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619 坚持不懈

1

我确信我们与耶稣的爱。但是在人们中间这爱已经很有些冷淡了。复兴已经过去,火焰就要熄灭了。看,到了什么事情该发生的时候了。你们知道,在古罗马的神庙里,灶神庙里,火一熄灭,每个人就都回家去了,就再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了。我想那是……我想教友派的信徒就跟那差不多……应该就是那样的。

今晚,我每天晚上都删除了一些内容,但是……我……我愿意尊重神的道,因为我认为这是神的道,也就是神。是书面形式的神。字句是死的,你只有有了圣灵才能把字句激活。现在为了表示我们对神话语的尊重,让我们站起来读神的道。《马可福音》第7章,从24节读起,一直读到30节。你们有圣经的,我们来读一段经文就好像今晚又整齐地撒下一些种子,来建立我们的信心,直到那时候来到。
当我感到圣灵带领我们进入高潮时,那时每个人都会被叫到台前。不要担心,那是正常的。但只有等到圣灵到了一个地步,让你感觉到人们明白了才行。
2

否则你走到前面来又有什么用呢?你们参加过汤米•希克斯和汤米•欧斯本以及奥洛•罗伯茨的聚会,一次又一次地站在队列里,那只会让你的信心软弱。就是这样的。

如果你确信地来到这里,你不是走到你的弟兄或者别的人面前,你来这里,是因为神的灵在你里面邀请你来,那就一定有什么事要发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事情发生。但如果还没到这个地步,那你只是来兜圈子而已。来一个传道人,你上去走一圈。再来了一个传道人,你又上去走一圈。那是没有用的。一个传道人并没有什么,他并不比你的丈夫、你的弟兄或任何其他人所能做的更多。我们只是他的代表,把神的道告诉你。一些传道人有不同的恩赐,是圣经所说的这些恩赐,这些都是为了证实他的同在。
3

如果是我对你说话,或是你对我说话,互相之间不能接受,嗯,那就算了。但是满有怜悯的神赐下恩赐,并且确认证实那恩赐,那就得……他是恒久忍耐、温柔、恩慈,他不愿一人沉沦或任何人受伤害。他想确保你们每个人都进来。是的。

4

现在你们翻到圣经《马可福音》第七章第二十四节了吗?

24耶稣从那里起身,往推罗、西顿的境内去,进了一家,不愿意人知道,却隐藏不住。25当下,有一个妇人,她的小女儿被污鬼附着,听见耶稣的事,就来俯伏在他脚前。26这妇人是希腊人,属叙利腓尼基族。她求耶稣赶出那鬼离开她的女儿。27耶稣对她说:“让儿女们先吃饱,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28妇人回答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们的碎渣儿。”29耶稣对她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30她就回家去,见小孩子躺在床上,鬼已经出去了。
5

现在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头和心都俯伏,当我们祷告时,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有什么特别的事想在祷告中被记念,请你举起手,或者说:“主啊,愿今晚我被记念。”或者说:“我有一个亲人,愿今晚他被记念。”

6

我们的天父,在我们祈求以先,你就知道我们的需要了。耶稣教导我们说:“因为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但我们还是要祈求。

他是庄稼的主,他看着庄稼说:“庄稼熟了,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路10:2]他使自己跟人如此紧密地连在一起,以致他只通过人—这个代理来做事。他拣选人为他做工。他本来可以拣选太阳来传福音,他本来可以拣选风、树或星星,但是他拣选了人,将自己隐藏在人里面,向不信者隐藏,而向他愿意显现的人显现。
主神啊,我们今晚在这里没有任何其它目的,只想看到你向我们启示你自己,藉着赦免我们所犯的罪,帮助我们,鼓励圣徒向前走,拯救罪人,呼召那些背道的人回到天父的团契,回到信徒—长子的教会。主啊,求你恩准。
你知道每一双举起的手背后是什么。你知道那手下面是什么。你知道他们的愿望。我为他们献上我的祷告,愿你应允他们每一个人的愿望。主啊,我的手也举起来了,应允我们所求的。
7

求你祝福我们所读的你的道。当我们讲这个主题的时候,求你将其中的含义为我们解开,好让我们更明白神。今晚我们离开的时候,愿我们能像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话,主从死里复活后,他们一整天与他同行,与他交谈,却没有认出他是谁。主啊,今晚在这个城市里,无疑也有许多人与你同行过,与你交谈过,但是却从来没有辨认出你的同在。

但是在那天晚上,当你……当他们请求你进去与他们同住(就是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当你关上门坐下来的时候,你做了一件事,正如你被钉十字架之前所做的那样。没有其他人那样做。你按你自己的方式做事,他们因此就认出了你是复活的基督。但很快你就从他们眼前消失了。他们怀着轻松喜乐的心,立即去到其他的使徒那里,说:“主果然从死里复活了。”
当我们今晚离开这座房子的时候,愿我们能看到你出现并做你在被钉十字架之前所做的同样的事,因为你应许,在末世要再次这么做。主啊,求你恩准,当我们离开的时候,能像那两个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他的名、为他的荣耀这样祷告。阿们。大家请坐。
8

今天晚上我想用一个词来作为我的讲题,叫做“坚持不懈”。

你可能会说:“伯兰罕弟兄,对于今晚坐在这里的三、四百人来说,这个词太小了。”或更多的人。我不太会判断会众的人数。你说:“那是一个很小的词。”瞧,我不在乎词的大小,而只在乎我要讲的内容。
呐,“坚持不懈”,按照韦伯斯特词典的解释,是指……它是指“你要持久不懈”,持久不懈地争取实现某个目标,做成某件事情,努力做好一件事。你这样持久不懈地争取时就叫做坚持不懈。
9

呐,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坚持不懈。他们必须坚持不懈。你能做到坚持不懈的唯一途径就是先对你所要做的事拥有信心。如果你没有信心,只是心血来潮,你就不可能坚持不懈。但当你真正地明白那是真理,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你,你就能坚持不懈了。

历代以来,任何能做成一些事,并对要做之事有信心的人,都是那些坚持不懈的人。
10

例如,被称为我们国父的乔治•华盛顿,当他跨过冰封的特拉华,争取战胜英军的时候,他就做到了坚持不懈。他坚持不懈,就没有任何东西……当时他的战士们中,有一半人脚上连鞋都没有,他们用破布缠着脚。寒风刺骨。他祷告了一个通宵,心里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英军或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止他,冰冷的河流也不能。他祷告透了,没有任何的障碍可以阻挡他。他坚持不懈,他达到了他所争取的目标,因为他拥有从神而来的答案。

11

当一个人得到了从神而来的答案,就没有什么能阻拦他。

今天的大多数人,就像我昨晚所说过的,拥有的是希望而不是信心。你看见人们来到圣坛前,他们所建立的只是希望。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确据……”所以它不是神话,不是想象。是你已经得到的东西。你已经得到它了。你有了信心之后,就会欢喜得像你手中已经握着一个实在的东西一样。
12

举一个例子,如果我饿得要死,我知道买一条面包需要二角五分钱,可以买一条面包。呐,当我手里拿着二角五分钱时,我会高兴的就像已经有了一条面包一样,因为那是买面包所需要的钱。

当我心里知道我已经接受了,并相信神已经给我了,那这信心带给我的喜乐,会让我觉得就像已经得了医治一样,因为反正我是要得医治的。我此时已经有了实底,没有人能够从我这里夺去。我知道这是对的,我可以藉着这个坚持不懈了。
13

当神告诉说什么事情要发生,就像异象或什么……我已经见过成千上万次的异象,你们许多人可以作证,一次也没有落空过。当神说了什么时,我不会……如果他今晚说:“到国家公墓去,因为我早晨要让乔治•华盛顿复活。”我就会邀请全世界的人来观看,因为那一定会发生。

神的道不会落空。神从来没有失败过,也不可能失败。只有一件事神做不了,就是失败。他不可能失败。神就是他的道。
14

呐,挪亚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科学发达的时代,也许那时候人们能把雷达发射到月球上。耶稣说挪亚的时代是那样的。“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

我们知道,在埃及我们能看到金字塔。今天我们不可能重建金字塔。我们没有能力建它。他们掌握了原子能,或者什么能力来建造金字塔。我们怎么也不可能把那些大石头砌上去。我们也不可能复制狮身人面像,没有办法建。我们没有制造木乃伊的材料,使尸体防腐,几千年后看了还那么正常。我们失去了那些技术。那时的染料不会褪色,他们拥有的许多东西是我们一无所知的。他们所造的金字塔正好位于地球的中央,不论太阳在什么位置,金字塔周围都没有一点影子,一点影子都没有。啊,他们那时候的建筑技术远远超过我们今天。
15

挪亚生活在那种充满智慧和科学的时代。是的。他是一个先知,耶和华告诉他天要下雨。作为对主声音的先知,主的道临到他的先知,挪亚听到了神的声音以后,即使天从来没有下过雨,也不管别的任何人怎么说,但他知道天要下雨了。

在那之前从没有下过雨。神用地里的泉水等等滋润地上的菜蔬。天空中从来没有过云朵,但是挪亚还是知道水要从上面而来。神会怎么做呢?挪亚不知道。但是他如此坚持不懈,他去造了一艘方舟,是按照神吩咐他的规格造的,因为他听到了神的声音,当神的声音向他彰显时,他站立在神的同在中。这应该使重生的教会火热起来:坚持不懈。
16

我不管有多少评论家嘲笑这一点,有多少人说不可能是这样的、并且出去用科学来证明。他们可能把雷达发射到月球上证明天空中没有水存在这回事。但挪亚知道,他站在神的面前,神已经向他说话了,并且神清楚地证明那是他的道。他站在神的同在里,他坚持不懈。无论如何他都要建造方舟,没有人来帮助他,他就自己建造。他坚持不懈,因为他知道这是神的道。于是他造了方舟。

17

我想到摩西,他是一个伟大的学者,他聪明绝顶,以至于能向埃及人传授智慧。他能教导其他的教师们。他懂得埃及人所懂得的一切神学,也懂得他的家族希伯来的神学。他是一个聪明机智的人,一个伟大的……我们学到过,他是一个军事家,但因着一件事他彻底地失败了。他杀了一个埃及人,他的教育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他们控告他,说:“难道你要杀我们,像杀那埃及人吗?”他本以为他的同胞兄弟会理解他的。就这样,他悲惨地失败了。

18

这件事让我想到了这个题目。这也是为什么今晚我们的制度是失败的。这是为什么我们永远不能把人们“教育”到神那里去;我们也永远不能把人们“宗派”到神那里去。我们已经试了所有的制度,全都失败了,就像巴别塔一样倒塌了。人们总是要那么做。

神,永不改变的神,在伊甸园里就做出了决定,要如何拯救人类。一旦神做出了一个决定,这决定就永不改变。他不能改变。他不会变得更聪明一些,因为他是一切智慧的源泉。不管我们的科学怎么说,只要是与这智慧或者说是神的道相抵触,那就是违背的,是错的。我不管那些说法是如何被科学验证的,也仍然是错误的。
19

神决定要用一个清白无罪者所流出的血来拯救人类。人们试图建造城市,试图联合,试图建造通天塔,把他们教育进去,但是他们总是离神越来越远。除了来到耶稣的宝血之下,人类无法得到拯救。那是神会见人的唯一场所。不是藉着他的智力,不是靠他多么聪明,被多少人选举当上祭司或主教,或整个州的监督,不管是什么,是传道人,或执事等等,那都不是神会见人的地方。神只在流血的地方会见人。那是以色列人唯一能遇见神,敬拜他的地方,就是在流出的血之下。那是神提供的方法。别的方法都不管用。在流出的宝血底下,神会见人并与人同在。

20

摩西,这个逃跑的知识分子,逃跑的先知,在沙漠的深处娶了一个美丽的埃塞俄比亚女人,一起过日子,生了一个孩子,就是小革舜。有一天,这个八十岁的、看去像是毫无用途的老传道人,在沙漠深处转悠着,忽然看见一丛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于是他走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就走到了神的面前。他听到了神的同在,听到了神的声音,他在神的面前,因为这个火柱挂在荆棘里,向他说话。在这之前他甚至不敢靠近埃及,他知道法老会要他的命,但现在却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他了。

有时候,当一个人进到神的同在中,听到了神的声音,他就会做在常人看来是非常激进,荒唐的事。
21

呐,第二天……这位原先害怕带兵进攻埃及的人,这位害怕带着全埃及的奴隶进攻法老的人;然而第二天,这个八十岁的老人,胡子长得垂到了腰间,锃亮的秃头,手拿拐杖,老婆坐在骡子上,腿上抱着个孩子,目光坚定,下埃及荣耀神去了。

“去哪儿啊,摩西?”
“下埃及,去征服它。”一个人的入侵,为什么?他曾进到了神的同在中。他看到了神用一根拐杖能做何等的事。他不知道若是他率领一支军队能做什么,但是他知道他用一根拐杖能做什么。
我不知道神能用一个宗派做什么,但是我知道神能用一个完全听从他的人做什么。那正是神所需要的:一个人,那就是你。他坚持不懈,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
22

摩西曾进到了神的面前,在一件奇迹中听到了神的声音。他知道神是烈火,就在那燃烧的荆棘的火柱中。他所受过的一切教育,他的一切神学知识立刻离开了他。他只知道一件事:那里有一位神,他接受了神的命令。一根拐杖就足够了,因为他曾在神的同在中。

不管埃及有多少训练有素的人,都没有任何影响。这些对摩西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已经去到了神的面前,他坚持不懈。他手中拿着一根拐杖,下去要从成千上万训练有素,手持盾牌的兵丁那里,接管埃及。试图去阻止他吧!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他成功了,他下去接管了,因为他是坚持不懈的,他确定知道自己去到了神的面前,在神的同在中听到了神的声音。阿们!不是听到了声音就行,而是必须符合圣经的声音。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要用神的道来检验。
那声音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我应许过要救以色列人,现在是时候了。我听见了他们所发的哀声,看见了埃及的督工辖制他们,我记得我的应许。我下来要救他们,现在我打发你去做这件事。”这就够了,摩西看见了神的荣耀,于是就出发了。
23

大卫坚持不懈。他来到当时正站在山崖上的以色列军中,越过小溪,在另外一边就是非利士人。有一个叫歌利亚的挑战者,比平常人高大粗壮两倍,手指头就有十四英寸长,握着一支好几英尺长的矛,他站在那里就能用矛像这样把往山上来的人挑起来,扔下去。他可以把他们打下去,然后用矛挑起来,扔出去。

当敌人知道自己占有优势时,就喜欢吹牛。所以歌利亚说:“咱们不需要让太多人流血了。”他说:“扫罗,你们叫一个人出来,跟我单挑。如果我杀了他,你们就服侍我们。如果他杀了我,我们就服侍你们。”看,敌人处于优势时是多么猖狂……
24

以色列军队的每个战士都吓得发抖,连盔甲都穿不住了。扫罗,这个他们当中最有能力的人,比他军队的每个人都高出一头,但他也不敢惹歌利亚,尽管他是耶和华所膏抹的。

但从旷野里来了一个溜肩膀、面色光红的小个子,手里拿着一个弹弓。那个巨人找错了吹牛的对象。大卫说:“难道你们竟容忍这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站在那里,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难道你们竟让他做这种事?”
大卫的哥哥们说:“你这淘气鬼,回去放羊吧,那才是你该干的!”
消息传到了扫罗那里。扫罗说:“把那个小伙子带到我这里来,让我看看他。”
25

大卫走上来了,一个溜肩膀、脸面光红的小伙子站在那里,可能头发还垂下挡住了眼睛。扫罗说:“你不能挑战那个人,你只是个小孩子,一个脸面红光的小孩子,而他自幼就作战士。”他说:“你不能与那人交战,我佩服你的勇敢,但那个人个子太魁梧。”怎么回事?扫罗说:“让我看看你能不能穿我的盔甲。”于是扫罗把自己的盔甲穿在大卫身上,并给了他一个盾牌。

啊,那可怜的大卫连站也站不起来了。他说他不懂得怎么用这东西。他发现扫罗的神学“马甲”不适合一个属神的人。
于是扫罗说:“我会派这小伙子去读书,读个哲学博士、法学博士什么的,再看他能做什么。”
大卫说:“我不懂得怎么用这些东西,快给我脱掉。我不懂得用这些东西,但有一件事我知道,就是我为我父亲放羊,有时来了头狮子把一只羊叼走了。我就去追赶它,因为我父亲指示我看顾那些羊。”阿们。
任何好牧人都是羊群的看守人。大卫说:“我没有别的,只有手中的这个弹弓。但我用它把狮子打倒,要是它起来害我,我就把它宰了。有时熊来了,叼只羊去,我就追上它,把羊从它口中夺回来,要是熊起来害我,我就把它杀了。”他说:“以色列的神,这位天上的神,岂不更能将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在我手里吗?”
26

那小伙子坚持不懈,因为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并且深信神能保全他所交托给神的,直到那日[提后1:12]。是的,他只有一个弹弓,那是他仅有的东西。他说:“我要去与那非利士人交战。”他如此坚持不懈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在放羊的时候,神都如此帮助他,将羊救回给他的父亲,那更何况人了?

所有的传道人,想一想吧。今晚,我们也是这样为你们这些羊着想。魔鬼来用某种疾病攻击你。是的。它把你的健康夺去。我没有哲学博士,我没有法学博士文凭,我连小学也没有毕业。但是我知道我拥有什么。今晚我就要追上你,把你带回到绿荫的青草地上,和可安歇的水边。这是我们今晚来到这讲台的目的,来得到你,从狮子口里将你夺回,带你回来。要有耐心,注意听和观察,弄明白我们要做什么,是想要帮助你。
呐,大卫非常坚定,因为他知道他所信的是谁,他知道他所交付给神的,神一定能保守。
27

我们看到,参孙,以色列另一位伟大的士师,有的人把参孙描绘成一个肩膀像谷仓大门一样宽的人。要是这样,那一个能背着迦萨的城门走出去,或抓起狮子并将其撕成两半儿的人,就没有什么稀奇的了。但你知道,参孙只是个小不点,用我们老百姓的话来说:一个小虾米,一个头上留着卷毛,像女孩子一样的妈妈的小宝贝,留着七条卷发。这是件很奇怪的事。人们认为,一个身高十尺的巨人当然可以抓起一头狮子并杀死它了。但奇怪的是,这个小家伙看来孤立无援,直到耶和华的灵临到他!那不是参孙,是耶和华的灵。

28

那是为什么不是使徒。耶稣拣选了他们所有的人,他们几乎个个都没受过什么教育,甚至连名字都不会写。耶稣没有拣选祭司,没有拣选神学家。他拣选的是渔夫和牧人,无知识无学问的人,这样他就可以将他们握在手上,从这些无有的,造出有来。这就是神的本性。所以他没有拣选那些训练有素的学校和学者,他拣选的是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有的人。他进到他们里面,从中造出有来。

29

我们发现,这个参孙是拿细耳人,头上有七条发绺披到背后。当主的灵临到他,他什么也不怕。为什么?因为只要他能感到拿细耳人的誓约与他同在,他就坚持不懈。只要他能摸到这里的那些发绺,他就知道他是在神的旨意之中,没有什么东西能捆绑他。城市不能捆绑他。狮子不能吃他。他拾起一根枯干的驴腮骨,用它击杀了一千非利士人。

你知不知道,那些头盔,那些人的黄铜头盔有一英寸多厚?你知不知道,一根沙漠里的干骨头击打头盔,会怎么样吗?嗯,骨头会变得粉碎的。但他站在那里,用一只手拿着这根驴腮骨,击打敌人的头,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为什么?他坚持不懈。他每击打一下,都感到拿细耳人的誓约回到了他身上。
30

今晚,你们声称已经从神的灵重生的教会,站在这聚会中,看到复活的耶稣基督被印证,并声称被圣灵充满,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地在这里任由撒但把你推来搡去呢?这是一件奇怪的事。只要你能感到圣灵的同在,知道这是神对这个时代的道和他的应许,你就应该坚持不懈地努力前进到底。坚持不懈,持守住,神已经应许了。这不是你在做,是神在做。

31

童女马利亚又怎么样呢?呐,你们女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生活在一个比托皮卡还糟糕的城市里。她住在那里,但她过着一个正直清洁的生活。她已经与一个名叫约瑟的男人订了婚。有一天,她正在去水井打水的路上,一道大光出现在她面前。一位天使站在那里,是天使加百列,告诉她说她将要生一个孩子,却没有跟人同房。同时告诉她,伊利莎白,就是马利亚年老的表姐,撒迦利亚的妻子,也在年老的时候怀了孕。

你可以想象,马利亚对人们将是何等的一个笑话。想想这个年轻的女孩常常跟这个男孩子来往,结果现在她就要当妈妈了。但马利亚并不在乎这个。因为她已经去到了神的面前。她听见了神的声音。她不管人们的讽刺和嘲笑,不管他们说什么。她坚持不懈。
32

她走在乡间的山路上。那时候的女人不像今天的女人,现在的女人穿着短裙也跑上街,有的再过两天就要生产了,还跑到男人面前,真是对人类的羞辱,是的。

她隐藏了。小马利亚在当母亲之前要去到犹大的山地看伊利莎白。伊利莎白也躲藏了。无疑,有一天早晨,她透过窗帘,看到一个年轻女士往这边跑,她认出了那是她的表妹马利亚。那时候的妇女们喜欢互相拜访,互相关心。伊利莎白立刻跑出门,也许张开双臂拥抱了马利亚,向马利亚问安。
马利亚说:“我知道你就要当妈妈了。”
“是的。”
她说:“你知道吗,我也要当妈妈了。”
“啊,你跟约瑟已经结婚了吗?”
“没有,还没有结婚。”
伊利莎白看出马利亚要当妈妈了。她说:“亲爱的,你是说,你跟约瑟还没有结婚,就要当妈妈了?”
“是的。”
“怎么会这样呢?”
33

马利亚说:“圣灵要荫庇我,是已经荫庇了我。神的声音这么说。我知道你也要当妈妈了。”

她说:“是的,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可是真急人,这胎儿还没动过呢。”
呐,任何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不正常的。怀孕两、三个月就应该感觉到胎儿的生命,但这个胎儿六个月了,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所以这个胎儿是死的,六个月都没动过。她说她很着急。
她说:“但圣灵已经临到了我,”马利亚对伊利莎白说:“圣灵临到了我,荫庇了我,说我要生一个儿子,他是神的儿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当神这个属人的名字—耶稣,一从肉身之人的口中说出来,这个在女人子宫里的死胎就活了,并领受了圣灵。如果这事能发生在一个母亲子宫里的死胎身上,那对一个重生的教会又会怎么样呢?当耶稣基督的名字第一次被人的嘴唇说出来,一个母亲子宫里的死胎就有了生命并领受了圣灵。伊利莎白说:“我主的母是从哪里来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
今天我们声称有了圣灵,却因此胆怯,一动都不敢动。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如果我们真正得到了圣灵,就必会坚持不懈。
34

我离题了,走得太远了,我跑题了。现在几乎到了开始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了,但我还没进入正题呢。时间太短了。

我们所讲的这个女人,这个叙利非尼基妇人,是个希腊人,她听说过耶稣。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她听到了。
不知是怎么的,信心总能找到别人看不见的源泉。一个医生可能会说:“孩子,对你我已经尽力了。”他已经走到头了。人能做的只有这些。他看到病情已经恶化了,再也没有办法了。但是,你看,信心能找到他不知道的源泉。科学证明不了它,因为信心……
35

神的全副军装是超自然的。什么是神的军装?爱。什么是爱?你用科学给我证明有爱这种东西。爱在哪里?有多少人有爱的,请举手:爱你的妻子,爱你的弟兄,爱你的朋友?好,我想要什么人,用科学给我证明,你的哪一部分是爱。你在什么地方能买到爱,什么药店?我想买一些爱。爱,喜乐,你有喜乐吗?和平,忍耐,温柔,节制,都是些什么?全都是超自然的。

神是超自然的。你不能用科学来证明神。你只能相信神。你相信。如果你不相信,你就会说这不科学啦,那不正统啦,不对呀,那么你怎么也成不了基督徒。必须相信。我们凭着信心相信神,不是靠教育,不是靠神学。你是因信心得救的。
36

注意,信心找到别人看不见的源泉。神的道是宝剑,《希伯来书》4:12这么说:“神的道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这就是神的道。唯一能握住这宝剑的就是信心之手。别的东西不能做到,别的不能。否则你就去寻找科学之类的代用品了。你用科学、教育,握不住那宝剑。你靠教育做不到,教育太歪曲,太复杂了。你发明教育,教育又发明教育,它会努力否认自己,否定一切。你做不到。耶稣说:“这向你是隐藏的。”所以忘掉这些东西吧。你不会明白的。它是隐藏着的。当神要隐藏任何东西,那就绝对是隐藏的。

这是为什么,如果你是一个基督徒,你也是隐藏的。“因为你死了,你的生命藉着耶稣基督藏在神里面,并被圣灵封住。”[西3:3]魔鬼怎么能找到你呢?它找不到。你是隐藏的。神把你藏起来了。阿们。耶稣基督的怀抱是多好的藏身之所!
37

呐,信心能抓住神的道,并顺服它。也许你信心的手臂没有强壮到可以将它刺透,像某些人那样径直穿过去;但你只要坚持刺下去,会刺透的。只要坚持。

那个希腊女人有许多的拦阻,但她的信心却没有拦阻。信心没有任何拦阻。没有任何东西能阻碍信心。不要管任何其他人怎么说,没有任何东西能阻碍信心。让我们看看她可能碰到的“可能”。她可能……
38

有人可能对她说过:“你是一个希腊人。你们的宗派没有赞助耶稣的聚会。”但是她仍然坚持不懈。无论如何她要去,因为她已经听说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不是藉着赞助,乃是从听道来的。

注意,人们可能对她这么说:“你是一个希腊人,你不属于他们的阶层。还有……还有……他们的肤色与你不同,他们是不同的人种。”这些话都不能干扰她,没有干扰到她。
39

还有些人可能来对她说:“那简直是荒唐。神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再也没有你听到的那些医治之类的事了。他只是最近兴起来的另一个狂热分子而已。”没错,是有各种各样的假钞票,但它们肯定是从某处的真钞票仿造来的。是的。有人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些事。那伙人都是些狂热分子,一小撮……我们早就见过那些把戏了。”

但仍然有些东西吸引了这个女人,她仍然坚持不懈。对于那些向她说这话的人来说,神迹的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但对她却不是。对你的同事来说,这可能已经过去了;但对你却不是,如果你有信心的话。
40

可能还有另外一伙妇女站在拐角处,说:“马大!”我希望今天这里没有名叫马大的。“马大,你知道吗?你要是敢去那里的聚会,你丈夫肯定要离开你,瞧?我知道你女儿得了癫痫症,但我告诉你,若是你丈夫发现你去那儿了,他属于这城里的大俱乐部和大协会;你要是去那儿,他肯定会离开你的。”这对她根本就不算什么。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去。信心已经抓住了。信心是没有障碍的。

拐角处可能还有一帮人说:“你知道吗?你会成为教会的笑料的,因为你没有任何理由去那里。人们会知道你去那儿了,一旦你跟他们认同,人们就会把你当成笑料的,人人都会嘲笑你。”那对她不算什么,根本不算,她坚持不懈。
41

还有些人可能说:“他们要把你赶出教会,要没收你的会员卡。”她仍然坚持不懈。这根本拦不住她。为什么?因为她已经抓住了信心。

我巴不得能在这里停下四个小时来告诉你们类似的经历,就是那些曾被医生宣判死刑的女人、男人和孩子们,靠着神的恩典,今晚他们还活着。因为某个东西抓住了他们:是信心。这就是我想讲的。是的。
那妇人冲破了一切阻拦,一切批评,一切嘲笑,以及“你丈夫会休掉你,你会失去教会的团契卡,你不得不另找别的,你将会成为一个被抛弃的人,会被称为’圣滚轮’”。她根本不在乎这些,因为她已经看见了神。她已经听见了,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她知道其他人得了医治,为什么她的女儿不能得医治?这就是了。她胜过了。
42

她终于来到了耶稣的脚前,但注意,多大的一个打击。许多人以为只要他们到了那里,就万事大吉了,但那只是个开始。当她到了耶稣那里,她是何等的失望。应该说,对今天的我们来说,肯定会这样的。耶稣说,他受差派不是为了那个女人的种族的。

若换成你们今天五旬节教派的信徒,嗯,你早就翘着鼻子走开了,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神召会不喜欢我,我就加入一神论派。一神论派再不喜欢我,我就去神之会。我才不想忍受这种东西呢。”啊,这是为什么神迹奇事离开了你们教会,这是为什么信心离开了你们教会。明白吗?
43

甚至耶稣,这位神……注意听。正是她要去敬拜的神,这位改变了她的心意,她来相信的神,当她到了那儿,却受到了冷遇。

你们记得我昨晚所讲的杂交花之类的内容吗?今天的基督教是一种复制品,不是原作。如果你像起初的五旬节教会那样得到原本的洗礼,就没有什么能阻拦你。这就像干燥天气中,热风猛刮一座着了火的房子。没有什么能阻挡,都烧起来了。但是今天呢?不同了,今天是不同的一群人。所以我的观点是:它是复制品。
注意,耶稣给了她冷遇。而今天我们要哄他们:“我会答应你,只要你来教会,我就会把你的名片放进我的册子里,还有你的证书,我……我会看看还能为你做什么。我们会跟执事会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把你补选进执事会或什么的。”今天他们就得这样对人们做。看看我们得到了怎样的一群人?
44

但当她到了聚会的地方,耶稣对她说:“我受差派不是为你的种族。而且外邦人只是一群狗。”

啊,我们会怎么办?你会怎么办?问一问你自己,诚实一点。若有人受了冷落,要是第一个晚上没有为你祷告,你就宣称再也不来了。还说你有信心?是的。现在记住,录音带会传遍世界各地。我不是光指这儿,我指的是各处。瞧?好,你再也不来了。是的。你连坐着把道听完都不行。你瞧?“是的,我有信心”。是吗?
45

那个女人被称作狗。狗在那个时代对他们是最下等的,是不洁净的动物。当然,今天狗成了偶像了,许多女人抱着一条小狗,像妈妈一样照顾它,但却不想生孩子,因为她想出去跳舞、参加晚会,像这样狂欢,她没时间照顾孩子。她知道她可以找个笼子把狗关起来,随身带着它。绝对是的。瞧?她们不生孩子,然后去教会,在诗班里唱诗,穿短裙、休闲裤等等,还自称是基督徒;剪短头发,还说她跟神有交通,但圣经说她不是。绝对是的。我不管……注意听。

46

你说:“这些小事,你说那个干吗?”

起初,就是因为一个字,导致了一切的疾病和死亡。同样一位神,在圣经的最后一本书里说:“若有人从它里面删去一个字,或在它上面加添一个字……”所以,不管你做什么,你自称多么圣洁,你多么会跳上跳下,哭喊,说方言,在地板上奔跑,不管你做什么,或救济穷人等等,不管你是什么,这都说明不了问题。你违背了那个字,哪怕只是违背一个字,你都不能回到神面前。绝对是的。一个字都不能……你相信教条而不是神的道,因为那教条更适合你。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可以加入教会,去这儿,去那儿等等,坐在那里;这些只是会所,不是教会。你要重生进入教会,而你只是加入一个会所。你要重生进入教会,“那个”教会,而不是一个教会,“那个”教会。只有一个教会。你……
我在伯兰罕家已经五十五年了,但他们从来没有邀请我“加入”这个家庭。我生在这个家庭。是的。
47

是的,被拒绝,被叫做狗,但她仍然持守着。瞧,她有信心。她所有的朋友想让她灰心,她的家人想让她灰心,各样的东西都想拦阻她。但路上的各样障碍,正好证明了撒但想要抵挡真正的信心,但它办不到!不管任何人说什么,信心还在那儿。她坚持不懈。她继续向前。

她到了耶稣跟前,耶稣说:“我受差遣不是给你的种族,我不是被派到你们教会的。他们不合作。你们算什么东西,只是一群狗而已。”她仍然前进。耶稣说:“我是来为我的民治病的,不是来医治你们的。我不好拿儿女的饼喂给你们这群狗吃。”
她说:“主啊,你说得不错。”阿们。
信心总是承认神的道是正确的。阿们。如果你想守着教条,随你便。但信心,真正的信心承认神的道是真理。
48

她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可以吃孩子们掉在桌子底下的碎渣儿。”这个说对了,这个说对了。她不是一株温室的植物。她不是那种杂交的所谓信徒,我们今天有这种的庄稼。她拥有真正的信心。她承认耶稣是正确的。她不是要求吃像孩子们所吃的整块的饼,她只要求找点碎渣儿吃。

我们要么得着最好的,要么就什么都不要。我们会离开它,说:“我们有信心,是他们对我不公平。我走啦。”那不叫信心。那不是信心。
信心就在那里。朋友们,我想对你说的是,哪个晚上我们要在这里叫祷告队伍。我要看到所有的担架、轮椅、拐杖全都扔在地上,然后他们从这里走着出去。明白吗?除非你以正确的方式来到这里,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是的。你只不过来这儿走了个过场,某些人给你按了一下手,你就出去了。这没有用。你必须要明白你为什么来这儿,“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神。”
49

注意,记住,她从来没有见过神迹。她是个希腊人。她知道……她是一个外邦人。她从来没有见过神迹,但是她相信有这种事。而我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看见神迹,信心却持守不了一、两个钟头。

她就像妓女喇合,喇合不要……那个外邦女子,她并不要看见约书亚怎么穿着军装,或看见约书亚,她说:“我已经听说了,我信!”就是这样!她听说了并且相信了。
耶稣说:“因这句话……”她有正确的途径通往神的恩赐。记住,她是第一个神迹发生在身上的外邦人,就因为她的信心。信心承认神的道是正确的,谦卑自己,今天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50

马大在神的面前。马大是拉撒路的姐姐,她谦卑在耶稣的面前。她到达那里的时候是坚持不懈的。她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记住,她是有权责备耶稣的。当拉撒路生病的时候,她派人去找过耶稣两次。耶稣却任由拉撒路死了。但是你看,她有信心。她知道有一个跟她年龄差不多的书念妇人,孩子死了,但那女人相信神就在先知以利沙里面,她死死地缠住以利沙。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她坚持不懈。以利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是进到孩子屋里,来回走了几趟,直到神的灵,也就是神的同在临到。他伏在孩子身上,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活过来了。就因为有人坚持不懈,有人抓住了信心要到神人那里。
51

她知道,如果神在以利沙里面,他岂不是更在他自己的儿子里面吗?她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在耶稣的面前,她坚持不懈。

看上去,耶稣是想要赶她回去,或说:“他会好起来的”之类的话。但她仍然坚持不懈。
她冲破了所有的批评家所说的:“现在,你所说的那种神的医治节目在哪里呢?那一切在哪里呢?你的兄弟死了,现在就埋在那边。那位牧师从城里溜走了,直到你兄弟死后才回来。”但这些说法不能挡她的路。她冲破一切批评家,一直到了耶稣那里。她得到了她所寻求的。
52

呐,我记得在前些日子,在伯兰罕堂……今晚我看到坐在这里的一些弟兄们是从伯兰罕堂来的。有一位女士,我正要进教堂的时候……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有聚会,我们去到一起就是为了聚会。所以我们……那天晚上我没有为病人祷告。有一位妇女是从加利福尼亚来的,她得了肿瘤,光肿瘤本身就有五十磅重。他们让她坐在后面,告诉她那天晚上我们不为病人祷告,只是下来讲道,因为我刚聚完会回来。

当我走出后门的时候,有两位执事用椅子抬着她绕过房子,把她放在后门的地上。我出门的时候,她在我出去时抓住我的裤腿,说:“伯兰罕弟兄,我只求你一件事:你按手在我身上,”她说:“我的肿瘤就会消失。”她就是这么拽着我的。
那之后大约六个星期,她参加了一场聚会,她要一些姐妹们进去检查一下她。她没有做任何手术,肿瘤却一点痕迹都没有了。不管那天晚上有没有安排为病人祷告,她都是坚持不懈的。她得到了她所求的。信心找到了合适的位置,被她紧紧抓住。
53

米该雅……我等一下就要结束了。米该雅在四百个训练有素的祭司,拥有一切的希伯来先知面前,他们说:“米该雅,过来,你已经被这里的传道人协会开除了,不过只要你跟我们说一样的话,说让亚哈上去,让亚哈和约沙法上去,我们知道他们就会让你回到团契中。”

米该雅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愿神给我们更多的米该雅。瞧?
所以他等候。那天晚上异象临到了。他用神的道检验了那异象,因为神的道已经说过:狗要来舔亚哈的血,如他们对拿伯做的。所以我们看到他的异象与神的道完全一致。
米该雅第二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是坚持不懈的。他说:“可以上去,但我看见以色列众民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散在山上一般。”
54

有位大祭司,比所有的先知都大,上前打米该雅的嘴巴,说:“神的灵离开我去了哪里呢?”米该雅仍然不管他们怎么说。他站在那里,亚哈王说:“把这个家伙下在监里,”他说:“下到内监里,让他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回来再收拾他。”换句话说,要杀他的头或什么的。

米该雅说:“你若能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向我说话。”啊,他知道他站在哪里。其他人怎么想都没有任何影响,他知道自己去到了神的面前。他已经听见了神的声音。那声音跟神的道完全一致。
所以我们今晚应该看清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明白神对这个时代的应许,神的道应许了它。不管其他任何人怎么说,神的道已经这么说了。耶稣来显明他自己:坚持不懈。
55

耶稣治好的那个瞎子,他不能解释怎么得医治的,也不能跟他们辩论神学。但是他只知道一件事:他坚持不懈。

他的父母也不敢说什么。他们说:“瞧,我们怕他们把我们赶出会堂。”他们说:“他已经是成人了,你们问他吧。”
他们问:“谁医治了你?”
他说:“拿撒勒人耶稣。”
他们说:“你要把赞美归给神。我们知道那人是个罪人。”
他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我不能那么说。”但又说:“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这个人从哪里来。”
他说:“这真是怪事。你们本该是这个时代的领袖,知道一切属灵的事。这个人来开了我的眼睛,我生来是瞎子,你们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哦,他坚持不懈,什么也不能搅扰他。他已经跟神说话了。
56

拿但业不怕当着他的牧师和所有其他人的面称耶稣是“主、以色列的王”,因为耶稣说出他头一天在哪里。他不怕。

井边妇人也不管有多少人对她说,她说什么都是不合法的,因为她是一个妓女。但她遇到了从她还是个小姑娘时就仰望的一个人,知道那个耶稣以先知的身份出现了。她发现他所见到的这位先知能说出她素来所行的事。想阻挡她?我再说一遍,那就像在大风天着了火的房子,你扑不灭。她的心中燃烧着喜乐和平安的火焰。她的罪被赦免了。她看见了弥赛亚。她看见了他的面。她看见了他的道。
“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但是你是谁呢?你一定是他的先知。”
耶稣说:“我就是他。”
一个能这么做的人是不会撒谎的,她知道那一定是弥赛亚。所以这好消息必须被传扬。
57

今晚,我们更该在同样的火焰中燃烧,坚持不懈,让每个人都知道圣灵在今天是真实的,他降在我们身上,做他以前做过的同样的事,应验对这个时代的应许。我们没有坚持,我怀疑这是否真正的触动了我们?

看,注意那井边的妇人。再说一点,我就要结束了。我的笔记还剩半页纸,但是我想说这一点就结束。我想起了一个故事。然后我们就为病人祷告,可能要稍微推迟一点,也许推迟十分钟或十五分钟,请再对我多忍耐一会。
58

大约三年前,我在墨西哥城。你们这里讲西班牙语的人,有多少人认识埃斯皮诺沙弟兄?好,我猜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他是我的翻译。我们在墨西哥城。据他们所知,我是唯一的一个受政府赞助到过那里的新教教徒。你们记得瓦尔迪纳将军,他是基督教商人会的一员,接受了基督而得救,并且被圣灵充满了,他做通了政府的工作,使我能去那里。

我们在那里找到了另一个大的场地,能坐好几千人。没有座位,只能站着。你想,在这样的房子里站两、三个小时是什么滋味,而他们是站在沙漠地区的炽热的阳光下,从早上九点钟站到晚上九点钟,每天都是这样。有一天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他们站在那里,那些年轻墨西哥妇女的头发都贴在了脸上。那场雨大到我只能看到一半的听众。但他们却根本不在意,他们紧紧地抓住生命的道。
59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进了会场。我在那里一共只有三个晚上。那讲台跟这个差不多长,也许长一点点。有一个老瞎子走到台上,他们把他带上了讲台。

那个来接我的人,我叫他为“玛拿纳”,就是“明天”的意思。他做事太慢了。他总是不能准时到,哦,他东张西望,想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我在祷告,他就……所以我就叫他“玛拿纳”。
那他们先是让我从梯子爬上一面很高的墙,然后下去到讲台那里。你们有多少人认识杰克•摩尔弟兄?我猜你们肯定认识他;约翰•夏里特弟兄,还有这里的许多人。当时他们在讲台上。那天晚上,走过讲台……
60

玛拿纳分发了卡片,就是祷告卡,但比利跟他一起,确保一切都正常。他可以跟人们交谈,发给人们祷告卡,但比利要去看看一切是否都作得正确,看看他有没有卖祷告卡,他怎么做的,是否偏待人;他要确保任何想要祷告卡的人都能拿到。

那天晚上,当叫祷告卡的时候,那个老人来到了讲台。他赤着脚,裤腿都破了,手里拿着一顶旧帽子,用绳子绑着。当他走近我,他看不见,我看着这个老人。我站在那里打量着这位老人。我当时穿的衣服跟今天晚上的一样好,有人送了我一套很好的新西装,穿着很好的皮鞋。可是那个可怜的老人,穿的是一件破旧的衬衣,满身是土。他是完全失明的,双眼因白内障像我的衬衣一样白。我想,“撒但做了一件多么残酷的事啊。”这位可怜的老人可能一生中从来也没有吃过一餐像样的饭。
61

那里的经济发展是如此不平衡。想想看,比如说,彼得罗,就是彼得,他是个……他是个造砖的,每天可以赚三十比索,但他工作四天才能买双鞋。瞧?而小潘乔,哦,或者小奇科呢?他外出工作,每天才挣四比索,家里还有四、五个孩子要养活。他就得去买些便宜的阿米巴豆饼带回家。今天晚上马提娜可以得到一块,奇科可以得到一块,可是有的孩子就得不到。他们必须这么节省,才能省出钱买蜡烛,点在金圣坛上,赎他们的罪。这让我愤怒……所以你看了吧。

62

呐,那位老人站在那里,用西班牙语说着什么。他的手指上缠着很多小念珠。我对他说:“把它拿掉。”埃斯皮诺沙弟兄给我翻译。

我想,我想,“我把肩膀跟他比一下,我可以告诉他,我把衣服给他。但他肩膀比我宽多了。”我伸出脚跟他的比了比,心想,“我可以把鞋脱下来,没有人会看见的,把我的鞋给他穿。”但他的脚比我的大很多。我想,“瞧,我能干什么呢?”我想,“哦,神啊!”
如果你对人没有同情,那你就不会服侍他们。你必须得同情他们。这就是耶稣同情我们的软弱的原因。
63

我像这样用胳膊搂着他,说:“天父啊,如果我的爸爸活着,差不多就像他这个年龄。他也是什么人的爸爸啊。”我就这样子站着,我听见了他大声喊叫:“哥罗里亚阿底沃斯。”你们知道,就是“荣耀归于神”的意思。我一看,老人跟我一样能看见了,他在台上走来走去,不停地走。当然,他们必须得让领座的,差不多三、四百个领座的站在那里让大家冷静下来。然后,他们再把我领回到绳子围起的区域里。

第二天晚上我进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摞了这么高的旧围巾、帽子之类的东西,都是他们放在那里要求代祷的。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分得清哪件东西是哪个人的呢?总之都摞在那里,放在那里。那天下着雨,我到迟了一点,所以我一到就开始讲道。“信心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埃斯皮诺沙弟兄在那里翻译。
64

比利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爸爸,你得想想办法了。玛拿纳已经把祷告卡都发完了。但是那边站着一个小个子女人,一个小女子,她带来了一个死了的婴儿,是今天早上死的。”

你们见过登在“全福音商人会”杂志上的文章。记住,那种文章在付印之前必须要经过诚信认证的。医生们必须要签字声明那是真实的,然后才能付印。
上面写着,[磁带有空白]“是今天早上死的。这女人一整天都站在雨里,她不知道埃斯皮诺沙……噢,我是说玛拿纳在发祷告卡。所以她没有得到祷告卡。我请了四、五十位领座员,也不能把她从台上拉下来。她一会儿从他们底下钻过去,跟他们争论,一会儿又从他们身上爬过去。她想尽办法要上来。”
65

我说:“我告诉你,”我说:“摩尔弟兄,到这边来。”你们所有的人都认识,你们许多人举起了手,你们认识摩尔弟兄。我说:“摩尔弟兄,她并不认识我是谁,她不认识我。这里有许多传道人站在这里讲道,许多浸信会的,还有其他赞助这次聚会的。”我说:“现在,你过去为那婴儿祷告,她并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摩尔弟兄说:“好的,伯兰罕弟兄。”
他开始走下讲台,差不多走到墙那边的时候。我转过身来。人们并不知道,因为他们都不懂英语。我继续讲道:“像我刚才说的,信心是实底……”突然在我的前面,我看见一个脸黑黑的、没有牙齿的墨西哥婴孩,坐在那里向我笑,就在我面前。
66

我说:“摩尔弟兄,等一等。”我说:“叫那位女士到这里来。”比利说:“爸爸,她没有得到祷告卡。”

我说:“比利,我刚刚看到了异象。”
于是他们去到那边,把那位女士带过来了。她来了,跑到这里,跪下来,开始喊叫“帕德”,你们知道,就是“父亲”的意思。我通过埃斯皮诺沙弟兄请她站起来。我抱着那个孩子。她给孩子裹了一条蓝白条纹的毯子,全都湿透了。水直往下滴,她的头发都散了。她是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女人,可能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她不过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之间,像这样用毯子裹着那个小家伙,僵硬的尸体,有这么大。我想……
67

他们都以为我只是为她祷告了好让她走,你们知道,帮他们把这事解决了。

我把手按在那孩子身上。我说:“天父啊,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孩子,但是我刚才看见了一个墨西哥小孩的异象,看上去像是一个脸黑黑的小婴孩在笑。”我说……你们知道,他们并不翻译我的祷告。我说:“我看见了孩子在笑。”我就是这样按手的,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然后那小孩就开始蹬腿,哭了起来……人们开始尖叫起来。
我说:“埃斯皮诺沙弟兄,先不要记录下来,你派一个人带这个女士和孩子去找那个医生。”那天晚上,人们把那位医生请出来,医生签署了一份证明,说那孩子是早上九点钟在他的医院里,在他的办公室里死于肺炎的,现在大约是那天晚上的十点钟,孩子从早晨就死了,现在恢复了生命;今天孩子还活着荣耀神。为什么?因为这位母亲就像我们今天晚上所说的那位叙利非尼基妇人一样坚持不懈。这说明了神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仍然是一样
68

是怎么回事?因为她听说了那个老瞎子的事。在信仰上她是个天主教徒。他们都是天主教徒,你只要是生在墨西哥,那你自然就是天主教徒了。

那里的那些人都看见了那位老瞎子在街上讲他的见证。她就……他们都听说了那事。这位女人从来没有见过一件神迹。但是她知道,如果神能让一个瞎子恢复视力,他也能让她的孩子从死里复活,因为那是同一位耶稣基督。有时,她会让五旬节派的信徒觉得很渺小。是的,如此大的信心,因为她坚信只有神能让人恢复视力。如果神能持守他的道,恢复人的视力,也能叫死人复活。神这样做是因为她坚持不懈。我在那里就剩那一晚上了……那个晚上是为了她。
朋友们,今晚我们能不能坚持不懈?我们能不能穿透这神秘黑暗的“屋顶”,来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们的……作我们的医治者?你能这么做吗?
让我们祷告。
69

主耶稣,神啊,我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我求问神,我能不能叫一个祷告的队列?父啊,在今天这个时候,也许这里有一些初来的,也许你能向人们显明,做你在受死、埋葬之前所作的事;从此我们就知道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仍然是一样的,持守你的道。也许这里有人有足够的信心来冲破那边的障碍,那个音障,罪的障碍,不信的障碍,冲破这些,去到凡事都可能的地方。主啊,求你恩准。我们听说飞机只要冲破了那个音障,它的速度和能力就是无限的。神啊,只要我们能冲破那不信的拦阻,神迹奇事和你的应许就会是无限的,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你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70

时间可能晚了一点,我可以接着叫一个祷告的队列吗?我知道你们一直没有休息,让我们只叫一个小小的祷告队列。瞧,星期一晚上我们发的祷告卡是带A的,是吗?啊,不,我是说星期三晚上。我想到礼拜一了。星期三晚上是第一个晚上,是带A的祷告卡,昨晚是带B的,今晚应该是带C的。我们叫的是A1号到A25号,我想是这样的,对吗?是A1到A25吗?A1到A25,对吗?是A1到A15。

好的,我们叫B祷告卡,也就是昨天发的卡。我们叫B75到B100,祷告卡B。我们会叫到C等等的祷告卡。我们……B25……不,我想我说的是B75号,是吗?B75号到B100号。好的,请他们站在这边。B75到B100,请站到这边来。到这边来排好队。你们几个弟兄去一下,比利,罗伊,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让大家排好队。好的。
71

我想要你们集中精力,就一会儿。好,要很虔诚。看,有的人来了,说:“传道人领带打错了,他的西装穿错了,他的风度不好,他站得不够直。”看,你仍然没有信心。明白吗?

如果有一个人走进后面那扇门,告诉你说,他们有……要给你一张一百万美元的邮政汇票或银行汇票,你是绝不会管他是不是受过教育,你绝不会管他穿的是工作服还是晚礼服,绝不会管他是黑种人、黄种人、棕色人还是白种人的。
你要听的不是那个使者,而是他的信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有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如果你现在……
72

如果工程师在这里,我想他的名字是鲁比先生吧,前天晚上我遇见他,如果他正好在这里的话……他是负责这里的灯光等等的事,请他能为福音的缘故能多留下一会儿。

每个人都要绝对虔诚,要坚持不懈。要向前冲进那幔子里。
呐,当耶稣基督医治病人……呐,我不能说他们能得医治,我不能这么说。记住,我没有医治的能力,我没有能力,你也没有任何能力,我们中谁都没有。但我们有权柄。多少人明白这一点?
73

看这,让我问你们一些事。外面的这条马路,这条从高速公路下来繁忙的公路,就是连接收费高速公路的这条路。我看到那里的限速是每小时八十英里。从那里下来的汽车都是二百马力或三百到四百马力的。

76号请过来。他们在喊76号,B76号。可能是个聋子。请周围看一看。啊,对不起。好的,B7……是你吗,弟兄?B76号,好的。
74

呐,注意,例如,在外面的马路上有一个小警察,他太小了,以至他的帽子都盖住他耳朵了,他的体重不到一百磅。他有什么能力阻止那些汽车呢?那三、四排飞速行驶在公路上的汽车,每辆都有三百马力。他连一马力也阻止不了。那这些的车……但他只要把警徽一亮,把手一抬,他可能没有能力,但他有权柄。你会听到尖锐的刹车声,都停到路边,所有的人都得停下。为什么?因为他有权柄。

我没有任何能力。你也没有任何能力。但是我们有权柄,阿们。信心的徽章挂在神的道上。“我相信这是真理。”这个能阻止。然后你可以坚持不懈。
小警察站在那里,吹起哨子,抬起手,我告诉你,所有的车都得停下。这就是他的权柄。他相信他的权柄。
75

呐,你们每个人都相信,你们站在那里的,不要灰心,只要在那儿努力,说:“主啊,这个人对我一无所知,我肯定这点。如果他能说出来,告诉我,我就全心相信。”我们现在会知道什么呢?

谁是医治者?耶稣基督。对吗?好的,如果他就在这里,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求他。他是那大祭司,能体恤我们的软弱。对不对?好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今天他是大祭司。两千年前,当一个妇人摸到了他的衣裳,他是怎么做的?他转过身,告诉那个妇人,她得的是什么病,她的信心已经使她得医治了。对吗?好的,他今天还是一样的。他还得同样做,因为他是一样的。
现在祷告队伍准备好了吗?
76

这里上来了一位妇人,据我所知,我从未见过她。她对我完全是个陌生人。我们互相是陌生人。她说她47年和53年时参加过我的聚会……是从51年到53年,但我并不认识你。不认识。

看,即使是我一、两个星期以前见过你,可能我也根本认不出你。有很多人参加过我的聚会,从那时到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过我的聚会,你瞧?我不可能认得他们。但我说的意思是我是否……“你是否认识我?”你认识我是因为你参加过我的聚会。但至于我是否认识你,或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或你从那时到现在做过什么,或在那之前,或你想要干什么;当然,这些是我不知道的。不知道。
77

呐,我们不想在每个人身上花太多时间。有一天晚上,我停下来。我没看到,我没想到还有人,结果队列还有两、三个人。我不该那么做。我没有为他们祷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在每个人来看那都是聚会的高潮。你不想去哄着大家,你想让他们有足够的信心上到那里,抓住你所说的,然后他们就得医治了。如果你不这么做,他们就得不到医治。

78

现在,这位女士在这里,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呐,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要是耶稣基督站在这里,穿着他通过某个好人送给我的这套西装,如果他穿着这套西装站在这里,他能医治你吗?不,不能。他早已医治了你,你明白吗?“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他不能医治你。有多少人明白这是真理?医治已经完成了。

任何在这里的罪人,他不能拯救你;但他早已拯救了你,你必须接受它。
现在,如果他穿着他给我的这身西装站在这里,他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他会说……你可能说:“我病了,我有需要,或者我有一个亲人病了,”等等,或“我遇到了财务上的困难,我的家庭发生了问题,”不管是什么。他不能,他不能给你。他只会告诉你说,他已经为你这些事付出了赎价。现在有多少人明白这个?这是真的。明白吗?因为已经做成了。瞧,他不能……
79

如果你已经从什么事上被赎了,那“当铺老板”就不能再扣留你了,如果你已经被赎了的话。只要你有收据,证明那东西已经被赎了,那就解决了。他不能再扣留那东西了。

我们已经有了这收据,瞧?你只要有信心去领取就行了。如果他就站在这里,而我所有的聚会都是基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他就会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这肯定……我不知道这事,所以这更证明了那必定是他。这一定是某种能力,某种能力。关键看你认为这能力是什么。因为从人的角度来说,你知道我是不认识你的。所以必须是某种能力。如果你不相信那是他,要是你不相信那是他,当然,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了。如果你相信那是他,如果他给你说出你做过的事,或你来这里为了什么,等等,那就会加增你的信心,是不是?
80

也会增强你们下面的人的信心吗?这是我的手,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妇人。当然,她只是坐在会众中,或在祷告队伍里之类的事,可能是很多年前了。我想不起她了。愿神现在帮助我。作为恩赐……

看,就像这里的传道人们,你们听过我讲道就会知道,我不是一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教育,我不能称自己是传道人。这里有些人比我更有资格讲道。
但我的恩赐是从神而来的,因为我爱他。我相信,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那是神预定给每一代人的。神给我的这一部分是他的道,并使它再次活过来,成为辨别人心,参透万事的道。这是预言,是在《玛拉基书》第四章里应许给这个时候的,这表明我们绝对是处在末世了。
81

如果主耶稣告诉我你的问题在哪里,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愿他应允。你遭受皮肤病的折磨。你的皮肤有问题,是的。现在,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瞧?

我感觉到那边有人在想,有人说:“他是猜的。”等一下。女士,我不是猜的。有的……瞧,他们……你的想法隐藏不了,瞧?因为他就在这里。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掌管这里一切的灵。我没有猜。
那是神经上的病。你神经上的毛病困扰着你。你在为一位亲人祷告,是一个女人。她是你的儿媳妇。她遭受癫痫的折磨。是的。我没有猜,是的,没有。
只要相信。[那位姐妹说:“她得释放了吗?”]你要全心地相信,你怎样相信,就会怎样为你成全。我相信是的。我相信。如果你也相信,就必得着。
看,我不能用我的信心使她得释放,必须是她的信心使她得释放。瞧?明白了。
82

你好吗?大约在两年前我的母亲去世了。我看见你那么走上来时,我就想起她来。要是我站在这儿代表耶稣基督,而同时又是个骗子,那我不成了大坏蛋了?要是我这么做那就太可怕了。但我不是一个骗子。我是他的仆人。如果神因着他的恩典让我知道你的一些事,你会相信那是来自神的吗?

呐,为了让人们明白。看这里。瞧?一件辨别人心的事比我讲道讲到半夜更累。耶稣说:“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神的儿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我这么个罪人呢?明白吗?但以理见到一个异象,就让他惊惶数日。多少人知道这个?是的,明白吗?你不知道神赐给我们的恩典。
83

这位女士遭受胃病的折磨。你的毛病在你的胃。我看见你正在离开那桌子。是神经紧张导致了你的胃病,使你吃的食物不能消化。是胃溃疡,在你的胃里。你相信神会为你医治那个病吗?你接受它已经被医治了吗?你相信神会把你的胃病除去。神祝福你。去吧,愿主神为你成就。

绝对的虔诚。你好吗?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对吗?你参加过我的聚会,但是我不认识你,不认识。
84

你是为你自己祈求。如果你相信,那关节炎就会离开你。是的。她坐在那里,低着头祷告。只要你相信,疾病就会离开你。你的丈夫,你相信神会启示我你丈夫的病是什么吗?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吗?你一定很高兴知道,她就要痊愈了。你得的是前列腺炎,这病搅扰你。请举手。

我一生从没有见过他们。告诉我他们触摸到的是什么。现在只问一个问题,他们触摸到什么了?他们没有触摸到我,他们离我有三十英尺远。但是他们触摸到了那位大祭司。
如果我对你是陌生人,请这样挥挥手。你……你……你们两个,坐在那儿的。如果我……请像这样挥挥手,如果我跟你们是陌生人的话。是的,瞧。你们只是坐在那儿。那位女士在祷告。你看。基督站在这里,他就像在圣经里一样,转过身来,不是我转过身来,是他使我转过身来。
85

看,我不知道这些事。这就像麦克风,如果没有人对着它说话,它就完全是个哑巴。但你们通过这个麦克风就可以听见我讲话,对吗?但这麦克风自己不会讲话。它没有声音。我不认识这些人。你们有没有意识到,这是神的同在,神用这个将他的同在显给你们看?努力冲进去!

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比我年轻。我们的出生可能相隔多年,出生地相隔遥远,我们在这里第一次见面。当圣灵走到哪里,我只有跟随到那里。它是一道光,我注视着它。你明白吗?圣灵是一道光,我们知道这一点。如果主耶稣帮助我知道你的疾病是什么,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知道那不是我,而是他在做事吗?
我只是他的仆人,就像这麦克风一样。看,这张桌子是这房子里的家具之一,但是它不能说话,它能托住我的圣经。这麦克风不能托住我的圣经,但它能传达我的声音。教会里有不同的恩赐,有的是他的声音,有的是视力,有的是别的什么。但是我作为他的仆人,全靠他赐给我异象。
86

呐,如果神让我知道你的疾病是什么,你为了什么到这里来,你会相信我,相信这是神的道吗?你得的是一种感染,皮肤被感染了。

相信吗?她知道我说的是不是事实。瞧?与她谈得越多,能说的也就越多。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顺便说一下,看一下这儿。然后,剩下的人,你们可以快点把他们带过来。既然你是这么好的一个人,让我们谈几分钟。你知道有什么事情临到了你。在你我之间有一道光。你看过它的照片吗?那光就正在你我之间。我正在通过那道光看着你。瞧?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他告诉过西门他是谁。
有多少人相信这一点?我们都举起了手,我们完全是陌生人。
他们管你叫“弗洛伦斯”,你姓麦卡利斯特。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从哪儿来的吗?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堪萨斯州一个叫劳伦斯的地方来的。是的。现在,回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87

要对神有信心,明白吗?请保持虔诚。不要动。看,不要动。

神医治糖尿病。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去吧,只要说:“主啊,谢谢你。”全心地相信,你就会得医治的。
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妇科病吗?那么,去吧,只要说:“主啊,感谢你,我全心地相信。”
好的,让这位女士过来。你有妇科病,还有糖尿病。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继续走,说:“主啊,我感谢你。”全心地相信。
过来。因为神经紧张引起了胃病。你相信你现在就可以吃晚饭了吗?去吧,说:“主啊,我感谢你。”吃晚饭去吧,全心地相信。
神医治心脏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心脏病吗?好的,去吧,相信它,神会照着你所信的来行事。
88

假如我不对你说任何话,只是要表明我相信你已经拥有了的信心,按手在你身上,你相信你也会痊愈吗?去吧。你离开座位时,你的信心就已经使你得医治了。现在要确信。

过来。当然,你们任何人一看就知道这位妇女是个跛子,是天生的。你还有胃病,使你烦恼,你想……只要继续走,说:“感谢你,主啊。”全心地相信,去吧,只要全心相信。
你相信神会医治那关节炎,使你痊愈,正常地回家吗?去吧,全心地相信。
89

那里有多少人相信呢,所有的人?这里坐着有一个男的,正望着我。你们能看见那道光悬在这个人的上方吗?

真的,这个人的疾病是身体超重。是的。如果是,请举手。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的妻子坐在你旁边,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她得的是什么病吗?你相信?你呢,女士?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他的仆人吗?说“先知”会使人迷惑,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疾病是什么吗?高血压。全心相信,病就会离开你,因为你相信……
90

那个年轻的黑人,坐在那边最尽头的椅子上,急切地看着我,先生,你怎么看这个?你相信这是出于神吗?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位。你非常急切地看着我。我不认识你。你对我来说是陌生人。但你受一种病的折磨。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吗?你相信吗?是一种过敏。是的。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还有一件大事,你最大的问题是你背离了神。你很想回到神那里。如果那是对的,举起手,到这里来。我的弟兄,你的罪已经得赦免了。

你说:“你怎么知道的?”是同一位告诉我他患了什么病的神。
这里有多少人想自己的罪得赦免?你们能站起来吗?你们想自己的罪得赦免吗?我只想看到你们是否诚实。谢谢你们。你们能不能走过来,跟这位罪已得赦免的人站在一起,说:“我想要我的罪得赦免。我对此是诚心的”吗?你不能……
91

来吧,不止这些人。如果这辨别的能力能辨别病痛和疾病,它也能辨别罪。你们知道这一点。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是个罪人?这就对了。走出来,走过来。你们愿意这么做吗?就一会儿。请你走过来,站在这里,说“我想要得到赦免,弟兄,我想要神饶恕我的过错。我承认我就在他的面前,我不管我的邻居怎么想,无论如何我要过来,我坚持不懈。我想今晚得救,我相信神,我现在就要来,洗净我一切的罪。”

能叫传道人上来吗?这里有多少传道人相信这些人有权藉神的恩典而得救?我想要所有相信这个的传道人,在我们祷告时都来站到这些人周围,每一个对失丧的灵魂有负担的传道人。我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但我更清楚要听从他的声音。他叫我这么做的。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我不知道。
92

多少人知道这是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那这也一定是出于他的。一个人,任何一个人,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我们在他的面前。我们今晚看见了他在做事……“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瞧?我们看到他在这里做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现在我们能坚持不懈吗?努力冲进去。是什么使我们来到这里?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是神。你相信吗?

我想请你们这些传道人弟兄走上前来,按手在这些认罪之人的身上。
呐,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你们在祭坛前认罪的,是什么让你们上来的?你们不是凭自己的能力上来的。你上来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说服了你:你错了。你想要得到赦免。当你们看到这可怜的黑人青年,这个埃塞俄比亚的男孩站在这里;他远离了神,圣灵启示出来他是个罪人,同一个圣灵从没有藉着我的嘴把你们召出来,但是他呼召了你们,今晚你们就跟这个孩子一样站在这里。现在在神面前承认你们的罪吧。全心地相信他,他就会赦免你所犯的一切罪,并因着你的认罪和交通在今晚接你回来。只要你相信他,他就会做的。
让我们低头,会场各处的每个人都要存真正敬畏的心。让我们现在祷告。每个人都承认自己的罪。他就在这里。圣灵就在这里。这是圣灵的呼召。全心地相信,承认你的过错,求他饶恕你。传道人弟兄请为这些人祷告。
93

天父啊,我们现在奉主耶稣的名上来,为你对我们的伟大恩典和能力感谢你。主啊,我们这些不配的人,来到了这最后,时间的终点。我们祈求你延长你的怜悯,主啊,直到最后一个灵魂被领进来。今晚由于你出现在我们面前,使人们能努力克服一切困难来到这里,相信这是他们罪得赦免的时刻,愿他们从今晚起就得释放。天父啊,求你应允,愿一切的罪离开他们。

你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白如羊毛。虽红如丹颜,必变成雪白。”我们要投身到耶稣基督的宝血之下,凭着信心我们把这些人,藉着承认,带到神的面前,带到神儿子的宝血中,求你赦免他们。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恳求。父啊,求你除去他们一切的罪,带他们到你的眷顾中。因着他们的认罪和你的应许,把他们带回来。你说过你会这么做的,我知道你会的。他们是你的,父啊。我们把他们交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94

站在圣坛周围的每个人,你们真正承认你们的过错,在神的面前你们相信我是他的先知,知道在这一点上,我已经把真理告诉了你们,你们相信自己的罪已除去;现在藉着信心,你们能冲破那幔子进到神面前说:“主啊,我现在就相信你并接受你”吗?请举起手,说:“主啊,我要这么做。”圣坛周围的每一个人,都举起手说:“我要这么做,我现在相信。”神祝福你们。阿们。就是这样做的。是这样的,凭着信心,冲破那幔子。

现在,就在你们所站之处,你们已经被赦免了,现在,弟兄们,请再按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领受圣灵的洗。就在你所站的地方,现在按手在他们身上,祈求他们领受圣灵的洗。就站在这儿。
主耶稣啊,将你的能力像大风一样赐给他们。再一次赐下五旬节的经历,用圣灵的火、赦免和能力的彰显充满这些人,不是充满这屋子,而是人。奉耶稣的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