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14 投资

1

有这一点时间跟你们大家在一起。我很感谢佩里弟兄这次邀请我来这里,也感谢你们大家的合作。

我想,这是我们第三次到访你们美丽的城市;我们发现这里的人总是很友好,总是主动跟你说话,无论认不认识你。我去过一些做生意的地方,非常不错;这里跟寒冷的北方相比看上去总是很不一样。他们看见我进来,他们会等你,然后再出去,就这么多。但在这里,很少有人不说:“谢谢你,请再回来看我们!”我喜欢那样。
2

后来,我想,这里的佩里弟兄,因为我要这样称呼他,只是……我比他父亲年纪都大,所以我猜,我可以叫他佩里弟兄。我们几乎不认识这小伙子,只是通过我儿子比利•保罗的介绍才认识的,他跟他一起上过学。但在这座城或附近地区,在电视收视的范围内,如果有谁在末日失丧了,那不会是因为佩里弟兄没有付出一切的努力使人们归向基督而导致的。他确实翻遍了每一块石头。我认为能来这里是个很大的荣幸。

佩里弟兄问我,能不能在他举办的小型宴会上讲道,他的一些商人同事会来这里。哦,我当然不是一名讲道家,我没有声称是那样,但我想我会……既然得到了那样的邀请,能对他的商人同事们讲道,是我的一份尊荣。
3

我有幸到过各个国家,到过全世界去旅行;我为全福音商人会的一些分会讲过许多次道。我知道这是一次小小的团契,所以,我想说一件挺有趣的事。一次,有一个人,当我讲完道后,那些会众都是商人;所以,外面有个人来到我那里,他说:“你是传道人,不是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干吗跟这些商人混在一起?”
我说:“我是商人啊。”
于是他说:“哦,你是商人?”
我说:“是的,我是,我是商人。”
他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先生?”
我说:“永生保障。”
他没有正确明白我说的,我说得很快。他说:“哦,永生保险;”我从没有说保险,我是说保障,但我从没告诉他。他说:“永生保险,我不知道;我想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个。”
我说:“那太糟了。”
他说:“哦,总部在哪里?”
我说:“天上。”
我仍然在做那个生意;当今晚聚会结束后,我想跟你们各位谈谈保障的保单。我对我的工作很火热;所以,我从没说“保险”,我是说“保障”。
4

我认为保险没问题。我记得,当然,目前我没有任何保险。

我记得,结婚后,有一天,我妻子和我坐在屋子里;我的一个好朋友……我弟弟是卖保险的,在西南保险公司。那小伙子是为保诚保险公司卖保险的。我跟他一起上过学,很不错的小伙子。他兄弟为《楼上》小报写文章,我相信他是浸信会的传道人;他为那份名叫《楼上》的小报写文章,很不错的人。于是,有一天他上来看我,他说,他说:“比尔,我听说你曾经在保险的事有过不快的经历。”
我说:“是的。”
他说:“这让你对保险留下了一点不愉快的感觉吗?”
我说:“不,不完全是。”
他说:“我本想过来跟你谈谈保险的保单,比尔。”
我说:“哦,”我说:“威尔默,谢谢;”我说:“但我有保障了。”
他说:“哦,对不起。”
我妻子打量着我,好像我是个假冒为善者;她知道我没有任何保险,她很惊讶地看着我,我说……
“哦,”他说:“对不起,比尔;”他一定以为我跟我弟弟耶西买了保险;我说……
我妻子看着我;我说:“是的,我有保障。”
他说:“你是跟哪家公司买的?”
我告诉他同样的话:“永生。”
他说:“哦,是那样的?”
我说:“是的,我有了: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我今得先尝荣耀喜乐!为神的后嗣,救赎功成,由圣灵重生,宝血洗净。”
他说:“比尔,那非常好,我很欣赏那个,但那无法把你放入这里的墓地里。”
“但是,”我说:“它能使我出来,我不担心,”嗯,是的。我不担心进去的事,重要的是出来。
我仍然想在聚会后跟你们谈谈保障的保单,如果……我确信那是对的。
5

呐,读神的道时,我通常请会众站起来,但今晚,我想要把这点免了,因为要你们站起来很困难。但我们读这道时,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要对这道的作者说话。因为我们刚才彼此有点说笑,有点放松,就像我们说的:“好好放松一下。”所以,我们现在打开这道时,让我们进入庄重的这一面,带着真诚将我们的心转向天上。呐,任何手能够动的人都能打开这本圣经,但除了伟大的圣灵,实在没有人能开启这悟性,所以让我们跟主说话。

6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确实非常地兴奋,能够在永恒的这边与这群会众聚集在这里,有这美好的团契。今晚当我们坐在这些餐桌旁,彼此看到对方,有商人的同事和基督徒们,我们意识到将有另一次聚集的时刻要来。我们相信,我们都会在那里;每个人都会出席空中的那场伟大的婚筵;那时王要走出来,擦干我们的眼泪,说:“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主从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快乐。”

主啊,如果有人还没有这样认识你,我祈求,今晚让某件事发生或说出来,使他们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而转向你;无论是这里出席的人,或藉着电视传媒或藉着将从这里发出去的磁带而听到的人。
现在请祝福我们大家,祝福要读的你的道;将我们的心思意念转向人生的终点,转向那时候要发生的非常的事。父啊,因为我们确信,我们所有人都要离开这世界;我们是必死的人,让我们仰望那位永恒者,那位唯一能赐给我们超越今生的生命的。我们这样求,是靠着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

我想让你们注意一会儿,现在要来读神的道。我想从《马可福音》读起,我想从10章,从17节读起。

17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18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19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20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21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背起十字架,跟从我。”22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8

当我们努力从这段经文中得出一个主题和内容时,愿主加添他的祝福在这道上。呐,想到要跟商人们在一起讲这主题,我总是想,商人总是对好的投资感兴趣;所以,在下面的几分钟里,我要讲一个主题:“投资”。

一个好的商人总是在找一个好的、稳定的投资。如果不是,他就不是一个好商人;他一定是在寻找某样真实的东西。
我想跟你们谈一下我几分钟前向你们发出的邀请,是关于永生的保单,因为我介绍自己是一个商人。我也有生意做,关于这点我想跟你们谈一会儿。我在这里写下了一些经文和内容,我想过一会儿来用这些,用这些笔记。
一桩好的生意不是赌博;任何人都知道这点,赌博不是好生意,因为那是在冒险。你从未或很少看见赌一把的人……今天他还是个富人,明天他就在乞讨了。所以,赌博太冒险了。我想,一个赌博的人,只是在靠着捞一把过日子,没有想到未来的事,不然,他就不会去赌博。
9

我也不相信那种靠来路不明的生意而一夜暴发的投资。呐,任何好的商人都不大会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和收入拿去冒险;你不会在某种企图暴发致富的生意上投资,那是不确定的。有人带着某个想法跑进来,说:“我们在这里有一家公司,”但它根本没有一点背景。我想,一个有头脑的好商人,如果他试图在这样的一家公司里投资,肯定是愚蠢的。

因为有一次,我有个朋友就试过这样的事。他因着这样做,结果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他一生的积蓄。快要退休前,他想:“哦,我要碰碰运气,”因为这人看上去像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最后才发现,这公司只是个皮包公司,没有股份,什么也没有;所以,这可怜的人失去了他的一切。
所以我想,人若要做一次好的投资,他应该先查一下他的公司或他要投资的任何一家公司,然后找出他要做什么;我想,任何明智、有头脑的人都会这样做。
10

还有,在继续讲之前,我想说说这点:把你的钱放在口袋里也不是一个好主意。许多人说:“我就把钱放在口袋里吧,我有钱。”但你知道,你们做生意的男人女人,你们根本不会考虑这种方法。那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钱会被偷走的。

最佳的办法是让钱流动。就像主有一次说的,他给了仆人这么多的银子,这样的,然后他……他们就拿这银子去投资。那些做了又好又稳定的投资的仆人,他就分给他们红利。但有一个人说:“我就把钱放起来,我不想拿这钱去碰运气;我把它放在口袋里;或者埋在什么地方。”然后,主人把给那人的钱都夺回来,给了那些已经分了红、做了正确投资的人。那是我们主行事的方式。
11

呐,但如果你想要在一些你需要确定的事上投资,你就会去找某家良好的、可信赖的、被证明会有回报的公司。呐,那是一个稳定的好投资。你考查了那公司后,你晓得它的背景,跟一些与这家公司做生意的人谈过了,也听了每个人的见证;说:“这是百分百的,他们总是准时分红,它背后有很大的资源资本,那家公司是不会破产的。”那是一个稳定的好投资。呐,在一生中,人都得到了这样的教导。

12

呐,今晚我们讲到的经文是关于一个希伯来少年人的,他是那种富有的少年人。毫无疑问,他可能是从一个很好的家庭出来的;他的见证说明了他是从一个很好的家庭出来的;在圣经里,他被称作“富有的青年官”。今晚,我想把这点稍微改一下,改成“富有的年轻商人”,因为他有一个生意,他对生意感兴趣。毫无疑问,他父亲一直是个很成功的商人,不然,他也不会拥有他所拥有的财产;但他被养大,是要成为一名商人。

他在这个年轻的加利利人,这个名叫拿撒勒人耶稣的年轻先知身上,看到了某种东西;毫无疑问,他听过他的祭司谈论过耶稣的事,也许是说他的坏话。但当这少年人第一次看见主耶稣时,他看到在耶稣身上有与他人所不同的东西。
作为基督徒,我要说说这点,说实在的,这点并没有改变。在这土地上,在全世界,我们有许多了不起的神学家;有这些神学家已经有几千年了,他们会给我们引进一种信条。他们在这些信条下受教,拥有一个运转良好的教会。但这仍然不是我今晚要讲的那保单,我在谈的是永生。
13

这位少年人,知道自己是个教会成员,但他在耶稣身上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当他找到耶稣、看见他所行的事后,他有了机会来做一次投资。他读了圣经,在耶稣身上看见了他在教会里听他的先知们所读的那些事,知道它们是什么。毫无疑问,他查考过了那些;后来当他看到这位在百姓中被认为是先知的拿撒勒人耶稣时;他在这人身上看到了某种跟经文一致的东西。

我想,今天,这点没有改变多少。读圣经的和喜爱圣经的人,当我们真正用思想看一下耶稣是谁、他是什么时,那就会改变我们的整个态度。没有人像他那样,不管人有多好。我们说,我们知道,他……我们认为,他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他的谈吐像普通人;穿着像普通人;与普通人生活在一起。然而,在这个人身上有一些很突出的东西,它吸引了这个少年人的注意。他几乎拥有了也许是世上他所需要的所有财富,一辈子都够用了,他也对此感到很满足。但他看到了这人能预见未来,说出将要临到的事,并在经文里证实了他自己,神也在这人身上证实了他自己。
14

呐,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只要他活着,那就没有一个人不在思想:他是从哪里来的;他是谁;他要到哪里去?人著书立说,哲学家又兴起又衰亡;但只有一本书告诉你你是谁;你是从哪里来的;你要到哪里去,那就是这本圣经,那是唯一的书。我们所拥有的各种好书,你都可以把它们每一本都当垃圾扔掉;这是真理,任何与这本书违背的,都是不对的。“天地要废去,我的道却永不废去;人的话都是虚谎的,神的话是真实的。”

当你看到在你眼前有如此确定的事情,看到所应许给那个时代的经文,就是弥赛亚将会是什么的经文;这位少年人看到那点被神证实了,这使得耶稣与他所见过的任何人完全不同;所以,他得到了那次机会。
当他找到了主耶稣,也许是在主聚会和服侍人的时候看见他的;他跑过去,跪在主的脚前,这表明他接近主的态度是正确的。
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呐,这就是这问题的关键,不是他的钱,也不是“我能加入你的教会吗,先生?或我能属于你的组织吗?”而是“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那才是问题。
他得到了机会来承受永生,但他却做出了一个很轻率的决定,他拒绝了。他不感兴趣,因为他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什么;他意识到,要那么做,他就必须放弃他的名望。因为耶稣不受欢迎,我粗略地说,会众中大约有百分之九十或可能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不信的。人们不信他,看他是个“被邪灵所附的人”;许多人叫他是“别西卜”,魔鬼。
然而,经文完美地证实了他;他带他们回到经文里,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为我做见证的正是这经,或说出了我是谁。”
15

这个希伯来少年人,在家里被养大,知道,这圣经,这经卷,清楚地告诉了他们,耶和华神曾说:“你们中间若有人兴起,或是属灵的或是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如果他所说的成就了,就要听那先知的话,因为我与他同在。但如果所说的没有成就,就不要听他。”

这话说得很清楚了,只要好好地想想就明白了。如果他所说的没有成就,就是谎言;不是神说的。但如果所说的成就了,就是真理;没有什么比真理更真实的了。
所以,这少年人在主耶稣身上看见了这一点,也知道他拿着打开这永生的钥匙;他想要这永生,但他拒绝了这个投资的机会;他对这种投资不感兴趣,尽管……
耶稣明显地被确认是神的儿子,得到完美的确认;是童女怀孕所生的儿子;他行了各样弥赛亚所当行的神迹。
但要想接受耶稣,他必须远离他的传统;他必须离开那些东西。
16

我们想把那点只归咎于这个犹太少年人,但糟糕的是,我们看到今天也是一样。那是个很大的代价。我们可以归咎于今天的众教会,但许多时候,那些自称是信徒的人,却不愿意把自己分别出来,远离世界上的事,正如这位青年官被吩咐去做的、要得到那永生的保单那样。然而,过后,我们也看到这点明显地由圣经所确认了,即:这保单仍然要赐给凡愿意接受的人。

正如我说的,他看到耶稣身上有某样人所没有的东西,但代价太大了,他不想付出这代价。
今天也是这样;因为我相信,今晚我可能是对着不同的宗派在讲道;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罗马天主教会、犹太正统教会、佛教,无论什么,就是这城里的商人们。但说真的,当你亲眼看见了某件事,看见经文被证实是真理,如果我们对永生感兴趣,却拒绝了它,那我们就是最不合情理的人。那是一个很轻率的决定,就像这位少年人所做的。许多时候,甚至我们今天的神职人员也同样犯了这种轻率的错误,尽管他们在教条上都是高深的学者,能倒背如流;但记住,那个时代的那些祭司也熟读经书,能倒背如流,但却没有看见这位少年人所看见的东西。
他对耶稣能赐给他永生感兴趣;但他一发现要他付出什么代价时,他就不感兴趣了。
17

你知道,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正如我们最宝贵的佩里弟兄在这里给我们讲解的,他相信现在已处在末世了。我肯定也全心地坚信这点;我相信经文也确认了这点。

我相信,科学也确认了这点;科学家说:“离午夜只有三分钟了。”我们在电视上、电台上所看到听到的节目,以及人们的举止等等。
正如我在这里或在别处做过的一个评述,这让我想起人们所做的各种举止失常的事;使我想起一个小男孩夜晚经过墓地时吹着口哨,想要自己认为他不害怕,其实他害怕。
这是为什么人们转去行他们今天所行的这一切事,这些到处都是的过分行为。我们试图让人们以为我们不知道那时刻临近了,其实我们是知道的;我们的科学家也知道这点;五角大楼也知道。我们大家都知道某件事注定要发生了。你可以在这种气氛中感受到它,我们也知道那时刻近了。
18

我们的圣经告诉我们,在《启示录》第3章,这个时代的教会将会跟这个富足的希伯来少年人一样,“富足,一样都不缺,”就是这个老底嘉时代。如果这里刚好有传道人或圣经读者,就知道,现在就是老底嘉时代。经上说:“因为我富足了,像王后那样坐着,一样也不缺;”说:“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贫穷、瞎眼、可怜、赤身的,却不知道。”这处经文最让人伤心的地方……

如果你看见街上有个男人或一个人,是瞎眼、赤身、可怜、贫穷的,那将是一个可怕的景象。没有一个人不会很快地跑到他们那里去,说:“朋友,你是赤身的,你应该……你没穿衣服;快点进来吧,我给你一件衣服穿。我带你到什么地方去,看看能不能找个医生,让他们给你恢复视力,”或为那人做点什么事。
19

要是你遇见这样的一个人,他们还转过来对你说你管好自己的事吧,那会怎么样?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处在那种境况。呐,如果你处在那种境况,也知道,那还不算太糟。但如果你是那样的,却不知道,那就很糟了;你无法告诉他们。

这经文必须应验,正如所有经文必须应验一样。圣经说,这将是末世的状况。他们拒绝了耶稣,但他还是站在教会的门外,竭力要进去。他们拒绝了,完全跟这个希伯来少年人所做的一样。但这是外邦教会,新妇教会,被呼召出来的,在末世称为“基督徒教会”;但他们因着同样的原因把主拒在门外,就如这个年轻的希伯来商人拒绝主那样。那代价太大了,他们无法接受它。
20

圣经在这里说,他们“富足”,说他们“一样都不缺”;这个少年人也是富足,一样都不缺。“我们是个很好的宗派,已经设立了各种了不起的章程;我们有兄弟之爱;我们有这个、那个或别的;我们拥有自己的信条已经有几百年了;我们安定了。我们一样都不缺,不要再告诉我们这种事了。”

哦,这种自高自大的态度比那少年人的态度要糟多了,他还没有那种态度。圣经说:“耶稣看着他,就爱他。”
我想知道,今天,如果在我们这一切的混乱和世俗当中,还能尽力持守我们基督徒所承认的道;这岂不是神的爱让这事工一直留在事工场上吗?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一回事,因为我们在这里发现主在敲门,竭力要进去。呐,我们发现这些事,历经各个时代,一直都是这样的。
21

呐,为了节省时间,再来谈谈那个保单,我暂时把这点概括地对你们讲一下。

呐,这个富有的少年人,他并没有求要加入主的教会,他已经属于教会了,事实证明了这点。
耶稣对他说:“要遵守诫命。你知道那些诫命: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说谎、欺骗;要去做,要孝敬父母。”
这个少年人证明了他是个很好的、有教养的孩子,不是一个像我们今天所说的那种“恶少”,他是那种很不错的男孩子,在一个很好的家庭里被养大。他说:“夫子,我从小,我一生都遵守了。”瞧,这表明他的父母是好父母;他的父母去了一间相信遵守诫命的教会。然而,在教会里,遵守诫命,仍然回答不了他在耶稣身上所看到的事,他知道的。
靠我们的信条和教会,靠遵守诫命,仍然给不了我们永生;它过去给不了,今天也同样给不了;有一件事是你必须要做的。
22

呐,我们发现,那不是因为他不是教会成员,不是因为他在道德上做得不好,他做得好。

我们可以是一个教会成员,道德上做得好,但仍然没有得到永生。不是晓得这道;有些人是神学家、学者、主日学教师、解经家,但那根本不意味着什么。撒但比我们任何人都更懂得圣经。圣经说:“认识主就是生命,”不是晓得这道,是“认识主就是生命”。撒但也信,却是战兢。我们必须得到一次死亡、埋葬、复活的经历;脱离我们的旧生命,进入到从基督而来的新生命里;这新生命只能藉着圣灵而来。
23

现在,让我们来查考一下历代以来那些持有这保单的人,看看他们是否都得到了回报。然后,就像我一开始告诉你们的,我想把这点带出来,即:你要做投资时,应该向某人咨询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是否有正确的回报。你应该在生意上那样做;我想讲几个持有这保单的人。

今晚,我要你们注意,回到《创世记》一个叫挪亚的先知。尽管他经历了撒但所能加给他的一切的试探,要使他放弃那份保单,但挪亚持守了神的应许,那生命的保单。因为神告诉他,在方舟以外的所有东西都要被毁灭,尽管这对他那个时代有现代思想的人来说,似乎是有点不寻常的。
24

就是这个构成了今天的福音;它是不寻常的,因为神是不寻常的;有时,他的道是用一种与我们所解释的完全不同的方式被解释出来。

但是,正如我以前说过的,神不需要任何人去解释他的道,他让自己所说要做的事得以成就,来解释他自己的道;神解释他自己的道。他不需要我们的解释,因为,我们的解释是我们自己人为的思想,我们将它与道搀在一起。
当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不需要什么解释。
神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童女就怀了;那不需要任何解释。
耶稣说:“人子要上耶路撒冷去,被交在罪人的手里;他们要钉他十字架,第三日他要复活,”那不需要什么解释。
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这时代的结束,直到末了。”他就在这里;无需任何的解释;这是他的应许。
“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那是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我们知道这是真的,所以它无需任何解释。
25

挪亚,拥有神的道,他就持守住,因为他是生命保险或生命保障的保单持有人。他持有那保单,他是那保单的代理人,到各处去传扬。但因为那很不受欢迎,所以除了他自己的家人以外,他无法使任何人持有这保单。对人们来说,他的保单似乎已经过时了;似乎与那个时代的科学推论相违背。“雨要从天上降下。”

你记得,那时雨还从未降在地上;这世界是直立的;我们今天可以证明那点,地球曾经是那样直立的。神藉着从地里来的水泉浇灌了植物。
26

呐,那时的科学,可能比现今的要高明得多,因为他们建造了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等,那些东西今天我们想都不敢想。我们没有动力能做到这点,但他们建造出来了。我推测,他们可能用雷达或当时的什么仪器,发送东西到月球上。

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另有一个文明会像那个,“人子降临的时候也要这样。”
最近,我们在这里看见了,人们在以前的墨西哥那里挖出了一个现代化供水系统,根本没有任何历史记载。瞧,那可能是在很遥远的年代建的。
耶稣说:“那个日子怎样,”那些精明、有知识的人;但如果过去是那样,那么也必有一份生命的保单要提供给人;主这么说了。
27

挪亚,他可能不懂得解释;因为科学说:“我们可以拿仪器来测,证明天上根本没有雨。先生,你头脑不正常了。”但挪亚仍然知道那对他说话的声音就是神。

所以,如果神说:“天上将要下雨,”即使那里没有水,但神是以罗欣,那位独自存在者;他是那位满足一切者。如果他说:“天上要有水,”他就能把水放在天上,以持守他的道。
28

我们的先祖亚伯拉罕,他是多国的父。如果这里刚好有犹太人坐在附近,他想知道外邦人是怎么被带进来的,因为亚伯拉罕是多国的父。“他总没有因不信心里对神的应许起疑惑,”他也持有一份保单。神已经给了他一个应许,要成为多国的父;不单是希伯来人的国,也是其它的国,他要成为这些国的父。

注意,亚伯拉罕做了,神给他的这应许是很激进的;他当时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之后他得到了这应许。但他将自己与不信者分开,因为他知道,藉着神的旨意,他是承受义的后裔,不管时间要多久!
也许第一个月过去了,他对撒拉说:“你感觉怎样?”
“没什么两样。”
他说:“不管怎样,我们都会有那孩子的,神这么说了。继续织婴儿鞋吧,把一切准备好;神说我们会有孩子的,问题就解决了。”
第一年过去了,“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两样。”
“瞧,跟在第一个月就发生相比,这会是一个更大的神迹。”
29

瞧,这应许被赐下时,撒拉已过了更年期约十年了;他们没有孩子,撒拉不生育,亚伯拉罕也无生育能力,所以他们……但亚伯拉罕仍持守那保单,因为那是神的道,是一个应许。他不想与之分开;圣经说:“亚伯拉罕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得坚固,将赞美归给神;因为知道,神能够做成他应许要做的事。”于是,孩子生下来了,因为他持守了那保单。

挪亚持守了他的保单,就救了他的生命;那就是所得的回报,不单他的生命,还有他家人的生命;因救了他们,就得了回报。
让我们跟另一个投资在永生保险上的投资人谈一谈。先知但以理,用我们的话说就是……请你们原谅这种通俗的说法,我想我不该在讲台上这样说;但我只知道这么说,即“到了摊牌的时候”,尼布甲尼撒王攻进来,掳走了以色列人,因为他们远离了神;但他们仍然在献祭。
30

当神吩咐他们献上羊羔和公牛等等;一个人,一个好犹太人,从路上走下来,带着一只肥公牛,或牵着小羊羔;在献赎罪祭的那天,他下来为自己的罪献上羊羔。他杀了那羊羔,祭司刺死那羊羔,那时他是真诚的。他将手按在羊羔身上,知道这生命要被夺去以拯救他的性命;他在这点上是真诚的。只要他是真诚的,那就没问题。但到了一个时候,这点成了一种家庭遗传。然后神说,他差来一位先知,名叫以赛亚,神说:“你们的祭物,严肃会,在我鼻中发臭。”

这就是我们大家走到的地步。我们加入教会;这没问题,我们做这些事;但你说:“你是基督徒吗?”“我是卫理公会信徒;我是浸信会信徒;我是长老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或别的什么,”这是一种遗传;再也不是带着真诚进去了;他们不想上去迎合圣经等等的东西。他们只是随意地生活;如果他们的牧师想要纠正他们,他们就把他赶走;他们不想跟他有关系,如果他不能把好莱坞的东西带进教会里:搞舞会、邦科牌会、鸡汤晚餐等等的东西;容许他们的妇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不道德的衣服等等。性感成了摩登的时尚,这是个耻辱!
31

耶稣说,对那妇女来说,你可能很贞洁,但你穿那种衣服,你要在审判之日为犯奸淫罪做出交代。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不管你多么清白,那个罪人要为犯奸淫罪做出交代,但问题是你把自己打扮成那样。你们基督徒们,你们不感到羞耻吗?你们的举止应该像神的女儿。

你们男人,教会成员、执事、甚至传道人,你们本该是神的儿子,却允许你们的妻子那样做。那听上去不像是里面拥有天父性情的神儿子的做法。你不敢对此说什么,因为那些组织会把你赶出去,没错。
32

但以理立志不玷污他的投资,他立了志:“不管这世界、这王多富有,不管他怎么想要劝服我参与世界上的事,我都不会去做。我不会玷污我的投资。”

哦,基督徒世界啊,不要玷污你在永生上所做的投资;你会污染它的。
但以理立志他必不那样做,当他被扔进狮子坑里,因着他的性命得救,就得了回报。他的投资真正得了回报。
那几个希伯来少年立志决不向偶像跪拜,他们的性命因着从烈火的窑中得救,就得了回报。
33

接着是西门•彼得,一个受到其父亲教导的好法利赛人,说弥赛亚来的那日子将会来到。历代以来,犹太人一直在等候这件事。毫无疑问,他父亲曾对他说:“儿子啊;”我有一次读过这样的一个小故事,可能是虚构的,我没有说它是可信的。

但他说:“我一直在等候弥赛亚来的那个时候,”他说:“我知道,在那个时候到来之前,会有各种主义和虚假的东西出来。但是儿子啊,作为希伯来人,我们作为希伯来人,被教导说要相信我们的先知,因为主的道临到先知,只临到他。主说:’我若不将奥秘事先启示我的先知,就一无所行。’这位弥赛亚,照着摩西所说的:’主你的神要在你们弟兄中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这位弥赛亚不会是一位教育家,他不会是一个宗派。他是一位先知,主的道必与他同在。”
安得烈听过那位施洗者约翰讲过有这么一位要来。
34

后来有一天,西门自己走到这位拿撒勒人耶稣的面前;耶稣一看到他,就说:“你名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他很快就买了一份保单,西门知道那就是弥赛亚;那就是他那个日子得到印证的经文,弥赛亚。别人怎么就看不见这点呢?

那里站着一个人,名叫腓力,他去到约十五英里远的山区,找一个名叫拿但业的人。他们曾在一起查考圣经;他在一棵树下找到在祷告的拿但业,他们的对话可能是像这样的,他说:“拿但业啊。”当然,跟从耶稣的男人都是绅士,任何跟从耶稣的男人都会是绅士。他发现他在祷告,就等了一会儿。但你注意到,腓力从没跟他谈他的那些无花果树丛或别的什么,他直接来到话题上:“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他说:“呐,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呢?”
腓力说:“你来看。”
那是任何人所能给别人的最好答案,“来,你自己来看;不要光坐在家里批评。来你自己查看一下。”
35

一路上,他们的对话可能是像这样。或许拿但业说:“你知道,我们等候弥赛亚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你知道,腓力,我们已经查考过这点了。瞧,我相信弥赛亚来的时候,神将拉开天上的走廊,放下那巨大的廊道,那台阶正好架在我们的大祭司该亚法所在的圣殿的大院子里,神必说:’我来了。’”瞧?但那不是圣经所说的弥赛亚要来的方式。

他只能是照着圣经所说的那方式而来;他是以先知的身份而来,就像摩西,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牧羊人。
注意,当拿但业走到弥赛亚的面前,主正在队列里或在为病人祷告或无论在做什么。我们发现,弥赛亚朝他看去,就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呐,你或许会认为这是因为他的穿戴,但记住,所有东方人穿着都很像,围着包头巾,大胡子等等。你记得,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耶稣在复活后,一整天与他们同行,他们甚至不知道是他,他也是那样穿着的。
所以,我们发现,他进入耶稣的伟大同在中,他说:“拉比,”这位年轻的好希伯来人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你过去什么时候知道我的?你怎么知道我是以色列人,诚实的人,和我所有的这名声?你以前从没见过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他说:“腓力还没招呼你,你在那棵树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买了一份保单;像那个少年人一样俯伏在耶稣脚前,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他的名字到今天还是不朽的。
36

有个小妇人,我可以讲一下她,因为有一些女士站在附近。这小妇人不像你们,她有道德上的问题,教会都责备她。可能年幼的时候就被推到了街上,做了错事;或许她的父母不照顾她了。她是半个犹太人半个外邦人,她是个撒玛利亚人。

记住,如果我们的圣经是对的,那么只有三种族类的人。
求神原谅我甚至这样说“如果”圣经是对的,它是对的;它是神自己。“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所以,这年轻女士被推了出来。
37

首先,我可以解释一下含、闪和雅弗的后代。呐,我们外邦人,我们在那个日子里是异教徒;我们是拜偶像的,但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正在仰望弥赛亚;他只来到那些在仰望他的人那里。

今天,有时候我们说,我们在等候主,然而却花几百万、几十亿美元在一些东西上,建立各种机构等东西,我真纳闷。许多宣教士正在事工场上挨饿,我认识他们,今晚出去传道,没有一双鞋穿。我们却把几百万美元的钱用在荒唐的事上,瞧,我们自己的行为给我们的见证定了罪。
38

但这里的这位年轻妇人,我们都知道,她是个撒玛利亚人。耶稣正上路去耶利哥,它位于耶路撒冷的下面。但耶稣绕道往撒玛利亚去,来到一座城,名叫叙加;他打发门徒进城去买食品和吃的。他们去买的时候,这年轻妇人出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给我水喝。”

她四周一看,看见耶稣是个犹太人,就说:“你是个犹太人,你这样向我要水喝,是不合规矩的。”
耶稣说:“但如果你知道你是在与谁说话,你就会求我给你水喝;我赐给你水喝,你就不用再来这里打水了。”
于是,谈话继续进行,是有关宗教的,最后耶稣接触到了她的生命;他说:“去叫你丈夫也来这里。”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这话是真的,你已经有五个,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39

呐,在这几天前,当时的那些教法师和拉比,那些本该知道得更清楚的人,却说:“他是别西卜,他靠着邪灵做那事。”他们不得不给他们的会众一个答复,所以他们定好了,就说:“那是邪灵。”

耶稣说:“我赦免你们这么说,”那时赎罪祭还没有做成,“但当圣灵来做同样的事,凡说话干犯他的,永不得赦免。”我们知道那事发生了,犹太人拒绝了圣灵后,提多焚烧了圣殿,把犹太人赶散到世界各地;现在他们正再次聚集,应验经上的话。
呐,注意看,这个年轻的妇人。
当时,那些犹太人看见所做的事,就称那是“邪灵、污鬼”,圣经说:“他们称行这些事的神的灵为污鬼、魔鬼,”就像算命的或邪恶的人。
40

然而,这妇人很快就知道不同,因为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的话是真的,因为你已经有五个,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看这点!她很快就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记住,他们已经将近五百年都没有先知了。玛拉基是最后的一个希伯来先知。“我们,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这件事将是对弥赛亚的确认。我们知道,他来的时候,这就是他要做的事。”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买了一份保单,嗯。她进了城,将这好消息传开了,说她找到弥赛亚了。她得到了永生,因为她相信了主。她是怎么知道的呢?她看见了主所彰显的经文得以确认了。
“我们知道,弥赛亚快来了;四百年我们没有一个先知,当他来的时候,那就是下一个要出场的人了。他来的时候,我们会认出他,他必行那同样的事。”
主说:“我就是他。”她买了一份保单,她对这个感兴趣。
41

尼哥底母(再几分钟就结束了),尼哥底母,一个拉比,一个约八十岁的老人;他信服了,知道在耶稣身上有一些与他人不同的东西,所以他需要一份保单;他晚上来,要得到那份保单;他发现银行对做生意是开放的,嗯。

它总是开放的;它在这宴席上是开放的;它在外面的大街上是开放的,它对每个地方准备做生意、接受这保单和持有保单的任何人都是开放的。
他发现银行是开放的,他买了一份保单。
42

呐,我们知道,在《路加福音》24章49节,耶稣挑选了他的门徒后,他们就是永生保单的持有人了。所以,你知道,按常规的保单做法,他们总是会分红。耶稣已经接纳、拣选了门徒,所以,他们就上耶路撒冷去,直等到五旬节,以得到他们的“红利”。它回报了,他们带着圣灵的洗和能力,彰显了耶稣基督。

43

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东正教会,不管是谁,凡宣称是基督徒的,你为何不这样做呢?你相信耶稣基督,成为教会的一名成员,你为何不上去五旬节那里,得到你的“红利”,即圣灵的大能呢?那些保单持有人已经领取了红利;你也能领到,如果你相信它,真正相信它。

彼得对他们说:“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他们想知道要怎么做,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这是个应许。
所以,如果你今晚只是个承认者,从没领到你的“红利”,你今晚为何不带着你的保单来,让我跟你谈一谈呢。同我跪在这里一会儿,找出它是不是这样。要对此真诚;如果你真的持有一份保单,它现在就会回报。主认得那保单,即你的信心,如果你说那是对神的信心的话。如果是对神的信心和对他道的信心,不是对某个教会或宗派信条的信心,而只是相信耶稣基督,它就会回报;主认得他自己的保单。
44

再讲一个人物,就一会儿。有一天,在耶稣受死、埋葬、复活后,另一个富有的希伯来人遇见了他。

如果这里有一个希伯来人,今晚,无论你是谁;主被钉十字架后,你就没有任何借口说你不能在这里遇见主,就像那个富有的青年官遇见主一样。如果你要一份保单,主就在这里办理这事。
有一个名叫扫罗的人,他受了很多了不起的教导和他百姓的遗传。迦玛列是他的老师,是那个时代最出色的希伯来教师之一。扫罗对此很火热,以至用石头打死了司提反或见证司提反,或准许这件事;看管那些人的衣服,而他准许了,从大祭司那里得了权柄,将那些得到这保单的人下到监里,因为他的长老告诉他,说:“这人不是先知;这人什么都不是,只是个极端分子。”他口袋里揣着文书,下去了;因为他听说在大马士革有一些持有那保单的人。他们已经从中得到了利益,也真正在做那些事。
大祭司对他说:“扫罗啊,你是个热心人;你从我这里拿着这权柄,下去那里,将每个人都抓起来,因为他们不过是极端分子,他们什么也不是。你下去,捆绑他们,将他们下在监里;该杀的,你就把他杀了,没问题;去抓他们!”
扫罗说:“尊贵的大人,先生,圣父啊,我去,”他就去了。
在他下去的路上,将近中午十一点,他快走到城里。忽然,从天上出现了火柱,将他击倒;他爬起来看,那火柱就在他面前。
45

呐,对你们证明这点。保罗是希伯来人,若不是知道是主,他决不会敬拜任何东西或称它是主。作为迦玛列门下的一名教师,他知道,主的那天使,就是从神出来的逻各斯;就是引导百姓经过旷野的基督;他曾在那光的样式,即火柱中。当那光击倒他,他抬头看,看见它在天上;他说:“主啊。”呐,如果那不是主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那么称呼他的。但作为希伯来人,他知道那是耶和华。那就是他得了这启示的原因,能够说,新约的耶稣就是旧约的耶和华。那是他得的启示,因为他看见了耶和华;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他买下了一份保单。
把这两个人比较一下。一个富有的希伯来少年人,想要持守他们的遗传;另一个却信服了。其中一个看见主是个人,是神成了肉身,为要受死,除去罪。
46

羊羔等的血,那生命在它里面,不能回到信徒身上,因为那是羊羔的生命,它没有魂,是动物的生命。但这位是神自己,然后我们从那圣灵重生,成了神的儿女;这生命是在我们的祭物上的。

把这两个人比较一下。
看见这被印证了,即神在基督里。那带领神的百姓经过旷野的同一个火柱,带他们到了那里,整天供应他们。记住,耶稣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到神那里去。”他是那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火柱。
圣经说:“摩西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他抛弃了埃及,跟从了基督。
主在地上时,那火柱在他里面。神,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这些事说出了我要做的是什么;我若不做这些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你们纵然不信我……”
他们说:“你是个人,却将自己当作神。”
他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作为人来信,那么就信这些事,它们见证了我是谁,”瞧?
呐,在主受死、埋葬、复活、升天之后,我们在这里又看见他在火柱中。他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
他仍然是同一位,现在也是同一位。注意,肯定的,与他过去一样是同一位。
保罗,或那时的扫罗,认出了那位耶和华神,旧约中的火柱,已经称他自己是耶稣,保罗就买下了他的保单;然后他准备投资了。
47

那个青年官所做的决定是多么的轻率啊!多么的……他一定是……他怎么能那么做呢?[原注:磁带空白。]

你要拿什么来跟你的灵魂交换呢?当你的所有房子,你把它留给亲戚去为之争吵,等等,那灵魂会怎么样呢?你要去哪里呢?记住,从今晚起的一千年里,你会在某处的;这可能是你做出决定的时候。
注意,这个商人犯了多大的错误!他真是一个愚蠢的商人!试图要持守遗传,而这点已经向他证明了,并印证了永生就在这里,他也藉着问耶稣这件事而见证了同样的事。
48

保罗接受了它;我们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就像今天的人,他们喜欢大众的观点,喜欢得人的称赞胜于得神的尊重。保罗并不在乎得人的称赞,他要得神的尊重。

在结束前,我们继续来追踪一下这个少年人,让我们追踪一下他。我们发现,下一步,这少年人,你知道他怎么样了?他从没因这么做而变成穷光蛋,他从没变成街上的乞丐;他发财了。他拒绝了那次机会。
许多时候,今天的人嘲笑,取笑圣灵,然后继续做他们的事,发了财。你知道,请原谅我这么说;他们笑着说:“瞧,你看我!如果这件事真的这么重大,瞧,那就会有什么事临到我,肯定会有什么事临到我。”
你知道,有个俗语说:“愚昧人会穿着钉鞋走天使都不敢走的路。”
这青年官实际上就是那样做的,瞧?他犯了一个极可怕的错误;我们发现,那从没有妨碍他的生意,他发财了;他更受欢迎了,财产更多了。我们发现,过不久,他财产多得以至他要建新的谷仓来放那些东西了。
49

因为教会在这末世拒绝了圣灵,它就发了财。现在,你就要进入全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做着与圣经说你要做的完全一样的事。现在,你真的是老底嘉了,“富足,发了财,”完全跟那个少年人一样。

他是那弃绝主的教会的预表,保罗是那接受主的教会的预表。他们两个都有机会,正如今晚你们和我都有机会一样。
他发了财;老底嘉时代的教会也是这样,已经发了财。记住,他的财物如此的多,他变得很受欢迎,甚至那些君主、大人物都开始来找他;于是他有一次就设摆了大宴席。
50

在他的集市上,有个永生保单的持有人,我们发现他躺在门口。哦,这少年人可能扫掉了一些面包屑给他。他又有一次机会,拉撒路作为一个证人,在向他作见证。但他只是把面包屑扫掉,说:“哦,瞧,我试试这个,拿这两毛五去,或无论什么,”你知道;这大概是1964年的人的态度。“哦,我稍微帮一下,没问题,打发他走就行了,瞧。”

但拉撒路持有那保单;“灵里贫穷的人,”《马太福音》5章告诉我们说是这种人:“天国是他们的。”
他不断地发了财;越来越了不起,越受欢迎,成了大人物;但他的报应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在地上他得了一个大的回报;毫无疑问,他的葬礼很隆重;大宗派的传道人来了,可能对他赞扬了一番。人们可能下半旗致哀;一些著名的商人抬着他去埋葬。但圣经说:“他在阴间里,”他的报应来了,因为他拒绝了永生的保单。
51

“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望去,”他朝那个大深渊对面望去;耶稣说没有人曾越过那深渊,也永远不会有;他看到那个永生保单的持有人,在那边得了安慰。他们两人,一个接受了永生;两人都得了回报。捡面包屑的人得了回报;现在这个财主成了乞丐,“让这个保单持有人回来,蘸点水在我的嘴唇上,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

商人们,决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你跟他们一样也是必死的人;你也得做出一个决定。现在,就做你的投资吧!要确定这点,“使你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买下其中的一份保单。
瞧,如果可以,再讲一会儿。摩西,本来可以成为埃及王法老,但他丢弃了,看重为基督受的凌辱。法老看到那些人,无非是一帮抹泥工;但摩西看到他们,却是承受应许的百姓。
你是怎么看他们,这些神的百姓的?
摩西得到了他的回报;注意看他的抬棺者,圣经说,他们是“天使”,为什么?没有人能带摩西去到他要去的地方;天使就是他的抬棺者。
52

以利亚,在那个时候,所有女人都剪头发,像今天的肯尼迪夫人等人做的那样;涂脂抹粉,耶洗别。王和民众都世俗化了,教会也一样。然后神就差来一位先知,名叫以利亚,谴责了那事。当他又老又疲惫,准备要回天家了,他甚至不用死。他的回报也来了,神就差来火车火马,把他带到天上去了。

司提反,站在犹太公会面前,大声对他们说:“哦,你们这些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抗拒这保单,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他死的时候,得了回报;他抬头看见天开了,耶稣站在神的右边。
53

慕迪,最后的几天;大约一百年前,芝加哥一个小鞋匠,几乎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有一次,报社派人去采访慕迪。他的事工如此突出,他们想把他登报,想知道是什么造成这样的,慕迪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怎样的传道人,肯定是个很有活力的传道人。于是,人们派人去采访他,要写在他们的社论上。他们文章写出来后,慕迪甚至读不来,于是,他的经理人不得不读给他听;他说……

那篇社论是这样读的,上面说:“我实在说不清楚,为什么人们会去听德怀特•慕迪讲道?首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秃头、胡子耷拉着。”他说:“他的宽度与他的高度相当;”又说:“他想要讲道时,却不会读;讲道时鼻音很重,用鼻腔说话,口齿不清。”
那经理人读完后,慕迪先生就耸耸肩,说:“当然了,他们来是要看基督,”所以就是这样。不管那些批评者是什么,他持有了保单。
当他临死时,医生说:“那是死亡临到了,慕迪先生。”
他站起来,他说:“你称这是死亡?这是我加冕的日子,”瞧?他持有了那保单。
54

我的好朋友保罗•雷德,我年轻的时候,我是在宣教浸信会教会被按立的,保罗•雷德也是宣教浸信会信徒。所以,我过去常常去福特维恩听他讲道。后来,他来到这里的西海岸,遇到很多患难,最后,这患难就使他生病了;最后导致了癌症,他快要死了。他和路加一生都走在一起,互相依靠,像我儿子和我一样。

所以,保罗要死的时候,慕迪圣经学院派来了一个四重唱小组,他们都站在那里。保罗有幽默感,他是……这个小小的慕迪圣经学院,把它的合唱团派到那里,或者是四重唱小组;他们唱着:“与你更亲,我神!”
保罗转过身,把被子掀开;他说:“谁要死了,我还是你?”瞧?他说:“把那些帘子拉起来,给我唱一首轻快、美好的福音歌。”他们就开始唱: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保罗说:“我兄弟路加在哪里?”路加在隔壁房间里,他不想看见他哥哥的死。保罗说:“去叫他过来。”
于是,路加走了进去。你们许多人知道他,他块头很大;他走了进去。保罗躺在床上,伸出手,拉着路加的手,抬头看着他的脸,说:“路加,我们长期以来都在一起;但你想一想,路加,从现在起五分钟内,我就将站在耶稣基督的面前,披上他的义了。”保罗握着他兄弟的手,他的保单得到回报了。
55

博斯沃思老博士,上次他还跟我在这里,再上一次;八十四岁了,刚从非洲回来。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你来迈阿密”。我去了那里,几乎把车的轮胎都磨破了。说:“他快要死了。”我赶到他那里;我知道他是个保单持有人,我下去了。

我走进那里的房间里。这个秃顶的老人举起他那瘦小的双臂;我跑到他跟前,脸伏于地,喊着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他把手放在我身上,为我祝福。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我能为你祷告吗?”
他说:“不,我没生病。”
我说:“是怎么回事,博斯沃思弟兄?”
他说:“我只是要回天家了。”
我说:“我知道,”我说:“我要问你一件事,博斯沃思弟兄;”我说:“什么时候是你人生中和事工中最伟大的时刻?我未出生时,你就在事奉神了;我们一起在宣教的事工场上做工;我们经历了风暴,在空中,在海上航行。当我看到四围都是魔鬼和巫医时,你站在我一边;当我们看见神使站在那里的那些人瘫痪了,我们激动不已。什么时候是你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呢?”
他说:“就是现在。”他肯定是得到了他保单的回报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生都是为着耶稣基督而活,现在他随时都会跨进门,带我回天家了。”
56

是的,那些是保单持有人,他们付出了他们所有的,把一切都投资在那颗重价的珍珠上。今晚,我们低头的时候,你愿意做这种投资吗?

我看不清底下的会众,我不知道是什么……多少人,或谁在收看,今晚在这闭路电视上收看;我想问问你,朋友,愿这不是无用的话。你是必死的人,你必定会死,你知道这点;可能还没到明天,你的时候就到了。我不是个很会劝服人的人;因为耶稣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如果今晚你心里有空处留给那份保单,你愿意接受它吗?那保单就是基督,即神的爱为你所提供的保单;他的道在你心里成为活的,使你成为他的一部分;他是道。将他接受到你的生命中;你愿意这样做,做这笔伟大的投资吗?
就我所能看到的,我只能看到离我大约十英尺或十五英尺的地方。我要请你们举起手,如果你想接受这份永生的保单,请说:“伯兰罕弟兄,我要接受,请在你的祷告中记念我;你没有看见我的手,但神看见了。”
57

我们的天父,这是个简单、直率、然而却是真实的生命故事。主啊,我这样来讲它,是因为这些人,这些商人,藉着这种用地上的东西来作代表的方式,他们可以更加明白这点,就是这原因,我才叫它是保单。如果我这样叫是错的,求你赦免我。因为,我们现在是处在很神圣的时刻,毫无疑问,现在有许多人正在严肃地思考这件事;因为知道无论他们在地上拥有什么,他们也都必须从所拥有的东西上得到回报,他们也看到若是拒绝将意味着什么。

呐,这少年人,据我所知,他或许在众人中很受欢迎,一直都在教会里,遵守各种诫命;他没有犯奸淫,没有偷盗,没有做那些坏事,但他心里知道,他没有得到永生。主啊,使那些想凭着一些美德来迎见你并换取永生的人,愿今晚他们接受这邀请,站起来,并说:“主啊,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的。”求你应允,主啊。
他们都是你的;我将这一切交托给你。主啊,如果种子已经落在了某处,落在某块地上,任何预定的种子,许多年来一直在饥渴慕义,今晚它可能已经落在了某个地方。父啊,愿他们接受生命;我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
我们的头继续低着;我想请佩里弟兄,如果可以,请他过来这里,继续剩下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