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27 一场庭审

1

……读一部分的经文,我今晚的讲题是……我认为耶稣基督在希律的法庭上,在彼拉多面前没有受到公正的庭审。我相信他没有受到公正的庭审。我想,在以下的四十五分钟里,我们要对他作一场庭审,因为他再次受到了质问。

现在,他受到质问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他的道,而我相信那道。所以,今晚我来想读一下经文中最受争议的一处地方,那就是《马可福音》16章。
呐,如果我们对着国旗宣誓效忠,或是在听“星条旗”国歌时,我们都会起立。我想,如果为了纪念我们所拥有的美好国家,我们都能那样做,那么对神的道我们就更应该如此行了。所以,让我们站起来一会,我要读一下神的道。
2

《马可福音》,《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读起。当我们读这几节时,让我们仔细地听。现在,我们正处在复活的期间,处在我们主刚从死里复活的这段期间,他也曾以不同的形象向人显现。第9节是这么开始的:

9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10她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那时他们正哀恸哭泣。11他们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12这事以后,门徒中间有两个人,往乡下去。走路的时候,耶稣变了形象向他们显现,13他们就去告诉其余的门徒;其余的门徒,也是不信。14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15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9主耶稣和他们说完了话,后来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20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
3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如果可以,我想请一位弟兄,马文•史密斯(昨天他对我们真是太好了,昨晚还让我跟他一起在祷告队列中),请他在我刚才所读的圣经的话语上祈求神的祝福。

史密斯弟兄,你来吧。[原注:马文•史密斯弟兄做祷告。]阿们!主啊,求你应允。是的,主啊。求你应允,主啊。求你应允,主啊。求你应允,主啊。是的,主啊。求你应允,主啊。阿们!
谢谢你,大家请坐。
4

我有很多朋友在这里,我真想介绍他们大家,但就像弟兄所说的,我们没有时间这样做了。那边的奥特罗弟兄,是我从凤凰城来的一位亲密的弟兄加朋友,还有莫斯利弟兄,以及这么多不同的弟兄,我实在没有时间一一地提到他们。但我肯定你们明白,我并不是想漏掉你们。

呐,今晚这道就摆在我们面前;我想要就这段经文讲几件事。不管我们去到哪里,都会发现这点,这是那些不信的人最爱挑剔的经文。
5

不久前在这里,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佩里斯•雷赫德;他是苏丹宣道会的主席。那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基要派宣道会。他和唐……我叫不出他的姓来;他是查塔努加市一间浸信会大教会的牧师。雷赫德来到我在杰弗逊维尔的家,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晓得你是浸信会的。”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在宣道浸信会被按立的。”
他说:“我听说你跟五旬节派来往。”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说:“哦,我想问一件事,他们声称拥有圣灵,你认为那就是圣灵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瞧,但有一件事我不能理解,那种尖叫、呼喊和举止失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说:“瞧,如果你……如果你不能把蒸汽拿来驱动车轮,它就会从汽笛里喷出去,就是这样。”我说:“要是他们能……那就是我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我说:“只要你能让那个东西运作起来,用那种热情去赢得灵魂,它就会征服世界。”但我说:“那就是我在那里的原因。”
6

他说:“瞧,我小的时候,”他说:“我从神那里得到了一个呼召。母亲整天在洗衣板上给人洗衣服,挣钱供我上学。”又说:“我以为我拿到文学士后,就会在那里找到基督,但没有找到。”他又说:“现在,伯兰罕弟兄,我已经拿到了很多学位和荣誉学位,足以贴满你的墙壁。”又说:“但在这一切教育当中,基督在哪里呢?”

我说:“弟兄,我只受过小学教育,我不是那个可以说这些教师错了的人。”但我说:“他们所说的事也都是对的,但他们没有……这道还有更多的东西。”
他说:“那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他说:“在学校里,我们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印度男孩,他是从印度来的。我想,他是要学习成为一个……我想,他主修的可能是土木工程什么的。他要回去帮助他的人民。”他说:“我带他去坐船,哦,是去坐火车,他要赶去那里坐船,然后回到印度去。我说:’孩子,你就要……你就要回去了,现在你都准备好了,也接受了教育,就要回到你的人民那里去。为什么你不带着一位又真又活的神回去,忘掉你拜的那位已死的先知穆罕默德呢?”
7

这小伙子是个伊斯兰教徒。“哦,”他说:“先生,”他说:“你的耶稣能为我做的会比我的先知为我做的更多吗?”

“哦,”他说:“我们的……我们的耶稣能赐给你生命,你的先知做不到这点。”
他说:“但他应许过要这样做。”嗯,他说:“你知道,我们伊斯兰教徒正在等着看你们基督徒去做你们的领袖说过你们要做的事。”
他说:“那是什么事?”
他说:“哦,你们的……瞧,穆罕默德只应许死后会有生命。”但他说:“耶稣应许说,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他说:“哦,瞧,”他说:“你瞧,他们以前是做过了。”
他说:“他们?我们讲的是你,是现在的你。”
他说:“那么,先生,”他说:“我告诉你,你读过新约吗?”
他说:“哦,读过了很多遍,滚瓜烂熟。”
他说:“举个例子,你说的是哪段经文?”
“哦,”他说:“很多地方,《约翰福音》14:12,等等,”他说:“《马可福音》16章。”
他说:“哦,”他说:“你瞧,《马可福音》16章,我们知道,其实有一些经文,它是不可靠的。”他说:“《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开始,”他说:“这段经文在最古老的手抄本里是找不到的。”他说:“只是后来加上去的。”
8

呐,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出那点的,要是附近刚好有个好批评的人在,呐,我查考圣经历史已经有二十年了,瞧?肯定的,爱任纽、玻利卡和他们所有的人都认可这段经文,瞧?肯定的。这段肯定在上面,梵蒂冈不认可。他们肯定不会的。但这些真正的作者都承认那是耶稣说的,是可靠的经文。

所以他说:“从第9节开始,就不是默示的了。”
那个伊斯兰教徒说:“哦,雷赫德先生,那么哪部分是默示的呢?”他说:“我要你知道整本可兰经都是默示的,不只是这部分是,那部分不是。”败得太惨了!所以他说:“瞧,”他说:“瞧,如果它不是,如果那部分不是默示的,我怎么知道其它部分是不是默示的呢?”呐,这是个好的……
9

他说:“瞧,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但穆罕默德还在坟墓里。”

他说:“他从坟墓里复活了吗?”他说:“他说:’如果他复活了,他就会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雷赫德先生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说:“瞧,耶稣的确从死里复活了。”
他说:“你们用了两千年的时间来证明这点,但世上百分之九十的人对此几乎还是一无所知。要是穆罕默德复活了,二十四小时之内,全世界的人就都会知道了,”没错。你们一些宣教士如果到过他的墓地,就知道,他们每隔四个小时就会换一匹白马;他一从死里复活,就会骑着白马征服全世界。
“但我们用不着等候耶稣从死里复活,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他就说:“证明它!他应许了这点,如果他从死里复活的话。”所以他说:“那么,你又怎么知道他复活了呢?”
雷赫德先生说,他说:“他活在我心里。”
他说:“穆罕默德也活在我心里。”他说:“雷赫德先生,伊斯兰教跟基督教一样能产生出这种心理作用。”
他说:“然后我就踢着地,伯兰罕弟兄,我是一个被打败了的基督徒;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来跟你谈谈。”瞧?
10

哦,整本圣经都是默示的。神看顾他的道,将来有一天神必要审判世界。

如果他要藉着教会审判世界,会藉着哪个教会来审判呢?如果他藉着天主教会审判世界(这是你们天主教徒说的),是哪个天主教会呢?希腊东正教,罗马教会,哪一个呢?如果他藉着浸信会审判世界,你们卫理公会就失丧了。如果他藉着卫理公会审判世界,你们浸信会就失丧了。如果他藉着五旬节派审判世界,你们两个就都失丧了,瞧?他不会藉着任何教会来审判世界的。
他会藉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而耶稣基督就是这道。《约翰福音》第1章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所以,神要藉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而他就是道。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神既是无限的,起初就藉着他无限的智慧和知识,把他的福音分配给了每个时代。我们发现,众教会把这福音都搞乱了,于是神就差遣他的先知出场。而“主的道临到先知;”他们怎么知道那是主的道呢?它就是那个时代所印证出来的信息。呐,是什么呢?
11

摩西来的时候,他照着所应许的来了,要是他带着挪亚的信息而来,会怎么样呢?那肯定行不通的。摩西不可能建造一只方舟来拯救以色列人,神应许给摩西那个时代的道,是必须要得到印证的道。

每个先见和先知的时代都是这样的。但我们发现人们正活在其它光的反光之中。正如耶稣说的:“你们修饰先知的坟,然而正是你们把他们送进去的。”瞧?他们在一个信息上建造一些东西,活在那光的反光之中,却拒绝行走在给那个时代的光中。
那就是当耶稣基督来的时候他们拒绝承认他的原因。所以,耶稣就劝诫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但他们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信条和遗传等等,以至耶稣说:“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每个时代一直都是这样。
神必藉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
12

许多时候你看到问题就是,我们人试图要对道拥有自己的解释,就说:“《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开始,都不是默示的。”

它为什么不是默示的呢?神不需要任何的解释者,他就是他自己的解释者,神自己来做解释。圣经说:“经文是不可随私意解说的。”
起初,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那不需要解释。
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事就成了。那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事就成了。尽管事情成就了,那个时候事情成就了,但人们却完全被信条塞满了,以至都明白不了这事。它就从人们的头顶上越过去了。
13

每次都是那样发生的,将来也还会那样发生。呐,我们发现正是那样,人们就是那样做的。基督和教会……我们发现,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跟任何别的时代没有任何区别。人、教会,总是赞美神所做过的事,总是谈论神将要做的,却嘲笑他正在做的。教会的历史一直都是这样的,今晚也还是一样。这是因为那些人造的理论搀进了道里面,把道全都搅乱了。当真正的道为自己辩护时,瞧?他们被信条塞满了,直到那反光完全蒙蔽了他们,使他们无法接受这道。

瞧,路德派、卫理公会之所以……你们卫理公会的人……刚才在这里献唱的这个卫理公会的好小伙子,那小伙子……是什么原因?瞧,路德派的人生活在路德的反光中,正因为这原因,卫理公会的信息就无法很好地传过去。当五旬节派出现时,他们全都生活在卫理公会的反光中,直到五旬节派出现了。但你瞧,所有这一切,只要你仔细查考一下圣经,留意各个教会时代和每一个教会要做的事,你就会发现我们正生活在哪里了;我们正生活在这个时代。
14

现在,由于对神的道有这么多的非议,基于这点,今晚我想取这个主题,叫作“一场庭审”。

在希律的日子和彼拉多的日子里,耶稣未受到公正的庭审。但今日,我想看到,今晚,在这一小群人中(如果你们跟我一起的话),我想要看到他受到一场公正的庭审,因为他仍然是道;他仍然是道。多少人同意这点?[原注:会众说:“阿们!”]“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仍然是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所以,我们要看到他受到一场公正的庭审。
15

现在,我要把这儿当作好像一个法庭,请你们容忍我一下。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不寻常,我们只是一小群人聚集在这里,我们要把这道带出来,因为我宣称这就是神的道;我要在这里为它辩护。现在我们要把它带到法庭去庭审,完全就像当时希律,或者说彼拉多在彼拉多的院子里,审讯耶稣的情形一样。现在是1964年,1964年4月27日,我们要在拉马达旅馆这个大厅这里带耶稣出庭。

现在,我们要把这儿当作法庭,你们就是法庭的法官和陪审员;我来作主持人,我们要把这聚会当作一场庭审。庭审结束时,你们自己做出决定,就像任何陪审团必须做出他们的判决一样。从今以后,你的行为就会证明你做的是什么样的判决。不管你现在说什么,你的行为都会证明你的判决。今天这案子是,朋友们……
16

我现在要扮演主持人的角色,这就好像是一宗真的案子,对他进行庭审,请你们容忍我一会儿,并为我祷告。

呐,这是神的道与世界对峙的案例,因这世界不信神的道。这案例是:神的道对峙这世界。起诉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履行承诺,即:引发这个案例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履行承诺。
呐,我晓得,在正规的庭审中,检察官总是代表政府;我想是这样的。在这个地方,检察官代表世界;检察官是撒但,他在今天下午的这个法庭上代表世界。
被告是神,他的道,因为神一直都是道,看到吗?
而被告的证人就是圣灵。
检察官的证人是不信先生、怀疑先生和没耐性先生。这三个人出来作检察官的证人;检察官就是撒但,他代表世界。
17

现在,我们正式开庭;呐,让我们叫检察官来,让他叫他的第一个证人到证人席来,作证起诉这道。

现在仔细听!呐,我或许不能……我尽量快点在三十或四十分钟内把这点讲完,我可能会漏掉一些东西,如果我漏掉了,愿圣灵现在就把漏掉的启示出来,因为法庭开庭了。
记住,你们既是法官又是陪审员。
现在,检察官叫来他的证人,第一个证人,上证人席作证。他叫来不信先生,他就上证人席作证。不信先生声称,神所有的道,神的应许之道,不都是真的。那是他的申诉,说,神的道,一切的道,不都是可信靠的。“一部分的道没问题,但所有的道……”不信先生,他声称自己是个信徒。他声称他是个信徒,但他说:“神一切的道不都是可信靠的,不都是真理。”
18

他声称他参加了一个所谓的圣灵聚会,那里人们声称《马可福音》16章是真理。许多人声称他们得了医治,因为《马可福音》16章的经文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人说,他声称自己相信神。他听了这个所谓的圣灵传道人的讲道,也听到了这群得到圣灵的人所做的各种见证。

他的身体生病了,于是,他就在这场圣灵的聚会上,让这些人按手在他身上。那是在两个月前,然而什么事也没发生。他的病还是像被按手的那个时候一样,他没有一点的改变;病得还是跟以前一样。因此,他说:“神把那样一节经文放在圣经中是不公正的,因为他没有能力来支持这经文。把《马可福音》16章放在圣经中是不对的。”因为他证明了神没有持守他的道,所以,他想要起诉神把那样一个应许放在他的道中。好的,我们要请他下去。
19

现在,我们要请怀疑先生接着走上来作证;怀疑先生就上证人席作证,他说他要讲真话。他声称自己是个信徒;他说他病了很长时间,他的病是由过去的一场大病造成的。后来,他听到有人在街上作见证,说有一个属神的牧师,这教会的这个牧师在讲道,说到了《雅各书》5:14:“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们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用油抹他们,为他们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他们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20

他说他是作为一个信徒去到讲台上的。他想要告诉这个法庭的是:“我带着完全的真诚去到了台上,我请了那个教会所谓的属神的牧师,许多人声称在牧师为他们抹油并祷告后,他们就得了医治。那牧师自己也说,神回应了那道,《雅各书》5:14的话是真实的。也有许多人作见证说那是真实的。”于是,他就走上台去,那牧师,那属神的人,就照着《雅各书》5:14的吩咐,用油抹他,并为他祷告。那已经是六个月前的事了,但他没有一点好转;病情还是像当初一样。

所以,怀疑先生说,那经文不可能是真的。“《马可福音》16章不是真的,《雅各书》5:14也不是真的。它不是真的,因为神没有持守他的道。如果这是神的道,那神就没有持守他的道,因为他作为一个信徒真诚地去找这个牧师(别人声称他们借着这个牧师得了医治),让牧师为他抹油,做了他在别人身上所做的同样的事。那是六个月前的事,之后他没有出现过一点好转。因此,他也要起诉神,因神把自己支持不了、如此不切实际的应许放在了他的道中。”
这是一个很棘手的案子,不是吗?让怀疑先生退下去。
21

下一个证人是没耐性先生,他是个无赖。现在他要走上来,也要作证。他上证人席作证,说,有一天他在读《马可福音》11章,现在不是16章,而是11章22节和23节,经文是这样说的:“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他说他的脚瘸了,已经拄了二十五年的拐杖了。当读到这节经文时,他的牧师也教导他说,所有的经文都是神所赐的,都是默示的。所以,他若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也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凡他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22

呐,他说他绝对真诚地祷告了;他说他能丢掉拐杖,从那个地方走出去。老实说,他全心相信自己所说的是对的。那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了,而他现在还是像以前一样是瘸腿的。他说:“呐,神既然会持守他的道,那为什么他不持守他的道呢?”

现在,我只是拿出三段经文或三个证人来,但我要让检察官再多叫几个出来。现在我们让……
不信先生,他作证了;怀疑先生,他作证了;不信先生作证反对《马可福音》16章;而怀疑先生作证反对《约翰福音》,哦,是《雅各书》5:14。
没耐性先生,他作证反对《马可福音》11章耶稣亲口说的话。还有,《马可福音》11:22和23节,他作证反对这些经文。现在,我们要请没耐性先生下去。
23

呐,总而言之,我们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出庭了。现在,检察官必须为他的案子盖棺定论了。于是,检察官上来,要为这案子盖棺定论;这个代表(对不起!)世界、撒但的检察官,他站在控方席上。于是,今天下午或者说晚上,在这个法庭上,他声称,他要……这个检察官,魔鬼,想要法庭明白,这些人都是信徒;并且这些话也确实是写在了道里;“这所谓的神的道,”他说,这都写在圣经里;他也声称这些话出自圣经的不同地方。这些人作证说,这些话并不是那么回事。

他想要对本庭说,这检察官说,他想要本庭明白,神不公正,把如此不切实际的应许记在了圣经中,要那些信他的儿女们接受,而他却不能看顾和印证他所应许要做的事。检察官在这里有三个证人;而三个证人就是一个确认,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在整个圣经中都是这样。他有三个证人,各拿出了三处不同的经文,说神不公义,把像那样的话语放在他的道中,让他亲爱的儿女们仰望,并照着他说的去接受、相信,而神却冷酷地使他们失望了。
24

还有,他声称,这些儿女们是极其真诚地这么做,但这些人,他们失败了。“真正信神的儿女因着所谓的神的道而失败了;他们接受这些话语,是因为这都写在圣经上,然而却是别人把这些话强加在里面的,并不是神的道;所以,圣经是不可靠的。因为,这里有三个不同的地方和三种证词证明了那是错的。”现在,检察官正在为他的案子盖棺定论。因为他,检察官,想要指出并引起本庭的注意,说,这里的这些人真诚地接受了这道,相信它是神的道,但神却没有尊重他们的信心。

再者,他想要声称他们是信徒,因为他们说自己是信徒。还有,检察官想要引起今天下午这个法庭的注意,说,神还在圣经中的另一处地方应许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这是经上记着的。那是另一个案子:凡事,不管是什么事,在信的人,凡事都能。这些人也声称是信徒,我想要法庭明白;检察官此时正在控方席上为这案子盖棺定论。
25

“还有,他宣称他死后还活着,即:耶稣宣称他死后还活着。检察官想要问问本庭,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你们见过他吗?他手上的钉痕在哪里?戴在他头上的荆棘冠冕在哪里?他额上的伤痕在哪里?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在哪里呢?”

“还有,他在《希伯来书》13:8说,神的道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检察官想要本庭记住这点。那么,如果耶稣是一样的,他在哪里呢?”他想要看见耶稣。他又声称这经文不是那么回事。他声称《路加福音》17:23不是那么回事;他声称《启示录》3章不是那么回事;他声称《马可福音》4章不是那么回事,他声称所有这些有关耶稣复活的经文,它们绝对都是虚假的。他想要指出这点,说那是虚假的。
26

“耶稣还声称天地都要废去,但他的话一点一划也不能废去。”检察官想要你们本庭明白,今天下午他有证人在这里证明那些话是错的。现在,当我们思想的时候,他请法庭考虑这点。

呐,现在我们问检察官,他是不是为他的案子做了最后的陈述,引述完了经文;声称这些经文是不对的;作证它们是不对的,即它们不是默示的。“它们毫无意义;它们不可依靠;它们不可信赖。”他有几个证人证明了这点,即那些经文是不可信赖的。现在,我们手上有了一个棘手的案子。
现在,我们让检察官和他的证人下去。
27

现在,我们要叫被告的证人出来,被告的证人有权利为被告作证。呐,这被告的证人,他就是圣灵;我们让他上来,听听他的证词。

首先,你们已经听过了检察官所说的;听过了他的证人所说的;听过了经文,也听到他们念了。这些证人说,那些经文不是真的。
28

呐,正如我所说的,圣灵是被告的证人,他被叫上来了。首先,他要叫……被告的证人,圣灵,要提请法庭注意,在这个案子上,检察官并没有正确地向你们解释神的道。他还要你们注意,这个代表世界和不信,给你们解释神话语的检察官,正是起初夏娃见到的同一个解释者。是的!他只是把神的道曲解了一点点。

呐,我想要在这里暂时休庭一会儿,来说说这点。如果神使所有的疾病和痛苦临到了地上;如果因着他的公正,他必须这样做以便持守他的道;那么,如果他不持守自己的道,他就不可能是公义的。他要想公义就必须持守他的道。这对神的圣洁来说是理所当然的,这对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夏娃,不只是……
29

撒但没有,这检察官没有曲解全部的道;他只曲解了一两个字,就导致死亡临到了全地。每一所医院、每一声警笛、每一例死亡、每一个挣扎、每个战死沙场的男儿、每个可怜、生病、痛苦的婴孩,所有的这些,都是因着不相信神话语的一个字而引起的。如果因着不相信一个字就导致了这一切的事,那么当你不信一个字时,你还怎能再回到神那里呢?

神必须要藉着某样东西来审判世界,那就是耶稣基督,神的道。你必须相信全部的道。
30

注意,他说:“这些人所听到的一直都是对这道的错误解释。检察官没有……他把道解释错了,他给你们解错了这道,就像他对夏娃所做的。这应许只是给信徒的,不是给表面信徒、怀疑者或没耐心之人的;它只是给信徒的。如果……”

让我来说说这点。如果说有谁该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信徒,那应该就是被告的证人,因为他是这道的激活者,瞧?这就像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只是一块肉。但除非那灵在里面激活那个身体,不然它就是死的。除非圣灵激活那道,不然那道也是死的。如果圣灵是道的激活者,他就应该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不是信徒。我想,我们有了一个很好的被告证人,他应该知道那对不对,因为……他成了一个很好的被告证人,因为他是道的激活者。
31

还有,被告的证人要人们注意在这里受到质问的神的道,就是我们刚才所读的,检察官试图要立案起诉这道。但被告的证人想要让你们注意,神的话从未设定疾病得痊愈的具体时间,他从未说是什么时候。他只是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他没有说他们当时就会跳起来;这道没有那样说。《雅各书》5:14说:“当用油抹你的时候,”他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这道没有说他们当时就会跳起来,它没有说;《马可福音》16章没有说手按病人,就必有奇事发生。他只是说:“病人就必好了,”它只应许这点。

呐,看看是不是有一些不信者一直都在向你曲解这道,说:“哦,这个人接受过祷告了,为什么他们没有起来呢?我就在聚会中,我根本没看到任何事发生。”你看到他们的那个解释者了吗?看到他们在听什么了吗?
被告的证人今天下午想要向本庭指出,这道并没有说病人当时就会跳起来。他说:“病人就必好了,”那就是神所应许的。他从未设定任何确定的时间,那道只是给信徒的。
32

在今天下午的庭审中,被告的证人也想要让你们注意,耶稣基督说神的道就是种子。种子只有落在肥沃的能使它被激活的地里时,才能生长。如果这粒种子落在肥沃的充满信心的地里,它就必会激活那种子。但如果那里什么也没有……

这就像如果你要输血,你去到白萝卜那里,把一根管子一头插在你身上,另一头插在白萝卜里面,你怎么会得到血呢?那里根本没有血。
照样,神的道也不可能在不信者或怀疑者的心里活过来。它必须落在那相信天地要废去,而神的话却永不废去的真实的信心里,像亚伯拉罕一样,在无可指望的时候,称那无有的仿佛有的,因他相信神。
33

呐,我们发现,这位被告的证人想要人们注意这点,即:这道就是撒种之人所撒的种子。这点记在经文中,说,道就是种子;种子必须落在地里。经文说:“有些种子落在石头地里,空中的飞鸟叼了去;有些落下去,时间只够让一些根长起来,然后荆棘和蒺藜就把它挤住了;但有些落在好土里的,就结实一百倍。”他想要你们注意这点。

他想要说:“如果这道,在圣灵的聚会中,人们在那里按手,它只适用于信徒。对不信者来说,在他里面除了与神永恒的隔绝,再也没有别的应许了。这应许只是给信徒的!”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我不在乎有多少,我都不信。”
我说:“当然了,它不是给不信者的;它只是给信徒的,就是那些信的人。”
34

现在,被告的几个证人,哦不,是被告的一个证人,想要叫一个证人出庭。他也有权利叫证人出庭。所以,被告的证人想要叫他的第一个证人出庭反对这点,支持神的道。

今天下午,我们要叫挪亚上台,出庭为被告作证。挪亚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但他是先知,而“主的道临到先知,”圣经这么说。挪亚曾活着,想要作证说,他曾活在一个比我们现今生活的这个时代还要伟大的科学发达的时代。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人们能够建造金字塔,建造狮身人面像,而我们建造不了。我们没有那种机械来建造。挪亚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他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
接着他说,主的道临到了他;在他成为一个被印证了的先知之后,主的道临到他,说:“你要预备一只方舟,因为天要下雨了。”在当时的整个世界历史中,还从未下过雨。基于他的证词和他为神而作的见证,他说神这样告诉了他:“凡在这方舟外面的,都要灭亡。”
35

在那个日子,科学家们可以用雷达等仪器发射信号到月球上,因为耶稣说:“好像挪亚的日子那样,”这个时代也是一样。他说,他们可以证明上面没有水;所以这里的不信先生、讥诮先生和怀疑先生,他们就因他相信这种如此不切实际的事而纠缠、取笑他。那时他们也声称自己是信徒,但却说:“神并没有说会有那样的事。”

然而,挪亚是先知,主的道临到了他,告诉他要这样做;他就去预备了一只方舟。他做好准备,就开始造方舟。他把方舟造完之后,怀疑先生和没耐心先生等等那些人,就走过去围着方舟。
你瞧,你说:“那时候也有这种人?”
36

听着!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在以利亚身上的圣灵降在了以利沙身上,一直这样下来。降在耶稣身上的圣灵,降在了教会身上,一直这样下来。

魔鬼取去他的人,也从未取去他的灵。这同样的灵,宗教的灵,一直存留了下来,与过去在法利赛人身上的灵一样。这灵现在也在亚利桑那州的图森,跟那个时候一样,还是一样的不信,一样的死守信条和遗传。这灵不但在图森,也在全世界。
圣灵也是这样,他今晚跟过去任何时候一样的真实,仍然是耶稣基督。
37

注意,挪亚想说,这些人取笑他,是因为他是一个如此不尽职的人,使得他的头脑和智慧竟然会去相信水要从没有水,也从未下过雨的地方落下来。然而,挪亚说,他坚定地持守着,相信天会下雨,因为神这么说了。他知道神能够做任何他说他要做的事。于是他就造了方舟。

方舟造好之后,他坐在方舟的门口。“他们说:’呐,你这个狂热分子,’不信先生、讥诮先生这样说,这被告的证人,哦不,是检察官的证人;”挪亚说:“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他们说:’现在方舟造好了,方舟的门也装好了,你的雨在哪里呢’?”他说:“有时看起来相当糟糕,然而我知道,神能够持守他的道。他从未说什么时候要下雨;他只是说要下雨,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从未说什么时候要下雨,他只是说要下雨。我也知道要下雨,因为神吩咐我造这方舟;我就坚定地持守住。”
38

接着我们发现,五月十日,一天早上,挪亚进了方舟,门就在他身后关上了,没有人能打开它。

这时,不信先生和怀疑先生,他们走到方舟周围,嘲笑他,取笑他,说:“呐,你这个老顽固,是你关了那扇门的,我猜你希望我们相信是别的什么东西把门关上的;我们知道你的花招,你只不过是个术士。你只是个想耍花招的家伙,那只是一种骗局,是你把门关上的。”
“但是,”他说:“面对这一切,我都站在那里;我看见是神的手把门关上的。”
第一天,我们会说:“我们要看看会不会下雨。”第一天,没有下雨;第二天,没有下雨;第三天,没有下雨,哦,一直到了第七天才下。
39

我想在挪亚的见证这里停一下,让你们知道这点,有一个时候要到,男人女人们,教会,将会继续传道,也相信他们得救了,但门将被关上,就像以前那个时候一样。如果你还不在里面,现在就进去,因为神会把门关上,那时就不再有怜悯了。主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

记住,有一次,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那些门徒问。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认识他。”他们这才明白那是指着施洗的约翰;他已经来到地上,被砍头,去到荣耀里了。他们正在仰望的事已经成为过去了。
有朝一日,男人女人必要大声哭喊,那时就太迟了,太晚了,门将关上。耶稣说,到时会那样的。“那些童女来敲门,说:’让我们进去。’他们想要得到一些油。”但他们本该在分油的时候得到油。他们在敲门,经上说:“他们被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现在,我只是从神的道中向法庭陈述被告这边的观点。
40

呐,挪亚说:“但是一百二十年后,一天早上,云开始出现,雨就下了起来。神应许过这事;他从未说什么时候要下雨。他们以为在神告诉我的那个星期就会下雨,我也以为那个星期就会下雨。我也确信当我造完了方舟时就会下雨,但并没有下雨。但我坚定地持守住,因为神做出了这应许。他从未说就是那天要下雨,他只是说要下雨。”于是,证人挪亚下去了。

41

第二个证人上来了,他是先祖亚伯拉罕;我们要叫他出庭。他说:“哦,是的,我认识这里的讥诮先生;我认识不信先生、怀疑先生,哦,还有那个没耐心先生。在我的日子,我也是个先知。主的道临到了我,说:’你与这些人分开,因为你要从你妻子撒拉得一个孩子。’她当时六十五岁,我七十五岁。她已经过了更年期大约有二十五年或三十年了。我娶了她,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是个姑娘、我还是个小伙子时,我就娶了她。我们的年龄相差十岁,我娶了她;她成了我的妻子。这些年来我们一直住在一起,但她不生育,我也不会生。然而作为一位先知,主的道临到了我,说:’你要从撒拉生一个孩子。”

“哦,我把这话告诉了撒拉,她就进城去买了一些线,做成婴儿鞋,把别针和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二十八天过去了,我说:’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
“她说:’没什么两样。’但我坚定地持守住,因为我知道那是主的道。”是的。
42

“我们去看医生,结果他把我们赶出了他的诊所。”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头,和一个六十五岁的老太婆,想要生孩子?

你知道,当你接受神的道时,不管你的情形如何,神已经应许了。
他说:“我去看了医生,医生把我们赶出了诊所。”
“医生说:’像你这样的一个老头?瞧瞧他,他头脑有点古怪;这老头哪里不对劲了。’”
头一个月过去了,那些讥诮的人开始来到他周围,说:“亚伯拉罕,你要从撒拉生的那个儿子在哪里呢?他们对我说她身体没问题。”第一年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亚伯拉罕,多国之父啊,你现在有多少个孩子了?”十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什么两样。那些讥诮者!
43

“没耐心先生,他一直对我指指点点,说:’你瞧,根本没有这回事。嗯,如果真有这回事,你十年前就该有孩子了;都十年了,怎么样那个孩子也该出来了!”

但亚伯拉罕说:“我坚定地持守着,因为我深信神所说的话。神从未告诉过我什么时候会得到那个孩子,他只是说我会得到那孩子。”
“但二十五年后,我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那孩子生了下来。”他是个非常好的证人。“我等了二十五年,从未因着不信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
我们声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却无法从今天晚上等到明天晚上,这只能证明我们不是,没错。注意,我们去到了错误的一边。
44

“瞧,”他说:“我等了二十五年。神并没有对我说’下个月撒拉要怀孕。’他说:’你要得到那孩子。’我深信,不管我年纪是多么老迈,我都知道,我必会看到它发生,因为那将是我的孩子,阿们!没有任何事能伤害到我。衰老、疾病、死亡或其它的事都不能伤害到我,直到那个应许应验了。我没有因不信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

“但每天当撒拉说’我没觉得更好’,我就更坚固了。每年当她说’哦,我今年没有生孩子’。’那你这年就会生孩子’。’我去年还是没有生孩子’。’那我们今年就会生孩子。’这样一直下来,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过了二十五年。一天,我看见她又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女子;我也开始看到自己的力量来了。二十五年后,这孩子出生了。”
这道从未说他什么时候会得到那个孩子,只是说他会得到孩子。
“亚伯拉罕,我知道你可以做很多的见证,但请下去吧;我要叫出另一个证人。”好的。
45

被告的证人现在要叫他的第三个证人出庭,那就是摩西。摩西说:“我出生时,我是生为一个先知的。”他想要你们知道,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

你从这些书店里读到的书,不管有多少书说神并没有行过那事,圣经仍然是真实的,即“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你生到这个世界上是什么样,你就是什么样。
呐,注意。摩西,他得到了一个迹象,就下去显给百姓看,并且有一个声音随着那个迹象。然而,当他带着神所赐的一个迹象下去时;现在,法庭,不要不明白这点;当他带着神所赐、从神而来的这迹象下去时,法老牧师想让他说那只是个魔术,从而抹黑神给他的那个恩赐。他有几个人,几个术士,能行同样的事。他想把神赐给摩西的迹象,变成一种低级的魔术表演。
46

那个时代的法老牧师没有都死,瞧,“那只是某种的读心术,是某种撒但的能力。”但问题是,他们叫了几个低级的魔术师上来,也行了摩西所行的同样的事。

“但是,”摩西说:“那没有动摇我,因为我知道,在那棵树里对我说话的那声音是一个符合圣经的声音。他说:’我百姓所发的哀声,我已经听见了;他们所受的困苦,我也看见了;我记得我的应许。’这声音……”
尽管在当时发生一件这样的事是非常离奇的,他们能耍各种魔术般的花招。神赐给了摩西一样东西,一件神迹(但那看起来就像是某种低级的魔术表演),用来试验他的仆人。哦,神啊!但他坚定地持守着,因为那差遣他的声音是一个符合圣经的声音,他也知道那是神。
47

你知道,神应许我们在这末世也要发生同样的事,同样的事要重演,那些雅尼和佯庇要再回来,抵挡这真实之事的运行,但他们的愚昧必会显露出来。

所以,法老试图找来某个属肉体的模仿者,去叫某个人过来,试图去模仿神赐给摩西的那恩赐,使这恩赐看起来就像是某种低级的把戏。
但今天下午,摩西想要你们大家知道,正如他所作证的,不管那牧师怎么试图使他的恩赐看起来很可疑,像是某种低级的魔术表演,但他知道那是从圣经来的,因为对他说话的那个声音是神的声音,所以他就站稳在那里。他想要让你们知道,虽然此后过了很长的时间,但神仍持守他的道,将他带回到了那地方,就是神说摩西要同以色列人一起去到的地方。
摩西,请下去吧。
48

让被告的证人叫另一个证人出庭;我们要叫约书亚出庭。约书亚想在这里提供一个非常好的证词。

他安抚了百姓,他说。当时,摩西从每个宗派里都找出了一个人来,打发他们去到应许之地,看看那地是不是真的在那里。神已经吩咐过了他们,凭着信心,他们走过了那么远的路。
于是,摩西从长老会、路德派、五旬节派和所有宗派中各挑出了一个人,他从每个宗派里各选出了一人,打发他们去到应许之地。当他们两个人带着证据回来时,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会众开始怀疑神的应许,因为他们看到敌人如此强大,对方如此的强大,“哦,”他们说:“我们站在那些亚玛力人和赫人等人的旁边时,看上去就好像蚱蜢一样,”又说:“我们……哦,我们看起来好像蚱蜢一样,我们无法夺取那地。”
49

约书亚想要作证,“我安抚了百姓,”他说:“安静!”那是在加低斯•巴尼亚,审判座安放在那里。他说:“你们大家都安静,让我把这道讲给你们听。从前,神藉着摩西,哦不,是藉着亚伯拉罕,告诉了我们,这地是我们的。他差遣那在燃烧的荆棘中对我们的先知说话的火柱来到了我们中间;这位先知所说的话一直都是真的。神也告诉了我们,他已经把这地赐给了我们。我们足能夺取这地,因为它已经属于我们了。”他说:“我安抚了百姓,让他们安静下来。”

但你知道吗?四十年后他们才夺取了那地。本来,从加低斯只要大约两天的路程,他们就可以进入应许之地了。
50

我可以在这里停一会儿吗?你们长老会、卫理公会、浸信会或你们五旬节派,五十年前我们就该得到那应许之地了,但你们非要互相争吵,在一边搞起组织来,这个得到了这个,这个得到了这个,又得到了新的启示,却不一直跟随着这道。现在,我们处在全备应许的这边已经有五十年了。

但是记住,约书亚想要你们大家知道,神持守他的道,用了四十年,带出了崭新的一代。他完全照着所应许的夺取了应许之地,因为他把百姓安抚在神的道上,要让他们知道是神做出了这应许,他们正在跟随的这位先知并不是假先知,因为他所行的事与经文完全一致。不管法老说那是多么虚假;不管术士们试图说那是多么虚假;不管他们如何能行同样的事,哪怕是每个人都能行同样的事。
51

约书亚想要你们知道,那里有一个人想要从他们当中建立起一个组织,他的名字叫大坍,他和可拉。他们兴起来,说:“这里有比你更圣洁的人。”

神从来不跟一群人打交道,只跟单个的人。神不改变;神第一次是怎样行事的,他就要永远以那样的方式行事。
看,起初,神藉着一个无辜之人所流的血来拯救人;这点从未改变过,神从未改变。我们试图为人们建造城市;我们试图建造塔楼;我们试图教育他们;我们试图为他们成立宗派,我们却总是在越偏越远。只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让人团契的,那就是来到那无辜者所流的血底下。那是我们要相信的唯一方式;我们能聚集在一起的唯一方式,就是来到那无辜者所流的血底下。神从未改变他的方式。神没有一次不是跟单个的人打交道的;他拯救你,不是因为你是卫理公会的或因为你是五旬节派的;他拯救你,你是作为单个的人,不是作为一群人,神从未那样做。他拯救单个的人,一个人;他只跟单个的人打交道。
摩西在主面前哭喊,主说:“摩西,你分别出来;是我为这信息而召了你。”神就让地把他们吞了下去。所以,约书亚也想要你们明白这点。
52

呐,约书亚下去之后,我们要赶快再叫出另一个证人,这样我们就不会拖得太长了。我要叫以赛亚出庭;我可以叫出几百个来,但我再多叫出几个来,然后就停住。

先知以赛亚,他说:“在我的日子里,主印证了我是他的先知;我们知道这道临到先知。所以,我所说的一切话,神都尊重了,并使它成就了。从我小时候起,所说的一切话都成就了。我在民中被印证是一个先知。”
“接着有一天,神让我去说一句简直不可思议到极点的话。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我要给他一个超级的兆头;我要给以色列人和世人一个超级的兆头。他们求要一些兆头,我就给他们一个超级的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我,作为一个被印证的先知,说出了一句如此不可思议的话,但我知道那是神的声音。”
53

你知道,你可能会这样说。以赛亚今天下午可能会向本庭作证,这样说,当时几乎以色列的每一个童女都把婴儿衣服准备好了,因为她们都认为自己将成为那个怀孕生子的童女,没错。她将要成为那个童女;每个童女都准备好了。她们知道,下个月她们中的一个童女就要怀孕了;她将是一个怀孕的童女,因为先知以赛亚是一个被印证的先知。他奉主的名无论说什么,都必成就。现在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

妇女们生下了小女孩,就说:“我的女儿会是那个童女。”另一个说是这个,这个很漂亮,“她会出自这个群体;她会出自这个群体;她会出自那个群体。”所有这些人,他们每个人的女儿都说她将会生出这孩子,因为先知说是这样的。
那个世代过去了,以赛亚死了;应许还没有成就,但八百年后成就了。神没有说什么时候童女要怀孕生子,他只是说童女要怀孕生子。他想要你们知道那点,神并没有说“在这个世代,或在这个时候,或某个时候或某件事,这童女要怀孕生子”。他只是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在八百年后,那个童女才怀孕生子了。瞧,神持守他的道,你们相信这个吗?[原注:磁带空白。]……童女怀孕生子的时刻到了。
54

呐,我可以在这里叫出各种各样的被告的证人,或者说让被告的证人给出各种各样的见证;我可以从这圣经里叫出人来。但如果本庭可以原谅我,我是否可以有幸成为下一个证人?

我不是要谈论摩西和他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或谈论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或一百年前或五百年前发生的事。我要谈论的是现在发生的事。我想……我相信……我想要成为下一个证人,今天来作证,为神应许给今日的这道作证,不是摩西那时候的道;不是门徒那时候的道;不是路德那时候的道;不是五旬节运动那时候的道,也不是卫理公会那时候的道。
55

而是今日的道;我想要在证人席上为它作证。请你们谅解这些针对我个人的事,因为,这必须要是个人的证词,而且必须是真的。因为,我知道我们是在为谁辩护,神必知道那是不是真理。

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末世,其它日子的信息不可能适合今日,不可能的。它必须是给今天的信息,不是给十年前的信息,是给这个时刻的信息,给这个世代的信息,这道讲论到了这事。因此,如果这道应许了,就必须要有东西来印证它。
那就是耶稣第一次来到地上时他们没有接受他的原因,因为他们正在靠着遗传生活。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他们说:“我们是摩西的门徒。”
他说:“你们若是摩西的门徒,就必信我,因为摩西的书有指着我写的话。查看一下圣经!”
那些瞎眼的、死守遗传的人,然而他们都是好人,圣人,没有人能指责他们的不是,他们都是祭司;他们的生活是个楷模。他们是一些无可指摘的人,因为,如果你能指责他们,他们就会被石头打死。他们是好人,照着律法,他们必须得是好人。他们世世代代,他们的儿子、孙子和曾孙,都必须要被抚养成为祭司,作利未人。然而,这些人受了那一切的训练之后,除了神学院和圣经,他们对别的东西一无所知,他们眼睛瞎到无法认出耶稣来。
56

有没有可能我们也会堕入那种光景呢?记住,同样的经文说我们会的,绝对没错,它说我们会那样做的。呐,作为我个人的证词……有时候,我们把事情变得如此的形式化,以至我们在这件事上变得如此僵化,说,这就是那信条;这就是我们必须做的事,以至我们偏离神的道有十万八千里。我猜想我们还会做同样的事,因为圣经说我们会的。

呐,虽然这是个人的事,但不要让这个绊倒你。我希望这只是因为我站在证人席上向本庭作证。
我相信我们正处在主就要再来的时刻;我相信,这些地震和我们正在遇到的事,这月亮的事,他们在这里的天文台等东西上观察月亮。有血一般的物质在从月亮里面喷发出来;耶稣说,月亮将会变为血,在他再来之前的日子,地上到处都会有地震。他说,那日子将准确地照着圣经所说的样子临到。
57

我相信,法庭,今天下午我想要对你们说一件事,即:我现在看不到还有任何东西是拦阻他的再来了。如果我有时间,我可以向你们证明,这世界,甚至名字和位置都跟主再来时它所该处的状态完全一致。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但主说:“当这些事临到,你们要挺身昂首。”以色列已经复国;一切都为了主的再来而准备就绪了。

58

呐,当我还是个小婴孩时,我的家人,当然,他们是爱尔兰裔的,也许以前我们是天主教徒,但我父母根本就不上教堂。在肯塔基州山村的一个小家庭里,一天早晨,1909年4月6日,在一间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破旧小房子里,只有一扇小门,好让光线透进来。那时,主耶稣允许我来到了地上,成为我父母的长子;妈妈十五岁,爸爸十八岁;我生在了一张草垫子上。

我猜你们这附近的人从未听说过草垫子是什么东西。但我们……有多少人知道草垫子是什么?哦,你们是从肯塔基州的哪个地方来的?
当时,有一张草垫子,草垫子上有一个用谷壳做的枕头,那个房间里只有那一张小床。一个小房间,和一个小厨房,所有面积加起来,整个房子长度还不到二十英尺。破旧的小木屋,根本没有地板,桌子是由树桩做成的。
59

在那里,在那个小房间里,耶稣基督允许我来到了世上。我说的这些,只是根据我那不信教的父母的见证。但他们没有像我们现在所用的这种电灯,甚至连煤油灯也没有。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晓得油灯是什么?拿一些油脂放在一个罐子里,再放一根绒线在油里,把它点着,它就会烧起来。
清晨的光线还不够亮到让妈妈看清我是什么样子的,或我的长相。他们打开了朝东面的那扇小窗户,因为有几只知更鸟正停在外面的树丛上唱着歌;当时正是清晨五点钟。
他们一打开那扇窗户,就有一道火柱,光,穿过窗户飞了进来,悬在小床的上方,我母亲尖叫起来。当时,只有接生婆在那里,我们没有医生;接生婆在那里,她们不知道那道光是什么。
60

大约两个星期后,我被带到了一间叫作负鼠王国的浸信会小教会里,那位传道人把我抱在手臂上,将我奉献给了神。

山里人不知道该怎么看待那光,他们告诉了人。他们认为可能是妈妈头脑不正常了,或只是她头脑的想象。
三年后,我们来到了印第安纳州,爸爸找到了一份工作。他是个骑手,为牧场主和农场主等人驯马。他去到那里为一个住在尤蒂卡、名叫O•H•沃森的富人驯服了几匹拉车的小马。他拥有科诺家族的大部分财产,还拥有R•E•沃森酿酒厂,以及所有在路易斯维尔、O•H和R•E的酿酒厂。爸爸为他驯那些骑用的马;后来他受了伤,就成了他的私人司机。
61

大约七岁的时候,我开始上学了。9月的一天下午……我不愿说这个,但我现在是在证人席上。我父亲是个真正的爱尔兰人,一个地道的肯塔基人,他自己酿酒。我正在给他的那个小蒸馏器打水,所以,没办法去池塘后面钓鱼。我一边哭一边从有差不多一条街那么远的马棚那里提水。那天晚上,我往那儿提水,冷却蒸馏器的盘管。

我坐在一棵白杨树下哭。脏兮兮的小脸蛋,头发垂了下来,玉米棒子垫在脚指下,免得被撞到;你知道,就像那样走路,从学校回来。其他所有的男孩子都到那结冰的池塘旁边钓鱼去了。我坐在那里哭着,我心想:“为什么我得做这事呢?其他孩子都不用做。”
62

就在那时候,一个声音就像一阵旋转的风,像一阵旋风所发出的声音,吹进了那棵树里。我站起来,回头看。记住,我现在是在证人席上。有一个声音从那树上对我说话,说:“你永远不要抽烟、喝酒,或玷污你的身体;因为你长大后有一项工作要你去做,”这把我吓得魂儿都没了。我继续生活;很多事情就开始发生,我就开始预言一些事情,并照样发生了。呐,当时我还只是个小男孩,大约七岁。

那事之后过了大约十七年,我成了一个传道人,浸信会传道人,宣道浸信会的传道人。罗伊•戴维斯博士按立我作当地的一个牧师。这样,州政府就给了我权利为人证婚、埋葬、施洗等等。后来宣道浸信会教堂被烧毁了,那个时候我是那里的助理牧师。罗伊•戴维斯博士就回到德克萨斯州他所出来的戴维斯山区里去了,那里靠近德克萨斯州的范霍恩,他们就是从那里来的。所以他走了以后,我就开始接管会众;搭了一个帐篷,开始在那城里讲道,我当时只是一个青年传道人。
63

1933年6月中旬,大约是6月16日或18日,我正站在河里举行一场洗礼的事奉。我站在那里,几个星期来,天气一直都很热,已经有两三个星期没下雨了,那整个地区都快被烤焦了。我猜,当时岸上将近有七、八千人;我走进水里,要给第十七个受洗的人施洗。我一施洗,刚开始要施洗时,我说:“我是用水给你施洗,愿主耶稣……”

我正说这话的时候,就有东西临到了我,说:“抬头看!”它那样说了第三遍之后,我就转过身去观看,看见仿佛黄铜似的天空中有一块大约十五平方英尺的地方在上下翻腾,从那里降下了那个在我婴儿时就进来的同样的光柱;那天它在燃烧的树丛……我是说,在那里的树丛中对我说话,进入那片树丛,然后又出现,悬在几千人的上方。
报纸刊登了这事,传遍了全国,一直传到了加拿大。我们有这些剪报,上面说:“在讲道或施洗过程中,神秘的光出现在了当地的浸信会传道人的头上。”
那个声音降下来,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了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的信息也要预告基督的第二次到来。”
64

怎么可能会这样呢?怎么可能会这样呢?这看起来好像是不可能的。当那话说完后,又过了几天,我就开始看见那些异象,这样的事不断发生。它真把我吓坏了。

我的弟兄们对我说:“那是属魔鬼的;”我的浸信会弟兄们说:“那是属魔鬼的。”
我说:“你知道,我只是站在那儿,”我说:“接着,你知道,这就像魂游象外或是什么的。”我说:“我看见那样的事不断在发生。在那座桥架好之前二十二年,主就告诉我,那桥的跨度有多长;什么时候会架好,会有多少人丧命,每一次都完美地应验了。”
后来一些人说:“那是魔鬼。”
一天晚上我去到了山上,开始哭泣、祷告。我说:“主耶稣,你知道我的心;我爱你,让我死吧!不要让我有任何……不要让魔鬼跟我有任何的关系。我宁愿死,也不愿做你的假证人。”
就在那个时候,这道光又回来了,把经文指给我看,说,在这个日子,这些事一定会发生。现在这话就摆在这圣经中。从那个时候起已经三十三年了,但我是个证人,见证这是真理。我是这些事的一个证人,见证它是真理。
65

我要提请这位对圣经瞎了眼的检察官注意。呐,这听起来会让人觉得可笑。这位检察官对圣经是瞎了眼的。在《路加福音》17章30节里,耶稣说:“这好像所多玛的日子一样。”

呐,你们想要知道这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人在哪里吗?你们想要知道那些钉痕、鞭伤等等在哪里吗?任何伪君子都能那样装出来。
基督的生命是以圣灵的样式回来,而不是一个钉痕。他肉身的身体正坐在神的右边代求,但圣灵已经回来继续他的工作。我想要你们知道,在《约翰福音》14:5,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也想要你们知道《约翰福音》14章,哦,是15章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枝子怎么能结出与葡萄树不同的其它种类的生命或果子呢?
66

你们众人怎么能说使徒的时代终止了呢?你从哪里得到这个的?葡萄树怎么能长出来并结果,今天,长出来结了橙子,明天又结了南瓜呢?要这样它就必须改变生命。在《玛拉基书》第3章,神说:“我是神,我永不改变。”他那个时候是什么,今天就还是什么。他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我想要你们注意,这位检察官试图告诉你们说,神说“我过去是”或“我将来是,”但这是错的。神是说:“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位检察官曲解了神的道。
67

耶稣曾吩咐他的门徒往普天下去(在《马可福音》16章),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多远?“普天下,”根本没有达到这点。“凡受造的,”也没有达到这个。“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这些神迹必随着他们,直到世界的末了。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我也想要你们知道,彼得在五旬节那天,他拥有天国的钥匙,在《使徒行传》2:38,他站起来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使徒时代什么时候终止了?这就是那使命:“往普天下去,凡受造的,每个信的人。”我想要法庭明白这点,即:那是神的应许。
68

我也想要你们明白,这个给人们做解释的瞎眼的解释者并不明白圣经。主说,在《路加福音》17章30节这里,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现在回头去看,耶稣正在引用我们所引用的同一本《创世记》。“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现在,回头去看所多玛的日子是怎样的,然后再看看我们是在哪里了,看看现在应该会发生什么事。当所多玛的日子……

亚伯拉罕,他是一个预表;我们,只有在基督里死了,才能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并且照着应许与他同受产业。今天下午,你们本庭的人都知道这点。
注意看亚伯拉罕!他从那位以光的样式行走在祭物中间的超自然的神那里得到了各种的迹象。他接受了发出声音的神,等等。但亚伯拉罕在远离所多玛的山上,在外邦世界被毁灭之前所得到的最后迹象,是神自己以人的形像出现。法庭,你们明白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有三个使者朝亚伯拉罕走来,三个使者;他就出去迎接他们。
其中有两个使者,一个是现代的奥洛•罗伯茨、一个是葛培理,他们下去所多玛传福音,用他们的福音蒙蔽了那些人。
69

但这位坐在后面,吃牛肉、喝从母牛挤来的奶,吃饼,亚伯拉罕给他洗了脚;他坐在那里,是一个人。他说……

呐,记住,他的名字一天前还是叫亚伯兰,但已经被改成了亚伯拉罕;撒莱被改成了撒拉。注意他,他这样说:“你妻子撒拉在哪里?”(S-a-r-a-h);“亚伯拉罕(A-b-r-a-h-a-m),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他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撒拉没有出来,她不像今天的妇女那样,要出头露面。但撒拉是在他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到明年这个时候,我必来见你。”
撒拉心里怀疑这话,就在心里说:“这些事不可能吧,”因为你瞧,他们俩早就没有房事了。亚伯拉罕一百岁了,她也九十岁了。她说:“我跟我主岂有这喜事?外面的他也已经老迈了,这怎么可能呢?”
这人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疑惑,说,’这些事不可能呢’?”
亚伯拉罕称他是“以罗欣”。有谁知道以罗欣是什么意思?是“全备的”那位;是全能的神自己彰显在肉身中。亚伯拉罕怎么会那样称呼他呢?因为他看到,那人就是道。
70

《希伯来书》4章12节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当耶稣来并借着辨明他们心中的意念行了那个神迹时,他们却称他是别西卜。

但在那些先知里面的道,总是能够预告和辨明;那就是给那个时代的道。确认他们是先知的,就是这个。记住,神应许了世界将会处在那种光景中,并且在他再来之前会再次得到那个迹象的。注意,在《路加福音》17章这里,主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那时人子要显现出来。”
71

法庭,请允许我再用一点时间,在这里给你们揭开一些事情,就一会儿。可以吗?因

为我也是证人。
你们注意到吗?在这里他从未说“那时神子要显现出来”,他是说“人子”。耶稣以三个称呼而来,人子、大卫之子、神子,都是同一位。
这就像三位一体:父、子、圣灵,不是三位神!而是一位,是神的三个属性。
瞧,就像我是三个一样。对我妻子来说,我是丈夫;对坐在这里的女儿来说,我是爸爸;对坐在那里的孙子来说,我是祖父。呐,只有我妻子能宣称我是她丈夫,我这里的女儿不能叫我“丈夫”,因为她是我的孩子。我孙子不能叫我“爸爸”,没错。他没有权利叫我是爸爸。他可能会那样叫我,但并不是这样;他是我的孙子。然而,我却是同一个人。
那是神显现他自己,亲自降下来,这样他就能……过去他以火柱的样式在上面;后来他彰显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现在正在藉着圣灵向我们显现出来。注意!他来的时候。
72

你知道“人子”是什么意思吗?看看《以西结书》第2章,你就会发现;《以西结书》2:1。耶和华亲自称先知以西结为“人子”。他称所有的先知为“人子”。

为什么耶稣称自己是人子呢?因为他必须照着先知说他要来的那种方式来到。在《申命记》18:15,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个先知,像我。”他以人子的身份向亚伯拉罕肉身的后裔启示自己,他们却说那是魔鬼的作为。
王室的后裔也干了同样的事。那听起来很刺耳,但却是带纠正性的,是爱。今天,王室的后裔也干了同样的事,他们试图称那是“读心术或是某个魔鬼。”但那是人子,基督。
那是基督在以西结里面;基督在摩西里面;基督在大卫里面。那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什么?道藉着这些先知被彰显了出来。
73

注意听这个,法庭,然后你们再做决定。道临到先知;耶稣说,你们的律法说那些承受神道的人是神,耶稣承认他们是神。他说:“那么,如果你们称他们并认他们是神,你们的律法也说那些承受神道的众先知是神,当我说我是神的儿子时,你们怎么能定我有罪呢?”因为他就是那个时代被印证的道。他们说他们相信先知,而这一位就是全备的道,但他们仍然不信,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信条和遗传。

现在注意了,法庭,听完后你们再做决定,让我们再说得深一点。注意,人子,他们称他是魔鬼,但你知道,他们却想要强逼他作王。
74

瞧,瞎子巴底买跟在他后面,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吧!”他就得着了所求的。

但那个叙利腓尼基族的妇人,一个希腊人,外邦人,跟在他后面时,也说:“大卫的子孙啊,”耶稣却连头也没有抬。她没有权利称耶稣是大卫的子孙,耶稣对她来说不是大卫的子孙。但当妇人说:“神的儿子,”或“主啊,”就是神的儿子,她就得着了所求的,瞧?外邦人没有权利称耶稣是大卫的子孙,他是王;但他对我们来说是主。
耶稣启示了自己是人子,正如圣经所说的,他将是人子。“不,先生,”他们拒绝了他,“他不是先知;”他们无法相信这个。他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他们无法相信他是先知。
当耶稣告诉了那个妇人她有多少个丈夫时,她也正是处在那种光景中,但她是预定得生命的。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但我知道,他来的时候,这就是他所要行的神迹;因为他将是那道,他知道我心里的意念。”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那妇人的见证使得全城的人都归向了基督。是的,他们都相信了。
75

呐,你看,作为大卫之子,是他跟犹太人的关系。但作为神的儿子;呐,你看,作为人子,是先知,看到吗?作为大卫之子,是王。他们没有认出他是先知;他们想要让他作王,他们想要从罗马帝国的手下被拯救出来。

但在教会时代里,他被称为神的儿子。呐,任何人都知道神是个灵,对不对[原注:会众说:“阿们!”]?这圣灵就是神的儿子,他是超自然的。人子是先知,是一个人;大卫是一个王;但神是个灵。在教会时代,他被启示为神的儿子,我们相信这个。你若不信他是神的儿子,你就失丧了。对教会时代来说,他是神的儿子。
76

但你们可以作证。第七个教会时代,就是老底嘉教会时代。那么,我们认同这就是老底嘉教会时代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记住,他,就是这道,被赶出了教会,对不对?被赶出了教会!他在门外,想要再进去:“我站在门外叩门。”[原注:伯兰罕弟兄敲了三下讲台.]“你说:’我是富足,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可怜、瞎眼、赤身、困苦的,却还不知道。”耶稣,这道,正在门外。

那是什么?是我们的遗传。我们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的遗传已经拒绝了这道,他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人合作了。人人都不想碰他,都想要称它是邪灵。
你明白吗?耶稣说,在末后的日子,在末时来到之前,他要再次显现为“人子”,而不是“神子”。那就应验了《玛拉基书》第4章和亚伯拉罕得到的其它所有应许,并亚伯拉罕所得到的最后迹象。他正在等候一个要来的儿子,他得到的最后一个迹象是神在一个人里显现。耶稣说:“罗得和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
77

呐,请你们原谅我,我在这里要做一个更深一点的说明。我想要问你们神学家一件事:查考圣经,查考圣经的历史;正如这个星期你们所告诉我的,你们是钻研圣经的人,你们也是……你说使徒的时代结束了,而你们也通晓教会的全部历史。我想要你们注意这点,如果这样做不对的话,愿神原谅我把这点抖出来。

世界正处在这种时候。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处在如此所多玛的境况。上个星期在佛罗里达,佛罗里达州,百分之六十多的学校老师因为同性恋而被赶出了学校。去年加利福尼亚的同性恋者增长了百分之四十几。学校,神学院,到处都充满了同性恋者。这国家完全处在了那个日子所多玛所处的光景中。神有责任……如果神不因他们的罪而惩罚这个国家和世界,他在道义上就有责任叫所多玛和蛾摩拉的人复活起来,并因焚烧了他们而道歉。看看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刻。
法庭,在你做决定之前,好好想想。
78

呐,耶稣从未说:“在那些日子,神的儿子要显现。”他已经在教会时代显现了,但教会把他赶出去了。

那时,他要以人子的身份显现,“人子显现的时候,”神像那个时候一样彰显在人的肉身当中,是人子,说预言的。
《玛拉基书》第4章应许了一个先见要带着一个声音来到。不是《玛拉基书》第3章,“差遣我的使者……”是《玛拉基书》第4章。不要把它们两者搞混了,因为如果搞混了,你就会错过它。《玛拉基书》第4章不是《玛拉基书》第3章,“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而是《玛拉基书》第4章,当这个使者来的时候,世界要被焚烧,千禧年要引入,“恶人要焚烧成灰,义人要踏在恶人的灰烬上。”这事没有发生在约翰的日子,瞧?是《玛拉基书》第4章!注意,将会出现一个迹象,而那个迹象还必须是符合圣经的迹象。
79

耶稣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他是那在燃烧的荆棘中的火柱。

有一天,他们站在那里,说:“你是个还不到五十岁的人。”耶稣看上去可能比他实际的年龄要大一点,他的事工很重。圣经说:“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或许只是个小个子。犹太人说:“你说……你还不到五十岁,瞧,你还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
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他说:“我从神那里来;我是那在旷野的火柱;我从神那里来。”
他成了肉身,是神的儿子。神荫庇一个童女,创造出了一个血细胞,生出了他的儿子,即神住在那个儿子里。“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我又回到神那里去,”这是他受死、埋葬和复活以后。
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被一道光即那火柱击倒了。你认为那个犹太人会称某种幻觉为“主”吗?当他抬起头来,看见了那火柱时,他知道那就是他的祖先所跟随的,他们跟随着它出了埃及。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0

摩西所持守的,正是那个在摩西的荆棘丛中向他说话的圣经的声音。

我七岁时,这同一个圣经的声音也在树丛中说话。我今天仍然站在这里,说这是真理。因为,摩西看见了那道必须成就;我也看见了这道必须成就。“人子必须显现出来,”正如圣经所说的。注意,经文应许了这点:不是神子,而是人子!瞧?人子、大卫之子、神的儿子。
但在教会时代的日子之后,耶稣被赶了出去,接着,他再次将自己启示为人子。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是他王室的后裔。有多少人同意这点,即教会是他王室的后裔[原注:会众说:“阿们!”]?你瞧,神做在亚伯拉罕身上的事,他也正在做同样的事。
81

现在请原谅这点。呐,你们那些说自己非常熟悉历史的人,请告诉我,在教会的历史中,什么时候曾经有一个领袖去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或无论是什么,在一起的?所差给你们的人中,什么时候有一个名字是以h-a-m结尾的,直到现在的G-r-a-h-a-m[译注:葛培理]呢?你们有了桑基、慕迪、芬尼、诺克斯、加尔文,却从未有一个像亚伯拉罕的“h-a-m”。但G-r-a-h-a-m只有六个字母。

A-b-r-a-h-a-m是七个字母,神的道,是完全的。
呐,记住,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里的这一位;呐,亚伯拉罕是选民。他不在所多玛;他被召出了所多玛。那个造访他的使者从未去所多玛。
但那些下去所多玛的使者,你注意他们做了什么事。
82

注意这个使者对被拣选的教会做了什么事。耶稣叫你注意这同样的事,要在末世发生,“人子要在人的肉身中显现自己,”就是那晓得人心秘密的道。经上说:“这道比两刃的剑更有能力,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就像众先知所行的,像耶稣自己所行的,却被人叫作别西卜。在这末世又被弃绝了。

我怀疑那个瞎眼的解释者有没有想过这个?我怀疑他是否意识到这些预言到这个日子的经文都必须成就?你们有多少人相信那经文必须要在这个时候成就[原注:会众说:“阿们!”]?尽管延迟,仍是神的道。然而这一切的事、这些教会时代都过去了,我们最上一次见到这种事情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但神应许说这会出现在这个时代。
83

他将自己启示为神的儿子,神的儿子,施洗的圣灵。五旬节的教会和一直下来的教会,带来了跟主所行的一样的神迹、奇事、异能。他们在这些的大异象等一切事中看见了神。

但教会从未看到神的儿子彰显在人的肉身中,来揭示出人心中的意念,直到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是看见所多玛被焚烧和应许之子回来的时代。我不知道那个瞎眼的解经人想过这个没有?我想要法庭记住这点。记住,不管多久,不管延迟多久,它都必定会发生,必定会发生。
84

这些证人所作的见证,绝对地见证了真理,证明这是真的。神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但外面的世界想要你相信,你一按手,你就必……残疾的腿就伸直了,你就跳上跳下了。但神从未那样说,他也从未那样应许。
他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神从未说什么时候。“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他从未说什么时候。他说:“你们祷告的时候,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他没有说什么时候。
85

呐,如果我们是真实无伪的信徒,当这些经文传给我们时,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告诉我们别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说它是错的。不管有多少人会兴起来、多少个无神论者、多少个不信者,多少人能解释这个、那个等等,神都会持守他的道。《马可福音》16章就像《约翰福音》3:16一样,都是默示的。全部经文都是神的道,圣经的每个字都是默示的。全部的道都是神,你只要照着圣经所说的方式去读。

今天,我想要教会开庭审理。在你称任何东西是魔鬼之前,你最好记住,这应许将要出现在今天,瞧?要记住这点,因为,说一句干犯圣灵的话,今生来世就永不会得赦免,就是当你看到圣灵彰显出了自己,在行同样的事时。
86

我正看着一个坐在我前面的妇人。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我想她是长老会信徒。不久前她到我家里。她得了癌症,只能活到星期三;正坐在房间里。刚才我碰巧看到了她,就坐在我一个朋友的旁边。城里的医师说,她只能活到星期三。他们现在还大惑不解。今晚她就坐在这里,看起来很好、健康,仍然活着。你为此很感谢神,是吗,姐妹?请举手,如果说得对的话。你看她正坐在这里,瞧?快死了,说她只能活到星期三,大约是几个月前了。现在,医生都感到吃惊,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那是主如此说。他的道仍然是真实的。

87

经文在这里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如果你信的话;“这些神迹必随着信徒,”它们会随着的。神从未说什么时候,如果你是个真信徒,就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你与它隔绝。

听听亚伯拉罕的见证;听听他们其他人的见证。今天我可以叫好几百个人出场,向你们显明神持守他的道;不管是什么,只要你相信这道,并站稳在那里,你心里就知道它必会成就。
88

我们要提一下这个女士,呐,刚才有人告诉我(对不起),刚才有人告诉我,那女士从排队买饭的队伍中经过;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还记得这里的这个女士吗?不久前你为她做出了信心的祈祷,几年前她患上了癌症,都快死了。”那位妇人在场吗?有人把她指给我看了。如果你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请举一下手。一个妇人从队伍里经过,某个头发灰白的弟兄把她指给了我看,说,她曾患有癌症,都快死了;但现在她还活着。那位女士现在在这会堂里吗?刚才她在饭厅里。有人指着那里,哦,是的。是沃尔德罗普太太,在后面;十五年前,她死在了祷告队列里;十七年前她的医生用X光给她检查,发现癌症已经吞噬了她的心脏,但这是主如此说。

任凭批评者兴起,随便他们说什么去吧。我是个证人,见证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那个时候怎样,今天也还是怎样。他不是“我过去是”,“我将来是”;他是“现在是”,现在时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和他的道是一样的,他就是道。你们相信吗[原注: 会众说:“阿们!”]?
89

他说了什么呢?“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在我们向法庭陈述之前,你们是陪审团,你们已经听了这个案子。我们可以叫多少个证人出来?不管检察官能叫多少别的证人出来,这些人的话都作证反对他。他曲解了圣经,多少人相信这些人的话是真实的?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原注: 会众说:“阿们!”]。好的,圣经这样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你看,你们每一个人,藉着这个断断续续的小信息,你们已经得出某个结论了。你在头脑里已经做了决定,因为你们是陪审团。从今以后,你的行事方式,将证明你的裁决是什么,瞧?从今以后,你所活出的方式,将证明你的裁决是什么。呐,如果你出去,说:“哦,我还是生病,跟进来的时候一样,”这就表明了你今天下午在本庭上做出的是什么样的裁决。
90

我认为,耶稣已经受到了一次公正的庭审,他作为道被带了上来,他被证明是道;他被确认是道。如果我今晚死了,我所讲的这些话也是真实的。这个世界知道这点,科学的世界知道这点。那是同样的火柱,是同样的主的天使!多少人见过他的相片?照片就挂在华盛顿特区,是唯一被拍下来的超自然之物。如果我今晚死了;我永远也见不到你们了,但我所说的话是真理。神已经见证了它,它就是真理。经文就在这里,它说,现在应该是时候了。如果你想称它是魔鬼,你就叫吧。那将是你和神之间的事。瞧?

91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正照着他所应许的在证实自己。我们能说的还有很多!在这末后的日子里,作为人子,他以他子民的样式在他们当中显明出自己,看到吗?不是作为神的儿子,不是大卫之子,而是人子;神的儿子是超自然的。

就像亚伯拉罕,他看见了声音,听见了那些话,看见了光,等等。但就在那应许之子来到之前,神以一个人的样式在肉身中显现,读出了在他后面房间里的撒拉心里的意念。多少人知道那是写在经文中的[原注: 会众说:“阿们!”]?
92

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神的儿子降临的日子……哦,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人子要显现出来,”不是在教会时代里的神的儿子,他已经被赶出了教会。现在,他是正在显现自己的人子。这道要在我们中间成为肉身。

哦,我的朋友,法庭啊,请打开你的眼睛,然后再做决定。做出你的决定,全心地相信它。写在圣经里的这些经文在他看来是义的;他所说的话在他看来也是义的,我能证明这点。我知道神是对的,神的确证明了这点。
他不需要任何人来解释说:“这个是那个,这个是那个。”他说他要这么做,他就做了,问题就解决了。他是他自己话语的解释者。
你们相信这个吗[原注: 会众说:“阿们!”]?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说:“我是个信徒。”我想要这里的每个信徒都站起来,不信者请继续坐着,信徒请站起来。
93

在这次庭审中,在它休庭之前,我要感谢主,因为本庭已经做出了决定;陪审团已经得出了这个裁决,即耶稣基督放在他道中的这些话,被证明了是义的。因为这些话靠着道的亮光被真实地讲解了,它就是真理。法庭,你们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请举起手,说:“在神面前,我相信它是真理,我相信它是真理。”现在,你们把手放下来,有多少人要说“我是个信徒,相信你所说的话。我相信它是完全的真理,它是神的道”?请举起手,好的。

94

现在,我要你们把手伸到桌子对面,按手在其他信徒身上。把你的手伸到桌子对面,按手在另一个信徒身上。我们都是信徒吗?主是怎么说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法庭,你们已经做出决定了吗?说:“阿们!”[原注: 会众说:“阿们!”]“我的裁决已经做出了。”对不对?“阿们!”神的道是真的吗?“阿们!”《马可福音》16章是真的吗?“阿们!”那么,“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必定会好的。耶稣这么说了,不是吗?
现在,照着你在自己教会中的祷告方式,为你所按手的那个人祷告;他们也为你祷告。“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会发生什么事?从此刻起,你的行为将会证明你真正的裁决是什么。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低下头,为你所按手的那个人祷告。
95

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啊,我请你再次注意这点:这些男人女人已经藉着他们的证词声称他们是信徒。他们已经站起来了,正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主啊,我们相信你的道,在这个教育的伟大日子里;在这个伦理和一切教育体系不断发展的伟大日子里,然而,在这一切当中,你的道仍是真实的,是一样的。

今天下午,我们在这法庭已经叫出了证人,主啊,要给你一次公正的庭审;不是嘲弄的庭审,不是像希律或其他人那样对你嘲弄。我们在这里给了你一次公正的庭审,并证明了。你的子民已经做出决定:1964年的神的道,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刻,你还是像从前一样是同一位神;你所应许的一切话都是真理。他们作为信徒,已经把手按在对方的身上,他们正在为对方祷告。
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从未说什么时候,你说:“病人就必好了。”呐,那些人是……
96

我是主持人,这些人是陪审员,也是法官,主啊,他们藉着互相给对方按手、为对方祷告已经为这点作证了。

呐,从今以后,他们的行为肯定会证明他们的裁决是什么。愿他们当中再也没有一点抱怨说他们生了这个病或是搅扰他们的任何事。愿他们知道神已经应许说他要这样做。
有时候主迟延,正如他在挪亚的日子所做的,在摩西的日子所做的,在所有的日子所做的。但他从未告诉五旬节的人说:“去耶路撒冷城,二十四小时内我必把圣灵赐给你们。”他说:“你们要在那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他从未说:“一天,两天,十天;”他说:“留在那里,直到你们领受了从上头来的能力。”主啊,他们留在那里,直到那个证据回来,藉着他们说话,说,那就是神的圣灵。
呐,愿这些互相按手的人,今天下午在这个法庭上站在神面前的人,站在我刚才所读的神的道面前的人;我们为这点作证了,即我们相信神持守他的道。愿每一个人都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7

从此刻起,你们所有相信的人,作为信徒而站起来的人,你是一个信徒,你们是信徒,你已经作证了,今天下午在本庭面前作了证,说,你相信神是公义的,并且持守他的道。不管耽延多久,它都一定会发生。你相信这个吗?请举起手[原注: 会众说:“阿们!”]。你接受这个吗?神祝福你们!我全心地相信它。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98

这里还有不是信徒的人,还有人不是基督徒吗?我要给你机会走上这里来,在本庭面前做一个承认,并说:“我一辈子都是个怀疑者,但从今天起,我接受耶稣基督。”

我知道圣经说:“在那个日子,好像约拿的日子,他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
他们对耶稣说:“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99

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所多玛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他们会得到一个神迹。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在地里头。”我们所读到的这些门徒,他们误解了,他们不相信那些在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

我们已经看见了他,我们知道这是真的;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相信这个。我们正生活在这些日子里,就像约拿的日子一样,各个城市都被歪曲了,陷在罪恶中;约拿从大鱼肚腹中出来,好像人从死里复活一样。今天,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作为神的儿子,他历经了各个教会时代,现在正在显明他自己并充满这时代,要在末世应验他的应许,将自己作为人子显明给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
100

神祝福你们!现在我们安静、敬畏地低着头,我们来唱一节歌词,“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如果你不是基督徒,而你想要成为基督徒,今晚要在这个邪恶的日子选择跟主被藐视的少数人站在一样的立场,就像在挪亚的日子,在所多玛的日子;当我们低头唱歌、大家祷告的时候,请你们上来。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现在当我们哼这歌的时候,让我们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想一想,想一想。你能摇一摇自己吗?做出这应许的这位神,他正在这里显明这应许,今天在这地上证实它。这里是他的经文,不需要任何人来解释它,它已经得到解释了。神为我付出了救恩赎价,你不愿意接受这救恩吗?[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哼这首“我爱他”的歌。]
呐,如果你已经是个基督徒,并且你想要活得与神更加亲近,想要更亲近地与神同行,当我们再唱一遍时,让我们举起手,低着头。你相信这就是真理,即我们正生活在末世了。
我爱他……
愿神与你们同在,朋友。不要错过,不要错过;要相信他。我爱他,现在要用你的全心来爱他;将自己降服于他。他就是道,给这个时代的道。
因为他先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