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06 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1

让我们继续站着,我们要读主的道。今晚,想翻开圣经读的人,请你们翻到《马太福音》12章,从38节开始。

38当时,有几个文士和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39耶稣回答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
40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41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
42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2

让我们低头。当我们低着头,心在主面前俯伏时,你们今晚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想在祷告中被记念吗?如果有,只要举手来表示一下,“神啊,请垂听我的请求。”好,当我们祷告时,你们默默地祈求。

3

我们的天父,我们相信这最大的荣幸之一,就是在荣耀的这一边,我们与这群相信你的会众聚集在一起,我们能在这儿期待着你的同在,因为这都是照着你的应许。你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他们若能同心合意求什么,祈求,就必得着。”[太18:19-20]主啊,今晚我们能够同心合意祈求的最大的事,就是你与我们相会,让我们可以看到你的同在,在灵里感觉到,也知道你就在这儿。在你的同在中,我们感到自己能够倾心吐意来恳求。当我们默想你的时候,愿我们能感到我们的祷告得蒙应允,我们现在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大家请坐。

4

我想讲一个主题,若主愿意,我要从写在这里的一些经文来讲,在为病人祷告前讲一下,这主题是:“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5

我们发现,在今晚开始读的经文中,这题目就是从那里来的,耶稣正与法利赛人辩论。他责备他们,因为他们不明白他。这个人,那些受过训练的神学家,正在盼望他显现的时刻来到,然而,当他来时,他们却误会了他,称他是魔鬼。他们说他所拥有的事工是出于魔鬼的,因为他能够辨别他们心里的意念,因此,他们认为他是某种巫医或占卜之类的人;任何人都知道占卜是出于邪灵。然而,把神的工作说成是邪灵,就是亵渎[太12:24-32]。

他告诉他们,他会为此赦免他们,因为圣灵还没有降临,使他们的心柔软下来,让他们预备好,以便能明白神。他们的心远离神。他们所知道的都是冰冷的律法神学,他们还没有接受圣灵。但他说:“当圣灵来做同样的工作时,凡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太12:32]。”
6

今天下午我在读这段经文时,一直在思想,默想这件事,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当中有人来见他,拐弯抹角地问他说:“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换句话说,犹太人一直教导要相信神迹。犹太人总是求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林前1:22]。我们发现这些犹太人依赖神迹。

呐,这种的见证正好证明了这个法利赛人的不是。他本该是通晓经文,知道耶稣已经行了弥赛亚的迹象,然而他的眼睛还是昏暗,无法辨认出来。耶稣已经将圣经里弥赛亚的真实迹象,就是圣经中所应许的迹象告诉了他。但他却在寻找别的迹象。
7

这跟今天的教师、今天的人多么相似啊!他们能够看到一些实在的事,和神在圣经中应许给这个时代的事。虽然他们能看到这些事,然而他们却在寻找别的事,他们要看一些别的事,而不接受这时代的迹象。

耶稣曾告诉他们,说:“天发红又发黑时,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你们说,天发红,又发黑,明天就有风雨,等等。”但他说:“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迹象,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因为圣经实在说到,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太16:2-3;申18:18]
8

我们知道神的行事方式,总是差遣先知来证实他的信息;从不落空。永远不会落空。神不改变他的方式。他作的第一个决定是什么,就永远保持那个方式。他所说的都是真实的。

神从未同一大帮人打交道。他总是与单个人打交道。就是这样,神为自己的名从外邦人中拣选一群人:单个的,为他的名这里选一个,那里选一个。他与单个人打交道,不是一帮人。
9

我们发现,人们相信这点的原因是,先知必须是神所认可的见证人。因为当他说什么事,事就成就;他再说,事又再成就;不管他说什么,神都印证那是真实的,然后神说:“你们要听他,因为我与他同在。”

呐,我们发现,这位摩西,人们声称相信他,曾告诉他们说:“主你们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他。凡不相信这先知的,必从民中剪除[申18:18-19]。”
我们知道这是真的。“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1-12]。”
10

我们发现,这些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所仰望的正是神应许说弥赛亚要做的事。但他们还在那里求一个神迹,却不知道那就是神要赐下的真实的弥赛亚迹象。

腓力明白这迹象,因为耶稣告诉他昨天他曾在哪儿。他明白那就是弥赛亚,他说:“你是基督,你是以色列的王。”[约1:47-49]所以他认出来了,因为这迹象是赐给他的。他是…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44]。”不管我们多么想以其它的方式进入,都必须是神做的。“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神是那位拣选人的。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15:16]。”
11

现在我们发现,那敌基督的在末日要迷惑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启17:8]。你的名字在羔羊被杀之前就已记在神的册上了。当神的计划铺开时,所有的事,你就出现在那个计划中,因为你得到了永生。永恒这个词的意思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在世界创立以前,你就是神思想中的一个属性。这是你得到永生的唯一方式。他想到你要得着的那种生命,如今就在你里面。无法把它分开。它已经在那里了。

12

呐,注意,这些法利赛人虽然是虔诚的教师,伟大的神学家,日夜研究圣经,却看不出那个弥赛亚的迹象,还要在这里求他显个神迹。

我可以多讲一下这事,让你们知道神总是赐下各种神迹。因为他是超自然的,他总是借着神迹、圣经的神迹与人打交道。
在旧约中,当人有疑问时,有人做了一个梦,而那里没有先知,人们就带他去圣殿,那里放着他们称为乌陵土明的东西。你们圣经教师明白我的意思。就是亚伦所戴的胸牌,上面有十二块宝石,代表以色列十二个支派。他们将胸牌挂在柱上;那么,当这个先知,或做梦的,无论是谁,说出他的异象或异梦,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真实,如果胸牌上的乌陵土明不发出超自然的光,它就被拒绝。神拒绝了它。
13

必须要有从神来的超自然迹象来印证它。不管这个神学看起来多真实,多深奥,听上去多伟大,但如果没有神超自然的迹象印证它,犹太人就不会认可它。

呐,旧约中亚伦的胸牌和那个旧的约已经过去了。
但在新的约里,神仍然保留着乌陵土明。那就是,若有先知、做梦的或神学家,无论是谁,说了一些违背道的事,如果神不藉着道来回应,那我不理它,因为道就是神的乌陵土明。我全心相信这点,它就是神的道。
14

神就是他自己的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14]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他仍然…… 神不需要任何解释者。

我们解释;我们说:“这个,那个,就是这个,就是那个,”等等。神不需要解释者。他就是自己的解释者。神不需要我们解释他的道。圣经说,经上记着说,经上的话是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彼后1:20]。起初,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创1:3]。这就作了解释了。神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赛7:14]。”事就成了。这就作了解释了。不需要任何人作解释。
神说,在这个时代这些事必要发生,它们就发生了。不需要任何解释。是神自己在作解释。事就成了。不管我们怎样想曲解它,说不是这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但正是那个意思,神是他自己的解释者。神印证他的道,这就是他做出的解释,因为所说的成就了。
15

呐,我们发现,在《马太福音》12章38到40节,这些人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他就责备他们,因为他们不信他,并且称那在耶稣身上的灵是个邪灵,他们不信他,因为神职人员都不认同他。他们不清楚耶稣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们不知道他是哪所学校毕业的;是属法利赛人还是撒都该人。他不断地攻击他们的神学制度,称他们是一群毒蛇[太12:34;23:33]。哦,瞧,在什么地方他们都不能认同他。所以就说:“这人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没有认出这个迹象,就是:他是弥赛亚,已经来了。
呐,就像井边那个小妇人,前天晚上我们讲过了。她认出那个迹象,因为耶稣为她行了一些事。那些认出迹象的人,他们就是那个时代所呼召出来的神的种子。
16

神在各个时代,总是赐给他子民属灵的恩赐。人们借着这种属灵的恩赐辨认并且认识神。当神赐给他子民属灵的恩赐时,那个属灵的恩赐若遭到拒绝,那些人就陷入混乱的黑暗中。历代以来,每次当神赐给人一个恩赐时,人们若拒绝它,那些人也会被神拒绝了,因为他们拒绝神的怜悯。

哦,如果这个国家,这个称为基督教的国家,能够接受神所赐给她的恩赐,即这末日所要倾倒下来的伟大圣灵,那么,今晚她该是何等的安全啊!比所有的防空洞和所能想到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如果这个国家能够接受圣灵,那将比所能躲藏的任何地方都更安全。但他们拒绝了,所以留给他们的只有一片混乱和审判。
17

所有的时代,他都赐下这些伟大的属灵恩赐。注意。每当一个属灵的恩赐来到,一个真正的恩赐…… 找一天晚上我要讲有关“恩赐的声音,”如果是主的旨意。这些恩赐通常总是由先知来宣布的。当你看到一个先知兴起时,表明审判已经很近了。呐,当你看到神所确认的先知兴起时,那就是一个迹象:在耶利米的时代、但以理的时代、施洗约翰的时代、主耶稣的时代,历代下来都是这样。当一个先知兴起时,这就是神要开声说出道的时候。列国拒绝了它,跟着混乱就进来了。

每一次,教会时代的转变也是这样,因为信息遭到拒绝。神赐给人们这些恩赐与信息,但他们不予理睬,那么,除了审判以外,再没有别的了。
神是公义的。在他提供怜悯之前,他必不会先施行审判。怜悯被预告出来,并会怎样临到,然而,通常人们搞得很混乱,满脑子尽都是各种各样的人为计划,以至无法认出来。一直都是这样。
18

呐,我们发现,他对他们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很多时候,不信的人利用这一点,求圣经的神迹,却还是不信。

神总是用神迹说话。他一直是这样;他永远是这样。只要这个世界还在,他就仍然借着属灵的迹象来说话。他预言这些迹象要来到。
19

呐,许多不信的人拿这句话,因为他说:“一个邪恶,或一个病态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

注意!他在这里所讲的预言是有复合意思的。他也是告诉他们,当时那是个病态淫乱的世代;同时也告诉他们,在任何病态淫乱的世代,及将要来的世代里,将接受一个神迹。注意,他说:“一个病态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20

他在这里说什么?他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将会接受复活的神迹。我们所经历的世代,有哪一个比现在的世代更拒绝基督、更邪恶、更歪曲、更淫乱呢?他们将得到一个神迹,复活的神迹,表明耶稣基督今晚仍然活着,就如他过去活着一样。他已经从死里复活,表明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一个病态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那将是复活的神迹。呐,当然他是在对他们说,他必从死里复活。

21

很多时候,经文都有双重的意思。就像《马太福音》2章说到,“这是要应验主借先知所说的话,’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太2:15]呐,如果你回头看,神是对何西亚说的,他预言说,“神从埃及召出他的儿子来,这是指以色列。”雅各是神的儿子,他从埃及召出他来。你看经文索引就知道了。但还有,基督是神更大的儿子,神召出他来,以色列只是个预表。

所以,这是那个世代拒绝基督的预表,这是更大的预表;因为那个拒绝复活的世代会得着赦免,但这个取笑圣灵的世代将不得赦免。那些拒绝圣灵的人,比耶稣基督肉身在世上的日子时拒绝他的人罪更重了。耶稣这样说:“你们说话干犯人子,”因为他们说他是个占卜的或某个邪灵,他说:“你们说话干犯人子,还可得赦免。凡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也就是说,他们看到神所行的事,却把圣灵的工作称作是邪灵和污秽的。
22

是的,约拿是复活的见证人,他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许多人想谴责约拿,就这样说:“哦,你们看,他是个约拿。”约拿是个先知。他完全行在神的旨意中。当时,他坐上那只错误的船往别的地方去,这件事必须发生,必须是那样来表明耶稣基督的复活。他必须要那样做,就如夏甲被赶出去一样,因为使女不可与自主之妇人一同承受产业[加3:30]。这些事必须发生;它们是将来之事的影子和预表[来10:1]。

23

呐,我们看到,当他讲完约拿后,他就讲到所罗门的时代。呐,我们都知道所罗门时代几乎就是旧约的千禧年。那是以色列曾拥有过的最辉煌的时代,就是所罗门统治的时候;没有讲到战争,那是一段辉煌的日子。神赐给所罗门(大卫的一个儿子),赐给他辨别人心的恩赐,呐,他可以辨别人心的意念。

呐,希伯来人站在那里,应该能认得出来。所罗门有辨别人心的恩赐,他能够辨别人心中的意念,人们都聚集在所罗门周围,然而,这里站着一人,比所罗门更大。所罗门是大卫的儿子,按肉身上说,他是低一点的大卫的儿子;按应许说,耶稣是大卫的儿子,是真正的后裔。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他站在那里做所罗门所做同样的事,只是比所罗门更大,他们却叫他是别西卜[太12:24]。
你们看到经文的解释吗?难怪他说出他要做的:“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就是复活的神迹。”
24

在所罗门时代,出现了一个伟大的复兴。我想举个例子来说,这样年轻人就能明白了。在所罗门时代,有一个伟大的复兴。神赐下一个恩赐,整个国家都聚集在它周围。每个人都来看。他们满心地相信。

如果今晚这个也能出现在众人当中,那该有多好。如果整个美国,所有称自己是基督徒的人,都聚集在神给这末世的恩赐周围,并有圣灵浇灌在人们身上。神赐给这末世的恩赐,就是圣灵。基督以圣灵的形式,现在与我们同在。如果所有称作基督徒的教会都聚集在神赐给我们的这伟大的恩赐周围,那该有多好。
这是为什么?人们因各种主义、教条和信条离开了这恩赐,你简直说不出哪个是哪个。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但神应许在末日,无论如何都要更正过来,恢复给他的后裔。
25

呐,注意这点,我们发现他们都聚集在那伟大的恩赐周围,以色列从来没有那样兴旺过。列国都惧怕以色列;他们不敢侵犯那地,因为他们知道神和以色列同在。

我告诉你们,你们说要阻止共产主义等等;只要让美国人都转向神,转到神给她的恩赐上,转向圣灵,那时人们就不会再叫嚷着反对共产主义了。共产主义内部已经腐烂了,甚至共产党内部都反对共产党了,想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这事肯定会那样的。只要让美国人都转向神就行了。
26

不久前,在芬兰,林协弟兄,(我相信他昨晚在这儿)那件事发生时,他也在。那个小男孩,就是我在这儿的异象中看见的,在那里,他从死里复活了。我猜想,你们很多人还把这件事记在圣经里,我周游各地时,说过那男孩的样子,他会在哪里,等等。照着主的话所说的,他从死里复活了。他被一场车祸夺去了性命。你们很多人记得这件事。当时,我站在那儿,他从死里复活了。

那天晚上,去到梅苏哈里,林协弟兄、摩尔弟兄和我,还有很多人,都想要去梅苏哈里;在那里聚集了几千人,让我给他们讲道,然后让他们出去,再让我给更多的人讲道。在去的路上,城里有四五个街区都堵塞了。人们拥上街头,要观看我们进来出去。在那里,有个拄着拐杖的女孩,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得了医治,还有许多事也发生了。
27

后来,这个小男孩复活了,这事就上了新闻。在芬兰没有摇滚乐这类东西,或者说当时他们还没有。只有新闻等等值得报道的东西才会上电台。这事一直传到了俄国。如果你住在俄国,虽然离你家、你的出生地只有四十英里,你做什么事出入都得有签证。那是个铁幕。我们就步行到那里去,在库奥皮奥城外的马路上,都架着机关枪。那天晚上,这消息传到那儿,街上就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俄国人。

28

那里有一些共产党士兵,俄国士兵,都戴着小圆帽;有六个芬兰小兵,在战争过后,他们还太年轻,没胡子可刮,他们只是毛头小伙子,穿着大靴子,外衣长长的,走在街上,挎着马刀,照看我,让我能够穿过人群走进去。那些俄国士兵站在那儿。当我走过时,他们注意到我,就那样立正,泪水从脸颊上流下来。当我经过时,他们抓住那些芬兰士兵,拍着他们的后背,与他们拥抱。任何让俄国人与芬兰人拥抱的事都会使战争平息。他们说:“我们要接受一位能叫死人复活的神。”

这就是今晚所出现的问题,朋友,正是这样。是什么导致了共产主义?是因为神职人员在神的道上松懈了。他们收取所有的钱财,却丝毫没有做出应该有的回报,只是像一个会所或别的什么。这就是世界的问题所在。
29

后来我们发现,在所罗门时代,人们一直都聚集在所罗门从主得来的这个伟大恩赐的周围。人们来来去去。列国都惧怕以色列。他们不想与以色列打仗,而是带来平安祭。他们并不是很惧怕以色列人;他们惧怕的是同以色列人联合在一起的神。

哦,今晚对这个国家来说将是何等大的事啊!如果我们大家都敬畏神;如果我们都尊重神,接受他圣灵的恩赐,聚集在这恩赐周围;每个教会都弃掉自己的教条,把它们丢在门外,跪在祭坛前,直到圣灵来印证他在末日所赐的道。
30

有些人想要说:“瞧,那只是给犹太人的。仅此而已。”

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只要地上还有一个种子在等待呼召,就必有圣灵来呼召他。没错。仍然是一样的。
但我们发现,圣灵一来,就遭到拒绝。这就是这个国家要被定罪的原因。这就是形势发展到今晚这个样子的原因。
31

我们发现,在所罗门时代,并不是这样。所有人都聚集在所罗门拥有的辨别人心的恩赐周围。列国都惧怕神。消息传遍了全地,“哦,你们应该来以色列,他们的神在他们中间兴起了一个恩赐,他们就立他为王。他的智慧,他辨别人心的能力超过了人所能测度的;太高了。异教徒可能会说:’那已经处在诸神的领域里了。’我们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但是神,他们的神将自己显现在一个信徒身上。而且,他们立他坐在宝座上,他们都听从他。”你知道,那时候消息不是通过电视、电话等传出去的,而是通过口传耳听。

32

最后,消息就穿越了撒哈拉沙漠,一直传到了一个叫示巴的小国。那是一个异教国家。在那里,他们有一个小女王,毫无疑问,是个很可爱的女士。消息传到她耳中,说,神在以色列地赐下了一个伟大的复兴,伟大的事正在发生。那里有一个人被他们神的灵恩膏,甚至他的智慧远超过人所能想到的。

你知道,“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罗10:17]这消息搅动了她的心。她开始思想这件事。呐,当每辆大篷车经过时,毫无疑问,这小女王都会打发士兵出去探情,她说:“我想私下跟那人说话,如果他们是从以色列来的。”
“是的,女王。我们到过以色列,哦,真是不可思议。你应该去看看。真没有像这样的事。人根本没法理解。你知道,他们都同心合意,每个人都聚集在他们的神所赐给他们的恩赐周围,并且都同心合意地相信。哦,这件事太伟大了;没有一件事能藏得住。神把一切的事都揭开了。如果哪个敌国想去攻打他们,瞧,他们的神就会启示他们,敌人会从哪里来,在敌人到达之前就埋伏袭击他们。哦,这场伟大的复兴正在进行着。”
33

后来,你知道,这个小女王开始渴慕亲身去看看这事。你知道,说到一件事,即,人是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他就在这儿;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儿;他要去某个地方;但不知道要去哪里。世上只有一本书能告诉我们:你是谁;从哪里来;你是什么;要到哪里去,这本书就是圣经。这是唯一能告诉你这些事的书,它是神的书。这是神自己以道的形式彰显,称为种子。那粒种子落在适合的地里,就会产生出神所说的每个应许,因为那是神自己。但是,必须以信心的水来浇灌,使它发生,就像其它种子那样。胚芽在种子里。现在注意。

34

我们发现,这样做了以后,这个小女王开始对神饥渴起来。哦,巴不得神的恩赐能在人的心里产生对他的渴慕,就像在她身上那样。

呐,我们发现,(这样,这些孩子和小家伙们,他们坐了一整排,其它地方也有)这样,他们就能明白,我们给他们表演一下,这样他们就能明白。
35

呐,记住,她是个异教徒。所以为了要去,作为女王,她要征得异教祭司的同意才能去。我可以想象,看见她走到祭司那里,鞠躬,说:“伟大的某某圣父,我们知道以色列人那边有一个复兴,他们的神以人形显现他自己,藉着伟大的恩赐,他知道人心的秘密。人们告诉我神是道,道是能辨别人心意念的[来4:12],他们说这事正运行在一个人身上。我想征得你的同意,至圣的父啊,上到那里去,亲自去走一趟看看。”

瞧,我可以想象回给她的答复是,“我们不与那个复兴有什么合作。”或者说这是64年的版本。但不管怎样,他们说:“他们不属于我们的宗派。他们不是我们的会众。我们决不会参与这种事。你不应该去。他们不过是一群怪人而已。人们听到各种谣传,说他们经过红海,各种各样这类的事,但根本没有那些事。这才是我们伟大的神,看见他立在墙边吗?他们是某某某,许多次他们做了这样那样的事。”小女王厌烦地走开了。
36

但你知道,这里说到一件事,如果神开始在人心里放一个饥渴,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得住。不管有没有合作,不管有没有什么事,她都要去看看。就像我昨晚说到的那个小妇人,她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看,有什么抓住了你,你也抓住了它。就像雅各,神的儿子;雅各,神的儿子,有天晚上他抓住了什么,它也抓住了雅各;雅各不让他走,直到他的目的达到了,受了他的祝福[创32:25-29]。那是真实的东西。当人模仿什么东西时,永远不会有正确的结果。但如果你能抓住那个东西,那东西也抓住你,事情就会发生。

37

如果你今晚来这里要得医治,就让圣灵抓住你,你也抓住他,你必定会得到你所求的。没有什么能使你得不到医治。

如果你来相信耶稣拯救了你,就会有拯救的大能抓住你,你也抓住它,你就会得救。
如果你相信圣灵的洗,圣灵抓住了你;他必为你施洗,你也抓住了他;你不需要离开座位;他会在你坐的地方以他的同在充满你,正如他过去所做的,“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10:44]某个东西抓住了…
38

某个东西抓住了那个叙利非尼基族妇人,这点我们昨晚讲过。不管她遇到多少拦阻,无论如何她都要去。某个东西也抓住了这个小女王,我们今晚在讲的,她是个外邦人,一个异教徒。那个叙利非尼基族小妇人,希腊人,是异教徒,一个外邦人,拜偶像的。但某个东西抓住了她们,她们也抓住了那个东西。

一路总会有各种的艰难。撒但拼命地用各样的东西来拦阻你,因为它看到神已经开始行动了。它也会这样拦阻你。它会竭力在你经过的路上放置各样的障碍。
39

记住,这妇人遇到了许多障碍,但她的信心没有任何障碍。信心没有丝毫障碍。没有什么能阻挡它,不管别人说什么。如果你实在抓住了神,神也实在抓住了你,就是有四十个医生站在这儿说,你就要死了,你也不会相信他们的任何一句话。不会的,先生。不,先生。可能有四十个神职人员站在这儿,就像亚哈的四百个先知,要拦阻你;如果你是一个米该雅,抓住了神,神也抓住了你,你看见它在道中得到印证了,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你。无论如何你都会坚持住,因为有个东西抓住了你。

40

这点启示给了那个小妇人,在某处有一位神。我能看见她又去读那些希伯来书卷,然后卷起来,放回罐子里,回到那个异教祭司那里,说:“我要跟你说一些事,圣父。你所说的事,可能是那么回事。但你看,我祖母拜那偶像;她读过你的教理问答。我的曾祖母也读过;我母亲也读过;我的臣民都读过,所讲的都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我还从未见过它的运行。但人们告诉我,在那边他们拥有一些真实的东西,现在正在运行;不是什么历史,而是现在正在发生的。”

“呐,瞧这儿,”他会说:“我的孩子,如果你去,我会把你赶出教会。你作为一个女王不能跟那种人有丝毫的联系。”同样那个老魔鬼仍然活着。
若要加入一群人中,世上再也没有比加入一个重生、充满圣灵的教会更好的了。我不在乎是在哪儿,或是在小巷子里,或别的什么地方。那是最好的一群人。属天的一群人,注意,他们是相信神的信徒。
41

她的心因期待而猛烈地跳动着。她要去看看。她已经听说了。她对这事一无所知,但她想去看看。我能听到她说:“那么,如果你想做,就把我的名字从册上删掉吧。你所说的事,那些偶像,那些书等所说的,我看到你一直在谈这些事,总是在谈这些事。但从未发生过。我从未看见它发生过。我要一些真实的东西。”她准备要出发了。很不幸,今天我们没能多一些这样的小女王。没错。

所以,我们看到,为了要去,她用了一些很好的计策。我要大家想一想这点。呐,她说她不知道。她已经读了所有书卷,要知道耶和华是谁,要看他在过去的时代行事的方式。“如果是那样,那么,他就会与这人一起确认他自己,正如他们所认为的,那么,他就是耶和华。如果他是耶和华,他就是真神,是永生的神,而不是某个雕像,或某个纪念碑,纪念某个活过的或没活过的人;这是现在活着的永生的神。”所以,她准备要出发了。呐,她说…
42

她包好了很多钱。她拿来黄金、没药,哦,还有乳香,我猜还有银子。她把东西放在骆驼上。呐,她这样说:“我要上去了,我要亲自去察看一下。如果真是那么回事,我就会支持它;如果不,我也跟它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知道,她可以教导灵恩派信徒一些东西。瞧?很多人支持一个取笑和嘲笑你们的节目。你们支持电台里那个取笑你们信仰的节目。没错。是的,先生。因为它听起来挺好。是的,耶稣说:“有一条路,人以为正。”[箴14:12;16:25]
但注意她,她说:“如果不是那样,我就把礼物再带回来。”但她要亲自去看看,证实一下。她读了书卷;她知道耶和华是谁,她想去看看。如果他过去是,现在是,那么他就仍是耶和华。
今天也是一样。耶稣基督是过去的他,他总是一样的。他从未改变。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3

后来,我们发现这个小妇人,说到各种障碍,这点可能出现在她脑海里,“记住,我得穿过沙漠,是一段很长的旅途。”算一下,从以色列,从巴勒斯坦到示巴,要穿越撒哈拉沙漠。需要乘坐骆驼,我想,坐大篷车要花九十天、连续走三个月,从一处到另一处,要走三个月。想一想,她要穿过那个炎热的沙漠。她已经拿定主意;她必须去做,穿过那个炎热的沙漠,一直走到那里,要知道这真的是不是神。

难怪耶稣说,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她没有坐在凯迪拉克的空调车里。而达拉斯本地的一些人却不愿意穿过街道来听讲。没错。难怪她要在末日起来。但人们却站在某处批评这恩赐,他们在别的地方也这样做。他说:“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44

注意。她必须面对那些难处。她可能得在夜里行走,白天沙漠太热了。阳光直直地照射在撒哈拉沙漠上,简直会让你脱掉一层皮,所以,她只好在夜里行走。

另外一个难处是,记住,她装满了各种供物礼物。以实玛利的子孙都是一帮响马。他们是沙漠中的强盗。以实玛利的子孙会轻而易举地像洪水一样冲过来,把她贴身的两三名小太监、她的一帮护卫兵、太监、和使女砍倒;把他们砍倒,任他们倒在那里,把价值几千万美元的珠宝抢走,还有她带来作礼物的那些昂贵的乳香、没药等东西。
但说到这件事,如果你下定决心要见神,某个东西抓住了你,你就不会顾及任何危险和任何失败。有一样东西,不管困难是什么,无论如何你都要去得到。
45

肯定的,这看起来简直是给强盗们送上门来了。任何人都可能来,但她没有顾及任何危险。

她没有顾及她是否能起来行走,就像有人害怕从床上或担架上或什么别的上面起来一样,“我不知道(瞧?),我害怕那样做。”她没有那种惧怕。某个东西已经抓住了她。
如果某个东西以同样的方式抓住了我们,什么事就会发生。呐,你什么也不能做,直到那东西抓住了你;你最好不要去试。但是当那东西抓住了你,事情就会发生。
46

注意,她来了;她从未想过沙漠中会出现多少强盗。

还有,当她到达那里时,她会不会被接受呢?她是属于另一个宗派的,你知道,所以,她会被接受吗?她在会中会受到欢迎吗?并没有人请她来。圣灵在她身上做工,领她去,所以他是那位引导她的;所以,为了满足她那份感觉,她盼望知道…
记住,那是你的生命。那是她的生命。你只有一次做出决定,今晚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今晚你若拒绝了基督,你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47

那可能也是她最后的机会。她认识到:是她所拥有的冷淡、形式化的宗教,(那没问题)还是真有一位永生的神?她在自己的宗教里什么也没有看见,但她听到在另一种宗教里有某个东西,她已经看出了神是什么。她要去看看。她的生命正处在紧要关头。

48

今晚,这也是我的生命,我要面对这事。我必须来到审判台前,你们也必须来到审判台前。坐在位子上的、躺在床上的,无论我们在哪儿,我们都应深刻地考虑这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的卡片从神的卡片盒里取出来,你要在审判台前交帐了。不管你是教会成员,或者不是,这跟它都没有什么关系。无论如何你都要交待,最好你要绝对肯定。检查一下你与神的经历,看看某个东西是否真正抓住了你,把你带回他的道上,使你离开各种教条和形式等等。他应许在末日,将再次把儿女的心转向父亲[玛4:5]。我们相信这点。注意,我们今天已经找到了它。

49

她没有想到惧怕,不然她就会受搅扰。她不去想这些事。她想的是,她要去看看那是不是真的;所以她就穿越了沙漠。她这样做要经历一段艰难。你所得的任何…

难处就是,我们灵恩派信徒,我们所要的东西,都放在盘子上拿给我们了。牧师没有准时讲道,就说:“我要离开神召会,加入神的会。”你知道,这真是…… 我们都被宠坏了。
50

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有个老水手从海里上来。一个诗人下去,他从未见过海;他写过海的诗,但从未见过海。老水手遇见他,他说:“你上哪儿,我的朋友?”

他说:“我要去海里。我是个诗人。我写过海的诗。我渴望闻到海的盐味,观看巨大的海浪翻腾,海鸥歌唱,蓝天映照在海面上。”
老水手吸了四五口烟斗,看着下面,吐出烟,说:“七十年前我出生在海上。我从未看到它有什么很吸引人的。”他靠海生活太久了,以至海变得平常了。
今晚我们也是这样。我们活在神的同在中太久了,以至它对我们变得平常了。我们应该把自己摇醒,认识到耶稣基督是活着的,他已经从死里复活。
51

对这个小女王来说,这完全是新的经历。她坚持不懈。她要去看看。确实,她坚持不懈。她必须坚定地离开她的国家。她所拥有的一切名望,她都得抛在身后。所有的棋牌协会、她参加的一切组织、整个社交圈子、作为女王所拥有的一切、她所认识的所有名人,会怎么样呢?她可能成为那群人的笑柄。但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两样呢?那是她的灵魂。

那是你的灵魂。那是我的灵魂。这对卫理公会、浸信会、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或哪个派别的信徒,又有什么两样呢?那关系到我的灵魂。那关系到你的灵魂。那是神的道被印证了。
52

我们发现,如果她要抛弃世上的一切,对她来说,别人说什么;那些名人说什么;她的朋友说什么,都没什么两样。如果它是真的,她就准备到那里去。她会交出王国和别的东西。如果那是真的,她就要去寻找神。在她心里有某个东西。

我们看到,她穿过了沙漠。一天又一天,终于,九十天后,三个月后,大篷车终于到达了城门。
呐,她来参加聚会,不像今天的很多人那样。很多人来,他们说:“嗯,我听说他们得着了;嗯,有人告诉我他们得着了。嗯嗯。瞧,我要过去。”他们会坐一会儿。注意看他们。到处都能见到这种人。他们会说:“他只要说一句跟我的信仰不同的话。”他们就出去,走了。“我再也不会来听了。”看,他们坐不了很久。就是这样。
53

还有,当耶稣坐在他的七十个门徒面前,他有七十个门徒,也有一大群的会众。他们说:“他是个伟大的人,他是个先知,是加利利的先知。”有一天,他看着那群站在他周围的人;他说:“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6:53]。”

你们能想象有医生坐在那儿,他们会怎么看这个人呢?“瞧,他把我们当作吸血鬼了。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他从未解释这话。他不需要解释。他必须把他周围的那些寄生虫抖掉。他没有试着去哄他们,把他们的名记在册上,而是把他们抖掉。他无法再使用他们。所以我们发现,他这样说,他说:“若不…”他从未解释这话。
54

注意,那些门徒坐着没动。他们什么也没说。

我看到那个医生,那个法利赛人,说:“看,这人头脑不正常。他疯了,要我们现在切开他的身体,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吸血鬼的人,瞧,我们不能做那样的事。哦,真是发疯了。那人头脑不正常。”就走了。
然后,他看了看坐在他周围的神学家们,那七十个门徒,他说:“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怎么样呢?[约6:62]”那些神学博士四处看看,说:“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瞧,我们认得他;我们到过他出生的那个马棚。我们见过他用过的那个摇篮。我们认得他的母亲。他跟我们一同钓鱼,跟我们一同打猎。他曾坐在山上。他穿我们穿的衣服,吃我们吃的食物。这位人子,他从哪里来的?他从拿撒勒来的。这对我们太过分了。”他们就走了。他仍然没有解释这话。瞧?
55

他看了看,他看看那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

呐,他们也不能解释那话,但有个东西抓住了他们。看,他们知道。这时候,彼得说了这值得纪念的话,“主啊,我们已经看见圣经藉着你印证出来。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晓得你有永生之道。你是生命的源泉。我们对这就知足了。”[约6:68-71]
耶稣说:“我拣选了你们十二个人。但其中有一个是魔鬼。”瞧?他直截了当,没有修饰,没有宠他们,没有拍他们的背,也没有暗地里给他们施洗,或做别的事。
他是神成了肉身来到地上。他是神所印证的道。那些饥渴的人就来。那些不饥渴的人不会来。他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若不是神把你赐给他,你怎么能来呢?
56

呐,注意,我们发现这个小女王,她终于到了。她没有像有些人那样等待。有些人是一路跟她来的。

总是有三种人:信徒、假信徒、不信之徒。不信之徒会站起来走掉;假信徒会呆在周围很久。这就是那三种信徒。不信徒,一大群人;假信徒,是最后走掉的一群人。但还有真正的信徒,他们不能解释这话;不明白它的意思,但他们晓得他就是道。这就够了。
57

我们发现这个小女王,她带来了很多食物,很多饼,和很多吃的东西。她也带着帐篷等等。她把东西从骆驼上卸下来,在院子—圣殿外院的外面。她搭起帐篷,停在那里,直到她确定是对还是错。

毫无疑问,她天天都读那些经文。在夜里,可能他们得在夜里赶路。白天,她坐在沙漠绿洲上的那些棕榈树下,要明白耶和华是什么,他应该是什么。呐,她想认识耶和华。如果他在那个人里面,她就会认出他所做的;就会知道是对还是错。所以,她把这些都记在圣经里了。
58

她没有走到那里,说:“呐,如果他说的与我的祭司说的不同,我就打包,带着骆驼走了。”她要留在那儿,直到她信服了。

哦,巴不得今天的男人女人也能这样做,拿起圣经,看看圣灵是不是给今天的,看看我们所讲的这些事是不是为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而预告的。但她做了;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说她的名是绝无错误的,(不是绝无错误的)而是不死的。在审判的时候,她要起来定德州达拉斯城的罪。在审判的时候,她要起来定美国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复活的耶稣基督以他复活的大能彰显在这儿。
59

注意。她搭起帐篷。我可以想象那天早上(这样说是给孩子听的)铃响了,号吹过了,崇拜开始了。他们每天都有崇拜。想想这点。他们喜爱每天都去崇拜。所以他们,崇拜开始了,我可以想象这个小女王走到后面坐下。过不久,所有的号都吹响了;大家唱赞美诗,等等。

过一会儿,所罗门牧师走出来,坐下。人民多么尊敬他,因为他们爱他。他是神的仆人。人们都出来;没有一个人说:“嗯,要是他只是这样;要是他属于我的群体。”不。只有一个群体,就是他们,所以他们都在那儿。
60

然后我们看到,有人走上去。接着,你知道,所罗门揭示了他们心里的秘密。我能想象这小女王说:“呐,等一等。”瞧?“哦,听起来是真的。”下一个人又上去,又是同样的情形。哦,她的心开始猛跳。她想知道。

所以,她应该拿了祷告卡在等着。请原谅这样表达;但你知道,只是要说明要点。瞧?她可能拿了祷告卡,她在等着。有一天,叫到她的卡,她走上去,走到运行在所罗门身上的圣灵面前。圣经说没有一件事瞒得住所罗门[王上10:3]。伟大的圣灵启示了她需要听见的一切;他都揭示了。
圣灵就在这里,丰丰满满在耶稣基督里,行同样的事;而那些法利赛人说:“显个神迹给我们看。医治这里的这个人。做这事,说那个。这事或那事将是什么?”看,他们就是不明白。
61

小女王站在那儿,圣经说没有一件事能瞒得过所罗门。他把她想要知道的所有事都揭示了。他把所有的事都告诉她了。

当事情成就时,她不必再听其他人说的话,她已经观察了,也相信了。然后她转向听众,她说:“凡我所听到的,我听的时候,我还纳闷。但我所听到的都对,并且超过我所听到的。”看,这回轮到她说了,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已经在她身上动工了。她知道是真实的。所以她说:“耶和华你的神是应当称颂的!他使你作他的仆人。这民是有福的。”[王上10:6-9]
这是什么?那个可怜的小妇人生活在那儿,都是一些教条与偶像,有一次她心里饥渴。每个真正的信徒都想看见神在做事。如果他曾是神,他就仍然是神。她看见了真实的事,不是做作的;而是真实无伪的。她在余下的年日里服侍神,因为她看见了真实的事。
62

哦,朋友,我们见得太多了,“加入这个信条;加入穆斯林,不管是什么,来加入这个;这个,那个,别的什么。”各种各样的感觉等等。这世界今晚实在应该对真实的事饥渴,渴望见到真正的东西。不是一些神话般的流血、刮伤、油,或某种甚至不合圣经的事;而是真正的耶稣基督,他应许在这末日要住在他子民中间,行他以前所行的事,就是圣经说在这些日子里要发生的事。

63

所有这些小信条,“瞧,如果你知道我们的信条,你知道…”看,你在往后看路德先生所说的,他是那个时代的伟人。没错。这就跟这里一些女人一样,七十五岁了,想要变回十六岁,往回看,想要穿得像十六岁的模样,剪掉头发,穿短裤短裙,涂脂抹粉。任何开车的人,若一直看后视镜,肯定得出车祸。这就是今天教会的问题,老是看后视镜,看从前的光景。难怪它车毁人亡。决不要…

保罗说:“向着那从上头来召我的标杆直跑,我往前跑。我直往前跑。”[腓3:13-14]我知道慕迪先生是个伟人;卫斯理先生是个伟人;五旬节运动;浸信会运动,都是伟大的,但让我们向着那在基督里从上头来召我们的标杆直跑。不要看四十年前的后视镜。看今晚所发生的。看今晚圣经所应许的是什么。那个时代他应许了他们,但我们现在是生活在比那更高的地方。我们在往前走。
64

如果卫斯理往后看路德所做的,会怎么样?瞧?但他没有看路德所说的;他看神所说的。如果五旬节运动往后看卫理公会,会怎么样?明白你处在哪儿吗?你们看,同样的事,你们组织起来,把它箍紧了,你再也动不了。现在,神的灵在往前运行,把信息带到别的地方去。

每次人这样做时,就出来一个人造体系,你们在其中都那样的激动,再次像可拉的背叛那样。大坍他们多想得到一大帮人,在那里建立一个组织啊。神说:“摩西,与他们分别出来,我要将他们活活吞入地里。”[民16:31]那是今天的一个预表,你们都知道,预表前往应许之地的旅途。他们就是这样。他们不能相信正在运行中的神所膏抹的信息;他们想要开始做点自己的事。事情总是这样。
65

以色列人所做出的最轻率的举动,就是他们拒绝了恩典,在《出埃及记》19章,而接受了律法。大坍所犯的最致命的错误,就是他说:“摩西,除了你以外,这里还有更多的领袖。”[民16:3]

摩西已经得到印证,他是神彰显的道。他取地上的尘土,把它们变成了虱子[出8:16-17]。他所说的每件事都成就了。神与他同在。火柱印证了他,悬挂在他上面,然而,他们还是要做别的事。那不过是人为的东西。
今天的情形也是这样。这也是教会所达到的地步。没错。哦,永生神的教会啊,你不愿看到真实的事吗?不想看到真实的事吗?
66

有个小故事,在为病人祷告前讲一下。我喜欢打猎。我母亲,你知道,她是…… 我母亲是领养老金的。她是切罗基族的印第安人。我信主后,从未放弃对森林的热爱。我爱森林。那是你看见神的地方。我第一次看见神的地方,就是在森林里。那是他遇见我们的地方。那是他与人说话的地方。那是七个天使遇见我的地方。在“先生,是什么时候了?”这信息里。

67

那一天,博德士弟兄同我坐在那边,当那旋风从天降下时,我站着,甚至要裂开我们所站的地方上面的岩石。他说了话。瞧?在那里,哦,有很多人,有这里的索斯曼弟兄,另一个是泰利,我相信他那时也在场。你们在旷野外能见到一些东西。我喜爱打猎。我那样做只是为了出外,不是为了打猎,而是为了在森林里。

我过去常跟一个人在纽约州,不,是北部的新罕布什尔州打猎;他是个好猎手。他名叫巴特,是个英国人。他父母定居在一个叫做杰弗逊诺奇的地方,经过那里通往卡罗诺奇,他早年时就离开了那地方。有一个小印第安人跟在他身边。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枪手之一,也是最好的猎手之一。你用不着担心要出去把他找回来;他知道他在哪儿。我常常喜欢在那里打白尾鹿。每年秋天我都上那儿打猎。
68

他是个相当出色的猎手,也是我一生中所遇到过的最残忍的人。他的眼睛像蜥蜴一样,他只是…… 那种人,你知道,就像今天的女人涂眼睛那样,有点像蜥蜴眼睛。瞧,他真的有那样的眼睛。我觉得他看上去不大像人。瞧?所以我总是不大愿意盯着他看。他的眼睛总是让人很不舒服,你知道,我就侧着看他。

他很喜欢残忍。他射杀幼鹿(很幼小的鹿),就是为了让我感到不舒服。他说:“哦,传道人,你跟他们没什么两样。你的胆子很小。假如你不是个传道人,你会是个好猎手。”
我说:“我在寻找灵魂,巴特。”我说:“你有一个失丧的灵魂。”
他说:“噢,管好你自己吧。”他说:“比尔,你是个好人。”但他说:“但不要跟我谈那些东西。”所以,他射杀那些幼鹿,真是让我感到恶心。
69

呐,如果法律说可以,打幼鹿就没问题:呐,不管大小公母,只要法律说行就可以。我担任狩猎管理员很多年。但你看,亚伯拉罕杀了一只小牛,拿给神吃,所以打一只幼鹿是没问题的,如果法律允许。但不是射杀完了,就把它们扔在那里不管,好像很了不起;这是错的。这样做是错的。所以我这样说,是为了表明我在这儿的打猎弟兄是做得对的,你们瞧?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是想说什么。

呐,注意这点,我们发现,这个人…… 有一天我上去那儿,妻子和我同去。他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口哨,吹起来声音好像一只小幼鹿在哭叫,你知道,小鹿发出古怪的咩咩声。瞧,只要…
70

我一直在做工,聚会中,我没有按时讲完,就上山与他打猎去了。有许多狩猎活动在进行,第一枪在那个地方打响,那些白尾鹿…… 你们以为霍迪尼是个逃跑能手;瞧?跟它们相比,他只是个门外汉。接着,你知道,它们都躲起来了。如果有月光,它们会在夜间吃草;或躲在灌木丛下,它们不会动。

那天我们看到他,我说:“巴特,你不会用那个口哨吧?”
他说:“噢,传道人,你的胆子太小了。”说:“管好你自己吧。”
71

我们出发了,我们把一些三明治放在衬衣里。我们打算打到中午左右,范围大约在总统岭山顶一带,然后分开,下山回来。如果我们打到鹿,我们知道要把它挂在哪儿,一两天后我们会把它拖下来,再把它挂起来。哦,地上大约有四到六英寸厚的雪,差不多这么厚;是追踪猎物的好时机。我们出发了,一路沿着山上走,没有山路,根本没有路。夜里只有月光,鹿…[原注:磁带有一段空白.]

72

巴特在我前面领路,所以,我就跟在他后面走。他有点要坐下来,像那样。雪已经干了。他就往回走。我想他是要吃三明治,我们才离开那里,因为那时我们已经走到山顶上了。他往回走到这里。

我就拿出我的三明治,找到一个地方把来福枪放下。我拿出三明治时,朝四处看了看。
他拿出个那个小口哨。哦,我想:“伙计,这种勾当简直太下流了。”他取出小口哨,盯着我,那双蜥蜴眼盯着我看。他把小口哨那样放在嘴里。我说:“巴特,你不会那样做,是吗?”
73

他说:“哦。”他就那样吹了起来。令我吃惊的是,离我约五十码远,正对着我,有只大雌鹿站了起来。呐,雌鹿就是母鹿。它出现了,一双褐色大眼睛,两只耳朵竖了起来。看,她听见了。呐,它是位母亲,瞧?它的幼崽在哭叫。所以,不管其它的鹿出不出来,她里面有一种东西:她是一位母亲。

所以,巴特那样看着,很低声地吹着哨子。那只鹿就出来走到开阔的地方。呐,这事很不寻常,极不寻常,她那样走出来。她四处看着,头往上抬,两眼往四处看。
74

过一会儿,当猎人伸手拿起枪,她看到了猎人。通常,它们都会飞快地跑开,你知道,它们会很快跑开。但你知道,她却没有动。她只是站着,好好地打量着他,又转过头去看。哦,我心想:“巴特,你不能那样做。”

看,她没有什么做作的。她没有假冒的东西。她不是在演戏。她生来就是一位母亲。那只幼崽,我不管是不是要赔上她的性命,它正遇到麻烦,她想要找到那只幼崽。它正遇到麻烦。在她的本能里,她是位母亲。她也看到了猎人。但它所关心的不是猎人,而是正遇到麻烦的那只小幼崽,那只小鹿。
75

所以,他把来福枪的保险盒打开,哦,他是个神枪手。他瞄准了来福枪。我不得不转过头去。我无法阻止他。我无法看着他。心想:“再过几分钟,他就会把她那颗忠诚的心脏打烂;她想要找到幼崽,因它遇到了麻烦,她知道猎人就埋伏在灌木丛中。”他会用那颗180格令的子弹把那忠诚的心脏打烂。他可是个神枪手。他瞄准了。我想:“看到这样,我真受不了。”我转过身去。

我说:“主啊,帮助他,让他不要那样做。”
我感到很伤心,那只可怜的母鹿站在那儿寻找它的幼崽,我知道它不是装出来的。她是位母亲。要是别的时候,她会跑开的。她是不愿站起来的,因为我们经过那里。但她里面有某个东西。
76

我等着,我等着,枪却没有响。瞧,我很纳闷,“怎么回事?”我又等着,然后慢慢转过身来。我看见那鹿还站在那里,看着他。我看着枪管,它像这样抖动着。他使劲地想要瞄准,可是做不到。

他把枪扔在地上,盯着我全身看,那双大眼睛改变了。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抓着我的裤腿,他说:“比尔,领我到你所谈论的那位耶稣面前吧。”
77

这是什么?他见到真实的东西。瞧?那只小母鹿表现出一种忠诚,真正的忠诚,使那残忍的猎人改变了,他有一颗我所见过的最邪恶的心。不是我传讲的道。而是他看见的事,很真实的事。不是装出来的,不是骗局。那是一只寻找自己幼崽的真正的母鹿,是她引领他归向基督的。他现在是那边教会的执事,一位很好的基督徒,因为他所见的事不是装出来的。那不是假装的信仰,是真实的。

78

哦,弟兄姐妹,如果这教会,如果这会众,今晚,如果你们和我……有一些真实的、不做作的东西。你可能见过一些做作的东西,但也有真实的东西。在人里头有某个东西使他为神而活。今晚,真实的圣灵就在这儿,弟兄,那不是做作的。瞧,那是真实的东西。

这里有多少人想要同样成为基督徒,对基督忠诚,或死亡、或逼迫,或别的事,你都愿意成为基督徒,就像那只鹿是一位母亲那样?你们愿意吗?你们不愿意那样呢?我渴望做那样的基督徒,甚至像昨晚所讲的那个叙利非尼基族妇人,她是那样的基督徒。今晚我们所讲的这个小女王,她也是那样的基督徒;当她看见真实的东西时,她就准备好了。愿神今晚帮助我们接受那真实的东西:就是基督。
79

让我们低下头来,我们来祷告。我想知道,今晚在这会堂里,这里是否有人,请你们真正的安静,这里是否有人想要,却不知道基督是你个人的救主,你想要知道他是你的救主,你愿意举起手吗?一个,二个,三个。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我想知道,今晚这里是否有人,自称是基督徒,可能是一个好教会的成员,一大群会众中的一个,然而,在你心底里你知道,你内心还没有得到基督的信仰,还没有重生。就像那只母鹿,她生来就是一位母亲;它自始至终是个母亲。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就像那只母鹿是位母亲一样,请你举起手来,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四周围的人,在阳台上的,我看到你们的手了。
80

天父,在那个寒冷的十一月,我站在那儿,几乎没有知觉,雪花落在脖子里,湿湿的,看到那人趴在那里,我竭力跟他谈话,握着他的手,跟他哭泣,只是要告诉他有关圣经的事。他说:“哦,你也许是对的。”但他看到你差来那么真实的东西,完全是以自然的方式,他无法回避不看那真实的东西。现在他成了你的仆人,主啊。

呐,今晚这里有很多人。有些人举起了手。父啊,他们都还不是基督徒,他们想成为基督徒。神啊,不要让他们只成为一个跑去加入教会的人,或只是相信某些形式、信条、或洗礼的人。而是让他们的内心得到重生:进入基督里。
81

那些已经加入教会的人,他们在寻求,主啊,或许这个小妇人,像我们谈到的这个小女王。她在渴求某个东西。他们也是这样,主啊。当她看见那真实的东西时,神在人里头得到了印证,她就准备好了。她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王上10:9]她不想再同异教的形式有什么关系。

父啊,今晚这里很多人,毫无疑问,也处于同样的情形。要是他们能见到真实的东西…… 你还在世上时,就告诉我们要在这时代发生的事。你告诉我们,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知道,你是如何得到确认的,法利赛人为什么不明白。主,今天同样这群人也不明白,因为他们只属于教会、加入教会、拥有某种形式的信条,等等。他们没有看见弥赛亚,这伟大的圣灵在人们身上确认他自己,正如你应许要做的。
82

今晚求你应允,主啊。愿这里每个人都认识并看到你的同在。愿这进入他们的心,就是这题目“今晚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就是耶稣基督,复活的神的儿子,愿他们准备来归向你;他们的心得到更新,有从神而重生的经历放在他们里面。就像那只母鹿,有件东西,不是它自己选择的,但藉着神的恩典,它被选为一只鹿,被选为一个母亲,一个忠诚的母亲。你告诉我们,我们在创世以前就被拣选了[弗1:4]。

神啊,我祈求你,让每个心里有那种吸引力的人都来寻找神,好像那小女士所做的;愿今晚这里有真实的事发生;愿他们能看见,服侍他。“因为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3

现在,当我们来到祭坛前,请保持敬畏、安静。请不要走动。这时要真正存敬畏的心。这是严肃的时刻,严肃的一刻。需要做出决定。许多人举起了手。我相信,当你这样说,你对此是极其真诚的。

呐,你们已经听过了圣经;你们已经听过了耶稣;你们听到他就是神的儿子。你们受教导说,他复活了;你们也受教导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4

呐,我们所谈论的这圣灵是那位耶稣基督吗?没错,他就是。看,他是神;人都知道圣灵就是神。他不是另一位神;他是同一位神。父、子、圣灵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的三个属性(瞧?),是同一位神在三种形式里。你们看,换言之,是三个职分,你知道;他先作为父而行事,然后作为子。是神降卑,来自那位不可触摸的(甚至挨近这山的,也要被打死[来12:20]),直到我们能在肉身中摸到他[约一1:1]。

现在他在你里面。他用他的血使你成圣,以便可以住在你里面。“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们在我里面,我也在你们里面。”[约14:11,20]瞧?神在我们以上;神与我们同在;神住在我们里面[弗4:7]。
85

那位基督就是今晚的圣灵。他是一样的。你们是…… 他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约15:5]。要对他有信心。

如果他今晚在我们中间确认他自己…… 呐,如果他带着伤痕站在这儿,就是一个人,是肉身。任何人都可以模仿他;人可以身上弄出些伤痕来。或者可能,我们不知道耶稣的长像;我们只是从画家那里得到一点想法、心理上想他长得怎么样;何福门有一种想法,撒尔门又有另一种想法,还有很多。
但你要怎样认识他呢?是凭着他的生命。
因为,如果有人手上带着荆棘的伤痕站在这儿,无论什么,他就是一个骗子;因为当耶稣亲自降临时,众目都要看见他,万膝必向他跪拜,万口必向他承认[启1:7;罗14:11]。肯定的。
86

但他的灵在这儿。瞧?如果我们能让自己的心思融入他里面就好了。“你们当以基督的心为心。”[腓2:5]他就是道。圣经说,神的道,多少人知道耶稣就是神的道?在圣经《希伯来书》4章,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连心中的思念与主意都能辨明。”呐,在所罗门里面的就是这道,神,就是他能辨别人心意念的原因。那道也在耶稣里面。瞧?此时在这里的,也是同样的道。

呐,你们外面的人,我不打算叫祷告队列,因为我想做个祭坛呼召。这里可能有一些人从未参加过我的聚会。我没看见会堂里有我认识的人。
87

有人告诉我,昨晚大约有三十或更多的人被叫到。你知道有一次,有个妇人摸了他的衣服,他转过身来,发生了同样的事,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而他是神的儿子[可5:27-34]。但他说:“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

呐,你们只要相信,要有信心,你们大家,在周围的人,在担架上的,在担架上的,不管在哪里。要相信!不要觉得没有希望了。
88

呐,如果我能医治你,我就会做;但我不能医治你。我可以按手在你身上,我也想这么做,按手在每个有卡片的人身上。每天都有分发卡片。所以我想这么做,但那是为了表示我与你们一同相信。

但你看,你为什么不去摸他呢?圣经说,他现在是大祭司,是我们的软弱能够触摸到的[来4:15]。对吗?那么,如果他是大祭司,他肯定会以他过去所行的方式来行事。他不会吗?他肯定会以他过去所行的方式来行事。没错,你现在要用信心去触摸他。
89

呐,天父,这聚会是属于你的。但今晚我教导了这个小妇人见到真实的事,因她看见所罗门身上那辨别人心的灵。我们确信,主啊,你的道是真实的。你说,这事在你来之前要再次出现,好像所多玛的日子那样;而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你所做的事,我们也做。今晚,你是大祭司,是我们的软弱能够触摸到的。我们需要更多吗?

那些犹太人所需要的,不就是要看他是不是先知?童女怀孕生子,所有这些事,然而,他们的信条弄瞎了他们。
主啊,这里有些人也是那样来的,可能不是来自示巴,但他们从许多地方而来。神啊,我祈求你,今晚证明你自己是真实的。然后在他们里面证明你自己,就像那天那只有母亲本能的母鹿所做的。我们是你的,父啊。请对我们说话。奉耶稣的名。阿们!
90

呐,我要你们有信心并相信,你们大家,各处的人,只要祷告。呐,不要只是看,要祷告,只要相信。看,这可能不是,圣灵可能喜悦这样做。如果他不喜悦,我就叫出祷告队列。只要站着。在外面的人,即使你…… 我不要你们带祷告卡。大家只要祷告。当然,我可能不知道,但你只要祷告,看看怎么样。只要说:“主耶稣,我知道那人不认得我。他一点也不知道我的事,但我知道我确实相信。”

91

你的信心是潜意识的。现在不要硬挤,不要硬跳。你会跳离它的。信心就在你里面。要放松自己,并要相信。呐,只要相信,要有信心。[原注:有人说了一段劝免的话.]阿们!要敬畏;只要有信心;只要相信。有时候你的信心是潜意识的,你有信心却还不知道。那个小妇人有信心;她却不知道。

92

你们多少人曾见过那位主的天使的照片,那个光?它就是在德州这里拍下的。它被拍下后,现在遍及了全世界。

先生,你在想什么呢?坐在这个角落的,你相信吗?你急切得看着我。你身上有很多的病。你有并发症,有很多毛病。呐,我这样说的时候,有个很奇怪的感觉临到你,是吗?如果是,请你举手。我对你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我不认得你。没错。你知道吗?那光刚才落在你头上。瞧?这就是你感觉到的,有种非常甜美的感觉。我正在观看它,瞧?它降了下来。
93

呐,没错,你在这儿;你想在离开会堂前接受代祷。如果神向我揭示你所烦恼的是什么,你坐在那儿,我在这儿,你会相信那是神吗?你得的是疝气,是你最头疼的事。没错。对吗?如果神告诉我你是谁,你名叫什么,你现在与神有美好的接触,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对不起,那样说对很多人是个绊脚石。你信吗?你的名叫斯德坚先生。如果是,请你举手。相信它,就得医治。

94

有位女士坐在后面,黑头发的,就在这边走道上,是你。我说了那些话,你感到惊奇。呐,就在那时候,你开始有种奇怪的感觉,瞧?有种很甜美的东西环绕着你。如果有人要看,如果能看得见,它有点像琥珀色的光,正降在这位可爱的女士头上。呐,她所烦恼的是,她有头痛,把她折磨得很厉害。没错。如果是,请你那样举起手。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这是真的。没错。她被头痛所困,像是偏头痛,但它们会离开你的。阿们!要相信。

呐,坐在你旁边的一个男士,他正迫切地看着我,那光从上头向他移过来。这人所患的是眼疾。但如果他能信,神必医治他的眼睛,使它们痊愈。你信吗?好。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对我来说你是陌生人。
95

瞧,还有那个坐在你旁边的年轻人,他患有头痛。没错。是的,先生。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人。神知道的。瞧?好的,你相信。

坐在你旁边那个戴眼镜的男士,正朝着这边看。是的,你戴着眼镜,但那并不是你真正的问题。你有背痛的毛病,你要求代祷。如果是,请这样挥挥手,先生。好的。
那个坐在你旁边的年轻人,就在你旁边。他有很多麻烦,就是那个系红色领带的年轻人,是的,先生。你家庭里有许多麻烦和事情,有点…… 你妻子是那种神经紧张的人,你的头部也因某种压力而疼痛。这是主如此说的。这是真的。没错。你只要相信。不要疑惑,而要信。
96

这后面坐着一位妇人。你没看见那光移到后面、落在这里吗?她正患着眼疾和膀胱症。哦,她要错过了。主神啊,帮助我。她名叫张伯斯太太。你要全心相信,张伯斯太太。请站起来,站起来,让大家都能看到你是谁。我是个陌生人,一生中从未见过她。是的。现在都过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呐,如果这不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那么他在哪?他应许过要做这事吗?所有信的人,请你们举手。好的。
97

你们想成为真正的基督徒吗?你们刚才举手的人,愿意像那只母鹿一样吗?当圣灵在这里,恩膏临到我们大家时,你为什么不走出来,到祭坛这里来一下?如果你正在寻求神的救恩,请你到这里来,到祭坛这里来,与我一同站在这儿一会儿?站起来吧。就是这样。是的。神祝福你。在会堂里的人,无论你在哪儿,你愿意来吗?好的。你们要寻找基督的,现在就来吧。

你从未离他很近过,直到你遇见了基督。他就在这儿。他已经确认了真实的事。你们加入教会。你们许多人现在是教会成员,你们加入教会,但你所有的就只是这些;你想要看见真实的事。这岂不是耶稣基督完全确认了他自己就是…
98

看看这个走上来的孩子,哭着,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难怪,因为他们的心柔和。他们还没有经历所有的事。另一个走下了通道,后面还有一个也走下来了,小孩子们,因为大人已经经历了很多。你要上来吗?现在就上这里来,站在祭坛周围。你们教会成员,你们想要内心经历基督的人,你们也上这儿来吧!如果他知道你的心,你也晓得无法隐藏,现在就上来站在这儿吧!接着我们要继续。上来并站在这里作一下祷告。你愿意吗?

上来,让大家看到,代表他。你代表他。如果你现在以他为耻,他将来也要以你为耻[可8:38]。
记住,他就在这儿。圣经说这事必要发生,在这里,他确认自己就在这里。如果你是教会成员,不晓得基督乃是真实的经历,你们愿意这时上来吗?呐,我不是要硬说服你们。我能说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告诉你们真理,和基督的同在,加上他的道被彰显出来。
99

你们在楼上举手的,姐妹,弟兄,如果你们想要下来,我们可以在这儿等你们。下来吧,聚集在祭坛周围,作一下祷告。让世人知道,让耶稣知道,你不以此为羞耻,你要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你们愿意来吗?我们再等一会儿。

教会成员,不冷不热的,冷淡后退的,你们愿意现在过来跟他们站在一起吗?来这里,站在一起,你们还没有经历过神的人,叫你们得以在神的国里重生,像那个…
100

你们还想看见什么呢?记住,我奉主的名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认为我是他的仆人,照着圣经,这是教会所要看见的最后迹象。这是在应许之子临到之前,亚伯拉罕所见到已经成就的最后一件事。我们是亚伯拉罕王室的后裔,耶稣应许过,在外邦世界焚烧之前,这王室后裔将要看见亚伯拉罕所看见的事。不要让别的事拖住了,撒但想要让你忽视它。现在上来吧。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一切罪迹。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
因见此泉效能;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
在此也都洗净。
你们现在愿意上来接受他吗?我再等一会儿,可能还有人上来,站在这儿接受祷告。
101

呐,我要请这里的传道人、弟兄们上来,同我站在一起,围在一起,我们要做祷告;外面的牧师,若有负担,这里有些会众是你们社区的,是来你们教会的或别的什么,你们若对这些灵魂归向基督有兴趣,也相信这就是耶稣基督…

呐,记住,我不是耶稣基督。我是你们的弟兄,藉着神恩典得救的罪人。我像你们一样。但他是耶稣基督,是在这里与我们同在的圣灵,是他持守这道。他不必这样做,但他应许他要做。耶稣不必医治病人,但圣经说他医治病人,好叫他所应许的都可以成就。
呐,我们不在乎你属于什么牌子的教会;只要你相信耶稣基督就在这儿,你相信有圣灵洗这种重生的经历。
102

牧师们,请走到这些人中间来。上来走到他们中间,按手在他们身上。我们要为他们献上祷告。我要请会众尽量保持敬畏的心。我怎么知道圣灵要做什么呢?是的。请走进来,与众人站在一起。站在他们每个人周围。

呐,记住,你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接受他给你的应许。你们见过基督复活的事实吗?
呐,我要问一下会众,如果他们愿意站一会儿,保持对神的敬畏和尊重。你们现在每个人都相信。承认你所做的一切;你只能这么做,然后祈求神赦免你,接受并相信他。现在,大家以自己的方式祷告。
103

我们的天父,我们带着忏悔的魂来就近你。那只小母鹿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人的心,人们想要做某些事,或看见某些真实的事;就像那南方的女王,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人类的救主,拿撒勒人耶稣基督。拯救他们,父啊。赦免他们的罪。用羔羊的宝血洗净他们的灵魂,赐给他们作一个基督徒的重生经历。不是别的动物,不是别的东西,而是那只母鹿,才能那样做,那是它的母性。赐给我们那样的经历,主,在神的国里重生的经历,因为圣灵在这里。应允我们,主啊。应允我们,主啊。

104

呐,闭上眼睛,举起手,做出你的承认,说:“耶稣,我现在相信。请接受现在的我。我不能再多做什么。医治我有病的身体。接受我,主啊。我相信你就在这儿;圣灵在这儿确认他自己。用你的恩典拯救我,主啊。这就是我所能知道去做的。奉耶稣基督的名。”

格兰特弟兄,你愿意带领祷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