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614E 怪物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宝贵的主,我们藉着祷告再次进入你神圣的同在,首先因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和我们心里对你和你话语的大爱而献上感谢。主啊,今晚这些我全心所爱的人,他们做出了牺牲,来坐在一间炎热的房子里,因为他们更爱你的道。

主啊,今晚我们来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愿这场聚会结束时,在我们中间再没有一个软弱的人。主啊,为他们的忠诚赏赐他们。主啊,当我们出去忍受羞辱时,请藉着你的道对我们说话,加给我们力量。这样做是何等的荣幸!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我实在找不到词汇来表达我对像这样一群人的感激,就是来坐在这房子里的人。我想要说,明天我们要去堪萨斯州的托皮卡举行下一场聚会。聚会将在下个星期天结束。接着我们从那里去费城。呐,我们本来要去海外,到肯尼亚、坦噶尼喀和乌干达的部落中去。他们现在跟矛矛党人起了一个小冲突。我不能作为一个宣教士进去,但我想作为一个猎人进去。进去……他们正在安排。

通常我作为宣教士进去,去打猎,这次我进去打猎,也是一个宣教士。所以他们……他们……无论如何要去到他们那里。马特森•博兹弟兄在那里做工,想要让我进去,安排一次旅行,让我进去打猎。瞧,我趁这次旅行进去,届时他会说:“我们的伯兰罕弟兄到这儿了(去大使馆),我们可不可以在这里举行一场聚会?”瞧?那这样就可以开始并一直开展下去。我们不知道行不行,能不能那样做;但我们正在尝试。我祈求过主,如果事情发生,让他不能安排,那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迹象,我要回来杰弗逊维尔这里,传讲七号,在七月或八月,就在那段时间的某个时刻。
3

那时候,如果我们要讲,今天我们看看,我们要设法得到这儿的教室,里面有空调,因为那将会很舒服,凉快。可以坐一千五百到一千八百人,有空调,一个崭新的地方,离这里只有五个街区。一次我们要求得到它,他们不让我们得到它。不愿让我们得到它的那个人被赶出了董事会。所以,现在那里的人说我们想要得到的话,随时都可以。所以我们……我们非常高兴能得到它。我们现在可能会得到那个地方,七月的某个时候……若主现在愿意,多少人愿意祷告,如果那边拒绝我们的话?

4

你知道,我喜欢亚利桑那州。那是个很好的地区;我一向渴望去到那里。(你能不能把那个拔高一点,本弟兄,如果可以的话,因为它……是的,先生,谁帮忙把它弄高一点,因为我从那边回来……说什么?哦,那是录音的。哦,这是另一个录音的,对不起。好的,本弟兄。所以我……)

从亚利桑那州回来,进到这里,就使我喉咙有点哑,因为气候的变化。我们这里大约华氏87度到90度,有时候湿度是百分之百,那里到了零度,有时候湿度的平均数是0.05%。你简直是住在氧气罩里。从那个罩子下来到这里,你知道它会在你身上造成何等大的影响。确实会让你的嗓子不舒服等等。(插到它原来所在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本弟兄,我犯了一个错误,把它拔掉了。我原以为那是……而这是它们接进去的地方。)
5

呐,请你们每个人为我们祷告。我的确感激你们。比利告诉我有人带给我们一篮子桃子,你们的小礼物……我真是感激不尽。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觉得非常不配从你们那里接受那样的东西。我祈求神祝福你们,我知道他必祝福,因为他说:“这些事你们既做在这些人中最小的一个小子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我确信神必祝福你们。

亚利桑那州是那么好的一个地方,但有一样东西是我一直怀念的,那就是你们大家。是的。我想念你们大家。我不在乎我去哪里,我……那不是……不是你们。我在全世界的各个地方都有朋友,但那不是你们大家。关于这群人有一些东西真是……我不知道。我想念你们。
在图森,那是一个旅游城市,你知道,教会间都在争夺……你知道,有点困难。不是非常属灵,因为这样,他们彼此竞争得很厉害;这让事情很难办。如果我能有你们再加上教会,住在那边,我猜想那会很好。瞧?但我想,只要这里有一个教会,你们大家仍然来,我就仍然会来这里,直到耶稣再来。
6

所以,请为我祷告,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不是想重复这话,但当我走到你们面前时,我就变得紧张,变得忧郁,伤感,又容易激动。我本来就是那样,所以我……它把我里面都撕碎了。但是知道无论我能去哪里……我在地上所知道的人,没有一群人像这群人一样忠于我。愿神让我们如此不可分开,以至在将来的国度里,我们都一块在那里,这是我的祷告。

刚才在另一个房间领人归入基督之前,坐在门口,跟比尔•道奇谈话,坐在那里跟他交谈(他九十一岁了),他说:“我变得衰弱了。我的视力也不如以前了。”我想几年前我去见他,当时他得了彻底的心力衰竭,心肌梗塞,要死了。那个治疗他的医生,说他不能痊愈,而这个医生却死了。但九十一岁的比尔•道奇就坐在这里,瞧?我说:“比尔,像在地上干活这种的事,你可能再也做不了了,但我这样祈求:’神啊,赐给你力量,’因为你非常喜欢聚会。”那个九十一岁的老人坐汽车穿越全国,来听神的道,炎热,干燥,寒冷,不管是什么,都没有关系。神祝福那个勇敢的魂。
7

呐,我没有……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们道歉的,今早我留了你们三个小时。我没有正确地对待这信息,因为我把它打乱了,留下了一部分,跳过了一部分,等等。这是我告诉他们留住磁带的原因。让我在某个凉快的地方再重新讲它。我能感受到圣灵,但我看着你们,知道你们在扇扇子,知道你们很热,这让我很过意不去。我不想要你们受苦;我想要你们舒适。瞧?那让我烦恼。

就像我看到病人。如果我不能……如果我不能同情那些病人,我对他们就没有益处。我必须同情他们。对你们也是一样;我必须同情你们,不然我就不可能是你们的弟兄,瞧?我必须同情你们。我这样做,神知道那是真的。
8

呐,今晚我要为病人祷告。我要称赞和祝福这些人,柯林斯弟兄、希克森弟兄、内维尔弟兄、凯普斯弟兄、理事们和所有的人,因为有好的报告传来,你们怎么有秩序地设立教会,凡事都进到了正确的位置中。我很感激你们众人。主祝福你们,因为你们要竭力按秩序而行。一封又一封信被送到图森给我:“伯兰罕弟兄,现在不像过去那样了。大不一样了。如此有福地感受到神的同在。”我对此非常感激。愿主祝福你们。

9

呐,今晚我在读圣经的一处地方,或许抽出一些话来讲,读一节经文,可能是两处的经文,接着跟你们讲几分钟,然后就为病人祷告。只有几分钟,我会注意着钟表。我会尽可能快讲完它。

我的确这样想,当一群人聚在一起时,不读神的道或做一件事,劝勉一下,聚会就是不完整的。你们许多人等候着;你们许多人今晚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我多么佩服这点。我看见每个人。想一想。我在亚利桑那州那边,我想:“当我再看见他时,我要走下去跟他握手,搂着他的脖子。”现在你们就坐在这里,我能去哪里呢?你们知道。我真不知道要从哪一个开始,怎么能做完。但我爱你们,神也爱你们。
10

呐,我想我没有搞错,如果我没有把摆在这里的经文搞错,我想从《哥林多前书》第1章读,从18节读起,还要读《哥林多后书》12:11,拿出一个主题。如果我能很快找到那些经文,那我们就读一下,然后祷告,就开始,只是在一个小小的主题上对你们讲几分钟,在《哥林多前书》1章,从18节读起。

18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19就如经上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20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我可以再引述一遍吗?)……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这世上的智慧是什么呢?愚拙。)……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21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我能再读一遍这节吗?仔细听。)21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22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23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希腊人为愚拙。24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25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在《哥林多后书》12:11,保罗说:
11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称许才是。我虽算不了什么,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
11

让我们祷告。主耶稣,求你给今晚的这几句话加添祝福,就是在过去的日子里藉着伟大的使徒保罗所说出的话,使我们藉着今晚听到这些话,把它们运用在我们的生活中,得以兴盛,使我们能成为神的手所做的工作,照着他所选择的要我们成为的样式来塑造。因为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2

若主愿意,我想传讲几分钟“怪物”这个主题。呐,那是一个非常粗糙、粗鲁的题目,但我想那或多或少是照着我想要表达的方式陈述了。

你知道,今天有太多的东西让人们变成怪物,我们这样称呼。那个表达,如果谁曾听过这个词,它是指某个奇特的人,某个对其他人来说是古怪的人。毫无疑问,我们许多人对别的人来说总是怪怪的。
13

呐,一次我走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的大街上,看见一个非常古怪的人,举止古怪。他走在街上,不是在巡逻,只是下午散一下步。我走到街对面,要看他在做什么。每个人都转过身,笑他,是因为他很古怪。我注意到他有一个牌子挂在前面。我想,我要看看是什么事让每个人都在笑这个古怪、奇特的人。所以他……我注意着他。人们看见他的时候,就笑他,但他似乎有一种不同的微笑,满意的微笑。人们给他的却是另一种笑,更像是在嘲笑他。但他似乎对他所做的很满意。

14

瞧,这很值得我们去思想:就是当一个人很满意地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虽然他对别人来说是个怪物,但如果他很确定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那就由他去持守吧。当我走近这个人时,我注意到在他的胸膛上挂着一块匾或牌子,写着:“我是个愚妄人,”底下是:“为基督!”“我是个愚妄人,”用很大的字母写的;底下是:“为基督!”每个人都在取笑这个。

当这个人挤过嘲笑和胡闹的人群时,我转过来看看他背后是什么。他背后有一个很大的问号,底下是:“呐,你是谁的愚妄人?”
瞧,我想他那里有东西。你明白吗?但他似乎对他能为基督做一个愚妄人感到满意。保罗说那就是他已经成为的:为基督成了一个愚妄人。
15

全福音商人会的特洛伊弟兄,是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是个切肉的。一次因切猪肉手上得了某种病菌,我想某个知道这情况的男人或女人,可能知道那病菌是什么,它会把人吃光的。所以,为了救他的性命,他们不得不切除了三个手指。他一只手只有两个手指,但他仍继续做屠夫。

有一个小德国人跟他一起在洛杉矶的一家屠夫店里工作,他不断地引领这德国人归向基督。他说他是一个路德派信徒,这对他来说是好的。他对自己是个基督徒感到满意,因为他开始信的时候,就属于路德派教会。所以,一天晚上,特洛伊弟兄有幸带他去到教会。
16

他的名字叫亨利。“亨利”在德语中是“亨里奇”,所以他们称他“亨尼”。你们听过那个说法。他说:“亨尼,今晚跟我去教会怎么样?”

“好,”他说:“我想我该去的。”于是他去参加了一个老式的聚会,人们在那里有祷告会,他真的痛悔了,把心交给了基督。哦,第二天这个德国人可喜乐了。他不时地在房子里到处走,把手举在空中,说:“赞美归给神。谢谢你,主耶稣。”他吸引了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瞧,他对整个切肉的队伍来说成了一个怪物。他一边切肉,一边开始思想主;他哭起来了。他就放下刀,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不是歇斯底里,而是向基督表达他的爱,说:“哦,我多么爱你,耶稣!”你知道,就那样来回地走。
17

老板走过来,看见他这样做。当他哭着走下去时,老板……他没有注意到老板,他正在思想耶稣。他手举在空中走下来,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说:“哦神啊,我多么爱你。”

老板说:“亨尼,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整个队伍中的人都在议论这事。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亨尼?”
德国人说:“哦,老板,”他说:“荣耀归于神,我得救了。”
老板说:“你得什么了?”
他说:“我得救了。”他说:“我跟特洛伊弟兄去到一个小宣教团中,我得救了。耶稣进了我心里,我充满了爱。”
老板说:“你必定是去到了那帮螺丝帽那里。”[译注:这是一个双关语,“螺丝帽”在英文里跟“疯子”是同一个词。]
他说:“是的。荣耀归于神。为那些螺丝帽感谢神。”他说:“你知道,你拿一部在路上跑的汽车来说,你把所有的螺丝帽拆下来,你得到的就只是一堆废铁。”
哦,我只知道那个德国人是对的。把所有的螺丝帽都拆下来……就是螺丝帽把车连接在一起的。我想,有时候就是那个把教会结合在一起的,把文明结合在一起的。
18

几天前从普雷斯科特回来,我正注视着沙漠,注意到凤凰城外面有日本花园,那里有花,美丽的花。当我是个小伙子的时候到过那里,在那些地方放牧牲畜。母牛……没有青草,它们只靠仙人掌豆等等为生。

后来我注意到,为了利用沙漠,那里有一些复制品。在沙漠里,我们发现了仙人掌和花。我在那里的家或我们租的家……拉森姐妹,我想她今早在这里,我看见了她。她家外面有花,有一些土。那里到处都是沙子。在两户合住的房子的每一边,她都搞了一些土在大花圃里。每个早上我得出去给那些花浇水。如果我不给它们浇水,它们就会干死。它们会……还有,我得拿喷雾器,给它们喷药,让虱子离开它们,不然臭虫就会把它们吃光。
19

你走远一点,离那里三十英尺,有一些花在生长,它们生长在沙漠里,你可以往下挖二十英尺,土好像是粉桶,除了沙子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水。谁给它们喷药?瞧?这些在花圃里的花,如果你不给它们喷药,给它们浇水,白蚁、臭虫、虱子就会把它们吃光。但是虱子不能伤害在沙漠里的那朵花。那朵花也不需要每天呵护和浇水。它是造物主的作品。而这却是杂交的复制品。

我想,今天基督信仰对人们来说之所以成了螺丝帽,是因为我们有了一堆的复制品而不是真正的基督徒,一伙需要呵护和喷药才能呆在教会里的人。
20

我能想象最初的教会,他们是什么。把它跟今天的这个复制品比较一下,这个只能算是起初那真正的教会,那在神里面拥有圣灵的粗犷信徒的廉价复制品。你不需要呵护他们。你用不着哄着他们,告诉他们你要带他们进这个教会。如果他们厌倦了那个教会,他们就去另一个教会。如果他们过来这里,离开另一个教会,你要让他们做执事。那是一个杂交的复制品。

21

我想到了米开朗基罗的原画,我相信是“最后的晚餐”。我想是他画了这画。你晓得那幅原画要值多少钱吗?那将是……无数个几千美元也买不到那幅原画,因为它是无价的。它的价值太高了。但你可以花大约两美元买一幅便宜的复制品。

那就是为什么今天人们无法明白粗犷、真实无伪的信徒。他们成了螺丝帽。你知道,世界陷入了如此的老套中,以至偶尔得有一个螺丝帽来纠正它。需要某个有点不一样的人出现,他对那个世代来说是个螺丝帽。
22

那天我在想,谁能够……今天谁不是一个螺丝帽呢?你是某个人的螺丝帽。我相信世人完全发疯了。你知道吗,现在是人们不能判断对错、真理与谬误的时候?你知道政治家不能判断对错吗?你看到他们对在教会里投票反对圣经,哦,是对在学校里投票反对圣经的事上保持沉默吗?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政治家要往哪个方向倒。想一想。现在我不知道在印第安那州怎么样了,但在亚利桑那州,在学校里读圣经是违反法律的。我想在印第安那州也是一样的,几乎在整个美国都是这样,因为某个不信教的女人改变了整个的规则。记住,在我们的公校里读圣经是违反法律的,但却是信徒缴纳的税收在支持学校教导不信基督教。

政治。我们需要另一位亚伯拉罕•林肯;我们需要另一位帕特里克•亨利;我们需要一个不管政治在哪里,却能站出来,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的美国人。
23

你知道今天的传道人不能判断哪个正确,是神的道还是宗派教会?他们不知道要选择哪条路。他们不能判断对错。“我知道圣经这样说,但我们的教会说……”瞧?人们没有能力判断对与错。任何违背圣经的东西都是错的。神的道是对的,每个人的话都是虚谎的。它违背了神的道。要想站在这样的时刻,支持什么是对的,你就成了一个螺丝帽。

24

我们来看几个人物。我能想象先知挪亚在他所生活的那个伟大日子,那个伟大的科学时代,当时的人们建造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能藉着科学研究证明空中没有水。这个老头却走出来,说:“将要有雨从天上降下来。”挪亚对那个时代是个螺丝帽。他成了一个螺丝帽。

我们来想一想摩西。摩西,当他去到法老那里时,就如我们今早所讲的,摩西去到法老那里,说:“耶和华打发我来把这些奴隶领出去,”他手里拿着一根杖,与征服了整个世界的军队相对抗。置身于科学天才之中的法老,认为摩西是个螺丝帽,摩西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个螺丝帽。
25

我能想象先知以利亚在他的伟大时代,那个非常时髦的时代,亚哈和耶洗别统治世界,正如那些日子一样,耶洗别想要穿戴的各种时髦等等,她让所有的女人像她一样穿戴,涂脂抹粉,行事,学她的样式,她打扮自己的方式。当像以利亚这样的老怪人出来抵挡整个国家时,他对亚哈来说就是一个螺丝帽。是的。

先知阿摩司,他来到撒玛利亚,当时的撒玛利亚就像今天的好莱坞,像街上的女人那样穿戴,甚至公开行淫,她们乱来,住在外面,让男人……今天在你面前的几乎就是公开的行淫。
26

那天晚上,我去某个地方买些东西吃,男孩子和女孩子在那里拥抱接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知道吗,我的小姐妹,那是潜在的行淫?当一个男的亲吻你,他就跟你潜在地犯奸淫了。你决不该让他亲吻你,直到你结婚了,因为性腺,男性和女性的性腺,是在嘴唇上。你明白吗?当男性和女性的性腺混合在一起时,不管可能是在哪里,你都是潜在地犯奸淫了。你不该让男孩子亲吻你,直到你脸上的那块帕子被掀去,你成了他妻子。不要那样做。那是犯奸淫。那是混合男性和女性的性腺。

为什么男的亲男的,女的亲女的,不亲在嘴唇上呢?因为不要混杂性腺。小孩子就是藉着混杂性腺生下来的。所以,到处又都几乎是公开犯奸淫了。看看电视屏幕和你所看的一切,接吻,胡来。难怪不道德在增长。他们下贱地吻那些女人的嘴,你要知道那是淫乱。神不会赦免这个,除非你悔改。
27

呐,当这位伟大的先知阿摩司出现时,他被认为是其中的一个小先知,因为关于他的记载不太多。但他拥有主的道。他注视着那座城市,所有的都给了……在公园里,男人搂着女人坐着,女人搂着男人,简直就是现代的好莱坞。他走遍那座城,说:“你们要悔改,不然就要灭亡!”他是个螺丝帽。他几乎是向他们宣告自己是疯子。

28

施洗约翰,当他出场时,对那个时代虔诚的宗派来说他是个螺丝帽。他有机会成为一名祭司,接他父亲的班。但他不肯那样做,因为神让他远离那些信条和宗派,他的工作太重要了。他是要宣告弥赛亚的到来。他跟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都没有关系,不管是什么,他弃绝了他们整群人,说:“你们不要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对他那个时代的宗教世界来说,他是个螺丝帽。是的。

29

当耶稣出场时,对他那个时代的虔诚人来说,他也是个螺丝帽,因为他们说:“你是个撒玛利亚人。你疯了。你是一个疯子。”换句话说,一个狂热的人。他对众人来说却是:你的主和救主。难怪保罗,受迦玛列的训练要成为祭司,有一天有机会成为大祭司,在他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他被一束超自然的光击倒。他抬头看,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知道那就是引领他的人民的火柱。保罗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就是耶稣。”
保罗放弃了他的教育,放弃了他所有在神学院里接受训练过的神学,成了一个卑微的街头传道人,他是个螺丝帽。他说:“我成了愚妄人。”
人们认为他疯了,癫狂了。他告诉非斯都:“我不是癫狂。”他只知道主。但在一群虔诚的人中知道主……我希望你们不要错过这点:这个时代在一群虔诚的人中只知道主,你就是一个螺丝帽。情况没有改变过。我可以在这点上讲很多,但我要快点,还有祷告队伍。
30

马丁•路德,那个德国神甫,一天他拿着圣餐,扔在台阶上,说:“这不是耶稣基督的身体,这只是在后面做成的饼。”他宣扬义人必因信得生。他对天主教会来说也是个螺丝帽。他们本可以因此而刺杀他。他是个螺丝帽,他们就让他去了。他对那个世代来说成了一个螺丝帽。

约翰•卫斯理,英格兰正处于极为不道德的日子……那时,卫斯理公会的复兴刚好出场。整个世界都败坏了,到处都是不道德。英国国教偏离得太远了,以至于再也没有复兴了,加尔文派如此想。约翰•卫斯理带着成圣的道出场了,清除了不道德。他就成了一个螺丝帽。
31

引述卫斯理先生一次在他的书里所说的,他走在一条路上,其中一个英国教会的人……他们都认为他疯了,于是这人挡在了路上。卫斯理先生是个小个子。这个大块头的人认为他一巴掌就可以把卫斯理放倒,于是他挡在路上。卫斯理先生走上前,说:“对不起,先生,你可以让出路来吗?我正赶路。”

这个英国国教徒对他说:“我不给愚妄人让路。”
卫斯理先生礼貌地提了一下帽子,从他旁边走过去,说:“我总是给愚妄人让路。”你瞧,那是一个是螺丝帽的人。一个是为基督;另一个是为教会。所以你必定是某个人的螺丝帽。是的。
32

五十年前五旬节运动出现时,人们说:“那些人是疯子。”他们是螺丝帽,是的,因为他们出现时,谴责了那个时候在教会时代中的一切腐败。但是五旬节派做了什么?回到了那呕吐中,就是他们从中出来的地方。回到了宗派的腐败中。你知道吗?这是另一个螺丝帽的时候了。是的,这是另一个螺丝帽的时候了。没错。

注意,螺丝帽。在有螺丝帽之前,就必须有一个螺栓来适合那个螺丝帽;那个螺丝帽旋进那个螺栓中。如果旋不进去,就是个不适合的螺丝帽。注意,在挪亚的时代,凡是被旋进福音信息的,挪亚,这个螺丝帽,把他们拉进了方舟里。这取决于你的螺纹是什么,你是被旋进什么之中。如果你是被旋进世界之中,他们就会拉你;如果你是被旋进道之中,道就会拉你。这取决于你是被旋进哪个之中,你要跟随什么螺丝帽。
但是拥有神话语的挪亚,是个螺丝帽,对那个科学时代和他生活的宗教时代来说是个螺丝帽,他把那些会得救的人拉进了方舟(阿们!),就是那些预定的人,在有螺丝帽之前就被造好的螺栓。螺栓必须旋进螺丝帽。
33

所以撒但,它也有一些螺栓和螺丝帽,属于这世界王国的螺栓和螺丝帽。法老对挪亚,哦,对摩西就跟摩西对法老一样是螺丝帽。法老用他一切的科学伎俩把他的国家拉向自己。挪亚,藉着为神成了一个螺丝帽,把教会拉向应许之地。取决于你是往哪个方向旋。他把教会从埃及拉出来。正如挪亚把教会从世界拉到方舟,摩西把教会从埃及拉到神的应许之地。

耶稣说……要谨慎,因为这些螺丝帽和螺栓看起来很像。只要留意螺纹。《马太福音》24:24,耶稣说几乎连选民都迷惑了。
34

呐,美国人和全世界的宗派需要一个螺丝帽。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他们在这点、那点上都是分散的,都在争斗。毕竟,他们都是被旋进了同一个螺栓。所以神给了他们一个螺栓,赐给他们一个螺丝帽,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它要把他们都拉到一起。是的。肯定会的,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要把他们拉到一起。

你知道,不久前,这已经到了一个地步……一件事情的发生是不可能没有理由的。女人想要把衣服脱掉;她们想要穿短裙;她们想要仍然属于教会。她们想要穿所有这些比基尼或不管你们怎么叫那些东西。她们想要那样做,她们却想仍然属于教会。她们想要呼喊、喊叫、跳舞、敬拜。那是一种敬拜。
35

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向你们证明这点。像那样跳舞和做那些的事,那是魔鬼的敬拜。我可以在异教徒的土地上向你们证明这点。他们想要敬拜和维持他们的见证,还仍然呆在教会里。所以神给他们一个螺丝帽,两三个螺丝帽:一个叫猫王,一个叫帕特•布恩,另一个叫欧尼•福特,会唱赞美诗,等等,仍然声称是个基督徒。那是一个螺丝帽。但这不是旋向神的道。是的。

我说半个小时后我就会结束,现在到了。但是听着。世人想要一个螺丝帽。魔鬼会确保他们得到的。他们已经旋进它里面去了。但当世人被旋进一个螺丝帽时,有一群叫做新妇的人,也被旋进去了。就如我站在这里一样肯定,神必赐给他们一个螺丝帽,要把新妇从这种混乱拉进神的同在中。那将是一个有道的螺纹的螺丝帽。
36

几天前,一个批评者在图森对我说,他说:“你知道,一些人把你当作螺丝帽,另一些人把你当作神了。”

我说:“哦,那讲得没有错啊。”我知道他想要批评我。瞧?
他说:“人们以为你是神。”
我说:“哦,只是……”我知道人们并不那样认为。但我知道他不明白,因为他只是在皮的另一面。你瞧?我知道他并不知道。于是我说:“那并没有太偏离神的道,对吗?”瞧?就让他……就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失丧的;我们知道我们站在哪里;我们知道我们坐上了什么样的帆船,在刮什么样的风;我们知道我们的螺纹是什么,我们的螺丝帽是什么,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站立的。我说:“那并没有太违背神的道,对吗?”我说:“记住,当神打发摩西下到以色列人那里时,神使摩西成为神(是的),也使他的哥哥亚伦成为先知。”是的。耶稣说:“所有的先知是神。”他们是神,是人。是的。神有意要那样的。
37

听着,我们传讲的道和我今早所说的话,“神隐藏在皮后面,在海狗皮后面,神隐藏在人的皮肉后面。”瞧?那正是神所做的。当神在世界彰显时,他是隐藏在一个幔子后面,在一个名叫耶稣的人的皮肉后面。他蒙了帕子,隐藏在一个叫摩西的人的皮肉后面,他们是众神,不是众神,但他们是神,一位神改变他的面具,每次做同样的事,带来他的道。瞧,神那样做了。他知道人必须看见一件事。不是……

38

我们每个人生到世界……就像我今早告诉你们的,没有人敢跟随摩西到那里。神从来没有跟两个人打交道,他总是跟一个人打交道。没有人敢模仿摩西;试图模仿摩西,跟着他进入那火柱中就是死亡,肉身的死亡。所以,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样造的,你那样生下来,不是要强行进入那个超自然中,但神在地上设立了一些人来代表他,作为从他而来的大使。那位大使是由神任命的,进入伟大、不为人所知的超自然中,辨别,带出属世的头脑所察觉不到的事。它带出神的奥秘,预告现在的事和将来的事,一直都存在的事和将来的事。那是什么?神,神在皮肉后面,在人的皮肉后面。绝对是的。

39

山姆•康纳利住在图森,许多年前他曾跟基德先生来这里,得了医治,得了多年不间断的溃疡。去年秋天我去时,山姆得了结石(图森的专家医生检查到了),像弹球一样大。山姆•康纳利弟兄,你们这里许多人知道他;他是从俄亥俄州来的。他去看医生,医生说:“山姆,下个礼拜做好准备,我要把那粒结石取出来(几天后)。”

他说:“我能把结石排出来吗,医生?”
医生说:“不可能。结石太大了。”
于是他上了车,回家了。他打电话来,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你过来为我祷告。”为什么他为这样的事打电话给我呢?
我开始为他祷告,我说:“山姆,主如此说:结石必要自己排出来。”
第二天早上他把结石拿给医生,他说……医生说:“康纳利先生,我不明白它是怎么发生的。”
他说:“我是相信神的信徒,神为我把结石排出来了,从我身上取出来了。”这个医生几乎无法相信。就像他无法相信那颗大肿瘤从我妻子的腰部不见了一样,你们知道。瞧?他说……
40

大约六个月后,就是大约三个……大约两、三个星期前,山姆•康纳利因严重的心脏病病倒了(我不知道病名,冠心病,某种心肌梗塞之类的东西。那是非常危险的。不会……他们声称你无法恢复过来。),心脏病和心肌梗塞。他的四肢肿胀,脚踝肿得比大腿跟还粗。于是他们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说:“静静地带他回家或去医院。”

山姆说:“我不想去医院。”
他说:“带他回家,把他放在床上,你的头、手和脚六个月不要动。你随时都会死。”
41

诺曼弟兄打电话来,那天晚上我们过去看山姆弟兄,当我们为他祷告时,主说话了。第二天早上山姆去到医生的办公室,挽起裤子,站在医生面前,说:“医生,看一看我。”

医生给他检查心电图,说:“我不明白。回去工作吧。”他说:“你属于哪个教会?”
山姆说:“我哪一个也不属于。”
他说:“不属于那些宗派,你就不可能是基督徒。你必须属于。”瞧,那个医生只知道这些。山姆对他来说是个螺丝帽,他问那样的问题,对山姆来说也是个螺丝帽。
后来发生了什么?山姆过来,他说:“伯兰罕弟兄,对告诉我这样话的人,我该怎么说呢?”
告诉他们你属于一个教会,唯一的教会。你没有加入它,那不是宗派;你是生在它里面的。
42

大约六个月前,一位小女士靠在诺曼姐妹怀里(我忘了她的名字),是个非常美丽的小妇人,大约三十岁,她和她丈夫分开了,她得了白血病。她到了这样的一个境地,不能走动了。最后病情更糟了,医生让她躺在床上。医生看望她,直到时间到了……他们认为她只能活到下个星期三了,她到星期三时就会死。不知怎么的,诺曼太太把她从床上弄了下来,把她带过来;她坐在一把椅子上都得扶着她。小家伙坐在那里,前后倒,相当苍白,皮肤因癌症、白血病而发黄,我说:“好,我可以为你祷告,姐妹。”

她想要说话,泪水在眼睛里,她说:“我……”
我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是卫理公会的。”
我说:“我问你是不是基督徒。”
她说:“你是指属于基督徒教会吗?”
我说:“不,夫人。我是指你是从神的灵所生,爱主耶稣吗?”
她说:“哦,我一直属于教会。”
我说:“如果神让你活下去,你愿意答应我你会回到我这里,让我更清楚地告诉你主的道路吗?”
她说:“我答应神任何事。如果他留下我的性命,我必事奉他。”
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异象出现了,说:“耶和华如此说,不用准备后事了,把你为后天死亡所预备的东西都撕碎吧。(那是星期一,她星期三要死。)你不会死。”上星期天,离这个星期三有一个星期,我跟她坐在房间里。她增加了三十多磅;医生说哪里也找不到一点白血病的痕迹。她想要知道主的道路(我带她下去,在一个灌溉的沟里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可能是个螺丝帽,但是“我若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
43

我造访一个……过去在这里录磁带的小伙子,利奥•梅西尔,他有一栋活动房屋。我为一些人祷告了。我为一个名叫洛克尔的小女士祷告,我相信是的。她做过十四次癌症手术(医生都放弃她了,只能等死了),为她祷告,跟她说她不会死,而是要活。哪里也没有一点癌症的痕迹了。因为这个,她家里二十八个人站在那里,得救了,被圣灵充满。可能是个螺丝帽,却吸引了愿意来的众人归主了。它被道刻上了螺纹。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44

我收到一封信,是前天来的,放在后面文件夹里。去年秋天在一次打猎旅行中……去年春天,那是一年前,一个叫奥斯卡的印第安男孩,我们跟他在那边的大路上打猎,主的天使要在那里(我在这里告诉过你们)带出那只北美驯鹿和毛尖银灰色的灰熊。你们所有的人都记得这事。那个男孩,当我走进……去年春天他走进帐篷,巴德请我做谢饭祷告(他脱下手套,他正骑马),他戴上手套,准备出去。他是个天主教徒,跟这没有任何关系。

45

去年秋天当他能……他站在我身旁,他妈妈在后面,快要死于心脏病发作,他说:“你愿不愿到后面为她祷告?”我走进印第安人的小棚屋。他们所有人都聚在这位母亲周围,她要死了,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说。圣灵降临,通过翻译—她的女儿告诉这位母亲,发生了什么事,甚至说出了她的名字,告诉了她一切,来自哪个部落,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这位母亲马上就得了医治。

第二天早上,本来我离开了,但又返回了四十英里找一只绵羊,当我回来看他们时,他们都坐在那里,她正骑在马上,为要回来晾干驼鹿肉。我说:“昨晚我祷告时,我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我说:“路易丝,是天主教徒的祷词。你们都开始念了,当然,我由你们去。”我说:“现在我要来感谢神。我们不念祷告词;我们祷告。”
她说:“我们不再是天主教徒了。”她说:“我们像你一样相信。我们要你带我们所有人,照着你施洗的方式给我们施洗。我们想要圣灵。”
46

在回来的旅途中……男孩在此前几个月丢失了几匹马,找不到它们。向导责备他,说:“奥斯卡,你很清楚不应该像那样丢下那几匹马。到这个时候熊(许多灰熊)肯定已经把那几匹马吃光了。”

他一直靠近我站着,他说……一个晚上他说:“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我说:“可以。”
他说:“伯兰罕弟兄,请祷告神。愿神把我的小马送回来。”
我说:“巴德说熊把它们吃掉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求问神。愿神把奥斯卡的小马送回来。”
我说:“你那样相信吗,奥斯卡?”
他说:“我相信。神让我妈妈痊愈了;神告诉你熊在哪里,猎物在哪里,那位神知道猎物在哪里,也知道我的马在哪里。”想想吧。
47

一年前,我跟弗雷德•索斯曼(他今晚也在这里)和我儿子比利•保罗站在那里,圣灵降临。我说:“奥斯卡,你必找到你的几匹小马。它们会站在雪里。”信就放在那里,上个星期写给我的,我星期五收到的。寄到这里……现在就放在文件夹里:“伯兰罕弟兄,奥斯卡发现几匹小马站在雪里。”

它们怎么活下来的,没有人知道。它们……男孩……每年即使到了现在的六月份,那里的雪仍有二十到三十英尺的雪,它们怎么呆在这个峡谷里度过整个冬天的?奥斯卡可以穿着雪鞋到几匹小马那里,当然,他不能给他的小马穿上雪鞋。但他照着主的道找到了它们。这听起来可能像个螺丝帽;只要相信一次。这取决于你的螺纹是什么。
48

它不会刻上宗派的螺纹;它只会刻上道的螺纹。但世上有一些人相信那道。需要一个螺丝帽把新妇从这里抱出来。因为新郎与新妇原为一。神是一位,道就是神。它必须被道刻上螺纹,它必把新妇从这些宗派中拉出来。

是的,他想要批评我。
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了今早所谈的,神隐藏在皮肉后面,在人的皮肉后面。
49

讲完一个小故事,我就结束。很抱歉,我现在留你们在这里大约有四十五分钟了。这是一个家;基督徒的家,有一个……(我把这个告诉了这位批评者。)在这个家里,他们相信神。他们有一个小男孩,但他在暴风雨中怕得要死。闪电,哦,他真是怕死了。当闪电的时候,他就跑到桌子啊等等的东西的底下。所以,一天晚上,农场下了一场暴风雨,他们住的地方,树被刮得东倒西歪,闪电划过,晚上很晚了。妈妈对朱尼尔说:“呐,朱尼尔,你上楼去睡觉。不要怕,上去吧。”

所以,小朱尼尔穿上睡衣上了楼梯,回头看,都快哭了。他躺下,想要入睡,盖住头;他睡不着,那闪电就在窗子边闪烁,于是他说:“哦,妈妈,上来这里,跟我一起睡。”
妈妈说:“朱尼尔,没事的。那个闪电伤不了你的。”
他说:“可是妈妈,上来这里,跟我一起睡。”
于是妈妈上了楼梯,跟她的朱尼尔一起躺在床上。她说:“朱尼尔,我的小儿子,妈妈想告诉你一件事。”她说:“朱尼尔,我们是基督徒家庭。我们相信神,我们相信在暴风雨中神保护我们。我们相信那个。我们相信神照看他自己的儿女。我要你相信那个,朱尼尔,不要害怕,神与我们同在,他必保护我们。”
朱尼尔抽泣了几下,他说:“妈妈,我也相信那个。”他说:“但是闪电离窗户那么近,我想要感到神身上有皮。”于是我想,我们许多大人也同样这么想:神身上有皮,神身上有皮。这听起来对世人可能是个螺丝帽,但它却吸引了万人来归他。让我们祷告。
50

天父,正如这个小故事的经历……有时候它们的发生是为了某个原因。虽然听起来很粗糙,但我们却能明白其中的意义。主啊,今晚我们感谢你,神能在我们里面居住。我们感谢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挽回祭,就是义者耶稣的血,他是神的丰盛,是神本性一切有形有体的丰盛,他舍去自己的宝贵生命,不是从他身上夺去,而是他愿意舍去的,使我们能在他所居住的耶和华荣光的同在中,享受他的丰盛,叫我们的魂能因那宝血成圣,使伟大的圣灵本身能住在我们里面。主啊,我们就向人们,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成了教师、先知等等,神的恩赐,神自己彰显,在这个现代化的时代面前发出神伟大恩赐的光芒。

51

主啊,这个关于螺丝帽的粗鲁表达……我们知道,在这个时候需要这种东西,因为世人陷入了一个惯例中,就像今天的教会,只是加入新的教会和宗派。一个人带着道出来都会被认为是一个螺丝帽,一个疯狂的人。正如伟大的使徒保罗,他被训练要成为一个神学家,祭司,然而他却说他为神的荣耀成了一个愚妄人。他放弃了他的教育,免得人们听的是他高雅华丽的言词。他说他来,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免得他们的信心建在那样的东西上。今天教会却转向了那个,正如他所预言的:“我离去之后,必有狼进来,不爱惜群羊。”但他说他去到他们那里,是用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叫他们的信心建在神里面。

父啊,为了认识基督,他对世人来说成了一个愚妄人。主啊,今天我们也是如此。坐在这里的人被当作是疯子,因为他们准备好相信神是他们的医治,是他们永恒的归宿,并且不顾自己的名誉来敬拜神,感谢他,赞美他,在灵里自由地敬拜神。他们被当作是疯子。但你说神的愚拙(如果我们是愚妄人)比人的智慧更刚强、更聪明;因为世人凭自己的智慧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可以得救的人。神啊,我们祈求这道的作者今晚来医治病人,拯救失丧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2

我把神比作……(这样你们就不会混淆我今天所说的)神是伟大的钻石,是永恒。当钻石从非洲的蓝色石头中被取出来时……我到过矿场,观察过他们如何加工这个,弄出钻石来,它们怎么经过破碎机,大的蓝钻石和黑钻石就出来了。它们没有多少形状,没有某种形状。它们只是一块大石头。那时候它们里面其实没有一点的闪光。它们只是一块钻石,一块石头;许多是圆的,被磨平了。但这块钻石必须被切割。呐,持有一块未经切割的钻石是违法的。它必须切割,你必须有一张在哪里买的发票,因为它们值几百万美元。

我把神比作那钻石。呐,一块钻石被切割了,这样它就会反射那在它里面的,在钻石里的闪光。它必须要被切割成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形状,三棱形。把一块钻石切割成三棱形,一束光照在三棱形的物体上就会发出七种颜色,瞧?形成七种颜色。
53

呐,注意,神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瞧?他像一颗大钻石一样被切割、压伤,这样才能从他里面把恩赐反射给教会。关键不是因为光,因为即使当阳光不照在它上面,钻石的光彩也必须从切割面上反射出来。从那块碎片出来的每个小片不是被毁了,而是被用上了。许多钻石被做成维克多牌唱针。从钻石切削出来的那些唱针播放被灌成唱片的音乐。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来自基督的碎片,来自基督的恩赐,放在圣经上,向信徒说出神的奥秘。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他知道每个人。你们相信那个吗?不是钻石说:“你看我是什么,”而是它是从什么来的。钻石就是钻石,因为它是从一块钻石切出来的。圣灵的恩赐对人也是这样,它是那块钻石的一部分。它被差遣,被赐下,带来一个讲解、讲道和教导的恩赐。
54

有五个属灵的恩赐:使徒、先知、教师、牧师和传福音的。他们都是为了造就基督的身体。就像有教师、牧师一样肯定,也必定要有先知。我们知道这个。

我们相信,神要在末日彰显在他的子民中,照着圣经,要以先知的形式向选民种子彰显。那完全符合道。不是说人是神,而是说恩赐是神,瞧?那是唱针。呐,一根针不能准确地播放那张唱片。一根普通的缝纫机针不能播放唱片,必须是钻石,它是最好的。一根钻石的唱针能清晰地把它播放出来。
愿神今晚……你们生命的唱片,不管你有什么问题,不管你渴望从神得到什么,愿手里握着唱针的伟大的主,愿他把唱针放在你的生命上,向我们启示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你想要什么,这样我们就知道他在这里。
55

天父,求你应允,在我开始这个祷告队伍前,不是我计划这样做,但求你应允,使众人知道。或许这里有陌生人要接受祷告。我不认识他们,但你认识。保罗说:“如果你们说方言,没有翻方言的,或没有造就的,人们就会说你们癫狂了;但如果一个人说预言,揭示人心里的事,他们就会说:’神真是与你们同在了。’”神啊,让它再次在这个夜晚时分发生。你应许了,它就必成就。奉耶稣的名,阿们!

56

我想知道今晚这里有多少病人,在这里的……比利分发了祷告卡……发了祷告卡吗?发了。好,我猜每个病人都得到了祷告卡,但我不知道你在上面写了什么。我想他只是给你一张祷告卡,你在上面写你所想要的。是那样的吗,得到了祷告卡吗?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写在上面。

我不认识你们。这里有多少人知道我不认识你,然而你病了,你这样说:“我听你今天说:’神在皮肉后面,神在人的皮肉后面,给自己蒙上帕子。’”(但如果你有属灵的眼睛,就能打开并看见他,看到他是谁。)你们相信那个,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57

呐,如果你们全心相信。这里多少病人,知道我不认识你们,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请举手,说:“我病了,有需要。”听众中多少人心里有渴望,不是病了,而是有渴望?好的。我能看到的,几乎每个人都举起了手。

我不认识。我认识坐在这里的这个人,我肯定那是雅各弟兄,我想那是雅各姐妹。本弟兄,我认识你。有时候你们的脸……弟兄照相……让后面任何地方的人……在这个信息结束时,我在这个基础上挑战这点。
58

你们知道神应许了这事要在末日发生吗?他做过了这应许。瞧?我不能让它发生。瞧?我不能做那事,必须要神做那事。他是做这事的那位,不是我。但我相信他,不然我就不会站在这里告诉你们我不相信的事。现在你们祷告,你说:“主耶稣,圣经中教导我说你现在是大祭司,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我不在乎你在哪里。只要说:“我相信你,我凭信心相信那个人今天所说的。”那正是天使告诉我的。“让人相信你。”

如果我说出了神的道,那就不是相信我,而是相信道。如果那不跟道一致,就不要相信。但如果你相信那是道,不管是什么,你祷告,你相信,看看神是不是仍然可以揭示你心里的东西。
谁都知道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能辨明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亚伯拉罕就是这样知道那是神的,就是当他能说出撒拉在帐棚后面说什么,她在想什么,那人说:“我必到你这里来。”撒拉心里想:“不可能这样。”
59

呐,我说过他在这里要医治你们。你们对此怎么想呢?你们只要相信。呐,我不能,我没有办法,天父知道这个。瞧?我只要看它;我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我没有看到的,当然,我就不能说。但他还同样是神。如果他这样做,那会增加你们的信心吗?像那样讲完道之后,现在让我有点不太适应,但他在这里。我晓得这点。

我看到一个人,他在后面低着头,他妻子坐在他旁边,也在祷告。就在这里。你心里有一件事。你妻子在祷告。你心里有一个负担。是为了你岳母。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岳母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对不对?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她有什么问题吗?她不在这里。我看见远处。她在东部,在俄亥俄州。是的。她患了血液病。叫你妻子拿她正捂着脸哭的那块手帕,放在你岳母身上,不要疑惑,她必痊愈。相信那个吗?
在我前面这里坐着一个小女士。她在哭泣。她孩子有问题。我不知道。不,孩子没有问题。她只是有一个渴望。她渴望领受圣灵的洗。那是主如此说。要相信,孩子,你就必领受它。
60

这里有一位女士坐在这排的末了。她正在祷告。我对她来说是陌生人,但她被阴影笼罩着。你做过几次手术。我猜想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或许只是听说过我。你不是本地人,你在我们中间是陌生人。你是从威斯康星州来的。城市是密尔沃基。你的病是癌症,是在乳房上。你做了一次又一次手术,然而却没有成功。用触摸耶稣衣裳缒子的信心来相信,将它沉在你心里,事情就必成就。要有信心。

一个男的坐在角落里。他正为他母亲祷告。他对我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他,但他正在为他母亲祷告,他母亲得了跟这妇人一样的病,癌症,应该说是她怕是癌症,真的是癌症。你正在为一个人祷告,那人背上有问题,他也……我看见他喝醉了,他是个酒鬼,是你兄弟。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伊利诺斯州来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吗?法默。对不对?请举手。要相信。
61

有个人正跪着为人祷告,有人跪在褥子上。是的。你相信你所听到的是真理吗,女士?你信。如果我能医治你,我就会去医治你。但你已经被基督医治了。瞧?你只要相信。站在那里祷告的那位女士正在祷告你被触摸。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你也是从外地来的。是的。你是从伊利诺斯州来的。绝对是的。城市是伊利诺斯州的东莫林。你患了癌症。你是一个传道人的妻子。你相信吗?你要是躺在那里就会死去的。为什么今晚你不接受他,说:“我心里可以相信。凭着我的信心超越这里的任何东西,我相信我得医治了;我在神的同在中。”起来,相信,回家去,得医治吧。她站起来了。你全心相信吗?让我们赞美神。

62

天父,我们为你完全的良善和怜悯而感谢你。我们感谢你,因为你仍然在这里,就在这一切的患难中,在这个被歪曲的世界上,你仍然在这里。主啊,让你的灵继续与我们同在。我们看到你在这里,神披上了皮肉,在人的心里,赐给信心、启示和异象。你是在你教会中的神,是在你子民中的神。我们为此而感谢你,主啊。愿每个人今晚同心合意地相信,愿他们得医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63

那边有多少人有祷告卡?让那边的人往后退,走进这条过道中间。在过道上的人,从这边出来。请坐下。从这边出来。他们一结束,就让这个队列的人紧接着上来。

长老们,过来这里。罗伊弟兄,主祝福你。我不知道你坐在那里。我想要教会的执事们马上,他们可以从他们所在的地方进来。来这里帮一下忙。我要每个想代祷的人举一下手。跟在我后面这样说:“主啊,[原注:会众跟着伯兰罕弟兄念。]我相信。除去我的不信。我相信,在你的同在中,当我效法你的道,今晚手按在我身上,我要接受我的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们。
注意。“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神告诉挪亚天要下雨。天从来没有下过雨。神从未……神从未说:“当你一被祷告,就会好。”他说:“病人就必好了。”
64

他告诉挪亚天要下雨,一百二十年从未下过雨,但天的确下雨了。神告诉亚伯拉罕他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二十五年都没有发生,但他得到了。神告诉以赛亚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八百年都没有发生,但童女怀孕生子了。对不对?神应许了。不管需要多久,总之神做到了。你们相信那个的,现在就上来。

让凯普斯弟兄领唱。把线挪开……现在让大家都祷告。
65

我们的天父,我们藉着按手在这些病人身上来遵守你的命令。主啊,我不知道其它你能做的事,因为你在你的道中说你赎买了他们的医治。你已经证明了你今晚跟我们同在这里,道能辨明人心中的主意。你已经证明了这点,就是你在我们中间。父啊,我祈求你,愿你永不失败的道对每颗心都变得如此的真实,正如你说的:“如果你能相信,不疑惑,只要相信,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只信它必成就……”他没有说什么时候成就。

你告诉门徒五旬节上去那里等候。你从未说几个小时,几天,你说:“直到。”现在他们来接受他们的医治。愿他们不想别的,只想他们的医治,直到释放临到。我们作为信徒藉着按手在他们身上来顺服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6

好的。现在过来。[原注:磁带空白。]你得医治了。神祝福你。继续前进。很好。[原注:磁带空白。]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主耶稣,我为这些手帕祷告,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换一下歌词。
现在我相信,现在我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相信;
现在我相信,现在我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相信;
你们相信所求的和渴望的必蒙应允吗?它必发生。
67

我看见从芝加哥来的几个意大利朋友刚才经过队列。多少人认识从芝加哥来的博托奇姐妹?好,我们知道她最近得了神经衰弱,非常非常糟糕。但那天早上在芝加哥的基督徒商人会早餐会上,我在圣灵的启示下告诉姐妹……她跑到一边,简直不能控制自己。我说:“姐妹,你不会马上好,但你必要好。”我说:“或者是十八个月,或者是两年,就在那个架子上,你必要痊愈。”

68

那天跟她说话的时候,我听见她作见证,她太高兴了,是她一生中最高兴的时候。她正在开车。她没有平安。神的同在似乎离开了她(当然那是精神紧张,你知道),但突然间那种同在带着一股巨大的喜乐回来了。圣灵的大能降在她身上。她哭了,她哭喊,她……大约三、四个星期或一个月前他们大大地欢喜。我上上个星期天听到她作见证,她说:“伯兰罕弟兄,当我恢复过来时,我就记下来,拿了那盒录音带,到那天刚好是十八个月。”阿们!

69

你们爱他吗?嗯,他太奇妙了,不是吗?同样的圣灵能准确地预言,没有错过一次,这些年来藉着他的道,今天向你们启示神不是某个老古董或历史的东西,他是活的,现在时,他的道彰显了。在教会中,将他自己隐藏在人的幔子内,藉着你我联合在一起的信心启示他自己,把我们造成神的产品。没有你们,我什么也不能做;没有我,你们也不能做什么;没有神,也不能做任何事。所以,合起来成为单元,连接……神差遣我就为了这个目的。你们相信它,它就发生。绝对是的,瞧?完美地证实了。我不在乎你有什么问题,任何人说了什么,如果你从内心相信你要好了,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它。神这样说了。他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你们相信那个吗?当我离开的时候,多少人会在别的聚会上为我祷告?我是一个需要代祷的人。瞧,除了你们,每个人都拒绝了我。然而,在那外面有种子。
70

我寄了一封信到南非。他们不让我进去,除非我签一份文件,说我愿意给每个人施洗,往那边倒三次,脸朝前一次为父,一次为子,一次为圣灵,在另一边我要向后施洗,一次为父……教导那是教义。我写了一封信给他们,我说:“圣灵最近几年竭力让我再进南非去。他要使用我的事工,那里一天下午有三万人接受了基督。”我说:“记住,他们魂的血在你们手上,不在我手上。我已经提议去,你们却不让去。”我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当神的儿子耶稣从教会被赶出去,道被弃绝时,会是什么样的。但在这一切中,他仍然在向他的子民显明自己。你们不为此感谢他吗?

71

今晚我走过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一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年轻的妇人、年老和年轻的男人,像我一样湿透了,我想:“坐在那里,坐在那里听道,其余的世人认为那是疯子。”瞧?他们是……他们是螺栓。瞧?神在这里给它刻出螺纹,把你们从疾病中拉出来。这是道的一个应许。请记住,它开始旋紧:“我必吸引他们。我若被举起来,我必吸引他们。”他必从你们身上拉出来;他肯定会的;你只要信他。要对他有信心;不要怀疑他;要相信他。

72

为我祷告。当你没有其他人要祷告的时候,请记念我。

再相会!再相会!
再相会在……(谢谢你们大老远来,当你们回家时,愿神保守你们。)
再相会!……(向所有的基督徒问安,代这里的会众向他们致敬。愿神的平安临到你们,沙龙!)
愿神同在直到再相会。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这首歌,间歇地唱着。]再相会!
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
愿神同在直到再相会。
73

我很高兴看到有……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东西,但也有一些我知道的东西。我非常感谢你们。我很高兴与你们有这种的联系。我很高兴是你们中的一员。神与你们同在。他必同在;他总不撇下你们,也不丢弃你们。你们现在已经穿过了幔子。

今晚很高兴看见帕默弟兄,从乔治亚州来这里的一位合作牧师。朱尼尔•杰克逊弟兄也在房子的什么地方,在后面角落里;我们很高兴有他。唐•鲁德尔弟兄坐在这边。哦,太多了。我不知道。如果我漏掉了谁……本•布赖恩特弟兄在这里。其他许多人在这里,好弟兄,威尔伯•柯林斯。我们很高兴有你们所有的人在这里。我想知道我们现在能否起立一下。让我们现在低头。
再相会!再相会!
再相会在主脚前。(再相会。)
再相会!再相会!
愿神同在直到再相会。
74

你们感到跟圣灵的那种亲密的交通了吗?让我们来哼这歌。[原注:会众哼歌的时候,伯兰罕弟兄说话。]我注意到了从俄亥俄州来的麦肯尼跟我们在一起;约翰•马丁弟兄和他的兄弟。很高兴有你们所有的人。我可能会没看到你们,弟兄们。神知道你们。

……再相会!(愿你我的心和神的心成为一,直到我们再相会。)
现在我们来低头祷告。我想要让每个传道人知道我们很高兴他们来这里。所有的平信徒,你们从田纳西州、俄亥俄州和全国各地来的人。今天我在那边遇见的几个妇人,一路从波士顿来。我们的黑人弟兄们今早在这里,也是从那里来的。太多人从这个国家的不同地方来,我感谢你们,我亲爱、忠诚的朋友。神与你们同在。我称你们为我的朋友。记得耶稣对此是怎么说的吗?有一朋友,“甚至比弟兄更亲密。”[箴18:24]
当我们现在低头的时候,直到我们几天后再相会,愿神与你们同在。我想请我们忠诚的好弟兄,理查德•布莱尔弟兄,请他祷告几句解散聚会。布莱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