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17 这时耶稣来了并召唤

1

……只要相信。

现在让我们站一会儿,我们要读主的道。在《约翰福音》11章,从18节读起。
18伯大尼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六里路。19有好些犹太人来看马大和马利亚,要为她们的兄弟安慰她们。20马大听见耶稣来了,就出去迎接他;马利亚却仍然坐在家里。马利亚……21马大对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22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23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24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25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26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27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28马大说了这话,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夫子来了,叫你。”
2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再次聚集在这里,目的是要事奉你,读你的话语,讲一个主题,并且相信你将为我们带来这主题的内容并启示它。主啊,我们为今晚在这里的每个需要而祈求。
可能有些人还不认识你;愿他们今晚找到你作他们的救主,并且这样来接受;愿他们今晚能够藉着所做或所说的事,使基督对他们成为一个真实的实际。而且,使他们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主,事奉主。我们为所看到的、主所做的这些事而感谢你;并且盼望拥有那超乎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影子之上的生命。因为知道这点,即,当他来的时候,我们都要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主啊,带着这盼望,我们祈求,愿你今晚把这个盼望,这个蒙福的盼望,注入到每个人的心里。那些在这道上行了很久、且经受了许多艰难的人,愿今晚他们的信心被提升起来。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今晚得到新的看见,再次更新他们的誓言,从新开始。
父啊,我们为那些患病和受苦痛的人祈求,愿今晚成为他们得释放的晚上。主啊,台上这里放着许多的手帕,天父,此时我按手在这盒子里的手帕上向你祈求;在圣经里我们被教导说:“甚至有人从使徒保罗身上拿手巾或围裙,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徒19:12]”呐,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你仍然是耶稣。主啊,我们祈求你医治这些手帕所代表的每个病人。为了你的荣耀,愿每个病人都得医治。
请现在为我们掰开从这道而来的生命的饼,我们在等候;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你们请坐。
3

今晚能再来这里,来事奉主,真好。看到今晚底层都挤满了人,真好,我们为你们的出席而十分感激。这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我想,真是好极了。

呐,无论我们对多少人讲道,我们都讲一样的道。我在只有三、四个人的群体里讲过道;然后也一次对着五十万人讲道;另一次是二十五万人。多少人并没有关系,基督差来给我、来听道的人多少并没有关系,我讲……我不会改变主题一丁点,即使今晚有一百万人坐在这里听道,我也是讲一样的主题;因为,我只是在撒种,那种子必定会落在某处的地里。当最后的种子被带进来后,就不再有了。我们知道,可能有……
4

我们纳闷为什么复兴现在没有继续下去,为什么在人们当中再也见不到火热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让我们这样想,要是事情是像这样,会怎么样呢?也许,今晚这里有个小男孩或小女孩,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出生了;呐,那册子上记着她的名字,耶稣来,是要救赎那些名字记在册子上的人。救赎的意思是:“把东西从它失落的地方再带回来。”在人类中,她是失落的;但她现在还无法接受这道,她太小了。所以,教会慢慢地前行,一直做事,举办聚会,等等,直到最后那个人被带进来,然后那册子就合上了,不再加添任何人了;那么,一切就结束了。

直到那时,何时是那个时候,我们没有人知道。所以,为了神的荣耀,我们只要尽所能地继续做,直到那个时候到了。我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能他已经在里面了,我们只是在等候主的到来,我们不知道。主再来的时间,从未向人揭示过,因为连天上的天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我们只是随时在仰望,等候、留意主的到来。
5

呐,你必须对某件东西有信心;无论那东西是什么,你都得把信心放在某处。你的信心,你的信心可能放在一本教科书上;可能放在你的信条上。如果那是你的信心,如果你的信心是放在信条上,那么,那里就是你信心所放的地方。

比如说,某一个宗派,它说:“我们有一本教科书,”你相信那个;“哦,除了它以外,你不能相信别的;你瞧,因为这就是你相信的东西,就是那个宗派的教科书。”你也可能相信某个东西,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作为一个自由的美国人,你可以那么做。
但对我来说,我的信心是在神的道上,相信神所说的话都是真理;所有与之矛盾的东西,都如同无有,看到吗?我不说它是无有,但对我来说,如果它与这道相矛盾,就是无有。我们发现,今天有许多人把信心立在某件事上,立在某个“主义”上或立在某个事件或某事上。但对我来说,信心必须立在神的道上,就是神应许要给今天的道。
6

不是律法,律法是很多年前给犹太人的。今天我们是活在恩典的领域里,超越了律法。那活在恩典中的人就没有律法了,对恩典来说,没有律法。

如果市政府给我权利可以随意闯红灯,那么你怎么能因我闯红灯而定我的罪呢?瞧?你不能,因为没有法律可以定我的罪。
所以,只要我在基督里,我就脱离了律法,明白吗?我高过了律法,因为我在主的恩典里。主能信任我,知道我不愿做任何错事,不然,他就不会把那恩典赐给我。他对你也是这样行的,我们都在他的恩典里。
呐,这是我今晚的主题。
7

呐,不要忘了明天晚上;我们想要,也许会呆久一点。明晚我想早一点来这里,因为我要……明晚有点是重点讲救恩的晚上,只是着重在祭坛呼召上,着重在那些要领受圣灵洗的人身上。在我离开前的一个白天或晚上,我想讲一下关于宝血的主题:“记号”,那应该涂在门上的宝血;若主愿意的话。

呐,今晚,每个晚上,我每个晚上都搞到很晚;今晚,我尽力做到能准时散会。我知道,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尽力把我们的时间夺回来,请你们同我一起忍耐。我祈求神,使这里每个可得救的灵魂都得救,愿主拯救那灵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但我们要做的就是送出这道或传讲这道,让那……道是一粒种子,当那种子开始生长,就必产生完全与那应许一样的果子。
呐,今晚我们要从《约翰福音》11章里取出这题目来:“这时耶稣来了并召唤。”耶稣来了!
8

呐,我们为今晚的这幅画面讲一个背景。耶稣,当他还是个年轻人时,他来到伯大尼与一个家庭住在一起,他们是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他们已经离开了他们的教会或丢弃了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信条,接受了耶稣,并邀请他到他们家住。拉撒路是耶稣的亲密朋友,据说,施洗约翰在传讲一位要来的弥赛亚时,拉撒路也是一位很认真听讲的人。所以,耶稣出现后,来到伯大尼,他们就在自己家中接待他。

呐,我们被教导说,当时马大和马利亚为圣殿做挂毯等等,而拉撒路在那里学习成为一名文士,抄写律法书。当时他们把律法书抄在皮革上,像动物皮,羊皮纸上面,然后卷成一小筒,粘在一根托棒上。拉撒路的字写得非常好,他会抄写那些经卷。
那时耶稣与他们同住,他们看到耶稣行了许多的事,对他有如此的信任,以至把整个生命都给了他。尽管耶稣是……
9

瞧,在当时,耶稣所受的讽刺和取笑,要比今天地上最低下的邪教还更甚;那时,没有什么东西比耶稣更低下、更被人藐视的了,瞧?众教会恨他;他们根本就用不上他,因为他不断地谴责他们,用各种名称叫他们,打散他们的会众,也就是说,他简直把世界翻了个底朝天。他们试图找一些破绽来控告他,却找不到。然而,他还是……对他们而言,“他是个私生子,是在圣洁婚姻以外生的;他是个古怪的家伙,照人所说的,他没有受过属世的教育,却自称是先知。哦,天哪,他真是个很恐怖的家伙!”每个地方、每个人都反对他。

10

这并没有多少改变。瞧?正如我那天晚上说的:“魔鬼取去他的人,但不取去他的灵。”今天人们的灵,那在人里头的灵,以前也曾经活过。如果我们能在这里呆几个月,好好地查考圣经,那么,我会向你们证明,今天这地面上的狂热崇拜,没有一样我不能向你们证明是始于《创世记》的,并给你们看它的起源。它是个种子,它们都是,就像葡萄藤生长一样。它一直长到了现在这开花的时节,然后又返回到种子。所以,你所看到的这一切发生在地上的事,它们都始于《创世记》,因为《创世记》是圣经的种子篇,是起源。

所以,你瞧,往日那些曾在那些人身上的灵,今天仍然活在人们身上,看到吗?撒但取去了那人,但那灵继续活着。
11

神取去他的人,但圣灵继续活着;这样就使得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取去基督耶稣,但这灵,圣灵,又返回来,在历世历代的教会里,降在人们身上,瞧?因为,神取去他的人,但不是他的圣灵。

撒但取去他的人,但你能找到同样的那些灵;要留意他们的本性。
今晚,在你现在所处的状态中,对照圣经的一些人物,确认一下你自己。如果你活在挪亚的时代,你会处在哪里?你会处在哪里呢?如果你活在主耶稣在地上、显在肉身中的那个日子里,你会处在哪里呢?今晚,你会与哪一群人认同呢?想一想这点,瞧?过去保罗曾因哥林多信徒所行的那些事而纠正他们,那么,你会与哪一群人认同呢?你会与哪一群人认同呢?瞧?看一下过去,那是一面镜子,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哪里,是什么;无论我们过去是什么,现在也是什么;那就是我们过去的那个样式。因为,现在在我们里头的灵,过去曾被认同过;那是与过去他们身上的一样的灵,哦!
这本来应该震动我们,使我们脱离现在这种昏睡、不冷不热的状态。但你知道,圣经说我们一定会变成那样,这样他就能把这整个东西从他口中吐出去。他应许过这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们知道他应许过,他也必那样行。整个教会要从他口中被吐出去。
然后,从这教会中出来了新妇,那些是蒙拣选的。
12

呐,耶稣离开了自己的家乡,与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住在一起。有一天,你知道……

在圣经里,他说,他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指给他看所要行的事。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如果你以这节经文为样本,而我们也有时间来讲解的话,你就会正确的看明白这节经文。你只要把它……它就将整本圣经编织在了一起,圣经里的每节经文都编织在它里面了。
圣经是有连贯性的,每句话都融合在一起;圣经中没有矛盾,全都是一致的。如果出现了矛盾,那就说明你偏离了圣经,因为圣经不会自相矛盾。它是连贯的,完全连贯的,注意!
13

呐,这位耶稣,他是神曾经赐给地上或给世人的最大礼物,“神爱世人……”《约翰福音》3章16节说。呐,人们对这话有信心。

神的恩赐,总是被现代的宗教运动瞧不起。看一下过去的任何时候,在以利亚的日子,在摩西的日子,无论你要看哪个日子;无论在哪里,它总是被瞧不起,总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
然后,我们也看到,在那个日子,那时神使用了耶稣。
呐,曾经有个妇人藉着耶稣使用过神的恩赐;她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也说,他并不知道是谁摸的。呐,我不相信,他只是说一下玩笑就算了;我相信,他所说的每句话都是有意思的,都有一个意思。他说:“谁摸我?”他并不知道。他四周看去,看着众人,最后看到了那个拥有那信心的妇人,就告诉她,因着她的信,她的血漏得医治了。呐,这是那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你瞧,当那个妇人使用神的恩赐时,耶稣因此变虚弱了。
14

但你看这里这个例子,当时耶稣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了,经文没有说到他在那里变虚弱了。一个人的魂已经离开了四天,身体也已经朽坏,要叫这个人复活,岂不是一件更大的事?在那四天里,他的鼻子也许已经塌下去了;耶稣站在那里,将他的生命呼唤回来,他就活了,又吃又喝,像其他人一样。这件事比那妇人摸他的衣裳岂不更大得多!但那是神在使用他自己的恩赐,明白吗?

呐,那就是在台上这里的区别;呐,如果你愿意出来跟随这聚会,有时候,你会看到它如何说出了将要发生的事;哦,几年前的事、几周前、几个月前的事;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事;那是神在使用那恩赐。
15

这里,是你在使用那恩赐,那不是我;这恩赐只是自己在运行,其实这是一种让自己放松下来的恩赐,神把那恩赐从人—这个“传动装置”里取出来,然后神可以自己使用这恩赐并说话。呐,是你自己的信心,但你没有意识到那个,是你自己在那样做的;是你自己的信心在做那件事。

呐,如果神想要做什么,他把你提升起来,说:“这事将会这样:你去到某个地方;当你在街上开车时,会有一件事发生在这里;会出现一位穿棕色西服的男士,他的头发灰白;他会在那里遇见你;你就去他那里,因为他的妻子病得很重。他妻子在别的地方,她的样子看上去是这样的;你去按手在她身上,告诉她把那东西还回去,那是她几年前从这里拿走的,还做了别的事;要忏悔,她就没事了。”然后我就告诉人这事,我们就去,看到那人就在那里。所发生的事正是那样。关于国内许多不同的事……
16

关于这个玛丽莲•梦露死的事,人们永远都不会相信这女孩并不是自杀死的;她不是自杀死的,她是得心脏病死的。这事发生的几天前,我就看见了,并告诉了人们这事,但他们不愿听我的话。

当时那些斗殴的彼此相杀,这事发生前六个月……就在北部的纽约,一个杀死了另一个。当时我看见他们在酒馆里彼此争吵,看见一个杀了另一个,那是在事发前六个月。
所有这些主所显示的事,那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那没有……过后,你并没有变虚弱,但当……使我虚弱的是当你们使用神的恩赐即圣灵时。我不是神的恩赐,圣灵才是神的恩赐。那是神给教会的恩赐,那是圣灵,你们在使用他。只要你能使自己脱离人的“传动装置”,圣灵就能使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让圣灵来使用你。
17

呐,在这个例子中,耶稣蒙父的指示,离开家乡,出去了。

如果你留意,就知道,拉撒路生病后事情是怎样发展的。毫无疑问,他们许多人说:“啊哈!现在让我们看看那个为病人祷告的圣滚轮传道人在哪儿,现在他不出场了。”
于是,他走开了;最后,他们就派人去叫他。医生放弃了拉撒路后,他们就派人去叫耶稣来。他不但没有来,反而走得更远了;他们又派人去,他不但没有来,反而继续往别的路去,瞧?后来,他突然停住了,回头看着门徒;过了这么多天后,父显给他看的异象成就了,他说:“拉撒路睡了。”
门徒说:“哦,那就好了,”瞧?
“他睡了,”不是死了;说到信徒的死,根本没有这一回事,瞧?于是耶稣用他们的语言告诉他们:“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我去叫醒他。”瞧!
呐,他知道这事必定要成就,因为,如果他不知道,那当他说“我不做什么,直到父先指示我”这句话,他就说错了,看到吗?他已经知道这事了。
然后你看,他来到坟墓那里,说:“父啊,我感谢你,你已经听了我,但我说这话是为站在周围的众人,”瞧?
“拉撒路,出来!”他就出来了,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了。
18

呐,当耶稣离开那个家,哦,死亡和患难就临到了。要记住,当耶稣离开你的家,患难就在路上了。呐,这里他不是被赶出去的,或者说,他只是离开了,因为是父让他离开的。一切希望都没了。呐,这个小家庭多伤心啊!今晚,我们许多人,当死亡临到我们的家后,我们才知道怎样去同情那样的家庭。当你经历过一次这种事,你就知道那是什么了。但你知道,当他们……

死亡临到了这个小家庭;他们派人去叫他,那是一个多破碎的家庭啊!这人是他们所信任的;这人是他们所爱的;他们曾看见这人医治了病人,使瞎子看见,说预言,晓得人心的意念,告诉人们将要发生的事,每次都发生了!他完全准确地符合了经文,准确到以致那些喜爱圣经的人都相信他,瞧?这是他一个最忠诚的朋友,他却任由那事发生,看到吗?他任由那事发生,只是要看他们会怎么做。毫无疑问,那就是父在这件事上的心意。所有希望都没了。这个他们所信任的人,结果却不像他们所想的那样。他们很绝望,她们的兄弟拉撒路死了。
19

他们无法再回教会去,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耶稣这个“狂热分子”,已经被赶出了教会,收到了从教会来的信,就像今天一样,说,他们不能再回去了。他们被撇下了,没有教会;好像他们被撇下了,没有一个朋友;城里的人都不理睬他们了。他们以前在教会里有来往的好友,都不再跟他们来往了,因为他们接受了耶稣这个“极端的狂热分子”。

20

可是,他们所信任的这人完全不理睬他们,不愿意帮他们忙。他们派人去了第二趟,他还是不理睬他们;任由那人死了,用香料薰了,放在墓里,埋葬了。呐,说到黑暗的时刻,这是那个小家庭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

这时,耶稣来了;那是他,在黑暗的时刻来了;有时,他任凭事情发生,在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他的同在总是带来新希望。
对你们有些人来说,这可能是最黑暗的时刻。可能是你得了癌症,医生已经不管你了;那人尽全力挽救你的性命,但这超出了他的知识所能及的;他对此无计可施了,他已经尽全力了,而你就要死了。这可能是所你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但记住,就在这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他来了。他来的时候,就带来了新希望;他来的时候,总会带来新希望;他的同在带来了希望。
21

马大,她出去了;在人们看来,她表现得并不像马利亚那么忠心,因为马利亚专心听神的道;但马大,她要为主煮饭等等;那时候,她的为人就表现出来了。

因为,当耶稣回到城里,毫无疑问,许多人会说:“呐,那个小伙子已经死了,埋葬了,现在这个圣滚轮传道人才溜回城里。”毫无疑问,当马大出去后,一些人说:“看,马大现在去了,如果我是她,我准会把那人臭骂一顿;我到了那里,我会好好说道说道他。哦,毫无疑问,马大也会这样做;我们去看看她这样做。”如果她这样做,这故事今晚就不会是这样读的了。
现在注意她,她去了;她可能从她第一个教会的牧师身边走过去。那牧师说:“呐,现在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瞧?他溜走了;那个时刻,那个关键的时刻一来到,他就溜走了。”
22

呐,马大,毫无疑问,她是个读圣经的人,不然,她一开始根本不可能接受耶稣。她不可能是照人的心理学或在当时的宗教基础上接受的;她不可能是照着教会来接受的,因为教会憎恨耶稣,宗教人士憎恨耶稣,所有人都憎恨他。所以,马大一定是个读圣经的人,她在圣经里读过了。

在以利亚的日子里,有一个妇人,一个书念的妇人,她不生育。她对一个人有信心,是那时的一位先知,以利亚。她在自己房子的边上为他建了一间小屋子;或者,她和她丈夫有一个很好的家。他们建了一个地方,在那里放了水罐,一个他可以清洗的地方,给他搞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很舒适。当他过来了,他和他的仆人基哈西过来,他说:“你看,这书念妇人对我们有多好,你去问她,看是不是我要跟我认识的那元帅说点什么,我跟他很熟。或者,我要对王说点什么?我几次被召见王,与他交谈,给他出主意;”他说:“呐,我想知道,当我再次去到王面前或被召去见他们哪一个人时,我是否能为她求点什么?”
23

于是,基哈西去问她,妇人说:“没有,”她说:“我与家人住在一起,我没有什理由去求这种事;我只是发自内心做的,因为我知道他是个神人;所以我想为他做点事,就是这样。”他说……

瞧,基哈西回来,他说:“只是他丈夫老了,他们没有孩子。”
所以,以利亚一定是看到了异象,他说:“你去,告诉她:’大概在明年的这个时候,从现在起大概一年,她必抱一个孩子。’”她真的有了,她有了一个小男孩。
24

那小男孩大约十二岁时,他跟父亲一起到田里,白天约十一点左右,他一定是中了暑,喊叫:“我的头啊!我的头啊!”父亲就把他送回家,人们把他放在他母亲的怀里。约到晌午,孩子死了;他病得很重,可能是中暑了。他身上没有气,死了。

于是,那母亲把孩子放在以利亚的床上;他被放在了一个多好的地方啊!哦!绝对没错。把他放在了以利亚的床上。
然后她对仆人说:“现在给我备上骡子,往前赶;我没叫你,就不要停下;因为我们要去神人那里。”她知道,如果她能找到那个人,就能知道其中的原因。如果神能告诉他,那孩子将出生,他也在神的福分中为她祝福,使不生育的她生了一个儿子,神肯定也会告诉他为何神将孩子取去。她说:“我没叫你,就不要停下。到那个神人那里去。”
25

呐,当她骑着骡子靠近神人的时候,神人并不知道。神并没有把一切要发生的事都告诉他的先知,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于是他说:“那个书念妇人来了,”他对基哈西说:“她心里愁苦,神向我隐瞒,我不知道她要什么。”

于是,她上来了,我喜欢这点。她上来,到了以利亚跟前,以利亚大声说:“你一切平安吗?你丈夫平安吗?你儿子平安吗?”
注意,一个丈夫边喊叫边在地板上走,瞧?他没有那妇人那样的信心。他不停地喊叫,所有邻居也在喊叫。在那之前的几个小时,那孩子变冰冷了,躺在床上。
26

注意,那妇人到了神人跟前,她说:“一切平安!”阿们!我喜欢这点。“现在一切都没事了,我已经在神的代表面前了,”阿们!就是这样。“一切平安!”然后,她跪在他脚前,开始告诉他实情;不是神人告诉她,是她告诉神人。

然后,他对基哈西说:“你束上腰,拿这根杖去,放在孩子身上,”他不知道要怎么做。
所以我想到,在这里,保罗,圣经中的另一位人物,他若不是得到关于这点的这些经文,就永远、永远不会让人从他身上拿走手巾。以利亚知道,他所摸过的任何东西都是受祝福的;但他要让那妇人也相信这点!所以,我想这就是保罗所做的。呐,我们用油膏那些手帕,这点不符合圣经,但那没问题,那完全没问题。但圣经说:“人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巾或围裙,”注意!
27

以利亚,他说:“拿这根杖去,放在孩子身上;若有人向你问安,不要回答;一直赶路,把这根杖放在孩子身上。”

呐,这妇人的信心不在那根杖上,而是在先知身上。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神,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她留在那里,坚持不懈,直到她想要知道的事有了答案为止。
瞧,以利亚没得到那答案,所以能做的事,就是跟她一起去。于是,他束上腰,走了。
他遇见基哈西回来,就说:“我吩咐你的都办了吗?”
他说:“我办了,我把杖放在孩子身上,还没有活,什么也没有。”那孩子已经死了好多好多小时了。
瞧,以利亚进去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做。你记得,他在地板上来回走着,来来回回地走,最后圣灵临到了他。当圣灵临到他,他就身子对身子,伏在孩子身上,那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活了;这都因为那母亲的决心和信心。
28

呐,马大,她知道这位书念妇人对那先知有信心,因为那先知是当时神在地上的代表;以利亚是神在他那个日子里的代表。马大知道,从耶稣身上她足以看出他是神在那个日子里的代表,就是这样,瞧?要使圣经保持一致。

然后,马大跑到耶稣那里,看起来她好像有权利责备他说:“你为什么不来呢?你为什么不来呢?我们派人去叫你;我们离开了教会,我们做了这一切……”不;那是1964年的版本,不是那时候的,瞧,“我们做了这一切,我们做了那事;我献出这个,献出那个;”你献出了什么?神为你和我这些不配的人献出了一个儿子。
29

马大一定是去到了那里;她知道神已经彰显了他自己,注意她来了;人们跟随她,要看她会说什么。呐,她去到了那里,首先在耶稣面前跪下来,说:“主啊,”他本来就是;“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会死,”看到吗?“你兄弟必不会死,”马大……

主说:“你兄弟必然复活,”他……
“是的,主,在末日,在普世复活时,他必复活;他是个好孩子,在末日他必复活。”瞧,他们相信普世的复活。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
哦,拒绝她后还这么说!一个人既是复活、生命,他怎么会那样待朋友呢?有时候,神是在试验你,看你会怎么做,瞧?把事情摆在你面前,看你会怎么对待它;他今晚可能也会这样做。他已经在这样做了,只是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事。
30

然后我们发现,这话说完后,马大说:“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那绝对就是耶稣自己所承认的。“就是现在,尽管我兄弟死了;尽管他已经薰了,尽管他埋葬了,在坟墓里臭了;但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才是关键;马大相信主所求的事,如果耶稣为她而向神求,神必垂听他的祷告。“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呐,今晚,你们对神的道也有那种信心吗?瞧,耶稣是神的道。你对神的道也会有那么大的信心吗?这道今天得到的直接印证,跟那个时代得到的印证一样多,你会相信这点吗?“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瞧?
31

你说:“但医生不理我了,伯兰罕弟兄,他说再也不能为我做什么了。”

“就是现在,主啊,”你说:“我已经几年没有走路了,但就是现在,主啊,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他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正等着你祈求。“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圣经岂不是说“他坐在至大者的右边”吗?什么是右手?不是像人,像我这样的手,那是能力,是大能的右手。他是与我们同在的神,是在我们里面的神,是现在在这里的神。右手,永活的同在,就在这里;你需要神时,用不着到天上去,他就在这里,与你同在。神至大者能力的右手,就坐在这里,要为你所承认的事代求,等候你向他呼求。
“就是现在,主啊!”即使医生说,我只能再活一个星期了,“主啊,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32

难怪他说:“你兄弟必然复活,”他说:“我就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信,”这就是了。
呐,当你得到真正的信心,当那些齿轮像那样咬在一起时,轮子就会转了。某件事必定会发生,因为在两头都有了能力;能力在信心里!能力……这小轮子靠着信心而转,大轮子靠着神的大能而转。当那些齿轮开始转动,某件事必定会发生。
要使那上面的灯发光,需要拿两片材料来,一台发电机,在一起转动;这就像是你,它就会产生光;就会产生信心;就会产生能力;就会产生医治。当信徒和神在一起转动时,就产生出主复活的大能。当信徒从心里接受神的道,开始发动时,就会带出信心,因为神应许过了。一切都排列好了。要得到电,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按下按钮;这就是你所要做的,因为这经文现在就要应验了。按下按钮,不要怕!
33

这就是人们存在的问题;我常常说,这样说有点滑稽可笑;我去到各处,都发现有两类人,基要派的和五旬节派的。除了这两类人以外,我就不知道了。基要派的是这样的人:他们知道自己所站的位置在哪里,但他们对所做的事没有任何信心。五旬节派的人是:他们有那个信心,但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就像一个人银行里有钱,却不会开支票;另一个会开支票,银行里却没有钱。如果你能把它合在一起;如果你让五旬节派的人醒过来,那么,你所宣称拥有的那圣灵,就是他,他正在证实他的名和他的道。然后你签上名,把支票递上去。你将看到天上的银行会承认这张支票。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瞧?不要怕祈求,神应许了他必成就那事。哦,在那里,那是……你用不着为此担忧,神应许过了。
34

注意这点,呐,马大是对的,因为她知道,如果神在以利亚里面,他就是,他是,他也是基督。你相信这点吗?耶稣说以利亚是,说他是一个神,因为神的道临到了他。如果神在以利亚里面,更何况神在他儿子里面!如果神藉着那一小部分,能使一个死去的孩子复活,更何况神在他的全备里!

哦,更何况是现在,神同我们,在我们里面,证实了!赎罪祭已经做成了!那时赎罪祭还没做成,他们还在公羊祭牲的赎罪祭下。但现在,我们已经在神宝血的赎罪祭下,不是犹太人的血,不是外邦人的血,他两者都不是,他是神的血。
35

血细胞来自男性;母鸡会下蛋,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鸡交配过,蛋就孵不出鸡来,它不能繁殖。繁殖力是从血色素来的,那血是在男性里面,一直都是,女性只有卵子。

在这一点上,耶稣是神的血,一个被造的血细胞;他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外邦人;他是神。圣经说:“我们是藉着神的血得救,”不是犹太人或外邦人的血,而是被造的血。就是在这里,如果他是犹太人,我的信心就完了;如果他是外邦人,我的信心也完了;他是神,他是不死的神在肉身的彰显;他造了一个血细胞,造了他自己的身体,阿们!这点使魔鬼颤抖、逃跑,这使他逃窜;因为你看到了真实无伪的东西,赞美主![原注:会众鼓掌。]神在肉身中彰显。耶稣是神的血,所以,生命来自那个细胞;现在,藉着那血……
36

在旧约的献祭中,礼拜的人把手按在公羊头上,割断羊的喉咙,祭司把血拿去烧掉。礼拜的人感受到公羊死前的疼痛,他手上沾满了小公羊垂死时流出的血,或小绵羊,它死了;但那人回去时,还是带着来时一样的良知回去的。因为,当那血细胞破裂了,那是别的东西的血,是公羊的血;瞧,而卵子来自雌性。在那东西里面的生命无法回到那人的生命里,因为那是动物的生命。动物的生命没有魂,所以它不晓得对与错,那生命无法返回来。

37

但这个!我们若真心把手按在我们的祭物—耶稣身上,而且内心感到我们是有罪的,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那祭物的血,在那血里的生命,就是神自己,他,即圣灵,就会回到你身上。那么,你成了神的一个儿子,不再觉得有罪了。从神生的就不犯罪,他也不能犯罪,因为神的种子在他里面;他不能犯罪,他完全不再有犯罪的欲望了。所以,只要你还有犯罪的欲望,你就是有罪的。但当你不再有欲望了,你若做错了事,你并不是有意去做的。

《希伯来书》6章说:“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指故意犯罪。所以,你若继续故意地犯罪,你的经历就有问题了。
38

呐,马大听了他的话,她是对的;主说:“我就是复活和生命,我是!”哦!所应许的道是何等的保障啊!因为他就是那在旷野燃烧的荆棘中与摩西在一起的“我是”!即使所有希望都没了,马大也满足了。如果她能让耶稣去求,事情必定会发生。呐,今天我们多么需要这样的信心啊!

呐,马大必须相信这个对现代人和现代思维方式来说根本不可能的事;她必须相信这不可能的事。但当人依照神的话接受他时,不可能的事就成为真实的了;当人依照神的话接受他时,不可能的事就成为了现实。
注意,这有多美!“但就是现在,主啊,就是现在,”不管情况怎么样,即使在那黑暗的时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39

这里,我们再来看一下圣经里的几个人物,也曾处在那黑暗的时刻,然后我们就叫祷告队列。

让我们思想一下约伯。他曾是地上最义的人,而撒但来攻击他;撒但先去到神面前,控告约伯只是神的一个宠儿,说:“当然了,你给他四面围上篱笆,你拆毁他的篱笆,我就必使他当面弃掉你。”
神说:“你做不到,”看到吗?
呐,约伯遭受了各种患难;你记得,他丧失了所有的财富,他丧失了所有的名声。
40

你知道,他是东方的一个王子;由于他是个有智慧的人,所有的年轻王子都常常来在他面前求教;他是个先知。每个人都想来见他,跟他说一会儿话;跟他说一会儿话意义就很大。他行走在街上,心中常常尊敬神,因为神使他成为一位先知。

智慧人会过来,说:“约伯啊,先生,我们知道天上那伟大的神与你同在;我们想得到你的一点忠告,我们已经做了这事那事,我们该做什么?”然后神就会把这事启示给约伯。他们照着去做,事情果然就成就了,那很好。
但忽然间,所有人都来反对他,是的,每个人都拒绝他。那时,龙卷风刮来,他的儿女都死了,牲畜也都死了;他的财物都没了。这时,来了几个他最要好的,可能是他教会的执事,瞧,他们来安慰他。他们就责备他,说:“约伯啊,你知道,一个像你这样蒙神恩惠的人,遭遇到这一切的事,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做了什么错事。”
约伯说:“我确信我从来没有;我的心在神面前是清洁的,我已经献了祭。”阿们!
41

就是这样,然后站稳在上面。如果你满足了神的要求,就持守在那里,决不要动摇。亚伯拉罕看那些与那应许相违背的东西如同无有,他仰望那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更坚固,将赞美归给神。

约伯持守了;过不久,他自己的妻子也有点攻击他。约伯身上长毒疮,身体垮了。他出去,坐在炉灰中,拿瓦罐或其它东西的瓦片刮身体,刮疮。你想象一下,那人的境况有多么凄惨!
42

我记得,几年前在我的教会曾经讲过这个。我单单讲《约伯记》就讲了一年。我们讲的方式就是把它一点点掰开,然后再把全部的道紧密地编织在一起。那时,我连续花了大概五个星期天传讲坐在炉灰中的约伯,我从未……过不久,有个姐妹写信给我,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什么时候才能让约伯从那炉灰中起来呢?”但我是想讲出一个要点,瞧?我……我想要把这点解决清楚,即,约伯为什么在炉灰中。

他妻子出来,说:“约伯啊,你好凄惨!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呐,你看,约伯没有说他妻子是愚顽的妇人,他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换句话说,“你,你说话愚顽。”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43

那时,约伯知道自己要死了,他说:“主啊,”在《约伯记》14章,他说:“树若被砍下,还有指望,”他知道他已经影响了人,他的生命是有用处的。神赐给我们生命,不是为了混日子,这个那个,他赐下生命,是为了让他来使用。做一点事!去告诉别人!你不会说话?那吹首赞美诗的口哨啊等等也行。总要在什么地方给人留下一些印象。约伯是那种有用处的人。

他说:“树若埋入地里,得了水气,根还要长出来;花若凋谢了,种子埋在地里,裂开了;果肉从里面流出来,再也无法找到里面的生命了。但当春天来到,小花又生长起来。呐,花若凋谢了,树若枯干了,它还有指望;但一个人,”他说:“他躺下,气绝了;他儿子来吊唁,他也不知道。”约伯想知道,“人把种子种在地里,它会生长起来,但把人埋在地里,他却不起来。”呐,他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不能明白这点,“一个人,他比花尊荣得多,一个人,他比树尊荣得多,他有神的形象,然而,把他埋在地里,就全都完了。他儿子来吊唁,他也不知道。哦,惟愿你把我藏在阴间,存在隐密处,等你的忿怒过去。你为我定的日期和所在,我不能越过。”
44

注意,现在,这一切痛苦都来了;他的朋友们不理睬他了,指控他是个暗中犯罪的人。妻子也不理他了,每个人都不理他了。说:“他口中的气味,他妻子厌恶。”这一切的事都临到他了!看上去神好像也不理他了,他就要死了,要埋在地里了。

神对他说话,就像这样说:“约伯,现在束上腰,我要对你说话。”然后神说:“你看,树不曾犯罪,花不曾犯罪,它用来成就我的旨意。因此,它能发芽生长,一个接一个,它没有犯罪,所以它又长起来。但人犯了罪,因此他要被剪除。”
所以,约伯就想知道,然后,他也像马大那样陷入了痛苦中。在最黑暗的时刻,当时,他的这一切影响力,他是不是白活了?神怎么会向约伯说话?因他是先知;神要如何对他说话?在异象中。
然后约伯抬头看,雷声轰隆,电光照耀,耶稣来了。然后,他看到了最后日子里的耶稣,他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在地上;皮肤之虫灭绝这身体后,我必在肉体之中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呐,《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书,他们说,这本书写在《创世记》成书之前。
45

现在注意,摩西,也处在黑暗的时刻;他知道,他母亲跟他说过,耶和华如何把他养大,他要怎么成为百姓的拯救者。摩西也试图从军事的角度来做这件事,因为他是个军人,与法老一起被养大,成为了一名领袖,他将是下一任的法老。于是他出去,用自己的手试图拯救百姓。

但神不是那样施行拯救,神是藉他自己的手施行拯救。
所以,他变得聪明、有教养、有学问;拿到了哲学博士、文学博士,我猜,各种博士和学位都跟着来了。所以,摩西心想:“现在,我真的拥有了,我刚从神学院毕业了。”于是他出去到那里,但失败了。
46

然后,神带他出去了四十年,把所有教育都从他身上除去了,瞧,四十年。现在,他是个老人了,胡子都垂到了腰,手里拿着一根杖,拯救百姓的所有指望全没了。那些可怜的希伯来人在那里,在那些督工的手下受苦,挨鞭子,是些踩在泥中的抹泥工。拯救百姓的所有指望都没了。后来有一天,在那偏僻的旷野,耶稣来了,一个火柱;他说:“我是。”

那就是他的本质,有一天,他说……
人说:“瞧,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瞧,人说:“哦,你还没有五十岁,你说……我们知道你疯了,你被鬼附了。”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
所以,在摩西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在火柱中;然后他就下去了。
你知道,若耶稣得到了你,就会使你做一些世人看为疯狂的事。你能想象,一个老人要下去那里接管那座城或那个国家吗?他去接管了,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但摩西是在神的手中,就是这个造成了差别。
47

好的,我们再来讲一下另一个人物。让我们讲一下圣经里耶稣那个时代的睚鲁。他是个不错的人,他是个信徒,一个暗中的信徒。我可以称他像是个边界信徒,像那些去窥探并尝了美物的探子,回来后却说那地夺取不了。睚鲁是个暗中的信徒,他相信主耶稣,因为他是个不错的人。他可能查考过书卷,看到耶稣在那里符合了所有的要求,根据摩西的书,他就是那位要兴起的先知。但他无法公开承认,因为,若谁公开承认他们出去跟过耶稣,瞧,马上就会被赶出教会,而睚鲁是个祭司。

48

但你知道,有时候,神有办法逼着你去做那事。你知道,睚鲁有个小女儿,是独生女,她害很重的病,他们就去叫医生来。医生尽他所能地做了,而小孩子病越来越重了。呐,医生把睚鲁叫出来,说:“睚鲁,我不愿告诉你这事;睚鲁博士或牧师,但你知道吗?这孩子快要死了,大概只能再活一个小时了。”我能想象,大家都站在周围嚎啕大哭。他们把孩子停放在那里的小床或小沙发上。那时……

我能看见睚鲁走过去,戴上小牧师帽,穿上大衣。他妻子说:“你要去哪里?”
“你知道,我猜,这事逼到我头上来了,”然后他走出了门。有人说:“去哪里?”他的牧师正站在那里,说:“睚鲁,你要去哪里?”
“嗯,哦,我想出去走走。”
你知道,那是睚鲁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路上有人来了,说:“嘿,睚鲁,你知道是谁在渡口那里吗?是拿撒勒人耶稣,那先知,他刚到。”那是睚鲁最黑暗的时刻,就在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我能看见睚鲁把小帽子拉下来,遮住脸,飞快地从那条路上走去。
他说:“主啊,求你去按手在我闺女身上,她就必活了;”当他往回走,还在路上时,首先你知道,有人说:“不要劳动夫子了,孩子已经死了;她昨天就死了,她正停放在外面。”哦,睚鲁的心都快碎了。
我能看到,耶稣看着他,说:“我不是告诉你吗?不要怕,你必看见神的荣耀。”我想象,他的心跳又恢复正常了。他们上路了,注视着每个举动;他进了家,他们说:“哦,她死了。”
主说:“她不是死了,是睡了。”
“哦,”他们说:“呐,我们听说你疯了,现在我们知道你真的是疯了。”
耶稣说:“你们不信的人,都出去!你们不信的人坐在这里,我不能做什么,”他把他们都赶出去了。然后他走到孩子那里,说:“起来,闺女,”她就起来了。当最黑暗的时刻、死亡临到那个家,这时,耶稣来了。
49

呐,我们注意到,睚鲁的闺女生病后,他并没有像尼哥底母那样等到晚上才来进行私人会面,那种需要是马上的;他必须马上就行动,现在也是一样。如果曾有一个时候是你需要得医治的话,现在就是那个时候。不要再等别的时候!现在就是去行动的时候!是的,先生。睚鲁不顾一切了,这时,耶稣来了,把他闺女从死亡中叫起来了。

50

我们再讲一下另一个人物,瞎子巴底买。我想给你们讲一下他的生平故事,他的情况,以及如何靠那些小鸽子翻筋斗来养生。在那个日子,他们是用羊羔来引导盲人,就像今天人们用狗引导盲人一样。

这故事说到了瞎子巴底买,有一天;那时,耶稣还没有公开出现;巴底买有个小女儿,病了。他就告诉……他出去,对主哭求着,说:“主啊,你若,但愿你留下我小女儿的性命!我一直都不能看见她;但你若让她活着,我答应你,明天我就把那两只雏鸽献给你。”那两只鸽子是他用来给人们取乐的;乞丐那么多,他必须要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所以,那两只鸽子会彼此翻筋斗;所以他说……哦,他奉献了,献上了那祭物,因为孩子病好了。
51

那事过后几个晚上,他妻子也病了。巴底买摸着走到屋子的一侧,说:“主啊,除了这只引导我的小羊羔,我没有别的东西了;”他说:“你若让我的妻子病好了,我就把这羊羔献给你。”于是,第二天,他妻子就好了。

于是,他就走下去,那祭司说:“瞎子巴底买啊,你要去哪里?”
他说:“我要去献这只羊羔,”他说:“我妻子,耶和华医治了我妻子,我要献这只羊羔。”
祭司说:“巴底买啊,你不能献那只羊羔,那只羊羔是你的眼睛。”
他说:“但如果巴底买遵守他对神的承诺,神必为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一只羊羔。”
52

有一天,巴底买听到城里传来一阵喧嚷声,有人喊着:“喂,你这个加利利的先知啊,人们告诉我你曾叫死人复活,”那是那个祭司。“我们这里的墓地都是死人,过来叫他们复活吧!人们告诉我你曾叫死人复活,上去叫哪个复活吧,让我们看看。有些好人躺在那上面,你叫他们复活吧,让我们看看。”另一个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昨天我做过了什么。”

另一些人说:“荣耀归于至高之处的神!让开,以色列的王来了!”
53

几百人在那里,吵吵嚷嚷。呐,如果你去过耶利哥,注意巴底买坐的地方,他离人们进出城门的地方几乎有二百码远。呐,毫无疑问,人群把他挤到一边。可怜的老人坐在那里,身上围着一些破布,在风中颤抖着。没有羊羔引导他,也没有鸽子;他可能没有任何过冬的燃料;那时可能是十月份,天气冷了;他坐在那里,处在那种境况中。可能有个好心的女士对他说……

巴底买说:“谁啊?这些喧嚷声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有点奇怪,耶稣在哪里,那里总是有一些喧嚷声,是的,没错。他说:“这些喧嚷声是怎么回事?”哦,他们说……
这个好心的女士,她可能是跟随耶稣的,她说:“你知道,那是拿撒勒人耶稣。”
“哦,谁是拿撒勒人耶稣?”
“哦,你知道,圣经说,主耶和华必要兴起一位先知。”
“哦,是的!你是指大卫的子孙吗?他在地上了?”
“我看见他所行的正是那样,他是道,绝对没错。”
54

他喊着:“耶稣啊,哦,耶稣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吧!”呐,他知道了。耶稣已经走过去了。巴底买知道他肉体所发的喊声是听不到的,但他知道,如果耶稣是道,是弥赛亚,那么,他就必须是一位先知,因为弥赛亚是先知,他知道,他能够……他相信神。毫无疑问,他大声喊着:“耶和华啊,可怜我吧!可怜我!让我能停住他,”他喊着:“大卫的子孙啊,可怜我吧!”他很可能拼命地喊着,但耶稣没有听见;可是他的信心停住了他,耶稣这么说的。

“耶稣站住了,”可能在哪一天,我想传讲这主题:“那时耶稣站住了。”
耶稣站住了,朝四周一看,他说:“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在那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
55

就在那之前,那天早上,有一个……那天早上,就在耶稣进城之前;那天下午他才出了城,他进城的时候,那里有个人,名叫撒该,他是城里的一个商人;他妻子利百加是个好妇人,是主耶稣的一个信徒。

但撒该本人不相信,因为拉比告诉过他,说:“根本没有先知了,我们不会有先知了;那是一堆胡说八道。你不要相信那样的东西,你是极有教养的好人,你的生意在这里。瞧,你决不要信那东西,看看你在教会里的地位。”
于是,他告诉利百加,说:“哦,那是胡扯,根本没有先知这回事。”
56

但你知道,利百加祷告过了,最后撒该的心开了,他想亲自去看看耶稣。他知道,那天耶稣要进城;你知道他怎么做吗?他个子矮小,耶稣经过的时候他可能无法看见他,因为人很多。于是他说:“我要看看他是不是先知;如果我看到他的脸,我就能告诉你他看上去是不是跟其他人不同。”他就爬上一棵树,把所有叶子等东西拉到身边,坐在那里。他说:“你知道,他经过时,我会看见他。”

所以,当耶稣走到街角,这样走着,沿着街走下去,来到树底下,他站住,抬头看,说:“撒该,下来,我要到你家去。”哦,他最黑暗的时刻:他是先知,还是不是先知?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他知道撒该是谁,“撒该,下来吧!”
撒该说:“我若亏负了什么人,我必偿还,我愿意做任何事,”他信服了,耶稣来了。
57

那个患血漏的妇人去了;圣经说:“她在医生手下花尽了一切钱财,没有人能帮助她。”毫无疑问,医生尽力试过了,但还是失败了;他们帮不了她。她患血漏有好几年了,可能从更年期就开始了。现在她已经是个老妇人了,血漏还是不止,医不好。哦,她很绝望,因为,毫无疑问,那天早上,小船被推到了柳树下,有人……她住在上面的山上,她丈夫可能卖掉了马,农场被抵押了,等等,尽量要让他可怜的妻子得医治,没有……妇人听说过耶稣的事,她说:“底下那个人是谁?”

有人说:“是加利利来的那个先知。”
她心里说(还没有这样的经文):“我相信他,我若能摸到那义人的衣裳,我就必好了。”没有经文中的应许,她尚且能这样做,我们有经文中的应许又该怎么做呢?她挤进去了。
那里站着牧师等所有的人,在议论她,也取笑耶稣,想要把他赶出那地方。他们不要他们的会众头脑给搞乱了,他们无法在聚会中合作,他们什么也无法做。
58

但耶稣无论如何还是来举办了聚会,瞧?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举办聚会。我们发现,那里有两三个人会帮助他,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带他过了河。后来,我们发现,在……耶稣开始走上来。

这小妇人,她说:“哦,像这样的一个人,这么重要的人,我对他来说太渺小了。”
许多人,他们就说:“嗯嗯,把我介绍给他吧!因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先知;嗯嗯,哦,介绍我吧,西门,我是某某某。”每个人,“你好,拉比,瞧,他们说你是先知。”
“是的,是的,谢谢你,先生,主祝福你。”耶稣说些类似的话,就接着赶路了。
首先,这个小妇人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直到摸了耶稣最外层的衣裳。巴勒斯坦人的衣裳很宽松,里面还有一件内衣,免得灰尘粘到腿上。耶稣的肉身不可能感觉到;那时,妇人摸了他,那正是妇人想做的事;她走回去,坐下来。
那是她最黑暗的时刻,钱都花尽了,财物也没了;但耶稣来了。耶稣转过来,说:“谁摸我?”他看出去,看到了她;主说:“你的信救了你。”
59

井边那个妇人,从道德上说,她已经堕落得不能再堕落了;她刚有了第六个丈夫,所以从道德上说,她堕落得不能再堕落了。毫无疑问,那是她最黑暗的时刻;她上去那里,说:“我是个多可怜的女人!我是个年轻、美貌的女人,但我开始上了年纪了;我已经二十几岁了,所以,不能去……”

呐,请记住,姐妹,当你过了二十岁,过了二十二岁,你就开始衰老了,不管你认为自己有还是没有,你都衰老了,是的。你开始衰老了,每个男人也是这样,当你大约……
60

有一次,我在基瓦尼斯俱乐部聚会上问过这点,我说:“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当我吃食物,它便造出了血细胞,我就变得更高更壮了。我十六岁时吃的食物,跟我现在吃的一样;我变得越来越高越壮了。呐,从我过了二十二岁,不管我吃多少,把自己保养得多好,我却越来越虚弱越老了。如果我现在更新我的生命,那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每次我吃,我都是在更新生命,因为把血细胞放进了身体里。为什么现在它不像过去那样建造我的身体呢?”你再怎么样也无法用科学来证明这点。

这是神已经指定好的事,你也会到这个地步的。记住这点,你正朝着它走去。把水从水壶里倒进玻璃杯,倒满一半,然后倒快点,水就往下,告诉我,水会去哪里,会发生什么事,瞧?这是因为神已经指定了那件事。
61

这个妇人,她知道,那时她的日子要完了,她的工作毁了。所以她在想:“我要做什么呢?”她说:“但你知道,我一直都在想,某一天可能弥赛亚会来,”她走到井边那里。通常都是当你思想主的时候,他就来了,瞧?所以,她走上去,很黑暗;所有妇女都走了。她道德堕落,不能跟她们说话或别的。她挂上钩,把提水的辘轳放下去,开始要……

她听到一个男人说:“去叫你的丈夫也来这里。”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与你在一起的并不是你丈夫。”
这时,她不顾一切了,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必做这些事。”
主说:“我就是他。”
62

哦,有天晚上,门徒在海中,所有指望都绝了。也许今晚你坐在这里,也是这样,所有指望都没了。他们的小船浸满了水等等。他们没带上耶稣就走了。

那时,他们又喊又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接着发生了什么呢?他们看见耶稣从海上走来,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们害怕他,看上去毛骨悚然,好像是某种灵异或别的什么东西,瞧?从那里走来了一个人,好像水面上的影子,门徒就开始尖叫。这唯一能帮助他们的,然而他们却害怕他。
这难道不正是今天的情形吗?他们害怕他,害怕他。
但发生了什么?就在他们害怕的时刻,传来了一个声音,说:“不要怕,是我。”那时,耶稣来了。哦,耶稣来了,“不要怕,是我。”
63

呐,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想知道,今晚……我在这里不得不删掉一些内容,但我想知道,今晚,如果我们处在这时刻;夫子照他所应许的来了,正在呼召相信他的儿女来认出他的道,要使它彰显。我想知道耶稣是否已经来到我们中间,现在是教会所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

呐,你知道吗?过不多久,每个教会都不得不加入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了。当你那样做,如果你那样做,你就必须得放弃自己传道的权利。如果你不那样做,你就不可能再是一个宗派了,因为每个宗派都必须加入进去。你跟我一样,都读到了这个。这是那个小教会曾经历过的最黑暗的时刻。每一个都加入进去了。五旬节派啊,哦,醒起来吧!
就在这个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来印证他与你同在。他就在这里,瞧,在最黑暗的时刻。
64

我听过一个小故事,让我花几分钟讲一讲。一个妇人被叫到了,县里人要来看她,因为她极其贫穷。她有个儿子,不久前去了印度。他,是个很好的朋友,一个好小伙子。这妇人只有这个儿子,没有食物等等,最后县里人不得不来调查,因为县里要给她发食物。他们到了那里,那人说:“哦,你没有亲人帮助你吗?”

她说:“哦,我有个儿子。”
那人说:“他做什么?”
她说:“哦,他是个电气工程师,在印度。”
那人说:“哦,他为谁工作?”
她说:“为美国政府。”
那人说:“他不帮助你吗?”
她说:“哦,他没有帮助我,但是……”
那人说:“哦,那为什么你不叫他帮助你,反而叫县里帮助你呢?”
她说:“他是个很甜美的孩子,他给我写了一些很甜密的信;”她说:“你知道,我爱他,所以我不能告诉他说我有这个缺乏。”
他们说:“他给你写信,你也听到他的消息等等了?”
“是的。”
“他还是没有帮助你?”
她说:“没有,但他送给我一些我一生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图片,”她说。
于是,那个人说:“让我看几张。”
她说:“好的,先生,我把它们都夹在这本圣经里了。”她打开圣经,把它们拿出来。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是从印度寄来的带图片的汇票。汇票上都有图片,你瞧。她拥有几千美元,但她根本不晓得自己所拥有的是什么;都夹在了圣经的书页里。
今晚,我想,耶稣不也把圣经里隐藏的东西启示给了我们吗?我们在他的恩典和怜悯上是富足的。我想知道他是否会来呼召我们,让我们查看圣经,看看我们在他里面拥有什么,现在我们低头一会儿。
65

天父,让你的怜悯……父啊,你在这里,哦,我刚才意识到了这点。哦,你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呐,“天地要废去,但那道永不废去。”今晚,当我们在以下的几分钟里为这些病人祷告时,求你帮助我们。主啊,把你自己显明出来;耶稣来了并召唤病人,你愿意吗?使他们可以知道你是无所不在的神,你在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6

朋友们,再过一会儿,在聚会正式结束前,让我们叫一个小祷告队列。你们想有一个祷告队列吗?如果你们愿意再多呆十或十五分钟,请举手,好的。神祝福你们。叫祷告队列,对管理人员没问题吧?对我们大家没问题吧?非常感谢。

呐,比利在哪里?你发了多少张卡?A,B,C,我们先发的是什么,A的吗?第一个晚上我们在这里叫完了A的吗?[原注:有人说:“是。”]让我们从A的叫起。我看看,我们是从哪里叫起的,比利?记得吗?是1号吗?是的。[“是1号。”]1号到……让我们从别的地方叫起。我看看,我们要从哪个号叫起?从75号叫起吧。
67

谁有A-75号祷告卡?请举手。那很好,好的,我们看到了;请到这里来,75号。

76号,请举手;76号,快一点,好的,谁?站不起来?哦,不,在很后面,对不起,76号。
77号,77号,请你举一下手。谁有这号的祷告卡?哦,这里的一个人,好的。上来这里吧,先生,77号。
78号,快一点,请举手,78号,78号。
79号,80号,81、82、83、84、85,就站在那里,快一点,只有……
呐,请你们其他人安静坐着,存敬畏的心,好吗?现在不要走动。让那些被叫到的人上来。
79号,80号,80到85号;看上去他们没有……可能有人拿的卡是前四、五天晚上发的,他们现在可能……85到90号,请到这里来,从那里上来。这是A组的,A,A祷告卡,从75、80、85到90号。那是十五个人。1、2、3、4、5、6、7、8、9、10,在这里了。好的,很好,那很好,就一会儿。
68

呐,你们底下其余的有多少人相信,你也能像那个妇人那样,摸到耶稣的衣裳穗子呢?请举手说:“我,我信,我真的相信我能摸到他的衣裳穗子。”

现在,夫子来了,呐,他正准备要叫你,只要你相信他。呐,不要对他有疑惑,要相信他,现在要有信心;要真正存敬畏的心。全心地相信现在夫子已经来了,正要叫你。
现在,祷告队列已经排好在这里了,我想,一些弟兄正帮着把祷告队列排好,照着号码来排。现在,有祷告卡的人,这里还有多少卡没叫到?让我看看你们的手,拿着卡。我们要为每个人祷告,我不在乎他们是谁,我们要……如果主让我活着,在星期天离开之前,我要为每个人祷告。
69

呐,记住,明早有传道人的早餐会;你通知了吗?在哪里?已经通知了,好的。哪位……如果可以,请你下来,可能……我想,我应该有讲道,是明天一早在那里讲吗?[原注:有人说:“是,在早餐会上。”]好的,好,很好,好的。

怎么说?“没听到”?我想,我叫了大约十五个;75、80、85、90,大概像这样。那没问题的,就像……好的,让他们过来吧,如果你在看,就是……瞧?
呐,每个人都真正存敬畏的心;呐,听着,我知道你们明天要去做工,你们的工作很重要,我知道;你们的孩子正等着你们,保姆也在等着,比如说她要九点半离开。但让我们再等一等。还有什么能比知道这是不是真理更重要的呢?有什么比你的灵魂更重要呢?呐,如果这圣经应许了这点,神也行了这事,那就是我所能想到的最重要的事了,看到吗?
那里有张椅子,放着音响设备,就是那东西搞出一些噪音。
70

呐,瞧,记住,现在每个人都要确实的安息了。希望我没有给你们一个印象,让你们认为我是那种把自己当作那位主耶稣的异端之类的东西。你们不会那么相信的,对吗?你们肯定不会的。我是主的仆人,我是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但在这点上,主赐下了一个恩赐,现在已经来到这一刻了。

我最近刚做了一次体检,有一帮医生给了我一些建议,要我做一个测试,一个波长的测试,你知道他们出来告诉我什么吗?
他说:“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他说:“你知道,你是……一个人,当你的五官,身体是由五官控制的;”他说:“呐,你的……这是你的第一个,显意识,你活在显意识里;但当你的五官不活跃时,你就有了潜意识;那离你很远。你必须对这种感觉或这里的东西死去,当你离开这里,回到这潜意识中,你就会做梦。你的某一部分去到了某处,而你,当你醒来时,又回到了这显意识中;你被摇醒,回到了这里,你还记得你做了什么梦。”
71

多少人做过梦?肯定的,你们大家,几年前,瞧,你的某一部分在某处,因为你脑中还记得那梦,对不对?所以,那是你的潜意识。

他说:“那是正常的人,但伯兰罕牧师,”他说:“我们给成千上万的人做过体检,从来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像你这样。”
我说:“我疯了吗?”
他说:“我想,人们不会从世界各地跑来跟一个疯子谈话的。”
我说:“哦,我是吗?我知道我有神经质。”
他说:“要跟公众打交道,任何传道人或医生,任何人,都一样会神经质的。”
我说:“是什么这么特别呢?”
他说:“你知道吗?你的两种意识完全并列在一起;你可以睁着眼睛做梦,”瞧?
他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说:“是那样吗?”
他说:“是的,你用不着去睡觉才能做梦。”
我说:“医生,你读过关于异象的事吗?你知道什么是异象吗?”
他说:“伯兰罕先生,那是个圣经的术语吗?”
我说:“是的。”
他说:“哦,我对圣经一窍不通;”他说:“我不知道你所谈的是什么。”
我说:“你读过圣经吗?”
他说:“读过。”
“读过圣经里那些旧约先知的事?”
“哦,”他说:“就是能预先看见将要发生什么事的那种人?”
“是的,”我说:“先生,那个也发生在我身上。”
他说:“那,我很高兴你……那就解决了,哦,就是那个,瞧,”他说:“你知道吗?你应该进去,让我们检查一下这个;这将是一项伟大的科学研究。”
我说:“稍等一下,医生,你做过梦吗?”
他说:“做过。”
我说:“那么,你给我做一个梦吧!告诉我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即使你必须这样做,你也做不到,瞧?是那个让你做这个梦的,他才做得到。”
我也无法看见异象,必须是那位赐下异象的来做,要等他告诉我了,我才能看见异象。要等他叫我去说,我才知道要说什么话。但这是一个恩赐,你瞧,我生下来就有了。我一生中最先记得的事就是看见异象,没有一次错过,瞧?这是你们的……就是这原因,你才看到有人……
72

我们有许多模仿的事,绝对没错,但我们永远都会有那种东西的,肯定的。

我曾读过马丁•路德的故事,这是给你们路德派信徒的;历史说马丁•路德:“奇怪的并不是马丁•路德能够反对天主教会却不受惩罚,而是在面对各种随着他的复兴而来的狂热时,他还能头脑清醒,仍然清楚地持守着圣经。”就是这个,是的。
那个跟他们毫无关系,你要在神面前负责;因为,瞧,这只是一个恩赐,看到吗?你把自己放下,然后,主就说话。
73

呐,这里,这里,是这个妇人吗?呐,这里,这应该向每个人证明这点。要真正存敬畏的心,就一会儿。这里可能是个新来的人,呐,这是一位年轻女子,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对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她。

但我们在这里相遇了,就像《约翰福音》11章,我今晚讲过的,瞧,哦,我是指《约翰福音》4章,耶稣在井边遇见那个妇人,我刚才讲过她了。那妇人可能比耶稣年轻得多,耶稣说出了她的难处所在,因为那样,那妇人说:“先生,你,我看出你是先知。”
呐,瞧,先知是一个承受神道的人;给那日子的预言,将要在那日子里应验的道,临到了那个人,他是神给那个日子的活的道。
74

那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现在,我们正在等候那先知。”如果你索引一下,就会发现它指的就是那位先知;妇人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那就是他要做的,他会告诉我们那些事。”

主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那妇人就去,说:“你们来看,有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所有人都信了。
呐,主应许过这点:“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呐,在这末日,主藉着行这事印证了他快要来了;他以同样的方式显现自己,如同他在所多玛的日子行的一样。
你这个星期听了这些信息吗?你相信这是真理吗?[原注:那姐妹说:“相信。”]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对吗?是吗?[“是。”]这样,是要让人们看见,请举手,让人们看见。
75

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我对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瞧?她只是个年轻女子,比我年轻得多。年龄差别很大,出生地也相距很远,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这里相遇。我们俩站在这里,周围有很多人、灯光、别的东西。我们正站在神的面前;我正在跟你说话,想要知道,首先,看那恩膏会不会临到我。如果临到,那么我就能行那事;没有那恩膏,我无法做。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手在你身上祷告,像你的牧师或无论谁那样做,然后继续,瞧?这是一种恩赐,据我所知,对那恩膏,我得让自己完全放下。但是,我无法使它来,必须是他来,必须是他自己来。

现在,要存敬畏的心。它就在这里;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我将这里的每个灵放在我的控制下。现在,安静坐着。如果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不跳上跳下,举止失常,我就能够控制局面;要安静坐着。有时候,癫痫等病症会进入聚会中,像那样临到一些人。多少人在我的聚会中见过这样的事发生?肯定的,瞧,肯定见过。所以,你们只要安静坐着,我会为此负责任。如果你高傲自大,我就不负责任了,因为那是一种惩罚。
76

呐,我一点也不知道这妇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呐,她现在知道这点,这个时候有件事在发生,看到吗?因为在她和我之间,她开始慢慢消失了,那光进来了。

呐,这妇人,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其实她是代表了另一个人。她在为另一个人祷告,那是一个……一个情况很糟的人,神经崩溃了,是一个姐妹,没错。是的,请举起手;她的神经崩溃了,呐,你瞧。
所以,有人说:“我想他只是猜的,”不,不,瞧?从来没有猜。
呐,注意,她是很不错的人,有美好的灵性。现在等一下,呐,你看着我,在城门那里,彼得和约翰曾经那样说:“你看我,”瞧?看起来你心脏好像有异样的东西,是的,你本人得了某种眩晕症,像你得的那种,你有这种病,没错。
你心中还有一件事,你想知道这件事,那是为着那个兄弟的,他在这里的医院里。[原注:那姐妹说:“是。”]你要我告诉你他是什么缘故才去那里的吗?他出了一场车祸,没错,你相信你得到了所求的事吗?那么,上路回去吧,这一切都过去了,瞧?
“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
77

你好吗,女士?呐,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原注:那姐妹说:“是的。”]如果他向我揭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相信他会行那事吗?[“我肯定相信。”]好的,现在,愿主应允这事。

你患的一种病,是的,嗯嗯,首先,你做过了某个手术。你的一个乳房被切除了,被切掉了;后来,它伤到了你的乳房,另一个乳房,那就是你的毛病所在。你不是这里人,[原注:那姐妹说:“不是。”]你是从一个有河流的地方来的,你来自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很靠近你。”]你的名叫兰普金斯太太,神祝福你。没错,你去过我的教会,我没认出你来,但那绝对没错。上路回去吧,要相信,神祝福你;很好,好的。
78

请过来吧。你全心相信吗,先生?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原注:那弟兄说:“我相信。”]你上来时,你相信你上来就像西门•彼得那次上来一样吗?瞧?你不是到我这里来,你是到主那里;我只是他的代表,看到吗?我们是枝子,他是葡萄树。呐,如果主耶稣……我们彼此完全是陌生人,我想我们是。如果我们完全是陌生人,那么,如果主耶稣向我揭示一些事,就像他对西门•彼得和所来的其他人做的那样,这会使你全心相信吗?你会信吗?[“会的。”]呐,好的,先生。现在,你看我一会儿。

79

呐,你的毛病,我看到了;是胃方面的毛病,你胃里有个肿瘤,[原注:那弟兄说:“没错。”]没错。你胃里有个肿瘤。顺便说一下,你也是个传道人,[“是的。”]是的,先生。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你相信神认识你吗?[“我信,全心相信。”]全心相信。好的,布朗牧师,回去吧,你好了,耶稣基督……

要信。你相信神能医治你的关节炎,使你痊愈吗?那么回去吧,要相信,说:“谢谢你,主耶稣。”
过来吧,女士。你患有神经性的毛病;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原注:那姐妹说:“阿们!”]好的,回去吧,只要说:“赞美主!”瞧,在你内心的深处有一个“小轮子”在转动。以前是往上面转的;你年轻时,一直是个快乐的人,欢喜快乐。但突然,某件事发生了。现在只要上到那里去,再次相信;开始欢喜快乐吧!耶稣基督必把你带到那里,神祝福你。回去吧,现在要全心相信,好的。
80

你是瘸的,你也信吗?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并使你正常吗?[原注:那姐妹说:“是的。”]好的,回去吧,只要说:“谢谢你,主耶稣,”要全心相信。

孩子,你相信神能医治那哮喘并使你痊愈吗?欢喜地上路吧!愿你健康快乐。还有,虚弱症、前列腺炎、关节炎。你相信神能医治你,使那病得痊愈吗?[原注:那弟兄说:“是的。”]如果你全心相信,那么,就欢喜地上路吧,说:“谢谢你,主啊!”
现在,等一下,等一下;有件事刚发生。跟这个人不同;现在只要全心相信。
那是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她得了背部的毛病;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好了,全心相信吗?好的,那么,你会得到你所求的,瞧?主耶稣医治你并使你痊愈了。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你们全心相信这个吗?那位坐在那里、患有疝气的,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相信神能医治那疝气并使你痊愈吗?信吗?你相信他会吗?好的,你会得到你所求的,愿主祝福你。
81

瞧,主在底下跟在这里是一样的。那该会把我们撕成碎片,不是吗?你在想,神必医治那糖尿病,使你痊愈;你回家去,血液的情况就会……去各各他做一次输血,病就全没了。去吧,要全心相信,不要疑惑;只要全心相信,相信神必使你痊愈。

请过来这里。你得了世界上最危险的疾病,就是心脏病;但耶稣住在那心脏里。你相信他必医治你那心脏病吗?好的,上路去吧,说:“谢谢你,主耶稣,”并使你痊愈。
去吃你的晚餐吧!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的胃病,使你痊愈了,好的。
你信吗?如果我不说一句话,只是按手在你身上,你无论如何也会好的,你信吗?主祝福你,只要全心相信。
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你也会好的,你信吗?过来吧。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82

过来吧。呐,你知道,我晓得你有什么毛病,但如果我不对你说出来,你相信你不用把那个肿瘤切除掉,从现在起就会没事了吗?[原注:那姐妹说:“我不用把它切除了。”]好的,好的。那么,就这样下去,要相信神,你就会好的,会没事的。[“你认为我有什么问题吗?”]你只要相信这点,主就必把那肿瘤除掉;如果你全心相信,你也用不着把它切除掉,[“我永远也不用把它切除了。”]赞美主!

现在,你相信神医治癌症,使患癌症的人得痊愈吗?[原注:弟兄说:“是的,先生。”]好的,先生。上路吧,并说:“谢谢你,主啊,我必会好的,”你必会没事的。
现在,耶稣已经来了,在呼召你,你相信吗?
坐在那里、有点胖、得了鼻窦炎的女士,你信吗?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瞧?只要看看这里,你只要看看,并相信,那是……
坐在你边上那里、在摇头的女士,她不知道要怎么去想这件事。如果你信,你的关节炎也必离开你,好的。
你全心相信吗?
这老人坐在这里,是从奥基乔比来的,在那个方向;你相信耶稣基督必医治你那快要变瞎的眼睛吗?如果你求,就能得到你所求的。
83

夫子已经来了,正在叫你;你们相信他吗?[原注:会众说:“阿们!”]那么,站起来,接受他吧,说:“我现在相信你,主耶稣;我举起手,我相信你现在就医治了我。”

主耶稣啊,这会众是你的;主啊,我们迟了。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请听我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瞎子芬妮•克罗斯比做出了这个陈述。
主耶稣啊,莫把任何人漏掉,今晚赐医治给他们每个人。我将他们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84

现在举起手,唱赞美诗,我要为他们祷告,好的,每个人,你信他吗?

现在,请司琴先生给我们起个调,“赞美耶稣,赞美耶稣,”好的。
现在,每个人都举起手。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现在,跟你身边的人握手,说:“神祝福你,朋友,很高兴知道你接受了耶稣作你的医治者,”呐,很好,是的;握手并说:“感谢主!”
呐,让我们向主举起手,全心地再唱一遍;头低下,眼睛闭上,现在全心地唱。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85

主在你们中间证实了这么多,难道不够使你们接受他吗?你相信他就在这里吗?你相信那是他吗?朋友们,如果我能去到会众中医治你们每个人,我肯定愿意做的;我会乐意那样做的;我会全心那样做的。但我不可能那样做,我根本没办法那样做;我唯一拥有的,就是我显给你们看的这个小小的恩赐,那恩赐证实了圣经所应许的,即,耶稣基督就在这里,与我们同在,持守他的应许。哦,那应该使我们的心火热起来;只要想想耶稣,那奇妙的名!

86

当那个名第一次说出来;那时马利亚到犹大地去,伊利莎白怀了孕,小约翰在母腹里已经六个月了,还没有动。呐,大家都知道,大概三个月,最多四个月,胎儿就会动了。伊利莎白很奇怪,胎儿没有动,她已经藏了起来。她看见马利亚来了,她脸色因着神的荣耀而发亮。她说:“你知道……”她看见马利亚要作母亲了,她说:“我想你和约瑟已经结婚了吧?”

“没有,我们还没有结婚。”
“哦,啊?你就要生孩子了?”
“是的,圣灵荫庇了我;他说,我所要生的孩子必称为神的儿子,我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她一说“耶稣”,这是耶稣基督的名第一次从人的嘴唇里说出来,这个在母腹里死了的小胎儿就领受了圣灵,开始在母腹里欢喜蹦跳。
对一个重生的教会来说,耶稣的名更该成就何等的事啊?我无法想象,荣耀归于神!他是耶稣基督,神的儿子,生命的赐予者,阿们!让我们赞美他,只要举起手。我要赞美他!哈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