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830E 问题与解答

1

晚上好,朋友们。我刚跟我们所爱的牧师弟兄说话。我猜,还有一些人在等着会面,我做不了;实在做不动了。哦,我让那些异象搞得太累了。瞧?下午有很多异象,大约十五到二十个,真把我给累垮了。只想找个地方歇一下,就出去了。我说:“内维尔弟兄,如果你能讲,就讲吧;我要溜走了,回家去。”我说:“我简直要趴下了,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我说:“我再也撑不住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会众问我,你能不能答完那些问题。”我从来都不想逃避任何责任。我很感激内维尔弟兄。也许再过几分钟……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我知道还有……比利进来,我说:“他们都来了吗?”
2

他说:“爸爸,还有二十多个人等着。”所以,我不能都跟他们会面了。今天有三十来人,大约有二十五个异象;所以,你能想象我有多累。真是太疲惫了,脑子真的太累了。但我们要祷告,马上开始解答剩下来的问题。呐,要是我去了亚利桑那,这些问题还留在脑子里,我就会很烦。若主愿意,我会很快回来。哪一天,我要尽快传讲这主题:正确的结婚与离婚。让我们祷告。

3

亲爱的神,你知道我的内心,也知道我的感觉;你知道我的一切。我祈求你,神啊,有许多人,我让他们等太久了。主,还有许多人在等着。但我非常感谢你,我相信,今天来会面的人没有一个不得着帮助的。我相信,每个人出去时又欢喜又满足。那些事我自己是无法解答的,但你在异象中临到,将他们过去的生活揭示出来(他们许多人此时就坐在这里听,知道这是真实的);给他们揭示了过去生活里导致这些事发生的东西。主,他们知道,若不是你的帮助,我根本无法知道那些事。

我祈求你,天父,尽管我很累了,但我欢喜做你的仆人。我祈求你祝福那些在等候的人,很多人都想来会面。神啊,我坚信,他们必蒙你的眷顾,你伟大的圣灵必赐给他们所需要的一切。
请帮助我答完这些问题,亲爱的神,也帮助我尽力答好它们,这样,你的子民就能得到问题的答案。我请他们写下问题,他们写了,我感到有责任尽力为他们解答。所以,我祈求你赐给我力量,使我能对你和会众尽到责任。奉耶稣的名我这样祈求。阿们!
4

呐,我们要从早上剩下的问题开始。有些问题我可能读不出来,因为我讲话太多,有些沙哑。多少人今天经历了辨别的恩赐,真正感激神赐给你们所求的?瞧?那种聚会是他们经历过的最好的聚会。你想知道的事和隐藏在生活里的事被揭示和说出来了。

记住,这些事……呐,很多人知道,那些事要是说出来,公开出来,肯定是很尴尬的,但除了我和神知道外,没人知道。所告诉你的事,必定是你与神之间的事,不要再管它了。多少人知道,主揭示那些事,是为了让你得着帮助?若是这样,请你们举手。瞧?我甚至不认得这些人,对他们一点也不了解,但神知道。
5

呐,现在让我们尽快来解答问题,看看能不能答完。这里另有一个问题,写着,“三号。”我相信是一封信;没错,是一封信。对不起。我过来时,就把它们放在这里,我想,是的,先生,这也是一封信,写着,“问题,”但我相信是一封信,问题写在信里。不,不是,这问题是关于一个梦的。好的,我读一下那梦,然后看看主是否给我梦的解释,我再尽量给你们讲解。我猜想,里面有你的地址。让我看看有没有;如果没有,请这位问这问题和梦的人写下你的地址。没有,里面没写地址。

不管是谁写这信的,他是写给我的,请把地址给比利,这样,在我去亚利桑那的路上,我会进到沙漠里祷告。如果主给我梦的解释,我才知道寄到哪里去(你瞧?没有地址,就不能把解释寄给你),如果主赐下解释。除非是这样,不然我就不说什么,因为我只能这样做;那么,我就知道它必定是对的。
6

Q-376 [问题376]新妇,就是那些相信这信息的,要到西部去,我意思是,最终要在那里聚集吗?

7

Q-377 [问题377](呐,等一下,这是给……等一下。哦,不,不是,上面写着“Rev”。我想,是《启示录》的某章,看上去像“凯普斯牧师,”我有点糊涂了。你能看清楚吗?确实很像是这样。瞧?是“凯普斯牧师,”然后又写着……不。好的。)《启示录》12章是讲新妇的吗?

不。“呐,新妇最终要到西部去吗?”就我所知,不要;新妇是普世性的,遍满全地。呐,明白的人请说:“阿们!”[原注:会众回答说:“阿们。”]
无论你在哪儿,死在哪儿,不管怎样,你若在基督里死了,神必把你与他一同带来[帖前4:13-18]。无论人是被烧死、咬死、毁坏,无论怎样,主再来时,神都必把你与基督一同带来。你不用聚集在西部或什么地方。主带领你去哪儿,就去哪儿。
8

不过,如果你觉得想去西部,让我走之前在这里把这点讲明。呐,(他们在录这信息吗?有吗?好的)不要让我来告诉你要去哪里。如果你觉得要去西部,就去吧。如果你觉得要去东部、北部、西部或南部,你就去主带领你去的地方。明白这点的人请说:“阿们。”[原注:会众回答说:“阿们。”]

9

我不想要告诉哪个人不要去哪里。如果你想去亚利桑那的图森,就是我现在暂住的地方;好像我早上告诉你们的,我很想家,却没有一个家可去。我盼望有个人,有个地方,我能称它是家,可以回去。今晚,我若有一万块,能够都拿出来买一个住处,使我可以说,这就是我要称为家的地方,我会都拿出来买的。但没有这种地方。

弗里曼弟兄,我还是孩子时,你就认得我了;我四处漂泊。永远不要四处漂泊;找个你喜欢的地方住下来,等候主耶稣。
但如果你要去西部亚利桑那的图森,我住的地方,欢迎你;我很高兴你去那里。你们是我的弟兄姐妹。我愿意做任何事来帮助人。你们所有到那里去的,我会尽力而为来欢迎你们,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们,带你们到各处看看,尽我所能的去做。你们总是受欢迎的。
但如果你们去那里,是因这种情况,认为新妇什么的将要从亚利桑那的图森被提上去,唯有那个地方,那你就错了。不要因为那样而去,不要为了那样而去,因为这是错误的,是不对的。
10

呐,《启示录》12章……但有一件事,主向我启示,或对我说了,我刚从那些异象中出来,你瞧?有点难以脱离它们。瞧?但看来,主似乎要我再多说一些关于去西部的事。

呐,前面我说过了,我不是为了去那里而去那里;我去那里,是因为我被引导去那里。但要呆在那里,为自己安一个家,我想是错的。不,我想不是这样,那只是短暂的,等到神差我去那里的目的达到了,就完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我为何去,但我不只是为了去而去。
11

前几天,有个问题这样问,“我们知道为什么你第一次去亚利桑那,因为那些天使要出现。你为什么要第二次回去呢?”你们记得读过这问题吗?

多少人还记得,那事以后,我回来,坐在李·维尔博士(我相信,他就坐在会堂的什么地方)和我妻子前面?我正在谈论亚利桑那和我们住在那里的事,有一道光下来,一只手在墙上写字:“回亚利桑那去。”多少人还记得?这才是我回去的原因。我不知道为何要回去,当我到那里时,主向我启示我回去的目的。如果我讲出来,撒但就会拦阻。但它不知道我内心的事。它不是道,所以无法晓得我内心的事。但我若讲出去,它就会听见。瞧?所以,记住这点。
12

呐,那天我说过,我所讲的,可能让你们产生一个错误的印象,我说:“不要来亚利桑那。”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不要来”意思是:如果你有带领而来,你就尽管来;如果你有带领去加州或亚利桑那州,不管什么地方,你就去。但如果你去那里,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要去那里,因为我相信你会呆在那儿传道。”我相信,你去那里就错了。瞧?我传道的地方是这里,就是这帐棚;就是这地方。

在亚利桑那,我一次聚会也没举办过。我在亚利桑那,每次只是呆几个小时。我在那里没有聚会。我在凤凰城有个商人聚会,是圣诞节过后和年初,就是这些;我答应过了,没有别的。
就目前我所知的,下一次聚会就在这里,在第八街和佩恩街之间的伯兰罕堂。我有三、四十个题目要讲,我知道,一次要花上一两周的时间才能全部讲完。从心里说,我想在这里传讲,就是在印第安那州杰弗逊维尔的伯兰罕堂。
13

呐,如果你真要到什么地方去,以便能一直听到这道,我们这信息,我们这信息并没什么两样。它跟你一生中所听到的信息是一样的,只是有更多的东西被启示了出来。这信息与路德所传的是一样的;与卫斯理所传的是一样的;与五旬节运动所传的也是一样的,只是多增加了一些。这些就是:七印的揭开,是那些改教家所遗留下的,瞧?在这时代它才被知道,以前还不能被知道。五旬节运动的信息在路德或卫斯理的时代还不能被知道;需要等到五旬节运动的时代到来才被知道。但五旬节运动不是别的,而是更为超前的路德时代。正如谷物成熟或饱满,教会也是这样。

14

如果今晚我有讲道,我打算讲这主题,我在圣经上作了记号:就是从埃及挪出到巴勒斯坦的葡萄树。多少人知道神曾说,以色列是他的葡萄树?然后我要从这点引出:耶稣就是那葡萄树。而教会现在已经被挪到世界中了,不是种在泥土里,而是种在基督里,她必定要结果子。你瞧?如果我有讲道的话,这应该是我今晚的信息。但我想最好先解答这些问题,所以我就把那个取消了。也许下次来,我可以传讲那信息。

15

《启示录》12章并不是讲新妇的。《启示录》12章,我还没详细查考,但我知道,它是讲那位身披日头,脚踏月亮的妇人。月亮代表律法;妇人代表以色列,即教会;她头上的十二颗星代表那十二个使徒,十二个教会时代,等等,它们都过去了。瞧?日头在她的头顶上,你们看,月亮是日头的影儿;律法是那将来美事的影儿[来10:1]。那妇人是以色列,不是新妇。

呐,我不想多花时间了,因为我得答完所有问题。
16

Q-378 [问题378]《罗马书》7:14-18,“14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15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16若我所做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17既是这样,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我不明白这些经文。

瞧,他们把经文写了下来;这是保罗在对罗马人说话。呐,他说……让我把它稍微解释一下,你们就能明白了。他说:“在我里面有两个人:一个要我做正确的事,另一个要我做错误的事。每当我要去做正确的事,那错误的就来拦阻我。”
你们下午来会面的人跟早上来的,多少人也遇见同样的事?瞧?是同样的事。早上我略为谈到了这点。
17

你有一个外头的人,被五官所控制;你也有一个里头的人,被一种感官即信心所控制。如果五官与信心不一致,信心也不会与五官一致,一个跟另一个是互相矛盾的。呐,如果五官与信心一致,那很好;但如果五官与信心不一致,就不要去理那五官。

呐,比如说,耶稣做了一个声明,一个应许。里头的人说那是真实的;外头的人就推理说,那对你不可能是真实的;那么,就不要去理那外头的人,而接受里头的人。呐,保罗所说的也是同样的事。在律法以下,他是卖给肉体的罪了。我们每个人也是这样。就是这原因,我们才有这些麻烦,结了四、五次婚,这个、那个,各样的罪,奸淫等等,这些罪伴随着我们的一生,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我们是属乎肉体的,那部分必须灭亡。然而在里头,我们是个属灵人,即里头的魂,就是对神话语的信心。然后,我们藉着信心使自己外头的身体服在道以下,并接受神所说的话。
18

我怎能从苍耳草中得到麦粒呢?对我来说,不可能做到。唯一能够做到的方法就是:把苍耳草里头的生命转换成称为“麦子生命”的细胞。然后,你把苍耳草埋入地里,它就会长出麦粒,没错,瞧?因为麦子的生命必须放入苍耳草里。苍耳草的生命被拿掉了;但它的特性还是扎人,瞧?要等到新生命完全从地里冒出来,生长以后,才是麦粒的生命。当它长出来后,就不再是苍耳草,而是麦子—是麦子了。但它在地上,还在地里,还是苍耳草的时候,仍然是扎人的,但它里头已经有了麦子的本性。

只要你还在这生命里,你就还是扎人的;只要你还活着,就还有属肉体的本性困扰着你;但里头的你,已经重生了。当你复活时,就必有基督的形象,一切的罪都离开你了。瞧?就是这回事。
19

我可以说这件事吗?听上去好像笑话。有个印第安人,他们是很好玩的人,不是很好玩,而是我们觉得有些古怪;但他们看自己很正常。如果你了解他们,他们并不古怪。有一次,有个印第安人得救后,人问他……

20

我记得一件事,发生在亚利桑那的凤凰城。比利下去要分发祷告卡。他站在那里分发祷告卡。那些人跑上来抢着拿祷告卡。那些身体好的人,确实有头痛、牙疼或脚趾痛等毛病,他们都拿到了祷告卡,是吗?鲁德尔弟兄。他们拿到后,就排在祷告队列里,我所知道的只是,这个有头痛,那个有脚痛,诸如此类的毛病。而那里坐着一些患癌症等病快要死的人,却不能到祷告队列里来。我说:“比利,下去问那些人,他们得了什么病。如果不是癌症或很严重的病,或会死的病,就不要发祷告卡给他们。去把那些若没有主的帮助他们就会死的人叫到祷告队列里来。让其他人先等一下,他们可以进到快队列里来或什么的。让那些快死的人进到祷告队列里。”我说:“去问问他们。”

他说:“好的,你说过,’整理一下卡片,分给他们,’我正在这样做呢。”
我说:“但你分给那些跑到前面来拿的人,而那些可怜瘸腿的或病重的人却拿不到。”
“好的,我去问他们。”
他下去了。那里有个印第安老人,他们很古怪,他不愿坐在椅子上。人们给他一张椅子,但他却坐在帐篷地上。他戴着一顶帽子;也不愿脱帽子;帽子后面插着一根羽毛,就坐在那里。
比利朝着他走去,经过时,他说:“你要祷告卡吗?”
“嗯嗯。”
比利说:“你得了什么病?酋长。”
他说:“我病了。”
他说:“但你得了什么病?”
他说:“我病了。”
他又问:“但我要知道你得了什么病。”
他说:“我病了。”
21

比利从他嘴里只能知道这句话。他说:“好吧,我一会儿再过来。”所以,比利走过去问别的人。那印第安老人一直盯着那叠祷告卡,看到它越来越薄了。每次,比利从口袋里拿出祷告卡,它就变薄了。所以,过一会儿,那印第安老人站起来,走过去,轻轻拍着比利的背,要让他记得他也在这里面。他问:“酋长,你得了什么病?”

他说:“我病了。”
他说:“可是,酋长,你得告诉我。爸爸说,这些祷告卡不发给那些只是肚子痛、头痛或其它小病的人,只发给那些病很重的人。”他说:“酋长,你病得到底有多厉害?”
他说:“我病了。”比利让他坐下来,卡片快要分完了。几分钟后(这老人一直盯着那叠卡片),他又走过来,轻轻拍着比利。然后,比利就把卡片放在他手上,说:“酋长,你就在这里写’我病了。’”哈哈哈!
22

他来进祷告队列里,我为他祷告,我问:“你相信吗?酋长。”

他说:“没错。”
我又说:“那么,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
他说:“没错。”
我说:“你会好好去做吗?”
他说:“没错。”
一星期后,我遇见他。我相信索斯曼弟兄也在场。那时,帐篷聚会还在进行着,是在凤凰城。过后那星期,我遇见他。我问:“酋长,你一切都好吗?”
他说:“没错。”我想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跟……那个留着白胡须的老人名叫什么?就是到阿帕契印第安人那里去传教的传教士。我想不起他的名了。瞧,他是个很好的老人。你知道,他妻子癌症得了医治。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能说的就是这些。我告诉他,要说’我病了,’他只懂得说这个,’没错。’”所以才会那样。你瞧?“没错。我病了。”
23

后来有人告诉我,说那印第安人已经悔改信主,领受了圣灵。这人就问他:“你最近好吗?”

他说:“非常好,也非常不好。”
他问:“那么,你说非常不好和非常好,是什么意思?”
他说:“哦,我领受圣灵后,”他说:“有两只狗在我里头,一只是黑狗,另一只是白狗。”他说:“它们老是打仗。叫来叫去,相互打架。”他说:“那只白狗要我做好事,那只黑狗要我做坏事。”
他问:“那么,酋长,哪一只狗打赢了?”
他说:“那要看酋长给哪一只喂得最多了。”所以,我想这是一个好答案。瞧?这场在你身体里头的争战,要看你给哪个吃得多,给哪个本性吃得多,是用世界的东西给肉体的本性吃得多,还是用神的东西给属灵的本性吃得多。谁就赢了。
24

Q-379 [问题379]每个神的儿子都会满受恩膏而行出神迹奇事和异能吗?或者只有在圣灵的带领下才能行呢?

是的,是在圣灵的带领下。如果你是神的儿子或神的女儿,无论是什么,当你领受了圣灵,圣灵就会带领你行那些事[林前12:11]。
我没有时间。我很希望能告诉你们一些小故事。每次我想起这些事,都不得不略过去。但我想,这次我要花几分钟讲这个。
25

在南部密西西比州的梅里第安,比格拜弟兄负责主持我的聚会,你们一神论的很多信徒都知道,他也是一神论的弟兄。一天晚上在聚会时,比利·保罗到会场中去分发祷告卡。哦,天正下着倾盆大雨。人们撑着雨伞等站在露天。比利发完祷告卡后,他就来叫我。当他过来叫我的时候,前排坐着一位可爱的女士,另外有个女士抱着小婴孩走过来,想要使婴孩静下来。这位穿白棉布裙子或类似那种布料的小女士,她自己也是个母亲。她看见那位女士,这时圣灵就对她说话,心里有东西说:“去,为那孩子祷告。”

26

她说:“好,下次她再经过时,我要为她祷告。”后来那位女士又走过来,她拿着一张祷告卡。“哦,”她说:“我不能为孩子祷告了。伯兰罕弟兄今晚要为她祷告。如果伯兰罕弟兄要为他祷告,我是什么人,配为孩子祷告呢?”呐,她存着敬畏的心,想法也不错,但并不总是神的旨意。有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圣灵继续告诉她:“去,为那孩子祷告。”
最后,她想,“那女的不会理我的。她知道她已经拿到祷告卡,她不会要我为孩子祷告的。她把孩子带到这里来,不是要我为他祷告,而是要伯兰罕弟兄为他祷告。”
但圣灵继续对她说:“去,为那孩子祷告。”
最后她说:“好吧,让我自己好受一点,我就说,我要让位给她坐。”所以她说:“亲爱的(一位可爱的母亲对另一位说),你带着孩子,你来坐吧。”她说:“你过来这里坐我的位子吧。”
她说:“哦,亲爱的,我不是要坐你的位子,我是想让孩子安静下来。”
她说:“你看上去很累很疲惫了。”
她说:“是的。”
她说:“那么,过来坐我的位子吧。”她说:“我看见你拿了一张祷告卡。也许,伯兰罕弟兄要为你的孩子祷告?”
她说:“我们希望能叫到这个号码。”
她说:“是的,我也希望。姐妹,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哦,是的。”
她说:“我也是基督徒。”她说:“我刚才坐在这儿,主的灵一直在对我说:’去为那孩子祷告。’你能允许我为他祷告吗?我知道,如果叫到你的号码,伯兰罕弟兄就会为孩子祷告。你只管留着祷告卡,他会叫到的。”她说:“但如果我按手在孩子身上,为他祷告一下,我会觉得舒服一点,让我从那个呼召下解脱出来,这会冒犯你吗?”
她说:“哦,当然不会,亲爱的,你就为孩子祷告吧。”那孩子是个青紫婴儿[译者注∶心脏有先天性缺陷的婴儿],所以,这位女士就为孩子祷告。她让位给那位女士,自己上到第三级看台,站在那里。上面有个基督徒弟兄,很有绅士风度,起来让座给这位女士,她便坐了下来。
27

约半小时后,我进入会中讲道,讲了一会儿,就开始叫祷告卡;这位带孩子的母亲是队列里第三或第四个。她坐在那里,她说:“哦,主啊,感谢你。呐,我为那位可爱的母亲感到不好意思。我相信,那孩子现在会好了,因为伯兰罕弟兄要为他祷告。她是第三或第四个,他会为孩子祷告的。”她说:“主啊,谢谢你。”这位小母亲坐在上面,很同情那孩子。是的。

后来我走上去,要为这孩子祷告,那位母亲带着孩子上来,我看着她,说:“呐,你的孩子是个青紫婴儿。你带他到这里来接受祷告。呐,你是某某太太,从某某地方来的;但这孩子已经得了医治。有个妇人,她心里有负担,她名叫某某太太,现在就坐看台上(在第三看台上第四排倒数第一个位子),她为孩子做了信心的祷告;这孩子已经得医治了。”她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瞧?
呐,要是她没为孩子祷告,会怎么样?明白我的意思吗?呐,那位女士,作为母亲,她对孩子的同情心多过我的。瞧?这母亲是……瞧?
28

“我们都能行神迹吗?”是的。当你受圣灵带领去行神迹时,你就去做吧,因为是圣灵的带领。

呐,要是那妇人没有照着神告诉她的去做,也许她在灵里会受责备,你瞧?因为她没有顺服神。总是这样,如果你是基督徒,有什么东西催促你去做某事,就去做吧。去做吧,不要疑惑;去做。
“我想问个问题。是……”这是另一个问题,也许我拿错了。是的,这是早上的问题。“女人穿睡裤,那是给男人的衣服吗?”一定是把它混在这些问题里了。
“伯兰罕弟兄,神是在做这些事或是我正在做这些事,它发生了,当磁带……”哦,是的,我们早上答过这问题。我一定是把它们给混了。我应该把纸撕掉,但我不愿那么做。
29

Q-380 [问题380]伯兰罕弟兄,住在天城外面的那些人是谁呢?

30

Q-381 [问题381]请解释一下,每个人的天使从出生到死亡都与他们在一起吗?这问题很好。

我不愿错过它们。这些都是好问题。我要我的孩子们知道这些事。瞧?“呐,住在城外的那些人是谁呢?”住在城外的,是那些得赎的人,他们将住在城外,他们不是选民,不是被呼召的新妇。新妇将和王一起住在王国里。在城外,将是地上劳碌的君王,带来他们的劳苦,不是劳苦,而是带着各样果子进城。夜里城门也不关闭[启21:24-26]。
31

呐,山顶上的灯不是照亮全世界,它只照亮那城。但可能从几千英里外的地方也能看得见;但它不会照亮整个地球,因为圣经说,在新地上,每逢安息日、月朔,你瞧?人们必来到主面前,来到锡安,那座城敬拜神。

呐,他们要住在城外,不是新妇,而是那些在第二次复活中复活的人,他们要耕种田地,像亚当那样,管理花园等等。但王和王后将住在城中。
32

“请解释一下,每个人的天使从出生到死亡都与他们在一起吗?”呐,如果你注意,呐,这点是很深的。呐,我刚刚才拿到的。一部分是打字的,一部分是用铅笔或钢笔写的。

呐,有一位天使,但这位主的天使,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诗34:7]。瞧?呐,神没有应许罪人有天使,只有蒙救赎的人才有天使[来1:7,13-14]。你知道这点吗?主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
呐,天使就是使者。我要你们留意,这很完美,这可以向你们证明神的预定。瞧?
33

呐,当小生命在母亲的心脏底下形成时,你们小孩子明白这些事,是吗?主把你赐给你母亲。她在心脏底下怀了你,因为你靠近她的心脏。后来有一天,主下来,把你从母亲的心脏下带出来,脱离她的心脏,但你总是在她的心里。

呐,当这小身体成形,这肉身的小身体在母腹里成形时,当他一生下来,地上就有一个属灵的身体准备接受这自然的身体。呐,这孩子出生时,有能活动的肌肉和跳动的心脏,但它还没有生命的气息。只是肌肉在抽动。瞧?那么你看,如果有什么异样,如果稍后没有灵进去,那么气息就会离开我们,我们就不再呼吸,也不能活下去。但如果身体没有呼吸到氧气,肺部没有呼和吸,那么我们就死了。
34

呐,但当母亲……当孩子从母亲的心脏下哇哇落地后(我用“落地”这个词,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当孩子落地后,发生了什么?他一出来,若没有哭,医生、接生婆等人,就会拍他的屁股[原注:伯兰罕弟兄拍一下手],把手脚拉开。他需要有个震动,结果怎么样?

注意,那母亲,可能是个卑鄙残酷的人,但就在孩子出生前,会有某种慈祥的东西放在她里面。你们曾留意到,那要当母亲的妇人的样子吗?有某种甜蜜的东西围绕着她。她身上总带着那种甜蜜的东西。这是因为那小天使、小灵体、小使者正要临到那个小帐棚,它正准备来到世上。然后,当那小天使进入那身体后(那是地上的小天使,是神命定一个灵进入那身体),接着,那婴孩得有一个选择。他要做出选择。当它选择后,你就看见主的天使现在进入他里面,是一个属灵的身体,是永恒的。
35

在那将死的身体里,是个将死的灵;但现在,你不能同时在两个身体里,但可以有两种本质同时在你里面。呐,主的灵的本质是……当你重生时,你不是从肉体生的,像婴孩那样[约3:3-8];但你重生,是属灵的出生临到你。当这属灵的出生在你心里成长,它是属神的,有一个实际的或属天的身体也在成长以接受那灵。当生命离开这个身体后,它就去到那个身体里。正如这个身体生到地上时,灵就进去;当灵离开这个身体后,就另有一个身体在等候着。“我们原知道,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我们已经有一个在等着了。”[林后5:1]瞧?就是这个:人的属灵身体。

伯兰罕弟兄……
36

Q-382 呐,这应该是个……这里还有一堆问题,看上去至少还有十到十五个。它们都写在纸上,同样的纸,也有打印的,等等。我要尽快解答它们。我们要尽快结束。

Q-382 [问题382]亲爱的弟兄,在《启示录》中,当约翰要下拜时,耶稣为何不接受他的敬拜?在《启示录》中,当约翰要向耶稣下拜时,耶稣为何不接受他的敬拜?当约翰要向耶稣下拜时,耶稣为何不接受他的敬拜?
我亲爱的弟兄或姐妹,不管是谁问的,不是耶稣不接受敬拜。在《启示录》22:8,你所读到的那人是先知,使者,他不接受敬拜。当约翰向那指示他这些事的天使俯伏下拜时,他说:“千万不可!我与你同是弟兄,我只是一个先知。”看,瞧?“我与你同是弟兄,同是做仆人的,是一名先知;你要敬拜神。”不是耶稣不接受敬拜,而是那先知不接受。
37

Q-383 [问题383]亲爱的伯兰罕弟兄,耶稣向门徒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这与门徒到楼上去等候圣灵有什么不同?

这是耶稣赐给他们的一个应许,他把应许吹给他们,说:“你们受圣灵!”[约20:22]这是一个应许。他们到楼上去等候所应许的应验[徒2:1-4]。
我们按手在人身上,使他得医治,也是这样,然后,你要做的就是等候那应许的应验。
38

Q-384 [问题384]伯兰罕弟兄,当耶稣复活后向门徒显现,他的身体多次变换形象吗?

“他的身体变换形象了吗?”我不知道。因为我想是这样的;他并没有在那里变换形象。他所做的,就是遮住他们的视线,免得人认出他来。
像那两个去以马忤斯的门徒,他们一整天都和耶稣在一起,但他们的眼目被遮住了[路24:13-32]。有一次,门徒看见有个人站在岸上,他们正在那里捕鱼,他说:“小子们,你们有吃的没有?”
他们说:“我们整夜劳力,什么也没抓到。”
他说:“把网撒在另一边。”他们捕到了满满的一网鱼,便知道那是主[约21:3-14]。我想,不是他变换形象;我想,那是因为人的眼睛被遮住了。
39

Q-385 [问题385]伯兰罕弟兄,如果有的话,主的天使和主自己有什么区别呢?

主的天使是从主那里来的使者,而主自己是那一位,不是那位天使,天使是从主那里来的。让我做个示范。从属地的角度来说,这位是从主那里来的天使;从属地的角度来说,这位也是从主那里来的天使;从属地的角度来说,这位也是从主那里来的天使。那么,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从主那里来的天使呢?因为他们带来主的道。但如果他们试图歪曲这道,那就不是从主来的,瞧?试图要说一些道所没说的东西。要说一些……
然而,有一些是从主那里来的超自然的天使,像加百列和米迦勒,还有茵陈[启8:11]等等,这些是他们的名字。
40

Q-386 [问题386]伯兰罕弟兄,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子里,作为信徒,跟随这信息和今日的使者,当你看来似乎无法像你所想的那样去祷告时,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是个好问题。我相信,无论是谁问的,弟兄姐妹,这是这时代的状况所导致的。复兴已经过去了。复兴持续了近十五年。以前复兴从未超过三年。我相信,这是最后的复兴了。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你无法像过去那样在灵里祷告,有所感觉了。因为复兴之火已经灭了。
41

Q-387 [问题387]伯兰罕弟兄,请解释一下,一个人在思想时,如何能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心思意念,或者是魔鬼把那意念放在他心里使他想错?特别是,当你知道,你并不愿去想它的时候。

如果它与这道矛盾,那么,就是魔鬼的意念。如果与这道一致,就是神的思想。如果是个错误的意念,就是属魔鬼的。如果是属道和属神的好意念,就是神的思想。
42

Q-388 [问题388]这情况可能是:魔鬼在某件事上把它的意念放到你的思想中,你如何胜过那意念或脱离它呢?

朝相反的方向去想。如果魔鬼让你觉得你自己是……如果你知道你是基督徒,而魔鬼企图要让你觉得你不是基督徒,你就反过来说:“我是基督徒。”只要你的经历与神的道相符,你就说:“我是基督徒。”其它的,也是这样。
当你回答这问题时,请为我祷告来胜过这事,因为我自己不能胜过。
无论你是谁,神应允你去胜过。愿你的心思意念走到另一边来,说:“我是基督徒,我是信徒。撒但,你无法控制我。”
老实说,我此时站在这里也说同样的话,才使我不致昏倒在讲台上。没错。有四、五次,我差点要晕倒在讲台上。这是真的,神知道这是真的。
43

Q-389 [问题389]当人知道他有一种不良综合症或某种综合症时,他要怎样才能克服呢?会不会因为他是独生子,从他年轻时代就导致这样呢?

采取相反的看法。如果你总是照自己的喜好要这要那,好像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子,总要凭自己的喜好得到每样东西,那么,你就转过来,用另一种方式把你得到的东西给出去。你若是自私,要留住每样东西,那么,现在就把你得到的东西给出去。瞧?不管是什么,采取相反的立场。这就是克服一切不良习惯的方法,是一种解毒剂。
我的南方老妈妈常说:“同一条狗身上的毛,能治好被它咬的伤口。”也可以用在这点上。
44

Q-390 [问题390]伯兰罕弟兄,什么样的活动,我们才该让青春期前的孩子去参加?(对不起,)什么样的活动,我们才该让青春期前的孩子去参加呢?还有,我们该怎样多方地帮助他们选择好的伙伴呢?

只要可能,就让他们与基督徒做伙伴。让他们与……如果是姑娘,就让她与基督徒姑娘为伴。若是男孩,就与基督徒男孩为伴。如果她长大了,要跟男孩子在一起,要让她跟那种好男孩在一起。否则,她会对所有男孩失望;男孩对女孩也一样。如果女孩跟不信者在一起,就尽力鼓励她跟信徒在一起;男孩也是这样。使你的家成为美好的家。使你的家成为这样一个地方,你的女儿或儿子不会不好意思带他们的伙伴到父母面前,到自己家里;让家里充满着欢乐,使他们乐意呆在家里。
呜!哦,这有一连串七个问题。我不会讲很长,就几分钟。
45

Q-391 [问题391]伯兰罕弟兄,最近你有讲过,老底嘉教会时代已经结束了吗?

没有,我从未说过它已经结束。如果我说过,要么你误解了,要么我说错了。这是最后的教会时代;是教会时代的末了,老底嘉。它还没结束;它结束的时候,教会就走了。只要教会还在地上,它就还没结束。瞧?
46

Q-392 [问题392]教会时代正在完结和消没,新妇被呼召。我们已经进入大灾难时期了吗?

不,不,不。你搞错了。我希望能多一点时间谈这个。瞧?当新妇从教会中被提走后,教会时代就结束了。老底嘉教会将一片混乱;新妇进入荣耀里;三年半的大灾难时期临到睡着的童女,同时,有关以色列的预言正得到应验;然后大灾难也临到以色列。接着,哈米吉多顿大战爆发,将一切摧毁净尽。然后,新妇与新郎一起回来,过一千年,在千禧年里做王;此后,白色审判座出现;接着,新天新地和新城从天上由神那里降在地上;永恒和时间就融为一体了。
47

Q-393 [问题393]圣灵已经告诉你说,那些号与新妇没有关联。那么,七碗与我们有关联吗?

我要等候,看圣灵是否启示我这样。我还不知道。
48

Q-394 [问题394]《玛拉基书》4章的先知是那位将要呼召《启示录》7:9所说的那些余剩的外邦人的吗?尽管他们要经过大灾难时期。

不,不是。在《启示录》7章以后,约翰看见十四万四千人受印。过后,他又看见很多人上来,返回来,没有人能数得过来,那是新妇。《玛拉基书》4章一结束,新妇就被提;然后,那两位先知以利亚和摩西,就回到地上。教会进入大灾难时期,但以利亚与摩西来,与睡着的童女无关,她们是外邦人,他们只被差到犹太人那里去。
49

Q-395 [问题395]七雷,即七个奥秘,已经启示出来了吗?它们在七印中被启示了吗?但作为七雷,我们还不知道吗?

不,它们在七印中已经被启示了;七雷所说的就是那些。它们将启示出……七雷已经发声,但没有人能明白那是什么。约翰知道那是什么,但他被禁止写下来。他说:“但第七位天使,在他发声的日子里,七雷的七个奥秘就将被启示出来。”那第七位天使就是第七个教会时代的使者。瞧?
50

Q-396 [问题396]你相信,有一天,这活着的可爱新妇将会聚集在某处,凡物公用吗?正如头一个新妇那样,也许就在主耶稣驾云降临之前发生?

呐,他们问我是否相信。我不能用经文来证明,但也许有那么一个时候,有可能,我不知道。可能只是……你瞧?如果有,必定说明主的日子很近了,才这样。他说:“但他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帖前5:2-4]瞧?他的来到,就像我读过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他夜间来,带走他的新妇。在一刹那,眨眼之间,她就被带走了。瞧?
会不会那样,很值得怀疑,因为圣经说:“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瞧?所以,他们可能……就全世界来说,他们不会聚集在某处,凡物公用。但许多小群会分散在世界各地。
51

我相信,如果主允许的话,这可能就是其中一小群。另一小群可能在亚洲;一群在德国,一群在别的地方。那天晚上,我看到有关新妇的异象,她是由全世界的信徒组成的。瞧?所以,新妇不必从一个地方聚集而来,她是从全世界聚集而来的。这的确与道一同证实了,而道是永远不会错的。直到如今,没有一个异象是错的,因为它是符合这道的。

52

Q-397 [问题397]在这时代,会有人得到真实无伪的圣灵的洗,却不出现在新妇的被提中吗?请你解释一下。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来帮助你减轻重担?呐,这话让人听起来真是太舒服了,不是吗?瞧?

不,你现在还不能做什么。是的,真正得到圣灵洗的信徒必将在新妇中。当然,他们是蒙选被召的人。睡着的童女没有油。那些有油的进去了,但……
53

“我们该怎么做,来减轻你的重担?”是的,无论是谁,弟兄姐妹,请为我祷告;这是最好的,谢谢你们。我不需要钱,我有够用的钱做生活的所需。为此我感谢主。我不需要衣服。很多时候人们送给我衣服穿。我的朋友等送给我衣服。我有够用的钱养活一家人;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但你们可以为我祷告,因为我确实需要属灵的帮助。

54

Q-398 [问题398]在服侍道的人当中,我们似乎对世界各地那些失丧的人,很少或几乎没有负担去为他们祷告、传道或禁食。你能告诉我们,该怎样对付这种状况吗?伯兰罕弟兄,非常感谢你的回答。

这应该是个传道人吧。他没签名。弟兄,当我又累又疲惫的时候,又得回答这些问题,你知道,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我相信,这就答了这问题。非常感谢你,我忘记了要回答他什么问题。
传道人,牧师,我们为何没有对失丧灵魂的负担呢?我相信,是因缺少复兴。我相信,我们应该竭力祷告神,赐给我们对失丧灵魂的热情,直到耶稣再来。
55

Q-399 [问题399]伯兰罕弟兄,你相信拥有圣灵的人都说方言吗?(不!)我知道你说过,说方言不是圣灵的证据。请解释一下《哥林多前书》12:30。

你能翻一下《哥林多前书》12:30吗?我想是:“岂都是说方言吗?”等等,我不太确定。
在找答案时,我来看另一个问题。
56

Q-400 [问题400]伯兰罕弟兄,请你解释一下《约伯记》14:21。

好的。《约伯记》14章说,“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伯14:21]”哦,“人若死了,”约伯是在讲复活(我想,那天早上我讲过这点,是吗?或者是在查理家讲的?考克斯太太也在那儿)。约伯,他看到花儿凋谢,又再生长,但人入到地里,就不能再回来。后来,他得到了解释,是因为什么东西犯罪了。在他和神之间,他需要一位中保[伯9:2,16:21],然后,他就看见主来到了[伯19:25-27]。
57

弟兄,经文怎么说?[原注:伯兰罕弟兄跟某个弟兄说话。]我想是《哥林多前书》12:30,是的。

“岂都是说方言吗?”我想就是这经文,但我不太肯定,我已经累得不行了。不,不是都要说方言;不是都要翻方言;不是都要说那个。接着,下一章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林前13:1]瞧?换句话说,保罗要告诉他们,“岂都是说方言吗?”肯定的,不都是说方言。“岂都是说预言吗?”不。“但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瞧?不都是说方言。
你离开之前,还会有一次辨别人心意念的聚会吗?如果没有,有可能再做一次私人会面吗?
我相信,你已经会面过了。呐,剩下的不多了。让我尽可能快地回答这些问题。
58

Q-401 [问题401]我记得听你说过,你曾看见一只鹰在笼子里拍打翅膀,为获得自由而挣扎的凄惨景象。我宝贝的母亲就处在这种情况中。三年来她未被允许让三个已婚的孩子回家,因为他们不听从父亲的教义。他是宗派里的传道人。母亲要听这末后时代的信息,但我的信甚至到不了她的手。她该在多大程度上顺服呢?除了祷告,我还能做别的吗?

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办法。她丈夫是个牧师,不让她听这道。她想要听,但他不许她听,只要为她祷告就是了。当然,我相信这妇人是得救的。
59

Q-402 [问题402]伯兰罕弟兄,一个人即使有了称义和成圣的真实经历,他若拒绝这道的亮光,有可能失丧且最终落入地狱吗?

是的,先生。完全正确。
60

Q-403 [问题403]当你使用这种表达:“若我们不信这道,我们将永远与基督隔绝,”你的意思是愚拙的童女将永远活着,但他们将被分开,不与基督和新妇一同住在新耶路撒冷?这是那些没有圣灵,没有得到圣经所讲的那种重生的人。如果自然的出生要经过“水、血和灵”三个步骤,那么,当人真正重生之前,他不是也需要经过恩典的三个步骤吗?

绝对没错。早上我解释了同一件事。你必须经过所有的步骤。你是由圣灵生的,正如孩子生在母腹里那样,但你要领受圣灵才算是重生。没错。那么,你就出生了。你还未回转归主,在这之前,你只是走在回转归主的路上。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这些大奥秘没有赐给路德;没有赐给卫斯理,也没有赐给刚过去的时代,即五旬节时代。为什么?时候还没到。他们已经生出来了。呐,基督这个人,他自己,人子,(你明白吗?)在人类的肉身中启示他自己[路17:30],直等到现在,时候才来到。
61

Q-404 [问题404]千禧年开始后,不信者是如何从地上被除灭的呢?

不信者将和睡着的童女一起进入大灾难中,以及所有那些人,不信者和睡着的童女。而以色列所余剩的要被带走。
62

Q-405 [问题405]伯兰罕弟兄,当有人“惹火了我”或像俗语说的“踩了我的脚趾头”(这可能是个好问题)“踩了我的脚趾头”时,我的脾气就上来;我怎样才能克服这脾气呢?我知道主会为我胜过这脾气,但在心里,我该怎么做呢?我不要这种脾气。

用祷告使你的脾气变得柔和,然后再做打算。我猜想,这会堂里不会有太多人比我从前时的脾气更大。哦,我的嘴巴老是被打破。所以,常常要用吸管来吃东西。
63

你们都知道,我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我父亲是爱尔兰人,住在那地方的肯塔基爱尔兰人。两个人的脾气都很大,连电动圆锯都比不上。我的嘴巴老是被打烂;而且我本来个子就很小。他们把我抓起来,再把我打倒在地。我又站起来,他们又把我打倒在地,直到我再也爬不起来了。总是这样。当我有力气爬起来时,我一爬起来,他们又把我打倒。所以,我就这样脾气很大。

我心想:“我永远成不了基督徒。”但当圣灵进入我生命以后,脾气就没了。不再有了。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女的;我要把电源线切断。那日子,我的头上还有头发。她说:“你这头发古怪的小白痴。”
我告诉她,我说:“妇人,你不该那样骂我。哦,你难道不怕神吗?”
她说:“你这头发古怪的小白痴,如果我要人来跟我讲那些事,我也不要你这种半脑的来跟我讲。”
“呜!”然后,她叫了我一个很难听的名字。哦,要是它早一年发生,就不得了了。我常常说:“好男不跟女斗。”那时,她用一个很难听的名叫我母亲,我差点破了这例。但你知道怎么回事?这甚至没有让我发火。我说:“我会为你祷告。”一点也没让我发火。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身上发生了变化。是的,先生。哦,是的。
你知道,当我还是小孩时,因为打架,做了不少坏事。有一次,几乎打死了五个人。拿了一把来福枪,装上十六颗子弹……那些小男孩打我,因为我是肯塔基人,不为别的原因。他们打得我连头都抬不起来。一个这样抓住我的手,另一个则站在旁边拿着石头砸我的脸,直到我奄奄一息。这根本……
64

他们叫我“肯塔基小妞”。因为我母亲年轻时看上去像印第安人(不久前我才看过她的照片),他们知道她是半个印第安人。因我是肯塔基人,而她是印第安妇女,他们就叫我“小妞,肯塔基小妞”。这根本与我毫无关系;我生在肯塔基,我也没办法。

我去上学时,没有衣服穿,我的头发垂在脖子下面。妈妈把爸爸结婚时穿的旧大衣剪开,给我做了一条裤子,让我头一天上学穿。她给我穿上一双白色的长袜和网球鞋。他们说:“你看上去要是不像肯塔基小肥墩,那才怪呢。”就这样,我度过了所有上学的日子。
65

有几个男孩子,因为我给某个小姑娘拿书,跟她走在一块,他们不要我那样做,就在底下等我,然后打我,直到我都昏过去了。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放我走,我答应他们马上就回家。所以他们放开我,还踢我四、五下,把我打倒在地,整个脸都磨坏了。我就那样回家,穿过一片玉米地。

我有一把口径零点二二的温切斯特来福枪,就挂在门上面。把枪拿下来,装满子弹,穿过一片知了喳喳叫的灌木丛,藏在路边,等着那五、六个男孩过来。等着等着,他们过来了,他们边走边讲话,说:“这下子,那小肯塔基就知道他该呆在哪里了。”一直这样说着。
66

我走上前去,把来福枪的扳机拉上。我说:“呐,你们哪一个要先死,免得看到别人的死?”他们就尖叫起来;我说:“不要叫,因为你们都要一个一个的死。”我真想那样干。然后,他们开始尖叫。我拿起枪,扣动扳机,子弹跳了出来。我装上另一颗子弹,扣动扳机,又跳出来;又装一颗,再扣动扳机,又跳出来。十六颗子弹都跳到地上。每个子弹都跳了出来。那些孩子又跑又叫,冲进山里,等等。

他们离开后,我还站在那里。我非常恼火,哭都哭不出来;然后像个傻瓜那样大笑,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来。呐,那就是脾气。若不是因为神,我就成了杀人犯。
我把那些子弹捡起来,装进枪筒里,一扣扳机,“砰砰,”跟往常打得一样好。这就是所讲的恩典。
67

Q-406 [问题406]在千禧年期间,愚拙的童女在哪里呢?

在千禧年期间,她们在坟墓里。“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启20:5]
68

Q-407 [问题407]就像摩西带领以色列人的时候那样,将有或现在就有一个地方让新妇聚集在一起生活吗?

我要给你们回答这问题;这点刚刚才启示给我。我要告诉你们真理。是的,先生。有一个地方让所有新妇聚集在一起,你们要知道那地方在哪里吗?在基督里。没错。要聚集在那里;我们大家都要。
69

Q-408 [问题408]我们为何谈论这么多关于女人衣着,(哦,你看,我拿到这方面的问题了,不是吗?)谈论这么多关于女人衣着和剪头发的事呢?而一点也不谈论男人的头发或衣着呢?

瞧,姐妹,有一件事我赞同你。首先,圣经说男人不该有长头发[林前11:14]。如果他有长头发,我就告诉他,像我现在告诉你一样,他那样做是错的。但大部分男人,像我这样,根本没有几根头发。大多数男人都剪头发,样子像男人。呐,如果他们没有剪头发,而是留着像女人那样的长头发,就该告诉他不能那样做。等我们传讲有关结婚与离婚的誓约等东西后,你就会明白这一切。谈论这么多女人的衣着……
70

呐,首先,男人的身体不像女人那样是诱惑人的。呐,男人,他粗大,毛绒绒的腿,八字脚,鼓出来的肚子,等等;他的样子很恐怖;他身上没有什么可诱惑人的。我想,看到这些男人走上街,无论老少,走在街上,穿着像比基尼泳装那样的东西,你知道,那模样真是丑陋极了。我想,这是我见过的最丑陋的一景儿。没错。我想,男人若是那样做,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种类。瞧?没错。

71

你们知道吗?几个月前,我听说美国军人也要那么穿。是的。明年或后年,军人出来时都要穿短裤。我们会有一大帮娘娘腔的男人了。

神造男人,使他样子像男人,行为像男人,穿着像男人。神造女人也是这样,使她穿着像女人,行为像女人,样子像女人。说到早上拿来的问题,关于男人……[原注:磁带有空白。]如果他要……
72

如果女的头发很稀疏,她想戴一种你们叫做“老鼠垫”的发垫,我想那没问题。我妻子也戴。她说她的头发稀了,想戴什么东西让头发看上去鼓一点,看上去像个超大号的饼干。她把头发盘起来,用别针别住。呐,到目前为止,我所关心的是,只要你留长头发,其它就不用操心了。

有位传道人说,他妻子因为染头发内心受责备。在某个问题里,我才知道,染发是指头发涂彩或抹上颜色。我不能说那是错的;对此,我不能说什么。如果她有长发就行了,我所能说的就是这些。
73

呐,今早有人说到脱掉假发又戴上去的事。呐,这里也有一些关于剪发的问题。瞧?

呐,男人如果没有头发,他妻子……我听到一些女的说:“瞧,要是我能给约翰弄个假发就好了。我想,如果他戴假发,看上去会好看一点。你是怎么看的,伯兰罕弟兄?他这样做有错吗?”没错,先生。真的没错。一点也没错。如果他要戴的话,没问题,这跟戴假牙或装什么假肢是一样的。
74

顺便说一下,我自己已经补了三个假牙。我希望不用戴假牙。它们绑在一条金属线上;老是卡住我的声音,会咬到舌头,等等别的麻烦,但我得用它们来吃饭啊。当我在海外时举办露天聚会,我就戴假发;不是为了好看,因为你知道,我站在这里,头上有没有头发或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两样;我在这里是代表耶稣基督。但是我若站在外面,头一个晚上来了热带风暴,第二天晚上我的喉咙就很痛,无法再站在外面了。

75

所以,如果我要去做什么事,我觉得要去做,我就去做。是的,先生。并没有什么东西说不能去做。姐妹,没有什么东西说你不能戴“老鼠垫”或长假发,或别的东西。这完全没问题,但要让你的头发留长。你们男人要剪头发,你们要做的,就是把头发剪短。瞧?这样就没事了。

你们女的,穿着要像女的;你们男的,穿着要像男的;不要装出一副娘娘腔,不要穿女人的衣服。你们女的,不要试图男性化,不要穿男人的衣服,因为神不要你们那样做;圣经谴责这种事[申22:5]。
但是,关于戴假发或发夹的事,什么是“老鼠垫”呢?刚才我说错了吗?或者是“耗子垫”?妇女戴这种东西,让头发看上去多一些。不管戴什么,瞧?都没什么错。戴吧;没问题的。
76

Q-409 [问题409]伯兰罕弟兄,有个从八百多英里远道而来的姐妹,她来过这帐棚,她说她相信你就是耶稣基督的化身。请谈一下这点。她简直都等不及了,一直要告诉别人她是这样想的,没有耐心。

好的。呐,当然,这位姐妹搞错了。我不是耶稣基督;我是他的仆人。我们对这点已经讲过多次了。
哦,我就要结束了;请为我祷告,再多一会儿。
77

Q-410 [问题410]伯兰罕弟兄……(你们喜欢听其它问题吗?我要尽快回答)伯兰罕弟兄,有一次,我觉得神赐给我一个像撒拉那样的应许。但问题是,那应许随后才来。这是神的应许吗?我知道撒拉所得的是神赐的,但我觉得时间很少了。我们喜爱你的事工,并那呼召你的主(听上去很甜美,不是吗?)……喜爱你的事工并那呼召你的主,因此,我们都爱你。

哦,她们签上了名字。谢谢你,姐妹或弟兄。是个问题,是的。好。
呐,你认为神赐给你这应许,跟给撒拉的一样。肯定的,是出于同一位神。他以同样的方式应允你。你不要相信别的,要相信是出于神的。
伯兰罕弟兄,我想问你一些关于圣经的问题。请解释一下《马可福音》……
我解释过了;我解释过了,在《马可福音》16章。那天我们解释过了;我记得。让我们看。
78

Q-411 [问题411]亲爱的伯兰罕弟兄,请你解释一下《马太福音》22章……(我们讲过了,瞧?还记得那天吗?我给你们看。看是不是在这儿?)22章,那个客人是怎样进到婚筵里的?他穿着衣服,却没有穿结婚礼服。

记得吗?我说,我半开玩笑地说:“一个宗派里的弟兄,他从窗户里爬进来,不是从门进来。”那门就是这道。
你说该隐是古蛇的后裔。为什么夏娃说:“我从耶和华那里得到一个男子?”
这就是早上我要找的问题。我已经记下了这问题的有关经节。我可以多拿一些经文做支持;希望如此。在这里多找一些。
伯兰罕弟兄,我丈夫,他与我们一起敬拜神,他原是天主教徒,他想按他的方式祷告……
我回答过了。记得吗?
哦,我这里又拿到这些问题了。我答过了。
伯兰罕弟兄,我终于,关心我在宗派里的姐妹。我答过了。一位女士有个天主教姐妹。
伯兰罕弟兄,在《提摩太前书》4章里,那个藉着按手赐下的恩赐是什么?
我答过这问题了。多少人还记得?我把它们都混在一起了。瞧?
79

使用任何节育方法都是合法的吗?

这是节育问题。让我亲自跟你谈这点,瞧?我早上说过了。
首先,那五个愚拙的童女会在大灾难期间得救吗?
我答过了。我又放回这里。等一下,不要着急。
在知道这些事以后,至少是知道了悔改与成圣(我答过了,你们记得吗?),后来又离弃了……
我也答过了。不知怎地,我又放回去了。我再多看一些问题。
伯兰罕弟兄,《马太福音》24:28说的“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哪里,”是什么意思呢?
记得我解释过这问题吗?瞧?我答过了。可能我都答过了。赞美主!
现在是新妇必须与你在一起准备被提的时候吗?(呐,我答过了。)
我知道我答过这问题了,因为下面有个记号;我记得。瞧,赞美主!我们正在往下看。让我们看。
80

Q-412 [问题412]因为《使徒行传》2:38是唯一的受洗方式,那么,其他大部分人会怎样呢?

我答过了。在他们的日子里,他们从未知道这点;只是到了现在才启示出来。你知道该怎样做以后,“人若知道做对的事,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
81

Q-413 [问题413]伯兰罕弟兄,种植烟草或参与这工作不对吗?我相信我还没答过这问题。

呐,我反对烟草。我反对使用烟草;任何重生的基督徒都会反对。就是这样,因为那是错的。我们知道,就是医学科学也说,大多数喉癌和肺癌都是由抽烟开始的。他们说:“要抽过滤嘴的。”
呐,对你们抽烟的男女来说,这是在欺骗你们,因为你不能……瞧,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你买过滤嘴的烟抽,你就得多买,因为过滤嘴只能让一部分烟通过。谁都会告诉你这点。
82

我听见有人去年在华盛顿的世界博览会上做演讲,当时我也在那里参观世界博览会。从世界各地来的医生在那里做解释,说,没有焦油,你就吸不到烟,不能吸到烟。你要吸到烟,就要吸到焦油。他们说:“不要让人用过滤嘴烟来欺骗你,因为你抽一支这样的烟使你的烟瘾得到满足,你就得抽两三支过滤嘴烟才有同样效果。”这只是一个公开的骗局,在电台和电视上的公开骗局。

83

但说到在烟草业做工或种植烟草,呐,你们种植烟草的肯塔基弟兄,瞧,让我说一件事:如果做这工作,你心里受责备,就不要做,因为我不想去做我所知道的什么事来加速别人的死亡。正如你给邻居喝烈性酒是不对的一样,你生产烈性酒也是不对的。但现在让我说点别的。

呐,说到种植烟草,你知道,尼古丁也有医学上的用处。你知道你种的玉米能做成威士忌酒,小麦和大麦做成威士忌酒吗?对不对?是的。瞧?你不知道人会怎样利用它们。
84

但是,我们种玉米,我们会想到所种的玉米能做成玉米片、玉米面包等等,为人们提供食物;但也能把玉米做成使人醉倒的酒,瞧?所以你不知道要怎么做。

比如,你有个百合花园子。你知道人们用百合花做成什么吗?他们用它制作鸦片。你知道人们用生菜做成什么吗?也是制作鸦片。鸦片的成份也在生菜里。你曾吃过一大把生菜,吃完后一会儿会觉得很平静吗?因为里面有鸦片。你知道鸦片也在洋葱里吗?肯定的。所以你看,这取决于你用它来做什么。
但让我这样说吧,作为基督徒弟兄对基督徒弟兄说话:如果你有一块烟草基地,就把它卖给别人,再找一块基地种玉米。我相信这会好一点,瞧?因为种植玉米,就没有疑问了。
我丈夫与酒鬼和通奸者结婚……
我答过了。这问题是从,我曾告诉你们是从哪来的。是从很远的外地来的。我答过这问题了。呐,让我们看。
《启示录》12章那个妇人……
我答过了。是的,这堆问题我都答过了。让我再看看。这个答过了;这些都答过了。这是讲《启示录》12章,那妇人是谁。让我再看看。
85

Q-414 [问题414]伯兰罕弟兄,我们有两个孩子,他们到一个由女传道所控制的教会去。我们知道她偏离了道。我们的孩子受她的影响很厉害。我们该怎样去告诉他们这是错的呢?

我以前告诉过你们。我答过了。要温和地处理这事。如果我知道这人就坐在这儿,你会怎么说呢?如果我相信,我认得这女人是谁并告诉你,你会怎么说呢?
86

Q-415 [问题415]千禧年统治是一千年或只是一段时间呢?

早上我答过这问题了。瞧?那是一千年。是的。
伯兰罕弟兄,我的麻烦是……
是的,我答过了。麦子与稗子的事,你们记得我们答过了。
我相信我们现在就要答完了。我可能要把这些问题放回去。让我看看。这也是一样。
伯兰罕弟兄,我是六个好孩子的母亲,我丈夫要我去工作一段时间以帮助家庭的收入。我该去吗?还有,我要求神赐给我像亚伯拉罕、但以理和希伯来儿女那样的信心。基督徒可以种植烟草吗?
我刚刚答过这问题了。
87

Q-416 [问题416]伯兰罕弟兄,女的剃掉腿毛有错吗?

我眼睛没出问题吧?是这样说的吗?我不能……哦,我不知道。我把这问题留给你自己答。
在现今时代,限定家庭人数有错吗?这意味着实行完全节育吗?
我对每个个人都答过了。让我再看看。
如果女的离婚又再婚,她仍旧活在罪里吗?
我答过了。你们记住我说过,“把这些离婚的事留着,等……”
88

Q-417 [问题417]我有个朋友,我很爱她。她有一些磁带和信件,我相信,我从未跟她谈过。真的,我猜想,我怕会伤害她,失去她的友情。我该怎么做呢?

带着爱跟她讲。我相信我答过这问题了,但我不愿把任何东西强加给别人。要有盐分;她们就会渴望像你那样。
弟兄姐妹,我相信我答过了这些。
伯兰罕弟兄,请解释一下五个愚拙的童女。
我知道我答过了这问题。它写在红纸上。我相信我答过了。我相信我答过这些问题了。赞美主!让我再看看。对不起,等一下。
89

Q-418 [问题418]亲爱的神的先知,在《马可福音》16:18,讲到手按病人等,我是跟驯蛇人打交道的。那是怎么回事?

瞧,这是个好问题。如果你是跟驯蛇人打交道的,他们提到《马可福音》16章,肯定的,我相信圣经的意思就是它所说的那样。我也相信,如果我们想去试探主,就会招致麻烦。但我认为,神的意思不是说,你拿一瓶砒霜给我,看看我能否喝下去并向你证明我有信心;同样地,我相信,这如同你拿一条蛇让我抓住它,向你显示我有信心胜过那毒液。我相信那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确相信,如果我在水里给人施洗或做什么主工,或在丛林里,有蛇咬了我,我要奉主名继续往前走。瞧?我相信,这就是那个意思。
90

呐,如果你必须拿起……看,你要这样处理,亲爱的弟兄姐妹,无论是谁,记住这点。瞧?要留意圣经是怎么说这点的。这跟我相信,你试着要说“荣耀,荣耀,荣耀”是一样的。不要试探神而说方言,只要让圣灵通过你说出来就是了。瞧?

呐,我不相信你能试探神或强制人做什么。正如我刚才说的,让圣灵带领。我们等候圣灵;是他做的。
91

呐,注意,在克里特岛上,那时保罗正在捡柴火,我相信是这样的。他被链子绑着,有一条蛇,可能是树眼镜蛇,咬了他致命的一口;他本该立刻扑倒死去。除了这种树眼镜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蛇能如此快地把人杀死。

所以保罗抓起这条树眼镜蛇,比如说,咬那一口是致命的;你只能再动弹几下,没剩几口气了。当树眼镜蛇咬到你时,如果是黑眼镜蛇咬到你,你有五十比五十的机会活下来,好的血清跟黑眼镜蛇的毒液各一半。如果是黄眼镜蛇,百分八十会死,百分二十会活;如果是树眼睛蛇,则百分百会死。你准会死,没救了。因为你只剩几口气了。毒液会使神经和血液等系统瘫痪,你就完了。瞧?
92

但当这树眼睛蛇咬住保罗的手时,他们说:“瞧,这人必是个恶人,也许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还是逃不过死亡。他是个凶手,所以天理也难容他。”

保罗看到蛇挂在手上,就把它甩掉,并没有慌张,说:“哦,主啊,帮助我把它甩掉吧。”不。他看着蛇,就把它甩在火里,继续捡柴火,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徒28:3-6]。
那些人说:“等一下他就会死的,因为那蛇咬到他,他就完了。”看了多时,保罗的手没有肿起来,也没有死,一点也没受害。他们就转念,说:“他是个神,以人的形象降下来。”瞧?
他从未说:“把那条蛇拿过来。”而是蛇咬了他。他没有试探神,而是对神有信心,胜过那蛇咬。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93

所以,无论你们谁,跟驯蛇人打交道,呐,如果他们要驯蛇,那是他们的事。瞧?我不是那样看这件事的。

呐,你说:“瞧,那些人有信心。”我没有说他们没有信心,他们用乙炔火把等类似的东西焚烧自己,你瞧?但这仍旧不能证明是神做的。
我见过印度人设一条火堆,长四十码,宽三英尺,用树叶扇旺火,把它烧到炽热(不是特别的人走,而是农民),他们脱掉鞋子(事先祭司用山羊血给他们祝福),拿一些像鱼钩的钩子,钩在嘴唇上,搞得像圣诞树上那种装满水的装饰球,满身都是,那些大鱼钩深深扎进皮肤里(你可以想象把它扎进又拔出有多痛)。他们那样站着,走过炽热的火堆(不单是红热,而是炽热,极其的热),他们就这样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回这头,脚底下一点也没有烧伤。他们甚至不信我们的神。他们是拜鬼魔的。瞧?所以那并不能说明什么。要远离这些事。只要做个真实、甜美、谦卑的基督徒,活出这生命来,其它事神会看顾的。
94

Q-419 [问题419]伯兰罕弟兄,那些没有进入新妇里的传道人将要继续传讲什么呢?他们现在传讲的信息是圣灵、水洗和救恩,如果他们没有进入新妇里,他们还能传讲什么呢?

瞧,你知道,你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吗?我这样说,呐,我不能证明这点,但是,他们会继续传讲现在所传讲的,人们也会以为自己已经得救;而新妇将被提,走了。
95

Q-420 [问题420]实行节育符合这道吗?

我说过,我要私下回答这问题。你们问这些问题的人,可以私下来找我。
亲爱的伯兰罕弟兄,我们有一位教师,你知道圣经这么说……
是的,我答过了。等一等。
伯兰罕弟兄,曾有一个时候我们的名字记在某书上……
是的,我答过了。是关于他们做错事,名字如何从册上被涂抹的事吗?
96

Q-421 [问题421]你赞同节育吗?

不,我不赞同。不,先生。瞧?
97

Q-422 [问题422]《启示录》10章所讲的第七位使者和《玛拉基书》4章的以利亚是同一个人吗?

我回答过了吗?听上去好像还没答过。是的,是同一个人。《启示录》10章是第七位使者的信息,他是第七个教会的第七位使者,也是《玛拉基书》4章的那一位。
节育是……
有很多这类的问题。我要把它们放回去,我不回答这些问题了;我宁愿私下跟你们谈。
98

Q-423 [问题423]在哪里我们可以找到挪亚传道和建方舟是120年?

我回答过了吗?一代人的年岁,或人在地上的日子是120年,挪亚建方舟所花的时间被认为是那时候一代人的日子。120年是人在世的日子,他传道,根据《创世纪》6:3,他向那一代人传道,用了120年;挪亚传了道。是的。现在让我们再看。
99

Q-424 [问题424]在《玛拉基书》4章,以利亚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然后又使儿女的心转向父亲。是指同一个人吗?

是的,是同一个人。好。哦,等一下,不!对不起,请原谅。看到圣灵纠正我的错吗?不。我以为它是说……瞧?
在《玛拉基书》3章,这里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面前预备道路。”这是指以利亚。在《玛拉基书》4章,这里转过来说,“看哪,我要差遣以利亚……”《玛拉基书》3章,神要差遣一位使者在主耶稣面前,他就是约翰。多少人明白这点?在《玛拉基书》4章,当这位以利亚来到时,他的信息等一来到,很快地,就是主的再来和地球的更新。
100

你们注意,要确实肯定,不要混淆。但圣灵是这样借着这位先知写下来的,他说:“他要先使父亲的心转向儿女。”瞧?是指约翰的第一次到来。他使父亲的心,那些老先祖的心转向儿女的信息,就是后来耶稣在世时的那新一代人。然后,把儿女的心联合起来,紧紧连在一起,转向父亲,就是指今天的信息将把教会时代儿女的心转回到起初五旬节那原本的信心上。

所以,有两次不同的来到,同一位使者;但不同的是,第一次来的是约翰,第二次来的是使者以利亚。
我丈夫与我最小的儿子不相信……
是的,我答过了。我知道我答过了,因为我知道这人在这儿签了名。我记得后来我跟他们谈过这事。
101

Q-425 [问题425]怎样才能知道主的旨意?我们该搬家到印第安那的杰弗逊维尔来吗?一个人会是基督徒却又不喜欢黑人吗?神不要他们像我们一样受到同等对待吗?因为他们是黑皮肤的。对这点你有什么建议?你相信种族融合还是种族隔离?

我相信融合。我相信,一个人不管肤色怎样,他是谁,他跟我一样是人。绝对是的。我相信,如果人们不要去管那些黑人就好了,那些共产党就不会出来煽动他们。
呐,他们想要,呐,那些真正的黑人,一帮真正重生的人,他们当中有敬虔的圣徒。是的,真的。只因为我的皮肤是白的,他们是黑的,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他若在基督里,就是我的弟兄。
102

这就是为什么我跟南非的白人看法不同;他们甚至不相信那些黑人有灵魂。就是这点使我不喜欢那里。我说:“这人也是人,跟我一样是人。他有权利得到我所得到的同样权利。对我来说,他的肤色没什么不同,对从神的灵重生的人来说也没什么不同。”

但我说:“如果人们不去管那些黑人,他们就不会这样闹事了。”我是从这讲台上讲的。有很多黑人会众来我们这里(我想今晚可能没有)。但有很多黑人会众到这教会来,弟兄,他们也像其他人一样受到欢迎。他们是我的弟兄姐妹。
我一生中遇见过的一些最好的人就是一些黑人。虽然他们当中也有一些背逆的,正如白人、黄种人或棕色人一样。是的,绝对是。
103

呐,我不相信混杂的婚姻。我相信,白人不当娶黑人姑娘,或黑人姑娘不当嫁给白人,或黄种人娶黑人或白人,等等。我相信,棕色、黑色、白色等人种就像神花园里的花一样,我不相信他们可以交叉结合。我相信神这样造了他们,我相信他们就应该保持原样。

我见过一些很漂亮的黑人姑娘,聪明,长相好看,跟你所见过的漂亮姑娘一样漂亮,我都搞糊涂了,她为什么要嫁给白人而生出这种黑白混血儿呢?一个聪明的黑人姑娘为何要做这样的事呢?是因为一些……共产党……一个好的黑人男子为何要娶白人女子,而生出这种黑白混血儿呢?
我不相信……我相信,我们是怎样,就该保持怎样。我们是基督的仆人。神造我怎样就怎样。如果神造我是黑人,我就为了神的缘故做一个喜乐的黑人。如果他造我是黄种人,我就为了神的缘故做一个喜乐的黄种人。如果他造我是白人,我就为了神的缘故做一个喜乐的白人。如果他造我是棕色人、红色人或印第安人,无论是什么,我都保持我的肤色。那才是我。我要像造物主造我的那个样子。
104

那天,在什里夫波特城,发生了动乱,那些年轻黑人在那里闹事。

我在这讲台上跟你们说过了。马丁·路德·金是黑人中的千古罪人。是的。这个人将导致成千上万的人被杀,没错,他是受了共产思想的启发。
让我来证明这点。我在大约两年前说过这事。看看现在正在发生的。他们说要为种族融合而战斗,因为法律给了他们种族融合。对你们不相信种族融合的人来说,要感到羞愧才是。我们的国家允许种族融合,我们就该照大头头所说的去做。绝对没错。
呐,你说,不要去一些地方,等等,或去购物,或坐在巴士后面,等等。不,先生。法律说他们跟我们一样,所以我们就跟他们一样;所以,我们就要照着办,那样去做。这才是所有真正重生的人所该相信的。呐,我相信,他们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105

我对人的感觉从未有像对非洲那些贫穷人那样,他们受到非人的待遇。我不相信这种东西。我是南方人,生在河对面那边,但我喜欢亚伯拉罕·林肯;我来到这里,因为我相信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没错。我不相信那种隔离人等等之类的东西。那些黑人也领受了圣灵洗,等等。

但你看,并不是那些真正重生的黑人基督徒惹出这一切的麻烦。你们因那些事要定他们的罪,那么,那些叛逆的白人恶少又怎么样呢?瞧?呐,你指责别人时,就是指责自己。瞧,我们的白人孩子惹的麻烦是他们的两倍。绝对没错。在哪里?在我们的学校等地方。我们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惹出了这些麻烦。瞧?
106

瞧,这是什么?呐,这是指给你们看,是共产思想,不是那些黑人干的,是共产思想老要进来夺权。在每个国家它们都那么做。它们就是这样干的,让你们彼此争斗,闹革命,然后不用一枪一炮就夺权了。它们不要把这个国家摧毁,它们要她。它们会蚕食进来的。呐,人们看到这样做的先例,就知道过去那场革命是怎样的,然后就想再发起另一场革命。

要证明我的观点是明显的,他们融合起来后(他们现在是合法的,是法律允许的),会比刚开始时惹出更多的麻烦。瞧?这显明是共产思想干的,不是那些从神的灵重生的宝贵的人干的。
107

Q-426 [问题426]我们还需要热心传讲福音吗?还是时间已经结束了?

不,你还要尽力地传讲福音。弟兄,一直去做;我在后面支持你。
108

Q-427 [问题427]伯兰罕弟兄,你预言过有关不要吃鸡蛋、不要住在山谷里,这预言是给你自己的还是给整个会众的?

好的,许多年前,大约三十年前,我预言过:在末后日子,在动物里,在牛羊中甚至鸡蛋里都会有病菌,这事必定发生。那些鸡蛋不再适宜食用,这事必定发生。还有,这事也要发生,那些住在山谷里的人……呐,记住,三十年前我预言过,日子将到,住在山谷里的人,我叫基督徒从山谷里搬出来,不要吃那些肉类的食品,它们会有毒。人们住在山谷里也是危险的。我相信,我是这样说的。
呐,这预言是在辐射尘出现之前或人们了解它之前说的。但那是圣灵在警告我。而现在,甚至牛羊(你们在市场上是看不到的)都喷了滴滴涕,在母牛身上有了毒素。
109

你再注意,人们弄出的这一切杂交东西绝对会使人类退化。《读者文摘》说:“医院里百分二十或三十的病人住院,是因为医生所导致的。”他们给你药吃,想把病菌从体内排出,那药在你体内就产生别的东西。

你们注意到吗?鸡蛋,去年,在路易斯维尔和杰弗逊维尔两地,上百人因吃了鸡蛋呕吐而住院,那些鸡蛋是从这山谷里的鸡来的。这些山谷里的鸡蛋受到辐射尘和除草剂等毒物的影响,每样东西都污染了。
110

但这里,你可以这么做,我的弟兄。我全心相信,圣经写着说,若没有先祝谢,就不要吃任何东西,因为借着神的道和人的祈求,食物就成为洁净了[提前4:3-4]。瞧?你吃的时候,说:“主耶稣,你为我预备了食物。现在,我凭着信心叫这些食物成为洁净,增强我们身体的力量。”然后吃那食物,因为我们做一切事都是凭信心。

亲爱的伯兰罕弟兄,有任何理由跟醉酒的丈夫离婚吗?
我还不想谈关于离婚的事。稍后我会谈到的。
111

Q-428 [问题428]伯兰罕弟兄,(等一下,这是给这里的一位牧师的。让我先读一下。[原注:伯兰罕弟兄默读一遍。]等一下,瞧,我说,不管怎样,我把它读出来),伯兰罕弟兄,内维尔弟兄借着预言告诉我,主如此说,我必领受圣灵。他很肯定地告诉我,我必领受圣灵。我现在还没有领受圣灵,我该继续……

是的,没错。相信吧,继续相信。注意,昨天我正站在伍德弟兄的家,有个坐在轮椅上的人打电话来,他来过这里,对一个弟兄或某人有负担,那人是个酒徒,在戒酒协会很长时间了,在医院里打过很多针,等等;内维尔弟兄说方言或别的,对那人说出预言,预言在今后几天内,那人就会好起来,大概是这样。那弟兄打电话来说,那人从医院出来后,到现在已经68天,没有再喝一滴酒了,也没有用药来戒酒,什么也没用。内维尔弟兄所预言的事应验了。赞美主!我们相信我们的弟兄,他是个属神的人。
亲爱的伯兰罕弟兄,那些是……
112

呐,等一下,我要在这里停一停。呐,这就是我想告诉会众的。内维尔弟兄相信我所信的同样信息。凯普斯弟兄、比勒弟兄、鲁德尔弟兄等所有这里的弟兄,他们相信我所信的同样信息;他们同我一样传讲这些信息。

如果你们要,真的想要,如果你们想要搬家,或要退休什么的,想到这里来听道,就来吧。来这帐棚,这里是你们听道的地方。
这些是属神的人。他们拥有与我和你们所拥有的同样圣灵,他们教导同样的圣经和同样的信息。
亲爱的伯兰罕弟兄,那些说方言的人是余剩的吗?
是的,我答过了。哦,我答过了。一个妇人说方言。
伯兰罕弟兄,你关于圣灵洗的讲道是奉耶稣的名受洗吗?
是的,我答过了。让我再看。
113

Q-429 [问题429]伯兰罕弟兄,圣经告诉我们,妻子应当顺服丈夫。我是个基督徒,我丈夫还是个罪人。他在各方面都想方设法逼迫我,他要我不去参加礼拜、读圣经,要我否认道。我该怎么做?

你该怎么做呢?呐,听着。你当顺服你的丈夫;这是道说的[弗5:22-24]。呐,如果他告诉你,不要你读圣经,做礼拜,或这类的事,你不用顺服他说的,因为,“凡跟从我的人,若不撇下父亲、母亲、丈夫、妻子或其他的,就不配做我的门徒。”对不对?
114

不,不能这样,男人不当因为他是女人的管辖者而对她滥用这种权柄。弟兄,神是在你之上管辖她的,瞧?如果你妻子做错事,你有权利告诉她,她当听从你。但你没有权利打她,拉扯她或那样待她。不,先生!

你看,神为男人造一个配偶,不是造一块擦鞋垫。记住,她是你的心上人;她应该永远是那样。
115

Q-430 [问题430]神的子民何时何地为最后的道聚集在一起?

在基督里!是的。在末后的日子,他们聚集在基督里。现在不要忘记这点。我们有一个聚集的地方;我们的确拥有了。
116

Q-431 [问题431]我们被称作……(呐,这是前几天的问题)我们被叫做“不洁净的鸟”,因为我们到朱尼尔·杰克逊的教会去。有时,我们与他们在一起。他在教会里没有照着这教会的新规矩来做。我们几次去那里做礼拜,我们没行在神完美的旨意中吗?

不,先生!我相信朱尼尔·杰克逊是个属神的人。我已经解释过了。我相信……
呐,我们对教会的规矩不完全一致。呐,我相信朱尼尔弟兄,他为什么……多少人认得朱尼尔·杰克逊?哦,我们知道这人是个属神的人。他相信这信息,跟我一样,他相信这些事。老实说,朱尼尔和我是老朋友了,跟这里的其他人一样,像J·T、鲁德尔弟兄、杰克逊弟兄、比勒弟兄以及这里所有的弟兄;我们大家都是一起的。呐,我们可能并不是完全都同意对方,瞧?但我们都相信同样的信息,瞧?我们都粘在一起。还有在外面的海外宣教士休谟弟兄,哦,有这么多不同的弟兄。有时候,我甚至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但你知道,我是指你们,弟兄。肯定的。
117

你想放弃护理的工作……

我答过的。记得吗?是个可爱的姐妹想知道护理工作的事。
我小时候,就告诉大家我想成为传道人。(我答过了,也答过了)那么,今天他该如何处理这事呢?
瞧,这是一封来自为基督做工的传道人的信。这只是给我的私人信。是帕特·泰勒写的,他是我们教会的一个弟兄。
这就是所有的问题。感谢主!我很感谢你们大家。我有点……[录音带有一段空白。]
……同勉, 同心,同乐,同忧。
118

不知道威尔逊姐妹还在这会堂吗?我看到她在这里。你知道刚才我在看什么吗?威尔逊姐妹?我正在看那张我们安放房角石的照片。我看着那张照片,看到结婚前的厚普和我。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记得看过一张照片,是我刚结束一场拳击比赛,那时我得了冠军。那天晚上,我看着我在印第安那州当州狩猎管理员时拍的相片。我想起这个教会。你知道,我猜想,那群人中,可能只有一个人今晚坐在这里。这里有多少人从我们起初安放房角石以来就在这里的,请举一下手。

威尔逊弟兄和姐妹,我想问你们俩一些事。还记得我们大家是怎么开始的吗?还记得整个地面都是泥巴吗?旧窗户摇摇晃晃。刚开始时,我们只有八毛钱。我们开始建这教堂时,这里是一大堆的杂草,在我们这里后面都是小树林。
119

看,我们大家围在祭坛周围,做出誓言。我们看见他们来了又去,一个接一个。你们注意到那些持守这信息的人,他们是怎么走的吗?呐,想一想那些离弃这信息的人,他们又是怎么走的。想想这点!

今晚我们在这里,在人数最满的聚会中,我们的人数有当时的三倍多。想想这点,那些学校巴士停满了这乡村的每个角落,这一带上上下下都停满了车。甚至在外面搭帐篷照顾那些挤不下的人,你还是无处安置那些会众,使他们聚在一起。我当时还是个年轻传道人。瞧?我们那时有成千上万的人,但今晚在这里的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120

我记得威尔逊姐妹,当时,有人叫我到她的病床边,她患了结核病,大出血,床角的被单和枕头套都是血。我记得,圣灵止住了她的大出血。几天后,我在俄亥俄河的冰水中奉耶稣基督的名给她施洗,把她放在我那辆敞篷车,那辆旧跑车的后面,从尤蒂卡载她回家。是这样吗?[原注:威尔逊姐妹跟伯兰罕弟兄讲话。]是的。厚普姐妹—我妻子,姐妹在那里,她们坐在小跑车的前面,我母亲和斯奈林姐妹坐在后面。我照了那张相片,斯奈林姐妹,我妈,韦伯太太,我岳母,他们都站在那里,还有美达,还是个小不点的姑娘,也站在那里。现在,她的头发都变白了。[原注:一位姐妹跟伯兰罕弟兄讲话。]

121

我记得,他们有个街头募捐日,收到第一次的钱。我记得,厚普站在街角边。她还是个小姑娘,大约十六岁;她拿出那些小标签出售,给人一个标签,人就放钱在袋子里。

有个醉汉从街上走过来,他说:“请问,小姐,你在卖什么?”
她说:“没卖什么。这样吧,我给一个标签。这是为教会捐的款。如果你想投点钱在这里作为捐款,我们会尽力攒够钱,在城里建一个教堂。”她说:“如果你想投点什么,可以投,但如果……”
他说:“我什么也没有。”
她说:“你拿一个去吧!”他拿去,看着它。一面写着说,“你要在哪里度过永恒?”另一面是个大问号。“你要在哪里度过永恒?一个问题。”
他一摇一晃地回来,看着标签,他说:“小姐,你问的是个严重的问题啊!”
她说:“但它必须解决!”没错。今晚,她已越过时间的惟幕。我记得她说的最后一些话。我记得我告诉她的话。我还记得。是的,先生。
122

很多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已成往事。还没有教堂之前,我们常常是站着,常常是站着,握着手一起唱这首歌。我几乎可以听见它。默特尔那时还是个小不点的孩子。我看到小李罗伊的照片,他站在外面,还是个小不点。

福哉,爱主圣徒, 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
当我们唱这首歌时,他们很多人正在彼岸等候主的到来。
我们离别之时, 内心难免依依,(你们也那样彼此相爱吗?)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123

弗里曼弟兄,你已经接近那里了,不是吗?我正在想,我是在我们去罗伊弟兄家时认识你的。你还记得爱德考克一家吗?我认得肯尼思。他姐妹叫什么名来着?[原注:弗里曼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讲话。]我有他们的照片;我们大家站在外面,手挽着手,大家围绕在牧师罗伊·戴维斯博士的前面。刚才我还在看这些照片,道格拿来那些旧照片。让我觉得真的很有趣。现在,他们许多人已经走了,瞧?我们走的时候也不会太久了。瞧?

我们离别之时, 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124

你们还记得博斯沃思弟兄吗?就在他临走之际,他在房间里站起来,走过地板,跟他的父母和他带领归于基督的信徒握手。四十年了,他们已经去世四、五十年了。他看见他们站在房间里,想让每个人都看到他们。那是什么?那老人正进入另一个国度,是我那天早晨在异象中见过的地方。没错。

我看见他们在那里;他们又变年轻了。我们的心仍然紧密相联,我们希望再相会。没错。神祝福你们。
125

我刚好看到会堂后面,才在谈起我的黑人朋友,我看见纳什弟兄和姐妹坐在后头。我不知道你们在这儿。我刚好往后看,他们就在后面。另一位弟兄坐在这儿,他就是那位有一次在后面对我大声喊了一下的弟兄,他坐在这儿吗?我想不起他的名来。伍德弟兄说他刚跟他谈过话。他说:“你知道吗?当圣灵临到我时,我不得不喊’嘿。’”他说:“我希望我没有打扰谁。”如果你不喊“嘿”,那才打扰我呢。愿神祝福你。我爱你们,弟兄姐妹。没错。

纳什弟兄,纳什姐妹,你知道我爱你们。是的,先生。你们是我在基督耶稣里的弟兄和姐妹。
126

其他亲密至爱的朋友,如果我失去一些人,这里的门还是为你们敞开的,天门也是为你们敞开的。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 盼望再会有期。
哦,“我以信心仰望你,”呐,让我们唱。让我们现在再唱一首。该是回家的时候了。 我以信心仰望, 十字架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将我罪过宽恕,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主。
让我们唱那首“圣哉,圣哉”,好吗?姐妹,请给我们起个调。你知道那调吗?你们记得格蒂姐妹和他们常常唱这首歌吗?
127

夕阳西沉,白日将尽,上天祝福大地,大地就受祝福。黄昏日头西下,正要下沉,鸟儿叫着最后的鸣叫。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刻的。我想黄昏时光……你们留意到这点吗?风要静止不动;鸟儿要安歇。瞧?这世界正在死亡,白日将尽,明早就要重生。是的。让我们再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唱。

圣哉,圣哉,圣哉,全能大主宰。
李弟兄,上来这里领唱吧。我想我不会唱那个调。让我试一下,没有伴奏的。瞧?让我看看能不能唱得来。呐,我知道,我可能搞错了。瞧?帮帮我,大家一起唱。
圣哉,圣哉,圣哉,全能大主宰。 天地充满了你,天地齐声赞你, 哦,全能大主宰。
你们喜欢吗?这对你们不意味着什么吗?让我们再试一下。
圣哉,圣哉,圣哉,全能大主宰。 天地充满了你,天地齐声赞你, 哦,全能大主宰。
128

我喜欢这歌,你们呢?哦,我就是喜欢这些优美的老歌。这些歌词的内容我很喜欢。随你们怎么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歌,但我喜欢这种歌,我喜欢它,“经过裂开的幔子,”像这些很好听的歌;我喜欢这些歌。我想,唱歌也是敬拜的一部分,是的,先生。唱歌赞美主。

好的,唱那首散会的歌,就是“时常携带耶稣圣名”。请大家站立,愿神祝福你们。好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呐,这是我喜欢的歌词,它给大家一个劝告。怎么做?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盾牌敌火箭;(听着!) 每逢诱惑扰你心灵,(你该怎么做?) 呼吸这名在心间。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让我们低下头。
再相会,再相会, 再相会在主脚前,(直到我们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