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125 打开光

1

好的。这是……[原注:一位弟兄说:“这是你的麦克风。”]这是主麦克风吗?谢谢你,先生。[“这是现场麦克风。”]是的,先生。好的。我感觉到他们后面有一点回音。早上好,朋友们。你们在后面的能听见吗?[原注:会众说:“能。”]这下没回音了。谢谢你。

今早,我真是一个很荣幸的人,能在这么好的见证讲完后,来到台上,在我们这么享受的早上,就他们所讲的加上一些能带给我们祝福的东西。呐,我注意到他们一些人非常……
[原注:扩音系统出现了回音。一位弟兄说:“我想我们得把这个放在中间,伯兰罕弟兄。”]好的,先生。好点了吗?
2

这里的一些人,他们讲得真是……几乎每个人讲的都很棒。这上面的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光辉夺目的见证。我太欣赏那些为主作的美好见证了!

现在我们来就近这道。
这个星期,我定意绝对不留会众坐在这里两三个小时听我讲道。朋友们,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我那样做。我没有受过教育,只能藉着启示讲道。呐,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当他也受了启示时,他能藉着他受的教育解释他所讲的内容,斟酌用词,让会众知道他所讲的内容。我没有受过教育,不得不用自然界的象征,藉着我所得的启示来表达。有时候,要会众真正明白是相当难的。我们发现我对此非常不安,直到我在圣经中发现神也以同样的方式方法行事。
3

我们注意到,像施洗约翰,我们没有任何他受过教育的记录,当他,当他从旷野出来时,他开始对他的会众,即当时的教会讲道。我们注意到他是怎么表达的。他说:“你们这些毒蛇的种类!”瞧,那是他在自然界和旷野司空见惯的东西;换句话说,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迷惑人的东西。呐,别的人可能会拿出某个词,说是“骗子”,或可以用来表达那点的其它词。但约翰用“毒蛇”这个词,我想大家都明白他在说什么了。

所以,他说:“你们不要自己心里说:’我们属于这个,我们属于那个,’因为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瞧,瞧,不是其它了不起的词。“神能从这些石头中……”他用自然界来表达这点。
还有,“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某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弟兄,有同样的启示,他可能会说:“神要灭绝。”他说:“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不管怎样,这也确实灭绝了。瞧,约翰知道是那样的。他只会那样表达自己,因为或许他从未上过任何学。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我这里有些祷告请求。这是我的事工,为病人祷告。我这里有一些请求,是些非常重要的请求。我知道这里还有很多需要。如果今早有祷告请求想要被记念的?你愿意向神举手说:“我……”当我们祷告的时候,请专注在你所求的事上。
4

我们的天父,我们现在就近你的圣洁,藉着你的圣子主耶稣的名,我为每个写下请求的人祷告,我手里正拿着这些请求。特别是这位弟兄年轻、漂亮的女儿,在一场车祸中被撕裂了。主啊,我为那孩子祷告;我也为其它所有的请求祷告。还有那些不为我们所知的请求,他们只是举起了手;但你是无限的神,你知道每个动机和我们所有的请求。我们祈求你应允。因为你这样应许了,我们也相信。

我们现在祈求你拿起我们所要读的这几句话,并启示给我们,主啊,我们等候你。愿圣灵接近每个人,把这道的讲解启示给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

[原注:关于麦克风,一位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能测试一下,看它行不行吗?”]好的,先生,弟兄,请自便,没问题。在我翻开的时候,我有一个……

过去我能记住我的经文等等,不用做笔记,但自从我过了二十五岁,就不那么管用了。我必须通过写下来才能记住它。呐,我们要……
好点了吗?你们能听得更清楚吗?没有。他们后面的在摇头,或许……[原注:一位弟兄说:“你必须站在麦克风正前方。”]必须站在……[“正前方。”]好的。现在怎么样,你们听得见吗?这样呢,好点吗?可以,很好。
6

呐,我希望你们注意《以赛亚书》42:1-7,还有《马太福音》4:15-16。

1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我的魂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放在他身上,他必将公正带给外邦。2他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3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冒烟的灯芯,他不吹灭。他必凭真理施行公正。4他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正,众海岛都等候他的律法。5创造诸天,铺张穹苍,将地和地所出的一并铺开,赐气息给地上的百姓,又赐灵给行在其上之人的神耶和华,他如此说:6“我耶和华凭公义召你,必搀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作众民的约,作外邦人的光,7开瞎子的眼,领被囚的出牢狱,领坐在黑暗中的出监牢。”
7

现在翻到《马太福音》,从12节开始,我们来读这段经文。

12耶稣听见约翰下了监,就退到加利利去;13后又离开拿撒勒,往迦百农去,就住在那里。那地方靠海,在西布伦和拿弗他利的边界上。14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15说:“西布伦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约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16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17从那时候,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愿主祝福他的道!呐,我今早的主题是:“打开光。”我尽快地讲,好让你们能出去参加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的下一场聚会。
8

你知道,麦卡纳利先生,我想他在现场。我在外面看见了他的卡车。不久前,在我早期一次到亚利桑那州的打猎旅行中,我们坐在一起;我们坐在靠近迷信山脉的地方。很久以前我就听说这山了,还听了许多有关迷信山的传说。我记得第一次去看的时候,那是在天亮前,一个大幽灵般的影子悬挂在我的东边,那被认为就是迷信。我听说过印第安人如何不敢走近这山,如何害怕这山,早期西班牙人寻找黄金的时候如何虐待他们。他们说邪灵住在那里。这一切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但我只有一把手电筒,想先看看这迷信是什么。

我观察了一会儿,不久太阳的光辉开始驱散黑暗。当太阳出来时,就把光、暗分开了,击退了黑暗。最后,太阳升了起来,升到了山顶,显出了迷信究竟是什么。太阳光照出了它究竟是什么东西。当太阳带着能量照在那上面时,所有我对迷信山的害怕和恐惧,全都消失了。
9

在自然光中,太阳是这地上的众光之王。不管我们能拥有多少人造的光,能制造多少的大电光,当太阳升起来时,其它所有的光都暗淡了。

神的道也是一样的。当神的道升起来时,所有的迷信、宗派狂热等等,都散去了,神的道清楚地显出了它是什么。起初,神说:“要有光。”光就来了,真正的光,众光之王藉着神的道来了。起初,神将光、暗分开。当神的道彰显出来时,总是把光、暗分开。
人们可以兴起这个、那个或别的什么东西;各种主义可以兴起来,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其它所有的主义可以兴起;迷信、异端,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兴起来。但当圣经的众光之王兴起时,所有的迷信等等……你瞧,我们知道它已经来了,但当它被印证,证实了它的光时,我们就没有权利再为此争论,因为它把其它所有的光都关在了外面。耶稣说:“人的话都是虚谎的,我的话是真理。”他的道高过众人的话,高过一切,高过任何东西。他的道就是光。
10

我们知道,起初,地球旋转着,它一定是雾蒙蒙、阴沉、黑暗的,神知道他需要有光。呐,他的种子已经在地里了,因为他已经把种子都种在地里了。呐,他需要光使种子长出来,使它们活起来,因为种子已经在那里了。

就像在每个时代,神已经向我们预告每个时代会发生什么事。他唯一需要的就是把经文中神的光彰显出来,使那个时代的经文活起来。只要能让光照着道,它就会活起来。如果这道受了孕,光就会使它活起来,只要它是给那个时代的一个应许。
你可以在一个时候种麦子,另一个时候种谷子。一些长得比另一些要慢一点,因为这取决于季节。
神的道按季节而来,还有律法、恩典等等,正如我们经历的各个时代。每次,它都藉着光的彰显被照亮,并且释放出种子里的生命。
11

藉着神的道,太阳今天仍然发光,因为我们所享受的这个太阳就是神的道被彰显了出来。我们在外面看见的这个阳光正是神的道,神说:“要有光。”

如果他说:“要有光,”却没有光,会怎么样呢?那就不是神在说话了。当神说:“要有,”就必有。所以,我们发现,我们现在所享受的太阳,是神在《创世记》里说出的道的彰显。
我们晓得神给这时代的光是他的儿子。一个是“s-u-n”【译注:太阳】;一个是“S-o-n”【译注:儿子】。S-o-n就是圣经。他是,“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希伯来书》13章8节,“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它一直都是神的道。是基督在挪亚里;是基督在摩西里;是基督在大卫里抬头看,作为被弃绝的王,看着耶路撒冷;八百年后,基督坐在那里,为耶路撒冷哭泣,作为被弃绝的王,就像大卫一样。一直都是基督的灵。神的道全备的彰显藉着耶稣基督、神的灵,被显明出来。
12

若没有光,生命就不可能出现。光产生,光产生生命。若没有光,就不可能有生命,不管是属自然的或属灵的。都必须有光。

光只能藉着神的道来。当神的道被彰显出来时,就是光。道就是躺在那里的一粒种子,就像神种下所有的种子一样。
我们的身体就在地上。呐,在地上有光,在地上有任何生命之前;当神创造地球时,地上就有了钙、钾、石油、宇宙光或别的东西。只需要神说出他的道就会使它出现,就像它对植物的生命、或树的生命、或任何生命所做的。
13

若没有神的光,就没有东西能活,无论是属自然的或属灵的,神的道是光又是生命。

但当神赐下他的光,向人们显明这光时,这光却被弃绝了,然后怎么样呢?那正是我们今早想要讲的:神差遣这光去到人们那里,他们却弃绝了这光,就像当时一样。“看哪,我的仆人,我心里所喜悦的。”他是外邦人的光;他是世界的光。他是世界的光,但是被弃绝了。那真是悲哀的一幕。
总是这样,每次当神彰显他光的时候,世界就会把那光弃绝了,为什么?这记在了圣经里。每个时代,神分配给每个时代一部分的道,并且他总是差遣某人来彰显那道。
14

四千年前就已经预言了耶稣,说他作为弥赛亚要来。当他来的时候,他彰显了弥赛亚的每个应许。但世上的人、教会等等,对他一无所知,因为他们陷入了别的东西当中,使他们无法知道这道。呐,如果一个人……

我们以自然为例。如果一个人生在地上,行走在神为他创造的太阳光中。首先你知道,如果他闭上眼睛,跑进地下室,关上门,拉下窗帘,拒绝承认太阳在照耀,那会怎么样呢?他否认太阳的特权,否认太阳温暖的光线和赐生命的资源;他否认太阳传播的光,让他能看见自己往哪里去,从哪里来。他否认这些。对一个拉下窗帘或跑进地下室,关掉各处所有的灯,断然拒绝承认太阳在发光的人,你能说什么呢?那人的神经一定有问题。任何人都知道这点。一个正常的头脑都会告诉你那人出问题了,他出问题了,他,他出了什么事;他失去理智了。
瞧,在我们生活的这时候也是如此,福音的光像今天这样照耀着,一个人也确实认出了这光,却用某种借口把自己遮掩起来。一个人若故意离开这光,进到某个东西当中,把窗帘拉下来,说:“我不相信它,”这人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不用兜圈子,这人肯定有问题;他出了什么事。我们发现今天有很多那样的事。
15

呐,耶稣是所有受神默示的先知做的见证。他们为耶稣的时代所发的一切预言,都在他的时代发出了光。耶稣点燃了圣经中每句预言到他话语的蜡烛。“必有童女怀孕生子,”童女就怀孕生子了。是的。“他的名必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他是。“瞎子的眼睛要看见”,他们就看见了。一切预言到他的事,都在他来到地上的时候发生了。

为什么人们看不到这点呢?那是……似乎现在对我们来说很奇怪,因为我们正通过后视镜往后看。但你知道吗?如果你一直那样往后看,你会出车祸的。我们当看那摆在我们前头的东西。
16

那正是他们所做的事。他们那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另一个光的反光中;他们生活在另一个时代的光的反光中。

朋友们,我相信那正是今天世界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试图生活在另一个时代照耀的光的反光中。反光是一个虚假的光。
就像路上的幻景。我们走在路上,会看到一个幻景。那是阳光的一个虚假概念。当你到了那里,它并没有产生一样东西,只是虚假的东西。因为你无法行走在太阳的反光中,因为那是个幻景,总是指给你看一样无有的东西。
当人试图告诉你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不是一样的,他们就是在领你进入一个幻景中。就是这样。当你进入教会,加入教会和某个冷淡的信条或类似的东西,那里什么也没有,就像你拥有的世界上的东西一样。
17

让我告诉你。不要拒绝耶稣基督福音的光,这光把圣灵温暖的光线带给你,使你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不要试图行走在另一个时代的反光中。呐,那反光在别的时代可能没问题的,对他们可能是好的。

在我们主耶稣的日子,证明了是这样的。他是当时符合圣经的光;他是那光。除非他来到地上印证那应许的道,否则他就不是那光。你知道,他说:“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走在他的光中。”[约5:35]
当然,因为以赛亚在约翰出生前712年就预言了他,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还有玛拉基,最后的一位先知,在他到来前四百年,在《玛拉基书》3章中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
约翰来到地上,使那书写的道活了起来。他是那在旷野呼喊者的声音,他也在弥赛亚前面预备了道路。耶稣说:“你们喜欢走在他的光中,因为他是那点着的明灯。”
约翰说:“现在我必衰微,我的光必熄灭,(为什么?)因为我已经服侍了预言给我的时间。你们要听他!他是那位;要跟从他!”在当时,这一点被体现了出来,被证明了。
18

呐,犹太人以为他们是在真正的光中敬拜神。他们弃绝了这位他们自以为在敬拜的神。他们把这位他们自以为在敬拜的神,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自以为在敬拜的这位神,他们竟然取笑他,把他当做人们的笑柄。

愿我带着敬畏和尊重这样说,只是为要带来光,因为,正如我们的弟兄刚才说的,我们生活得比你所想的还近了。有朝一日,事情就要发生,那时就太迟了。人们会披上兽的印记,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耶稣说:“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掉进坑里。”我们生活得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许多真诚的人跟随着那个,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现在时候近了,这光正在照耀,福音的光带着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亲自彰显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把这道分配给了这个时代;他应许给这个时代的事必须在这个时代发生。如果教会不接受它,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他必发出他的信息。因为他过去这样做;他也将一直这样做。
19

人们以为他们行走在光中,固守祖宗的遗传,首先你知道,他们行走在一个光的反光中,而不是同一个光,拒绝了他们宣称正在敬拜的那个光。

耶稣的工作完全印证了他是谁。耶稣自己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谁能指证我有罪呢?”他说:“谁能证明我所说的话或所宣称的,有哪一样天父没有藉着我印证出来呢?”他向你证明了他是那时代的光,因为神已经预言了这位弥赛亚应该是这样的,它绽放出了生命,但他们的遗传使他们与道的真光分开了。
20

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希律党人,不管是什么人,他们完全被世界蒙瞎了,正如他们向来所做的,他们看不见真正的光。这光把他们的眼睛给剜了出来。他们习惯于行走在反光中,“后天是这个,明天是那个。我们要加入这个,它是那个,我们就加入那个。”我们发现那是个虚假的幻景。

对一个人的心来说,耶稣基督今天跟他从前是一样的真实。他的大能和同在跟从前一样真实。“看哪,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宇宙,’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那个伟大的应许就是今天。这世界瞎眼到了极点,但还有一段话说“你们必看见我”,这才是我们今天想要得到的。全备福音的意思,就是要在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和他全备的应许中表达他;圣灵彰显出神所应许的这些事,并证明它们是正确的,他必这样做。是的,先生。
21

他完全被道和他所做的这些事证实了,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愿相信的。已经证明了他的光就是道!道这样说:“你们查考圣经。”

但他们生活在他们的遗传中,那是另一个时代的反光!他们说:“我们相信摩西;摩西是我们所相信的。我们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从哪里受的教育?你凭什么证明你是这个?”
他所做的事见证了他是谁,要是他们能看看圣经。他们是在看圣经,但他们却看不见。“我所做的事证实了我。”
22

一个人是凭着他的委任状、神话语的委任状被认出来的,看他是否是受神的道差遣,带着神的道。每个时代都一样!一直是这样的。

我们不能靠昨天的光而活;昨天的光是历史。我们对它一无所知。你今天不能靠昨天发光的太阳取暖。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那正是人们的问题,他们试图靠昨天发生的事活着。你不能靠画的火取暖。当然不能,它里面没有热量。昨天的太阳里面没有热量。
23

在自然界中,阳光被差给地球,为了收割麦粒,促进成熟。每天都有新的阳光。今天在加拿大照耀,使麦子长起来的太阳;那同样的太阳,瞧,在即将到来的七月或八月,如果没有更多的阳光,就决不能使麦子成熟。它必须越来越强,越来越有能力,每天都在成长和成熟,使麦粒长出来。

呐,如果麦粒本身开始成熟,麦粒长了出来。如果阳光正确地照射麦粒,就会建造麦粒。每天,随着太阳越来越强,周围外壳中部分的钙或别的东西就进入麦粒里面,建造麦粒。
24

但如果你拿八月照耀的太阳,照在今天的小麦上,就会杀死小麦。当然,你不能那么做。阳光按时而来。所以,神的麦子和麦粒也必须按时成熟,即它所处的季节。但太阳怎么能……嗯,今天活着的,哦,今天照耀的阳光,会杀死麦子,麦粒会死掉。即将到来的收成正在成熟。麦粒应该随着阳光成熟。

但问题是,今天,教会的麦粒不想成熟。它想保持从前慕迪时代、散基、芬尼、诺克斯和加尔文时代的样子。他们都没问题,但他们是那个时候的光。
但这是另一个时候;这是另一个时代。这是福音的发展;它就要成熟了。所以,我们不能活在路德说的、卫斯理说的或其他任何人说的东西里。我们正生活在预言给这个时代的光中。我们正在第七个教会时代,不是第三或第四个教会时代。麦粒应该能接受这光。如果它不接受,就会掉了,这光对它就没有任何意义。如果麦粒随着光一同前进,就会随着光一同成熟。
25

教会也应该这样带来每个时代的食物,即耶稣吩咐的:“人活着,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我们需要的食物就在圣经中。它是神的计划完整的启示;是耶稣基督完整的启示。我们不能给它加添任何东西,也不能从它删去任何东西;若有人这样做,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分。我们不需要给这道加添任何的信条。它是照它所应该的方式写下来的。我们不能加添任何东西,也不能删去任何东西,只能照它原本的样子传讲它,这样神就必彰显它。神所应许的每个应许,他都会一模一样的照那应许来彰显。我们不该从经上删去或加添。只要保持它本来的样子。
26

但你瞧,今天,我们发现人们有点像那个时代的人,试图生活在以前的反光中。教会本该像麦子一样成熟,“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的一切话,生命的粮。”不只是一部分的道;乃是神一切的道,每个时代都是!不只是一直都在吃豆子和马铃薯;还有别的东西随着它,当我们进入神摆在他百姓面前的整道大餐时,有圣灵的大能,神所赐下的能力和圣灵的喜乐。“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因为我活着,你们也要活着。”这是耶稣给他教会所做的应许,然而今天我们发现人们试图回到已经过去的其它时代中。

27

路德的时代,那是个伟大的时代。他看到了天主教会的错误,看到了圣餐。那个年轻的神甫,看到了那是错的,“那不是基督实在的身体,”那只是一块他们祝福过的饼。他看到了:“酒不是真实的血,”但它代表血。所以,他反对那东西,因为那个时辰到了。不管他们有多少的神甫,他们有什么别的东西,神抓住了一个能使光照耀的人,阿们!他接受了“因信称义”,使路德时代的光照耀了出来。在那之后,那个时代过完了。

28

后来出现了另一个时代,教会应该远离罪恶,被分别为圣。约翰•卫斯理来了,一个来自英国的圣公会信徒,他属于圣公会教会,但他看见了福音的光。那是非拉铁非教会时代的开始。当他看见时,他传讲了恩典的第二步工作,藉着耶稣基督的血成圣。没有东西能阻挡这光。他像路德一样被认为是一个狂热份子,但他反对其他所有的人,并且发出光来,因为那是那时代的光。神找到了一个人,约翰•卫斯理,他能打开光。

神也找到了一位路德,他给那个时代打开了光。
后来出现了五旬节派的弟兄。他们回到他们恩赐恢复的时代,恢复了说方言的恩赐、医病的恩赐等等给教会。呐,他们准确地行了圣经说他们所要行的事,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就彰显了它。绝对没错。
29

但你意识到我们已经从那里继续向前进了吗?我们是在新妇的时代,拣选的时代,(新妇时代)他们说我们会拥有这个时代。“蚂蚱剩下的,”《约珥书》2:28说:“蚂蚱剩下的,剪虫来吃;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

那些组织每一个……如果你读过圣经中的七印,那些改教家每个都出来传讲了道,却都遗漏了一些东西。后来,改教家一过去,光就开始暗淡,人们做了什么?不是继续行在进一步的光中,而是组织起来。当他们组织起来,说:“我们相信这光;这是光!这就是了。”他们做了什么?卫斯理出现,立刻就离开了他们。
30

卫斯理做了什么?他的兄弟约翰和查尔斯,继他之后组织了起来,接下来阿斯伯里那些人出现了,在他们之后,人们组织了称为卫理公会的组织。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拒绝了进一步的光。他们只是说:“这是光;就这些了。”

后来出现了五旬节派,并揭露了他们,即神仍然赐下圣灵的洗,他仍然赐下医治的大能,这是他们所否认的。他们做了什么?离开了他们,因为那是另一个光。
31

现在又怎么样呢?我们已经过了将近六十年,五旬节派组织了起来,“我们是这个;我们是那个,”神已经离开了它,远远的走开了,并从那群人中带出了一位新妇,一位蒙拣选的。永远不会再有另一个教会时代。非拉铁非教会时代是卫斯理。老底嘉教会时代是五旬节派组织,这一切都将直接进入兽的印记当中。那是圣经,正如这位弟兄刚才说的。那是真的。是的。它们是……所有这些组织,因为他们拒绝行在进一步的光中。他们组织了起来,说:“我们相信这个。”当神行一件事时,要用圣经检查一下。

32

法利赛人说:“我们拥有了它。”撒都该人说:“我们拥有了它。”但神拥有它!神已经转动了钥匙,显出光来。这光却被人拒绝了,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天主教会拒绝了路德;卫斯理拒绝了路德派;五旬节派也同样拒绝了卫斯理派。
今天,圣灵正在拒绝五旬节派。你正变得像其他宗派一样形式化和冷淡。每个人都能看到这点。我爱你们。你们是我所知道的最接近圣经的宗派,那就是为什么我与你们在一起。但听着,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我们所生活的日子!这是再次转动钥匙、让光出现、带出一棵树的时候。圣经在《玛拉基书》4章说:“神要差遣和再次恢复从前与人们同在的原本的信心。”神应许了。他总是这样做;他赐下他的道,先知来,因为道临到先知,他们拥有道并使道活起来。
33

组织和当时的体系在每个时代都拒绝了先知,他们今天也必这样做。神今天就像当时一样能兴起一个人来;神从未兴起组织。问问任何历史学家,查阅历史;当一个组织组织起来后,它立马就死了,从未再兴起过。神对个人说话。是的。

神应许在末日要再这样做,他必这样做。神所应许的事,他必做,他要打开光,印证应许给今天的经文。耶稣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你瞧,你看他们所做的。看看耶和华,他所做的事,我们的天父已经把一切都定位了。
罗得下到世界,下到所多玛那里,带着一切的罪,不冷不热。也有一位使者下到那里向他传道。
34

亚伯拉罕的一群人,选民,被拉出来,这位拥有应许的,在等候那个儿子。罗得也在等候一个儿子,但不是照亚伯拉罕等候儿子的样式。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事情发生前,神亲自降临,在肉身中彰显自己,宣告了他就是道,因为“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能辨明人心中的意念。”耶稣说:“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这些都是神圣的应许,它们是从耶稣基督的嘴里说出来的。天地要废去,它们却不能废去。神仍然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哦,是的!

35

我们在我们的旅程中,有点像以色列人。以色列在他们的旅程中,他们必须每天获得新鲜的吗哪,因为有新鲜的吗哪降下来。我们不该活在路德的光中,活在卫斯理的光中,或活在五旬节运动的光中。我们是在另一个时代,有新鲜的吗哪。

如果他们试图把吗哪留到早上会怎么样?它会变质;会毒死他们的。那正是我们有那么多属灵死亡,和所谓的基督徒的原因。他们正在吃另一个时代的反光;他们正在吃已经变质的吗哪。就像包着麦粒的外壳,如果它不进入麦粒中,就会从麦子上掉落。当光被弃绝时,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进入黑暗。光的任何部分,如果拒绝看见光,就会回到黑暗中。福音也是这样,每个时代都被证明了是这样的。我们正生活在这个时候。
36

昨天的吗哪变质了。我听见人们说:“四十年前,我做了什么什么事。”没错,但今天又怎么样呢?火热的教会怎么样了呢?我们在谈论昨天,今天教会怎么样呢?你作为个人今天怎么样呢?因为,昨天的对今天没有作用,它在昨天是好的。

路德的信息是那时代的光,正如约翰•卫斯理的信息,但兴起了一个更大的光。路德曾是个伟大的光,我们在一段时间里很欣赏他,但出现了另一个光,把他的光熄灭了。他们该做的是融入这个光中,这样这光就会继续并做成整块的饼,成为神完全的吗哪。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组织了起来。人进入到组织里;不是让神来带领它。人及其体系进入到组织里,把光遮住了。
37

哦,今天的新妇树,已经被修剪了。任何不结果子的枝子都要被修剪掉。耶稣在《约翰福音》15章这么说。出了什么事?我们看到它们被剪了下来,被修剪掉了。

记住,树的核心就在树的中央。果子会一直成熟,树最后结果子的地方就是树顶,因为它是从种子生命的中央而来的更新。
38

那是新妇树。耶稣是新妇……他是一棵树。他们把他砍倒了。他是在伊甸园里的生命树。他们把他砍倒,将他挂在罗马的树上,取笑他。他怎么做?神在第三日将他从死里复活了。今天,有一棵新妇树;它是从起初,从五旬节那日开始的。

听着,你们属于教会的人!教会决不是从罗马的尼西亚开始的;它是五旬节从耶路撒冷开始的,教会就开始了。后来他们做了什么?不断地组织起来;神不断地把这些枝子剪下来。后来他们组织了路德派;神剪掉了那枝子。卫斯理派;剪掉了那枝子。五旬节派;又剪掉了那枝子。一直到……
但神将有一棵新妇树!主说:“蝻子吃的和剪虫吃的,我必补还。”《玛拉基书》4章告诉我们,说我们必被带回到原本的信心中,像五旬节的日子一样,“父亲们的信心。”我们相信这事必来到。我相信现在就是这时候了。枝子已经枯干了,他们将把这些枝子从树上剪下来,好让果子能在树顶结出来。哦!
39

这一切光都没问题。今天的教会是这些光加上今天所领受的东西。这是要完成收割。我们发现,树本身,麦子必须随着光成熟,从叶片长成麦粒,从麦粒一直下去。它随着光成熟。其它时代的光只是为这个时代作见证。路德的光为卫斯理的光作见证。卫斯理为五旬节运动的光作见证。它是同样的光,只是随着这光一直成熟。巴不得人们能看到这点!

40

不久前,我在读一篇短文,英国女王(不是现在这位女王),另一位女王,她去参观一家生产优质纸张的纸业公司。她会见了公司的总裁,总裁领她下去参观。她想看看那些优质纸张是如何生产出来的。总裁领她参观了所有的大型压榨机等等。当时,他们用破布造纸。我们都清楚地记得这点。所以,总裁走进一个房间,打开门,那里只有一堆的破布。女王惊讶地说:“这些肮脏的东西是什么?”

这人,公司的总裁,说:“那是昨天的布。瞧,它变脏了。我们没有把它扔掉,但它是明天的纸。”
她说:“我不明白这点。”
他说:“明天你就会明白的。”
41

所以,当他们让这些破布经过压榨机,经过某个清洁过程,它,它必须经过某个加工过程;当它出来时,就成了漂亮的纸张。这位总裁想要给女王看一件她从不知道的东西。他把女王的肖像印刷在上面,印在这张漂亮的纸上。当女王拿到那纸时,她看见了自己的肖像,被印在了昨日的破布上,只因为那布经过了某个加工过程。

哦,巴不得路德、卫斯理和他们所有的人能看到这点,即昨日的东西只有当它经过一个加工过程时才能被使用!当圣灵启示这光,从称义到成圣,到圣灵的洗,现在是基督再来的最后时刻;它进入了肖像中,不是女王的,而是天上的君王,那代表他自己。教会越来越接近了,成了少数人,就像这事工必须与主拥有的事工是一样的。
那些在路德时代死去的人,躺在金字塔的底部,不是金字塔的教义,只是打个比方。
42

那金字塔太完美了,如果你们有谁到过那里的话。你甚至无法把一片剃头刀片插进去。据我们所知,金字塔里面没有灰泥。金字塔的建筑技术太伟大了。呐,他们失去了压顶石。他们不知道压顶石在哪里。呐,当那压顶石再来时,它就像其它的石头;它必定会跟那块没有被压上的石头,完美地对接在一起。如果你要把压顶石放上去,它必须是那样的。

当耶稣再来时,他必找到一个被洗净、没有斑点、没有皱纹的教会,那将是主所拥有的同样的事工。这事工将把压顶石带回来。
43

就像我手的影子。它是个影子,只是它的颜色更深,当我的手越来越……这里是个底片,而这是正片。当底片和正片越来越近,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最后重合在了一起,底片与正片成为一了。

那正是教会作为新妇与基督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在基督里面的同一个灵也在她身上;当教会从称义、成圣和圣灵的洗出来,进入最后的日子,她被打磨出来,等候主的再来。
哦,五旬节派的弟兄,在神的道上,不要成为粗糙的一面;要跟道一起发光,相信它的每一点。不要去到这些主义和今天我们看到正在发生的事当中;不要对此感到惊奇,因为压顶石正在来临,呼喊:“阿爸,父啊,”不久,“我的神!我的神!”是的,我全心相信这点。
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吗?现在是基督拿起昨日的破布—路德派、卫理公会、长老会等等,他正在让那些东西通过一个加工过程。什么样的加工过程?圣灵的加工过程;在他们所拥有的基础上再加上;直到基督印出自己的像,这时教会和基督就会联合成为一。神啊,求你应允!我相信你们看到这点了。如果你真的看到了……
44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威尔士大复兴的时候。这个国家几个了不起的人物认为他们要过去看看威尔士大复兴,看会有些什么事。当他们去看的时候,他们想要看看复兴会是在什么房子里举行的。他们到了威尔士,走了一圈,然后开始到处问那房子在哪里。他们看见一个快乐的小警察站在街角,戴着一顶汤米式帽子,像那样晃着警棍。于是这些人向他走去,说:“先生,你能告诉我威尔士复兴是在哪座房子里举行吗?”

他说:“可以,先生,我就是那复兴!我就是!”为什么?他里面正洋溢着喜乐和威尔士复兴的光。
45

今天五旬节教会也应当这样,人问“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位耶稣基督是谁?”他福音的光应当随着这时代的道照耀,把耶稣基督启示给这个国家,就像那时一样。

他被威尔士复兴大大地充满,以至他成为了威尔士复兴。
我们应当被基督大大的充满,直到我们在这个时代他分派给我们的道的能力中反射他。弟兄们,不要卷入到世界上的事中,不要,世界的忧虑会把你们卷走。持守福音!留意一切的道!不要回到某个祖宗说的话上。我们当去到耶稣说这个时代所要发生的事上。是的,先生。我们应该是这时代的光,彰显福音。路德有他的光;卫斯理有他的光。五旬节派有他的光。但我们更朝前了,我们正走进新妇当中,即被召出来的、选民。记住,如果你是,你就像那个警察一样,复兴就在他里面。
46

记住,这是第七个教会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根据《启示录》3章,他们弃绝了基督。圣经中提到的每个教会时代,老底嘉时代是所有时代中最糟糕的。它把基督赶了出去,弃绝了他,把他赶到外面去了。

你们看到了吗?那天晚上,在教皇去罗马,从罗马去耶路撒冷之前,月亮黑暗了。耶路撒冷,最老的教会;月亮预表了教会,它总是在太阳不在时反射太阳的光,月亮黑暗了。三、四年前,我在黑板上把那个画了出来,在全国成百上千个教会和家庭里指给人看。那是什么?一个影子。教皇第一次回到这里,以保罗这个名字进来,等等,经过了那些地方;他必须先给河祝福才过去,等等。河需要什么祝福?
47

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教会时代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你看不到吗?神在天空中宣告,在他的道中宣告,在报纸上宣告,在百姓中间宣告。难道你不能睁开眼睛看到这时刻吗?给真理作见证的就是这些事。这就是这时候的光。

留意世界基督教大联合运动,它正在进入这个协进会中,形成兽的像,《启示录》17章,与圣经说它要做的事一模一样。你们五旬节派信徒难道对此坐视不管,还要加入它吗?强制的时刻到了。
现在是起来收拾灯、与耶稣基督的福音和能力一同发光的时候了。
48

我知道这不受欢迎,我很多的五旬节派朋友跟教皇等人坐在一起,说:“非常属灵的感觉,”对我来说,那是错的;是违背圣经的。神的道才是真理。是的,先生。现在是时候了。我们看到这些大运动正在发生。哦,属肉体的眼睛看它是好的,肯定的。

该亚法对那个时候的那些祭司们来说,看上去是好的,一直都是。但耶稣是那使道活起来的光,可是他们的协进会等等瞎了眼睛,看不见。耶稣说:“由他们去吧,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进坑里。”
弟兄姐妹们,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时刻。注意,为什么?同样的原因。
我们发现,我们生活在过去日子中的这些大光中,它们都没问题,我们丝毫不反对它们。但这个老底嘉教会时代,要谨慎,记住,这是弃绝基督的时代。那正是现在发生的事。
49

这个大协进会走来走去,把所有的新教联合起来,这个世界基督教大联合运动。它在做什么?它正在使这道黑暗,而道就是基督。他们怎能那么做呢?基督教科学派,联合弟兄会,其它大组织中的许多人,一些相信童女生子,一些不信,一些相信这个那个。你怎能跟不信联合呢?“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3:3]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拿起神圣洁的道,持守它。

耶稣基督有义务彰显他的道。我们今天需要的就是《玛拉基书》4章兴起。另一位先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兴起,准确地产生主应许要做的事。接下来,瞎眼的人会弃绝它,径直走入黑暗中,正如他们一直所做的。
50

注意,我们发现,同样的原因,今天,他们弃绝,教会弃绝了这信息,把道钉了十字架,把道清除出去了。呐,如果你不属于协进会,你甚至不能,你甚至不能有教会。他们会把那教会关掉。你不得不进入它里面。如果你不那么做,你就要被关掉。然后怎么样?哦,要为那正确的事站稳!记住,现在几乎又是钉十字架的时候了。

51

虚假的光导致了不久前在英国发生的世界上最大的抢劫案。曾有过的最大的抢劫,就是藉着虚假的光做到的。藉着一道虚假的光使火车减速,就发生了七百万美元的抢劫,苏格兰场都找不到罪犯。他们毫不费力地带着钱财离开了。从肉身上来说,那被认为是由强盗实施的最大的抢劫。那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抢劫。

对耶稣基督的教会所实施的最大的抢劫,也是藉着虚假的光、其它时代的反光实施的,并弃绝了预言给这个时代的光,阿们!虚假的光,昨日的反光!不要行走在昨日的反光中;要行走在今日神儿子的温暖中。不要把自己拽进宗派的遮盖里,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52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这些神迹必随着他们。”

他们说:“对使徒们来说这没问题;不是给我们的。”那是反光。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往普天下去。”是的,先生。
现在出了什么问题?行走在反光中,导致了最大的抢劫,把基督从教会中除掉了。瞧,靠着昨天那些冷漠的信条,基督怎么能在应许给今天的道中彰显自己呢?它不能使种子温暖起来。不,先生。教会最大的抢劫!
温暖?记住,那冷漠信条的光不会使今天的种子成熟。它否认种子。它是地上的雾,是密云。现在是神兴起、再次打开光、使他的道活出来的时候了。当然,光!那冷漠的信条不会使麦粒成熟。当然不会。
记住,文明随着太阳移动。
53

正如我起初告诉你们的,我必须留意比喻和自然界运行的方式。我没有受过教育来做这事;我不想要教育。我宁愿要我所得到的东西,也不要世上的一切教育。我有了耶稣基督。我看见他活出他的道,我只需要这个。

如果一个人从神的灵所生,他就会查考圣经,看那是不是给今天的答案。这时候的答案就是基督。基督是道。当道活过来时,就显出了应许给今天的光。这个黑暗的老底嘉时代,只有少数人,耶稣说:“凡我接纳的,我必管教责备。要悔改,回转。”要转向道。他就是道。要去到他那里,是的,先生。
54

要留意这光。它从东方来,去到西方。我们是在西海岸。它有三个阶段,不是吗?它有三个阶段。它三次越过水面。从保罗越过地中海,进入德国,德国被路德点着了;越过英吉利海峡,再进入美国,哦,是进入英国;然后它从英国越过大西洋来到美国。它一路经过路德的信息下来,一路下来,直到这最后一部分又再次来到了西海岸。

55

从麦粒的成熟,从路德一路下来,经过各时代一路下来,现在应该是全备的福音了,神的大能使它成熟。这光经过了因信称义、因信成圣、五旬节时期,它会为着主耶稣基督的再来而使这新妇树成熟。这样,基督就能在他的教会中作为一个人彰显,他和他的妻子,他和新妇,阿们!这是我们生活的时刻;这是这时候的光。要行在它里面!“就必得救,直到地极。”

56

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说,这个时代教会的反光非常迷惑人。他说:“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瞧,路德不会接受……路德迷惑不了卫理公会;卫理公会迷惑不了五旬节派。没错,瞧,新妇怎么样呢?就是这个把五旬节派的眼睛剜掉了。是的,瞧,你回到你的信条,回到你的形式,组织起来,让一堆的人告诉你要做什么。

57

圣经应许了这些事。我们需要被神的灵充满的男人女人。

如果你说你里面有神的灵,神如果在这经里面做了某个应许,那圣灵怎么可能这样去解释道,说:“哦,它对别的时代可能是好的;但我们不相信它是那样的”?那就不是圣灵。
被圣灵充满的人,他和道是一。当然是的。它是联合的产物,神和人之间的联合。
58

一个就要做男人妻子的女人,怎么能反过来做丈夫不想要她做的事呢?我们怎么能跟世界、宗派和组织调情,而拒绝这时代的光呢?弟兄姐妹,怎么可以这样做呢?我带着对你们敬虔的爱和尊重,我们怎么能接受这些东西呢?我们怎么能听这些呢?这又回到我们手中了。

不要谴责路德派,因为他们谴责了天主教;不要谴责卫理公会,因为他们谴责了路德派。瞧,像那样,当你谴责发生在今天的事,转身离开它时;当你看到你的教会进入这个世界基督教大联合运动等等当中,带领你们每个人进入兽的印记中,你已经被盖了印记了。许多真诚的人径直走进它里面。
你说:“他们是好人,是圣洁的人。”
那些祭司也是。如果我必须接受耶稣基督的圣洁或圣灵的果子,你们许多人继续这个……呐,我不是贬低这个。我相信其中的每一个字。
许多人会说:“哦,我说方言了;我得到了。”那不是。不,先生。
他们许多人说:“圣灵的果子就是。”它是吗?
59

让我们叫耶稣来受审一会儿(愿神赦免我)。我把你们带上来,我当祭司。我对你们说:“这个叫拿撒勒人耶稣的年轻人,进了城。你们不要听他。我们相信圣灵的果子。瞧这里,你们仁慈的老祭司。他、他祖父、曾祖父都是祭司。他自幼就献身自己,呆在神学院里,他警醒,相信,做了他们教导他的一切事。他从头到尾地知道圣经。他甚至自己写经文。他自己写经文,文士做这事。他是位了不起的人!你们知道他是的。”

“当你妈妈生你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谁站在你的床边?那个仁慈的老祭司。当爸爸妈妈要分手时,谁使他们互相拥抱,带领他们归向神?那个仁慈的老祭司。是的。”
60

“耶和华要求一只羊羔为罪作祭物。那些商人,他们住在这城里,销售商品、他们的产品和农产品等等,或他们要卖的其它东西。他们不养羊。祭司们怎么做?在那上面搞了一个摊位,让他们卖羊羔,让这人可以进去,靠耶和华清洁自己的灵魂。”

“这拿撒勒人耶稣做了什么?他是从哪个教会来的?他属于哪个宗派?有什么团契卡?我们要把他踢出去。我们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因为他谴责我们每个人。他做了什么?他上去那里,拿起那个,人们在那里想要使自己的灵魂得救。”(教会,正如我们今天这样叫,你们有属灵头脑的人)“他踢翻桌子,把零钱扔掉;拿一根绳子编在一起,把他们撵出去,称你们那敬虔的老祭司是魔鬼之子,那仁慈的老人,当你处在患难中时,他借钱给你。”
“当你死的时候,谁会站在你旁边,埋葬你?那仁慈的老祭司。他有圣灵的果子。但拿撒勒人耶稣有圣灵的果子吗?”
61

你不能凭说方言来判断;你也不能凭圣灵的果子来判断。那是神的道的彰显,带来了光。做那事的是光。

行在光中的人!耶稣基督不依靠说方言,虽然他说方言了。他也没依靠圣灵的果子,虽然他有。你不能判断它。但他相信并且给道解释,神藉着他活出了应许给那时代的一切道。那是那个时代的光。这才是证据。
62

当一个人告诉我说降在他们里面的圣灵会否认神的道是那样的,他就有问题了。当我们的神学院等等把这一切洗脑的神学和今天的东西教导人时,他们就有问题了。那些人同样会反对神的道,领他们进入那边那个世界基督教大联合的屠宰场,嗯,当然,那是错的。

我奉主的名那样说!你留意看它是不是真的,是光,是这时代的光!
那些冷漠的信条决不能带来收成。我们必须有一个在羔羊的血中洗净的教会,跟道成为一,成为教会。
耶稣说:这时代教会的反光非常迷惑人,“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选民!“挪亚的日子怎样,当时有八个人得救了,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当时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人得救。
63

它做了什么?领人去屠宰场。我们在我们现今生活的这个黑暗中发现这点。我说完这点就结束。在我们现今生活的这个黑暗中,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些日子里,当光在天上被证明时,它也在我们中间和面前被证明,向我们显明;藉着圣经、通过七印显明正在发生什么事。神在天上宣告,然后又降下来,在地上宣告。众教会还是要走进那屠宰场!

那时谁会救那持守道的新妇呢?当新妇被拒之冰冷的门外时,她会怎么样呢?她不会冷的,这时代被印证的应许之道在她里面。哦,是的,这就像一个……
看到教会只是说:“哦,几乎是一模一样,”对人来说,这是令人困惑的,我知道是,耶稣说会那样。“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哦,是的,是的,先生。
64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佛罗里达州的一个人。他在交谈,说他有一部雪佛兰车,在佛罗里达州熄火了,说他把车送到修理厂。这位修理工走到那里,把所有东西都装在一起了,却无法发动汽车。他把他所能放进去的东西都放进去了。他也更新了其它所有的东西,别的东西,还是不能发动。他无法发动汽车。他不断地试啊试啊,这个修理工紧张了,整个房子到处跑,处理这事。

那人站着,说:“我正在等我的车,先生。我迟到了。你明白吗?”
他说:“我正在做我能做的一切,”相当紧张,继续忙活。他继续着。
这时一个穿着讲究的绅士走上来,看了他一会儿,对修理工说,他让修理工转过头来,说:“为什么你不弄一下这个?你没有接通电流。”
他说:“我从未想到那个。”于是他就转了一下那个小东西,不管是什么,他接通了电流,汽车就发动了。
他转过身,说:“你是谁?”你知道他是谁吗?通用汽车公司的总工程师。他造了那东西;是他设计的。
65

在这个时刻,弟兄,当我们想知道我们的复兴出了什么问题时,出了什么事?我们有了材料等等一切,我们有了机械,但动力在哪里?那正是我们需要的,把耶稣基督搬出场。问题是什么?我告诉你,今天这里有一位叫做圣灵的,哈利路亚!他能摸到动力;他就是机械的动力。

今天,我们五旬节派,我们作为这个国家最大的一个教会,每年增加千千万万的人,但圣灵在哪里呢?我们藉着说方言接受了,我们看到它如何行动。卫理公会藉着叫喊接受了;路德藉着称义接受了,等等那样的事。但那不是圣灵。
圣灵是道!它是被打开的道,光开动了机械,它们就成了动力。它们是动力,当动力,当动力临到机械时,它驱动机械转动。没错。要接受道!如果它上面有一点东西缺少了,就发动不了。当放下各样的重担、各样的主义、一切的信条,使动力即圣灵流过道,并印证应许给今天的道,然后神伟大的教会就会像喷气式飞机一样起飞,飞向天空,与她的主人相遇。绝对没错。在我们那么做之前,它就行不通。那就是问题。是的,先生。谁会这样做?谁会在这个时代持守我们所思想的东西?记住,记住,弟兄。
66

呐,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小故事。不是要再重复这故事,我的一个朋友站在新墨西哥州的卡尔斯巴德,当时我们在卡尔斯巴德举行一场聚会。有一群人下到这个洞里。

哦,我从不喜欢那东西,下到那儿的深处,大约在地下一英里。我呆在上面就知足了。他们下到那里。我想上得更高,不是更低。所以我……
他们带着这个人下到那里。他是我一个朋友,他的女儿和儿子跟他们一起下去。下到了一个大地下层,哦,我猜在地表以下好几百英尺,下到了那里。在开关旁边的人突然[原注:伯兰罕弟兄打了个响指。]把开关关了。太黑、太暗了,你甚至伸手不见五指。小女孩,小家伙,害怕极了。她放声尖叫了起来:“哦,太黑了!太黑了!太黑了!”歇斯底里地尖叫。
她的哥哥刚好站在那里,在黑暗中大喊,说:“不要怕,小妹妹,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
哈利路亚!教会要做什么呢?不要担心。今天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那就是主耶稣基督。哦,是的,主耶稣基督!
67

记住,瞎子。在耶稣出生的日子里,那几个富人,他们到了耶路撒冷询问耶稣的事,他们的眼睛没有被剜掉,没有因那里的反光而瞎眼。他们的神学无法解释它。但当他们转向一边时,就跟随那星去到了永生的光那里。

今天,你们商人,不要留意这些组织的反光,而要持守道。它带领你去到光中。不要怕,小妹妹,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这里有一位基督能使他的道,像当时一样活出来,亲自印证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让我们起立。
68

离下一场聚会还有十五分钟。你愿意举手,说:“神啊,今早请把光打开照在我身上;我相信这道;我相信机械;请把动力放在我里面,主啊”。举手,向主呼喊:“主啊,请打开光!”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我们在共产主义里死了,被各种组织的蝻子吞噬了,但这里有一人能打开光。那人就是圣灵自己,是耶稣基督彰显在圣灵里!

主耶稣,求你触摸这里的每一只手;不但是那些手,而且从手臂一直下到心里,打开福音的光,奉耶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