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719E 出到营外

1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儿。亲爱的神,我们为又有这份荣幸能站在神的家里敬拜永生的神而感激你。我们非常感激我们在地上仍被赐予的这份荣幸。呐,主啊,我们也为这些忠心的人感谢你,他们许多人走了许多里路,几百英里。一些人今晚要顶着恶劣的天气,沿着公路赶路回家。神啊,我祈求你与他们同在,帮助他们。哦!父啊,引导他们。

我们为这阵让天气暂时凉快下来的小雨而感谢你。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在你的道中与我们相会,因为那就是我们聚集的目的,主啊,就是要在道中遇见你。主啊,帮助我们,使我们的聚集对你的国大有益处,使我们能大得帮助,让我们能帮助别人。应允这些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刚才在那里有几个私人会面。就在聚会开始前,比利给了我一叠会面的名单,我甚至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但我们祈求神祝福你们,因着你们努力留下来参加晚上的聚会。

若神愿意,下个星期天早上我还有一场聚会。我刚跟牧师讲过,他们说没问题。
3

呐,我希望我有时间认识我在这里的每一个好朋友,但我知道你们正在等待。天气热。我只得省去那个时间,只好这样说:“神祝福你们。”

你知道,任何人求我所做的事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说“神祝福你”更大的。瞧?如果神那样做,那就是我需要的一切,就是那个。我想那是惯用语中最伟大的词,就是“神祝福你”。呐,我知道神的确祝福了。
4

正如我刚才对我妻子说的,我想要洗澡,我干不了。我弄干了,接着又湿了。我弄干了,甚至连衬衫都穿不上。在图森有一点不一样,大约是这里两倍热,但你不会有任何的汗。空气中没有……没有水分,你一出汗就干了。你放一盘水在那里,它就没了。你不会流汗,因为在你流汗之前,它就已经蒸发了。你出汗没问题,但你永远看不到。但在这儿要变干可就难了,我现在又湿透了。

在后面房间里,我们有七、八个紧急情况的人马上需要会面。
5

呐,我之所以让你们留下来,请你们来,是因为我觉得这对我们有益。我不想那样做,朋友们。我太为你们着想了,不愿你们那样做,只是来听某个人的,听我要说的什么的。我不愿那样做。只是那样来,不会显明我对你们的爱,我不认为你们来,虽然我知道你们爱我,如同我爱你们一样。我知道这个,不然你们不会做你们所做的事。所以我很为你们着想,以至于我不愿你们坐在高温里和像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不认为这对你们有帮助的话。

6

在我来这里之前,我总是尽我的努力在神面前挑出一样东西,以某个方式找出一节经文,求主指引,并在最后离开之前,说:“主神啊,不管怎样,帮助我,把你所能给的一切赐给那些亲爱的人。”我期待并且相信我将永远与你们在一起生活。我相信,当我们这样站在一起时,这是我们所拥有的最短的一段时间。我们将在永恒中聚在一起。瞧?的确是的,我那样相信。我想要帮助你们。如果我说了错的事,天上的父知道那不是因为我有意要那样做,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才那样做,我那样做是出于无知。

7

所以,既知道你们是我的责任,藉着福音由我负责,我总想让你们跟这纸上的圣经保持一致。许多时候人们来到我这里,说:“伯兰罕弟兄,只要你站出来,说:’主对我生病的小孩如此说:他要好了。’从这里出去,只要说他会痊愈,我只想让你这么做就行了。”

呐,那是忠诚和爱;我很感激。但你知道,我不能那样做,直到神先那样告诉了我。明白吗?我可以为小孩祷告,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但是你瞧,如果我在热心下出去,那样说了,会怎么样呢?瞧?如果我说:“主如此说,”其实却是我的热心如此说。瞧?它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但是,如果那个人是在我的热心下,事情没有发生,会怎么样呢?有时候那个人可能是处在生与死的病情中。那他们的信心会在哪里?他们就会害怕我可能又是在热心下了。明白吗?所以当我说话时,我要绝对地确定:就所我所知道的,那是正确的。当主对我说话时,我就能说他告诉我的。不管是好是坏,我都得说。有时候告诉人们那些事是不愉快的,但我还是有责任告诉人们那些要临到他们的坏事,就如同我有责任告诉他们要临到他们的好事一样。
毕竟,我们想要的是主的旨意。有时候主的旨意是违背我们的愿望的。但是,如果我们想要的是主的旨意,如果那是主的旨意,知道不好的事要临到我们也是同样宝贵的。不管是好是坏,我们所想的是主的旨意成就。我知道我们也正是以这种方式来看事情的。
8

呐,我知道这里的弟兄们在星期天晚上通常是讲一个三十分钟或二十到三十分钟的信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那样做,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做。

我想聚会完马上就有一个洗礼的事奉。我听说他们今早给一大群人施洗了。这里总是一直都有洗礼在进行。传道人们,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神的会,路德派,不管它是什么,都来这里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在神面前,当我得站在审判台前时,我必须得为此交待。如果我一生中所有的事情,都能像我在受洗这件事情上问心无愧的话,那我现在就准备好被提了。因为我知道那是福音的真理。瞧?那是真理。
9

圣经中没有一节经文说有人曾奉耶稣基督的名以外的任何方式受洗的。父、子、圣灵的吩咐只是,“所以你们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不是奉……不是称呼他们的这个头衔,而是奉父、子、圣灵的名也就是主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

圣经中的每个人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圣经说若有人以任何方式删去经上的一个字或在经上加添一个字,他们就有祸了。我有足够的敬畏,不敢加添一些东西或从经上删去一些东西。许多时候这样做使我陷入了麻烦中,但我还是坚持住这一点。他是我的保障。这导致我与许多的朋友分开。他们因为那个与我分开。但只要我留住主耶稣这位朋友……他就是道。不管道路多么崎岖,道路多么艰难,他也走过了同样的道路。如果他们称家主是别西卜,更何况他的门徒呢?
10

呐,主与你们所有人同在,整个星期祝福你们,把我所能祈求神赐给你们的都赐给你们,这是我的祷告。

现在我们要读这宝贵的道。呐,记住,星期三晚上,有一周中间的祷告聚会或什么的吗?[原注:伯兰罕弟兄对内维尔弟兄谈聚会的事。]星期一和星期二晚上是棚屋祷告会。我猜想人们都知道。
11

朱尼尔•杰克逊弟兄,他在屋子里吗?杰克逊弟兄,我没有……杰克逊弟兄,他在这里。好的,这里的另一位杰克逊弟兄。唐•鲁德尔弟兄,今晚他在屋子里吗?唐弟兄?在这里。其他很多朋友……我看见从阿肯色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和全国不同地方来的朋友。

今晚我也有一位年长的弟兄在这里。我有多马•基德弟兄坐在这右边:过几天就八十四岁了。大约三、四年前,他做了前列腺手术,因癌症快死了;医生就让他躺着等死。我拼命开着我的旧车子,赶到俄亥俄州他那里。主耶稣医治了他,健康痊愈了,他和他可爱的老伴今晚……你们许多人认识他们;可能有一些人不认识。但这是一对在我出生前就传福音的男女。想一想,我也是个老人了。瞧?现在我看着他们,他们仍在传,我就得了勇气。
12

我们所有人都认识坐在角落里的比尔•道奇。哦,我们为神一切伟大的祝福而多么感谢神。愿这祝福继续与我们同在,直到最后的号角吹响。你知道,我们都要一起被提上去与主在空中相遇。想一想。错过被提的人们,他们再也看不见你们了,但你们同其他的那群人聚在一起。“他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这个词或者是’拦阻’)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不是死了,不,基督徒不会死。他们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下,瞧?就是这样。哦,“神的号要吹响,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向许多人显现。”突然间,你站着看,“哦,有一位弟兄……”你知道不会久了。几分钟后,我们要在一刹时,眨眼之间改变,与他们一同在地上消失,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13

想到与我们在经文中看见的所有人,和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的这些清楚明确的印证,它可能在聚会结束前就会发生。今晚好好想一想。藉此我们就近他的道。当我们翻到《希伯来书》13章,我们要从《希伯来书》10章10节读到14节,对不起,是《希伯来书》13章10到14节。

呐,正如我说过的,当我们向国旗宣誓(这是好的),当我们宣誓的时候总是起立。其它所有的事件,我们起立向我们的国家表示致敬等等。当他们升“星条旗”时,我们立正站立。作为基督徒战士,当我们读神的道时,让我们立正站立。
14

读神的道时,要仔细听。我之所以喜欢读它,是因为我的话会失败,但他的话不会。所以如果我单单读他的道,你们就会得到祝福。《希伯来书》13章10节。

10我们有一祭坛,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帐幕中供职的人不可同吃的。11原来牲畜的血,被大祭司带入圣所作赎罪祭,牲畜的身子,被烧在营外。12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13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14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15

对这道负责的主神,也负责在历世历代照看它,要看到它毫无玷污地临到我们。它是神纯洁童贞的道。我们此刻心里何等珍爱它。主啊,今晚请为我们把这个主题掰成上下文,使我们这些肉身的孩子能够明白神的邀请。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16

我今晚的讲题是“出到营外”。这可真是个小题目,有点古怪。但你知道,我们通常都是在古怪的事上找到神的。世人陷入了一个习俗中,以至跟正规潮流不一致的事情都成了古怪,正如我前些日子在帐棚这里传讲过的“怪物”。农夫对生意人来说是个怪物,生意人对农夫来说是个怪物,基督徒对不信者来说是个怪物等等。你必须是某个人的愚妄人。

通常不寻常的事,都使你对正规潮流来说成了某种愚妄人。所以,神的子民和他的先知,带着从道而来的信息的历代使者,都被外面的世人当作是愚妄人。
挪亚对他所传道的那个有知识的伟大世界是个愚妄人。挪亚……摩西一只脚踏在宝座上,却为了一群他们所认为的抹泥工而丢弃了这宝座,当然对法老来说是个愚妄人。耶稣对人们来说也是个愚妄人。其他所有为神做工和活着的人也被当作是愚妄人。他们必须从他们原来所在的营中出来。
17

我越来越被迫地相信人们不是来到基督那里。呐,我在这里尽我所能以各种方式来帮助人,照我所知道的来把我的陈述讲清楚。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忍一下。

当我在全国各地观看和讲道,观察人们,我深信人们不是去到了基督那里。我相信是敌人投下了这个障碍,因为……我之所以相信这个,是因神不是他们被指向的目标。他们要么是被指向一个教条,要么就是一个教义、一个集会、经验、感觉,诸如此类的事,而不是被指向基督也就是道。那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人们把自己永恒的归宿地安息在了某个教条或感觉上,像有人说:“我在灵里跳舞,”或者“我说方言,”“我感觉火跑遍我全身。”你知道所有那些事都可以被魔鬼模仿吗?只有一样东西它不能模仿,就是道。
18

在魔鬼和耶稣的争论中,每次耶稣击败它,都是用“经上记着说,”道。我相信今天人们不是去到了基督那里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许多的人被指向一个宗派。“你来加入我们的教会,”或者“你读我们的教理问答,”或者“相信我们的教义,”或某种的体系。他们被指向错误的方向。他们的行为和他们所活的生命,没有基督在他们自己的生命中证明,没有被真正地证明。

19

比如说,我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感情,但我在全国来来回回地谴责女人剪短发。那是圣经。我谴责了女人穿短裙,用化妆品;但每年都变得更坏了。这表明某个地方有另一个指头把她们指向了别的方向。她们不是去到了基督那里。

她们说:“我们属于一个教会;我们的教会不……”你的教会相信什么根本不重要;神说:“它错了。”如果她们有与基督联系,她们就会停止那些事。不但如此,男人如果与基督联系了,他就会接受他的位置,反对那些事。丈夫就不会让他们的妻子那样做。真正的男人不会要他妻子那样做。
20

那天这城里的一个年轻人想要杀掉两个年轻男孩。他们在某个加油站(你们杰弗逊维尔人在报上看过了),这个年轻女孩跑进了一个加油站,身上几乎什么也没有穿。两个年轻男人坐在那里评头论足,她同伴想杀掉这两个男孩,他因这事被捕了,上了法庭。法官问他:“为什么你……她像这样穿着吗?”

他说:“我认为她样子可爱。”
呐,那个男人是有问题的。我不在乎他是不是……如果他是个罪人,他也有问题。如果他对那个女人的爱是真实的,他就不可能把她像招狗的诱饵一样带到外面去。有问题。男人意识到他们能判断什么是对是错吗?
21

你看到她们穿出来的新游泳衣吗?你知道三十三年前我的预言说女人最终要遮无花果树叶吗?现在,她们已经有了那些衣服,穿着像无花果树叶,透明的裙子。主的道永不落空。那些事将在末时之前发生,再次成为无花果树叶。我在《生活》杂志上读到了。在女人堕落前,三十年前那些事就被说出来了。说出了她们将在这个时代这样做,现在她们就是了,她们穿着衣服像男人一样,女人在这个国家将会越来越不道德。世上万国中最下贱的就是这个美国。她是最污秽的一群。那是统计得来的。

这个国家的结婚与离婚率比世上其它任何地方都高。别的国家效仿……我们过去效仿法国,那个国家的污秽和肮脏,现在他们从我们得到他们的时装。我们跑到了他们前头。
22

我知道人们不跟基督联系是有某个原因的。如果他们联系了,他们就不会那样举止。耶稣在城门外受苦,使他能用自己的血叫他的百姓成圣。“成圣”来自希腊词,是个复合词,意思是“洁净了放在一边等候事奉”。当神用耶稣的血洁净他的百姓时,他洁净他们脱离世界上的污秽,把他们放在一边等候事奉。

12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
甚至全福音的人也已经回到了他们所出来的习俗中。四、五十年前五旬节派教会是什么样的?他们咒诅、谴责、嘲笑他们所出来的教会,那些宗派。他们做了什么?就像狗回去吃它所吐的,猪回去打滚,他们又转回了他们被砍伐出来的同一个地方。现在他们的教会就像其他教会一样污秽。
23

这就像我今早说的事,好像……人们就像彼得在《马太福音》17:48节说的,他在那里说:“在这里真好,我们来搭三座棚。”

但圣灵命令他们不要那样做,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他就是道。那正是我们要仰望的:道,不是我们的热心或别的东西。“他是我的道,你们要听他!”这声音对他们说话之后,他们看见了什么?连摩西和以利亚也不在场了;也没有一个信条,没有任何东西留
下,只有耶稣。他是道。他们所看见的只有那个。
24

呐,出到营外。我们在他们的营里发现,这个伟大的场合在变像山发生,彼得接下来称这山为圣山,耶稣在那里与他们见面。呐,我不相信使徒的意思是说山是神圣的。他的意思是一位圣洁的神在山上。不是圣洁的教会,不是圣洁的人,而是圣灵在人里面。圣灵是圣洁的。他是你的指挥者和领导。

我们在变像山上的这个小营地发现,当门徒被命令要听从……他们唯一被命令去做的事就是听从道。他们唯一所看见的的东西不是一个信条;他们没有看见别的东西,只见耶稣;他是道成了肉身。那对伊甸园里的同一个营地来说也是何等的美。当神给他在伊甸园里的教会、他的子民筑防时,他们有一道墙可以站在后面,那就是道。他们有一个盾牌,一副军装,一样东西,因为神知道什么会击败魔鬼;就是道。
耶稣做了同样的事。“那是道;经上记着说。”撒但试图给道包上外衣,不是引用道,而是为耶稣给道包上外衣。耶稣说:“经上又记着说。”我们必须持守那道。
25

在这个小营地里,他们有彼得、雅各和约翰在那里;耶稣、摩西和以利亚……在他们的营里,他们看见天上军兵的影子或应该说是光柱,悬挂在这片云里,使主耶稣变了形象。当他们准备建立一个宗派,一个给律法,一个给众先知等等,这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接着……他们所得到的吩咐就像在伊甸园里一样,“持守这道。”那是神给他子民的营地。

26

今天似乎是这样的一个日子,人们在一切事上都在出到营外。他们正在出去。

你知道,一段时间前,有人告诉我他们现在有了喷气式飞机,制造了我们在这附近所听见的那些噪音,震动了窗户。如今,飞机飞得太快了,甚至超过了它自己的声音,叫做音障。当飞机超过了它自己的音障时,它想怎么做都可以,几乎没有限制了。我想在那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功课。当我们超过了我们自己的音障,进到神的道中,神用一个准备出到营外,出到人的营外的人所能做的,也是没有限制的。
27

呐,我们看到出到营外,出到这个外……我看见撒但也带着它的子民出到推理的营外,出到常识的营外。撒但带着它的子民以别的方式出到营外;神带着他的子民出到另一个方向之外。撒但带着他们出到了最起码的端庄的营外。今天到了一个地步,在道德上,人们举止、行为败坏,却不受到惩罚。

我实在难以理解,一个男人让他妻子那样穿着走出去,却要因着别人侮辱他的妻子而要打那人的嘴巴。这连最起码的常识都不符。他应当比那个更清楚。没有了最起码的端庄。
28

停靠点在哪里?在我这个年龄的男人或女人,我可以问你们这事。如果大约五十年前我妈妈或你妈妈穿着这些短裙或比基尼,或不管你们叫它什么,走在街上,会怎么样呢?法律马上就会逮捕她们,把她们扔到疯人院里。女士没有穿上衣就离开家,她就会在疯人院里,因为她精神上有了问题。如果那个时候做那样的事是精神病,这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发疯了的一个迹象。它仍然是精神有缺欠。出到推理的营外,污秽……

29

当男人可以抽烟,医生向他证明每年成千上万的人死于这个原因,而他仍然可以吐着烟圈,看上去,那人的头脑是有问题的。当一个男人得了精神休克,他不能集中在他所做的事上,他会查找这个国家每个医生的办公室,要找出他有什么问题。但他会站在酒吧或汽车里,一直喝到他完全疯了,花尽钱财,把自己陷入到这种东西里面去。如果他不是因为醉酒而神经有问题,他就会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医生的办公室里,想要找出他有什么问题。那根本不管用。

30

如果有一只鹞子在城市上空飞,我拿出来复枪,走到后院,打中这只鹞子,十分钟后我就会在监牢里。他们会因我有不当的行为而逮捕我,在城里开枪,用来复枪危及他人的生命,射击空中的鹞子。他们说我可能会杀死某个人,应该被关起来。但他们卖酒给一个人,让他喝得烂醉,然后这人开着车可能会杀死整个家庭,但当他被抓住时,他只要交五美元的罚款就行了:这是有预谋的凶手。这世界都怎么了?肯定是哪儿出问题了。

31

呐,出到营外,没有了端庄,没有了理智。你注意,今天我们的政客对在学校里读圣经不会说任何话。他们害怕,他们不知道风要刮向哪个方向。他们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丢失选票。

我们需要另一位亚伯拉罕•林肯;我们需要另一位约翰•昆西•亚当斯;我们需要某个不管风往哪个方向刮,都能站起来表达他们诚实信念的人。今天一个宗派的传道人,尽管你在道中指给他看真理,他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他害怕他会丢失他的饭票。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在福音上魁梧的男男女女,需要某个人站起来说出他们的信念,指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是神的道正确,还是宗派正确。
32

耶稣说:“每个人的话都是谎言,我的话是真理。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永不废去。”所以你看,他们越过神话语的营地,寻找他们的答案。

当撒但说服他们离开神话语的营地……就像他在伊甸园里对夏娃所做的,撒但今天也做了同样的事。是的。我们发现了那点。人们被说服出到营外,跑到他们的教条和信条,跑到了他们教条和信条的营地。他们也有一个营地,这把他们送进了撒但的营地。他的营地是教育、神学、工作的营地,博士学位,教育的、名人,一切都是反对神话语的营地。神有一个营地给他的子民。宗派有他们自己的营地。
33

三千年前,人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遇见神。人遇见神是一件普通的事。但为什么今天他们见不着神了呢?人更多了,现在比三千年前多几十亿人。然而,神成了某个被谈论的古代的东西,某个古代的历史。他们不再像许多年前那样,真实地见到神了,就像我说过的,三千,大约三千年前那样。他们没有……现在要人遇见神太不寻常了。如果一个人谈论这事,他就被当作是一个疯子,失去了理智的人。那对他们太不正常了。

34

在亚伯拉罕的事件中,在他的营中,他几乎每天都有机会遇见神。他跟神交谈。不但如此,但他们下去基拉耳寄居时,我们在那里发现神同一个非利士人亚米比勒在营里。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他们住在神同在的营里。今天他们住在自己的营里,他们跟神的营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因为那对世人来说是狂热的。那对他们是狂热的。但记住,当神给人建造第一个营地时,他用他的道给他们筑防。他总是这样做。但今天在他们的营里,他们不这样做。那就是你听不见太多关于神的事的原因。

35

呐,我相信营地……正如摩西……神怎么在旷野遇见摩西?摩西在那里有一个营,他在那里牧养他岳父叶忒罗的羊,在沙漠的偏僻处。一天,这个八十岁的老牧羊人,看见了一束光或火柱在荆棘中燃烧。一个逃离神的人遇见了神。第二天……有时候遇见神会使你做不寻常的事。第二天摩西非常不寻常。他让妻子坐在骡子的鞍上,孩子坐在他妻子的腿上,他的长胡子垂下来,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要下去埃及接管这个国家。呐,那是一幅可笑的景象。“你去哪里,摩西?”

“下去埃及。”
“为了什么?”
“去接管它。”他遇见了神。一个人的入侵。似乎奇怪极了。但关键是,他做到了,因为他遇见了神。就像一个人去接管俄罗斯,你需要的只要这个,一个在神旨意中的人。摩西在神的旨意中,他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而不是一把剑,是一根杖。神做的事的确不同寻常。
36

但记住,摩西必须离开他一直所生活的营地,才能做这事,因为他带着整支军队一直住在那里,却做不了。用埃及所有的军队,他却做不了。但一天,神邀请他进到神的营中,他说:“你是谁?”

神说:“我是自有永有的。”不是“我过去是”,或“将来是”,现在时,“我是。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我听见了百姓的哭声,我记念我的应许。这是应许应验的时候了。摩西,我打发你下去,拿着你手里的这根杖。”那是什么?他……
37

呐,人们以为他疯了,但他做了什么?离开了自己的营地。法老在学校的营里教了他四十年,他失败了;神花了另外四十年除去了摩西身上的教育。他原来受教的一切教育和神学,花了四十年才把这些东西从他身上除掉了,然后神使用了他四十年。

神有一段非常的时间预备他的人。但你看,他永远不能抓住摩西,直到摩西离开了他自己人造的营地,从用军事方法做这事和自然方法做这事,到用超自然的方法做这事。当他进了那个营地,神就能用他。
38

呐,我们发现在这个旷野……我们注意到当他们选择了立场,从埃及出来进入神的营地,从祭司和那些说“安定下来吧,我们下辈子都要做奴隶了”的人的营地中出来。当先知摩西下来,被印证神的道就在眼前,就是做了应许的神在那里拯救百姓,他们便从他们所在的营地迁入神在那个时刻的应许之道的营地中。他们相信那位先知,因为被印证的神迹证明那是对的,火柱随着他,证明那是神的道。

39

在这个营里……神迹、奇事和异能都在这个营里。他将他们迁出来,进入了旷野。他们离开了自己天然的营地;他们离开了泥土所做的营地;他们离开了用草和砖头所做成的营地,去住在了旷野的帐篷里,那里没有麦粒或别的任何东西。有时候神要求我们做在我们自己看来也是愚蠢的事。如果你离开你自己推理的营地,那就是你找到神的地方。

注意,他们去到了旷野,当他们迁入这个营地时,那里有神迹、奇事。记住,他们离开了埃及的营地,移到了旷野,进入了神的营地。你怎么知道是不是那样呢?神说:“你的子民要寄居四百年,但我要用大能的手把他们领出来,我要把这块土地赐给他们。”他们走在自己的路上,藉着一个被印证的光,一位被印证的先知,有神迹、奇事,神在营里,他们走在自己的路上。他们有火柱;他们有一位先知;他们有吗哪;他们有活水。阿们!他们改变了营地。他们必须这样做;他们在埃及看不到那些事。他们必须改变营地,以便能看见超自然的事。
这个时代的人也必须改变营地,离开那些说这些“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的洗这一回事,所有这些经文都是错的;它们是给另一个时代的。”之类的话的宗派。你必须改变你的营地。去到那营外,到凡事都可能的地方。所有这些事都在营中印证着神的同在。
40

呐,注意。他们……摩西死后,他们从传统和信条中造出了一个人造的营地。神对付了百姓许多年。神再也不在他的营中了,不在他们的营中,因为他们为自己造了一个营地,自己造的营地。

记住,当他们被召出埃及时,神给他们提供了一位先知,给他们提供了一只献祭的羊羔,给他们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一句话,一个迹象,一个奇事,一位先知来带领他们,一个赎罪祭来照顾他们,用火柱来带领他们;当他们进了旷野时,他们仍不满足。他们想要一些他们自己能做的事。恩典提供了那些;现在他们想要一些自己做的事,这样他们就能建立组织,争吵、打斗和争着要当大祭司,谁将是这个、那个或别的。一天,神说:“摩西,与他们分别出来,”他就在可拉的背叛中把他们吞灭了。
41

注意,所有这些神迹奇事印证了神的同在。后来人为自己造了一个营,一个信条和传统的营地,不是神话语的营地,而是他们自己的营地。神不得不离开他们,因为他是道。他不能住在人在这道之外受教的地方。神不能住在营地中。他不能。他从未做过。他必须完全持守住他的道所说的。

42

他领出埃及的那帮人,他不得不离开他们的那个营地,他只住在他的道所临到的先知们中间。道临到先知,要印证那个时刻。他住在先知中间,向先知启示,他们怎么咒诅人们,咒诅那些事。神把他的诫命和生命的道教导他们。人们却总是反对这道,逼迫先知,最后用石头打死他,或者把他锯成碎片,除掉他。

耶稣说:“哪个先知不是被你们的祖宗谋杀的?差遣给他们的义者说:’你们父的事,你们偏要做,’哪一个……”他不是对共产主义者说;他是对祭司们、宗派人士、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说话。我猜想今晚他的声音不会有多少的改变,可能只会对他们更严厉一点。
43

我们发现他住在他的先知中间。他对人们来说成了一个陌生人,因为他只住在他的道中证实它。圣经说他留意看顾他的道,并证实它。他想要找到某个人……如果他只能找到一个三心二意的人,像参孙……参孙将他的力量交给神,但他却把心给了大利拉。今天我们许多时候也是这样做的:只是把一样东西给神,而不是全部。但神要的是我们的全部。

就像一张保单,当你得到一张保单时,你最好投保全险。那就是这个有福的保障对我们所做的。它是一张全额保单。它覆盖了我们今生需要的一切,我们的复活,永生;它包括了一切。
44

注意。神置身于他们的营地之外达四百年。为什么?他不再有先知。从先知玛拉基到先知约翰,以色列人四百年里车轮一下都没转过。神在营外。他们藉着他们的信条和自私以及他们对道的分歧把他赶了出去。四百年没有道。他从一个先知到另一个先知,直到最后的先知玛拉基,接着四百年里一个先知也没有。

后来神又出场了。一天,他又走在他们中间,但他们的遗传已经在他们中间取代了他的位置,他对他们来说成了陌生人。祖宗的遗传已经……洗锅,修饰头发的方式,在外衣上缝某个钮扣,他们羊毛绒的祭司袍,一个是坚定的法利赛人,另一个是撒都该人;那些东西已经在那些人中间取代了道的位置,以至当神造访他们时,他成了一个陌生人。
45

愿我带着爱和尊重这样说,但要把它说透:今天也是一样的!一点都没有变。当他以他的大能和彰显来到人们中间,证明他的道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因为他就是道,人们说:“一个算命的,别西卜,只有耶稣,”或诸如此类的事。一些人把你归类于某个地方。但必须是那样的。看,我们差不多两千年没有先知了。外邦人没有一个先知,你知道;但神应许在末世会有。我们根据经文知道那个。我们藉着历史也知道那个,这应许给了我们。

46

四百年后,一天,神走在他们当中。根据圣经,他要成为肉身,住在他们中间。“他的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当他去到人们中间时,他们说:“我们不要这人管我们。他带了什么团契卡?哪个宗派差遣了他?”他得不到任何合作;他去每个教会,他们都赶他出去。他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那个时候怎样,现在也会怎样。圣经说老底嘉教会把他赶到外面,他敲门,想要进去。某个地方出问题了。
47

为什么?他们建了自己的营地。他们……如果他们知道神的道,他们就会知道他是谁。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告诉你们我是谁的就是这经。”那是经文说的。呐,“它们给我作见证。我若不行应许我要做的事,我若不行我父的事,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呐,如果我是那位,查考圣经,看看我应当做什么。如果我不合格,如果我的工作,道见证的工作,父为我作见证,如果它们没有印证我是谁,那我就错了。”是的。他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道,”就是他所说的道所作的工作。

48

瞧,他在他们中间是个陌生人。他们不认识他。“我们跟这个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个怪人,出生在某个地方的马棚里;他们相信他的母亲怀了这个孩子,在他出生之前,在这个私生的孩子怀上之前,在这个孩子出生前,他母亲出去,嫁给了约瑟,约瑟那样做,只是为了遮掩她的污点,她的为人,耶稣成了一个古怪的人,因为他是个私生子,那就是为什么他……当他出来时,他做了什么?拆毁他们的信条,掀倒他们的桌子,把他们赶出了那地方,说:“经上记着。”阿们!那应当宣告了他是谁。“经上记着。”

49

瞧,他们不想跟这样的一个人有任何关系。但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他们知道他是谁,因为尼哥底母清楚地这样陈述:“拉比,我们(法利赛人),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为什么他们那个时候不承认他呢?是因为他们的营地设定了界限,不让他进营,也不让任何人出去到他那里。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营地。当城门都关了时,他夜里来,但他发现无论如何他也要见耶稣。

是的,现在也是一样。他们有……他成了一个陌生人,陌生人。他们不明白它:“为什么是这个呢?为什么是那个呢?”而道本身见证这绝对是这个时代应当发生的。我们讲了一遍又一遍,它是真理。
50

在他们的营地里,他对他们来说是一个狂热者,一个破坏他们遗传的,一个推翻他们教会的,实际上就是一个算命的,一个叫做别西卜的灵。那就是他的本体。我相信如果今天他来到我们中间,他对我们来说也会是同样的东西,因为我们有遗传,我们有宗派。我们甚至不能彼此相处。为什么?只有一个地方人能相处;那就是在洒出来的宝血下。血作为一个生命细胞被洒下来,要孕育这粒种子,就是道。除此以外,我们宗派的栅栏总是使人们远离。

51

但他今天是个陌生人;他被称为同样的东西。他被当作……他被赶出了营地。你知道吗,同样的圣经说:“因他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们藐视他;我们却以为他被神击打苦待了。”圣经说……这位先知大声唱着:“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的骨头,他们瞪着眼看我。他们扎了我的手和我的脚。”当他们在教会中唱着那首赞美诗时,他们的祭物,他们认为他们正事奉的这位神,他们正在钉他十字架。今天也是如此。这位神……

52

看看先知阿摩司所说的,当他进入撒玛利亚时,他的小眼睛眯缝了起来,他爬上了那座山,看见那座罪恶的城市,女人同男人躺在街上:一个现代的美国。当他看见时,他的眼睛眯成了缝。他没有任何人赞助他;他没有团契卡。但神差遣了他。人们会听他的信息吗?不,他们不会听他的。但他说预言,他说:“你们声称在事奉的神将要毁灭你们。”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说,这位神……这个国家声称是个信教的国家;他们声称在事奉的这位神将要因他们的罪孽而毁灭他们。他们声称在事奉的,将要从地面上毁灭每个宗派。

注意。耶稣责备他们,他们把他赶出他们的营地。耶稣在营外受苦。他们把他赶出营地,赶到外面,远离他们的营地。
我们发现,圣经说末日在这个老底嘉时代他们要做同样的事。他们要被赶出营地(留意他说要做什么,现在要结束了),赶出焚烧祭物的营地。那就是他所属的地方,他是祭物。
53

弟兄姐妹,你知道吗,你们每个人都必须献祭,你必须是神的祭物,献上世界上的事,献上你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宴乐,献上世界上的事?你知道人们不愿这样做的原因吗?

你知道,一只绵羊,绵羊只有一样东西可献,就是羊毛。呐,它没有被要求在今年生产或制造一些羊毛;它被要求长羊毛。我们没有被要求制造一样东西;我们被要求结出圣灵的果子。那就是绵羊的里面……在绵羊里面的东西使羊毛长在外面。当一个人里面有了基督,这就使他外面像基督,不是一些人造的做作。
瞧,我们发现当那件事发生,当基督回来时,他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就像起初时一样。一直都是。
54

耶稣大大地责备他们,他们便把他赶出了营外,使他成为一个罪人,他为我们成了罪。

几百年后,是的,几乎是两千年,根据神应许的道,耶稣又造访了他们的营地,他将在末日这样做。他又造访了营地。他造访营地,要彰显今天的这道,正如他从前在那个日子造访一样,正如在摩西的日子造访一样。那不是摩西在做那些事,摩西只是一个人,那是基督。
55

看看约瑟的生命:他为父亲所爱,为他的弟兄们所恨,因为他是一个先见。他们无缘无故地恨他。只有一个原因能让他们恨他。这绝对是今天教会的完美预表,他们恨属灵的事。我们发现约瑟被卖了将近三十块银子,以为死了,拉上来又被下在监牢里(如同耶稣在十字架上),一个失丧了,一个得救了,从那里被提到法老的右边。那正是发生在耶稣身上的事。

56

大卫哭着从街上经过,被弃绝的王,坐在山上,为耶路撒冷哭泣。那不是大卫。大卫之子,几百年后,坐在同一座山上哭泣,因为他在自己的百姓中成了一个被弃绝的王。一直都是基督。今天当预言了基督必须进到营里,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就像那个时候一样。必须是那样的,才能应验道在这里所应许的他要做的。

记住,基督在挪亚的时代。那是基督,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时代被弃绝的道。
57

注意。他在《启示录》3章的预言发现,当他在这末日来时,正如他预言他要在这末日回来……他发现老底嘉教会是什么样子呢?富足,一样都不缺,像王后一样坐着,看不到痛苦,把耶稣赶出教会,用不着他了。他又去到了营外。但教会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瞎眼、可怜的,还不知道。

如果耶稣以他在那个时候的同一方式来到,他会责备每个穿短裙的女人。他会责备每个剪头发、每个涂脂抹粉的女人,责备每个软弱得任凭妻子那样做的男人。他仍然……那时他要拆毁当时的每个宗派,打碎我们拥有的每一个信条。你相信他会这样做吗?肯定的。
他们会对他怎样做呢?把他赶出营地。他们肯定不会跟他合作。是的,先生。
58

呐,我们在这个时代又发现耶稣,正如圣经说他会的:被赶出了营外。因为他仍是一样的,是道,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们……他们不要他。他们又用他们的协会弃绝了他。当他受审的时候,他们像他们在那个时候一样宁愿要……今天当道受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们像他们那个时候一样,又弃绝了他,接受了一个巴拉巴,一个杀人犯,而不是基督。协会将会做同样的事。今天因为他们弃绝了道和这个时代的完美印证,他们已经出卖了他,宁愿要一个巴拉巴,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一个谋杀道的凶手。
59

他们否认主的道,否认他的洗礼,否认他的能力,否认他的神迹,再次用穿翻领的衣服等信条或遗传,为自己造出信条等等,他们想要依靠好行为。他们一开始就不是预定得生命的。他们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们来相信的。“认识我的,也就认识我的父。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差遣耶稣的神进到了耶稣里面,差遣你们的耶稣进到了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黑人、黄种人、白人、棕色人,不管他可能是什么)。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向谁呢?普天下凡受造的。

60

不久前图森的一个浸信会传道人来我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问题就是你试图使这成为一个使徒时代。”他说:“今天没有像使徒时代这样的事。使徒时代结束了。”

我说:“是吗?我不知道。”
他接着说:“哦,是的。”
我说:“你肯定吗?”
他说:“肯定,我肯定。”他说:“是的。”
我说:“你怎么认为它结束了呢?”
他说:“那是给使徒们的。”
我说:“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你相信他的话吗?”
“相信,先生。”
“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和你们儿女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同一个应许,我们必须回到它上面。
61

西门•彼得医生写了处方。圣经说:“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瞧,你知道,如果你拿医生的处方……医生发现你身体里的病,他写了那份处方,你最好配好它,找到某个真正的药剂师,照着处方所写的样子配好,因为他必须放进这么多的毒素,这么多的解毒剂,这么多,好让你的系统能接受。你看,他……处方已被试验过、被证实过,你必须接受那个处方。如果你不接受,你找某个庸医去乱配那个处方,他不知道如何称准药物的量,就会杀了你。如果他放进太多没有药力的东西,对你就毫无益处。

62

那就是你们许多医生的问题。你们是在乱配那个处方。彼得说:“我要给你们一份永远的处方,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不是“来加入”,而是“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果子(阿们),圣灵,因为这应许,这处方,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现在,你们一些庸医,要停止写那些假的处方了;你们正在害死你们的会众。那就是真实的东西没有临到他们的原因。是的。

63

你知道,在这同一个处方上,医生怎么发现他的药……他们总是拿……科学家想要推

断一件事,于是他们把药给一只豚鼠吃,看看那会不会杀死豚鼠。然后,你知道,吃药都得冒险
的。你可能会好,药也可能杀死你,瞧?因为可能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豚鼠。但这个处方有一样东
西,它是给所有人的。
任何对自己的药有足够信心的真正的好医生,就不会问别的人。一些医生太胆小了,找到一个无期徒刑的犯人,让他服用这药,如果他吃了还活着,就释放他。但在这个地方,我们有一个真正的医生,他亲自带来了这处方。
64

“我是,”不是“我将来是”。神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马大说……耶稣说:“你信这话吗?”

她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不管其他人怎么称呼你,我已经看见了。”
在各各他,他亲自接受了注射。在复活节早上,死亡不能拘禁他:“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他们将死亡注射到他里面,但他复活了,胜过了死亡、阴间和坟墓。他亲自接受了注射,他打发几个医生出去写一份处方,就是那些对耶稣是谁拥有启示的:“人说我人子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他说:“西门,你是有福的!现在你得到了。我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我要在天上捆绑;凡你在地上释放的,我要在天上释放。”
65

在五旬节那天,当众人看见这一切的事发生,他说……他们说:“我们当做什么才能得到这份疫苗呢?”

他在这里宣读了处方,他说:“呐,我要写一份处方,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不要乱配这处方;那样你就会死的。今天他们使它变得太虚弱了,直到它只是宗派的水(是的),一些防腐液,注入了死人里面,使他更死了。哦,但是,弟兄,有一个真正的膏抹。在基列有乳香,这是为医治魂的。但不要乱配处方。照着处方所写的方式接受它,神对他的道有义务,对信条、教条或宗派没有义务;他对他的道有义务。跟从这处方;那是第一个根基。出发,接着你就会被签约雇佣,准备去工作。
66

注意,出到营外。他们今天选择了一位巴拉巴。当福音在全世界来回传播,大的神迹奇事伴随着复兴,但是他们不是进来努力这样做,而是跟巴拉巴联合。“我们教会不要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等等,我们要像其他人一样正统。”现在,他们把罗马和所有的宗派都聚集起来了,一个巴拉巴。

67

注意,我们是在那个伟大的营里。我们被邀请出到那营外。

12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13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注意!)忍受他所受的凌辱。
他因什么受了凌辱呢?不是因为他是卫理公会或浸信会的,我向你们保证,不是因为他是法利赛人或撒都该人,而是因为他是被印证的道。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因什么?被印证的道。是的。那是他所做的。他说:“我若
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不是所有经文问题的答案……“
68

新约的耶稣就是旧约的耶和华。绝对是的。我相信(正如不久前我在这里或在某个地方的聚会上告诉你们的,可能不是在这里)旧约的耶和华是新约的耶稣。你们记得那天早上我要去打松鼠的时候,就在那里,三根大树干在那里合成了一根,就在山上,我站在那里观看。我走到近处,脱下帽子,放下来复枪。到了那里,一个声音震动了树林,说:“新约的耶稣就是旧约的耶和华。要保持忠心。”那下面就是当时松鼠出现的地方,那里没有一只松鼠却出现了松鼠。瞧?那是真理。瞧?它是真理。神知道,我站在他面前,这是真理。是的。它是真理。

就在南方的肯塔基。当同样的事再次发生的时候,今晚坐在这里的人有的当时就在场。是的,我们知道它是真理。旧约的耶稣……
69

就像中国人最早来这里时,他们不会看也不会写我们的语言。但他们是了不起的洗衣工。所以他们就……你去到中国人的洗衣店。他就给自己找一些干净的旧的白标签。他什么也看不来,他知道如果他写,你也看不来。所以你来的时候,他就拿这张小白纸,有点像这个,比如说,就在这里像这样以某个方式撕开它。呐,他给你一片纸,他留着另一片纸。当你回来取洗好的衣服时,他说:“让我看看你的那片纸。”他拿着它们,如果纸对上了,那就行了。你的脏衣服又干净了。

耶稣对上了每一个预言,每一个图案,“旧约的耶和华是新约的耶稣。”他对上了一切。让我带着对神的敬畏和尊重这样说,带着爱和诚实,知道我站在哪里,这个时代的信息已经对上了圣经对这个时代所讲到的一切。现在,如果你有脏衣服,就把它们交进来。你在羔羊的血中洗净了吗?
70

注意,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因为他是被印证的道。那个时候怎样,现在也怎样。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章,12和13章,我们发现是《希伯来书》13:8。

忍受他因福音所受的凌辱,背负他的名。他说:“我奉我父的名来。”父的名是什么?他奉他父的名来。他说:“我奉我父的名来,你们并不接待我。”瞧,父的名是什么?我猜想你们应当知道。瞧?忍受道所受的凌辱。它总是被撵出了他们的营地;他们拒绝它。你将会被人嘲笑、取笑。
71

如今,我曾走遍全国。我不是讲我自己,请不要以为这是一件个人的事。但我的时间用完了;我这里还有大约十页。你可以看到这笔记上还剩这么多(瞧?好的。)。

但是听着。先开始……你们注意到耶稣在最开始的时候,“哦,年轻的拉比。哦,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过来我们这边。来向我们讲道。”
但是一天他面对着他们坐下,他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你认为人群中的医生和知识分子会怎么想?“这人是个吸血鬼。瞧?他要你喝人的血。那对我们太过分了。离开他。那些祭司说他疯了;我信了。”圣经说他们就走了。
72

当时耶稣有七十个被按立的传道人。他说:“我可不想要这种东西”于是他转过身向着他们,说:“瞧,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的天上,会说什么呢?”呐,他从未解释这些事。他只是任凭他们。瞧?

他们说:“人子?什么?我们与这人一同吃饭;我们与他一同钓鱼。我们与他一同躺在岸上。我们见过他躺在里面摇的摇篮。我们认识他妈妈;我们认识他兄弟。谁能接受像这样的事呢?”圣经说他们就不再与他同行了。
73

他接着转过身来对彼得和其他的门徒说:“我拣选了你们十二个。”呐,从几千个降到十二个。他说:“我拣选了十二个门徒;然而你们中间有一个是魔鬼。我从起初就知道。”他说:“你们也要跟他们一起走吗?”他用不着呵护,哄着,“如果你加入我的教会,我就立你作执事。”瞧?不是心中别有企图。他从未解释。门徒也不能解释,但你记住,他只是告诉他们:“创世以前我就知道你们。我预定你们与我一同享受喜乐。”瞧?就是这样,创世以前就被预定。

74

那些使徒相当坚定地站在那里。他们不能解释他们要怎么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们不能明白他一直跟他们在那里,又如何降下来。门徒不能解释。人们不能解释,没有人能解释。但彼得说了那些著名的话。难怪耶稣把钥匙给了他。他说:“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信服了;我们知道你也只有你印证了今天的应许之道。我们知道唯有你是生命的道。我们不能解释那些事,但我们还是相信它。”

75

马大说:“我的兄弟死了。他躺在坟墓里;他烂了,发臭了。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哦。

他说:“生命在我,复活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不能解释,但我相信。我相信你是基督,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我藉着著名的圣经相信你满足了那个资格。”
他说:“你们把他葬在哪里?”
哦。事情必须发生。一切都在正确的时间精确地运转。瞧?他走到坟墓那里。圣经说:“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或许是个溜肩膀的小个子,肩膀下垂站着,因走路而劳累疲乏,他说:“拉撒路出来!”一个已经死了四天的人就站起来了。
76

一个基督徒科学派的女人……如果我伤害了你的感情,请原谅,我不是有意的。那天,从这教会来的一个基督徒科学派的女人在那外面遇见我,她说:“伯兰罕先生,”她说:“我喜欢你的讲道,但有一件事你做得太过分了。”

我说:“那是什么呢?”
她说:“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我希望他反对我的只有这一点。”瞧?
她说:“你把他当作神了。”瞧,他们不相信他是神。他们相信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好教师,哲学家。她说:“你把他当作神了,他不是神。”
我说:“哦,不,他是神。”
她说:“如果我用你自己的圣经证明他不是神,你会相信吗?”
我说:“我的圣经这么说了。我相信道。那是他的本体。”
她说:“在《约翰福音》11章,当耶稣走到拉撒路的坟墓那里时,圣经说他哭了。”
我说:“那跟这有什么关系呢?”
她说:“瞧,那表明耶稣不是神。”
我说:“你只是没看见这个人是谁。他是神又是人。当他因他们的悲痛而哭时,那是一个人在哭;但当他站着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又站起来了,那比人大多了。”是的,先生。是的,绝对是。
77

我经常做这个表达,那天晚上耶稣从山上下来,他饿了,他是一个人。第二天早上他饿了,他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两个饼五条鱼喂饱五千人,装了七篮子,那比人大多了。是的,先生。当他在十字架上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是一个人。当他喊道:“给我水喝,”他们给了他醋和胆汁,他是一个人在喊,但在复活节早上他拆开死亡、阴间和坟墓的一切封条,当他复活时,他比人大多了。

78

那天晚上他躺在小船的后面,他跟门徒一起在那里,他是一个人,一万个海上的鬼魔发誓要淹死他。在这只像瓶塞一样的小破船上,他太累了,甚至风暴都没有惊醒他。当他睡着时,他是一个人,但当他脚踏在小船的帆索上,抬头看,说:“静了吧,住了吧!”风和浪就听从了他,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难怪诗人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除去我的罪;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日他再来,何等荣耀的日子!
是的,先生。出到营外。我不在乎它要赔上什么。
我要背负神圣十架,直到死亡将我释放,
回家必有冠冕可戴,也有一冠为我。
79

我说完这点就结束。不久前我读过关于一位法官的故事。他是个义人,一个好人,受人爱戴。城里有一群人认为他们可以干什么事都不会受到惩罚的,他们有许多人,他们开了一个坏名声的店,开了一个酒店,卖酒和类似的东西,是非法的。他们被联邦人员依法逮捕,被带到法庭。这个小城,城里所有的人聚集……他们知道这个经营坏名声场所的人在附近做了许多事。他们……陪审团发现这人有罪,因为他是当场被抓获的。法官发现他们有罪,判了他们很多年,不得保释,没有上诉或任何东西,他宣判了他们,因为法律就是这么宣判的。

80

法庭外面的人向他快跑过来,说:“你知道吗?这城里的每个人都会恨你。他们因为你对那个人所做出的那个决定而恨你。”他们自己都是赌徒。说:“我们,我们都会恨你。我们永远不会再选你了。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投票选你。”当他走在街上时,他们向他发嘘声。

他站住,“等一下。让我说一句话。”他说:“我所做的是在完全履行我的职责。这人有罪,不管他是谁。我必须照着我宣誓要高举的法律来判决他。”
那些人说:“这城里的人都会恨你!”
他说:“但我家里的人却会深深地爱我。”
我们也可能同样这么认为,请你们原谅这个表达。我被救赎后所该做的事我已经持守了,我高举了神的道。我知道宗派因我所说的这些事而憎恨我,但我在主的家里,在他的子民中却深受爱戴。让我们祷告。
81

主耶稣,我们可能被世人恨恶,却为天父所爱。亲爱的神,帮助我们,帮助这些人,使他们每个人,主啊,愿你的祝福降在他们身上。让我们现在去到营外。让我们去到自己的思想之外。让我们藉着神的思想行路。圣经这样说:“你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所以,让我们思想他的想法,不是我们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们大多数时候是错的。所以要确定,让基督的心落在我们里面。他的心就是要行父的旨意,父的旨意就是他的应许之道。

主啊,今晚让我们去到营外找到耶稣。我们藉着加入教会永远找不到他。藉着跟某个传道人握手,签署某个信条,或我们答应每年有多少天上主日学等等的事,我们永远找不到他。我们只能在道中找到他,因为他就是道。
当我们看到圣经应许了这个时代他将在营外,又被赶出去了,我们就当去到营外,准备忍受他所受的凌辱,被这个世界所恨恶,却为邀请我们进到营中的那位所爱。主啊,求你应允。
82

如果这里有人还不认识他,还从未去到某个教会机构的营外,然而你宣称是个基督徒……但当你说这些话:“我相信它是给另一个时代的,”那表明这不可能是圣灵。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怎么可能用父、子、圣灵的名受洗,而伟大的使徒保罗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你可能已经受洗过一次了,却不知道其中的差别。《使徒行传》19章的那些人受洗过了,却不知道差别。他说:“一位使者传讲任何不同的东西,他就应当被咒诅。”你怎么能接受某个信条或某个主义,某个别的东西,而圣经说这应许是给你们的,这同一个东西,圣灵真正的洗礼……

写了这道的圣灵怎么可能在你里面否认道呢?当这位圣灵亲自说:“若有人向这道加添一个字或从它里面删去任何东西,我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它怎么可能否认呢?圣灵怎么可能从道上删去任何东西或向道加添任何东西呢?
83

我的朋友,这里的和这磁带将要传到的看不见的世界上的,现在对我们是看不见的,让这点从今早教导的信息中去到你的内心深处,看看我们是在哪里了。如果你还从未接受我刚才所讲的这处方,你不愿意接受它吗?我们在这里为你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来帮助你。

我只是一个见证人;我只是一个从事选举活动的人,正如我们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举行的民主党大会,他们正在搭台子让他们的人被选上。我也在为我的主搭一个台子。今晚你不愿接受他作你自己的主吗?
84

此刻我们的头低下,心也俯伏,你们愿举手,向神说(不是向我,我只是一个人),向神举手,说:“神啊,怜悯我。我真的想要我所听到的这一切的事。我要去到营外。我不在乎任何人说什么。”神祝福你们。举着手,举着手。“我要去到营外。不管它要我赔上什么,我要背负我的十架,天天忍受它。我要去到营外。不管人们说我什么,我要跟随他到营外。我准备去。”

85

天父,你看见了那些手。可能在这房子里有一百人或更多人举起了手。主啊,现在他们附近有一样东西;另一位,这位基督,肉眼所看不见的,使他们做了一个决定。在他们自己的生命中,他们知道,好像他们对着镜子看;他们看到缺少了一样东西;他们想要他们的生命照着神的应许被塑造成形。他们带着极大的真诚举起了手。主啊,今晚帮助他们去到羊圈的大门。愿他们甜蜜、谦卑地进来。求你应允。主啊,他们是你的;请恩待他们。

86

若没有一个超自然的东西,他们就不会做出那个决定,他们就不会举手。这表明某个地方有一个生命;因为根据科学,地球引力会让他们的手下垂。但是有一个东西临到了他们的心里,使他们否认地心引力的定律,向带领他们的造物主举起了手。“是的,我要一路走下去。今晚我要去到营外。”

主啊,水池为悔改后的第一个举动而准备好了,接着就是受洗,然后是应许领受圣灵。在这个末日,呼召回到原本的信心,原本的处方。我们看到太多的人远离了基督,死在其它人造的处方之下。它们在那些宗派中可能是很好的,但是主啊,我需要你的处方。你是我们的医生,有一位医生;在基列有乳香,今晚这里有医生,要医治每个生病有罪的魂,医治每个身体。一直以来的至大医生,天地的伟大创造主,现在请来到我们中间,对我们说话。奉耶稣基督的名。
87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心里祷告,“主耶稣啊,现在请帮助我。”如果你还从未受洗,你已经信了……我没有传讲洗礼,但你信服了你应当用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任何基督徒的唯一方式……

如果你以别的方式受洗了,上到了那里,同一位耶稣说过:“若有人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份,”那会怎么样呢?耶稣那样说了,他说:“所有的经文都是默示的,都必须应验。”现在你知道差别了。你对此要怎么做呢?
88

如果你只有一个感觉或什么的……我相信感觉。如果你只是在灵里跳舞,说方言……我也相信那些。但如果你只走到这么远,你的灵在你里面告诉你不要跟随这道,而你知道这道是对的,那个灵就有问题了。那不是圣灵。不可能是。瞧?圣灵会验证自己的道;你知道这个。当我们祷告的时候,你现在可以准备上来。

拿撒勒人耶稣,现在请走过来对每一颗心说话。我将他们交托给你,愿他们……所有这些手,主啊,他们是从你和你伟大威严的同在而来的信息的战利品,这同在此时就与我们在一起。任何对圣灵敏感的人都能说你在这里,这种伟大神圣的感觉。主啊,求你此时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
89

现在,我们低下头,如果这里有人想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想要悔改,想要寻求圣灵的洗,在我左边有一个房间开着。女人到我右边,有人会在那里指导你。洗礼的袍子等各种东西准备好了。当我们头低下的时候,请唱:

我听见救主(我们要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