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117 似非而是

1

大家请坐。为了再回到这凤凰城,我等了很长时间。我真高兴今天下午能来到这里。我喜爱凤凰城,这里有些东西,总让我觉得我是处身在那些爱着我的朋友中间。就是这里许多祷告的勇士多年来一直为我祷告。我一直记得最开始的那些聚会,是我和奥特罗弟兄、加西亚弟兄和城里的传道人一起举行的。聚会一开始,主就大大地祝福我们。从那以后,凤凰城办过大的……有些事存在我的心里,是很难解释的。

还是孩子时,我总想到凤凰城来。我一直在读跟这沙漠有关的书。还是孩子时,我就作了一首小诗,是描写这里的亚利桑那。
我很高兴现在也是本地人了。我想我来这里有一年了,也许更久一些。但你找不到太多来这更久的了。我遇到每个人,就问:“你是本地人吗?”
“嗯,应该是吧。我在这里很久了。”
我想,我得去到阿帕切保留地或什么地方,去找一个真正的本地人。
前不久,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会喜欢亚利桑那呢?”
我说:“哦,住在亚利桑那,是我一生中的一个最大愿望,神为我成全了这事。”
2

在基督教商人大会召开之前,我们先到了这里,它已经成了我们每年一度的例会。今天下午,我们聚集在这里,我相信,这是在星期四晚上开始的例会之前的一个提前聚集。在真正的聚会之前,或者说,是例会开始之前,我很荣幸在这里举办这个小聚会,几年前我就想来了。

威廉斯弟兄和威廉斯姐妹是我非常亲爱的朋友。看到他们我的心都暖洋洋的。他们不断邀请我回来,所以我们很高兴今天下午满足了他们的请求。
在台上的有福勒弟兄、朱尔·罗斯弟兄、从图森来的托尼·斯特美弟兄和负责我们聚会的博德士弟兄。还有一位宝贵的老朋友阿根布莱特弟兄,我们在河的另一边一起打了很多艰难的仗;我期望有一天在河那一边能跟他住在一起。
3

我试过了,但仍想不起这位弟兄的名字。弟兄,你叫什么名字?[原注:一位弟兄说:“阿尔·布尔。”]布尔,布尔弟兄。我熟悉他的面孔。你是不是有时候做翻译,为……[原注:为聋子做翻译。]为聋子。没错。

我们非常高兴你们大家都在这里。我刚才往我前面一看,看到几位朋友都是从阿肯色州那里来的。我第一次来这里时,曾告诉过你们,不管我去到什么地方,都会看到从阿肯色州来的人。我确信,如果我去了天堂,也会在那里看到从阿肯色州来的人,因为他们确实是一群忠心真诚的人。
4

呐,通常我都讲得很长,但我今天尽量将经文和笔记缩短了,以免讲道时间太长。当我还在凤凰城的时候,我要为病人祷告。

呐,主赐给我的这信息,你知道,有时候它们非常的尖锐。每个时代都是这样。我已经竭力持守住它了。他是真实的。如果我没有传讲神告诉我的事,如果它不是从神来的,那么,它就不会符合这道。但如果它符合这道,是给这时代的应许,那我觉得我所做的就是正确的,因为我只想持守神给这个时代的应许。
很多时候,当你不能同意他们的理论时,他们马上就会跟你闹翻。但那是不应该的。我尽力……我发现,我的朋友来自各种不同的宗派教会,我从来没有跟那些弟兄闹翻。瞧,我去他们的教会,他们让我去,我就在那里讲。但是我们不该为这些小小的观点而闹翻。
5

但你知道,如果我所说的跟我心里想的不同,我就是个伪君子。我不会这样。即使某一天我可能以一个罪人的身份去见他,我也决不愿意以一个伪君子的身份去见他。我要做真实的我。如果我这样说:“呐,因为其他人信的是这个、那个,我就不讲这点了。”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我是如此容易妥协,你对我就不再有信心了,我对神和我自己也不再有信心了。

任何人都必须得到他们确信的东西。当你确信的时候,你就可以用它作为你信心的根基。但在确信之前,如有什么疑问,不要去管它,直到你确信为止。
6

呐,比利可能分发了一些祷告卡,我想,是的,我告诉过他。我相信他刚才跟我讲过,他已经分发了。过一会,我会让要求代祷的人沿着那个位置排成一排,为他们祷告。如果你的卡号被叫到了,但你还不能确信神是医治者,他要医治你,那你上来也不会有什么用,因为你不会得医治的。如果还有疑问,如果你说:“瞧,在我生活中有一些事,我真的应该把它纠正过来。”那么,你就先去纠正,然后再回到祷告队列中来,明白吗?

因为医治是给儿女的食物。我们知道这点。它是在在赎罪祭中,而赎罪祭首先用在我们的魂中。医治总是每个信息的开路先锋,它也是一种把人们聚在一起的方式,是一种……
很多人愿意赞助医治聚会;很多人愿意参加医治聚会,或参加唱诗聚会,但如果你说要使可怜失丧的灵魂得救,就没有太多的人对它感兴趣了。他们只想……但得救才是关键。神的医治和歌唱聚会等等,只是一个……就像波士务弟兄常说的,“它是鱼钩上的鱼饵。”你要给鱼看的是鱼饵,不是鱼钩。
7

医治只不过是要吸引人们来听,这样你就能真正地把信息传讲给他们。在每个时代,历世历代,神都是这样行事的,都有医治聚会。如果那是一场真实的医治聚会,总有一个信息紧紧跟在它后面。神从来不会只为神迹而赐下神迹;它是在为信息开路。

我相信,十七或十八年前,主差派我出去开始为病人祷告,也是这样。它在人们当中带来了大复兴。许多神伟大的仆人在医治聚会中兴起来了。但是,就医治聚会本身来说,如果你还站在以前的老地方原地踏步,肯定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个医治聚会不是从神那里差来的。它首先是吸引人的注意,瞧?引起人注意,然后就出来一个信息。
耶稣,当他出去时,医治病人,等等,对众人来说,他是个伟大的先知。但当他开始告诉人们福音的真理;他是谁,他为何而来,从那以后,他就不受欢迎了。历代以来一直都是这样,将来还会是这样。
8

呐,下午我们在这里,明天下午也在这个礼堂。都是七点开始。是吗,弟兄?[原注:一位弟兄说:“七点半。”]七点半,明天下午,或明天晚上,还有星期二晚上。我想还有星期三晚上。[原注:“不,星期三是在拉马达旅馆。”]星期三在拉马达旅馆。接着是星期四,正好,例会开始。若主愿意,这段时间我都要在这里。

我来到这里,是你们的弟兄,是在神国度里做帮助的,尽我所能地来帮助你们。要回答你们的问题,我可能不够资格这样做。但是,借着祷告,我们就会明白,如果我们一直为这事祷告,去到神面前求问,不掺杂自己的看法的话。
9

如果你们病了,我希望我能医治你们,但没有人能那样做。它已经成就了。医治就在你们里面。因为你对神藉着耶稣基督在各各他所做成的工有信心。除此以外,再没有医治了;除此以外,再没有救恩了。不是教会,不是宗派,不是仪式,没有什么能带来救恩。只有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很多过犯,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都是过去式)。”[赛53:5;彼前2:24]呐,在这点上……

今天下午,我只有不长的时间来讲道,可能是二十到三十分钟,然后我们就开始排队祷告。通常,每天都有新的人来到,所以会分发新的祷告卡。但我们要力所能及地做神许可我们去做的一切,为每个来到这里、想要代祷的病人祷告。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比如,有个人坐飞机来,快要死了,或有紧急情况或其他事,那么,你们可以找威廉斯弟兄、比利·保罗或其他人,带病人到房间里,他们不想要……他们不能等;快要死了;必须马上有人去服侍他,那么,就把他们带到房间里,这样我可以马上去到他们那里。
10

但更好的是,如果你的情况不是那么紧急,你把你的教条和信念,现在先把它们放在一边,拿出点时间听听圣经是怎么说的,以及神是如何成就他的应许的。这些会建立你的信心。你甚至都不需要站到祷告队列中来,也不需要人为你祷告了。如果你能单单地相信,你就已经得到了医治。瞧?这就是它的目的,就是让你,让你认识到,耶稣为你所做的一切。

没必要上来跪在这里,一直祷告,直到你得救了。你已经得救了,但你必须接受它。你的祷告救不了你。你是靠你的信心得救,而不是靠着祷告。你是因信得救的。医治也是一样。我确信,我们都明白这点。
11

如果在我们当中有的是陌生人,我们想要你知道,作为我本人,或跟我一起到这里来的全福音商人团契的人,我们不代表任何的宗派或组织。我们在所有宗派中只代表基督徒。任何人来都受欢迎。你们能来,我们很高兴。你说:“呐,我属于某个教会,能为我代祷吗?”呐,你根本不需要属于哪个教会,什么也不需要,只要来这里,相信神就够了。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些。剩下的,神会去做。

12

呐,从我开始医治聚会,或者说,从开始为病人祷告以来,我已经用破了一本圣经。几年前,在德州的休斯顿,大约十八年前,基德森弟兄和他的教会送给我一本圣经。在世界各地,来来回回的跑,那本圣经被我用破了,到后来就完全破了,书页都脱落了。

有人刚送我一本新圣经。奇怪的是,我不是迷信,我希望你们众人不要认为我是迷信。这本圣经送给我时,里面放了两个小书签,两根小带子,很像我以前的圣经。
13

基德森弟兄给我的那本是司可福圣经。呐,这不是因为我同意司可福先生所作的注释。呐,你们有些人可能同意,有些人不同意,但我只是让你们知道,我用司可福圣经,不是因为我相信他的注释,而是因为他对圣经段落的划分。那是我最早的一本圣经,所以我习惯那么看了。这本圣经我还保存着。要是当时我有汤普森的串珠圣经,那就会更好。在汤普森串珠注释圣经里,我可以更快地找到我想要的主题。

当我打开圣经时,夹在圣经中的第一根小带子,它所在的位置很奇怪。正好是在所罗门献圣殿的经文,神的荣光那么浩大,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甚至祭司不能供职[王上8:10-11]。
接着,第二根带子是放在以斯拉回来后并奉献圣殿的经文上[拉9章]。
而第三个小书签,是我妻子给我放在圣经里的,我不知道,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等等,夹在《马可福音》11:22。她刚把它夹在圣经里的,正好是这处经文。经文说:“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你们大家都知道,你们听过磁带的人都知道,当这经文出现在我脑海中时,正是那些松鼠出现的时候。的确是这样。
14

然后,又有一件奇怪的事,我最喜爱的鸟,知更鸟,它的图片印在书签上,这只小鸟胸膛是红色的。就像传说中说的,这种鸟曾经是棕色的;但有一天,一个人死在十字架上,这鸟为那人感到非常难过,自己就飞过去,拼命地要把钉子拔出来,它的小胸膛就溅满了血,从那以后它的胸膛就变成了红的。我也想以这样的方式遇见我的救主,有他的血在我胸膛里,在我心上。

那时,我的第一堂聚会,我传讲的第一个信息,就在亚利桑那的凤凰城这个地方。凤凰城是个能从无到有的地方。这是神所做的。他从无中兴起了有。
今天下午,在这三、四十分钟的时间里,我要讲的信息题目叫作“似非而是。”我想要读一段经文。
15

几年前,当我开始事奉时,我需要一本圣经,让你们把圣经递给我。然后,我就拿着你们的圣经,你们很多人都见过我是怎么做的,就像这样打开圣经,说:“主啊,你要给我的信息在哪里呢?”我就翻到了《约书亚记》第1章,就是你们递给我的那本圣经。

直到有天晚上,一个异象临到我,就是你们所熟知的;我看见圣经从天而降,就像这样的一只手,袖子上有袖扣,指着《约书亚记》第1章的1到9节。
这也是今天下午我要读的经文。我在第10节里找到的了我的讲题,我是说10章12节。
在我们打开圣经之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呐,在我们的心和头都低下时,让我们思想这点。不要把这聚会只当成一场普通的聚会;就像到处都有的那种聚会。但让我们每个人都祷告神,使这堂聚会成为一次不寻常的聚集,以至于聚会自始至终都有神与我们同在。
16

天父,我们非常感谢你,今天下午给我们这极大而尊贵的荣幸来到这凤凰城,与这些会众一道聚集在这大礼堂里。现在,我们要来亲近你的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主啊,愿它再次成就,道成为肉身,藉着你的教会和子民而倾倒出来,成就你对这个时代的应许。

我们知道我们正接近末日了,时间就要完结了。它就要与永恒融在一起。我们是在西海岸。当文明从东方传到西方,福音也一起传播了出去。现在,不再有别的地方可去,只有再次回到东方。一切都完成了。
天父,我们祈求,愿这成为我们大家的一个伟大时刻,使我们能感受到圣灵的同在;这道的作者回到肉身的帐棚里,向我们彰显他自己;饶恕我们的罪恶;赦免我们的过犯,给我们确据,即他不将罪归到信徒身上,给出那确据。他也医治我们的病痛,让人们从轮椅、担架上站起来;叫那些瞎子能看见;使那些因患癌症、晚期肺结核等医生也束手无策的可怕疾病而将死的人,可以活更长的日子。这些病超出了医生的能力,但神啊,你能超越一切的科学研究。你能超越一切的推理。今天下午,我们在传讲和聆听题为“似非而是”的道时,请应允你的仆人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7

呐,来看圣经《约书亚记》第1章和《约书亚记》第10章。第1章第1节。

1耶和华的仆人摩西死了以后,耶和华晓谕摩西的帮手,嫩的儿子约书亚,说:
2“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和众百姓过这约旦河,往我所要赐给以色列人的地去。
3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照着我所应许摩西的话赐给你们了。
4从旷野和这黎巴嫩,直到伯拉大河,赫人的全地,又到大海日落之处,都要作你们的境界。
5你平生的日子,必无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
6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必使这百姓承受那地为业,就是我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他们的地。
7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
8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
9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原注:伯兰罕弟兄现在读《约书亚记》10:12-14。]
12当耶和华将亚摩利人交付以色列人的日子,约书亚就祷告耶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
13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国民向敌人报仇。这事岂不是写在雅煞珥书上吗?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
14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耶和华听人的祷告,没有像这日的,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争战。
18

愿主加祝福在我们所读的神的道上。呐,今天下午的题目是“似非而是。”

呐,“似非而是”这个词,就像我刚刚查到的,为了确保我说的是对的;“似非而是”这个词,根据韦伯字典,意思是,“某种难以置信的事,但它却是真实的。”呐,你知道,我们听过古语说,“真理远比(人们怎么说来着?)……比小说更离奇。”真理是这样的。因为当人说出真理时,有时候它是非常奇怪的。
19

我认识一个在科罗拉多州的朋友。他们开展了一项调查,打算对麋鹿作一番调查。在一群鹿里,有二十一头麋鹿。当狩猎官过来的时候,我的朋友早在那里打猎了。他们付了一大笔钱租了保护区的一辆雪地汽车,回去作麋鹿调查。他说:“你不该花掉所有的钱。我可以告诉你们那里有几头麋鹿。”他们就笑他,问:“有几头?”

他说:“十九头。本来有二十一头,我杀了两头。”
狩猎官就笑他。你知道,一个人只允许杀一头。他说:“是的,我知道是你做的。”
“瞧,”我朋友说:“那是我做的。本来有二十一头,我杀了两头。”
狩猎官只是笑着,继续往回走。那里的确是十九头麋鹿。瞧?
他转过来对我说:“你看,牧师。我说了实话;但人们却不相信。”瞧?只是说了实话,所以,真理的确比小说更离奇。
20

在这里,《约书亚记》是一本书;实际上是旧约中一本救赎的书。《约书亚记》,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救赎的书。因为救赎包含两个部分。无论在哪里,救赎都有两个部分。那就是“出来”和“进去。”这两部分构成了救赎。“出来”和“进去。”

摩西代表律法,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然而,约书亚代表恩典,带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另一种说法是,律法与恩典是神诫命中的两个不同方面。呐,律法把他们带出来,是摩西;约书亚则带领他们进去。
它也代表了我们现在的一些事。呐,它代表了,以色列人走在旅途中,从埃及出来要进到应许之地;我们也是从世俗的埃及与混乱中出来,走在去应许之地的路上。“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约翰福音》14章,“出来”和“进去。”
21

律法使我们认识到自己犯了错,但恩典赦免了我们。律法没有救赎的盼望,因为你要完全遵守它。律法里没有恩典,因为律法只是指出你是罪人,但恩典告诉你如何能从罪里出来。律法是警察,能把你投入监狱,但救赎却是要来为你付赎金的那位;“出来”和“进去,”进入恩典中。

《以弗所书》,呐,我们发现旧约里也有同样的书。我认为这本《约书亚记》很匹配。恰当的说法是,它是旧约的《以弗所书》。用“旧约的《以弗所书》”来称呼《约书亚记》是非常好的,因为它真的与之相配。
22

呐,我们发现约书亚代表恩典,或某个挽回祭,它不能在律法存在的时候和它并存。

任何引导人们前进的信息,也不会与过去的信息保持一样。不会一样的。这正是你们今天的麻烦所在。耶稣说:“人可以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或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吗?两样都坏了。酒会把皮袋裂开。”[太9:14]它们承受不了。
只有当摩西去世以后,约书亚才能进入他的事工。所以你们看到这里的第一节经文说,“我的仆人摩西死了。现在你要起来,领这百姓进入应许之地。”摩西代表律法,律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律法的时代过去了。
23

以色列人出发了,他们确实是以恩典开始的。在有律法之前,他们已经有了恩典。他们在埃及时,没有律法;那里没有律法,只是一些祭司等,但他们没有任何律法。律法还没有赐下来。恩典为他们提供了一位先知。恩典也提供了赎罪祭,献祭的羊羔。这星期我们要进入那个祭物里,那血里,因为你的医治就在那里。在有任何律法之前,赎罪祭就已经提供了。恩典是存在于律法之前,律法之间,和律法之后。

所以就有约书亚代表恩典,他一直伴随着律法,但只要律法还摆在它的位置上,恩典就不能起作用。
在这末后的时代,教会世界也是这样。它一直跟着走,扮演它的角色,但将有一个时刻来到,那时它必然结束。必定要这样。这必定也有一个旅程像《以弗所书》说的那样,跟别的旅程完全一样。必定有一个《以弗所书》来到,一个以弗所,这旅程中的《以弗所书》。注意。
律法永远不能救罪人,正如我所指出的。它做不到。因此,这应许之地就代表一个恩典的日子。看,律法不能领他们进入那地,进入那旅程。
24

你是否注意,在那个旅程上,他们的旅程有三个阶段。第一,是在埃及,在献祭的羊羔下凭信心预备。然后,他们过红海,进入分别出来的旷野,它代表旅程的另一个阶段。

因为他们都在准备,当他们都准备好了以后,他们就来到了红海,但又一次失败了。人们看到神所行的许多奇事后,还是不信。他们仍然不信。神打开了红海,领他们过去,这点上我们被教导说,所有人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林前10:2]。
25

呐,他们受洗了,悔改并受洗,出来走入新生命中,进入一块新土地,踏上一个新旅程,走在新的人们中间,有神的手在他们身上。但在他们的进程中,最后到了一个地步,他们不满足于靠着恩典去走。他们必须做些自己能做的事。

呐,人们今天对神的医治或神恩典的其他作为也是这样想的,他们总想做点什么。你们除了信,什么也不需要做,只要信神。
他们,如果他们继续下去……这应许不是在律法之下赐给他们的。应许是在律法以先就赐下的,没有任何条件[加3:17-18],“我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了;上去进入那地吧。”但在他们到达那应许之地以前,他们已经决定,他们自己得做点什么事。
呐,我们在人类中间也发现了这种情形。我们很容易那样,“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我们觉得,我们也得搀到其中做点什么。
你的确要在其中做点什么,那就是放下你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想法,顺服全能神的旨意和心思,这就行了。这就是全部的事。只要相信他的应许,什么也不要想。靠着它行走,其余的,让神来做。
26

后来他们想要一个律法。神总是把你心所渴求的赐给你;他应许要那样做。但是我们发现,当他们从神起初应许他们的道路上偏离了,这就成了他们肉中的刺,直到律法被撤去,直到耶稣基督来到并被钉在十字架上,才废掉了律法。它曾是肉中的一根刺。

不管你凭自己想要做什么,它总是让你蒙羞,它总是给你带来不利。只要单单地信靠神,问题就解决了。神的应许是,“我是主你们的神,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瞧?你们中间若有病了的,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出15:26;诗103:3;雅5:14]主应许过,他所做的事,也要在他的教会里做[约14:12]。
27

为什么我们要接受这些将从这书上被勾销的组织等东西呢?看,它成了肉中的刺。现在是末时了,我们要再次与这事面对面;这取决于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和别的教派。瞧?你走不下去了,你必须回到完整而全备的福音上来。这是由一位完全的神为完整的人做成的,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们知道这些事是真实的。

28

呐,如果我们注意,以色列人在旷野直到各各他的途中,是他们犯最大错误的地方。那时,(见《出埃及记》19章)他们接受了律法而放弃了恩典。他们本来有恩典。他们本来有一位先知。他们本来有献祭的羊羔。他们本来有救赎。他们已经被领过了红海。他们的疾病也得了医治。他们从被击打的磐石得了水。他们有从天而降的吗哪。他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得到了供应,但他们还是想要别的东西。

呐,这正是今天我们的《以弗所书》的完美预表。没错。我们经过路德走了出来;我们经过卫理公会得到了成圣;又经过五旬节派得到了灵恩恢复,这跟旷野的途中完全一样。当神带我们出来后,我们做得很好。但后来怎么样呢?也想要跟其他人一样。呐,我们发现,能把我们带过去的只有恩典,永远不是律法。
29

约书亚在这里预表末日的事工。瞧?呐,记住途中的那三个阶段。所有东西都要结束,首先是律法,一切都要结束,这样,约书亚……约书亚与耶稣是同一个词,意为“耶和华救主,”把他们从旷野带进应许之地。呐,我知道许多人坚持说……

我不是要与学者们不一致,但许多人坚持说,应许之地代表天堂。它不可能代表天堂。不会的,因为他们在应许之地还有争战、患难和惊慌等。天堂并不代表应许之地。
30

但你注意,就在他们进入应许之地前,各种各样的人都从他们中间兴起。其中一位大人物是可拉[民16:1-3]。他不想要这种单个人的领导。还有大坍,他们是如何来到摩西面前,想要告诉他说,“信息应该是这个意思,”给它加上不同的解释,加上他们自以为是的想法。所以,他们每个人都灭亡了,每个人。

耶稣说:“他们每个人都灭亡了。”
他们说:“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了四十年吗哪。”见《约翰福音》6章。
耶稣说:“他们每个人都死了。”
“死”的意思是“永远的隔绝。”他们都死了,虽然他们也喜欢听信息,虽然他们也喜欢吃降下来的吗哪。不是另一种吗哪,是真正的吗哪。
31

但当巴兰带着他的虚假教义出现时,他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为什么我们不走到一块,让我们的孩子彼此通婚呢?我们是个伟大的民族。我们会使你们与我们一样伟大。”呐,任何有一般属灵悟性的人,都能明白今天也发生着完全一样的事,就是大家彼此通婚。这是不得赦免的罪。以色列人从未在这事上得到赦免。

但后来约书亚兴起来,把他们带了出来。
32

呐,在《启示录》第6章,我相信,是在第6章,我们得到了有关七个印的教导。它被认为是……这本书被《启示录》6章的七个奥秘或七个印封住了。在末日,《启示录》10章,在《启示录》10章,我们发现老底嘉时代,最后时代的最后一位使者,在他说预言的日子里,七个印要被揭开,就是七个奥秘,遗留下来的七重奥秘要被揭开。

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东西遗留下来。改教家没有时间去管它们。在路德的时代,他只传讲因信称义。他走以后,人们就建立了一个教会。后来卫斯理来了,他传讲成圣。仅此而已。后来又出现了五旬节派。
33

但根据《启示录》10章,根据《玛拉基书》4章和《路加福音》22:17等,主应许我们,将有一个《以弗所书》临到这时代。朋友们,这是神的应许。必定要出现一个《以弗所书》,神道中的这七重奥秘必定要被解开。这事要发生在老底嘉教会时代。我相信我们就在这个时代。

我相信神儿子的再来已近在眼前。就像约书亚是在《以弗所书》之前兴起的,施洗约翰也是在又一个《以弗所书》之前兴起的。主也应许给我们另一个《以弗所书》。这在圣经中已经预言了。因此,我认为我们又再次处在《以弗所书》中。又回来了。主应许我们,七个教会时代里所遗留下来的东西……
34

呐,你不能在圣经上加添什么,或删去什么。《启示录》22:18这样说:“若有人加添一个字,或删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我们不能加添或删减。

因此,我们知道路德不能明白它;卫斯理等改教者们,诺克斯、芬尼、加尔文,一路下来,等等,他们不能完全明白,但他们所拥有的是福音真理。
但在末日,藉着这道我们被赐予悟性,我们也会明白,因为又是一个以弗所时代临到了。我们就在这里了。呐,似非而是,我先把这点放一下,因为我只有十分钟左右,然后我们就开始排队祷告。似非而是。
35

今天有一些人不相信神迹。他们说,在这个摩登时代,他们无法相信有神迹这样的事。瞧,我不是要说这种人的坏话,但他们在属灵上是麻木的。他们在属灵上是瞎眼的。他们根本没有属灵的眼光或属灵的感觉。因为人坐在人群中,有圣灵降临在当中,不管他或她是不是个完全的罪人,他们一定能感受到神的同在,因为你看见神所应许的道应验了。除非你是麻木的,当你亲眼看见它发生时,那么,你属灵上一定也是瞎眼的;我不是指身体上的。你可能有二点零的视力,但属灵上却是瞎眼的。

36

你们记得以利沙在多坍时,他出去使亚兰全军都瞎了眼吗?圣经说他这样做了。他领他们进入埋伏中,而他们却不知道他是谁。虽然看上去完全是他的样子,等等,然后,他直接走到他们中间去。但他们却瞎了眼[王下6:18-20]。

你可以站在永生神的同在中;你可以站在圣灵的恩膏下,看见它运行,而它仍然没有触动你。你可以看见神所说的对你完美地传讲出来,然后又彰显了,你还是不进去,不相信,这样你就越过了界线。你已经死了,麻木了,瞎眼了,完蛋了。他们完全是……
37

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要是那个不信神迹的人;我不知道,要是那些真实的神迹,就是那些只能用科学来证明的事;我不知道,你们科学家或不相信神迹的人,是否能向我解释,这地球是怎样在它的轨道上运转的。它怎样绕着赤道那样运行,而保持完美准确的时间?我们还没有一台机器,一块手表,或其它东西,能那样准时;它每个月都会差几分钟。但是太阳却绝对准时。几千年过去了,她从不挪移。绝对的准确。

38

月亮离地球几十亿英里,它怎么样还能控制潮汐呢。告诉我,在我们生活的这个银河系里,月亮是怎样影响地球上的水呢?你从科学上告诉我,它是如何做到的。它不可能做到,因为科学方法没法回答。但是神设立月亮来守望海洋。当月亮开始转回去,地球转到一边时,就涨潮了。但当人第二天早上醒来,在回头去看时,潮汐就退回到原来的位置。月亮是个守望者。

你说:“哦,水只是漫到了海岸。”不。
在亚利桑那州这里,一直去到肯塔基州,无论在哪里,你在地上挖一个洞,挖到够深,找到咸水,你会发现,当退潮时,管子中的咸水就下降。涨潮时,它也上升,离海岸有几百英里。
我们可以就它来讲一篇道。不管这位神怎么在荣耀里,但他的命令还是照样影响整个世界和任何持守他应许的人。他的命令已经发出。他定下了自然规律,从五旬节或任何别的时候起,它们都绝对地忠实地执行这些规律。神作出的应许,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会持守那应许,而不管人们是在哪里,相隔几千年。他的法则永远不改变。
39

种子怎样落在地里,腐烂了,又长出生命来。如果它曾经长出生命来,它看起来应该有完美的形状。如果生命在它里面,为什么它长不出来呢?你把它放入土里,生命就长出来了。为什么在那生命周围的一切,那无人能找到的生命细胞周围的一切,为什么生命细胞周围的一切东西都得死去,这样它才能长出新生命呢?生命细胞周围的一切必须死去,烂掉,然后它才能长出生命来。

40

人也是这样。只要还有人的任何成分、人的想法,神生命的细胞,圣灵,就无法做工。只要什么地方还有一点没有烂掉,你就不能得到医治;所有人的成分,所有科学的想法,所谓的神迹的日子已过去,都得烂掉。这一切,不但要死去,还得烂掉,然后生命的细胞才从那里长出新生命。这是它能生长的唯一方式。

这就是我们得不着所求的原因。我们总想掺入太多自己的想法了。
这就是为什么路德派教会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往前走,五旬节派和其它也是这样;因为他们引入了一大帮神学家,“这不应该是这样。这是给另一个时代的。这是给那个的。”他们就停在那儿了。它无法长成基督完美的形象,直到神的每一句话都接受在你里面,然后你就成了那道,跟落在地里的种子完全一样。
41

我要他们解释一下《希伯来书》11:3。有史以来我们最伟大的科学家,据我所知,是爱因斯坦。不久前在纽约,我听过他的讲课。他在讲银河系,这银河系有多遥远,并且他证明了有一个永恒。一个人每小时走几百万英里,要用去他很多年,或者说他每小时走一百万光年,要用去他很多年,三十万年或像这样的时间才能到达那里,然后又用三十万年走回来。然后,不知怎么地,他以此证明,这人离开地球只有五十年。永恒!

42

当神把它们从手中吹出去时,那些只是一个小银河系。圣经说的。爱因斯坦最后这样总结说:“任何人要解释世界的起源,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到《希伯来书》11:3去找。’我们知道诸世界是藉着神的道造成的。’”这绝对正确。科学甚至连边都挨不到。然而,你还说你不信神迹?你怎能不信呢?

科学家怎能解释挪亚时代的雨水呢?当时,在那日子之前,甚至没有一滴雨水落在地上。但是挪亚说将要下雨。当挪亚的雨水下来后,它与所有科学都相违背;天上本来没有云朵,上面一点水也没有。他们可以证明,天上根本没有水。后来神裂开诸天,水像大喷泉一样倾倒下来,把全地都冲去,这就是一个似非而是。肯定的,这是多么不合情理、难以解释的。但我们知道神行了这事,因为圣经这么说。今天我们在地上找到证据,证明确实有过洪水。神行了这事。这是一个似非而是。
43

神选了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名叫亚伯拉罕,他妻子也六十五岁了,已经过了更年期很多年了[创12:1-4];神选了这人,在他七十五岁时赐给他一个应许,他要从所娶的这妇人,半个妹妹那里………从他妻子还是小姑娘时,可能只有十来岁时,他们就结了婚,就与她住在一起,现在她已经六十五岁了。神说:“你要从这妇人生一个孩子。”

要是亚伯拉罕说:“我不相信似非而是的东西。我就是不能接受这点,”那会怎么样?那就永远不会发生了。
但你看,当你说你相信什么事时,你就得付诸行动。后来,主吩咐亚伯拉罕与一切的不信分离,单单与神同行。他不但没有软弱,反而更坚强了[罗4:19]。当他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那孩子出生了[创21:2]。
44

亚伯拉罕怎能带着他儿子,走三天的路程,可能离有文明的地方相差九十英里远,上了主所指示他去的山上,献上他独生儿子以撒呢?[创22:2-10]以撒背着柴火上去,我们都知道,他是基督的预表。在那座山上,亚伯拉罕要把以撒献为燔祭,这时,他要完成神吩咐他的一切:刺穿他儿子的咽喉,将他刺死,他就从鞘里拔出刀来,举起手,为要顺服神,顺服这道。因为圣经说:“他知道,除非神持守他的应许,否则就不会作出应许。他也仿佛从死里得回他的儿子,后来,神必能叫他从死里复活,把儿子还给他。”[来11:19]

45

当亚伯拉罕准备完全顺服神时,神抓住他的手,说:“亚伯拉罕,住手。”旷野里就有一只公羊在那山顶上,角缠在葡萄藤中,而那里有狮子、狼、土狼、豺狗和会吃羊的大猛兽。羊又处在山顶没有水的地方。那只公羊是怎么上到那里的?亚伯拉罕就捡起周围的石头,筑了一座坛。但不管怎样,公羊就在那里。[创22:12-14]这是个似非而是。

任何相信神并接受他道的人,不管境况如何,神都必行另一件似非而是的事来持守他的道。因此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主已经为自己预备了祭物。”神仍然能使似非而是的事发生。如果你单单接受他的道,今天下午他也能行这事。
46

但以理从满了饥饿狮子的坑里出来,怎么可能这样呢?这人在一群饥饿的狮子中间,整夜与它们呆在洞里,却毫发无损,怎么可能这样呢?别人所看不见的主的天使就站在那里。这是个似非而是。必有某样东西拦住狮子,不让它碰到但以理[但6:19-23]。

当时,有几个希伯来少年走进烈火窑中,这件事在那个伟大的时代是违反所有科学常理的。一个人被扔进火窑中,那抬他们到窑里的人都烧死了,而他们落在火窑中,在里面活了一阵子,这是不合科学的。火窑所做的只是松开他们的镣铐[但3:21-27]。这是一个似非而是。它无法解释,也无法推理,然而却是事实。
47

再来看约书亚,我们正在谈论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刚刚领受了摩西所传的信条、律法和仪式,而它们当中一点也没提到人能有权柄使日头停住的事。但是他有从神而来的使命,“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们了。我必在那里。”[书1:3]仇敌都被打败了。

太阳正在落山。如果那些王有时间在第二天再次集结的话,他肯定会损失兵力。因此约书亚知道他需要日光。他抬头看着太阳,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书10:12]约有一天之久,就是整个晚上,日头一动不动,月亮停在那里。这是个似非而是。一个走在神旨意中的人,也可以行这样的事,因为他是处在,他又处在以弗所,处在《以弗所书》中,并带着福音。肯定的,这是个似非而是。
摩西手里拿着一根杖下到埃及,拯救以色列民,也是个似非而是。那时埃及拥有各种军队和训练有素的人[出4:20]。这是个似非而是。
48

童女怀孕生子也是个似非而是。童女怎么能呢?这违反了所有的科学常理,一个没有出嫁的女人能生子,不仅是一个儿子,而且是以马内利,他被证实的确是经上指着他说的那位[路1:34]。这怎么可能发生呢?这是个似非而是。因为几百年前神对他的先知说过,先知顺服神的道,道就被说出来[赛7:14]。“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我们相信这事。肯定的,它是个似非而是。

耶稣怎能在水面上行走呢[可6:48-49]?这是个似非而是。一个人,就他双脚的大小,是不可能走在水面上的。但耶稣行了。这是什么呢?无法解释,然而它却是个似非而是。神做了。我们也相信。
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可6:38-44]但他做了:不但加增了鱼,而且是烤鱼;不但是饼,而且是烧饼。他怎能变水为酒呢?[约2:7-10]这都是似非而是。
49

耶稣医好患大麻风的病人。人们到今天还没有什么办法医治大麻疯,科学也没办法,但耶稣用他的道医好了它。这是个似非而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道仍然医治病人。这肯定是个似非而是。

他叫死人复活,他们肉体的生命已经离开了他们:拉撒路[约11:38-44],拿因城寡妇的儿子[路7:12-15],睚鲁的女儿[路8:49-55]。耶稣用他的道叫死人复活,因为他就是道。
再说一件大事就结束,来证明他是弥赛亚,证明他是谁,他必须奉命而来,对道做出回应。这道说,主告诉先知说,“主你们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我。”[申18:18]
50

有很多人兴起来了。几百年来,他们没有一个先知。哦,他们有祭司和大人物,就像我们读到的从《玛拉基书》到《马太福音》之间的历史书,四百年间出现了很多大人物。但没有先知。

后来,当耶稣出现时,为了证明他是那得到彰显的《以弗所书》,约翰宣告了这事。耶稣是那位,他自己就是被彰显出来的道。
有一天,彼得与安德烈一同到耶稣那里去,他名叫西门[约1:42]。耶稣站在那里,他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人(注意听!),当他站在那里看着这人时,就说:“你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这是个似非而是。肯定是的。肯定是个似非而是。
51

当腓力站在那里,听到这事,知道这一切都能证明他就是弥赛亚,他就肯定了,也相信了。他不麻木,也不瞎眼。他跑到几英里外的河边,找到他的朋友拿但业。当时,他就走上来。腓力的信心,能够带另一个人到聚会中来看。

当拿但业走到耶稣面前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约1:43-49]
这使他大吃一惊。他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呐,注意,这是无法推理的。是的,先生。是无法解释的。他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一个似非而是。
52

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当他经过撒玛利亚的一座城,名叫叙加,他就坐在那里,等候他的门徒进城买食物。注意,一个坏名声的妇人出来走到井边。耶稣对她说:“妇人,请你去给我打水喝,或请你给我水喝。”[约4:4-29]

妇人说:“你向我要水喝是不合宜的。我们是……我是撒玛利亚人,你是犹太人。我们跟你们没有来往。”
耶稣说:“但你若知道对你说话的是谁,”注意看,必要发生的这个似非而是。不要错过了。她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撒玛利亚妇人,你是犹太人。我们没有来往。”
耶稣说:“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或跟你说话的是谁,你必求我给你水喝。”他继续与她交谈,直到他发现她的问题所在。耶稣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没有丈夫是不错的。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因此,你这话是真的。”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以色列人已经好几百年没有看见先知了。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
耶稣说:“我就是他。”
53

[原注:磁带有空白。]这是个被证实的似非而是,所以它必定是福音的真理,是所应许的事在此得以成就的福音,也被证实了。

呐,让我再给你们看一个又大又尊荣的似非而是,就一会儿。在《约翰福音》14:12,耶稣说,他应许凡信靠他的信徒必定做同样的事。对不对?神,他制订律法或应许,就必定要持守那个应许,他才是神。他的确持守了。想一想,这位神,瞧,这本身就是似非而是;因为神,他作了应许,就不能打破那个应许,他曾应许把他行过的事赐给他的子民,贯穿各个时代,直到他再来。“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凡受造的,普天下);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可16:15-17]神必持守这道。因为他说过了,这话从他口里发出,必要成就[赛55:11]。
所有经文都必须应验。所以,听到神儿子耶稣作出这样的声明,单单这点就是个似非而是,“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呐,圣经在《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是个似非而是,因为它必定做成。他说:“天地要废去,但我的话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太5:18;24:35]都必定成就。
54

呐,朋友,我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今天下午他也能够在这会堂里行一件似非而是的事,因为他应许过这些事要发生。

他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有那么多的应许,圣经中留下那么多的应许,这是教会时代的又一个《以弗所书》。我们有了七个教会时代,他应许我们在老底嘉教会时代,将有另一个《以弗所书》。没错。我们就在这儿了。我全心相信耶稣基督作过这应许。
正如几个星期前我在这里所讲的最后一个信息,你对着墙站在那里,每次你移动手指头,它就会绕着世界转,永远不会停止。你所作的每个举动,在审判时你都会看见。电视证明它在那里,那是第四维空间。因为电视并不制造图像;它只是把电波送入显像管,你就看到了图像。世上所发生的色彩,一切,每个移动物体现在就在这里走来走去,都作了记录。有一天你的记录要停止,然后,你要为那个记录作出交代。没错。
神啊,让我这样被种下,让我向自己和周围的一切全都死去,而意识到今天活在我们当中的神之道。让我们祷告。
55

主耶稣,当神成为肉身时,你就是那个似非而是。天父,我祈求你今天下午来彰显你自己,今天就在这里对我们证明出来。不仅对我们证明,还有,我想,坐在这里有百分之九十或更多的人都相信神的每一句话。让我们再次看见你,让我们知道你所说的这道,仍然在全世界各地运行,就像录音带一样。主,让我们今天就进入那个录音带里。让我们进去,不只是听由人的口出来的第二手的东西;而是让那个口,那个人和坐在这里的所有会众都成为你的道。主,我们准备向自己的想法死去,为要看见你持守你的应许,“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祈求你应允这些事,奉耶稣的名。阿们!

56

在我们排队祷告之前,我讲一件事。有一天我跟我的老朋友,一位医生一起吃雪糕。他说:“比尔,我想问你一些事。”

我说:“好的。”
他说:“你相信……”这就是我得到“似非而是”这个想法的地方。他说:“你相信似非而是的事吗?”
我说:“当然啦。”
他说:“我知道你相信。”他跟我说起某个人接受代祷后得了医治;他卖了好几年的癫痫药给这个人,有时候他们一天会发作七、八次:那药药性很强。他说:“病再也没有回来。我一直都见到他们,但再也没有病了。”他说:“我要告诉你一些事,就是让你知道,我相信你所谈论的事。”
57

他说:“在大萧条时期,我儿子就在这里的店里。”他说:“他当时正在等某个年轻人,只能说他……有人叫他去排队买药。一个人走过来,他带着妻子,一个小妇人,你看到她,就知道她随时都会生产。”他说:“那妇人站着排队,再也站不住了,”他说那人就扶着妻子走进门里,他妻子就靠在他肩膀上。“

他说:“我儿子走上去,说:’我能帮你们吗?’那人说:’好的,这是医生开的处方。’但他说:’我想和你讲明白,我们还没有拿到钱。我们会从县里拿到钱,但我妻子再也撑不住了。医生说她得马上吃药,是否请你给她一点药,我会马上到那里去,站在队里,等我从县里拿到钱再过来。’”
“我儿子说:’先生,对不起。没有收钱就给药,这违反了我们的制度。’你知道那年头日子不好过。他说:’我为她感到难过,但我无能为力。’”
58

他说:“我正坐在后面看报纸。我抬头一看,有样东西奇异地使我的心热了起来。我就走过去,说:’等一下,孩子,等一下。’那人刚要走出去,他说:’好的,没事,孩子。’他刚要走出去,我说:’等一下。这是什么呢?’他说:’瞧……’”这人就向他作解释。

他说:“让我看看处方。”他说:“等一下,孩子,我给你拿药。”
他说:“我走到后面,照医生写在纸上的处方把药配好。我走过去,他们拿了药,”他说:“我把药拿给他,不知道会不会拿到钱,但我想会的。我只是感到我应该这样做。”他说:“比尔,当我把药放在那妇人的手里时,我看见一个人站在那里,那是主耶稣。”他说:“我后来读到那节经文,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他说:“比尔,我的眼睛怎么了?我真的看见他了吗?”
我说:“是的,先生。我相信。我相信,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你尽了一个药剂师的职责。耶稣说:’你们既作在这些人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我相信这事。”
59

我相信同样的事今天也会临到这里的会众身上,耶稣基督会彰显他自己,使他自己今天下午道成为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你们信吗?主祝福你们。

现在,我们要按祷告卡叫人,让人们上来。呐,我们不能叫太多,因为我想,现在我正看着表,我只有二十五分钟,算一下,我们得在四点钟结束,但是,我们会继续的。呐,我想,让我们从A祷告卡开始。是A吗?A,让我们从A-1开始。
谁有A-1祷告卡?一个号码就喊一次,如果你是残疾的,我们可以带你上来。好的。A-1祷告卡。谁有,请举手,在这会堂的什么地方?好的,上来吧。在很后面。你能过来吗?女士,请你过来。1号,2号,谁有2号祷告卡?A-2,如果有,请你举手。你能走路吗?好的,上到这里来,排在这边。3号,请你快一点举手,让我能看见你;我们不想等太久。3号祷告卡,请你举一下手。好的,在那边的男士。好的,请上这里来,先生。
4号祷告卡,你能快点举手吗?呐,尽量快一点。4号祷告卡。好的。5号。我一叫到,你就站起来。5号。好的。6号,7号,8号,9号,10号。10个了,1,2,3,4,5。10个了,好的。11,12,13,14。14号,你过来了吗,先生?好的,14,15。好。现在应该够了吧,今天下午这些就够了,因为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60

呐,你看。我要你们全神贯注地看着我。呐,耶稣作出这应许,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约14:19]你信这话吗?“世人,”世界,是指“世界的秩序。”看,耶稣知道世人会追求时髦的东西。“他们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他应许说:“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对不对?圣经说,(《希伯来书》13:8)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信这话吗?这是一个应许。

呐,你们不必上这里来得医治。你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相信这道是真理。呐,我要求你们,如果你们愿意,请保持敬畏的心安静一会儿。
61

毕利,他们都上来了吗?有两个没来,三个没来?怎么说?再叫三个?3号,3号祷告卡。怎么说?墨西哥语3号怎么说?有人会说吗?[原注:有人说:“tres。”]好的,他们真的听见了。谁拿到那张祷告卡,请你进来排队,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