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15 影响

1

我们的天父,今天下午我们确实为再次有这份荣幸能站在讲台上,来向这个垂死的,没有神,没有基督,没有盼望的世界宣扬耶稣基督测不透的丰盛而感激神。当耶稣再来时,这世界没有任何的盼望可以与耶稣同去。主啊,我们正竭力把耶稣基督引见给列国。

当我们今天下午聚集在这里时,愿圣灵来说话,温暖我们的心,并在道上鼓励我们。愿病人得医治,罪人得救,那些灰心的人得到鼓励。愿神得到所有的荣耀和尊贵。愿这一切归给他的名,因为这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今天下午我很高兴能再次站在博蒙特这里。通常我会很累。从圣诞节以来我一直都在走。不是我讲了太多的道使我感到累,是那些异象使我很累。我们的主耶稣……一个异象就使他转过身,说他的力量离开了他。一个异象临到先知但以理,他说他脑袋烦恼了许多日子。我们解释不了那些事;我们只知道它们是那样的。没有人比异象临到的那些人知道得更清楚。但是我们很快乐。

我想把说预言的恩赐用在传福音的事工上;但果效不是很好。那太难了。但我想说的是,当我来到路的尽头,当这个城市,复活时,我手上不想有任何这个末后世代之人的血。我要跟所有人的血无关。我已经尽我最大努力,以我所知道的每种方式,以符合圣经的方式把主所赐给我的这个事工传了出去。我知道是圣灵因着他的恩典让我活着,所以我想在这一点上是无可指责的。
3

我很感激佩里·格林弟兄和这里的这些弟兄,他们为了使这次聚会取得成功而付出了他们的努力。如果这个世代在这城里有什么人失丧了,那肯定不会归在那些人身上,因为他们掀开每块石头,竭力要使聚会成功:供应人们食物,给他们地方睡,在各地的电视播放,从自己的口袋拿出钱来,投出去。他们知道我们这里的群众没法承担那些。所以他们从自己的口袋里拿钱来做这事。

所以我认为这非常好,有人有那样的异象。我相信《希伯来书》11章里说了:“本是世界不配有的,”当这事工在那么多本该相信的人中间如此不受欢迎的时候,他们能挺身而出。
4

但那些总是被关注的人,当事情发生时,他们却没有看见。

但事情必定会是那样的。你必须挺直肩膀,继续前进。要知道……记住,在你面前是同样的事。他们同样走在路上。人们总是不晓得他们蒙眷顾的时刻。先知总是不为人所知。耶稣说:“你们把他们放在坟墓里。现在你们修饰坟墓;正是你们把他们放在那里的。神所差遣的,哪一个你们不是逼迫又杀害呢?”
让我们从那时一直看下去。从马丁·路德一直下去,再下去,爱任纽,圣徒马丁,历世历代。一直都是一样的,甚至对贞德,圣女贞德,主的一位女先知。你们天主教的人,当那个女子看见异象等等,说出来,事情完全照着她所说的成就了。你们怎么做的?把她当作一个巫婆烧死在火刑柱上。大约两百年后,你们清醒过来,发现了自己所做的。当然,他们做了忏悔。他们挖出烧死贞德的那些神甫的尸体,扔在河里。那就是所做的大忏悔。他们失败了。
5

他们说圣徒帕特里克是罗马天主教徒。任何晓得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是错的。他绝对坚决地不同意教皇,从来没有去见他。他根本不信它。他的名字是苏斯卡特。那不是帕特里克。他死了,离世以后,你们在学校里杀了他几千个孩子。他不允许耶稣钉十字架的像或任何东西放在他的学校。

今天那同样的东西仍然耸立在北爱尔兰。他不让那些东西进入他的学校。他说人们会注视一个像,而不是看他要他们看的东西。他拥有圣灵的能力。他说方言。他有神迹奇事。为什么教会今天不传讲那些呢?瞧?所有那些人,人们从不知道他们,直到他们离去了,过世了。后来我们想要修建他们的坟墓。
那真是我们生活的……
6

教会总是生活在另一个时代的反光中。那是虚假的光的反光。什么是一个反光?它就像路上的雾气。太阳照下来,形成了雾气,看上去像水。但它可能……你永远到不了它那里。它不在那里。今天人们就是这样做的。他们承诺一些将来遥远的事,或老早以前的事,遥远的事,但他们永远到不了那里。

我非常感恩,因为我们的神不是一位那样的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相信它的时候,就到了那里。应许给这个时代的一切就在那里。这有些艰难,但我们必须藉着同样的相信继续向前。
7

我的确感激你们大家在这城里的良好合作。许多年前我同我的老朋友博斯沃思弟兄、雷蒙德·里奇到过这里,和许多弟兄来过这里。我仍然相信同样的福音。我从未改变过一点:依旧是一样的东西。

但你瞧,那时复兴不断发生。没有复兴的地方,你无法让事情成就。事工现在更高了。那时只是告诉你这事要发生。多少人记得这个?你们肯定记得。它完全照着他所说的样子来到了。
当时我按手在人们身上,我把主所告诉我的告诉你们,事情就是那样发生的;绝对是的。从未失败过,每次都是真理。所以它必定是从神来的。没有人会怀疑这个。
8

但你瞧,复兴没有了。只要你到场,跟人们一起走进去,嗯,人们就从褥子上和担架上起来了,到处走。只要按手在他们身上,哦,只要让他们快速通过就行了。我见过有四、五百人的队列,聋子、哑巴、瞎子和对眼的经过队列,没有一个不得到医治的,他们每个都得医治了。今天试试看。瞧?没有火了。

在罗马,当维斯塔庙里的火熄灭时,人们就回家。瞧?现在,没有复兴的火支持它了。就是那样的。过不久,如果世界还存在,他们又开始生活在反光中了,瞧?一切都是那样结束的。它已经过去了,使他们错过了。那个世代将因从他们身上越过的东西受审。他们没有看见它。耶稣基督今天下午就是活的。他现在就来到了我们身边与我们同在。他总是到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你们相信那个吗?
9

我希望,若主耽延,有一天我必回来再与你们在一起。如果我不再看见你们,当我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见到你们时,我们都要在那里见面,记住我已经告诉了你们真理。当我在那里见到你们时,我仍然会那样说。在那个时候之前,愿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请为我祷告;我需要你们的祷告。我不像那个时候那么年轻了。那是大约十二、十四年前。那天有人问我,说:“伯兰罕弟兄,你多大了?”

我说:“刚过二十五。”我说:“是二十五年前过的。”
我……你没有……你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只有……你生下来时开始生长,像一支蜡烛在燃烧一样,你被点燃了。但你一直生长到大约二十二、二十三岁。我不在乎你怎样照顾自己,那个时候你就开始死亡了。你一直越烧越低,直到烧完了。
一天我在基瓦尼俱乐部问,当时我在讲话,我说:“我要某个人……”一位医生告诉我,他说:“我不能相信基督的故事,因为我不能相信童女生子。”他说:“我不相信有那样的事。”
我说:“在我看来,自然出生比童女生子更加奥秘。”自然出生,要看到它是怎样发生,怎样决定的。当那花粉,也就是卵子,有几千个精子和几千个卵子。不是……两个最先碰到了一起,事情就定下来了。
但可能你说:“哦,前面的两个。”哦,不。它会立起来,一个可能会起来,从精液后面来的精子可能在这边,中间的卵子,它决定将来是女孩还是男孩,黑头发或红头发,蓝眼睛,或不管将来是什么;某个东西做出了那个决定。其余的就死了。
10

能明白神的工作真是太奇妙了。再看看人们,用像我们一样有限的头脑,试图否认神伟大的工作。这个人对我说,瞧,任何不能用科学证明的事,他都不能相信。

我说:“你相信你有一个魂吗?”
他说:“当然信。”
我说:“那么用科学向我证明你有一个魂。”我说:“你相信有像爱这样的东西吗?”
他说:“当然信。”
我说:“你爱你妻子吗?”
“是的。”
我说:“那么,用科学告诉我你的哪部分是爱。我要买一些爱。我想去到有卖爱的药店。我需要大量的爱。我想要买一些爱。”
瞧?神全部的军装都是超自然的: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温柔、温和、耐心,在圣灵里。瞧?信徒的每样军装都是仰望看不见的,相信道所说的。瞧?你看不见你所相信的。瞧?反正你也不是用眼睛看见。你用眼睛看它;你用心看见。瞧?你看任何东西,说:“我就是没看见。”你是指你不明白它。瞧?
11

于是我问他这事,我说:“如果我有一壶水,我放一个玻璃杯在这里,从这个壶里倒水到玻璃杯里,水有一半满了,我继续倒水,然后它开始沉下去,用科学告诉我水去哪里了。”瞧?

我说:“当我十六岁是个男孩的时候,我跟现在吃同样的食物:豆子、面包、马铃薯、肉。”我说:“每次我吃,它做了什么呢?它构成了血细胞。我就越长越大,越长越强壮了。当我到了大约二十五岁,我现在吃得比过去更多、更好,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得吃。但我比过去吃得更多、更好。”
现在,我越来越老,越来越弱了,虽然食物构成血细胞。我一直在加添新的生命,一直往下沉。那是一个定命;我们必须遵守它。那是跟神的事,是的。我们要……你不能用科学证明神;你只要信神。你根据他的道来相信他。
12

呐,今天下午我要感谢你们每一个人,这位弹钢琴的好姐妹,这边的这个人,和你们所有的人,传道人,你们每个人。主祝福你们。

即使夜晚再黑,暴雨再猛,我也会尽力帮助你们。我过去常说我可以到你们那里,但现在太多了。我到过世界各地,瞧?只要给我一个电话或写一封信给我,我就会给你寄祷告布,做任何我能做的事。一切都绝对是免费的,这些不要花钱,瞧?我像这样保持聚会,让我能去到那些没有钱之人的地方。
不久前我在这里举行一场聚会,在一个只能容纳二十个人的帐棚里,有两个晚上的聚会。太可怕了,大约是零下十度。但主打发我去那里,有大的事发生了。我没有,我没有大节目、电台、电视和所有其它的东西。别的弟兄有那些。可能是有才智、有知识的人,他们知道要做什么,主应允了,像奥洛·罗伯茨和那些人,他们一天得花几千美元。他不能以别的方式运行,那是为了一项美好的事业。
那不是我的事业。我想要我的事业保持微小谦卑。无论我去哪里,无论神呼召我去哪里,我不要让任何东西限制住我。我就马上动身去,无论是在哪里。那是我的事工。为我祷告,让主帮助我持守住信心,不往后看:往前看我要去的地方,不是看我过去所在的地方,而是看我要去的地方。忘记过去的事,向着标竿直跑,得着基督从上头来的呼召。
13

我今天要从神的圣经里读一些话。选了一个小题目,因为我告诉你们我今天下午会来为病人祷告。所有拿着祷告卡的,还有那些想要代祷的,都会……我们要那样做。我总是尽力持守我的诺言。

呐,当你那样说时,有人说:“哦,你答应要在某个地方。”我不怀疑,但在美国有四、五个地方是我今天应该去的,有人说我会在那里。我从未说我会在那里,是他们说的(你瞧?),把它刊登在报纸上。他们不断打电话到家里,“哦,出什么问题了?”对我妻子或办公室的某个人员说:“嗯,他应该在这里。他们登广告说他会在这里。广告登在报纸上。”我甚至不知道这回事。我无能为力。我只对我自己说的负责。
14

呐,今天下午我要我们所有人,若是可能,站起来念神的道。若主愿意,我们要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内结束,这样你们今晚就有精神去教会。之所以我们在星期天下午举行这些聚会,是不想让人们到时没办法去教会。想要代祷的人,病人和有痛苦的人,我们总是要为他们祷告,这样就不会打扰你们的聚会。不管……

许多时候我不能同意一些人,他们也不同意我。但如果不是在容忍的基础上,或基于更好交通的想法等等,那我就不会对此说什么。如果我非常不同意这人,如果我不能拥抱他,从心里知道他是我的弟兄,那我就不该跟他交谈。是的。我们必须那样做。
15

现在,你们想翻开圣经的,请翻到《以赛亚书》第6章。今天下午我想读这里,作为结束的聚会,取一个主题。

1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2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3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4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5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6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7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8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16

让我们低头。最仁慈的主,拿这些话,愿我们心里的默想现在蒙你悦纳。愿伟大的圣灵运行到讲者的嘴唇里和听者的耳朵里,藉着你的道共同把尊贵带给你的名,因为我们是为了神的荣耀这样求。阿们!请坐。

17

我现在要留心,好让我们能有足够的时间作祷告事奉。仔细听,我想要用我记在这里的几节经文和笔记来传讲。有时候当我不累不疲倦时,我从不记下经文笔记;我能记得住。但后来到了……我就……有时候我因为……我想不起来了,所以我就匆匆记下一些东西,就像某节经文。我知道那节经文的意思,我就从那里讲起。

呐,我想讲讲“影响”这个题目。你知道,你总是会影响一些人。你的生命是书写的荐信,为众人所念诵。所以,如果你的生命与你的见证不一致,或你的见证与你的生命不一致,你就是放了一块绊脚石在某个人的路上,因为有人正注视着你。小孩正注视着他的母亲,注视着他的父亲。
18

几年前在这里,大约在圣诞节的时候,我读到了一篇文章,确实让我很忧伤。一个人出门,是个好人。他不,他真的不喝酒,但他在圣诞节前后出去,拜访同事。他们都对他说:“约翰,喝一点,就喝一点点。”从一家到一家,他喝得太多了,他必须回家。

穿过公园,他儿子跟他在一起。他不见了儿子,转过身看。儿子正从一边走到另一边。父亲一直等到儿子到了他那里,他说:“儿子,你为什么在公园里到处走呢?是什么使你那样走呢?”
儿子说:“爸爸,我想按照你的脚印走。”是的。瞧?儿子……这人抱起儿子,坐下来,把他搂在怀里,说:“神啊,你赦免我。我要行得正,好让跟在我后面的儿子能行得正。”那正是我们作为基督徒的想要做的。我们要行得像基督徒,活得像基督徒,说话像基督徒。
19

许多年前,在南方,在肯塔基州和阿拉巴马州以及我来自的地方,他们有奴隶,他们曾经把黑人带到拍卖市场上拍卖他们,就像你用过的汽车或什么的。我相信没有人该是奴隶。神造了人,人造出了奴隶。人们过去买奴隶,就像你买一辆用过的车,做一笔买卖等等。那是很糟糕的事。

所以他们……一天,有一个买主经过,一个经纪人来到一个有很多奴隶的种植场。他说:“你有多少个奴隶?”
“哦,”他说:“我猜那里大约有一百五十个。”
他说:“我能出去看看他们吗?”
他说:“当然。请自便吧。”于是他出去看奴隶,他四处看,注意到那些人,他们总是很悲伤。他们……布尔人从非洲把他们带过来,卸在古巴,再卖到南方这里,把他们当作奴隶卖掉。
他们知道他们永远回不了家了。他们知道他们永远看不到爸爸妈妈了,或他们的孩子、丈夫、妻子等等。他们是……他们成了环境的牺牲品,而不是因为自己。他们在那里,远离家乡,悲痛。有时候人们还得拿鞭子抽打他们,就像他们对待野兽、牲畜、牛、马等东西。人们逼他们做工。
20

他们注意到……这个年轻的经纪人注意到那里有一个年轻的奴隶,他们用不着抽打他。他昂着下巴,挺着肩膀,活儿干得总是恰到好处。他们用不着对他做任何事,他就会把工作做好了。于是奴隶的所有者说……经纪人对奴隶主说:“我想买那个奴隶。”

他说:“哦,不。他不卖。”
他说:“为什么他不卖呢?”
他说:“你为什么……你做了什么……是什么使他那样呢?他是管理其他奴隶的工头吗?”
说:“哦,不。他是个奴隶。”
他说:“你给他吃的跟给其他奴隶吃的不一样吗?”
他说:“不,他们都一起在厨房吃饭。他只是一个奴隶。”
他说:“哦,是什么使他举止同其他的奴隶不同呢?”
他说:“你知道,我也常纳闷,直到我发现,在他们所来自的非洲家乡,他父亲是一个部落的王。虽然他是个远离家乡的外人,但他知道他是一个王的儿子,他举止像王一样。”
哦。基督徒应当怎样做呢?我们是王的儿女。虽然我们是外人,但让我们举止像王的儿女。女人,让你的头发长长,停止穿你所穿的那些衣服,不道德的衣服等等。男人,回到男人应当在的地方。举止像神的儿女。你在这里是外人,但记住,我们是王的儿子。看看那人在其他奴隶身上的影响,他的士气使其他奴隶的盼望高涨。
21

我们发现,在先知以赛亚的日子,这位乌西雅王是一个牧童。以赛亚是先知。先知生来就是。他们只是……不是按手在他们身上,立他们做先知,他们生来就是神所预定的。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此处是按照英文原文的翻译]。教会里有说预言的恩赐,预言所说的在给会众听到之前,必须要由三个人先判断。但那只是说预言的恩赐。但先知绝对是预定的,从孩童起就有主如此说。

以赛亚是主的先知。他被带到圣殿,他……这位乌西雅,这个年轻的牧童,对这位年轻的先知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乌西雅……《历代志下》26章告诉我们,他才十六岁就成了以色列的王。他父亲亚玛谢死了,他接续他父亲作王,因为儿子继任王位是惯例。他才十六岁时,他们就来立他作王。
他的前辈乌西雅……乌西雅是个伟大的人。他是个敬虔的人。有这样敬虔的父亲,就使乌西雅做正确的事,因为他受他父亲的影响。瞧?今天除了会有更多的奥斯瓦德和杰克·鲁比,你还能指望什么呢?看看……
22

刚才我离开旅馆。有一群醉酒的加利福尼亚人在那里,躺在外面,那些女人脱了衣服,赤身躺在那里,身上只有一点带子之类的东西裹着,在那里,男人喝威士忌加冰块等等,胡来,倒在游泳池周围;你对他们的孩子,就是那些在院子里到处跑的少年人,还能有多大的期望呢?他们除了会成为奥斯瓦德之类的还能成为什么呢?那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影响。

哦,美国烂透了。她种的是什么,收的就是什么。一位公义的神决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的。你说:“你是……”当然我是美国人。在德国和日本的战场上,有美国人的坟墓,那里有我的家人伯兰罕的标记。如果我必须去,我会为此献上我的生命。
23

但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需要一个搅动,这个国家需要。我们曾经拥有的东西,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试图靠别人拥有的名望生活。我们要为此收割。神使以色列成为合他心意的人,他让他们收割;我们也要为我们所做的收割。我们面前除了收割没有别的。我们已经越过了恩典和怜悯的分界线,除了收割不会再剩下别的。

把这个记在你的圣经上。我是个老人,但你把那个记下来,看看那是不是真的。或许当我走了,一直下去,你们会发现那些话是真的。我们就要得到它。我们被称在天平里,显出自己的亏欠,没有出路了。是的。我们已经越过了分界线。你每次种的,你必须收割。
24

所以这个年轻人对这人有如此的影响。年轻的王在年轻的先知身上有影响。他倚靠先知的膀臂,因为他知道以赛亚是先知。他就让以赛亚一直跟自己在一起,从他的异象等等和从神那里得到影响,知道如何治理他的王国。这使他成了一个伟人。他不看那时代的政治和公共舆论,而用一颗真正的心事奉神。

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位总统。我们需要这样一位领袖,来治理任何地方任何国家的百姓。他的王国仅次于所罗门的王国。没有任何东西……神祝福了他,没有隐藏任何的祝福,因为他事奉神。这对年轻的以赛亚是个很大的帮助,因为他看见神怎样祝福了那些对神话语忠诚的人,不管那是多么困难,只要对神的道忠诚。今天这也是一个榜样,让我们能忠诚于神的道。这对他有很大的影响。
25

呐,他种植葡萄园,他是个牧人,有各种牧群和葡萄园。如果你想读《历代志下》26章,和讲到乌西雅的几个不同地方的经文;他是一个伟人。他爱呆在户外,是这么好的一个人。神祝福了他所做的一切。国家繁荣昌盛。没有国家搅扰他,他们都怕他,因为他事奉那与他同在的耶和华神。不是因为他们怕他的军事力量,乃是怕他事奉的神。那应当是我们的纪念碑。在我们的美元上说:“我们信靠神。”但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这一点。

呐,但这一切事发生了。这里表明了一个鉴戒,是今天下午我想从这些经文中取出来的,表明神能大大地祝福一个人,使他成为一个大人物。但你知道,当这位王觉得安全了,觉得到了一个地步,他绝对锚住了,没有办法能叫他跌倒了,他就心高气傲,那就是他摔跟头的时候。那是任何人摔跟头的时候。
26

我想那正是今天我们许多人的问题所在。我们骄傲了。我想正是那个导致这些组织做他们所做的。他们有了更好的一班人,是他们认为所谓的一班更有知识、更好的人。人们,他们的学校……他们所有的传道人都受过高等院校的教育,两三年的心理学,给他们心理测试,脑电波等等,要看他们是否适合,有时候对神的认识,还不如兔子对雪鞋的认识。是的,没错。

那种智力跟福音毫无关系。它是圣灵的大能。它不在你头脑里,乃是在你心里。是的。但是,瞧,我们有了……他们骄傲了。“我们的……我们去城里最好的教会。我们属于最初的教会。我们属于市长去的教会。我们属于这个和这一切的东西。”看到这是什么吗?
然后,人们简直不能忍受听这样的话。他们认为你只不过是个可怕的人。但问题是,没有地方能让种子锚住。种子没有办法落在那里,只是石头。它永远也扎不了根。圣经说:鸟飞过来,把它叼走。
27

当这位王被抬高,觉得安全了,他就心高气傲。我注意到许多时候,我们发现甚至传福音的到了一个地步,他们许多人因一些事被控告。可能一些是真的,因着喝酒等等。

我想,问题是,他们在自己周围建立了一个小王国,以为大家太爱他们了,根本不可能会……以致他们觉得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哦,大家不会在乎的。”
大家可能不在乎,但神呢?我们就是在这里没看到,神是那位正在注视的。瞧?神知道这些。当你看到真理和光却弃绝时,神知道你做了什么。你永远走不远,直到你再回到那个点上。你不能越过那个。你必须回到你离开的地方。
28

乌西雅心里太高傲了,他觉得自己很安全了等等,甚至他试图取代传道人的位置。他想要进去献上香(正如我们在圣经里所知道的),烧香,而这是只有利未人才能做的,一位为了那个工作而受膏的祭司;乌西雅想要取代他的位置。我们在这里看到这位王的影响,想让人们知道……今天这种属肉体的模仿,不是出于主的。你不是被命定做那些事的。你永远不能取代其他人的位置,其他人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找出你的位置并持守在那里。

瞧,他心想:“哦,我……赞美神,我是王,主很恩待我。我能做这事。这是我的事工。”因着他这样的行为,我们接下来发现,他想要越过去,从神正在祝福他的地方跨过去。
29

如果你是一个好的平信徒,就做一个好的平信徒。如果……如果你是一个好的家庭主妇,神也祝福你做一个家庭主妇,使你忠诚真实,姐妹,你就继续那样。不要以为神呼召了你做一个传道人、执事或别的什么。男人们,你们也一样。神在哪里祝福了你,你就留在那里,因为是神把你安放在那里的。你只要做神吩咐你做的事,看看他在哪里祝福你。

不要冒然地插手别的事情。这正是五旬节派的问题所在。当麦克弗森太太……我读她的书时……我没有……在她的日子里,我还不是传道人。他们说当她穿着这些像翅膀的东西走上讲台时,你知道,就是像长袍的东西,每个女传道人都穿同样的东西。她们每个人都照着麦克弗森太太同样的方式携带圣经。你们听过这些广播节目吗?每个人都说:“伙计,主大大地祝福你,”都成了一个葛培理。那是属肉体的模仿。
30

我读过马丁·路德的历史。历史说马丁·路德能反抗天主教会却没有受到逼迫,这并不是一件多奥秘的事,而是他在随着复兴而来的各种狂热中依然头脑清醒。是的。对你的呼召保持头脑清醒。与神的道留在一起,不要因为任何事而动摇。只要死死地持定在你的呼召上。如果神在那边给你一个作农夫的工作,就好好地务农。神在这事上祝福你,付上你的十分之一,不管是什么,你的奉献,来帮助事工继续下去。如果他让你做一个修理工,他在那件工作上祝福了你,就留在那里,为此而感谢他。你只要留在神呼召你的地方。

31

我们在这里发现一个影响力。当他要被纠正时……传道人追在他后面,说:“喂,等一等。你不是为那个被呼召的。”哦,他发怒了吗?嗯,他准备砍掉这个传道人的脑袋。瞧,有另一件事是我们必须知道的。不管神怎么祝福了你,你没有权利责备主的受膏者,或说任何事来反对他们。是的。神是那位照看这事的。如果他们需要受到什么责备,他们是神的孩子。你由他们去。你不该那样做。瞧?

当你告诉人们他们的罪,跟他们说他们做错了,“出来吧,不要试图靠一个组织体系去天国,”或什么的,哦,天啊,他们就要爆炸。他们就想找出你的错来。他们不会……他们根本不会坐下来听你的,而是站起来走出去,态度恶劣,任意而行。你瞧,首先这就证明,这人没有教养,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肯定是的。
32

但我们发现,这个人选择了这种态度,做了他所做的事,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主当场就在屋里用大麻风击打了他。大麻风是一种什么东西?罪,不信。除了不信没有别的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不信是唯一的罪。

一次我在一个卫理公会教会讲道,我说:“抽烟不是罪。犯奸淫不是罪。妄称主的名不是罪。”
一位姐妹认为这有点过分,她站起来说:“请告诉我,伯兰罕牧师,什么是罪?”
我说:“是不信。你做那些事,是因为你不信。”绝对是的。你之所以拒绝行在道的光中,是因为你不信这道。那就使你成了一个不信者。
33

有个人对我说:“我不管你给我看多少病例,也不管医生怎么证明那些的病例都得了医治,我就是不信医治。没有这回事。”

我说:“当然。这不是给不信者的。它只是给那些信的人的。它只是给信徒的。”
主说:“信的人,凡事都能。”不是不信的人。对神的道一点点不信,就会把你挡在天国外面。是不信把夏娃驱逐了出去,并导致了这一切的灾难。只是歪曲道,一点点的……你必须严格持守住道所说的。
34

呐,我们发现这个人变得如此傲慢,自高自大,他气得脸发红,转过身,告诉那些祭司。首先你知道,他得了大麻风。他在怒气中当场被击打。他再也没有恢复。为什么?不信那要告诉给他的神的道,在这件事上有一个真正的鉴戒。注意。

他……他不信,他在怒气中得了大麻风,死在自己的家里,再也不能在他的王国里作王了。他儿子不得不接续他的位,尽他最大的努力。他就那样被撇下,一直到死。你看,他从未恢复。
35

耶稣说,一句话干犯它—道,就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那是不可赦免的。

你看到为什么世界就要接受审判了吗?伟大的布道家等等带着福音走遍了世界,被人取笑嘲笑等等。没有别的东西剩下了。无法挽回了。他们亵渎了圣灵,取笑他等等,他们……再也无法回头了。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逃脱不了了。神是公义的,否则的话,这将违背他的公义,违背他的本性,他的本体。呐,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36

所以这位王,不管神怎么爱他,他是何等伟大的人,他有多少学位,然而他做错了,他必须收取自己所种的。每个人都必须这样。

这对年轻的先知是个教训。这真是个教训。藉着这事以赛亚学到神自己才能限定他仆人的位置,而不是让别的人来限定。神限定他仆人的工作,限定他的位置。他不可以试图取代别人的位置。这情景,这事情是如此重大,以至于这驱使着这位先知去到殿里祷告。
我想知道,今天如果我们看到众教会的死亡,看到人们因离开圣灵而死去,回去事奉他们的信条,这应不应当驱使信徒跪下来?这使一个真信徒,一个预定的信徒,先知以赛亚,跪下来。
他去到殿里,在那里开始祷告。他在殿里看见神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神要指示他该看什么,不是互相去看,而是在一切事上仰望神,上去……他高高坐在宝座上。
37

注意天上的撒拉弗遮着脸。撒拉弗是焚烧祭物的,也就是最高等的天使之一。他们紧次于基路伯。有天使,然后是撒拉弗,再就是基路伯。撒拉弗其实就是焚烧祭物的,为那些接近的罪人开出道路,他们在神殿中的圣洁等次是相当高的。

他看见……他跪在祭坛边的地板上祷告,“主啊,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他在承认。当他承认时,他抬头看,看见了这些撒拉弗。他们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呼喊:“圣哉!圣哉!圣哉!主神全能者!圣哉!圣哉!圣哉!”神的一切都是圣洁的。“圣哉!圣哉!圣哉!主神全能者!”
38

我们来看看先知所看到的异象,将它分解一下。两个翅膀遮脸。想一想。甚至圣洁的天使也得遮住他们无罪的脸才能站在神的面前:被赐给两个翅膀在圣洁的神面前遮脸。如果撒拉弗都得用翅膀(神所提供的方式)遮脸,才能站在神面前,唱:“圣哉!圣哉!圣哉!主神全能者!”在神面前敬畏,你我要怎样站在那里呢?

现在我们对神没有任何的敬畏了。每个人都认为他太安全了,直到他们……他们不……他们不像他们所应该的那样敬畏神。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呢?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他的同在。那就是他们那样做的原因。他们……他们没有认出来。他们不能……他们认识不到他们是在神的面前。
他们的头脑变得如此败坏,充满了世界上的事,以至于他们根本不理会这点了。他们去教会,肯定的。但要意识到你是在神的面前……不但是在教会里,不管你在哪里,你都是在神的面前。如果我们能像大卫所说的那样做:“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我便不致摇动。”只要主在他面前,他便不致摇动。
这些在天上燃烧祭物的天使,用翅膀遮着脸,呼喊着“圣哉!圣哉!圣哉!”才能站在神面前,一个不敬畏神的有罪之人将会有什么临到呢?
39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你刚才说他们被提供了两个翅膀。”

你也被提供了一样的东西,就是耶稣基督的血。那是你的遮盖物。你不是成为一个撒拉弗;你不是成为一个基路伯;你不是成为一个天使;你是成为一个藉这血被赎的神的儿子或女儿。你用不着有他们拥有的这些翅膀。翅膀是给他们在那种同在面前的特殊的遮盖物。但你已经有耶稣基督的血作为遮盖物站在那里。呐,如何……如果你有了那宝血,你就会敬重神,爱神,尊重神,神是道。
呐,其次要注意,他们用两个翅膀遮脚。那是什么意思?在神的面前谦卑。就像摩西听到他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就在燃烧的荆棘前脱下鞋子。保罗在往大马士革去的路上,脸伏于地。
约翰,当他看到神的灵在耶稣头上,他说:“我当受你的洗。为什么你反倒上我这里来呢?”
40

这是一个好例子。总要意识到你的渺小,不是你的伟大。今天我们美国人太……我们试图认为我们是个大人物,我们属于某个大东西,某个大组织。某个伟大的东西有……我们看到的都是所有的伟大、伟大、伟大。

在圣经里,我们曾有过一个跟这个有关的例子。有一位先知回到洞里,以利亚……神想要吸引他的注意,让他出来。出现了火、烟,有狂风刮过山,雷声,地震,震动和其它的一切。先知连动都不动。神根本不在那些里面。但当那个微小的声音说话时,他就蒙着脸,走上前。
当那个坚定、微小的神的道发声时,不是一个喧闹,不是我们的大宗派,不是我们的大什么东西,而是被忽略的道的那个微小声音,呼召一个人悔改。神只在他的道中。他蒙着脚,意识到他的……我们在神面前渺小。
41

第三,他可以用另外两个翅膀飞翔。记住,他用两个翅膀在神面前遮脸,保持敬畏。其次,两个翅膀遮脚是指在神面前谦卑。第三对翅膀,呐,他付诸行动。他可以用那两个翅膀飞翔。瞧?两个遮脸,两个遮脚,用两个翅膀飞翔。那是什么意思?敬畏,谦卑和行动。神告诉先知他所预备的仆人必定拥有:敬畏,谦卑和行动。

呐,他看到了一些跟乌西雅所做的不同的事。神在指出先知该是什么样子,不是像乌西雅,而是像这些天上的基路伯。如果你想要看的是一个王,一个地上的王……要看那位在天上超乎诸天的,他的衣襟充满诸天。
42

我们看到神正在把一些东西给先知看,对他的影响跟他过去一直看到的东西不同,他以前认为一个事奉神、亨通等等的人都是好的。

但以赛亚专心于一个人身上,但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失败者。我不管他是谁。他生在罪中,在罪孽里成形,来到世上就会说谎。所以他是个彻底的失败者。我不管他是不是主教、教皇、长老,不管他可能是什么,他一开始就是失败者。永远不要去看人。我不在乎,即使他用信心移山了,即使他将所有的周济穷人,仍然要看耶稣基督,他是那位。要看他,不是去看某个人。
我们发现神在这里显明神的仆人应当是怎样的,他必须谦卑、敬畏和行动。要付诸行动。我们许多人可以谦卑。我们许多人可以敬畏。但让他们行动可就难了。呐,我们注意到神正在显明他是如何预备他的仆人的,他应当是怎样的。那些基路伯或撒拉弗是神的仆人。
43

注意。就像井边的妇人,当她在期盼一节经文应验(这个星期我们讲了两三次了),她正在期盼那节经文应验……据我们所知,这女孩没有去教会。她或许……他们偏离道太远了,诸如此类,他们宣扬自己的信条等等,以至耶稣说:“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

今天这也差不多是一样的。我们被教导的信条等等,已经使神的道失去效用了。道出不来了。说真的,他们被别的东西装得满满的,以至他们看不见。记住,这声音不仅是给你们这里的所有人的;这个磁带要传到全世界。我不完全是对你们这里的所有人讲话。但如果这里有人需要它,好,那它就是给你的。瞧?但记住,只要你活着,这声音就会萦绕你。一直到你死的日子,它都会萦绕你。要顺从它。回来吧!
44

我们的遗传已经替代了神的道,废了神的道。

神的道彰显了,人们站在旁边,说:“哦,我猜那挺不错的。”瞧?哦,天哪!它应当使你的魂火热起来。它应当做成一些事。但它没有。它没有这样做。我们发现神……
当这个妇人……那些祭司等等,或许这妇人没有去教会,因为她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去,或类似的事。但她读了圣经,比如,当耶稣说出了她的问题所在,她立刻就明白了。嗯,她说:“啊,我们知道你一定是先知。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一个先知了。但你一定是先知。我们知道……”瞧,在我看来,她认为……如果你来看那里的边注,在你的圣经上读一下,它指回到了“那位先知”,也就是基督。她说:“我们知道你一定是那位先知。我们知道那位弥赛亚,当他来时,这将是他要做的事。他将藉着这个被验证。”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妇人就付诸行动了。她再也无法站着了。他们所期盼的那时已经在地上了,她看见了。不管她处在多么糟糕的境况中。一个妓女,或一个像那样的妇人不能……街上的男人根本不会听她的。他们今天也不会听。
但要阻止她,你怎么能做得到呢?这就好像在大风中着了火的房子。你扑不灭它。一把火烧在了她心里。她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它也着起来了,耶稣用不着再那样多做一次了。因着这妇人的见证,人们相信她,相信了耶稣。瞧?这是怎么回事?她谦卑,敬畏,行动了。她看到事情发生,就行动了。
45

他的迹象今天应当影响……应许给今天的迹象,所写出来的关乎今天的应许之道,看到神应验他说他要做的,这应当对我们做一件事,但却没有。正如耶稣对犹太人所做的。他们太虔诚了,他们以为他们不需要它了。他们以为他们有了一切。

今天的世人也是这样的。它有许多吃的,有许多穿的,好的教会,大地方,受过教育的好传道人,所以他们不需要任何别的东西。但你不知道圣经说你是赤身、可怜、瞎眼,却不知道,还不知道。你无法告诉他们别的事。他们继续沿着那条线往下滑,而没有让神的道来影响他们,来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今天还活着,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显明他自己还活着。他们简直是死了。
每个地方,你去每个地方,似乎都是一样的。你知道,必须是那样的。他必须被赶出教会。根本没有办法不让事情这样下去。神说事情将会这样。但如果它……
46

让它震动你。让它好好地震动你。不管你在哪个国家,你在哪里,你是谁,让它叫醒你。时侯来了又去了。首先你知道,你会说:“哦,我还以为被提之前应该有这事发生。”

可能会像以前一样,有一个声音会回应说:“它已经发生了,你却不知道。”
你们都锚在某个地方的教会里,说:“我相当安全了,”接下来你知道被提发生了。它将是一个秘密、突然的离去,人们对此一无所知。
世人将继续走下去,好像挪亚进了方舟。你们记得,挪亚进了方舟,神关上门之后,他在那里坐了七天。神关上了门,在任何事发生之前,挪亚在方舟里坐了七天。怜悯的门将当着你的面关上,可能已经关上了。好好想一想;人们继续去传道,人们以为他们得救了,把名字记在册子上,加入教会,叫喊,跳上跳下。
47

我看见过回教徒叫喊。我听见过……人们从人的头盖骨里喝血,说方言,做所有那些事。那不是你得救的迹象。哦,不,“有敬虔的外貌,”什么是他们所说的“神的大能”呢?

瞧,那些事可以发生,到时它将成为过去,而你却不知道。你冒不起那样的险。不要那样做,朋友们。趁着能够的时候,你要进去。不要被某个大房子、某个大组织、某个高雅的大学者影响。要让神的道影响你。正是那个使得那些使徒……当他们看见那道彰显时,这个影响了他们。“我们确信……”
48

我也许该再引述一遍。

耶稣,有几千的人群跟着,他说:“那太多了。瞧,奇怪的事。被召的人少,哦,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当时他看到大群的人。他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他从未解释这话。
呐,如果他今天在博蒙特这样说,会怎么样呢?不管他多么受欢迎,你认为医生、文化修养好的人和科学家们会怎样说呢?“那人是个吸血鬼。嗯,他要你喝他的血?天哪,这是什么……你疯掉了。”耶稣从未解释这话。他想要从他身上抖掉那些寄生虫。是的。接着他们都起来离开了。
49

于是耶稣转过身向着那些不是预定得生命的门徒,虽然他挑选了他们,但他们不是预定的。耶稣说:“倘若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的天上,会怎么样呢?”哦,这可把他们噎着了。他为什么……

那些传道人说:“升到天上?哼,这人就生在加利利。他出生在拿撒勒。我们认识他母亲、兄弟。我们知道他坐在里面摇的摇篮。我们看到他的婴孩衣服。我们跟他母亲说话。还说这人来,回到他原来所在的地方?他是从拿撒勒来的。他为什么说天上呢?”他从未解释这话。还有太多的寄生虫。他们就起来,不再和他同行了。那是圣经说的。
50

于是耶稣转过身,说:“你们也要去吗?”对十二个门徒说。记住,他们无法解释那话,但他们知道这话。他们知道他是谁。于是他们对他说。耶稣藉着他从神来的被印证的迹象影响了他们。什么?他对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

彼得说:“主啊,我们要归从谁呢?因为我们确信……”瞧,查考一下那个。它是什么?我们知道神的道对今天是怎么说的。我们知道如果弥赛亚今天来,他应当做什么。我们已经看见了这事是从神来的。不久以后,他在五旬节是这样说的。彼得说:“神藉着他应当做的事将拿撒勒人耶稣证明出来了,你们却将生命的主钉了十字架。神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注意这里。
瞧,他说:“我们还归从谁呢?”
耶稣说:“我拣选了你们十二个门徒,但你们中间有一个是魔鬼。”在成千上万的人中间,只有十一个人站在那里,十一个站在那里。哦,天哪,影响,肯定的。
51

这个小妇人,当她被影响时,就付诸行动了。她必须对此做一些事。她必须告诉别的人。每个触摸到基督的真正的魂,你必须把这事告诉某个人。

彼得,当他那天晚上在海上接受耶稣的话,看见耶稣在那里,或是在白天。他们整夜打鱼,一无所获。来回地拉网,如果谁是个渔夫,那可是个令人沮丧的时候:整夜拉网,他也是个渔夫。他父亲是渔夫。他一辈子都在那湖上,他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从那湖上出来的。他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合适,风往哪个方向刮,所有的迹象。他打鱼为生。他整夜打鱼,一无所获。
第二天他们发现,人们说这位先知要在岸上讲道,我想象,从小棚屋里出来了妇女等等人,下来听他讲。岸上到处是大群的人,他不得不借这条船,彼得的船。他们出来洗网,连一条鱼都没有,把网扔在那里,灰心极了。
52

有时正是在灰心的时刻,如果你留意,那就是耶稣来到旁边的时候。但不要眼瞎得以至错过了。当你看到一切都照着今天在世界上的方式发生时,不要怕。瞧?不要怕。请记住他应许了要到你那里去。

现在注意了。他来了,告诉彼得,他说:“现在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彼得或许说:“我以前从未看到这事发生。我不知道。我一辈子在这里打鱼。迹象……我们刚刚在同一片水上打了整夜的鱼,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我们一无所获。但依从你的话,主(就是这样),我就下网。”
53

你的话……你可能去过每所医院,金弟兄。他们可能说你要死了。他们可能说:“姐妹,这个、那个或别的。”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依从你的话,主啊,我就下网。”当他看见那道被印证时,当耶稣告诉他一件事,他就信了。他把那网下到没有鱼的水里。但如果神那样说了,他就能把鱼放在那里。他能把水放在天上。他能把医治放在你的身体上。我不在乎那里是不是什么也没有。你相信他在末日要叫人复活。“依从你的话,主啊,我就下网。”

它大大地影响了那个渔夫,以至他撇下了鱼和一切,跟从了耶稣。当彼得接受他的话时,那就是一个影响。他怎么做呢?瞧,他说:“主啊,谢谢你给我们这么一大堆鱼。”
耶稣说:“撇下网,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使徒就付诸行动了。
54

最后,在人生道路的尽头,当他们要钉彼得十字架,杀害他,他从城里跑了。在出城的路上,正如历史告诉我们的,他正在逃命,从城里出来。他遇见耶稣回来。他说:“西门,你去哪里?”或者西门对他说:“主啊,你去哪里?”

他说:“我要回到城里,重钉十字架。”
西门转身回去了。他们抓住了他,说:“不要……”他们把他挂在十字架上。他说:“不要那样挂我。”他说:“把我的头朝下,脚朝上。”当他看到耶稣从死里复活时,他就受了影响,影响到他的死;他被影响做任何事。他付诸行动了。甚至死亡阻止不了。钉十字架阻止不了。他被耶稣影响了。
55

瞎眼的人得医治了,他们告诉他闭口不言,但他把耶稣的名声传遍了各处。他的家人说:“呐……”祭司说:“若有人去参加那场复兴会,他们就会来没收他的教会证件,就是这样。”

瞎子的父母对那个感到惧怕。瞧?于是他们说……
他们来了,说:“这男孩是怎么能看见的?”
说:“他已经成人了。问他吧。”他们害怕,但那个得医治的人受了影响。阿们!
他们说:“这人是个罪人,当将赞美归给神。我们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来的。他没有……他没有委任状。我们不跟他合作。我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知道他是个罪人,是从魔鬼来的。”
这人给他们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答复。他说:“这真是怪事。”他说:“你们应该是这地的领袖。那人让我能看见了。然而你们却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无法告诉你们。但有一件事我却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现在能看见了。”他被影响了。他不在乎站在祭司们或任何东西面前,他被影响了。他的父母,即使神迹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儿子身上,也没有影响到他们。但这事影响到了他。
56

人们在五旬节,正如我昨晚所说的,带着永生的政策,他们上去提取红利,注意。他们被影响了,他们已经圣洁了,在神面前敬畏。他们遮住脸,不看世界上的事,用谦卑遮脚,当他们感到神的能力降临,正如《约珥书》所应许的,正如众先知们所应许的,正如耶稣应许的,“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当神以这位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就被影响了。他们不在乎多少人嘲笑他们。他们跑上街,摇摇晃晃,像喝醉酒的人。他们被圣灵影响了。你也可以被影响。

他们站着注视彼得。他没有走过去说某种信条;他直接回到道中,说:“你们耶路撒冷和住在犹大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他们被道影响回到道上。它对我们应当是一样的。他们付诸行动了,是的,就是当神的应许应验了的时候。
57

当他们看见了……耶稣应许他们,他要将父所应许的降在他们身上(《路加福音》24:49),“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但你们要等候……”“等候”的意思不是祷告;它的意思就是“等待”。“等候”的意思是“等待”。“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当圣灵的影响力临到他们时,它充满了他们。他们看到耶稣应许的道应验了。

呐,我怀疑今天下午它会不会对我们有同样的影响。如果我们看见他应验了他所应许在末日要做的,那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影响?什么样的?我们已经看见了发生在这末日的一切,应当让我们付诸行动了。肯定应当带着敬畏和谦卑行动。
58

三十年前照相机拍下了那个火柱,这一声明已经没有任何的疑问了。你们德克萨斯州的相机不久前拍下了它。科学研究把照片拿去检测,甚至联邦调查局也找不出有任何问题。每个……[原注:磁带空白。]你是怎么做的?拿去德克萨斯州给德克萨斯人。那你就看到了那无可辩驳的迹象。它是真理。

但你会相信跟随神迹而来的声音吗?神迹经过科学证明了。有一天当耶稣回来,提走一路下来的所有人,它也将显明。
59

注意。火柱应当让我们付诸行动,因为火柱印证了它给末日的应许。耶稣说:“我从神出来,又要归到神那里去。”这就是末日要发生的事。现在他被科学和属灵证实了,道也证实了,他从神出来,仍然是一样的。他仍然是神,为了末日的应许。这应当使我们付诸行动。

他再来的迹象近了。耶稣说所多玛怎样,就在世界、外邦世界被焚烧之前,这事要回来。这应当影响我们,使我们也付诸行动。当我们看见他所应许的道应验时,这应当使我们付诸行动。
60

我们像先知一样,看见了自高自大的宗派的结果,失去了他们的位置。我要把这点讲透,因为我可能永远不会再对你们讲话了。男人、女人们,我可以这样说,今天下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对你们直率地说。是明智的思想者的男人,不是自命不凡、没有因遗传太远离神的男人……他们看见了五旬节派教会,你们看见了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你们看见了天主教会接受信条的时候就失去了在神里的位置,失去了在道上的立场。

61

不久前我跟一个神甫见过面,他对我说,他说:“嗯,我……”他问我某件事和这些事。他说:“嗯,天主教会过去那样做。”

我说:“什么时候?天主教会在最后的使徒死后三百年才组织起来。”
他说,他说:“你想要藉着圣经来为自己辩护。”
我说:“那是道。”
他说:“神在他的教会里。”
我说:“神在他的道中。其它一切都是谎言,他的道是真理。”
他说:“哦,那只是一本书,是早期天主教徒写的。”
我说:“那么我也是一个早期的天主教徒。我只相信它所说的。”瞧?我说:“那么……”
他说:“嗯,瞧,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大的教会。”
我说:“那么你们是在哪里失落了?发生了什么?如果早期的教会赶鬼,藉着属灵的神迹奇事证明耶稣活在地上,现在你们却有几千个各种死去的女人和死去的男人等等组成的代求者来代求。然而在圣经中,那第一个’教皇’说:’在神和人中间,除了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没有别的中保。’”
62

失去了在道上的立场,接受了信条,靠着人的训词自高自大,我们看到他们就与伟大的圣灵脱节了。

我们看到五旬节派做了同样的事,你们也看见了。当他们组织起来时,他们就死了。没有回去的路。从来没有,将来也永远没有。神反对这东西。那就是为什么他差遣……在末日他要说:“我的民啊,从他们中间出来,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63

就像乌西雅。他想要做什么?他想要取代受膏的职事、神受膏的职事。乌西雅想要篡夺那个权柄,因为他是个大人物。我们看到这些自称的组织把属于神的一切给挤了出去,想要取代教会的职分,取代受膏的教会。我们发现,因着信条他们死在了不信中,他们永远不会起来。他们必与其他组织一同死在麻风营中。

看到了吗?人们,思想的人们,相信圣经的人看到了那点。如果你是从神生的,你就会明白。神如此清楚地验证了这些事,为要影响你。正如我们整个星期所传讲的,它要做的事,就是吸引注意力。它促使你看到他们往哪里去,他们每个组织发生了什么。如果他们再组织起来一个,也会是一样的;但不会再有了。不,他们结束了。现在太迟了。因为接受信条和人造的教义失去了自己的立场。他们害怕来站在道的一边。瞧?
64

就像乌西雅想要篡夺一个受膏的职分的位置,因为他是个大人物:大人物。在神的子民中没有大人物;我们都是神的孩子。神给我们中的一个人一件事做,和另一件事做。那并不使我们比其他任何人更好;只会使神对你要求得更多。

65

呐,这样一个异象的影响。我们要结束了,几分钟后就开始为病人祷告。这样一个异象的影响,影响对这位先知做了什么呢?我怀疑这对一个传道人会怎么样?我怀疑这对一个传福音的或牧师会怎么样?看看这个异象做了什么。以赛亚看到了什么事发生在自以为是的乌西雅身上,虽然是神所尊荣的一个伟人,大人物,他们看到他死了。它对先知有什么样的影响呢?这就是它所做的。它促使以赛亚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因为跟这样的人来往过。他认罪,“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这使一位先知,不是传道人,使一位先知承认他是个罪人,因为他一直跟这样的人在来往。

66

那又怎样呢?当他承认自己的罪,于是洁净就来了。哦,你不能从自己的罪里得洁净,直到你认罪了,直到你认出那是罪。当他一说:“祸哉!因为我眼见一位伟大的神的印证。天使,烧火的,献祭的在这里,柱子因他们的声音都震动了。他们在这个异象中,前后飞翔,”洁净就来了。他看见了真实的东西;一个异象降临了。他说:“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他大声呼求怜悯,称自己是个罪人。

接着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个基路伯去到坛边,拿火剪取了一块红炭,放在手上。现在不是拿火剪,而是取红炭,放在手上,来沾先知的嘴唇,说:“你的罪孽……”罪孽,什么是“罪孽”?“罪孽”就是你知道那是错误的事,却仍然坚持它。当你知道你的信条是错的,你却仍然坚持它,那就是罪孽。
67

但当他承认自己错了,就有了一个洁净的能力。他取了一块火炭。

你们注意到神怎么做吗?我们看到神是如何设立他的仆人的次序的,以什么来装备他,他怎样能谦卑、敬畏和付诸行动。注意。当神洁净他仆人时,他从未通过神学院来做这事;他从未通过一堆书本来做这事;我们在这里发现神用火洁净他的仆人。一块火炭沾了先知,洁净了他的嘴唇。神用他的圣火洁净先知,不是用书本,不是用教育、神学,乃是用火洁净他的仆人。
当他一认罪,就被洁净了,接着就是使命。他必须先认罪,接着他必须被洁净,现在是一个使命。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洁净的以赛亚喊道,他听见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呢?”
68

看看从前的历史,你回家时可以读读这个。以色列人身上发生了什么?她去到了我们现在的同样的地步上。他们称……他们所有的献祭等等都成了他们的一个遗传。没有了真诚。他们不尊重神的道。就是在那个时候,神兴起以赛亚,告诉他,那些献祭在他鼻子里发臭。他不要他们。他们亵渎他,他不想跟他们再有来往。

当以赛亚被洁净,准备去传福音时……
69

神发声说:“现在有一个需要。这些事必须告诉人们。”一个声音对另一个声音说,天使飞翔,说:“谁肯为我们去呢?”

以赛亚以一颗清洁的心,被洁净了,认罪了,被洁净和差遣了,在异象中,他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请差遣我。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神啊,今天再差遣你圣洁的天使来。在某个地方找到你的以赛亚。这是我的祷告。我……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知道神就在这里。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有了道,他不害怕了。他是先知,道可以临到他。他是……他一切的不信和遗传都离开了。他可以站在那个传统的时代面前,告诉他们:“你们的献祭在神鼻子里发臭。你们声称事奉的这位神要毁灭你们。”这正是他所说的。“你们声称你们在事奉的神要毁灭你们。”神也这样做了。
他们说:“一个兆头。”
他说:“我要给你们一个超级兆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
70

以赛亚在他的书里写了六十六章,圣经有六十六卷书。他从创造的起初开始写,结束于千禧年,就像整本圣经所写的。神的那位伟大的先知愿意承认他们一切的遗传都是错的,下到那里,被洁净了,于是神的道可以临到他,他说:“主啊,我准备去。你说要讲什么,我就讲什么。我要说你所说的。”他准备去了。

神啊,今天下午再带天使、圣灵和火来,洁净我在各处的弟兄们的心。愿他们能有这样的影响,以至别人看见了,也想跟从。
71

让我们低头,轻轻地唱。

火热的红炭沾到先知的口, 使他得洁净,洁净无比; 神发声说:“谁肯为我们去?” 他回答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现在,大家一起轻轻地唱。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罪恶羞耻,万人沉沦灭亡; 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 赶快,弟兄,赶快去救他们; 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让我们轻轻哼这首歌。[伯兰罕弟兄开始哼。](让我们现在下到殿里。)
听那悲哀痛苦的喊叫;(哦,弟兄,同我一起去,好吗?) 赶快,弟兄,赶快去救他们;(他们不知道属于什么宗派或任何东西) 快快回答,“主,我在这里。”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以赛亚,你在这里吗?) 请说,我必快快回答你。 我主,请说!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72

我想知道,你们低着头,心也俯伏,以赛亚,你在哪里?你愿举手,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我准备好了”吗?神祝福你。“我真的是那个意思。”百分之九十的听众。

我主,请说!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瞧,传道人们,你们举了手的。看看我们的妇女,我们的姐妹。何等的羞耻!看看我们的男人:对组织的关注超过了对神话语的关注。耶稣基督在他们中间证实自己,那绝对是圣经,如此清楚地显明了,然而他们还是依附组织。
弟兄,有人会说:“我会一无所有。那样他们……我就无路可走了。”弟兄,如果我必须吃苏打饼干,喝溪水,我还是要持守我的主。他是我的生命。他是我的粮食。你认为我这样做是为了与众不同吗?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爱他,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带着道与他并肩站立。
请说,我必回答:“主,请差遣我。”
73

天父,当音乐在甜美地弹奏时,主啊,愿在神面前的每个人都看到这是呼召的时候。这是……这是一个分别的时候,麦子和壳要分开的时候。虽然麦子包在壳里,但现在是要被呼召出来的时候。这是另一个出埃及。

神啊,我祈求,正如伟大的阳光使每个生命阶段的麦粒成熟一样,从这个时候……就像现在的加拿大,麦子刚长出来,七月的烈日此时会晒死它。但它必须照着自然界的方式,让阳光投射在麦子上才能成熟。如果烈日照射在路德的教义和卫斯理以及其他的人身上,就会把它烤焦。但它是要使麦子成熟。
主啊,就像麦子必须长出来一样,它必须成熟。但记住,所有的枝子都被剪掉了,新妇树从中长了出来。耶和华说:“那些年剪虫、蚂蚱(同一昆虫不同的阶段)所吃的,我必补还。我必补还。”你必做这事,主啊。你应许了。我祈求你今天下午在每一颗心中这样做。
主啊,他们是你的。我现在把他们交托给你。我可能永远看不见他们。如果一年后的今天我回来,许多坐在这里的……如果我还活着,毫无疑问,他们不会再是同一群人。下次我遇见他们就是在审判的时候。主啊,让他们看见。让他们打开眼睛得以看见。
主啊,所有那些听磁带的,那些在这个时候听这声音的(甚至被翻译成许多不同的语言),愿他们明白。许多男人女人在小房子里,在非洲的丛林里,带着那些小机器,耳朵塞着耳机,愿他们听见,主啊,愿他们听见。求你应允。
宣教士所说的是对的,但这是……一个比他所拥有的更大的见证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最亲爱的父,我们把这一切交托给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他新妇的呼召。阿们!
74

我的弟兄姐妹,现在我们要为病人祷告。你们举手的每一个人,我不能把它给你。如果我能把它给你,我就会给。肯定会。我就会下去,说:“在这里,你想要吗?我会给你。”不是我来给你。那是神,神会把它给你,如果你心里有饥渴的话。

在有一个向深渊的呼唤之前,必定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在有一个受造物之前,必定有一位造物主创造那个受造物。你知道有一样东西是你们正在伸手要的,那里就必定有一样东西响应那个呼唤。现在你们愿意接受它吗?不要让它消逝。不要。如果我再也不能在审判的这边看见你,愿我在那里见到你们被洗净了,准备好了,这是我的祷告。
75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他以一个人的样式,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显现在地上,在本丢·彼拉多手下受苦,钉十字架,埋葬,第三日复活,升上了高天,现在坐在至大者的右边,把曾在他身上的灵差回来,又叫做圣灵,也就是神,降在人类身上,以便交通,继续执行这事工,就是要在基督荣耀的身体上执行的事工。应当像金字塔成形一样来到。压顶石没有放上去。为什么?它被弃绝了。

呐,一路下来,教会的人数越来越少,现在正往上,直到所有的教会时代都过去。它必须被磨出来。那块石头必须刚好适合被放进去。在耶稣基督身上的事工必须在他的教会里,好使基督来接教会,叫每个时代的教会复活,把它领出来。
76

好像麦子。麦子长出来,它从腐烂、死去的麦粒开始长出来,不断往上长,从草长成别的东西,一直成熟。你不能回到草。不要回头指向草;不要回头指向这个;不要回头指向麦秆。一直长,直到你到了麦子。麦子成熟的时候,必须跟落在地里的是同样的麦子。

耶稣从死里复活了,现在他成熟了。他在教会里成熟了,经过了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经过了他在早期时代的改教者们。呐,他今天在他的子民里。要相信他。他在这里。
77

正如你们所能看到的,可能有陌生人。愿天上的神荣耀我所说的关乎他的话。

我要你们在听众中的,任何人不要再走出去。请给天上的神这份尊重,坐一会儿。现在不要动。这里每个生病的或有需要的,把手举起来。好的。谢谢你们。我不认识。我认识坐在这里的金弟兄。我几分钟前才认出他。我肯定,我想那就是他,是金弟兄坐在那里。他在这里主办了我上次的聚会。
金弟兄,我不能说我想要说的,但你知道,我知道我要说什么。我的小弟兄,你已经经历过了碾压。神必怜悯你。
其他的人,我不认识。我还看到帕特·泰勒坐在这里。我想那是这房子里我所认识的唯一的男人或女人什么的,就是坐在这里的这个人,帕特·泰勒。
78

现在要相信。

如果我是神的仆人,如果神在这里验证他的道是真理,那就让天上的神,那叫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复活的,他做了这些应许,向你们验证我已经讲了真理。他会怎么做呢?不是藉着身穿长袍,留着胡须上来,而是藉着他的生命。“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在葡萄树里的生命也在枝子里。“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这样应许了。今天,当下一根枝子长出来……
我们已经有了许多嫁接的枝子。它会结果,但不是这种果子。不,不。不久前我在凤凰城见过一棵树,上面有大约八、九种不同的果子。约翰·夏里特有这棵树。我说:“那是什么树?”
他说:“那是橙子树,伯兰罕弟兄。”
“嗯,”我说:“那里有柠檬、柚子、桔柚和柑桔。”
他说:“是的,那都是柑橘类水果。我把它们嫁接在那里。”
“哦,”我说:“我明白。呐,明年它们都会结橙子吧。”
他说:“哦,不。不。明年柠檬结柠檬,柚子结柚子。”
我说:“从同一棵藤上?从同一棵……从一棵橙子树上?”
他说:“是的。它们都是柑橘类水果,伯兰罕弟兄。柑橘类的水果都可以靠它活。”
那时我感到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我说:“主耶稣,我现在知道你的意思了。就是这个。这些宗派已经嫁接在上面,但他们结着宗派的果子。”听着。如果那真正的枝子长出……真正的葡萄树长出另一根枝子,它将是从原本的树发出的。要相信它。
[原注:有人说方言,有人翻出来。]感谢主。他已经这样应许了。
79

现在,每个人保持真正的敬畏。我要站在这里求主耶稣。这是一个恩赐。什么是恩赐?就是我能挪开我自己的思想。我能挪开我自己的生命,肉身的生命,我的魂。那是威廉·伯兰罕。如果我能叫他让路,神就会用这个身体说话。主啊,现在让圣灵进来,叫他们能通过人看到被验证的圣灵就在这里。一个叫你自己能让出路来的恩赐。每个人都保持真正的敬畏。安静坐着。

80

刚才有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要你们都抬头看一会儿。你们能看见那光在这个人头上吗,一束光,琥珀色的光燃烧着,旋转着?多少人见过它的相片?它在休斯顿被拍下了。你看。它在华盛顿特区,传遍了全世界。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张被拍下来的超自然之物。现在它就在这里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下。

这人正因喉咙里的甲状腺病受苦。我不认识他。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但那是事实。对不对,先生?你现在相信,那后面的人,你相信神会把你的事向我显明吗?你是霍尔先生。那是你的名字,是吗?好的,先生。现在它结束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81

我本可以叫一个祷告队列,让他们上到台上。没有必要。我们来看这里的其中一排。这里,从这里开始。这是一个小女孩坐在这里。瞧这边,亲爱的。你可能没有任何问题。我不知道。这样说是要替代一个祷告队列上来这里,让我们从这里开始。瞧这里,宝贝。看着伯兰罕弟兄。当耶稣在地上的日子……是的,她病了。她病得很重,那孩子病了。是的,先生。

如果耶稣在这里,他能说出你有什么问题,是吗?你相信耶稣差遣伯兰罕弟兄做这事吗?如果我说出你有什么问题,你相信他会医治你吗?那个小孩得了糖尿病。世上没有办法医治这病,除了神以外。你相信吗,宝贝?坐在旁边举一只手的女士,是孩子的母亲。是的。姐妹,把手按在她身上。现在要相信。神把那孩子带给你;愿主应允她的医治。
82

坐在这位母亲隔壁的另一个女士,看着我,女士。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是神的仆人吗?如果神告诉我你生命中的事,或者你想要什么,你病了或没有病,不管是什么,如果神告诉我你的愿望,你会相信吗?或类似的事,我不知道神要做什么。你会相信吗?你知道那必定是耶稣基督吗?你离我很远。你摸不到我,即使你要摸的话,因为你即使触摸了我,那还是身体上的。你必须摸着灵,圣灵就是基督。圣经说,他现在是大祭司,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你也患了病。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吗?你患了背病和高血压。你有高血压,你有心脏病。绝对是的。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是的。你现在信吗?
83

用手臂搂着她,搂着这边这位女士的,你怎么样呢?瞧这里,你信吗?我对你是陌生人。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我,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理,我告诉你真理了吗?你相信神会向我启示你的问题吗,或别的事吗?你相信神会启示这个吗?其实不是你想要为什么事接受祷告。我看到你有一张祷告卡,在你手里。你是第一个有祷告卡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为了什么拿祷告卡吗?是为了你的丈夫。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丈夫有什么问题吗?如果神不触摸他,他就会死。他得了癌症。他也得了肺病。那是对的,不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请举手。你信吗?其他的人会相信,他能够得到医治。

84

坐在你隔壁的男人,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先生?如果神会向我启示你的问题是什么,那你会全心相信吗?你患了心脏病。是的。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哼。好的。

那女士刚刚像这样摇头,坐在隔壁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什么在你心里,你心里渴望的事或什么的,你正为某人祷告的事吗?你相信神会向我启示这个吗?趁着恩膏在这里,我们能看见它,看到这必定是某样真实的事。它正揭示人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就像耶稣告诉井边妇人的。你也患病了。你患了背病。你的病是在背上。如果是那样的,请举手。
85

她隔壁正在哭泣的女士,口袋里放着钱包,穿着蓝色的衣服,黑头发,身材很高大,正看着我。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瞧这里。看,你坐在前排。我能靠着神的帮助轻易地接触你。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就像你在祷告队列中一样吗?你相信这能成就吗,即使是在这里?你信吗?你所患的是高血压。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好的。你若相信,就能得到医治。

她隔壁的女士,你是怎么想的,姐妹?往这边看着我。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或仆人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向我描述,就像耶稣和井边妇人走到一起时一样,他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吗?你相信那会对你有帮助吗?会帮助你相信吗?瞧。哦,你有一件严重的事。是儿子,一个男孩(哼),那个男孩得了神经过敏。他在家里。是的。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全心相信。如果你全心相信,男孩就必痊愈。
86

那边隔壁的女士,你全心相信吗,姐妹?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他的仆人吗?你相信那是耶稣基督藉着一个恩赐……说预言是一个恩赐。你知道,神的恩赐是早在创世以前就预定的。必须是为这个日子预定的。你无法知道哪个是什么。神验证它,解释他的道。你相信你所听见的是那样的吗?你相信我能……如果我告诉你问题是什么,你就知道那不是我。必须是另一位:这只是我的声音,却是别的东西在用它。就像这麦克风。它是个哑巴,直到有东西通过它说话。我们是陌生的。瞧?我失去了……她在那里。是的,先生,这女士患了贫血病。是在她的血液里。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女士。是的。

你也在为坐在末端的小家伙祷告。那是你的小儿子坐在末端。如果那是对的,请挥挥手。如果神会告诉我你的小儿子有什么问题,你会全心相信神向我说话,那是对的吗?他患了极度紧张的病。是的。对不对?按手在他身上,全心相信,他必痊愈。
87

我挑战你们相信。耶和华神如此说。德克萨斯人啊,如果你死在罪中,你死了,我的血不在你身上。记住,你的血不在我身上。那是真理。那是耶稣基督在祷告队列中被验证,不管是在哪里。要信靠主耶稣基督。他能做到。你们信服吗?你们完全信服照着应许给今天的道,那必定是耶稣基督吗?凡是完全信服那是主耶稣基督的,请举手。阿们!神祝福你们。

88

我知道你们被教导了。你们个人都受了一样东西的教导。呐,似乎是……恩膏太强烈了,到处都是。瞧?你们被教导必须按手在病人身上。那是一个传统。那没关系。耶稣认可它。但那位罗马人……那就是这个星期我一直想要让你们知道的,罗马人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话。”瞧?如果有人给你按手,“某某某按手在我身上,荣耀归神。”我要请传道人,信的传道人,上来这里,这样那就不是我的手了。那是……那正是耶稣说的:“他们手按病人。”我们要为每个病人祷告。

整个房子里有多少人拿了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是的。我们答应了你们。呐,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来澄清那点。我想问,佩里弟兄,我们要怎么开始?你有什么建议吗?从这里这边开始?外面这排拿到祷告卡的,请靠墙站立。从那边出去,靠墙站立。好的,先生,很好。站在那边。
所有从这中间来的,站在过道上。瞧?你只要站在过道上。过道上的,或者这中间的,站到过道上。那边的,站在那边。这里的,站在这边中间。那边的,站在那里,当他们经过的时候,跟着你的队伍走下去。是的。他们会下去指示你怎么做。
89

我邀请……(佩里弟兄,这样好吗?)我邀请所有相信基督,相信基督必藉着按手和遵守他的命令来医治这些病人的传道人。我请你们上来这里,跟我站在一起,如果你相信这是真理。任何福音传道人,如果你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路德派的或天主教的神甫,不管你是什么,如果你相信耶稣基督医治病人,吩咐他的门徒按手在病人身上求医治,请你过来这里。[原注:有人说:“请每个要接受祷告的人走到后面。]走到后面,再跟过来。瞧?在这些队列中的所有人现在回去就坐。从那边跟过来。然后尽可能有次序地回到你的位置上。

我想知道,弟兄们,我们最好下去那里。我想那是个好主意。我们最好把这个麦克风留在这里。罗伊,你站在麦克风旁边。是的,或者你最好跟我下去。你瞧?除非你想站在这里?好的,罗伊,你就站在这里。好的。
90

呐,你们要……我要请任何人都不要离开。瞧,我们一直祷告的这件事……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领所有的传道人上这里呢?”我要跟他们一同去,但我……瞧,问题是,他们有跟我一样多的权利为病人祷告,或跟任何人一样,跟奥洛·罗伯茨一样,或跟任何教士一样,不管他是谁。他们像彼得、雅各、约翰、马太、马可、路加和其他任何门徒一样有权利为病人祷告。他们是传道人,为神呼召。我刚好看见两、三个弟兄在那里,我个人知道他们有为病人祷告的事工。

91

呐,当你们在这里排好队时,我想……会众中有多少人完全信服,全心相信医治他们是神的旨意?肯定是的。医治他们当然是神的旨意。呐,他们怎么得到医治?如果耶稣亲自在这里,他能做的也不会超过他刚才所做的。你们相信吗?刚才他所做的,就是他要做的,因为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多少人知道《约翰福音》5:19这样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多少人知道那个?“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相信那个吗?耶稣从未行一件神迹,直到父藉着异象指示了他要做什么。那是他自己的话。如果那不是,那我们都失丧了,我们就不知道我们该站在哪里了,就是这样。瞧?他的道是绝无错谬的。
92

看看他说这话几个小时或一小时前经过毕士大池,那里躺着许多跛脚的、瞎眼的、瘸腿的和血气枯干的。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他从未摸一个人。尽管他是一个满有同情的神。你相信他满有同情吗?撇下那位有脑积水婴孩的母亲,那位贫穷、瞎眼,叫人在水被搅动的时候把他放进水里去的老父亲……一位同情的神?瞧,人们不知道同情是什么。他们把菲利欧的爱和爱加倍的爱混淆了。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爱。同情也是一样。愿望和同情是不同的。

但是瞧,他去到一个可能有前列腺炎的人那里,也可能是有肺结核。瞧,那是动作迟钝。他得这病有……他得这病有三十八年了。这病不会要他的命。他去到那人那里,说:“你要痊愈吗?”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却把其他的听众撇在那里。如果他今天在博蒙特这样做,会怎么样呢?哦,天哪。“没有神医治的事,”瞧?他们不明白。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不能做什么,直到父先显给我看。”
93

但许多人只要被放在他的影子里,就藉着他们自己的信心得医治了。一个小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就得痊愈了。多少人知道那个?医治是基于你的信心。神的验证是基于他对自己话语的应许。但医治你的是你对他的验证的信心。如果你不……不管世上多圣洁的人站在这里祷告一整天,也不会有一点益处,除非你自己用力相信它。

耶稣可以亲自站在一个化身里为你按手,你仍然不会得医治。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因着他们的不信,他就不能行很多大能的事。那是经文。
94

所以你看,你在祷告队列中,必须是你对神的道的信心

如果你看见神做他已经做过的事……瞧,在你们准备的时候,让我讲一个小见证。仔细听。前天晚上,这里某个地方有一个小传道人,我刚才看见他。他的名字叫马丁。我忘了。他是一位主办人。就在这里。
大约半夜,将近那个时候,有人在我的房间里叫醒我,一个人在哭喊,一个小传道人。他的婴孩刚去世了;泪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他住在北边的某个地方。他们住的那个城镇叫什么名字?密苏里州。上面哪里?密苏里州的沃德尔。我认识这孩子。我知道他的兄弟也在这里。他们是我的朋友。
这位弟兄走进来,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说:“伯兰罕弟兄,我刚打电话……我妻子刚打电话给我。我的小婴孩刚刚停止了呼吸。”他把手放在我身上,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主的道与你同在。”哦,神怎么能够呢?
就像,“主啊,就是现在,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瞧?他不是向我承认。他是承认主的道,瞧?承认我传讲了真理。
他说:“我相信主的道与你同在。只要求主;我孩子必活过来。”十分钟后,他的孩子正常呼吸了,现在是健康的。
95

我儿子比利·保罗站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他出去跟他谈话,我穿着睡衣在那里,大约……几分钟后他回来。他说:“爸爸,爸爸,瞧这里。”他的喉咙肿得鲜红,一个大约方圆这么大的伤痕。他说:“一只黑色的大蜘蛛,身上有红斑。我正站在那里,我跟约翰谈话。它就咬在我那里。瞧那里,肿起来了。”

我说:“哦,比利,可能是一只黑寡妇蜘蛛。”我说:“看看你的喉咙,肿得多厉害。”我按手在那里,我说:“主耶稣……”十分钟后,那里甚至没有……你甚至不会说伤痕曾经在那里过。那是怎么回事?
96

那天有人进来,对职员说……一位职员走出来,说:“告诉伯兰罕弟兄,只要说我的孩子……”他说:“我相信你说什么……”

瞧,我不能那样说,直到主告诉我。但这里我有道这样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呐,神不能做那些事,却撇下你站在那里。你必须……你相信同样的事,它必发生在你身上。但你必须相信它,不只是虚张声势。你必须相信它。
97

现在让我们大家一起先祷告。我要你们每个人,当弟兄站在麦克风边上时,我要下去,这样我也能为他们按手。他们是我的民,他们是我的……他们是我冠冕上的星星。是的,他们是你冠冕上的星星,我的传道弟兄们。我去那里,因为我们爱他们,他们是神的孩子。我们下去帮助他们。现在我们祷告。

98

主耶稣,若有人说你的同在不在这里,那这人肯定精神上有问题,就像一个拒绝接受阳光的人一样。有人告诉他太阳在发光,他却跑到地下室里,关上门,说:“我就是拒绝相信它。我拒绝相信它。”主啊,由此我们知道这人精神上有什么问题。

一个人关上怜悯的心肠,关闭耶稣基督的道彰显出来的生命,说:“我不相信它,”这人也是如此。这人属灵上肯定有什么问题。由此我们知道你在这里,父啊,我们没有丝毫怀疑地相信。我们看见你的脚印;我们看见你的记号,我们看见你的道。
这个祷告队列里站着几百人,神优秀的仆人站在这里,是信心的伟大战士。我走下去与他们肩并肩,主啊。当这些病人经过这个祷告队列时,让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不只是经过某个人,他们是从十字架的应许下经过。
愿他们得了医治离开这里,欢喜地离开,痊愈了,告诉他们的牧师。愿那个引起一个老式的复兴在这些地区爆发,主啊,把许多的魂带给你。主,他们是你的。请帮助他们,医治他们,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99

我现在要每个人低下头祷告。我要你们……在祷告队列中的人听着,当你经过时,就像你是在十字架下,用尽你里面的一切来信。欢喜地离开这里,说:“主,谢谢你。我相信我的医治。”如果你不那样相信,倒不如坐下,因为那不会有一点益处。

我要所有的会众,每个人,在基督的同在中像那样冲到天上,说:“主耶稣,现在向我们显明你自己。医治这些病人。”你们愿这样做吗?
博德斯弟兄,在你唱“只要相信”时,让我从这里往下唱。
只要相信,(现在让我们举手。)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现在让我们像这样唱。
现在相信,现在相信, 凡事都可能,现在相信。 现在相信,现在相信, 凡事都可能,现在相信。 直到我再见你们,我要唱着歌离开德克萨斯州,高喊赞美神。让我们每个人举手,将赞美归给神。
100

主耶稣,我们为你的道和你已经为我们所做的感谢你。我为能向这些好人讲话,看见你的能力和祝福降在他们身上而感谢你。主啊,祝福他们。愿他们明白。愿圣灵医治每个人,拯救在这末日的每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主啊,我把他们献给你作为新妇的材料,因为他们相信神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