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629 大能的神在我们面前揭开帕子

1

我记下了几节经文,是我想从中向你们传讲的,我相信神必祝福我们微薄的努力。呐,许多人奇怪为什么我们如此古怪和喧闹。你知道,这是跟人们过去所看到的大会有点不一样;通常,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样子。但当我们来到这些大会中(自从它们开始举行起,这几年我都有幸参加),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就来将自己交出去。那是我们所知道要做的唯一的事,是神在做其余的事。所以,这个让我们成了举止非常独特的人。

那天有人说:“你知道,你们这些人真是怪物。”
我说:“哦,我猜想我们是。”哈。
2

我记得其中的一次大会。特洛伊弟兄告诉我一次有个小德国人说他领受了圣灵的洗。第二天在他所工作的店铺里,他举起手来,赞美主,说方言,举止非常怪异。最后,老板走了过来,说:“海尼,你到底怎么啦?”

他说:“哦,我得救了。”他说:“我心里的喜乐满溢了。”
老板说:“哦,你一定是去跟那边那帮螺丝帽在一起了。”[螺丝帽在英语中与疯子,古怪的人是同一个词]
他说:“是的!荣耀归神!那就为那些螺丝帽感谢主。”他说,他说:“你拿在路上跑的汽车为例,你把所有的螺丝帽拆下来,你所剩下的就是一堆废铁了。”那完全是对的,你知道。
3

一天在加利福尼亚,我走在洛杉矶市的街上,看见一个人胸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我为基督成了一个愚妄人。”人人都在看他,我注意到,当他走过去后他们又转过身来看他。我想我也跟别人一样看看是怎么回事。他的背上写着:“你是谁的愚妄人呢?”我猜想我们对其他人来说都有点古怪,你知道。但你知道,世人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惯例中,以至一有一些不同的,让人感到奇怪的事情,人们就以为出什么问题了。通常神不得不做一些非同寻常的事,以便把人们再带回到圣经上。

4

我能想象挪亚对他所生活的那个科学时代来说是个螺丝帽,因为他们可以证明空中没有水。但神说那里会有水,所以挪亚传讲并相信那个,他便成了一个螺丝帽。我能想象当摩西下到埃及时,他对法老也有点是个螺丝帽;但记住,法老对他来说也是个螺丝帽。所以他们……我们晓得那个。

5

甚至耶稣都被当作是一个异端。是的。马丁·路德对天主教会来说是个螺丝帽,约翰·卫斯理对英国国教徒来说是个螺丝帽。你知道,现在差不多是另一个螺丝帽的时候了;你们不这样认为吗?但在有一个螺丝帽之前,你知道,必先有一个螺栓把它拧进去。你知道,挪亚是个螺丝帽,他……要用螺丝帽才能把螺栓拧紧,把东西拉在一起,固定在一起。所以挪亚藉着做一个螺丝帽,能把所有相信的人从审判中拉进方舟里。

我们发现,摩西藉着做一个螺丝帽,把教会从埃及拉出来了。是的。我想我们现在需要一个螺丝帽,把新妇从教会中拉出来。哼嗯。我们现在需要一样东西,另一样东西。
6

所以我们是非常古怪的那种人。今晚我想,若是主愿意,我想要读一些跟此相关的经文,向你们讲一会儿,告诉你们为什么我们是如此古怪的人。

现在,让我们翻开圣经,翻到《腓立比书》2章1到8节和《哥林多后书》3章6节,我们来读,因为我们相信神的道。呐,在我们读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
7

仁慈的天父,今晚我们实在是荣幸的人,能生活在这个时代,看到我们所看到发生的事,知道耶稣回来接他教会的时间临近了。哦,那令我们的心激动,主啊。

今晚当我们翻到圣经时,我们祈求你从这段主题中赐给我们上下文,愿圣灵向我们的心启示那美好和神所喜悦的事。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

你知道,我想我要请你们做一件事。我总是问一些奇怪的事,我希望我没有问太奇怪的事。当我们向国旗宣誓效忠的时候,我们都站立;国旗经过,我们站立,是我们应该的,我们都站着致敬。我们读神的道时,让我们也站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哥林多后书》3:6。

6他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圣灵。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7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8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吗?9若是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荣光就越发大了。10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11若那废掉的有荣光,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
12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13不像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14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15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16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17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18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9

在《腓立比书》2章,我们来读,从第1节开始,读到第8节。

1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2你们就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3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4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5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6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7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8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10

让我们祷告。天父,从你的圣书中所读的这些伟大的道,求你使它对我们的心变得真实,以至于当我们离开这里时,也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11

呐,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主题,但我认为它对于这个场合很合适。我想讲讲这个题目:“大能的神在我们面前揭开帕子。”

呐,自从有人以来,在人心里就有一个饥渴,要找出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他要去哪里。只有一位能回答这个问题;就是那位把人带到这里来的。人总是想要看见神。
12

回到旧约中,我们发现神向不信者蒙上了帕子。神有一个非常古怪的方式跟人打交道。他向不信者隐藏起来,向信徒显现自己。神的确是那样做的。耶稣感谢父,因他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所以我们发现,神的本性从未改变过,他做事也总是一样的。我们在《玛拉基书》3章发现,神说:“我是神,我不改变。”所以他一直以同样的原则做工。

13

呐,我们来看圣经最古老的一卷书。约伯,在他的时代是最有义的一个人,照神的律法是一个完全人,一个仆人,尊贵、可敬的仆人,甚至神说:“地上没有人像他。”但有一次他渴望看见神。他知道有一位神,他感到他想要看见神,或者去他的家敲门,说:“我想要跟你谈话,”坐下来,与他交谈,就像我们彼此交谈一样。我们有一个悟性。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些大会上,我们走到一起,表达自己的思想;当我们彼此谈论事情时,我们就能清楚地明白对方。传道人那样做。各行各业的人都这样做,谈论事情。

14

约伯。神对他太真实了,他想要找出他能不能去敲神的门,跟他会面。但我们发现,神是向他说话了,但他是蒙着帕子的。他隐藏在旋风的形式中。他告诉约伯要束上腰;他像一个人一样向约伯说话。他降在旋风中,向约伯说话。他藉着旋风向约伯显明了,然而约伯并没有实际地看见他。他只能听见风在刮,在树中旋转,声音从旋风中出来,但神隐藏在旋风中。

15

我们在非洲(南非)发现,他们用“阿摩雅”这个词,意思是“看不见的力量”。这个在旋风中的看不见的力量有一个听得见的声音。他对约伯大声说话,然而约伯从未看见他的形状;他藉着旋风向约伯隐藏。

我们发现旧约圣经中一位伟大的先知摩西,神选择、拣选、预定的一位仆人,他也渴望看见神。他与神太亲密了,看到了太多神伟大神秘的手,行在他前面,做那些只有神才能做的事。他渴望有朝一日能看见神,神告诉他:“去站在磐石上。”
当摩西站在磐石上时,他看见神经过。他看见了神的背。他说:“样子像一个人,”一个人的背。然而他没有看见神,他只看见了神的帕子。
16

圣经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所以摩西看见神蒙着帕子,像一个人。

我们发现旧约的耶和华就是新约的耶稣。在这里,司可福博士,我们发现他的话改变了样式,我们发现“恩默菲”在希腊词的意思是“看不见的成了可见的”。有些东西不能……我们知道它在那里。它不能被看见,然而,我们知道它在那里。当神改变他“恩默菲”的样式,意思就是他从超自然变成自然的。他只是改变了他的面具。
换句话说,这就像一场戏剧;神在演戏。在希腊,当他们要改变面具时,或许一个人演……一个演员可能演几个不同的角色。我女儿(现在在场)……他们在高中有一场戏。他们……一个我认识的男孩,演大约四个角色,他要到舞台后面更换面具,以便出来扮演其他的角色。
17

如果你拿旧约有关弥赛亚将要成为什么样式的预言,来跟耶稣的生命比较一下,你就会准确地知道耶稣是谁。他不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就是神,恩默菲。他从超自然变成一个自然人的样式;然而他是神在肉身显现,藉着一个人、肉身的帕子藏了起来。你若留意旧约……

我……我知道我今晚是对一群从世界不同地方来的混杂的听众讲话。我们在这里是要发现:我们是什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是什么?我们在往哪里去?正在发生什么?这一切事是什么意思?
18

呐,我们在这里发现,如果你们中有犹太人,在过去的日子里,殿里的拉比,如果他们留意圣经、预言,而不是遗传,他们就会认出耶稣是谁。他们就决不会称耶稣是别西卜;就决不会钉他十字架。但这一切都必须演出来,那是戏的一部分。他们在这件事上被蒙蔽了。

19

就像今晚你们在这里的许多男人女人,可能像我一样的年纪或更老一点。你们记得几年前在美国,中国人(他们刚在这里介绍的弟兄,当我跟他交谈时,他出现在我的脑海),他们过去怎样……他们不会说英语,他们……他们开洗衣店。你去他的洗衣店把你要洗的衣服洗好。中国的洗衣工会拿一张标签,以某个方式撕开。你拿一部分标签,他拿另一部分。当你回来认领属于你的衣物时,那两片纸必须吻合。如果它们没有完全吻合(你无法以任何方式模仿,因为他有一片,你有另一片),如果它模仿……你有权利认领属于你的衣物。当你持有合约的另一部分时,你就可以拿走属于你的东西。

今晚也是一样,我们有了约的另一部分。当神在各各他将他的儿子撕成两半,把身体献上当作祭物,把圣灵赐下来给我们,这灵曾经住在耶稣这一个人里面,同样的神今晚以圣灵的样式藏在帕子里;那两片必须合到一起;你是合约的一部分。当神使自己成为人时,他这样做,是要更好地显明给人。
20

几年前我在读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说一个伟大尊贵的王……我现在忘记了他的名字。我没有想到会讲这个故事。它可能是虚构的,但它会带我们明白一个要点,并给我们要讲的事情提供一个背景。

这位王,他是如此尊贵的一位王,是如此深爱他的臣民,有一天在他的卫兵和皇室面前,他说:“此后的许多年,今天你们是最后一次见我了。”
他的卫兵和贵族对他说:“良善的王,为什么你这么说呢?你想要去外国的什么地方成为一个外国人吗?”
他说:“不,我就留在这儿。瞧,我要去到我的臣民中间,我要成为一个农夫。我要同伐木工一道砍木头。我要同劳动者一道耕地。我要同那些修剪葡萄树的人一道修剪葡萄树。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以便更好地熟悉他们在做什么。我爱他们,我想要亲身地体会他们。他们不知道我,但是,我想要以那种方式来熟悉他们。”
21

第二天早上,他的代表们……他所有的人民(或在王宫里的那些人)看见他脱掉王冠,放在(座位)宝座上,脱掉王袍,穿上农夫的衣服,去到了老百姓中间。

呐,在那个小故事里,我们发现了关于神的事。他们对王说:“王啊,我们想要你。我们爱你。我们……我们想要你继续做王。”
但他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以便更好地认识他们,让他们也更好地认识他,他真正的样子是什么。这会向他们展示他真正的样子是什么。
22

那就是神所做的。他改变自己,从耶和华神变成了我们中的一员,使他能受苦,能尝死味,能知道死的毒钩是什么,亲身担当死的工价。他舍弃王冠和王袍,成了我们中的一员。他与下等人一同洗脚。他与穷人同住帐篷。他与那些是下层人物的人一同睡在树林里和街上。他成了我们中的一员,好叫他能更好地明白我们,也叫我们能更好地明白他。

23

呐,我想在这里,我们发现神变换自己,改变他所做的。如果你注意,他以三个儿子的名分来。他以人子的名分、神儿子的名分和大卫之子的名分来。他作为人子来。呐,在《以西结书》2:3,耶和华亲自称先知以西结是人子。人子的意思是先知。他必须那样来应验《申命记》18:15,就是摩西所说的:“主你们的神必在你们中间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他从未称自己是神的儿子。他提到自己是人子,因为他必须照着经文来。

瞧?他必须使那两块撕裂的纸,旧约的预言和他自己的角色完全一样。所以他作为人子来,以那个样式来到。
24

接着我们发现,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后,五旬节那天他作为神的儿子降临,神,圣灵,以圣灵的样式。他在做什么呢?他在变换自己,以一个不同的样式向他的子民显明自己。像圣灵,也就是神,他作为神的儿子、圣灵来处理整个教会时代。但在千禧年,他要作为大卫之子来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君王。他将要登上大卫的宝座;他现在坐在父的宝座上。他说:“得胜的,必与我同坐宝座,就如我得了胜,坐在我父的宝座上一般。”所以,在千禧年他将是大卫之子。那是什么?同一位神,一直以来只是在变换他的面具。

我对我妻子而言是丈夫。
25

你们注意到叙利非尼基妇人说:“大卫的儿子,可怜我”吗?甚至一点都没有打动耶稣。这妇人没有权利那样叫他;她没有权利称耶稣是大卫之子。他对犹太人而言是大卫之子。现在他来……但当妇人叫他主(他是她的主),她就得到了她所求的。作为……他只是在变换自己。

26

在我家里,我是三个不同的人。在我家里,我妻子有权利称我为丈夫。我女儿在那边,她没有任何权利称我为丈夫;我是她父亲。我的小孙子,我对他而言是爷爷;所以他没有权利称我是父亲。我不是他父亲;我儿子是他父亲。我是他爷爷,但我仍然是同一个人。

神,他所做的,他对那个世代而言只是变换自己,向那些人显明自己。那就是今晚我们在这里要找出来的:神该以什么方式向这群人和这个时代显明自己呢?他变换面具,他变换举止;但他没有改变性情。他没有改变本性;他只是变换面具,从一个面具换到另一个面具。他那样做,为要更清楚地向人启示他自己,使他们能知道他是谁,他是什么。
27

在《希伯来书》1章,我们读到:“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我们,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晓谕我们。”耶稣在地上,说到那些先知时,他说他们是神。“你们称那些承受神道的人是神,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那么,当他说他是神的儿子时,你们怎能定他的罪呢?瞧?

28

神的道被分配给每个时代,它将是什么;耶稣是所有预言的应验。“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都在他里面。

他是那位在约瑟里面的。他是那位在以利亚里面的。他是那位在摩西里面的。他是那位在大卫里面的,一个被弃绝的王。他自己的百姓弃绝他作王。当他离开院子时,一个害病的家伙,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不喜欢他的政府、他的体系,他吐唾沫在大卫身上。卫兵拔出剑来,说:“我岂可留那死狗的头在颈项上,向我王吐唾沫呢?”
大卫,可能没有意识到他这个时候在做什么,但他被恩膏,他说:“由他去吧。神吩咐他这样做的。”他爬上山,为耶路撒冷哭泣:一位被弃绝的王。
你们注意没有,几百年后,大卫之子,在街上被人吐唾沫,在山上(同一座山)俯看耶路撒冷:一位被弃绝的王,哭道:“耶路撒冷,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如同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
29

神从未改变他的本性,因为《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成了肉身,以便受死能救赎我们脱离罪恶。那就是为什么他变换自己成为一个人。

在《约翰福音》12:20,我们看到几个希腊人听见了耶稣。没有一个在听说他之后,心里不焦急地想要见到他的。像约伯和古时的众先知,他们都想看见他。所以这些希腊人来看他。他们到了伯赛大的腓力那里,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30

希腊人想要见他;但他们不能看见他,因为他是在他肉身的殿里。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我们在这里发现,这些希腊人看不见他。注意耶稣事后向他们表达的话语,他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换句话说,在这个变换中,在他那个时候所在的面具中,他们永远看不见他,因为他隐藏在肉身里。但当这粒麦子落在地里,它就会长出整个族类来。当然,那个时候他被差给犹太人,但这粒麦子必须落下去。隐藏在人肉身里的神,向不信者藏起来,却向信徒显出来。
31

在《约翰福音》1章:“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有恩典。(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呐,太初有道。道是一个被表达出来的思想。起初他甚至不是神。我们今天的英语字“神”,意思是“一个敬拜的对象”。这让人的头脑非常困惑!你可以使任何人成为一个神。你可以使任何东西成为神。但在旧约《创世记》1章,“起初神……”这个字是用“以罗欣”。“以罗欣”的意思是“自有永有的那位”。“以罗欣”这个词跟我们的“神”字多么不同!“以罗欣”的意思是“自有永有的那位”。
我们不能自有永有。我们不可能是全能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那位以罗欣表达了这一切。我们不可能那样。你用来制造一个神的树或房子,不是自有永有的。
32

所以起初,神是生命,是永恒者。属性在他里面,那些属性成了道,道成了肉身。耶稣是救赎主。“救赎”的意思是“带回来”。如果耶稣必须将它带回来,那就必须得有一个能将其带回去的地方。你瞧,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明白这点,因为不是所有的人起初都在神的思想里。瞧?

33

看看那些祭司。当他们看见耶稣完全合乎神话语地显明了他自己是谁之后,他们却说:“那是别西卜。”这表明他们的本性在哪里;是在那个日子时髦的想法里。但当耶稣在门口遇见那个小妓女,告诉她,藉着说出她做了什么而显出弥赛亚的迹象时,这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他来的时候,必将这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她认出了耶稣是弥赛亚,受膏者,因为耶稣满足了圣经的要求。你们没看到吗?两片纸合到一起了。“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

34

呐,神可能要把这个和那个混杂而得到某种叮当的铃声,像铸造匠一样,但当耶稣转过来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那妇人没有说类似“别西卜”之类的话。她留下水罐子,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瞧?

这又怎么样呢?把旧约的经文同耶稣赐给她的经历对照,这成就了什么呢?这就产生了弥赛亚。你们注意到了吗?她的罪立刻就得到了赦免,因为起初她就是可救赎的;因为起初她就在神的思想里。所以,这就救赎了她或将她带回来了,当她看见被表达的经文彰显了耶和华:他过去是什么,他现在是什么。
35

当耶稣来时,如果他带着挪亚的信息来,那是行不通的:建一条方舟漂出去,那行不通。但挪亚是神的一部分。他的举止方式独特,因为他是独特的。他的信息独特,因为那是道被彰显出来。耶稣不可能带着摩西的信息来,因为那也行不通。摩西是神的一部分被彰显出来,他是给那个时刻所表达出来的道。耶稣不能以那个来到。圣经从未说他要那样来到。但当耶稣来准确地表达了旧约说他将要表达的时,凡是能被救赎的人都相信了它;因为他们是神的思想。他们是神起初的属性成了肉身,成了能被救赎的,被带回到神那里。“凡接待他的,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因为他们是可救赎的。他们从起初就在神的表达中。

36

如果我们能在这里停一会儿(若是可能的话),今晚想想那点,想想这个时代的信息,表达出来的耶和华的思想。我们被告知在创世以前,我们的名字就记在了羔羊的生命册上。我们能看到两面,正如我最初说的,为什么有的人对另外一个人来说是古怪的。必定是那样的。过去一直是那样,现在一直是那样,将来也一直是那样。他是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37

呐,神在……回到旧约的时代,我们发现,神以不同的样式向他的百姓显现之后,他把自己隐藏在了老海狗皮的后面:神隐藏在海狗皮后面的施恩座上。我们发现,所罗门,他奉献耶和华的圣殿时,这些海狗皮—幔子就挂在那里,神怎样以火柱和云柱进来,降到幔子后面,向外面的世界隐藏自己。但以色列人藉着信心知道神就在那后面。他们知道神在那里,无论任何异教世界说什么。神向不信者隐藏,但是信徒藉着信心,知道神在那后面;他们有怜悯。神在施恩座上,这是一个伟大的秘密。

38

你知道,在旧约中,进入那张皮后面就是死。现在,呆在外面不去到它后面才是死。那时进到他的荣耀中是死;现在远离他的荣耀是死。当然,在各各他幔子裂开时,这事发生了,当时幔子,旧的幔子裂开了。现在,离开他的面前是死。那时进入他的面前是死,瞧?它从一边改到了另一边,你必须查考圣经,看看我们是生活在哪个时代。

39

呐,当幔子在各各他被撕裂时,施恩座就清楚地显在眼前了,但是发生了什么?他挂在各各他,滴着血。当以色列人一年又一年拿着血洁净圣所,洒在施恩座上,神用他闪电的能力大能地一击,从上到下劈开了老海狗皮,施恩座清楚地显在眼前了。神真实无伪的羔羊清晰可见地挂在各各他,真正的施恩座,当神亲自付上代价,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把自己彰显成一个人,为要熟悉我们,让我们也熟悉他。

40

赎罪日那天,施恩座清晰可见地显在以色列人的眼前。但可悲的是,那个时代教会前辈的遗传,以他们的遗传,向人们隐藏了真正的施恩座。如果他们能晓得经文,每一片都会符合,就像中国人的标签一样。旧约的预言就会应验,它的确应验了。如果他们被教导经文,他们就会看见施恩座。

正如摩西在这里说的……直到今日他们还蒙着帕子。幔子还在他们的心上;他们看不见它。
41

但耶稣是神,受难者和赎罪祭。他是真正的施恩座,清晰可见地立在那里。正如我们唱的赞美诗:

自从神将幔子裂为两半, 大能的征服者就在那里, 看哪,他清晰可见。
瞧,他来到施恩座,清晰可见地挂在会众眼前。但他们因着大家的意见……男人、女人,这次大会的代表们,我想不存任何偏见地说:鉴于今天,鉴于我们今天在这里的目的,我担心祖宗的遗传和教会的前辈已经向太多人隐藏了这点。自从圣灵在这末日临到,正如预言所说的,幔子裂开了,太多人想要依附他们祖宗的遗传;那就是为什么他们看不见这个极大的喜乐、和平以及今天教会拥有的东西。然而它清晰地展现在那些信的人眼前。神隐藏了道,这个时代的应许之道。
42

呐,遗传制造了一个幔子。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一个人对我说,我所居住的亚利桑那州图森的一个有文化修养的绅士。我在拉马达有一场聚会;我们在基督徒商人大会上讲道,主耶稣来到现场,行了大事。这位基督徒绅士来见我,他说(教会的一个传道人,好人),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试图向人们展现一个使徒的时代,”他说:“使徒时代已经终止了。”

我说:“我的弟兄,我请你在圣经中告诉我,使徒时代在什么时候终止了?”我说:“使徒时代在五旬节那天开始,它……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它什么时候终止了?如果神仍在呼召,那么使徒时代就仍在进行。”
43

所以,这就是人们试图蒙骗许多人的地方,藉着祖宗们的遗传,跟以前一样。你没看见为什么人们如此兴高采烈,如此热心。这些大会对别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东西,如此奇怪的事;因为他们看见了,他们冲破了那些障碍,他们冲破了那些幔子,进到了神面前,他们在那里看到这个时代被彰显的应许彰显在人们面前。他们看见了神所应许的。

44

在《约珥书》2:28,神应许在末后的日子,末日将有春雨浇灌在人们身上。我想希腊词是“克诺斯”,意思是“他倒空自己,”不是照着他们所说的方式,像某东西在某个人里面,被倒出来,而是神把自己倾倒出来。他变换他的“恩默菲”。他从过去的样子变换到现在的样子。但他从未改变他的本性。

但在五旬节神变换自己,从人子变成神的儿子。他降临,不是与人同在,而是进入人里面,瞧?同一位神在这个伟大的时代继续执行他的事工。
45

他在圣经中预言,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呐,从地理上说,太阳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一直都是同样的太阳。

当子(S-o-n)以彰显的应许之道将自己启示给以色列人,东方人……我们有的是一个阴沉的日子。我们在改教时代等等有一些光来建立众教会和宗派,加入它们里面;来亲吻婴孩;给大人证婚;埋葬死人等等;在教会里生活。“但到了晚上要有光明,”他说:“到了晚上。”经文是不能废去的。这位在五旬节倾倒自己的子(克诺斯),应许在晚上要做同样的事,瞧?这完全是照着应许。
把标签合在一起。看看发生了什么,看看他应许了什么,然后你就会明白我们是在哪里了。把东西合在一起。你就可以看见这位伟大有能力的神揭开了帕子。遗传再次使人们看不见这些被预言的大事。
46

摩西,当他从山上下来时,山着火了。图画太美了!摩西下去埃及,告诉教会的长辈,主神以“我是”的名造访了他。那个名字是现在时,不是“我过去是,将来是,而是我现在是,是一样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现在时。那个同《希伯来书》13:8比较: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7

它仍然是被预言了的道,会众要与那道相吻合,这个时代的经历。“改教者得到了。”哦,但这是另一个时代。要明白我们生活在什么时代。

正如在耶稣来到地上时,他不能以摩西来的方式或任何先知来的方式来;没有这样预言。它预言了末日要这样来。不是以路德复兴的样式来,不是以卫斯理复兴的样式来,这是恢复的时候。这是它必须回到原本的日光的时候,原本的。
哦,我们真可以在这点上摆出经文。你们神学家(不管你是从世界的哪个地方来的),你知道那是真的。这是个应许。就是那个使人们如此古怪。就是那个造成了你们所称为的怪物;就因为他们……遗传的帕子已经被揭开了,他们看见了,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是……这是神的应许,我们不能反对那个,因为经文是不能废去的。
是的,我们发现他应许了他要将自己倾倒进他的子民中,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8

摩西,他下到埃及宣告了这点后,父就藉着以同样的火柱降在西奈山,将山烧起来,来印证了他的信息。我们注意到神把应许赐给他,神用道将他带上来。他拥有诫命,要拥有这诫命,他必须……

诫命就是道;道从未直接临到百姓。所以道总是临到先知,摩西是给那个时代的先知。就像耶稣是道,约翰是先知,耶稣在水中临到他,因为道没有一次不是临到先知的。瞧?道临到……所以摩西,道即诫命临到了他,他拥有诫命。
49

呐,在道发出去并被彰显之前,摩西必须用幔子蒙上脸,因为道还没有完全被彰显出来。百姓知道一些事发生了,但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雷轰、雷声),甚至他们说:“让摩西说话,不要神说话。”

神说:“好,我必那样做。从这个时候起,我不再像这样显现。我要赐给他们一位先知。他要……我要藉着我的先知说话。”
50

呐,如果摩西带着肉身的律法尚且要用肉身的幔子蒙上脸(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这里向我们启示的),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岂不更要在向不信者彰显之前蒙上帕子吗?既然他们称摩西是个怪物,那当你冲破了幔子,进入了火柱中,带着同样的祝福出来,他们岂不更要说你是怪物了吗?现在你被蒙上了帕子,人们看不见它,他们不能明白它。如果自然的有荣光,更何况那超自然的。如果那有一个结束的自然的都有荣光,更何况这个没有结束的,岂不更有荣光吗?

51

但它仍然是蒙着帕子的。它没有向信徒蒙着帕子,而是向不信者;不信者看不见它。神总是向不信者隐藏自己。遗传隐藏了它。就像他们那个时候所做的,他们今天也这样做。我们现在有的是一个属灵的幔子,在那里是自然的幔子。藉着一个拥有书写之道的先知印证,一个说预言的,他带着书写之道来使它清晰:百姓知道那道在那里,但他们不知道它的意思;摩西使道清晰。他说:“诫命这样说,这就是原因。”摩西使道清晰。在道清晰之前,它是蒙着帕子的。

52

今天也是如此,这道对人们来说是蒙着帕子的,直到它对人们启示了,清晰了,神,全能的神,就是道,隐藏在人的肉身中。

注意。呐,我们发现,它向不信者隐藏,却向信徒显现了。注意。摩西必须单独进入这火柱中;没有人可以跟着他进去。那不是……这向我们说明了什么呢?就是你不是借着加入五旬节派团体而进入这个里面。瞧?神从未向一群人启示它;神向单个人启示它。今天也是这样的。你说:“我属于一个教会。我属于这个。”但那行不通。瞧?任何人要是企图跟着摩西,模仿它就是死。今天也是这样,企图模仿就是灵里的死亡。就是那个使……
53

今晚我们陷入了组织之间兴起的属肉体的攀比,有人企图举止像它,却过着不同的生活:可以喝酒,可以抽烟,女人几乎是随心所欲地生活,像世人一样,呆在家里看电视,还有世界上的事,却仍然自称是五旬节信徒。他们企图模仿一个真实的东西。但这个还从未启示给他们。当它启示出来时,是荣耀的,当你走进那里时,就会有东西把那些事从你身上除掉。你成了一块帕子。那些行不通。模仿它就是死。

54

摩西蒙上帕子,他对百姓来说是活的道,今天,蒙上帕子的人也是一样的;他们是书写的荐信,为众人所念诵,不是一封新的信,乃是已经写好的信被彰显出来。神正在将他的灵浇灌在所有的肉身上,就是那些相信道和这个时代之应许的人;那是书写的荐信。当一个人企图属肉体地模仿那个时,就逆火了。你的生命显明了你的本性。

55

一次有一个男孩,他陷入某个麻烦中。他是个好男孩,但他去了法庭;法官说:“我发现你有罪。我必须罚你终生监禁。”

他说:“我要为自己的案子辩护。”他说:“我要靠我的记录来辩护。”
法官说:“你没有记录。定你罪的就是你的记录。”
今天就是这样的。教会之所以没有像它本该有的样子前进,就是因为这个记录,那是一个谎言。我们必须变得更加献身。我们必须相信神的一切道。我们必须寻求,直到那道向我们变得真实。瞧?阻挡我们进去的正是这个记录。
56

但是一次(要让你从这个圈里出来)在同一个法庭上,男孩没有钱。他付不起罚款。罚款有好几千美元。但他有一个大哥哥来帮他付清了罚款。

我们有一位大哥哥,神的儿子耶稣;他来为我们付清了债,只要我们相信,就能同他一起进入幔子。他就像我们的摩西。耶稣是我们今天的摩西;蒙着帕子的摩西对百姓来说是活的道。今天蒙着帕子的耶稣对人们来说也是活的道,耶稣在教会里,圣灵,神的儿子在人们里面,藉着这个时代的应许启示道,一模一样。现在也一样。
记住,摩西这样做,这样彰显,不是向整个世界,而是向出埃及的百姓,只是一班人,就是那些从埃及出来的人。今天,圣灵在那些“说神医治是不对的”人面前……当我请教……
57

那天,一个医生为一个女士的事打电话给我。哦,那里有四、五个躺在死亡边缘的病例,只能活几个小时了,圣灵医治了他们。医生询问这事,他说:“这怎么可能呢?嗯,”他说:“那是我的病人。”

我说:“过去是,但现在是神的病人了。现在他们是神的臣民。”瞧?
所以,你看,事情的关键是,神正在呼召一个出埃及,从属肉体的幔子后面出来,就是从那些企图模仿的,那些试图加入教会的人中出来,不是加入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的人,而是那些加入五旬节派教会的人。这是个人的事,是你和神之间的事。你必须进去,不是你的那群人,不是你的教会,不是你的牧师,而是你必须进去。
58

我要你们注意摩西的另一个特征。当他出来时,虽然是先知,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当他带着道出来时,百姓看见他改变了。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当他带着那个时候被印证的道即诫命出来时,他是个被改变了的人。当你从那个肉身的幔子后面出来时,也是这样,就是从那些取笑类似这样聚会的,那些在神的医治上绊倒的,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当你从那个肉身的幔子,就是那个遗传的幔子后面出来时,每个人都会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一些事了。

59

就像我们可敬的弟兄吉姆·布朗,我想大多数长老会信徒都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事,因为他从一个遗传的幔子后面出来了。他在那些人身上所看见的东西吸引了他,他便从幔子后面出来了。瞧,你……当你从幔子后面出来,那时你就完全显在众人眼前了,他们能看到在你身上有事情发生了。对不信者蒙着帕子的道,却完全显明在信徒眼前。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0

那时是神……在那些日子是神在一个人里面,就是在他的儿子耶稣基督里面。我们相信那个。不只是先知,不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那是神在基督里,是神在一个人里面,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一个人里面。神在一个人里面;现在是神在众人里面,瞧,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的整个教会里面,彰显他自己,应验他的道。

61

呐,我们发现,在所有的时代,神的身上都披着皮肉。神隐藏在一个幔子后面。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发生在南方的小故事。有一个基督徒家庭。他们这个家庭相信神,他们认为神保守他们脱离一切的患难,神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他们有一个小朱尼尔(大约七、八岁),他上主日学,是个非常好的小孩,但他很怕暴风雨,特别是在闪电划过的时候。

62

那天当关于这人得医治的报纸出版时,我把这故事告诉了一个人,这个传道人说:“他们把你当作神了,伯兰罕弟兄。”

瞧,他是一个批评者,于是我想我就打断他一下,不是要伤害人,你知道,只是有点……我说:“这么说难道很偏离圣经吗?”瞧?我说:“不,没有。”我说:“因为耶稣称那些先知是神。”瞧?是的。神……
他们说:“哦,你们这些人想要取代神。”
那并没有很偏离圣经,事情绝对是那样的(绝对是的):神在肉身彰显,正如他所应许的。
63

这个小家庭,我们发现……我告诉他这个小故事(刚才这故事出现在了我脑海里),一天晚上来了暴风雨,妈妈对朱尼尔说:“呐,你上楼去,儿子,去睡觉吧。”

他说:“妈妈,我害怕。”他说……
“没有东西会伤害你。上去睡觉吧。”
小朱尼尔躺在那里,闪电划过窗户,小家伙太紧张了,他用被子蒙上头,但仍然听见闪电或看见闪电划过窗户,听见雷声轰鸣,于是他说:“妈妈。”
妈妈说:“朱尼尔,你要什么?”
他说:“上来这里,跟我一起睡觉。”
于是妈妈上了楼梯,像任何忠诚的好妈妈一样,她上来了,把小朱尼尔搂在怀里,说:“朱尼尔,妈妈想要跟你说一会儿话。”
他说:“好的,妈妈。”
妈妈说:“呐,你必须记住这点。我们经常去教会;我们读圣经;我们祷告;我们是基督徒家庭;我们相信神。”又说:“我们相信即使是在暴风雨中,无论发生什么,神都是我们的保护。”
他说:“妈妈,我相信每一点,”但又说:“但那闪电太近了,”他说:“我想要一位身上有皮肉的神。”
我想,不只是朱尼尔,还有我们所有的人都有那样的感觉。当我们聚在一起时,我们为另一个人祷告时……神身上有皮肉。
64

我们在这里发现,神身上总是有皮肉。当摩西看见他的时候,他身上有皮肉。他样子像一个人。当神在幔子后面时,他身上有皮肉。今晚神在教会里,身上也有皮肉,他隐藏在教会里。今晚他仍然是一样的神。我们发现那点。

但现在就像从前一样,抓住遗传的就是这个皮肉帕子。他们就是不能相信是神让那些人那样举止。瞧?那是因为神隐藏在他的教会里,在皮肉里,身上有皮肉。是的。他向不信者隐藏,却向信徒显出来。是的,先生。
65

当他们遗传的帕子……前辈的遗传和道被冲破时(哦,当然是今天),就清楚地显在眼前了,我们看见他了:神性又隐藏在人的肉身中。《希伯来书》1章这样说,还有《创世记》18章。你们记得神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吃,跟亚伯拉罕说话,说出撒拉在后面的帐棚里做什么。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神性又隐藏在人的肉身中。

记住,耶稣没有说:“神的儿子显现的时候,”在《路加福音》17章,我相信是大约20节和21节,大概在那个地方;他说:“人子显现的时候,”人子又回到了教会里,在肉身中显现,不是神的儿子,而是人子,在末日又回到了他的教会里。我们发现神在他的应许中那样应许了。
66

我们注意到另一件事。在旧约(我有一节《出埃及记》中的经文),老海狗皮,它做了什么?海狗皮,它向会众隐藏神的荣耀。人们之所以看不见它,因为是一块皮子挡住了它。皮是……神的荣耀在皮子后面。现在,神的荣耀在你的皮肉后面(是的),遗传看不见它。它在幔子里,就是在神的道所在的地方。

67

从前,在那些皮、老海狗皮里面是什么,那里没有美貌使我们羡慕他?当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时,他仍然没有美貌使我们羡慕他。呐,今天也是一样。男人、女人里面没有任何东西能叫人羡慕,而是在那后面的东西。那是本质的东西。

“瞧,”你说:“我知道那个人过去是个酒鬼。他过去做这事。”我不在乎他过去做什么。什么隐藏在那张皮后面?什么在那后面,那才是算数的,那是……人们被蒙蔽了,皮蒙蔽了人们。瞧?
他们说:“我记得那个女的过去……”我知道她过去是什么,但现在怎么样呢?瞧?那些皮从前是在海狗身上,但现在它却在隐藏着神的荣耀,让神的荣耀住在它后面。它是在一只动物身上,但现在它是给神的荣耀居住的。
所以,今晚你的皮也能被改变,成为神居住的场所,让神居住在人里面。
68

瞧,老海狗皮,我们发现在它后面是……里面是道。道……那里也有陈设饼。约柜被洒上了血。那是什么?那是耶和华的荣光在那里。

呐,道就是种子,它不会生长出来,直到太阳照到它。太阳必须照在种子上,使它生长,使它长出来。那是你接受道的唯一方式。瞧?把神的道接受到你心里,走进耶和华的荣光中。当你这样做,它会带来单单给一群分别之人的陈设饼吗哪。唯一能吃它的人,被允许吃它的人,就是那些得到许可的人。
注意,保罗在这里说:“荣上加荣。”你瞧,最后它回到了原本的荣光中。
69

这就像清晨荣光中的种子。一朵花的种子,落在地里。玉米种子落在地里。首先是什么?它长出来,是一片小芽,接着是穗子,然后从穗子又回到了原本的种子。

瞧,那正是教会所做的。它从路德出来,经过了卫斯理,现在回到了原本的种子,回到了原本的荣光中,回到了起初时的荣光中。在东方升起的太阳就是在西方彰显同样东西的同一个太阳,荣上加荣。
它从异教转变到了路德,从路德到了卫斯理,从卫斯理出来到了五旬节运动,一直下来,荣上加荣,产生出隐藏的吗哪。现在它要成熟,把他带回来,正如他在起初时的样子,他同样的事工,同样的耶稣,同样的能力,同样的圣灵。那在五旬节降下的圣灵,也是今天彰显的同一个圣灵:荣上加荣,再加上荣耀,带着圣灵的洗回到原本的种子,有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同样的洗礼,同样的人,以同样的方式举止,有同样的能力,同样的感觉。那是荣上加荣。接下来是从这个荣耀到一个身体,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我们要看见他。亚伯拉罕也同样看见了。
70

注意。我们看到它如何变换。从各各他起我们就被邀请分享他的荣耀。呐,在《哥林多前书》12章,“我们都受洗进入了他的身体。”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不是藉着一个水洗,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是的。现在我们成了他的一部分。(我希望我没有留你们太久,瞧?我希望我没有。)

但它就像一首正在演奏或演出戏剧的伟大交响乐。我对交响乐或戏剧不怎么懂,但我在看这场戏。我说的是“卡门”,当时我女儿他们正在演这出戏。他们在这场交响乐里演出,“卡门”。他们在演出。音乐也演奏同样的东西。当你受了圣灵的洗归入基督时,也是这样的。
71

瞧,你们许多人读过或听过这个故事,是有关创作了“彼得和狼”的俄国伟大作曲家的故事。他们怎么用钹等等的乐器演奏这部曲子。任何知道这故事,从报纸上读过它的,可以听那部交响乐,它是怎么演奏的,怎么把戏演出来。呐,他们知道每个变化。他们能看到这里,看到变化。但如果作曲家写了一样东西,而我们发现它没有演正确,会怎么样呢?我们发现有些事情发生了,有些东西缺少了。当我们看到他们……创作的这位,制作并谱写了交响乐,交响乐演出来,弹出了错误的调子,就出问题了。指挥给出了错误的动作。瞧?

72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我的路德派弟兄、浸信会弟兄和五旬节派的弟兄,来自所有不同宗派的弟兄,问题就是这个。瞧?你们试图弹出一个从前在路德或卫斯理等等的时代敲打的调子,然而乐章却显示那是另一个时代。瞧?我们不能活在路德的光中,他是个改教家。我们感谢他所扮演的角色,但我们已经把那部分演完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本书的后面了。瞧?我们不能,我们不能那样演奏它。

73

我的弟兄们,你能够这样做的唯一方式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弟兄们(应该说是从世界各地来的弟兄们),那位指挥只能做一件事。他必须进到作曲家所在的同一个灵里,这样他就得到了。当教会,交响乐本身(世人观看这些神迹奇事的地方),当教会、作曲家、指挥都进到作曲家的灵里时,

74

这样当人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它没有敲出正确的调子。但当它进到正确的节奏和正确的灵里时……“作曲家”的灵若不降下来,你怎么知道该做什么呢?阿们!

当你说:“神迹的日子从未过去,”交响乐喊出:“阿们!”
当我们来到“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时,交响乐喊出:“阿们!”
“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交响乐喊出:“阿们!我得到了。”对此就不再有猜测了,整个交响乐跟道协调一致了,就像这样……[原注:伯兰罕弟兄用拍手示范。]是的。哦,这是一件辉煌的事。指挥和作曲家必须要在同样的灵里,音乐家也必须要在同样的灵里才能把它全都演奏出来。世人正在为发生着什么事而感到奇怪。
他们谈论的共产主义,他们使我对此感到恶心,所有这些融合等等,种族隔离(哦,求神怜悯),所有这些荒唐的事,主的再来临近了,有东西敲错了。我担心指挥出了……指挥们离开了作曲家的灵。
75

当我们有了那位作曲家的灵,神原本的能力(圣经说古时的人藉着圣灵写了这本圣经),你会看到那两片中国人的纸合在一起,就像神的圣经和信徒合在一起。因为他们俩是在同样的灵里,他们俩是一回事,他们整齐地吻合在了一起。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指挥们。是的。回到神的道上。回来照着它所说的相信它。
然后你就看到神自己;那是揭开帕子;戏变得真实了。
76

今天他们说:“哦,他是历史的神。我们知道他分开了红海。他做了这一切,他与希伯来少年同在烈火的窑中。”如果他今天不是一样的,一位历史的神有什么益处呢?

人总是为神过去所做的而赞美神,思想神将要做的,却忽略他正在做的。人就是那样做的,今天还是一样,我的弟兄们;还是一样的。
哦,让我们回去,正确地演奏这个交响乐,并让世界看到。耶稣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让指挥们和音乐家同作曲家进到正确的灵里,一切就都会好的。对此就没有猜测了,我们就与耶稣认同了。《希伯来书》13:8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7

我们在《使徒行传》2章与耶稣认同。我们用同样的洗礼、同样的事与他们认同。凡他那个时候所是的,凡他现在所是的,凡他过去所是的,凡他现在所是的,我们都是。绝对是的。

就像,如果我想要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必须同她过去所是的一切和现在所是的一切认同。我必须与它认同,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就在普利茅斯磐石上登陆。阿们!我登陆了,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人。你也是这样;你同清教徒前辈移民一同在普利茅斯磐石登陆。哦,普利茅斯磐石,当他们在那里登陆时,我跟他们在一起;你们每个人也是这样。
78

我同保罗·里维尔一同在路上骑马,发出危险警告。绝对是的。在福基谷,我同一群士兵越过冰雪的特拉华,他们有一半人没有穿鞋。我同乔治·华盛顿一起预先整夜祷告。我心里带着一个异象越过了特拉华。我们是美国人。是的,先生。我肯定越过了福基谷。

我同起初的感恩节前辈们一同答谢,我答谢神。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也在那张桌前。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认同我跟石墙·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就与波士顿茶叶事件认同,(是的,先生)当时我们拒绝那种欺骗的行为。当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就在那里认同那事。是的,先生,哦。
79

我在1776年7月4日敲响独立钟。我在这里敲响独立钟,宣告我们独立了。要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我必须这样。在独立战争中,我认同她的羞辱,当弟兄打仗……我必须承担她的羞辱,正如我必须承担她的荣耀一样。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人,我必须这样。我与她认同。是的,先生。

当林肯发表演说时,我也在葛底斯堡认同他。是的,先生。我在威克岛,走过那些士兵血淋淋的尸体。我在威克岛上起来。我在关岛上帮助升上那面旗帜。我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阿们!凡她所是的,我都是,并为之自豪。是的,确实是。作为一个美国人,美国过去的一切,以及她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的。她过去的一切也都是我的,因为我与她认同了。
80

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也是一样。你必须与它认同。作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同摩西和挪亚一起传道,警告人们审判将要临到。我跟摩西一同站在燃烧的荆棘边,我看见了火柱;我看见了神的荣耀。我跟摩西一同去旷野。做为一个基督徒,我必须与神过去的一切认同,才是一个基督徒。我看见神的荣耀;我听见他的声音。你别想把这些都给我解释没了,因为我在那里。我知道我在谈什么。我看见了所发生的事。是的,先生。

81

我在红海边上,看见神的灵降下来,从一边分开海水,不是通过一堆芦苇,他们今天试图这样说,而是通过九十多英尺的海。我看见了神的灵。我跟摩西一同走过那旱地,过红海。我站在西奈山边上,看见了雷鸣闪电降临。我同他们在那里吃吗哪。我从那块磐石喝水;今晚我仍在这样做。我与吃吗哪的人认同。我与那些从磐石喝水的人认同。

当约书亚吹号,耶利哥的城墙倒塌时,我也在那里。我与但以理同在狮子坑里。我与希伯来少年同在烈火的窑中。我与以利亚同在迦密山上。
82

我与施洗约翰一同站在那些批评者面前。我看见神的灵降临,我听见神的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是的,先生。我肯定与他认同。绝对是的。

当耶稣叫拉撒路复活时,我也在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当耶稣告诉撒玛利亚妇人她的罪时,我在井边与那妇人认同。是的,先生。我肯定在耶稣的死上与他认同。我在第一个复活节认同;我与他一同从死里复活。我在他的死上与他认同。
我与一百二十个人同在楼上。我与他们在那里认同。哦,我觉得兴奋了。哦。我在那里认同。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认同了,我跟他们得到了同样的经历。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当这事发生时,我肯定也在那里。
我见证一阵大风吹过。我见证那个。当它震动的时候,我感受到了神的能力。我与那些说方言的同在。我感到恩膏进到了那里。我与他们同在。当圣灵开始用他们说方言的时候,我与他们认同。在《使徒行传》2章,我与彼得同在那些批评者面前,他传讲了一篇伟大的道,使他……我与他认同,是的,先生。
83

在《使徒行传》4章,当门徒聚集在一起,当房屋震动的时候,我与他们同在。祷告会后,他们所坐的房屋震动了;我与他们在那里认同。

我与保罗同在亚略巴古传道。是的,先生。我与约翰同在拔摩岛上,看见了耶稣的再来。我与路德同在改教时代。我与卫斯理同在,那从火中抢出来的火把,反抗英国国教会的时候,我与他同在那里。
1964年,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今晚我在这里与同样一群有同样经历的人认同。我必须是一个基督徒。我必须继续认同神的道被彰显的地方。
84

我与一群感受到神的灵的人认同。我与一群知道神蒙着帕子,知道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知道这不是狂热的人认同;这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我与那群人在这里认同,尽管他们被称为一伙异端,却是因为神的道成了一群狂热分子。我却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拯救那些人。

85

我与我所讲的、被印证了的那些活的荐信同在,神隐藏在男人、女人的肉身里。哦,神又在他的恩默非里,揭开自己的帕子,向他的子民显明自己,这位舍弃自己荣耀的大君王。“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我要向他们隐藏,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一直下去直到末了。从路德到卫斯理,一直下去,荣上加荣,我仍是同样的神,要回到原本的荣光中。”哈利路亚!

86

他冲破了一切宗派的幔子,一切的声障。那声音说:“哦,那是狂热,”他冲破了那个声音。

从那里出来的声音说:“哦,那些人是疯子,”他冲破了那个幔子。是的,他冲破了。
“哦,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只不过是一群狂热分子。”他冲破了那个。
“没有像神的医治这回事。”他冲破了那个(哦),因为他的道说他会。你不能征服神的道。
今晚他还站在那里,大能的征服者,因为他冲破了一切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其他各种的幔子。今晚他仍然站在他的子民中间,没有被遗传征服。任凭人们说他们想说的,做他们想做的,以及他们所想的任何事;神来冲破了那个声障。
87

记住,他们告诉我,当一架飞机冲破了那个声障时,它的速度就不受限制了。我告诉你们,当你冲破那个遗传的障碍,即“耶稣是老早的,不是现在的,”当你发现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是一样的时,神在这次大会上所能做的,就没有限制了,告诉这个世界他们需要什么,不是一次世界博览会,而是一场被永生神的同在充满和洗礼的普世性复兴:“恩默菲”揭开帕子进入人的肉身里。哈利路亚!

我相信它冲破了一切障碍和一切幔子。一切幔子,任何东西都不能隐藏神的同在。当他们心里饥渴时,一个幔子就要被冲破了;你可以依靠那个。用他伟大的圣灵裂开一切的幔子。今晚他站在这里,大能的征服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医治病人,给信徒施洗,正如他过去一直做的。他是大能的征服者。注定灭亡的鬼魔抱头鼠窜。当耶稣在附近时,它们一向如此。
88

在结束前我要说一件事。有一个……许多年前我读过关于一个年老的小提琴家的故事。他有一把旧的小提琴,他想要卖掉它。(你们已经听过这故事许多次了。)他们想要把它卖某个价钱。拍卖人说:“谁愿意给我个价钱?”我相信他报了几分钱,可能是五毛钱或什么的。“我数一,我数二……”

立即有一个人在后面站起来,他说:“等一下。”他走上来拿起小提琴。让我们设想他弹奏的是这首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他把小提琴放下的时候,那地方没有一个人不哭的。接着他说:“谁要报价?”
一个说:“五千。”
“一万。”
它是无价的。为什么?小提琴的老主人显示了小提琴的真正质量。哦,弟兄姐妹,现在让写下这道的主人,伟大的圣灵,以爱作松香涂他的琴弓,在你的心头拉动它。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你就会看到整个的价值,看到揭开帕子的神显现在眼前,即他是一样的,正如他在五旬节那天降在门徒身上的时候一样,他“克诺斯”自己,倾倒在他们里面。是的。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试过了。我试过了。我这么做那么做,等等。”
89

一天,我在新墨西哥州的卡尔斯巴德举行聚会;我们去到那边的蝙蝠大洞里,那里的样子有点毛骨悚然的。我们下到那里;那人,当他下到那个地方时,突然把灯关掉。哦,你可以想象有多黑暗。太暗了,你都能摸到。现在也变得差不多那样了。当我们看到教会没有认出神的道,当你看到我们的锡安女儿以她们行事的方式行事,当你看到我们的弟兄抽烟、喝酒、讲肮脏的笑话等等,仍然试图坚持宣称自己在基督里(哦),那是黑暗,是漆黑。

我们看到主再来的迹象。必有……天亮之前总是最黑暗的。晨星要出来招呼白天,预告它,表明它就要来了。
90

注意。在那里,当他们关掉灯时,有一个小姑娘大声尖叫。有一个小男孩站在向导旁边。当向导那样关灯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位小妹妹差不多要晕倒了。她尖叫,跳上跳下,“哦,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你知道男孩喊什么吗?他说:“不要怕,小妹妹,这里有一人能打开灯。”
听着,小姐妹,你可能以为我们是小群,人数少,但不要怕。这里有一人能打开灯,就是圣灵。你们相信吗?
91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很抱歉留你们这么久。哦,天上伟大的神啊,揭开你自己的帕子,展开自己,亲自显明大君王的荣耀,今晚拿这些例证,让他们落在人们的心里。愿我们看见那位揭开帕子的,那位降下来,撕开圣殿的幔子,接着从那幔子后走出来,在五旬节那天又走进人的幔子里,一直都是一样的,荣上加荣。

呐,我们正在回去,像整个自然界所做的,回到原本的种子,从一个教会时代到另一个教会时代。在最后这个时代,我们要回到那在五旬节降下来的原本的东西上,应验一切的经文,晚上时分的光,“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太多你在道中应许的事。
父啊,如果这里有人还没有冲破那个幔子,或如果这里有人只是模仿某个已经冲破了幔子的人,父啊,今晚求你发怜悯。愿他们看到那位大能的征服者就站在这里,满有赦免的恩典和能力。父啊,求你应允。
92

在我们低头时,这里还有人吗?多少人(我最好这样说)愿说:“伯兰罕弟兄,我举起手来。请为我祷告。”只要继续低头,举手。“我想冲破一切的幔子,直到我能真正看见征服者。”神祝福你们。哦,这么多手。楼上到右边。神祝福你们。楼上到后面。神祝福你们。要真正的诚实。左边的,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可能成为基督徒好几年了,但真的,我从未冲破那个幔子。我真的从未冲破它。我没有得到他们那时所得到的。”

今天我们有的是,“我是个温室的植物。”拿一朵在温室里培植的花;你必须呵护它,哄它,给它喷药,给它浇水;但那生长在沙漠里的原本的植物,相同种类的花,样子像它;它一点水也没有,但却没有虫子能伤害到它,它粗犷,是真正的……
93

你能把今天的基督教跟以前的基督教相比吗?你能想象把今天世界各地我们称为基督徒的这群人,跟五旬节后的那群人相比会怎么样吗?他们要被哄着、拍着,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说一句他们不喜欢的话,马上就起身走了。哦,你能想象那个吗?不能。问题是什么?它是一个复制品。

米开朗基罗,那位创作摩西纪念碑的……你能得到一个非常便宜的复制品,但原作……那个画主的晚餐的……我猜那原画要值几百万美元,如果你能买到的话。我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但你花一块九毛八就能买到一幅便宜的复制品。你可以。
94

今天也是这样。一个廉价的基督徒,一个复制品,只是加入教会,你只用一支香烟或一口普通的酒就能买到他们。对于一个剪头发、涂嘴唇的女人,你用世上流行的任何东西都能买到她,但你不能碰到那个真正的。

我看见他清楚地显现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哦,基督徒,你不想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吗?如果还有人没有举手,你愿意举手吗?我就要祷告了。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哦,那真好。看一看。
95

我们的天父,你的道决不徒然返回。你是那位做出应许的。我只负责说你所说过的。我只是重复你的道。你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你应许了。主啊,我们知道我们今天有那些复制品,许多人说他们相信,其实他们并不相信;它会暴露出来的。但是主啊,也有一些真实的。

我祈求你今晚在这里应允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不管他们在哪个国家,是什么肤色,属于哪个教会……神啊,充满他们。愿他们看见同样的耶稣今天在我们中间的真实彰显,正如他在五旬节那天一样,他以圣灵的样式把自己启示给这个时代。求你应允。
96

看到道应验了,预言成就了,我们比较一下今天所谓的世界教会或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把它跟五旬节的应许比较;根本不能相比。我们不能靠那张票把我们肮脏的衣服洗净。

但主神啊,如果我们回到那个泉源,那里有一个清洗的过程。那样,我们的经历和神的道必互相匹配;这样我们就能认领我们的财产。主啊,求你今晚应允,我把这些人交托在你手里。父啊,把我们所需要的赐给每个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7

神祝福你们。多谢你们站着等了很久,我很抱歉把你们留到了十点过十分。神与你们同在,直到我明天早上再见到你们。我现在把聚会交给,我想是交给聚会的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