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19 呼唤耶稣出场

1

我们来读神的道。在《马太福音》第8章,我们从23节读起。

23耶稣上了船,门徒跟着他。24海里忽然起了暴风,甚至船被波浪掩盖。耶稣却睡着了。25门徒来叫醒了他,说:“主啊,救我们,我们丧命啦!”26耶稣说:“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胆怯呢?”于是起来,斥责风和海,风和海就大大地平静了。27众人希奇说:“这是怎样的人,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2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非常高兴地知道这位使风和浪都听从了他的伟大者与我们同在。我们非常感恩,我们拥有他今天还活着的伟大见证,并知道他是永恒的,他永远不会死;直活到永永远远,向我们在这些日子里的儿女们大施怜悯。主啊,我们是有需要的人,有极大的需要,以至除了你,没有其他人能满足我们的需要。我们仰望你今晚进到我们在这里的聚会中,主啊,借着赦免我们的罪,加增我们的信心,医治我们的疾病和病痛来向我们显明你自己。当我们今晚回家时,愿我们能快乐,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请坐。
3

我几乎是像撒该一样;这些东西总是要为我摆的很矮。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我想要对你们讲几分钟。感谢你们的友好合作,昨晚,当我们讲道时,你们相信圣灵,相信主的祝福会大大地浇灌。

我一直记得我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是要加增你们对主同在的信心,使你们可以得着所求的。因此,你们要靠着信心相信。
呐,记住,每个救赎的祝福都已经被赎买了;代价已经付清了,只有一种方式让你可以得到它,就是相信并接受它。“他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希伯来书》那里说,《希伯来书》说:“他是我们所宣称的大祭司。”当然,宣称与承认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他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因此,他不能为我们做任何事,除非我们先承认他已经做成了。当我们承认时,他就是大祭司、中保,要去成就那事,做成它。所以,今晚,我们祈求并相信神会本着他的恩慈和怜悯,今晚必赐给我们丰盛的恩典。呐,记住,你必须接受它。
4

呐,我们离开之前要为病人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但我希望你们能有足够的信心,不用那样去做。我希望你们可以伸出手,说:“主耶稣,我相信你;我……”他相信道。

呐,瞧,神跟我们不同。如果我们说有件事要你去做,可是你却不相信,瞧,我们就会说:“随便他们吧;他们没有必要相信。”但我们的父神不是那样的。他会不断地做别的事来使你相信。他竭力要持守他的道,他必定会持守他的道。
呐,神之所以做他现在做的事,是因为他应许了要做那些事;不是他非要做不可;而是他应许了要做,我们的信心就在于他总是持守他的应许。
5

呐,你们每一个人,当你生病了,或是亲人们等等,坐在这里,如果他们不能……像这里的小女孩,她太年轻了,处在她的那种光景中;就在你相信时,即使聚会正在进行,你就可以按手在那孩子身上。其他有亲人的,在你心里正想着他们;就凭信心借着祷告把他们举到神面前。因此,要相信。当事情发生时……

你不能使自己相信。那是某样东西,是你里面的品质。“信心是实底,”不是凭空想象。“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你信但未见之事的确据。”记住,所有的,基督徒的全副军装都是凭信心。所有的超自然、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温柔、耐心,都是看不见的东西。那是基督徒的全副军装。基督徒总是看他看不见的东西,因为他看的是应许。
6

不久前,许多年前,有一次我被叫去医院,为一个得了黑白喉,快要死的男孩祷告。这个我讲过了许多次,因为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例。孩子的父亲和母亲是上了年纪的人。我猜这个年轻人大约十四岁,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他得了黑白喉,快要死了,他的心脏也出现了问题;他不省人事了。他们只……他,哦,他几乎活不了了;我忘记了他的心跳是多少;呼吸非常微弱。

老父亲不断地来参加聚会,求见经理和大家;说:“来祷告吧!来祷告吧!就是这样,来医院祷告吧。”
经理说:“带他来聚会吧。”
他说:“我们无法带他出院;他快死了。”他说:“如果伯兰罕弟兄愿意来祈求神,神必应允。”
我想:“何等的信心啊!”
7

我去了医院,医生不让我进去。他们说:“不,你是个结了婚的男人,你有孩子。”那时比利·保罗还小。他说:“你不能进去,因为你有孩子。”

我说:“呐,我晓得医生自己是天主教徒。”我说:“如果神甫想要给那孩子做临终祈祷,如果他是天主教徒,你会允许他进去吗?”
他说:“那不一样。神甫没有孩子。”瞧?他说:“你会把病菌带给你的孩子。”
我说:“但是,瞧,先生。让我自己负责;我愿意签字;我愿意自己负责。如果我没有足够的信心进去做那事,首先我就没有权利进去。”我接着说:“但我愿意自己负责。”我说:“想一想,如果那男孩是天主教徒,要死了;无论如何你都会拦阻神甫给他做教会的临终祈祷吗?”
他说:“不,我不会那么做。”
我说:“对他们来说,就像神甫对天主教徒一样。”
8

他说:“好吧,”最后他同意了。他让我打扮得像某种三K党的,身上穿了各种东西,领我去到这个要死的小男孩那里。

孩子的父母跪在另一边。我只是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主耶稣,我相信,基于这男孩父母的信心,你要叫他起来,”我按手在小家伙身上。我相信他在那里不省人事有三天,大约三天,只剩下一口气了。我站起来,说:“阿们!”祷告了一会儿,就站起来。
孩子的父亲抱住母亲,说:“亲爱的,想一想,我们的孩子得医治了!”根本没有一点迹象。他们就互相拥抱,感谢主。
那个小护士,小孩子,或者说是年轻女士,她也许十八岁、二十岁左右;戴着护士的袖标,是个护士学校的毕业生。她说:“先生,我怕你不明白。”她说:“那男孩快要死了。”
他说:“哦,不。孩子要活了。”父亲说。
护士说:“你怎么能在给你造成的如此虚假的印象下有像那样的举止呢,你知道你孩子要死了吗?”
他说:“那不是虚假的印象。”
9

护士说:“瞧。”我可能……也许现在这里就有医生坐着。我不知道有关的医学、仪器的医学术语。他们给他测了某种心电图,他的心跳非常迟缓。心跳延迟很久时间。医生说,护士重复了医生的话,说:“一个人心跳如此迟缓,据历史记载,还从未有人又活过来的。”

我永远忘不了老人的表情。那个慈父般的老人走上去,把手放在小护士的肩膀上,说:“姐妹,”他说:“瞧,你看的是那个图表;你所知道的就是那个,是看那个。但我看的是神的应许。”
现在那男孩在非洲做宣教士,有三个孩子了。瞧?瞧?这取决于你看的是什么,瞧。他相信了。
10

呐,那是同样的信心,“你若来按手在我孩子身上;你若说话,我仆人就……”瞧,是某样你拥有的东西。

那不是……不是装模作样。老人相信那个;他抓住了某样东西。
触摸耶稣衣裳的妇人说:“我必须摸着他的衣裳!”是那样的。你内心必须抓住那信心,就好像你说……
你们男人,你知道,如果你……如果你是正确的一个丈夫,世上就没有别的女人能让你爱她像你妻子那样。可能别的女人更美貌;可能有些女人是更漂亮的女人等等。但有一件事,如果你真的爱你妻子,有什么东西会让你不在乎她长的怎么样。你爱她。你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爱她。女人,你对你丈夫也是一样。你们相爱。你们年轻女孩对男朋友,男朋友对女朋友也是一样。如果你遇到了你知道你爱着的那个人,有一件事,你知道你爱他。
瞧,对于信心也是一样。你知道事情要发生。毫无疑问,不管有多少人说相反的话;你仍然相信同样的事,因为那是真实无伪的信心。今晚当我们讲这主题时,你要有那种信心。
从圣诞节起,我讲过很多场道,一直在参加聚会,直到现在,几乎没有停过。因为天气、时间等等的改变,我的喉咙有点哑了。
今晚我想要对你们讲“叫醒耶稣”或“呼唤耶稣出场”这个主题。
11

从我们读的经文中,我们发现那里有一场大聚会。耶稣去到各处,行大神迹,总是行善事,也做神喜悦的事。他总是讨神的喜悦,却不求自己的喜悦,圣经说的。我们发现,他借着所行的事完全显明了自己是谁。他所行的事证实了他是谁。

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他一整天都在教导比喻,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他要渡海,到对岸去。因着他的本性,他知道前面有一项大工作,就在对岸。他非常累;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人们一整天都在凭信心触摸他,相信他,等等。
能力离开了他,他累了。所以,他走到船尾,躺在枕头上,稍微休息一下,经文告诉我们,船渡海时,渡过加利利海时,他才有机会稍微休息一下。
他的门徒拿起船桨,扬起船帆,就像海员所做的那样。那是他们很多人的职业。他们是海上的渔夫,知道该怎么操纵这些船。他们又回到了他们的本行,过着欢呼雀跃的大好时光,度过了一段喜庆的时间,也许正在谈论那天发生的事。
12

你知道,有一件事,当我们看到我们主耶稣行事,知道那是他,除了他,无人能做,我们简直……当我们聚在一起,我们只是……大家都想作见证。大家都想说一件事,他们想要谈论它。你可以在你的教会有复兴;牧师或传福音的可以讲一个绝妙的信息,或不管是谁讲;你可能看到某件事发生或在邻里看到某件事,有人得医治了。邻居聚在一起,谈论这事。“太奇妙了!你在那里吗?你应该看见那事。那是最奇妙的事。”神的工作中有一样东西,就是比所发生的其它事更能震动人的心。当我们进来跟主耶稣连上,看到他所行的事,那就成了一个忘不了的经历,主的道路太伟大、奇妙了!

13

呐,我们发现他们为那天复兴会上所成就的事而欢呼,也许今晚我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比作我们。

呐,我相信我们刚见证了最近十年、十五年世人所看到的最伟大的复兴。这一场复兴,不像比利·信德的日子,或是威尔士的复兴,或威尔士复兴的日子,或慕迪的复兴,或比利·信德的复兴。那是席卷全球、全世界的事件。大医治聚会和大复兴的火燃烧在世界上的大小山冈。就是今晚,远在非洲大地,在中国和日本,这福音正在被传讲,此刻在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得医治。我相信那是最伟大的一场复兴,因为它是这个世界所看见的最后一次复兴、一场席卷世界的复兴。
14

呐,但是最近几年,它平静下来了。你在人们中间看不到过去所拥有的那种火热了。

我记得,很多年前当主的天使在河上显现,说那话时,我有幸靠着圣灵带头开始了那场复兴。我看到它发生,看到它使传道人的心烧起火来,复兴在各处爆发。嗯,你随便走进一间会堂,人们就会从褥子和担架上起来,得了医治而走开。你甚至都不用说一句话。只要出现在那里,所需要的就是这个。
15

我记得一天晚上在伊利诺斯州的范达利亚。我走进聚会中,在会中还不到五分钟,附近没有一个地方有软弱的人了。轮椅被推出去,堆在一起。瞎子看见,聋子哑巴说话,简直是……主的灵在场,他完全医治了他们整群的人。呐,当复兴进行的时候,就是你可以做一些事的时候。但当复兴的火熄灭时,那时你几乎都不能……人们仍是基督徒,但他们没有被复活到那灵里,那种能成就事情的伟大氛围中。

这就像在一个熔炉中、在铁匠铺里;在你把铁放在砧板上锻打之前,必须要把它烧热。如果你不,你就永远无法把铁打直。
举行复兴所需要的就是这个,是大家都在圣灵的火热下,就会带来神的大能和复兴运动。到处都有祷告会昼夜举行,每分钟都有。嗯,大家甚至都不愿离开那些地方!
16

我记得在阿肯色州的琼斯伯罗,我最初开始我的……大概是第三场聚会。第一场在圣路易斯,接着是在康宁,然后去到琼斯伯罗。报纸声明“聚会有两万八千人”。离城二、三十英里,就有帐棚搭起来了。在琼斯伯罗小城,你都找不到一家农舍来住下。人们从几英里外赶来,提着灯笼,穿过丛林,坐大巴赶来。

一天晚上,我坐在旷野中,正在做聚会开始之前的祷告,我看见年轻女士胳膊下夹着鞋子和长袜过来。然后她们在到达那里之前,停下来,掸掉脚上的尘土,穿上长袜和鞋子,走进聚会中。
我看见他们把生病的孩子放在载棉花的卡车下面,昼夜呆在那里;拿报纸和帆布遮盖他们,天下着雨,刮着风暴;都不肯离开他们的地方,一直等着,为要进到会堂里。
在那里,瞎子看见了,聋子听见了。今晚这事工离那里只有一百英里远,但复兴的火已经熄灭了。
看到人们走到那里说……只是伸出手指,问:“哦,弟兄,你相信吗?”就是这样,然后他就会出去并走掉。所需要做的就是那个。他们相信了。复兴正在进行。
17

呐,这些门徒看见了那些事,耶稣休息的时候,他们因那天看见发生的事,正以一种业余的形式生活在那种喜乐中。

我想,复兴正在做着类似的事,我们现在正生活在平静的时候,也许主正在聚会之间或复兴和他再来之间休息。我们为复兴期间所看见的这些事、大而奇妙的事而欢喜。不管世人说什么,我们仍然看到了事情的成就!这是个声明,是事实,它成就了。
当帆船顺利航行的时候,他们必定抓住了这样的机会来谈论主,谈论他行的事,谈论他所声称的,谈论他的弥赛亚身分。这些门徒中的很多人可能彼此谈论着他们看见发生的事。
就像我们所做的,在什里夫波特的复兴期间,在其它城镇的复兴期间,我们会谈论它。
18

呐,他们就是这样做的。也许是西门,正如昨晚我们所讲的,他说:“哦,当安得烈跟我讲起他时,我还有一点怀疑。但当他对我说我是谁,我父亲是谁,那就把我所有的猜测给除掉了。当时我就信了。”

可能是腓力或其中的一位说;可能是安得烈说。昨晚我们谈到井边的妇人。也许他们谈论到了她,他们像这样说:“弟兄们,你知道,令我奇怪的时候是,当我们出去买一些食物的时候。后来当我们回来,站在灌木外面,看见他在跟这个坏名声的妇人交谈。我们心里想:’如果某个祭司走上来看见这事,我们的夫子在跟这种素质的妇人交谈,他们会说什么关于他的话呢?’我们记得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并对他有了信心,耶稣跟那妇人交谈是有目的的。
“后来当他对妇人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妇人说:’我没有丈夫。’我们的心跳起来了,因为我们认为这是失败的一次。耶稣告诉妇人去叫她丈夫来,而她却没有丈夫。我们何等诧异,想到我们对他的一切信任,却突然在那里塌陷了,你还记得我们彼此脸上的表情吗?
“接着我们发现,耶稣马上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了,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
“这时妇人认出了他是弥赛亚,神的弥赛亚,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你一定是先知,因为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要做这事。’在那城里的见证,那妇人的见证带来了全城的人。”
19

接着可能是年轻的约翰说:“你知道,我要告诉你们是什么使他对我变得真实,就是那天他掰开饼的时候。呐,我们都饿了,他去了旷野,我们找不到他,后来在那里见到了他。众人都过来,首先你知道,我们听到他说:’打发众人到城里去,找一些食物。’当时他告诉我们去’喂他们吃饱’。他拿着五饼二鱼,掰开饼。我注意到他的手伸过去掰另一块饼,那饼又长回来了。当他把手放回来,把鱼放在盘子里,然后把手放回来,那鱼又长出来了。不但是正常的鱼,还是烤熟的鱼,瞧,已经长回来了。”

弟兄们,主释放了一种什么样的原子,烤熟的鱼,烤熟的饼,绕过了生长期呢?我们知道他是造物主,但这里他在创造已经烤熟的鱼和烤熟的饼。
20

约翰可能说了这样的话。他说:“你知道,当我是个小孩子时,我们住在下面的耶利哥。我记得我的犹太妈妈下午总是摇我入睡,让我下午打个盹。我总是抬头看她的眼睛,她会给我讲圣经故事。”

你知道,那是任何妈妈能对她孩子做的一件好事。“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路。”这比打开电视、观看电视上播放的那些东西更好。如果你给他读圣经故事,你的境况会更好,因为这会给他幼小的心留下印象。
21

他说:“妈妈常常告诉我书念妇人借着先知以利沙让她孩子活过来的故事。我喜欢那故事。然后她常常跟我讲我们的百姓从埃及出来的事。我们就住在约旦河的上游。她指着河对岸,说:’约翰,他们在对岸扎营。他们在旷野四十年,神给他们吃吗哪;他们的衣服没有穿破。每天早上神都给他们新鲜的饼。’

“我幼小而孩子气的心,常说:’妈妈,神有很多大烤箱在天上,他烤了那些面包,让他的天使准备降下早上的面包,放在野外吗?’
“’不,’她会说:’约翰,你太小了,还不明白。瞧,神没有烤箱在天上。他不需要烤箱。我们必须有烤箱。但神不需要它,因为他是造物主。瞧,他只是说话,面包就会落在野外。他是造物主。’
“弟兄们,当我今天站在那里,观看他拿那块饼,撕开,当他伸手去掰另一块饼时,它已经创造出来了,我知道我们不是在跟随一位假先知。那是造物主自己在人里面。”
22

接着他们可能讨论了一些人的态度;一些人相信,一些不相信;还有他对人们的态度。

呐,你知道,基督信仰在这末日改变了很多。现在你必须呵护一个人,给他们很多承诺,给他们很多,使他们相信,来教会,承诺他们说他们会有更好的伙伴等等。那不是基督信仰。
基督信仰不是呵护。基督信仰是粗犷的。是的。它是……它是……基督信仰不是温室的植物。
温室植物几乎都是杂交的植物。你必须一直给它喷药,让臭虫离开它。那是因为它的软弱。对许多基督徒你也必须这样做,用很多承诺给他们喷药。
你不需要它。真正健康的植物不需要什么喷药。臭虫会离它远远的。
23

这就像今天人想要把东西拿去歪曲。起初神说:“各样种子要各从其类。”

我在看《读者文摘》,他们拿我们称之为杂交玉米的,使它有更好看的穗子,肯定的,更大更美的穗子;但它却毫无用处。他们弄出更好的西红柿,却连西红柿的味道也没有。造出连翅膀也没有的小鸡。杂交!瞧?
呐,记住,你可能弄出杂交玉米,但你不能把那玉米再种回去。它不会再结果。它会死掉。为什么?它里面没有生命。你必须每次都杂交它。如果它没有杂交,就会继续繁殖。这表明根据人的观念来的进化论是错的。
24

你可以拿一匹母马和一只公驴,让它们一起繁殖,得到一头骡子,但骡子不能再繁殖自己。它完了;就是那样;它完了。

他们现在说,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如果他们不阻止人吃这些杂交的食物,比如说他们杂交的玉米、小麦等等,“它正在改变女人的体形。二十年后女人就不能生孩子了。它正在消灭整个世代。”它里面没有那种物质。
人已经被搞得不像他们以前那样了。看看今天的人。哦,以前,他们的棒球运动是粗犷的。现在他们必须戴头盔;每年都会杀死十几个人,像豚鼠一样打在他们头上,马上就死了;因为打斗等等。人成了一堆淤泥堆起来的。都是因为杂交的食物,它已经污染了我们生活的整个体系,我们的整个经济体。
25

那种杂交也进到了教会中。不是拥有一群真正粗犷的圣经信徒,他们用宗派来杂交。他们必须:“我得到了这个,我得到了那个;我属于这个,我属于那个。”那是杂交,那东西不能再自我繁殖。

我们需要又一本《使徒行传》。但你能那样做成的唯一方式就是回到圣经,远离这种杂交的宗教。
杂交的东西,必须要被呵护!没有信心!只是一堆炮灰,娘娘腔,被哄着。“我……”我说,你是基督徒吗?“我是卫理公会的。”你是基督徒吗?“我是长老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对神来说,那什么都不是。[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
你是基督徒,因为你从基督的灵而生的,神的道活在你里面。
26

你知道,我一直喜欢纯种的马。你知道,它有常识。你可以教它一些事,为它做一些事,它会学习。但你拿一只老骡子,你对它做不了任何事。它只是一头耳朵长点的老驴;它站在那里,你跟它说话,它只会竖起耳朵,“呃?呃?呃?”瞧,它完全是个杂种。

记住,有许多所谓的基督徒,杂交的、驴的宗教。你告诉他们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说:“我不相信这个。”瞧?所以你永远都教不了他任何事。你怎么能教导他呢,总之他完了。“我的教会是这样相信的;我的教会那样相信。”但神的道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不喜欢杂交的基督徒。
我喜欢,喜欢纯种的马。它知道爸爸是谁,妈妈是谁,爷爷是谁,奶奶是谁。它知道以前的所有世代。
一个纯种的基督徒也是如此,他知道爸爸是谁。他从神那里来;他是神的道,他跟过去是一样的。他是神真正纯种的产品,神的道在他里面,耶稣基督正在彰显出他自己。
27

一群不信者!一天,耶稣想要抖掉一群寄生虫,有太多的人跟随他。他有自己的门徒;之后又有七十个传道协会的人。然后他还有几千个会众。他做了这个声明,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6:53]

呐,你认为一个坐在会众中的医师会怎么说呢?你认为一个思想理智的人,就是我们称之为有理智思想的,他会怎么说呢?耶稣从未解释;他不用解释。嗯,医生会说:“远离那个人。他疯了。那样我们就是吃人肉的,喝人的血,吃人的肉吗?”
28

会众,我能想象祭司说:“是时候了。我们是从这里进来的。我们走!我们决不会再参加另一场聚会。”他们走了。于是耶稣让他们都离开了他。

后来他转过身,对七十个人说:“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所来自的天上,怎么样呢?”
呐,那七十个说:“人子升到他所来自之处?哦,他叫我们去过他出生的那个马槽。我们知道他的母亲;见过那些衣服和包过他的襁褓。他出生在犹大的伯利恒那里,在拿撒勒长大。他的弟弟、妹妹和所有的人都跟我们在一起。他还说:’人子升上去吗?’”呐,耶稣没有解释,他只是说出来。呐,他们解释不了,他们的头脑无法弄明白。“哦,”他们说:“我们是从这里进来的,”于是他们就出去了。他们所能忍受的就那么多。
他们仍然有同样的群体。没错。我们仍然有他们。我们注意。
29

然后他转过身。记住,那些门徒也无法解释那个,但他们有信心。那时,耶稣转过身,看着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

这时彼得说了那著名的话:“主啊,我们还往哪里去呢?我们已经深信,并知道惟有你有生命之道。”瞧?他们无法解释他们要怎么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们无法明白他要怎么升到他原来降下来的地方,而他是在伯利恒出生的。他们无法解释。但瞧,信心不知道失败。它锚住了。它呆在那里,不管任何人说什么。它呆在那里;他们被预定要得这生命的。他们呆在那里。
30

呐,那些不同的种类。一些人相信;一些人说:“从来没有人说像这样的话。”一些人不信,他们说:“哦,可以讨论这点。”

一些人说:“从来没有人像这人一样说话。他有些奇怪的东西。不管他说什么,他都能支持。”哦,他们是那么说了,你知道,说:“他说话不像祭司;他说话不像拉比。因为不管他说什么,神都支持,印证他说的话。”哦!
这时可能是年轻的约翰说:“想一想!我们现在就有他与我们同在。那该是何等的安慰啊!何等的牢靠啊!”那对我们来说该是何等的牢靠啊!
31

我是个环游世界的宣教士。我见过各种的宗教和他们所拜的各种神、异教神;伊斯兰教、佛教、锡克教、耆那教,别的宗教,部落的异教神。但是,他们每一个,除了基督教,没有一个正确。他们每个宗教,他们的创立者都死了,他们有埋葬他的坟墓。但基督教是唯一正确的宗教,因为我们的创立者死了、埋葬了,但又复活了,我们可以证明他活着。

在穆罕默德的坟墓旁,过去的两千年里,几乎每过几个小时都要更换一匹白马和卫士,等候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骑马征服世界。
32

但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升上天去两千年了,今晚就与我们同在。接着我们看见黑暗,看见末时像现在的样子,到了我们所生活的时刻,我们正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风暴的海上,船随时可能会失事。这些小光会像那样快速离开。[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或者,今晚我们没有人能离开这会堂。我们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来到。

对这些门徒来说,知道那位完全证实自己就是那人的造物主正与他们一同航行,那该是何等牢靠的感觉啊!
在世界历史就要结束的这个黑暗时刻,知道造物主正与我们一同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安全极了,这是何等蒙福的想法,是何等蒙福的盼望,是何等的保障啊!炸弹,不管什么来,让他们骑马、爆破、爆炸,不管他们想做什么,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差别,我正与造物主一同航行。航行在这些水面上,是何等的牢靠啊!
33

呐,正在说话、谈论他,谈论他所行的大事。我说,复兴节期之后,耶稣也许就像现在这样在复兴之间休息。我们……如此清楚地向他们证实了他是谁。那些他所蒙蔽的人知道他是谁。但那些站稳在经文上的人,因为他们知道经文。神的道很多被赐给了每个世代,那个时代的应许必须应验。他准确地应验了弥赛亚的时候所该成就的事。他符合每个条件。然后我们……他确信耶稣就是那人。

但你瞧,耶稣太普通了;他穿得不像祭司。他没有受过教育,就是我们所谓的教育。我们没有他上学的记录。但他有一些东西是不一样的。
当他们无法明白时,他邀请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这经告诉你们我是谁。”[约5:39]
34

呐,记住,他们心里有这一切事,正思想这些事。航行在海上,他们可能像孩子,只要耶稣与他们同在船上。

呐,朋友,那又会为我们成就什么?同样被证实的耶稣基督,同样的造物主,同样的神,今晚与我们同在。知道他的同在就在这里,那是何等的牢靠,何等的感觉!
呐,我们发现,就在他们正过着大好时光的时候,突然,麻烦出现了。船摇晃起来,帆被刮了下来,船浸满了水。所有生存的希望都没了。
呐,这岂不奇怪?就像现在,我们现在到了末了,这岂不奇怪?我们可以谈论主多么伟大;当我们在自己的教会里见证时,我们可以讲主多么伟大,我们可以告诉我们的雇员、雇主多么伟大;我们在街上可以告诉人主多么伟大;可是当患难临到时,我们就慌了,瞧?我们只……瞧?我们看到他行的事,我们知道他行的事;只要让一个小小的疾病或小患难击中要害,看会发生什么事;一切都粉碎了,所有的希望都没了。
虽然他们看见主行过那么多的事;但当患难临到时,一切都忘记了。
35

就像现在,我们看见了这场大复兴,有了其它大复兴的历史,有了主的同在,知道这些事,有时候我们无法救治的麻烦进来了。

比如,就像现在,我们众教会里有麻烦了。我们有宗派的麻烦,我们的众教会里有争吵。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看到一个大东西在那里成形。我们所有相信圣经的人都看到事情就要发生了。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
所有的教会都要被带入那基督教协进会中。当你那么做时,你就要放弃圣经的福音教训。五旬节派正在支持它,进入它里面,就像一只猪去到屠宰场,没错,基督教协进会。许多五旬节派的大领袖同意他们。我告诉你,你决不要把脖子伸进那样的东西里。那绝对是圣经说要成就的事。那绝对是兽和印记,一切都就位了,我们看到这个,我们不知道它的结果如何。
36

麻烦出现了。他们忘了他们所谈论的这位,这位跟他们同在船上的造物主。

呐,你说:“巴不得我能想到那个!”
哦,记住,我们仍然有他,因为他一直都是道。《约翰福音》1章1节,正如我们昨晚说的,“他是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们仍然有他的道把我们指向他给今天的思想和所行之事。瞧?不是摩西在他的日子拥有的思想,不是门徒的思想,不是路德的思想,或卫斯理、五旬节运动时代或其他任何人的思想。我们有圣经在这里告诉我们现在要发生什么事。瞧?我们在圣经中看到五旬节复兴、路德派和所有的教会时代。我们看到了它们。但我们也有经文在这里告诉我们现在要发生什么事。那是神,神为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解释他自己的道。他是他自己的解释者。然而我们慌了。不要惊慌。
37

有时候,他的门徒陷入了他们无法治愈的肉身疾病中,像疾病、癌症等等,医生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们像他们一样忘了谁在船上。

他们本该晓得主知道所有的这些事。他知道那些事要发生。他知道万事,所以他知道这事要发生。患难要临到他们。为什么他让这事发生呢?耶稣上船的时候,就知道那事要发生。
他知道我们必须符合这个条件,他已经在圣经中预告我们事情要那样。呐,他在做什么?试验他们的信心。
38

为什么他让一个像慈母般的好妇人像那样坐在轮椅上呢?为什么他让年轻好小伙子、这些年轻人、女士等等坐在这些轮椅上呢?为什么他这样呢?他们可以残疾,仍然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但可能有一些得了心脏病的人坐在这里,如果神不医治你,你可能在天亮前就会死去。没错。他知道事情会发生。也许事情发生是要试验我们的信心。那就是为什么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这么说了。瞧?现在也一样。

他已经借着道和神迹证明了他是谁,他在他们中间证明了他是被印证、受膏、要来的弥赛亚。
他借着圣灵的洗和他应许今天要行那些事的重现在我们中间证明了。他已经证明了他在这里;他证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看到我们多么容易在一点点小事上变得惊慌吗?我们不该让它发生的;不。
主说:“我若不行经上指着我写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如果教会,如果圣灵今天没有做本该在这个时候做的事,你们就不必信这信息;你们就有权利不信它。
39

但主应许了他此时做的这些事要在这个时候发生。所以,这应当使我们感到牢靠,说:“我要去参加聚会;我晓得伟大的圣灵正在那里启示出人心里的秘密。”那绝对是主说末日他显现的时候要做的事。耶稣基督自己说,那绝对是他要做的事。

他说:“世界要处在所多玛时一样的光景中。”那正是它现在所处的地方。他说:“教会要像当时一样被分开,”罗得,在巴比伦或在所多玛不冷不热,还有所多玛人。他说:“亚伯拉罕,选民,被召出来的一群人,”神差遣了一位使者给蒙拣选的一群人。他也差遣了两位使者下去所多玛人那里,代表每一个。那正是主做的事,甚至每个名字,每个动作,每个举止,一切都完全,每个迹象,每个彰显,都完全一样。他说事情要发生。
现在我们怕什么呢?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目的是什么?他在试验我们,看我们对此会怎么办。注意。
40

他告诉他们说:“呐,你们若不信我,也当信我所行的这些事,它们见证了我是谁。”他们本该知道,但却不知道。

他是创造的神,是创造风和浪的主。如果他能创造风和浪,他岂不更能让风和浪听从他的道吗?如果他创造了一切,他岂不能让一切听从吗?让我们记住,他也创造了我们的身体,它们也得听从他的道。“哦,”你说:“巴不得我能确信这点。”瞧,我们确信这点。他在这里证明了是那样的。它们必须听从。记住,他必须……
我们躺下时,可能只有一勺灰,神应许了要叫那勺灰复活;神应许了要叫它复活。身体必须听从神。我们死的时候,我们确信我们要复活,因为神应许了他要做这事。他的应许是他的道,我们相信。你相信身体的复活吗?[原注:会众说:“阿们!”]肯定的。如果你不信,你就不是基督徒。所以我们相信末日神必叫我们复活。他应许了要做这事。那是什么?那是他的道。我们要在那里丢掉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站稳在那道上。
41

当到了我们看到道被证实,与我们同在的时候,这时我们却像门徒一样,在另一个场合,他们在海上,另一个场合,他们又快要沉了。他们看见耶稣走在水面上,他们害怕了。他们说:“是鬼魂,吓死人了。”害怕那是个鬼怪,他们害怕地喊叫起来。这位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他们却怕他。

今天也是如此,这位唯一能帮助人的,他们却怕他。主说:“不要怕,是我。”他说话了。你怎么知道那是他呢?他被道证实了。那是他第一次被证实的方式。那也是他每次被证实的方式,借着他的道。注意。
42

这些门徒,门徒发现自己到了尽头了,后来有人渐渐明白造物主仍然与他们同在。

我希望今晚对我们也是这样,因为《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是一样的。
他们怎么做?他们叫醒了耶稣。“去叫醒耶稣;叫醒他,呼唤他出场!”他太容易被叫醒了。他们看见了,看见了神做的那么多事,道印证了他。我们也看见了。他不难被叫出来行动。
他们叫醒了他,说:“我们丧命啦,你不顾吗?”
你说:“我们怎么能确信这个呢?我们能证明它吗?”
《约翰福音》14章12节,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绝对是。我们的信心会把基督带到我们面前。
43

在《路加福音》17章,他说:“末日人子显现的时候,将像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时候一样。”我们看到那事发生。

在《玛拉基书》4章,他说在那时候发生前,“将有一个信息出去,把人们恢复到从前交托给人的原本信心上。”神的节目总是那样做的。然后恶人要成为灰烬,义人要踏在他们的脚下。
我们看到了这一切的应许。他现在正等候你,你,你,你们每个人,呼唤他出场;呼唤他出场!那是他想要在的地方,被叫出场行动。注意,当你呼唤他出场时,我们也要说:“让我们叫醒他。”叫他来照他所要的方式证实他的道和他应许要做的事。我们知道,耶稣基督末日的显现,就像在所多玛的日子一样。他给教会应许了那个显现,他要显现出来。所以,不要疑惑、害怕,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4

一次,我听见一个妇人,当时我在讲耶稣太伟大了。她说:“有一件事让我反对你的教导,伯兰罕先生。”

我说:“哦,谢谢,如果你只有一件事的话。”我说:“我希望神也是那样看的。”她说:“哦,你太夸大耶稣了。”
我说:“我希望那是反对我的唯一的事。”我说:“我怎么夸他都不过分。”
她说:“哦,是的,你夸大了。你把他当作神。”那是个不信耶稣是神的妇人。她是基督教科学派的。她说:“你把他当作……你把他当作神,把他当作神。”
我说:“他要么是神,要么是世上所知道的最大的骗子。”我说……
她说:“哦,我能用你的圣经向你证明他不是。他只是个先知。”
我说:“他的确是先知,但他也是神。”
她说:“他是一个人,是凡人。”
我说:“那也是真的。”
她说:“在去叫拉撒路从坟墓里起来的路上,《约翰福音》11章说,圣经说耶稣哭了。”
我说:“那是真的。”
她说:“瞧,他哭了,这证明他不可能是神。”
45

我说:“哦,女士,那是你所争论的吗?”我说:“那是没有说服力的一个争论。”她说……我说:“他哭的时候,他的确是一个人;但当他把单薄的身体投入行动,挺直单薄的肩膀,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在坟墓里腐烂了的人,站了起来,又活了,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

46

那天晚上在这只船上,当他在海上,一万个海上的鬼魔发誓说,他们要淹死他时,他是一个人。那只小船像个瓶塞一样,在风暴的海上起起伏伏。他是一个人,累了,睡着了。但当他们叫醒他,呼唤他出场,他脚踏在卷帆索上,抬头看,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

当他从山上下来,饿了,他打量一棵树,要找东西吃时,他是一个人。当他饿了时,他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在那个人里面。
每个被算作一文不值的人,都是相信这点的人。是的。诗人和其他人都相信这点,即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47

现在基督在教会里,使人们与神和好。他应许了要做这事。经上记着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这个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全心相信,他此时正等候被呼唤出场。呐,唯一能呼唤他出场的是我们自己去叫醒他,呼唤他出场。

48

他是神赐给世人的最大的恩赐。“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注意神和他的恩赐。呐,人们使用神的恩赐。

一次,有个小妇人,她相信耶稣是神在肉身中的彰显。她说:“我若能摸着他的衣裳,就必痊愈。”
呐,她摸着了耶稣的衣裳。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瞧,能力,力量从我身上出去了。”妇人摸了他的衣裳。那是妇人使用神的恩赐。瞧?他因此变虚弱了。
但当他离开拉撒路的家时……
记住,《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记住,耶稣基督从不行一件神迹,从不以超自然的方式做任何事,除非他先看见一个要做什么事的异象。多少人相信那是真理?[原注:会众说:“阿们!”]《约翰福音》5章,“不是我听见的,不是某人告诉我的,而是我看见父做事,子也照样做。”呐,如果那节经文不是那样的,那么其它的经文也不是那样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做事,我如今也做事。”换句话说,他只是行出来,做神告诉他做的事。
49

呐,记住,当他离开拉撒路的家时,他离开了好几天。拉撒路病了,他们打发人叫他。他没有去。两天后,拉撒路病得更重了。于是他们又打发人叫他,他仍然没有去。后来到了恰当的时间,父指示他事要发生,拉撒路死了。当拉撒路死了,他转过身,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他们想要他为拉撒路祷告等等。他只是做神告诉他做的事,他所看见的,异象。瞧,他看见了一个要做什么的异象。“我去叫醒他。”嘿!就是这样。

注意,马大来见他。马大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约11:21,43]瞧?
他知道他要做什么。注意他在拉撒路的坟墓那里,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
“拉撒路,出来!”拉撒路就从死里复活了。
呐,耶稣在那里从未说过一句有关变虚弱的话。那是神使用自己的恩赐。而人使用神的恩赐是不一样的。
因为他是道,圣经说:“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那证明了神在众人中间。是的。让我们相信它。根据神的道,今晚他准备被呼唤出场了。
50

这里有多少人病了、有需要,请举手。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多少人病了、有需要?到处都有。哦,他在等候的唯一的事是被呼唤出场。只要求他。

呐,如果他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西服站在这里,你走到他面前,说:“主耶稣,我想要你医治我,”你知道他会说什么吗?“我已经医治你了。”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不能第二次做。瞧,他已经做了。你必须相信他。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或有什么配得的事来获得你的救恩、医治。对此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那是神白白的恩赐,瞧,那是恩典,白白的恩赐。如果我给你一百万美元,让你给我把领带整理好,我却没有把钱给你;但你已经把事情做了。瞧?神的恩赐是白白的。你所要做的唯一的事是相信主已经为你们赎买了这个。它已经被赎买了。耶稣为你已经做了。世上没有人……
51

我不知道你来巴吞鲁日的目的。一切都在使这个国家摇摆,模仿等等。我们知道必须是那样的。但当一个人进来,告诉你说他有能力医治你,他就是在说谎。只有神能医治。“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一切的疾病。”他不会跟任何人分享他的荣耀。没有人有能力医治。

但是有人有恩赐来彰显神。你的牧师……[原注:伯兰罕弟兄咳嗽。]对不起。他能接受神,借着教师的恩赐,他能讲解道,让你明白道。如果你有眼睛看,你就会看见。另一个人,也许有别的恩赐。但总是有一个恩赐来彰显神的同在,借着那恩赐,你自己必须相信它。
52

罪人可以上来祭坛这里,十四岁的年轻男人或女人,他们可以把你的饭带来这里给你,你可以向主哭喊,直到你九十岁了,也永远不会得救。但你必须先接受主为你做成的事,瞧?你自己必须接受它。然后当你接受时,他是大祭司,中保,为你所承认的你相信的事代求。

呐,恩赐也是这样。它叫你自己的意念离开你,然后就会看到神说要做的事。
53

我看见人们来到讲台,他们跳上跳下,尖叫,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得到了世上所有的信心。”那你上来这里干什么?瞧?那是……那是情感,不是信心。

真正的信心不知道失败。事已经成就了;已经结束了。神这么说,那就成了,你瞧。“神这么说了!”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当你真的相信时,就是摸到主了。
呐,那个摸着耶稣衣裳的妇人,她说:“我若能摸着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她摸着了。当她做了她的信心要她做的事,“摸他的衣裳,”耶稣感觉到了,瞧,他转过身来跟她说话。
呐,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只要你相信基督,相信!让你的信心触摸他的衣裳。此时他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我们都知道这点。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必须像昨日一样行,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现在你们愿不愿相信?只要对神有信心。
54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谎言,那神是不会支持的。但我告诉你们真理了,他必支持。他有责任支持真理。

耶稣说:“我有一个见证人。”当然,见证人就是神的道。他说:“圣经给我作见证。经文若没有给我作见证,你们就不必信。”瞧?
如果经文没有见证我现在告诉你们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就不要相信经文。因为经文说他是,他给这末日应许了这些事。记住,在犹太时代的末了,他是这样启示自己是弥赛亚的。撒玛利亚时代的末了,他也做了同样的事。现在是外邦时代的末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我们低头的时候,在你的意识里叫醒他,呼唤他出场。
55

天父,只要从你来的一个字就足够了。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只要从你来的一个字。愿会众清楚地明白那个成就,主啊,我们想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得着他们所爱和侍奉的主耶稣的益处。主啊,愿他们得着,因为你的死不是徒然的。你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神啊,我祈求这里在你神圣同在中的每个人都明白这点,得到异象,为了神的荣耀而得着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把自己同这群会众献上,为了主的尊贵和荣耀,阿们!

56

现在真正地保持敬畏一会儿。呐,只要从主来的一个字就比我所能说的一切话或其他任何人所能说的都更有意义,因为那是他在做这事;他是那位;他是做事的,我们相信主耶稣必把这些事应允给你们每个人。

现在我们看看时间。我不知道都到这个点了。我告诉你们说要准时离开这里,我们应该这样,我们没有时间叫队列上来。让我们从会众中叫。
57

呐,让我们看一会儿经文。圣经应许在这个时代,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翻版要重演。多少人相信这个,请举手?圣经证实了这点。

那么在所多玛和蛾摩拉是怎么样的呢?是神在人的样式中。亚伯拉罕知道它的方式,是当神说:“撒拉为什么在帐棚里或背后暗笑?或者,为什么她怀疑我说要如此成就的话呢?”他能看出撒拉在他背后想什么。现在你看是不是那样。
呐,那不是给巴比伦的教会或所多玛的教会的。不,不。那不是给那些下到宗派阶层的人的。不,先生,决不是给他们的。他们有自己的使者。瞧?
而是给蒙拣选的教会,亚伯拉罕的超级后裔,不管环境如何,他们都应该相信道:“亚伯拉罕称无为有。”神这么说了,他相信。呐,朋友,我知道神对这道有责任,要持守它。
58

不管你在这会堂的什么地方,现在我要你存敬畏的心坐一会儿,不管你在哪里。要相信,只要全心相信。

呐,如果我能医治你,如果我能医治这个小女孩,我的心会全力以赴;如果我能医治躺在那里的那个小孩,我愿意从这里爬到北极去医治她,如果我能的话,任何有人类感情的人都会。但我什么也不能做。也许你们一些人得了癌症活不了一会儿。如果我能医治你,我会……如果我能这样做,愿意这么做,我就不适合站在这台上。呐,我不能医治。我的心同情你们。如果我能,我会做的,但我不能。没有人能做。没错。但你瞧,耶稣已经做成了。瞧?他只想要让你相信这点。但你……
59

我为人们感到难过。有太多的东西这样那样蒙蔽了他们,直到可怜的人几乎就像羊没有牧人一样。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一个说这样,一个说那样。不要思想人说的:“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的洗这回事。”

记住,彼得在五旬节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瞧?
耶稣应许了这些事要在末日发生,神要以人肉身的样式回来,像你我今晚在这里一样,在世界毁灭之前行同样的事。世界要像所多玛一样,瞧?现在我们有了所多玛的光景:每个方位、每个人、一切都准确地就位了。
现在我们的信心达不到那个地步吗?我们能不能呼唤他出场?呼唤他出场。唯一能做成这事的就是你的信心。现在你们全心相信,你们每个人。
60

我想问你一件事。从这里叫出来的任何人,没有祷告卡的,如果那伟大的圣灵降在这里,借着你的恩膏和我身上的恩膏,证实耶稣基督像这样在我们中间做工,他还能做什么呢?圣经上没有另一个应许超过那个。那是至高的应许。多少人知道这个?肯定是。它是……它是给教会时代的最后的事情。

犹太人在大灾难期间,他们在那里还有一次眷顾,但不是给外邦教会的。
这是应许给外邦人的最后的事情。这是真的。瞧,要被焚烧的是在所多玛那里的外邦人。这是新妇,是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是从外邦人中间被召出来的新妇。那是他们所有迹象中的结束的迹象。
61

把这点记在你的书上。我是个老人。但把这点记在你的书上,看它会不会成就。瞧,你们现在到末了了。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今天我仰望他。如果他今天不来到这里,明天我还要仰望他。如果他明天不来,后天我还要仰望他。如果他今年不来,明年我还要仰望他。我知道他要来了。我不知道哪时哪刻,但我知道一切都应验了,准备被提了。教会被召出来了。那将是秘密的离去,消失;就是这样。

世界还是照样继续,人们传福音,以为他们得救了,绝对像挪亚的日子,等等。挪亚进了方舟,人们继续,世界照样旋转。想一想!永恒失丧,还以为自己得救了。
62

总有一天,我要在这个国家搭一个大帐篷,搭在这里,让我们能举行下午的聚会、指导,让你们能清楚地明白这些事。把我们所有的弟兄聚在一起,让我们能举行聚会。

呐,如果耶稣基督应验他的应许,那我们就有责任相信他。我要你们大家,你们每个人要有孩子般简单的信心,相信他。
呐,当你们低头开始时,开始祷告,说:“主耶稣,现在我知道这人不认识我。我有需要。我们得知你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如果你让他……如果我能摸到你,就借着他说话,主啊,我知道那是你。我知道他不认识我。”
底下的会众是一群混杂的会众:信的、不信的、表面相信的;罪人,圣徒,都在一起。
63

现在你必须相信。呐,如果主从这群会众中行事,我要你们这里每个人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那必定是主像当时一样看着会众。”我要你们,如果你真的要相信,我要你们举手,说:“主啊,我要全心接受,我相信,根据主的应许,这是基督耶稣。”会堂到处都是。神祝福你们。很好。哦,真是太糟糕了,我们没有一个月呆在这附近。瞧,就让……我对你们是陌生的。瞧,很难。你只要继续相信。

呐,那是光。神是光,我们知道这个,是火柱。现在你只要祷告,触摸他,愿主耶稣应允。
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下,为了他的荣耀。现在要保持敬畏。祷告,要存真正的敬畏。
64

呐,它在这里。这里有个女士在我前面。她低着头,正在为自己的病痛祷告。现在你是否想抬头,你就在我前面。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医治那糖尿病,使你痊愈吗?呐,那是你得的病,糖尿病。我不认识你。你跟我是完全陌生的。但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的,请像那样举手,让会众看见。好的。瞧,这是那位女士。现在她受糖尿病的折磨。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那会使你相信吗?你是马丁太太。如果是,请举手,瞧?你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有信心。

呐,她摸到了什么?我要问会众。她摸到了什么?有个妇人右手举起来了,我的也在神面前举起了。瞧?她摸到了一样东西。只是一个简单的妇人,其实告诉你事实了,你们看这是不是事实,这使她惊讶。她不知道她有那么多的信心。信心不是你制造的东西;而是你拥有的东西,瞧?她感到惊讶。就是现在,这妇人感到跟刚才不一样了。她知道有件事发生在她身上了。
65

在这里,你们看不见那道光吗?是的。看到它就在这里这位妇人头上吗,就在这后面?她得了……她低着头;正在祷告。但她的后背有病。如果她全心相信,那背病就能得到医治。肯定的。

她要错过了,确实无疑。瞧,她的祷告仍在继续。主啊,帮助我。德威尔太太,就是你。那是恩典。妇人正在祷告,甚至没有想,甚至没有听见我说什么话。现在你问她是不是认识我。那是她,是她的问题。
她摸到了什么?那是耶稣基督的印证,这道辨明心中的思念。
66

你们相信吗?只要有信心。随处祷告。只要相信。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个。只要相信,只要相信我告诉你们真理了。呐,我不是他。我只是他的仆人,只是他的仆人。

巴不得你能有足够的信心!我不能叫他。我知道他的问题,但是瞧,等一下,也许事情会改变。确实可能,但你必须移开那支架。他不能为自己相信。必须为他相信。
一位女士正遭受肾病的折磨。她不是本地人;她是从密西西比来的;她全心相信,神必医治肾病。帕尔默太太,如果你全心相信,你的病就能得医治。它离开你了。让光转向她了。它已经离开你了。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
67

有个女士就坐在她旁边。她正遭受关节炎的折磨。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女士?你信吗?你相信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那会帮助你相信吗?你的名字是麦多太太。你现在全心相信,就也能得医治。

那点着了她旁边的女士。她也坐在那里。光去到那里,到了那列。坐在那里的女士,她得了……在她旁边的,正遭受糖尿病的折磨,得了糖尿病。他们想要她去医院,但她拒绝去。她也有个儿子,她正在为儿子祷告。那儿子不在这里,但你相信神会告诉我那儿子有什么问题吗?他得了心脏病。你相信,神必医治你。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杜夫里太太,D-u-f-f-l-e-e。有点……没错。对吗,请举手,举手。好的。现在你相信,你也可以得痊愈了。
68

你相信那是同样的事吗?你相信耶稣基督此时在场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多少人接受那个?[“阿们!”]哦,何等的牢靠!何等的牢靠!瞧?

你做了什么?你叫醒了他。你带他出场了。他就在场。船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记住,他能说:“住了吧!静了吧!”
你们全心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如果你信,请站起来接受它。站起来,说:“我全心相信。”站起来。“我现在相信。”是的,不管你的问题是什么,站起来,赞美主。
天父,我们把这群会众带给你。他们晓得你在这里,主啊。
愿每个魔鬼、不信,愿他退场,愿耶稣基督医治你们所有的人。
撒但,从这群会众中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你是令人厌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