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02 耶和华以勒(一)

1

请坐。今晚有这美好的机会能再回来,回来对你们讲论我们主耶稣的事,对我是个极大的祝福;我确信你们大多数人都认识主,或希望你们认识他;你们的罪蒙了赦免,是因他的恩典为你们开了路。愿他今晚将他更多的恩典分给你们。愿我们离开这里时,也能像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那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

2

呐,每天早上,我相信,他们有一个对外联络员,像……维尔先生在这里讲了一堂课,有点像回答问题和讲解经文(是在这会堂讲的吗?),是早上在这会堂讲的。如果哪位有空,传道人等,想要来听,哦,欢迎你们来。维尔弟兄是个学识相当渊博的教师,受过非常好的教育。因此……

3

那天,我说,希望我受过教育。我不得不用比喻或别的什么来解释,你知道。我没受过足够的教育来讲解它,但不管怎样,主帮助我过来了。

所以我记得,有一次,圣经里有个人,名叫约翰,他父亲是祭司。通常,父亲做什么,他们也跟着做。但约翰实在有一个信息,他要去宣告弥赛亚。呐,如果他去上他父亲上过的学校,他们就会说:“呐,你知道,某某弟兄,那就是弥赛亚。”他们几乎能把他给说服了。所以,你看,他没有去上那一类的学校;
4

他去到旷野,在那里认识了神。

你注意到他发出的信息吗?他从未受过教育。九岁他去了旷野,三十岁出来,传道六个月,就被处死了。呐,我们发现他用了……比如,看到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出来,他就说:“哦,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路3:7-9]那些就是他在旷野所看见的:毒蛇,肮脏、令人厌恶、迷惑人的东西,瞧?
呐,有人可能会说:“瞧,你这个惹麻烦的小人物”或什么的。但你看,他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所以他就说:“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那些是他在旷野所看见的。他说:“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不要说我们有了,’我们属于这个,属于那个,’因为神能从这些石头中(他所看见的)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了。”他知道该怎么处置一棵坏树。“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把坏树烧掉。
看,他所有的信息都涉及到自然的东西,他拿那些作比方,普通老百姓都明白。后来,他们……我想,有时候,老百姓会说,那样讲比人们用学校里学到的华丽词句讲更好。
5

呐,昨晚我们有点迟了,所以,今晚尽量让你们准时离开,如果可能的话。我确信,主今晚不会再让大雨淋到这个马口铁皮的屋顶上。所以,我们只要相信,竭力照我们所知道的事奉他。

6

现在,让我们起立来读神的道。我们现在要读《创世记》,从22章7节读起,读到14节,包括这节。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父亲哪!”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里呢?”8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9他们到了神所指示的地方,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以撒,放在坛的柴上。10亚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杀他的儿子。11耶和华的使者从天上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12天使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现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神的了,因为你没有将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留下不给我。”13亚伯拉罕举目观看,不料,有一只公羊,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来,献为燔祭,代替他的儿子。14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意思就是“耶和华必预备”),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有预备。”
7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我们的天父,这道,也就是神,他告诉我们,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罗10:17]。父啊,我们祈求你,赐给我们这段经文的上下文意思,使我们可以知道圣经所要告诉我们的,就是:旧约里的一切事都是鉴戒,叫我们看到,凡顺从神呼召的就蒙福;凡拒绝的就被咒诅。所以我们祈求,父啊,愿我们今晚藉着启示得到悟性。愿圣灵向我们启示与我们今天有关的事,这些事都隐藏在创世以来神的伟大奥秘中。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8

若主愿意,我想从“耶和华以勒”这个思想中取一个主题来讲。这个词的意思是“神必自己预备一个祭物”。我们要来讲亚伯拉罕,这时,他正盼望得着一个应许之子。

要真正明白这件事,我们要回头去看;这事记在22章,我们要回头去看。我这里记下了一些经文,若是可能,我想参考一下,然后,我要讲这些经文。现在,我要从12章讲起。
我们要回去找出亚伯拉罕这个人物是谁,呐,神拣选他,这是怎么来的?
9

我们知道,这应许赐给了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英文里种子和后裔是同一个词];只有在亚伯拉罕里面,我们才能与他一同承受这应许。

呐,亚伯拉罕有后裔,这后裔,当然,就是……他有很多后裔;但他有一个承受这应许的后裔。
他有以实玛利;撒拉死后,他又娶了另一个女人,除了几个女儿以外,又生了七个儿子[创25:1-2]。他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是亚伯拉罕的众后裔,但那个后裔是指得到这应许的那一个。这后裔其实就是亚伯拉罕对神应许之道的信心。
10

呐,我们发现,亚伯拉罕,他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12章这里才看到他。在《创世记》11章,我们看到他父亲从巴比伦下来。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像你我或其他人一样。照我们的看法,事实上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七十五岁了,娶了他的半个妹妹,她名叫撒莱。当然,那时他的名还不叫亚伯拉罕,而是叫亚伯兰,他妻子叫撒莱。我们发现,撒莱比他年轻十岁,也就是六十五岁,而他七十五岁了。

11

他们……可能他是个农夫,住在示拿地的山谷中,过着平凡的生活。可能他白天出外,在林子里获得食物,摘各种浆果,过着那样的生活,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有一天,神呼召了他,这就不一样了,也就是当神呼召的时候。对任何生命都是这样,需要神做。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神做了什么,瞧?你说:“我寻找过神,我寻找过神;”你错了!没有人寻找神,是神寻找人,明白吗?不是你在寻找神,而是神在寻找你。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15:16]瞧?
所以,你要么从创世以前就被拣选,要么就根本没有被拣选。主来只是为救赎那个名字。所有名字在创世以前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不管怎样,只有这些人会去那里,瞧?你是在创世以前在基督里蒙拣选的[弗1:4]。在创世以前羔羊被拣选的时候,那时你也与他同被拣选。正如我昨晚说的,你是神思想中的一个属性。那是你能成为永恒的唯一方式,那是永生的唯一形式。永生只有一种形式,那就是神,所以这就是了。他是永恒的那一位。
12

呐,我们看到这是亚伯拉罕的境况。在旧约中,神以预表和影子做工,显明了他将要做的事。呐,这里我们看到,神对他说话。这是件伟大的事,神呼召他以后;神所给的呼召是一个超自然的呼召,然而,这件事从未让亚伯拉罕起疑惑:一次也没有。他一直都知道那是神,这真是了不起;神的呼召是超自然的。自然的事从未……神拿超自然的事,在自然中行出来,但神的呼召是超自然的。圣经说,恩赐和选召是不用悔改的[罗11:29,此处是按照原文的翻译]。看,那是神预先定下的。

13

呐,这里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被呼召,他听见神的声音。神告诉他一件几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七十五岁了,他妻子六十五岁了(她过了更年期已经二十年了),从她是个姑娘时,他就跟她住在一起。他们没有孩子,然而,神告诉他,他们将有一个孩子。因着这孩子,全世界、万国都将蒙福。

呐,那是件奇怪的事。
14

圣经在《罗马书》第4章说:“亚伯拉罕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

我可以想象,一个月后,当然,正如我说的,撒拉已经过了更年期。我能想象,第一个月,亚伯拉罕说:“撒拉,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
“没有两样。”
“哦,赞美神!不管怎样,我们会有孩子的;我们将会有孩子的。神说我们会有。”
15

撒拉织好了小毛线鞋,拿来了尿布、别针等东西,准备好,为孩子做好准备,因为她知道她要生孩子。神这么说了,瞧?

第一年过去了。“你感到有什么不一样吗,亲爱的?”
“没有什么两样。”
“赞美神!现在的神迹会比第一次还要大。(看,这是一年后了。)无论如何会有的,(为什么?)神这么说,问题就解决了。神这么说,神这么说。”
十年过去了。“你现在感觉如何,亲爱的?”现在她七十五岁了,他八十五岁了。呐,你能想象今天像那样老的男人女人到医院去,说:“医生,我们想安排一下,我们要……”
16

神要你相信一些看起来最荒唐的事,但他总会使事情成就。神……

一个信神的人,他所行的在世人看来绝对是疯狂的。你能想象摩西,受过了埃及所有智慧的训练,当上了埃及军队的首领;四十年的训练才让他达到那个地步。神也用了四十年把他的教育除去,跟这世界放进他里面的时间一样。神又用了四十年,把摩西所得的训练、所有教育和神学从他身上除去。神在偏僻的旷野遇见他;他在神面前五分钟,对神的认识比他四十年从书本上学到的还多,没错。
17

神不是藉着教育被认识的,他是藉着信心被认识的。神在超自然中对他说话。

有时候,神要我们做的事太不可思议了。你能想象吗?一个老人,八十岁了,一个躲避神的先知?他在神面前五分钟。第二天早上,你能想象他,一个老人,胡子有这么老长,锃亮的秃头,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妻子坐在骡子鞍上,腿上抱着一个小家伙,上路了。
“你去哪里,摩西?”
“下去接管埃及。”接管?一个人的入侵。
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关键是,他做到了,因为神这么说;那就解决了。当神这么说,事情就是这样了,这就是了。如果神做了应许,就把你的魂系在那应许上。你若能信,就系在上面;你若不能信,就远离它,不然会伤害你的。但你若相信,就持守它;它会带给你得胜,这是千真万确的。
18

呐,我们看到,亚伯拉罕仰望神的应许,心里没有起疑惑。他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我能听见他说话。那时都几乎不能说话了,他太老了,没有力气了。

“哦,亲爱的撒拉,你觉得怎么样?”
“哦,亲爱的,我觉得没有两样。”
“哈利路亚!不管怎样,我们会有孩子的;神这么说了,这就够了。神已经应许了。”他说,他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做成。
呐,我们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王室的后裔,不是以撒的后裔;他王室的后裔是基督,我们却对应许起疑惑,对它争论不休,说它不是那样的,心里起疑惑。当我们里面有那种想法时,我怀疑我们是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亚伯拉罕的后裔对任何事都不疑惑;称那无有的为有的,因为神那么说。他是创造者,他能使事情那样成就;他应许了,那就解决了。就是这样。当神说了,整件事就解决了。
呐,记住。他要……他不能……他告诉……
19

神告诉他要做的另一件事,是从他的本族和所有家人中分别出来[创12:1]。神为了让一个男人或女人、男孩或女孩顺服他,你就必须把自己从一切不信中分别出来,没错。直到你彻底把自己从违背那道的东西中分别出来,并相信这道,你就……神要的是彻底的分离。

20

今天,我们那些差遣传道人出去的学校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充斥着各种不信和理论,不合圣经,最多只是他们拼凑出来的某种信条,然后,差派他们带着这种东西出去。难怪在全国,孵出了一帮像奥斯瓦德和杰克·鲁比这样的人。共产主义正在吞吃这个国家,因为我们得到的是神学院和孵出来的传道人,而不是神差遣的、重生的、圣灵充满的、火里生的神的儿子,亚伯拉罕的子孙,相信神的道全然是真理,完全是真理;粗犷,不管面对什么都能靠着应许站稳并胜过它,承认那就是真理。那是神的道,是的。

21

呐,神说:“你要从你的本族、你的家人、从一切中分别出来,跟从我。”[创12:1]神没有改变他的方式,神是不改变的神。神第一次这样行事,他第二次也必须这样行事。记住,任何时候你看到神的行动,如果他……

若有人失丧了,神做出某种决定,在那个基础上拯救那人,他就必须永远持守那个决定;他不能改变它,瞧?他是无限的,我们是有限的。我明天知道的会比今天知道的更多;你明年知道的也会比今年知道的更多;你今年知道的比去年知道的更多。但神不是这样,他是完全的,无限的;凡他所做的都是完全的。他不能今天做一个决定,明天又做一个更好的决定;他第一个决定就是完全的。因此,你可以把自己的魂系牢在他所说的任何事上,那是真理。
22

人曾经呼求神做一个决定,要如何拯救一个人。在伊甸园时,他救人的方式就是以流一个无辜者的血为基础的。人试过了世上所有其它的方法要救人;他们建造城市,建造高塔。他们搞出各种组织、教育和别的东西,这一切都彻底失败了。神救人的唯一方式,一直都是藉着流无辜者的血而来的;那是唯一的方式,那是神的第一个决定。他仍然持守那个决定。

如果神曾医治一个人,在他医治这个人的基础上,他也得医治另一个人,如果那人达到那个地步。如果不是这样,他第一次所行的,所做出的决定,就做错了。如果他做过一个决定,就必一直持守那个决定。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他就做了错误的决定,瞧?谁能说神做了错误的决定呢?看到吗?我们不能那样说。所以,神必须一直持守他的决定。当他做出决定后,就是那样了。
23

所以神说:“你要离开一切本族,所有东西,离开从巴比伦那里下来的一切不信。”世界上的第一个大组织是巴比伦,它把所有城市组织起来,向这座城进贡;正是预表。

看今天,各种主义和新奇的东西。你若读过希斯洛普的《两个巴比伦》等,你回到《创世记》看,就会发现创世记就是起源,种子。你会看到各种主义和各种东西就放在那里;看到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法利赛人是从那里出来的,是从那个带着好奇之根的女人出来的,等等,一直下来,到了耶稣的时代。法利赛人不相信灵或别的东西;他们拦阻了耶稣。
耶稣说:“任凭他们吧!瞎子领瞎子,两个都要掉在坑里。”他继续传道、医病、行神迹,照常一样。他们阻止不了他,因为他是道。不管发生什么事,这道继续前进。所以,我们发现那些事继续下来,最后在这末后的时候,发展到了顶峰。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同样的事也会这样。
24

呐,彻底与一切的不信分离。记住,先祖亚伯拉罕绝对得不到全备的祝福,直到他完全顺服神吩咐他去做的事。我们也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成为祝福,得到这些福分,直到我们顺服神吩咐我们去做的事。

25

在12章这里,我要你们注意另一件事,这约完全是无条件的,它没有附带任何条件。是“我已经”,不是“你若”,没有附带“你若”,是“我已经做了”。神无条件地赐给亚伯拉罕这约。

呐,你知道在神给亚当的约里,它是“你若不摸这树,我就做这个那个;但你若摸了,那么我就必须这样那样做,”看到吗?那约是附带律法的。但在这个约里,是“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他已经做了,全然是无条件的。这约是纯粹的恩典,绝对是恩典。
要维持这约,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留下并住在这块地上。伴随这约而来的每个祝福都与他们同在。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留在那块地上。呐,我们知道,他们下去埃及后,他们失去了祝福,但并没有失去他们的约。那约仍然在那里;他们失去了祝福,不是失去约,因为他们的约是恩典,是无条件的。
26

在《出埃及记》19章,以色列人犯了一件有史以来最鲁莽的错误,就是:拒绝恩典而接受律法。你看恩典所做的,恩典必须为他们提供一个拯救者,必须为他们提供一位先知,并有火柱印证他,带着所证实的道和献祭的羊羔。恩典给了他们大复兴;恩典带他们出来,分开红海,带他们过红海,用神迹奇事拯救他们,这一切都是藉着恩典。但他们想要一些东西,使他们自己能出名的。

呐,今天的人岂不也是这样吗?是同一回事。他们必须成为……人总想在某个方面参与到这件事里。
这就是以色列犯这大错误的地方,因为它拒绝恩典而接受了律法。但神跟他们立的约仍然是无条件的,今天也是一样;我们看到了。
27

后来,亚伯拉罕,当这些条件给了他以后,他就启程了,一直往前。呐,我们看到他出来了,在13章,最后,他到了完全顺服神的地步。呐,在13章我们发现,罗得……

起先,他带着父亲;这老人总是有点挡路,他想带一群人跟着他走。你一这么做,就有麻烦了;神说:“分开。”
“瞧,我告诉你,他们没完全信,但……”那么,就离开它;那是唯一要做的,就是远离它。
后来,这老人,亚伯拉罕最后把他埋葬了。然后,罗得就成了,像俗语说的,饼干里的一根头发。我们看到,他开始发怨言;他们都富足了,有很多财物需要照管料理。然后,我们看到,罗得开始争吵,他的牧人与亚伯拉罕的牧人相争。
28

我们看到,神没有……神看到亚伯拉罕还没有完全忠心地去顺服神告诉他做的事,就是完全同他的本族和他所有的家人分别出来,去事奉神。所以,我们看到,神在祭坛边对亚伯拉罕说话,告诉他要做什么。

最后,罗得与亚伯拉罕之间的问题出现了。罗得是他兄弟哈兰的儿子,是他的侄子。最后他说:“我们是兄弟,我们之间不该有任何纷争。现在,你向东,我就向西;你向西,我就向东。你我分开,我们不要相争。这里有很多空地给我们大家。你只管去,只管去选择。”
呐,亚伯拉罕里面是一个真正基督徒的灵,甚至把选择的好处给了敌人。所以,他让罗得去选择了。
29

罗得,像今天许多人一样,看到机会来了。一旦他不受约束了,瞧,他就会为自己多赚点钱;他可能是个受欢迎的人。于是,他往下看所多玛,那是一片滋润的土地,大城市,有发达的盐业,等等。他们从那里出口。

还有,时髦漂亮的女人满城都是,都像耶洗别一样涂脂抹粉,等等,日子真好过。罗得的妻子也觉得那样不错。因为我们看到,罗得成了那里的市长以后,她也有点喜欢那些人的生活方式。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跟某样东西混杂在一起。看,神要你分别出来,远离那些东西,直到你根本看不到它们。你只想看一样东西,就是神和他所应许的事。
但是罗得太太,她有点喜欢那个,毫无疑问,她有点这样说:“亲爱的,呐,我刚下去过,你看,那里的妇女是怎么穿着的。你看那些女孩,再看我们家的女孩是怎么穿的。所以,你不觉得她们更时髦吗?”
哦,如果这还不是回到了所多玛,那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了。
这里我们发现,
30

亚伯拉罕持守着那应许。后来,我们看到,随着事情的发展,他们分开了,罗得也……亚伯拉罕选择了更贫瘠的土地,窄小的路,就留在了那里,而那地方没有很多草可以给牲畜吃。但他准备走这道路,因为神把他放在那片地上,那就是他要呆的地方;他准备接受它。

呐,当他最终完全顺服了神;当他最终完全顺服了神以后,完全把自己分别出来后,就在那时候,耶和华又向他显现了。在他那么做之前,耶和华离开了亚伯拉罕。但当他完全顺服时,神就向他显现,说:“亚伯拉罕,你举目观看,向东西南北看;这一切都属于你。”[创13:14-15]阿们!
呐,我喜欢这个。
31

你知道,这有点像我得救的时候。我一直听人说神是一位伟大的神。你知道,我得救的时候,呐,有人说:“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浸信会教会的花名册上。这就是你要做的。”

但你知道,有一天,我明白了我是某种产业的继承人。我想彻底查看一下,看我拥有什么。你知道我就是那样的;就像一个拱形的大商场,你拥有它,里面的一切都属于你。等到你去查遍圣经,把那些应许找出来,你才知道你拥有什么,阿们!倘若可能,他们是不会让你得到的。但它们是你的。
每个应许都是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阿们!道中每个神的应许都属于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你是那应许的继承人:一个继承人。哦,我喜欢查看一遍,看我得到了什么。如果有人给我一样东西,我就想好好地看一看它。我喜欢查遍圣经,看看什么是属于我的。亚伯拉罕的每个后裔都应当这么做。
当你重生了,被圣灵充满,圣灵在你身上,你就是每一个应许的继承人。
32

你知道,就像我说的一个拱形的大商场。因为我们受洗归入那个拱形的大商场;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12:13]。那身体就是基督,他是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承受那里面的一切产业,阿们!

在神里面的一切,神都倾倒在基督里;在基督里的一切,他都倾倒在信徒里。神在我们之上;神与我们同在;神在我们里面。这一切,这书里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你若能信,你若有足够的信心接受它,相信它。
33

你知道,我四处看。如果我发现某个东西有点太高了,我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我就去拿梯子来,架在周围,一直往上爬,直到爬到了那上面。得到圣经里的应许也是这样。如果什么事我看起来有点奥秘,我就一直祷告,直到明白它,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去做的。一直祷告,不断地坚持,爬上去,一直相信。你是它的继承人,你拥有它的应许,你拥有它的权利,“祈求,就得着。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太7:8;可9:23]

呐,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走遍了那地。神告诉他,说:“你走遍这地,察看一下;这里的一切都属于你。这里的一点一滴都是你的,全都是属于你的。”
34

呐,后来我们看到,在《出埃及记》14章,哦,是《创世记》14章,对不起,在《创世记》14章,亚伯拉罕和罗得分开了,罗得最后陷入了麻烦。你总会陷入麻烦的,一旦你与信徒分开,就会陷入麻烦。

我们看到,列王结盟,他们在交战。他们下去,夺了所多玛,夺了蛾摩拉;掳掠了山谷一带的诸王等等,又掳掠了罗得。只有一些人逃进了山里;他们逃跑了,逃跑的人中有人去告诉希伯来人亚伯拉罕,说,所多玛和蛾摩拉陷落了,敌人掳掠了诸王等等,掳掠了所有百姓和他们的粮食,他们的所有财物。他们也掳掠了罗得和他妻子、女儿,所有的妇女,都一起带走了。
35

呐,亚伯拉罕,注意看这基督徒的灵,去追回他的兄弟。亚伯拉罕带着灵性后退的罗得回来,亚伯拉罕还爱着他。他一直去追,就像老底嘉教会时代的耶稣一样。尽管他们把他推出了教会,他仍在外面叩门,想要进去[启3:20]。巴不得他能找到人给他开门,这样他就会进去。这就是亚伯拉罕的灵,瞧?他去追回他那堕落、退化的弟兄。

亚伯拉罕去追回他;他带着三百个仆人,武装了他们。他在但遇到了他,那地方是巴勒斯坦地的最边上。亚伯拉罕在那里遇到了他,就在夜间分队追击,杀败敌人,胜了诸王,杀了他们,把一切被掳掠的都夺回来了。
36

注意,当他回来时,这里是一幅多美的图画啊!就是这个原因,我才想事先把这点看一下,然后再讲我的主题:耶和华以勒。

你是否注意到,亚伯拉罕夺回了所有失去的东西,他那任性的兄弟和孩子们。他夺回他们的时候,诸王出来迎接他。麦基洗德也出来,他是撒冷王、平安王、仁义王、耶路撒冷王;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来7:1-3]。麦基洗德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来迎接他,先祖亚伯拉罕遇见了这人(《希伯来书》7章),向他纳了什一,十分之一。
这该是一个何等伟大的人啊!你认为那是谁呢?他无父、无母;他从来没有开始。无论他是谁,他都仍然活着。他从来没有结束:撒冷王、平安王。哦,这个伟大的人是谁呢?
37

注意,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什么样的预表。当战斗结束,当真信徒打败仇敌,摧毁敌人的防线,努力夺回他的兄弟;当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夺回那个任性的兄弟后,麦基洗德出来,摆上酒和饼(圣餐),当战斗结束后,给了他圣餐。

战斗之后给他摆上了圣餐,非常美的预表;当地上的战斗结束,赢得胜利后,耶稣说,他们要在父的国里吃新的[太26:29]。当那任性的兄弟被夺回来,当战斗结束后,我们进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神的国里围坐在桌席边。在那里,那些打完仗,得了胜,坐下来的人,将披上基督的义。然后,他们又要在另一头,在父的国里,拿起饼和酒。这是一幅多美的图画啊!亚伯拉罕出去,夺回了罗得,又把他带回来。
38

呐,我们看到,后来在15章,我们看到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我极其的喜欢这点,就是看到亚伯拉罕当时是谁,亚伯拉罕和他后裔是谁。

这里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行了这一切了不起的事:相信神、持守住应许、分别了自己、一路跟从主的道、遵行了主的命令;我们看到,神就在祭坛边向他显现。亚伯拉罕问他这个问题,他说:“现在,谁是我的继承人,不是这大马士革人以利以谢吗?呐,你应许我一个后裔,我要请你做一件事,我要请你向我确认这个应许。”
39

神说,他要向亚伯拉罕确认,确认他和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现在,神要给他一个迹象,表明那应许是真的,尽管他已经老了。他现在将近八十岁了,然而,神要藉着一个迹象向他证明,他必持守那个约。

哦,我真高兴,神总是赐下迹象,因为他……我们今天应当知道我们现在生活的时刻,此时地上应当有一个迹象;我们要寻找那个迹象。神若不先给人一个迹象和警告,就一无所行。一个真实的迹象必伴随着一个声音,而这声音总是一个合乎圣经的声音。
40

呐,神要向亚伯拉罕确认这约,向亚伯兰,是的。他说:“你取一只小母牛(呐,记住,那是一只母牛),取一只三年的母山羊。”每只都是三年的。注意,一只三年的母牛,母的;三年的山羊,母的;一只三年的绵羊,公的;每只都是三年的。它们有三样:两只母的,一只公的,瞧?一只三岁洁净的祭物:一只母牛、一只三岁的母山羊,然后是公绵羊。

41

如果你注意,每一样都嵌入一个迹象中。

呐,我不是要在台上传讲什么教义,但我确信,这够清楚了,你们能明白。
注意!又取了两只鸟,一只鸽子,一只斑鸠,鸽子和斑鸠,它们是同一科的。呐,他把山羊、绵羊劈成两半。他劈开公绵羊、山羊和别的,劈开它们,劈成两半,把它们摊开。但是鸽子,他没有劈开鸽子,那是……当然,晓得圣经的人都知道那是指神的医治,瞧?它都在两约中;所以我们看到,他将它们摊开。
医治一直都是凭着信心,相信所洒的血,一直是。旧约就已经有神的医治,何况新约呢?岂不更多吗?看到吗?如果旧约都能带来医治,这更美的新约又会怎样呢?这新约说到了更大、更高的事,更伟大的事,更好的事。
42

呐,我们发现这点,亚伯拉罕做了这事以后,你注意发生了什么。呐,这里是一个很突出的要点,我不想你们错过了:这是对约的确认。换句话说,“它是个应许,我忠于我所做的或我说我要做的。”神向亚伯拉罕确认了这应许。亚伯拉罕取了那些祭物,杀了它们,摊开来,把它们边对边的摆列。你注意,那些鸟被赶开,鸟就不会落在新鲜的肉上,直到黄昏日落的时候。

日落以后,或正在日落的时候,神指示亚伯拉罕他将来要做的事,将要发生的事。注意,他告诉了亚伯拉罕。首先,他看到的是一个极其可怕的黑暗笼罩着他。首先,他沉沉地睡了。呐,那个睡代表死亡临到所有的人;人人都得死。死亡临到所有的人,所以他沉睡了。在这之前有一个极其可怕的黑暗经过,然后有火炉经过。然后,有一小束燃烧的光从这约中间经过,从祭物中间经过,分开了祭物。
呐,那是什么意思?它表示人人都得死,死后,都绝对要下阴间,没错。要在黑暗中,在外面的黑暗中,与神隔绝。但是光进来了,从那些祭物中间经过,分开了它们。如果你明白,那约……
43

就像我们美国人,我们怎么立约的?瞧,首先我们这样做,我们说……我们要做某种商业交易或什么的,通常我们就出去吃饭,坐下来,谈一会儿,然后拿出我们的提议,彼此握手,然后说:“为这交易握手。”那是我们的约,是我们的承诺。

呐,在日本,你知道在日本人们是怎么立约的吗?他们也要吃点东西;然后拿起一个小盐壶,互相撒盐花,那就确认了这约。我们是握手,说:“就这么定,老伙计。我相信它,我会与你守约;这是承诺。”而日本人,在日本,他们互相撒盐花。“就这么定,伙计;这事就结束了。”如果他们立了约,互相撒盐花确认了,一切的争端就都结束了。
44

但在古时,在古时,他们是这样立约的。我们定一个协议,我们拿来协议,像这样写出来,然后杀一只动物,当祭物,劈开它,将它摆开,就像亚伯拉罕的时代那样。然后,我们站在这约的中间,你和我,我们向神起誓。“我们若不守约,愿我们在自己的位上像那死的祭物一样。让那祭物的血报应在我们身上。我们若不守约,愿我们也这样死去。”然后,协议都拟出来了,或者那样写在一张手稿上。然后,像这样撕成两半。现在,你拿一半,我拿一半。

呐,你瞧?你根本无法复制它,尤其是写在羊皮上。看,你根本无法复制它。这个必须跟那个绝对吻合才行。然后,我们碰在一起,我持一部分,你持另一部分。然后,我们碰在一起,这约就做成了,我们的誓约也生效了;然后,我的那片纸必须与你的那片纸绝对吻合。因此,你就是那个与我立这约的人。
45

神在那里显明了他要做什么,就是神亲自下来成为肉身,他要在这约中。神取了基督,圣灵—耶和华神取了基督,放在十字架上,将他撕成两半。他撕开,取出他的魂,安置在至高处,取了身体,放在坟墓里,复活节的早上又升起那身体,差遣他身上的灵回到教会身上。这就是同样的确认;在这末世,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同样的约必须临到他的百姓。

你怎么能通过教育得到它呢?你怎么能用其他方法得到它呢?只能藉着所证实了的复活且永活的耶稣基督;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今晚正坐在高天至大者的位上;在他身上同样的灵,也在末世的亚伯拉罕王室后裔的身上,确认并证明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使你感到很兴奋,不是吗?瞧?
这就是那确实无误的约:“要将我的约写在他们的心上。”[来8:10]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约14:12]
46

稍后我们要讲到所多玛,看它的光景如何;它在那里是如何发生的;给末日的确切应许又是如何,以及他要做的事。他正在确认这个,显明他曾撕开耶稣的身体,取出圣灵,将那身体高举到神宝座的右边;然后,差下来另一部分,即他所撕开的那部分,就是灵,降在我们身上,它被称为圣灵。在基督里的那生命也在你里面,那表明他是你的救赎主。他赐给你儿子名分,归于神。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女,带着基督的灵。“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阿们!

47

在他里面的圣灵在你身上:即永生。他是永恒生命的赐予者;他是救赎主,把人类因堕落而失去的带回来,带回给神。在基督里的圣灵也在你里面。

如果一个恶棍的灵在我里面,我就会开枪;如果艺术家的灵在我里面,我就会画画;如果基督的灵在我里面,你就会行基督所行的事,阿们!没错。
在他里面的生命也在你里面。
48

把任何一种生命转变成另一种;如果你能拿南瓜的生命,放在西瓜藤里,它就会结南瓜,绝对没错。如果你从桃树中取出生命,放在梨树里,它就会结桃子;因为树里的生命长出了树的证据。王室的后裔也是这样;从以撒而出的肉身的后裔,弃绝了王室的后裔。借着十字形的交叉,它从以法莲转到了玛拿西,祝福从右手转到了左手;应该说是本来属于左边的左手,也就是从年幼的转到了年长的。整件事情从以撒肉身的后裔转了过来,他们弃绝了基督;同样,今天属血气的教会,他们仍然在弃绝。

49

但那属灵的神的王室后裔,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他们相信神的一切话,复活且永活的基督在他们里面被证实出来。哦,太好了。

看,它是一样的;整个教会必须是亲属,它在属血气的后裔中预表了。看,以撒和利百加是第一代堂兄妹,是血亲,有同一个祖先,瞧?他们父亲是兄弟,这使得他们,新郎和新妇,成了血缘的堂兄妹。在亚当和夏娃那里,一开始全都是亚当。神从亚当肋旁取下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他从亚当身上取出女性的灵,放在女人里面。
50

因此,女人的举止若是男子气,就是某个地方变态了。男人若想成为十足的娘娘腔,就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神造男人,使他穿着像男人;而女人像女人。神要他们一直保持那样,阿们!当你看到他们干相反的事,那肯定有什么不对劲了,变态了。整个东西都变成了一帮变态狂,绝对没错。整个族类,整个世代,都成了……整个东西都是新打的伤痕,正如圣经说的[赛1:6],几乎没有一处完好。你知道那是事实。

在街上走的人当中,你几乎找不到一个,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男人,我从没见过这么娘娘腔的男人。女人穿裤子、剪头发、涂口红、抽烟,想要做男的。你想做男的干什么?你应当是个女士。
我看见一个酒吧间里有一个牌子,说:“女士专席。”我说:“你永远不会有顾客的,女士不会去这样的地方。”是的,先生。女士不会去;但女人会,女士不会。她不会去那样的地方,就是这样。
51

看,神分开,劈开。看,这身体,基督的新妇,必须回到起初去。呐,夏娃是……夏娃是什么?她和亚当是一样的;他们都叫“亚当”。他们曾是灵;最初,神造人时,他是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神是个灵,“他就照着神的形象造人,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1:27]他是……

那时,还没有人耕地。于是,神从地上的尘土造人,把这双重的灵放进他里面;那是首先的亚当。
52

后来,神从亚当身上分出夏娃,夏娃因为不信这道而堕落了,没错。

这也是今天教会堕落的地方:不相信这道。但在这例子中,那蒙呼召、预定得永生的王室后裔,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他们相信这道。我不在乎是什么出现或消失,人们怎么取笑,谁说这个、那个或别的,他们是预定得永生的。所以,她直接回到道里;她和她的良人基督,是一体的。在基督里的生命和灵也在教会里,这是那永远的约。
看,神取出了基督的灵,在各各他将这祭物撕开,取出那灵,举起那身体,放在高天至大者神的宝座右边;诸天的一切都由他掌管。然后,在他身上的灵又返回来,是同样的灵,不是另一个灵,是同样的灵临到他身上,向王室的后裔确认这约。
53

根据圣经,我们在末世必看见它。

在基督的新妇能被提上去之前,必须有一个事工完全与那个吻合,阿们!今晚,我何等高兴地告诉你,我知道那是真理,阿们!相吻合,确认这约;他曾在那里确认过,告诉亚伯拉罕他要做什么:确认这约。呐,任何圣经学者都知道,这就是他向亚伯拉罕确认这约的时间。
他在做什么?用一个象征来显明他要怎么样处理这些祭物。呐,时间迟了,我可能没有时间劈开这些祭物了;我可能明晚再来劈开它。注意,要显明这些祭物的意思是什么。但你看,神确认了,显明末世……
54

呐,任何读过古代历史的人都知道他们就是这样立约的。他们写好了,然后把它撕开,拿着它,这人拿一片,那人拿另一片。他们必须回到祭物这里来,献上他们的祭物。这就是亚伯拉罕下到基拉耳等地方所做的;他去到那里,在那儿筑坛,献上祭物,立下他们的协议,像那样把它撕开。神也做了同样的事,在那里显明他将要做的事。

55

问题是:“你应许我的那个后裔在哪里呢?我要怎么去到那里呢?人们在取笑我,说:’亚伯拉罕,多国的父,已经十五年了。现在你八十岁或九十岁了。你的所有孩子都在哪里呢?多国的父啊,你现在有了几个孩子?’”看,在取笑他。

但他心里不疑惑,持守住应许。人们嘲笑他,说:“多国的父啊,现在让我们看看,你现在有几个孩子了?”看,想要嘲笑他,因为他正持守神的应许,相信神必能持守他所应许的,他绝对能。他能预备自己的祭物,他是耶和华以勒。他能预备,并为他所应许的开一条路。神向他确认这约,给他看他要怎么做这事,就取了基督,把他的生命拿走,并在这末世赐下来。
56

呐,这个星期我们要讲完这段经文,向你们证实这点,即:这约必须由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来确认,就是从外邦中出来的一群百姓,不是犹太人,为他名的缘故,要从外邦人中选取一群百姓归于他自己的名下。拥有他名的教会要回来,进入他里面,因为那是她的本质,她的生命。

57

听着!五旬节那天,圣灵在五旬节降临,这生命赐给了教会。那个教会就出去,产生了……他们随着那教会,写出了一本《使徒行传》,记载了她所行的,因为是基督在使徒们里面。

呐,在《约翰福音》15章,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是枝子结果子;枝子靠葡萄树提供能量。瞧,如果那根枝子,从那树出来的第一根枝子产生了一本《使徒行传》;如果那树另长出一根枝子,它一定会有同样的生命。
58

几个月前,我跟我的好朋友约翰·夏里特站在凤凰城。你们知道,我住在图森,我上凤凰城去。约翰·夏里特弟兄,一个非常好的基督徒弟兄;他过去很穷很穷,但主祝福了他。

几年前,我第一次去凤凰城,他还没有孩子;他想要孩子。这个可怜的人,在马路上做工,敲砸混凝土,一小时只挣二十五到三十美分左右。他到那里去,他相信这信息的每一个字。他说:“你愿意为我祷告吗?”他现在有五个孩子了。
59

除此之外,他每年都为基督的事业奉献出大约三、四百万美元,没错。

不久前,我跟他在一起,参观他的棉花农场。他买下了整个县,有一千五百个墨西哥人在照看农场。十五年前敲砸混凝土,每小时只挣二十五美分。
他带我去他的大柑橘林,在那里我看见了一生中所见到的样子最古怪的树。它是某一种树,上面结了各种果子。我就看,树上有橙子,有柠檬,有西柚,有桔子,有桔柚。我想大约有九种或十种不同的果子。我说:“那是一棵什么树啊?”
“哦,”他说:“那只是一个小试验,伯兰罕弟兄。”
我说:“哦,我明白。”我说:“它们都靠那一棵树生存?”我说:“它一开始是一棵什么树?”
他说:“是一棵橙树,是一棵脐橙。”
我说:“是吗?”我说:“其它这些家伙在上面干什么?”
他说:“它们是嫁接上去的。”
我说:“哦,我明白。”我说:“我懂了。”我说:“呐,明年每个都会转回到橙子,不是吗?”
他说:“不,柠檬会结柠檬。”他说:“西柚会结西柚,桔子会结桔子。”
我说:“都出自一棵橙树?”
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做。”
他说:“它们都是柑橘类水果。”
我说:“哦,赞美主!我明白了一件事。”
60

你看,哦,弟兄,当那个圣灵进入那棵葡萄树里,从那棵葡萄树上长出第一根枝子,随后他们就写了一本《使徒行传》,若是那棵树另长出一根原本的枝子,她必结出同样的东西;必定是耶稣基督。

呐,我们有卫理公会、长老会、浸信会、路德派和别的宗派嫁接上去,就结出宗派的果子。但如果它另长出一根枝子,那必定是被基督充满、以基督为中心的真实的神的道。
61

记住,如果你们有磁带的话,就会记得《新妇树》这信息。那个园丁怎么出来,而那棵树结错误的果子。所以,园丁剪掉它,剪掉它,一直修剪,一直修剪。但约珥说:“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蚂蚱剩下的,别的来吃。”[珥1:4]你看到,那些虫是同一种虫,只是在不同的阶段。

路德派剩下的,卫理公会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五旬节派来吃。整棵树都被砍掉了。
62

但神说:“主耶和华说,这些年所吃的,我必恢复;在末世我必赐下另一个教会,我必再次恢复那个原本的能力。到了晚上才有光明。”[珥2:25;亚14:7]

在那棵树的树心里,不管多少枝子被剪掉,也必长出亚伯拉罕的王室后裔来,哈利路亚!神应许了,神必做这事;他说他必做这事。“这些年宗派所吃的,我必恢复;这些年所吃的,我必恢复。我剪掉那些东西,但从树心里必长出葡萄树。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那人要昼夜思想神的道;”不是思想信条或宗派,而是“昼夜思想这道,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枝子也不枯干。他要按时候结果子。”
神应许了;
63

神撕开,拔出,劈开,分出自己,分开自己。五旬节圣灵降临时,他行了同样的事。随着以色列的那个火柱降下来;我们大家都知道那是逻各斯,就是基督。五旬节他降临时,他做了什么?他分开自己,有火舌落在他们各人头上:神在他的子民中分开自己[徒2:1-4]。

哦,弟兄,你不可能跟那在基督里的同一个灵分开。“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正确的翻译是比这更多),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末时,直到末了。”他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要做这事。
他现在就在这里,他是……
64

几天前,我们在这里庆祝了他的复活,神使他复活了;我们做见证,我们颂赞。他可能显现出来,做他所做过的事,就像在复活前所做的;我们却称那是算命的、魔鬼、别西卜,把他关在教会外面,我们那么做为了什么?圣经必须应验,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这逻各斯,就是基督,被推到门外,他在叩门,竭力要从某处得到一些合作,要进来,显明他自己。

65

但是,必从那里长出一根枝子,这是非常确定的事。我对夏里特弟兄说:“那么,第二年它会长出什么样的枝子呢?是橙子?还是柠檬?”

“是原本的枝子,”他说:“当它自身长出一根枝子,那必是橙子,就像起初一样。”
当亚伯拉罕真正、有生命的后裔出现时,那在耶稣基督里的同一个灵必住在他们中间。对每一句话都会说“阿们”,他们相信它。不是“这是默示的,那不是默示的”,他们相信整个的道,因为那是神的道。
66

你们今晚全心相信吗?阿们!我的确在这里讲了很长时间的道了。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明晚我要讲完这题目。我答应不要留你们太迟。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一个确认的约。亚伯拉罕的问题解决了,他藉着信心看见了,就继续走,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他不起疑惑。呐,他王室的后裔又如何呢?我们声称……我们现今的基督徒,声称要品尝耶稣所喝的同一个杯,有他同样的灵在我们里面。要看到他印证他与我们同在的应许,这应许使它应验了。

67

从来没有过这样;在从前的各个时代,我们从未有过这个。查一查历史,以前从未出现过。在末世,它应当去到哪里呢?去到选民教会那里,不是去到巴比伦,不是去到所多玛;他们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使者。

但圣灵就是选民教会的使者。呐,那是神住在人的肉身中,显明他自己是辨别人心的,是辨别人心中思念和主意的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耶和华以勒。他已经为我们预备了祭物,也正在确认他的约。在末世,他持守了他与百姓所立的约。
68

朋友们,我们可以整晚在这里讲,这些事都讲过了,讲的够多了。

这里有生病的人,你们需要医治。为什么你不相信那个呢?我若能医治你,我就会做。现在要祷告!我若能医治你,我就会做;我医治不了你。你注意到,我在这里安排了头一、两个晚上为病人祷告。呐,不仅仅是为那个目的。如果这里有任何种子是预定要得生命的,圣灵必抓住它。他们必看见它,他们必知道它。呐,他是……
这里有多少人愿意在神面前举手,说:“我全心相信它,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他今晚活在我们中间,显明他自己就在我们中间,我相信它是出于神的。”你愿意举手,说:“我真的相信。”
69

天父,他们在你手中;他们声称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想要,他们想要神的祝福。我以这种简单的方式告诉了他们;我的主题我已经开始讲了,但无法讲完。但父啊,他们在这里看到,你在给亚伯拉罕的确认中,向他确认了这应许,给他确认了。

呐,基督的灵若不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是属基督的;基督的性情不可能改变。他清楚地告诉我们,根据圣经,在多处应许了我们这些事;甚至旧约在《玛拉基书》4章就已经应许了,在末世,将要怎样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们的信心:五旬节的父亲,圣经原本的教义,原本的道,它要成就的事。必有一个迹象,这迹象要被随着它而来的声音所证实。你就在这里,我们相信你。
70

父啊,愿撒但仓皇逃跑。我们相信我们没有什么能力,主;我们没有声称有能力,我们声称有权柄。我们晓得,街上的小警察,小帽子盖在头上,一辆三百马力的大汽车以九十英里的时速从宽阔的马路上疾驶而过,他没有能力停下任何一部车。那些车会把他辗得粉碎。

但只要让他展示那个徽章,举手,就会听到尖利的刹车声,刺儿的轮胎声。那是权柄,整个城市都会支持他。他有权柄,但不是能力。他可能还不到一百磅,但他有权柄。
71

今晚也是这样,主啊。我们来迎战撒但,不是带着能力,而是带着权柄;展示这宝血和已确认的约。它没有权利辖制那些病人。

看着他们,看到他们在这里苦苦地熬着。哦,神啊,巴不得我能用什么途径把信息带给他们。主啊,巴不得他们能明白,意识到……主啊,今晚再一次把他们唤醒,让他们看见你还是同一位神;你正在证实你的道;你照着所应许的持守了它。你说,在这末世这些事要发生,人子要显现出来,这些事就要发生。求你应允,主啊,让他们看到那是你。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2

呐,要相信,朋友们。你们是这么好的一群听众,我超时了,瞧?我不是有意要那样。我告诉他们我今晚要准时结束,但我没做到,因为我……呐,明晚我可能才会讲完我的主题,若主愿意的话。

呐,就是这样。你们是人,尽管我们都是人,我们要活下去。人人都想活完他的时间。我相信神要我们那样做,我的确相信这个。呐,这不是因为在基列没有乳香。你知道,经上曾说:“那么,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先知呢?”[耶8:22]以赛亚说的,哦不,我是指以利亚说的:“你去问他。岂因为以色列没有先知吗?为什么你去以革伦神巴力西卜那里呢?[王下1:3]为什么?你一个犹太人,为什么上那里去呢?为什么你上那里去呢?”又说:“岂因为在基列没有乳香吗?在那里没有医生吗?是那个原因吗?是那个原因吗?”不,先生。我们有乳香,圣灵在这里。是的,先生。这应许是我们的;呐,你只要相信它。这是一个人心不知所措的日子,他们没有……我为他们感到遗憾。他们不知道要信什么,一个说这个,一个说那个。主神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实的。”[罗3:4]没错,呐,神不可能改变他的性情。
73

呐,我相信昨晚我们是从1号祷告卡开始的,不是吗?叫到了20号左右,差不多是那样,让我们把那程序变一下,让我们根本不用祷告卡。你只要祷告,不要……祷告卡只是让你上到这里;但我感到他的同在是这样的,我知道他就在这里。

多少人见过那位主的天使的照片?神可以作证,因为我要在审判时与你相会;那天使离我所站的地方还不到两英尺,没错,它就在这里。
74

呐,没有拿到祷告卡的人,请举手,说:“我没有拿到祷告卡,但我病了,有需要。”瞧,到处都是,好的。

呐,我告诉你,那次,那位天使在那里做了什么呢?他转过身,背对着亚伯拉罕;我今晚本想讲到这里,但没有讲到。他在那里说,在主再来时也是一样的事,正如在所多玛一样。我们看到,他转过身来背对着帐棚。撒拉嘲笑他所说的,因为他告诉了亚伯拉罕;而撒拉无法理解,那位在那里吃她所炒的肉,喝母牛的奶,吃着牛肉的,那人竟是神。
75

圣经说他是。

亚伯拉罕说那是以罗欣(没错),以罗欣,神。他就在亚伯拉罕面前消失了,神称他是耶和华神,以罗欣,满足一切的那位。“起初,”这里用到了同一个词;任何学者都知道那个。“起初,神……”你看希伯来文“以罗欣”。
76

注意,亚伯拉罕说:“耶和华神,以罗欣。”同一个人,同一位,显明神要在肉身中向亚伯拉罕的后裔彰显自己,确认这约,做他所做同样的事,看到吗?做他以前所做同样的事。他一直是先知,能辨别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因为……

多少人知道,圣经说神的道辨别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呐,如果神今晚在这里至少拿三个人……呐,这是个挑战。如果有人认为不是那样的,你就来做。如果不来,就不要对它说什么,明白吗?呐,注意,至少拿三个人(三是一个确认),完全陌生的人,如果圣灵……你只要相信,我要求你做的就是相信,相信这本圣经是真理;相信我们正活在末世,这也是给末世的应许。
77

记住,亚伯拉罕……再也没有别的人见过其他的迹象,直到应许之子出现。亚伯拉罕见过各种迹象和奇事,一直到那个;但那是最后的迹象。神永不会打破他的连贯性。对亚伯拉罕的后裔,这就是他们最后的迹象,看到吗?那是最后的……那时,他就知道那是以罗欣。耶稣回来,说,将来也必这样,我们今天就在这里遇到了,同样的事。人啊,这是真理。

我不怀疑这里的小谷仓……你说,瞧,它一直是那样。他生在马槽里,几乎没有人要信他。但只有那些相信、预定得生命的种子,才是那些人,“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没错,瞧?那就是你的位置,如果他们的名字在那里,他们就必看见,就必那样做。
78

呐,看,只是这想法。我可以祷告,按手在你身上;我打算讲讲那个,尤其是在礼拜天下午。但我要你今天看到,你可以按手在他身上,他是能被我们的软弱所触摸的大祭司[来4:15]。你信这个吗?那就相信吧。现在,他若那么做……

呐,我的确认识这里的一些个人。我一看下去,就看见我的两三个朋友坐在那里,那是一位传道人,有几个在那里,有一个低着头。主昨天刚医治了他小儿子的脑震荡。他曾打电话给我。
79

那边另有一个人,他的小宝宝,那天晚上,他们以为他已经死了。当时我在博蒙特。电话叫我们,就过去,他把手放在我身上,就哭起来,说:“伯兰罕弟兄,主的道与你同在,只要祈求主。”就在那一刻,小宝宝又活过来了,又开始呼吸了。他父亲就坐在那里,是一位传道人。

这个人,汽车撞了,把他甩出去,冲过了什么东西或别的,掉在一个坑里,脑袋受了震荡,等等。主医治了他,完全正常了。他们相信,绝对相信。
80

呐,不要说是我行了这事,我跟它没有关系,是他们对神的信心,是那个做成的。你也有信心。耶稣在《马可福音》11:22说:“无论何人……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这就是了,瞧?它不是一个盼望,而是“知道它”。

主若能证明他自己活着,做出应许的这一位若能证明自己活着,世上没有别的东西能行这事,那就要醒起来;使劲地摇摇自己,摇摇你的灵,瞧?除了神,世上没有谁能做这事。呐,你可以判定是那恶者,如果你想的话。他们判定耶稣是恶的,他们仍然判定他的灵是恶的,他们说他是一个魔鬼在做那事。瞧,当然,他们得到了报应。你只要相信;你不能医治,我不能医治;没有人能医治。神才是医治者。
81

但只要你能认识到,你所事奉的,你从世界分别自己出来所事奉的那位;你所爱的那位,将来要站在审判席上的那位,你与那受过审判的他同站在审判席上;如果他的同在来到这里,显明他就在这里……

呐,他的肉身不能做这事;当那肉身来到,时间就结束了。“好像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但他的灵已经来到教会中。看看它是怎么出现的;通过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现在进入了被提的时间,让教会做好准备,完全与所应许的一样,也跟教会时代的顺序一样。我们已经看到一切事都在往下走,往下走;五旬节派是最后的组织,这是照圣经说的。它必是最后的组织,同其他组织一起被拒绝,没错。它是一个组织,没有一个组织为神所悦纳,它只是……神所悦纳的是单个的人。
82

呐,你不相信他在这里吗?呐,这里,我只是你的弟兄。呐,带着被差遣的……那位神告诉我来做这事,因此,我相信他。如果它没有写在给这时代的道中,我就会远离它。任何不在这道中的事,我都不相信;呐,我都不会接受。我不说我不相信它,但我不接受它,我不明白它。但当它是在这道中,是给这时代的一个应许,我就明白了,你呢?愿主现在帮助我们。你现在只要凭信心举手,相信在我们面前,应该说是我们在他的面前。

83

呐,如果做出这应许的同一位耶稣,在圣经里启示了保罗,他拥有这么丰富的启示,以至他很紧张,肉身受苦,恐怕他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自高[林后12:7];看,他写了圣经,他被圣灵大大感动。他写了圣经的几卷书;就像摩西,他是先知,所以道临到他,他就写了。他写的圣书被允许放在圣经中。呐,他是那个说出、相信、教导这些事的人。

84

呐,记住,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就在我们中间。现在,要牢记这点:“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就在我们中间。”呐,我们看见各种了不起的举动,叫喊,赞美神;那都很好。我们说方言,说预言,和这一切,我们看见了这一切,那很好;那些是伴随它而来的。但记住,最后一件事是神的同在,是道本身。他就是道,是元首,是道;道临到了身体,瞧?

然后,那道,《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现在,拿这节经文来,回过头去,从起初的众先知开始,一直下来到耶稣基督,看看是不是一样的事,是一样的事,他显明就是弥赛亚。呐,不是说这里的某个人是弥赛亚,而是说圣灵是弥赛亚;基督与圣灵是一样的。所以,他此时就在这里,在肉身中做工,让身体做好准备被提,复活起来。要相信它,朋友。
主神啊,请你让它今晚发生。
85

现在,为了神的荣耀,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叫这里所有的灵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我这样说,是叫你们明白,瞧?你不要……如果你一直怀疑,呆久了就不好了,因为许多人坐在这里,豪无疑问,他们看见有时候什么事会发生在不信的人身上。那些灵会从一个人身上去到另一个人身上,正如它们在圣经中所做的。

86

你们在这里祷告的,有多少人知道我是陌生人,对你们的事一无所知?你们在祷告的人,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的,请举手。

你,那个系着黑领带坐在那里的男人,正朝这边看着我。呐,你看,看到那光吗?你没有看见吗?它是琥珀色、金绿色的光。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先生?如果神能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信吗?你会信吗?全心相信吗?你相信那是神吗?你会信吗?你会相信你的医治要来到吗?这就是了。你有祷告卡吗?没有,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的问题在你的耳朵里,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问题曾经在你的耳朵里,但现在不在了,如果你相信。我不认识这人,从未见过他。
87

呐,有个人正坐在你旁边;他像是在祷告。他正在为他的什么毛病祷告。请看着我,先生。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我所告诉你的是真理吗?你相信那是耶稣基督的同在吗?你相信你的背从现在起就要好了吗?你若信,请举手,你只要相信,瞧?

呐,问问他。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他从未触摸我,他离我有二十英尺远。他触摸了谁?那应验了经文;他触摸了大祭司。他正坐在那里祈求得到医治,瞧?他触摸了那能用我们软弱的感觉触摸的大祭司,瞧?
88

呐,你是怎么想的?坐在那后面的年轻人,正在直直地看着我的年轻人。你相信神必医治你所患的那个肾病吗?你信吗?你若信,请举手。你想戒掉你的恶习吗?要扔掉那些烟吗?如果你要,就像这样挥挥手,然后把手放下,忘掉它。奉耶稣基督的名,你若能信……

在我对面坐着一位戴眼镜的女士,她患有神经质的毛病。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女士?如果你信,请举手,好的。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有一位可爱的女士坐在你旁边,她患有妇科病,妇女病;没错,女士。如果是那样:有滴漏,请举手。请你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痊愈,因为她相信。
89

我说,坐在她旁边的也是一位信徒,那光就在坐在她旁边的另一位女士头上。她的大腿患病,或大腿有问题,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腿吗?请举手,就是这样。你相信他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稣基督吗?

你相信,坐在那里,就是坐在前排这位男士后面的,坐在那里的那位女士。你相信神……你有两件危险的事,其中一件是癌症,另一件是关节炎。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若信,请举手,说:“我信。”好的。
你相信他正在确认这约吗?
90

有一位女士坐在这里看着我,就在这位男士后面。她穿着某种红色的服装,红色的,我想是,哦,是件毛线衫,可能是。她太远了,那里光线不明。你看,那使你太虚弱了,整个东西开始变成一种乳白色,环绕在房子里。但那光停在她头上,看到那光了吗?

她正在为一件事祷告。如果耶稣基督向我揭示你正在为什么事祷告,你愿意全心相信吗?你会信吗?我对你是陌生人,你对我也是陌生人。但你跟大祭司联系上了,因为他给我的信号就在你头上,瞧?那迹象,我知道是它。你患的是一种很严重的神经质毛病,你喉咙上也患了甲状腺肿。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
你说:“你能看得见那个,”
91

好的。你来自……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来自……你不是从这个地区、这个地方来的;你是从孟菲斯来的,没错。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她也是从孟菲斯来的。你全心相信吗,女士?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吗?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那会使人绊倒,瞧?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是神在进行这些谈话吗?你知道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那么,你相信那是神吗?好的,你全心相信神。你所患的毛病,你也是喉咙有毛病。另外,你有个小瘤,你侧边有个肿瘤。你相信神能告诉我是在哪一侧吗?如果是,如果我告诉你的是事实,请举手。是在右侧。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是谁吗?那会有助于你吗?你是考克斯太太。去问问她。你们信吗?现在你们所有人都信吗?这是在向亚伯拉罕的后裔确认这约。你若能信……
92

这里,有个妇人躺在那边的担架上;你能听见我吗,躺在担架上的女士?是的,我不能医治你,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你对我是陌生人。但你相信耶稣基督能向我揭示你的毛病是什么吗?这会有助于你吗?会吗?如果你躺在那里,就会死去。你只有一个活下去的机会,那就是接受基督。你有癌症,没错。你相信神现在会使你痊愈吗?你信吗?如果你信,请举手,好的。

在你那地方,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从那担架上站起来,拿起你所躺卧的东西,回家去,宣称你对神的信心,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起来,奉耶稣的名。她站起来接受她在神里的应许了。
93

你们其他人,有多少人现在全心相信?站起来,你得到了力量;神会给你力量,站起来。她从担架上起来了。现在,你们其他想接受耶稣基督的,请站起来。站起来,从各处站起来,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医治者。主耶稣,求你医治每一个人;主神啊,求你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