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18 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1

……让会众了解我们想要做的事。呐,记住,我们想要做的就是看到耶稣基督的同在,以至每个信徒的心得到激励,使他的信心能够升起来,为着他的需要而抓住神;因为我们今生旅程所需要的一切都在基督里。

2

就像外面的树。树所需要的一切……一棵苹果树。你想过吗?当它还不到一英寸高的时候,将来树上的每一个苹果都已经在它里面了。一千蒲式耳[译注:1蒲式耳约35升]的苹果,如果有那么多的话;比如说五百蒲式耳的苹果从树上长出来;当这树种下的时候,所有五百蒲式耳的苹果都在它里面。如果不在,它们从哪里来呢?瞧?瞧?你只要种下它,然后它必须汲取水分,从地里汲取水分。它必须汲取超出了它所能容纳的水分,然后才能长出枝子,长出叶子,开出花朵,结出苹果,瞧?长出它们来;不是把它们放进来;而是长出它们来。

所以,我认为基督是永不枯竭的生命泉源。当我们被栽种在他里面时,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从那生命泉源喝水,然后长出我们在这旅程中所需要的一切。我们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他里面。我们种植在他里面,从他汲取,他是永不枯竭的生命泉源。
3

现在,让我们带着敬畏的心起立,如果可以,就一会儿,我们要读神的道。

我们今晚的小题目,由于快到四旬斋期或耶稣受难日,我想从《约翰福音》读一部分经文,从12章12节读起。
第二天,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稣将到耶路撒冷,13 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14 耶稣得了一个驴驹,就骑上。如经上所记的说:“15 锡安的民哪,不要惧怕,你的王骑着驴驹来了。”16 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他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他这样行了。17 当耶稣呼唤拉撒路叫他从死复活出坟墓的时候,同耶稣在那里的众人,就作见证。18 众人因听见耶稣行了这神迹,就去迎接他。19 法利赛人彼此说:“看哪,你们是徒劳无益,世人都随从他去了。”20那时,上来过节礼拜的人中,有几个希腊人。21他们来见加利利伯赛大的腓力,求他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22 腓力去告诉安得烈,安得烈同腓力去告诉耶稣。
4

《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让我们低头祷告。呐,在这个庄严的时候,读完了这道,我们低着头,这里有谁想要在这祷告中蒙记念,想要神在这场聚会期间或今晚为你做一件事的,你愿意借着举手显明出来吗?神知道你的手背后代表什么。
5

我们的天父,我们现在就近你的道。我们带着敬畏和祷告就近,低着头,心也俯伏,因为我们知道你总是忠实于这道。我们现在祈求你使我们放下世上的事和生活的忧虑,使我们能以纯正和清洁的心来侍奉你,在羔羊的血中被洗净了。

主啊,我们祈求你,现在是否是这个地区发生大复兴的时刻?如果是,主啊,我们会在这里尽我们所能的来侍奉你,为这聚会我们把自己交托给你。主啊,愿一些事情发生,搅动会众的心。也许这场聚会只是为还分散在这附近的几个人而举行的,也许基督身体的最后一个肢体将在路易斯安那州被加进来,然后门就关上了。我们不知道,主啊,我们只是小心地行动,留意一举一动。
6

天父,我们祈求你医治所有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我看到一个可怜、患病的小孩躺在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人躺在周围。神啊,愿他们今晚和接下来的几天转头不看自己的病痛,愿这场聚会结束时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

主啊,祝福传道人和他们美好的合作,还有他们为聚集所做的事。愿会众认识到他们牧师的心,就是要尽力带来各种神所尊重的东西和各种恩赐,来帮助他们的会众明白、相信和成长。父啊,求你应允。
赦免我们的过犯;今晚应允那些手背后的每个要求。主啊,我的手也举起来了,你知道我的心,就是为会众祷告。父啊,愿耶稣在我们中间显明,愿他的祝福大大地浇灌我们。
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时,愿我们能像那天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就是在基督复活后,因为我们正进入这个神圣的季节。他们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7

不想传讲或占用太多的时间,只是在叫祷告队列之前,插入一些有关的想法。我猜大约二十五分钟,然后我要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呐,每个晚上,博德斯弟兄他们会解释如何做,如何持守医治,等等。

记住,我们来这里不是要代表神的医治。我们来这里是要代表耶稣基督,医治在他里面。神的每个属性都在他里面。我们……他赎买了我们的救恩、医治和我们的一切。医治是次要的,你不能强调次要的事。我们知道这点。所以我们……但我们想要……耶稣把大约百分之八十六的事工用在神的医治上,好来吸引人们的注意,然后解释他在地上的目的。同样的,我们想要以我们所知道的最好方式来继续主的事工,相信他仍然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

呐,我们知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因此,神和他的道是完全相同的。这是神在书本的形式中。你不会超过你的话;神也不会超过他的话。

因此在这季节中,我们正接近这伟大的节日,他们称为耶稣受难节,然后是复活节,我想离复活节还有一个礼拜。我们正接近这节期。我想我要读这经文,这些心里饥渴的希腊人在逾越节上来敬拜。他们几乎不知道那位基督就是逾越节的羔羊。
但他们的心里饥渴;他们想要见他;他们听了很多关于他的事,知道他们所听见他行的那些大事。毫无疑问,他们上来过节,必定读过了经上有关基督是什么的许多经文,有关他的性情,他来了要做的事。所以他们想亲眼看看。
因着他门徒的友善和事工,他们来到门徒那里,他们还被赐予特权来见他。他们被基督的仆人带到了基督面前。
9

呐,如果《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确信在巴吞鲁日这里,我们就像他们当时一样,渴望看见耶稣。每个头脑正常、听说过主耶稣的人,都渴望看见他。

哦,我最初听到他时,是个小孩子,我几乎受不了。我想:“如果他现在是神,他过去就一直是神,将来也一直是神。”
试图把这个放在过去的某个伟大时代,或将来的某个伟大时代,这是人的本性。人总是赞美神过去做的,盼望他将要做的,却忽略他正在做的。那就是人的本性。一直是那样的,今晚也还是那样。
10

但是,呐,这些希腊人想要见他,我们也想要见他。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不是死的;他活着。如果他活着,像经文宣称他活着那样,那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他呢?我们有权利要求见他。记住,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他呢?

11

呐,我要来讲讲我们各种不同的看法。记住,除了神应许要做的事,他什么也不做。瞧,他总是做出应许,然后来应验它。

起初,神从起初知道末了,因为他是无限的。我们都知道这点。他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限。呐,如果他是无限的,那他就知道万事,呐,并且无所不知。
所以注意,后来神把他的经文分派给要来的各个时代。当这个时代流逝时,嗯,我们总是照我们认为正确的方式来揣摩事情,但通常……如果神给那个时代做了一个应许,他从不改变他行事的习惯方式。
记住,神从不改变,从不改变他的方式,因为那是为什么我们能把我们的信心明确地安置在神说是真理的话即圣经上。呐,你必须把神安置在某个地方。
12

呐,如果神要审判世界,他会的。如果我们说,如果我对法国天主教徒说,你认为神要藉着什么来审判?“法国天主教会。”罗马天主教相信神要藉着他们的教会来审判。东正教,希腊东正教相信神要藉着它来审判。卫理公会会说:“我们的教会。”浸信会说:“我们的教会。”“五旬节派!”瞧,那将非常混乱,以至人不知道要做什么。

但神说他要藉着耶稣基督来审判世界,耶稣基督是道,所以他要藉着道来审判世界。呐,圣经是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这是那启示。没有东西能加添在它上面或从它里面删减。如果我们给它加添或删减,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我们的分。那是神的道,我们相信它。
13

呐,每个世代,教会总是把道搞得一团糟,以至当到了神的话要应验的时候,他们却回头看以前的其它世代,以前的其它时代发生的事,他们却看不见他们自己时代发生的事。

对你们天主教的人,你们是怎么错过了那些圣徒。法国人圣女贞德怎么样?我来说说她,因为这原来是法国的领地。你记得,神甫把她当作巫婆烧死在火刑柱上。“她是个巫婆,”因为这女孩是属灵的;她看到异象等等,你们就把她当作巫婆烧死。不久,你们看到了自己的错,就把那些神甫的尸体挖起来,扔在河里作忏悔。但你瞧,事情已经过去了。
14

事情一直都是那样的。它从我们身边过去,我们却没看见。

耶稣对门徒说,一次对他们说。他们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他说:“他已经来了,你们却不认识他。”他们这才知道是指施洗的约翰。甚至那些门徒。旷野的声音,《玛拉基书》3章应验了,哦,它从他们身边过去了,他们根本不明白这事,瞧?
我们也可能让它从我们头上越过去,却没看到它。神的方式总是……
呐,如果它进到一个完整的体系里面,或某个组织,像新教、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如果他们的某个宗派产生这个的话,那他们就会相信。哦,而别的宗派就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了。
所以,在这样的时候,神从来没有一次跟哪个组织打交道。他从来没有。他总是跟个人打交道,一个人,你,只是一个人。那是你,你跟神之间,不是你的组织跟神之间;而是你跟神之间,你作为个人。神总是那样行事,一直都是。
15

呐,圣经说:“神若不指示他的众先知、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总是这样,正如以利亚的时候,摩西的时候,所有其它的时候,神都会启示。

呐,经上这样记着说……神要赐给他们一个超级的兆头,一个大的兆头,永远的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将有一子生下来,我们知道他将是弥赛亚。所有的经文,从《创世记》一路下来,都跟弥赛亚的到来连在一起。
众先知是道的一部分。耶稣说他们被称作是“神”。只要神的道临到他们,他们就是。耶稣说:“我说我是神的儿子,你们怎么能定我的罪呢?那些……你们的律法上记着:’那些承受主道的人,你们称他们是神。’”瞧,那不是众先知,那是神的道。现在也是一样。那是耶稣,是一样的,神的道被彰显出来。这一直都是时代的光。
16

呐,今晚如果我们看看周围,回到这些伟大的教会,一路经过各个时代,说:“这就是了,这就是了,”如果你不留意,我们就会走在反光而不是光中。我们在看某个过去很多年前的东西,往后看。

任何开车的人,若是用后视镜看路,就会出车祸。没错。是的。你看,就像我们的一些姐妹,五十岁了,却想看上去十六岁。瞧,你是在往后看。
要往前看!看你要去的地方。看你要去的地方,而不是你从哪里来。保罗说:“忘记过去,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里从上头来的呼召。”你必须一直看你要去的地方,而不是你来的地方。
如果你看后视镜,你很快就会出车祸。那就是问题;当卫斯理的光出现时,那是路德派出车祸的原因。当五旬节运动出现时,那是卫理公会出车祸的原因。我们若不留意,五旬节派也要出车祸,他们若不继续保持警觉、留意。你瞧,你总是往后看,提到某个人以前说的话。当我们……
我们被命令要往前看,继续前进!他们的预言发生在他们的日子,这预言发生在这个日子,下一个预言发生在以后的日子。道被分派出去,一直到末了。根据经文,这些事现在应该发生,圣灵在地上,浇灌在人们身上。
17

呐,当耶稣来的时候,那些文士等人本该认出他,但他们没有,因为他们在遗传中陷得太深了。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希律党人,不管是谁,他们在遗传中陷得太深了,以至于他们看不到有关基督自己的预言,以及他应该是什么。他对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他们说:“我们是摩西的门徒。”
他说:“你们若是摩西的门徒,就必知道我,因为摩西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
他们宣称是,但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在遗传中陷得太深了。呐,在他们生活的日子,他们就是这样没有认识他。呐,那事情可能会重演,你知道。它一直在重演,也可能会再重演。
18

现在,让我们回去一会儿。我们能发现他是什么的唯一方式……

呐,今天,如果我们拿普通人来看,基督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些人把他描绘成历史上的大人物。一些人把他降低成普通人。一些人把他当作哲学家、先知什么的,诸如此类,好人,教师。
但根据圣经,他过去是什么,他仍是什么。瞧?呐,如果我们去城里找他,四处观看,如果……呐,记住,他的应许是他要与我们同在。
呐,如果我们去找某个人,我们就说……我说,也许是六英尺高。你说:“不,是七英尺半。”另一个人说:“不,他只有四英尺;他个子小。”瞧,我们都乱了。
19

哦,他们说:“也许他手上有钉痕。”任何伪君子手上都可以有钉痕和荆棘的刺痕。毕竟,耶稣是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但我们怎么知道他是谁呢?

他们当时认出他不是因他的穿着。因为,他在他们中间行走,甚至在他复活以后。他与他们同行,他们仍然不认识他。瞧?不是他的穿着。他穿着就像别人一样。不是他的穿着;不是他的举止;不是他的组织;不是他所携带的团契卡,因为他一张也没有。老实说,他不认同团契卡,所以不是那个。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20

瞎子说:“那是怪事。你们是今天的领袖,他开了我的眼睛,你们却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他有自己不错的神学。瞧?他说:“你们不知道这人所行的事,他所行的事,然而你们应该是今天的领袖。”呐,但遗憾的是,他们的眼睛被蒙蔽了。就应该是那样的。

你知道教会在末日也会这样吗?“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那是同样的预言,一回事。它确实是。在老底嘉教会时代,耶稣在教会外面,想要进去,敲门。这是唯一一个时代他被赶出了教会,就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老底嘉时代。所以我们看到,我们又回到了我们开始的地方。
21

呐,找出他过去是什么……或者说,找出他现在是什么的唯一方式,就是找出他过去是什么,因为他是一样的。现在让我们回去,找出他行的几件事。我们都知道他是童女生的,但我们不想从那个开始。

我读了《约翰福音》。让我们回到《约翰福音》第1章,找出他过去是什么,然后我们就能明白他现在是什么。不管他当时是什么,他现在是一样的。好的,呐,我们在这里发现,起初,他是道。“太初有道,”他仍然是道,瞧?瞧?是的,“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好的。
22

呐,那是当时的他,他是神给那个时代的被印证的应许。那使他成了道。对吗?瞧,他今天也是一样的,又是道。他,他告诉他们要去看那个。那是当时的他。他是道。道成了肉身。那是当时的他。呐,当他成了道,神以圣灵的样式降下来,以鸽子的形式,降在他身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

接着我们发现,他的事工开始了,为病人祷告,医病。每个人都喜欢他。他很好,被认为是个好人。接下来,在他事工的最初时,确认他的是……
记住,犹太人总是相信神的医治。他们在门口有一个毕士大池,在美门那里的毕士大池。许多虚弱的人躺在那里:跛脚的、血气枯干的、瞎眼的,想跳进水中得医治。
神总是为医治开一条出路,所以他的医治不完全是吸引他们注意他。还有另外一些更重要的事吸引他的注意力。
23

呐,我们发现,他应该是什么,摩西说过他将是什么,众先知也说到了他,现在他必须被那个来证实。

呐,这是现在的他,道。呐,《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有功效;它剖开骨节与骨髓,连心中的思念都能辨明。”道就是这样的。
呐,瞧,当道临到先知时,你借着他们所说的预言辨认出他们来。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说话,向他显异梦等等。”换句话说,“解梦,”像约瑟和其他人做的。那将是他的委任状;那是他所拥有的委任状,就是藉着启示来的默示的道,瞧,那要应验的道。他的预言证实了他是先知,“道临到先知。”
24

所以,当耶稣出场时,圣经说他是一位先知。摩西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以色列人总是相信他们的先知,因为那一直是神在人里面证实自己。总是这样。任何圣经读者都知道这点。那正是他证实自己的方式,就是在他的先知里。他们只是普通人。当然,他们为了那个目的而生。

我们知道,在本地教会中有恩赐,九种恩赐。但教会里也有神预定或预先设立的职分,“神在教会里设立了使徒、先知、教师、牧师和传福音的,”等等,那是神在教会里设立的恩赐。有九种属灵的恩赐运行在本地的信徒身体里,他们必须由两三个人慎思明辨,然后才能传给教会,因为有时候他们可能错了。
但注意这些先知们,他们出生时,就像在……我想是在《耶利米书》这里,神说:“你还未在母腹里怀胎,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你看到吗?摩西生为一位先知。施洗约翰,在他出生前七百一十二年,“他就是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的那个,”先知以赛亚说到了他。瞧,那不是……这些恩赐是生来就有的恩赐,神在教会中设立他们。
25

呐,在我们主第一次来的时候,地上已经四百年没有先知了。玛拉基是最后的先知,他说到了约翰的到来。《马太福音》第3章,先知以赛亚说到了他。接着,玛拉基也说到了以利亚要出场,是一位预告基督的。“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正如主在《马太福音》11章说的,证实了约翰。

奇怪的是,当耶稣开始说话,他一直在证实自己,让我们看看他是怎么做的。如果他在所做的事上不符合圣经,那他就不是弥赛亚。他必须照着圣经来。
26

呐,有一个人名叫安得烈,参加过约翰的复兴会,约翰说弥赛亚来了。约翰对弥赛亚的到来如此肯定,他说:“他现在就站在你们中间,”因为他知道他要宣告弥赛亚的到来。

呐,他从未去过神学院学习弥赛亚将是什么。他进入旷野,独自呆在那里,后来出来。当然,他必须不是受人训练的,他必须是受神训练的;因为,呐,他父亲是祭司,儿子继承父亲的生意和研究等等,这是惯例。但约翰的事业太伟大了,太重要了。
哦,许多人说:“呐,你知道这里的某某弟兄,他符合条件。”
但约翰去到旷野,与神同在,直到他明确地知道弥赛亚的迹象是什么。当他来了,约翰说:“我先前不认识他,只是神说’你看见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与火施洗的。’”瞧?约翰知道,确信那就是他。
27

呐,安得烈一直想叫他兄弟西门。他们是个渔夫,他们想叫他兄弟来聚会。

呐,不久前,我读了一个有关他们生平的故事。在法利赛人当中,他们是了不起的信徒。他的父亲名叫约拿,他是个,是个了不起的渔夫。许多时候,他们必须为要吃什么、打鱼、还债、得到食物而信靠神。一天,我读到老父亲让西门坐下,让他和安得烈坐下,他说:“孩子,我一直相信我会活着看到要来的弥赛亚,我们这些年一直在仰望他。呐,孩子们,在弥赛亚来之前,也许我会离世,因为我老了。但我不想要你们被迷惑了。在弥赛亚来之前,会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兴起。”
你知道,一直都是那样的,要在真实的东西来的时候扼杀它。你瞧,撒但一直都在那里。就像在耶稣来之前,他们说有其他的耶稣兴起,领了一群人去旷野灭亡了等等。
28

但他说:“孩子,记住,这位弥赛亚将被经文证实。”哦,他真该教导今天的人!瞧?“弥赛亚将被经文证实,因为摩西说主我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他。摩西是我们的领袖,我们正在仰望。呐,已经有几百年我们没有先知了,但摩西说那位要来。毫无疑问,这段没有先知的环节,更加证明了,当他真的到来时,他一定会符合那位先知的条件。”我们都知道那节经文。

29

呐,我们发现,后来,耶稣还从未显示任何迹象。一天,西门走到他面前,也许他对安得烈的见证有点怀疑,因为他听说了关于这个“野人”把人们“淹死”在河里的事,就是洗礼啊等等的事情。他不同意那个,因为当时各种各样的事发生在巴勒斯坦。

但一天,西门走到主耶稣的面前。现在,我们来看看,对于那个蒙拣选的种子,就是预定要来到这里的西门,对这个种子来说,这位昨日的主是什么?就像……
30

起初,神甚至不是神。他是伟大的永恒,在他里面是属性;属性就是他的思想。后来他像这样成了道。道被表达出来……哦,思想被表达出来就是道。道是一个被表达出来的思想。

呐,记住,如果你曾在神的思想里,你就一直在那里。如果你拥有永生,你就是神给这个时代的表达或属性。如果你没……只有一种永生,它一直存在。没有世界以前你就存在于神的心思里。那是为什么神说他在创立世界以前拣选了你。这不是我们怎么想,别人怎么想,而是神怎么想,永恒!你一直在神的思想里,瞧。
31

在神里面要成为人,那就是为什么基督是本体的真像,瞧?呐,他要成为父;他要成为子;他要成为救主;他要成为医治者。没有任何东西,甚至没有天使,什么也没有。后来,神创造了天使,于是他成了神,受到敬拜。这些天使是神思想的彰显。

没有事情出错。一切都正确地运行着。不要怕。神伟大的时钟准时地走着。它必在那里,必有一个没有瑕疵和皱纹的教会。这都在神的思想里。关键是,我会在那里吗,你会在那里吗?
他在这里,是神永恒的思想,在子的职分里被表达了出来。哦!那时他是神,以马内利。注意,他是道。呐,这里……
32

我震聋了你们吗?我不是有意要冲你们叫喊。有时候我们在户外等地方讲道,我不是有意要太大声。不管是谁在控制音量,请替我降低一点音量,如果可以,如果太大声的话。

呐,注意,在这里,耶稣来了,西门走上去,走到他跟前。耶稣一看到他,就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
哦,这使那渔夫的心火热起来!他甚至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没有受过教育,但他知道那是道,因为耶稣辨明了他心中的意念。那是弥赛亚。虽然圣经说他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但他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
他俯伏在耶稣脚下;他知道那是弥赛亚。耶稣不但知道他是谁,还知道他那敬虔、已经去世的老父亲。瞧?这表明他是道。道辨明了他们心中的意念。绝对是的。耶稣看着他们,看出了他们的意念。瞧?圣经说:“神的道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
那使他成为道,那位主先知,神先知,比先知大多了;他是众先知加上神的其他部分。瞧?他是以马内利,神在完全中、在儿子耶稣基督里表达自己。呐,我们发现,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33

呐,如果我们注意,彼得相信他那敬虔的老父亲教导他的,而这正是弥赛亚的圣经证据。

那是昨日的基督,也是今天的基督。他要如何再证实自己呢?
现在他是……他没有证实自己是某个大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博士,瞧?他没有证实自己是个祭司。神的道证实了他。通过他说出来的道证实了他,瞧?他们就是这样知道他是谁的。
34

呐,有个人站在那里,名叫腓力。腓力一直在查考圣经,跟一个叫拿但业的人一卷一卷地查考经文。当他看到这事发生,他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以至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知道这个在那里了。耶稣只是个人,但他们认出那是弥赛亚。

于是他翻过山,大约有十五英里,如果你从耶稣讲道的地方量一下就知道了,必须走一天,第二天回来。他去找这个一直跟他一起查考圣经的人,非常坚定、诚实的人。你们这里有这样的人,把一生都放在查考神的道上。他查考了道。腓力去找他,也许敲门了。拿但业的妻子说:“嗯,他在橄榄园里散步。”所有那些树都是他种植的。
35

于是腓力跑到后面去见他,发现他跪在一棵树下祷告。呐,基督徒绅士总是显出礼貌,他一直等到拿但业祷告完了。

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这个坚定、优秀的希伯来人拿但业说:“等一下,腓力。你走极端了吧?岂能……你说哪里?你说这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拿撒勒人耶稣。”
拿但业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来吗?”
我认为腓力把人所能给他的最好答案给了他。他说:“你来看。”
不要呆在家里批评。你来看一看。查考圣经,你来看!
36

哦,也许在路上,腓力开始告诉他,说:“呐,你知道,我们知道。我们从圣经里知道这位弥赛亚将是先知,因为摩西说他是。这个人……你记得你买鱼的时候那个不会在收据上签名的老渔夫吗?”

“记得。”
“哦,耶稣说出了他是谁。”哦,我能想象腓力说……
“等一下,”或是拿但业说:“我要先看到这事。”
最后他到了耶稣所在的地方,他跟腓力上去。腓力带他上去,就像有人带你来一样,走到耶稣面前,到了耶稣讲道的聚会上。他看着耶稣,耶稣只是个普通人,穿着像其他人一样。他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他不留情面,一直都是个普通人。
有时候他用谜语跟人们讲话,他们不明白那谜语;甚至他的门徒也不明白。那并不妨碍他们的信心。瞧,他们相信他。
37

注意,一次,许多人聚集在他周围,有几千人。“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哦,这位加利利先知是了不起的人物!”他去每个教会。大家都想要他。但一天,他开始向他们传讲教义,这时事情就有点改变了,你瞧。此后,他就不那么受欢迎了,你瞧。但迹象伴随着声音。

38

呐,我们发现,腓力来到耶稣所在的地方,他和拿但业。耶稣转过身,看着拿但业,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呐,你说:“也许是他穿着的方式。”他们的穿着都相同。瞧?
“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呐,这把他给惊呆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嗯,你从未见过我。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们告诉我你一直住在伯大尼,你怎么知道我呢?”
39

呐,他原以为,当弥赛亚来的时候,“神会拉下某种操作杠,天上的走廊会降在他们大宗派的台阶上,说:’该亚法,我现在差遣我的弥赛亚去你那里。’他会说:’我来了。’天使会来到,说:’这就是他。’”

瞧,那就是神这么做的原因;它从那些睡着的人头顶上越过去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瞧?注意,他来了;他就站在那里。
拿但业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哦!何等的眼睛!
他现在看见了你;他现在知道你。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何等的眼睛!十五英里,前一天,在山那边,“你在那棵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40

拿但业做了什么?他跑上去,俯伏,说:“你是……拉比,你是以色列的王!你是神的儿子!”他相信了。为什么?他完全证实了他是道。因为他能辨明心中的意念。是的。他就站在那里。

呐,那些不相信这事的人也站在旁边。不。他们许多人不相信。有一些祭司等人站在旁边,他们说:“这人是别西卜。”他们……事情成就了,经文被证实了,当时的神职人员必须给他们的会众一个回答。他们不能以别的方式回答,要么说他是,要么说他不是,所以他们说:“这人是靠别西卜做这事的。”换句话说,“他是个算命的,一个邪灵。”任何人都知道算命的是个魔鬼。所以他说:“这人是靠别西卜做这事的。”
耶稣说:“呐,我赦免你们这么说,”祭物还没有献上,赎罪祭还没有献上。但他说:“当圣灵来做这事,一句话干犯圣灵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所以你看今天这把我们放在什么位置上了。
41

呐,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腓力和拿但业全心相信。呐,那是耶稣昨日证实自己是弥赛亚的方式。呐,我们都知道……就一会儿。

我们都知道世上只有三个种族的人,就是挪亚的三个儿子含、闪和雅弗;瞧,那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我们作为外邦人,我们是异教徒,当时是罗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和别的什么人,我们拜偶像。但犹太人在仰望一位弥赛亚。撒玛利亚人也在仰望一位弥赛亚。
呐,耶稣在去耶利哥的路上,就在耶路撒冷下面,他说:“我必需经过撒玛利亚。”所以他上去撒玛利亚,在城门口的井边坐下。现在仍像当时一样。他们没有一点改变。像这里这样一个老式的全景图,葡萄藤爬在石墙上。耶稣坐下,打发门徒们去一个叫叙加的小城,买一些食物,吃的。
门徒去了,一个坏名声的妇人……也许像我说的,年轻女子可能是被赶到街上去的,不是青少年犯罪,也许是父母犯罪。他们任凭她到街上去,也许是个美貌的年轻女子,她做了恶事。
她来那里打水,因为她不能跟童女们一起来;那些正派尊贵的女子不愿……她们不会那么做的;她们先打水。接着剩下的女人,妓女等人白天出来。童女们先打水。
42

哦,我看到她们把那些五加仑的大罐子顶在头上,那么大的瓦罐,肩上各顶一个,女子们边走边交谈,一滴水也不会溢出来。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的,但她们肯定做到了。

她们走了,后来她白天出来打水。其他的女子走了;差不多是中午了。她拿住把手,挂在辘轳上,放下去打水。
瞧,就像一种瓦罐。旁边有把手。她们把那些钩子钩住那些把手,瓦罐很重,放下去以后,就翻过来。然后她们再把水摇上来。就像有时候我们在一些乡下做的,等等,她们有一个像我们放下去的水槽。
43

呐,我们,我们发现她开始把这个大水罐放到井里,就听见有人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她四处观看,见一个中年人坐在那里。

耶稣必定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大一些,因为在《约翰福音》第6章我们发现,犹太人在过节,他们说……耶稣说出了他是谁。他们说:“哦,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你只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人?”瞧,“不到,”瞧,他必定看上去五十岁,而他只有三十岁。他们说:“你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瞧?
所以,我们发现他必定看上去有点老,靠井边坐着。
我们不知道他看上去像什么。我不知道。一位精神病医生或心理学家给我们画了一张画,霍夫曼画了一张,还有萨尔门和别的人也画了,但那只是他们所认为的。瞧?我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44

他坐在那里,然后,说了这话。呐,他转过身,妇人马上对他说,让他知道:“我们有种族隔离。”他说……“等一下,”妇人说:“呐,你是犹太人,我是撒玛利亚妇人,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耶稣说:“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把这水给你,你就不用来打水了。”
谈话继续着,他在做什么呢?他想要接触妇人的灵,瞧,要看她里面有什么。呐,父已经差遣他来到那里,正如我相信父差我来这里。瞧?但我不知道,瞧?他在那里跟妇人交谈。
妇人说:“哦,你说:’当在耶路撒冷敬拜。’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敬拜,”关于井等等。
耶稣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父要的是那些用圣灵和真理拜他的人。”
谈话继续,直到耶稣找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今晚我的会众中有多少人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肯定的,她有太多的丈夫。所以耶稣说,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了,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呐,注意。看看那些受过训练的祭司,没看到那道被彰显了。当耶稣在那些祭司面前那样做时,他们说:“他是别西卜。”
看看处在这个光景中的妇人,她所处的情形,一个坏名声的妇人,有六个丈夫,她去到井边。那妇人处在那个光景中,瞧,她马上说:“先生,我看出你是位先知。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我看出你是位先知。我们正在仰望弥赛亚,当这位弥赛亚来了,这就是他的记号。他来了,必做这事。”阿们!哦!天啊!
45

就是这里。那妇人处在她的情形下,对神的道的认识比这个国家一半的传道人还多。没错。是的。她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来了,当他来时,这就是他所要做的。”如果那是昨日的他,也是今日的他,瞧?他对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就是这样证实自己的。瞧?注意,那是昨日的他。

妇人说:“我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丢下水罐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那是他给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证明;但对外邦人却没有,没有一次向外邦人这样证明过。但在《路加福音》17章,他说:“在末日,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也要这样,正如在所多玛的日子。”呐,在所多玛的日子。我们要结束了。注意,有……
46

注意,到处都有三类人:一类是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者。到处都有。注意。

注意,耶稣把罗得的日子跟他的再来相提并论。注意,“罗得的日子怎样。”呐,现在怎么样?他提到了那个时候。他跟我们读的是同一本《创世记》。耶稣读了,“挪亚的日子,”接着,“罗得的日子。”回去看他们在挪亚的日子和罗得的日子做了什么,因为那是同一本圣经。
47

呐,我们注意,在罗得的日子,有个人从众人中间被召了出来。他有一群人跟着,那代表了属灵的教会。那个属灵的教会就是亚伯拉罕一群人。

他有个侄儿在那里,名叫罗得,离开了他,下去住在所多玛。所多玛的罪使他的心忧伤;只是他妻子不允许他对此做任何事。她属于所有的俱乐部等等。
现今我们身边有太多的罗得了,知道事情错了;但他们所属的女人教会,如果他们对此说什么话,他的会员卡就会被拿走;那可是饭票。所以,发现这个……
48

等一下。亚伯拉罕正在仰望一位应许之子,对吗?一个属灵的应许之子。[原注:会众说:“阿们!”]

呐,罗得下去了,忘了应许之子的事。他下去跟妻子、孩子等等一起住在所多玛。他成了市长,是个大人物。他妻子属于所有的俱乐部。他们过得很好。
49

现在注意那个场景。呐,再认真注意我一两分钟时间。注意那场景。从那以后,世界还从未像现在这样进入那种状态,这完美的场景。瞧这里,被召出来的一群人。呐,有三位天使去到亚伯拉罕那里,其中两个下去所多玛,一位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这位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

那两位天使下去所多玛,传讲悔改:“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他说。
但这位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的,注意看他如何向亚伯拉罕证实自己。呐,记住,一两天前亚伯拉罕还是“亚伯兰”,撒拉不是撒拉。呐,他是A-b-r-a-h-a-m[译注:亚伯拉罕],A-b-r-a-h-a-m七个字母。撒拉是S-a-r-a-h,五,恩典,瞧;不是S-a-r-r-a[译注:撒莱],而是S-a-r-a-h[译注:撒拉],瞧,撒拉。注意看这位坐在这里,吃牛肉,喝牛挤出来的奶,吃奶油,吃玉米饼;他坐在那里边吃饭,边跟亚伯拉罕交谈,他说:“亚伯拉罕。”他怎么知道他的名字是亚伯拉罕?道。他是道,你知道。“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当时女人不像现在这样,你知道,硬要参与丈夫的事务等等,你知道。她们避开,所以她们……撒拉在……亚伯拉罕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50

那人说:“我,”那是人称代词,“我要照着应许造访你。”那应许是二十五前做的。撒拉九十岁了,亚伯拉罕一百岁了。亚伯拉罕在那里,光秃秃的脑袋闪亮着,花白的胡子往下垂。撒拉,一个手里拄着手杖的老祖母,在后面的帐棚里,肩膀上披着一件围巾。“我要造访你,你要生下那个应许之子。”

注意,撒拉对此感到很好笑。她说:“这事怎么可能呢?我老了,我主,”她丈夫,“也老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已经多年没有房事了。嗯,她九十岁了,亚伯拉罕一百岁了。她的子宫死了;亚伯拉罕的精液也枯干了,消失了;再也没有那种欲望了。撒拉说:“我岂能像年轻妇女一样跟我丈夫有这喜事吗?他也老了。”哦,她暗笑。
天使或使者,这人背对着帐棚,说:“撒拉为什么这样说?”瞧?那是什么?注意。后来,当祭物献上后,他就消失了。
51

记住,亚伯拉罕称那人“以罗欣”。多少读者知道这个?你们知道这个。没错。“以罗欣”,那是全能的神在人的样式中。他是道,因为他能辨明意念。瞧?

神在肉身中,见证了什么?“末日,”耶稣说:“就在人子向应许的教会显现之前,”不是下到巴比伦的教会。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巴比伦教会,你知道这个。这些宗派,他们在巴比伦。我们有一位葛培理和一位奥洛•罗伯茨,和那些在外面抨击他们的人。记住,你们任何历史学家,在整个教会时代的历史上,去到外面巴比伦传道的人,从来没有一个的名字是以h-a-m结尾的,直到现在:G-r-a-h-a-m[译注:葛培理],六个字母,不是七个。注意这个使者,传讲悔改,用福音使他们的眼睛昏迷了。
52

有一位给被召出来、蒙拣选的教会,正在显示神在肉身中的迹象。

耶稣就是神在肉身中。如果今晚耶稣在你里面,那仍是末日神在肉身中彰显自己,人子在他的教会(人类)中启示自己,显明自己。你明白吗?瞧?神降在他的教会中,又使自己成为道,人子在末日显现,正如所多玛的日子。
53

呐,记住,如果神赐给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那个迹象,即他是道,是摩西所讲的那先知,外邦人……犹太人用四千年来等候他,我们用两千年来等候他,他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向我们证实自己,像他那时所做的一样,不然那时他证实自己便做错了。神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行动,每次以同样的方式行动,不然他第一次就行错了。如果神在他信心的基础上救了一个人……

瞧,神从未改变,朋友们。当人在伊甸园失丧了,他寻求怜悯,神决定了要如何拯救人。他藉着一个无辜者流出的血拯救人。对吗?他从未改变这点。我们建造城市、高楼;我们建立宗派、教育体系,这从未改变;我们有了宗派和各种的东西。但神只藉着血拯救。他不能改变这点。神永远忠实于他的体系和道。不管他第一次做了什么,他必须再做,不然他第一次就做错了。
因此,不管神的道应许什么,就一定是那样的。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必须做一样的事;他必须举止一样;他必须是一样的,正如他应许了末日他要在他的教会中。
54

记住,那是应许之子来到之前教会所得到的最后的迹象。亚伯拉罕看见了许多迹象和奇事,但那是应许之子来到之前最后的迹象,最后的造访。对吗?去看看。

呐,教会,注意,就像当时一样。我们有了各种的迹象、医治、神迹、说方言、预言;但记住,我们必须有最后的迹象,就在之前……记住,那是外邦世界被焚烧了。那是这次要发生的事。就在火降下之前,人子要显现自己。啊,听着:“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末了你们却看见我。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
让我们低头。
55

我们的天父,经文告诉我们在第三日神叫耶稣复活了。我们在《约翰福音》第14章12节得知,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主耶稣,时候变得黑暗模糊了。教会迷失在旷野了,四处徘徊,人们从一个组织去到另一个,从一个宗派去另一个宗派。
藉着你应许的话语,来吧。主耶稣,来吧,今晚进入我们里面;进入这里的每颗心里面;进入我的心和生命里。愿你今晚认同我们对你的信心,就是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啊,愿我们在这一小群贫穷的人里面看见你。当我们大家聚在这里,我们来这里是因为我们正在寻求生命。这是何等的大事!知道复活和生命在我们中间证实自己,不是用一些神秘的事,而是根据应许的道。“挪亚的日子怎样,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也要这样。”
父啊,我祈求你今晚应允在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人。那些魂里生病的,那些只是加入教会、对领受圣灵一无所知的,看到圣灵用“阿们”去回应神在圣经里的一切道。圣经对他们是一本奥秘的书;他们无法明白它。愿他们今晚接受道的解释者,除了神,没有任何人能解释它,使它对他们的生命成为真实的。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6

今晚我讲长了,可能迟了十分钟。请原谅我。但我们要叫一些祷告卡,让他们为他们祷告。

现在我要请你们做一件事,不要起来到处走动,好吗?只要安静坐着。除非有些事,像小孩子什么的,你必须照顾他。但如果你安静坐一会儿……
我们看他来不来,今晚来不来证实自己。“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你可以看到他的生命活着,准确地行他那时所行的事,因为他必须行一样的事,瞧?
他说:“我是……”什么?葡萄树。“你们是……”什么?枝子。呐,怎么……在葡萄树里的那种生命必须在枝子里。瞧,比如说,今天在这里……
你们会众,你们大家在这里种不种水果、柑橘类果树之类的?[原注:有人说:“李子。”]什么?[“李子。”]李子。好的。你们种……
瞧这里。如果你的葡萄树从那根葡萄藤长出一根枝子,不管在那葡萄树里有什么果子,如果那葡萄藤长出另一根枝子,它将结同样的果子。
57

几年前,我跟我的朋友夏里特先生站在亚利桑那州。他有一棵柑橘类果树,我想树上有九种不同的果子。有柠檬、葡萄柚、橘子、桔柚、橙子。我说:“那是什么的树?”

他说:“是橙子树。”
“哦,”我说:“哦,那些枝子是在怎么长在上面的?”
他说:“我嫁接的。”
“哦,”我说:“我明白了,夏里特弟兄。”我说。我想上次我在这里时,夏里特弟兄跟我在一起。所以我说:“哦,夏里特弟兄,明年它们都结橙子,还是……”
“哦,不。不,不。哼嗯。”他说:“葡萄柚结葡萄柚;柠檬结柠檬。”
“哦,”我说:“怎么会那样?”
他说:“它都是柑橘类的。”
“哦!”当时我明白了。我说:“是那样的。”我说:“谢谢你,主啊。”
瞧,我们把我们的组织嫁接在这葡萄树上,它会靠葡萄树活,但却结出它里面的那种果子。如果那橙树长出另一根枝子,它就会结橙子。如果那生命从耶稣基督来,他们在第一个教会背后写了一本《使徒行传》,如果教会长出另一个教会,它也必在背后写另一本《使徒行传》,有同样的事,因为它必须是一样的。[原注:磁带空白。]
58

没有时间叫所有的卡。所以,我们现在快点,我们只有几分钟,从M1、2、3、4、5开始。你们拿到这些卡的,请举手。

谁有M1?在这里吗?祷告卡M1号?你肯定……哦,M1,你有M1号祷告卡吗?谁有?那边有1号卡的女士,请过来这里。那是……你带他们从这里上来吗?1号,过来这里,女士。
2号,谁有2号祷告卡?在这里。好的,过来这里,先生。3,请举手。
留意在担架上的这些人,当他们的卡被叫到时,你把他们扶到这里来,因为我想他们没有一个能走路,还有在那边轮椅上的先生。好的。
59

1、2、3。3号祷告卡?好的,3号。4,4,4号祷告卡。现在赶快看看你的卡。5号。在那里,站起来。来这里,先生。6,6号祷告卡,6号。7号。这些人说法语吗?7号,好的。8,8号。瞧,可能是某个耳聋的人什么的。8号,好的。好的,你们留意。注意,引座员在那里注意他们的卡。8号,9号;9号,10号。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那些卡被打乱了,到处分发,你瞧。10号。好的。11,11号。你有11号,11号祷告卡?好的,在这里,11号。

12,12号祷告卡。他们说法语吗?[原注:一位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话。]什么,什么?嗯?哦,我见过你,你说法语,是吗?12号。
13号。注意,可能是某个耳聋的人,你瞧;他们听不见,只是坐在那里,握着卡。13号。14,14号祷告卡。14,14号。看看一些人,看看你的邻居,也许他拿着卡,耳聋了坐在那里,你知道,他听不见东西,我们……那样就适得其反了。14号。呐,祷告卡是不可替换的,他们必须是;那人必须来拿自己的卡,拿着自己的卡。也许有人出去了。
哦,15号。好,我们就停在这儿吧。哦,上来吧。你有15号,上来吧。没问题。
60

现在我们要在这里等一会儿,瞧,我们在做准备。好的,呐,请保持真正的敬畏,安静坐一会儿。

呐,今晚我所说的一切,多少人相信它是圣经的应许?[原注:会众说:“阿们!”]没错。呐,接下来,它是真的吗?瞧?是真的吗?[“阿们!”]哦,如果它是真的,那它就是神的道,他对他的道、任何应许有责任。你们相信吗?[“阿们!”]呐,他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显明了自己,说他在末日要向外邦人这样做,如果他以同样的方式显明自己,你们愿意相信吗?请举手,说:“我愿意相信。”[“我愿意相信。阿们!”]现在有……
61

这些人,我猜这里没有谁认识我。我原以为刚才我在这里看见了我认识的某个人,但我想他们出去了,某个人。大家都是陌生的。底下有多少人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请举手,任何地方,楼上的,不管在哪里。肯定。瞧,他们正在让下面的人做好准备。

一次有个小女士,我们说她没有祷告卡。她有更好的东西;她有信心,她说:“我相信这人。我若能摸着他的衣裳穗子,就必痊愈。”多少人知道那是经文;患血漏的妇人。[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
现在,我们注意看另一节经文。等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准备好了。
62

这妇人没有祷告卡,但她有信心。她说……她不像你们今晚这样有经文支持;她没有经文,但她说:“我若能摸着他的衣裳!我相信这人。我必得医治。”她挤进人群,摸了他的衣裳。

呐,你们见过巴勒斯坦人的衣裳吗?那衣裳宽松地摆动,还有里衣。呐,如果你摸我外套上的口袋,我绝对感觉不到。瞧?耶稣的衣裳下摆离他很远。
耶稣从未感觉那个身体的触摸。所以,他证明了这点,说:“谁摸我?”
彼得说:“哦,主啊,”换句话说,“你会让人们以为你精神有问题。瞧,不要那样说,瞧?不要那样说,因为大家都在摸你。”
耶稣说:“但我觉得我虚弱了。”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那是力量。“我虚弱了。”他转向会众周围观看,找到了那妇人,说出她患了血漏,说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多少人知道这故事?[原注:会众说:“阿们!”]那是真的。
63

呐,传道人,这上面的弟兄们。呐,圣经说:“他今晚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对吗?[原注:传道人说:“阿们!”]

底下有多少人相信这点?[原注:会众说:“阿们!”]
“他今晚坐在神的右边,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如果你摸到了他,他会有什么反应呢?他的反应会跟当时一样,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所以,你相信,祷告,相信,看神怎么做。看你能不能摸到他的衣裳。你触摸他,说:“主耶稣,我知道那传道人不认识我,他对我一无所知,但你知道。主啊,当我触摸你时,你藉着他说话。”呐,这是什么?
64

恩赐不是你所拿的类似镰刀、刀的东西,把那把刀当作恩赐来切,那不是神的恩赐,神的恩赐只是……神的恩赐是知道如何放松自己,叫自己让路,好让神能进来使用你。它不是你拿在手里、用来刺的东西。你只要叫自己让路,让圣灵来使用你。呐,那岂不是你们五旬节派信徒说方言时的方式吗?只要叫自己让路。

瞧,那是同样的事。如果主应允,你们愿意相信和接受,知道他的同在就在这里吗?那时你就不需要祷告卡了。
65

审判天地的主怎么样呢?亚伯拉罕称他:“审判天地的主,你岂会犯错呢?”瞧?如果他在末日照着他的应许……这个星期,我们要继续把相关的经文摆出来,向你们显明那是真理。如果他今晚与我们同在这里,如此清楚,以至你们能看到他行的事,知道他在这里,像他应许的道,不是一些神秘的东西,而是他的道应许他将是什么;那你就相信他。

66

呐,我现在不知道。有时候,如果异象出现……我无法讲出我在说什么;让麦克风,不管是什么,不管谁在控制它,把声音放大。我要你们保持真正敬畏一会儿。

呐,是这位女士吗?呐,刚好是一个妇人,我刚才讲的,《约翰福音》4章,一个妇人和一个男人一生第一次见面。我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我们彼此完全陌生。如果是,请你举手,让会众看到,我们一生从未见过面。这妇人和我站在这里,完全……你不是那妇人,我也不是主,但是有两个人在这个小地方见面,好像他们一生第一次见面。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也许会跟你交谈一会儿,瞧,像他跟那妇人交谈一样。瞧?呐,天父……
67

那天,最近博德斯弟兄在这里时,我们在这国家收到了六百个邀请,海外的除外。他说:“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那里有一群人。”

我说:“去吧,好的,在那里举办聚会。”我觉得要那样做。我来这里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我只是来这里。我知道的就是这个。瞧?
你是一个人。我在讲道,说:“他不是死的;他是活的。”他活着,应许了要在我们的肉身、人的肉身中证实自己,像他从前做的。瞧?神所是的一切,他都倾倒在基督里;基督所是的一切,他都倾倒在教会里。那就是他,基督在我们里面。呐,如果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68

我要带你上来这里,为你按手,可能像我们的一些布道家弟兄做的,那完全正确,为你按手,说:“你的疾病没了。主已经医治你了。”那没问题。你可以去。很好。我当然百分之百地赞同那点。那是圣经说的话。

但是,如果主站在这里,告诉你做过的事,或你不该做的事,会怎么样呢?如果他知道你过去是什么,说出你过去是什么,你知道那是不是真的,然后,如果他说出你的将来会是什么,如果那个是对的,这个也必定是对的。对吗?这就证明那是主,你瞧。呐,我这样说话是要接触你的灵。瞧,就像主对井边妇人所做的,“请你给我水喝。”
69

呐,有一件事我要你现在注意。注意这妇人,注意此时她脸上的表情变了。瞧?她意识到有件事在发生。多少人见过那光的照片?瞧,它正在妇人头上,瞧,瞧?瞧,看到它在那里吗?它是有点琥珀色的光,在移动。她的问题是这个……

如果我能医治你,我会医治的,但我医治不了。我医治不了你。神是医治者;你的信心要在神身上。
你极度紧张。你患了紧张的毛病,你的喉咙有问题。你几乎说不了话,只能低声说。那是甲状腺。没错,你相信吗?就一会儿,好让他们不认为我是在猜测,就一会儿。瞧。是的,我这样说,让会众不会认为……你是个好人,我跟圣灵,跟你有美好的接触,瞧。呐,是的,有人建议你动手术,但你拒绝了。绝对没错。你正在盼望神来做。是的,先生。
另外,你有哮喘搅扰你。那是真的,不是吗?呐,你瞧,这里有东西知道你。对不对?你相信那是主吗?那就相信吧,离开讲台得痊愈。全心相信,阿们!你现在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
70

你好吗,先生?我猜我跟你是陌生的。如果我们……[原注:弟兄说:“我以前在巴吞鲁日见过你一次。”]我以前在巴吞鲁日时你见过我。嗯,那是相当长一段时间以前,是吗?我猜可能是12年或更多更久以前,可能有14年。哦,我对你一无所知,至多是你在聚会中什么的;但神知道你。

那是一道光。我必须留意它,看它去哪里,你瞧,去了其他人那里。那是恩膏。呐,如果主耶稣……我们在这里……我相信前一个人是个妇人。那就像梦一样,你瞧,你梦见了什么事。
呐,你是个男人。耶稣遇见一个男人,西门彼得,耶稣证实了自己。他的名字是西门。耶稣称他为彼得,说他的名字以后要叫彼得。如果主耶稣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相信我是主的仆人,相信主在现场吗?
这里的每个人都愿意同样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也许这里人认识你,因为你是本城的人。
我看见一件事,好像你为一件事激动。那是,是的,是因为血液,血液有问题。你内脏出血。[原注:弟兄说:“阿们!”]绝对没错。那里还有溃疡。瞧?那是真的,是吗?[“阿们!”]
现在你们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那是我们主行事的方式,不是吗?那是他在行事。你相信吗?[原注:弟兄说:“阿们!”]如果……耶稣告诉西门他的名字是什么。如果神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你会相信我吗?[“阿们!”]好的,先生。路易斯•凯利。[“阿们!”]绝对没错。上路去吧,阿们!要对神有信心。
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1

呐,我跟你是陌生的,姐妹。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只是个站在那里的妇人;比我年轻,出生地相隔很远,年龄也相差很大。但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这点吗?[原注:姐妹说:“是的!”]你相信吗?

呐,你知道,站在一个男人、你在这里的弟兄旁边,并不会使你有那种感觉。你知道那必须是别的东西,在那个同在中,相当甜美、谦卑、温柔。对不对?如果是,让会众知道,请举手,让他们能看到。瞧,我正看着她,那道光在她周围旋转。
这女士站在这里是为了别人。她不是为自己来这里;是为一个女儿。没错。你相信主能告诉我是什么吗?你计划带那女孩参加聚会。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她的问题是什么吗?你愿意相信并把那手帕放在她身上,相信她必得医治吗?是在她的背部。没错。绝对是。现在去相信吧。把手帕放在她身上,她必痊愈。好的,只要相信。
你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72

你好吗?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但主认识我们俩,这是男人女人第一次见面。呐,我们的主对那妇人说了一件事,全城的人都信了。他们没有……他再也没有那样做了。他只做了一次,全城的人都信了。

不要害怕。没有任何事能搅扰你。它要帮助你,瞧,因为我想你不是个批评者,不然你……那颤动……主的灵就不会那样进来。你是个信徒,所以你没有理由害怕任何事。
你得了疝气。绝对没错。你相信主耶稣会医治那疝气吗?如果我告诉你其它的问题,这会使你更加相信吗?你有个硬块。如果我能告诉你……它不在你脸颊上,是在你背上。如果是,请挥手。好的,要相信。去相信并得痊愈吧。
73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全心相信吧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那应当使每个人都意识到你在神的同在中。好的。

先生,你相信神能医治那关节炎,使你痊愈吗?[原注:弟兄说:“是的。”]如果你信,只要继续走,说:“谢谢你,主耶稣。”
这边过来,女士。我看见你也想要慢慢地起床,也有关节炎。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必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只要继续走,说:“谢谢你,主耶稣。我确实全心相信。”好的。
过来,先生。神经质,僵硬,前列腺。还有关节炎;把那手帕放在她身上,全心相信,也必得痊愈。继续走吧,相信神。如果你能信,就必好了。好的。
74

到这边来,女士。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信。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得的心脏病吗?[原注:姐妹说:“是的。”]哦,继续走,说:“谢谢你,主。我感谢你医治我的心脏病。”好的。

过来,先生。你相信你所看到的是真理吗?如果我告诉你你的胃病得医治了,你去吃晚饭,你会相信吗?好的。继续走吧,吃你的晚饭,你必好了。
你必须……你被黑暗笼罩;是癌症。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医治你吗?好的,只管继续走,说:“谢谢你,主耶稣。我相信它全都结束了。”
也是心里紧张。你相信神会医治它,使它痊愈吗?只管继续走,说:“谢谢你,主耶稣,”全心相信。
75

过来,女士。瞧这里。你主要的问题……你有几个问题,妇科病。但你主要的问题是非常厉害的心脏病。你相信神会医治它,使你痊愈吗?只管继续走,说:“谢谢你,主耶稣。我全心相信。”好的。

过来,先生。你有两三个问题,并发症。但你要我祷告或求问的主要的问题是你得的关节炎。看看这些关节炎。只管继续走,相信,你再也不用拄那手杖了。阿们,全心去相信。
你有胃病。你得了很久了,它是一种神经性的病,成了胃溃疡。你喝任何东西,像咖啡什么的,酸水就会反到嘴里,类似这样。现在去相信吧,它再也不会搅扰你了。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
76

过来,女士。你相信耶稣基督……等一下;等一下。

坐在那里的,你相信神医治那鼻窦炎,使你痊愈,摆脱鼻窦炎吗?你全心相信吗?坐在那里,穿着格子裙的女士,你相信神会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拥有的信心比你以为有的还多。好了,现在它结束了。你相信。
你是怎么想的?坐在那里的那个男的,你相信神会医治你,使你的神经质得痊愈吗?[原注:弟兄说:“是的,先生。”]你信吗,你相信吗?你触摸了谁?他从未摸到我。你触摸了主。就是这个做成这事的。阿们!
你跌坐在那里,你有眼病。你的眼睛变得很糟糕,几乎无法四处走动。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相信,你就可以得着,阿们!我挑战你相信。
病,胃病刚刚离开你了。你相信吗?现在欢喜上路吧,说:“谢谢你,主啊,”痊愈了。
坐在这里、穿着绿裙子的小女士,你想要触摸一样东西。你正在祷告。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正在祷告什么吗?除掉胆囊的毛病,你认为你会好吗?那边有点魁梧、穿着裙子、个头高大的女士,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胆囊毛病吗?你若能信,神必应允你,你可以走了,并得痊愈。阿们!
77

你必须相信。只有当你信了,你才能这样做。你们有多少人想要全心相信?[原注:会众欢呼。]

呐,“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今天活着,他在他的教会里,正在显明他的再来临近了。
世界要像在所多玛的日子那样被焚烧。原子弹已经装备好了等等,要使世界着起火来。但在那事发生前,应许之子要来到,在耶稣基督这个人里面,把他的教会带回家。你们全心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你们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多少人相信他的同在在这里,你相信他做了这个声明:“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吗?请举手。
现在你们互相按手,在病人所在的地方按手。是的,我迟了,我怕他们要让我结束了。按手,现在你们互相祷告。不要为你自己祷告,要为你所按手的那个人祷告。现在主在这里医治你们每个人。相信!
天父,我们现在全心相信,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同在中,魔鬼已经失去了能力和影响力,耶稣基督活着。
撒但,出来!为神国的缘故,愿这些人得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