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12 一场庭审

1

若耶稣迟延,我希望有一天能再回来。呐,我猜你们奇怪为什么……那天有人说……我曾站在一个非常有名的人身边。我爱这人;我不需要叫出来,不想叫出他的名字。他是我一个密友,奥洛·罗伯茨。奥洛来参加我的聚会。杰克·摩尔弟兄也跟着来了。他在那个地方的对面支搭了一个破烂的小帐篷,是在堪萨斯城的东面,而我在这边的一个比这大一点的礼堂里。他走过来,站在这旁边,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神会听我的祷告吗?”

我说:“任何人的祷告他都会听。”
现在这人连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钱,盖了一所五百万美元的神学院,建了一座三百万美元的办公室。我想那是神对一个单身的俄克拉俄马小男孩信心的赞赏和捐助。
2

汤米·欧斯本,那天晚上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当那个疯子跑上台要杀我时,他在那里,那疯子说:“你这个骗子!你……”叫我各种恶名;是个大块头。大约有五十个传道人在台上,都跑开了。他是个从疯人院出来的疯子;粗壮的手臂,大约六到七英尺高;粗壮的手臂。我体重一百二十八磅。他跑到台上,说:“今晚我要将你打倒在这地方的中央。”

我知道最好不要跟他说任何话。大家都往后散开。我只是安静地站着。不要试图注入你自己的想法;如果你那样做,你就会失败。我只是安静地站着。我听见自己这样说,那是圣灵借着我的嘴唇说话。
记住,神只借着人做工;他拣选了人。他可以让福音通过星星传讲出来,或通过树木、风,但他拣选了人。那是他一直所行的,拣选了人。神说:“向他的仆人众先知启示他的奥秘,”神的预知等等。
呐,那家伙站在离我只有几英尺远,威胁说他要做什么事。他看上去像歌利亚。圣灵在那里说:“因为你挑战神的道,今晚你要倒在我脚下。”
3

瞧,你可以想象,一个处在那种狂暴中的人对一个体重大约一百二十八磅的人会怎么想,他将近三百磅,站在你面前就像座山。他说:“我要让你看看我要倒在谁的脚下,”他向后抡起大拳头。我一动不动,就站在那里。他向我走过来,这样向后拉开架势,要打我。

我根本不需要说任何话,我听见自己说:“撒但,从这人身上出来。”声音不比现在大。
当他向后抡起拳头;他的手举起来,眼睛往外鼓,转了几圈。他的舌头伸出来,口水从嘴里流出来,他转了几圈,最后倒下了,压着我的脚,倒在了地板上。
这时出现了几个警察,他们正在寻找他。我在大礼堂后面的更衣室里,带领那两个警察归向了基督。
我想我们里面有六千多人,外面将近有两倍的人。下着倾盆大雨。那些人撑着伞站在街上。
他躺在地板上,让我动不得。警察说:“他死了吗?”
我说:“先生,没有。”
“哦,”他说:“他得医治了吗?”
我说:“没有,先生。你瞧,他拜那个灵。根本没法帮他,除非他从头脑里除掉那个灵。”我说:“但我希望你把他从我脚上挪开,让我能移动。”瞧?
4

汤米·欧斯本看到了那个,他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

他一路开车到杰弗逊维尔。他下来,一个有点紧张的人了,开着车跑过来。他说:“你认为我有医治的恩赐了吗?”
我说:“汤米,你看上去像个成功的人,是个会给神的国争光的人。”我说:“汤米,不要那么做。不要去想那些事。”我说:“你知道神呼召了你去传福音。如果他呼召你传福音,神的医治就包含在里面。”他就跟博斯沃思弟兄一起走了。
5

那天,我站在那里,看着他的大楼,哦,天啊,要投入一百五十万美元来建。我看着那边,奥洛的办公室座落在那里。我正在等着……我上去过奥洛的办公室,太漂亮了,他们所有人都领我到处参观,都是非常好的弟兄们!

我站在那里,心想:“想一想,在他们开始之前我就在工场上了。他们每个人告诉你说他们从中获得了灵感。”我想:“我不愿让他们去到我的办公室。”在拖车的最里面,我只放着一台小打字机。哼!瞧?“我不愿让他们看见。”我想:“主啊,瞧瞧这里,看看这幢大楼,他们说价值三百万美元的。”我想。
6

看着路,我走上去;写着“某某的未来之家”。“某人的未来之家。”

我想,但我这样说不是不尊重这些弟兄们,只是想说有什么话是对我说的。我想:我未来的家在哪里呢?有个声音说:“抬头看。”那对我就足够了。只要……我要在那上面寻找我的家。所以,我不是说他们不会出现在那里,你瞧,而是那确实鼓励了我,你瞧。
我没有足够的见识,不知道如何像那样处理钱财。神也知道这点。如果我有那么大的责任会怎么样呢,你认为我能来到这个地方吗?你认为我能像罗伯茨弟兄一样在这里举行三天的聚会吗?罗伯茨弟兄每天必须花费将近一万美元。嗯,碰到那种事,我第一天就会发疯的。瞧?我可以在五个人或两个人或一个人的地方举行聚会,或去神差遣我去的任何地方。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只是更需要主。所以,那就是我要你们祷告的,让我更需要主,认识他。主祝福你们!
7

每一群人,呐,都有三类人: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者。每一群人中都有。

耶稣的会众中也有,那天晚上,我告诉了你们他如何借着说那些话却从不解释而把他们分开了,瞧?他从不说为什么他们必须吃他的肉,为什么他来;他怎么降下来,跟上去的是同一位。这些人知道他只是个人,一开始就有个坏名声,但他那样说只是要试验他们的信心。
那些门徒从未走开。他们无法解释那话。但看看彼得说的:“主啊,我们还往哪里去呢?”瞧,他们已经看到了被印证的、应许给他们那个时代的神之道。他们说:“我们知道那是源头。”
8

同样,来看一下书念妇人,因着以利沙的祝福,她得了个儿子。她说:“给我备好骡子,我若不吩咐你,就不要停。”瞧?她去到神人那里。以利沙并不知道。但妇人知道,如果神能让那先知告诉她说她要有个儿子,她也能找出神为什么取走她的儿子。她坚定不移地要这样做。你记得,她持守她的信心,直到她找出了是什么引起的。以利沙去了,他甚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后来伏在孩子身上,孩子就活过来了。

你瞧,那是因为人们相信。他们无法解释。没有人能解释神。但当你看到神在他的道中做一件事,他也应许他要那样做时……
9

看看钉十字架发生之前一天那些醉酒的罗马兵丁。他们让耶稣坐在那里,打他的脸和嘴巴,做像那样的事,说:“呐,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知道谁打他,但他用不着扮小丑,瞧?他只……他只做……

他说:“我实实在在地……”《约翰福音》5章19节,听着。“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因此,根据他自己的话,他从不做一件神迹,直到神借着异象显给他看要做什么。“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不是他听见了,“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圣经中的先知、先见没有一个随便做事的。神先显给他们看。所以没有一个肉身,甚至耶稣自己的肉身也不能得荣耀。一切荣耀都属于神。神显明给人看,我们只是照神显给我们和告诉我们的把它施行出来。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么做的。
10

愿主祝福你们。今天下午当我们读神的道时,我要再次请你们……你们是一群非常好的会众,我可以站在这里,一直跟你们交谈。

我想要再说一遍,只是来到这个地方,我是在让神赐给我的信息蒙羞。我们本可以有五场聚会,但我想我们租不到礼堂,所以我们只能把它改成四场;三个晚上在这里,然后是一场医治聚会。瞧,你甚至都不知道从哪里入手。所以,也许某一天,若神愿意,借着神的帮助和你们这些好人的合作,我想回来,把我所有的弟兄、他们所有人聚在一起。我们,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但是,主说:“来吧,我们彼此辩论。”让我们一直等到那个时候,如果我来不及那样做,记住,当我在河的对岸再见到你们时,神会再次见证我告诉你们的是真理。这是神的道。
我会是个伪君子吗,我还会隐藏什么呢?我妻子和几个孩子在家里,刚才在电话里哭了,“为什么你不回家呢?”瞧?但有其他人的孩子病了,有需要。有其他男人的妻子或丈夫需要救恩。如果我期望过河,我就不能那么做。瞧,那时,我要在那里坐下,休息一下。但在那之前,我变老了,我觉得不像几年前我最初开始时那样,但无论如何我要去。无论如何要去,因为这是我今生能这样做的最后机会。另外的生命,不需要这个。
11

为了尊重神的道,现在让我们起立,让我们翻到《马可福音》16章。我要从第9节读起。如果你们愿意,请仔细听。

这是闭幕的信息。今天的这个信息是这部分布道会的闭幕信息。我所要读的这部分道是耶稣离开前对教会说的结束的话,最后的话,是紧随复活之后所说的话。
《马可福音》16章,我要从第9节读起。
9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10她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那时他们正哀恸哭泣。11他们听见耶稣活了……
想一想,“他们听见耶稣活了。”哦!我希望今天我们也能听见同样的事,知道他是活着的。哦!
……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12这事以后,门徒中间有两个人,往乡下去。走路的时候,耶稣变了形象向他们(其他的人)显现。
那是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往以马忤斯去。
13他们就去告诉其余的门徒;其余的门徒,也是不信。14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
不知道主今天会不会对我们做同样的事?瞧?
15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16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18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9主耶稣和他们说完了话,后来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20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
呐,我今天下午的主题,我要从这里取出来:一场庭审。现在让我们低头。
12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现在求你拿起你的道;今天下午,当我们把对你话语的庭审带上来时,我们祈求我们能感受到复活耶稣的同在,愿我们不是太懒散了。正如你对那些门徒说的,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你跟他们交谈,你对他们说,告诉他们说他们……“他们忧愁什么?他们那么悲伤是为什么呢?”

他们说:“你一定是个陌生人。”告诉他们……“拿撒勒人耶稣,在行事方面是个先知。”
当他们把你看作是一位先知时,作为一个先知,那只会让你去到神的道面前,因为道临到先知。然后你转过身看他们,说:“无知的人,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不相信先知论到基督所说的一切话,他必须经历你们说的这一切事,然后进入荣耀。”然后他从旧约开始,从最开始起,向他们讲解先知所指着自己的话。然而他们还是不明白。
但一进房子,关上门,然后你照着你钉十字架前行事的方式行了一件事,他们的眼睛就明亮了;你很快就从他们眼前消失了。他们跑去告诉这些门徒,他们坐着吃饭,吃晚饭。你责备他们的不信,心里刚硬,你出现在屋里,告诉他们说他们应该相信你。
这些门徒欢呼雀跃,因为你显明了,因为你照着你钉十字架前的同样行事方式行了一件事。他们知道那是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神啊,今天请再行一次。进到我们中间。你把这些事应许给了最后这个时代。愿我们的心不因现代神学和世上的事而迟钝,以至我们看不见你。请打开我们的悟性和眼睛,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13

呐,我相信这个星期他被印证的复活的显现……我们所看见的是何等少,在这个时间、这个阶段,你可能是第一次来,对它有点怀疑,因为你唯一所看见的的只是很小的部分。但在千千万万次中,它从未错过一次;从未错过。这里有多少人是这事的见证,请举手,瞧?从来没有,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哪个地方,任何说过要发生的事,都是非常完美地那样发生了。所以,除了神,没有任何东西能那样准确。瞧?确实是。

当然,那必定看起来靠不住;必定是那样的。在耶稣的时代也是那样。甚至耶稣的降生等等,看起来都靠不住。神那样做只是要试验他子民的信心。
14

呐,今天下午,我原以为这只是……主在我们面前显现后,走遍屋子,辨明人心中的意念。我只跟你们用了三、四节经文。

神知道所有的那些经文都是连在一起的。任何经文都没有错误。没有一节经文是跟别的经文相矛盾的。呐,人们说经文有矛盾。若有人把道在哪里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指给我看,我就把一年的薪水给他。它没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如果有,就对我毫无益处了。它必须完全是真理。
呐,神要借着某个东西来审判世界。如果他借着教会来审判世界,那么是哪个教会呢?因为这个跟那个不同。但神要借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圣经这么说。基督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在挪亚的日子,神审判了世界;在摩西的日子,神审判了世界;在每一个时代,在耶稣的时代,甚至在这个时代,神借着应许给那个时代的道审判了世界。我们要么相信它,要么不信它,但神有责任使他的道正确。你知道,在《马太福音》12章,经上说……
15

“虽然他行了许多的事,但人们还是不信。因为以赛亚说:’他们有心却不明白;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这话必须应验。

这话也必须应验。“他们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他们有敬虔的外貌。”何等悲哀的事!如果那是你,会怎么样呢?想一想,一个不能相信那点的男人或女人。如果那是你,会怎么样呢?想一想。真是值得可怜,不是要嘲笑,而是可怜。它确实是真理。注意。
16

今天,我要叫我们所叫的……在我们为病人祷告祷告之前再花几分钟。我们尽量在接下来的四十分钟内离开这里,若是可能的话,但我要先进行一场庭审。

呐,今天的案子是这场法庭审讯。呐,巴不得你会仔细听,并记住我要说的。不会用太长时间的。本案是:“神话语的应许对峙世界。”呐,案子不能开庭,除非是因为某个原因。你必须把案子呈上去。今天下午在这个法庭上开庭的案子……现在我要你们每个人,我挑战你们听这个案子。本案是:“神应许的道对世界,” 这就是本案。
呐,除非是为了某个原因,否则一个案件不能被呈上的。你必须要起诉。今天下午,这案件被提交到这个法庭。呐,我想要你们每一个人,我敬请你们听听这案件。这个案件是神应许的道对世界。这个案子,起诉的原因是:“毁约。”你们能听清我吗?你们在周围的,如果能听见,请举手。起诉是:“毁约。神做了一个应许,却不遵守。”神的道做了应许,所以他被带进来接受法庭审讯。“毁约。”
17

呐,检察官总是代表政府,如果我对法庭理解正确的话。所以,本案的检察官就代表世界,检察官就是撒但。他代表世界,因为世界属于他。他代表世界,他是他们的检察官。

本案的被告是全能的神,是被告。
呐,被告总是有辩方证人;本案的辩方证人是圣灵。现在我们要……
本案中,检察官也有几个证人,我要给他们起个名字。其中一个是不信先生;另一个是怀疑先生;再一个是没耐心先生。这些人是想要指责神的人。
18

呐,我们现在把所有的人物叫进来。我们在法庭上了,所以我们要开庭了。好的。开庭,开庭了。

现在,检察官要叫他的第一个证人来作证。他要出场的第一个证人是不信先生。
不信先生的控告是:“神话语的应许不完全是真的。”那是他的控告,第一个证人的控告。他宣称他是个信徒;虽然他不是,但他宣称他是。他宣称一段时间前他“参加了一场所谓的圣灵聚会,人们在那里给人按手,拿出圣经的权利那样做,从《马可福音》16章读出这经文,”就是我刚才读的地方。“’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不信先生作证,他说:“我让那称为圣灵充满的传道人按手在我身上,根据《马可福音》16章,神所做的应许。那人说他是信徒;许多人宣称得了医治。他按手在我身上,那是两个月前,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因此,应许不是真的。”好的,我们请不信先生下去。
检察官撒但叫了他的下一个证人。
19

站上来的下一个证人,是怀疑先生。呐,他作证。他说:“我去了一个教会。我病了,去了一个教会,里面应该是有一个敬虔、对神的道有信心的牧师。他有一瓶油放在桌子上。所有进去的会众都想要得到代祷,他用油抹他们,从《雅各书》5章14节神的道中读出了应许。

“他所读的神的道说:’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呐,他说:“我让这位牧师,我从别人那里听到了见证,他用油抹我,从神的应许中给我读出经文。那是一个月前,当他膏抹我以后,我仍然病得跟以前一样。”因此,那是他的控告。让怀疑先生下去。
20

检察官撒但又叫了他下一个证人。他的下一个证人是没耐心先生。那是个无赖,瞧?请原谅这个表达,瞧?他只会使你,让你很紧张,使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瞧?

没耐心先生,他宣称他……“一天,读圣经的时候……”呐,所有这些人都宣称是信徒。他们……他宣称他在读圣经,偶然翻到了《马可福音》11章22节和23节这一段,耶稣亲自在那里做出应许,“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耶稣又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呐,他说:“我的脚瘸了,跛脚了三十几年。五年前我就接受了那个应许,之后却什么事也没发生。我仍然像以前一样瘸腿。”呐,然后他走下去了。
21

呐,检察官有点要渲染这案子;所以检察官,也就是撒但,对公众说:“这些人宣称是信徒。神是不公义的,把这么轻率的应许放在他的道中,而他却不支持那些应许。”瞧,他起诉神。“神为他信的儿女把这些放在他的道中。相信他的儿女走上这里,作证他们接受了神在他的道中做出的、是真理的这个声明,他们却从中根本得不到任何结果。”

22

因此,他起诉神,想要让本案来控告神,这样说:“神为他信的儿女把一些东西放在他的道中,却不做他所应许之事的后盾。”他宣称:“神是不公平的,对人、对他信的儿女做这样的应许,却不能支持他说他要做的事。”呐,检察官在这里提交了一件控告原告的棘手案子。“神不能支持应许,因为我们有证人在这里,’他没有做他所应许之道的后盾。’”

然而,检察官继续说。检察官也就是撒但说:“然而,神应许了:’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神在他的道中这样说。”检察官给他的案子盖棺定论,你瞧。他认为他成功了,因为这三个作证的证人,拿出了经文,正确地引述了经文,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现在检察官也给几个小地方下定论:“神这样应许了:’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23

然而,检察官又说,撒但说:“神应许了他钉十字架后还要活着。应许,他应许他还要活着。他在《希伯来书》13章8节他的经文中还应许:’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能支持或支援他所应许的。”撒但要把案子钉成铁案,不让有翻盘的机会。“神不能做这事。换句话说,神不能持守他的道,”另外,“神宣称他从死里复活了。”

24

“他还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宣称:’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他不能支持这话。他在经文中又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

“再注意,他在《路加福音》17章说到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所多玛的日子,他这样宣称:’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世界的景况要处在同样的境地。神要下来,成为彰显在地上肉身中的道,能够做神所做的同样的事,即一个人以人的样式,亚伯拉罕称之为以罗欣。耶稣说:’人子在末日显现的时候,’他要以罗得的日子被取去的同一方式显现自己,出场。
“他也应许:’他要与我们同在,甚至在我们里面,直到末了,或世界的末了。’他也宣称:’天地要废去,他的话却永不废去。’”
25

呐,我想检察官认为他已经完全把他的案子钉得死死的。他有证人证明这道不是真理。

呐,今天下午你们既是法官又是陪审团。你,你的头脑是陪审团;你的行为就是法官。你,你陪审团的裁决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将执行你做出的裁决。瞧?你必定会那样做,因为你的行为说话的声音比你的言语更大声。瞧?没错。你可以说一件事,但如果你不是真的那么认为,你就不会行动。瞧?你的行为要比你的言语所发出的声音更大。注意。
现在让检察官下去。他有证人,他们都作证了。检察官把这道摆在这里,照他所要的方式给它下定论了。他认为他已经把这案子完全钉死了,所以让检察官和他的证人从席上下去。
26

现在我们要叫辩方证人,就是圣灵。你知道,如果有被告,就必须有辩方证人。所以,我们要叫辩方证人—圣灵来为被告辩护。

圣灵上场时说的第一件事是这样的。他想要检察官注意,就是那个试图要起诉本案的人:“检察官向人们错误解释了神的道,就像他在伊甸园向第一个人夏娃所做的。他向人们错误解释了神的道。”圣灵,辩方证人,叫本庭注意这点。
27

“注意,他说,检察官说了:’这些应许是给信徒的。’应许只是给信徒的,不是给不信者和怀疑者的。”辩方证人,他的主张是:“神明确地说那是给信徒的;注意每个作证控告神话语的人,都承认别人宣称得了医治。”瞧?所以,那一下就让他原形毕露了,瞧,但让我们继续看一下本案。

辩方证人应该知道他们是不是信徒,因为他是这道的激活者。他知道他们信不信。你们这么认为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他应该知道。他知道他们是不是信徒,因为他是唯一能把生命放在道中的。如果我的身体站在这里没有了灵,我就会死;但那是唯一能激活这身体,让它行动的生命。只有圣灵能激活这道。他是唯一能让道投入行动的,他应当知道他们是不是信徒。那与他们自己的证词自相矛盾:“别人宣称得了医治,别人宣称看见了这些事,”而他们没有。呐,我看到检察官的证人已经被定罪了。
28

呐,圣灵激活这道。他又要本庭注意检察官的话,或说是在质询中的检举。“神从未给这个医治设定某个时间。他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他说:’手按病人。’他没有说他们当时就会跳起来得医治。他说:’病人就必好了,如果他们相信的话。’瞧,错误地引用道!瞧?”

我认为我们有了一位很好的辩方证人。呐,他应该知道他们信不信。他可以那样说。他在这里确实纠正了经文,因为在圣经的术语中,辩方证人总是那样做。道总是纠正自己。
我们发现他说:“撒但给那个不信者错误引用这道,不信者不知道差别。但一个相信道的人,完全知道这道所说的,并且持守它。”瞧?瞧?他们所宣称的,他们无法证明。但他们自己这样宣称,他们是……
29

就像我们宣称得救了。他们说:“哦,指给我看你怎么得救了。”我的生命证明我得救了。我行事的方式证明我得救了没有。不管我在这里怎么见证它,大约一年后,我是怎样生活的,你就会知道我得救了没有。

医治也是一样。如果你接受它,相信它,你就会那样去行动。你里面就有了一个大大的改变!没有任何东西能从你头脑里把它取走,就像不能取去你的救恩一样。那是神的道。你必须在同样的基础上接受它。
“你们得救是因着信。”耶稣对摸他衣裳的妇人说,他说:“你的信救了你。”呐,我绝不是一个学者,但我查阅了几个词。呐,那个词是从希腊词“sozo”来的,意思是“得救”,就像物质的得救或属灵的得救。“你得救了,sozo。”耶稣救她脱离提早来的坟墓,就像他救你脱离阴间一样。用的是同一个希腊词“sozo”。注意,“你的信心(sozo)救你脱离了你所得的疾病。”注意,每次都是同一个词。
30

“再次请你们注意,检察官错误引用了这道,神从未说给病人按手时病人马上就会跳起来。他说:’信的人就必好了。’那是,如果他相信的话!它只是给信徒的。

“辩方证人今天下午还要请法庭注意,神说他的道是种子。’道是撒种之人所撒的种子。’如果这土壤,种子落在正确的土里,土里有足够的肥力使这种子长出生命来,激活它,它就会活。”
31

呐,当一个人撒种的时候。如果你是农夫,或者知道有关撒种的事;如果你今天撒种,撒一些玉米,比如说你把种子撒在你的花园里。明天早上你出去,把它挖出来看,说:“哦,它里面没有任何不同。”又把它种回去。第二天,你回去再看,说:“它里面没有任何不同。”它永远也不会长出来。它无法长出来。当你把它挖出来,你马上就把画面破坏了。你必须把它交给土地,然后就由土地来做剩下的事。

每次你看你的症状,见证那些症状,抱怨它们,神就永远不能医治你。你要把它交托给神,并相信神的道。神必使它成就。不管它是在发芽,还是在做别的什么,你不管。神应许了,当你接受的时候,你就潜在地得着了你的医治。它是在种子的样式中。
32

如果我向你求一棵橡树,你给我一粒橡子,我就潜在地有了一棵橡树。如果我向你要一株带穗的玉米,你给我一粒玉米,我就潜在地有了一株带穗的玉米。然后我把它交给土壤,浇灌它,把种子周围所有汲取土壤养分的杂草拔除,除掉杂草。然后它就会自动地长出来,因为它被交托了,它是一粒受孕的玉米。呐,如果种子没有受孕,就不会生长。但如果种子里面有生命细胞,就没有东西能阻止它生长。

33

有人说:“你对复活是怎么看的?”

在冬天时刻走到外面去,在你的院子里浇铸一块混凝土,第二年春天来到时,最茂密的草是在哪里?在小路的边缘。瞧,当阳光……世界的石头在周围固定住了,但又有了阳光时,就根本无法拦阻它。生命会找到道路的。它在那块混凝土下蜿蜒爬行,从路的尽头长出来,抬起头来,赞美全能的神。太阳,s-u-n,控制着所有植物的生命。
S-o-n也控制着所有永恒的生命。因为他,惟独他有永生。无法拦阻它!一定会有一个复活。不管你在哪里,你都会出现的。
如果你相信它,接受它,你就必定会得医治。那是撒种之人所撒的种子,它落在土地里。如果它落到……有落在石头上的,你知道,它没有根;有落在荆棘和失望中,把它挤住了。但也有落在没有杂草、荆棘、石头之处的。
呐,取决于你……如果你让某个不信者进到你家里,某个不信的人告诉你:“嗯,那个东西,没有,没有那一回事,”你就是让杂草进来。你要厌恶那个!
你说:“神这么说!问题就解决了。我得医治了,因为我心里相信它。”那信心摆在那里,所有的不信都从它里面被除掉了,它必须长出来。是的。
34

呐,辩方证人想要叫几个证人到台上来。我们有时间吗?辩方证人想要叫几个证人,他的证人,正如检察官叫了他的证人一样。辩方证人要先叫先知挪亚,让他作证。“挪亚,今天下午你对本案要说点什么?”

挪亚说:“我生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远远地超过了这个时代。当时地上从未下过雨。神用植被、地下的泉水等等浇灌大地。但一天,神临到我,告诉我说天上要下雨。我传了我的信息。神吩咐我造一个方舟。我便那样做,说天上要下雨。
35

“不信先生、怀疑先生和所有的人坐在那里,他们嘲笑我,取笑我相信像那样的神迹,而科学证明上面没有水。他们可以发射到月球上;他们可以发射到星星上。他们可以做那样的事,他们建造了我们今天无都法建造的东西,所以他们用科学证明了上面没有雨。”

但挪亚说:“神告诉我天要下雨。我相信,如果神那么说,他就能把水放在上面,所以我拼命地干。不信先生嘲笑我;怀疑先生怀疑我。没耐心先生!我拼命地干,直到建好了方舟。每天他们经过,都说:’哦,我猜今天要下雨了?哈哈哈!’”
瞧,一样的,“我以为你好了。我以为你要好了。”
36

“’雨在哪里呢?你知道,先知挪亚,毕竟你应该是一个,你那样说了。’记住,那些人不是……那些是假装是信徒的人。不,不信先生和怀疑先生他们,他们宣称他们是信徒。’哦,先知挪亚,我们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假先知,因为你有一些不符合科学的愚蠢想法。它不符合现代的潮流。瞧,你跟我们的牧师不一致。出问题了。我们知道你不真是一个先知。但一个月前,你就说天要下雨,还没有下雨。’

“两年过去了,’喂,喂,先知,我以为你说神那么说了?’
“他是那么说的。”
“哦,两年过去了!”
“五年,二十年,五十年,方舟完成了。”挪亚坐在门里面。“嘲笑先生、不信先生、怀疑先生、没耐心先生来了,’哦,雨在哪里?’
“神说要下雨。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他说:’要下雨。’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他只是说:’要下雨。造一个方舟。你在方舟里是安全的。要下雨。’他没有说什么时候要下雨。他说:’要下雨,’我造了方舟。”
“’哦,如果你造了方舟,做了你的那份,在我看来神要做他的那份?’
“他会的,但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他要做。他只是说要下雨。’天要下雨。’”
37

我们发现,他接着说:“几年过去了,一百一十九年了,还差大约七天就是一百二十年。不信先生、嘲笑先生、怀疑先生、没耐心先生,其他所有的人,他们都取笑我,等等,说我’癫狂了,相信那样轻率的应许。如果神真的应许了我那事,他就是在说一些不真实的事,他不能支持他所说的。’但我相信神,坚定地持守。就是这样,我相信神,坚定地持守。

“你知道,一天他们上来取笑我,门关了。他们说:’哦,我猜老狂热分子出来关门了。’我听见了他们的话。我告诉他们:’神关了门,毫无疑问,今天雨要下了!是那样的。’
“第一天过去了,没有下雨,这时他们疯狂地嘲笑我。’说神关门了。我不相信那样的事。挪亚自己关的门,是他和他儿子。’瞧,嘲笑者、不信者、怀疑者!
38

“好的,又过了一段时间,五月十七日早上,下雨了。它绝对毁灭了所有那些试图要试验神话语的人,拯救了那些相信神并做好了准备的人。”

挪亚说:“让我见证……”
“不,挪亚,下去吧。让我们叫另一个证人。我们今天下午没有时间。”
让我们……辩方证人现在叫第二个证人。他要叫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说:“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信徒,神借着他的道对我说话。一天,神说我要从撒拉得一个孩子。撒拉六十五岁,我七十五岁。她大约十六岁时我就娶了她。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不生育,我也是。她不生养,我也不生育,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得到这孩子。我们又过了几年。但神应许了,我们下去,买了那些婴儿用品和别针等等,为婴孩做准备,做了婴儿袜。撒拉……
“第一个月过去了,我说:’撒拉?’记住,她的更年期已经过了大约二十年,瞧?我说:’撒拉,过去的这二十八天有什么两样吗?’
“’没有,没有两样。’
“哦,我知道不管怎样我们会有这孩子的。我们又过了几年,我仍然相信神。
39

“不信先生、怀疑先生、没耐心先生竭尽全力找办法。他们想要告诉我说我错了。’嗯,亚伯拉罕,你是个成功的农夫,你是个好人,大家都想到了你,但你走了极端。你相信一件不可能真实的事。要一个像你这样的老男人和像撒拉那样的老女人生孩子是不科学的。’

“但无论如何我相信神!二十五年后出现了。神没有告诉说什么时候我会有那个孩子,但他说我会有。我相信神,看任何相反的东西如同无有。”
40

“他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不管多少嘲笑者说:’你不是!你不可能!那不可能!醒过来吧!你癫狂了!’他说他一直越来越刚强。”那是真实的信心做成的。信心不知道疑惑。但如果你不知道,你很快就会放弃。

“哦,亚伯拉罕,我认为你会做一个很好的证人。”
“道没有说什么时候我会有孩子,第一个月,但它说我们会有那孩子。”
41

好的,我们赶快叫另一个证人。先知以赛亚,我们要问他一件事。

“嗯,”他说:“一天,主借着一个预言对我说话。我是个先知。大家都知道我说什么话,主都尊重,他们都相信我是个先知。一天,出现了一件不顾后果的事,他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哦,那是不寻常的。”
神总是在那不寻常的事里运行。瞧,它太奇怪了。像约瑟,他想要相信马利亚,但事情太不寻常了,你瞧,非常不寻常。
所以他说:“当我做了那个预言,大家都相信我。每个没有出嫁的年轻姑娘都做好准备,准备生一个童女生的孩子。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后来他们开始相信我是个假先知。但我知道那是做了这些应许的同一位神,所以我持守它。八百年后,那孩子才来到,童女怀孕生子了。神的道成就了。”
42

我们赶快叫另一个证人。让我们叫摩西。“摩西,你出生……”

所有的先知都是预定的,我们知道这点。“恩赐与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罗11:29]神说:“耶利米,你未怀在母腹中,我已知道你,分别你为圣,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耶稣基督是伊甸园以来女人的后裔。施洗约翰,在他出生前712年,以赛亚看见了他,说:“他是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路。’”瞧,恩赐和选召不是互相按手。它是神所做的。出生,生来,瞧,当你出生时,那些恩赐就在你里面。注意。
43

摩西,生为一个先知。他去到旷野,四十年后,他除掉了他从埃及所受的教育。然而神向他显现,在一个迹象、一个声音中说话;火柱,一个非常符合圣经的声音。“这样说:’摩西,我与你同在。你要做我的口。’”摩西说:“我抱怨。我认为我的口不配。’我有点结巴。我的言辞不好。’神对我说:’谁造人的口呢?如果你不能相信那个,我知道你哥哥亚伦很会说话。你是神,让他作你的先知;让他行事,你来说话。我要在你的口里,说出这话。’呐,那是个很好的组合,所以我去了。

“大家都取笑我,因为我当时八十岁了。我的白胡子像这样往下垂。我让妻子坐在骡子上,小革舜坐在她身上,我下埃及去。我定睛在天上,手里拿着这根弯曲的杖。我要下去接管;一个人的入侵。”问题是,他做到了。没错。他用一支军队做不到的,用一根弯曲的杖就做到了。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
44

“当我最初来到圣父法老牧师跟前,你知道,我行了神吩咐我行的神迹;用我的手或杖行的神迹;你知道,法老牧师在那里,他一开始就不想跟我合作。但当我不得不冲进去行神迹时,你知道,他有点想让主的工作看上去靠不住。他说他那里有几个术士能做同样的事。属肉体的模仿兴起来模仿。”

那绝对是撒但在每个运动中所做的。属肉体的模仿者;有人看到一件事发生,就有人试图模仿它。
“那些属肉体的模仿者出现,把那些杖变成了蛇,就像我做的一样,法老牧师说:’你瞧,那只是个术士,一个加了马力的术士。我们这里有同样的东西,科学等等。我们跟你做的一样。我们有医院等等。’当然,我相信那个,但那不是神说的。瞧?”
呐,他说:“注意,我们……法老想要让我的那分看上去靠不住。但我肯定,我知道对我说话的声音是神给这时代的书写和说出的道。所以我坚定地持守,神就把他们都从我身上推开了。最后他领我们到了他吩咐我的地方。过了很久;不是那天,而是很久以后,最后我们来到了他说我要回到那座山,就是作一个迹象的那座山。我坚定地持守。”
45

让我们离开前赶紧再叫一个证人。让我们叫约书亚上来这里。

约书亚说:“摩西从每个支派、每个宗派选了一人,打发我们过去窥探那地。我们来到河边,朝对岸看去,见那些亚玛力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和别的人,说他们是巨人。会众害怕地尖叫,’哦,我们不能那么做!如果我们赞助那样的聚会,我们的组织就会把我们赶出去。我们实在不能那样做。我们不能有那样的事。它太靠不住了,瞧。我们实在不能。嗯,不可能。’他们回来时,虽然他们有证据,就是从那地带回的葡萄。”
46

问题是,一个人,一个教会,或一个宗派,尝过了耶稣活着的证据,而他就活在我们中间,还怎么能否认他呢?五旬节派,你怎么能那么做呢?你们说方言,翻方言,正如你们宣称的,你怎么能拒绝神给这个时代的应许之道呢?接受它的一部分,你说:“那是一片美地。我们不知道。”那是一片美地。那被证明了是一片美地,但那串葡萄不是它的全部。整个巴勒斯坦满了葡萄!我们相信说方言和这一切的神迹等等,为病人祷告。

当应许到了别的事时,“所多玛的日子怎样。”《玛拉基书》4章说:“就在那个大时刻之前,即外邦世界要像所多玛一样焚烧,义人要践踏恶人,我要差遣受圣灵恩膏的先知以利亚到你们那里去,他要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的信心。”“回来,”每次他来到时,总是这样的。
当神带来基督、应许、道、众先知等等,并且完美地印证了,为什么你怀疑那个,转过身去,说:“不,你不要跟那聚会合作。如果你合作,我要把你的证件还给你”?
47

巴不得那是我的份,他们有他们的山羊皮!我的名字和每个信徒的名字都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所以,他们回来,约书亚说:“当他们都回来……”我能在那里停很久,但我肯定你们知道我是在讲什么。

约书亚说:“我安抚百姓,说:’我不管他们看起来多么高大,多么敌对,看起来多么狂热!’记住,我们在埃及的时候,神就说:’我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了,我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了。’”
呐,他并不是进去那里,彻底清扫,粉刷墙面,告诉你进来,给你一张莫里斯椅坐下,说:“我们要让使女给你铺床。”他不是那样做的。神告诉约书亚:“凡你们脚掌所踏之地,我都赐给你们了。”脚印表示拥有。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是给信徒的,但你必须通过它来踏出脚印。你必须为每一寸道路争战。你里面若没有争战,那你就出局了。
48

不久前我走进这里,我相信是在这个州。乔治亚理工大学或那里的某个地方,正在举行一场……现在我不知道,可能是在东部。我走进足球运动场,看见了一个一直激励我的牌子。当我走出更衣室,门口竖着一个牌子。那里有个牌子,写着:“关键不是打架的狗的大小,而是在狗里面的斗志的大小。”是的。

不是你拿到了多少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而是在你里面的基督有多少。取决于那里有多少信心,而不是你能解释这个、解释那个,把这道解释掉。是你对神有多少信心,相信他讲了真理。哦,取决于你。取决于你是什么种的。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你就会像亚伯拉罕那样行事,“称无为有。”
49

呐,约书亚说:“我安抚百姓,告诉他们:’保持安静!神那么说了!’”“神这样说了,那是真的。你知道,他们离那里只有两天的路程。那是加低斯巴尼亚。他们只有两天的路程,就会进到应许之地。”

但约书亚说:“那是我们夺取那地之前四十年。神没有说我们什么时候要夺取那地。但他说他让那老的一代—不信者死掉,兴起信的另一代。他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要夺取那地。但他说他们要夺取那地,我们夺取了!”我认为他是个很好的证人。你们这么认为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肯定是的。“很多年后,我们夺取了那地。”
50

现在时间很迟了。让我再叫一个证人。可以吗?我这里记了十几个。我们可以叫一、两百个,但让我只再叫一个。你们能否原谅我,我可以成为那个证人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喜欢为他出庭作证。那些日子都是以前,这是现在。我知道那是他们的见证,但让我出庭作一次证。哦!

我记得在那里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你们读过了我的生平故事,知道这故事。我记得,在河边,当时我是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正在那里施洗。一天下午,大约有一万人站在岸上,我的第一个大复兴,大约有一千人悔改信主了,我正在水里给他们施洗。我把第17个人领到水里。我听见一个响声,我到处观看。天气炎热。那是1933年6月,在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斯普林大街的下面。我领他们到那里。岸上挤满了人。
51

我跟这个男孩走出来。我在祭坛上见过他。我说:“孩子,你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吗?”

他说:“我接受了。”
他的名字是爱德华·科尔文。我说:“爱德华,你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吗?”
他说:“我知道,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给你施洗,向这里的这群会众表明你已经接受了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当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你施洗时,你就披戴他的名。你起来有一个新的生命。当你离开这里,你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你明白这点吗,爱德华?”.
他说:“我明白。”
我说:“请低头。”
我说:“天父,当这个年轻人承认了他对你的信心。因为你差派我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吩咐他们相信你所教导的一切。”
“所以,我亲爱的弟兄,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你施洗。”
当我把他按到水里,起来,我听见有个东西运行,“呼嘘!”我观看人群。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抬头看!”
我想:“那是什么?”比利在这里,他的妈妈,我们结婚的两三年之前,当时她站在那里。我看见她的脸苍白,手里拿着照相机。
52

“抬头看!”我听见它第二次说。我害怕了。我周围观看,人们站在那里观看,惊得发呆。我又听见它说:“抬头看!”

当我看的时候,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那同一个火柱出现了。几千双眼睛看见它降在我所站的地方。它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的第一次到来,你的信息要传遍全地,预告基督的第二次到来。”
这事登在美联社的报纸上。李维尔博士(今天下午他在这里),他把这个传到了加拿大和世界各地,“当地的浸信会传道人施洗的时候,一道神秘的光出现在他头上。”
几年前,就在那边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或休斯顿。人们怀疑这点,我几乎不知道要做什么。一位浸信会传道人想要跟博斯沃思弟兄辩论:“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当他辩论百分之百地输了时,他说:“让我看看这位神医出来表演!”我说……
我下去了;我在阳台上。我说:“我不是神医,先生。”
53

[原注:磁带空白。]“……耶稣,是或不是?你无法回答。就一个问题,就是这样。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他必须是;如果他不是,他就不是救主。你不能把这些名字分开。他是耶和华拉法,医治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那人动不了,站在那里结结巴巴。我猜你们许多人在那里听见这个。所以,辩论交给了博斯沃思先生。那人从未讲到要点,当……那是由城市的官员主持的,他们对任何一边都不感兴趣,只知道圣经是怎么说的。
当时他只是一直说:“叫他出来。”
他们不知道我在上面。我跟妻子和小百加坐在上面。今年她高中毕业了。我坐在那里,她当时才一岁。我把她抱在怀里。
他说,博斯沃思弟兄说:“我知道伯兰罕弟兄在聚会上。如果他想来解散聚会,很好。”但我说……大家都开始到处看。
那里站着许许多多的人,几千人,大约有三万人。那是在音乐厅,我们有大约八百人。人们坐飞机、火车等等赶来。
54

那是我所知道的地方;当时所有的五旬节派团体聚在一起。需要一个逼迫把你们大家连到一起。你永远不会相信它,但当那个时候临到时……

瞧,有一件事是他们共同相信的:神的医治;所以一神论、两神论、三神论、四神论,不管是什么,都聚在一起。他们在那里。
这个人说:“除了一群圣滚轮,没有人相信神的医治。”
雷蒙德·里奇站起来,说:“你认为什么是圣滚轮?你认为什么是神志正常的人?”
这人说:“浸信会信徒。”
他说:“好的。现在这房子里有多少人能用医生的证明表明当伯兰罕弟兄在这里时耶稣基督医治了你?”三百个人站了起来。他说:“那怎么样呢?”瞧?他变得暴跳如雷。
我想我该下去了。我听见圣灵说:“下去。”我一看,这光正挂在我所在的地方上面。我走到那里。
我说:“如果恩赐有疑问,那就不同。但我不是医治者。神是医治者。”我说:“如果我为神作见证,神就有责任为我作证。”
55

呐,道格拉斯摄影室有一架大照相机架在那里。他们说,这传道人说:“给那老人拍几张照片;我要给他剥皮,剥掉他的皮,把他的皮钉在我书房的门上,来纪念神的医治。”你能想象一个基督徒对另一个人说那样的话吗?瞧,凭着你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你来。于是,他拍了六张照片。在他们开始辩论之前,他把拳头举到博斯沃思弟兄的鼻子底下,说:“拍下这张,”他拍了。博斯沃思弟兄只是站在那里。

你知道吗?当他把相机拿回到摄影室检查,一张也没有。每张都完全洗不出来。神不允许那个不信者那样把手指放在一位属神之人的鼻子底下,把相片拍下来。
56

我站在那里时,我说:“如果对神辨别的恩赐有疑问,那是神应许的经文。那可以得到证明;可以得到证明。”但我说:“至于我是医治者,不,先生,我不是医治者,先生。”

他说:“作为一个人,我尊重你。作为一个传道人,我不怎么重视你。”
我说:“我要照样回敬,”事情像那样继续。
于是他说:“我想要看你表演。我想要看你给某个人施催眠术,让我从今天起观察他们一年。”他开始转过身。
我说:“如果我为神辩护,神有责任为我辩护。”还不等我说完,那旋风又出现了。就在旋风所在的会众中,那火柱降下来了。那架大照相机拍下了那张照片。
乔治·莱西,联邦调查局指纹识别文件的头头,那天晚上午夜时拿到了它。当他们拍照时,唯一有照片的就是这火柱。
多少人家里的书架上有这张照片?瞧?它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文艺厅,“整个世界历史唯一的超自然物被拍下来了。”
57

它是什么?注意看它!这个星期观看它。看它所成就的事。“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如果我有一万舌头,也不能为他辩护完。是的,先生。

我的牧师从前对我说:“孩子,你做梦了!”不管他怎么……
我记得我最初开始时,在这些地区遇见了你们。他告诉我说:“第一个恩赐是你,”这火柱背后的声音说:“你把手按在病人身上,什么也不要说,他会把问题说出来。”多少人记得这事?[原注:会众说:“阿们!”]我说……“以后,”那天晚上他在格林斯米尔见到我,对我说……我问他这事,他说:“早期的日子也是这样的。我们的主,他们也是这样待他的。这是这事必须应验的时候。”
58

我知道世上有许多狂热。我对别人的见证不负责任。我只要为我的见证交账。我在证人席上,为神和他的道辩护,我知道它是真的。他的道,当我听见他那样告诉我时,如果他没有在圣经上指给我看那是应许给这个时代的,我是不会相信的。

多少人记得我告诉过你们,他说:“以后,你会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请举手,瞧?是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这是三十三年后。当时没有发生。它落进去了,像一粒种子生长。它像神的道一样长出来了。今天,我是主活着的一个证人。我是主医治的一个证人。
59

听着。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剩了,要叫祷告队列。

记住,我要结束本案,像这样把它留下来。你可以相信你要相信的任何证人,但记住,你的头脑是陪审团。每个案子都必须有陪审团。以后你的举止方式,就会宣告你的裁决。
现在我们要做圣经说的事:“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是给信徒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呐,如果你相信,我们相信;这个国家这里有几百人可以站起来。
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曾孙女在英国伦敦。她躺着,你们见过她的照片,只剩下皮包骨。癌症吞噬了她。你们在第二页上看到她的照片吗?
60

看看国会议员阿普肖,六十六年坐在轮椅上。那天晚上我站在加利福尼亚。我进来,走到台上,站在那里。他们开始了祷告队列。

我说:“我看见一个黑人妇女在我面前,她有一个小婴孩。有个医生站着,给那婴孩做手术,使孩子瘫痪了。医生是个瘦子;戴着玳瑁眼镜。手术使孩子瘫痪了。”
就在那外面,一个典型的杰迈玛老阿姨,体重大约两百五十磅,她来了,拼命敲打引座员,拉着有婴孩躺在上面的担架;说:“主啊,怜悯!那是我的孩子!”
引座员说:“你不能进队列,你没有祷告卡,女士。”哦,我说:“女士。”
她说:“我要上去。”他们拦不住她。她对他们来说太大个了,所以她穿过了队列,上来了。
她到了那里,快到那里,我说:“等一下,女士。如果主神能知道你过去是什么,”我说:“是那婴孩,好的。”我说:“我无法告诉你有关孩子的事。”我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为孩子祷告,我会在这里那么做的。”我说:“但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所看见的。”
她说:“那是大约两年前,先生。”她说:“我的婴孩,他们切除了扁桃体,就使孩子瘫痪了。从那以后她就瘫痪了。”
我说:“瞧,如果你的信心能摸到主,降下那异象,为什么你不坐在那里祷告呢?”
我转过身,我说:“正如我在信息里说的……”我一看,见有个黑人女孩走在街上,像是一条巷子,是同一个女孩,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边走边摇着洋娃娃。
我说:“阿姨,神已经听了你的祷告。孩子得医治了。”那孩子就起来了。我不得不让她安静下来,用一支民兵带那孩子穿过人群。
61

几分钟后,我说:“我看见一个老人。他躺在干草堆上,当时他是个年轻小伙子,掉下来,伤了后背。”我说:“他们不得不在地板上钻孔,免得他的褥子受到地板上的震动。”一群信徒,大家都同心合意地坐着,成百上千人。我说:“他成了一个大人物,某种演说家。”异象离开了我。我继续讲道。

当时,厄恩·巴克斯特博士发现,在后面的轮椅上,一群人在后面。他说:“那是国会议员阿普肖。你听说过他吗?”
我说:“没有,先生。”
他说:“许多年前,他竞选过总统。”
我说:“我不认识他,先生,”我说。
他说:“我带他上来见面,好吗?”
我说:“他是谁?”
他说:“就坐在那里。”
62

于是他们用轮椅推他上来,他妻子推着他。他说:“年轻人,你怎么知道我呢?罗伊·戴维斯博士,那个在宣道浸信会教会按立你的,他是南方浸信会大会的主要讲员,”他说:“他是那个叫我来这里让你代祷的。我从孩子的时候,就接受了祷告,但我一直相信神会医治我,因为我在禁酒令的时代选择了正确的立场。当烈性酒要上市时,我被称为一根枯干的骨头。”他说:“因为我的立场,我没有当选美国总统。”

我说:“那是一件勇敢的事,先生。”我说:“愿主祝福你。”
我说:“好的,把你的第一个病人带来这里,第一个要上来的人。”当病人上来时,一件事发生在那女士身上,圣灵把事情告诉了她。
我转过身再看,我看见那个老国会议员穿着一套细条纹的西装,系着一根红色领带,走下去,像这样对人弯下腰,从人群中走过去。
我说:“议员,耶稣基督尊重了你。你现在八十六岁了,但神尊重了你。看上去他要医治你,当你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要医治你。你那里的骨头都是易碎的……你知道,有弹性的等等。”我说:“看上去当时他就要医治你,但现在他已经医治你了。”
他说:“你是指我现在得了医治?”
我说:“主如此说。”我说:“你有一套细条纹的西装吗?”他正穿着一套深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我说:“你有一套细条纹的西装吗?”
他说:“是的,先生,前天刚买了一套。”
我说:“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多少人知道这事,知道他的见证?他站在葛培理的聚会上,在白宫的台阶上,唱“倚靠主永远膀臂”。他活着的时候,再也没有拄拐杖或坐轮椅。
63

杰克·摩尔和我在墨西哥那里,那天晚上我必须从墙上下去。那里有个妇人,墨西哥天主教徒。前一天晚上,我按手在一个老瞎子身上,他恢复了视力。这个小妇人,他们说……比利来到我那里,说:“爸爸。”我叫那个人“玛拿纳”。“玛拿纳”的意思是“明天”,他太慢了。他发祷告卡,比利跟他一起去,看他有没有出售。

比利说他分发了所有的祷告卡;说:“有个妇人抱着早上死去的婴孩。”
64

晚上将近十点。在外面的斗牛场上,雨倾盆而下,那有点像某种开放的大田野。他说……他们领我进去,让我从梯子上下去。杰克·摩尔弟兄他们现在在这里。当时他在台上。

比利说:“我让三百个引座员站在那里,都拦不住那妇人。她从他们的肩膀上爬过去,从他们的腿中间挤过去。我告诉她说她上不了这里,因为她没有祷告卡。我们再也没有祷告卡了。”她不管这个。她想要让人按手在那孩子身上。
她看见一个天主教徒,瞎了二、三十年了,通过代祷恢复了视力。一大堆旧衣服。你认为这算一件事吗?哦,是这讲台的三倍,叠得那么高,就你所能看见的,有旧围巾和帽子。他们怎么知道那是谁的,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相信;简单、孩子般的信心。
65

所以我说:“哦,”我对杰克弟兄说。他和我一样分头发,你知道,所以我说:“杰克弟兄,她不知道你和我的差别。你下去那里为那孩子祷告。”

他说:“好的,伯兰罕弟兄。”他开始往下走。杰克弟兄就坐在那里。所以我们……他开始下去。
我开始这样传讲。我一看,见一个墨西哥小婴孩,黑脸的小婴孩站在我面前,微笑着,露出牙龈。他还没有牙齿。我说:“等一下,等一下,把孩子带到这里来。”
我说:“主神,我不知道。”
妇人跑上来,手里拿着一个耶稣受难像,叫喊着:“神父,”意思是“父”。
我说:“起来。”
她抱着一条蓝色小毯子,一个僵硬死去的婴孩躺在上面;都湿透了,她的头发往下垂。很漂亮的女士,也许是她的第一个孩子;二十几岁,你知道,她像这样抱着孩子。我说:“我要为孩子祷告。”我按手。他们没有翻译祷告。
我说:“主神,我只看见异象。我不知道。”大约那个时候,孩子踢了一下,开始像那样尖叫哭起来。
我说:“埃斯皮诺沙弟兄,”大会的主席,我说:“不要发表妇人的见证。你派一个证人去医生那里。”
医生签了一份声明,刊登在《医治之声》上。“孩子那天早上九点因双侧肺炎死于他的诊所,被宣告死亡,没有呼吸;整天躺在雨中,死了,后来得医治了。”据我所知,他今天还活着,为神的国而活。
我在非洲有很多事,我在那里见到三万个土著异教徒把生命交给耶稣基督。
神持守他的道,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作为他的证人。
66

你是,你的头脑是陪审团;你的行为是你的法官。

现在低头一会儿。
主耶稣,审判已被想象,开始了;我们还能叫很多的证人上台!你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妇人摸了你的衣裳,你转过身,告诉她发生的事。你持守你一切的道。没有任何话是有错的。主啊,错在不信的人。不信先生,他是那个污染人的;怀疑先生,还有不能等候主、却自称是亚伯拉罕后裔的没耐心先生。圣灵啊,辩方证人,你知道谁有信心,谁没有。
但神啊,我祈求你今天下午挪去一切不信。愿全地的大审判者,那位写了这道的,现在上前来。他就是道。愿他上前来。
67

当这些人今天下午从这里经过,要得医治时,愿他们每个人现在下定决心。他们在审讯中。我把它放在他们身上,主啊。他们的头脑是他们的陪审团。当他们经过这队列,他们从今以后的举止,将证明他们对神的道是怎么看的。

主啊,求你应允你差派你的门徒时对他们传讲的最后这个信息,从你神圣的嘴唇说出来的最后的话:“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是给信徒的。你说的最后的话。《马太福音》10章,你差派人去做的第一个使命是:“医治病人,赶出污鬼;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最后的使命是:“你们往普天下去,赶出污鬼;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主啊,愿会众意识到那信心像锚在所有这些证人身上一样锚住了。他们相信!不管要发生什么;你说了什么,你都使它成就了。你说:“你们心里若不疑惑,它迟早要成就。”种子必须生长。愿会众看见并明白。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8

你是信徒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神持守他一切的道。你相信这个吗?[“阿们!”]在我们叫祷告队列前,大家都保持真正的敬畏一会儿,我们要有次序。

呐,记住,你下定了决心吗?陪审团,你做出了裁决吗?如果你做出了裁决,请举手。神是义的还是不义的?他的道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或他不是?现在,你们举手经过这队列,你们从此以后的举止方式,你是像亚伯拉罕那样举止还是像不信先生呢?瞧,怀疑先生,没耐心先生,当抛弃他们!要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69

我跟你们是陌生人。但现在要让你们知道主仍然在这里,只要你接受他的道在你心里。

呐,你可能不能这样做。我们一个世代只有一个。只有一位摩西;其他人没有一个能把尘土变成跳蚤,把水变成血,等等。只有一位摩西;其他人只要相信他所说的。瞧?
那里有一群人想要从中搞出一个组织,大坍他们。神说:“你跟他们分开,”世界吞没了他们,瞧?那是唯一的……那是一个预表,而这是原型。世界不久就得到他们了。你看到他们每个人发生了什么。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肯定的,凡事都可能,如果他们相信的话。好的,你们祷告,把信心放在全能的神身上。
70

这里有个问题是我想要说的。是的。当你的邻居看见你,人们看见你今天下午经过这队列,当他们看见你经过这队列,他们以后就会知道你的裁决是什么,凭着你的举止方式和你见证的方式。如果下次你跑到你牧师那里:“哦,我没有得到。我想要再试一次。”你瞧,你正在把种子挖出来,它永远不会成就,瞧?不要把你的种子挖出来。把它交托,留在那里。忘掉它。那取决于神。在你心里,如果你能相信,它就会发生。

71

坐在那里,穿着灰色西装,坐在后面看着我的先生,你相信吗?你相信吗?那么,你的神经质离开你了。我一生从未见过这男的。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是吗?是的。那就是你患的病。

这样你们就可以知道,我是神的仆人,坐在你旁边的妇人正患要胃病。是的。你相信吗?请举手,表示你相信你得医治了。只要有信心。
坐在她旁边的妇人有心脏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好的,先生。如果你相信,你就能得着。
坐在她旁边的有妇科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
坐在那人旁边的妇人,身材魁梧的女士,她有糖尿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
坐在那上面的妇人有一些问题。她有……坐在上面那排末端的,她有妇科病。
我相信坐在她后面的是她女儿,有某种的头病,是由一次事故引起的。对吗?在阳台上,请举手。
72

主是什么?我是他的证人,证明他今天下午活在这里。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持守他一切的道。“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阳台上的那些人做了什么?还有别人相信,就一会儿。

现在你要我向你指出一些不信者吗?可能会使你尴尬。多少人看见了事情成就?它只有成就。你必须让麦子和杂草一起生长。
这里这排凡有祷告卡的人,形成一……等一下,让我们安静一会儿。
今天下午,多少个相信的牧师也在这场庭审中,你相信《马可福音》16章是真的吗?请举手。所有相信的牧师请上来这里。
如果我离开这里,你看到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这些人得了医治;一些人说……瞧,通常,一个有不同事工的布道家会进来,让牧师在会众面前被轻视。会众说:“哦,如果罗伯茨弟兄回来,欧斯本弟兄,某某弟兄,或伯兰罕弟兄,某个人,哦,他……”你的牧师跟我和其他任何人有同样的权利做这事。瞧,你的牧师是神所差遣的人,跟其他任何布道家一样。
我想要真正敬畏神、信的牧师上来这里,跟我站一会儿。上来这里一会儿,在这里形成两队。我指的是真正相信的人。不要让不信的上来;你会妨碍病人。如果你,如果你断定这圣经是对的,今天当神在这里向我们显现,显明他在受审,我们已经相信他,知道他讲了真理,他是对的。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肯定的,如果你们相信!阿们!
73

坐在那边末端的先生,你相信那神经质离开你了吗?你相信主会使你痊愈吗?好的。

在他旁边的,你的胃病,你相信神会医治胃病,使你痊愈吗?你相信,你也能得着。
这是今天在这里的所有相信的牧师吗?好的,够了。一个就足够了。
让所有拿到祷告卡、相信《马可福音》16章的人……
呐,记住,如果你不相信,就不要进来。瞧?不要带着那个伪善上来。瞧?那比任何事都更糟。如果你不信,就说:“不,我不相信,”继续跟不信先生、怀疑先生或其他人走。
74

但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你想要选择你的立场。你的裁决已经满足了,你想向世人显明你的裁决满足了,你相信耶稣基督说的一切道都是一样的。今天下午证人向你证明了这点,即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让那些拿到祷告卡的人走到这里来,停在这里。只要站在那里,如果可以的话。形成一队。所有在这片区拿到祷告卡的人,转过去,绕到后面,在这边排到他们后面的队列中。所有在另一片区的转过去,从那个方向走到墙边,当他们下来时跟在这队的后面。所有在阳台上的跟在这队后面。所有拿到祷告卡要接受代祷、下定了决心的,你的裁决已经做出了,已经到达了,请走到墙边,形成一个队列,跟在这后面上来。
75

呐,圣经怎么说?让我再读一遍。奇怪,刚好打开了这个地方。我相信主想要我们再读一遍,瞧。“后来,耶稣向十一个门徒显现。”今天下午,他也向我们同样做了。他在这里。多少人相信基督和圣灵,基督的灵就是圣灵?[原注:会众说:“阿们!”]当然是。

没有三或四位神;只有一位神。神有三个属性;父、子、圣灵,但他们不是三位神。那是异教。瞧,只有一位神。那些是属性。父神在旷野,作为火柱。好的。神子,父神创造了那身体也就是神子,并住在子里面。瞧?“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你们相信这个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如果你是个基督徒,你就相信。“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瞧,耶稣说:“我从神出来,又要归到神那里去。”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后,他升上天了。
76

大数的扫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一道大光,火柱,出现在他面前。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火柱做了什么?使扫罗瞎眼了。扫罗起来,他说……呐,记住,他是希伯来人。他知道那是什么,不然他不会说“主啊”。“主啊,你是谁?”他知道他的百姓跟随那道光,那火柱。火柱领他们从埃及出来。“主啊,我所逼迫的你是谁呢?”

主说:“我就是耶稣。是的,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那天晚上,是他以火柱进入监牢,把彼得领出来。
瞧,如果那同样的灵回来,如果他是光,他岂不会有过去一样的属性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瞧,这火柱是什么呢?呐,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众人了,我的见证已经证明了是真的。圣经见证了它。
科学世界见证了它。乔治·莱西说:“伯兰罕先生,我自己经常说那是心理学,但是,”他说:“我把它放在紫外线和各种红外线以及我所能找到的各种东西底下,光照在了镜头上,这镜头拍不到心理学。”
77

不管我是活着或是死了,它是真的。教会知道它是真的;科学知道它是真的。那你们怎么样呢?记住,那不是我;那是主,不是我。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你们中的一个。那是主。他必须得到某个人。没有人配,但必须有人去做这事。记住,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知道你的主就在这里,并且你能把真理告诉你的弟兄,那是一件荣耀的工作。但当他们不相信时,那就难了,我们都必须面对这个。记住。

呐,你们会众,你们现在都排好队了吗?看起来他们排好了。呐,如果阳台上还有人,请跟在这队的后面上来。
78

呐,记住,这些人是你们的牧师等等,是相信神的属神的人。你们是信徒吗?你站在这里见证你相信这《马可福音》16章是真的吗?[原注:传道人说:“阿们!”]好的。

呐,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现在我们要为你们祷告,你们存敬畏的心安静站着。当你经过这里时,就像你是经过……
你已经承认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然后,你去水池受洗,或是去小溪、河里,不管是哪里。当你受洗了,传道人所能做的就这些。传道;你相信;受洗,叫你的罪得赦,起来有新生的样式。从那以后,你举止的方式,证明你是不是真的接受了基督。
79

呐,如果你相信神的医治,接受了他作你的医治者,我们站在这里为病人按手。那队列结束起,你余下的一生,你的举止方式就是判断,而不管你说什么。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要肯定你痊愈了,就像你仍是基督徒一样。此后你要做多久的基督徒?只要你相信。只要你相信,你就得医治了。

注意,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80

面对这个,我的心触及了大约三十五年前的裁决。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藉着相信他,他今天下午在这里证实了自己,绝无错谬的证据,一个神迹。任何不可解释的事都是个神迹;表明他每次都这样做。

你说:“为什么你不……”
你知道吗?一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说:“我虚弱了。”多少人知道这个?“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呐,他是神的儿子。何况我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呢?瞧?
但主应许了他要这样做。那是他的应许。他不是非做不可,但他应许了他要这样做。
81

所有在队列中的人,你们都相信吗,相信吗?你的头脑触及了那个裁决吗?现在,它在你身上了。你的头脑触及了那个裁决,你相信耶稣基督说了这些话。如果你相信,你就在祷告队列中举手。所有在祷告队列中的,在这个基础上接受你的医治,即你相信你的牧师和我们所有人,我们是在侍奉永生的真神。你今天下午看见了他的那个证人,证实了他跟我们同在这里,是那位使道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你信,请举手。它必须发生,必须发生!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持守那个,它就必须发生。如同雨降下来;如同摩西领他们出埃及;如同没有地上的父亲,童女就生出一个孩子;如果你不疑惑,它也将是同样的事。

82

罗伊,过来这里,领大家唱“只要相信”。就一会儿,直到我们祷告。传道人,让我们低头;各处的会众也低头。

我们的天父,此刻的压力……主啊,我们想知道,多少人真正相信。种子已经撒下了。道必须读出来。基督,圣灵,已经在我们面前显现并显明了在这光中的生命,他是世上的光,他是现在的光。他是伟大的永恒之光,今天下午他已经在我们面前显现,行了他说他要在这个世代行的事。道完全说出来了。道完全被证实了。会众,如果他们全心完全相信它。父啊,我们正在为他们祷告,除去所有的不信……
83

愿那在今天下午作证控告你的人,不信、怀疑、没耐心老先生,愿他今天从我们中间被赶出去。愿他进入外面的黑暗里。愿他离开这建筑;愿伟大的辩方证人即圣灵在他们经过时能激活一切的道。愿他们从这里出去,他们的头脑已经过了裁决,他们正在经过。

呐,求圣灵向他们激活那道,当最后的申请借着为病人按手而成就时,这工作就完成了。主啊,求你应允。我认领他们每个人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
84

接下来要做的是按手。就像洗礼仪式,你跟主同埋葬,起来,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瞧?你可能不觉得像,但你相信。只要继续持守它;最后,过一段时间,你发现你得到了新生。在这里也是一样的。那是一粒已经撒下去的种子。我们现在藉着按手撒种,我们藉此在做什么呢?认同。就像在旧约,他们按手在祭物身上,认同;我们藉着信心按手在基督身上,跟他认同。今天我们按手在病人身上,跟这道认同,瞧?我们现在相信,主必使你们痊愈。

85

现在,博德斯弟兄要轻轻地唱歌,风琴师、钢琴师等人弹“只要相信”。“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

想象一下,耶稣从那座山上下来。门徒已经在一个癫痫病例上失败了,几天前,耶稣才赐给他们权柄赶鬼。不是他们没有权柄,但主说:“之所以这样,是因你们的不信。”瞧?但当鬼来到耶稣跟前,他知道他撞到了信心。
现在你们全心相信,我们轻轻地唱“只要相信”。博德斯弟兄。
[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传道人给那些经过祷告队列的人按手,会众祷告,轻轻地唱“只要相信”。磁带空白。]
……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所有唱的人,现在让我们这样来唱。
现在我信,(你信吗?让我们举手!)现在我信。
神啊!主啊,奉耶稣的名,医治这些手帕所代表的那些人。为了你的荣耀,主啊,求你应允。
……我信,现在我信,现在我信;
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信。
86

你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吗?我们遵循了耶稣基督的命令。现在你仍然同意你的裁决吗?“我得医治了。我不可能不痊愈,因为神做了这应许。用我不死的嘴唇,我嘴唇上最后的话:’我相信我得医治了。’”[原注:会众说:“阿们!”]你那样相信吗?我相信。神祝福你们,我的弟兄姐妹。

现在让我们起立一会儿。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我希望很快。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他现在就在我们面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至再相会!
让我们低头,我们来哼这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愿主同在”。]再相会!
神啊,让你的道成为一盏灯。我们所看见、所听见和所读的,愿它指引我们到你脚前。愿我们继续呆在这里相信你的道,和你所应许的一切。主啊,求你应允。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至再相会!
现在让我们低头,请我们最可爱的弟兄约翰逊弟兄来做解散聚会的祷告。神祝福你,约翰逊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