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726E 破裂的水池

1

让我们祷告。主啊,现在我们相信。我们相信神的儿子,因着相信,我们藉着他接受永生。我们今天下午……我是说今天晚上我们再次聚集在一起来事奉你,确信你的这个信息,确信今天晚上你要对我们所说的。我们相信你,主啊,我们等候你。你说过:“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赛40:31]神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当我们等候你的时候,愿你给我们那种展翅上腾的能力。

我们为这些会众感谢你,为着他们对你和对我是如此的宝贵而感谢你。父啊,我为此感谢你。他们是你的珍宝。我祷告,神啊,今天晚上愿你按照他们所需要的方式来彰显你自己。如果他们中有病人,愿他们得医治。如果有人心里还有疑惑,主啊,求你把它清除掉。求你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因为我们需要这些,主。你是我们一切的满足,离了你,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求你接受我们因着你所做的一切而献上的感恩。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盼望你的祝福。阿们!大家请坐。
2

这个星期天晚上比上个星期天晚上要凉快一些。我们非常感谢那些辛辛苦苦把空调装上去的弟兄们。我认识他们当中的两三个人。迈克•伊根弟兄,我看到他坐在后面。迈克弟兄和索斯曼弟兄,我相信还有罗伊•罗伯森弟兄和伍德弟兄等等。他们都来到这里,辛辛苦苦地把这东西装上,以便让我们今天能够传讲这个信息,因此我们非常感谢他们。

3

呐,下个星期天上午,若主愿意,我想举行一个医治聚会,为病人祷告。我们把它定为专门的医治聚会,如果主愿意的话。

我注意到,今天上午,这里有一堆手帕,我为它们作过祷告了,在你们祷告唱诗的时候,我为那些手帕作了祷告。今天晚上这里的手帕更多了。我们相信神医治病人,在我们中间有许多关于医治的伟大见证,世界各地都有。我们为此而感谢神。
我想,下个礼拜天;因为我必须离开一段时间,而且最近以来又主要是教导和传讲信息,所以我想最好我们能有一个医治的聚会,来为病人祷告。我们相信神会给我们一段美好时光的。
4

呐,今晚你们很多人还要开很远的路回去。今天我在蓝野猪餐厅吃饭,跟一些人聊天。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一定要跟他们握握手,跟他们聊聊。他们都来这个教会,但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我很感谢这些朋友,感谢他们和你们中的每一个人。他们有的摘了黑莓带给我们。有人还带了一桶糖浆来,我想应该是叫糖蜜。你不知道这对我有多宝贵。我早晨一出门就看见了这些东西。

5

一天早晨,有个很穷的弟兄,没有衣服,什么都没有,他想要我帮他弄套衣服穿。于是我就出去,结果差点被一桶摆在那儿的黑莓绊倒。我说:“这些黑莓是你拿来的吗?”

他说:“不是。这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天不亮就来这儿了,那时这桶黑莓就已经搁在这儿了。”这是我的好弟兄鲁德尔送来给我的。我真地很感激这些礼物。
比利•保罗刚才告诉我,说今天晚上这里的会众为我收取了奉献。我谢谢你们了。我不想让你们这么做。我很感激你们的心意,但这没有必要。愿主祝福你们。你知道,你们知道,圣经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
6

我一直以来都非常直率地向你们传讲这个信息,有人可能会产生这样的印象,就是我认为耶稣会在今天晚上或明天早晨就来了。我确实是这样;但我不是说他一定会。再者说,他可能到下个礼拜也没来,他可能明年来,也可能十年以后才来。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们一直牢记在心,那就是你们要时刻作好准备。明白吗?如果他今天没来,明天他可能就来了。所以要牢牢记住,那就是他快来了!

我不知道我在这个世上的最后时刻是什么时候,我们任何人都不知道,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来的日子。连耶稣自己也说,他不知道,他说:“唯有父知道他什么时候来,连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太24:36]也就是说,到时是神派他再来。但我们都盼着他的再来。如果他没有在我这个世代来的话,他可能会在下个世代来。如果他下一个世代也不来的话,他会在再下一个世代来。但对我来说,我几乎看不到还剩下任何时间了。对我来说,他来随时都会发生。但这并不是说……这并不是说,你们会看到天变了,万物都……这不是我所谈论的再来,我所说的是被提。
7

看,他要来三次。他以三种儿子的名称来,他以三一的形式来:父、子和圣灵。明白吗?所有这些都是同一位基督,一直都是同一位神。

我们知道他来要做三步恩典的工作:因信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在神里,每一件事都是以三为完结的。所以他第一次来,是拯救他的新妇;第二次来,是在被提的时候,提走他的新妇;第三次来时,是带着他的新妇,以国王和王后的身份来;这最后一次才是众人所盼望的到来。但当他第二次来的时候,除了那些作好了准备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他们只知道有些人不见了,他们不晓得这些人出了什么事。他们一眨眼就被提走了,他们升上去了,失踪了。“眨眼间就要改变。”所以你们要作好准备。要是某天早上,一个你所爱的人不见了,没有人能找得到他们,那可就太恐怖了。如果被提已经发生而你却错过了,那岂不是太可怕了?所以,要在神的面前保守自己。
8

下个礼拜,若神愿意,下个礼拜一;从这个星期往后,下一个礼拜一,若主愿意,我要送孩子们回亚利桑那去上学,然后我再回到这里来。

我去那儿不是……我在那儿没有任何聚会。我很少呆在亚利桑那,我会去到别的地方。我下个星期一送妻子回亚利桑那,然后我会再回到这里来。然后我要从这儿去到英属哥伦比亚,再回到科罗拉多。在圣诞节之前我会再回到亚利桑那,只呆一会儿,也许跟家人团聚两三天。若主愿意,圣诞节到新年的那个星期我会回到这里来聚会。
9

所以实际上我在这里的时间更多,我在这儿的时间比在亚利桑那多十倍。因为我们在那里没有任何教会或聚会,什么也没有,我是指教会的聚会。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我那里没有地方能送孩子们去听那些你们这里的孩子们所能听到的信息,这是一大缺点。不过他们都很健康。那里的气候干燥炎热,但孩子们看起来更健康。我在那里住的时间不长,不知道那种气候到底会不会使人变健康些。我总是到处走,看来我生来就是个要东奔西走的人。

我妻子称我是……我知道她在这儿,你们也都知道,所以我还是等聚会完了再说吧。怎么说来着?“飘动的风”或“无定的风”之类的,你知道,就是“流沙”什么的;也就是说我总是到处走。我结婚已有二十二年了,有时我想,在家里我好像是个陌生人,因为我不得不到处走。但我盼望有一天我们会在天家里定居,但眼下征战还在进行,所以让我们多祷告。
10

别忘了,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上午把有病痛的人带来。早点来,找个座位,可能有很多人需要祷告。我们要发放祷告卡。如果病人不是很多的话,假如只有二、三十个病人的话,那我们就不发祷告卡了。但我们可能会派发祷告卡,所以我们可能会在正常聚会前一个小时发放。我想这大概需要……在早上八点或八点半,他们就会派发祷告卡,下个星期天早上教堂门打开之后,就派发祷告卡。到时,你们一定要来,带上你们的亲人到这儿来。早晨教堂里比较凉快,如果他们有病,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地为他们祷告。

再一次感谢你们爱的奉献。
11

现在,今晚我们要读一些神的话语,为神再一次与我们同在,并带给我们他的话语作好准备。我们知道,我们能够阅读一个主题,但必须得让神来启示它的内涵。明白吗?我们可以拿出一个主题,但需要神来启示它的意思。

现在请你们翻开《耶利米书》2章。我想说,我很高兴,李维尔弟兄能来到我们当中,他是主内一位宝贵的弟兄。这里还有一位弟兄,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哦,是威拉德•克拉斯弟兄。我还看到从阿肯色州来的弟兄们和从波普勒希拉夫来的约翰弟兄他们,还有布莱尔弟兄。哦,还有杰克逊弟兄,鲁德尔弟兄,还有许多弟兄,我实在是叫不出……真希望我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但你们知道我实在是做不到。我看到本•布赖恩特弟兄也在这儿,他总是在我讲道的时候喊“阿们”,每个人都能听得出他的声音。
12

有一次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河谷,我给那里浸信会的人讲道。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帐篷,里面有好多“贵族式”的浸信会信徒。我从来没有听见他们喊过一声“阿们”,你知道,可能是害怕会破坏了她们有些女人脸上化的妆。然后,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我看见有一双大脚跳到了半空中,还有一双大手和一头摇动的黑发,喊着“阿们!”就像这样喊着。我往下一看,说:“本,你从哪儿来?”他那“阿们”喊得可真是够劲!

我看到他的妻子正朝他看。哦,他的黑头发是少了点,但那也没问题。不用担心。我的头发早就掉光了。
13

现在,别忘了祷告。当我们来到这个聚会中最需要诚心对待的一环时,记住,只要我们读神的道,那么神就会祝福他自己的道。“神的道决不徒然返回,但要成就他的旨意。”[赛55:11]我知道,只要我读圣经的话,那就不会有错。当我读这道时,神就会信守他的道。

让我们起立来表示对他话语的尊敬。《耶利米书》2章,《耶利米书》2章12-13节。
12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13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
14

让我们低头祷告。亲爱的神,我们读了你的道,求你祝福你的道,并给我们讲明这个比喻,也就是和它相对应的事。我们回顾以往的日子,看到圣经教导我们说,以色列人就是一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当他们顺从你的道时,你是怎样对待他们的;当他们不顺从你的道时,你又是怎样对待他们的,从而我们就学会了,我们该怎么做。所以我们求你今天晚上以非常特别的方式向我们说话,让我们通过今天早上所学到的东西,知道该如何在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时代里行走。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15

我今天晚上想讲的题目就是“破裂的水池”。我讲的时间不会很长。

以色列人做了两件恶事。神说他们离弃了他这生命的泉源,又为自己凿出饮用的水池。这可真是一件怪事。
我之所以想到这个题目,是因为它跟我今天上午讲的,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以及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相对应。
16

我们拿以色列人为例,可以看到神以前怎样,那他永远就是那样,不会改变。神只尊重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为他的百姓所提供的道路。倘若他们偏离这条路,那么神就不会尊重他们,他们就会因着偏离神所要他们去做的事而受苦,不管那是什么。他甚至给他们一个律法:“不可摸、不可拿、不可尝,”这不止是因为做这些事是恶的,更恶的乃是因为人们不顺从神所说的。没有一个法律的后面不跟着刑罚,因为没有刑罚法律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除非带有刑罚才是法律。

17

我们发现,以色列人那时所做的,与我们今天所做的,与教会的人们所做的极其相似。

这里,我们看到一件奇怪的事。当他说:“你们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的池子”时,有些人可能会感到奇怪。现在,在座的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水池”是什么。有多少人知道水池是什么?好的,你们大多数人都知道。如果你是在农场里长大的,就会知道水池是什么了。我记得我曾从一个水池里喝进了不知多少虫子,才认识到水池是什么。那时我在乡下的一种用灌木枝条搭起的凉棚里讲道,你会看到那里有个装满了水的水池,放在外面淋雨,你们知道,这水变得有点陈旧。然后到了晚上,虫子就会爬进去。所以,我知道水池里的水是什么样子的。
18

水池就是在地上挖出来的,一个用来代替水井的池子。在没有水井的地方,人们就挖个水池子。换句话说,水池就是一种人造的池塘或是人造的井,是人在地上挖的,用来接水的。有的水池的水是供洗涤用的,有的水池的水是供饮用的,也有作其它用途的。有时,我们所有的水都是从水池里打的。以前是用一种老式的东西不断地,一圈一圈地摇,把水摇上来,那东西上面有个小桶,把水从池子里打上来。

但我们知道水池跟水井有一点是不同的,水池会枯干,它不能自己装满自己。它是不可靠的。你不能依赖水池。水池依靠夏天或冬天或其它季节降下来的雨水,通常在冬天下雪的时候或雨季来临时,雨就会流进水池里。如果它得不到这些水,那你就什么水也得不到了。它就会全……会全干枯。它不能自己装满自己。这种旧池子不能自己装满自己,它得依靠降下来的雨水来装满自己。
19

我想要你注意水池的另一个特点。通常,你会发现,或者说在我们这个地方,水池……一般谷仓的大小是住房的两倍,通常人们是把谷仓上的水都排到水池里。我对这种老池子记得很清楚,谷仓外面都有一根排水管通向水池,谷仓的水会灌满这个池子。这些水是从谷仓上流下来的。所有的家畜都在畜栏里到处走。在晴天的时候,谷仓周围院子里的各种污物都堆放在谷仓上。当雨来的时候,就把所有这些脏东西从仓顶冲了下来,都给冲进了一个人造的水槽里,流向一个人造的喷口处,最后流到一个人造的水池里。如果你得到的这个水池还不算糟的话,那我简直不知道还有什么算糟的了。是的,先生!这全都是人造的水池,要多脏就有多脏。

20

你知道,我们常说……我们有块过滤的破布在上面。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必须得放一块过滤的破布在池子上,以便挡住那些从谷仓顶部及其周围地方流向水池的脏东西和虫子。我们过去常放块过滤用的破布在上面,以便尽量滤出那些渣滓之类的东西。当然,那并不能滤出真正的脏东西,滤出的只是掉在上面的“大家伙”。那些虫子可能是掉在上面了,但虫子尿的东西却都跑到水里去了。所以当你得到这么一个老式的脏水池时,那你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了。

21

你让水一直存在水池里,过了几天,水就都变成了臭水。如果你让水一直存在水池里,水就变成了臭水,充满了青蛙、蜥蜴、蛇和我们称之为“摆尾巴”之类的蛆,就是那些小小的……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它们不是寄生虫,它们是……我不知道你们叫它们什么,是水中的一些小东西,我们称它为“摆尾巴”。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有多少人知道我说的?哦,当然,你们农村的人都知道。水池一变成臭水塘,那些喜欢在臭水里生活的东西就进来了。它们全都来

了,因为水都臭了。因为水臭了,就吸引了那些喜欢臭水的动物进来。
22

这跟我们今天的教会太相似了。我想我们已经离开了……今日教会所犯下的大罪之一,正如当时的以色列人,就是离弃那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人造的水池;结果就成了那些喜欢这种水池的东西的居所。蜥蜴、青蛙、各种肮脏的细菌生活在水池里,因为这是人造的水槽,它们生活在这样的死水里。那正是今天我们各种教派的绝对写照。

“现在。”你说:“伯兰罕弟兄,你为什么那么激烈地攻击那些人呢?”那应该受到攻击,必须受到攻击。远离它,因为它最终会成为兽的印记。记住,这是真理。那将是兽的印记,教派将带领他们去受那印记,它正被一种势力所驱使,它就要到了。
看看在古罗马帝国时期,那绝对是领着他们被盖上离经叛道印记的东西。你会发现,若是你没有受那兽的印记,就不能做买卖,你必须得有才行。
23

世界上只有两类人:一类是有神印记的人,一类是有兽印记的人,只有这两类人。你要么属于这一类,要么属于那一类。将有一个离经叛道,一个宗教的印记,离经叛道的宗教。

它将要为那兽做个像。如果我们查考,就会发现,罗马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那头兽。没错。不可能是其它的东西。罗马!
罗马做了什么?它从异教的罗马演变成了一个教皇的罗马,并且组成了一个体系,一个全球性的体系,强迫每个人相信它的宗教,否则就要被处死。
24

很奇怪,美国也出现在圣经上,她像一只羊羔。这羊羔长了两只小角,就是民权与神权。但过不多久,我们发现那只羊羔说话开始像龙,施行前头的龙所有的权柄。圣经告诉我们,这羊羔说:“让我们给那兽做个像。”[启13:11-14]“像”就是与某物相似的另一物。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在它叛教的情形下,教会正在组成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这正是象征罗马教廷权力的像,它将强迫人们做罗马异教……应该说是罗马教皇做的同样的事。没有别的,这就是事实。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个时代,在我的时候,强烈击打它的理由,因为它必须被击打。这个呼喊已经发出了:“我的民哪,你们要从她里面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
25

我把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比作那种肮脏污秽的水池。神是生命的泉源,他是活水的泉源。然而人们竟离弃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只能藏污纳垢的水池。这种水池只能得到这些东西。教派主义所做的就是这样,它收纳了一切经过和想加入进来的人;只要那人有钱或穿着打扮入时,就乐意把他拉进去,而不管他是谁,从哪里来,他们都照收不误。

26

现在,我们又发现兽的印记在这里形成了。美国的数字是十三。美国诞生时有十三个殖民地,国旗上有十三颗星、十三根条。她甚至出现在圣经《启示录》第十三章;而且美国总是以女人为代表,这在我们的硬币上可以看出来;甚至印地安人的头,在一分硬币上也是一个女人的轮廓。我们知道,我们都晓得它的历史。所有的东西,自由钟,所有的东西,自由……自由女神像,等等。每样都是女人,女人的数字,十三。明白吗?

27

能明白这些太好了。1933年,藉着一个异象,我得到神的启示,预言在末世之前有七件事要发生。其中一个,是墨索里尼要成为独裁者,他会成为一个独裁者,而且他要南下去侵略埃塞俄比亚,并占领了那个国家。圣灵还告诉我说,他没有好下场。

我不知道这个教会里还有没有一些老人,能记得我很久以前在这里的“雷德曼礼堂”讲道时所说的这事?今晚在这个会堂里,还有没有哪一个是我当年在“雷德曼礼堂”传讲这件事时的人?就是当罗斯福刚就任总统后不久,他们传出N.R.A[全国步枪协会]这件事的时候?我估计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了。有吗?哦,有,有一个,那里有一个。是的,威尔逊太太。我还记得她。还有我太太,她坐在后面。那个时候老一代的人,现在只剩下两个了。当时人们都说N.R.A就是兽的印记。我说:“根本不是。兽的印记不会出自这里,而将出自罗马,所以那不是兽的印记。”
28

记得那时我还说到这些事情,“阿道夫•希特勒的结局会很神秘,他会向美国宣战。德国人会建造一个庞大的混凝土工事,他们甚至就住在里面。美国在攻打这个工事的时候会遭到顽强的抵抗。”那就是齐格菲防线,这是在它开始修建前十一年就预言了的。后来预言又说到,“他最终会完蛋,并且美国会赢得这场战争。”

接着又说到,“有三种主义: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我说:“它们将以共产主义而告终,俄国会以共产主义吃掉那两种主义。”
我说:“科技将会飞速发展,人类将变得很聪明,要发明许多东西,甚至发明出一种像鸡蛋似的汽车,顶部像玻璃一样,这种汽车不是用方向盘而是用其它的动力来控制。”现在他们已经有了这种汽车。
29

我说:“我们女人的道德将会堕落到一个地步,以致她们在世界各国面前成为一种耻辱。她们将穿男人的衣服,她们会不断脱掉自己的衣服,到后来她们就只穿个内衣裤。最后她们干脆就只盖上一片无花果树的叶子。”如果你注意,上期的《生活》杂志,他们就让女人穿着这种无花果树的叶子。那是一种新的晚装,或者说是睡衣,是她们在晚上的时候穿的,全都是透明的,能看见里边,只有一点点无花果树的叶子挡住她们身体的某个部分。还有没背带的或有背带却解开背带的泳装,上面的身体都露着。这些事情岂不都应验了吗!

然后我说:“我看见一个女人像个女皇一样站在美国,她外表美丽,但内心邪恶,她使整个国家跟着她的脚步走。”
30

我说:“最后神让我再回头向东看,我回头看时,好像世界已经爆炸了。我满眼所见的只有废墟和从地里翻滚出来冒着烟的岩石。”这些事将在世界末日之前发生。在过去的三十三年中,七件事中已经发生了五件。

我们到了,来到末日了。我那时就谴责教派体系,到今天晚上,我还是相信,教派体系是个污水坑,是一个污秽流入的地方。我不相信,神会容忍在他的教会里存在这种东西,因为神的教会必须得先从神的灵重生并被洁净,才能被称为是属神的。我们是藉着圣灵的洗进入基督奥秘的身体。
31

是的,这种水池体系正是教派体系的完美比喻。聪明人应该留心,决不要加入进去,因为神已经在各个时代中证明了,他反对这种东西并且从来没有跟它有过任何关系。任何团体……任何时候,一个人带着一个信息兴起,好像路德、卫斯理、史密斯、加尔文等等,只要他们开始形成组织,神就把他们撇到一边,再也不会借着复兴眷顾他们了。

回顾历史,神从来没有一次用任何一个组织来开始复兴,从来没有。通过历史和圣经证明,组织在神的眼里是看为恶的。所以我不想和它有任何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对它,并且呼吁人们从组织里出来。
32

神要我们把以色列人当作样板,以色列怎样,现在也怎样。只要他们持守那“泉源”,他们就没事。但当他们为自己凿出水池—人造的体系时,神就断然地离开了他们。他也会同样地对待我们。他们离弃了神—这个活水的泉源。这就是神对他们的谴责,搞出一些东西来,这样他们就可以说:“看到我们所做的了吗?”

33

当摩西在旷野的时代,因着神的恩典,他给了以色列人一个先知,又给了他们一个火柱并走在他们前面,用无数的神迹奇事来证实它。神的恩典为他们提供了所有这些事。但以色列人却仍然想要律法。他们拒绝了恩典,而选择了律法。这也正是今天人们所做的。他们拒绝神的道,选择了一个教派体系;因为在这个体系里,他们能为所欲为,并且蒙混过关。但在基督里,你却办不到。你要想在基督里,就必须得清洁,干净。

34

他们离开了永不枯竭的活泉,去凿那人造的水池,就是体系;你能想象得出人们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吗?你能想象得出,一个人竟然发神经到宁愿放弃清新的泉水不饮,而去饮那有青蛙、蜥蜴、蛆虫杂居的人造水池的水吗?这看上去根本没有半点合乎理性,但这的确是今天有些人所做的。他们离弃了神的道—这活水与力量的真正泉源,而为自己凿了水池,从水池里饮水。他们今天所做的跟当时的以色列人一样。

他们说……神说:“他们离弃了我。”他在《耶利米书》2章14节,哦,是13节说,“他们离弃了我这活水的泉源。”
35

现在,我们明白了什么是水池,看到了水池里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们看到它是怎么造的。它是人造的东西,它里面的水来自肮脏的屋顶。雨水降在肮脏的屋顶上,冲刷了房顶上的污垢,通过人造的水槽,通过一个人造的管子把脏水都冲进了一个人造的水塘里。所有的污秽、细菌、蜥蜴、青蛙,以及地上的东西都积聚在那里。注意它们都是不洁净的动物,蛆虫等等,都臭了。蛆不可能生存于清洁的流水中,你把它放在里面,它就得死。它们只能生存在发臭的死水里。

36

这也是今天众多寄生虫的生活方式。你们不能生活在圣灵清新的活水里。这就是他们顽固反对神话语的缘故,说神的道是自相矛盾的,无关紧要。因为他们需要一些像臭水池那样的环境生存。是的。这跟青蛙、蜥蜴、蝌蚪之类的动物是一样的。他们必须得生活在沼泽或淤积的死水里,这是他们的本性。除非你能改变它们的本性,否则你不能改变它们。同样,除非你能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否则他就不能明白神的道。当一个人的本性改变成为了神的儿子时,圣灵就进入这个人里面。圣灵写了神的道。

37

今天我跟我的好朋友李维尔博士谈话,他就坐在这儿。他是一位出色的神学家。我们经常会对圣经展开非常好的讨论。他非常聪明。有一次他问我是否认为说方言是受圣灵的根本凭据。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我说:“不,我不这么认为。”

他说:“我也是,尽管他们是这么教导我的。那你认为什么是受圣灵的凭据呢?”
我说:“我认为受圣灵最完美的凭据,就是爱。”于是我们就讨论这个问题。我想,这听起来是不错,于是我就一直坚持这一点,“如果人有了爱,那就是受了圣灵。”但有一天,神在一个异象里纠正了我的看法。神说:“受圣灵的凭据是接受神的道。”不是爱,也不是说方言,而是接受神的道。
38

然后,维尔博士对我说,那的确是合乎圣经的。他说:“因为在《约翰福音》14章,耶稣说:’当他—圣灵临到你们时,他要将这些事启示给你们,就是我曾教导你们的,并要把将来的事指教你们。’”所以,这才是领受圣灵的真正凭据。神还从来没有告诉我任何错误的东西。就是:“领受圣灵的凭据,就是那个人能相信神的道,能接受它。”因为耶稣从来没有说:“当圣灵来的时候,你们将说方言。”他从没有说:“当圣灵来的时候,你们会做那些事。”但他说:“他要将我的这些事情指教你们,并要把将来的事指明给你们。”根据耶稣本人的话,这才是领受圣灵的真正凭据。

39

这样,人们还是依靠所有这些感觉上的东西来生活,你就能明白为什么他们这样做。瞧,它成了一个宗派或者说是一个淤积的水池。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教派是根据神全备的道建立起来的。它做不到,因为你不可能把神宗派化。不能,先生。

原因就是,当你让一批相信神话语的人开始搞组织的时候,你知道,头一件事就是,不到一年的时间,那里就会出现一帮不可救药的“里基”。他们固执,你根本拿他们没办法。那不是神的体系,不是的。所以,我们知道那种东西死定了。它成了一个水池,变成了一个为了得到会员,或让人加入,就在这里、那里随便妥协的地方。
40

我们发现,这种体系是从以色列人为自己挖水池的时代开始有的。有一个人和一批法利赛人挖了一些水池。他们有一个叫希律的人,是个省长。他去听一个不跟他们教派一路的人讲道。那人是先知。先知从来不跟教派有任何关系,他痛恨这种东西。

这位先知开始讲道说:“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他们找来一个大人物去听他讲道,这个大人物抢走了他兄弟的妻子,并娶了她。但那人走到他跟前对他说了什么呢?他们想他会妥协地说:“哦,先生,您……您坐到这个好位置上来,您应该……我非常高兴您今天能来这儿听我讲道。”施洗约翰走到他跟前,说:“你娶她是不合法的!”[可6:18]他所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当面痛骂希律的罪。
41

看,但在教派的死水池里,男人和女人可以随便同居,女人也可以乱来,剪头发,穿短裙,什么事都能干,却还自称是基督徒。但神能力的真正泉源(哈利路亚!)不会呆在那里,因为那泉源会把他给推出来。“我是那活水的泉源。他们离开我为自己凿出了一些池子。”

活水的泉源,我们看到,到底什么是活水的泉源?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水池。那么什么是活水的泉源呢?那是一个自流井。“一个自流井,那是什么呢,伯兰罕弟兄?”那是一个总能从地底下冒出水来的井。它长流不息,自我供给,总是新鲜洁净的,一个自流井,一个活水的泉源;而不是淤积的、死的,它是活的。它不断地更新,从它的源头里总能涌出清新、流动的活水来。它从地下汲取资源,那里是向上喷涌活水的泉源。它能自我洁净,是清洁、纯净的水。它能自我供给,你不必等到雨水来灌满它的水槽。它是永流不息的,是取之不尽的。你不需要用水泵压它、扭它、转它,也不必加入什么。它是活水的泉源。
42

你知道,当你到这些臭水池去,你得不断地转动曲柄,转啊、转啊,才能泵出一点淤积的水来。但一个活水的泉源却能自由地涌出水来,不需要泵啊,加入啊或做其它的什么。

哦,我太喜欢那泉水啦。是的,先生。它不需要在上面加什么过滤器,以便把那些寄生虫滤出来。因为它是从极深处那块“磐石”中来的,那里没有寄生虫。它不需要加一块教育的破布在那儿,是的;那些人造宗派里搞出来的人造的体系,让你站在心理医生面前,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讲道。它没有这些污秽的破布挂在那儿。你一把这些东西放在上面,马上就会被它冲掉。你不能那样做。那井水一直涌流不息。如果你把其中的一块破布放在那里,它马上就会被冲到一边。它一刻也不容宗派的破布放在那里。
43

它不需要过滤网,也不需要过滤器,不需要泵压,不需要沉淀,什么也不需要。它就在那儿,汩汩不断地涌出。它根本不必依靠当地的降雨来充满它。雨水就是复兴。哪里有泉源,那里就有生命,“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太24:28]你不需要“泵”出个复兴来,你不需要泵压什么。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到泉源那里,那里永远有足够的,甘甜、清凉的水,而且取之不尽。它就那样不断地涌流。

你不需要走到水池那里说:“啊,如果下了雨并从谷仓上冲下来,那我们就有喝的了。”看到吗?哦,不是这样的。那自流井一直就在喷发出甘甜、清凉的水。你能够依靠它。你不必再说:“好,我到那老水池去。我们过去常常在那里饮水,但有很长时间没有下雨了。让我告诉你,它会干的。”
44

一些人造的教派体系就是这样。你可以进去看看,如果那里举行什么大的东西,大的聚会,销售什么东西,某件事发生,或在举行什么大的舞会、某某竞赛、地下室的文艺表演等等,你可能发现有满屋子的人。但你要是去到那不断涌流的泉源那里,人们就可以得到清凉甘甜的水;你可以依靠它。说什么:“十来年都没有这样的复兴了。”但如果你住在那泉源旁,你就会不断地复兴下去。

45

就像那个小威尔士人说的,当威尔士的复兴运动正在进行的时候,从美国来了一些大人物。一些著名的神学博士去威尔士考察,想看看是在哪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们就穿着大翻领的圣袍,戴着高高的帽子,走在街道上。这时街上走过来一个小警察,手上转着他的小警棍,一边吹着口哨:“在十架上我救主受死,靠主宝血我罪得洁净,主宝贝血涂抹我罪愆,荣耀归主名。”他一路走了过来。于是那些美国人说:“这人看起来好像很虔诚,我们去问问他。”

他们说:“先生。”
“什么事,先生?”
他们说:“我们是从美国来的。我们是代表团,是来考察所谓的威尔士复兴运动的。我们都是神学博士,我们来是要看个究竟。我们想知道复兴在哪里,在哪里举行。”
他说:“先生,你们算找对了。我就是那个威尔士复兴。”阿们!“威尔士复兴就在我里边。威尔士复兴就在我这儿。”
46

当你依靠活水的泉源生活时,就是这样。它一直就是活水,涌流,涌流,涌流出来,没有止息。不是不久以前下过了一场雨,去看看是否还有水,不是那样的,它是活水的泉源。

正如我所说的,它自由地涌流。你不必放些破布在上面,看看行不行。在你差派他去传道之前,放一些教育的破布在上面,看他是否发音准确,用词是否恰当,是否用对了名词、代名词、形容词等等。他们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但他照样依靠活水,明白吗?照样。
47

它不依靠当地的降雨来充满它,也不靠当地的复兴运动,它不需要这些,因为它的能量和纯洁都是自身具备的。这就是神的道所在的地方,是它自己的能力。当一个人心里接受了神的道,他就得到了它的纯洁,得到了它的能力,他就在神的道中,涌流出生命。

以色列人只要一离弃这泉源,就处处碰壁。每次只要他们一离开它,他们就会遇到麻烦。我们今天也一样。若复兴离开了这泉源,那就没有任何用处。他们给自己挖出一些井或是淤积的水池来,复兴也就没有了。
48

但神总是帮助他们。他们在红海发怨言,当他们发怨言时……虽然如此,但神已经应许了,神给了他们应许。按照我们的看法,他本应在那个时候就拒绝他们,但神应许了要带他们进入那应许之地。他做了什么呢?他用火柱等东西作他们先知的印证,来随着那些以色列的儿女们,把他们带到红海。总是会有困难拦阻他们,后面又来了法老和他的军队。你知道神做了什么吗?他分开了那红色、淤积的水池。那是世界上最死的海,它真是死的,是淤积的,没有什么能在它里边生存。神分开了它,让以色列人自由地过到了对岸。他把他们带到了他们不必再受这种东西捆绑的地方。

49

在旷野里,以色列人发现他们那些水槽是靠不住的,它们枯干了。他们得去寻找一个又一个的水池。在旷野里,他们渴得要死,他们找到一个水池,一个池塘,但发现它是干的;他们又找到一个,又是干的。他们甚至以为他们永远也找不到水了,但就在沙漠中看起来最不可能有水的地方,他们找到了水。那水是在磐石里,是在磐石里。一个最让人想不到还会有水的地方,就是在沙漠中一个干燥的磐石里。但你看,神行事却偏偏就是这样,在看起来最不可能的地方,以最不寻常的方式行事。这也正是我们常常所经历的。

50

人们以为有个大的宗派,使所有的人聚集到一起,来个大的聚会,有成千上万的合作者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这就是复兴了。然而神往往在一群连左右手都分不清的平凡老百姓中,兴起一个其貌不扬,连字都不会写的人,让他发起一个复兴来震撼世界。他在约翰的时代是这么做的,他在众先知的时代也是这么做的。就我们所知,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受过教育的,但神能抓住他们,用他们行一些事。

51

在这个磐石里涌出了水来。他就是那磐石。他吩咐这个磐石,而且还必须被击打。他流出了大量纯净、清新、干净的水给每个想喝的人。他拯救了每个喝的人,这跟《约翰福音》3:16所说的完全对应:“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神在各各他山上击打了那磐石。我们的审判落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从他身上能流出生命的灵来,给你给我带来永生。在旷野里发生的这件事,是一个完美的预表。
52

他们不必去拉、去挖、去压或用别的什么法子,而只要白白地享用神所提供的就行了。他们不必要去挖一个池子,不必用桶提取,也不必装个辘轳来打水,他们只要去享用就行了。那也是现在我们所需要的。你不需要加入任何东西,不需要跪在祭坛前拼命做出点什么东西,不需要勉强。你不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地说一句话直到你得到一种混乱的言语,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白白地享用他。这是神所提供的方式。不用压、不用推、不用做任何别的事,只要白白地享用。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享用。是的,我要说的是,你只需要相信他。他们从来不用去做什么,不用去挖取什么。他们从来不用跪下来,为了这个整夜地哭喊;他们只是去享用他。他已被击打,已经准备好了。是的。

53

我看到后排坐着一个人。记得有一天,我曾在一个马厩边的旧谷仓里跟他谈话。他说:“但我很不好。”

我说:“我知道你不好。”我说:“我也不好。”但我说:“你是在看你自己怎么样,不要看你自己怎么样,而是要看他怎么样。”
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能戒烟,我……我……我就会成为一个基督徒。”
我说:“你不要去戒烟。你想成为好人之后再来亲近他。他从来没有来拯救好人。他来拯救那些知道自己是坏人的人。”
他说:“哦……”
我说:“听着,你不想下地狱,对吗?”
他说:“是的。”
我说:“好的,你不必去。他已经死了,让你可以不必去了。”
他说:“那么我要做些什么呢?”
我说:“什么也不用做。就那么简单。”
他说:“但如果我能……”
我说:“你又来了,又回到抽烟的事上来了。不要再去想戒烟的事了,只要记住,想着他,想他做过些什么,想他是谁,而不是你自己。你是不好,你从来没有好过,也永远不会好。但他是,他是那一位!”我说:“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既然他代替了你的位子,那你就只需要乐意地接受他所做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他。”
“哦,”他说:“这就简单了。我接受。”
54

我说:“这里有条小河。”我把他带到了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施了洗。他的一些熟人坐在这里,我知道他们对我这样做感到很奇怪。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我能看出来,然后我把他带来并奉主耶稣的名为他施洗。我们做了这事之后不久,我到他儿子的家。我看到一个异象:一棵树在一个地方倒了下来,这个人跌倒了,几乎把他后背都给砸断了。后来把他送进了医院。那天晚上,神启示我,他再也不会抽烟了。于是第二天,他又要烟。我说:“我要买一条烟送给他,你们就等着瞧吧,他抽烟的日子结束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抽过烟,再也没有想过要抽烟。神!

瞧,你首先要做的,就是走近那活水的泉源。你得来到那水旁,意识到你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是他为你做了一切。你不必去挖,你不必去泵,你不必去戒这,不必去戒那,你唯一要做的是到他那儿去喝。就这么多,如果你渴了,就喝吧。
55

好,他就是那磐石。神为了我们而击打他,他就涌流出大量纯洁、干净的水。今天他仍然为每一个信他的人这么做。当然,这是他给我们这些信他之人的恩典。

今天有些人也像当年的以色列人一样,只要能得到的他们都想得到,但是不愿意用事奉来回报神。以色列人乐意喝那磐石中流出的水,但是他们却不愿意事奉他们所亏欠的神。
100他总是不断地在服侍我们。你知道,没有他,我们甚至连呼吸都不能。没有神的服侍,我们连呼吸都不能。这说明我们有多需要他,但当要我们为他做点事时,却好像要把我们掰成两半似的。他要我们做一些事,去看看某人,去为某人祷告,去帮助某人,但做这些事好像是要把我们掰成两半似的。我们不愿意去服侍他。
56

神的控诉是:“他们离弃我—道,而接受了一个破裂的池子。接受……他们离弃了我这个生命的源泉,生命活水的源泉。他们宁愿从那淤积的水池里喝水。”

你能想象得到吗?你能想象一个人,放着清凉、纯净,从沙床上磐石中的石灰岩里自动流出的井水不喝,却跑到池子里去喝那冲洗了谷仓、凉棚以及周围建筑物顶的脏水吗?那些脏水都流进池子里,所有从粮仓、马槽、粪堆等等地方流下来的污水都流进了池子里;然后我们想……难道我们会放着自流井水不喝,却跑去喝那种水吗?那人的神经一定是出了什么毛病。肯定的。
57

当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站在宗派的立场上,就会允许剪发、穿短裙、化妆等等之类的事,以及搞一些小节目,瞎胡闹,去保龄球馆等等,这些污七八糟的事,并且容忍这些事,而且认为他们所行的比老式神的道的作法更好。老式的神的道会修剪、雕琢,会让女人变成女士,使她们穿着正派,行为正派,使她们远离香烟、发誓、诅咒、撒谎、偷盗,让世界远离你,能给你一些让你完全满足的东西。为什么一个男人或女人去做那些事却还感到舒服呢?你怎么会对这种事感到舒服呢?你怎么可能从一个淤积的水池里得到新鲜的水呢?人怎么会这么做呢?

58

如果有人看到一个自流井在那儿,却去到那淤积的池子里取水喝,你会说:“那人的脑子出了问题。”同样,如果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去到那样一个地方还感到舒服,那人的灵性也一定有毛病。他们不想要神的道。那表明了他们还是青蛙、蝌蚪或其它什么东西的本性,是的,那种东西的本性就是喜欢淤积的水池,因为它们那种东西不喜欢住在清洁的水池里。它们不能住在那里,那是清洁的水。它们不能住在那里。

59

现在,神的控诉是,“他们离开了那源泉。”今天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现在,看看那井边的妇人。她来到雅各的水池旁,她一直以来都在雅各的池子里打水。但雅各的池子,宗派,我们这样叫它;他挖了三个池子,这是他挖的其中一个。现在,那女人有一个伟大的故事,她说:“我们的祖宗雅各挖了这口井;他自己和牲畜也都饮这井里的水。这还不够好吗?”

耶稣说:“但你喝那里打来的水还要再渴,还要来这再取水。”他说:“我所赐的水是个泉源,是从里头涌出来的喷泉,你不必再到这来取水,它会一直跟你在一起。”
60

注意,当那个女人发现一个圣经的泉源,藉着一个她一直寻找的圣经的迹象,向她说话的时候,她就离开了雅各的宗派体系,再也没有回去过,因为她找到了那个真正的磐石。看到吗?她跑进城里去。她已经离开了罪。她不再是个淫乱的女人。她说:“来看啊!看我找到谁啦!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约4:29]她……那个池子可能没有什么不好,也发挥过它应有的作用。但她现在找到了真正的泉源。在这个真正的泉源开放之前,水池可能没有什么不好。但当真正的泉源打开的时候,水池就失去了它的力量。她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饮水。那是一个更好的地方。有一个更好的地方,那就是在基督里。

61

《约翰福音》7:37-38,在住棚节期的末日,耶稣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当时人们都正在欢呼,因为他们正在饮用圣坛下流出来的一点点水,他们所饮用的就是从节期的庆祝中流出的来一点水。他们说:“我们的祖宗在旷野里喝过灵磐石里流出来的水。”看,他们为自己凿了个池子,他们从别的地方抽来了一些死水倒在里面,并从圣殿下面把水喷出来。他们都聚在这水边喝,他们说:“很多年前,我们的祖宗们在旷野里喝过水。”

耶稣说:“我就是那在旷野里的磐石。”
他们说:“我们的祖宗还吃过神从天上降下的吗哪。”
耶稣说:“我就是那吗哪。”那活水的泉源就站在他们中间。那生命的粮就站在他们中间,但他们仍然不想要他。他们宁愿要自己的水池,因为人造的是这个,而神所差来的则是那个,完全不同,他们要自己挖的水池。
他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他就是那泉源。正如经上所说:“从他的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62

哦,他就是那永不枯竭的自流井。“从他腹中,或者说是从里边的人里,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他是那磐石,就是夏甲在困苦时所遇见的磐石。当时她的儿子快死了,她被赶出了营地,带着她的小以实玛利出到旷野。她随身带着的“水池子”也喝完了。她把孩子放在树底下,走出一箭开外,放声大哭。哦,因为她不忍见孩子死去。突然,神的天使向她说话,她看见了庇耳拉海莱井,那涌流的井,而且一直流到如今。他是夏甲的庇耳拉海莱井,是在旷野中的磐石。那天,他站在血流盈满的泉源中,站在那殿中……[磁带空白]……风暴时。

63

在《撒迦利亚书》第13章,他就是那在大卫家敞开的泉源,能洗净罪恶,洗净罪恶。他就是那泉源。在《诗篇》36:9,他是大卫生命的泉源。如今他还是大卫家的泉源,他是诗人心中的诗篇,诗人说: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他是那生命的泉源,活水的泉源。他是神的道。
64

这末世的人们离弃了他—这个真实的道,生命的泉源,并且为自己凿出了教派的水池;而且还在挖,还在凿。

现在,我们发现,他们的水池是破裂的水池。那种水池里充满了不信的细菌以及不信的自夸、教育节目之类与神的应许相抵触的东西。他们是对神话语的怀疑者。
65

他们得到的这些水池子,圣经说,是破裂的。破水池就是漏水的水池,水都漏出来 了。漏到哪里去了呢?漏到一个称为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的宗教污水坑中去了。那就是破裂的池子带他们去的地方。都是由于他们离弃他,那活水的泉源,并造了这些池子。

他们挖出了庞大的神学知识体系、教育等等的东西。这就是他们今天所挖出的那些池子。一个人必须得到哲学博士、法学博士、文学学士之类的头衔之后才能讲道。他们的水池里充满了人造的神学理论。他们把人们送到这些大的学校去学习,在那里向他们灌输人造的神学理论,然后差派他们带着那些理论出去。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
66

人造的水池!难……难怪这些东西变得臭气熏天,因为人们就是喝这些池子里的水。今天,当人们想要喜乐时,他们做了什么呢?这些人不是去接受从主而来的喜乐,却是去罪中寻求快乐。那些去到教会自称是基督仆人的人,当他们紧张时,就点起一根烟;当他们……当她们想要寻欢作乐时,就穿上放荡的衣服,当着过往男人的面出去剪草,想让他们向她吹口哨。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受人欢迎。他们想模仿电影明星。那就是他们的喜乐。但耶稣说:“我是你们的满足。”他们那样做的原因是他们不想饮那活水的泉源。他们已经拒绝了他。他们不想从那活水的泉源里喝水。他们加入那种人造的体系,去喝那种充满了各种肮脏污秽的池水。他们就想去那儿。

67

昨天,我带着孩子们去河边,我想那是星期六上午。我们去到那儿;比利在一条船上钓鱼;我带孩子们(我的小孙子、我的女儿和我的小儿子)到河里去划船。你简直连在河上划船都不行了,因为到处都是污秽、肮脏、下流的人,半裸着身子在河里胡闹。有一条船驶过我们的船旁,船上是一帮十二、十四岁的小男孩,每人手里都拿着啤酒罐、叼着根烟。他们称之为“好玩。”啊,拥有这种体系的世界还能持续多久?

68

为了摆脱因着他们这么做,死后会下地狱这样的想法,于是他们就去参加像这样的一些人造水池。所以在那种池子里的都是同一个类型的人。他们都是一群肮脏、污秽,世界上的蛆虫。他们跟这样的东西交往,就像我的老妈妈说的,是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不愿来到那泉源里洗净他们罪恶的生命。他们想生活在那儿,却还要坚持见证说他们是基督徒。为什么?他们离弃了他,离弃了那喜乐、生命、完美的生命和满足的泉源。这是他们那么做的原因,所以他们都联合了起来。他们那里有一群相信这种东西的人。

69

前不久,我和弗雷德弟兄、汤姆弟兄一起,到图森一所有名的浸信会教会去,想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对我们来说有点新鲜的东西。那里的传道人讲到以色列人在埃及的一些事,他们离开时正吃着大蒜之类的东西,他们后来很想回埃及去吃那些东西。他说:“那就像今天我们的某些人。”我们几个人就说:“阿们。”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情景:整个教堂的人眼睛都不看传道人了,而是回头寻找是谁在喊“阿们”,似乎把他们吓得要死。他们根本不理解那是怎么回事。大卫说:“你们要向耶和华欢呼!要弹琴赞美他!要鼓瑟赞美他!凡有气息的都要赞美耶和华!你们要赞美耶和华。”神喜悦住在他的百姓当中。当有人讲对了的时候,让那些人学会说:“阿们”。

70

为什么不离开这样的体系和那世俗的水池,转向神信实的体系,就是那自流井,耶稣基督呢?为什么不转向他?那里,神是我们丰盛的喜乐源泉,是我们尽情赞美的源泉,是我们无比满足的源泉。我精神上的平安来自神。当我疲惫的时候,我在基督里能找到我的满足,而不是在香烟里,不是在这世界的东西里,也不是在某些教义里;而是在他里,在他应许的道中。他说:“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找到我的喜乐。他就是我的喜乐。

71

如今他们说,只要加入这些东西,组建这个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他们就会建立一个更好的地方去生活。恕我直言,他们是建一个更好的地方去犯罪。那只是……整件事情就是犯罪。不是生活在里边,而是死在里边。使他们有个地方去犯罪,而不是活在里边。

任何在耶稣基督和他生命之道以外的,都是破裂的水池。你要是试图取代这一点,试图做什么来带给你平安,试图做什么来带给你安慰,想用从其它地方获得的喜乐来代替他,那就都是充满污秽的、破裂的池子。惟有他能给你完全的满足。
72

我记得几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从后门出去,遇见一个嘲笑的年轻人。他对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老是讲女人不应该剪头发、穿短裙之类的话题吗?”他说:“就是因为你是个老头。”他说:“这就是原因。”

我说:“瞧这儿,你今年多大?”
他说:“二十七岁。”
我说:“当我比你现在还年轻许多岁时,我就讲这同样的话题。”我找到了那满足的泉源;他是我的份。阿们。只要他提供了这个,那就是最美的。那是……那是我的……那是我的艺术,就是看他,看他手的工作,看他正在做什么。我找不到其它的泉源。
啊,这泉源是多么宝贵,
它洗得我洁白如雪。
我不知道其它的泉源,
除了耶稣基督的宝血。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人罪迹。
73

我告诉你,除了这活水的泉源之外,我不知道哪里还有什么泉源。当我污秽的时候,它洗净了我。它保守我清洁,因为我想靠它而活得正派,饮用那新鲜的活水,他使我的魂充满喜乐。我可能会很消沉,甚至不想再走下去了,走不下去了,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了。这时我可以跪下,用手指着一个神的应许,说:“主神啊,你是我的力量,你是我的满足,你是我一切的一切!”这时我会感到心里有种什么东西开始从我里面涌出来,于是我就从那种状况中脱离了出来。

74

我过了五十岁之后,一天早晨我醒来,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有一条腿几乎不能下床。哦,你几乎抬不起腿来,而有人在敲门,比利告诉我说,什么地方有人得了急病,我必须得去。于是,我想:“我怎么办啊?”我想把一条腿搬下来。我想:“你是我力量的源泉!”阿们!“我的力量,我的帮助来自主。你是我的自流井;你是我的青春。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主神啊,这是我的职责。我被呼召去行使那职责。”接着,你知道,马上在我的体内某种东西开始涌流出来。

75

还有一次,我在堪萨斯州托皮卡的一个小地方举行聚会。有一个男孩,是个年轻的传道人,也是我最初聚会的赞助者之一。在座的罗伊弟兄知道那个地方。在那个大地方,这位传道人被倒塌的屋顶和墙压在下面。小伙子快要死了,他的肝被压裂了,脾也错位了;数吨的东西压在他身上。

我坐在早餐桌上对我的妻子说话,我说:“老婆,如果耶稣就在这里,你知道他会怎么做吗?”我说:“当那年轻人赞助了我,而我相信道,那么他就是赞助了基督。”我说:“这件事是魔鬼在作怪。如果耶稣在这里,他一定会去把他的圣手按在那人身上,那小伙子就一定会康复。我不管他的肝是否裂了。他一定会好,因为当耶稣去到那里时,他清楚自己是谁,他清楚他的呼召,经文是正确的,证实他知道他是谁,他一点也不怀疑。他只要过去按手在那年轻人身上,说:’孩子,你好了。’然后掉头就走。那么再多地狱里的魔鬼也不能杀死那孩子。他一定会好起来的。”我说:“你明白吗?亲爱的。他是耶稣,是神的圣手。”我说:“我是个罪人,是从情欲生的,我的父母也是罪人。我没有一点好的地方。”我说:“但是你知道吗?若神给我一个异象,派我去按手在那人身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说:“我得去到那儿,按手在他身上,他就会从床上起来,只要他给我那异象。”
76

然后我又想:“但即使是异象,又怎样呢?那又是什么呢?还不是同样的脏手吗?同样的是人在为他祷告,是同样的脏手。”然后我又开始想:“我是他的代表,神不会看我是谁,那义者的血在祭坛之上,它为我代求;他是我的满足;他是我的祷告;他是我的生命。”我说:“唯一能使我按手在他身上的,就是信心,因为我对异象有信心;即使没有异象,同样的信心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我承认我什么都不是,但承认他是我一切的一切。他是我的生命;他是我的差派者。没有宗派差派我;是他差派了我。哈利路亚!我现在就要奉他的名去。我要按手在他身上。”我就走到那儿,按手在那男孩的身上。结果那天晚上他就去到聚会当中,完全好了。阿们!哦,是的,他是那泉源。“我不知道其它的泉源,除了耶稣的宝血。”

77

我是丑恶的,我是悖逆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但在神面前,我们是完全的。“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我们怎样能完全呢?因为那位完全者在那里代表我们。那活水的泉源每天都在那里,总是新鲜的;不是什么腐烂的东西,每天都是新鲜的,洗去我所有的罪。他就是那泉源。

78

在结束之前,我要说一点。任何跟这个不同的东西都是破水池,最终会把你放进去的东西都漏光,如果你把你所有的希望、你所有的时间、你的每样东西都放进那淤积的池子的话。耶稣说它们是破裂的池子。神说它们是破裂的,它们会把你放进去的东西全部漏光。你不可能带着这种东西走很远,因为它们会漏光。他才是通向真理、通向生命、通向永恒的平安和喜乐的唯一道路。他是唯一的那位,唯一通往那里的道路。

哦,那永不枯竭的生命泉源就是耶稣基督。为什么?他是谁?道,同样的道,生命,泉源,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真信徒最大的喜乐、最高的生命和最大的满足,就是在基督里。不用泵,不用拉,不用加入,不用舀,只要相信和安息。他对信徒就是那个。
79

就像我们的父亚伯拉罕,他从不拉,从不烦躁,从不担心,他有神的道。他依靠在全能神的胸前。当亚伯拉罕一百岁时,神向他显现并说:“我是全能的神。”[创17:1]希伯来文就是“伊勒沙代”,意思就是“哺乳的那一位”。“你老了,你的力量也衰竭了,但你只要靠在我胸前,从这泉源吮吸力量。”阿们!他吮吸后变得怎样呢?成了一个新的身体。他从撒拉生了一个儿子。五十年后,他又与另一个妻子生了七个孩子。[创25:1-2]

啊,伊勒沙代!旧约显示了他所做的,新约也告诉了我们他要做的。阿们!在旧约……
80

现在空调停了,我要快点结束了。很快。在结束之前我再说一件事,是个很好的例子。我是个森林巡视员。你们很多人可能都知道,从乔治敦到米尔顿之间,从山上回来的路上,有一口自流井。那自流井喷出的泉水约有四、五英尺高,常年涌流不息。在它周围是一个巨大的泉。就在那附近长满了薄荷类的植物,你知道,就是那些像薄荷之类的东西。我过去常常渴望去到那儿,哦!就想去到那个泉水那里。我会坐在那里,喝呀喝呀,坐在那儿喝,休息。年复一年,我总是来到那同样的泉水那里。它从不枯竭,无论是冬季还是夏季。它不会结冰,你不可能使自流井结冰。哦,不,不会的。我不管有多冷,你不可能使它冻结。你可以让水池结冰,一点点的霜雪就回使它结冰。明白吗?但任何运动的东西,都有生命在里边,它不停地运动。你不可能使自流井冻结。不管周围的灵有多沮丧,这口井总是活的。你要活在那井边。

81

我注意到那里,我每次去喝那水的时候,哦!那水总是新鲜的。你从不必担心:“等我到了那儿,它会不会已经不流了?”它总是不断地涌流。

当地有一位老农民告诉我:“我的祖父就是喝这口自流井的水,它从来没有枯竭过;仍然是同样的井,一直喷涌出来,流向山下的蓝河里。”
我想:“哦。这真是一个喝水的好地方。”我常常步行一英里到那里去喝水,因那真是一个喝水的好地方。哦。那水简直太好了。哦!当我去到亚利桑那的沙漠时,我还是想念着那口井。“那是多么好的一口井啊,真想就躺在那里。”就像大卫曾说的:“我真想再喝一口那井里的水。”[撒下23:15]他就想去到那里。
82

有一天我坐下来,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我突然想:“泉水啊,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高兴呢?要是我能像你这么高兴就好了。为什么?自从我第一次到你这里来,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闷闷不乐,你没有一件忧伤的事。你总是充满喜悦,欢快地流淌着,无论是炎夏或是寒冬,你总是充满喜乐。是什么让你这样呢?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来喝你的水吗?”

“不。”
我又问:“那,可能是因为野兔来饮你的水,这让你很高兴。”
“不。”
我说:“是什么让你涌流不息?是什么让你如此高兴?是什么让你总是充满喜乐呢?是因为飞鸟来饮你的水吗?”
“不。”
“因为我来饮你的水吗?”
“不。”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你充满喜乐呢?”
假如那泉水能说话的话,它一定会这样回答我说:“伯兰罕弟兄,不是因为你饮了我的水。我很高兴能为小鸟提供水,我为一切想喝水的提供我的水。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来这里喝。但让我高兴的,不是我自己涌流,而是在我里面有一种东西推动着我,激发着我。”
一个被圣灵充满的生命就是这样。就像耶稣说的,他在里边,他所赐的泉水,要流到永生,是一口自流井,是涌流不息的喷泉。不管其他的教会是上还是下,你却仍然呆在那口井旁。当你被邀请来到那泉源,那口自流井那里去的时候,你为什么却到那宗派旧体系里,那充满寄生虫之类东西的池子里,去喝那淤积的水呢?
83

我想到它是如何推动着、嬉笑着、流淌着、欢声笑语、蹦蹦跳跳、满了喜乐。寒风、冷雨、炎热、干旱,当其它所有的地方都干涸的时候,它依然像以往那样涌流着。因为它深深地扎根在地底下的磐石里。

哦,让我靠那涌流者为生。拿走你们想要的,所有人造的系统,拿走你们所有破旧淤积的井、淤积的池子,但让我来到,我却要来到那泉源那里,让我去到满有他丰盛的地方。他是我的喜乐;他是我的光;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力量;他是我的水;他是我的生命;他是我的医治者;他是我的救主,他是我的王。我所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在他里边找到。我怎么还会想去其它地方呢?。
84

弟兄姐妹们,今晚难道你们不想来到这泉源里吗?你们想吗?如果你们从来没有饮过这活水的泉源,当我们祷告的时候,今天晚上你们能接受他吗?

那破裂的池子,漏水,世界渗了进去,谷仓的污秽和以前的东西都渗了进去。为什么这口井里容不得那些污秽,因它里边充满了宝血,从以马内利的血脉中流出。为什么今晚你不来接受他呢?愿神今晚在这干渴的土地上帮助我们,正如先知所说:“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他是那泉源。当我们祷告的时候,你能否发自内心地来到他面前?
85

亲爱的天父,没有其它的泉源,就像这音乐所弹奏的:“除了耶稣的宝血,我不知道其它的泉源。”我在那里出生;我在那里被养大;我想生活在那里,死在那里,在他面前在那里复活。主啊,就让我一直住在你面前,因为我不知道其它的。没有教义,没有爱;除了基督没有爱,除了基督没有教义,除了圣经没有其它的书,没有其它的,在他之外没有喜乐。哦,神啊!不管我拥有多少世上的东西,但如果把他从我里面拿走,那我就还是死的,我会举着双手到处迷茫。主啊,要是把他拿走,我就会灭亡。但让他在我里边,那么十二月就会像五月一样宜人,不再有炎热的地方,不再有干旱的地方;甚至死亡也不能得胜。父啊,让我们拥有他。在今天晚上就把他丰丰富富地赐给这里每一个相信的人,他们都在这房间里等待。

他们中许多人今晚要开很远的路回家,让他们心中充满这样的想法:“我正生活在那泉源里;我正活在那里,每时每刻都在饮用那清新的泉水。”
如果他们还没有接受那泉源,愿他们现在就接受他,那样他们就可以随身携带那活水的泉源了。“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父啊,请成就这些事。
86

现在,当我们低着头的时候,这里有没有哪一个人,或者说今晚在这里有多少人心里要说:“主啊,立刻就带我到那活水的泉源去吧。我来这里不是光听讲道的,我来是想寻求什么。我来这里要寻求你,主啊。我今天晚上就需要你。现在就来到我心里,行吗,主?”神祝福你们。主祝福你们每一个人。

87

父啊,你看到了人们的手,整个教堂,一直到墙边,还有其它的屋子里和在露天的人们。你看到了他们,父啊,我祈求你供应他们所需用的一切。也许他们一直在一些破旧的池子里饮水,主啊,那只是一些人在半路上所凿出来的池子。它已被各样异端的教条所污染,否定神的话语。我祈求神,让他们今晚来到那泉源里,来到那生命的泉源里。求你应允,父啊,我现在奉耶稣的名把他们交托给你。

你告诉我,“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都必应允。”[约14:13]主啊,要是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那我是不会这么求的。否则,我就只是在做形式化的祷告。但我要真诚地为他们祷告。我为他们祷告,相信你会成就你所应许的。
现在,今晚我就带他们离开那水池。我带他们离开他们原来饮水的、但并不满意的池子;带他们来到你这活水的泉源。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
主啊,他们是你的。让他们从你—这活水、活水的泉源里饮水。我奉耶稣的名这样祈求。阿们!
88

哦,宝贵的泉源,

它使我白如雪;
没有别的泉源,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什么能洗净我的罪?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什么能使我完全,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哦!耶稣,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神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医治。你知道一切。
没有其它的泉源,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想想看,我不知道其它的泉源。除了他我不知道别的,除了他,我不需要知道别的。除了耶稣基督的宝血。哦!
哦,那流出的是多么宝贵,
它使我洁白如雪;
我不知道其他的泉源,
哦,除了耶稣的宝血。
89

当我们再次唱这首歌时,让我们彼此握手。你们大家彼此相爱吗?如果这儿有任何人为某事而与他人不和,如果有的话,你们现在就和好,好吗?不要让我们怀着那种的不和离开这儿。如果你有与某人作对的任何事,那你现在就与他和好。现在就是机会,过去说:“弟兄,姐妹,我说了你坏话,我心里论断,我不是有意的,原谅我。”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让我们始终有那泉源在我们中间。明白吗?

没有别的泉源,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哦,宝贵的泉源,
它使我白如雪。
没有别的泉源,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哦,他不是很奇妙吗?没有其它的泉源。我们不想被其它的东西玷污。我们已经被分别出来,把世界抛到脑后。我们不再需要埃及的大蒜和破裂的池子。我们与主耶稣,那被击打的磐石同行(阿们!),吃从天上降下的吗哪,喝……吃天使的食物,从那磐石饮水。
没有别的泉源,
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90

让我们低头祷告,求神丰富地祝福你们每一个人,叫他的恩典和怜悯在未来的一个星期与你们同在。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去到了“幔子后面”,记住,你只需睡着,休息几个小时,我们就要相会了。记住,“那些活着还存留的决不会在那睡了的以先,因为神的号要吹响,最后的号声……”第六个已经吹过了,最后的号声,就像最后的一印,将会是主的再来;“它将会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先复活。”只是安息等到那个时刻。如果你受了伤害,记住: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藤牌敌火箭;
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魔鬼就会逃跑。)
记住,我们希望下个星期天上午在这里与你们再见。把有病痛的人带来,我会为你们祷告。请你们也为我祷告,好吗?说:“阿们。”[会众回答:“阿们。”]我会为你们祷告,神祝福你们。
……呼吸这名在心间。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欢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
尊贵名(尊贵名,它难道不甘甜,不尊贵吗?)地之望并天之乐。
尊贵名,(尊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91

我总是舍不得离开你们。虽然我知道你们都热坏了,但就是有些事情……让我们再来唱一首歌,行吗?行吗?“福哉爱的结连”,姐妹。有多少人知道这首老歌?许多年前我们经常唱这首歌。

今天晚上,我在想,“原来的几百人当中,只剩两个人了。”我们过去这个教会里经常彼此拉着手唱这首歌,“福哉爱的结连”。在这块墓地里,我埋葬了他们很多人。他们正在等待,我会与他们再见。有时在异象中,当我透过这“幔子”观看的时候,会看到他们。他们在那儿。让我们低下头来唱这首歌。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我们……(现在,让我们伸出手来握住旁边的人)离别之时,(现在,请大家低下头)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希望再会有期。
在我们低头的时候,现在我把聚会交给牧师,祷告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