很早以前,神就知道这孩子会生下来。他知道一切事。
呐,我们是神的一部分。你从前就一直是。你不记得这事,因为从前你只是神里面的一个属性。你只是在他的思想里。你的名字,如果它曾在生命册上,它就在创世以前记在那里的。他知道你从前是谁。
18

我这样说,不是要混淆教义,而是要把这一点纠正过来,叫我们可以不再害怕和恐惧:因为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是将要成为神的儿子,你现在就是神的儿子。看,你从前一直都是神的儿子。瞧?

因为,起初当神把你放在他的思想里时,你必须是,你的某个部分,就是现在在你里面的那个生命,必须是与神在一起。瞧,在你还未成为地上的肉身时,在有任何东西之前,神就在了,你是他的一个属性。他知道你会叫什么名字。他知道你头发的颜色。他知道你的一切。唯一发生的一件事就是,当你还是罪人时……
19

你们许多人可以和我交通这个想法。当你还是个男孩或女孩时,你四处往来,在你里面会有样东西……别的孩子不会对这种事感到在意的,但你却不同。在你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在某处有位神,虽然你还是罪人。你们记得吗?肯定记得。呐,它是什么?它是你里面那个生命的小形象。

不久之后,你听到了福音。也许你去教会,挑选这个挑选那个,跑这个宗派跑那个宗派。但有一天,你成为神的一部分,你必须是道的一部分。当你听见这道,你晓得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晓得那就是真理。你一直都在那里,种子一直都在你里面。这道看见了创世以前就在你里面的道,看见了这道,你就来到它面前。
20

就像我讲的小鹰的故事,这小鹰如何在母鸡底下孵出来。小家伙跟小鸡们走在一起,母鸡咯咯叫,它不明白母鸡的叫声。对小鸡们在鸡场里吃的,小鹰也不明白,它们怎么会那样吃。但在它里面有某个东西,看上去和小鸡的本性不一样,因为从一开始它就是一只鹰。没错。有一天,它妈妈来找它,它听到母鹰的叫声,这叫声与母鸡的咯咯声大不一样。

每一个重生的信徒也是这样。你可以听你想听的一切神学理论和一切人造的变异的东西;但当这道在那里发出光时,就有某个东西抓住了你,于是你就来找它。“你们从前死在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首先,那里必须有一个可以活过来的生命。神藉着他的预知晓得万事。我们被预定是神的儿女。“你们从前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我们在其中度过了很多年岁,他叫你们活过来。”
21

看看保罗,保罗曾经是个了不起的神学家。但当他面对面遇见道——耶稣之后,他就活过来了。他随即就得了生命,因为他被预定要那样。他是道的一部分,当道看见这道时,这是他的本性。犹太正统教会里所有母鸡的叫声,都不能影响他;他已经看见了道。那是他的一部分。他本是一只鹰,他不是小鸡;只是跟它们在鸡场罢了。但他从一开始就是鹰。

22

我听过一个类似的小故事,希望它听起来不是亵渎。它说到一只小鸭曾经在母鸡底下被孵出来。它不能明白。这个怪模怪样的小家伙,它不能明白在土里打滚等是什么意思。小鸡在鸡场里玩耍。但有一天,老母鸡领着这窝小鸡到鸡场后面,小鸭闻到了水的气味。瞧,它拼着命往水里冲。为什么?它以前从未到过水塘。它从未到过水里。但它从一开始就是鸭子。它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回它自己。

信徒也是这样。他里面有某样东西,当他面对面遇见神时,他就找回了自己。那个种子在他里面,就活过来了。哦,没错。他飞离了世上的事。这些事对他来说已经死了。瞧,我还记得,我们过去都活在世界的事上。但我们一旦抓住了真实的东西,它就使我们活过来了,小种子得到了生命,于是世上一切的事都在那里烂掉了。我们对它不再有欲望了。
23

“凡从神生的,必不犯罪。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约一5:18;来10:2]罪的问题解决了。你在基督里成了神的一部分。基督受死而救赎了你。

呐,想想这些事,若不是因为神,我们会怎样呢?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今晚他已经救赎了我们。若不是因为神对我们有丰富的怜悯,今晚我们会在哪里呢?
世界曾经充满了罪恶,以至人在地上完全败坏了,甚至神心里忧伤造人在地上。整个头和整个身体都化脓生疮,神甚是忧伤自己造人在地上。所以他说:“我要将所造的人都灭了。”[创6:5-7]神要毁灭他们,因为除了一大堆的败坏以外,什么也不是。
那时,整个人类都要灭掉了,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不愿让无辜的人与罪人一同毁灭[创18:25]。他就出去为那些想进来的和那些要行事正直的人预备了道路。他为那些渴求怜悯的人准备了怜悯的路,他就预备了方舟。换句话说,他给他的鹰穿上了翅膀,让他们可以飞越审判,不跟小鸡一起被淹死。他就在挪亚的日子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促使神这么做而预备出路,是因为他有丰富的怜悯。
24

但是,当神为人预备了出路以后,他们却拒绝了。呐,他们拒绝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里面没有东西可以接受。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接受。我妈常说:“你不能从白萝卜里得到血,因为它里面根本没有血。”所以,如果那里面根本没有生命的形式来接受它,那么,怎么样也不会被接受。

这就是为什么法利赛人虽当面看到耶稣、却还叫他别西卜,因为他们里面没有东西可以接受他。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必定会以某种方式被表达出来。
25

有时你可以在街上跟人交谈,跟他们谈论主;他们会当面嘲笑你。可是,无论如何,我们也该去做。但你听着,“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神必须去吸引人。必须有生命在那里。“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44,37]

他为那些想要被赎的人预备了救赎。他为那些想得医治的人预备了医治。因为神这么做了,就显出他有丰富的怜悯,因为他一直都有丰富的怜悯。必定是这样,如果你拒绝了怜悯,除了审判,再也没有别的了,因为罪必须受到审判。
法老,他也模仿跟着下到海中,以为他也能像摩西那样做。摩西和他的军队以及法老和他的军队,看上去好像他们都会沉入海里灭亡。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为那些希伯来人预备了逃脱的路,为什么?因为他们尽着本分而跟从;他们正在跟从这道。
呐,只有一种办法可以得到怜悯,就是跟随这引导,是神赐给我们去跟随的。只有一种办法,神才能显明他的怜悯,就是我们照着他所说的去做。
26

不久前,我跟一位牧师有个小争论,他说我在这个时代教导使徒的教义。我相信我提过这点,是在一两个晚上前,或哪一天,他是这样说的:“你试图要把使徒的教义引入这个时代。”他说;“使徒时代已经随着使徒而结束了。”

我问他:“那么,你相信这道吗?”
他说:“相信。”
我说:“《启示录》22:18说:’若有人在这经上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不是两个字,而是一个字,删去一个字……”
他说:“我相信是那样的。”
我说:“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使徒时代在哪里被赐下;使徒拥有的祝福在哪里被赐给教会;现在藉着这道,你告诉我,神在哪里把它从教会取走了。你无法那么做;它没写在经上。”我说:“呐,记住,在五旬节那天,彼得,他是最先开始使徒时代的,他告诉所有的人,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
27

呐,如果你要听从宗派母鸡的咯咯声,生活在外面属世的东西中,那就表明你出了问题。因为这就是道。“凡愿意的,都可以来。”[启22:17]如果你愿意,你就应该来。但如果你不愿意,你就会落在可悲的境况中。如果你愿意来,就来跟从神的准则。

他永远不会成就不了他所应许的。我曾经年少,现在年老了;我从未看见神在他的道中落空。因为他能行一切的事,而不会落空。他不会落空的。神不会的。神不可能又是神又会落空。他必成就他的道。
28

呐,法老的军队想要模仿,但他们不是蒙召的,他们没有那个生命。那个应许没有赐给法老。他没有得到应许进入应许之地。

一个模仿者,想要跟随那些蒙召的真信徒,只会从中闹出笑话来。这就是今天我们宗教体系的问题所在。有太多人想要模仿圣灵;有太多人想要模仿圣灵的洗;也有太多人想要模仿使徒的时代。那是给信徒的,惟独给信徒的。神已经预备一条路,有丰富的怜悯,叫他的儿女不至于灭亡。他为他们预备了一条路。
呐,法老想要追赶,就淹死在拯救了摩西和他那群人的海里。呐,摩西没有淹死,因为神有丰富的怜悯,为那些跟从他的人预备了道路。阿们。
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今晚,那些不相信神医治的人;不相信圣灵洗的人,他们还能接受什么东西呢?神有丰富的怜悯,是给那些跟随他的人,不是跟随教条,而是跟随神。
29

神是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呐,他能带出神的其他属性。这身体,耶稣,神的身体,是一个属性。摩西看见他经过,看见他的后背;没有人见过他的面[出33:23]。但现在我们看见他,我们已经看过他,看见他的献祭。呐,瞧,他是神的属性,彰显了出来,就是道。那是他的本体。

任何归向神的信徒,他就成了神的道的一个属性;他总是彰显出应许给他那个时代的道。瞧?没错。神有丰富的怜悯,他总是给我们机会做见证。他有丰富的怜悯。
30

我们发现,神对摩西极其的怜悯,还在死海那边,哦不,是在红海那边时,他在这里说,在《出埃及记》19:4,他说:“我将你们背在鹰的翅膀上,带来归我。将他们背在鹰的翅膀上,带来归我。”在红海的中央,其他人也想要模仿。但怎么样呢?“他将他们背在鹰的翅膀上。”

呐,神总是把他的先知比作鹰。那是指什么?摩西是神的使者。他们跟随着摩西,那就是背负他们的鹰的翅膀,因为摩西带来神的信息。百姓跟随这信息。他们跟随带来神拯救信息的摩西,就是跟随神。圣经说:“他们就不与那些不信从的人一同灭亡。”[来11:31]因为神对他们有丰富的怜悯;因为他们听从他的诫命。神也要我们听从他的诫命。
31

关于可拉、大坍和他们那帮不信从的人,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他们试图要模仿。他们试图想把某些东西硬挤进神的节目中。他们不喜欢一人独演的节目。他们不喜欢那样。他们非得做点什么事。可拉说:“瞧,这里比你圣洁的人也不少,摩西。你那样做好像你是沙滩上唯一的一粒石子。”他说:“你不应该那么做。这里还有很多人。”[民16:3]

摩西知道他要带那些以色列民进入应许之地,因为这应许已经给了他。他必须把他们带进应许之地。
32

今天,圣灵在这里印证了神的道,这就是我们要乘坐的鹰的翅膀,不是什么人造神学。而是我们必须乘坐在鹰的翅膀上,进入应许之地。

他们在那里招集一群小鸡,你知道,可拉想,把他们聚在一起,也要模仿鹰。当他们这样做时,神说:“你离开他们。”他把那些人都吞入地中[民16:31-33]。他本可以把所有东西,所有受造之物都吞入地中,但神有丰富的怜悯,给那些尽力跟从他道的人。神总是有丰富的怜悯。许多人走过来站在摩西一边,神就开了地的口,把不信从的人吞入地中。不信从的人总归要灭亡的。
33

那些不信的人,虽然他们出来了,走了一段时间,但是,耶稣说:“他们每个人都死了。”[约6:49]死就是“灭亡。”他们都死了。好好想一想。他们出来了,看见神所行的奇事;看见神大能的手;享受了吗哪,却到那边去,听从一个叫巴兰的人,他歪曲神的道路,教导与这道违背的东西,“我们都是弟兄,所以让我们大家都聚在一起吧。”

今天,另一个巴兰体系也兴起来了,“让我们大家都聚在一起吧。”这是行不通的。让我们与鹰,耶和华鹰,一起行走。你们是小鹰。
在整个人群中,只有三个人得救,摩西、迦勒和约书亚。其他人都倒毙在旷野;在《约翰福音》6章,耶稣这么说过。神因他的怜悯,不让他们与不信者一同灭亡。他们其他人都倒毙在旷野,他们都死了。神拯救了摩西和鹰的信徒,因为他们尊重神的道。
34

今天,朋友,我们能在神面前蒙恩的唯一办法,虽然今天神有丰富的怜悯,然而我们也必须尊重他所说的话。你不能接受别人说的话。你必须接受神说的话。他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罗3:4]

今天在很多地方,人告诉我们,你所当做的就是加入教会;接受一个信条或类似的东西;做一个祷告;把你的名字记在册上;以某种方式接受点水或浸洗,或做类似的事。这些就是你当做的。然而,这是错的。
要成为神的鹰,你必须天天跟随这道。你必须不停地吃这道。
35

呐,我们发现,在这之后,他们又开始抱怨,信心变得软弱,而在这之前神已经向他们发了怜悯。我们发现,他们又开始抱怨神,他们一抱怨,就被蛇咬死。瞧,他们本是该死的,肯定是的。任何错解神的道的人,和像他们那样做这些事的人,都是该死的。他们每个人都该倒毙在旷野。

但是,当他们患了大病时,甚至摩西医生和任何人都无能为力,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死去,然而,神有丰富的怜悯,他为那些愿意相信的人准备了逃脱之路。他挂起一条铜蛇,为他们准备了解毒剂[民21:8-9]。神有丰富的怜悯。神准备了一条逃脱之路,所以信他的子民就能得到医治。
对每一件错误的事,对你所期望的事,神都关心;你生命中的每一步,神都关心。你是他的孩子,他有丰富的怜悯。他想要为你做事。
36

后来,百姓又犯罪了,他们把神为他们设立的赎罪物,铜蛇(表示罪已经受到审判)当作偶像,并拜那恩赐。又再次犯罪了。“神不与任何人同享他的荣耀。”因此,我们不可能有两个,三个、或四个神。只有一位神。他不与任何东西同享他的荣耀。他是神,惟有他(瞧?),但异教徒有很多神。我们只有一位神,他不与任何东西同享他的荣耀;也不容任何东西作为偶像摆在他面前。尽管他为百姓立了一个赎罪物,它是神的道,是对的;但当人们开始把它当作偶像来拜时,他们就陷入了麻烦。

37

呐,我想,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我们这个教会时代。神差给我们马丁·路德的信息,约翰·卫斯理,和五旬节运动的信息,但我们怎么对待这些信息呢?跟以色列人对待铜蛇一样;把它当作偶像来拜,“我们属于这个,我们属于那个。”瞧,你所属于的东西根本没有虔诚地与对神话语的真正敬拜连在一起。

后来怎么样?圣经告诉我们,那先知拿起偶像,把它打碎了[王下18:4]。哈利路亚!
今天我们也需要一位先知出场,打碎宗派的偶像,他们以为靠着属于某个信条或宗派就可以进天国,它需要被打碎,焚烧,扔到一边。神是满有怜悯的。他有丰富的怜悯。在这个时代,当我们都处在外面那黑暗的混乱中,神有丰富的怜悯,差给我们真实的圣灵,带着他自己对道的解释,每个晚上都发生在这会堂里。神有丰富的怜悯,我们发现他是多么美妙啊。是的,先生。
呐,他们认为他们只需要走到铜蛇面前,就是这个神造的小东西面前;他让摩西制造好了,挂在杆子上,他们以为可以不要什么诚意也会得到医治。他们只要站着望一下铜蛇。他们把它当作偶像来拜,神就差来一位先知,打碎了它。
38

呐,所有在旷野拒绝仰望铜蛇的人,都灭亡了。现在,神预备了一条路,但如果你拒绝仰望它;如果你坐在街对面;如果你抓住某个信条,不愿直接去查考这道,看看它是不是正确;所有拒绝去看的人,都灭亡了。神是永不改变的神。所有拒绝看的人,都灭亡了。今天也是这样,同样的事。

后来,百姓又犯了罪,像他们从前那样,从中造出偶像来,想不要任何诚意就得到医治,他们要属于某个东西,我们今天也是这样。现在我们看到,它的区别是,神……
那曾是一个很好的赎罪物,是给那个时候的好迹象。在那个时候,它是好的。但只是给那个时候,给那次旅途用的。它所发出的功效,只是给那次旅途。
39

马丁·路德带来了称义的信息,它在路德时代是好的。他只能走到那个地步。成圣在卫斯理时代是很好的。他也只能走到那个地步。后来我们进入了五旬节时代。各种恩赐的恢复是一件很好的事;它在这个时代是好的;但现在我们已超越它了。我们超越它了,就像有一个世界那样确定。我们必须超越这事,因为人们也像过去他们所行的那样,行了同样的事,从中造出偶像来。“我属于这个等次。我属于那个等次。”

神要差遣某个人来打碎这东西,把它撕得粉碎,证实他的道,全备的道。注意。赞美归于神!呐,我们看到那是真的。神有丰富的怜悯。
40

后来,先知打碎了它,留给他们的不再有医治和赎罪的记号了,因为他们的偶像被打碎了。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为他们做了另一个。他做了什么呢?他搅动殿内池子里的水,许多人来,跨入水中就得了医治。耶稣来到同一个池子边,看见一个人躺在那里,病了很多年,在等候水的搅动[约5:2-6]。看,神有丰富的怜悯。虽然他们把那东西当作偶像,虽然先知把它打碎了,神还是为他们开了另一条路,因为他有丰富的怜悯。他要他们得到医治,就为他们的医治开了一条路。

呐,后来继续下去,世界变得更加罪恶,不断地变得更加罪恶。最后,世界的罪恶极大,以致神可以毁灭它,在《玛拉基书》4章,他说:“免得我来咒诅遍地。”神本可以毁灭它,这不成问题。
41

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他差来了一位救主耶稣基督。他差耶稣来,作救主和医治者。因为他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3:14]为着同样的目的。他,这赎罪祭,是我们可以认领的,不在别的上面,只在这赎罪祭上面。耶稣用他的血所赎买的一切,都是我们可以认领的。圣经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这就是我们可以认领的,因为这赎罪祭是为我们设立的,我们也靠他而站稳。神有丰富的怜悯。

这是个永远的赎罪祭,因为神自己来了。神自己来到,以罪身的形象,作了永远的赎罪祭;在肉身中受苦,成了赎罪祭;又以圣灵的形式返回来,证实那赎罪祭。铜蛇和搅动的水再也不能做什么了,它们都指向那完美的赎罪祭。神有丰富的怜悯,已经做成了这事。
42

呐,今天,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我们已经讲完了这些教会时代,并讲解了所发生的一切事。我们这个时代的神学家偏离得太远了。他们把它解释到别的日子去了,别的时代,别的东西,回到很久以前去了。神的医治几乎早就退场了,很难再找到信它的人了。他们取笑它。约在二十年前,他们就开始取笑它。五旬节派事实上已经离开它了。早期是他们开始的,但他们已经离开了。

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为宗派而发狂,跑出去给各个宗派立一个信条等等。当光进来时,他们不是接受光,反而组织起来,为自己造出信条,每个人围着它转,都为自己造出教义,也守住那个教义。后来,他们偏离得太远了,甚至圣灵都无法进入教会。这些教义成了另一种偶像,好像铜蛇一般,变成一种偶像崇拜。每个人都说:“我属于这个,我属于那个。”这是一种偶像崇拜。我们在这末日所处的是何等的混乱啊。
但神有丰富的怜悯,差遣圣灵回到我们身上,今晚印证他的道,正如他所应许要做的。神应许他要做这些事。看看他所做的。
43

看看神所做的,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神如何应许各个时代,某件事必要发生。我们发现,完全照所应许的发生了,他说他必要做,因为他有丰富的怜悯,他总是带着怜悯来成就所应许的每句话。他必须一直那样做,以便他仍然是神。他总是这样做:他的道总是按时候发生,他把种子撒在地里。他做了什么?把它放在这道中,道就是种子。每当那时代来到,种子就成熟,然后就出现了振兴。神应许过了,就必那样发生。

呐,我们不配有这些事。我们不配得到神的这些祝福,因为我们从前在外面随从世上的事,犯了该隐的错谬。该隐,造了一座漂亮的祭坛,一间美丽的教堂,把鲜花放在上面,真以为就是那么回事;就是一堆苹果,或梨子,或石榴,或什么水果,他爹妈在伊甸园吃了这些东西,才被赶出来。所以他把这些东西献回给神,但神拒绝了。
44

“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来11:4]

今天,圣经在《犹大书》说:“他们走了该隐的道路;又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看,走了该隐的道路,造祭坛,建教会、搞宗派,造得又大又花哨,会员要比其他的教会多;把什么东西都带进去,什么花样都有,跳上跳下、握手、别样的施洗、说方言、在地板上猛跑、把名字记在册上。没错。但一到所传讲的真理上,他们就拒绝了。怎么会这样呢?看,我们处在何等的混乱啊。注意!
圣经说:“他们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又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什么是可拉的背叛?“嘿,你以为你是唯一圣洁的人吗?嘿,我们大家都是圣洁的。整个教会都是圣洁的。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这是我们该做的。”[民16:3]那就是他们灭亡的地方:就在那里。我们实在是该死的。我们本该是要灭亡的。
但神有丰富的怜悯,把我们从混乱中拉出来,让我们在事情临到之前就看见了它。他的怜悯是丰富的,再次为我们差来神医治的复兴,神的大能再次来到。
根据历史,从来没有一次复兴能持续三年的。这个复兴已经持续了十五年;在世界各地如同点着的火。为什么?因为我们配吗?神有丰富的怜悯,不是因为我们愿意,或者说不是因为我们配。
45

只要想一想所成就的事!我想起你们凤凰城的一个姐妹,许多人都认识她,她是海蒂·奥尔得罗;她心脏得了癌症。她曾在这祷告队列中,当时摩尔弟兄和我第一次到这里,大约是十五或十八年前。她得心脏癌已经快死了,本来她早就会死的。但神有丰富的怜悯,差他的大能临到她身上。神救了她的性命,今天她还活着。神有丰富的怜悯。

国会议员阿伯苏,一个大人物,我想他曾经是浸信会、南部浸信会大会的主席什么的,或副主席什么的。他做了许多事,是个好人。他做了他知道该做的事。他去看了每个医生。没有人能帮他什么忙。他肯定很失落。牧师们为他祷告了。各地的牧师为他抹油,膏抹他,他头上抹了差不多一加仑的油了。
46

一天晚上,在加州的洛杉矶,我走上讲台,看到一大堆轮椅,比坐在那里的人多出大约两三倍,通道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是轮椅。后来,那里放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黑人女孩,黑人小女孩,她妈妈就坐在旁边。我兄弟已经把祷告队列领了上来。

我看着,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我看见一个戴龟壳花纹眼镜的医生在给一个黑人小女孩做喉咙手术,她瘫痪了。我四处看看,心想:“那孩子在哪儿呢?”我看不见她。
过一会儿,在那底下,看到有个七、八岁大的可爱小女孩,无望地要瘫痪度过余生。她妈妈跪在那里祷告。然后我说:“有位医生为你的小女孩做过手术。”我作了描述。
她说:“没错,先生。”
然后,她想尽办法要把孩子弄到台上来。人们告诉她不要那么做。他们想要让她平静下来。就在他们让她平静下来时,我想:“瞧,我们得找个机会为她祷告。”几分钟后…… 这里有人可能当晚也在场。
我朝着听众看过去,我看见那个小女孩走下去,看起来好像是穿过一条窄小的路,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摇弄着洋娃娃。不管医生怎么说她要瘫痪度过她的余生,神有丰富的怜悯,在异象中降下圣灵,那个小女孩就从担架上站起来,她和她妈妈手拉着手,走过那个通道,赞美神。
47

在后面坐着一个老人,国会议员阿伯苏,你们许多人知道他的见证。他是个好人,尝试了一辈子,一个在轮椅上坐了六十六年的残疾人,躺在床上被推过来,胳膊下有拐杖,用以行走,从未像正常人那样走过。他坐在那里,看着这事。突然间,我往外看,看见一个异象。他走过来,从听众的上面走来,低下头,能像任何人走得一样好。我还不知道这人是谁。

我说:“这后面坐着一位大人物。他还是个小孩时,从货车上掉下来,掉在放干草的架子上,伤了后背。他们就在地板上钻几个洞来保持颤动,让人们走过时,不会伤及他的背。”我说:“他成了大人物,越来越了不起。他就坐在白宫的一个大圆桌上。”
然后,有个人来告诉我,说:“那是国会议员阿伯苏。你听说过他吗?”
我说:“从未听说过他。”
所以,他把麦克风拉到后面,前前后后,人们都在谈论。
48

这时我开始四处看,我看见这个老国会议员走过来,在异象中向我走来,已经完全正常了。神有丰富的怜悯,把他从轮椅上扶起来,不再用拐杖行走,直到他去世的日子。神有丰富的怜悯。当医生失败了;科学失败了;其它一切都失败了,神对国会议员阿伯苏仍有丰富的怜悯。

我想起我自己。还是个小孩时,我记得…… 今天,人称我是个憎恨女人的人。这原因是,因为我还是个小孩时,就看见了太多不道德的女人。我憎恨她们。现在我不恨她们了,因为我知道其中也有一些好女人。但我记得,那些事太邪恶了,太不道德了。我就想:“哦,我永远不要混在人堆里。我没受过教育,所以也不想去得到。”
49

一个小孩坐在那里,甚至没有衬衫穿,就把大衣这样别住,用安全别针别住,但太热了。那老师说:“威廉,你穿着大衣不热吗?”

我说:“不热,夫人,我还有点冷。”她就让我走到炉子边,往炉子里加柴火,我好像要烧焦似的。我整个季节没有一件衬衫穿。
我想:“如果我能赚到钱,什么时候赚到一点钱,就给自己买把零点三口径的来福枪,我要到西部去,在那里生活,打猎,度过我的一生。我不要跟人有什么关系。不想靠近他们,因为他们不喜欢我,我不想靠近他们。
那时,每次我到城里想跟人谈话,在街上见到我认识的一些人。我会说:“喂,约翰,吉姆。你们好吗?”
“哦,你好。”
看,他们不想跟我谈话,不想跟我有什么关系,因为我父亲他们私造威士忌。我并没有参与。这跟我没有关系。我不是那种人。
50

呐,不久前我对妻子说:“我的墙上挂满了所能买到的最好的猎枪。”哦,我想起了那些旧的脏衣服。今晚我有两、三套好西服。没有朋友吗?我不得不躲到旷野去,回避见到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的个性吗?是因为我受的教育吗?不。神有丰富的怜悯,他在那种境况下看到了我,他拯救了我。

我记得我曾像瞎子那样被人用手领着。我不能看见。在我前面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我本会瞎眼度过余生。但神有丰富的怜悯, 恢复了我的视力。我五十五岁了,仍然有很好的视力。神有丰富的怜悯,这是我唯一能说的事。
51

曾经,教会提供不了一条医治的路。他们现在有了,但却不予理睬。可是,神有丰富的怜悯,差给他们神医治的恩赐。就是在我们中间的圣灵,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神有丰富的怜悯。

我这里还有两、三页的笔记,但我不想再讲了,因为我意识到差不多要开始叫祷告队列了。但神有丰富的怜悯。
今晚你们在这里的许多人,医生不再管你们了。有些人坐在轮椅上,也许他们永远也不能离开轮椅了。他们得留在那里。这些人,瘫痪的情况也各式各样,他们将永远不能出来了;没有办法让他们出来。但神有丰富的怜悯,已经预备了一个赎罪祭。不要拒绝它,要接受它。外面有人得了心脏病;有人得了癌症,医生什么也做不了。在这世上,你们毫无盼望,是无助的。
52

但神有丰富的怜悯,他赐下了圣灵,现在就在这里证实所传的道,证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因为我们配吗?不,是因为神有丰富的怜悯。阿们!呐,这就是那一位;那个人;就是主耶稣。他不是死了,而是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1:18]。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仍然有丰富的怜悯,就像他对那个患血漏的妇人一样[可5:25-34]。她开始穿过人群。她已经毫无希望了,医生已经尽力做了一切。她患血漏,就快死了。然而她摸了主的衣裳。神有丰富的怜悯,转过身来,说出她的病情。她血漏的病就得医治了。

有一天,一个污秽的小妓女到井边打水。毫无希望!她从童女中间被赶出来,离开了人群;她的生命毫无益处。她想:“我努力还有什么用呢?我被赶出来了;我什么也没有了。”但她看到,有个人站在井边,或坐在井边,这人坐在那里,把她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她说出来了:神有丰富的怜悯。
今晚,同样的神也一样有丰富的怜悯,就像在过去的日子一样。神有丰富的……[原注:磁带有一段空白。]
53

我想我们已经发出两百张祷告卡,或是我们已经叫出了两百张。我们要叫他们出来,让大家排成队列。我们要为他们祷告。

但在我们祷告前,因这里有一些新来的人,你们要离弃一切的迷信。但这不是迷信。这是神应许的彰显。它取决于你在仰望什么。任何人里面都没有能力。人里面没有能力。但作为信徒,我们拥有权柄;不是能力,而是权柄。
不久前有人问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你有能力做这事吗?”
我说:“我毫无能力,但我拥有权柄。”每个信徒都拥有权柄。如果你拒绝它,你就在原处呆着。但如果你接受它,所做的就会极其丰盛,因为神有丰富的怜悯。
54

比如说,一个小警察站在外面街上,他的制服在他身上大半都在晃动,他太单薄了。警帽把耳朵都遮住了。他走到街上,小车正以时速五十英里的速度开过来,那是三百匹马力的车。他连挡住自行车的能力都没有。没错。但你让他吹一下警哨,把手举起,你瞧,车就吱吱地刹住了。他没有能力,但他有权柄。全城的人都会支持他。

无论是男人或女人,我不管你处在什么光景中,照着应许你拥有神赐的权柄,因为他是丰富的,应许要做何等丰盛的事。“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可11:23]你没有能力,但你拥有权柄。
记住,他曾在那里对我说:“你必能揭露人心的秘密。”你们凤凰城的很多人,还记得这事吗?他应许过了。凡他所应许的,他必成就。
55

呐,你们这里一些没拿到祷告卡的,不要疑惑。有多少病人没拿到祷告卡的,请举一下手。有的。好。如果你们想知道,不是权力,不是能力,而是道的权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约14:12]

在《路加福音》17:30,耶稣应许说,在他再来之前,那日子必像挪亚的日子,挪亚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不知不觉,到了挪亚进方舟的日子。”他说那个时候将来到。然后他又说:“又好像罗得的日子。”他说:“人子显现的日子,当人子在末日显现时,这些事必要发生。”
56

呐,你看,他,人子是如何在这位天使中显现自己,他是人子。绝对是的。亚伯拉罕叫他“以罗欣。”他是个人子,在外邦世界焚烧之前显现他自己。他是怎么做的?对信徒显现吗?对假信徒,他就差遣两位传道人下去向他们传道。但对真信徒,他却背对着帐棚站着,他说:“亚伯拉罕,”他几天前还叫亚伯兰,但现在他是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创18:9-15]

他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我必向你持守我的应许。我必要回到你这里。”
哦,亚伯拉罕一百岁了,撒拉也九十岁了;但神有丰富的怜悯,持守他的应许。它带来了那孩子,因为神是有怜悯的,他满有怜悯。他有丰富的怜悯。他持守他的应许。
57

注意,他背对着帐棚,撒拉心里暗笑,说:“怎能有这事呢?我老了,我岂能像新婚的女子那样,与我丈夫有这喜事呢?瞧,他已经一百岁了。我们的房事很多年前就停了。怎能有这事呢?”对此她就暗笑。

这位天使,人子,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怎能有这事呢?’”
它是什么事呢?在《路加福音》17:30,耶稣说:“好像罗得的日子,”在外邦世界焚烧之前,也是同样的情况。他说:“在那个日子,人子要显现出来。”他作过这个应许,《玛拉基书》4章也说到这个应许。将有一个信息要来,把人们恢复到原本的五旬节信息上,带给他们如同在五旬节那天所得到的祝福。它是什么?是一只两个翅膀的鹰,新约和旧约,把神的应许扇到一块,以应验圣经应许说他要做的一切事。阿们!
58

神有丰富的怜悯,不愿让他的子民在这个宗派的,属世财物上富足的老底嘉教会时代灭亡,而是预备了一条逃脱之路。人哪,要相信。神祝福你们。阿们!神有丰富的怜悯。神的怜悯是我唯一渴求的,我所求的不是他的公义;不是他的律法,而是他的怜悯。神啊,求你怜悯我。我们都有那种感觉。

我正在看。那个小妇人坐在这排位子的最后面。你那里有祷告卡吗,女士?你没有。让我向你显明神有丰富的怜悯。最近,你神经确实很紧张,是吗?非常紧张,你的眼睛变得越来越差。对不对?没错。呐,它们会改变的。神有丰富的怜悯,我要问,你是不是相信这事。呐,你没有祷告卡;什么也没有;但你不需要了。看,是恩典赐给了你。
59

有个小伙子坐在那前面,他就坐在这里。他身体上有个肿瘤,很痛苦。是最近才出现在身体上的,是最近有的。对不对,先生?没错。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你害怕它。没错。它是由撞伤引起的,是吗?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祷告卡。你不需要了。神有丰富的怜悯。

哦,弟兄姐妹,要相信神。不要怀疑他。相信他。是的。
这里坐着一个人,穿灰色西装,戴眼镜。你看这里,先生。你相信吗?神有丰富的怜悯。你坐在那儿,患有疝气。坐在这排座位最后面的,你正看着我,你相信神能医治那个疝气,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神能医治那个疝气,如果你接受它,神必为你成就这事。你相信吗?你愿意接受吗?好的。如果你单单相信,就能得到,神怜悯你。是的,先生。
60

这里坐着一位女士,她身体中的血液循环很差,很痛苦。但如果她愿意相信,神必医治她,如果她相信。我想她快要得不着了,是真的。我的祷告是:求神怜悯。就像我清楚地看到那个妇人的…… 赖里太太,你相信神能医治那个血液循环不良的病吗?如果你信,就接受它。阿们!只要相信。神是良善的,不是吗,史泰拉?是的。没错。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位妇人。但神照着他的怜悯……

这里坐着另一位妇人,就在那后面,在后面,她正看着我。她也有血液循环不良的毛病。她刚才正想着这事。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看来,这位妇人也有同样的毛病,请你看着我。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你也有心脏病。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你现在没有病了。神有丰富的怜悯,显明他今晚就活在这会堂里。神有丰富的怜悯。阿们!
61

还有吗?有多少罪人和冷淡退后的愿意站起来,说:“神有丰富的怜悯,请怜悯我。”站起来吧。我为你们祷告,如果你相信你现在需要怜悯。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还有你。冷淡退后的,站起来吧。神有丰富的怜悯。你们……

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肯定不会麻木不仁,以至看不见这是给这个时代的应许。你们肯定不会被宗派和其它事绑得死死的,以至看不见这是给这个时代的应许:神有丰富的怜悯。
不管你是谁,站起来吧,过会儿我为你们祷告。我要你们去某个传讲全备福音的教会;照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神必赐给你们圣灵。
62

还有其他人愿意站起来,说:“我,我要被记念。神啊,在你的怜悯中记念我。我过的生活,不像我该过的。也许……”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是的。“神有丰富的怜悯,请怜悯我。”神祝福你,姐妹。还有吗?

这里还有人吗?说:“我要站起来。我要神知道,我需要怜悯。我的生活不对。我过的生活这样那样。我起起落落,但我需要他的怜悯。”神祝福你,弟兄。还有别的人吗?说:“神有丰富的怜悯。”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姐妹。没错。神有丰富的怜悯。神也祝福你。神祝福你们后面的人。神看见了你。只要站起来。
你说:“这有什么用呢?伯兰罕弟兄?”肯定有用。站起来,你就知道它大不一样。
如果你心里真的有诚意,神有丰富的怜悯。“他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神有丰富的怜悯。哦,神啊,怜悯我们。
63

呐,现在这里多少人拿着祷告卡?上面写什么?是A吗?A和B。所有拿到A祷告卡的,请站到这边,拿到B祷告卡的,请排在他们后面。

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传道人期望过来帮助我。如果愿意,想上来,我会很高兴你们给我的扶助,因为我们很高兴与你们一同祷告。
圣经这样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是的,先生。“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可16:17]我们行过吗?靠着神的恩典;不是我们,而是神有丰富的怜悯,持守他的道。神……
呐,推轮椅的,如果你们要把他们推到前面来;我们就在下面为他们祷告,不用把他们推上来,都推到过道这里。好的,让他们都过来这里。当然,我们要为他们每个人祷告。神有丰富的怜悯。
64

你们愿意先在右边站一会儿吗?布朗弟兄跟你一起来吗?明天才来。我真希望他在这里。奥特罗弟兄在哪儿?福勒弟兄在哪儿?我第一次到这里来时,有些人和我一起上来祷告,让我们再过来吧。你们记得那些老式的祷告队列吗?我们一直站在那里,直到你们有人得在一边扶着我,有人在另一边扶着我,我太虚弱了。

多少人参加过刚开始的那些聚会呢?你看。你们记得,过去我告诉过你们,主耶稣对我说,如果我能真诚,这些事就必发生。对吗?在那个日子,我们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但它发生了,因为神有丰富的怜悯,持守他的应许。阿们。哦,阿们。赞美神。哈利路亚。“哦,我很高兴我是其中一员。”阿们。哦,太好了。
到处几乎都有信徒,
他们的心在燃烧,
带着五旬节降临的火,
他们得了洁净变清洁;
哦,现在我心里在燃烧,
哦,荣耀归主名!
我很高兴我能说我是其中一员。
65

哦,过去的我,一个困苦、可怜、贫穷、瞎眼的可怜人,现在靠着他的怜悯,他丰富的怜悯,我能看见神的国就在眼前。阿们!他的诫命何等美好。

站过来吧,我的弟兄,拄着拐杖过来吧。如果你站不起来,那好,就站在这里,我们下去为你祷告。
现在,拿着A和B祷告卡的,在另一边排好队,我们要为他们祷告。
传道弟兄们,当然,如果你们相信为病人按手,就到这里来,跟我一同站在台上。我们要为病人祷告。
66

呐,你们站在队列中的人,如果你们能相信神的同在就在这里,此时圣灵就在我们中间,的确要做他说过要做的事。如果我有能力医治你,我当然愿意做。如果我有什么办法医好你,我肯定会做的。但我没有办法。它是神赐下的小恩赐。

我算不上一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教育,不够资格当一个传道人,就是今天所说的那种传道人,他们必须有神学训练的经历,必须拥有某个博士学位,等等。我没有那种资格。但神看见我的心,知道我想为他做些事,我要好好珍惜它。
67

前几天有个人对我说,他说:“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伯兰罕先生,但我相信你虔诚的错了。你完全偏离了神的旨意。你知道末了你会被定罪吗?”

我说:“看,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我想这样说,你可能是对的,这样说只是为了提出论点。如果我错了,(我不相信我错了)但假如我错了,我现在知道我会活到一百岁,神也会在我生命的尽头定我的罪,告诉我说:’你不配进我的天国,威廉·伯兰罕。到外面的黑暗里去吧!’你知道吗?不管怎样,我一生的每一天都在服事他,直到我离世。因为我白白领受他的祝福太多了,对我来说,他比生命大多了。他是我的一切。”
68

我的全人,我所能盼望成为的,都是从他的恩典和怜悯来的。我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的,但神因着恩典医治了我;靠着神的恩典我又强壮又健康。我有好的视力。我有吃、有喝,我所需要的,我都有。他从未应许要给我想要的,而是给我需要的。

如果在那天我被赶出去,我知道,我不能明白我会在哪儿。但如果我知道我错了,而神拣选我去做错,我也愿意继续地错,因为我要遵行他的旨意。我爱他,以至我愿意他的旨意成就。呐,这是个重大的声明,但我希望你以这种方式,在我说话的灵里明白它。瞧?我要遵行他的旨意。有时我向他求什么东西,他摇摇头,说:“不。”我也是一样欢喜,就如同他说:“是。”因为我们总该这样求,“愿你的旨意成就。”如果那是他的旨意,他的“不”就跟…… 如果那是他的旨意,那他的“不”比他的“是”更好,当你真正爱他的时候,就是这样。阿们!
69

我开始又谈起他了,我现在就是停不下来。哦,他是那么真实,对我来说那么真实。朋友,他是一切,我的所有;我所能成为的;我所期望成为的,他都是,就是以基督耶稣和他的道作根基。

今晚,我很感谢神,能为圣灵做见证,为这信息做见证。我知道,也许有些人可能不同意它,但正如我告诉你们的,我必须担当这个信息。一个神迹出来,神差来神迹,并不只是为了显明他是神。一个信息,一个声音总是随着神迹而来。大家都知道。
耶稣带着神迹奇事而来。当他行出神迹奇事时,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但当他开始坐下来,开始传讲信息,“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哦,瞧,他们就觉得是错的。看到吗?但声音必须随着神迹而来。
70

摩西被赐予两个神迹,每个神迹都有一个声音。没错。不久前我在什么地方讲过这信息,题为“神迹的声音。”必定有一个神迹的声音。那是一次转折。从来都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从神来的。

如果有人带来一个稀奇古怪的事工,从圣经里也发现它是真理,但那个人却还同样坚持宗派的陈旧教义,就忘掉它吧。它什么也不是。神不会做那样的事。那东西,那是腐烂的吗哪,里面长满白蚁和蛀虫,或什么别的虫,是四、五十年前的东西,还在试图吃着很多年前降下的陈旧的吗哪。以色列人行在旅途中,每晚都有新鲜的吗哪降下来。没错,你无法保存它。
我们不是生活在已经过去的其它年代。在我们行进的旅途中,我们一直在吃新鲜的吗哪,从天上降下来的新鲜吗哪。
现在让我们低头。
71

主神啊,你的同在是那么真实。我想到了恩典,主。我们刚刚看到你行了那么多的事。我们听过你说方言,看见你藉着你的子民翻方言。哦神啊,看到你医治病人;开了瞎子的眼睛;使瘸腿的行走;聋子听见;哑巴说话,你是多么伟大有能力的神啊!

又看到在末日你应许这些事。虽然有许多属肉体的模仿,然而这只能证明某个地方有一位真神,这实在是真的。天父,我祈求你,愿今晚我们都能大大地意识到神,叫我们看见你就在这里。
这些在队列中的人,当他们经过这个队列时,主,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已经答应了他们。你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这里站着一些传道弟兄,是你在创世以前所拣选的,今晚使他们成为传道人。在没有世界之前,你就知道我们今晚会站在这里,因为你是无限的。
72

所以我们祈求,天父,今晚当这些有病的、残疾的、瞎眼的、瘸腿的、受癌症折磨的,不管是什么,当他们经过队列时,愿他们知道正是这位晓得人心秘密的神必能医治他们,只要他们单单接受它,单单仰望并明白。

凡把铜蛇仅仅看成是祭司的一块铜块的人,他永远得不到医治,因为他不明白它的意思。主啊,今天也是一样。如果他们仰望一个恩赐,以为这可以帮助他们,他们还是不明白。这恩赐只是证明神在这里,他要医治人。父啊,求你应允。愿它成就,奉耶稣的名。阿们!
73

我要哪位司琴的,如果她愿意,弟兄或姐妹,哪一位,上来这边弹这首诗歌,“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如果她愿意,哪位司琴的上来吧。好的。

我记得早期的一次医治聚会,在印第安那州的福特维恩。有个门诺派的小姑娘坐在那里弹琴,“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一个小孩被带到台上交给我;他是残疾的。当我为那个孩子祷告时,他就从我的手上跳下去,跑下了讲台。孩子他妈昏倒了。奶奶把手帕一扔,大哭起来。
当时,这个门诺派小姑娘,对五旬节运动一无所知,因为她属于门诺派教会;她正在弹琴。她的长发垂下来;她站起来,在圣灵里开始用未知的方言唱歌,调子与这首歌相同。那些琴键在上下跳动,弹着,“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阿们!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4

呐,现在让我们祷告。呐,大家都来祷告。你们排队经过的人,当我们按手在你身上时,记住,耶稣说,你若能信,就必好了。你信吗?呐,现在大家一起唱。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
他发恩言(在我们唱歌时,请闭上眼睛。)……请你即来听耶稣,
至佳音,天使在唱;
至尊名,人间无双;
至美歌……(父神,现在请运行在人们身上。)
耶稣,可爱耶稣!
至大……
呐,现在你们走过来,他就在这儿。相信我,或者你们自己相信;他就在这儿。请大家现在都为他们祷告。
75

[原注:博德士弟兄领会众唱歌,伯兰罕弟兄和几位传道人为病人祷告。磁带有空白。]

主啊,我相信;主啊,我相信; 凡事都可能,主啊,我相信。
所有信的人,请这样举起手,说:“我信。”[原注:会众说:“我信。”]
这里坐着一个男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多讲一些话。他得癌症快死了。他拄着拐杖。除了神以外,这人根本没有办法活下去。他整个内脏长满了癌,瞧,若非神的怜悯,他就会死去。我希望我能够……[原注:磁带有空白。]对他说句鼓励的话。
你,你知道医生现在不能为你做什么了。你已经没有希望了。瞧?你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在基督里。瞧?弟兄,有一天我也会死去。如果耶稣迟延,你也要走的。我要在那边与你相遇,站在那边的审判台前。而今晚……
76

你知道,好像在电视里,我们动一动指头,等等,电视甚至都能录下来。我们说的每句话都录在上面。呐,看,电视证明了这点。呐,电视并不制造图像,只是有一些频道,把电视波送入电视。看,不是电视制造图像。当亚当在地上行走时,就有电视了;当摩西过红海时,就有电视了;当以利亚在迦密山时,就有电视了,瞧?但人们现在才发现它。明白吗?呐,到处……

我们每动一下,每发一个声音,都录下来,在审判时要给我们播放出来。我们每个动作都要在那里给我们看见。作为传道人,我必须为我对你说的话负责。我必须负责,因为神要我对那些话负责。
77

呐,如果我能,我会使你好起来;因为若不是出于神,你存活的时间就不多了。呐,我知道该去做的,就是下来为你祷告。弟兄,无论什么事,若是要我为坐在这里,处在这种光景下的人做,我都会做的。

我要问问你。瞧?你已经得了医治,因为耶稣说你已经得了医治。看,“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呐,如果你能从心底里接受它,你现在就不会死,你会活着。
呐,看,我们知道电视现在正穿过这个房间。我们都知道。我们没有看见它,我们无法看见它。我们眼睛和感官的被造,不能看见它。要用显像管,或别的什么,晶体管,才能看见它。
神的同在也是这样。我们看不见他,但我们知道他在这儿。耶稣基督是一样的。看,他把自己表明出来,把自己彰显出来。呐,说到医治,如果他现在站在这儿,他也不能多为你做些别的事(瞧?)。如果神的儿子站在这儿,他就是,他就在这儿,但他也不能多为你做什么,因为他在这儿已经确认了他自己。瞧?他现在就在这儿,是一样的,他要医治你,使你痊愈。
78

那位可爱的女士告诉我,说:“你为她求了祝福,说出预言或别的什么,她必会得到一个孩子。”她坐在轮椅上。她真有了;她有了孩子。

呐,这位可爱的女士坐在这里。呐,她做过甲状腺手术,之后就瘫痪了。瞧,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事发生。呐,小姐妹,我知道你是个真基督徒。神为什么让你坐在这儿,我不知道。我相信,也许是因为你有信心,你正试着要用信心脱离它(瞧?),但你看,我们不要试着去得到信心,我们现在就有了(瞧,明白吗?),已经走到那儿了。这就是最根本的;现在就开始走,我们必定会好的。你们那边坐在轮椅上的人,不管在哪儿,或哪一位,要记住,基督就在这儿。
79

呐,你说:“有人吗?你看见我的图像走过去吗?”哦,是的。

甚至耶稣基督在地上时所说的话,也从这个房间穿过。它永不消逝。多少人知道从科学上来说,这是真理?那么,它是什么?然后,圣灵拿起这书写的道,把它彰显出来。哦,荣耀!
他就在这儿。主,他现在就在这儿。我们见过太多了;他做了太多了,甚至我们都有点,(你知道)都有点要跌倒了。如果我们能认识到,它不是什么神秘的事;什么神学术语;而是证据,神应许要在这个时代显明他自己。现在,他在这里,在我们面前宣告了。何等奇妙的事啊!不是很奇妙吗?
80

呐,你相信。你愿意信吗?相信你不会死。你要活着,要荣耀神。你要荣耀神。你受过洗吗?你是个基督徒,不是吗?你是个基督徒。好,你要活着荣耀神。那么活下去吧,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活着。

姐妹,你要为神的荣耀而行走,照顾你的孩子;那么走路吧,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们,你们大家,也这样做吧,奉耶稣基督的名。不要忘记今晚在侯·卫斯特旅馆的聚会,神的同在在这里印证了。他不偏待人。他只要你相信。你们现在相信他吗?阿们。神祝福你们。
现在让我们低头。我不知道他们叫谁来解散聚会。这里的马士坚弟兄,过来吧,弟兄。他要来做祷告,解散聚会。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