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04 耶和华以勒(三)

1

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他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创22:14]
我们的天父,我们为今晚有这样的荣幸奉主耶稣的名聚集在一起,在他复活的圣灵里敬拜他而感谢神。我们多么感激你,因为藉着你在我们中间的道和你的复活确认了你自己,并已经为我们成就了这些事。主啊,我们的盼望建在极高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事奉的神不是一位历史上的神,而是现在时态的神,是已经从死里复活的那一位;也证明了他就是跟摩西同在,跟亚伯拉罕同在,跟所有使徒同在的神;仍然是同一位神。我们同埃迪·佩罗尼特一起,因他说:“我的盼望只建立在耶稣的宝血和公义上。”所以,我们为所得到的这伟大的安慰和慰籍而感谢你。
父啊,今晚,如果我们当中有人还没有这伟大的盼望,愿现在就是时候了,愿那伟大的永恒真理启示给他们。父啊,愿他们知道自己活在地上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工作,当然,那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主要的原因是要成为神的儿子或女儿。愿这原因今晚被成就。主,求你应允。
当我们围绕着你的道交通时,求你祝福我们;你的道就是真理。愿伟大的圣灵拿起神的道,按照我们的需要把它分给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谢谢你们,今晚有这机会再次回来,带着这荣耀的福音,再次来到你们这些好的会众面前。我们已经通知了,呐,明天早上的主日学,这些联合协作的牧师将会在这里举行一场联合的主日学。我想那真是太好了。他们中的很多人从他们的教堂搬来椅子,带来这里给人坐,为人们做这样一件事,实在是一件忠心的美事。

我们为神赐给我们的好天气而感谢他。他们一直预报说我们会有暴风雨等等,但神叫暴风雨退了回去,使我们没有一点麻烦。我们为此而感谢神。
呐,今晚是给……我们已经举行了几场常规的传福音聚会。如果有陌生人在我们这里,我们没有非常强调让罪人归向基督。上周四晚上,我拿了一个主题,还没有讲完它。我们只是在讲亚伯拉罕,还没讲到耶和华以勒这个主题。所以,我们今晚尽量把它讲完。我们相信主愿意救赎每一个未得救的人,今晚,充满每一个还没有被圣灵充满的人。
当我们在这里时,要很仔细地想想这点。当我们讲的时候,要打开你的心,好让圣灵能对着你的内心说话。我们在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瞧?要好好思想这点。你以前的生活是什么呢?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是神……你是否已经到了一种地步,把神将你放在这里的所有目的都显明了出来呢?如果不是,朋友,那么今晚就让我们解决它。
有一些从我教会来的朋友也跟我过来这里了。我知道,其中有一个是理事,还有两三个弟兄。今晚,我刚认识了坐在这里的一个新家庭,就是从这里某处来的帕默弟兄一家,他们开了几百英里的车去听每个星期天我在印第安纳州的讲道。韦尔奇·埃文斯先生和他家人也在这里的某处,我不知道具体在哪。今天,我差不多一整天都在查考,我能听到他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我知道他们就在附近。
3

呐,明天,明天两点。[原注:有人说:“两点。”]明天两点,明天下午的整堂聚会全都让给病人,要为病人祷告。呐,很多人把它当作是医治聚会。但准确地说,我们并不想这么看。因为,让我们称它是信心聚会吧。所以,如果我们的信心能达到那个点,神也在我们中间得以确认,知道我们心中的一切,并对我们证实出来,看,他是活着的,藉着经文来确认。

你注意到他如何藉着他永活的同在来支持他的道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瞧?呐,这表明你用不着把我们竭力在说的事情当作是某种神话的东西。这本圣经所应许的事都是真理,瞧?呐,每个字都是真实的。
呐,我可能没有足够的信心使圣经中的每个字都应验,但我肯定不会挡住任何有那信心之人的路。以诺有足够的信心,一天,跟神同行了一个下午,一直不停地走,不见死就上天家了。呐,我认为教会必须达到那样的地步,拥有被提的信心。现在,我也许没有那样的信心,但我肯定不会挡住那有这信心之人的路。
所以,我们相信,神必赐给我们大的信心,明天,当他们过来接受祷告后,愿这会堂里不留下任何一个软弱的人。我们相信这点。呐,只要我们信!呐,这样的事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4

我曾见过两万五千人,呐,想想,不是两千五百人,而是两万五千人,只一次的祷告就发生了重大的医治,那是在南非的德班。我不知道,他们装了多少辆大货车。两辆货车就能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装进去;那些有六个或八个轮子的英式大货车像那样载着所装的东西,一辆接一辆地开过去;有拐杖和轮椅,就是他们称之为轮椅的东西,是用来运送病人的东西,人们抬着病人穿过丛林,可能有狮子追赶他们,他们就让病人攀爬到树上;然后赶来参加聚会。后来就看到……台上有个男孩。

第一个到台上来的是个妇女。她有个回教的标记,额头正中有个红点。我问她会不会说英语,她说:“会一点。”
我说:“我看到你是个回教徒,回教徒。”
她说:“是的。”
我说:“你干吗来找我这个基督徒呢?为什么不去找你的祭司呢?”
她说:“我相信你能帮助我。”
我说:“瞧,我不能帮助你,除非你相信耶稣基督。”
她说:“瞧,我看过几堂聚会。”
只在那里三天,后来那地方,我们就有了将近二十万人坐在那里。因为他们还有部落间的械斗,所以就用栅栏隔开了。
我说:“好,现在你必须相信耶稣基督;”我说:“你读过新约吗?”
她说:“读过。”
我说:“我刚讲的信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你是怎么想的?”
她说:“我相信这信息。”
我说:“那么,如果主耶稣今天是活着的,他就已经医治了你。当他受了刑罚,你就已经得保障了;但他要你有信心。如果他在这里,他就知道你是谁,就知道你做过什么,他知道你的一切。你信这点吗?”
她说:“我信,先生。”
我说:“如果他启示了这些,那么,你相信他就是神的儿子,从死里复活,现在也还一直活着吗?你信他的圣灵在我里面,也在这里的其他基督徒里面吗?”
她说:“我信。”
我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你丈夫是个矮小魁梧的男人,他留着一撮黑胡子。两周前,你去看过医生。这是你的名字。”我写不出来,也读不出来,只能拼出来。那是个回教徒的名字。
她说:“没错。”
我说:“那时,你丈夫在大厅里等。他穿着灰西装,戴着棕褐色帽子。”我说:“医生是个有点瘦高的男人,戴一副贝壳镜框的大眼镜。他给你做了妇科检查,发现你的卵巢里有个囊肿。”
她说:“那是事实。”
我说:“你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吗?”
她说:“愿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
5

接下去是一个对眼的小男孩。

他们只能让传教士们下去,从每个部落里抽出一两个人。你根本挡不住他们。所以,他们派了成百上千的民兵想要挡住他们,但他们也挡不住。
然后,这个对眼的小男孩,人们把他放在台上,距离大概有那么远。
台上摆着那些巨大的马蹄莲,你们这里的姐妹,肯定喜欢那些花!有些马蹄莲有十八英寸宽,黄的白的,真美。它们摆在那里,都是野生的;四周摆满了花束。
我正在说话;他们把小男孩放在了台上,传教士把他放在了上面。那小家伙是对眼的,他刚吃过饭。
6

有时候,他们的饮食很奇怪。他们拿一根羽毛管,把母牛的静脉管拉出来,放进一个他们叫做桶的容器里。那是一个小袋子,缝在一起的皮袋子,然后,让血,热血流进皮袋里。然后挤点牛奶进去,搅拌一下,就做成了一袋美味的棒棒糖。

你肯定不想吃那东西,是吗,亲爱的?是的。
但是,那就是他刚吃过的东西。他的小眼睛是对眼。我说:“现在,每个人都能看到,也知道这孩子的毛病是什么;他的眼是对眼。如果我能帮助这孩子,我肯定会帮的。但我帮不了,其他人也帮不了。”我说:“如果医生帮得了,瞧,如果他帮得了,但却不帮,那他肯定是个非常没有医德的医生。”我说:“我想这时候,他们肯定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我说:“但现在,主能显示给我关于这孩子的事。然后,圣灵说’这孩子的父母都很瘦。’”她是个祖鲁族人,他们通常都很魁梧。我说:“他们在这,现在就坐在这里;他们的名字叫什么什么。”然后,我说:“这孩子生来就是对眼的,因为他母亲……他们来自一个……他们相信基督教,因为在那个小茅草屋里,有一张基督的画像,就挂在墙的右边。”
我说:“这孩子,当他母亲把孩子抱给父亲看时,就是对眼的。”他的父母站起来,证实那是对的。我回头看到这个小男孩,他眼睛像我的一样直了。
所以,我说:“呐,你看,是主。”我说:“我还在离这孩子十英尺以外的地方,他就得了医治。”
然后他就下去了。接着我就叫下一个了。
7

之后,我听到一阵骚乱。博斯沃思博士和厄恩·巴克斯特博士,我的经纪人,他们在跟别人争吵,引起了一阵骚乱。这人想要到台上来,竭力要上来。那里有几个医生,几个内科医生坐在那里。所以,这个内科医生,他说,他正在说话。他说:“我想跟他谈谈这孩子的事。”

我转过身,说:“到底怎么啦,医生?”
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医生?”
我说:“你是个医生,你是在英格兰长大的;你是个英国医生。”并说出他在哪里受的教育。
他说:“现在,伯兰罕先生,我能明白读心术能读出我的思想。”
我说:“我不是在读你的思想,医生。”
他说:“但我不能明白的是……我相信有神,我知道若没有神百合花就不能活,因为花里面有生命。”他又说:“但神是可触摸的吗?我把那个孩子放在台上,我检查过他,在那里,他的眼曾是对眼的,但现在这孩子的眼睛是直视的。是什么医好它的,伯兰罕先生?”
我说:“耶稣基督。”
他说,他又说:“瞧,你看,”他说:“我相信神。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个传道人;你对那孩子施行了催眠吗?”
我说:“先生,难道英国医疗协会给你执照去使用药物,然而你却连这个跟催眠术都分不清楚?如果催眠术能让孩子的眼睛变直,你就该去用催眠术了。”瞧?
他说:“那么,告诉我是什么医好它的?”
我说:“耶稣基督。”
他说:“看,我相信,我说过神在那百合花里。”
8

博斯沃思先生说:“呐,你会在这里引起一场混乱。”因为他们那里有种族隔离,你知道。

所以我说:“你会……”还有部落间的械斗,我说:“你现在会引起一场混乱,不要那么做。你为那孩子花了太多时间了。”
我说:“这是你该做的,那孩子就站在那里;是你把他放在台上的。是孩子自己的信心,他母亲的信心,藉着说出的话,医好了那孩子。在那里,他的眼是对眼的,他从未摸过我,也不在我边上,或别的。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孩子,回头朝会众看去,就看到了异象,说出了那是什么,再回头一看,孩子的眼就变直了。”
那医生走上来,走到那个网状的大麦克风底下。他说:“我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瞧?
当我快离开德班时,他跳过了栅栏,那里有很多人,大概有一两万人在那里,他说:“再见。”正要离开……不是在德班,对不起,是在约翰内斯堡。他跳过来,抱住我的腰这里,告诉我他放弃了在城里的职业,转向了宣教工场,成了一位医生传教士,向人传道。当他对我说话时,就在他对我说话时,他开始讲起另一种方言。那是真的,一个内科医生,英国国教徒。
9

接着上来的是个小男孩,或小伙子;我没时间讲太详细了。他是这样的,他必须像这样用手和脚走路。他们在他脖子上绕了一条链子,像狗一样。

我说:“哦,你,这可怜的人。若有人能帮助他,却不去做,他必定是个内心残忍的人。”
我说:“当然,呐,我也不能医治他,谁都知道这点。我不能医治他;我只能说愿神指示我所发生的事,或是什么导致了,或别的。因为医治的代价已经付了。”
我要你们这里生病的人认识到这点:医治的代价已经付了。你们早已得医治了,只是缺少信心。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现在,你只要相信。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小伙子,我说:“带他上这里来。”
人们用一条链子牵着他。他想,呐,有时候,部落的人想给游客用小丑来表演。他们就跳一些舞,你知道,跳一些部落的舞蹈,从游客身上讨点铜板。他以为我要他跳个舞,那孩子头脑也不太正常。是的,在那混杂的人群中,我不能这样说,因为他们没穿衣服,你知道。女人男人等,都是赤身的。所以,他们只是披一块破布什么的。但他是用手脚走路,真是太恐怖了。所以,我……他们那样用链子锁住他,带他上来;用链子绕在他脖子上,牵着他。他想要说,就像这样“啊吧吧吧。”我尽力要让他明白我不是要那个。我……
“祖鲁族译员,”我说:“现在请说这些话:告诉他安静站着,只要信。”
他像那样抬头看着我。我说:“呐,这孩子是……他很小的时候就这样了;”我说:“他真的是……他现在所想的事;那是他的兄弟。他的兄弟曾经骑了一只要么是黄狗,要么是山羊;他摔下来了。”我又说:“他把自己摔残疾了,他靠两条拐杖走路。”我说:“呐,我看到这年轻人得医治了,他丢掉了他的拐杖。”
10

大概那个时候,花了二十分钟才让他们平静下来。那孩子坐在下面这条路约有三个街区远的地方。他过来了,手中举起了拐杖,用劲地跑过来。那个祖鲁族译员一说完,他在那里就得了医治。有十五个不同的翻译站在那里。你说一个字,必须等到所有的翻译说完。他过来了,像这样把拐杖举过头顶,他得了医治。

然后,我到处看;然后又注意到,我看着他,我看到他站起来了;那是异象。没有什么能阻止那异象,没有。它已经成就了,看,只要等候那句话。
呐,你看,下周一我就五十五岁了,是我的生日。从小孩子起,我就看见异象。我从未看到过有一个落空的;我想问任何人,有谁见过所说的异象有哪个落空的吗?不可能落空,那是神。
所以,后来我看见了,我就想:“现在,我有机会来叫祭坛呼召了。我看见他站起来,我知道他会得医治,因为,你看,已经显明出来了。必须是那样的,那是异象所说的,的确就是那样的。
11

多少人知道这些事是真的?这是为了让新来的人明白。[原注:会众说:“阿们!”]这是真的。从未有一次落空过,神总是使它正确。

我想:“现在是做祭坛呼召的时候了;”我说:“呐,这里的这个男孩,我们不能医治他。但如果神的大能显给我看一个异象,那他现在就会得医治。如果他没有得医治,我就是一个假先知;但如果他得了医治,你们下面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我估计,下面大概有一万个回教徒。
在那之前的几天,我跟一个知识分子交谈。他说:“这真是蒙福的战利品!你知道,他们来自古老的玛代波斯族人,他们不改变,也不更改。你无法改变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他们坐在那里。其中一个回教妇女刚刚接受了基督,这点影响了他们。圣雄甘地的子孙也在那里。
所以,那个男孩在那里。我说:“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瞧,他还想要继续,“咯-咯-咯,”就像这样。我走过去,把链子拿在手里。我说:“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呐,圣经在这里。如果你们都知道过去几个晚上所发生的事,在这点上,我不敢说任何可能是错误的话。
那里,那个男孩像那样受痛苦,行走,后背都往下凹下去,像一匹后背凹下去的马。他的手和脚因为走路,手跟脚一样结满了老茧。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用脚站起来,眼泪滴落在他黝黑的肚皮上,像那样流下来。他不仅得了医治,头脑也正常了,瞧?
我说:“现在对你们所有想要信的人,当我祷告时,愿他来相信。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我说:“想要接受基督作救主的?”看下去就像海洋一样。他们登记了三万个纯粹的,连左右手都分不清的土著,归向了基督。
12

我记得不久前在基瓦尼讲道,后来,我想起那个按立我进入宣教浸信教会的人,他总是取笑我。我说:“什么是浸信……看,你们称为狂热的东西,它在一个小时内为基督赢得的灵魂比浸信教会花几万美元差派宣教士到那里去所赢得的还要多。”

我们看到他们怎么做的呢?在那里,他们像这样给那些基督徒挂个标志,然而他们手上却还拿着个偶像。“如果阿摩亚……”阿摩亚的意思是“一种看不见的力”,比如像风。“如果那个失败了,这个却不会。”那就是它的力量。在那里,我看到了三万个纯粹的土著把他们的生命交给了基督。
他们去到那里的各个部落中,赢得其他的朋友归向了基督。我为全群的人做了一个祷告。过后四个小时,西德尼·史密斯,德班市市长,西德尼·史密斯,南非德班市市长,打电话给我。在那之前的一个晚上,有个妇人死了,我被叫去祷告。她在聚会中就活了,她是西德尼·史密斯的亲戚,所以,他后来极其的兴奋。
就在那时,他说:“你走到窗边看一下,人都从街上走来。”那些大货车开了过来,全都装得满满的。那些曾躺在这些褥子和担架上的土著,那天早上跟在车后面,举着手,边走边哭,用他们的土著话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能。”他们之间不再打仗了,一排接一排地走下来。卡车像那样开着,警察护送,人力车都得靠边儿。只要相信。
13

呐,如果那些分不清左右手的土著都能接受的话,那我们又如何呢?瞧?你知道为什么吗?他们从未被各种错误教义所误导,瞧?

我们什么人都有,某某博士说:“那是狂热的东西;”另一个说:“那是读心术;”这个说:“那什么也不是;”那个说:“那是魔鬼。”你不知道要相信什么,这就是很难的原因。最难举办医治聚会的地方就是美国,没错。
他们在那里,他们什么也不懂,他们什么也没听过,你告诉他们。他们像孩子一样,他们接受并相信了,就离开了。
现在愿主帮助我们。呐,再来祷告一次。有一件事就是,我们不可能祷告太多。圣经说:“我愿男人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
主啊,请接纳我们,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进入这里与你的团契中,围绕你的道团契,因为你就是道。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你对人们的心说话,阿们!
14

昨晚,我们停在亚伯拉罕……我们从他开始讲,讲到《创世记》22章,他在那里献上自己独生的儿子,这是神赐下他儿子的预表。我们从前面开始,返回前面再来看他的一生,我们还没有离开这点。昨晚我们停在了16章或17章,我相信我们是停在了15章。今晚,我们尽量把它讲完,因为我得到了一个信息,若主愿意,就用在明天下午要讲的神的医治上。呐,邀请每个牧师来,请带你的会众来这里,和他们站在一起祷告。

15

呐,我们晓得,有时候耶稣行一些事,他有时候行一些事……你说:“为什么他允许这些事呢,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他允许这些事这样呢?”有时候,事情这样,是要试验你的信心,有许多次。他行一些奇怪的事;为什么他不直接走出去,说“我是这个,我是那个”呢?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这样做,瞧?他那样做,是要试验你的信心。

你看,祭司们以为,或许他会下来对大祭司该亚法说话。但他是怎么降生的呢?降生在马槽里,完全被他自己的子民和那个时代的宗派所弃绝。
16

呐,我们看到有一次,耶稣说话,就像……注意我在这里要引述的一个小例子。有一大群人围在耶稣身边,看起来好像人太多了。注意他所说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6:53]

呐,你会怎么想呢?若有内科医生或哪个有知识的人听到一个背着私生子的坏名声的人(他对那时代的人来说更像是个叛逆者),站起来做出那样的引述,他们会怎么想呢?“你们若不吃我的肉,不喝我的血;”瞧,他们会说:“那人是个吃人肉的;瞧,要喝人的血,吃他的肉?你们会众,要远离这种疯子。”耶稣从未解释,他从未解释,他不需要解释,没错。他只想看看他们拥有什么样的信心,瞧?
17

你,如果你信,你就会信,不在乎谁说什么。如果今晚我为五千个人祷告,五千个人今晚或明早都死了,我仍然为病人祷告,瞧?神说的才算数,不是人说的,瞧?神,他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哦,那群人,那群有知识的人,瞧,他们说:“远离那个人,他疯了;他是个野人。瞧,他是个吃人肉的,吃那个人的身体。”呐,他从未解释。
18

呐,他有七十个受差派的传道人跟着他。他认为有太多人跟着他了,于是人群就离开了他。所以,他让一群受差派的传道人坐在那里,他差他们七十个人出去。他说:“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天上他原来所在之处,会怎么说呢?”[约6:62]呐,他从未解释这点。

那些传道人说:“这人升到天上他原来所在之处?嗯,我们认识他,我们认识他母亲;我们到过他出生的马棚;我们见过他摇过的摇篮;我们跟他一起钓过鱼;我们跟他一起躺在岸边。而这位人子要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他是从伯利恒来的,这人要上到哪里呢?这对我们太过分了。”他们就离开了他。
他从未解释,从来没有,他不需要解释什么事。神不需要解释任何事,他是神;他只是去做,因为他应许过了。他不做解释。
后来,只剩下十二个门徒,他转过来看着他们,说:“我拣选了你们十二个门徒,但你们中间有一个是魔鬼。”他说:“你们也要去吗?”
然后,彼得说了那些伟大的话:“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因为我们确信你有永生之道。”他们已经看见它那么清楚地印证了。不管祭司说什么,别的人说什么,他们当时就知道,他有永生之道。彼得说:“你有永生之道。”
19

呐,我们注意到,不管别人做什么,他们怎么离开,那些门徒都是预定的;他们被预定得永生。他们不能解释它,他们跟其他人一样不能解释它,但他们里面有某样东西。那个在天堂的代表,是神在创世以前放在他们里面的一个思想,已经彰显在这里了。他们与神连在一起,也确信那是神的应许得到了印证。没有任何东西能在他们身上改变它;那是真实、原本的基督信仰。

20

今天,人们所处的样子就像那日子门徒在海上的样子一样。一天晚上,起了暴风雨,什么也没有了;他们得救的一切希望都没了。然后,他们看见耶稣从水面上走来。呐,他们的船浸满了水,帆破了,摇橹掉了。他们彼此拉着,叫喊着。他们朝那边看,就看见他从水面上走来,便怕他:他们唯一的希望。那唯一能救他们的,他们却怕他。这岂不是今天的真实写照吗?他们以为那看起来像鬼怪。你知道,他说……他们怕他是个鬼怪,就喊叫起来。那看上去也像,像灵的东西。

今天也是同样的事。但只要你做得像他们一样,他们一喊叫,就听到那声音传来:“不要怕,是我;不要怕,你们放心。”只要你留心看应许给今日的这道,你就会听到同样的声音藉着这道说话:“是我,我应许在末世要做这事;不要怕,不要害怕。要信靠我—神的儿子(他就是),现在要信。”
21

昨晚我们停在了这里,亚伯拉罕在以罗欣面前;我们讲到他历经了各个应许。呐,在儿子到来前的最后一个应许,我们看到一个人出现,穿着像人,吃饭像人,谈话像人;亚伯拉罕仰望他,称他是以罗欣:以罗欣。两个人下所多玛去传道,我们把那个场景比作今天。你们都记得这个故事,我们停在了这里。完全是一模一样的事;正如耶稣预言的,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将来也必怎样,今晚同样的事落在了同样的位置上。

22

今天我坐在那里,我正在纳闷,我对所有这些事感到纳闷。他们听见那里又发生了一场地震,他们就说……再次震动了列国。我想:“这是什么呢?你知道,它发生在耶稣受难日。你知道,一千九百年前的受难日,教会弃绝了耶稣基督,一场地震就震动了全世界。在老底嘉时代,他们再次弃绝了他,正如圣经说他们要做的:把他赶到外面。”

基督教协进会的普世运动正是他们在做的事。他们正在放弃一切的福音教导等东西。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瞧,你做不到。那对真实的基督徒行不通,他们永远不会接受它,不会的,先生。重生的基督徒永远不会走入那样的陷阱;那就像把鸭子赶进笼子一样。他们知道自己正走向屠宰场,你不可能把它赶进去的。所以,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必会远离那东西。
23

呐,亚伯拉罕站在那里,与一个人说话,这人背对着撒拉所在的帐棚。亚伯兰,亚伯拉罕的名字一、两天前还叫亚伯兰,还有撒莱,现在是撒拉和亚伯拉罕了。神称亚伯拉罕,是用亚伯拉罕作为父亲和祭司的名义:“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公主)在哪里?”

他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他说:“我必照着应许,明年这时候回到你这里。”换句话说,是另一个月。“我要照着我所应许的回到你这里。”等候这个应许的儿子已经等了二十五年,他仰望神的道,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得坚固,将赞美归给神[罗4:20]。现在注意这个。
24

然后,撒拉在帐棚里,如果我们用街头语来表达,她用袖子捂住嘴笑,说:“我,一个九十岁的老妇人,岂能跟我主我丈夫有这喜事呢?”亚伯拉罕一百岁了,许多年前他们已经没有行过夫妻的房事了。

这人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心里说这些话,怀疑这个呢?”瞧?就是这样,亚伯拉罕认出了是谁在跟他说话;那是以罗欣,绝对没错。他的迹象证实了他所声称的。
他说:“我必回到你这里。”为什么他说“我”呢?他怎么叫他亚伯拉罕呢?因为他就是那位曾在象征中赐给他名字的(不是以人形出现),显明了的确要发生的事,赐给他被印证的权柄,所应许的道,显明与亚伯拉罕说话的这人就是神,以罗欣。
25

呐,我们在《希伯来书》4章12节看到(正如我前几个晚上两次引用过的),圣经说,神的道能辨明人心里的意念,心里的秘密。当耶稣看着会众,能辨别他们的意念,说出那妇人有几个丈夫;说出拿但业曾在哪里,那是一个印证,表明他是那位弥赛亚,神,以马内利,因为他是道。

众先知也是这样,众先知被当作是神;你明白这点。耶稣亲自这么说的,他说:“你们称那些承受神道的人,你们称他们是神,怎么能定我的罪呢?我说我是神的儿子,你们怎能定我的罪呢?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约10:34-38]他是神给那个时代的被印证的道。
26

呐,如果他带着摩西的迹象来,是行不通的;如果摩西带着挪亚的迹象来,那也不是预言给那时代的。所有这些神职人员、神学家、高级神学院、神学院、受教育的传道人,这些都不错;我们丝毫不反对它。但那不是这时代的信息,那是给这个阴沉的日子的。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神应许了这些事。我从神的道中反复读了,主说:“正如那时一样,现在也必一样。”我可以把它跟圣经里的每处经文连在一起,指给你看它是真理。

27

呐,当他说出撒拉在他背后所做的事后,他所说的得到了印证。呐,注意,他应许下个月撒拉要怀孕。他说:“照着生命的时间。”呐,注意,亚伯拉罕的路径是王室后裔的预表,你注意到亚伯拉罕吗?这应许是给他和他后裔的。那么,他的后裔首先是属肉身的后裔,然后才是王室的后裔,也就是基督。第一个后裔,是藉着性来的,以撒来到。但王室的后裔耶稣是不通过性来的。

28

呐,这血,看,我们靠着血得救。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9:22]。注意,耶稣不是犹太人,耶稣不是外邦人,耶稣是神;他不可能是犹太人或外邦人。你看,男性产生血色素,也就是血细胞,胚胎是在血细胞里。

我听说你们这里许多人,那天,我开车到各处,看到了你们农场主,你们有鸡。呐,母鸡可以生蛋,母鸟可以生蛋,但它如果没有跟配偶交配,蛋就孵不出来。尽管它会生蛋,因为蛋来自雌性;而血,生命在血里。
29

所以,耶稣的生命是创造的生命,不是从某个男人受孕来的。所以,卵子也不是马利亚的,因为如果卵子是马利亚的,像大多数五旬节派信徒和天主教徒所信的,卵子是马利亚的。呐,如果是马利亚的卵子,那就像人一样了。不,如果血细胞是神的,卵子也是神的。因为马利亚不可能产生那卵子。你知道,你明白我在说的。若没有一种感觉,她是不可能产生的。所以,若说有一种感觉,那你会使神在做什么呢?又是性了,瞧?所以卵子和血细胞都是神的,阿们!

要相信那个,你就会有信心往前走。我们不是靠犹太人的血或外邦人的血得救的。我们得救是靠神的血[徒20:28],是他自己,一个创造的血细胞。
30

正如我说的,拿这些老母鸟来看。春天来了。那天,我注意到它们是怎么衔着稻草飞上去筑巢的。呐,它可以飞上那里,筑一个巢,生满满的一窝蛋,坐在蛋上面孵蛋,而且对那些蛋如此忠诚,以至身体变得虚弱,甚至不能飞出巢去找东西吃。但如果它没有跟雄鸟交配,那些蛋就永远孵不出来;它们是没有受孕的,你知道这个。它们会烂在窝里。

31

我们的一些教会也是这样。我们有的只是满满的一窝臭蛋,他们没有亚伯拉罕的信心。该是清扫巢窝,重新开始的时候了。联系上,不是跟某个组织和神学院联系上,而是跟那个配偶—基督耶稣联系上,他使你里面那赐生命的灵得以孕育出来。他是那位能使你相信的。

把巢窝打扫干净,重新开始。你拍拍他们的后背,招他们进来,设立他们作执事,结婚四、五次,等等。我们到底走到哪里啦?送他们去神学院,将一些防腐剂注入他们里面,又把他们带回来。
那天,这里有一项估计,显示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五旬节派传道人不相信基督真的会第二次再来;百分之八十七否认童女生子,想想这点。我们的孩子在那边要面对什么呢?神将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再次赐给了我们。
32

亚伯拉罕;注意他出现时的那路径,他准确地预表了教会。亚伯拉罕所行的一切……我们观察了教会,要是我们有一两个礼拜在这里,我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指给你们看,教会也走了同样的路径。最后的迹象是神,应许的道,以人的肉身对他说话,是最后的应许;然后外邦世界,即所多玛和蛾摩拉,被毁灭。

呐,想一想。亚伯拉罕以前……神以各种象征、光、各种样式和迹象向亚伯拉罕显现;但神从未作为一个人临到他,并用可听见的声音说话,好像一个人从一个人当中出来一样。记住,这应许现在准备要应验了,所多玛要被焚烧了。最后的信息在传讲了,它传到了普通的教会中,哦不,是名义上的教会中。有一位现代的葛培理下去那里把他们拽出来。
33

有一个蒙拣选的教会,不是在所多玛,而是被召出来,分别出来的。他们有一位使者。注意,亚伯拉罕那群人得到了信息,呐,是什么信息?一直以来以象征、各种样式等对他说话的神出现了。现在,神就在这里以人的肉身彰显自己,辨别他身后的撒拉心里的意念。亚伯拉罕说:“那是以罗欣,那位满足一切的。”记住,过后不久,所多玛就被焚烧了。

34

想想这事,朋友们,教会可能正在得到它最后的迹象。看,你们叫喊,藉着路德有了称义;藉着卫斯理有了成圣;兴奋、叫喊、欢喜、说方言、翻方言、神的医治。但我们现在在哪儿啦?神在我们中间说话,藉着我们而被听见,就像他在那里所行的。

他应许要这样行,这才是关键;不是我们拼凑出来的东西。圣经这么说,耶稣说他会行这事,再次显明自己。注意,在这之后,亚伯拉罕马上为罗得恳求。神说,如果他能够找到十个义人,就不毁灭那城,但他根本找不到。两位使者下到那里,他们弃绝了使者。
35

就像葛培理在早餐会上,他在我们这城,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我参加了他的早餐会。他说:“我进到一座城里,”他说,他拿起圣经;他是圣经的伟大信徒。他说:“我进到一座城里,举行一场布道会;有三万人悔改信主或决志。”他说:“六个月后我回到那里,我找不到三十个。”他说:“保罗进到一座城里,使一个人悔改信主。一年后他回来,那信徒又带人悔改信主,一个带一个,最后,从那人带出了几百个悔改信主的人。”

他说:“呐,怎么回事?”他说:“你们这帮懒惰的传道人;”他说:“你们坐着,把脚翘在桌上,不出去探访那些人。”
36

呐,我是谁,一个像我这样没受过教育的人,要反驳伟大的传道人?但我想对他说一句话:“培理,哪个传道人去带保罗带领信主的那个人呢?”看,那是因为保罗带领他进深到一个地步,以至基督进入他里面,他就成了一团活的火,直烧到永活的神面前,不是某种知识的举动或加入教会,或在纸条上签个名,或许诺说你要上教会。要带他们得到圣灵的洗,然后他就会烧起来;他就会生产儿女。如果他不能生育,他怎么生产儿女呢?除非他自己有生命,他才能生产儿女。任何东西,它能再繁殖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藉着生命的细胞。这生命细胞就是在基督里的圣灵,也在信徒里面。

37

呐,我们注意到,神给亚伯拉罕最后的迹象其实就是神,这道。记住,神,这应许之道,一直以来都对他应许了,以人的肉身对他说话:一个人,站在那里对他说话,辨别撒拉心里的意念,撒拉在他后面的帐棚里;那是最后的迹象。

现在注意,以前神用各种象征向他显现,比如用光、用火等等,向他显现。但现在注意了,我要你注意,有件事很快发生在这对老夫妻身上。希望你不要把我当成激进分子;如果你不信就算了。看,但我只想告诉你我认为发生了什么。
你们注意到吗?呐,撒拉要怎么得到这个孩子?呐,她快一百岁了,现在,有人说:“可是,那个时候不同。”圣经说,撒拉的生育断绝了;圣经说,他俩都年老体衰。
38

但神行在撒拉和亚伯拉罕身上,照着这样的方式,就像他应许要行在他们后裔身上的事一样。他已经行了;我能证实这点,跟亚伯拉罕所走的完全一样。

呐,看看现在他是什么样的一个境况。当这位神以人的肉身来跟他说话,向他显明自己时,很快地,呐,撒拉要怎么得到这个孩子?呐,亚伯拉罕早已跟她生活在一起,或许他是……经上说,他的身体如同已死,圣经说是这样的;他的身体现在已死,撒拉的生育也断绝了。但他心里不疑惑,仍然相信。
呐,你看,如果撒拉……我是对各种会众说话,请你们原谅,姐妹。你们就当是在听你的医生,我是你的弟兄。但现在注意了,撒拉九十岁,太老了,无法生育。心脏承受不了,你知道这点;另外,她的乳腺也枯竭了,他们那个时代还没有健康卫生的奶瓶,瞧?必须要有个奶妈。注意,那么神要怎么做呢?撒拉要怎么得到这个孩子呢?她的生育断绝了,她的身体死了,亚伯拉罕的身体也死了。
39

你知道神做了什么吗?他改变了他们,他将他们转变,又变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我可以证实这点;他使他们成为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将他们转变,又变年轻了。哦,何等美妙的一个应许!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好的,请等一下,坚持一下。这可能有点伤了律法派信徒,但我现在要你们看一下这个。呐,我们只是像教导主日学课程一样讲这点。神将他们转变,又变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大约二十岁。

40

亚伯拉罕;呐,你看,他老了,胡子垂下来,他的身体如同已死,手臂松弛无力。撒拉,肩上披着小围巾,戴着小帽子,拄着拐杖蹒跚行走的老奶奶。我可以看到,第二天,瞧,亚伯拉罕背上有个大驼峰,白发垂下来;撒拉说:“亚伯拉罕,亲爱的,瞧,你的胡子变黑了。”

“瞧,撒拉,你那对漂亮的眼睛如往常一样发光。你的脸颊变红润了。”第二天晚上,太阳下山之前,撒拉变成了年轻的女子,亚伯拉罕变成了年轻的男人。
41

你说:“胡说,伯兰罕弟兄。”哦,是的,又成年轻人了。一个美好的应许,预表了马上要来到的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记住,它是个应许吗?是的,我们要被改变。他们被改变,又成了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准确地显明了教会,即王室的后裔,要发生的事。你说:“那是个应许吗?”《帖撒罗尼迦前书》4:17,神的号要吹响,我们必要改变,在一刹那,眨眼之间,就一起被提上去。

为什么?她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必须被改变,才能接受儿子。我们这必死、败坏的身体必须被改变,才能接受儿子,因为我们要被提上去。我们的身体必须是一个与这不同的身体,因为我们要被提到空中与他相遇,阿们!没有矛盾,完全符合圣经,你瞧?他们被改变了。
如果我们要与主在空中相遇,我们不可能带着这种身体与他相遇,因我们属地的。但我们要接受一个身体(哈利路亚!),在被提中被提上去。
42

而且最美的,是这事已经在眼前了!我们看到所有迹象都到位了,现在不会太久了。某一天早晨,将有一个改变。

43

但记住,它只会临到那王室的后裔;耶稣的再来将是非常秘密的,其余的人对它一无所知。

你知道可能不会有太多的人吗?“挪亚的日子怎样,当时藉着水得救的只有八个,人子再来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26]“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7:14]
你说:“将会有几百万人在那里。”他们是历世历代所有得赎的人,肯定的。但那个被提地步,即我们现在所站之处;
44

有朝一日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们会说:“呐,你知道,我们现在进入了大灾难时期;我原以为教会要在大灾难之前被提。”

那是真理;不是教会,而是新妇。教会要经历大灾难时期,而不是新妇,是的,先生。她被赎了,她没有什么要被洁净的了,她已经洁净了。圣灵已经进入她里面洁净了她,除去了世上一切的污秽和油污。她相信那道,并成了道的一部分。若没有圣灵,什么也做不了。这是从教会里出来的新妇。那被称作妇人其余的儿女,要留下来经历大灾难时期。
45

你知道,有一次,《以赛亚书》,《玛拉基书》3章,《以赛亚书》40章,所有这些经文都预言到施洗约翰的到来,之后,约翰来了,准确而逐字逐句地应验了那些经文。甚至门徒到耶稣那里,说:“为什么文士(经文)说以利亚必须先来?”[太17:10-12]

耶稣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知道。他来了,人们对待他,跟经上说他们要作的一样,你们却不知道。”
呐,可能有朝一日,你们会说:“被提会怎样呢?”
它已经过去了,你们却不知道。“两个人在床上,取去一个,撇下一个。”[路17:34]你知道,不管怎样,地上每天都有好几百人消失,你知道。他们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想一想,这有多悲哀,人们会继续传道,而且还相信自己是得救的。
46

挪亚进了方舟,神的手就在他身后把门关上了。七天里,太阳升起落下,什么事也没发生。人们继续传道,继续取笑等等,却不知道他们唯一拥有的怜悯已经对他们关上了。想想,传道人仍然是受过教育的传道人,差派他们出去,继续做类似的事,教会继续运行,但完全没有怜悯了,什么也没有了,完全被剪除了;被提已经过去了。“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启22:11]经文这样说。已经来了,你们却不知道。

47

朋友们,今晚想想这点,注意在发生什么事。现在,除了神的道,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安慰你,瞧?没有别的盼望,你的国家,到处都没有。我们已经被虫蛀空了,你知道这点。共产主义已经蛀掉了这东西,它说过了,事情必然是那样的;他不会停止的,圣经说它必然会那样。所以你就是阻止不了,就是这样。要为被提做准备,那是唯一要做的事。

48

《帖撒罗尼迦书》,哦,《帖撒罗尼迦前书》4:17说,我们要像亚伯拉罕那样被改变,以一个不同的身体被提上去。呐,亚伯拉罕,他们衰老的身体必须被改变;我们的身体也必须被改变以应验那应许。我们必须被改变。

呐,你说:“这些衰老的身体?”我要……前不久我在这里的基瓦尼俱乐部讲道,一位医生随后走出来,他说:“伯兰罕先生,”他说:“我欣赏你所谈的,”但又说:“你知道,我不相信任何关于童女生子以及类似的事,关于有神的事,除非能被科学证明。”
我说:“瞧,你永远也不会信他,因为你无法从科学上来证明神,你必须凭信心相信他。”
他说:“可是,我不相信任何非科学的东西。”
我说:“你结过婚了?”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爱你妻子吗?”
他说:“我肯定爱。”
我说:“那么,从科学上指给我看爱是什么。我要买一些爱,你能否告诉我哪个药店有卖,我确实需要它。”我说,看,只是一件简单的事。
49

我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呐,这里,我们是从地上的尘土造的吗?”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我们通过吃地上所出的食物得到那些尘土,那是植物的生命等等。”你看,你只能靠着死去的东西活着,瞧?你要活下去,某个东西就得死去,你的身体才能活着。你若吃马铃薯,马铃薯就死了;你若吃牛肉,牛就死了;你若吃猪肉,猪就死了;你若吃青菜,青菜就死了,它是一种生命形式。你的自然生命只能靠着某种死去的物质活着,死去的物质。
呐,朋友,这岂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只能靠某个为你死去的东西永恒地活着;基督死了,是的,又复活了,证实了他的神性。
50

现在注意,我说:“医生,我若吃食物,每次我吃食物,它进到我身体里,就制造了血细胞。”

他说:“没错。”
“那么,每次我吃,我的生命更新了。”
他说:“没错,有了新的血细胞。”
51

我说:“那么,我想问你一件事。当我十六岁时,我吃玉米、豆子、马铃薯和肉,像我现在吃的一样。每次我吃,我变得越大,越强壮。后来,当我到了大约二十二岁时;每个人,不管你吃多少,吃得多好,你变得越老,越衰弱。呐,如果我从这个杯子倒水到这个杯子,我倒了一半满,倒了一半满后,我继续倒水,它就往下降,而不是往上升,用科学向我证明它是怎么回事。”

我吃同样的食物,每天更新我的生命,根据证明,科学证明了当我十六岁时,我吸收新的血细胞,同一种血,我的生命得到了更新,这是怎么回事?但为什么当我到了二十几岁,不管我吃多少,我都在走下坡,越来越老,越来越老,一直都在走下坡?不是像以前那样被充满,相反现在却让我越来越衰弱了。这是一种定命,事情就是这样。
52

但神拍了一张相片;当你二十几岁时,他给你拍了照。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干扰,就像坐在这里的这个残疾的小男孩,好像一根玉米秆开始往上长,有个东西压着它,使它长歪了。如果你能移开那个使它变歪的东西,玉米秆又会直起来。必定是这样,就是这样。

注意,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干扰它,你们就是个年轻的好女士,年轻的好男人;你和你丈夫站在一起,从开始就是当代的亚当和夏娃。神说:“就是这样。呐,死啊,你追赶他们。你可以开始得到他们,但在我召唤之前,你无法完全得到他们。”呐,它是什么?是一张底片。
53

哦,看,那正是神对撒拉和亚伯拉罕所做的;他抹掉了那衰老的年轮。衰老是死亡的迹象,天堂不会有死亡的迹象。看,所有死亡的记忆都将被除去,不再有衰老了。我们都将是年轻的,那张像是神在你年轻时画的。呐,神拍了照,把亚伯拉罕和撒拉再次变回到那个风华正茂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

54

现在,我要给你们看另一个证据;我觉得这点不太让人接受,我只是……你不用相信那个;瞧,让我问你,让我给你看一件事。让我给你看他们的确这样做了。

呐,注意。你看,神向他们显现时,他们是在地图上的哪个地方,靠近所多玛那里。此后,他们很快就旅行了将近三百英里,到了基拉耳。对一个老人和一个老妇人来说,那是相当长的一段路程。现在,看这个老人,胡子长长地垂下来,拄着杖。看这个老奶奶,你知道,她戴着一顶小帽子,慢吞吞地在他后面走,走的时候,一步才走四、五英寸长。
55

呐,问题是,他们下到基拉耳时,亚米比勒在那里。这位王正在寻找一位爱妃,他在那里已经有那些美貌的女子,非利士姑娘;可是,他一见到撒拉,就爱上了她,想要她作他的妻子,对不对?哈哈!

哦,弟兄,圣经就像一封情书;你必须从字里行间去读,明白它的意思。神说,他将这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太11:25]。
56

当我出外宣教时,我妻子给我写信。我爱她,她也爱我。她会说:“亲爱的比尔,今晚我刚把孩子们放在床上,今天我做了……”我明白她在读什么,她在写什么。但你看,我很爱她,就能从字里行间读出意思来;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不用告诉我,我知道,因为我能从字里行间读出意思来。

对神也是这样,我们查考经文,不是要从报纸的立场或神学的立场来做,而是爱慕他。安静下来,真正把他接受到你心里。圣灵必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5],然后去读圣经。你就会从字里行间里看出爱来。看,你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没有一个字是直接表白的。耶稣感谢父,因为他将那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
呐,别的人都不能像那样读懂我妻子的信,因为我用那种方式爱她,瞧?她也是用那种方式给我写信的。神也是用那种方式给你写信的,意思就在字里行间,要你去读它。
57

现在,撒拉在这里,肯定的,她下到那里。你能想象吗?一个老奶奶,你知道,还有非利士全国的所有漂亮姑娘,都在基拉耳。亚米比勒在那里,他是个英俊的年轻国王,要为自己找一个爱妃。所以,他四处观看,那些姑娘都很漂亮,等等。但他一见到这老奶奶走过来,你知道,她摇晃着,紧张,走了过来。他说:“这就是我一直在等候的那个,这就是她。”说:“哦。”

58

亚伯拉罕说:“我求你,撒拉,你要以恩典待我,你看上去太漂亮了。”哦,他说:“你下到那里时,就说我是你的哥哥,我就说你是我的妹妹,因为如果你不那样说,他们就会杀我,把你取去。”看,那时,人不能同时有两个妻子,瞧?所以我们……哦不,女人不能同时有两个丈夫。哪一天,我要传讲这方面的信息。说到古蛇的后裔已经引发很多争议了,到时你等着看这个信息出来会怎么样吧。

59

瞧,呐,记住。后来我们发现,亚米比勒一看到来了这么一个老奶奶,就爱上了她,并去娶她作了妻子。想想这点,看到神使他们变年轻了吗?肯定的,他必须这样做。

圣经这本情书是神写给我们的书,他将它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他隐藏了,他隐藏了他的到来;他向法利赛人隐藏了耶稣,他们都是圣经的学者。今天,我们也找不到像他们那样的人。但不管他们是多高深的学者,他们却没有认出他来。他被藏起来了,圣经说他被藏起来了。
60

你知道圣经说,这个时代的神职人员神也要这样向他们隐藏起来吗?“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提后3:2-6]

你说:“那是共产主义者。”
不,不是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瞧?没错。“那偷进人家,牢笼被各样私欲引诱的无知妇女的,正是这等人。”等等。
61

注意,呐,我们看到亚伯拉罕到了那里。亚米比勒走过来,说:“那是我一直在等候的人。”于是,他叫婢女带上撒拉,将她从那里带走,哦,可能把她打扮一番,使她看上去像某个王后。那天夜里,我要你注意这里:神对他先知的恩典。这可能会有点噎着你,但它是真理。不管它看上去像什么,你只要看圣经是怎么说的。

62

呐,你看,亚米比勒,他心想:“明天我就要娶这个美貌的希伯来姑娘;现在她就在宫里,我的婢女正在给她洒香水,把她的头发弄得漂亮,打扮一番。”呐,你能想象一个九十岁的老妇人像那样打扮,要嫁给一个年轻的国王吗?

所以,我们看到,她们给这个漂亮的希伯来姑娘打扮了一番。亚米比勒洗个澡,躺下来,祷告完,伸直双脚,躺下来,说:“哦,太好了。”
63

呐,你能想象亚伯拉罕行了一件那样的骗术吗?一个男人会对他的妻子说那样的话吗?说到懦夫,亚伯拉罕干了这事。看看他,干完了这事之后,他坐在外面。

注意,亚米比勒,那天夜间,主在梦里向他显现,说:“你如同一个死人哪,”说:“你夺走了别人的妻子。”
他说:“主啊,你知道我心中正直。”又说:“我……她告诉我那是她的哥哥,那人也告诉我那是他的妹妹。”
神说:“我知道你心中正直,那就是我不让你得罪我的原因,”瞧?“但是,她丈夫是我的先知。”你看,神对他先知的恩典,尽管他犯了错,瞧?神说:“他是我的先知。我不会听你的祷告,你去把他妻子归还给他,让他为你祷告。若不归还,你整个国家都要完蛋,每个妇女都不能生育。”
想想这点,这的确是神所说的。亚米比勒是个好人,惧怕神。是的,先生。
64

但你看到神的恩典所成就的事吗?他的先知坐在外面;他交出自己的妻子嫁给别人,甚至还在仰望得儿子的应许和类似的事;但神的恩典持守那道,不管事情是什么,没错。“她丈夫是我的先知,我不会听你的祷告。不管你多么公义,多么好,多么精明,除非他为你祷告,不然你就是一个死人。”

65

于是,他就去归还了撒拉。哦,然后,以撒就出现了。

呐,要结束了,现在快点,我要讲到一件事。以撒出现了,于是那应许就成就了。
呐,以撒出来后,一个小男孩,他到了十二岁左右,等等,神加倍地试验亚伯拉罕。神已经试验他二十五年,然后,他又加倍地试验他。呐,神说:“亚伯拉罕,我要你现在带着这儿子,你独生的儿子,带他到我要在异象中指示你的山上;我要你把他带到那里,把他献为燔祭。”[创22:2]
66

他说……他从未拒绝做这事。主对他说话之后的第二天清早,他便起来,备上小骡子,拿了一些木柴,劈好了,骑着骡子出发了。他走了三天;后来到了那地方,走了三天之后,他远远地望见那山。呐,这是亚伯拉罕所在的地方,三天的旅程。那时的人不像我们今天这样有汽车;一个常人一天能走二十五英里路,瞧?他到了旷野偏僻的什么地方去。

他说:“现在,你们在此等候。”我喜欢亚伯拉罕的这点。他对仆人说:“你们和骡子在此等候,我和我儿子往那边去拜一拜,我们就回来。”
他怎么能这样做呢?他上去是要杀他的儿子啊!神告诉他,说:“上到那里,取走他的性命。”
67

但圣经在《罗马书》4章是怎么说的呢?“亚伯拉罕知道他得到儿子,仿佛人从死里复活一样,他满心相信神也能叫他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里得回他的儿子来。”[罗4:21;来11:19]

他说:“你们在此等候。”
神要怎么做呢?我无法告诉你,你们能想想这点吗?手里抱着婴孩的姐妹;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在那里的小男孩;在这里的当爹的。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做,我真不知道他要怎么做,但他会做这事,因为他应许了,他要在你相信的基础上做这事。他对别人做了,瞧?
68

“孩子和我……童子和我必回来,”瞧?“你们在此等候,我们去拜一拜。”他把柴放在小以撒身上,预表了基督背十字架。到了山顶,小以撒觉得有点可疑了。

他说:“父亲哪!”
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
他说:“瞧,祭坛在这里;火在这里;木柴也在这里,但做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现在,听听从亚伯拉罕嘴里说出来的这些话:“我儿,神必自己预备做燔祭的羊羔。”意思是说,神预备了祭物:耶和华以勒,耶和华要预备羊羔。他捆了以撒的手,放在祭坛上。
69

现在,想象一下那是怎样的一个时刻,等候儿子等了二十五年,而神要他毁掉这些年来他所见证的唯一的东西。他曾在众人中成了羞辱,人们取笑他。这时,神却说:“毁掉那唯一带给你盼望的那儿子,看看我的话是不是会在你身上应验。我赐给你这儿子,他十二岁了,人们都认得他,还要使你成为多国的父,但现在去杀掉你的儿子。”你能想象那个吗?神只是告诉我们,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或任何违背那道的东西,都要拒绝去看它。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相信这点。

70

“毁掉那儿子,”亚伯拉罕就把儿子放在那上面。你可以想象,抓住他的卷发,把脸翻转过来,他的小眼睛那样往上看着,小嘴唇颤抖着,看到他父亲那里拿出了那把大刀。想想,一位父亲。他将儿子的小脑袋放在后面,把他的喉咙往后拉,他就能用刀刺穿他的喉咙,为了顺服神。

不管它看上去像什么,他说:“我得到他,仿佛从死里得到的一样,神能叫他复活。”把刀往后举起来,开始要刺,圣灵抓住了他的手。
神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
他说:“我在这里。”
神说:“住手。现在我知道你爱我,相信我,因为你没有将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
71

大约就在那个时候,旷野里有一只公羊在他身后两角被扣住了。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弟兄姐妹,那只公羊从哪儿来的?你看,在那偏僻的旷野,远离文明有三天的路程,那里有狮子、豺狼、各种野狗和野兽等等,马上就会杀死那只公羊。你看,他走到了没有水的山顶上;他在那里到处捡石头,筑祭坛,公羊并不在那里。但神一旦需要一只,它就在那里了。那不是异象;他刺穿了公羊,血就从羊身上流出来,它死了。

72

神说话的那一刻它就出现了,而亚伯拉罕下一刻就把它了结了。瞧?耶和华以勒,主必自己预备一只羊羔。那里是不可能有公羊的。如果有谁了解羊在丛林中或在那样的旷野中,那里有野兽和凶暴的动物,就知道它们会马上杀死那只公羊,它不可能在那里出现。在那座山顶上,那里没有水,没有草,什么也没有。此前几分钟它还不在那里;但就在神需要那公羊的时刻,它就在那里了。神一说话,它就出现了。

73

就像神在那里向他显现一样:以罗欣。他需要,他需要一个身体降到地上来,所以,他就聚集了宇宙光、石油等等,走进它里面。看,他是神;他也会这样做在你身上。当你在尘土里不过是一勺灰尘时,神仍要说话,你就会在那里。他呼叫你的名,你就会回答:亚伯拉罕的后裔。那应许成就了。

74

注意,那是一只公羊。呐,如果你们还有多一点时间,我想讲解一下这点。你知道,前天晚上我留着没讲;我从未向我的教会讲解过这点。你记得吗?当神确认那个祭物,他就向亚伯拉罕确认了那约。取一只母山羊,取一只母牛,母牛,劈成两半,再取一只公羊。呐,记住,当他信心的王室后裔……记住,那不是母的,而是公的;是一只公的;应许成就了。注意,一只公羊:公的,公的,要符合这道。他就是道,是那公羊,不是母的;母的先献上了,记住,是在《创世记》15章。那些母的先放下去了,然后他取了一只公羊;公羊是在最后。是公的,公羊,所预备的道。不是母山羊,不是组织和教会,瞧?不是母的,不是教会,而是公的,公羊。阿们!

75

这就是为什么他降生在四月,而不是在十二月;像罗马天主教那样把太阳神的生日,把十二月二十五当作他的生日,那时候有马戏团在表演。如果你查考教会的历史,就明白他们把那个放在那里,要使……那本是太阳神的生日,那时太阳系几乎停止不动了。从十二月二十日到二十五日,五天内太阳系没有什么变化。

他们把神儿子的生日和太阳神的生日放在一起,基督信仰与异教妥协了。把十二月……他不可能降生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瞧,那时在犹大地漫山遍野都是积雪。他的出生像所有的羊羔一样,他出生在春季。他必须降生在公羊的生日下,因为他就是公羊,公羊出生在四月,绝对是的。他降生在公羊的生日下,那就是他的特性,他是神的公羊。是他在那里代替了以撒,阿们!你们还不明白吗?
76

就是这样,这里清楚地显示了王室后裔新妇不是藉着她,即教会,宗派的母山羊祭牲被呼召的。不,而是从他,被彰显的道—公羊,因为他就是道和公羊。不是被召,他说,不是被召归于她的名下,而是被召归于他的名下。他从外邦人中间选取百姓,不是归在她的名下,而是归在他的名下,要承受他的名。哦,那你为什么还惧怕呢?一群外邦人要承受他的名,公羊,不是她的名,教会:不是她,而是他。哈利路亚!

77

王室后裔必明白它,你看不出来吗?《玛拉基书》4章要成就,恢复到原本的信心上:神的道。你们会众肯定能明白这点,不用再讲得更清楚了。由那个宗派去吧,伙计。要回到那道上;这末日的声音,这末日的迹象,是要把人们转回到原本的信心上。《玛拉基书》4章这么说的。回到这道上,他就是道:不是她,而是他,阿们!主耶稣的名。

78

现在,这藉着应许而被印证的道;这道在《约翰福音》14:12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在《玛拉基书》4章,他在那里说了同样的事;还有,《路加福音》17章告诉我们,在末世,世界的境况会完全的各就各位,就跟所多玛那个时候一样,神要降临,在人的肉身中彰显,必晓得人心里的秘密。耶稣说,人子在世界末了显现的日子,那事也要发生。

看,那不是教会,“加入这个,加入那个;”而是来到他那里。这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所得到的,就是那献上的祭物,他肉身的后裔尚且如此,那更何况他属灵的后裔呢!阿们!他王室的后裔,王后后裔,阿们!哦,巴不得你能明白。记住,它是什么?是肉身和灵的联合,成为一体。
79

你看,在《马太福音》第3章,这是那肉身,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他来了,从城里出来,走到施洗约翰那里;约翰正站在水里。圣经说,主的道总是临到先知,对不对?约翰是先知。他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但约翰在这里,是个先知,站在这里。他在预言耶稣要来;他曾在旷野,他说看见了一个迹象。神告诉他,当那弥赛亚到来时,那个迹象必定会跟随他。

约翰说:“他现在就站在你们中间的什么地方;有一位在你们中间,我就是给他解鞋带也不配。有朝一日他必彰显出来;当他出来后,我就必衰微,他必兴旺[约3:30]。”他看过去,刚好看见了那个迹象,他说:“他现在来了;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80

浸信会的老传道人戴维斯博士,他曾给我施洗,加入到浸信教会的团契中;有一次,他跟我讨论这点。他说:“你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吗,比利?”

我说:“不,我不知道,博士。”
他说:“是这样的,约翰从来没有受洗过,约翰给耶稣施洗,然后耶稣转过来给约翰施洗。”
我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我一直为这个祷告。一天晚上在异象中,这就是那件事,瞧?他从未,他从未……耶稣从未给约翰施洗过。但你注意,约翰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
耶稣说:“你暂且许我。”
81

注意那两双眼睛,地上的两位主要人物。那里是神,这里是他的先知;道临到先知。如果道在肉身里,它就必到先知那里。不管它在哪里,它都必到先知那里,必定是这样。圣经这么说的,是的。这里来了……

他是道,太初有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里,道临到了先知,就在水中应验并印证了他的预言,阿们!他站在那里;那两双眼睛彼此相遇:一位是先知,另一位是道。约翰在他面前谦卑,他说:“我当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吗?”
耶稣说:“你暂且许我,因为我们理当(我们理当……瞧?理当)尽诸般的义。”约翰是先知,晓得那道,因为道临到了他;他知道这就是那祭物。照着律法,祭物献上之前必须被洗净;绝对没错。约翰就为耶稣施洗了,因为他是那要来的祭物。在他要开始他的公开生活之前,他必须先受洗,因为祭物必须在献上之前洗净,阿们!他给耶稣施洗了;当他施洗时,耶稣径直走进水中,他抬头看,就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神和人成了一。
82

亚当与夏娃起初曾是一,后来神把他们分开,夏娃因为道堕落了;她错过了这道;她堕落了。每个教会时代也是那样因为错解神的道而堕落的,任凭讲解的人……撒但向夏娃解释说:“哦,那不一定是对的,这肯定,这些肯定都不可能,这不可能,哦,是的,我知道。肯定……”

但如果神那么说了,它就会那样;没有不一定的。你必须要重生,你必须领受圣灵,要么这样,要么灭亡。
83

注意他,这里,他来了,耶稣与神成了一;他们联合了。就像在伊甸园里,起初,亚当与夏娃是同一个灵;他们的名叫亚当,瞧?他是亚当和夏娃合在了一起。当他们分开,受试炼时,发生了什么?夏娃因着道堕落了,那是道。亚当出去寻找她,要救赎她,但他做不到;他不配救赎她。后来,第二个亚当来救赎教会,那是影子和预表。

84

呐,肯定是这样的,亚当与夏娃必须是同一个灵,基督与教会也必须是同一个灵,同一种事工:“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必须联合起来。肉、血与神必须走到一起,成为一灵;耶稣基督和他的教会也是一灵。

教会怎能否认创造呢?教会怎能否认基督告诉他们要做的事呢?我们怎能否认它,还说自己是属基督的呢?“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为你们成就。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葡萄树里的生命进入枝子里,结出果子:结果子的枝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枝子,就剪去。
各个组织就是这样,他们把它拆开,将道混杂,像那样开始。一个开始了,一个往这边,一个往那边。接着你知道,一小帮里基们进来了,他们把自己的想法掺进去。接着你知道,然后就成了一大帮的巴比伦。主就把它剪去。
没有一个组织再兴起过,只有堕落。每个都堕落了,从来没有再恢复起来。我向任何人挑战这点,是的,先生。你知道,历史上从未有一个。他们一组织起来,神就把他们放在架上,它就完了。神从别的地方再兴起一个人,把它带出来,肯定的。
85

现在,注意这点,他们必须成为一。然后,耶稣说,在他里面的生命也要在他的教会里;这正是他在末世所应许的,在基督里的生命,要在末世彰显出来,那时世界会处在所多玛的境况中,就像现在一样。弟兄姐妹,你难道看不见吗?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得到基督,没有基督在你生命中确认他自己,那么,加入教会有什么益处呢?瞧?就是这样。“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这么说。你怎么能说……如果不是那样,你怎么能宣称是属基督的呢?

你说:“伯兰罕弟兄,在这个知识,什么都是宗派的时代,你怎么可能让这种东西在人们当中扎根呢?”
86

不久前,我问一个女的:“你是基督徒吗?”那是在医院里。

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每晚都点一根蜡烛。”好像这跟基督的信仰有什么关系似的。
我问……我去为另一个女的祷告,有一位女士病了躺在那里,她和她儿子。我进来了,我说:“女士,你愿意……是的,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奥利弗太太。”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她说:“我病得很厉害,伯兰罕弟兄。医生找不出我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为我做个祷告吗?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这原因。”
我说:“哦,肯定愿意,奥利弗姐妹;”我说:“你介意低下头吗?”
另一个说:“等一等,把帘子拉上!”
我说:“好的,没问题;”我说:“我只是做个祷告,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们是卫理公会的。”
“哦,”我说:“那不是我要问你的,我问你是不是基督徒?”
她说:“把帘子拉上,”瞧?多狭窄!一个人怎么会是那样?那是幽暗、漆黑,宗派差异切断了他们与神的祝福,这点存在于所有宗派中,没错。弟兄,不要去她那里,要接受基督;不要携带她的名,要携带他的名,携带基督的名。
87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可能让这种东西在今天站稳呢?你要怎么样做呢?”

主应许过他要做;他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他要怎么做呢?他仍然是耶和华以勒,他仍然是耶和华以勒;神能为自己预备一个教会,他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肯定的,他是耶和华以勒。
你说:“那能行吗?”肯定行,神应许过了。“你以为你能成就吗?”我不能,但他能;我的责任不是使他去做,我的责任只负责传讲它。确认的事是他的事,是他做的;如果我坚持真理,他就必支持它。他已经证实,他也会行出来。你说:“太黑暗了;”是的,我知道太黑暗了,所有教会都进入这个大组织,到屠宰场去了。哦,“你对此要怎么做呢?”
88

这使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结束前,我可以讲讲这故事。

在新墨西哥州的卡尔斯巴德,那里有一些洞窟,你知道,要下到大约一英里深的地方,下到洞窟里。我从来不喜欢那种东西;总觉得像是在地里的鼹鼠一样,我们下到那里。哦,那下面就像午夜一样黑暗,有一些小女孩站在那里,哦,可能像那里的那个小女孩那么大。她的小兄弟站在一边,跟带他们下去的向导在一起。
所以,他们站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当时还有灯,他们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这个人,只想……这个向导悄悄溜到灯那儿,这个小男孩跟着他走,注视着向导。向导到了那里,拿了开关,把开关关了。哦,说到黑暗,那是地下一英里深的地方,你知道,太暗了,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
89

那个小女孩拼了命地喊,拼命地跳上跳下,又喊又叫。听到这一切喊叫,站在一边的小男孩,他说:“哦,小妹妹,哦,小妹妹。”

女孩说:“你要说什么,哥哥?”
他说:“不要惧怕,这里有一人能打开灯。”
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他是耶和华以勒,瞧?今晚在我们这当中,有一人,即圣灵,他能打开光,他就是道。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做,那不是我要知道的,但他知道如何打开开关。他做过应许了。
他在那里做成了。当亚伯拉罕拿刀放在他儿子的喉咙上,他就打开了光。是的,他今晚能再次打开光。
90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愿神帮助,愿他打开你心里的那个小开关。朋友们,这个礼拜你们看见了伟大的圣灵在我们中间,对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哦,让那盏小灯今晚被打开。不要错过了,我的弟兄姐妹。我想,只是讲亚伯拉罕的这一小章内容就已证实了;把它从《创世记》连到《启示录》,前前后后,就已证实了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基督在我们国家再次被弃绝了;多处有地震,所多玛和蛾摩拉,教会处在它的境况中,绝对是正在造那兽的像。这一切事都照圣经所说的发生了,你们会众知道这点,瞧?
91

呐,与基督若没有这个伟大的经历……基督的生命若进入你里面,现在,用神的镜子照照你自己,看看今晚你是否能认出自己是谁。

如果你生活在挪亚洪水的时代,你会跟哪一边认同?如果你生活在摩西的时代,你会站在哪一边?如果你生活在基督的时代,那时,所有教会都反对他;他不得不独自站在那里,做他所做的事。唯一的就是神与他同在,那是唯一的事;甚至所有的门徒,几乎也都离开了他。但在哪一边,在你现在的状况中,你会站在哪一边?当你再次看到他在我们中间时,现在你会站在哪一边?
现在,他就在这里;他能打开你心里的光,用圣灵充满你的生命。现在,你的头低着,心也低着,这里有多少人愿意跟我一起祷告一下?
92

天父,我们知道,你绝不会只是为了炫耀你能做事,才来做事;你做事是为了一个目的。主啊,这个礼拜我觉得受带领等到现在这个时刻,使他们先看到这道被确认了,现在没有任何疑问了。这个人物亚伯拉罕,圣经里所有的人物都紧紧与他相连,我们看到现今我们所处的位置。

父啊,我用断断续续的话语讲道,但这是我尽力做的。我现在祈求,在这里的伟大圣灵,他知道每个人心里的秘密,愿此时对每颗心说话。愿你这么做,主。倘若你今晚来,请对那颗不愿走的心说话。如果门今晚关上了,如果他们死在回家的路上,或被车撞死了,或死了,早上被人发现死在床上,他们就不会得救。哦,神啊,不要让他们任何一个人那样离开。
如果他们只是加入教会,主啊,愿他们走出来,不以为耻,求神用他的灵充满,使他的生命可以进入他们里面。如果他们不能明白这些事,门徒也不能明白;但他们持守住,直到圣灵浇灌下来。然后,他们就明白了,并写下了圣经。我现在祈求,父啊,愿你对每颗心说话,让他们知道能打开光的人就在他们的心门口。
93

现在我们低着头,这里有多少人要真正诚实,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没有与神和好,”我要你举起手。请大家继续低着头,但请举起手。“我没有与神和好;”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是的。“我……”手举起了。“我知道我没有与神和好,”看,我想做什么呢?我想在神面前蒙恩,以便迎接明天伟大的医治聚会;只要我能蒙恩,只要我能让人相信,我相信,没有一样是神不能医治的。

94

呐,你们没有圣灵洗的……你知道那是油,如果你的灯里没有油,就进不去。你在报纸上听过这样的时候吗?长老会、路德派……你看基督徒商人会杂志:路德派、长老会、甚至天主教,有几百人在寻求圣灵的洗。我不知道那些全福音商人会的人明不明白他们不会得到的。

95

圣经说,她们过来,说:“请分点油给我们;”他们说……睡着的童女,她们晓得她们那一段时间要去买油,但她们没有买到。所以,当新郎快要到的时候,她们说:“请分点油给我们。”[太25:1-13]

她们说:“我们只够自己用了,你们去卖油的那里去买吧。”她们去的时候,新郎来了,新妇就进去了。她们就被赶入外面的黑暗中,醒来时,发现被提已经过去,她们被留下来,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经历大灾难时期。
我的弟兄姐妹,今晚,我的朋友,如果你还没有圣灵,或者你信服了,知道你应该有圣灵,你愿意举手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我相信我们就在神的面前;请为我祷告,我还没有圣灵。”神祝福你;只要看一看,到处都举起了手。那么,你想要吗?
96

呐,我知道,对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等来说,有许多狂热的东西伴随着任何信息而来。呐,对你们路德派来说,我刚读过了马丁·路德的历史,不久前,有一部书写到了他。他们说,马丁·路德能抗议天主教会却平安无事,这并不算是奥秘,奥秘的是他在随着复兴而来的各种狂热中依然头脑清醒。那个随着……每场复兴都有各种各样的人,你知道这点。但现在记住,这只是表明有一个真实的。

当你看到一美元假钞,有人造的,好像他们得到了什么,记住,它一定是从某张真钞复制来的。如果没有,那假钞就是原本的,瞧?所以你知道,那不可能是原本的;必须有一个原本的。
97

那原本的就是真正的耶稣基督,就是现在在这里知道你心里每个秘密的那一位。

我要问你们,如果你见过他,听到这些见证,各种疾病得到医治,这个礼拜,人的心思意念大大被显明;那是他在对你说话,那是他。我不知道你是否相信我为你祷告会对你有帮助。记住,圣灵曾藉着按手赐下来;彼得,在腓利下到撒玛利亚,在那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给所有人施洗之后,然而,彼得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徒8:14-17]。瞧?
呐,如果你相信这个,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上这里来,每个还未得救或还未领受圣灵的,上来这里,在这里站一会儿,让我为你们祷告。请你们从过道上来,不管在哪里,就站在这里。只要走上来,让我同你们一起祷告一下。神祝福你。
98

呐,现在大家来唱:“几乎要听劝。”如果可以,唐宁姐妹,请你弹一下,好的。请你上来这里吧,我的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大家现在保持真正的安静,祷告。这可能是紧要的关头,对许多人来说,可能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你们这个礼拜都在这里吗?你们看见这个礼拜圣灵在人们当中所行的事吗?

……接受基督; 把灵魂指向……
你们没有神的,没有圣灵的,愿意上来吗?你可能说:“我属于教会,伯兰罕弟兄。”那不是我在谈的,我是指,你被神的灵充满了吗?你永远也找不到一个比现在更有机遇的日子,因为耶稣基督已在我们中间确认了。
……求你……
如果在天亮前死了,你就呼求不了了,那会怎么样?趁着他在呼召,现在请上来吧。
几乎要听劝,……
没错,只要继续走,走下去。
……今天就来, 几乎要听劝,火速……
你愿意现在上来吗?我知道,我心里有东西告诉我有人在抵挡;不要,弟兄,不要那样做。
……天使望你趁早, 耶稣等你求告,迷羊,来吧(一个真正的……)
99

听着,朋友,你相信圣灵这个礼拜已经证实了他在这里说话吗?你们举手看看,应该有更多更多的手;我有那种感觉。看,他不是……还有什么不对劲,最好过来吧。记住,我不能强迫你违背自己的意愿上来,但我相信,这可能是你一直盼望的时刻,它现在可能就要发生。

这可能是,我希望它不是;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被呼召。记住,他不会一直感动你的;他会呼召,然后就转身离开你,永远不再回来了。为什么你现在不上来呢?你不想上来这里,在神面前表达自己吗?说:“我要来站着,我要接受这道路;我不以为耻,我属于教会,但我要整个世界知道我心里准备接受基督,圣灵。我现在要来接受他;我准备纠正过来,成为真正的基督徒,真正的女士,真正的男士。”你愿意上来吗?我们在等候。
继续往下走,没错;从楼台和过道走下来,你只是表明你的立场。
100

朋友,我可能在那个伟大时刻的这边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如果见不到了,记住,我现在要成为清白的。基督也是这样,他自己与你认同。你不久就会看见他行同样的事。好的,现在,走下来,表明你的立场。“瞧,”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是在判断。”

不,我不是。我是在判断我里面的这个感觉,瞧?这里有东西说:“哦,还有更多人,还有更多的人,”瞧?
呐,你说:“可是,我加入了教会,伯兰罕弟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不……”
我不是在说那个,朋友;我根本不是问那个。我是问:“你里面有基督的生命吗?”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说了方言,”那很好,但那仍然不是我在问的。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从未伤害过人,”这也不是我在问的。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吗?不要碰运气,朋友。不要,不要,不要那样做。它必须是……当死亡临到你,那时就太迟了;不要那样做,请不要那样。
101

呐,现在有很多人了,我得留一点位置给更多的人。我要为这些人祷告,这样我们就能进去,进到那里的房间,我们可以按手在身上,让他们领受圣灵。然后,我们马上为这些人祷告,你们请低头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这里是那些低着头的人。他们是男的女的,他们是往永恒去的人。他们必须去,我们知道这点。我们看到地震,以及现今这世界所处的境况,看到基督临到我们,行他所行的事,看到这个信息,这道,传了出去。然后,我们看到基督在后面支持它,印证它是真实的,晓得人心的一切秘密。这些人现在前来表明一个立场;他们靠自己不可能这样做。他们上来,是因为被带领而上来。
102

父啊,我在这里为他们献上祷告,不仅为他们的魂得救,也为他们被圣灵充满。求你应允,主啊。

愿每个站在这里的都被圣灵充满,愿从这里出来一场复兴,遍及这个地区,震动这个社区和这一带地方。求你应允,主啊。每个教会,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基督会和路德派里,不管是哪个,愿复兴临到这些人,主啊,使他们带着真正的圣灵回去,在他们的生命中彰显神。求你应允,父啊。他们现在是你的,我把他们献给你。现在,我们要领他们进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主啊,愿他们领受圣灵。奉耶稣的名求。
103

现在,当我们都低着头,我请这组人现在跟着你身边的这个人,这样,我们就能在这后面的房间里到你跟前来。我们这边有地方给你们跪下来;我们过来按手在你们身上,让你们领受圣灵。如果你病了,就必得医治,不管你需要什么。现在就过去,我们可以跟你们一起进去。还有更多的人要跟你们一起去,还有一些人。没有地方给他们站;我们现在借着一次呼召做两件事情。进去这里,到这一边来,没错。神祝福你们。

104

呐,对你们在这里的其他人,当他们走开时,你们也走上来接受祷告。我们现在要再次让这地方满了人;我们要进去那里领受圣灵的洗。我们要进去,因为我们已经看见这个礼拜主耶稣在我们面前的确认,毫无疑问,也知道是他在这里。呐,记住,同样的圣灵,同一位耶稣,他告诉我那些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在哪里,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什么事将发生在他们身上。你知道,它从未失败过一次。它永不失败,永远不会。是那同样的圣灵告诉我这样做,没错。我这样做是靠着圣灵的引导。

105

呐,这组人从另一个房间一出来,我们去那里之前,我们要你们上来。呐,你们这里的,请上来,从这边上来。呐,你们其他想要圣灵洗的,请你们现在就上来,从这边上来。神祝福你,年轻人。

如果你们有一些人病了,没有被圣灵充满,为什么你不上来接受基督呢?要接受他,那么,今晚你就会站得更稳。这位女士刚被击倒了,她如此的悔悟过来,好像承受不了。他们正把她扶到房间去。现在上来吧,你,在你这旁边的,现在这里有许多地方可以站。
上来吧,你们教会成员,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我们不是要你……
106

听着,朋友,我知道他们说:“五旬节,他们组织了五旬节,”那是错的。五旬节是一个经历。卫理公会得到它了;浸信会得到它了;所有教会都得到它了。五旬节不是组织起来的,它是一个经历。如果你还没有五旬节的经历,现在就上来领受吧。

记住,如果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他的先知,记住,有一种真实的圣灵洗。在所有的狂热中,仍然有一个真实的圣灵,神真实的灵。你们现在就上来,相信它。
107

请上来吧,我们再来唱这歌的一两段,使我能确信我的魂是干净的。当我们现在离开这城时,血不在我身上。

我知道主正在对其他人说话,为什么你不上来呢?
……今天就来,
神祝福你,小男孩;神祝福你们所有站在周围的人。
几乎……
没错,上来吧。
……要听劝……
上来吧,从会堂的每一边来,里里外外,在楼台上的,不管哪里,现在就下来,下到这里来。为基督而站立,不要以他为耻。
如果你快死了;要是你现在感到心脏急速跳动,会怎么样呢?记住,那位正对你说话的,他手里握着你的心,他知道你心里的秘密。我奉主的名说这话;这里又来了更多的人。为什么你不上来呢?你说:“是我吗,伯兰罕弟兄?”是的,是你。如果你还不确定,不要碰运气。
……求告;迷羊,来吧! 几乎要听劝,收割……
没错,收割就要过去,上来吧。
几乎要……
有一天,就会太迟了。不要等下一时刻,下一分钟,站起来,上来吧。年轻人,带你的女朋友来,带你的男朋友来。作母亲的,带作父亲的来。现在就上来吧!每个人,年轻女士,年轻男士,不管是谁,老人,老妇人,上来吧。这就是了。如果你老了,记住,我用圣经指给你看了;你必要改变,只要你接受了亚伯拉罕的后裔。
……几乎铸成大错! 几乎终于相左,几乎,犹亡。
让我们现在低头。
108

主耶稣,哦,神啊,你鉴察每一颗心。伟大的圣灵,你鉴察每个人。哦,神啊,愿它对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徒然的。主啊,愿每个人,每个人都得救;不要让他们中有一个人迷失,主。我奉主耶稣的名认领他们,作我主冠冕上的宝石。哦,他的同在此时就在这里,伟大的火柱在整个会堂运行,席卷多人的心。神啊,我祈求,愿每颗心都砸碎那些锁链,兴起来,甜美地到耶稣基督那里,说:“主啊,我的全人,我在这里。接受我,塑造我,主啊,在你伟大的铸造厂;充满我,使我成为神的儿子或女儿。”求你应允,主啊。

109

愿这事如此成就,我们继续来唱另一节,好吗?然后,我们就得赶快结束了,因为我们还要到这里的其他人那里去。

几乎要听劝,……
上来吧,现在上来吧,好吗?神祝福你,亲爱的。他从婴孩的口中得到了赞美。
哦,几乎要听劝,哦,火速前来。 耶稣……
这是耶稣在邀请你,对你的心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我?”如果有一点疑惑,就上来。
……望你趁早, 耶稣等你求告,迷羊,来吧!
110

现在,这些人边准备,我们边低下头。呐,你们站在这里,请往下看。记住,你上来,必定是因着你里面有个东西在跳动,它对你说你生命中有一点什么问题。我欣赏你们的立场;记住,耶稣说:“你若在人面前把我当作可耻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要把你当作可耻的。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必认他。”

现在,有相当一些人回到了这里,准备加入我们的祷告中,使你们得救,被圣灵充满。只要告诉主,你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感到难过,你要靠着他的恩典,从现在起成为一个基督徒,你要圣灵的洗,让他带领你走完一生的旅程。
111

天父,他们是你冠冕上的宝石。他们本来不会来的;除非有什么在警告他们,他们是不会来的。你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们来了,因为有什么告诉他们要来。那么,主啊,求你开始行一件事。我祈求你,今晚在他们里面完成这工,主啊,使他们成为神的儿女,求你应允。愿他们中没有一个失丧的。现在,我将他们作为你话语和你同在的战利品献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12

现在,请回到房间去,等我们去你那里;到这右边去。引座员会领你回来。呐,现在,我不知道个人工作者是不是愿意上来,跟这些人进去,许多个人工作者是从其他教会来的。你们传道人,现在想跟我们一起进去里面的,看看他们做的对不对的,你们过来,跟我们一起去。过来,同你的会众跪下来,使他们领受圣灵。每个人,都过来吧。你们传道人,无论是谁;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不管是谁,上来吧。邀请你来,跟这些人一起来。

113

你们从不同教会来的个人工作者,知道如何跟人一起祷告,按手在人身上的,请现在上来。这些人放在你的手里了,他们是道的战利品。现在你们愿意上来吗?你们几位个人工作者,在我们的聚会程序改变一下之前,请你们去到后面。现在来吧,走进来,很好。进到后面的房间里,后面有许多房间。呐,到后面去,尽你所能的帮助这些可爱的会众。

亲爱的耶稣带他们来了,他把他们捕进了福音的网里。呐,你们把他们带到那后面,我们要跟他们一起祷告,愿神用圣灵充满他们每个人。关上门,呆在那里,直到事情发生。他应许要做这事;他应许了,他必持守他的应许。他忠实于他的应许,如同他显现在我们面前一样。主啊,祝福他们。
114

传道人,你们在这里吗?传道人,那些热心和警醒的普通信徒,正带人去领受圣灵。现在该你们尽责了,跟他们一起去;站在你的会众旁边。你们训练有素的,经历过圣灵的弟兄;你们训练有素的,晓得其中意义的姐妹,你带那些姐妹去到后面。你们知道要怎么做的人,现在同他们留在那里。现在该是你的时候了,该是你尽责的时候了。现在是你显露本色的时候了。神祝福你们,是的。当尽你的本分,跟他们一同进去那里,留在那里,确保这事做成了,并且做的正确。留在那里,直到看见他们各人里面有了基督的甜美,神必因此尊重你们,阿们!再阿们!

115

哦,我爱这个。只要看看在那后面发生的事。这里还有应该进去而没有进去的人吗?如果有,你愿意起来,跟这些个人工作者一起进去吗?去做吧,好吗?如果这里有人觉得你还没有在所当在的地方……

呐,记住,弟兄姐妹,我不能使这事发生,明白吗?神是那位行这些事的,不是我。现在,我祈求神为你们成就这些事,赐给你们圣灵洗的经历。现在,你们所有爱主耶稣,想要进去祷告的,现在请回到那里,同这些人一起祷告,好吗?谢谢你们,太谢谢你们了。
116

你知道,当我看到个人工作者跟人们进去,我就……我想说说你们这里的会众,这证明你们是由什么构成的,瞧?我去过许多地方,甚至在那些本该是被圣灵充满的人当中,看到祭坛呼召做好了。哦,可是找不到人跟他们进去一起祷告。看,那显明就是以迦博[撒上4:21],主的灵已经离开了,瞧?但当你看到那种热情、火热,盼望人的魂……

整个礼拜你们注意到我花了一些时间,观察辨别人心和类似的事,人们会捕捉到它,看到圣灵就在附近,然后叫那个祭坛呼召。你们传道人明白我在做什么(瞧?),他们一旦信了,就做祭坛呼召。现在,有几百个人在那里领受了圣灵;许多人跟他们进去一同祷告。
117

呐,如果这里还有别的人,我要这样说,这个礼拜你已经看见了基督的同在在这里印证了他自己。你看见了他;现在记住,到那天,没有任何的血在我身上,若是在明天,若是在将来的某一天。请记住,我们将要站在那里,不管你是谁,你总要站在那里。“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我们将要站在那里。

呐,如果你心里不能完全确定已经得到了基督即圣灵,他在那里用爱、和平、喜乐和圣灵的果子印证了自己,基督的生命已住在你里面,那么,记住,你的血不在我手上;基督也没有过错,因为他在你面前显现了,在这里显明了他自己,完全符合经文。多少人愿意举手做见证,说“我这个礼拜看见了”?没错。那么,我们没有过错。你没有借口了。
现在,还有人,还有人想要上来吗?这样我就可以说,明天当我准备离开这里时,若是主愿意,我可以说,从这次复兴会中,我于众人的血是干净的。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主啊,我将它交托给你。现在,你们每个人……
118

呐,这里有多少人生病了,有需要,想要人为你祷告?你们举手看看,好的,会堂里到处都有。呐,我要请你们为我做件事;呐,你们是信徒吗?现在,我要你们为我做件事。你们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只要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呐,看,我要你们祷告,只要祷告。

呐,记住,明天所有要进入祷告队列的人必须早点到这里,来拿祷告卡。叫祷告队列的时间一到,你们就把卡拿在手里。如果你有亲人,你们卫理公会的弟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不管是谁,如果有生病的人,你就带他们一起来;跟他们一起来到队列中来。过来拿你的祷告卡。因为到时候,要带着祷告卡到队列中,引座员会过来看卡。他们要走过去,接受祷告。我相信,神明天要行一些大事,我盼望他会行。这就是为什么我做祭坛呼召,尽我所能做的在他面前蒙恩。
119

现在,我们都低着头,你们都祷告,一个为另一个祷告。呐,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现在,你为所按手的那个男的或女的祷告,因为他们也为你祷告。看,不要为自己祷告,要为他们祷告;你们要互相按手祷告,只要按手,没错。呐,照你在教会里祷告的方式祷告,说:“主耶稣,医治这个可怜、亲爱的姐妹;医治这个可怜、亲爱的弟兄,无论是谁。他们病了,主啊;我是个信徒,我要跟从你的道,你的道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按手在这病人,在这病人身上,在这个生病的弟兄身上,在这个生病的姐妹身上。我祈求,神啊,愿你确认你的道,用神迹随着,他们必得医治。”

120

主耶稣,我为他们和这些手帕祷告,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医治每个在你神圣同在中的人。

撒但,这场战役你已经输了。他们看见了基督的同在;他们听见了主的道,看见它的彰显。罪人在这里寻求救恩;你已经吃了败仗。从这些人里面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他们,你再也不能折磨他们了,愿天上的神再次恢复他们的生命、健康和力量;愿那些拿着祷告卡的人明天甚至不需要进祷告队列;为了神的荣耀,愿圣灵如浪涌进这群人里面,医治他们每个人。现在,上来吧,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