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531 怪物

1

让我们祷告,主耶稣,当我们今早离开这里时,能够说我们的心是火热的,因为他在路上对我们说话。我们为拥有这个伟大的机会而感谢你,使我们能同这些人们,你的儿女们,聚在这里,享受这团契的时光。天父,我们祈求,当我们旅行去到不同的地方,跟别人见面时,你的祝福会临到我们身上。

我们感谢你,为着今早在这个美好的基督徒氛围中所做的每一个见证,并为着所有那些在这条路上已经很长时间的人,也为这个年轻人,他刚刚跨过了约旦河,让我们看到人活着真实的意义是什么。主啊,我们都很感激这一点,因为晓得有一天我们也会去到那边。但现在不再属于那旧的生命,那,那只是……那是在埃及。
现在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在一起的交通。我们要读你的道,从我们相信的,神这伟大的道中讲几句话。现在求你祝福,把它放在我们心里,来继续这聚会。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2

利奥弟兄,吉恩弟兄,天路客们,我认为这是我曾拥有过的最大的荣幸之一,能亲眼看到你们在这片土地上所拥有的。这是一个……当我一越过那条小溪,看到这个场地时,我就感觉很蒙福。我……一次当利奥弟兄在录制磁带的时候,我告诉他,在他生命中肯定有一些东西对他来说远比录制磁带更伟大。当然,录制磁带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这祝福了我们,但还有别的东西。我们被塑造来做不同的事情我们都被安排有不同的事情要做。

今早来到这里看到,这个美好的小耶路撒冷就坐落在这里,我相信当我们今早来到这里时,这就是我所称为的歌珊地。记得,歌珊是他们敬拜的场所之一,是最早支搭帐篷的地方之一。见到老朋友们,和新朋友们,度过这段给我们的时光,我真是……看起来好像让你真的不想离开。这里有一些让你留恋的东西。我能明白你们众人想要留在这里的原因。瞧?有一些能抓牢你的东西。
3

我相信我从未到过比这更甜美的聚会和敬拜中,这些歌曲等等让我坐在那里,紧咬住嘴唇,跺着脚,竭力控制住自己不喊叫出来,我听到那些老歌照着我认为它们应该被演唱的方式唱了出来,那就是在灵里的歌唱。呐,那就是保罗所说的:“如果我歌唱,我就要在灵里歌唱。”我无法想象圣灵就是大声喊叫。我认为基督的灵是爱,温顺,和平的,这会把一些东西带到我们的魂里,喂养我们。我认为那才是诗歌应该被唱出来的正确方式。

4

来到这里跟你们这样一群为着基督的缘故而奉献的人在一起;有太多的东西是我想要说的了,但时间不允许我。我来是为了……我想:“瞧,我要上去看看利奥弟兄和那里的教会,那些等候主再来的基督的肢体,也是寄居在这里的新妇的一部份。

你们把自己从这世上的其他人当中分别出来,来到这里过这样的生活。我在想,这条小溪,你们现在是在约旦河的这边,你们是在这片土地上。你们来到这里,有了一次出埃及,从世界中出来,进到一个你们可以把自己聚集到一起,敬拜神的地方,完全是遵照你们良心的指引。
作为一个民主的国家,这正是我们所坚持的。我们所坚持的,就是人人都可以敬拜。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更多像这样的聚会了。瞧?是的。让世界去到他们的位置上;让神的子民去到神子民的位置上,让我们可以拥有这些。
5

我当然……如果,如果我说“阿们”并走出这门去,我要说这值得我每一个星期天都开车到这里来,甚至让我的孩子们都过来,坐在一种像这样的氛围之下。因为带来果效的总是气氛。

你可以把一粒种子埋在外面的地里。无论那粒种子受孕多么完全,它躺在那里,必须要有一种氛围来使它生长。瞧?在这之前,太阳必须要发出一定的能量,带给它一种特定的氛围。一只鸡蛋必须要有一种氛围,否则它就不会孵化。无论鸡蛋再怎么能孵化出来,但它必须要拥有那样的氛围。
6

我想,在这样的一群人中,基督徒被孵化了出来,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重生了。这也正是我出生的那种氛围。无论我走到那里,或这个冰冷的世界,或事工场等等地方,我都可以站在那里,闭上眼睛,想起这里的氛围。

这使我想起当我还是一个年轻传道人,刚刚开始时的情形。我们有一个小团契,在各人家中轮流聚会。我们也将自己从属世的事情中分别了出来。这使得我的心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在基督的爱里,我们可以聚居在一起。
我相信圣经中说:“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甜美。就好像膏油流在亚伦的胡须上,又流到他的衣襟。”
真是有很多可以说的。我……愿圣灵在我离开之后,能把这话语的意思讲解给你们听。我真想一下午都呆在这里,把吃饭等等事情都抛在一边,只坐在这里听你们唱诗。瞧?听你们唱诗,谈论,做见证,这太有意义了。
7

今晚我女儿毕业了……应该说,今晚只是毕业典礼,我必须要赶回家去。我不知道会是这样安排的,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知道要有毕业典礼。我有点忙,没注意到这点。

在他们下来的时候,我跟利奥弟兄和吉恩弟兄在一起聊天,我一直在盼望能有机会来这里,真的是很想来。我听到人们说:“瞧,他们有一个可爱的露营车的营地。他们是在一边,世界是在另一边。在这一边是完全奉献的生命等等。”
我想:“我愿意去看看这个。我真想去看看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所有在这里的人都是蒙福的。
8

我想要从圣经中读一节经文。我想,只读这一节经文就可以作为一个完整的聚会了。但我上到这里来,我想我大概只会花几分钟来讲。我只会花几分钟的时间。我只想对我现在的感受做一下评论。在《哥林多后书》中,第12章11节,我想要读一下这节。保罗说:

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们强逼的,我本该被你们称许才是。我虽算不了什么,却没有一件事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
我想,如果我能叫这个是主题的话……我想圣灵就在我们中间。我们不仅仅是读了一节经文,神藉着他的道永远活着。每一个字都是藉着启示而被赐下的,适用于各个时代。永远都不会结束。就好像一根链条,只是不断地循环。圣经永远都不会结束。
9

我记得,当我读到这经文时,想到了这里的这个小地方,我想到了这点,保罗说:“我成了一个愚妄人。”瞧?呐,一个使徒说这样的话,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我成了一个愚妄人。”呐,愚妄人是指一个人脑子完全不正常了。这位使徒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成了一个愚妄人。”呢?

然后我想到了这群人,无疑,在另一边的那些人的眼中,你成为了一个愚妄人。你成了我们今天所称为的“怪物”。毫无疑问,这就是人们对你的看法。记住,对另外一边来说,他们也是怪物。瞧?
因此对某个人来说,你肯定是个愚妄的人,我宁愿为基督成为一个愚妄人。瞧?我要成为一个……神说他的子民是“一群独特的人,古怪;是选民,被拣选出来的;有君尊的祭司,向神献上灵祭,就是我们嘴唇的果子,把赞美归给神的名。”
10

不久前……这有点幽默,我希望它不会破坏这里美好的灵。这刚刚出现在我脑中。是在全福音商人团契中的特罗伊弟兄讲的。为在这里的这个年轻、刚刚归主的歌手,我想到了这点。当时他的工作是……

他是一个屠夫,在一家肉店里工作。这是一个德国人,他总是不断地跟他讲关于主的事。这个德国人英语说的不是很流利。他说:“哦,去参加聚会吧。你需要圣灵的洗。”
这个老荷兰人想让他知道他是一个路德派信徒,你瞧,他很好。他是一个……
“哦,你上来看我们一次吧。”
所以他们也去到了一帮,也许是我们所说的怪物的人当中。你瞧?那天晚上这个德国人领受了圣灵的洗。第二天他边切肉,边说方言,唱着歌。他简直像在过禧年一样。
像那样过了一会,工厂的老板过来了,他说:“亨利,你怎么了?”
他说:“哦,荣耀归于神。我得救了。”
他说:“为什么,你到哪里去了?你肯定是去跟那帮螺丝帽搅在一起了。”
11

他说:“是的,荣耀归于神!”他说:“我是去跟那帮螺丝帽在一起了。你知道,如果你没有那些螺丝帽,你拿辆汽车来,开到路上。你把所有的螺丝帽都拆下来,那你就只剩下一堆废铁了!”你把螺丝帽从任何东西上拆下来,就会那样。呐,需要螺丝帽来把东西固定在一起。

世界陷入到这样一个混乱的地步,教会完全出卖给了属世主义和宗派主义等等,现在到了一个地步,需要一个螺丝帽来把它们连接在一起了。是的。如果他们没有得到,我们也没有得到,那我们也不会有教会了。
呐,我们来就这个主题思想一会。保罗说:“我成了一个愚妄人,或说是一个螺丝帽,完全是为……”呐,你一定会成为某个人的螺丝帽。你要么成为世界的一个螺丝帽,要么成为基督的一个螺丝帽。
有一天,在加利福尼亚,我正走在街上,那里有一个人。他在胸前写了一个标语,是这样说的:“我为基督而成了一个愚妄人。”在他后背上也有一个标语这样说:“那么,你是谁的愚妄人呢?”明白吗?因此,我们问他关于这个标语。他说:“你必须要成为某个人的愚妄人。”
12

所以,在这里,保罗选择为基督而成了一个愚妄人。你能想象在那个时代的世人对他是怎么想的;不仅是世人,还有教会。这个人受训要成为一个祭司。他在迦玛列门下受训,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学者和教法师之一。瞧,当时也许他拥有文学士和博士学位,因着这个年轻人所拥有的热情,也许有一天可能预备好了要成为大祭司的。后来突然间一切都改变了,因为某件事发生了。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基督。

然后,对世人来说,他就成了一个愚妄人,对教会也成了一个愚妄人。对宗派教会来说,他更是成了一个愚妄人。那就是他在这里所说的,他成了一个愚妄人。对那些人来说,他是一个愚妄人,但他是神所使用的器皿,要把教会连接在一起,正如在那个时代一样,把基督的身体连接在一起。为了那个原因,他成了一个愚妄人。
13

我们可以想象挪亚,正如弟兄在这里所唱的歌,“神在鸽子的翅膀上差来他的爱,”这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一。我一直都想能找到某个人来弹奏这首歌。我想要传讲这点。

有一次,我读到一个小故事,是关于一些被包围的士兵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敌人,德国人把他们包围了。他们有一只小信鸽传递消息。当那……当然,它的外观就是一只鸽子。那是鸽子的一个品种。当他们把消息放在那只小信鸽身上时,他就飞向了天空。这时,子弹从各个方向朝它射来,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子弹打断了他的腿。他的小腿垂了下来,瘸了。他翅膀上的羽毛也被打掉了。他倾斜着身子,尽一切努力飞越天空。最后他掉进他应该去到的那个军营中,他们得到了帮助。
从这点上,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了。瞧?有一天我们也处在了那样的情形中,你知道。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但这信息也同样送到了这里。他把这信息给了我们。
14

挪亚,在他的时代。我能想象一个像他这种身份的人,一个被神印证的先知。有一天,神对他说话。在一个伟大的科学时代,那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也许他们可以发射雷达波到月球上,他们可以建造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神对他说:“挪亚,要有雨水从天上降下来。”你能想象一个像他这种身份的人,一个主的先知,出去带着一个那么愚蠢的信息,说那种话吗?

要记住,在他们的时代,天上从未下过雨。圣经上说:神藉着沟渠,泉源等等浇灌滋润全地。天上从未降过一滴雨。在天上没有水。他们可以证明在天上没有水。
15

然而,一个人带着一个信息出来。不仅如此,还将自己从世上的其他人当中分别出来。对世人来说,他成了一个螺丝帽。是的。他是他那个时代的一个螺丝帽。一个人带着如此疯狂的信息,竭尽全力要把人们带出来,带进一个小露营车,或说是一只方舟里,或他们……他们在建造的什么东西。而他,他的确成了一个愚妄人。

但他做了什么?因着这么做,他成了那个螺丝帽,拯救了那个时代相信的教会。是的,先生。那就是所发生的事。他必须要把他们从世界中带出来。但他在预备一个地方,他知道基督会来到并带走他们。他成了一个螺丝帽。
16

你能想象摩西,在他的时代,一个人去到了一个伟大而有智慧的国家……[编者注:磁带空白]他们征服了那个时代的世界。他们的科学和他们的艺术等等,我猜,的确是超越了我们今天。他们高超的艺术和他们在建筑上的伟大成就等等,以及他们在那个时代所做的伟大的事情。

你能想象一个人,下到那里去,说他在一堆燃烧的荆棘中遇见了他们甚至都不相信的神吗?他下去……他起初是一个军事家,受训学到了军事界一切的技巧。但我们发现他下到那里,手中拿着一根杖,要去把一帮人,从一个掌控整个世界的国家中拯救出来。
17

哦,对法老来说,他是一个螺丝帽。是的。“他疯了。让他做吧,继续胡言乱语吧。他会证明自己是个疯子的。”哦,对法老和他伟大的科学世界来说,他真的是一个怪物。对他们来说,他是一个螺丝帽。你瞧?他是。

但他做了什么?他拯救了百姓,因为他是神所差来的。需要一些特别的事,一些不同于世上其他东西的事。你瞧,世界正走在一条有伟大的科学成就等等的路上。当一个人被神引领,去做一些在人们看来很奇怪的事时,他就成了一个傻瓜。“他疯了。”但瞧,需要一些像那样的东西把事情连接在一起。
18

呐,我们来思想一下以利亚在他的那个时代。那时,在亚哈的统治下,他和以色列人使天下的各国都害怕他们。亚哈是一个伟大的人。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跟我们今天拥有的差不多。教会都变得时髦了。瞧,就是耶洗别的涂脂抹粉,还有亚哈的属世,妥协等等,他们拆毁了神的祭坛。“哦,只要你在侍奉一位神,那又有什么区别呢?瞧,我们上去偶像那里,你想侍奉什么神就侍奉什么神吧。”

今天也差不多就是这样,瞧,全是时髦啊,穿戴啊,衣服啊等属世的东西。“哦,如果你想要属于这个,属于那个,属于这个,属于那个,都没关系。瞧?只要你去教会,那就没有任何区别。”
然而那的确有很大的差别,我属于什么,我在服侍什么样的神,以及我怎么服侍他。他有一种方式让我来服侍他,他把这写在了道中。那就是我们要服侍他的方式。瞧?那确实有差别。
19

但当以利亚带着那样一个信息出来时,你能想象吗?他对法老来说,成了一个螺丝帽,哦,对不起,是对亚哈,他成了一个特别……把自己分别出来!但你瞧,在那些人当中,有七千个人是能得救的。瞧,他是为他们而来的。对世界来说,他必须要成为一个螺丝帽,为要得到他们。挪亚也是这样,对世界来说,他必须要成为一个螺丝帽,才能得到八个灵魂,算上他自己。瞧,他必须要成为一个奇怪的人!

20

阿摩司,在那个时代中,他带来他的信息,说了预言。我们发现,当他进到撒玛利亚城中时,那城已经被交给了世界。在街上的女人简直就像公开的卖淫一样。流行的时装,成了一个现代的好莱坞。一天早上,当这个不为人知,秃顶的小个子上去,去到了山上,他俯瞰撒玛利亚,看到它陷入了罪中,哦,我能想象他的心都碎了。

他只知道自己是个农夫。他不是真正的……神只是把信息赐给了他,差他下到了那里。呐,他没有赞助者。他没有任何人来支持他。但神带领他去到了那里,把这个信息带给了人们,呼召他们脱离审判。
哦,呐,我可以想象,对于这个伟大的科学时代,迷惑人的时代来说,有些事和我们今天是一样的,阿摩司成了一个怪物。瞧?他成了一个愚妄人,他们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但,他拥有主如此说。瞧?他拯救了那些能被拯救的人。
21

施洗约翰,他在他的时代出场时,那是个伟大而虔诚的世界,他走了出来,从一个那样的旷野中,从犹大旷野的岩石等等的地方走了出来。他穿的不像一个祭司。他穿着工人穿的粗布衣服,也许围了件外袍在身上,不是某个伟大的神学院教师等等的穿着。他只是一个靠双手或其他东西劳动的普通人。当他出来,从那个旷野中出来时,身上裹着羊皮,但他拥有主如此说,因为他晓得那就是弥赛亚的时代。

他完全能在神的道中证明自己。记住,他说,他在《玛拉基书》3章中认出了自己,瞧,作为主来临的开路先锋。他知道主的来临很近了,以至于他必须要出来。瞧,人们认为他是一个野人,是一个愚妄人。明白吗?
今天我们会说这人是个“螺丝帽”。我选择“螺丝帽”这个词的原因,虽然它听起来很直白;然而,这个词用在我想用的地方却很合适,因为今天的街头语就是这么表达的。我们说:“这人整个就是一螺丝帽。”
22

瞧,在这里施洗约翰,他只是单单呆在外面的旷野里,传讲他的讲章。在约旦河的上上下下,在河岸上走来走去,呼喊说:“时候近了!要出来,把你自己分别出来。弥赛亚就要来了!”哦,我可以想象,对祭司和所有的人而言,他整个就是一个螺丝帽。是的。瞧,那就是他的样子,一个怪物。那些跟从他的人也成了怪物,彻底的愚妄人!

你知道,我们的主,当他来到时,也被称为是同样的人,一个疯子吗?瞧?他没有去到城市中,加入他们,或说是加入到那些伟大的组织之中等等。他在呼召人,他呼召人出来;他被他那个时代虔敬的人当作是一个螺丝帽。
23

就好像保罗在他的时代,一个受过训练的人,但却会做那样的事,把自己从其他的世人当中,从宗派中分别出来,为要呼召出一群人来。他是给外邦教会的使徒。我们都知道这个,他是给我们外邦教会的使徒。他就是那个螺丝帽,把外邦教会从罗马异教徒和那个时代的异教敬拜中带了出来。

24

对天主教会来说,马丁•路德,他也是一个螺丝帽。瞧?你能想象吗?一个主教,把他所有从教会得来的教导都丢在了一边,拒绝领圣餐,因为教会说:“这是基督的身体。”他知道……那些修女们,他们在那里做了这个小饼。他知道那不是基督。那只是一块小饼,瞧,一小块甜饼。他知道,那酒根本不是基督的宝血。它只是预表宝血。所以,他因为真诚地确信,把圆饼丢在了地上,他不想再跟它有任何关系。瞧?他弃掉了那个。

25

呐,也许天主教会说:“哦,随便他吧。瞧,他只有那么一点人。他是什么?他只是得到了一个谬误。而我们是一个大教会。就是那样。那只是一件小事。”但你瞧,他是那个螺丝帽,瞧,借着改教,这把人们连在了一起。他带来了改革。

当他组织起来并去到了一个地步之后怎么样呢?在他去世之后,他所传讲的信息就完结了,教会又变得那样冷淡、形式化,直到神兴起了另一个螺丝帽,嗯哼,名叫约翰•卫斯理。是的。瞧,对英国圣公会来说,他是一个螺丝帽。瞧?他做了什么?他拯救了世人,世界,让我这样说吧,是在世界中的教会。他拯救了陷入到世界中的教会。为什么?藉着成为了一个螺丝帽。是的。他拯救了。
26

然后怎么样呢?呐,在他的时代之后我们继续前进,伟大的卫斯理时代过去了,然后我们有了约翰•史密斯的浸信会,然后他们有了亚历山大•坎贝尔,然后我们有了拿撒勒派的巴迪•鲁宾逊。最后,它不断地偏离开去,离开了真正的轨迹。

然后,神又兴起了另一帮螺丝帽:五旬节派。对人们来说,他们成了螺丝帽。对世人来说,他们是疯了。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做了一件伟大的工作。他们的确做了,五旬节运动时代。
27

呐,现在我相信是时候让另一个螺丝帽兴起来了。你不这样认为吗?我相信差不多是……五旬节派做了世上其他人所做的同样的事。是时候让另一个螺丝帽兴起了。瞧?所以如果我们必须在河岸的这边把它丢掉,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人们认为我们把自己分别出来的方式,以及你们行事的方式都是那样的怪异和奇特。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是一。瞧?明白了吗?那就是我们的样式,把自己从世界中分别出来。

利奥弟兄,被引领来到这里。你必须训练这些小孩子。瞧?你们这里的女人,年轻的女士,不想要去走世界的道路。你们这里的老人,上了年纪的,退休了。他们想要一个地方,让他们可以安定下来,觉得是在家里。你住在你自己的那一类人中间。哦,瞧,我相信神能兴起某样东西来照顾这一切。你们不相信吗?[会众说:“阿们。”]我全心地相信,他会这样做的。
28

呐,我们发现,现在是时候了。注意,总是螺丝帽把他们连接在一起。

就像今天所有的美国人,在我们的教会和宗派里,我们发现了太多世俗主义等等的东西。在神的道里一兴起什么东西,他们就偏向教条而不是神的话了。你知道,在神的道中一兴起什么……
你说:“瞧,人们认为你们把自己给分了出去。”我跟你们的牧师,我们的利奥弟兄谈过。有人说:“哦,你为什么不来呢?进到这里面,去到那里面。”
他说:“不,不。”瞧,他只被卖给了一样东西,就是道,瞧,给了这道。瞧?
29

哦,呐,瞧。如果有一个螺丝帽,就必须有一个螺栓跟它配套。对吗?呐,神差来螺丝帽。你们相信这点吗?[会众说:“阿们。”]瞧?我会稍微解释一下这个。但我想要指出一点。必须要有一个螺栓,并且那个螺栓必须要被刻上螺纹,来配合那个螺丝帽。

我很高兴能被这道刻上螺纹。我很高兴有一个螺栓能被以同样的方式刻上螺纹。这会带来什么?这会把新妇从世界中取出来,把她放在一边,成为一件不一样的东西。是的,先生们。对世上的事和世上的人来说,我们也许是一个螺丝帽,但我们只是被取了出来,为此而被刻上了螺纹。
30

在挪亚的时代,他被刻上了螺纹,历代以来,其他的先知也是这样。义人被刻上了螺纹,因为神差派了他。如果有了一个螺栓,或说螺帽,但你却没有螺栓来跟它配套的话,那有什么用呢?当一个螺栓和一个螺丝帽拧在一起会怎样呢?你瞧,这就把某样东西拉到了一起。瞧?那是基督拉动的大能,在把我们从世上的事中拉出来。瞧?然后,我们就跟保罗伟大的事工联系上了,说:“我成了一个愚妄人。”当人们认为你是个怪物时,瞧,看到你站在哪里了吗?瞧?对他们来说,你成了一个愚妄人,让你可以被神的大能拉动。对你们里面有某样东西的人来说,在你心里有某样东西在给你刻上螺纹。

31

今早,我如果说:“谁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的神召会集会,这个,那个,还有别的呢?”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手举起来。这里有四十,或五十个人,瞧?就会有那么多,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

但是什么使你坐在这里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瞧?是因为你要被刻上螺纹成为某样东西。瞧,当它开始出现时,那对你就有意义了。如果你想要在一个螺栓上刻上一个特定的螺纹,某一种不适合的螺纹,那它对你就毫无意义了。瞧,那是无法继续的。瞧?但当某样东西出现,是完全配套的,那它就会把你从芝加哥,或新奥尔良,或其它的什么地方拉出来,带到这里来。瞧?呐,瞧,你成了一个怪物,对世人来说,的确是的。但不要让那个搅扰你。明白吗?不要让那个搅扰你。
32

呐,你说:“我怎么知道我的螺纹刻得正确呢?”看看这道。瞧?那样,你就知道自己的螺纹刻得是否正确了。我们要么是基督的螺丝帽,要么我们是世界的螺丝帽。

世界,同样也接受他们的螺丝帽。没错。
我把一些东西写在这里,我不想忘了。我们坐在这里,对世人来说,成了螺栓,螺丝帽,绝对是的,那样我们就可以在地上同神的国连在一起;瞧,同神的国联系在一起。好的。
33

记住,世界,在外面的世人,他们也有他们的螺丝帽。在这伟大的时代,撒但给了他们一个螺丝帽。瞧,两者都在运行,有正有反两面。瞧,呐,在……

世界也有一个螺丝帽,那就是在摩西时代的法老。瞧,他们必须要那样。魔鬼也有他的螺丝帽。瞧,那就是法老。瞧?呐,以色列;摩西站在那里,要把这些人带出来;对法老来说,他就是一个螺丝帽。然而,对他们来说,法老也是一个螺丝帽。瞧?
34

必须要成为那样。所以,你是某个人的螺丝帽。我很高兴自己被拧在了神的道中,被神的道刻上螺纹,你们高兴吗?[会众说:“阿们。”]有人会来教导神的道。

对于以利亚和那七千人来说,亚哈完全是一个螺丝帽,还有他那群在那里的人。耶洗别和所有他们那些讲究、花里胡哨的东西,对那七千个从未向巴力屈膝过人来说,那些只不过是一个螺丝帽。然而对他们来说,以利亚也成了一个螺丝帽,瞧,同样的事。
我们发现,在希律的时代,约翰是一个螺丝帽。瞧?希律也是一个螺丝帽。世界也有一个螺丝帽。是的。
在耶稣的时代,对世界,瞧,对彼拉多来说,他是一个,一个愚妄人。但彼拉多因为拒绝耶稣,也成了一个螺丝帽。是的。瞧?他没有被刻螺纹。他有一个机会,但当他有机会来接受时,他却想要某种小丑,某种诡计,某种能从帽子里掏出兔子来的魔术,你知道,或别的什么。他说:“哦,我想要看你给我变得变个魔术什么的。”你知道,或像那样的东西。他自己就是一个螺丝帽。瞧?他有机会接受,但他没有。
35

撒都该人也一样,还有法利赛人,在那个时代也是同样的事,因着不接受保罗,这个人说,他对世人来说成了一个愚妄人。瞧?

但教会也有他的螺丝帽。瞧?世界有他的螺丝帽。基督也有属他自己的。瞧?现在,你们是属谁的?你能知道的唯一方式是……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怎么知道这是对的呢?”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这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因此,这道仍然是他。所以,瞧,我们是否在被道刻上螺纹。我们知道,对世人来说,今晚我们是一个螺丝帽,如果我们在基督的道里被刻上螺纹,基督正在显明这个,他正在把他们拉在一起,瞧,把他的教会拉在一起。随他们起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让他们起来,做他们想做的事!
36

呐,在《马太福音》24:24,耶稣说:“在这个最后的时代,两群人是如此的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被迷惑了。”人们仍然,在五旬节派中的人们,从五旬节派出来的人……当他们组织起来,进到像那样的那些群体中,你却从中出来了。瞧,圣经说:“倘若可行,连选民也就被迷惑了。”瞧?“选民”,这就是那些被拣选要来做这事的人;瞧,那些螺栓。

不要来说:“哦,他们,你瞧,他们只是一个螺丝帽。”你瞧,他必须要那样,他去到了……当螺纹被刻在螺栓上时,就必须在螺丝帽上刻上同样的螺纹。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必须要配套。瞧?选民,你瞧,它不会跟任何别的东西拧在一起。他只会去到基督那里。你明白吗?那是唯一能配套的。瞧?那就是我们今天所站立的地方。感谢神。好的。
37

呐,我们也发现,世界有他们的螺丝帽。你知道,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讲了。当然,我们没有时间来说这个了。但对你们来说,这是一个思想。

几分钟前,我注意到这一小群甜美的女士在这里唱歌。伙计,我希望我能得到那首歌。请帮我把它录在磁带上,把这些歌,可以吗?当你们都在这里唱时,录制一盘诗歌。我会给你钱买那盘磁带。瞧?我想要这磁带。瞧,那太美了,那种真正甜美的敬拜。
呐,你知道,那是一个……今天的年轻女人,她们,那些所谓的基督徒们,那些去教会的女人,她们想要一些东西来满足。她们知道,光是去教会,她们是得不到的。但她们还是照样坚持自己的宣称。瞧?她们还是坚持自己的见证,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我是一个基督徒,你知道。”她们想要从身上脱光衣服。她们想要穿短裤,还有你们说的什么比基尼之类的东西,和所有她们看到的东西。她们,她们想要做那样的事。她们想要像男人一样剪头发,做那些事。
所以,她们想要那样做。瞧?你想过为什么她们要那样做吗?耶稣说:“两个灵是如此的接近,连选民都要被迷惑了。”这话必须要成就。瞧?明白吗?她们想要,她们不明白……
38

一个人需要去敬拜。你必须要敬拜某样东西。在你里面有东西要来敬拜。因此,一个人必须要敬拜某样东西。他们在他们的教会里没有敬拜,神就为他们兴起了一个螺丝帽,艾维斯•普雷斯利和帕特•波恩。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见证。艾维斯•普雷斯利,一个五旬节派的。帕特•波恩,基督会的。瞧,绝对是螺丝帽,为要应验基督的道,“两个灵是如此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被迷惑了。”仍然坚持。他们星期天唱赞美诗,星期一去唱摇滚乐。瞧?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螺丝帽。瞧?那的确是的。

39

呐,但是,你瞧,神在那里也有一些好女人,想要行得像个女士的样子。在她们里面是端庄正直。她们想要成为基督要她们成为的样子。所以神差人带来了一个信息,对她们所属于的那个教会而言,那是愚蠢,她成了一个螺丝帽。但你瞧,它是什么,它完全配套。当你谈到长头发,看上去要像一个女士,穿着要像一个女士,行事要像一个女士,而不是像这些女孩那样今早站在这里……

40

我看到这里一个小女孩,她的眼睛看起来就像属天的一样。[编者注:磁带有空白]……发亮,当她那样向上看并歌唱时,在她心中有某样东西。看着她们那些年轻女士们唱歌时,我想:“哦,神啊!瞧,如果一个好莱坞明星的心中拥有那个会怎么样呢?她们也会是这样的。”明白吗?但那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走那条路呢?你无法把这里的一个女孩拉到好莱坞中去,即使你一天给她一万美元,她也不会去的。为什么?她的螺纹不一样,绝对正确。她的螺纹刻得不一样。是的。

你也无法把利奥,吉恩等人拉进组织当中。为什么?无法让你们与那些东西成为一。为什么?你们的螺纹不一样。瞧?如果你被刻过螺纹,那在某处就必定有一个螺丝帽!……瞧,来把一切拉到一起。不是吗?瞧?然后那就完全了。
“感谢归给神,”就象像这个年轻的荷兰人所说的,“如果你把螺丝帽拆掉的话,那就会变成一堆废铁。”
你们得到了什么?一帮宗派主义者,一帮冷冰冰的形式主义者,里面根本没有基督,里面也根本没有道,只是一堆信条,等等。你们得到了什么?把螺丝帽卸掉,你得到的只是一堆废铁,是的,只是烧火的木柴,等待神的焚烧和惩罚,等着某一天被审判和焚烧。
41

今早,我很感恩,能与之配套,瞧,在河的这边,也许你是一个怪人。甚至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认为你很奇怪。我知道他们会的。我有他们寄来的信,瞧,说你们很奇怪,你们不一样。对你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早,我选择了这个小主题来对你传讲。瞧,肯定的,你是一个螺丝帽。是的。但我很高兴能成为一个螺丝帽。如果我不能跟这道拧在一起,那我就是个“废物。”瞧?我愿意为基督成为一个螺丝帽。是的。

我有你们很多人的来信。你们一些人过来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
“这个怪人,”嗯哼,“某某人,去到那里做了某某事。”
我说:“等一下。”
取决于你被拧在了哪里。瞧?愿主耶稣基督,群羊的大牧者,让你的心永远拧紧在他里面,当这位大牧者显现时,我们可以跟他一同显现。
我们来祷告好吗?
42

天父,看到时间用完了,我只能快点。这真是一帮可爱、甜美的基督徒。而这是一个如此粗鲁的主题;但那天在房间里,我想到了我在信上所看到的,和我听到人们所说的。当我……你的仆人让我上来探望他们,与这一小群羊一起团契时,我想我要使用这个螺丝帽的粗鲁主题,这样我就可以将思想表达给他们。他们也会明白我所想的。对世人来说,我们就像保罗一样,成了愚妄人。但主啊,我们想要紧紧连接在你和你的道上,当被提发生时,主啊,我们想要跟你在一起。所以,帮助我们,让我们的心在基督的爱里被连接并被捆绑在一起。

43

求你祝福利奥弟兄,吉恩弟兄,还有多尔顿弟兄,以及在这里的所有这些好人和这些可爱的妇人们。听到他们的见证,都是喜乐,喜乐,满足。走进上面的房间里,那里有一个人是瘫痪的,却看到他在微笑!难怪,我们的利奥弟兄说来到这里就是一小片阳光。难怪,看到那个人,甚至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却满了关心,他们带来一部露营车,这样可以让她开心。瞧,主啊,这个螺纹完全吻合。走进那个家里,本该看到一个不高兴、急躁、凶恶的人,因为他们不能跑出去像其他女人那样跳舞、胡闹。但她却很高兴能跟她同类的人在一起,与神的道在一起,来到传讲这道的地方,就是没有添加过任何教条,完全真实无玷污的神之道,并在圣灵里敬拜神。来到一个像这样的小地方,来到这个我们聚在一起的小露营车里。这就是那个教会。“有两三个人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主啊,我们知道你就在这里,我们敬拜你、赞美你。

44

神啊,我祈求你使疾病远离他们。把敌人挡在河对岸。愿这伟大的出埃及,它也许只是一个较小的样式,但主啊,有一天它会长大。主啊,我祈求在这次小的出埃及中,你会与他们同在,正如你对摩西等人所做的一样,他们越过了约旦河,约书亚,他进到了应许之地。

主啊,我祈求你帮助他们,保守他们的心对你诚恳,真实。当他们教导这道时,请祝福他们。愿他们长寿,生活幸福。到那一天,如果我们还在这地上住着,主啊,当你来的时候,愿从这边的这些人中发出一阵呐喊,教会就腾空而去。主啊,求你应允。因为有人不是……对世界来说,我们太愚蠢了,成为了一个螺丝帽,主啊,为要拧在一起,直到你来到。
45

因此,就像过去时代的约翰一样。正如那些年轻女士她们所唱的,“我们已经分开了。”他必须要独自行走。但当他那样做时,他就把那个小教会召集到了一起,当他看到耶稣时,他说:“现在我的工作结束了。他要升高,我要降卑。”

父啊,我祈求你保守我们永远快乐、健康。愿我们在这地上有更多的时间聚在一起,爱你、服侍你。愿你神圣的祝福倾倒在这聚会中,以及在接下去的聚会里。愿我们都在今生并来生这样生活,我们都能在那即将到来的伟大时代中享受永生,在那伟大的千禧年国度中,我们将看到他,仰望他的面容,看着他。我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愿神祝福你们大家。我也很抱歉,我取了一个像这样的主题,瞧,这样粗鲁的一个题目。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瞧?当有人说你很奇怪时,你就知道你为什么奇怪了,不是吗?
神祝福你,利奥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