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620B 耶稣是谁

1

你们像我一样,到目前为止,我们真是享用了一顿大餐,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平常只是一块凉面包,上面涂上果酱。那天我在凤凰城,他们给了我薄煎饼,我们在南方称之为烙饼,上面什么蜜糖也没放,所以我不得不往我的饼上洒糖。他们只是……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不但如此,那是在肉身上的,我们在属灵上也是这样。

2

很高兴听到这位小弟兄的见证。那天早上我被叫到他的床前;他们告诉我有件事发生了。我想他是第一个想要主办这场聚会的人之一。当然,那是撒但试图对这位属神的人做那样的事。但你看神是怎么行事的,他把这事转变成一个显明他大能的杰出见证。神让万事互相效力,叫爱他的人得益处。弟兄,听到那个见证,真是感恩。

3

对我来说,能来到这城里,跟你们会众在一起,这真是一份荣幸。哦,我实在无法表达我对此的感受。呐,会众的人数没有过多,像我们有的时候那样;看起来似乎神就要做些什么事了,或者要解决一些事,让会众为某件事做好准备,让会众回到他们该站的行列中。我跟这些优秀的牧师们见了面等等。

还有,我很荣幸今早来这里为全福音商人团契讲道。我知道这儿的分会仍处在婴孩的阶段。它很小,像这儿的弟兄说的,他们需要人。
呐,在世界各地,我曾做过所有全福音团契和很多浸信会等等不同组织的代表,我仍然属于一个群体,就是商人团契,因为它不代表某个特定的组织。它本身就是跨福音派教会的。它其实不代表任何东西,只代表全备的福音,所以我们对此很高兴。
我认为,你们在这城里的人,真的,如果你们相信我告诉你们的东西是真理,那现在正是全福音商人能够聚在一起团契的时候。在这样一个礼拜六的早上,你们彼此学习,讲话……
4

主席,国际主席莎卡林弟兄,我们认识已经有很多年了。你们许多人都知道这事,电报堆在桌上有这么高,我从那里抽出一张,发现是一个名叫莎卡林的妇人,得癌症快要死了。不知怎么的,主带领我去到那里,当她得医治的时候,我在那里结识了莎卡林一家。西奥多•帕洛维斯博士也是在那里受洗的,他是他们的医生,一位希腊医生。

他说:“你把人建立在一个虚假的观念中,这种想法本身……”他说:“那个女人躺在那儿都快死了!”
首先,当我走进病房时,他说:“你进去的时候,要庄重、安静,因为这妇人快死了。她躺在这儿,两个乳房都被切除了,身体也肿起来了。她就要死了。对此你什么也做不了。”我听他讲了一会儿。他说:“呐,要非常安静。不要大声祷告什么的。念几句祷告词,然后就下来。”
我说:“是的,先生。”
5

于是我就上去了。我知道我不会听那个,你知道的。于是我们……我上了楼。我相信我带了……我现在记起来了。我上了楼,弗洛伦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士,还有罗斯以及所有的人都跪下来祷告;他们的母亲躺在那里不省人事,已经昏迷几天了,全身都肿起来了。

于是我跪下去祷告。当我祷告时,有主的天使降临,来到床边,说:“三天内她必起来。”
我便转身走出去,他们都跟着我。我说:“奉主的名,她必起来。”所以他们开始叫喊。
帕洛维斯博士走过来,想把我赶出房间。他实在……我说……他说:“这种想法,你把那些人建在虚假的盼望之下,这妇人快死了。”
6

我说:“根据你所有的统计数据,是要死了。但根据主的道,不会死。”瞧?我说:“她会活的。”

“胡说八道,”他说:“你应该离开这个地方,从这里出去。”
莎卡林弟兄走上来,说:“等一下。”他说:“我们也请了你来这里做我们的医生,我们感激你。但我们也叫了伯兰罕弟兄。你没有给我们任何盼望,但他给了。明白吗?”
我说:“我告诉你我怎么做。如果她三天内没有起来并走出去,我就背上一块牌子,写着:’假先知,’我们从这里去到洛杉矶,你坐上你的车,走在街上,鸣着喇叭,指着我。瞧?但如果她起来了,让我也放一块牌子在你背上,写着:’江湖医生’,我坐上你的车,鸣喇叭。”瞧?[原注:会众笑了。]他不肯。后来他在一条灌渠里受了洗,并事奉主,直到被接回荣耀的天家。
7

所以我就认识了莎卡林一家。后来我有份于帮助他们组织第一个分会。在全国,全世界,我都在他们的分会里帮助他们。他们是一群非常好的人。

我想,你们的团契没有得到巩固,这使你们错过了一些东西,因为这是团契。“我们应当聚会,”圣经告诉了我们这个:“我们既看到那末日临近,就不要停止聚会。”而且这样做还会坚固你们。你,你的力量也会坚固教会。它是所有的……全福音商人团契不是一个孤立的组织,说:“这是我们的团体。”而是让所有的信徒走到一起。它只是教会的一个单元,是教会本身,是属灵的信徒。我想,如果你们愿意这样做,那会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它有点,可能还没有……
8

我希望这听起来不是亵渎。前不久在一场聚会上有人对我说,他说,有个人说:“嗨,你是个传道人。”

我说:“哦,我是个半道的传道人,我猜就算是吧。”面对全福音的人,我有点怕说传道人之类的话。
你知道,我父亲是个骑马的。他会驯马。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你知道,我想我也要成为一个骑马的。你知道小男孩多想像他们的父亲;我也想成为一个骑马的。所以我跟爸爸一起去后面耕田,当耕田的时候,你知道,我会把耕田的老马牵走,把它牵到旧的饮水槽那里,你知道,饮水槽是用一根圆木砍成的。
多少人见过那个旧的……哦,你是肯塔基什么地方来的?哦。有多少人曾睡过草垫子?哦,我干脆脱掉外衣和领带算了;我真是到家了。瞧,那就是我的环境。
9

我常常下去那里。爸爸有一个马鞍,你知道。当我看到他在后面很远的地方时,我就牵出耕田的老马,把我所有的弟弟都叫来,让他们坐在篱笆上,你知道(我是九个兄弟中的老大),我去拿来一大把苍耳,放在马鞍下,勒紧马的肚带,爬到马身上。哇!可怜的老家伙,它太累了,连蹄子都抬不起来了。它只是叫唤,浑身乱动,你知道,因为它的肚带被勒紧了,苍耳刺痛了它。所以我脱掉帽子,我实在是个……我真的是个牛仔。我看了太多这种杂志了。我让我的弟弟们都相信我是个真正的牛仔(你瞧?),我以为我是。等我十八岁时,我从家里溜了出去,到了亚利桑那。“他们需要我帮他们驯马。我确信这点。他们只……他们需要我,所以我必须离开家,”还未成年,但我溜出去了。

你知道,我刚好在牛仔竞技表演的时候到了凤凰城。所以我去到后面检查他们的牲口,看我要骑哪一匹。瞧,我要骑别人骑不了的牲口,我要得个银鞍奖。
10

我是个小个子,个子一直都很小,我想我应该给自己买一条皮套裤。我知道我爸爸穿,但那时他没有,所以我给自己买了……我看见一条很漂亮的,你知道,底下印着“亚利桑那”,上面有公牛的头等等。我想:“哦,那穿在我身上肯定很帅。”你知道一个孩子是怎么想的。我穿上后,发现裤子有大约十八英寸都拖拉在地上。你知道,我看上去就像一只脚上长满了毛的矮脚鸡。我想:“这肯定不行,”所以我就去给自己买了一条牛仔裤。

我想:“我要去赚一些钱。”所以我出去,上下打量着那群站在那里的牲口,它们太野了,甚至都不吃马槽里的干草。我想:“哦。”
11

他们首先放出来的,刚好是……奇怪,今早正好说到这儿了,直到刚才我才想起来:那天下午的比赛中,要骑的第一匹马就叫“堪萨斯烈马”,是从堪萨斯来的,一匹高达十七掌的烈马。这位著名的骑士要骑它了。

所以我自己坐在畜栏上,像其他骑士一样坐在那里,你知道。他们把帽子推到后面。我想:“我看起来像个真正的骑士,”抬头看着。
这个伙计走了出来,全副武装。当他骑着这匹马冲出斜道时,这匹马只扭了两三下,一个弓背跳跃,这男孩……马跳到这边,人飞到了那边。助手拉住那匹马;救护车拉走了那个骑手,血从他耳朵里流出来。马沿着那里跑,工作人员抓住了它。
这个主持人走过来,说:“任何人能在这匹马上停留十秒钟,我就给他一百美元。”他沿那里走过来,从那里走过来,径直看着我,说:“你是骑手吗?”
我说:“不是,先生。”我赶紧改变了主意。我不是骑手了。
12

当我最初被宣教浸信会按立时,我像这样胳膊下夹着圣经,你知道,我得到了我的委任状。我是个信仰的卫士,绝对是的。我以为我是个传道人。

一天我在这里的圣路易斯,当这位多尔蒂家的小姑娘得了医治时,我认为我是个传道人了。我下去遇见了五旬节派信徒。这位罗伯特•多尔蒂,你们一些人可能认识他。我听他讲道。那人一直讲到腿都软了,脸色发青,瘫在地板上,又爬起来,喘口气,再接着讲;你在两个街区远都能听见他。
我,我这种浸信会慢条斯理的方式想不了那么快。从此以后,若有人对我说:“你是个传道人吗?”我说:“不是,先生。”我必须得留意这点。
13

在费城,一个人对我说……下一场跟国际商人的聚会就是在那里举行。我是在29日讲道,29日聚会开始,跟布朗博士和许多弟兄一起。是在费城,这个月29日开始。我有幸为大会做开场的讲道,还要在几次早餐会上为他们讲道。

有人说:“你跟那群商人混在一起干什么?你本该是个传道人。”
我说:“哦,我是个商人。”
他说:“哦,你做什么生意的?”
我说:“保障生意。”我说得很快,他没有听明白。你瞧?他没有明白我说的话。我从未说:“保险。”我是说:“保障。”
他说:“哦,我很高兴知道这个。”他说:“是什么?这家公司的总部在哪里?是哪种保险?”
我说:“永生。”
他说:“我从未听过这个。总部在哪里?”
我说:“在荣耀里。”
若是你们任何人有兴趣,我想在聚会结束后跟你们详细地谈谈保单。
14

我记得,前不久,在保险上……我希望这里没有做保险的人。顺便说一下,我弟弟是个保险推销员,给保诚公司干的。一次有人告诉我,说我在一单保险上做了笔糊涂生意。他们没有把保单给我们读正确,我们认为爸爸买了一份二十年付清的人寿保险,他供了十年。但当到了准备兑现的时候,只值七美元五角,我们还以为值几百美元。但是,我不知道。没关系,保险没问题;我不是贬低那个。它完全没问题。

15

我有一个做保险的朋友,或说是卖保险的,一个跟我一起上过学的人;他的兄弟写了《楼上的房间》,是个非常优秀的浸信会传道人。一天,威尔默上来跟我谈话;他说:“比利,我来跟你谈谈关于保险的事。”

我说:“哦,威尔默。”我说:“我要告诉你,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我说:“任何的事,如果你想谈天气或别的事,谈去钓鱼什么的,没问题。我愿意谈。但是……”
他说:“哦,你真的需要保险。”
我说:“我有保障。”
他说:“对不起。我猜耶西(那是我弟弟)已经卖给你保单了。”
我说:“没有,我……”我妻子看着我,好像我是个伪君子,因为她知道我没有买过保险。她看着我。我说:“是的,”我说:“我有保障。”
他说:“是什么呢?”
我说:“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何等的荣耀,向我显明!被救主赎回,为神后嗣,藉宝血洗罪,圣灵重生。”
他说:“比利,那很好,但那个不能把你送进坟墓。”
我说:“但它能把我带出来。我在乎的不是进去;我在乎的是出来。”
商人,我仍在做生意。如果你想跟我详谈这点,我会很高兴跟你详谈的。
16

但能够交通是一件很好的事。我相信圣经上记着说:“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这好比膏油浇在亚伦的胡须上,一直流到他的衣襟。”交通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起初只有神,他是唯一的神。起初他甚至都不是神。你知道吗?他不可能是。英语里“神”是指一个受敬拜的对象。瞧?他是以罗欣,自我存在的那位;他甚至不是神。但在他里面是属性,就好像你的思想。瞧?你的思想必须要看到某件事,然后……我想到了一件事,然后就说出来。道是被表达出来的思想。所以,“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被表达了出来,”被传出来。
17

一切都是这样的。我们也是一样,重生,我们就有了永生。如果我们有永生,只有一种形式的永生;那就是神。我们是他的属性。我可以在基督徒中间这样讲。我们是属性。耶稣是作为一位救赎主来的。多少人相信这个?救赎不是创造新的东西;救赎是领回那已经存在的东西。瞧?所以你还害怕什么呢?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时钟没有走错。一切都必须这样,现在又领我们回到了这点上。

18

我相信,也真的希望你们今早在这里的每个人,若还不是这个美好团契的成员,你们能跟这个优秀的人谈一下;我刚跟他握过手,这个分会的主席。坚固你们自己。大卫说他坚固自己来抵挡仇敌。你们众人,你也要尽你一切所能的来坚固自己,抵挡仇敌。我们作为全备福音的弟兄来到这里。我们相信这个。让我们去作工,出去,得到一些其他的弟兄,领他们进来,不管是不是全备福音的,把他们带进我们的聚会中。祈求并尽我们的份来坚固基督的身体,那样我们就能坚固自己了。

愿神与你们同在,帮助你们。任何时候我若能帮你们的忙,请让我知道。在我们就近道之前,让我们……
19

我不想留你们在这里太久。我只是个……正如我刚才说的,“我有点慢,你知道,我得慢慢地想。我本来大脑就不是很聪明,我必须要花点时间。我不知道别的,只是他告诉我什么,我就说什么。有时候这给我带来了麻烦,但有时候这又能使我脱离麻烦,所以我就只说主所说的。但在我们就近道之前,让我们先来就近作者。

20

前一段时间,我跟一位著名的神学博士一道开车;可能你们很多人都认识他,威廉•布斯•克利本,他能用七种语言传福音。我们谈到了神和他的属性。我正讲着,说:“神就好像一块钻石。”瞧?我说:“你所讲的这些恩赐,它们只是在反射神的爱。”我说:“好像在非洲,我们……”

金伯利矿山的董事长是祷告队列的一个引座员。他领我参观了金伯利的钻石矿。你在街上都能看到钻石,但除非是切割过的,否则你可不敢拿。它必须要被一批专业人士切割。一块大钻石,你发现它时,它里面是没有光泽的。没有,它必须被切割后才有。
21

神也是那样,他必须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他是大钻石。当你切割一块钻石,(你曾注意过吗?)你把它切成三棱形,太阳照在上面就会反射出七种颜色。瞧,透过红色看红色,看起来就是白色。你知道吗?是的。红色透过红色,那是血,红色的血看着……神透过红色的血看一个红色的罪人,这人就变白了。神在人的心里。你看到吗?

22

所以,在这点上,我说:“神削啊、切啊、压伤,为的是当这光照到神伟大的道时,能从这些光线当中反射出神的本质。”

这位克利本先生说:“但你真是不懂圣经。”
我说:“可能是。但我对作者却熟悉得很。只要我认识作者,那才是主要的事。”要认识他,不管你是否认识所有的道;但只要你认识他。
23

我相信是戴德生曾对一个年轻的宣教士说过。这人说:“戴德生先生,我刚领受了圣灵,我要不要去拿一个艺术学士的学位?”戴德生说:“不要等蜡烛烧了一半才去发光。当它燃烧的时候就让它发光。”是的。换句话说,如果你不知道该讲什么,就去讲它是怎么点着的。那就够了。

你们全福音商人也要这样做。你不要,不要等着成为一个传道人;只要去见证主已经为你成就的。那是你们聚集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见证主为你所做的。这会照亮别人,让他们也被点着。会幕里的灯台就是这样点着的,从一盏到另一盏;不是一道奇怪的光、新的光;而是同样的光。意思是,一直以来都是同一位神在发光。
现在当我们低头的时候,让我们对这位伟大的作者说说话。
24

天父,现在聚集在天上。我们晓得这不是一个教堂建筑,毫无疑问,基瓦尼俱乐部、许多不同的团体和国际狮子会等等都在这里聚集过。但今早它是一座教堂,因为天国的代表聚集在一起。我们从这些见证和赞美诗里已经感觉到,我们感受到了伟大君王的同在。我们知道他在这里。

现在我们作为儿女,向你献上我们嘴唇的赞美;哦,可能并不整齐,但却是儿女。主啊,你明白这点。即使我们再怎么高雅、有知识,但那可能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只是虚假的表演。但当我们发自内心地向你献上我们心中对你的爱慕时,我确信它必蒙悦纳。
25

现在我们祈求你用圣灵的绳索把我们系在一起,将我们的心聚集在一起,藉着神的道向我们说话。

主啊,祝福这个小小的分会,赐给它力量。“我耶和华栽种的,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从我手里夺去。”主啊,作为你的仆人,我祈求你祝福他们。主啊,为了天国的缘故,坚固他们。
祝福今早在这里代表的每个教会和每个人。如果今早这里还有人是没有真正得救的,神啊,我祈求,就是在这个时刻,愿他们发现他们还不足以面对死亡,愿他们通过你的儿子耶稣基督来接受这永生的礼物。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26

呐,在聚会上,我想,我在聚会中已经对你们讲得很严厉了等等,所以我不想再讲一篇道了。但我认为聚在一起不读神的道,不谈论神的道,是不对的。所以我从神的道这里挑选出了一出小戏剧,一个小故事。你们有些人已经听我讲过两三次了,但我认为这值得再讲一下,你们可以在这点上再忍耐我一下儿。

我要从《路加福音》里读,在19章,从第1节读起。我想,在这种场合讲这么一个主题是很奇怪;但所有的道都是默示的,都恰到好处。我相信今早神会拿起这段话语,把它安排在它该处的位置上。
1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2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3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
让我再读一遍这节,因为我想强调这点。
3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4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5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愿主在我们所读的他的道上,加添祝福。
27

这个人,这个小人物,我们的场景拉开了,是在耶利哥。耶利哥是巴勒斯坦最低的城市,是在山谷中。耶路撒冷是在山上,在山上。

如果你注意,耶稣来到地上时,他被人用人世间最下等的名字称呼。他的到来……他被称作别西卜,那是他们能给予一个人的最恶毒的称呼了;那是魔鬼,算命的,邪灵。他们称他的工作是邪灵。没有预备好的教会遇见了他,他们给了他一个可怕的名字:别西卜。
他以一个最卑微的出生来到世上:出自一个农民的妈妈,甚至都没有地方躺卧,来生出这个婴孩。我们得知,他的襁褓布是从牛的轭上取下来的,他们把他包在里面,放在马槽里,在发臭的马房里,放在马房里的粪堆上。马房甚至都不是一个真正的马房,而是山边的一个小洞。
28

他交往的都是一些最下等、最贫穷的人。他被上流社会弃绝。他被自己人,被本该认识他,但却不认识他的教会弃绝。他们没有在道上受训来认识他。

我们又发现,他来到了巴勒斯坦最低的城市:耶利哥。我忘了它是在海平面以下多少英尺,非常低。他降卑到一个地步,以至城里最矮小的人都得爬上树来低头看他。
这就是世人对他的看法。他们用人类最残忍的酷刑处死了他;他是作为一个罪犯死去的。他的死是最羞耻的,脱光了他的衣服;你在雕像等等上看到他们给他围了一块布。“但他轻看羞辱。”他们把他的衣服脱得精光,羞辱地把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他被他们用最下等、最残酷的方法处死。这是世人对他的看法。
29

但神对他的看法,却是赐给他一个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天上地上都从这名得名。他被高举,他的宝座被高举到甚至他要往下看天。这是神对他的看法。我确信这也是我们今早的看法。他超乎万名,超过了一切人所能想到的名字;甚至天上地上各家都叫“耶稣”。因着这个名,万膝都要跪拜,万口都要承认。

30

撒该只是耶利哥城里的一个商人。无疑,在人看来他是个好人。他是,让我们说,我相信,既然他是个好人,他必定属于某个教会,那个时代的一个宗派。我们就说他是个法利赛人吧。

说实在的,他并不认同他妻子的看法。我们就说他妻子名叫利百加。他不认同他妻子的看法,因为他妻子相信耶稣。她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因为她见过耶稣行了弥赛亚的迹象。她是个希伯来人,希伯来人留意迹象和先知,因为那是他们的使者。那就是他们不该认不出他的原因,因为他是以人子的身份而来。
31

你去读读这里其它跟撒该有关的经文。“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他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那时,他们控告他跟罪人来往。我们看到他们本该明白这点,但他们不明白。他们有自己的神学,要好好地生活,做好人等等,但他们不明白他们真正的弥赛亚会是什么样的。
你知道这可能会再次发生吗?这太容易发生了,我们可能会在某些方面误解了。只有一个方法能确定,就是找出他是谁,经文说:“他是一样的。”找出他在这末世要如何彰显自己。经上记着了。瞧,神若不先启示出来,他就什么也不做。他在经文中这么说:“耶和华若不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3:7]神已经启示了。这圣经就是他的先知。这是一本预言的书,从头到尾都是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不可加添任何东西,也不可删去任何东西。我们应当查考它,看看我们正生活在什么日子,因为我们可能会掉入同样的网罗。
32

所以,我们发现,在这段时间,这位撒该,我们今早的小人物,耶利哥的这位商人,他可能属于基瓦尼俱乐部,如果有这种东西或类似这种东西的话。他可能是当时耶利哥某个著名团体的成员。毫无疑问,他是他那个时代一位杰出的人士,他属于教会。

但糟糕的是,我们发现他与现代的思潮,以及众人对耶稣的看法站在一起。耶稣是道;被彰显的道就是耶稣。瞧?他站到了潮流思想的一边,认为耶稣不是一个先知,只是一个(我本来不想说这话),但就像我们今天所说的,一个“老千”,一个假冒的家伙。
33

但你瞧,撒但可以模仿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以致你很难分辨哪个是对是错。耶稣说末日会这样,太多的模仿,正如雅尼和佯庇抵挡摩西一样。

记住,摩西和亚伦能做的事,这两个人也能做。但摩西只知道,一个被印证的……呐,雅尼和佯庇决不是来拯救奴隶的。摩西是奉耶和华的名来拯救奴隶的,因为经上是这样记着的。他们告诉亚伯拉罕,“你的后裔必寄居四百年,但我必领他们出来。”所以摩西拥有主如此说。但他们可以模仿任何一种他们所行的恩赐。摩西他们知道,他们从未理会他们的模仿,他们坚定地持守住道。最后神来证明了。
34

你知道耶稣说末日也会如此,“从前雅尼和佯庇怎样抵挡摩西,这些人的心地在真道上是可废弃的。”是的,纯粹是模仿。它的确给人们带来了一点混乱。

有时候你责备他们,不是因为你不喜欢他们,乃是因为你喜欢他们。
如果你的小儿子站在大道中间,你走出去,说:“亲爱的小宝贝,我觉得你不该站在那里。”他说:“管你自己的事吧!”那会怎么样呢?你会给他一顿……你们是怎么说来着?就像我爸爸给我的那种……“外在的皮肉刺激”。是这么说的吗?这才是他需要的。
有时候,这也是你必须给教会的;不是你不喜欢小宝贝,恰恰是因为你喜欢他。瞧?爱是纠正性的。
35

耶稣没有恶待他们,他爱他们,他就必须纠正他们。

我们发现这个小个子和他妻子利百加。利百加相信耶稣是先知,是那位先知。他们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他们知道下一个出场的,下一个真正的先知就是他。瞧,他们知道那位要来;因为这预言了。先知止息了,然后他出场了。利百加看到了那个弥赛亚的迹象,她知道那是道。瞧,她仔细查考过了。
36

所以,我们的戏剧就从这里开始。对这个小个子来说那一定是个难熬的夜晚,是个难眠的夜晚,他无法入睡,整夜都在枕头上辗转反侧。我们很多人都知道那种夜晚是什么。

你瞧,利百加知道;她跟门徒等人都有联系。她知道第二天耶稣要进城。她太关心她丈夫了,她想要她丈夫被带去面对面地见到耶稣。任何一个曾站在耶稣面前的人,这肯定会带给他一些不同的东西。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是不同的。利百加想要丈夫确信她见过耶稣,见过他的工作,也知道他就是那位弥赛亚。虽然祭司和别的人都说:“这什么也不是,是伪造的,只是个骗局。”但她相信,所以她就祷告。
呐,利百加,如果你想要把你做生意的丈夫(撒该)真正带到耶稣面前,你只要开始
祷告;他会不得安宁的。
37

所以,时间临近了,第二天早上耶稣就要经过那里了。整个晚上撒该都在床上翻来覆

去,他真是可怜。利百加躺在那里祷告。毫无疑问,晚上他们醒来时,她说:“谢谢你,主啊,我知道你正在他身上作工。”
当你看到你的撒该心神不定时,只要说:“谢谢你,主啊,现在你正在他身上作工。”当你看到他变得很暴躁,他不想让你再去教会了,“远离那群人。再也不要去那里了。根本没有那种事。”只要有耐心。神正在作工。你明白吗?那正是耶稣做事的方法。瞧?他变得不得安宁,他简直受不了了。
38

我们发现,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我们的小人物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梳洗打扮,穿上最好的衣服,你知道,最好的袍子,修了胡须,梳了头发。利百加从被子里往外看,她都看见了。当时她就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撒该溜到了窗子边,回头看利百加是不是在看,是否醒了。不,他以为她没醒。他掀起帘子往外看,天刚破晓,他把自己打扮整齐了。

你瞧,当你去为某人祷告时,事情就会发生的。朋友们,这正是我们失败的地方:不祷告。祷告是根本。“祈求,就必得着。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不求,是因为你们不信。多多地求,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祈求,并相信你们所求的必得着。”然后就持守住,不要离开。如果它是圣经中的一个应许,并且已经向你启示了神要把它赐给你,就持守住它。
利百加就是这样做的。她的撒该要得救了,这已经启示给她了,所以她就持守住这个。
39

所以,当撒该开始向门外走时,利百加说:“撒该,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哦……”他说:“亲爱的,我想我要……嗯,”你知道,你可以找各种借口,撒该。“我想出去呼吸点新鲜空气。你知道,有点……”你是不是想起来,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利百加有些明白了。
所以,撒该走了出去,回头看看家里,你知道,当他走上车道时,回头看看。利百加透过窗户格子往外看,你知道,要看他在做什么,当时她就知道了。她坐下来,说:“谢谢你,主啊。我相信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让他动起来了。”
如果今早你把你的撒该带到了聚会中,他就是动起来了。他可能就坐在这里,但他动起来了。不管怎样我们已经让他走这么远了。
40

所以他出发了,回头看看是不是有人在看他,你知道。他说:“呐,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们把思想转到他身上。“我妻子被这个所谓的加利利先知搞糊涂了,而我的祭司和牧师告诉我在这些日子里再没有那样的事了。所有这些神迹奇事只是某种骗局。根本没有这种事。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要下去,给他点颜色看看。瞧,我要当面指责他,因为这会使我成为这城里的名人。我要那样做。”他就出去了。

他说:“他会从南边进城……不,是从北边进来,因为是从耶路撒冷下来,他从但往别是巴去。我要……他是从耶路撒冷下来的,所以我要去到北门。他进来的时候我会碰到他。我要站在那里,好好地看看他,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哦,今天有多少的撒该啊,说到聚会中的耶稣,“那是一帮圣滚轮。根本没有这样的事。如果我抓住了那个人,我就要……”瞧?
41

他向城门走去。但奇怪的是,你知道。他要在城门那里找一个地方,告诉耶稣他是个商人,属于基瓦尼俱乐部,属于那些协会和城里所有的妇女联谊会。他是……他是正式的会员,他杰出,受人尊重。他是一个好市民。事实上,他想告诉耶稣说他不需要到城里来;他们有许多传道人,有很多教会;他们那里不需要他的想法。你知道,他大摇大摆,挺胸昂首地走在街上。哦,天啊。什么?哦,如果他们能做这种事的话,拉比可能会让他做执事的。他往城门走去。

42

但奇怪的是……你知道,不知怎么的,很奇怪,凡是耶稣现身的地方,通常都会有人去听他。瞧?在他到那里之前,他听见了喧闹声。他们唱着各种诗歌,“至高处荣耀归于神,”他们唱着所有这些优美的赞美诗,一些人尖叫、呼喊。耶稣在哪里,那里就总是有很多的喧闹声;这很奇怪,不是吗?瞧,那只是……

你知道,一天,耶稣进了圣殿,哦,是进了耶路撒冷。他进去时,人们折下棕榈枝叫喊。那些人站在那里,就是那些协会的大教授等人和祭司们,说:“让他们闭口。”
耶稣说:“他们若是闭口,石头马上就会喊出声来的。”瞧?只要他在,就会有东西要喊出声来。是的。
43

你知道,当亚伦走进耶和华的荣光中,走到荣光面前,他必须要受膏,他的衣裳上必须挂着石榴和铃铛。当他们听到这响声时,那是以色列人知道亚伦还活着的唯一方式。我想,那也是神知道我们是不是还活着的唯一方式,就是当你听见一点响声的时候。任何死的东西都是这样,必须是有什么临到了它。他们必须藉着发出的响声来判断他是不是还活着。

44

撒该在那里听见这一切的喧闹声。当他到那里时,城门口挤满了人,城墙上,到处都是人。毕竟他只是一个小个子,所以他想:“我怎么才能看到他呢?你知道,他身边有那么多圣滚轮,我根本都看不见他。”他说:“我知道,我在这里是见不到他的,因为我太矮小了。”

“但我知道他要去我的竞争对手那里吃午饭。我实在看不出他是个有智慧的人,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来我的生意场所,我的餐馆。但他要去莱文斯基的餐馆。”我希望这里没有叫莱文斯基的。“总之,耶稣要去他的餐馆。其实,我供应的饭菜是最好的,为什么一个人会……利百加是他教会的一个成员,干嘛他还要去那种地方呢?”
45

“哦,”他说:“我知道一件事,我要去哈利路亚大道与荣耀大街的交叉口。他会经过那条路的。”那是真的。就在那里,在城市的街上,哈利路亚大道与荣耀大街的交叉口,你总能在那里找到他。

所以他离开了人群,跑到了那里,现在他想,他梳理整齐,说:“当他走到拐角处时,我会告诉他的;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要经过这条路,所以我要……当他经过的时候。”然后,他又开始想:“你知道吗?那群人会跟着他的。”
他们总是会跟着的。“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不是小鸡,不是属地的鸟类。天上的鹰必聚集在尸首周围。小鸡是鹰的表弟,你知道;它在地上,在老鼠等东西能吃到它的地方。但鹰在高高的树上搭窝,没有人能抓住它。寄生虫搅扰不了它,它们飞得太高了。食肉动物和啮齿动物等等也搅扰不了它们,它是鹰。它们喜欢鹰的食物。这圣经就是。
46

你知道,耶和华自己就是鹰,他称我们是小鹰。他的先知是鹰,先见。

鹰飞得太高了,没有别的鸟能跟得上它。如果鹞子试图跟随它,会散架的。是的。那就是今天的问题,太多的人试图模仿。不久就会露馅的。你让它往高里飞一点,所有的羽毛都会脱落。羽毛都得脱落。是的。它们会掉到地上的。记住,它必须是一只特别受造的鸟。能跟随这道的人必须是特别受造的,为神所造,而不是神学院。我们发现,它飞得很高,如果它的羽毛都留不住,对它又有什么益处呢?
另外,当它去到上面,如果它去到上面,瞎眼了,什么也看不见,那又有什么用呢?瞧,当它去到那里时,它也必须要有眼睛,知道它在做什么。这才是神的鹰。你去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回来预言要发生什么事。你明白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想,后面那个黑人弟兄今早能非常清楚地明白。注意。
47

接着我们发现,他说:“如果我站在这里,那群人也同样吵闹,他永远听不见我的声音。他们尖叫,举止失常,我对他的责备就不会有任何意义了。”很好。他又说:“但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这里有一棵桑树。我要爬上那棵桑树,他经过的时候,我就会看见他了。我要从其中的一根枝子上探出身来,告诉他我所要告诉他的。他就知道我是撒该,是这儿的这个好宗派的成员。我要告诉他我属于哪里,我的祭司对他是怎么想的。”那可能是好的。

48

他四处观看,心想:“呐,接下来的是,第一根枝子离地大约十英尺高。”而他只有大约四英尺高,他如何爬上那另外的六英尺呢?瞧?所以,他在寻思他怎么才能上到那里。他没有别的方式上到那里,他只能爬上这棵树。他到处看遍了,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你知道,早上的垃圾箱还没有处理,垃圾桶就放在拐角处。他想:“只要我能把那个垃圾桶挪到这里,我就够高了,能上到那里,抓住第一根枝子。我下决心要见到他。我想见到他。”

你知道,这是一件很不同寻常的事,当一个人想见耶稣时,他会做一些非常激进的事。瞧,神正在对付他。那是什么?利百加的祷告蒙应允了。瞧?
49

瞧,他走了过去。那天早上,收垃圾的还没有来,垃圾桶非常重,他举不起来。他太矮小了。他又试了一次,举不起来。他只有一个方法能挪动垃圾桶,那就是用手臂抱住它,把它抱起来。但他穿着他最好的袍子。

但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当你真的想见耶稣时,你什么事都会做的。瞧?你什么事都会做的,如果你真的想见耶稣的话。所以他走到了那里,瞧,撒但也要竭力拦阻你去那样做。撒但会把一切放在……每次他都会用一些的污点来阻挡你,让你看不到耶稣。他会竭力用任何东西来蒙蔽你。但如果你下定决心了,神就必为你开一条路。今早他也正在经过这条路。不要让撒但把任何东西挡在你的路上,“你的时间,这个,我必须做这事。”只要安静地坐一会儿。
50

他蹲下去,弯下腰,穿着一件精美的袍子。这下,他可是把自己搞脏了。他搂住这个垃圾桶。就在他搂住垃圾桶开始抱起来的时候,他的竞争对手转过街角走了过来。

撒该,这就跟这里一样。你说你决不会走进一群圣滚轮当中,但你已经在这里了。
瞧,他站在那里。他抱着这个垃圾桶站在那里,满脸通红。哦,他的竞争对手说:“瞧,撒该在这儿,这个餐馆老板在这儿,他换工作了。他找到新职位了。瞧,你知道,他给市政府干活了,开始倒垃圾了。”哦,这是很不寻常的,如果你定意要见耶稣,你什么都会做的。撒该抱着垃圾桶,满脸通红,腮帮子都鼓了出来。他走到那里,走到树下,把垃圾桶放下。他四下里看看,一直等到他们转过拐角。
51

然后他爬到垃圾桶上,然后又攀上了树。嗯哼,对不起,我不应当那样说。攀,你知道,就是……多少人知道“攀上树”是什么意思吗?瞧,那就没关系了。瞧,换句话说,他爬上了树。

他爬上树,就坐在那里。说到脏,他全身都是垃圾,他可真是一个“污染大户”。
有时候,神会让你成为那样。阿们!今天我听见有人说;你知道他们的新方法吗?我希望它永远不会进入到五旬节派的领域,不过我确实看到它正在渗进来;进来握握手,说:“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我想要看到他们跪在祭坛上,死去,敲打,叫喊,流口水。你知道,当你……我们以前有几匹马,当我们喂它们苜蓿,那种很甜的苜蓿,里面有蜜,这会使马流口水。当你离迦南地够近时,你也会流口水的,你知道,吃迦南地的蜜。
52

我们发现,现在撒该在树上了,他擦掉新袍子上的垃圾。他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做。只要某个人为你祷告,你就会做奇怪的事。他像那样擦掉了垃圾;拔掉膝盖和手上的刺儿,坐在那里把它们拔下来。他说:“瞧,我简直脏透了。我就坐在这。你知道,利百加告诉我说那个人是先知。现在我要等候,我要藏起来。”于是他坐在两根树枝交叉的地方;那坐着比较舒服。

撒该,当你走到了那么远,今早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你现在也正坐在两条路会合的地方,你的路和神的路。瞧?当你今早有意来到这里,呐,利百加的祷告差不多就要蒙应允了。你现在正坐在两条路会合的地方,你的路和神的路。
53

他坐在那里,心想:“利百加说他是个先知。所有的这些事,他能知道人心里的意

念,并把它揭示给人们,跟他们说他们有什么问题。哦,这件关于拿但业的事,他来时,耶稣就跟他说他是在一棵树底下。你知道,我不想冒险。我要把自己遮起来,遮在树中。我也是在一棵树上。我不相信他是先知。我就是不相信,因为我的祭司告诉我说没有像先知这回事。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
54

当然,你晓得我是在用戏剧的形式讲明一个要点。

于是他拉过所有的树枝把自己遮盖起来,把自己整个都遮掩得很好,他说:“当他走上哈利路亚大道,再从哈利路亚大道转到荣耀大街,就在拐角处;当他从那边走上来,转弯时,我要给自己留出一片大叶子,这样我就能往外看,看到他。我要把叶子掀起来,他绝对看不见我在这里。当他经过的时候,我要好好地看看他,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当他经过这里时,我要把这些枝子推开,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我要把这事告诉他。”于是他在那里坐了一会儿。
55

不久他听到了喧闹声。耶稣来的时候总是会有那些喧闹的声音。他转过了街角。撒该先看到了什么?一群人聚集在街上。他说:“我真高兴我在这棵树上,这样我就不会又跟他们混在一起了。”他在树上,坐在那里,全身都掩盖了起来,没有人会认出他;他的竞争对手也不知道他在这树上。他只留下一片叶子,可以掀起来往外看,再把叶子放回去,他剩下的部分就全都遮起来了。于是他掀起了叶子,人们正聚集在拐角处。

你知道,琼斯先生带着那个生病的孩子来了。那天撒该在自己的餐馆里听见祭司和医生讨论过这事,说那个孩子快要死了,孩子发烧,医生想给他退烧,但怎么都退不了烧。那个孩子绝对不能走出那间屋子。但现在,他自己的顾客竟成了这么一个狂热份子,竟然在三月的凉风中把孩子带了出来。他们把孩子包在一条毯子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何等的狂热!当他再来我的餐馆时,那孩子肯定已经死了;我要告诉他,我要给他一点颜色瞧。”
56

不久喧闹声越来越大了,所有的人都跑到了街上。第一个转过哈利路亚大道的街角,去到荣耀大街上的,当他们转过街角时,我们发现一个身体魁梧、秃头、名叫西门的渔夫,说:“大家请让开好吗?”十一个门徒跟在他后面,说:“请你们让一下。我们的夫子昨晚刚参加了一场大聚会,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大的异象临到。他今早累了,要去吃早饭。请你们行行好,让一下,好吗?”

琼斯一家带着这个小孩出来了。那个高大的渔夫和很多人都说:“请你们往后退。”“哦,我们有一个小孩,就快要死了。医生都放弃他了。请你让我们把孩子放在……”
“对不起。他们全都想这样做,我真的不能这样。你得站在外面。他就要过来了。请你让一让,好吗?”
57

这时,我能看见,这个守望人从塔楼,他正在树上观看,他看见琼斯先生和琼斯太太双膝跪在人群中,说:“主神啊,莫把我弃掉。哦,恳求救主格外垂怜,请听我祷告。既有别人被主选召,莫把我弃掉。”

当耶稣经过时,停了下来,说:“琼斯先生,你可以把孩子带来吗?”那有点令人信服。
他今天还是一样的。不需要祷告卡。不需要一群人。需要信心,就像瞎子巴底买在耶稣经过的时候,在城门的另一头所经历的。你注意那地方,离耶稣有两百码远,耶稣怎么能听见他的声音呢?“哦,大卫的子孙耶稣啊!”这个让他停了下来。触摸了他的衣裳。耶稣转过身来,说:“带他来这里。”是的。
他们把小孩带到那里。耶稣唯一做的,只是按手在小孩身上。几分钟后,父亲把孩子领了回去,孩子便在街上跑来跑去。烧退了。
这使撒该软化了一点。他说:“也许他真是个先知吧?”这使他有点相信了。
你知道,这种事使我们信服,因为他是道(不是“我过去是”),“我是。”
58

耶稣来到树下,撒该心想:“哦,”他把这片叶子掀起来,往下看。耶稣到了树下,撒该心想:“他会是个先知吗?可能是。”你瞧,你必须有信心。“他会是吗?”耶稣走到树下,低着头,他很柔和地走着。

当你见到耶稣时,总会有一些很特别的事情,你被改变了。你再也不会是老样子了。我听说了他;你听说了他;但当我看见他—他的道,我再也不可能是老样子了。他有一些东西,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有一些东西是跟主教、红衣主教、教皇等人不一样的。他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59

小个子撒该被触动了。利百加的祷告蒙了应允。耶稣来到树下,撒该心说:“哦,我回去后可能要向利百加道歉了。他在去莱文斯基餐馆的路上;那没关系。如果他去另一家餐馆吃饭,对我来说,也没问题了。”瞧,他已经见到了耶稣了。

当耶稣走到树下时,他停住了,抬起头来,说:“撒该,下来!今天我要跟你回家去吃饭。”耶稣知道他在上面,也知道他是谁。
60

弟兄姐妹,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今早也要经过这里。他这一个礼拜都跟我们在一起,他从这里穿过了这座城市。如果这个……

你知道吗?如果总统来了,约翰逊总统来到托皮卡,就会升旗,街上张灯结彩,他会受到隆重的欢迎。但耶稣来时,却几乎没有什么人想要见他。你甚至得安排警察护卫着总统进城,但我们这儿却有很多空位。看到差别了吗?他们不在乎能不能见到耶稣。
我希望撒该今早在这里。当耶稣经过这条路时,那是他在对你说话。
撒该从树上下来了。当然批评者要说:“这人是个罪人。”
他说:“主啊,我若通过讹诈取得了什么东西,必还他一百倍。我必归还。我若欺骗了任何人,我准备去纠正过来。我准备好了。”
让我们低头。
61

撒该,今早你准备好了吗?为什么你不从树上下来呢?为什么你不过来?耶稣正经过这里,走过你的心,跟你交谈。会不会有……当你们低头祷告时,这里是否有谁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其实一直都有一点怀疑”?记住,他自己也是一个虔诚的人。“我一直都有点怀疑,但现在我相信。神啊,除去我的不信。不是向伯兰罕弟兄举手,因为除了我自己和神以外没有人能看到。我要举手,说:’哦,温柔的救主,莫把我弃掉。听我卑微的喊声。使我成为一个真信徒,主啊。今天来跟我回家,住在我家里。”

“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你愿不愿举起手,说:“神啊,记念我”?主祝福你,祝福你,还有你。“神啊,记念我。今早请跟我回家。我知道你在这里。我知道你知道我的心。你正在对我说话。你知道我做过的错事。你知道即使我属于一个全福音教会,但我还是疏忽了;我没有做正确的事。我忽略了祷告会。我把别的事放在……我做了我们的信仰所不赞成的事。”
62

“我是个女人,我知道我穿戴错了。我剪了头发。我涂了化妆品。我本该是个全福音的女人、姐妹。主啊,可怜我。今天我要你跟我回家,从现在起我要做一个基督活的榜样。”你有没有感觉到神的同在,使你举起手,说:“为我祷告。”神祝福你,神祝福你,还有你。神祝福你们,姐妹们。是的。

63

天父,一些撒该和撒该太太掀起了树叶,往外看。他们认出了耶稣,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在哪里,并向他们启示他们错了。这里许许多多的手举起来了。愿你今天跟他们回家,父啊,去到他们家里,住在他们心里。愿他们永不要忘记今天早上。虽然,这是一个很离奇的方式……想要在混杂的人群中造成一点幽默感。此刻,要点已经讲完了,只是让人们意识到,今早是什么跟我们站在这里:道在我们城里、在我们中间彰显了。主耶稣亲自道成了肉身,藉着人的肉身亲自在运行。哦,神啊,愿我们亲爱的朋友们看到这点,并被带得与你更加亲近。

父啊,我再次祈求你跟他们回家,跟撒该和每一个女人、每个利百加回家。愿她知道她的祷告蒙了应允。现在我们将他们交托给你。虽然他们做错了,但愿他们毫不犹豫地接受你进到他们心里,就如这个希伯来人那天早上所做的。他说:“他岂不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吗?”所以父啊,你准备要跟我们回家。我们祈求你永不离弃我们。早餐后,求你与我们同行。今早当我们坐在这里,看到大家都喜乐、幽默、相互握手、彼此相爱,只有基督徒才能这样。
64

我想,我可能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再也不能在早餐会上,见到这样的一群人了。但父啊,我肯定,只要他们今天让你跟他们回家,跟他们同住,我就必在另一场晚宴上与他们相会,那时我们赢得了战斗,巨大的桌子在天空中铺开,我们坐着,彼此看着对方。

今早我看见坐在这里的传道人,头发灰白,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就在传道了。我想他们只是在砍掉树桩,炸平道路,使它平坦,迎接他们预言要来的这些恩赐。神啊,祝福他们,祝福他们所有的人。祝福这些牺牲自己、让她们的丈夫去传道的好妇人,还有所有的基督徒们所做的牺牲。父啊,与他们同在。
65

将来的那天晚上,我们坐在那里,互相看着桌子对面,从今以后,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对方了,直到那个时候……但是,毫无疑问,当我把手伸到桌子对面,跟他们握手时,也会流出喜乐的泪水。那时我们就要看见主出现。我们会很高兴我们从树上下来了,或许是信条的树,宗派信条的树等等,从我们的自私中走出来,从我们愚蠢的道路和对主的轻率中走出来,从我们的瞎眼中出来,进入光明。那时我们将会很高兴,看到他穿着王袍走出来,走到桌子边,拿他宝贵的手擦掉我们眼睛上一切的泪水,说:“不要哭。一切都结束了。进入那在创世以来为你们预备的主的喜乐吧。”父啊,在那之前,与我们同住,跟我们回家,跟我们呆在一起,直到那个时刻。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6

[原注:一位姐妹说方言。磁带空白。]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当我爬上树时,他仍然爱我。)
为我……(看看他为我去到了什么树上:十字架,被人藐视的树。)
在各各他。
看看他去到了什么树上,为要领你从你的树上下来。
我爱……(你们若不彼此相爱,就不可能爱他。)我爱……(现在把手伸到桌子对面,说:“神祝福你,天路客,”伸到桌子对面的人那里。)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他为你去到了那棵树上,为要领你从你的树上下来,难道你不爱他吗?你愿不愿今早就让他跟你回家?多少人愿意接受他?请举手。神祝福你们。
67

商人们,在离开前,我想对你们说一会儿话。

如果你还不是个基督徒,如果你还没有联系上……你们基督徒,你们会众,如果你接受了基督,当你举了手时,就去到其中一位牧师那里,告诉他们你做了什么。他们会接待你的。有人或有个牧师为这个男孩,这个黑人弟兄写了一封信。那是昨晚的恩典,坐在那里的年轻人看到了,他就相信了。看到了吗?那个男孩,圣灵转过来。我们到家后,比利把这事告诉了我、我妻子他们。当他在角落时,圣灵转过来,走到这里,找到了那个人,把他领回了家。神的主权。你要随身携带他。去加入一些你能够交通,并传讲神全备话语的团体。无论如何,持守那道。是的。
商人们,你知道撒该怎么了吗?他成了耶利哥全福音商人团契的成员。是的。他属于那里的分会。这听起来很离奇,但我猜那是真的。我确信,除了全福音分会,撒该不会建立别的任何东西,他与耶稣在一起。现在,撒该,你也做同样的事。
神祝福你们,直到我们明晚再见到你们。我要把聚会交还给这里的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