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21B 耶稣必从这里经过

1

让我们继续站立一会儿,来读神的道。我想我真是要活出一种真实的生命,才能配得过所有这些介绍,不是吗?那是那些爱你的人。请翻开《路加福音》19章,我想只读一部分经文,前面那五节。

1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2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3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4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5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6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地接待耶稣。7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8撒该站着对主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9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10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让我们祷告。
2

我们的天父,今早,我们多么感激你,因为你仍然在寻找、拯救那些失丧的亚伯拉罕的子孙。天父,我们祈求,愿你接受我们谦卑的祈祷,祝福我们今天在一起的聚集。愿这聚集不是枉然的;愿伟大的圣灵教导我们这生命的道路,因我们知道这点,即,有一天我们必要站在神的面前,为我们今生所做的事做出交代。现在,我们聚集在一起继续等候你,求你祝福,奉耶稣的名,阿们!

请坐。
3

我实在很高兴拥有这些好朋友,他们相信,并且也相信你想要付出的努力。如果我有任何别的目的,只想要与众不同,瞧,我就真是一个罪人了,但我的目的是称赞耶稣基督为大。

当有东西在人里面,你得到了一个从神来的信息,你就无法停住自己;有东西在你里面推动你,无论如何都会这样;你无法放慢速度,无法停止它或启动它;是它停住你、启动你、使你放慢,看到吗?这是那位在控制的。
感谢这些好弟兄为我们主耶稣所做的见证;他们不是在谈我,当然不是,他们是在谈主。
4

就像不久前我在这里读到的关于慕迪先生的短文。它说,芝加哥报纸打算……报纸打算写一篇关于他的评论文章;于是就派人出去,要知道为什么人们会聚集来听慕迪先生的讲道。那篇评论文章;慕迪先生像我自己一样,他受的教育不够阅读那篇评论文章,所以就得他的经理来读。慕迪先生原先是个鞋匠,被神呼召,传讲那个时代的信息。于是,那经理读了那篇评论文章,文章说:“为什么人人要去听德怀特•慕迪讲道呢?首先,他是我见过的最丑的人;”又说:“他秃头,胡子很长,等等;讲话时吊着嗓门,用的语法是我听见过的最差劲的。”嗯嗯。哦,那人就那样一直评论个不停。

那人说:“慕迪先生只是耸耸肩,说:’当然不是,他们是来看基督的。’”
所以,我想,答案就在这里了,我们要看的是基督;“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
5

我刚才在想,参观了这城市后,我发现人们非常友好;我们在丹汉斯普林这里的高中或学校礼堂举办了很美好的聚会;我刚才在想,这里的人就像这咖啡,是……哦!不是数量,而是质量;全部都在一个杯子里了。

我记得第一次我在这里的机场着陆后,一些弟兄来接我,坐在这里。那里有个法国小女孩,我向她要了一块汉堡包和一杯咖啡。
我到了大约三十八岁才开始喝咖啡;我应该很清楚才是。但那时,布朗弟兄,我猜今早他在这里的某处,他坐在这里。他很喜欢咖啡,就给我……我早上七点有一场传道人的早餐会,八点又有一场,九点又有一场,所以你不可能每餐都吃,所以他们就会给你倒咖啡。于是我就稍微抿了一口,没想到,从此就开始喝起来了。
于是,我问那个女孩,我对她说:“我要一块汉堡包和一杯咖啡。”他们端来那一小杯咖啡时,我想:“哦,天哪,他们这里的咖啡供应肯定很紧张,”喝了第一口,我咽了第一口,哦,天哪,我气都喘不过来了,瞧?
那个小女士说:“你肯定是个北方佬,”她说:“我给你弄一杯北方佬的咖啡。”
6

我发现这里的人也是这样,我传讲的会众人数也许不是最多的,但他们却拥有一种非常真实的品质。我为此而感谢神,这是一群专心聆听的会众,他们坐着专心听你讲的话。

这正是我想要你们做的。藉着神的道来察验人所说的话。如果说的不对,那它就不对,就是这样。如果它是神的道,那么,神就一定会见证他的道,因为他应许了。所以,那是我们想要察验这些事的方法,看它是什么。
7

呐,我知道,今早,这是商人、全福音商人会的早餐会,我是他们分会的成员,我想这是……他们说有些人在这里,有些人没有过来。也许,他们是商人,需要照顾自己的生意。总之,我得给他们找一些借口,所以,这没问题。他说,总之,有许多人还是来这里了,所以,非常好。

呐,这只是个小笑话,我讲过了,但可能……当然,这不是讲笑话的地方,但只是一点小幽默感。你说话时,像我们刚才说的,瞧,也许让人们再得到一些幽默感。
8

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一个朋友一起在学校里,他的名叫威尔默•斯奈德。他兄弟是个浸信会传道人,他在撰写“楼房”这栏目,“楼房”的栏目。我们是学校的同学;我研究传道的事,他成了一个保险公司代理。于是,有一天他来我家,来找我。呐,这里可能有一些人是保险公司代理,我现在不是在谈保险的事,我希望,你们不要误会这点,要明白我这样说的意思。我弟弟也是,是保诚公司的,他卖保诚保险。

9

所以,有一次,保险公司在一件事上让我……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知道的不多,他们没把保单给我解释清楚,结果给了我一些误导,所以我就没买。

有一天,威尔默来看我,他说,他说:“比尔,最近事情顺利吗?”
我说:“很好。”
他说:“听说你出去举办聚会了?”
我说:“是的,我出去举办聚会。”
我跟他谈起了一个对我说话的人;他说:“喂,你是传道人,你干嘛跟这些商人搅在一起?”
我说:“我是一个商人。”
他们说:“呵,你做什么生意?”
我说:“保障的生意。”
瞧,他没有明白,我不是说“保险”,我是说“保障”,瞧?
所以我说:“保障的生意。”
他说:“哦,我明白了;”他说:“你卖什么样的保险?”
我说:“我卖永生的保障,”我现在还在卖;所以我会感兴趣……你们哪位感兴趣,我想跟你们谈谈保单,如果没问题的话,聚会后就谈。
所以他说,他说:“永生?我想我从没听过这家公司。”
我说:“哦,你从没听过?”我说:“它很有名。”他说……我说:“公司成立很久了。”
他又说,他说:“总部在哪里?”
我说:“在荣耀里。”
10

威尔默对我说,他说:“比尔,我来使想卖给你一些保险,我听说你没有投任何保险。”

我说:“哦,有的,我有保障。”
他说:“哦,对不起,”他说:“我猜,你弟弟,你跟他投了保险。”
我说:“不,倒不是跟他投保。”
我妻子看着我,好像在说:“哦,你肯定是在编故事,”她知道我没有投任何保险,但她也是不明白。我是说“保障”,不是说“保险”。
他说:“比尔,你投的是什么保险?”
我说:
有福的保障,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荣耀喜乐;
为神的后嗣,救赎功成,由圣灵重生,宝血洗净。
他说:“比尔,那非常好,那非常好。”他说:“我一点也不反对,但是,当你走的时候,那不会把你放进这地上的坟墓里。”
我说:“但它能让我出来,我不担心进去的事。”
我不担心进去的事,关键是出来。所以,这是我所知道、唯一能让你出来的东西,如果你对出来感兴趣,我们就来跟你谈谈这个。
11

今早看到这会众,我只会留你们一会儿。本来我打算传讲一个主题,但后来我想,哦,最好不要讲了。我只是讲一个圣经的人物,讲一出小戏剧。

在这里,我想到了一件严肃的事。作为基督徒,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我估计大部分是;我们在一起吃早餐,你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吗?你曾想过这点吗?
你知道吗?我在这里必须说的一些话,在那边,神必在审判的日子里要我为此做出交代,明白吗?我这里有一些灵魂,不管是多小的一群人,但我仍然有……呐,在“那边”,我必须为我说的这些话交账。
所以,我们可能再也不会一起吃另一顿早餐了,但我希望某一天我们会一起吃“晚餐”,那是最后的晚餐,在那边与主同席,在那边也是第一次的晚餐。
所以,当我们今早坐在这里,我看着这里的这些人,他们有的是潜心研究的伟大的传道人。而我呢,只是一个出来的山里人,没受教育;跟这里有资格传道的人和神学博士坐在一起,站在这样的人面前跟他们谈话,我感到很渺小。然而,我必须把我的感受表达出来。因着他们如此的感谢和好意,让我能站在这里讲道;我很感激,弟兄们,合作举办聚会,招集在一起;我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们,靠着神的恩典,我要尽我所能地为你们每一个人做一切事。
12

那么,某一天当这一切结束时,如果我不能再跟你们一起吃早餐了;当这一切结束时,我们要彼此坐在桌子对面;我盼望着那个时刻。毫无疑问,眼泪会流过面颊,看到桌子对面,彼此拉着手,那时的意义肯定会不一样了。当趁着还有时间,太阳还在照耀,让我们去做工。不久日头就要落下了,已经落下很深了。想到这点,当我们坐在那里,彼此握着手,流着眼泪,然后,那伟大的王将走出来,穿着荣耀的袍子,一路走来,擦掉我们一切的眼泪,说:“做得好,我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可以进到主的喜乐中,就是创世之前为你们所预备的。”当日头还高、有足够的光可以做工时,让我们做工。

13

呐,这里这个小题目,看起来可能有点滑稽;但我们要来讲这个题目:“耶稣必从这里经过。”

对这小个子来说,那一定是个很糟糕可怕的夜晚;他一点也睡不着,整夜翻来覆去。天渐渐亮了。
我们都知道,那些不眠之夜意味着什么,你无法睡着;头脑里有些事,或什么事搅得你神经很紧张。
这小个子是个商人,可能是在耶利哥城里;就像你们这里的一些商人和妇女那样,毫无疑问,他生意很兴隆;在各种俱乐部中地位很高,是教会的一个成员,犹太议会的成员;有一个好祭司,他也相信那个祭司。
14

但有一件奇怪的事,就是他妻子;我们叫她是利百加吧。撒该认为“她走偏了,站在了错误的一边。”祭司也是这么认为的。她在跟随一个人,就是所谓的拿撒勒的先知,一个叫耶稣的人。那些人,那些比较穷的人,相信他是先知,或是所应许的弥赛亚;但这点就是无法符合犹太议会的要求。

奇怪,有时候神所做的事,跟我们所认为的不同。他们的看法是:“你瞧,这家伙是私生子;他母亲在和丈夫结婚前就生了他。”
另外,他没上过学;他们没有他上过学的记录;他不是祭司,也不是拉比。他只是自己宣称。
正如唐弟兄今早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这是一个转弯。”他们没有认出来,通常都是那样发生的;现在到了转弯的时候。
但不知怎么的,另一个人,他妻子,却深信耶稣是那要来的先知,她也跟随他,相信他。
她想要告诉她丈夫,但他太投入于他的生意,和那些……他属于教会,“这还不够吗?”
15

这就像那个富有的青年官,你知道;他也有一个生意。但他认识到,自己虽然是个教会成员,却还没有得到永生。他就问……他看见耶稣身上有其他人没有的东西。他说,他来到耶稣那里,说:“我……”他想知道,他是否……他要做什么才能得到永生。耶稣告诉他要遵守诫命,他说:“这些我从小就遵守了。”瞧,这表明他是个信徒,但他知道,耶稣身上有那些祭司和拉比所没有的东西。

耶稣基督不同于人,一个人若接触到他,你一旦见过他,如果你里面有一点神的火花,你就再也不是老样子了。
16

所以,利百加找到了这位耶稣;对她来说,耶稣完全应验了犹太人一直在等候的、给那个日子的应许。

所以,有消息传来说,耶稣要下耶利哥吃早餐或吃午饭什么的,于是,利百加就急忙为她做生意的丈夫祷告。
我们到处都需要有更多的利百加,你瞧。瞧,祷告能改变事情。如果你将你丈夫或未得救的亲人摆在神面前,然后祷告,神必在某处开一条出路,因为他应许要成就。
所以,这就是利百加,她是个坚定的信徒,是主耶稣的跟随者,她必定是个很甘甜、美好的人,她关心自己的家人。
我想,这点再次反映出,一个人若曾遇见耶稣,并在心里真正找到了他,你所关心的就不单是你自己的家人,也是神在各处的家人。你所关心的,是他们能认识耶稣;“认识他就是生命”,是“认识他”,瞧,不是知道如何读这道或别的什么,而是“认识他,就是生命”。
17

于是,她竭力地祷告。耶稣要进城的那一天临近了,毫无疑问,在前一天,她可能想看看撒该的态度是否有什么转变。于是她可能这样说:“撒该,你要去参加明天的早餐会吗?”

“哦,我才不去呢,瞧,看那帮人!你以为我会……我有这城里最好的餐馆,他们却在莱文斯基餐馆举办早餐会,”我希望这里没有叫莱文斯基的。但不管怎样,“在别的地方,你瞧。哦,我在城里有最好的地方,他们却选了那边的那个地方。哦,他们不该,他们应该到我的地方举办这早餐会,你瞧。”撒该不想去。
然后,她更加迫切地去祷告了。于是,那个晚上,那个小个子一点也不能休息了。
你知道,很不同的就是,如果你真正迫切地为某事祷告,神就会在两头做工,瞧,他会回答。
18

于是,这小个子,那天晚上他一定在想着这点:“不知道我该不该去听听这个人?呐,利百加说他是个先知。呐,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我问过祭司这事,他说:’那简直是胡说八道!如果有先知兴起,岂不是从教会出来吗?他必须是那样出来的,他必须来到我们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或我们这群人中间,不然就不是先知。’”你知道,这种态度还在那里。所以,他们认为,必须是那样来的,否则就不对。所以,他们说,但毫无疑问,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无论如何利百加是相信了。

撒该与祭司讨论过这点,那祭司说:“呐,你看这里,有先知的日子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我们已经有了律法,所有律法都写下来了。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我们手头上有了这些东西,我们也晓得这些事。”
但后来,当然,撒该,他没有仔细查考,而只是自以为是,想当然。“自以为是”这个词的意思是“未经授权的冒险”。瞧,他以为,只要他属于教会,那就没事了,这样就够了。
但后来,夜幕降临了,他心里突然产生一个愿望:“说不定这人如果来城里,他可能再也不会来了。我应该去查看一下情况,亲自看一看。”
呐,这是个好想法,你亲自去看一下;不要去批评,要拿起这道,藉此查验这道。
所以,作为一个女人,利百加也会试图解释众先知所说的和摩西所说的,即,这个人来的时候将是什么。所以,她一定有一些想法,尽力向撒该解释这点,然而,祭司对他的影响远远大于他妻子利百加对他的影响。
19

后来,早晨,天破晓了,瞧,这小个子……利百加,我能想象她,看见她捅了他一下,说:“撒该,你真的不想下去看看?”

“不去,我不想跟那种东西有任何关系。”
你知道,不要,不要觉得反感,利百加。有时候,那是个好迹象。瞧,他这么说让人感到很灰心,但有时候,那是个很好的迹象。
所以,过了一会儿,利百加装着又睡着了,但她只是在祷告。后来,她发现撒该悄悄地从床上下来,你知道,走过去把自己梳理了一番,头发梳得很整齐,穿上最好的衣服。利百加眯着一只眼偷看,要看他在做什么。那时她就知道神垂听了祷告,她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于是,撒该踮着脚尖走出去,你知道,他不让利百加知道他要去哪里。他悄悄地走了出去,出了门,还回头看了看。
20

利百加拉起帘子,往外看,看见他走了出去。她说:“主啊,谢谢你,现在没事了,”瞧?

就像以利亚做的;当时他说:“我看见有像人手那样大的云,”只是一开始的一点小证据,就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于是,撒该走出去,走到了街上。他说:“我知道,他要从南大门进城,我最好去站在那里。”他说:“我要找个位置,然后站在那里。他来的时候,我要倒要看看那人是个什么先知。然后我要走出来,用手指着他的鼻子;他过来的时候,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我要告诉他,他那些胡说八道,还有这些祷告会啊之类的东西,把我妻子……我很烦这些东西;我要过去;我要对此说点什么,瞧,我要告诉他。我知道,拉比肯定会拍拍我的肩膀,说:’撒该,你是这个教会的好会员,你真是好样的。’”于是他说:“我要早点下去。”于是他就下去了。
21

当他到了离城门还有一两个街区远的时候,他发现那地方挤满了人;墙边到处都站满了人。不知怎地,即使耶稣被人议论,还是有人喜欢听他讲道;会有人听的。

于是他说:“这下我可怎么才能看到他进城啊?”你记得,圣经说他是个矮子。他说:“我个子太小了;”于是他挤进去,“嘿,给我让个位置!”他那样做,你就知道他还不是基督徒,你瞧;基督徒不会有那样的态度,瞧,“往后边站!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撒该,我是这家餐馆的老板。走开,别挡着我!”瞧?呐,那不是基督徒;大家都知道他不是,也许有些人知道利百加正在为他祷告。
“哦,”他们说:“哦,往后站。”
22

他知道,人那么多,他根本无法看见耶稣,所以,他也没法跟耶稣说他的想法表达这家的意见。于是他心想:“那我该怎么办?干脆回家算了,不想这事了。”

但你知道,这种事就是不一样,当你拿定主意要见耶稣时,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你去见他。我不在乎那是什么事,你会坚持,就像那个希腊的小妇人那样,她坚持要去见耶稣。这种事就是不一样,什么时候你拿定了主意要去见耶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你。但记住,你一旦拿定了主意,魔鬼就会千方百计地拦阻你;他下定决心不让你明白,不让你看见。他会扯起所有的黑布挡着你,不让你看到。
23

所以,这是撒该的第一道路障,就在那里。后来他开始说:“哦,我猜……”

撒该朝那里看去,看见他的几个竞争对手站在那里;他看到还有几个从教会来的人。他曾在那里嘲笑这个被人称作先知的拿撒勒人耶稣;这里又站着他的几个教友,正看着他,跟他是一个教会的人。他根本藏不了,被认出来了。
所以,要是这里刚好有谁是撒该的话,你知道,你已经被认出来了。你现在已经混在人群中了,他们已经知道是谁,是我们在这里;所以,我们还不如相识一下,彼此认识。
24

于是他说:“哦,这有点奇怪了,”他环顾四周,看见有人站在这里。“你知道,反正他们也都跟你差不多,也想搞明白这事。”

人知道自己肯定是从遥远的某个地方来的;当他离开时,他又要回到某个地方。所以,人总是想找出他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唯有一位拥有那个答案,那就是神。每个人都想要透过那帷幕看一看,当你看见某样东西,能让你知道帷幕后面是什么,你去过哪里,你是谁,你要去哪里……在人写过的所有书籍、几百万吨重的书籍中,唯有一本书,就是这本书,它告诉你,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除了圣经,没有别的书能做到这点;圣经说:“道就是神。”
25

呐,我们看到,这个人,因为四周围都是人,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他处在那些喧嚷、大喊大叫和举止像疯子一样的人群中。但他坐在那里,他跟他们是一起的;所以他不得不呆下来,只能这样。呐,他说:“哦,既然都到这一步了,那就干脆继续下去吧,直到我能把他搞明白了。”

呐,撒该,这是个好主意。既然你已经来参加早餐会了,那么就继续下去吧。瞧,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呐,我们看到,人群继续往前走,撒该说:“呐,如果我留在这里,就看不见他,因为我个子太小了。这样吧,我想我得离开这群人,跑到下面的街角去,然后就我一个人站在那儿,在人行道边上找个地方。当他经过时,我就可以走出来,告诉他我对他的看法;我要好好给教训他一下。”
26

于是他走出人群,走下去。他心想:“他会走哪一条路呢?”瞧,他向“哈利路亚大道”走了下去,耶稣通常都会走那条路,你瞧;又下到“阿们街角”,从那里拐弯,去到吃饭的地方。

你也要这么走,你知道,从“哈利路亚大道”再转“阿们街角”,然后你就准备要吃神的话了,瞧?
于是,他走到这街角,站在街角那里,他说:“呐,没人在这里,当我……”我知道这听上去很滑稽,但我只是……请等一会儿。那么,首先你知道,他走到了这个街角,他说:“没人在这里,那我就站在这里。当他经过时,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先知。我要走到街上,好好说说他。”
27

他站在那里,突然又想到这点:“等一等,你知道,我个子太矮,他走到哪里,人群可能就会跟到哪里;我跟他说话时我不想别人在旁边嚷嚷。我要告诉他,这样他也能听我说。他们若喊着’阿们!哈利路亚!荣耀归于神!和散那!归于奉主名来的先知’!哦,那帮人大声嚷嚷,他们肯定不会听见我的。所以,只有一件事……然后他们会把我围起来,那样我连看都看不到他了。”

于是他望过去,看到街角那里有一棵很熟悉的老桑树,那是印第安纳州一种典型的树。他站在那街角,心想:“哦,要是我能爬到那树上,坐下来,我就能坐在树上,然后他经过时,我就真的可以对他说了。”
28

于是,他跑了过去;他个子太矮,无法爬到树上。所以他说:“哦,现在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做了。”那里放着一个城市公共垃圾桶,就放在街角。于是他想:“呐,如果我过去把那个垃圾桶拖到这里来,那么我就能从垃圾桶爬到树上了。这东西有用。”

于是,他走过去;那天早上,倒垃圾的还没有来,垃圾桶很重。他个子矮,又拿不动;唯一一个办法,就是用手臂抱住它。他当时穿着最好的衣服,你知道,当你想要见耶稣时,总会有各种拦阻;但这根本没有关系,不管衣服是好还是不好,反正他想要见耶稣。于是,他张开双臂抱住垃圾桶,这样就能把它拖到那里了。他把垃圾桶挪到了那里,结果垃圾弄了一身。瞧,那根本没有关系,他就是要见耶稣。
当他用双臂抱着垃圾桶在推时,听到有人在笑;回头一看,正是他的竞争对手,莱文斯基站在那里。他说:“哦,你们知道吗?撒该不做餐馆了,他找了份新工作。他开始给垃圾站打工了。”
你知道,魔鬼就是想要看看,他能做什么来把各种障碍放在你的路上,让你见不到耶稣。他会告诉你:“他们是一帮圣滚轮;”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一帮傻瓜;”他会说:“他们根本什么也不是,他们只是城里的卑贱的垃圾。”魔鬼什么都能干出来。但如果你定意要见耶稣,神就会为你开一条路去见他。把这点牢记在心里;如果你心里开始有了饥渴,那就快有什么事发生了,你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他。
所以,那根本没有关系;撒该的脸都红了,他感到不好意思;但他还是照样推着垃圾桶,然后他抓住它,就上树了,是叫“上树”吧?你们南方人知道“上树”是什么意思,就是爬树,爬到树上。他爬到树上,发现那里有两根树枝交叉在一起,交汇在主干上,他就在那里坐下来。
呐,坐在那里很好,两条路交汇在一起,你的和神的;你的想法和神的想法。是该坐下来好好思想这事的时候了。你自己对神的想法,还有神的道是怎么说他的;你是怎么认为他的,以及神的道是怎么说他的;你所认为的这时代的信息是什么,还有神的道所说的这时代的信息是什么。不同就在这儿了。坐在那里好好思想一下。
29

毫无疑问,撒但爬到他的肩膀上了,他说:“你知道吗?瞧你现在这这幅样子,坐在这儿,挑着手上扎的刺。好好的衣服上全是垃圾。这下,全城的人都知道你了。大家都得拿你当笑话谈了。你竟做出这种不走脑子的事情,坐在这儿……”

瞧,当你开始行动,撒但就会试图告诉你:“你做错了。”
撒该坐在那里,那副样子!他说:“哦,利百加说耶稣是先知,我得试试他,看他是不是先知。”呐,他说:“他经过这里时,我就把自己藏起来,他不会知道我在树上的。我要先看看他;然后,我一看见他,就从树上跳下来;然后,我要下去告诉他。”他说:“呐,但如果他是先知,像利百加说的那样,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会知道我在这树上。我告诉你吧,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于是,他把叶子拉过来,把全身都遮住,这样谁都看不见他了;只留了一片叶子,这样他就可以往外看。你知道,当耶稣从街角转过来时,他就可以看见他了。
30

然后他坐在那里,思想着这事。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街角处传来一片喧嚷声。

很奇怪,无论耶稣在哪里,那里总是有一片喧嚷声。你知道,喧嚷声是生命的迹象,瞧?还记得那个大祭司,当他穿好衣服,走进至圣所,他衣服的边缘挂着石榴和铃铛;在至圣所里发出声音,只有这样,在外面等候的人才知道他还活着,因为有声音。如果没有一点声音,哦,那他就可能死了。瞧,我想,今天教会的很多问题就是在这儿了,没有多少声音,没有多少热情,没有多少东西。所以,耶稣在哪里,那里总是有声音。
有一次,耶稣进了耶路撒冷,众人就喊着:“和散那,归于奉主名来的王!”
那些祭司站在那里,说:“嗨!叫他们闭口吧,不要作声。”
耶稣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只要耶稣在,肯定就会有动静。注意,然后,是那些相信他的人。
31

然后,他听到喧嚷声从街角处传了过来,有人在大喊大叫。于是他想:“哦,肯定是耶稣来了。”所以,他把叶子拉上来,挺起身子往远处看。“呐,这下子我可要抓住他了;我们要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先知。”他坐在那里,把叶子拉上来,看着;他在树上,当众人从树下经过时,他在他们头顶上。

于是,他注意到,先从路口拐过来的,应该就是使徒彼得了,因为他是个块头大,强壮、魁梧的那种人。我能看见他把人群往后推,说:“朋友们,很抱歉,我们的夫子昨晚举行了大聚会,能力都从他身上出去了,请大家理解,请你们站到边上,让夫子经过,好吗?请大家合作一下。”跟着走来了马太、马可等人,他们说:“呐,我们不是无礼,我们在这里不是这个目的;但我们的夫子太累了,他还没吃早餐,所以我们,如果可以,请你们站到边上。”
32

那里站着一个人,撒该可能看了他一眼。

几天前,在一个做生意的地方有一场聚会,有个医生到了那里,告诉过这个人,说他的一个小女孩发烧,病得很严重,不会活了,如果……医生为她做了一切所能做的。
撒该,他把叶子拉起来,看着,看见了这个人;这人用毯子包着那婴孩,走到了街角附近。他想:“一个做父亲的怎么会做出这种草率的事情,来跟随那个所谓的先知!他带孩子走到街角,那孩子在发烧,站在风中。”
但你知道,就像撒该那样,你一旦真正信了,就没有什么东西能拦阻你。
那妇人要把孩子抱到耶稣那里;每次他们转弯或改变,他就会被推到后面。但他坚持不懈,他继续往前。最后,在那街角上,这个小妇人手上抱着孩子跑了出来,她一定是跪了下来,说:“主啊,可怜可怜我的孩子。”那孩子的父亲也站在那里哭泣,他是撒该的一个朋友。
他说:“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态度?”
所以,他还来不及搞清楚这人到底是谁,他就在底下的人群中。突然,他看见一只手伸出来,摸了一下那个小毯子;那个小女孩就被解开了,跳跃着,走到街上。
撒该说:“呐,这一定是某种力量才能做到这个。”
33

终于,耶稣出现了。撒该看了他一眼,就改变了他的看法,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是这样。他看上去不像普通人,在他身上有种不一样的东西。谦卑、温柔、和善,然而,看上去好像他一说话,整个世界就完了。他的品性与撒该所想的大不一样;撒该的态度开始……他一看见耶稣,他所有的固执就洗掉了。他从街上走来,撒该心想;叶子盖在头上,他往外看,看在发生什么事。当耶稣走过来,他走到撒该下面。

撒该说:“你知道,那人可能是个先知;也许利百加是对的,她可能比我更明白圣经。”于是,耶稣像往常那样,一直低着头走,谦卑而温和地走过来。门徒叫众人让开,不要挡住他的路。
耶稣走到那棵树下,就站住了。撒该像这样透过叶子往下看。耶稣抬头看着树上,说:“撒该,下来吧!”
耶稣不但知道撒该在树上,还知道他的名叫撒该。他从树上下来,比爬上树要轻松得多了。耶稣知道他,这神迹行在了撒该身上,瞧?
34

他说:“主啊,我错了;我要承认我错了。如果我拿过什么不该拿的东西,我必偿还;我要把我一半的财物给穷人。”

耶稣说:“今天,救恩来到了你家。”
什么改变了他?那种变化是什么,弟兄姐妹?想一想,那种变化是:他看见了真实的东西。
他已经听说了神做出的一切应许;祭司说的是过去的事,伟大的先知摩西,伟大的这个那个等等;应许说将来要有什么伟大的事情,却看不到现在正在成就的事;人就是这样。
撒该看见了一些真实的事,一些他亲眼看到的事情。神迹临到了他身上,耶稣就是那先知。因为他不认得撒该,也不会看见他在树上,但他一走到那树下,就站住,抬头看,说:“撒该,下来吧;今天,救恩来到了你家。”
35

弟兄们,是真实的东西才能改变人的心思,改变他们的态度。当然,有时你需要坚持才能得到。但如果你今早心里怀着这样一个愿望来就近基督,说:“我不是来批评的,但我要查考圣经,看看他是什么。”

如果耶稣今晚来到聚会中;你来之前,查考并看见他是什么;无论他过去是什么,他今天必须还是一样的。正如我昨晚讲的,如果你们许多人在那里的话,瞧,神不是藉着他的特性来确认他自己吗?他必须一直都保持那样,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人的心是如此……一个真正敬畏神的男人或女人,商人或无论什么人,他内心总是有一样东西,如果他身上有任何敬畏神的东西,就会使他认识神的事。
36

我说,我还没告诉你们撒该后来怎么样了;他成了全福音商人会耶利哥分会的一个会员。瞧,首先,我要告诉你们他的事,你瞧;哦,肯定的,他不是别的,不可能是别的,他肯定是全福音的,就是耶稣所传的福音。于是,他成了那里的一个会员;你们也应该是一个全福音的会员。现在注意!

但他想要看见真实的事,当他亲眼看见真实的事,被圣经证实的事时,然后,他就准备好了;是真实的事使他准备好。
37

结束前讲个小故事。这里有多少人是猎人?举手让我看看,我这里的弟兄?哦,我知道不单单是我,我很爱打猎,我在……

我过去常去新罕布什尔州北部的山林里,那里是白尾鹿的聚居地。我真是很喜爱打白尾鹿!我每年都会上去,在那里我有个打猎的伙伴,名叫伯特•科尔,在跟我打猎的人当中他是最出色的猎人了。
我的天性一直都很喜爱树林,我生在林子里,我看上去像是在那里长大的。我的悔改信主也从没有把这种天性拿走。这不只是要打到猎物,而只是想去到林子里。我想,神在那里,想看他如何运行;还有大自然,看到大自然如何凋零,又如何回来,这是复活。
太阳早上升起来,好像婴孩诞生;到了大约九点,像孩子上学;到了大约十点,完成学业;到了十二点,身强力壮;到了下午两点,大概像我这样的年纪;到了五点,八十岁了;快死了,太阳落山了。它服侍了神的旨意,它并没有死;第二天早上它又回来了。这是神在见证说,有一个生命、死亡、埋葬、复活。
观察那里的那些树木;晚秋时,在寒霜或其它到来之前,树的浆汁流入根部。它在干什么?下到了坟墓里,然后怎么样?来年春天又长起来,它没有死,它是下去,埋在地里,又回来。如果树的浆汁留在地上,冬天会把树杀死的,明白吗?神有……树本身没有任何智能把浆汁送到地里,这是神提供的方式。所以,树只是顺着神提供的方式去行。浆汁流下去,躲避整个冬天,来年再回来,带来新生命,见证有一个生命、死亡、埋葬、复活。到处都是这样。神在他伟大的造物中,见证了他自己。
38

这个猎人,他打枪很准,是个神枪手;但他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人,他总是取笑我;他射杀幼鹿。

呐,不是说射杀幼鹿是错的,如果法律说可以的话。但你知道,亚伯拉罕杀了小牛,拿牛肉给神吃;所以这不是性别,或不是大小的问题。
这是态度的问题;他射杀幼鹿,只是因为那样做会使我感到难受。他会说:“哦,你是个胆小鬼,跟那些神甫一样;”他说:“比尔,如果你不是传道人,你就会是一个好猎人。”又说:“但你太胆小了;那些传道人都是那样;他们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你很残忍。”
不管怎样,他的眼睛像蜥蜴眼,他说……就像女人画了眼影一样,你知道,往上吊的。他说……他像那样看着,他说:“你真是胆小鬼。”所以,他会射杀那些幼鹿;杀死一只,就让它躺在那里,继续再射杀另一只,只是想让我难过。他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要传道了。”
我说:“哦,不,伯特,不,不。”
39

所以,有一天,一年秋天,我上去他那里,时间已经晚了。猎季开始约有一个星期了,我当时很忙,当印第安纳州的狩猎管理员,我一直很忙,刚好在那猎季;于是我必须去度假,我上山有点晚了。

那些白尾鹿,如果有人打过它,哦,你说霍迪尼是个脱身高手,对那些鹿来说,他只是个业余的。所以,那些鹿真正是会藏。但在有月光的晚上,地上的积雪约六英寸厚,很好找出踪迹。
于是,伯特,他来到我住的那个小木屋,他说:“嘿,比尔,今年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
我说:“什么东西?”
他伸手到口袋里,拿了出来;他有个小哨子。他吹哨,声音听起来就像小幼鹿啼哭要找妈妈一样。你知道,小幼鹿啼哭在找妈妈。
我说:“伯特,你怎么会这么残忍?”我说:“你是说……你不会干这种事吧!”
他说:“哈哈,你这个胆小如鼠的传道人!”
40

那天我们继续去打猎,爬上了杰弗逊峡谷。你不用担心他,他知道怎么回来。于是我们爬上山,直到中午,然后我们分开,一个走这条路,一个走那条路。如果打到了鹿,就把它挂起来,然后再骑马来拿那鹿。

所以,我们到了大约11点,连一个脚印都没看到,一个鹿的脚印都没看到。
所有的鹿都卧着,它们钻进树林,藏在树枝掉下来堆积起来的树丛中,就是伐木工来过的地方。它们会藏在那里,躲得远远的,因为已经有人射杀过它们了;它们都很害怕。
41

大约11点,伯特停了下来,坐下。那里有个开阔地,哦,大约是这个会堂这么大,那块小开阔地,可能是这里面的两倍大。他坐下来,手伸到后面要拿东西,我以为他大衣里有个热水瓶。我们通常带一个热水瓶,喝点热巧克力,因为必须补充能量,你知道;然后吃一块三明治,然后我们再分开。我们一直沿着高处林线的地方上去,所以,我想,伯特可能是要吃点三明治了。他坐下来,把热水瓶拿出来,我以为他要把热水瓶拿出来。我就随他去,把我的枪靠在树上,拿我的热水瓶出来。

但他拿出来的是那只小哨子。他拿出那只小哨子后,就吹了起来。谁若听过小幼鹿的那种哭叫声,就知道那种叫声本来就很凄惨。当他吹哨子时,我大吃一惊,因为从他对面站起来了一只很大的母鹿,母鹿是一只鹿妈妈,你知道。所以,它站了起来。它一对棕色的大眼睛四处寻找着,两只大耳朵像那样竖着。瞧,它的幼崽遇到麻烦了。
42

他又吹了一次,母鹿四围看着,然后就走到开阔地。呐,你们任何打猎的人都知道,一只母鹿这样做,是很不寻常的。它走到外面来,我能看见它的大眼睛,它站在那里,离我还不到二十码。我想:“哦,伯特,你不会这么做吧,你怎么能杀死那只可怜的、宝贵的母鹿;它正在找它的幼崽,你竟然这么欺骗它。”哨子吹过了,那母鹿正在……它走到了外面。

那猎人拿起他那把点30-06型的步枪,拉下枪栓,子弹上了膛,打开了保险栓。
母鹿听到了声音,它四围看着,看见了那个猎人。它竖起的耳朵垂了下来,通常它们早已跑掉了。而且一天当中的那个时间,母鹿也是不会走到外面来的。但你瞧,它是个母亲,它里面有样东西,它有真实的东西;它不是装的,不是在演戏;它是个母亲,它生为一个母亲。它的幼崽遇到了麻烦,那是它关心的事。
43

伯特抬起头,用那蜥蜴般的眼睛看我,冷笑着;我说:“伯特,不要那样干,不要那样干。”他只是冷笑着,转过去拿起了枪,哦,天哪!

他是个神枪手;我知道,当准星瞄准它那颗忠诚、慈母般的心脏时,他会把她的心脏打穿的,瞧?它站在还不到二十码的地方,他用的是180格令的大子弹,180格令、蘑菇弹头,准会把它的心脏打穿的。
我想:“你怎么会这么残忍,把那宝贵的母鹿的心脏打穿呢?它正在找它的幼崽啊。伯特,你怎么能这样干呢?”我心里这样想。我看见他稳住手臂;我不能再看了,我真是受不了;我转过身背,无法看那场面。
那只真实、忠诚的母鹿站在那里,它不是伪君子,不是在假装,不是在演戏;它是个母亲。那就是它那样做的原因,死亡对它不算什么,因为它的幼崽遇到了麻烦。它顾念它幼崽的性命超过了它自己的性命。任凭那些猎人去射杀,无论是什么,它忠诚的心在跳动着,是它的母爱;它里面的母爱在呼唤,它的幼崽在哭叫。在它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是真实的。
那个残忍的猎人怎么能把那颗忠诚的心给炸烂呢?我简直不能看那场面,我转过头去,我想:“主神啊,不要让他那样做。”我像这样站着,不能听到……我不想听见开枪的声音;真是太过分了,我等着。
那枪没有响,我转过身,看到枪像这样抖着。他下不了手。
他转过来看着我,那双大眼睛改变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他看着我,嘴唇颤动着。他把枪扔到雪堆上,抓住我的裤腿,他说:“比尔,我受够了这个;把我带到你说的那位耶稣那里吧!”
就在那块雪堆上,我引导他归向了主耶稣,为什么?他看见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他曾去过各种各样的教会);他看见了一个不是假装的东西,他看见了一件真实的事。
44

朋友们,我们可能有各种的教会规章和教会守则,各种神学等东西,但有一位真实的耶稣。现在,当我们低头祷告时,让我们仰望他。

你们低头时,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请你们的心也俯伏下来。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是承认基督信仰的?或没有承认的?如果你所拥有的只是承认的话。但你们多少人想要成为基督徒,像那母鹿是个真正的母亲那样?在你里面拥有如此真实的东西,那东西似乎大过你所拥有的生命或别的。你说,可能这么说:“伯兰罕弟兄,我属于教会;我是个商人,我是个女商人或别的,或家庭主妇。但说实在的,要成为那种的基督徒,使我可以把整个世界放在一边,忍受人的批评或别的;我想要成为这样,想要从心里成为基督徒,像那母鹿是个真正的母亲一样。”
现在,你们低着头,眼睛闭着。在神面前,我奉基督的名问你们,在这快结束的时候,你们愿意举起手吗?我无法做祭坛呼召了,因为这里没有地方。你只要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使我能成为那种的基督徒,像那母鹿是个真正的母亲一样。”神祝福你们!到处都举起了手。“让我成为那样的基督徒。”
呐,撒该,你举手,表明主已经找到了你。现在,为什么你不从树上下来呢?他今天要跟你一起回家吃饭,他要在余下的时间里跟你呆在一起。
45

天父,我们为主耶稣的同在而感谢你;我们意识到这里有些东西使得男人女人们……他们有些人承认是基督徒,甚至有几年了。但现在有东西吸引了他们,尽管他们承认了,甚至像撒该那样,但一旦有基督的触摸,他们就举起手来,见证他们心里有声音告诉他们这样做。让他们现在就知道,那就是耶稣;他今早要从这条路经过,他已经来了。

我猜想,有一百五十只手举了起来,主啊,我祈求,愿你眷顾每一个人,赐给他们这个实际,就是成为真实的基督徒。不管这世界怎么想要使我们灰心,不管别人怎么想要使我们灰心,都让我们知道,要到达那里就是一场争战,我们必须付出努力。但当与真实无伪的东西接触时,它就改变了我们。我祈求,愿你改变每个人的内心,主啊,使每个人这时候都在神的同在中。求你将圣灵放在他们的生命里,成为那样的基督徒,好像那母鹿是个真正的母亲一样;它生为一个母亲。也愿他们都从神的灵重生,成为耶稣基督真正的跟随者;愿他们今天就从他们的桑树上下来。主啊,求你应允。愿你与我们各人一起回家,与我们同住,直到你来带我们到那永恒的家。我们这样祈求,奉耶稣的名,阿们!
46

十分感谢你们,愿主祝福你们!我留你们晚了,本来应该在十点离开这里的,现在已经十点五十了。

我希望,神用这些短短的、粗糙的话语(说得很紧张、凌乱),用它们来喂养你们的心。记住,在基督那里有真实的东西。愿神祝福你们!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