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816 证实他的道

1

让我们继续低头站立。主耶稣,今早我们感激你让我们有这样的荣幸能来到你面前,来到你的家中,就是你的子民奉你的名聚集的地方。主啊,一切都是你的。现在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因为我们心里有这期盼,就是为那些没有神和基督的人举行一场聚会,愿他们能得救,愿病人能得医治,愿圣徒能得到祝福。主啊,求你应允。最后,我们谦卑地低头,为你在这个时代藉着我们所做的一切而将赞美归给你。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我为今天又能有这份荣幸来到这里而满心地感恩,感激你们跑了那么远的路来听信息的人,感谢今早的聚会。我知道你们来不只是来看我或听我的;你们是来见主耶稣的。我相信他必把你们心中所愿的赐给你们。

呐,我回来,赶回来,把家人送去了图森就返回来了。我累了,筋疲力尽了。从去年一月份起,整个夏天我都在走,呐,我这个星期想要到肯塔基州,跟几个朋友去打猎,想放松一下。我太紧张了,你知道,所以我……比利和我都快不行了,所以我们祈求神这个星期来帮助我们放松一下。
3

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我想再回到这里来,若主愿意的话。下个星期天,我想要有一场特别的聚会。我想做一件跟平常有点不一样的事。呐,我把这个通知出去,好让那些不感兴趣的人不用来,但若主愿意,当人们来时,我们总是要为病人祷告。下个星期天我想要找出在你们大家心里所想的是什么。我想要你们今天就写下来,你们离开时,把它放在桌子上,内维尔弟兄会把它们交给比利•保罗,他会给我,写出你们的心里话。只要说……如果是一个关乎圣经的问题,通常我得到的都是那方面的。现在我想要把它更扩大一点,可能你心里有一些问题,是你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胜过的,比方说可能你有家庭的问题。你用不着签名,只要说:“我丈夫做了某某事,这事拦阻着我。”“我妻子做了某某事。”“我生命中有某件事发生了或什么的,”你知道,只要是你的心里话,是搅扰你的事。我认为那会很好的。你认为呢?

你会发现,或许是你问的问题,但我给的答案也是给其他人的。瞧,他们可能也有同样的问题。只要是你的心里话,就尽可能简短地写出来,比如,“我有一个孩子似乎正在走一条错路,我该怎么办?”“我有一个不跟我去教会的丈夫。他对我很傲慢,我该怎么办?”或者妻子是这样的。你知道,“圣经在一个地方这样说,在另一个地方又那样说;我不明白。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该不该,就一个基督徒来说,我在办公室工作,老板说某某事,他请我跟他去参加一个宴会,他们在这宴会上喝酒,我该怎么办?”瞧,你知道,这样的事在人的心里。我们想要你……
4

所以,在这之后我必须回亚利桑那去。我想,这就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尽力来帮助你们明白。在你们今天离开前,我希望我能得到足够多的问题放在讲台上。只要写出来,放在这里,内维尔弟兄或他们中的一个会交给我。这个星期在山里,我有机会来查考它,来为它祷告,来给你们找出圣经的答案,尽我所能地帮助你们。因为我们聚集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彼此帮助。瞧?当你们为我祷告的时候,你就帮助了我,我希望我也能帮助你们。呐,不要忘了,这是在下个星期天早上。

5

今天,像往常一样,有来访者跟我们在一起。多少人是从一百英里以外来的,请举手?百分之九十九的会众。几个星期天前,我说:“多少人是从这么远来的或什么的,”结果没有一个是从杰弗逊维尔来的。啊哈。但第二天我搞明白了,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所有的来访者进来了,我们就让他们在教会里坐了我们的位置。”他们说他们来了,几百个人来过了,却进不来,“因为我们看到了来访的人。”瞧?这些住在杰弗逊维尔附近的人很友好。我们……我们为此而非常感激杰弗逊维尔和新阿尔巴尼以及附近的人们。我们为此而非常感激。多少人是从一千英里的地方来的?哇!多少人是从一千多英里以外来的,请举手?哦,天啊!很好。那是……

6

上个星期天,就是一个星期前,我传讲了这个题目:“新郎和新妇将来的住处,”我认为我们是从附近方圆一千五百平方英里来的。那刚好是我所讲的那座城的尺寸,一千五百平方英里。既知道今生结束后,我要去那座城,我就一直在享受这个。我就朝那城进发,其它的任何事都不重要了。如果今天太阳不发光了,或明天永远不再有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有了一个家,一个安息的地方。不管累不累,我们仍然拥有那个安息的地方。你说:“那是一个老人的梦。”不,它不是。它不是。它是合乎圣经的真理。

7

一天晚上在这里讲完后,有一个男的冲到了讲台后面,我出了门,正要上车。这个年轻人说:“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比利和几个弟兄正想要带我上车。他说:“我能说一句话吗?”

我说:“说吧,先生。”
他说:“你今晚讲到那些女人的事,谴责她们穿着的方式,穿那些衣服。一个像你这样年纪的人会那样想,但如果你在我这个年纪,想法就不一样了。”
我说:“你多大了?”
他说:“我二十七岁。”
我说:“我比你还年轻十岁、十五岁的时候,就在传讲同样的东西了。明白吗?”我要说:“问题是你心里是什么,孩子。你的眼睛是藉着你的心来看的。”瞧?他就低下头走了。我想对那个没有别的答案了。瞧,它取决于在这里面的是什么,从这里出来的是什么。瞧,耶稣说:“如果你所说的跟在这里的不一样,你就是一个假冒为善者。”
8

今早我很高兴,在会众中的什么地方有我一位非常宝贵的朋友,弟兄,埃迪•彼是羔牧师,还有他的妻子孩子。我猜他们今早进到了聚会中,埃迪,你在这里吗?我以为你……哦,可能他还没有来。弟兄,哦,是的。那角落可不是说“阿们”的地方,埃迪。欢迎你上台上来和我们以及传道人在一起,如果你想上来的话。我们一直在……

9

当主赐给我那个关于熊和北美驯鹿的异象时,埃迪弟兄就在场。多少人记得我告诉过了你们这事?是的,他在那里。他就是那个穿方格子衬衫的年轻人,埃迪•彼是羔弟兄。他站在那里。我问他们,他们是不是有一件方格子衬衫,他们中的任何人。“没有,”没有一个人有。我说:“哦,可能是……必须要有一件方格子衬衫。将会有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还有一种角有四十二英寸长的什么动物,像这样,样子像一只鹿。”那是大约在事情发生前的六个月,我在这里说过的,你们知道;大约是这个时候,哦,比这个时候还早一些。

他们邀请我去这个人那里打猎。我还从未回到那个地区,回到我们所去过的地方,我就说出了这个异象。这个小拖车,是在很北边的阿拉斯加高速公路上,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树林、大山和动物。那天晚上在拖车里,我在那里告诉了彼是羔弟兄和索斯威克弟兄,他说:“哦,我……我们去的是盘羊的地区,它不会在那的。”
我说:“会的,”我说:“会有一个年轻人跟我在一起,身上穿着方格子衬衫。”没有人有方格子衬衫;彼是羔弟兄没有,我们其他人也都没有。
10

第二天晚上,我们在树带分界线以上很高的地方发现了一只公羊。那是在树木都不会生长的高度,那里除了北美驯鹿和盘羊,什么也没有。我们在很远的地方发现了它。那天下午在下来的路上,彼是羔弟兄掉进了水里,全身都湿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很早起来,开始追踪那只我们预先计划要打的盘羊。在他的……我们到了那里,吃了饭,没有发现那只公羊,彼是羔弟兄打中了一只驯鹿。我四处看了看,然后我们就上去了,索斯威克弟兄对我说:“我相信我们……伯兰罕弟兄,如果你能走的话,我们要翻过这座山,下到那个溪谷中;那些公盘羊可能会去了那里,”这是一段很长的路。但可能要到相当晚天才会黑,有时候或许是十点或十一点。
11

在那些满是石头的山上走了好长的路。我喜欢走路,于是我们就互相拥抱着站在那里,我们两人的胡子都变灰白了,互相拥抱着,心意相通地哭了,我说:“巴德弟兄,我希望有一天在千禧年里,我能走遍那所有的山。”

他说:“我希望我会跟你在一起,伯兰罕弟兄。”我们就站在那里,在主里真是喜乐。我太爱那些大山了。
然后,我们就下山去。就在那时,彼是羔弟兄打中了驯鹿。他是一个到印第安人那里去传道的宣教士,他想要把这只鹿给他的印第安人吃。于是我们就下去,吃了饭,把驯鹿收拾好了,回去。
12

巴德和我翻过山,我们刚好望见,我用望远镜在远处发现到了我所看见的这只动物,是一幅全景,就像我在这里告诉你们的。彼是羔弟兄就站在我们身边。所以我说:“那就是那只动物。”

他举起望远镜,说:“那是一头大型的公驯鹿。”
我说:“我从未见过,我以为它们都是那种平板式的角。”但这只驯鹿有尖锐的角;它是一只样子古怪的家伙,正如我在异象中所看见的。我以前从未打到过驯鹿。
“好,”他说:“如果主把它赐给了你,那就……”
13

我说:“是的,那一定是它。我唯一纳闷的事就是那件方格子衬衫。”我四处观看,肯定是埃迪弟兄的妻子把衬衫……(她现在就在埃迪弟兄身边),肯定是她把衬衫放在了他的背囊里。他前天全身湿透了时,就换了衬衫,就是那件方格子衬衫。我说:“这就是了。”

我就走过去打中了这只驯鹿,巴德对我说:“呐,伯兰罕弟兄,你说这些角有四十二英寸?”
我说:“肯定是的。”
他说:“在我看来好像有九十二英寸。”
我说:“不。它们是四十二英寸。”
他说:“根据你所告诉我的,在我们回到那个穿方格子衬衫的男孩埃迪那里之前,”(他们要在山下几英里远的地方见我们,)“你会打到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
我说:“那是主如此说。”
他说:“伯兰罕弟兄,它从哪儿出来呢?方圆五十英里远的地方,我都能看到。”
我说:“神仍然是耶和华以勒。主能为自己预备。瞧?他能使松鼠出现。如果他能使一只公羊出现,如果他说到了一头熊,那熊也会出现。”
14

我们设法要把这只战利品—沉重的驯鹿扛下山去,一会儿我扛来复枪,然后他扛来复枪,我们轮流着来。当我们快到一片大冰川时,嗯,我们走到那下面。有点热,我们进了冰川,坐下来凉快了一会儿。他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们离埃迪和布莱恩这两个男孩所站的地方不到一英里远了。那头老熊也该露面了。”

我说:“巴德,我想你是在怀疑。”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兄弟癫痫病发作了那么多年。你曾经告诉我,你第一次来这里,当我们下到另一个地方时,你告诉了我那个男孩长得是什么样子。”埃迪骑在我旁边的马上,当时主赐下了那异象。我告诉他们要对那男孩做什么;后来就再也没发作了。他说:“我不可能怀疑。”
15

我说:“巴德,我不知道熊会从哪里来。”当时我大约五十,现在五十五了,那大约是三年前。我当时是大约五十二或五十三岁。我说:“我从未看见它失败过。在我到达那些男孩那里之前,神必把那头灰熊给我。”我们几乎快到小云杉和树木交界的地方了。

我们往山下走了一点点,几乎快进到树林里了,他坐下来。当时是他背着猎物,我拿着来复枪。他说:“那头老熊最好该露面了,不是吗?”
我说:“它会出现了。不要担心。”
他说:“我都能看见每座山了。”
我说:“但我看到的是应许。”瞧?神应许了。我说:“无论神……”我说:“巴德,是什么东西站在那儿?”
他说:“是一头毛尖银灰色的灰熊。就是它。”当我们打到灰熊回去的时候,我记得我告诉了你们在异象中,我担心我那把来复枪;它是小型的点270口径的,子弹很小。你瞧?录在磁带上了。
16

我打到了熊,大约是五百码远,正如异象所说的。巴德说:“你最好打熊的后背。”他说:“你以前打过灰熊吗?”

我说:“没有。”
他说:“哦,它们不知道死是什么。”我后来才明白了。他说:“它们不会因打击而倒下的。你最好打它的……”
我说:“根据异象,我打中了它的心脏。”
他说:“好,如果异象是那样说的,那我就站在你旁边吧。”
我说:“我们上去。”我们走近了一点,我站起来,熊就看见了我。那正是它想要攻击的目标。我开枪击中了熊,但看起来好像根本都没伤到它。它冲过来。我还没来得及把另一颗子弹装进枪膛,熊就在离我大约五十码远的地方死掉了。
巴德嘴角都苍白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可不想让它落到我腿上。”
我说:“我也不想。”
他说:“我真高兴异象说你打到了它。”他说:“如果,如果那对角有四十二英寸,我要有一个……”我照着他所说的说出来,他说:“那我非得尖叫起来。”
我说:“好,你最好现在就叫吧,因为它必定是这样的。”
17

当我们下到了埃迪弟兄那里,我对埃迪弟兄说。我们把马拴在远处,因为它们怕熊。它们能嗅到它。我们无法剥掉熊的皮,时候太晚了,必须要第二天再回来。我们解缰绳大约解了十次,马在到处跑。当我们到了那里,他去从马鞍包里拿了测量尺,说:“布莱恩。”

我对埃迪弟兄说,我说:“现在注意那只小手,照着……”我原以为可能是比利•保罗,小手握着测量尺在量角。我说:“注意那只小手。”顶了一下埃迪弟兄。我们往后退。他就这样把尺子往上拉,到鼻子上,刚好是四十二英寸。瞧,刚刚好。耶稣从不失败。只要道是从神来的,它就永不失败。
18

我刚在我们中间认出了从南非来的杰克逊弟兄和姐妹。我猜他们已经被介绍了。有吗,杰克逊弟兄?今天早上?你和杰克逊姐妹,请站起来。我想让他们认识一下你们。埃迪弟兄,这又是一个从南非来的打猎老伙伴。主祝福你们,杰克逊弟兄和杰克逊姐妹,很高兴有你们在这里跟我们在一起。

教堂里所有的传道人,所有在事奉的,请举手。好,很好,太棒了。主祝福你们。我们很高兴有你们大家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要叫一个祷告队伍,所以我……我希望我能让你们大家都站起来,上来为我讲道。我们很高兴有你们每一个人。
19

当我想到你们的忠诚,从全国来听我讲这位可爱的主耶稣的事,你们信任主会垂听我的祷告。刚才,在一个私人会面中,我在跟这教会的某个肢体交谈,还不到四十五分钟前,是个心碎的母亲。正当我开始对这妇人说一些事时(我不知道她要不要我说出她是谁),你们在那张相片上所看到的同一个光出现了。一切都结束了,她就高兴地离开了。今天我们很高兴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无定的时代,你几乎不能对任何事有信心,但我们有一个不能移动、不能震动的国:不能震动的,不是直布罗陀磐石,我们的信心可以庄严地安息在那万古磐石上,安息在耶稣基督上,这个不能震动的救恩的磐石。

20

那位在这里,给我妻子带了一个三件套的小盒子的姐妹,里面有一本圣经,我要谢谢她。她向主立了一个关于这小盒子的约。她爱惜这盒子,盒子上有一些类似古时的画。她问主……她有点太爱惜这盒子了,或许是的。只是一个金字塔形状的普通小盒子;她连同一本圣经一起送给了我妻子。谢谢你,姐妹。你们给比利•保罗他们的每一样小礼物等东西,他们都拿给了我。我为每一样东西而感谢你们。愿神与你们同在。

21

现在,不要忘了下个星期天早上。今天聚会一结束,就把你们的问题写下来。如果写不下来,那就下个星期天带来。我会早点来,然后让人把问题拿到房间来,这样我就有时间为这些问题找到一个合乎圣经的背景。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早上我们要进行问题解答。

呐,这里放着许多手帕。我把它们放到了后面,以便把我的笔记放在这里,还有我的圣经,哦,是我的圣经和笔记,这样我就能有一点空间了。但我会为每块手帕祷告的。
22

我会照着我的笔记引用圣经。我只有一点时间。我不会像上次我在这里那样,留了你们差不多四个小时。我自己做出了保证,如果再要录制那样的磁带,我就自己在这里录制或别的什么,就用不着留你们那么久了。

23

李•维尔博士今早在吗?我本想请李•维尔博士能不能……你在这里吗,维尔弟兄?如果在,请举手。他在后面吗?好的,谢谢你,罗伊弟兄。维尔弟兄,我要你务必检查那些笔记。你在人群后面的某个地方,我看不见,或是在大厅里。我们必须留意,不能让太多人站着,消防部门不许我们那样做,你瞧?所以我们……我想要你检查我所领受的有关古蛇的后裔的启示,把它加到第一个教会时代—以弗所教会时代中。他正在写,为我作语法修正的工作。做得很棒!我想要你检查一下。现在还有谁能反对古蛇的后裔这一主题,还有谁能争论说这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昨天主刚刚把它给了我。瞧?哦,它超过了……

我是这样得到一个信息的:就是当我在平时的生活当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临到了我。如果我知道那是出自神的,我就会把它拿过来,在经文中找到它。然后我就……它从未落空过,总是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是真理,不管人们对它是怎么认为的。自从那些印被揭开以后,它比以前更清楚了。瞧?那次又是这样的。现在当我们查考时,愿主祝福你们。为了尊重道……
24

我相信有人,工程师,不管谁在,音响系统上有一些回音。你们在后面能听得见吗,没问题吗?如果听得见,请举手。好。

现在让我们翻开圣经,翻到两处的经文,我要从中找出一个信息,准时结束,若主愿意的话。现在翻到《马可福音》5章和《列王纪上》10章。《马可福音》5章,《列王纪上》10章。
呐,但为了在我们中间的,可能是陌生人,我们要把我们的主日学放在一个大班中。就是这个班,因为房间里都挤满了人,我们不能正常分班,我们查考一些道,在一起团契。我们没有……我们不是什么宗派。我们没有宗派。我们在主里是自由的,我们不是指一伙狂热分子。我们只是教导圣经,也单单是这个。主对我们太好了,以至他支持这个,表明那是真的。这给了我们极大的安慰。
25

呐,你们……任何时候,都欢迎你们来到我们中间。我不是一直在这里,但我们有几位好牧师在这里,内维尔弟兄是我们其中的一位牧师;凯普斯弟兄是我们的另一位牧师;弟兄,柯林斯弟兄,威尔伯•柯林斯弟兄是我们的另一位牧师。我们还有从不同地方、我们的姐妹教会来的不同牧师。德克萨斯州的几个马丁弟兄,如果你在附近,弟兄。跟你一起来的弟兄是谁?是的,他……我今早没有看见布莱尔弟兄。哦,布莱尔弟兄,我刚才没有看见你,布莱尔弟兄。鲁德尔弟兄在后面,62号公路上的教会的一位弟兄,是这里的一个姐妹教会。朱尼尔•杰克逊弟兄坐在布莱尔弟兄旁边,我现在看见他了,是来自我们姐妹教会的另一位弟兄。我们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教会。

26

杰克•帕尔默弟兄,在上来的路上,我想他们开着他儿子的新车超了一点速,你知道,稍微超了一点限速,出了车祸。他伤了下巴,他不能来,就回家了。他恢复得很好。我们……本弟兄在这里,我们在肯塔基的另一位弟兄今早打电话给他,看他们需不需要钱或什么的,教会可以帮助他们;他说一切都好。他拐弯的时候开得太快了,滑到了一些砂砾上,撞坏了下巴什么的。他的车撞倒了一根柱子上或什么的,他们打电话来,要求代祷。

比利•柯林斯弟兄也压伤了拇指,伤得很厉害,我们知道,连骨头都压断了了,我听说他们得把它接好。所以我们要在祷告中记念他。
27

呐,我们之所以要起立,当我们宣誓时,国旗或任何东西经过,我们总是立正敬礼,或至少是起立,表示对我们国家和国旗的尊重,我们应该这样做。当我们读主的道时,对我们的主又该如何呢?现在让我们起立,读《马可福音》第5章,从21节读起。我们读的时候,请注意。

21耶稣坐船又渡到那边去,就有许多人到他那里聚集。他正在海边上。22有一个管会堂的人,名叫睚鲁,来见耶稣,就俯伏在他脚前,23再三地求他说:“我的小女儿快要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得以活了。”24耶稣就和他同去,有许多人跟随拥挤他。
25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26在好些医生手里受了许多的苦。又花尽了她所有的,一点也不见好,病势反倒更重了。27她听见耶稣的事,就从后头来,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28意思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29于是她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她便觉得身上的灾病好了。30耶稣顿时心里觉得有能力从自己身上出去,就在众人中间转过来说:“谁摸我的衣裳?”31门徒对他说:“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吗?”32耶稣周围观看,要见作这事的女人。33那女人知道在自己身上所成的事,就恐惧战兢,来俯伏在耶稣跟前,将实情全告诉他。34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灾病痊愈了。”
35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何必还劳动先生呢?”36耶稣听见所说的话,就对管会堂的说:“不要怕!只要信!”37于是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同去,不许别人跟随他。38他们来到管会堂的家里,耶稣看见那里乱嚷,并有人大大地哭泣哀号。39进到里面,就对他们说:“为什么乱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着了。”40他们就嗤笑耶稣。耶稣把他们都撵出去,就带着孩子的父母和跟随的人进了孩子……进了孩子所在的地方。41就拉着孩子的手,对她说:“大利大古米!”(翻出来就是说:“闺女,我吩咐你起来。”42那闺女立时起来走。他们就大大地惊奇。闺女已经十二岁了。43耶稣切切地嘱咐他们,不要叫人知道这事;又吩咐给她东西吃。
28

在《列王纪上》10章,我们读这3节:

1示巴女王听见所罗门因耶和华之名所得的名声,就来要用难解的话试问所罗门。2跟随她到耶路撒冷的人甚多,又有骆驼驮着香料、宝石和许多金子。她来见了所罗门王,就把心里所有的对所罗门都说出来。3所罗门王将她所问的都答上了,没有一句不明白、不能答的。
29

让我们祷告。主耶稣,当我们读完了圣经中的这些故事,我们的心因欢喜而跳跃。因为我们知道你是神,你永不改变。你从不改变你的方法;你从不改变你的方式;你永远是神。神啊,我们祈求你今早把你想要我们知晓的这些经文的讲解带给我们,使我们的心得到辨别,伟大的圣灵今天来到我们中间,辨别我们的意念和心。愿那里没有任何东西留下,唯叫我们的心充满喜乐,当我们离开这里时,会像那天晚上从以马忤斯来的那些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你依然是神,而我们是你饥渴的儿女,今早聚集在这里。因为经上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主啊,请祝福我们聚集在一起和所有这些从几百英里、上千英里以外来的人。我们祈求,当他们回家时,他们的心对神怜悯和恩典的善事感到满足。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0

一个非常特别的题目,我想从所读的这些经文中讲三个词的题目。你可能说:“从你读的这些经文、两章圣经的一部分中取三个词,那有点是太小了吧。”但我那样做是要作为一个背景,来取这三个词:“证实他的道”。

你知道,圣经中有一节经文,在《帖撒罗尼迦前书》5:21,那里记着:“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任何东西被验证时,它要么是被证明是对的,要么是错的。当对任何事有疑问时,它就该被验证,直到你发现了什么是对的。当你发现了什么是对的,经上说:“持守住。”换句话说,“握紧它,不要松开。持守住。”换句话说,“握紧它,这样它就不会滑掉。”当它被证明是对的之后,善美的就要持守。任何被证明是不对的东西,你要马上放开它,远离它。不要拘守错的东西。
31

呐,坚定的基督徒,好人,有时候抓住了错的东西,还以为它是对的,这是有可能的。但这些事应该被证明,到底是对是错。这是我们所有人的职责,因为我们想要当耶稣来时能去天堂。这是传道人的职责,当任何问题出现时,他要把问题解决,在会众面前证明它,让他们可以明白,因为没有人想要被发现是错的,拘守错误的东西。

我们有一节经文(耶稣说:“所有的经文都必须应验。”),我们应该凡事察验。然后持守,或握紧,死死地握紧它,不要松开,善美的要持守。
32

我记得在学校里,我学到了一件事,你们许多人都学到过同样的教训。当你解决了一个问题,把它完成了,你可以拿过答案,用问题来证明它。多少人这样做过?当然所有的人都做过。你用不着担心你的答案对不对,问题的答案已经被问题证明了。所以,你知道你得到了正确的答案。如果你在书写板或试卷上的每个答案都被证明过,问题被证明,哦,是答案被问题证明了,那么你就得到了答案。没有人能说它是错的,你必须得到……如果你整洁、正确地做了你的工作,照着它所应该的方式做,你的答案又被证明过,你就可以坐在后面,带着保证安息,即你要在你交上去的试卷上得一个“A”,因为它被证明过,被问题证明过了。

33

还有一句老谚语说:“证明它,我就信。”我们有一个州,这个国家有一个州,他们有一句口号,“我是从密苏里州来的,指给我看。”瞧,换句话说,“证明给我看,我是从密苏里州来的。”但这个并不总是管用,因为神在每个时代都应验和证明了他为那个时代所制订的工作,在他的道中说了。每次在那个时代被证明的神之道,都被大多数人拒绝了。所以,“证明它,我就信,”并不是这样的。神赐给你多少信心,你才会拥有多少信心。信心是神的一个恩赐。不管你多么虔诚,都必须要……你必须有信心。你的信心只能安息在神被证实了的道上,如果你是个基督徒的话。

34

记住,神给每个时代分配了他的道,预告在他所讲的某个时代将会发生什么。如果摩西带着挪亚的信息来,那是行不通的。如果耶稣带着摩西的信息来,那是行不通的。或者一个先知带着其他先知的信息来,那是行不通的。但藉着他的先知,神启示了他本身和他计划的全部。所以,圣经不能加添一个字或从中删去一个字。

如果你证明你的问题,用问题证明你的答案,那为什么不用这个时代的道来证明我们现在所得到的答案呢?如果圣经说某件事要在这个时代发生,它也在圣经中,它就必发生。如果你竭力要告诉人们的答案,如果它被这本书证明了,那它就是真的,它是真的。否则,就不是。
35

呐,我们还有一句,毫无疑问,你们听过他们说:“看见就信。”那是我们这里的另一句老谚语,但那个也行不通。它行不通,因为人可以坐下来盯着任何东西来看,却看不见。“看见”这个词,英语“看见”有许多不同的意思。“Sea”可能指“一片水域”。“See”可能指“明白”。“See”可能指“观看”。哦,有各种的词可以让你来用。但当你说:“看见就信,”你就犯错了。

当你明白了它,你就会信它了。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换句话说,就是“明白神的国”,因为神的国就是指圣灵在你里面。所以,你必须明白这在你里面的是什么。你能明白它的唯一方式,就是把它让你做的跟圣经说它要让你做的相比较。你的问题就解决了。瞧?他就是那圣灵。
36

所以看见并不是相信。我可以用身体的感官来证明这点,即看见并不是相信。我看不见这个油瓶。我看不见它,因为它是在我的身后,然而我有一个触觉,告诉我我把它握在手里了。瞧?我看不见它,不可能看见。现在我摸不到它,不可能摸到,然而我相信它。这个是看见就相信;那个是摸到就相信。现在我闭上眼睛,我看不见它,也摸不到它,但如果我能靠近它,嗅到它,我仍然相信它在那里。所以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没有看见、尝到、摸到、嗅到和听见之事的确据。你相信它。信心必须要有一个安息之处。任何违背神话语的东西……对神的信心只能在神的应许上找到安息之处。只有在那里信心才能永远立稳。

37

面对所有这些疑惑的时代和我们今天经历、生活的这最糟糕的时代,面对所有这些疑惑,神还是继续证实他的道是对的,正如他在每个时代所做的一样。不信并不能拦阻神;它妨碍不了神。不管这世界有多少不信,它仍要发生。不信除了定不信者的罪,什么也做不了。不信把不信者送下地狱,把神应许给他的每个祝福夺走,但不会妨碍神继续与信徒同行。瞧,不信并不能拦阻神,它只能拦阻不信者。

你说:“太阳明天不会发光了;我要停住它。”你试试看。瞧?是的,你做不到。神已经设立它的次序,说它要发光,它就要发光。就是这样。神说它要发光。可能会有一些云在它下面,但它还是照样在发光。你无法用那个来拦阻神。他……
38

神怎样让他的道显明给众人呢?首先,神知道会有不信者。现在,注意神的智慧。他知道会有不信者,大多数人将是不信者,神藉着预知为每个时代预定了会相信它的种子。如果你注意,每个时代都跟随着神的道前进,一切都准时发生,没有东西能妨碍神。他继续前进,每一次“滴答”都精确无误。我们有时候认为它会走得不准。但你不要担心,他的钟走得分秒不差,一切都运行得恰到好处。

39

有时候我环顾四周,看见今天街上的这些里基和里基塔们,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想:“哦,神啊!”

神说:“等一下,瞧?我的时钟运转得精确无误。我必须把你放在跟从前那些日子的第一个人同样的根基上。我把你放在跟路德一样的根基上,放在跟卫斯理一样的根基上。”因为你看,那个时候罪恶并不像现在这样显明。我们现在比从前那个时候有了更多的知识,当仇敌好像洪水一样冲来时,神的灵就立起一个标准来抵挡它。今天,我们拥有了更多的知识,明白的事情也更多,所以不信的狂涛更加的汹涌,但神却提起一个标准来抵挡它。记住,神总是……神之所以预定了这些事发生,他藉着他的先知预先告诉了他们这些事要发生。当义人看见这些事被证实,他们就知道它是对的了。不管别的人说什么,他们知道它是对的。
40

我们在这里发现,我相信是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神说:“他藉着耶稣基督预定我们得儿子的名分。”神不是说:“我要拣选你,不拣选你,”他的预知晓得你会做什么。所以藉着预知神就能设立次序,他让万事效力,为了他的益处,也为了你的益处。

41

在《创世记》,神告诉亚当和夏娃,当他们不信他的道时会发生什么。神把对和错摆在他们面前,神说:“你们吃的日子必定死。”神绝对是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他一直都是那样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撒但引导夏娃不去相信这话,因为撒但自己从来就不相信。他不信,所以他引导着夏娃不去信。他仍然在做同样的事,教导别人同样的事,让他们就像夏娃一样不信。神用他的道作为防线保护他的子民;那是你唯一的防御,而不是你的宗派,不是你的爸爸妈妈;那些是好的。但在神的道后面,那是信徒受到保护的地方,就是在道后面。当那个小小的通路因“不知道它对不对”而断开时……推理进来取代了信心的位置,他们就拆毁了栅栏。神持守他的道,他成就他的话语。撒但试图让夏娃不信或推理这道。
42

不要对它推理。你说:“哦,我相信……”你没有权利。当神说了什么时,就照着他所说的方式去做。你说:“哦,我认为……”但你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基督就是道。要让道在你里面。其它所有的话都是错的,基督的话是对的。其他人相信人和人一切的推理,就像夏娃一样,推理,“哦,为什么神要这样做呢?这不是跟那个一样好吗?”如果它违背道,就不好。所以,任何事,任何教师,任何解经家,其他的任何东西教导你或试图让你相信的东西,只要跟圣经所说的有一点点不同,它就是一个虚假的教导。就又是撒但,就像它对夏娃做的一样。神继续前进,不管人做什么,撒但做什么,神继续证明道是那样的。

43

现在看看撒但对夏娃说的话,“你不一定死。你会聪明。”那就是今天世人正在仰望的,科学的证据,人的一些知识。撒但说:“你不一定死。”

但是神已经说了:“你必定死。”神证实了是那样的。我们就能明白;神说什么就是什么。去到坟墓那里,你就知道他是不是那个意思了。“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当你去到那里,检查你想要检查的任何时代的任何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活过了一千岁。神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他每次都会这样做。
44

但是,记住,他持守他一切祝福的应许,就如同持守他的咒诅一样。因为他们吃了,那天他们就死了;神向你证明了这事,他们吃的那日子就死了。神也持守他对他的祝福所说的一切话。神持守每个应许。哦,我爱那个。你必须选择你要哪个:因相信得到他的祝福,或者因歪曲而受咒诅。如果你歪曲道,相信对道歪曲的一面,你就被咒诅了。如果你照着道所写的方式相信它,持守它,你就会被祝福。道总是跟科学相抵触的,总是跟人显明事情的科学方式相抵触。因为神持守一切的道,祝福和咒诅都有。

45

在上古世界,男人和女人大大地犯罪,违背了神的真道。亚当和夏娃犯罪违背了神的真道。在他们以后的所有世代都开始做同样的事,神向他们宣告了死亡,最后到了万物完全、彻底的毁灭,地球被水淹没,完全被水洗净了。

呐,这位神给地上的万物带来了彻底的毁灭,一切牲畜和活物,除了他所保护、带到地球上面的东西,凡是他应许要做的,他都做了。这位神应许会有雨,也持守了他的道,这同一位神也应许了会有火,他也必持守他的道。他必持守他的道。
46

呐,他做了什么?他们怎么晓得他的道呢?因为他一切的行事方式,都证明了在做出任何毁灭或审判之前,他总是把道赐给人们,总是警告人们。哦,我爱这点。这样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我们是在哪里了。

在挪亚的日子,有各种的传道人和协会,在挪亚的日子有各种的宗教,因为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但有一位先知出场了,他开始做一件事,开始造方舟。神差来他的先知挪亚,证明神差来了他的道,告诉人们有一个即将来到的毁灭,他无法容忍人们行事的方式,他不得不毁灭他曾经所创造的人。
47

呐,道总是临到先知,神从未改变过。《玛拉基书》3章说:“我是神,我不改变。”

挪亚带着一个不科学的信息,被差遣给了一个科学的时代。挪亚带着一个没有知识的信息,被差遣给一个有知识的时代。他被差遣给一个科学时代,他有一个信心的信息和对一个科学时代的应许。你能相信一个科学时代会相信一个不科学的信息吗?一个大有知识的时代,你相信他们会对在人的思想看来似乎绝对是愚蠢的事有信心吗?但神总是以那个方式行事。挪亚是从主而来的一个被证实了的先知,是神给那个时代的信息。他必须相信。当他被主所证实以后,人们必须相信他的信息,那是神的道,神必要持守他的道。
48

呐,今天也是一样的。我们处在末世了。那些人本该知道的,瞧?你注意,挪亚预表了经历大灾难而被带过去的犹太人。以诺预表了教会被接升天的真实信息,因为以诺被提上去,接着洪水来了。他们俩……第一位先知以诺被提上去了,这样挪亚就可以进行他的……他的……神就可以继续在挪亚身上做工。现在,教会将被提走,这样神就能再在犹太人身上做工,就是剩余的犹太人,十四万四千人,正如我们在经文中讲过的。

49

面对着到处是科学和不信的时代,神藉着降给他们洪水,证实了他的应许之道是真的。记住,在挪亚的日子,地上从来没有下过雨。神让水气从地里上来灌溉,但从来没有下过雨。挪亚说:“天要下雨。”呐,那是……

他们可以把一台仪器发射到天空中,说那上面没有水汽。“那里没有雨。我们可以证明那里没有雨。”
不管科学怎么说,神说天要下雨,天就要下雨。神做了什么呢?在我看来,一些人把地球震动了一点,使它偏离了本位,向后倾斜了,地球的热气就变成了冷气,就带来了湿气。世界最早是被盖住的,上面有大气,空气中有水气,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云,降了下来,就是这样。
今天我们知道,那上面有火,因为地里有各种煤气。圣经:“天地必有大响声废去,地要被烈火销化。”所以我们知道它在上面,正如在挪亚的日子一样。
50

记住,挪亚时候的信息只是靠信心,但不能被科学证实。但今天的信息既符合神的道,又被科学所证实。以利亚第一次来,行神迹,没有传什么道,只是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行神迹。他第二次以施洗约翰的形式来,他来没有行神迹,只是传道。他第三次来,既行神迹又传道。瞧?看到它是怎么回事了吗?留意经文的运行是多么连贯。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花很多时间,但我们做不到;我们要略过去,因为我相信你们明白了。

51

神在那个时代做的跟他在所有时代做的一样,就像他将来要做的,正如他应许要做的。神应许了什么事,他就下来证明他的道是对的。凡信的,凡相信那个时代信息的,都进来得救了。将来在任何时代也是这样。凡不相信信息和使者的就灭亡了。

凡在今天真正相信神话语的都要被取走。凡不相信神话语的就要与世界一同灭亡,因为他们属于世界,世界上的一切都要同世界一起灭亡。凡在神里面得救的,必定会在神里面,不可能灭亡,“我要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叫他们复活。”知道你在基督里,对每个信徒来说是何等的一个安慰,就如同神持守他的道和要毁灭世界一样肯定,他持守他的道,也会叫他的子民复活,拯救他们。他证实了。
52

神在亚伯拉罕的时代证实了他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之道是真的。注意,要一个一百岁的男人和九十岁的女人,要他们这种过了年纪的人生孩子,这在亚伯拉罕的时代是不科学的。亚伯拉罕无法解释它。他去见医生,说:“医生,这可能吗?”

“不可能。”去医院让妈妈准备生孩子,或不管是什么,如果你要把把那个放在这个时代,他们会说他是疯子,“他理智失常了。”
但是神说了。圣经在《罗马书》4章说,亚伯拉罕总没有因不信而心里起疑惑,反倒更坚固,将赞美归给神。因为他恒久忍耐,如同看见了那看不见的,就满足了,坚持住,持守住,因为他满心相信神应许了,就必能做成。我们是他的儿女。阿们!
现在我觉得兴奋了,被激动了;想想这点。哦,经过了所有这些年之后,神证实了;他把亚伯拉罕和撒拉转变成年轻人,生了孩子。亚伯拉罕和撒拉活了……四十五年后撒拉死了,亚伯拉罕一百四十五岁后又结婚了,除了女儿又另外生了七个儿子。他过了生育的年纪,不能生养,他没有种子,里面也没有生命留下了,在这之后他几乎又活了一百岁。阿们!为什么?他不考虑自己的身体,他不考虑撒拉的月经已断绝。他考虑的只是神所说的话,知道神必证实他所说的。阿们!神证明他说到做到。在科学和不科学中间,在任何事中间,不管是什么,神证实出他是对的,总是证实他的道。他是对的,其它所有的人都是错的。
53

神也向罗得证实了,他说:“你若不出这城,我就要焚烧这城。”他告诉亚伯拉罕,如果他能找到十个义人,他就会存留那城。他找不到十个,所以他证明了他的道是对的。

“火是从哪里降下来呢?在这一带的平原,还有石漆坑里根本没有火。”但神如此说了,亚伯拉罕知道它必要发生。罗得也知道是那样的,他就逃到了山上。
54

神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寄居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被人不公正地判断,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寄居在生人、陌生的人中间四百年。神照着他所说他要做的原原本本地应验了他的道。亚伯拉罕的后裔的确在埃及寄居了四百年。神也应许要用大能的手把他们拯救出来。神要用有力的手把百姓从埃及的捆绑中救出来。神持守了他的道。看看神必须那样做才能让他们的子孙下去埃及。好像是灾难临到,降临等等。

他们以为约瑟死了,这看起来好像很残忍,可怜的以撒……哦,是雅各,约瑟的父亲……哦,以撒……哦,是他的父亲雅各(以撒是他的祖父),他的父亲雅各相信自己的儿子被野兽杀害了。对小约瑟来说这有多可怕,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知道自己要远离家人,被自己的兄弟出卖,扔进坑里,以为是死了,羊的血涂在他的外衣上,他们在那里杀了一只羊羔吃,把血涂在他的外衣上,拿去给他父亲,约瑟知道这些事。但是约瑟能记得一件事,就是主的手在他身上。他知道他是一个信徒。不管他的兄弟怎么拒绝他,怎么不跟他合作等等,但约瑟知道神必持守他的道。当他看见他所有兄弟在他面前下拜的异象,他知道那件事必须成就,因为那是主如此说。阿们!我不在乎它看起来是多么不合理,但约瑟知道那是真理。不管任务多么艰难,不管他必须克服什么,但他知道有一天他们每个人都要在他脚前下拜。他怎么办呢?他们憎恨他。但他知道每次神必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
55

今天神也是这样做的。神必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不管科学说什么,“它不可能发生,”不管我们受了多少教育,有了多少知识,众教会怎么陷入到一堆的形式化等等中,神必仍然证实他的道是对的。你只管安息在那道中。

是的,约瑟要经历很多的东西,他下到了埃及,但神仍然照着他所说的带他胜过了这一切;是今天非常完美的预表,如果我们有时间讲一讲这个就好了。我相信我们以前在这个教会讲过了这个。神持守他的道;因为他们必须留在那里。
56

对那些处于埃及人捆绑之中的希伯来人,这真是很艰难。他们得到过祝福,被赐予了地上的出产,最好的土地歌珊,但发现他们必须要成为奴隶,那些母亲必须把自己腹里所生的、她们可爱的宝贝交在埃及士兵的手中,看到他站在那里,拿一把大刀将孩子切开,扔在地上,拿去喂鳄鱼。对他们来说,要经历那些事,真是很难。

但有一天,一个预定的种子出生了,这孩子是个预定的孩子。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似乎很奇怪。一天,在沙漠的偏僻处,圣灵以火柱的样式降了下来,立在荆棘中,说:“我已经听见了百姓的哀声,我记起了我的应许。拯救的时间到了,我要打发你下到那里去做这件事。”手里拿着一根杖,妻子坐在骡子上,孩子坐在她的膝盖上,摩西依靠着全能神的能力就下去了。最可笑的事是,一根弯曲的杖跟一万支枪相比,算得了什么呢?但你瞧,神在那里。取决于他的道在哪里。摩西有神的道;法老有枪。
57

摩西有道。他所需要的只是神的道。那也正是今天你所需要的。不是来自某个教会的委任状。你不需要一个宗派来支持你。你需要道,靠着它带来被提。你不需要某个委任状。今早你不需要靠着某个历史悠久的神学院来得到医治。你需要接受这道,这就行了。

你不需要医生的话。如果医生说他尽了他一切的能力,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那些。如果他说你得了癌症、肿瘤,要瞎了,聋了,哑了,不管是什么,那都无关紧要。如果你能带着那道去到那边燃烧荆棘的应许那里,阿们!事情就必定会发生。每当神的话语被正确的土壤接受时,神必证实他的道是真是的。你所需要的,就是他的道。神证实它,持守它。你可以确信它是对的。
58

神在每个时代都以非同寻常的方式证实他的道,但他行事的方式总是一样的。瞧?在挪亚的日子,当神要拯救余剩的人时,他是怎么做的?他给他们差遣了先知挪亚。他差遣了挪亚,一个迹象。

呐,注意,当神下来拯救以色列人时,他是怎么做的?同样的方式。他差遣了他的先知。他的先知拥有道。道用所应许的神迹和奇事支持着它,那绝对是真理。以色列人就动身前往应许之地,因为他们相信了。
59

在旷野的旅程中,在他们看到了道被如此地证实之后,他们开始不相信这位先知了,结果新妇开始乱了步伐(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在异象中。瞧?)乱了步伐。有两个叫约书亚和迦勒的人站了起来,无论境况如何,都相信所应许的道是真的。

注意他们去到加低斯巴尼亚的时候。在加低斯巴尼亚,摩西从每个支派中都打发了一个人去窥探那地,看看他们要从哪个方向进去。他打发了他的将军约书亚,也是一位先知,所以摩西打发了一位在他以下的小先知去了。约书亚听从摩西。他们打发他出去,他说:“过去窥探那地。”
60

将军出去,从每个支派中挑出了一个人,他们就出发了。他挑了他亲密的好友迦勒,因为他知道迦勒相信。他们去到了应许之地,带回来一串需要两个人扛的葡萄。瞧?现在他说:“这样以色列人在进入应许地之前就有了确据。瞧?他们有了神说那是一块流奶与蜜之地的确据。那是一片极好的地,那是一块美地。现在你们的……哦,所有的那些大蒜、韭菜,不管你在埃及有什么。现在,我们要领你们去一块流奶与蜜之地。这些年来你们在埃及或许从未尝过奶或蜜。他们只是给你们奴隶的食物。但现在你们要进入这块地了。”那个时候他们只需要大约一天的旅程,在加低斯巴尼亚,也就是世界的大审判座所在的地方,他们在这些大棕榈和泉水下停住了,并扎了营。他说:“要让百姓知道。”注意那是何等完美、何等真实、完全的确据,神今天所做的跟他那时所做的是何等的相同。他说:“神说这是块伟大的土地。在你们进去之前,我要你们看到这是块伟大的土地。所以去给我带回来一些那地的确据,拿给百姓看。”

61

他们就上去了。呐,总是当你去要把证据带回来时,敌人就挡在路上了。当一些人去窥探,看见了那些巨大的迦南人,哦,天哪,他们说:“我们办不到。”但他们带回了那地在那里的确据。他们没有被错误地引领。甚至在他们进入这块地之前,神就向他们证实了他的道。

今天你能看到吗?如果你开车一千英里来听道,也看到了这道得到证实和印证,这是那是一块美地的确据。你可以看到一个得了癌症的人就躺在死亡阴影下,却得了痊愈。我们看到神的道说在这个时代将要发生的事正在被证实出来,那是神持守他的道的确据。那里有一块美地。如果我的生命就要完结了,然而神降下来存留了我的性命,这就表明了有一个永生的确据。以前你连教会的门都不愿进,现在你却排着队往里挤。那是一个确据。神持守他的道,并向你证明他的道是真的。
62

开几千英里的车;早上我来到这里,看到人们站在外面从可口可乐瓶子里给孩子喂吃的,只吃一点粥,早上大约五点钟就坐在那里。我想:“神啊,这些人大老远来,我若告诉他们错误的东西,我就是世上最下流的伪君子。因为我感到对不起他们,我的心同情他们。他们对神饥渴。主啊,帮助我告诉他们真理,不然就请把我从这世上取走。让我告诉那些人真理,神啊,帮助我。”我说:“你握住我的手,让我知道什么是真理,然后通过印证来支持我所说的就是真理,并让他们知道这是真理。不要让那些可怜的人被迷惑。”看到那些忠心的人,我的心里真是有说不出来的感激。

63

我能想象到,那天当约书亚聚集百姓,看到他们洗净了衣服,在为第三天做好准备,他想到的也是同样的事。是的,神证实了。呐,约书亚说了什么?当那些人说:“哦,我们不能那么做。你办不到。那样的话,我们就得离开我们的组织。我们……那我们就完了。瞧?我们不能做这事。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不合理。”约书亚把他们领到那里时,正是四月份,河水高涨,约旦河几乎跟俄亥俄河一样宽。看来好像神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你知道,有时候你病了,你说:“哦,我是个基督徒。神犯了一个错误,他让我生病了,我是个基督徒。”你难道不晓得圣经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吗?
64

那时,约书亚把他们领到了那里,现在,约旦河的水是相当的浅。你几乎可以从任何地方走过去,除非你碰上了一个很深的水坑;你可以徒步走过这些浅滩什么的,去到耶利哥城所在的岸上。嗯,你可以趟过河去,还不到踝子骨深,可以开吉普车过去,开车过去,走过去,或什么的。但约书亚是在四月份把他们领到那里,那里水满的地方,洪水涨到了将近一英里宽。那里的水或许有三、四十英尺深。他说:“第三天我们要过河。神这么说了。聚集百姓,叫他们分别为圣,因为第三天你们要过约旦河。”看到神怎样让这事发生的吗?为了让人们……是为了筛选属他的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分别成圣,准备好,不管水有多深,多么泥泞,水流有多么急。瞧,他们知道神会证实他的道。

不管你离约旦河多近,不管你的环境是什么,只要你心里能持守住神的那个应许,神就必证实它,证明它是那样的。在所有不信的当中,神仍然会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是的,他没有……环境拦阻不了神,他仍然要像那个时候一样做同样的事。
65

注意,他要藉着他的信徒证实他的道。他只能证实他的道,不是藉着不信者;他只能藉着信徒证实他的道。不管别人宣称自己是什么,“哦,我相信,弟兄。”瞧,如果你信,神必定会证实你所信的,因为我们环顾一下,看看其他的人。我们还能说什么呢?瞧,他是藉着真信徒来证实他的道,不是藉着那些声称他们信的人,而是藉着那些真正信的人。他是藉着相信他的儿女来证实他的道。

呐,他有信徒。老一批已经死了,就是说“我们不能夺取它”的不信者,神让他们每一个人都灭亡了,(为什么?)除了每一个信的人。谁留下来了?摩西被接到荣耀里了。不信者在旷野灭亡了,而这些是他们的儿女。只有两个人过去了,也就是信徒,就是约书亚和迦勒。他们是信徒,他们是那过了河的人。神能做这事的唯一方式,就是藉着他相信的儿女。你相信那个吗?是的。他的信徒是成就这事的人。他用他们渡过了河。瞧?
66

呐,我要你们注意,神在每一个时代都是那样做的。他每次都以同样的方法做事。他必须用信徒。为了让信徒符合道,他必须预定那个时代的信徒。你明白吗?他必须预定这件事在那里,来迎接那时代的挑战。你明白了吗?你感觉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明白了吗?那就是今天所发生的事。他藉着预知预定了这个时代的事。当他在《玛拉基书》4章预定了,事情就必须要发生。当他过来,在他的道中预定了什么事要发生时,他就必须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当他预定了什么事要发生,说它要发生时,他知道那个种子那个时候就必定会在那里的。如果他预定了一位新妇,那么新妇就必定会在那儿。如果有一个被提,新妇就一定会在那儿。他藉着他的预知预定了这事。瞧,没有任何事能阻止它。

67

当神告诉他们:“现在我要给你一个应许之地的应许。我告诉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他的子孙要在这里寄居四百年。”

呐,摩西说:“我是主的先知。留意看我所预言的。如果它成就了,你们就知道我是主所差遣的,因为你知道神已经告诉你们了。如果我预言这事,它发生了,预言那事,它也发生了,预言这事,它发生了,每次都是一样,你就知道我为主所差遣来告诉你们。那里有一块地,是神所应许的。瞧?神应许了这块地。它是一块美地,它流奶与蜜。跟随我吧。”
当他们出到了旷野,摩西在那里要带领他们起程,神在旷野告诉摩西领百姓回到西奈山,接着神以一个火柱的形式降临在所有的以色列人面前,证实了摩西所说的话是事实,证明他说的是对的,在那里印证了摩西,“摩西说过我曾在这山上,我以燃烧荆棘的形式向他显现。现在我让整座山都烧起来。”
百姓便说:“不要让神说话,让摩西说话。我们要灭亡了。”
神说:“那是……我不再这样做了。我要为他们兴起一位先知,他要奉我的名向他们说话。”那就是神所做的,绝对是神在他的道中的行事的方式。
68

注意那些不信的人,他们离这地这么近了,他们却不信了。你们在做笔记的人,记下《希伯来书》6章,这里的经文说:“那些蒙了光照,与圣灵有分的人,他们若离弃,就不能叫他们重新懊悔了;因为他们将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他们不可能得救了。”瞧,那些人不可能越过约旦河进入应许之地。

人们会走近圣灵的洗,他们会走近道,他们会经过所有的宗派、所有的教会和所有的教理问答,等等;但当到了那道,那个分界线时,他们说:“哦,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的教会不是那样教导的。”我不在乎你的教会教导什么,圣经是这么说的。你说:“我怎么知道它对不对呢?”神印证它,并证实了它。
69

圣经说到了那个时刻:“有一块美地,它充满了奶与蜜,好的葡萄和石榴,哦,它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哦,他们说:“你们几个人悄悄地过去,看一看它,回来,这样我们就能安慰这些百姓。我们马上就要过去,只要你们都相信。”哦,他们去了。
他们回来了,哦,两个人叫喊:“好,赞美神。我们看见了。我们看见了。哦,太棒了,没有任何地方能跟它相比的。”
其他十个人站在旁边,说:“哦,不,不,不,不,我们做不到。”
多少人过去了?就那两个人。是的。那两个,因为他们知道神必证实他的道是对的。注意,不是汹涌的约旦河,不,先生。泛滥的约旦河岸,迦南巨人不能阻止他们。神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他领他们进入了那地。
他要在今天的应许中再做同样的事(是的,先生)。他证实他的道,无论如何,神要证实他的道。
70

一天,神堵住了吃人的饥饿狮子的口,证实他的道是真的,向先知但以理证实他能拯救。他们一直都让那些狮子吃人肉。他们让那些狮子饿着,所以当一个人或小孩子掉在那里,不管他们把什么扔进那里(那些判了死刑的),狮子就会把他们撕成碎片,这群饥饿的狮子。他们抓住这位拥有神给以色列人话语的先知,已经预言了他们要这么作。他跟那些狮子在那里。但神并没有结束。他要证实他的道,他能拯救。他们让那些狮子饿着,把那位先知扔进那里,那些狮子像那样冲向他。那个火柱立在那里(任何野兽都怕火),那个火柱立在那里,狮子们就躺下了。神持守他的道。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持守他的道;神证实它,神证明他道是对的。

71

呐,神除去了烈火窑中火焰的热气,证实他的道是那样的,即他能从火里拯救。就在那些火焰中间,那些少年被扔进了那里,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甚至扔他们进窑的那些人,火窑强烈的热气烧死了带他们上去那里的强悍士兵们。神让烈火继续烧,但他把烈火的热气除去了。神证实,如果你站在他一边,他就会站在你一边。站在你一边吗?肯定的。一个小时后,他们打开门,说:“喂,你们究竟把几个人扔进里面的?我们看到我们扔了三个进去。”他说:“里面有四个,其中一个样子好像神子。”瞧,神显明了。因为什么?他是道。

他们说:“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即或不然,我们也不跪拜任何偶像,因为我们站在道的一边。”任何偶像,宗教的形式,要远离它。神必站在你一边。他要除去逼迫的热气。他要除去癌症的生命。他要除去……他会做任何事。他是神。你站在他一边,他就会站在你一边。每次神都证实他的道是真的。除去火焰的热气,堵住狮子的口,等等。
72

这里神还做了一件事,显明了他是神。在旷野之后,人们去追求……他们去追求学问,要把自己变成大人物。他们成立了一些组织,叫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希律党人,等等。他们是大人物。他们从彼此间立祭司。他们做了那样的大事,立大祭司、大人物、显贵等等。

但在所有这些中间,神却兴起了一位先知,一位祭司的儿子。从没有……他九岁时就去了旷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得,就算是用火车车皮那么大的字母写的,他也不认识。嗯,为什么他这么做呢?他是个先知。如果他受了他父亲的教育训练,他可能就是一个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或成了他们组织中的一个。但他有一件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宣告弥赛亚。因为什么?神持守他的道并证实它。“在神学院有人声喊:’看哪,我得到了博士学位?’”那可能是在老太太的生日年鉴上,但不是在神的道中。他说:“在旷野有人声喊:’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他是在预备道的路,使道能被彰显吗?哈利路亚!
73

难道你看不到这预表吗?在这里停一下。在末日,必定有一个预备的地方,好让道得以彰显,我们现在正靠着那片新土地的凭据活着,就是那位人子。阿们!

约翰的使命,不是去受教育,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呆在旷野。他的讲章也是用预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那就是他所看见的。用斧子砍树,做成他的小屋,生火燃烧木柴。“哦,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那是他所看见的。丛林的灌木中最污秽的东西对他来说就是蛇。他说:“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不要开始说:’我们有了这个,我们属于这个,我们属于那个,’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当旷野的树不能为他……招徕了蝗虫之类的东西时,他怎么做呢?就砍下树来烧了。瞧?“他要把麦子收在仓里,把糠用不灭的火烧尽了。”一个那样的人,连神职人员的衣服都没有穿,连祭司帽都没有戴。瞧?他身上裹着一块羊皮,穿着一块从骆驼背上剪下来的一块皮,衣衫褴褛地走上来,胡子和头发乱蓬蓬的走到那里,说:“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他勇敢地走上来。为什么?那是神的道被证实了,“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神应许了。“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不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不是一个科学的或宗教的证据,而是神话语的证据。神在持守他的道。瞧?根本不是一个学者,而是一位先知,奉主的名被差遣。他那样做了,为什么?要证实他的道。
74

呐,那些祭司说:“我们知道末日有一位要来,所以我们教育我们的每个男孩子,要为此做好准备。你们每个男孩子都必须有大学教育。你必须进到这里来。毫无疑问他肯定是按照家谱,肯定是从利未人的家谱来的,因为祭司的职份都是从那儿来的。”但他不是祭司,他是先知!那是神的选择。他用不着从某个宗派或家系出来。那是神藉着预定和预知做的选择。他藉着神选择的方式而来。所以他们不相信他,因为他不是照着他们认为他要来的方式来的。这事会重演,你知道,总是重演。但我们发现他照着神选择的方式来了,为要证实他的道。

75

注意,神让童女怀孕生子,证实他的道。《以赛亚书》9:6,我们发现这话,“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呐,我们发现他说过了童女要怀孕生子。神让一个童女怀孕生子。什么?为要证实他的道。现在听一会儿,我们就要结束了。神让一个童女怀孕生子,为要证实他的道。那绝对是……它绊倒了所有的科学家。[原注:磁带空白。]

76

你们明白这事,是吗?瞧,地被咒诅了。全地都因亚当的罪而被咒诅了。但当这个小种子……女人没有种子。她有一块种子所要埋下的田地,没有种子,因为那里没有精子,精子,种子里面必须有生命。如果没有生命,它就只不过是物质,生命却不在那里。种子在男人里面。那就是古蛇的种子必须落在女人里面的原因,瞧?因为那不是神的种子。我们知道那个。等到你们拿到这本书来读,就会明白了,或说藉着经文告诉你们,会把整个东西打开,就如同奉主的名受洗一样,就明白它是怎么回事了。神从来不会错。他永远是对的。即使你不明白,但还是要相信它。它绝对是真理。

77

呐,我们发现神这样说;他让这事发生。当这粒不是来自男人的小种子进入“田地”中,也就是神所创造的小卵子里面,那粒小种子,小精子爬进卵子里,小尾巴摆掉,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繁殖细胞,靠母亲的生命、身体活着,母亲就通过她的血液喂养他。我们发现,母亲喂养他。不是他的血,而是母亲的血。不,他没有一点母亲的血。但他从母亲的维他命中得着喂养,而不是母亲的血。那些东西都在母亲的血里和水里,免得孩子受到冲击等等,但他没有一点母亲的血。一位母亲会因肺结核死去,生下孩子;孩子不会遗传肺结核,因为肺结核是病菌,是通过血液而来的。但他会……肺结核不会遗传,虚弱会遗传,但肺结核不会,因为孩子必须通过母亲的呼吸才能染上病菌。你看到吗?孩子生下来时是绝对没事的,因为他没有一点母亲的血。

78

我们发现神进到了这个小细胞里,瞧?他就开始繁殖细胞,把马利亚当作母亲吸取维他命等东西。后来当他够大了,会自己吃,他就开始吃。那是什么?那是……那是地上的尘土,你和植物的生命以及动物的生命等等都是从地土里出来的,当他开始吃鱼和饼等等时,他就开始繁殖细胞。当他到了三十岁完全成熟时,他下到水里受洗,顺服约翰,哦,是顺服神,然后就上来。发生了什么?鸽子,也就是神,从天降下,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他来做什么?救赎地里的那部分。他是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因为神不是一个创造物;只有在基督里他才是一个创造物,因为神是永恒的,是一个灵,灵不是被造的。他是神创造的开始,神救赎了那个身体。瞧,当他降下来时,“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

79

所以他,神,借着这样的过程降下来。现在,每个儿子,你吃饭,你生下来的方式是自然的借着性生下来的;后来到了一个地步,你经历了水洗,然后是圣灵的洗,圣灵以火的洗礼降下来,认领这个创造物,如同它对耶稣所做的一样。圣灵和神是同一个灵,瞧?它降下来,为复活认领这个身体。他复活叫我们称义,“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一个也不会失落,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他们头上的头发一根也不会灭亡。”那是神创造的开始;而这是神创造的延续。整个地球必须要有一次洗礼。接着圣灵降在一座城里,住在地上,神的帐幕与人同在,与人同住,神在地上支搭帐棚。这整个救赎,称义,成圣,圣灵的洗,如同那个时候一样。

80

注意,他使这位童女怀孕,这样,她没有出嫁就生了一个儿子。历代以来,这事一直都绊倒了科学,它仍然绊倒了科学。当以赛亚说话,说这位童女要怀孕生子,他们或许嘲笑他,“那怎么可能呢?”

我能想象以赛亚有多尴尬,他听见神说:“我要给他们一个超级兆头,我要给他们一个永远的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他在百姓当中很有名,是一位被神印证的先知,当他带着这个声明去到医生等人面前,“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瞧,从有时间开始,从神创造第一个人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但现在,地上有一个女的要怀孕生子。在理智的领域想一想这事,那位先知是何等尴尬?但他知道神必持守自己的道;神会证实的。我想象,每个希伯来家庭都准备让自己的小女儿来生这个孩子,瞧?把鞋子、靴子等等穿戴的东西,还有尿布都买好了,就准备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了。几个世代过去了,但神证实了他的道。一个童女果真怀孕生子了,她生下了这婴孩,证明神的先知所说的道是真理。神总是站在他们一边。
81

童女生的这个儿子就是道被彰显了出来。呐,《约翰福音》1章,如果你想读一下,《约翰福音》1章。这位先知,这位先知也是。但这个童女生的儿子是道彰显了出来,是神创造的开始。整个地球都是神的创造,但它失丧了。瞧?后来神救赎了这个地球。你是地球的一部分,他也要藉着救赎整个地球的同样方式救赎你。瞧?童女生的这个儿子是道彰显了出来,“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撒但试图用一切的诡计使他不信这个。撒但试图用他一切所能的东西使他不信这个,试图使他不受苦就接受国度,试图使他未经救赎就接受国度(那是神在伊甸园的计划,当时他杀了羊羔,只有藉着血神才接受。),甚至承诺把天下万国给耶稣,只要他接受。想一想何等的一个承诺。
82

你晓不晓得,我亲爱的朋友,在此刻,撒但给你一承诺,他要使你成为协会里最好的一个传道人。他要把每个教会的前排座位给你,使你成为一个执事。他会做任何事,只要你离开这道。

注意,使一切的……把世界和万国都给耶稣,耶稣可以接受它们。撒但试图让耶稣违背神的道,因为他知道,只要这样他就打败他了。他使摩西违背了神的道;他使夏娃违背了神的道;但这次他找错人了。为什么?耶稣就是道,撒但不知道。耶稣就是道本身。
83

我能看见他……我们用小孩子的方式来描述一下他。我能看见那双巨大黝黑的翅膀笼罩了夏娃,说:“我告诉你,那是可喜悦的。你应当试一试。”

“但神说,如果我们作了就会死。”
“哦,你们不一定死。瞧?哦,那是胡说八道。那是守旧的想法。你一句也不要信。”但神那样说了。神证明了它是对的。神现在也在证明它;人们此刻正在死亡。神仍然证明它是对的。
注意,当撒但遇到摩西,他说:“摩西,你知道你性子急,你脾气大。看看那帮悖逆的家伙做了什么。瞧?你干吗不下去那里教训他们一顿?”摩西就去了。
84

但当撒但碰到这条一万伏的高压线,当他扑向耶稣的时候,他的翅膀都被烧焦了。它说:“哦,听着,我要把万国都给你。”

“经上说。瞧?经上说。”
撒但说:“你若是神的儿子,”瞧,撒但总是怀疑。他仍然在教导其他人怀疑。他教导夏娃怀疑,教导摩西,教导其他所有人怀疑。他也试图教导你怀疑。你们现在坐在这里的,如果你要我叫你的名字,撒但试了很长的时间要让你怀疑我。你不要那样做。姐妹,如果你那样做,哦,你就……不是我,只是怀疑。只要相信这道。你用不着相信我,但你要相信这道。瞧?如果我说这道,那不是我的;那是主的。我的话不同,但这是他的。瞧?注意,注意,我现在不想讲这个。
85

注意,神所有的应许之道,绝对都是真的。神证实了它们。他证实了,因为他证实他就是真正的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他要怎么活着?“哦,靠……你只要接受一些神的道,就会活吗?”那不是神所说的。你注意到“一切话”吗?他要怎么活着?“哦,他在那里吃吗?”不,他很快就死了,那是肉体。“哦,他,哦,他属于教会,他相信所有的事,除了那个之外?”他仍是死的。你明白了吗?“他只能靠大祭司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活着吗?主教吗?红衣主教吗?牧师吗?”是神。从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我们怎么知道那是神的话呢?他那么说了,他就会证实它。他证实自己的道。
注意。如果是那样的,你的忏悔不会使你活着。你的教会会员资格不会使你活着。注意,只能单单靠神的道,不要让一个字被摆错了。没有一个人要……一个字就杀了人类。在圣经《启示录》22章,一个字也足以杀死一切;他的名字将从生命册上被删去。“若有人加添一个字,或删去一个字。”不是一个字,不是……不,我是指不是两个字,只要一个字,不是一个句子,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哦。人们啊,你明白吗?
86

我不只是在对这群听众讲。这是被录音了的,你瞧?它要传到全世界。世人啊,你明白吗,一个字,一个字,不是一个句子,不是一段,而是一个字,夏娃就是不信一个字。带来了……神证实了。“但如果你持守一切话,你就必活着。”他们怀疑了一个字,就给人类带来了死亡。但人不只是靠食物给他的身体力量活着,而是靠一切话,一切话,原封不动地照着它被写下的方式。圣经说经文不可随私意解说。没有地方有人,根本不需要人来想方设法来解释神的道。神是他自己的解释者。

当他应许了,他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童女就怀孕生子。瞧,不管神怎么说的,神都会证实它。
87

不管你怎么认为身体的复活不可能,那些人在彼岸,只是地上的尘土,现在越过了尘土,他们成了酸和气体,他们的身体原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但他们的魂仍然活着。神说:“我要叫他复活。”约伯说:“我这皮肉灭绝以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瞧,一切的道都必须持守,人要靠那道活着。

神叫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从死里复活,证明他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一个人死了四天,发臭了,四天后鼻子都已经塌陷了。是的。人身上塌陷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鼻子,塌陷到了尸体里,脱落滑了下去。接着是皮肤,那些虫子,你……把你放进一个密封的棺材里,不管是什么,然而皮肉之虫用不着从地里来,它们就在你里面。你有没有注意约伯说:“虽然我的皮肉之虫灭绝我。”不是地里的虫子,因为那里没有。虫子就在你里面,准备要毁坏你,死亡就在你必死的身体里运行。但当你得到了基督,生命就在你必死的身体里运行,要叫你复活。瞧?神叫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从死里复活,“他臭了,”为要证实他所说的。“我就是复活,是生命。”除了神,谁能那样说呢?瞧?“我就是复活,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你信那个吗?神叫那人从死里复活,证实他的道是对的。是的。
88

注意,他是道。《希伯来书》4:12,如果你想要记下这节的话。《希伯来书》4:12,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对不对?“辨明……”为要证明他就是道,他怎么做?彼得来到他那里,他的名字是西门。他来到耶稣那里,耶稣说。耶稣坐在那里,彼得一到他那里,他就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没有受过教育,没有学位,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渔夫。没有教育,圣经说他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但他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的监督。为什么?为什么?耶稣说出了他是谁,他的名字叫什么,他父亲的名字是什么。彼得知道那是道,因为圣经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那必须是一位先知,从玛拉基到弥赛亚神没有应许有先知出现在这个时期:四百年没有先知。但在这里,有一个人向这个被预定要得生命的人证实或证明了他的道,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从今以后……你是约拿的儿子,从今以后你要叫彼得。”想一想。他向谁证明这个?为什么他不把道向……为什么他不向该亚法证明那道?他是神。他知道该亚法决不会相信。但这人是预定要得生命的;他当时就知道了。

89

一次站在人们中间,几天后另一个人去叫山附近的一个朋友,离他们讲道的地方大约有十五英里,第二天带他回来。他站在中间,走到耶稣所在的地方。耶稣周围观看,他是神,瞧?他有辨别力。那件事显明,瞧?显明道是正确的,他证实了道。

呐,一些人说:“你知道,那人是道。”
“胡说八道,”那些祭司说:“那个不是……那不是道。”
说:“你知道经文所说的,’主我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摩西,’那就是他。听他的。”
去到那里,主说:“你是一个以色列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这人说:“拉比,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他知道谁会相信。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道。”耶稣借着道证明了他就是道。
90

注意井边的小妇人。她正在仰望弥赛亚。她跟当时的大群人和宗派等等没有来往。她正在仰望道。所以一次,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个普通人,坐在路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算了吧,别耍我了,”她心里可能这样想,因为她是个被标上坏名声的女人。她说:“嗯,是啊,你为什么问我那样的一个问题呢?我们这里有种族隔离。你……你只是一个……你是个犹太人,我们是撒玛利亚人,这是不合常理的;你那么问我是不对的。”瞧?
他说:“妇人,你若知道跟谁在说话,就早求我给你水喝了。”
妇人说:“你给我水喝?我连一个桶或一根绳都没有看到。你怎么从井里打水给我喝呢?”
他说:“那不是我讲的井。”瞧?
过了一会儿,妇人说:“这是个怪人。”于是她开始提起水罐,拉上来。
他说:“瞧,我所赐的水是泉水,是喷泉,在你的魂里直涌到永生。”
91

“哦,”妇人说:“等一下,我明白,你是个犹太人。你们犹太人,难道你想说你比我们挖这口井的祖宗雅各更大吗?”他是雅各的神。瞧?妇人说:“难道你想说你比挖这井的雅各还大吗?”一个外貌普通的人,瞧?你只能看到这个,一个普通人。妇人说:“你说你比我们挖这口井的祖宗雅各还大吗?他自己和他的牛也喝这井里的水。瞧,我们通过喝那位先知所挖的这口井里的水得到了祝福。”

他说:“哼。”他说……
“我们在这座山上敬拜。你们说是在耶路撒冷。”
他说:“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妇人,我们知道我们所讲的。”他说:“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犹太人应该知道神的道,瞧?神的道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是,瞧,耶稣正在观察。注意。他要……他要做什么呢?证实他的道。瞧?妇人说……他说:“顺便说一下,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嗯,”他说:“你说的不错,瞧?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瞧?注意。事情就发生了,瞧?某个东西接受了生命。如果这东西一开始不在那里,如果她没有从预定而来的代表,就永远抓不住。
92

祭司们站在那里,说:“这人是别西卜。”瞧,没有代表。

永恒的生命,“你们一直是。”瞧,你有永生。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就是神。你是他的属性,他想到你,创世以前就在他的思想里知道了你。瞧?
妇人上下打量。看她处在何等罪恶的境地中。但是,瞧,耶稣不能……耶稣得不到那个祭司,因为祭司是个受过教育的学者,是个道的神学家,但在天上却没有代表,瞧?根本不在神的思想里。但这妇人却在。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那就是耶稣想要她看见的。瞧?妇人说:“我们相信你是……我相信你是先知。我们知道,我们不明白先知的事,因为太迟了;我们知道有一位弥赛亚要来。弥赛亚来了,他将是道。瞧?他将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他将做你在这里所做的同样事。你必定是他的一位先知,预告他或什么的。”
耶稣说:“我就是他。”
93

他要做什么呢?他在证实他的道,证实他的位置,证实他是什么。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神就是道。

是的。他平静风浪,为要证明以赛亚的预言,“他名称为全能的神,永在的父。”瞧?童女所生的这个儿子,还增加了饼和鱼。那是什么?证实他的道。所有的经文都要得应验。通过说他是耶和华被彰显出来,他证实了主的道。他是神创造的开始。神在他的创造物中,神借着他创造的这一小部分,他住在了自己里面,他是神创造之物的开始,“从他生出了许多的儿子。”记住,他也增加了许多鱼。他就是道,是道的证据。
94

现在,仔细听,我们就要结束了。就是我几分钟前所读到的,那天,耶稣来到睚鲁家里,去到那里时,他走了进去。记住,睚鲁是个祭司,一个边界信徒。他想信耶稣,但他不愿离开他的教会,因为他们说:“任何信他的人,都要被逐出教会。”

仔细听,就要结束了,要非常仔细地听我讲。注意这点。我相信,当耶稣度过海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事,因为他知道万事。他度过海了,在那里停下来,这个小祭司就来了。他的女儿病得相当重,医生已经不管她了,说:“她正处在死亡的边缘。”现在,行动的时候到了。
95

可能对你来说就是今早:你行动的时候到了。瞧?或许你病得相当重。或许你相信你错了。可能是。神逼着你做出决定,行动的时候到了。

仔细听。他来了,他不在乎其他的人说什么,公开地坦白出来,俯伏在耶稣脚前。让一个受过那些教育的学者来到一个没有任何上过学校记录的人那里,是何等的一步!一个所谓在神学上如此高深的人,怎么能来到一个所谓被弃绝的人面前?一个野人,一个疯子,失去了理智,甚至都没有正常的头脑。请原谅这个表达,但“他只是那时代一个普通的怪人,”每个人都那样想。正如我们今天的街头语所说的,“螺丝帽。”正如那天我传讲的关于螺丝帽和螺栓,你们知道。瞧,对公众来说他就是那个,只是一个普通的……说:“嗯,你失去了理智;你疯了;你是个疯子。”而这里是一个有所有学问的人,来到了一个应该是失去了理智的面前。他不得不这样做。
96

现在留意她。这会刺痛一点点,但对你有益处。瞧?有时候一个震动会把你摇醒。

注意,耶稣来了,走到这个死去的小女孩旁边,可能是几个小时前死的,他们把她平躺在那儿,给她涂上防腐液,放在长椅上。在那个时代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把尸体裹好,放在木板上,放进洞里。她平躺在长椅上,周围都是鲜花。
哦,那个好牧师,小睚鲁,我能想象他是个好牧师,每个人都爱他。因为你看,我能证明这点,因为他的确打心眼里爱耶稣。但他就是很难下定决心,因为每个星期六或星期一早上他就再也收不到支票了。瞧?他真是很难下定决心。另外,人们,他在人们当中有那么好的名声,他们会说:“你知道吗?睚鲁发疯了。瞧?他去那边跟着那位假先知了。那绝对是他所做的事,在那里行那些所谓的神迹奇事,就是加利利的那位先知,你知道,就是拿撒勒人耶稣。”
我们现在不信那个,它听起来是亵渎,但那个时候就是那样的。瞧?“现在怎样,有一天也会怎样。”瞧,同样的事。
97

注意,他去到那里。他真是无法那样做,但到了他不得不那样做的时候了。他必须那样做。他去找到耶稣,就在众人面前,俯伏在了他脚前,说:“夫子,夫子。”你知道那个什么吗?统治者,所有者。是的。

瞧,许多人想要耶稣做他们的救主,但不是做他们的主。瞧?“主”就是“统治者”。是的。你说:“耶稣,求你救我,就让我站在这里就行了,我要做我自己的事。现在,你不要插手我的事。但你可以做我的救主,而不是我的主。”他要成为主,你瞧?然后他就是你的救主了。
98

但现在,他说:“夫子,救主。瞧?我的小女儿,我唯一的孩子,她十二岁了,医生已经放弃她了。”毫无疑问,祭司可能会这样说,“你知道,他们都说你是个狂热分子,但你知道,夫子,我相信你,我相信。我知道你有辨别人心的能力。我唯一想要你说的就是……就是去按手在她身上。然后告诉我该做什么,我一定去做。”哦,现在你才算开始。

主说:“我去,我去。”他就动身了。
他去了几个小时后,跑来了一个人(这是按照当时的风俗),头顶上满是尘土,说:“不要劳动这人,你女儿死了。她已经死了;他们已经给她穿好了寿衣,准备入殓了。”
哦,他的心沉下去了。耶稣转过眼睛去看着他。他说:“哦,哦,哦。”
他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他所做的……他已经答应睚鲁了。他就必须证实这点。阿们!“我告诉过了你,只要相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瞧?他说他不能做什么,直到父先指给他看,《约翰福音》,《约翰福音》5:19,“我只做父指示我的事,”所以父已经告诉了他要发生什么。
99

当他进了房子,站在躺在那里的、病了几个星期、冰冷僵硬的尸体旁边。她的身体苍白,没有吃过东西,发烧等等,她死了。他们给她喷了这种防腐香料等东西,躺在那里,你知道,把她放在长椅之类的东西上,准备裹起来放进坟墓里,他们在她周围摆了鲜花作为仪式。耶稣走过来。每个人都说:“哦,睚鲁,你的小女儿死了。哦,睚鲁前辈,哦,我们为你感到难过,等等。”

耶稣说:“哦,安静;你们太吵了。”他说:“你们在这里瞎嚷嚷什么?”你瞧?“这样乱嚷,你们只是……你们乱喊乱叫;这女孩不是死了。她睡着了。嘘……”哈。
100

他们做了什么呢?当他们听见主说女孩没有死,他们说:“他们就嗤笑他。”换句话说,他们嘲笑他。“嘘,嗯,你……你这个假先知。你这个迷惑人的,女孩死了。医生说她死了。我们薰了她;已经给她穿好了寿衣。她正躺在那里,她死了。”他们说:“哈,哈,哈。睚鲁,你总是念叨着他,现在又怎么说呢?”

你知道耶稣做了什么吗?他说:“你们都从这里出去。”让这种的不信在周围,是没法做事的。他说了什么?他说:“睚鲁,只要你相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那是他的道。他必须证实那道。是的。
101

他进了房子,他们都在那里哭喊,耶稣说:“她睡着了。”那是违背科学的。那是违背常识的。她死了,薰好了。

人一死,他们马上就把他薰了,当生命一离开他,他们就把香料等东西倒在了他身上,把他裹好,将他搬走。瞧?埋掉,他们就埋掉他,有时候甚至都不通知家人。你知道,亚拿尼亚和撒非喇,门徒埋了亚拿尼亚,当撒非喇……亚拿尼亚,当撒非喇进来时,你瞧?人们把亚拿尼亚抬出去埋了。你瞧?人一死,他们就,他们就把东西倒在他身上,把他搬出去,把他抬走。瞧?
102

所以她已经准备好要进坟墓了,但他们想等她爸爸见到她再把她抬走。耶稣进来时,女孩正处在那个情形下,耶稣说:“她只是打了个盹。”

嗯,他们说:“那人可真是疯了。”
现在他要怎么做呢?他已经说女孩是睡着了,他就必须证实他的道。他不能在那帮人面前做,所以他说:“把他们都赶出去。”我能看见他看着睚鲁,说:“你仍然信吗?”
“是的,主啊。”
“你和你妻子过来这里。彼得、雅各和约翰,你们跟我来。”他走到那里,说这话:“大利大古米!”意思是:“闺女,起来!”他证实了他的道:女孩只是睡着了。对不对?他在这里证实了他的道是对的。尽管他们不信,他仍然藉着叫女孩醒来证实了他的道是对的,因为他说女孩是睡着了。她是睡着了。
103

有一天他要向每一个真信徒做同样的事,因为他的道应许了。“那在基督里的人,神必将他们与基督一同带来。”瞧,“那在基督里的人。”

这个犹太小女孩做了什么?我开始要跳过这节经文,但我要……我要继续讲讲它。我知道可能有点迟了;我们等一下要叫祷告队列。也许这一个礼拜我都不能再见到你们了,但让我们在这里等一下。“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瞧?注意,让我把这点插进来使你们能明白。为什么耶稣叫醒这个希伯来少女呢?因为她知道她不是死了吗?预定。正如耶稣对拉撒路所做的。瞧?或许同一天有很多少女死了;但耶稣从未对她们说过一句话。他知道这个少女有永生。瞧,他没有把其他的人叫醒。
瞧,当他从耶利哥出来时,他们说:“嘿,这个家伙。”毫无疑问他们说:“你叫醒死人吗?你告诉我你能叫死人复活,我们这里的墓地满了死人,过来,把他们叫醒。”瞧?他从未理会那些人,瞧?从未理会,因为他知道他是道。
104

注意,女孩只是睡着了。他知道父会来。这个小女孩,瞧?耶稣知道那个小犹太少女只是睡着了。瞧,义人不会死。耶稣来要救赎义人。“救赎”的意思是“从曾经所在的地方被带回来”。瞧?他不能救赎不信者,不管他们受过多少教育,拥有多少博士学位。他不能救赎他们,因为他们是不能救赎的,他们必须去到他们的目的地。但在他的预知中,知道拉撒路要从坟墓里出来。他也知道这个小女孩拥有永生。所以女孩不是死了,她只是睡着了。当我们在地上的工作结束了,如果我们到他再来的时候没有活着,我们不会死的;我们只是睡了。他在这里证明了。他还要再证明。“虽然皮肉之虫灭绝这个身体,我必要醒来并有他的形象。”

105

他证实了他所有的道,他所有的道。想一想,他所有的道。你们是他的道。他是道,你是他道的一部分。那就是为什么你被差到这里,要在生命中证实你的位置。我想你们没明白。瞧?他是道。你明白了吗?

在路德的时候,他是在脚上;在卫斯理的时候,他是在腿上;在五旬节运动的时候,他到了肩膀上。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是头。你拥有的部分是把身体跟头连接起来,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时刻:不是脚的部分,不是腿的部分,不是肩膀的部分,而是脖子的部分。对不对?它连着头。那是身体的一部分。那些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必将他们与基督一同带来。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对不对?
瞧,你成为了那道的一部分;你成了他的一部分。你携带他的名,为要认得它,瞧?你被安置在那里,受洗归入他的名,归入他的身体,“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进入这里,绝对是同一个位置。他从未改变他的方式。多少人相信早期教会是在他里面的?让我们看看,多少人相信?他们是怎么受洗的?好的。瞧?他是不改变的神。我们证实了那个。今晚我们可以留在这里,一直留到半夜,证明那个,仍然可以一直讲下去。瞧,不可改变的……瞧?你在他里面,是他的一部分,因为你是他思想的一部分。在创世以前,他就呼召了你。
106

圣经说地上的兽……那是宗派的敌基督来到地上,在罗马成了兽,就是第一个宗派。这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给兽做了一个像,就是我们那天插在书中的。注意,它就成了那个敌基督的。圣经说:“凡名字从创世以来(什么时候?复兴的时候吗?)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你的名字是记在那里)的人,这个敌基督就要迷惑你。”《马太福音》24:24说敌基督在末日与真正的东西非常接近,几乎要迷惑选民或预定的人;这是一回事,选民和预定的人是一回事。神在创世以前拣选你或预定你。“要迷惑凡名字没有预定在生命册上的人。”

107

但以理讲到过这个,当那日,智慧人要怎样,愚蠢的人要怎样,等等。是的,太多了,但我讲得太离题了。对我来说,那时钟跑得太快了。注意,留意,他注意到了。留意这里所发生的事。“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你的旅程结束了,你活完了你的这部分。恩典是神为你所做的,行为是你因感激而做的。

藉着同样的事证明童女所生的这位子知道万事。他知道水中哪里有鱼,彼得他们撒了一遍又一遍的网,却一无所获。那证实了他的道。对不对?他知道万事。
当他准备纳税时,表明他拥有所有的东西。他知道那条口里有足够的硬币来纳税的鱼在哪里。有人把硬币掉在那里,那条鱼捡了去。耶稣说:“彼得,下去撒下鱼钱,瞧?钓起那条鱼,从它口里拿出那些硬币来。拿去满足他们,纳税。”哦,是的。
108

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但他有道,他就是道,并且证明了这点。他总是证实他的道。他现在也是这样做的,在每个世代他都同样地证实了。

三日以后,在他受死、埋葬后,第三日他又复活了,为要证实他的道,因为先知说过:“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第三日,当朽坏在七十二小时后进来之前……瞧,他没有过完全部的三天,因为朽坏在七十二小时后就会进来,所以他没有过完全不的三天,因为先知说,瞧?先知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他证实了他的道。
109

他医治病人、瘸腿的,证实他的道,就是以赛亚和其他的先知所说的道。

在五旬节那天,他差遣圣灵来证实他的道。你们想找到一些经文的,《约珥书》2:28,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等等。”神藉着浇灌圣灵来证实了它。还有,《路加福音》24:49,他是在这之前说,如果你想记下来,他说:“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就是这样。他做到了,他差遣圣灵来继续证实他的道。注意他所说的。他做到了吗?好的。
110

《马可福音》16章,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多远?普天下。给谁?凡受造的。“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而且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在《马可福音》4章说,他在《约翰福音》14:12说,他还说:“信我的人(不是表面相信),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需要在基督里的同一个灵做那同样的工作。因为什么?圣灵来彰显将来的应许之道。瞧,他做了供应,他知道这些事要发生。

111

一千九百年后,教会时代过去了,还有他所预言关于路德、卫斯理的一切事,我们刚刚讲过了,看见它被画出来,月亮落下去,把它画出来,主在这里的黑板上为我们画了出来,显明它,亲自降临来证实它是对的。一千九百年后,我们处在老底嘉教会时代的末了,他在《路加福音》17:30应许,同样的人子(他应许了)要在末日显现,就像在当年地上的所多玛一样。他做到了吗?它必须成就吗?不可能……

记住,他以三个子的名来:人子,一位先知;神子,圣灵;大卫之子,在千禧年。在这中间,这个连接处,根据他自己的道,在人子显现的日子,显现自己是什么?不是神子,而是人子。他要以不同的方式显现自己。那会成为什么?《玛拉基书》4章,绝对是的。瞧?人子要显现自己,不是在整个大宗派等等中,像我们已经讲过了的教会时代,而是要彰显自己为人子,彰显《玛拉基书》4章。“那日,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要使儿女的心转向使徒父亲的信心,远离所有的这些宗派体系,回到原本的道上,”拉出他所应许的末世的新妇树。“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不是在有雾的日子必有光明;那日,既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瞧,是形成身体的时候。在东方的同一个头,又在西方这里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哦,我感到想要唱一首歌。
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你必能找到那荣耀的小路。
在水边那正是今日的光,
奉耶稣的宝贵名埋葬。
无论年轻年老,悔改你罪,
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傍晚的光已经来临,
神与基督原为一是真理已经显明。
112

人子正以跟他过去一样的能力显现自己(不是通过教会时代,称义,成圣,所有这些事),而是人子。谁是人子?道。道比两刃的剑更活泼,更有功效,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他必须做什么?他必须证实他的道。他要做什么?注意它,当我们看到它发生,看到它以起初的同一个样式—火柱,证实了他是《希伯来书》13:8所说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是什么?耶稣基督昨日,那是在旷野与摩西同在的基督。多少人知道圣经是那样说的?昨日。那是保罗在这里说的今天在新约的基督(你相信吗)。接着是人子,在末日一样的基督。瞧?是的。

注意《约翰福音》14:12,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其它所有的经文,他做什么?他在这里证实(不是路德时代,不是卫斯理时代,不是五旬节运动时代,不是浸信会时代,不是长老会时代,我们已经讲过了这些,并且用圣经中的历史证明了它,而是什么?)人子显现的时代,引进这些事,以应验道,所有的经文都必须应验。瞧?我们看到了,它是真的。
113

想一想,藉着他在起初做事的同样方法,不但在我们中间被证实,而且还被科学证实了。他们不得不承认它是对的。乔治•莱西,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部门的头,说:“光照在镜头上。我自己也曾说它是心理学,”又说:“伯兰罕先生,照相机拍不到心理学。光就照在那里。”

那是什么?一个见证,很久以前,那个火柱像旋风一样站在那个荆棘中,他说:“永远不要抽烟、喝酒,你长大了有一件工作要你去做。”
人们说:“那个男孩头脑不正常了。”妈妈想叫医生来,我紧张。
但那是什么?他降落在那条河,俄亥俄河的边上,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让一群人准备道来彰显,你的信息也要如此。”
114

戴维斯博士他们称我是头脑完全失常了,想要把我赶出教会,因为在女传道人和所有那些不合圣经的事上,我不同意他。他说:“你说你要讲道,引起一场复兴席卷世界吗?”

我说:“不是我,而是他那样说的。”
他说:“比利,你做了一场噩梦。”
我说:“我现在就把会员卡上缴吧,我不再属于你们中的一员了。”
主这么说了,我就这么相信,他也证实了。关键就在这里了,他证明了它,逐字逐句地证实了他的道,因为他就是道。瞧?道做了什么?能知道人心中的秘密。对不对?好的,在《希伯来书》13:8证实了它。
115

在末日,他会让一个新妇教会预备好。“他要怎么做成这事呢,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但他说他要。他必证实这事。从所有其他的教会中呼召出一个溅了他宝血的有斑点的鸟,是的。瞧?被召出来,其它所有的鸟都反对她。她被藐视,被弃绝。

但有斑点的鸟……我不在乎作者是怎样的不同意,他都错了。记住,对那只鸟做了什么,那只有斑点的鸟是什么?他们取了两只鸟,一只同伴被杀了,血溅在另一只鸟身上,是为了洁净大麻风,血溅了出来……喊道:“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那是我们的伴侣耶稣基督,他被杀了,他的血涂在了我们身上,喊道:“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其它所有的鸟……我很高兴我的名字在他的册子上,不是在地上,而是在上面,不是在山羊皮上,而是在羔羊的皮上。是的。
116

必有死人的复活。他必证实这事。是的。他必证实。必有教会的被提。“这事要怎么发生呢?”我不知道,但他必证实这事。他的道是真的。必有一个千禧年。他必证实。这是他的道。必有新天新地。他必证实,因为他的道是这么说的。只有义人在那里。他也必证实。是的。只有那些有分于这道的人(瞧,是在给他们那个时代的道中有份、有位的人),只有这些人才会在那儿。因为事情就是这样的,他是道。女人是什么?男人的形象。什么是……教会是什么?道的形象。瞧,绝对是的。瞧?所以他们一定会在那儿的,绝对是的。只有道的真正信徒才知道这点,才能相信,而且神会帮助他们证实这一点。是的,它是真的。

117

现在你相信吗?你相信吗?如果相信,请凭着信心伸出手,触摸他的衣裳,因为他正在经过这里。他必证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是的。他是大祭司,根据《希伯来书》,《希伯来书》4章15节,“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你相信那个吗?伸出手去触摸主。他就在场。“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看一看历世历代。“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

如果你所属于的教会,不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在每一个方式上都是一样的,那就该离开它。
118

呐,我们说他从死里复活了。我没有说这话;是道在这里说的。他们说:“他从死里复活了。”他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那个吗?他应许这些事要在末日发生,同样的人子要彰显。

记住,那能辨别在他身后的撒拉心里的意念的,不是耶稣在那里对亚伯拉罕说话。那不是耶稣。耶稣还没有降生。但那是一个人在人的肉身中,亚伯拉罕称他为:“以罗欣,伟大的全能者,”表明……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仔细注意,“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时,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不再是作为一个教会,瞧?不再是了;新妇被召了。瞧?“人子显现的日子。”什么?要把教会与头连起来,联合,新妇的婚姻。
新郎的呼唤将藉着这个来到,那时人子降临,以人的肉身来到,把两者联在一起。教会必须要成为道,基督是道,两者要联在一起,去做那些需要彰显人子显现的事。不是一个神职人员。我不知道。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瞧,那是人子,耶稣基督,以人的肉身降在我们中间,使他的道变得如此真实,把教会(新妇)和他联合而成为一,之后,她就要回家去赴婚筵。阿们!她已经联合了,瞧?我们去赴婚筵,不是结婚。“吃饱肉……你们来吃饱一切壮士的肉吧,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但被提是要去赴婚筵。当道与人联合时,他们两个都成为一了,然后做什么呢?再次彰显人子,不是教会的神学家,而是人子。道与教会要成为一。不管人子做了什么,他是道,教会也要做同样的事。
119

他在历世历代是怎么证实自己的呢?藉着能说神话语的众先知,他们知道人的思想。他就是这样显明的。应许在教会时代中,不是在白昼,也不是在黑夜来到,乃是在傍晚时分,就是人子显现的时候,这要再次来到。“到了晚上才有光明。”瞧?他做什么呢?证实他的道。

往回看,他作为一个童女来吗……哦,我是说他像先知们所说的,藉着童女来吗?他是完全照着他所说的方式来的吗?注意今天,他证实了他的道,不管有多少无神论者、异教徒、冷淡,他仍然来证明他的道。我们到了这里,经过了众教会的这个时代,离开了,正如他们从玛拉基到基督降生时所做的。众先知等等都止息了,他们陷入了达官显贵的圈子中等等,但是,就在此时,看看神差遣了什么样的人物。绝对是以利亚,他憎恨那些不道德、脸上涂脂抹粉、化装的女人。他击杀了那些神职人员,就离开了。从旷野出来,不受他们任何人影响,说:“弥赛亚在路上了。他来的时候我必认识他;我要介绍他。阿们!你们不要开始认为你属于这个那个。”正如以利亚所做的一样。
120

“在末日,在主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给你们……在主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必把儿女的信心恢复到父亲们的信心上。”注意,父亲们的信心回到儿女们,犹太人。瞧?经文给他们的应许,还有外邦人以及他们跌倒的地方。看看那个双重唱是何等的完美准确。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神在证实他的道。

121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亲爱的神,你把我们主耶稣从死里领出来以证实你的道,他今天活着,在证实你的道。“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末了,”证实他的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不是永远,可能你就会绊倒某些的人。我不能停下来解释了,主啊。但“永远”,他们知道那是“一段时间”。这个时代以后,就不再是永远了,而将是永恒了。所以他是在摩西和众先知里的同一位神。一段时间后,他下来,彰显自己,彰显自己为神先知。接着我们还有一段时间,他又再来。“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22

我们想到在犹太人的那个伟大千禧年中的这位所罗门王,当时没有国家敢难为他们,神的伟大恩赐在先知里,以至他显明了示巴女王心里的一切秘密,没有事情是他不知道的。那个伟大的时代,显明和预表了有一个伟大的时代要来。

父啊,那是你,不是所罗门。那是你在耶稣里,因为他说:“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他是神创造之物的开始。”他的身体是被赎的受造物。经过这些的时代,现在,教会失去了起初的爱心,在末日你应许要召出少数人来,一小群,在这末日。
父啊,我们的心在跳跃,当我想到那个,我的心都在砰砰跳,知道你的道是真的,没有一点会落空。让这些人今天明白这个,让罪人此时寻求你,在门关上之前,之后就再也没有时间了。让新妇,当她开始因着这个那个而乱了步伐时,愿她回到队列中,正如异象在几个星期前所显明的。
123

父啊,我祈求你现在祝福,医治病人。这里放着从不同地方来的衣服和手帕。在经文里,说:“有人从保罗身上拿了衣服、围裙和手帕,放到病人身上,神就医治了他们。”现在,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知道那不是圣徒保罗,那是人们对他的信心,因为他是你仆人。主啊,这些人如果不信,他们就不会开车跑上几百英里了。主啊,奖赏他们的信心,当我,不是膏抹手帕(保罗从未膏抹它们,他从身上拿出来),当我拿起这些手帕,主啊,不是因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没有什么好的),乃是你救赎的产业,神啊,我祈求你尊重他们的信心。愿他们每一个人都为神国的缘故而得到医治。

主啊,一个冗长的信息,不是指它超过了几分钟,它讲了两个多小时。现在,让病人得医治,主啊;让人们看到你在这里,我刚才不是凭自己说这话的。主啊,那是你。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124

还有大约十分钟。我不知道。(你有发祷告卡吗?是什么?)比利说他发了一些祷告卡。我请他今早做这事的。我刚才从后面进来,我没有机会问他,因为我正跟本弟兄和那里的人说话。我没有机会告诉他。他刚告诉我他发了祷告卡。祷告卡B,一百张。(1到100?)B。好,我想是祷告卡B1号。谁有B号?你能……如果你能站起来,请举手,如果你能行走的话。后面的某个妇人。好的,B1号,2号,3号,4号,5号,从这边走。我要请这些小孩子走到讲台后面坐下。好的。呐,我告诉你,打发他们……你们经过那个过道,你们1号到5号的人,从那边走下来。让那些在过道上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回到后面他们的位子那边。让坐在这里的小孩子们走到讲台后面。我要他们那些人从这里经过,这样我就能为他们祷告。

125

呐,现在我们来看看。我明白。我叫了什么,1号到5号,是吗?1,2,3,4,5。1号。拿到1号到5号祷告卡的人,请你们每个人举起手来,看看他们是不是都站起来了。1个,2个,3个,4个,少了1个。B1、2、3、4、5,你们都是1号、2号、3号、4号吗?是1号、2号、3号、4号吗?B5在哪里?5号,从那边走,女士。好的,先生,从那边走。是那样的。走过去,再回来,5号、6号、7号、8号、9号、10号。好的,祷告卡B6号、7号、8号、9号、10号。瞧,我们这样做,你就不会有任何混乱了。6号、7号、8号、9号、10号。呐,我看到了。我想。站在这里的先生,你有祷告卡吗?7号?好的,过去那边,你跟他们一起走。我想我只看到两个。好的,6号、7号、8号、9号、10号。祷告卡6号、7号、8号、9号、10号。我只看到两个,这是……你有卡吗,先生?是这样的,就是这样。10、11、12、13、14、15。那是1个、2个、3个、4个、5个。好的,16、17、18、19、20。1个、2个、3个、4个。好的。20、21、22、23、24、25。1个、2个、3个。从那边走,先生,走过去排在队列中,25号,25号。帮他一下,他想从哪边出来都行。是的,弟兄,就在这里,他们为你让开了一条路。人们为你让开了一条路。如果可以的话,请人在那边帮他一下。让他走过去,进到队列中。我告诉你,让他在那里坐下,当他的号码被叫到,就把他送上来。瞧?当他凭卡号进来,把他放在队列中。好的,我想差不多只能叫那么多了。

126

这里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的,你有信心,你绝对确信神能医治病人?请举手。你相信吗?你们这里有多少人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不知道你任何的疾病?我的会堂有人,对你们陌生人来说,几乎没有我能看见的人,除了这些传道人外。偶尔我能看见一个我所认识的人。我在这里的时间不够,他们只是从各个地方来的人。这里有多少人……让我向你们证实。这里有多少人知道我对你们一无所知?请在这里举手。真的。瞧?那是你在神面前所举起的手。你明白吗?我对他们一无所知。呐,我不知道,我可能会把我认识的人叫到祷告队列中,但我不知道他们来这里为了什么。瞧,我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127

呐,我想要做的就是让你看到这点,注意,“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神必证实那道吗?好的。他说过他要在教会时代的末了以人子的方式启示自己吗?多少人信?世界将处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境况中?你相信那个吗?

比利,你干脆让他们过来这里吧。是的,好的。好,好的,是的。
在时代的末了,他将要启示出自己。瞧,你晓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吗?这些站在队列中的人,是我一生从未见过的。那里有坐着的人,是我从未见过的。但记住,《希伯来书》4:15,我相信是的,说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那是真的吗?呐,如果他是大祭司,是《希伯来书》13:8,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对不对?他要怎么启示出自己呢?正如我所告诉你们的,他总是藉着他的先知说话。他总是在审判前差遣出一个信息。总是这样,他从未改变他的方式。
128

他在伊甸园里决定了他要如何拯救人,是通过一个无辜者所流的血。他从未改变过这点。我们试图改变它,通过教育,通过巴别塔,通过大城市和诸如此类的事。我们试图改变它,但行不通。我们试图通过教育世人归向基督来改变它。我们试图通过人们的宗派来改变它。这永远行不通。只有一个地方人能见到神并敬拜他:就是在血下。你的宗派会分裂你们,但在血下你们都是一样的。他永不改变。

呐,如果他是不改变的大祭司,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他就必须要持守他的道。不是因为我们说他要,因为他说他要。瞧?呐,如果他要那样做。停一下,想一想。呐,你们祷告队列中有多少人知道我对你们和你们所患的病一无所知?请举手,你知道我……祷告队列中有多少人知道我甚至是不认识你的?请举手。
129

看看听众。瞧?你们那边的,你用不着在这里,你只要触摸他的衣裳。你只要说:“主耶稣,我相信你。”你说:“我相信那个。我相信你能启示给伯兰罕弟兄,因为……”

不是因为那是伯兰罕弟兄,他只是个普通的人。或许被提今早来到……你想到被提。如果被提今早来到,我谦卑地这样说,毫无疑问,一半的会众……如果是按照我们个人的程度或按照我们应该成为的样式,你们会有一半人在我以前先走。是的。我不是……看看我所担负的责任,我执行得太散慢了。我是基督一个无用的仆人,知道我对他所知道的,照我现在的方式生活:没有不道德,没有污秽,没有任何那样的事,神知道那是真的。瞧?我竭力生活得正确,但我好像就是不能克服一些事。或许是别的人,或许受过高等教育或什么的,他们可以把这些事传达给人们。但有时候会想,不管怎样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领受它的。瞧?神知道他要做什么。所以我只把自己交托给他,说:“主啊,我在你手中,照你看为合适的对待我。”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130

我相信我认识这位妇人。我想不起她是谁了,但我认识她。不管怎样我认识她。我见过她的面,但我此时不知道她是谁。不管怎样我都认识她。你不认识我吗?嗯。我想,我看着她的脸,我想我认识她,但我叫不出她是谁。我相信她是……你丈夫不是……你是不是那个工作的妇人?她丈夫在7-7或7-11之类的地方工作,是在新阿尔巴尼。亚根太太,是的。你一直都有来这里的教会。罗伊,这是不是那位那天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在山上的那个人?说什么?是她妹妹。那是……哦,是那样的。瞧?我记得罗伊和我开着车,他提起了那个名字,主打发我上去那里,当场就医治了那妇人。是的,先生,我刚记起来了。

131

但要知道你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你知道这个。但如果主耶稣能说出她所做过的事。或如果可能她有财政的问题。或许她和她丈夫有一些麻烦,或许她和她的孩子们,或许其中的一个孩子,如果她有孩子的话,我不知道。但如果她有,或许是她的某个孩子跑出去了。或许她站在这里要知道关于那个的事。我不知道。我没有办法知道。我不能告诉你。但神知道。瞧?你明白吗?你明白吗?

听着,注意了。我以前在听众中从未说到过这个,但我现在觉得有带领要说。道是什么?是一个思想被表达出来。我怎能表达她的思想,或者说我怎能向她表达她的思想是什么呢?它必须是某个被揭示出来的思想,她不能做这事。我必须表达主的思想,如果那是对的,如果那是神的思想,它就必是对的;如果那不是神的思想,就不对。她知道这个,你知道这个,所有的人都会知道。瞧,这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要么是神,要么不是神。他的恩典是够用的。你们每个人现在都要相信。
多少人要相信?好,或许你以前从未见过一场聚会,但如果神那样做了,你会相信吗?现在,你们那边的人,你们不能进到祷告队列中的人,你们也祷告。瞧?或者你进到了祷告中,我不在乎你是谁,你只要祷告。
132

主耶稣,我用去了太多的时间,但这是你的聚会,主啊。我已经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一切,但你是神,剩下的都在你手里了,父啊。让人们知道你是神,你的道是真的。主啊,证实你的道,就是在这个末日人子要显现出来。他怎么显明自己呢?他是道。道是什么?辨明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的。他看出他们的心思,告诉彼得、腓力、拿但业、井边妇人和其他所有的人,他们要来的时候,知道小女孩睡着了,不是死了。神啊,我祈求你今天使用我们在地上居住的卑微帐棚,使你能把自己显明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33

说到医治,我不会;你们知道这个。“什么是恩赐,伯兰罕弟兄,是你用来……”不。恩赐是你知道如何让自己靠边站。瞧?只要你在那里,它就永远行不通。威廉•伯兰罕是我最大的敌人。瞧?但当我把他从路上挪开,瞧?耶稣基督就能使用这个身体。瞧?现在,我走向那个妇人。什么?说她是不是病了。

这里是个女士,把腿放在椅子上。如果我……如果耶稣在这里,下去按手在那个妇人身上,那条腿就会痊愈。对此毫无疑问。但你瞧,我们只是人,手也是脏的。他的手是圣洁的,神印证了他。他是道。你相信那个吗?肯定的,他没有疑惑。他会按手在她身上,说:“女儿,好了吧。”她就好了。但后来他吩咐我们要做同样的事。我认为他清楚地验证了这点。
134

如果他给我一个异象,告诉妇人要去做某事。我相信如果我按手在她身上,她就会痊愈。你相信那个吗?但如果他没有赐给异象呢?异象会做什么?只是给我信心,神看不见的能力把我的信心传递出去。瞧?如果你们每个人此刻就死去,你不会看见你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你所有的智力,你所有的一切都离开了你,但却看不见它们离开。瞧?那是一个……使我移动手的力量,那是一个力量,是吗?能使我思想的力量,使我讲道的力量,使我生活、行事的力量,能激发这个身体的同一个力量也会离开,但你却看不见这力量离开。它是看不见的力量。信心也是如此。不要错过这点。信心。耶稣说:“他们手按病人。”瞧,如果我去,有一个异象,按手在她身上,我相信她就必好了,因为我看见了异象,我的信心是在异象上。但道又怎么样呢?用同样的信心按手在她身上。异象只是被用来激发你我的信心。没有异象,用同样的信心,也会有同样的果效。一些人被赐予了大信心。一些人没有那样的信心,他们被赐予了异象来带给他们信心。瞧?仍然是同样肮脏的手,是同一个人,但只要按手在她身上。

135

呐,让圣灵来证实他的同在,证实他所应许的道。我忘了你姓什么。现在你姓什么?亚根。如果主想要的话,他本可以告诉我,瞧?但我刚才说我知道我认识你。你刚来这里一会儿,走近一点;有人站在那里祷告。你看到吗?那是……亚根太太,如果我,如果我是基督的仆人,我已经传讲了我相信是真理的道,你相信吗?你信。呐,如果你需要一样东西,我无法给你,因为我没有东西可给;除非可能是一些钱什么的,或者我可以去跟你丈夫、孩子或亲人什么的谈谈,我可以做到。但如果你需要医治,我却无法把它给你;那已经被赎买了。但是藉着一个恩赐,我能使你认识到,如果你有信心,那已经被赎买了,因为那位赎买了它的,唯一能让你拥有信心的,就是神的儿子。赎买者正站在这里。瞧?对不对?赎买者就在这里。

136

你知道我只是个弟兄,一个传道人,我知道你是个姐妹。我们都知道他是神。呐,如果那位看不见的藉着一个恩赐,我必须让自己从路上挪开,他能告诉我,藉着我告诉你,我的嘴唇……瞧?当我祷告时,神不看我,他只听我的声音。血在那里要代表我所求的。瞧?他听见我的声音,但他看见的只是血。瞧?他不看我,当我在血遮盖下时,我不可能是脏的。血能洁净。瞧,他是我与神之间的缓冲器,应许了:“无论求父什么,我必成就。”你相信那是真的吗?

如果每个人……好像……你能看见什么正在发生吗?瞧,进到这里来了,瞧?一束光,琥珀色的,正在周围移动。
现在即使她想隐藏也无法隐藏了。不,不。你是由于某件发生在你身上的事而来到这里的。你得了肺炎,住了院。你在氧气罩下。你因肺炎而受苦。你会痊愈的,耶稣基督要使你痊愈。瞧?继续相信。去吧,相信它,亚根姐妹。我要奉耶稣的名按手在你身上,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快乐地去吧,一点也不要疑惑。只要去。
137

你好吗,姐妹?我不认为我认识你。我们是陌生的。这是我所不认识的一个妇人。我不认识你。我没有办法认识你。但你相信神能藉着他的道向我启示吗,瞧?因为他应许了?你相信他能告诉我关于你的事吗?那会使你接受它,对吗?由于那不会是我,我只是你的弟兄,那是他,你的救主。你相信吗?你正在等着做手术。他们告诉你必须要做手术。你相信他能告诉我手术是为了什么吗?是在胃和肠子里。绝对是的。你想要逃避手术。你现在相信,有这位圣灵在这里,基督的灵在我们周围,正站在我上面。你知道得有某个东西告诉你,因为我不认识你。你相信藉着按手,就会把我所相信的信心传递出去,并连同你和你的信心,去到神我们的父面前,你就会得医治吗?主耶稣,我顺从你的命令,你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让我们的姐妹得痊愈,为了神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去吧,不要……忘了它,瞧?继续去全心相信吧。

138

你好吗?我这样说只是要接触你的灵,女士。就像耶稣在井边做的,说:“请你给我水喝。”呐,我相信。我不认为我见过你。我相信你对我是陌生的。对不对?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让听众能看见。我不认识这女士。

呐,这是真正的医治,这是真正的信心,真正的经文,神毫无玷污的道彰显和证实他不是死的。他永远活着。“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这个信徒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哦,你怎能怀疑呢?瞧?神知道谁会谁不会,我不知道。那取决于他。
139

但现在如果这位女士是个陌生人,呐,我不认识她,一生从未见过她。她是个年轻的妇人,比我年轻多了。但我从未见过她。她来这里是为了某个目的。女士,你相信我在圣经中所教导的这些事是真理吗?你相信它们是真理。你接受它,不是因为我说了,乃是因为神说了吗?

你相信我们正生活在人子要显现出来的末日吗?那将是所有的道,藉着路德、卫斯理、浸信会、所有的那些人以及五旬节运动被集中起来,一切都集中到他是什么的启示上。第七位使者要来揭开六印的奥秘。这一切都集中在了人子身上,他全备的道彰显出他全备身体的时候已经满足了。那是道。那是说出的道藉着道被彰显出来,启示出道。
140

如果神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他造了你,他知道你一切的事。如果他能启示。你看起来是个健康人。但如果他能向我启示,你就知道那是不是真理。你愿意接受它吗?现在,看着我。当然,你戴着眼镜,你必须一直戴着眼镜。其实那不是你来这里的目的。我能看见那个光移到后面了。瞧?你来这里,是因为血的凝块。瞧?你相信神能告诉我它们在哪里吗?在你双腿上。你相信那是神在行那事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事吗?嗯?如果听众……你是个陌生人,我只是想跟你谈一会儿。你相信神能,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吗?你是从印第安纳州加里市来的。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奥格登太太。那是真的。现在你回家去得痊愈吧,奉耶稣基督的名。

141

你好吗?我们彼此也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瞧?但你相信主耶稣能向我启示你的问题吗?你知道这个。谢谢你,姐妹。那很好。好的,既然你知道这个,那个疝气就必好了。你得了,你腰上有一个肿瘤。对不对?你要我告诉你是在哪一侧吗?是在你右侧。绝对是的。现在上路去吧,相信它,你就必得痊愈。

你相信吗?这绝对是真的。你相信神的儿子,人子已经在历世历代降临,正如他所应许的那样吗?你相信世界处在所多玛的境况,准备被火毁灭,就像所多玛一样吗?记住,所多玛人是外邦人。但在那里,在所多玛,有几个义人。神差一位使者去把他们召出来。一些出来,一些不出来;大多数人留在了里面。但有一群人住在山上,是亚伯拉罕,有一位使者到他那里,告诉他什么事要发生。不管怎样他不会在所多玛里面。今天世界正处在同样的境况中,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人子,大卫之子,他来为要彰显自己。
142

我刚注意到一件事发生在了这妇人身上。她来这里为了一个很大的原因。她不是因疾病来这里。你知道她想要我求什么吗?让我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领受圣灵的洗。瞧?对不对?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瞧?瞧?她有一件大事。亲爱的天父,把这孩子心里所渴求的你的灵赐给她,愿她领受圣灵的洗。她必领受,阿们!你必领受它。神祝福你。

你相信吗?你们在那边的又怎么样呢,你们也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对此看起来非常真诚,你相信血的凝块也会离开吗?穿一件绿色衬衫坐在那里的,如果你相信它会离开,请举手,它必离开。我一生从未见过这男的,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绝对的。我从未见过他。
143

你们听众中有其他的人相信吗?你们不明白这只有神能做到吗?

癌症要得到神的医治不是一件难事。他能使癌症痊愈,对吗?你相信他会吗?好的,去接受吧,奉耶稣基督的名。只要全心相信。
嗨,亲爱的。你知道,耶稣流了血,使你的血能正常。你相信那个吗?亲爱的神,我祝福这个孩子,愿她从各各他得到一次输血。主啊,拿走所有的糖,让她痊愈,奉耶稣的名。神祝福你。
你好吗?你相信神能医治你的后背,使它痊愈吗?好的,去相信吧,要有信心。我只要按手在你身上,让你……神祝福你,弟兄。
你信吗?神造食物来吃,神也造胃来消化它。当胃里有什么问题,神是胃的医治者。你相信那个吗?好的,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要全心相信。
既然你得了同样的病,也只要继续全心相信。
144

没问题,带这女士过来。你好吗?漂亮的小女孩,她太小了,就得了妇科病。你相信耶稣会使你的那个病痊愈吗?亲爱的神,这个小女孩,我在耶稣基督的面前咒诅这个敌人,愿它离开这小女孩,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你必会好的。

你信吗?一个黑影移了上来,是死亡。癌症不是……神能医治癌症,使它痊愈。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的癌症痊愈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咒诅在那个巨蟹座下的这个可咒诅的东西,愿基督的十字架把它除去。愿它离开,奉耶稣的名。不要疑惑,去全心相信吧。阿们!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你好吗?当然,你的关节炎会离开,你会痊愈的,如果你能信的话。你信吗?你相信你会再次到处走动,好了吗?愿主祝福这个亲爱的姐妹,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全心相信。
145

你相信同样的事会发生在你身上吗?瞧,我相信它已经发生了。你会……你相信你此时得了医治吗?我自己相信它已经从你身上离开了。奉耶稣基督的名,让我们的弟兄去,正常,好了,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它终于发生了。那位坐在那里哭的,你相信那些痔疮要离开你吗?这最后的半个小时他一直停留在这里,就在我面前;他就站在这个人旁边。你一直相信,是吗?你全心相信,你回到得克萨斯州并且得痊愈吧。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个人。
你相信后背会痊愈,你准备好得医治了吗?主耶稣,触摸这个小家伙并且医治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要全心相信。
146

呐,圣灵更靠近了;他笼罩了整个房子。很难说他会从哪里出现。紧张,让我告诉你一件事。那边有多少人紧张,请举手。瞧,很难说哪个是哪个。但神知道这一切的事,你所有的愿望。你已经试过了所有的,很难胜过它们。你想要放弃生命中的许多东西,你想要用你里面的一切来事奉神。好像一直有东西在拦阻你。你相信今早这事会成就吗?你就要从这些事里得到释放吗?你相信吗?

我们的天父,为了让其他人也能看见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医治站在这里的这位亲爱的妇人。父啊,使她安静。我们大家都知道她在遭受着什么,主啊,我们祈求你使她痊愈。当我以所有的信心按手在她身上,此时我也受到撒但的攻击,疲乏和过度工作,神经变得脆弱。撒但,离开她,我用我得到的一切信心按手在她身上,离开她,奉耶稣的名。去吧,相信他。
147

那正是你想要我做的。我不认识你,你对我来说是陌生的。那个疝气,如果你相信,就必痊愈。你还有关节炎。如果你相信,你就会好。你背部的病离开你了。相信地去吧。

你全心相信吗?这里,多少人?那是队列中所有的人吗?队列中还有其他的人吗?你们都从这里经过,让我能按手在病人身上。让我们低头一会儿,过了一点了。亲爱的神,我按手在我姐妹身上,趁着圣灵的恩膏还在这里。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
亲爱的天父,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相信……[原注:磁带空白。]
148

哦,你没有要代祷的吗,弟兄?[原注:磁带空白。]弟兄,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是个打鹿的老猎人。他说他有一支他经常打鹿用的来复枪,他现在太老,不能去打猎了。他想要把来复枪带来给我。阿们!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我爱他,(不要忘了你的小问题,拿上来。如果你今天不拿来,就在星期三或星期天再拿来。)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你们都在祷告队列中,祷告队列中吗?)
在各各他。
149

想想他对我们来说是何等甘甜,想一想。他证实了他的道。瞧?看,如果我能医治,就不同了,瞧?但他是那位已经做成了这事的。瞧?所以他只要在这里证实他的同在,“我是那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的。”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他是个独一无二的人。他是神。瞧?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生活。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出生。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行事。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死。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从死里复活。“哦,”你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别人也从死里复活了。”是的,但他们又死了。他却一直活到永永远远。瞧?从来没有人能像他那样复活。他永永远远地从死里复活了。

让我们现在向他唱这首歌。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150

让我们低头。主耶稣,我爱这群人。我耽搁了他们,主啊,这样做不是我的本意。但在这里,他们许多人有小孩子在等着,他们饿了,他们不明白。但他们还是坐在这里,因为他们知道人活着,乃是单靠神的道。当道被说出,接着被显明,彰显出来,被证实,他们就知道那只能是你。我为每个人而祷告。父啊,祝福他们,愿他们健康有力,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在这一个礼拜里祝福他们。如果你的旨意是这样的,我们下个星期天要在这里再见面,下个安息日,再来这里敬拜。神啊,我祈求你加给他们力量。一些人可能不能来,一些人不得不回到他们在这个国家不同地方的家里,可能要过海,或者来自别的州。我们祈求你与他们同在,帮助他们。愿我们有一天能相会在耶稣脚前。父啊,求你应允。现在请帮助我们,因为我们彼此相爱,相信你,希望有一天,现在把我们的心捆在一起的这纽带,将是永恒的绳索,让我们永恒地生活在那座四方的城中。奉耶稣的名。阿们!是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现在彼此握手。)
它能赐你安慰安宁,(转过身来跟人握手,说:“我很高兴今早跟你在这里。”)无论何处带着他。
尊贵名,何甘甜!(本弟兄,神祝福你。)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听这个,这样唱: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为盾牌敌诱惑;
(仔细听。)每当试探扰你心灵,(怎么做?)呼吸这名在心间。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