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216 身份认证

1

在我们读这道时,记住,今天下午聚会完,你可能要回去你的教会参加晚上的聚会。我会尽量早点结束,你们就能去聚会了。

听着,如果我在这城里,我就会去这里的教会做礼拜。我真的会去的,我这样说不是……他们从来没有要我这样说。这些人是很好的人,真正的弟兄。所以,你们每个接受基督的人,如果他们还没有拿到你们的名字,为什么你们不同他们查考一下基督徒的洗礼,让他们引导你们直到领受圣灵的洗呢?
2

如果你没有教会,你肯定会……看,你在属灵上就会死去,你就会逐渐的萎缩。如果你没有教会,为什么你不去跟他们谈谈呢?他们会乐意帮助你的,他们……他们都是在基督里的弟兄;他们会乐意帮助你的,对不对,弟兄?肯定会很高兴帮助你的,一路地帮助你,尽力为你做一切的事。他们是又好又忠心的弟兄,是能够为你的魂儆醒并关心你的人。要去做礼拜。

如果你接受了基督,他们还没有拿到你的名字,你只是在某处的座位上接受了主,那么,现在就去跟他们谈谈受水洗和圣灵洗的事吧!现在就去做吧!愿神祝福你。
3

今天下午我们要读《腓立比书》的经文,《腓立比书》第2章。我要从第5节读起。

5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6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7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8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9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1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11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
4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的主啊,我们现在正奉你的圣名就近你,这名拥有天上的名,地上的各家都取了这名。他在这里对我们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应允。”我们只是一些简单的人,主啊,但我们相信这是真理。我们相信,我们所求的就必得着;因为我们的魂若不责备我们,我们若没有任何因犯罪而带来的不良感觉,那么,我们就有这个保障,确信神必听我们。所以,我们今天下午要为每个人祈求怜悯。

我还要祈求,愿你现在应允这些正在等候的会众,在神的同在中医治每个人。愿这聚会成为历来最伟大的一次医治聚会;愿某事发生,主啊;我们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生,会成就什么样的事。但我们祈求你,愿圣灵今天下午掌管一切,进入每个人的内心和思想里。正如我们刚才所读的:“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神啊,我祈求,因为我们看到头脑是我们整个人的控制塔,它指挥着我们;求你今天下午使我们以基督的心为心,因为他永远都相信道。现在,愿他的同在大大地倾倒在我们的身上。
5

我为这些传道人祷告,主啊,他们合作举办这些聚会;每个教会将从如此大的属灵和实际的好处中受益,因为他们的立场就是尽力以他们所知道的各种真实的传讲方式把福音带给会众。我祈求,父啊,愿你祝福他们;也愿会众能感激他们,知道传道人这样做是为他们的缘故,也是为福音的缘故。愿他们返回来帮助,助一臂之力,推动这个事业,就是我们尽力要在地上实现的,就是主耶稣。

父啊,我们祈求,愿你拿起这道来,因为我们已经读过了;你是你自己的解释者,所以,我们祈求你今天向我们的心解释这道。当我们今天离开时,愿我们也像那两个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那样说:“路上他与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神啊,祝福他们所有这些刚来到你面前的新生婴儿。我祈求,在他们还很幼嫩时,愿他们得到福音纯正灵奶的喂养,使他们可以长成基督伟大的身量;使他们在这个极其阴暗的时代成为他的代言人和服事主的仆人,因为我们正生活在这晚上的光中。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你们请坐。)
6

[原注:有人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阿们!我想,这信息是要使圣徒们得到安慰,并且劝勉年轻的信徒与神更亲近,继续行在这信心中。感谢归于神!

呐,我要拿这主题来讲一会儿。我们只能讲一会儿,因为我们发了近五百张祷告卡,他们都需要接受祷告。
所以,我这样做就可以给予一些帮助。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有没有回音。你们后面的能听得清楚吗?可以吗?我这边听起来好像声音又回到这里;昨晚在做祭坛呼召时,我想,可能是这个原因,人们没有听清楚,因为有回音。
7

呐,今天下午我要拿这个题目来讲,叫:“身份认证。”

呐,任何人都必须……我们生活在一个需要身份认证的时代。你不能……除非银行认得你,除非有什么东西能证明你自己,否则,你无法从支票上取钱。
我知道,我妻子,她不能从支票上取钱。所以,我们拿到支票后,就把它存入银行。但她不能取钱,因为她不开车;她没有社会保障机构的号码,没有东西可以确认她的身份。因此,她要从支票上取钱就很难。你必须得到某种正式的身份认证。我想,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8

如果你注意,如果你去某个宗派教会,像卫理公会、长老会、路德派、或别的宗派,如果你要去讲道,你得有一些东西来确认你的身份。你必须要有证书、或卡片、团契卡或什么东西来确认你的身份;因为他们要知道你从哪里来;你要在讲台上讲什么。你要被确认,这是一个确认身份的时代。

呐,所有发生在天然方面的事都只是预表发生在属灵上的事。我们基督徒教会本身,不是出自哪个宗派,而是出自一种本性。它是基督奥秘的身体,它也要被确认;它需要身份认证。耶稣确认了他自己。
呐,今天下午,我们要讲到圣经人物的一些身份认证。我们要拿其它时代的圣经人物来确认我们目前的状况。
9

呐,有时候我们想知道,要是我们照照镜子,会是个什么模样,想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模样。这使我想起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听说有个家庭住在肯塔基州很偏僻的地方(我也是从那里来的),在很偏僻的山区。

瞧,我祖母活了一百一十岁,她一辈子只见过一辆汽车。我把我那辆车开来,为了把汽车从斜坡上开过去,几乎花了我八个小时,才走了四英里左右;我要把原木等东西垫在小河里,汽车才能过去。她从来没有见过火车或别的任何东西。她非常老,临终的几年前,她还记得林肯总统被暗杀的事;她活了一百一十岁。
我猜想,她一生中没有穿过三、四双鞋。我现在还能看见那些小山路,就像小浣熊走过的山路;早晨天还没亮,她就带着一个箍着铜圈的松木大水桶走到水泉边打水;然后,下来做饭。她像那样把脚放在旧壁炉前面,脚裂口很大,裂口处在流血。
她临终前,用手环抱着我。我用手抱住她哭,像这样为她祈祷。最后一句话我听到她说:“神永永远远祝福你小小的魂。”我当时只是个小孩,但她知道基督是她的救主。他们没有太多世上的物品。
10

从这个故事可以讲到这点,那些人永远没钱买一面镜子,他们没有镜子。父亲有一块镜子,把它钉在树上,是他在外面刮胡子用的。有一个小男孩,他想……这块小镜子,瞧,他还没有长到镜子所放的高度来照他自己。他跟他姨妈到城里做客,他姨妈嫁给一个人,那人到了印第安纳州;后来,他们就住在那里。所以,他们有一个房子,他们都……那种老式的房子,门上通常会挂一面全身镜,有时候,你走进卧室时就会看到。我不知道你们有人还记不记得那种老式的房门。房门从上到下有一面全身镜。

11

于是,这个小男孩,他到了他姨妈的家,像其他小男孩一样,他在屋里到处跑。他们看到他,他正在上楼梯。他上的时候,到了楼梯顶部;当他越来越靠近楼梯顶部时,他就看到出现了另一个小男孩。然后,他停下来,看着那个小男孩,当然,那是……他向他挥手,他也向他挥手;他越走越近,越来越近,一直注视着那个小家伙。首先,他就伸出手去;他看看周围,他父母正在看他,因为他以前从未见过镜子。他说:“哦,那是我。”

12

所以,今天,我想,我们看到圣经,是否也能说“那是我”,因为我们在想,哪一个……我们看上去会像圣经里的哪个人物呢?现在,让我们来讲一讲这个小主题,停在这里一会儿。当我们查考神的道时,让我们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份,因为主把其他人物放在那里,是要作为鉴戒,看我们自己是什么。呐,记住,神取走他的灵或者取走他的人,但永远不取走他的灵。撒但取走他的人,但不取走他的灵。所以,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拿目前的状态去同圣经的人物确认一下。呐,圣经说,过去那些日子里发生的事都是我们的鉴戒。[林前10:6]他们是我们的鉴戒。

13

我们的品性,我们里面生命的品性,把我们塑造成我们本来的形象。

呐,你拿一个小生命细胞来,当……如果是鸟的细胞,就会长出鸟来;如果是小麦的细胞,就会长出小麦;如果是玉米的细胞,就会长出玉米。看,它里面的生命塑造了它的品性。
接着,我们发现同样的事,就像癌症的生命,瞧?一个细胞,一个癌细胞,它塑造了癌,它是一种邪恶的生命。肿瘤的生命塑造了肿瘤,等等。
14

你看,我们的品性是由我们内在的东西塑造成的。我们的外面只是表达了我们内在的东西。我们的为人,我们的行事方式,不管我们说什么,我们的生命比我们的话语说得更大声。假如我们可能说:“我是个信神的信徒。”

我会说:“那么,你相信所有圣经吗?”
“哦,我不知道。”那么,你看,你的嘴唇……你的生命比你所说的话语说得更大声。
如果你说:“我是基督徒;我不相信做……我相信神说的一切话都是真实的;”然后,却过着随意的生活,瞧?你的生命比你的见证说得更大声。
15

你知道,神的教会最大的阻碍之一就是……买私酒的、赌徒、那些人……我们都知道他们走哪条路,他们自己也知道。但那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那个自称是基督徒的妇人,却过着很不同的生活;这就是外面的世人所遇到的最大绊脚石,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有这种人。这比世界所能产生的任何东西更恶劣,那就是一个自以为是基督徒却过着完全不同生活的人。撒谎、偷窃、欺骗,做不该做的事,你看到做这种事的人是在毁坏他自己的见证。他们是……

我们的品性是藉着我们里面的光塑造成的。
16

呐,我们说,耶稣是来拯救那些失丧之人的,那是他做过的事。现在,必须是某种东西拯救这个失丧的人,所以,必须要有一种跟那个失丧之人不同的品性。那么,我们发现,当神俯瞰他所造的这个造物时,看到他在这地上的各种品性;他可爱的品性,他的自己;被塑造成耶稣基督这个人,成为世人的救主。这事成就,使他可以为我们付出死的代价,救赎我们。这肯定应验了《约翰福音》3章16节,瞧?是神,不是别人,才能做这事。耶稣不可能是别的人,任何地方都没有其他人物可以产生出像耶稣基督这样的人来,只有神自己。

17

呐,天上也没有东西可以那样做。你知道,约翰往那本书,往圣经里看,我们发现,他看到,地上没有一个人配拿那本书,那本救赎之书。天上没有人配,地底下也没有人配,没有一个地方有人能够或配拿那本书或揭开那些印,甚至不配看它。约翰哭了,因为在这本书里是救赎之书,他的名也在里面,但没有人配。

然后,有一位长老说:“不要怕,因为犹大支派的狮子已经得胜,他是配的。”
接着,约翰要看狮子,却看到了羔羊。他必定是那被杀的羔羊,是流血的羔羊。他说,他满身是血,因为他是被杀的羔羊。这被杀的羔羊是血淋淋的,当然,他从创世以来就被杀了。他来,拿了书卷,没有其他人能做这事。
18

因为,如果你种植物在地里,像种苍耳草……你们阿肯色州的人知道什么是苍耳草,你把它种在地里,你无法指望从它收割玉米。不,做不到。所以,如果你拿苍耳草来,再把它跟曼陀罗草杂交,你还是什么也得不到,瞧?你看,它里面的本质只会产生同样的本质,恶还是恶。

所以,需要拿某种没有恶的东西来,它就能产生像耶稣基督那样的品性来。神看到他的造物和他自己爱的本性,他看到失丧的人,虽然有他的形象,也是为他的荣耀而造的;他看到失丧的人,他自己的爱就投射出耶稣基督来。神爱世人,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那是神在彰显他自己,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是他自己成了肉身的样式,为要救赎那些失丧的。我在想,当神看到这地上时,该会是多么的伤心;他后悔造了人。
19

有一次,我拉着小女儿的手,我们去参观辛辛那提的动物园。我们一路走,一路观看着各种动物。后来,我听到一阵响声,是从底下关着狼、老虎等动物的笼子那边来的。我走到底下去,那里有一个大笼子,很大,哦,也许有这天花板那么高。他们刚抓到了一只鹰,哦,是几个星期前他们把它放在笼子里的。对那只可怜的鹰,我从来没有感到那么难受的。它想要飞回去,它是一只大鸟,却被某种人为的东西牢笼住了,人设陷阱把它给抓到了,放在了笼子里。

那个大家伙,它头在流血;它是大型的白头鹰,又大又白的头。它两个翅膀上的羽毛都那样被打落了;那只可怜的鹰仰天躺着,两眼疲惫,到处看着。它站起来,走到笼子的另一边去,抬头望着它所来的天空。
它是一只属天的鸟,没有鸟能跟着它飞;隼若想跟着它飞,会散架的。没有鸟能跟着鹰飞;它飞得如此之高,它的眼力与它飞行的高度是相配的。当它飞到那么高时,它能看见它在做什么。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飞到那么高又有什么用处呢?
所以,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他们能预先看见将要发生的事。
20

我注意到它在流血,它仰天躺着,那样抬头看。它是属于那个地方的,但人把它关在笼子里。“多么可怜的景象啊!”它走到后面,扇动巨大的翅膀飞过来,迎头撞向那些铁栏杆,再次掉到了地上,疲惫不堪地躺在那里,像那样到处看,看着天空;曾几何时,它在那里自由自在,而现在却关在笼子里。

我站在那里哭了;巴不得他们把它卖给我,我就给它放飞。看到受牢笼的东西……看到那个,准会使一个热爱户外的人(像我这种热爱户外的人),准会使人大哭的,那真是一个可怜的景象。
21

但是,让我给你看一个更可怜的景象;那就是看到男女们,他们本该是照神的形象造的并承受他的品性,然而,却被这些东西辖制;被世界的网罗所辖制。看到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士走在街上,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却把她的美发全都剪掉了。看到她那漂亮的脸蛋涂满了如此多的油彩,你甚至说不出她的样子像什么。看上去她的眼睛底下好像糜烂发紫,眼睛就像蜥蜴眼或狼眼,或类似的什么。看到她穿着那种甚至在卧房里关起门来都不应当穿的衣服,跑到街上像这样展示自己。看到神的儿子们,本该认出那是他的姐妹,却在街上向她吹口哨,试图不怀好意地要带她出去。看到撒但把人类牢笼住了,真是一个可怜的景象。

除了一个可以超越这一切的人,没有人能救它,因为它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个必须来自全能神纯洁的泉源。
22

那个漂亮的小女士,她对某个疲惫不堪的小传道人来说,可以是个真正可爱的王后;她进来,让他靠在腿上,用手搂着他,使他安静下来。没有别的人能取代那位置,那是人的一个构成部分。除了一位真正温柔体贴、能理解你的妻子外,没有别的手能抚摸你,使你消除疲惫和劳累。男人都知道这点。

看到她那样在外面跑,她是被好莱坞关进了笼子里。很多时候,那些女的自称是基督徒,在唱诗班里唱歌,却完全被一种看不见的灵所牢笼。你根本用不着费力地给她们指出这点;看上去好像越变越糟,瞧?她们是走在大街上的摩登的耶西别;她说:“我要你明白,我属于这个;我……”看,她所属于的那个东西已经切断了她的生命来源,而她生来本该成为某个男人的小王后;或者某个生来就该是神儿子的男人。想想他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哦,真是太可怕了。
23

然后,看,神下来了;神的本性是基督,他是神的投射物;他成了可见的神,注意,神成了可见的。

太初有神;那时,他甚至还不是神,不是,神是一个敬拜的对象。他唯一是的,就是永恒;在他里面有各种属性。那些属性是思想,那些思想被表达成了话语,那话语被彰显了出来。
它是什么?是神的一切成了可触摸的,而你是神的一部分。耶稣来,是要救赎那些名字在创世以前就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那名字已在神的思想中,那就是耶稣来要救赎的东西。而他们,当这个一临到他们时,他们就看见了,因为生命在那里。
但如果生命不在那里,那么他们还能做什么呢?瞧?他们就看不见,永远也看不见,明白吗?
这整件事就是,如耶稣所说:“在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这整件事就是神成了实体的,就像丈夫和妻子成为一那样;神和他的教会成为一。
24

呐,必须要有什么来救赎这个堕落的女人,她的典型就是夏娃。当她堕落时,不是亚当被迷惑,而是女人被迷惑,陷在罪里。亚当知道他犯了罪,但夏娃不知道。那就是为什么……

我不是要伤害你们的感情,但你知道,我一直都坚持这点;我不同意女传道人,因为本来就不该是那样的,瞧?她是个更软弱的器皿。
呐,我们发现,这个女人受迷惑是由于有人向她引述这道,只是引述得有点偏差;这样就导致了所有的苦难。所以,保罗才说:“女人在教会中要闭口不言,因为不许她说话,[林前14:34]”等等。呐,注意。
25

但你看,所有这一切都藉着预表展示和显明了,就像整本圣经一样,神与一个被赎的妻子、新妇在一起,这点在创世以前就在神的思想里了,是神的属性被展示了出来。现在,要造出一个能救赎这个女人的人物来,就需要有某个比她更大的来救赎她。你曾注意过吗?这可能是……

呐,因为我的一些阿米尼亚派弟兄,或律法派信徒,他们的教义不同意这点,那么让我……请原谅我一下,我要把这点传达出来。
26

如果耶稣是救赎主……我现在说这点不是要伤害人或与众不同;我不是要传讲教义。但让我问你一件事,如果耶稣是一位救赎主,他来……“救赎”就是把失落的拾起来,把它赎回到它起初所在的位置上。所以,只有那些起初就在神思想中的人才会被拾起来。他来救赎,不是救赎那些我们在四周围所看见的自称是基督徒的要当炮灰的人,而是要救赎那些起初就在神思想中的人。这些布置在周围的其它东西只是为了衬托那雕像,看到吗?那只是一个园子,一个花园,它扮演其本身的角色。但你想要看的这个雕像,基督这雕像,它是神以人形投射到地上来的,阿们!那就是你想要看的雕像;那就是这个,其它的只是给它作陪衬的,你瞧?

27

呐,这个投射了耶稣的爱,高贵的品性,神反映在一个叫基督的人身上。他是唯一能行这事的人,天上没有别的人物能行这事,瞧?他是神。他的本性是无罪的,他是道,拥有神无罪的本性。他是表达出来的道,是起初就有的那道。

如果你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你就是出自神思想的神的表达。在未有一粒原子或别的东西之前,神就看见了你,看见了你的愿望。你是他的思想,成了话语,现在被表达在你这个人里面,阿们!那是神在你身上反映出基督来,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28

呐,我希望这没有带来什么妨碍,你瞧?我并不想说一些与你们所教导的东西相违背的话;但我这样说,你们就会明白我这里想要说的意思,即:一个反映。你必须得到确认;如果你得到了,你起初就在神的思想里了,瞧?你是他在地上的反映,你将为属天的事做见证。因为他也为属天的事做见证;当他从坟墓里复活后,被赐予了一个身体,我们,当我们复活后,也会被赐予一个身体,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

复活是确实的,它是一个保证;我们现在有了复活的凭据,因为圣灵进到我们里面,确认我们是神所救赎的人,阿们!当你领受圣灵后,你被盖了印,直到人生的旅途结束。这是你持有的记号,说明你的车费已经付了;你是一个被赎的人物。撒但与你无干了,无论什么,都无干了。你只要拿出你的记号给它看,说:“我的医治已经付清了;我到荣耀去的行程……”
29

记号就是你用来坐巴士或飞机的票据,你的票据就是你的记号,瞧?

拿出你的记号(你已经被赎了)来,这福分,圣灵;如果撒但想要攻击你,就拿这个给他看。那是你的身份认证,阿们!你在基督的复活中被确认了;你在他的受死中被确认了。你死的时候,你在他的复活中就被确认了。藉着这个,它确认了你在创世之前就与他同在了,因为你被赎了,就是“被带回去了”。“凡父所赐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父赐给的,就没有人能来。”瞧?这是在起初。
30

呐,注意,他是无罪的代替了有罪的,是解毒剂。他是无罪的,所以他就能救赎罪人。神在耶稣里表达出来,在他里面准确地印证了他自己。呐,注意。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说过神印证他自己吗?”是的。
呐,《约翰福音》第1章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呐,一个字在成为字之前必须是一个思想,因为“字”是被表达出来的“思想”。“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瞧?它是神,道(这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如何被印证呢?呐,《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更有能力,刺入剖开(来回地剖开),刺入剖开;是人心思念和主意的辨明者。”当他那样做时,先知也是这样被印证的,因为他们……神会说话,告诉他们什么是错的以及要发生的事,瞧?那就是那个时代道的身份认证得到了彰显。
31

耶稣是神道的一切丰盛,因为他是有形有体的神性的丰盛。他是神显在人形中,只有神才能表达出这样的一个人物,然后,那可爱的生命必须从他身上取去,这样,他就能拯救这些神起初就预知并看见的人,也就是在他思想中的你和我。耶稣来,就为了这样行。他完美的生命必须献为祭,为要救赎那个人。

那么,如果他们得救赎了,而你起初又在神的思想中与神同在;如果你是他道的一部分,你岂会否认他的道是真实的吗?阿们!肯定不会的。它们已被准确地印证了,在这一点上毫无错谬。他说:“不是我做这些事,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
32

呐,我们发现,今天这个日子里是一片大混乱,人们对神的理解,以为神在三位里面。神,这是神的三个属性,如同三个职分一样:神在我们上面,即在火柱上面的圣灵;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当中,是一个我们能摸能接触的人;现在,神住在教会里。神在你上面,神与你同在,神在你里面;瞧?同一位神在三个不同的彰显中,但一直都是同一位神。

33

注意,为了毫无错谬,他无罪的本性表达了神的道。你要想表达你所相信的神的道,并看到它在你里面运行,那唯一的方式就是你必须拥有那个从神来的无罪的本性。创世之前你就为他所认识了,在道能够藉着你表达它自己之前,需要有一种无罪的本性去成就那事。

他到了一个地步以致成为完全的道。神的道自由地从他身上流过,甚至他说一句话,就创造了,瞧?那显明了他是谁。除了神,谁能创造呢?瞧?神是唯一的创造者。他是如此完美的协调,他和道如此完美地合在一起,直到他创造了;甚至他和道成了一。
34

其他人的本性做不到这点;除了耶稣,其他人的本性、品性、天上的受造物或者别的什么,都做不到这点。因为他是救主,是那个品性的开端。天使不是生为救主;他被造为一个造物,是要敬拜神,不是救主,但神是救主。由普通妇人所生的普通人不可能是救主,因为他的本性是属血气的;所以,需要神自己来做,阿们!我希望你们看到这点。看,那是一个表达,彰显了那样的一种品性。

而其他人,那是堕落的品性;根本无法拯救。天使受造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人是一种堕落的品性。看,这个人怎能……
35

看,为了显明这是指那些他所思念的人;他的思想就是今天的基督徒,就是从创世以来而有的思想。呐,记住,人,他是生在罪中,在罪孽里生的,来到世上就说谎,对不对?他里面什么也没有。所以你看,如果他早就在神的思想中,当他来到世上时,他起初就在神的思想中了,他来是要展示神的属性,你们听懂了我的话吗?然后,耶稣来,拨开云雾,使神的属性可以展示出来。他是神所表达出来的道。呐,别的东西无法彰显出来,其他人的品性都是堕落的。然后你看,耶稣来是要恢复那些品性吗?不,不,他们生在罪中,是在罪孽中生的。

他来是一个救赎主;“救赎”任何东西,意思就是“把它再带回来(阿们!),再带回来”。它是神的思想。你想,你和我虽然渺小,世上却无人能取代我的位置;无人能取代你的位置。你,一个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神,在创世之前就看见了你,也晓得你的所有特点,瞧?然后,耶稣来把你带回去;那就是耶稣来地上的目的,救赎主以人的身体出现,要把你带回去。作为一个救赎主,他必须来成为人,好展示他作为救主的属性;他来赎回你,把你带回到你所来自的地方。你是……
36

当你得到永生时,永恒生命只有一种形式,那就是希腊字“佐伊”所说的,对不对,弟兄?“佐伊”,即神自己的生命。所以,你既是儿子,就有分于那种生命;你里面的那种生命永远没有开始,也永远没有结束。想一想这点。它不会结束,因为任何永恒的东西永远没有开始。你里面的生命永远没有开始,那就是,如果你得到永恒的生命,那生命就是神,因为你早就在他永恒的思想里了。此时,它因神的荣耀而以人的样式在地上表达出来。耶稣作为儿子来赎回那个思想。神的丰盛必须来成为那样,神无罪的品性成就了那事,使他可以赎回其他来到他面前的思想,造成一个妻子。明白我的意思吗?哦,这是一个荣耀的故事。但我们还是先别讲这个了。让我们继续讲,好的。

37

注意,被造的;神,神流过他身上就像风吹过这会堂一样,或像水流过小河一样,甚至他和这道成了一。无人能这样做,因为他是唯一一位不是从属血气生的。其他所有人都是情欲生的,是属血气的;但他不是从情欲生的,他是童女生的。

神确认他自己就像我们确认自己一样。他用他的本质,他的本体(他的本质就是神),他来到地上支搭“帐棚”,成了人。他为自己造了一个帐棚,一个可居住的身体;这身体就是我们所知道的耶稣。神住在基督里,瞧?他成了人,为要拯救我们。他取了我们的样式,使他可以在我们里面塑造他的品性。
38

他的品性就是凡事蒙神的喜悦,又持守住这道。那就是他塑造我们的目的;使我们持守神的道,找到我们的位置,然后晓得我们所处的地方。要持守他的道。

想想这点。我们受邀来把我们的品性磨成他的品性。呐,我们要知道自己所做过的事,靠着他自己的灵把我们的品性磨成他的品性。然后,藉着他我们都成了神的儿子(就是我刚才所表达的),以基督的心为心,把我们的品性磨成他的品性。他的心思,叫你们以基督的心为心。如果你有他的心思,那么,你瞧?
他只行神所喜悦的事;他知道他是谁,他来,是神的儿子;他知道他要承受那个位置。他的品性必须是那样的。那么,当他……他承受他的位置后,他知道弥赛亚需要做的是什么;他总是寻求神,行这些事,若不是父显给他看,他就什么也不做。
39

呐,姐妹,如果你找到自己的位置(我决不是要伤害你,弟兄),那作为基督徒,你一定是要在道里找到你的位置;而不是教条说什么,那些在地上要被毁灭的低级炮灰才关心这个。瞧,你的位置是基督徒,因为你的品性被磨成了基督的样式。你是“佐伊”,就像神是“佐伊”一样。那么,圣经若说女人不可剪发,你怎么会剪发呢?圣经说,男人是一家之主,你们女人又怎么能做一家之主呢?你们作为神儿子的男人到底出了什么事?瞧?看,你没有找到你的位置,看到吗?

现在注意,你受邀来接受他的品性。你里面若拥有他的品性,就会被磨成拥有他一样的心思。他的心思永远都是行父分派他行的事。
他说:“你们查考圣经,它们为我做见证;”换句话说,“我若没有完全行圣经说我要行的事,那么就给我指出来。”
40

呐,要是神今天站在台上说:“对基督徒的要求是什么呢?”那会怎么样?那么,我们各人都会在哪里呢?瞧?这品性没有表达出它自己来。

他的心思就是持守父的道。他们的心思就是……在他们里面的心思同样也在我们里面。如果他的心思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会行与他一样的事。如果他的品性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会像他,对不对?所有先知都有那个。我们知道……我们思想一下挪亚,他在那个日子里是怎么做的;摩西,他在那个日子里是怎么做的;但以理在他那个日子里,还有三个希伯来少年等等,是怎么做的。
41

这道把我们磨成神的品性;任何想要与那个品性混杂的东西都会破坏磨成的工作,你不能拿信条跟道混杂;你不能拿世界跟道混杂。耶稣说,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意思是“世界”。你们不能又这个又那个。“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神的爱甚至不在你里面了。”这是真的吗?所以你看,你不可混杂它。

你不能把油和水混在一起,它们不能混合。你可以把它搅上搅下,随你怎么做,它们都混合不了。
你的品性不能与世界混杂;你若要磨成神的样式,就要以基督的心为心;那是控制塔,是方向。
42

呐,让我们查看一下神的镜子,他的道,用一些圣经的人物来确认我们目前的品性。我们再过几分钟就结束。要确认一下我们自己。呐,这是那面镜子,你要像那个小男孩照镜子一样来照一照:查看一下。让我们查看一下,看看我们能不能在某个圣经人物上看到我们自己。看看他们在某种情况下做了什么,再看看我们现在在做什么。现在你们要非常仔细地听,看看作为一个基督徒,你现在的品性是什么。

呐,你自己来判断,无需别人来判断你,你自己来判断,瞧?无需他人判断,我也不作判断。让我们只是反射……看看从某个圣经的人物里是怎么反射的;我们提到他们时,看看你目前的品性是什么。
呐,注意,这道创造了一个品性,我们都知道这点。呐,我们查看他的镜子,藉着某个圣经人物来确认我们自己。
43

如果你活在挪亚的时代,以你目前的品性来看;如果你们明白,请说:“阿们!”如果你活在挪亚的时代,并以你目前的品性来看,你会站在哪一边呢?要小心!瞧?以你目前的品性来看,现在,想想你自己,当两组人……如果以你目前的品性活在挪亚的时代,你会与哪一组人认同呢?你会站在先知和神所印证的道这边,站在那少数人这边,还是跟那个时代迎合众人口味的人站在一起?什么样的品性……

你会属于一些教会等组织,然后取笑那边的那个先知吗?你会跟那群人一起上去并说:“哦,我一点也不反对那个老人,他可能是对的;”还是你坚定地跟他站在一起?呐,现在想想你的品性。如果一切都反对他,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44

记住,世人在批评先知和他的信息等;世人在批评,各个教会也在批评。所有科学都说:“那个人发疯了,”因为他们议论说耶稣吃人肉喝人血,他们说:“这人是个食人族的,他是吸血鬼,”瞧?所以你看,明智的人,我们所谓的世人,明智的人,科学家等。

你知道当你得到很多教育和文化时,你知道它会把你放在哪一边吗?它会把你放在魔鬼的那一边。圣经说,黑暗之子较比光明之子更聪明。
你看该隐的后代;他们每个都成了科学家,卖房子的人,取得了辉煌的进步。但塞特的后代都是谦卑的农民和牧人,对不对?在挪亚的日子,那些上古有名的人,他们怎样建造、制造、建了金字塔等等,科学家。现在要十分留意,瞧?虽然这人拥有神与他同在的证据,那些人还是批评他的信息。
45

或者,要是你生活在以利亚的日子,会怎么样?以利亚,他是那个时候的牧师。耶西别……两千五百年前,她就借着涂脂抹粉和时装开始了好莱坞,还让所有以色列女子行同样的事。一个老人站在那里,不断地谴责这事。所有祭司都说:“哦,瞧,那个老家伙,别管他;过一会儿他就完蛋了。根本没有这回事。”他是……“我们至尊的王,他的穿戴与我们的一样;穿最好的衣服,国民都养尊处优;你做这做那做别的,又会有什么区别呢?会有什么区别呢?”那些牧师都这样说。

但那里唯一站着一个带着“耶和华如此说”的人。
46

呐,以你目前的品性来看,你会把自己放在哪里呢?呐,你回到家后,照一照镜子;你会看到你处在哪里,瞧?以你目前的状况,你会把自己放在那个日子里的什么状态呢?你会跟着现代思潮、宗派、迹象、大人物走吗?“哦,瞧,我们都是,许多人……”哦,肯定的,他们都在每个月朔敬拜耶和华;他们喊叫;他们喝那泉源的水;赞美那领他们出来的天上的神,做了这一切的事。但他们离目标还差十万八千里。照你目前的基督徒经历,若是把你放在以利亚的时代,那会让你处在什么位置呢?你会跟谁认同呢?你会站在哪一边呢?

47

或者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去到那里,作为一个被确认的先知,带着神应许先知亚伯拉罕的道,这道应验了。摩西下去,行了神吩咐他行的一切神迹(现在注意听,我们再一会儿就结束。),带领以色列民出来,进入了旷野。这信息……就像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五十年前你们离开了宗派……

他们越过了那里的那条界线,后来有人兴起来,说:“呐,等一等。让我们从中建立一个组织吧;”一个叫大坍的人,说:“摩西,你以为你是沙滩上的唯一一粒石子;你以为你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圣人。我们也有其他的圣人,说了一些这方面的话。我们要为自己搞个小组织,我们是这样相信的,我们将这样相信,我们将这样相信。”
48

呐,你目前的品性会确认你属于哪一群人呢?你会……在以利亚的日子,你会出去那里,耶西别在那里,你会说,她剪头发,涂脂抹粉,是个摩登女人吗?呐,只要想一想,你现在会跟哪一边认同呢?你说:“我是五旬……”我不是说你是什么,我是问你的品性是什么。我们正深入到你所认为的这些小事当中,我们要进到你的里面。

昨晚,当最后我在呐喊的时候,你听到圣灵在说什么了吗?这是为什么今天我说了刚才这些话,明白吗?人啊,要打开你属灵的心窍。这比你想的还近了,瞧?你会……有一条路,人可能以为自己是正的;但我想到,也许主容许我讲这点,请他们能原谅我,合作的人或者说弟兄们。我知道他们会的,他们在这点上是与我一致的。
49

注意,但这点……巴不得你们今天能在光中看见你们自己。如果你里面的灵活在过去的一个人物中,只要看看你今天在哪儿,就会知道在那个时候你会在哪儿。你在那个时候会在哪里呢?你会站在大坍想要建立的组织一边吗?或者你目前的品性把你与那个分别出来,持守这道呢?瞧?当这一切看上去都反对它的时候……

摩西拥有主的信息,完全被印证了;神在各方面都证实了这点。神所说的完全应验了。他在《申命记》里告诉以色列人要转回,转回到那里,无论这些迹象是什么,你都必须跟随,听从它,要听这道所应许的事,它被彰显了。
在埃及仍然有大坍,一个精明的领袖,在那里兴起来说:“你想把自己说成是唯一一个拥有一切的人。”
那不是摩西的思想,他只是行神分派他去行的事。不需要每个人都是摩西,人们只需要听从他所说的话。不需要每个人都要创造、行神迹奇事。这就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所在。
50

那一天,从北部下来的路上,有位女士问我,她说……是弗洛伦斯•莎卡林,迪马弟兄的姐妹,还有威廉斯姐妹等人,都坐在车上。她说:“伯兰罕弟兄,我禁食、禁食、禁食,还是赶不出那些鬼。”

我说:“你生来就不是做这样事的人;你的义务是禁食,圣灵会在那里的某人身上动工,做这件事。”你不晓得这个位置。
但愿我们有时间在较长的聚会里教导这些事;如果一个人像这样对这里的某件事有负担,你不知道……这不是给你知道的,是他来做这事;你只要顺服你的呼召就是了。要一直与经文保持一致,看看它是对还是错。
51

呐,我们发现双方……这边是被他议论的摩西,他被这群人所议论;但神对摩西说:“你离开他,因为我要把他吞到地里,”神行了。呐,你看,你必须晓得你所生活的时代。现在,用他们所说的话判断一下你的品性。

或者在基督的日子;现在我要问问你。当时,他们有最好的神学院、最优秀的传道人、受过最高等的教育、最圣洁的礼仪和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当耶稣出现时,实际上,对他们来说,他是个叛逆者。但你看,神在耶稣身上藉着彰显他是神而确认了他自己的品性。他说:“你们若不认识我是谁,就去查考圣经。”
他们说:“我们认识摩西,我们不……”
他说:“你们若认识摩西,就必认识我,他写到了我。”
52

呐,如果你活在那个时代,是犹太议会中某个好教会的成员,有好的牧师,那么,你会站在哪一边?你现在的品性会把你放在哪一边呢?想想,这取决于你。你现在的品性会使你站在哪一边呢?当耶稣的日子里,你的牧师说“哦,那些事都是胡说八道”时,你会在哪一边确认自己呢?

然而,耶稣返回来,说:“圣经说我要行这事,”他就行了;“圣经说我要行这事,要藉着童女而生;圣经说我要行这事,”他就行了。他说:“你们查考圣经,看看我在哪里没有成就。”
他们却说:“不要去管那个家伙,他疯了。”瞧?
53

你目前有什么样的品性呢?你在耶稣在地上的那个日子里,会把自己放在哪里呢?当时,所有大宗派和神学家都反对他;那个时代的所有教师和神学家都反对他;所有圣经教师都反对他,反对什么呢?反对神在那个时代彰显出来的明确的道;道被确认,神确认了他自己。

“他的名要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必有童女怀孕生子,政权要担在他肩上(瞧?),他的国没有穷尽。”这人是谁呢?显在婴孩中的神。然后,神成了人。你能想象耶和华像婴孩那样啼哭吗?你能想象耶和华生在马槽里吗?你能想象耶和华像一个小男孩那样玩耍吗?你能想象一个自称敬拜神的教会把他钉十字架吗?
呐,你会跟哪一边认同呢?是这真实、明确的道本身所说的话还是你会接受你的信条?以你目前的品性来看,你会站在哪一边呢?呐,这决定了在那个时候,你会站在哪一边;你现在怎么样,就会证明在当时你会怎么样。这简直太清楚了,哦!
54

当他的弥赛亚迹象……呐,注意,他的弥赛亚迹象确认了他的品性,因为那是神在一个人里面,这道。明白我的意思吗?他辨明人的心思,告诉他们这一切的事。

[原注:磁带有空白]这道找到了她,当这道一照出来时,她就得到了。她是那些被彰显出来的神的其中一个思想,看到吗?
55

但那些穿着牧师服、站在那里的人,尊贵显赫、把神的道歪曲成各种各样的东西,没有以丝毫的诚实待它;只要他们属于教会就行了,他们就是那些宣称拥有光的人。这光使他们所拥有的光变黑暗了,就像你试图在日光下打开手电,想要把日光扑灭一样,瞧?

为什么手电无法把日光扑灭呢?为什么其它光也做不到呢?没有一种光能扑灭日光,为什么?它是神的道的彰显,神说:“要有光,”那是神的光,是神的道的彰显;他来了。
没有信条、宗派、没有教皇、神甫,什么也没有;没有神学博士、没有组织、没有国家、没有一样东西能扑灭神的光的彰显。当这道说出来后,她得到了光,道会行这道说它要行的事。没有信条能站在它的旁边;没有任何东西能站在它的旁边,除了光本身和那些行在光中的人。
那是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在我们中间彰显他自己,我们也行在他里面;没有一样东西能阻止它。耶稣说:“天地要废去,”但这道不能废去。
56

注意,所有圣经教师,等等,虽然看见那道印证了,看见弥赛亚的迹象,看见他对那个小妓女显明了他是谁;其他在神心思中拥有他思想的人,像彼得、拿但业和所有那些在神思想中的人,当那光一照出来,他们就认出来了。人们不必拉他们到祭坛上来,叫他们上来;不必求他们;不必告诉他们说,他们若愿意,你会为他们做些别的事;你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看看你能不能跟老板说给他找个工作,把他们放在更好的地方。他们不在乎的。他们必须去争战,持守他们的位置。圣经说:“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里的。”逼迫、危险、死亡本身,都无法使我们隔绝,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他的思想中,是的。要继续前进!

57

你目前的状态会使你与那个日子的法利赛人认同吗?以你目前的状态会吗?呐,如果你说:“不,不会使我与当时的法利赛人认同。”那么,现在又怎样呢?《希伯来书》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现在,照你目前的品性你会跟哪边认同呢?“我不想跟那些法利赛人有什么相干,不,先生。”呐,对你来说那只是一个名称;但当你看见基督今天也像过去那样在他的教会中时,你所处的状态又会怎样呢?呐,你会处在哪里呢?历史又在重演。

那个时代的法利赛人因为偏见而攻击耶稣,今天的问题也是这样。宗派世界由于偏见而攻击这真理的道。
58

不久前,与一个天主教神甫会面,他对我说:“你试图要教导圣经。”

我说:“那是我所信的东西。”
他说:“神是在他的教会里。”
我说:“神是在他的道里。”
他说:“那是……早期那些信徒都是天主教徒;”我说……“彼得、雅各、约翰,他们都是天主教徒。”
我说:“如果他们是……”他说……我说:“你怎么看今天的教会呢?”
他说:“它比过去要好得多了。”
我说:“那你们就应该行以前所行的。”看,品性显明了它真实的样子。
59

那个时代的法利赛人因为偏见……记住,是因为偏见。实际上他们是看见的。其中一个祭司,尼哥底慕,就表达了这点。他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看到吗?但因为偏见,因为他不加入他们的组织……

如果主来,说:“现在,你们法利赛人错了,我是撒都该人;”或“你们撒都该人错了,我是法利赛人。”法利赛人会说:“看,我告诉你,我们是对的。”但他没有到他们任何一个那里去,他站在他们中间,瞧?
如果你要跟随他,看他行神迹,那么……你说:“哦,我喜爱看到他行神迹,”然后,你跟随他,看他行神迹;然后,他走到一个地步,就停下不行神迹了,开始教导他们……基督所设立的那七十个传道人,他们因为耶稣说了一些科学所不能同意或其他人所不能同意的话,就起身走了。他们不能明白,这人既是一个人,却怎么能使自己成为神,说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人子要升到他所在的地方,他是神,他肯定是的。他们说:“哦,这对我们太难了,我们无法接受。”
以你现在被磨成的品性来说,若是在那个时代,你会在哪里确认你自己呢?
60

某样东西磨成了你的品性,你是具备某种品性的人;你总会在这里找到你自己的。你会做什么事呢?以你目前的状态来说,你在那个时候会站在哪里呢?瞧?那些教师都反对耶稣,等等。他行的神迹确认了他。当那七十个人起来,有牧师,传道人等,他们起来,说:“我们不能明白那话;”你也会像那些会众一样离去吗?或者你会像那些门徒那样,说:“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瞧?),就是这样。”

然后,耶稣转过来,给他们一个试炼,说:“你们也要去吗?”
看,他们设了陷阱要害他。“哦,这个人是吸血鬼,说我们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会众他们就离去了。
“瞧,”传道人说:“瞧,我们要再多呆一会儿,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他说:“呐,当你们看见人子确认他自己是神时(瞧?),当你们看见人子被举到原来所在的天上时……”
“哦,”他们说:“这真够我们受的了;”他们就离开了。
然后,耶稣转向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
彼得说:“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还能去哪里呢?我们知道你,唯有你有永生之道。”
61

今天也是这样。他,不是你的组织;不是你的团体;是基督,唯有他,有永生之道。你要跟哪一边认同呢?是与人编造出来的某种虚假、荒渺无凭的东西认同,还是与神所成就的事认同呢?正如上个星期天我讲的“倒计时”,神现在能够成就什么使他的教会进入这个宇航员的时代呢?瞧?或者你会在哪里……或者你现在能看见你自己的身份认证吗?

62

注意,有了受人欢迎、可爱的教师……我要对你们年轻的会众讲一会儿。年轻女士,你们在学的人,你要在哪里确认你自己呢?哦,你可以分裂麦粒,你可以把这一切拿给你的理科老师看,等等;但你知道吗?他们无法给你生命。

生命唯有从基督而来。认识他,不是认识他的道;不是认识他的教会;不是认识他的这个,是认识他,唯有他能赐给你生命。
呐,当这个摆在当今的青少年面前时,像你们摩登的五旬节派青年,埃尔维斯•普雷斯利,他把长子名分卖给了一队的卡迪拉克车,一百万美元,金唱片,等等;那是这世界要的东西。他们要五旬节派可以让……今天,人们,女人要五旬节派教会允许她们剪头发、穿短裙或做她们爱做的事,只要保持她们的见证是一个五旬节派信徒就行了。她们只要那样就行了,瞧?“不,我不想到那帮人那里去,不,他们是老古懂,”瞧?看,她们要那个。这是她们的本性,是某些受女人领导的男人,把这东西给了她们。
63

但神能从这些石头中……需要某个人去传播这光;我们今天也不乏有敢于传播这光的男人。任由这光去到它所该去的地方。

你要跟什么认同呢?你要同哪群人在一起呢?瞧?你要持守在哪里呢?
注意,这个年轻人,他与他自己的教会认同。这代价太大了。所以,你们若记得他最后的身份证,我们在这里确认这个青年官曾经有机会来跟随耶稣,但他走他的路,选择他的教会,继续那样行。他是个不错的青年;他说,他遵守诫命,做了这一切的事;他跟其他人做得一样的好。所以,他就接受了这种想法,拒绝跟从耶稣。在他最后的身份认证中,我们发现他在地狱里,喊着要拉撒路弄一点水给他喝。
64

或者你的身份认证,你要跟犹大所在的那群人认同吗?他一开始,与耶稣同行;他一开始都没问题,就像几年前五旬节派信徒所做的。但正是他们,你们的父母们,所离开的这东西,组织,这年轻的一群人又转回去,搞出一个像他们所离开的那种组织,瞧?你所跟从的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呢?

呐,圣经说,老底嘉教会时代……你知道,犹大带着……他看到他有可能得到比他拥有的更大的东西。他曾与耶稣认同,所以他想,带着那个钱囊,他可以为了三十块银子出卖他,赚额外的钱。
这绝对是老底嘉教会时代所做的事。圣经这么说:“你是富足,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困苦、可怜、瞎眼、赤身的,还不知道。”那是五旬节派,最后的教会时代;不是路德,不是卫斯理,而是五旬节派,是这个教会时代。
65

你现在要跟谁认同呢?你说:“我是五旬节派的。”你看到自己的身份了吗?你把主赶到了外面。肯定是的。因为他们富足,一无所缺。

“哦,”你说:“富足吗?”瞧,过去你要站在这里,一周花三块钱在街角租一个又小又旧的简易房;我不是要认同那样是好的,但如果要租那样的房子传这全备的道,那么就去租。肯定是的。现在,我们花五千万美元用来建神学院,搞组织,建大东西;在别的地方花几十亿,几百万美元建大教堂,却在传讲耶稣快要来了。我认识的一些宣教士在事工场上却没有鞋穿,阿们!为了给更多的宣教士搞奉献,一个脚上只有一双凉鞋的老弟兄(他就只有这些),他拿那双凉鞋放在那里,作为给其他宣教士的奉献。哦,你要跟谁认同呢?
66

五旬节派的……我不想在这点上讲太久,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哦,出卖了,出卖了什么?出卖了我们的长子名分去换取名望。我们想要跟卫理公会一样;你想要跟浸信会和长老会一样,你就建了那样的建筑物;你把神学院放在里面,好像孵化器一样,给你孵出一些传道人,让你随心所欲地去做,还自称是五旬节派信徒。那是个谎言,没错。记住,记住,就是这个使犹大要在其他传道人当中出名;他为了三十块银子出卖了耶稣。

他的结局变成什么呢?实际上,他对基督宣称自己是道感到怀疑。他能看见那个人,与他同吃,与他在那里钓鱼,做别的事。耶稣会是道吗?犹大无法相信这点,他无法相信耶稣是神,但他就是神。犹大的品性导致他这样做。你的品性也会这样做吗?记住,犹大是很虔诚的。
67

我去非洲,他们对我说:“瞧,埃尔维斯•普雷斯利?我们这里到处都有他唱的歌。”

帕特•布恩等人,他们不该被允许传讲那名。那是污秽、肮脏,假冒为善。凡口称基督的名的,就要自己远离罪恶,瞧?但就是这样。看到我们走到哪里了吗?罪是如此的危险隐蔽;它鬼鬼祟祟地钻进来,等它把你给全身裹住时,你才发觉它在那里,瞧?然后,它就把你控制在它手中了。看到犹大最后的身份认证是什么吗?
我的弟兄,如果你去教会只是因为它比隔壁的更大,而隔壁的教会在传讲真理,而你的教会没有,你看那带你到哪里去了?那是犹大的灵。你知道,犹大最后的身份认证是吊死在一棵桑树上。
68

或者你发现你自己是与基督真实的门徒认同(现在,我们快要结束了,真的要结束了),在所有批评者面前,忠心于主和他的道?你自己能与五旬节的彼得认同吗?

当所有人看到后,说:“你看这帮疯子,他们全都醉了。”
彼得站起来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那段经文;”那是什么?神的道得到了彰显。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多少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神没有召所有人,你知道。但那些被召的人,知道要做什么,是的,是的。
69

或者与保罗认同?当你同保罗在一起,当时,那个贪爱名望的底马,他的助手,因为爱世界上的事而离弃了保罗。如果你看见所有人都嘲笑保罗……保罗在这里说:“给我带外衣来。”一个有他那样事工的人,却只有一件外衣。

瞧,底马以为保罗应该有一所很大的圣经学院;到处都是这些组织起来的东西。瞧,他能医治病人;他是个先知。瞧,他应该有各种奉献的钱,有几百万;而这里这个人,却只有一件外衣。
保罗说:“这里天气变冷了,告诉他,他下来时把我的外衣带来。”
底马看见这个,就跟世界去了,撇下他可怜的弟兄独自去争战。你敢站在那里,看见耶稣在外面挨冻,看见他有需要,却离弃他走开吗?
70

还记得圣徒马丁吗?你们许多弟兄还记得他,还有圣徒马丁的书,他来自法国的图尔。他原来不是基督徒,他母亲是基督徒。他是爱任纽的侄儿,后来……这是使徒死后几百年后的事,当时,他们仍然竭力地在一起持守神的道。天主教会拿掉神的道,放上了教条,但他们不会容忍这种东西。

有个寒冷的下午,圣徒马丁走过城门,那里躺着一个贫穷的老乞丐,躺在那里快要冻死了,没有人给他外衣穿。圣徒马丁脱下他的外衣,切成两半,把一半裹在乞丐的身上,然后走了。人们都笑他;“那真是一个愚蠢的大兵。他甚至违反了我们军队的规则,他做了这件事,为了那个讨饭的,把一半的外衣裹在自己身上。”
那天晚上,当他躺在床上时,他被一阵响声吵醒了。当他抬头看时,那里站着耶稣,身上裹着一件外衣。他知道,他做在那个乞丐身上的事,就是做在基督身上。他悔改信主就是这样的。
71

今天,你愿意站稳而看见这受苦的福音,还是愿意像底马那样跟着贪爱名望的人群走呢?你愿意像彼得那样,或活或死,都靠着主站稳吗?“我定意与你一起去监牢或别的什么,”是的。

当这问题在教会出现后,即,女人是否可以剪头发或是否可以像《哥林多书》里说的那样做,你会站在哪一边呢?以你目前的状态,你在当时会怎么做呢?想一想,姐妹。当保罗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顺服。”
他们写信告诉他,说:“瞧,这里的教会,圣灵告诉我们……”
他说:“什么?神的道岂是从你们出来吗?岂是单临到我吗?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就该知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神的命令。”他在《加拉太书》1章8节说:“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别的福音给你们,他就应当被咒诅。”
如果这问题也在你的教会里出现,你会站在哪一边呢?嗯?现在,看看你目前的状态。我想问你的是你站在哪里。
72

哦,弟兄,我们得快点了。你记得,保罗从高位上俯就卑微。你说:“但弟兄,我是一个地区的头;我是一个……”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我问的是你目前的位置,你目前的品性是什么?这对你有什么作用呢?你会在哪里被确认呢?

记住,保罗曾在迦玛列门下受过很好的教育,迦玛列是他了不起的教师,他曾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会成为大人物。但他俯就卑微,为了看见神的道可以不断地成长,他献上了生命。
摩西从他即将成为法老的宝座上下来,为了把神的道带到旷野去。
耶稣从天上降下,为了赐给你生命。你要与哪一群人认同呢?哦,为了开一条路来反射他自己,就像一道闪光,他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73

呐,如果你们要接受祷告,请再安静坐一会儿,再多等几分钟。我知道我留你们久了,现在已经四点四十分了,若主愿意,我们就在五点之前结束。

你会跟哪一群人认同呢?我要问你们一件事。
耶稣来,使他可以打开光;用闪光灯可以拍照片,瞧?这样,你就可以反射出来,或他就可以在你身上反射出来;当你的照片拍好后,看上去就像他的照片。当人们看见你,他们就看见神的道又活了。这就是主来,带来那个“照相机”要做的事,藉着他那使人成圣的血把道带到你面前。为此,他才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去他的信条、舍去他自己、舍去世界,背起他的十字架,跟从我。”
74

难道你发现在某处的圣经里,与某处圣经里那些没有持守道的人认同吗?你到底是跟谁认同呢?照相机已经闪过了,你已经跟某一个认同了。今天下午你坐在这里,我们每个人……呐,听着,你已经跟某一个认同了,照相机已经闪了。你知道你是什么,你的照片已经在某处照好了。呐,你现在站在哪里呢?你自己判断。

愿神帮助我们,在主里面得到认同,使我们可以在自己身上反射出主的生命来。
听着,过去,金匠拿金子来敲打,他不停地敲打,一直打,翻来覆去地打,直到他看到自己的像映照在上面,那时,那金子就是纯金了,所有杂质都被打掉了。愿圣灵今天在这堂聚会中,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愿他拿起这道在我们的心里敲打,把所有的疑惑、所有的信条、所有与神相违背的东西都打掉,使我们能够(现在听着!),使我们,这教会,能够反射出他的复活来。
75

听着!再讲一个小故事,然后,你们都把祷告卡准备好。

在新墨西哥州的卡尔斯巴德,你们许多人听说那里有个大岩洞,在地底下,你要走下去约一英里,有一条一英里的通道,一直通到地底下。那里很黑,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简直太黑了。有一次,有一家人去那里,有个小男孩跟着导游走。导游走上去,忽然就把灯关了。那个小女孩就尖叫起来,她害怕极了。
那有点像现在的这个小新妇,她必须持守住她的位置,看起来太黑了。要么基督教协进会把你扔进那个东西里,要么你就必须站稳立场,从中出来;你必须反射出你的品性来。那个时候她要怎么做呢?
当他们搞出一个教会联盟,你不能做买卖时,会发生什么事呢?呐,你说:“当那事发生时……”不,不。那时,光已经闪了,你的照片已经照好了;你的品性已经告诉你了,你已经在里头了,瞧?你知道圣经说过这点,他们会来,说:“是的,主啊,我们现在来了。”但已经太迟了,门关上了,瞧?
在小新妇身上会发生什么事呢?
76

在这个小故事中我想到了这点。你知道,当那个小女孩尖叫、歇斯底里地跳上跳下时,当她看到所发生的事,似乎要把她给吓死了。在那午夜的黑暗中,她忽然感到被撇下了。但那个小男孩却放声地喊着说:“不要怕,小姐妹,我们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

不要怕,小姐妹,我们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瞧?他能使神的道行它所要行的事,这人就是耶稣基督。让你的品性与他的一起反射出来。让我们祷告。
77

不要怕,小姐妹;我们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今天下午,无论你处在哪里,无论你看见自己的位置是什么,我都把它留给了你。你目前的品性能使你看见你自己处在这条线的某个位置上,这点我们实在可以花很多时间来讲。

你目前的品性是什么呢?呐,让我们祷告,你也祷告。呐,记住,我可能不再见到你们,你们也可能不再见到我,直到我们在那边相遇。呐,以你目前的状态,(我不管你是谁),以你目前的状态;我也把自己放在其中。今天下午,我的品性反射了什么呢?我跟谁认同呢?
78

天父,这时候请察验我们的心。只要一转眼之间,就改变了。让基督的心思进入我们里面。圣经说:“你们当以基督的心为心。”那会改变我们的品性;今天下午,在这堂冗长的讲道中,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我只是以谦卑的方式向会众讲出我所信的事,也是你要我们知道的事。神啊,我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如果我在哪里没有对你的道回应说“阿们”,没有紧紧跟随它,那么主啊,改变我,重新塑造我;我是你的仆人,我要成为你的仆人,主啊。请帮助我,帮助这里的每个人,主啊。

现在,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主啊,如果这里有人在创世之前就在你的思想中,这点必定会使他们清醒过来。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是;而且父啊,我们知道你来时,那本伟大的册子将打开,那时我们就明白了。如果有人偏离了这条路,走偏了,我祈求,神啊,求你今天把他们带回来,把他们带回到那条公义和生命的路上。
我们都在你手中,主啊。照你看为合适的来待我们。我把这群会众当作这堂聚会的战利品交托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9

呐,我们没有时间做祭坛呼召了,但我要把祭坛呼召设在你们的心里。以你目前的状态,你会跟谁认同呢?

呐,讲完这样的讲道后,我要祈求圣灵,若他愿意,现在帮助我一下,直到我能得到恩膏为病人祷告。我所说的这些事,神啊,愿它们成为真实的,因为它们是真实的的。
呐,请大家只要坐在位子上,存敬畏的心一会儿。所以你看,在接触时,当你正好专注在某件事上,而有什么东西一动,就使你分心了。这是一件很难的事。看起来好像有位妇人在叙加那里,曾经有一次是那样,耶稣并没有重复这样做。
但美国人须要得到娱乐,你知道,这只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只是……我们宁愿呆在家里看电视,那样比在教会能得到更多的娱乐,瞧?看,那是娱乐,那是我们想要的东西;这东西进入了教会。但神并不使你娱乐,他只是把他的道带给你,瞧?
耶稣对那个妇人说了那话,但他们必须相信那个妓女所说的话;整城的人都预备好了,瞧?他们在创世之前就在神的思想中了。
现在,愿神今天下午再行这事,这是我离开你们前的谦卑的祷告。愿他把这个留给你们。要祷告!
80

会众中有多少人……我没有看见一个我认识的人。在这群人中,我没有……也许有一些祷告卡分到了各处。你们坐在会场中生病的人、有需要的人或别的什么,你们知道我对你们毫无所知的人,请举起手,到处都有,瞧?到处都有。

愿主现在帮助我们。呐,请不要走动,一个也不要走动。这是一件严肃的事。
呐,不需要我说什么或试图解释什么,这没办法做到。呐,圣经说(它就是道),耶稣是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对不对?
81

呐,有时候,信心并没有对你显明;你得到它,你却不知道。如果你试图要勉强自己得到什么东西,你就会失去它。它很卑微、简易,你就从它头上越过去了,看到吗?耶稣是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如果你摸到他,他就会像过去那样行,对不对?现在,注意。

你看见坐在这里的这个妇人吗?我不认识这个可爱的人;她只是坐在那里。但不知怎地,她接触到了神;因为我看到这个妇人出现在我现在正注视着的这个空间里。她也意识到有件事正在发生;她在为她的孩子祷告,那孩子不在这里,没错。我不认识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妇人;但她对某个孩子有深深的挂虑。
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相信耶稣基督,圣灵,就在这里吗?你看,要是我们能把自己放在一边;看,呐,说到医治你,我做不到,瞧?或把你所愿的给你,我也做不到。看,这必须是从神那里来的,除非是他告诉我来对你说什么事才行。呐,但如果主向我揭示那孩子患什么毛病或其它别的事,你会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会信吗?
82

现在,所有会众……这位坐在这里的女士,如果你愿意,请你站起来,好吗?呐,圣经就摆在我面前,我不认识这个妇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呐,现在,又回到叙加了。

请大家都存着敬畏的心。瞧?当你看见什么事时……看,那是一个灵,它在动,又使我分心了。
是的,这个女士在为三个孩子祷告;他们三个都有阴影笼罩着,就是说,他们都不是基督徒,他们还没有得救,没错。其中一个是女孩,她的大腿上部有个伤,是这样吗?有一个,其中一个男孩,他的眼睛有问题;另一个有心脏病,也是个嗜酒如命的人。那是真的;这是你的愿望吗?这就是你想从神那里得到的东西吗?那么,我奉耶稣的名,愿他把你的心愿赐给你。我们还需要别的东西吗?
83

这里有位女士,就像我说的,这点搅动了她。她正坐在这后面;她得了关节炎,她的名叫托马森太太;她可能不认识我,是的,我对你是陌生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但你就是叫这个名。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女士?你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的,是从神来的吗?你得的是关节炎。

那是你丈夫,他就坐在你身边。他也得了病;他的血脉里有毛病,那病叫做动脉硬化,没错。他的脚也有毛病,没错。还有,你竭力要戒酒,你想要那样做;你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但你竭力要戒酒。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会接受我是神的仆人吗?那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叫你从那个当中得到释放。你要信,先生,并把你的心交给基督,去见传道人,预备受洗,这件事对你已经过去了。你只要相信。
84

你信吗?阿们!你若能信;你的一侧有毛病,不是吗,亲爱的?你若全心地相信,神必医治你。

坐在你边上的那位得了糖尿病。你相信神必医好你的糖尿病,使你痊愈吗?
你有心脏病,你相信神必医治那心脏病吗?
旁边的也有心脏病,你相信神必医治旁边那人的心脏病吗?没错。你相信他会医治吗?嗯嗯。
这位坐在这里的胖女士;几分钟前,当我在传讲,讲到要确认你自己时,她直直地看着我。你那时就得医治了;你有肾病,如果说得对,请你站起来,瞧?当你……当我说到要确认你自己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临到你,是吗?你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直直地看着我。医治就是在那时发生的。现在回家去吧!你好了,只要相信神,就是这样。看,这道彰显出来了。
85

这让你很震惊,先生。你相信神能医治你的心脏病,使你痊愈吗?这位坐在那里,头发灰白,长相好看的人,你相信神必医治那心脏病吗?你信吗?你妻子也坐在那里。你相信,靠着神的帮助,我能说出你妻子的毛病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妻子的毛病吗?是贫血症,血液的问题,没错。你相信神能使你们俩都痊愈吗?你信吗?你接受吗?

呐,坐在她边上的女士(看到那光下去哪里了吗?),那女士后背有毛病。你相信神必医治那背病,使你痊愈吗,女士?
坐在你边上的那个男人得了关节炎。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关节炎吗,先生?你接受吗?你接受?请举起手,好的。
86

那位坐在你隔壁,坐在那里一直在看着我的女士又怎么样呢?是的,她正在为她母亲祷告,她因感染而住了院,没错。

就在她边上的,你举起了手,姐妹。你不是在为母亲祷告,而这位女士是在为她住院的母亲祷告;但你的爸爸得了癌症,你正在为他祷告,没错。
隔壁一位女士有肺病;你相信神必医治那肺病吗?
呐,你看,这几乎要把我搞瞎掉了,瞧?底下已经有二、三十个人了。
87

嗯?现在,你跟谁认同呢?你跟那些说:“我是个信徒;我相信神或我相信这是他”的人认同吗?你确认……或你跟道认同,说:“神应许说,过去耶稣怎么行,今天也怎么行。我相信我们就生活在所多玛的日子,就在世界被毁灭之前。耶稣应许说,他要再次彰显他自己,就像他在所多玛所做的;他当时怎么做,现在也要怎么做。”你相信这点吗?

那么,你们所有有祷告卡的人,在这里排一个队;在这一边,沿着那边的墙站成一排。从你们的位子上走出来,靠着墙站成一排,都排在这一边。
呐,那些有祷告卡的排在这一边;中间的,就站在过道上,站到这条道上。现在不要上来,瞧?就站在过道上。走到……现在,先等一下。
我要这边的人这样站着。看,转到这边来。我要这边的人绕着这边走,从这过道上走回去。那样走回去,再走过来,跟这边的人合在一起。
呐,所有这边有祷告卡的人,请站在这边的过道上,没错。从这里过来,再往后头走回去,跟后面的合在一起。
88

呐,你将要看见的要么是一败涂地,要么是神的荣耀。呐,今天,你要跟谁认同呢?信徒吗?或者你只是要娱乐呢?或者你要相信神呢?在圣经的时代,有些人甚至来到圣徒彼得的影子底下,彼得是个连名字都不会签的渔夫。在那人的影子底下,显明了你今天所看见的同样迹象,影子照在那些人身上,他们就得医治了。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的?

89

呐,弟兄们,你们并没有被排除在外,当这些人在这里时,像这样,瞧?它会使医治临到的。呐,你们站在这里。[原注:磁带有空白]

如果这里有相信为病人祷告的牧师,我不要让你们这样以为,我作为一个传福音的站在这里,带着辨别的恩赐等等,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先知的时代,使你们以为你们的牧师就不会……就像别的人一样,他也是基督的仆人,拥有与我或其他人一样的权柄。我们的权柄就是耶稣基督。我要请他们下来这里,在我们祷告时,与我一同祷告。
90

现在,当我为病人祷告时,这里每个相信神医治的牧师,愿意跟我们站在一起的,请你过来,同我一起站在这里。你们任何一位想上来的牧师,这一组牧师,赞助聚会的牧师,我请他们过来。我说过这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相信基督的信息,相信神的医治;不管你是什么牧师,属于哪个教会,或者长老会、路德派、或者天主教神甫,都请上来这里,同我们站在一起。上来这里,按手在……你不一定要分别……作为基督的仆人,你用不着把自己同人类分别开来,不管他们是不是属于你牧养的片区或教区;你都不当把自己与他们分别开来。你相信这点。

呐,欢迎你们来这里协助我,按手在这些病人身上,使他们得医治。
91

好的,我想队列就要开始了。我请引座员给他们留出位置,让他们能过来帮助这些人。

呐,所以我们不要……每个人都要明白,呐,注意听!你们能听到吗?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再说一次。[“阿们!”]看,我要给你们……
呐,我不可能叫每个人来,站在那里跟他们一起祷告,行辨别的恩赐。我若多叫五、六个人来,那么,他们就得把我抬出这个会堂了,你知道这点。
耶稣,一位妇人摸了他,他转过来,告诉妇人她的毛病是什么,都说了出来。他说:“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力量。一个人,那是神彰显在肉身中。
这只是一个彰显他的小恩赐,瞧?是应许给这个时代的一个恩赐。注意,朋友。
92

有一次,有人叫彼得去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位妇人死了,她名叫多加。你们大家都记得这个吗?请说“阿们”。他就上去,跪下来祷告。后来……现在听着,你们在祷告队列里的人。彼得祷告后,他就过去,按手在多加身上,她就活了,对不对?

呐,弟兄们,我要你们和这会众与我一起祷告。看这里,这里站着大约五百人,可能更多,今天下午站在这里要接受祷告。现在,让我们每个人都用信心来做祷告。然后,当这些人经过时,当你按手在他们身上,带着信心按手在那里时,事情就必发生。我要相信,我要全心地相信。
93

我们的天父,现在,这伟大的行进正从这里开始。几百人将在传道人的手下经过这里。主啊,愿你使他们认识到,他们正从那十字架下经过;他们正从流出宝血的地方经过,这宝血使得我们所做的事成为真实的。因为那挂在十字架上的说:“这些神迹要随着那些信的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愿人们接受它。

你应许说,凡愿意的,你必救他。你不能救全世界的人,因为有些人不愿意相信你。你到一座城去,因为人的不信,你就不能行许多大能的事。
同样,从这个队列经过的人,除非他们从心底里愿意与众信徒认同,与神的道认同,相信病已经过去了,不然,你也无法帮助任何一个人。愿这伟大的身份认证现在临到,当每个人从这些传道人的手下经过时,愿圣灵在他们心里动工,使他们接受神的邀请。愿他们喜乐地离开这里,为神国的缘故得医治。主啊,我们这样做而顺服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4

我要某个人……罗伊,请你来这里,唱“只要相信”。我要你们其他人都低着头,每个人继续祷告。

呐,这里有做母亲的,有做父亲的,有生病的婴孩,有得癌症快死的人。如果那是你,你会真诚地需要某个人,我们真诚地需要那个。
呐,现在让我们都低着头。我要走到底下,跟我的弟兄一起为病人祷告。[原注:磁带有空白]知道,只是交通中最美好的时光;今天下午我注意到一件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做。百分之九十的病人得了医治,甚至还没有走到我所在的地方时,他们就得医治了。在他们走到那里之前,他们就尖叫、大喊、赞美神。
95

呐,我们现在要为这些手帕祷告。主耶稣,我们知道在圣经里,有人从圣徒保罗身上拿了手巾,不因为他是保罗,而是因为他是你的仆人,主啊,他是你的大使。我们知道,他们说各种病症就离开了。许多人不能参加聚会,人们送手帕去,以代表他们。神啊,让主的天使……他是那位俯瞰红海、使海退去的,以色列人就继续前往应许之地。求你应允,主啊,愿这也成为那样。愿这些手帕放在病人身上时,为神国的缘故而医治病人。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96

现在,我只想对你们说一两句话,因为我真的很感谢你们。我感谢这些很不错的传道人来到队列中,花时间来协助我等等。弟兄们,也许你们可能会以为,当辨别等等的事情在这里运行时,我并不知道你们所祷告的话;但主耶稣使我想起了它们,我知道是什么。

不用担心你的妈妈,她会好的。
你正坐在那里,你有瘘管和妇女病,我知道整件事;你会胜过它的,不要担心,瞧?它在我们后面,就跟在这前面一样;主知道这一切的事,明白吗?呐,你经过了祷告队列,那位在聚会前恩膏我的神,他现在也在恩膏我,瞧?只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你相信他吗?哦,他太奇妙了,不是吗?这有多奇妙啊?
97

瞧?多少人知道这首歌“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你能给我们起个调吗,姐妹?我想唱这首歌,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让我们站起来,在主面前存真正敬畏的心唱,现在来唱。一起来唱。

福哉,爱主圣徒,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同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这是一首老歌。
我们离别之时,(让我们举起手。)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盼望再会有期。
你们爱这首歌吗?“再相会,”大家一起唱。“再相会,”现在,大家一起唱。
再相会,再相会,再相会在主脚前。
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至再相会。
现在,让我们低下头祷告。我要请这里的牧师来,弟兄,请他上来吧。你有什么要说的,弟兄;或你想要说什么,或解散会众。愿神与你同在,直至再相会。请为我祷告;我爱他,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