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112 沙龙(平安)

1

[原注:弟兄告诉伯兰罕弟兄可以讲到五、六点。]非常感谢你这么说。[在伯兰罕弟兄讲道之前,这位弟兄讲了一个医治。]早上好,朋友们,大家请坐。回到这沙漠的僻静处真是太好了。你知道我们……我相信上次我在这里,称这个地方为沙漠的僻静处。通常那是我们找到主的地方,圣经有一处写着说摩西就是在沙漠的僻静处放羊的时候找到主的。

这里这个人,刚才我在后视镜里看到他下来。那天我听到他住院了。我为他祷告,今早他就坐在这里了。哦,好,太好了;我太高兴了。他流血。所以我们……
很高兴今早看到他进来。听到上次跟我们在这里的这位弟兄得了癌症,住院了,我们很难过。我们知道得了这病只有一条路,就是死亡之路。那是……我们都得走那条路,哪怕是我们之中最公义的、最圣洁的人,我们也要抬着他们走过别人的坟墓。然而耶稣说:“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但那个死,不是我们所称为的死。
就像耶稣谈到拉撒路时,他说:“他睡了。”
他们说:“好,我们……他若睡了,就必好了。”
于是,耶稣用他们知道的语言告诉他们,瞧?“他死了。”他说:“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瞧?
2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做了我们在圣经中读到的那个奇妙的论述,“那听我话、又信我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瞧?永远不死,没有……对一个基督徒来说,其实是没有死亡的。他……

“死”的意思是“永远隔绝”。当我们死了,在我们现在所处的肉身中,我们彼此隔离了。其实这个身体只是我们彼此辨认的一样东西,因为我们受限于五个感官:视、尝、摸、嗅、听。只要我们能看见或摸到对方,我们就证明我们还在这里。如果你瞎了,不能看,看不见,你能摸到对方,我们能彼此听见对方。地上的感官互相宣告。
3

其实,坦白地说,我们彼此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你知道吗?我们彼此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你听见有什么东西从这身体里说话,这体现了那在里面的是什么。我们彼此交谈时,我们……我们其实不是对身体说话。是里面的灵,验证在里面的灵的东西就是身体。所以,我们彼此交谈时,我们能很快明白我们是不是基督徒,因为那是一个灵里的交通,我们就是从这灵说话。你瞧,它向彼此产生回响,证明我们是不是基督徒。所以,我们彼此从来没有看见过对方。

4

耶稣……“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1:18]瞧?换句话说,神被验证了。这位神在主耶稣基督这身体里被验证了,所以他是神本体的真像。或者说,神藉着一个形像来表达自己,瞧?藉着一个形像,一个人。神向我们表达他自己,他是神,不是第三位或第二位;他就是这位神。他是神自己验证自己,这样我们就能摸着他。

《提摩太前书》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不容争辩,就是神在肉身显现或显明。”这有多奇妙!神……如果神像从前一样藉着火柱等等运行,我们就永远不能明白神。但当他成了我们中的一员,瞧?他成了人的时候,我们就明白他了。他能跟我们交谈,我们能摸着他,接触他,触摸他等等。正如经文清清楚楚地说的,我们亲手摸过神,瞧?亲手触摸过他。
5

神在人里面。他今天在教会里验证自己。神在重生的基督徒里验证自己,就是他仍然是神。外面的世人只有在你我里面看见神时,才能知道神。那是他们能知道神的唯一方式,就是当我们成了书写的荐信,圣经的荐信,为众人诵读的时候。我们所活出的生命反射出在我们里面的是什么。一个人藉着他所作的工来验证。所以我们的工作应该是好的,瞧?一直是好的,因为我们是代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那是何等奇妙的事,特别是当一个像我这样的老人站在这里,想到正在消失的生命,过去已经消逝的生命,我们正面对一个永恒的未来。知道如果我所盼望的只是今生,今早我就是最可怜的人。但是知道今生只是我们将来是什么的一个影子,它是一个反射,因为它不可能是神所造的完美的东西。神不造任何灭亡的东西,瞧?神是永恒的。所以,我们现在生活的今生,只是在反射我们前头的,不会死的真正的生命,不会灭亡的身体,不能被夺去的生命,瞧?所以,当圣经说我们有永生时,它就是对的;我们有永恒的生命。我们永远不会死。瞧,因为你成了……当你重生了,你就成了神的一部分。瞧,你永远活着,进了永恒,永不废去。你是神的一部分,因为你是他的儿子。
6

我可能取另一个姓,比如说我姓另一个姓。我可以取我妈妈的姓:哈维,那是我最亲近的姓。我妈妈其实就是一位哈维,我可以取哈维的姓。但血仍然证明我是一位伯兰罕。瞧?因为我是我爸爸的一部分。只要我里面有血,我就仍然是我爸爸的一部分。瞧,是的。当我从神的灵生时,我就是神的一部分;就是这样。我与他认同,瞧?他是我的父。我的生命就应该反射神,正如我的生命反射我地上的父亲,有他所拥有的形象。他们说我样子非常像我父亲,所以说,他的形像反映在我里面。你父亲、你的父母也反映在你里面。当我们重生了,就拥有了他的形像,我们的父神就反映在我们里面。

7

我要是这样讲下去的话,就永远讲不到我想对你们讲的主题了。

我一向欣赏家庭聚会,类似这样的棚屋祷告会,我想我对此的欣赏远超过人们的想象,因为最好的祷告和最好的交通时间通常是在像这样的小棚屋祷告会里。我感到跟神最亲近的地方,就是当少数的信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在那里敬拜。
8

今早,我猜我们坐在这里,有三十、四十,我猜是三十来个,把小孩子算在内。我不知道。我不太擅长计算数目,只是从一小群人上面看过去,因为这里还有别的房间,你瞧?我看不见那些房间里的人。但是当我们像这样聚在一起时,我感到我们有一种亲密,是我们在外面大群会众中所没有的。我们可以表达自己。那就是为什么今早我想下到这里来,今早想跟这里的会众和它可爱的牧师说说话。很高兴在这里看到我的许多朋友,斯特里克夫妇和所有那些我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的人。

9

今早我想对你们传讲我新年的信息,就是我打算下个星期天在凤凰城聚会的礼堂上讲的。因为在这里,我想可能他们正在那边录音。可能圣灵在一群信徒中会给我一个更好的思想,好过在凤凰城的,你知道,那里是信的和不信的、迷信的等等混在一起。如果弟兄们录音了,把录音带传出去,那将会……那样做会更好,因为你们从这里录的这盘磁带会更好。我已经先请小伙子们检查过了音响效果。今早我进来时,特里弟兄告诉我音响效果是好的。那很好。现在,在我们就近这严肃的事件之前,先让我们,我知道……

10

我相信他们说你们一些人会留下来吃午饭,要一起就地或在家里吃午饭什么的。那很好。我很愿意看到你们大家都聚集在一起。

我觉得我今早的信息是给永生神的教会的致词,瞧?我相信今早坐在这里的是它的一部分。在我们就近那严肃的部分前,让我们低头做一下祷告。
11

我们的天父,我们非常感激你,我们能有幸称呼你为我们的父,因为“父”意味着我们是从创造天地的神生的。我们太高兴有这荣幸,我们可以在心里思想,我们是你的儿女。我们看到你确实在我们中间验证自己,即你是我们的父,把我们的思想从世界上的事转变,改变我们的动机、目的和态度以及我们的每个方面,来爱你和相信你,并知道你的应许是真的。

我们今早聚集在这里,在我们所称作沙漠僻静处的地方,应该说是我这样叫的。想到这个,我之所以这么说,主啊,不是影射这小群人怎么样,并不是指这个群体很小这一特点;而是我想起你的仆人摩西,他在沙漠的僻静处,或许只有他和他的羊,他妻子西坡拉和他儿子革舜也可能在身边。我不知道。但却是在那里他们有了一个经历,这经历把那位先知从一个逃跑的懦夫转变为事奉神,这位神在沙漠的僻静处把工作托付给了他。据我们所知,是在那里,火柱第一次在人类的生命中被彰显出来,那火挂在沙漠里的一处小荆棘丛中,荆棘却没有烧着。那是神的荣耀通过那个荆棘丛在反射自己,先知摩西脱掉鞋子,向它走过去,被神差派去拯救神的国民。
12

主啊,愿今天也是这样,在沙漠的僻静处,像从前一样,现在我们脱掉鞋子、帽子和我们的一切,放在基督的十字架下,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祝福这里的这位牧师,我们的以撒克森弟兄。我们祈求你祝福他和他妻子,以及他的小孩子;祝福斯特里克弟兄和他妻子以及小孩子们,祝福今早在这里被代表的其他所有人。
我们聚集在这里;主啊,不是为了某个大荣耀,被当作是领导或一个了不起的官员。我们……我们在这里只是作为谦卑的信徒。我们在这里,因为我们爱你,我们也彼此相爱。当我们彼此看见,当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发现,聚在一起要比每个信徒单独呆在某处能得着神更多。耶稣说:“你们若奉我的名这样行,我就必在你们中间。”我们知道你在这里。
主啊,向我们说话。如果我写在这里的这些简短的笔记和要参考的经文,今早偏离了道路和你要我们思想的想法,那么,主啊,我们就忘掉这个,照着你告诉我们该做的去做。现在请祝福我们,因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13

呐,在读经文时,过去总是……我还没有这么大年纪时,我能记得很清楚。在那些日子,在年轻的岁月,我讲的信息都不长,可能是三十分钟什么的,所以就能理出一个思想,记在心里。但现在我……我之所以主持这些长的聚会,是因为我在录磁带,瞧?小伙子们正在录制的这些磁带,在某个时间开始录,或许是现在,在祷告开始的时候,它会被传到许许多多地方,几乎是全世界。现在,今早我们要讲讲我的新年信息,就是我们所称为的新年信息。我讲了三篇圣诞节信息,我知道在沙漠僻静处的人得到了那些录音带。在我的……我在教会的最后信息或接近于最后的信息,是关于“光”的。如果你还没有拿到那盒录音带,我肯定你会喜欢的。我非常喜欢它的启示,是主赐给我的。

14

呐,今天当我们面对新年时,我不想再去思想过去,而要思想未来,瞧?正如保罗说的:“忘记背后,朝着标竿直跑,得着从上头来的呼召。”正如刚才所表达的,通过汽车的后视镜看后面。当我们在后视镜里看的时候,我们在看已经过去的。我们要定位今天的信息,不像通过后视镜看一样。要讲主所成就的事,要花太长的时间,瞧?你们都熟悉我们主正在行的大事,一些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有能力的事,只是在最近过去的几个月。但我们为一直发生的事感谢主,现在我们要往前看。我们正在看我们要去到的地方,进入1964年。

15

如果你们这里的人想读,我想读一些经文,因为这一切都是基于神的神圣的道。

我……现在我还剩下大约一小时十五分钟来录音。若主愿意,我要尽力结束,让你们能吃午饭。我谢谢你们告诉我说我能一直讲到晚上六点。那非常好。
我们翻到圣经的两处地方,这两卷书靠在一起。是在旧约里。我取了主题,是从《以赛亚书》62章和《诗篇》60篇两个地方来读。我们要先翻到《以赛亚书》62章来读。在这里,我们思想到我们主神的大能,他何等伟大,我们的神何等有能力。对不起,是《以赛亚书》60章而不是62章。《以赛亚书》60章,好的。现在我们来读,《以赛亚书》60章1和2节。
1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2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
“幽暗遮盖万民,”这句话,当然是预言到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日子。
16

让我们翻到《诗篇》。我想我可能有点把我记在这里的经文搞乱了,昨晚我匆匆忙忙地记下了这些经文,写下了《诗篇》62:1-8。

1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他而来。
2惟独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台,我必不致动摇。
3你们大家攻击一人,把他毁坏,如同毁坏歪斜的墙,将倒的壁,要到几时呢?
4他们彼此商议,专要从他的尊位上把他推下;他们喜爱谎话。口虽祝福,心却咒诅。(细拉)
5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
6惟独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
7我的拯救,我的荣耀,都在乎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
8你们众民当时时倚靠他,在他面前倾心吐意。神是我们的避难所。(细拉)
17

呐,读《诗篇》时,如果你注意,经文中不断地说:“神是我的磐石。”你知道磐石在圣经中代表什么吗?圣经中的磐石代表神的启示。瞧?神是我的启示。他是……瞧?道的启示是磐石,因为一天当耶稣问到了这个问题:“人说我人子是谁?”彼得……

其中一个门徒说:“你是……有人说你是摩西,或以利亚、耶利米或先知里的一位。”但那不是问题。
“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大声说了这些极好的话语:“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在这磐石上……”瞧?
大卫在这里说:“神是我们的磐石。”当神被启示给我们时,神就是我们的磐石。那就成了一块磐石。瞧?神是我们的磐石。
18

呐,我今早的讲题是一个古怪的词:沙龙。沙龙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平安”。那就是今早我想对教会说的:“沙龙。”就是平安。

在芬兰语中叫做“尤马兰拉哈”,意思是“神的平安”临到你。“拉哈”,神,瞧?神的平安,沙龙。
我1964年的新年信息是给在耶稣基督里蒙拣选的教会,不只是教会团体,而是给选民,太太,教会太太,基督的新妇,瞧?那是我所致词的对象。
在我们所读的这两个主题中,哦,是两节经文中,我们面对的是两节完全相反的经文。在《以赛亚书》中,说:“兴起,发光!因为神的荣耀发现照耀你。光在这里。”接着下一节却说:“幽暗遮盖万民。”当我们处在光和黑暗的混合体中时,我对教会的致词是“沙龙,平安”;我们来找出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瞧?今年我们要面对的是黑暗和光明,两个都有。我们……世界处在它前所未有过的最混乱的一个黑暗时期,然而它也是处在它前所未有过的最有福的光照中。
19

差别就像起初幽暗遮盖大地的时候一样。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神把光和暗分开了。我相信我们现在又生活在那个时刻了,神正在把光和暗分开,把黑暗压逼到世界的另一面,让光能显出来。我们……

教会,我之所以对他们说“沙龙”,是因为那是神的平安。那就是今早我想带给你们的新年信息,不是回头看,而是盼望新的一天破晓,直到有一个伟大的东西摆在我们前头,岁月成为我们所盼望的喜乐,大光的挤压和到来。现在我们可以看见它露出了地平线,在必死的和不死的之间破晓。我们看到它在天地之间破晓,使一个受疾病束缚的、患难的世界变成光明灿烂的日子,满有不死的生命、不死的身体、不死的地球,永远不会过去。那是给教会的“沙龙”。呐,对信徒来说,那是光明的时刻要来到,但对万民却是幽暗。
20

那天我们正在谈话,我妻子和我,我们谈到我们生活的这个时刻。我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我觉得我可以放开了跟你们讲。瞧?那是……似乎有一个时候临到万民,那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凄惨的时候。

我一直尽我最大的努力,即使我再在宗教上不同意人们,但不管事情可能多尖锐,如果事后我不能握住他的手,握住他的手,说:“这是照着我们之间更好的理解,”仍然爱这个人(不只是从嘴巴上说,乃是从心里),那我根本就不该到外面去,跟人们交谈。瞧?去到各种各样的人们中间,不同的崇拜团体、派系、宗教等等,竭力摊开圣经,说:“让我们……我们不要从你的信条或你的道德手册讨论,而是从圣经讨论。”那就不……可能有时候人们相当尖锐地站起来,但如果我有一个不喜欢那人的想法,那我知道一件事,就是神的灵已经离开了我。如果我……如果我能感觉到我不喜欢那人,那我就有问题了。
21

因为基督的灵,当他们钉他十字架时,他自己的人钉钉子,他所创造的受造物正在把他所创造的钉子钉进他的肉身中,然而他以一颗充满爱的心喊道:“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你看到吗?

我也到了那样的地步。我相信人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时候到了,看起来人们变得如此邪恶,这真是一件凄惨的事情。似乎有黑影遮盖万民,催逼他们。
22

比如说这样一件事。走遍全国讲道,主神印证,印证他的道,显明那绝对是的,从来没有让任何事说出来,除非它完全照着他所说的发生,说出来,它就存在了,等等,正如神从前做的,人们坐着看见这些事,却继续处在同样的境况中。瞧?

看,不是有什么瞧不起,但是像我们的姐妹,许多时候当我对她们讲穿那些衣服,剪头发,那些小事。男人们,他们怎样继续走进他们的信条中,事奉那些信条等等。他们是好人。他们是不错的人。然而似乎他们……他们不能明白,好像他们不能明白它。为什么?我第二年回来,情况不是更好了,而是更糟糕了。情况继续如此。一位曾留着可爱的长发的姐妹,把头发剪了。一个男人曾看上去立场坚定,向往正确的事;结果他又回去了,像狗一样回去吃它所吐的,像猪一样回到泥里打滚,瞧?又回到里面去了。似乎有一件事侵袭了我们的民众,侵袭了世界,使他们似乎没有悟性,或是有什么问题了。
23

就像你注意今天的男人,你在男人里面找不到那种的纯真了。你在女人里也找不到。呐,我不是讲……之所以我以这个为基础,是要讲到“沙龙”。瞧?

但你注意我们这个时代的女人,她们似乎没有了她们从前的所有那种女士风度。她们只……好像她们想要,但有一样东西不让她们那样做。似乎有一种沉重……你告诉一个女士,说她不该做某某事,她会留意那事并相信它,她想要相信那个,但有个东西催逼她往别的方向去。瞧?可怜的东西,我为她感到难过。她陷入了好莱坞的网罗和电视、电台、报纸、街上、橱窗里那些时髦穿着的广告,等等,以及她所遇见的其他女人的穿着方式。似乎有一样东西是她们无法脱离的,我们的年轻人,我们的老人和中年人。
24

男人中间似乎有什么事。男人似乎没有了他过去所有的那种男子汉的特征。女人没有了她过去所有的那种女性的特征。你看今天的男人,男人似乎不像他们过去那样粗壮。都是某种的……他们想穿紫色的绒面革皮鞋,他们想举止像女人。那是真的。那或多或少像是变态。女人想剪掉头发,举止像男人。男人想举止像女人。瞧?然而你可以跟他们交谈,他们是好人,可以交谈,是好人,是友好、好交际的人。是什么导致了这个?那是幽暗遮盖万民,是什么东西催逼他们进去。

25

这就像当耶稣来到地上时的那些犹太人;以赛亚已经预言了它,说:“将来……他们有眼睛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见。”那是耶稣祈求赦免他们的原因,因为必须那样应验经文。

这种事又回到我们身上了。圣经讲到了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说这些事要临到:幽暗遮盖万民。我们看到了,有一些相当简单的事,人们想要却是不能。
一次,尼哥底母在主面前坦白地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做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但那是黑暗或蒙蔽遮盖了犹太民族,让弥赛亚可以到外邦人中娶一个新妇。他们必须弃绝他。
今天,是幽暗遮盖了众教会等等,使他们看不见正在照耀的光。瞧?似乎有一种非常沉重的挤压。
26

我们来看看今天的一些著名的布道家,他们不断地呼求复兴,行事却反对它,瞧?不明白,没有悟性。

我这样说的动机不是要说:“我们看到了这个,荣耀归神!他们……他们没有在里面。”我不是想要那样说,来让人们认为,“哦,伯兰罕弟兄,你得到了世界上唯一的真理。”不,那是错的。瞧?
我只是在我们所行走在的这个时代的光中这样说,为了要那些想要寻求光的人得益处。耶稣的确说过:“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44]永远没有人看得见。这是那个预定的种子,而且只有那个种子会接受。但我们又来到了那样的地步。圣经说你们是世界的光。
27

先知说:“幽暗遮盖万民,”遮盖这个时候的世人。那完全是我们现在的样子,幽暗遮盖万民。

神本着他伟大的怜悯,正如我一直传讲和竭力持守的,神总是从天上显明他的事件,他主要的大事发生在地上之前,先发生在天上。神反射出他自己。换句话说,在弥赛亚进入他事工开始的地方之前,天上有一颗星出来指引那几个人、几个博士到他所在的地方。正如你们在我最近的信息里所听到的,神怎么跟那几个博士交往,那天神藉着梦改变了他们的方向,藉着梦告诉约瑟要如何照顾他儿子的安全。因为他有梦,那是……
28

梦是第二位的,是会偏向一边的东西,因为人们可以做不正确的梦。但那个时代地上没有先知,瞧?没有先知,所以神必须用他所要用的东西。这教导我们,神能使用每个才能和我们所做的一切,只要奉献给神。但它必须先奉献给神。要让你的默想,这默想其实就反映了你的梦,瞧?因为那是你的潜意识。如果你留意一个梦,你会看到它是你一直思想的东西,或类似的东西。你看到吗?要让你的心思专注在神上,就会为神反射出某样东西。不管你是什么,要让它反射神。

29

在天上……你们注意到没有,我正在观看这个,《生活》杂志中那张照片上的光,住在这家的弟兄把它贴在他的墙上,那个三角形的光。

我刚好想起来了。如果你们谁有兰姆萨圣经译本,如果你注意在它的封面上,是一个三位一体,三位一体的光,一个三角的光,像光环一样。兰姆萨博士,一位朋友,我的私人朋友,正在翻译圣经,那是神的古老的希伯来象征,以他本来真正的三位一体方式,不是三位神,而是同一位神的三个彰显:父、子、圣灵。光是一个完整圆圈的光,以一个三角的样式,表示神要住在三个职分中:父职、子职和圣灵里,都是同一位神。
30

但你们注意到没有,在七印被启示出来之前,当伟大、神秘的光在图森、弗拉格斯塔夫上空出现前,我们在哪里?弗雷德弟兄,两位弟兄,那天早上两个跟我在一起。在事情发生好几个月前,这件事就被说出来了。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吉恩•诺曼弟兄今早坐在这里,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们在那里,并不知道这些事要发生。

神差我回去,说掌管整本圣经七个奥秘的七印揭开的时间近了,这些奥秘被七印封住。这些天使,就是教会时代的使者,怎么一路上下来,揭开其中的某一部分。但在第七更,在第七位使者的时候,这一切的奥秘都要成全。瞧?第七位地上的使者,瞧?主所讲的这位天使是在地上。“天使”的意思是“使者”。此后,约翰看见另一位天使降下,不是被赐给信息的这位地上的天使,而是另一位大力的天使从天降下,头上有虹,脚踏地和海,指着那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说:“不再有时日了。”但在主揭开那七个印,要启示它们之前,他显示了不可思议的事,他先在天上显示。
那天他们在整个美国南部和墨西哥拍下了照片。现在它就登在《生活》杂志上,对他们仍是个奥秘。神在地上行事之前,先在天上宣告。他总是那样做。他先在天上显现他的迹象。
31

甚至在黄道宫里。我不想回头教导黄道宫,但我只是告诉你们天上宣告了它。在黄道宫里,我们在星系里发现,神在黄道宫的星系里宣告了整本圣经。我们在那里发现,他开始,黄道宫的第一宫是处女宫,黄道宫的最后一宫是狮子宫,表明耶稣第一次到地上是藉着一位童女,他第二次来是作为犹大支派的狮子。瞧?就在这之前他经过了巨蟹宫: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癌症时代。圣经说:“诸天在述说他。”

32

几个月前,我在伯兰罕堂一系列的聚会上传讲了七个教会时代。或许你们都听过了。当我在黑板上画完了七个教会时代时,光怎么进来又出去……我猜你们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有那个光;不管怎样,我们知道它在我们中间。奇怪的是,最后一天当最后的教会时代被画出来时,这伟大的火柱(就是在我们中间的)降在几百人中间,退到教堂的后墙,在那里,当着几百人,画出了那些教会时代,变暗,变亮,跟我在黑板上画的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33

呐,那天我们讲完了教会的历史事件。在圣经里月亮代表教会,太阳代表基督。因为我们发现,在《启示录》12章,妇人是教会,她被发现脚踏月亮,身披日头,冠冕上有十二颗星。这是指她脚踏犹太正统教会旧的律法,她越过了那个,进到了阳光中。十二星是指在圣灵下把信息带给我们的十二使徒。呐,我们发现,天上的月亮是在太阳不在的时候反射太阳光的。它赐给我们……它赐给我们光,好让我们四处走动。但它仍然……不管它反射多少光,它仍然不是完美的光,因为它是在反射。太阳照在月亮上,月亮当太阳不在的时候反射太阳光。但当太阳升起时,就不再需要月亮了。

今天,教会正在反射神儿子不在时的光。教会是反射出那光。因为主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时代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他所彰显的光……若不藉着神的道,就没有光。
34

那太阳就是神的道。起初,神说:“要有光。”当神彰显的道,当神的道彰显出来时,就有了光。神先说出来。如果它没有彰显,会怎么样呢?那它就还不是光。但当神说出来了,然后它也彰显了,印证了,他的道被印证了,光就存在了。

那是它能成就的唯一方式,就是当道被印证时,神书写的道被印证了,它就显出光来了。它的一部分是给每个时代点亮或熄灭的。我们在教会时代中看到了,我们在旧约的教会时代中看到了。每次到了某个旅程该彰显的时候,就有一位先知来到地上。道临到先知,他使道活出来。当那道被验证时,它就反射了神。有时代,就有光。今天光也是这样临到的。
35

呐,我一点也不是反对任何宗派,那些人。但是我竭尽全力所反对的是那些体系,因为它们是错的。第一个兴起的体系是罗马天主教会的罗马体系。那是第一个组织起来的组织,就是罗马天主教会,在罗马的尼西亚,基督死后大约325年,325年,出现了罗马教会组织,它把人们聚在一起,遮蔽了其他任何违背它的东西。就是在那里,他们得到了那些奇怪的教义,开始在一个体系里远离神的道。嗯?从那个时候起,那个教会绝对是反射黑暗,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经历了我们所称为的黑暗时代,大约一千年。所有的历史学家和圣经学者等人都知道那是黑暗时代,就是当罗马教会控制一切的时候。

这个罗马教会是众妓女的母亲,圣经在《启示录》17章说:她是淫妇,是众妓女的母亲。妓女是过着不道德、污秽生活的女人。她们两个是一路货色,都是一样的。妓女,必须是一个女人。所以,你注意那里不是“一个妓女”,而是“众妓女”。瞧?她是女的,单数的“淫妇”。众教会叫做众妓女,是罗马淫妇的女儿。她是所有妓女的母亲,是一切组织的母亲。
36

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就是在这个时代,我们经历了这一切的事,这信息已经传遍了全地,反对组织,猛烈地攻击它,在这个时刻,从1933年起就讲了,当时圣灵赐给我那些异象,告诉我末期,我所讲的七件事,其中五件已经完美地应验了:像德国、意大利和所有的战争,国家的事(很少向我讲那些事)。

但这些事完全照着主说它们要发生的方式发生了。墨索里尼如何去到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倒在他的铁蹄下,后来他又怎样遭遇耻辱,被本国的人唾弃,被羞辱,与他同居的那个妓女一同被倒过来吊死在街上。美国怎么跟德国开战,他们在一个地方遭受了惨败,一个庞大的防线,那里将修筑混凝土工事,我相信是叫做齐格菲防线。有一个叫做马其诺防线;我相信那是法国的,对吗?齐格菲防线是德国防线。
主让我在它修建前十一年就看到了。他们从来不承认在那里遭受了失败,美国人不承认,直到他们几乎全军覆没了。当他们进入那里时,德国人把他们的枪瞄准了那支车队,让车队进入那里,几乎全军覆没了。在防线……在齐格菲防线的地基等什么的都还没有浇铸之前,我就看到了。其它一切的事,像机器和汽车,一切都照着主所说的临到了,直到一个女人统治这个国家,或许是教会。瞧?然后末期就到了。
37

我们在这一切的事上看到了这个,我怎样抨击组织。罗马教皇要离开罗马,第一次回到耶路撒冷,这岂不是怪事?这样做……大家都知道耶路撒冷是整个世界最古老的教会。

当麦基洗德迎接杀败诸王回来的亚伯拉罕时,他是耶路撒冷王,是一位祭司,也就是基督,那是神;除了是基督自己,麦基洗德不可能是别的,是神自己,瞧?是神自己,因为他无父无母,瞧?耶稣既有父,又有母。瞧?这个人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不管他是谁,他仍然活着。他是那个时候的撒冷王,翻出来就是“平安王,沙龙”,耶路撒冷王,他在战斗之后迎接亚伯拉罕,拿酒和饼给他,就是圣餐。我们在《希伯来书》第7章看到这个,一个非常美丽的预表。战斗结束之后拿饼和酒给他。当他……
那是我们进入新的国度之后要领的第一样东西,我们要在父的国里同主吃新的,饼和酒。“我不再喝这葡萄汁,不吃这饼,直到我在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38

呐,我们发现,“沙龙”王从这城里出来以后,后来信条接管了它。它一直是信条,但它代表古老的教会。我们在新约中被教导(不要不明白这点),在新约中,我们不属于这地上的耶路撒冷城,我们是从上头的新耶路撒冷来的。所以这一定是月亮,耶路撒冷,而不是上头的新耶路撒冷。月亮代表教会,地上的……

这岂不奇怪?就在教皇起程去耶路撒冷前,天上的月亮变得一团漆黑,就在教皇起程的前几天。你知道,他也要来这里。瞧?那个从未被人知道。瞧?它显明了什么?藉着这个,他这样做是要赢得友谊,他进耶路撒冷的那天,会见了希腊东正教的教士团。那反映什么?友谊,他们想要新教和天主教体系联合起来,他们正在做且必做成这事。神藉着漆黑一团的月亮向我们反射这点。藉着他的怜悯和恩典……
39

你们谁看过他们拍下的月亮照片的报纸?我这里有。不考虑还没有结束的第七个教会时代,这岂不是完美的图像,跟我藉着圣灵所画的教会时代完全一样。有六个教会时代,第七个还没有结束。月亮的六个情形如何表现在第一个教会时代中的亮光,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个时代黑暗;跟圣灵让我在黑板上画出来的一样,两年前又亲自在伯兰罕堂的墙上印证它们。月亮本身反射,科学又拍下了教会时代的照片,正如他们拍下了揭开七印的那光,刊登在《生活》杂志上,这七印要在第七位天使的时代启示出来。在第七位天使事工的日子里,神的奥秘,就是历世历代以来所有的奥秘,都要揭开,彰显出来,应该是在那个时候。神这样做了。他的道不能落空。那难道不是一件很奥秘的事吗?神在天上画了他们所掌握的同样的东西,同一位神又让我画在黑板上,接着又亲自在墙上。那是神三次完美地印证它,就在教皇进耶路撒冷之前。

40

那是教会,月亮是教会,代表教会。在教会前面,世界的阴影掠过了月亮。世界体系的阴影,世俗的阴影,世俗的教会,横扫过去,完全遮蔽了整本圣经的亮光。世界进到了反射的光中。你们明白吗?世界横在月亮的光中,遮蔽了太阳。月亮反射的光本来应该带给地球亮光的的,但却被遮蔽了。圣灵进来,画出了那些图片,正如他过去藉着启示所做的一样,就在事情发生之前。

我相信,辛普森姐妹,那是图森报纸。我不知道辛普森姐妹是否知道。她那时不明白。她说:“我给你从报纸上剪了一些照片和注释,”把它交给了我。
我想事情有些奇怪。我就进去,把它拿起来,观察它,我说:“这就是了,一点不差,瞧?正是我所在寻找的。”它就在报纸上。
41

辛普森姐妹可能会告诉你们是在什么报纸上,如果你想要得到一份复印件的话。[原注:辛普森姐妹说:“是十二月28日的。]说什么?[是十二月28日的晚报。]十二月28日的晚报。

瞧,这是在他去耶路撒冷遮蔽她的光之前,或者说是遮蔽她得到光的通道。她在这末后的时代,在这第七个教会时代所拥有的时间、地位,以及她发光的权柄,现在全都被彻底切断了;她陷入了黑暗之中。主告诉我们的是何等伟大的事。在一切事上,他从未落空过,都是天上的神宣告了,说出了,观看它,在这里验证它,印证它,即它是绝对的真理。
42

黑暗,这个老底嘉教会时代。呐,耶稣,就是道,在老底嘉教会时代站在教会的外面,敲门,想要进去。黑暗,幽暗遮盖万民。圣经对吗?

圣经的完美,神的大名的荣耀。教皇的造访是众教会使神的彰显被遮蔽了的迹象。圣经是彰显出来的世界的光。耶稣说他是世界的光。圣经说他是道。被彰显或被印证的经文就是光。呐,当这事发生时,你们就将被禁止去这么做。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先兆,在它发生之前,就藉着启示告诉我们了,藉着月亮的预示,显明它就要发生了,而现在这已经应验了。
43

这时刻临到了我们,黑暗,幽暗,现在幽暗遮盖万民,事情就是这样。这都是什么意思?我们站在何处?我们处在什么时辰?我们离主的再来有多近了?你说:“当他们有复兴的时候……”

“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是的。
这是什么意思?神开始把光和暗分开,瞧?把暗挤到后面,就像他在起初所做的,为要显明新的一天破晓了。教会时代正在消逝。(对不起。)教会时代正在消逝。神正把黑暗挤进一个地方;必须这样做,好让教会组织消逝,让世界消逝。世界正在遮盖这些东西,世俗化已经接管了所有的东西。神不对吗?藉着世俗的事、世俗的穿着、世俗的举止和世俗的生活,那是世界。
小子们,你们不属世界。你们是属天的。这不是你的家。
为什么我要看,我们老人想要向后看,想再变年轻呢?我们无法做到。但我们要向前看,不是向后看。瞧这里一直是什么,我们想知道将来是什么。我们仰望那个时刻,竭力追求。
44

今天,太多真诚的好人被掳进这些信条、这些教会和组织中了,“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正如《提摩太后书》3章所说的。

以色列的幽暗和瞎眼,是为了外邦人的发光。现在,外邦人的瞎眼是为了以色列人的发光。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一面黑暗了,另一面变亮了;光临到了另一面。月亮运行在它的轨道上,世界反射的黑暗遮蔽了它的光,这就向我们反映出外邦教会时代结束了。教会正在预备自己,为一个时候预备好自己;就是被提的时候。因为黑暗渐渐地遮盖外邦人,黎明很快就会降在犹太人身上。
太阳已经从东运行到西了,我们是在西海岸。光只能做一件事了,就是回到东面,降在另一面。你们明白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光只能再回到它所开始的东面:以色列。神蒙蔽了他们一段时间,但现在黑暗压在了外邦人的世界,这个世界遮盖了一切的事。外邦人要践踏耶路撒冷,直到外邦人的日子满足。耶稣这么说的。现在它结束了,幽暗遮盖了万民,神在空中反射出这点,正如这一切的事发生前,神在地上所显示的。我们就在它里面了。
45

好人陷入了这事里面,是好人,真诚的人。就像马利亚和约瑟,他们非常真诚,瞧?以为耶稣跟他们在一起,其实他不在。马利亚和约瑟,你知道,他们上去过节,耶稣十二岁,他们自以为耶稣跟他们在一起,但他却没有。今天的好人也同样以为,这些人被组织在基督教协进会里,这些人在这些组织里,他们以为他们在做一件好事。他们自以为耶稣跟他们在一起,其实没有。瞧,许多人以为当他们跟传道人握手,把名字记在册子上,耶稣就跟他们在一起,其实没有。许多人以为当他们洒水点礼,施了坚信礼,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了,就以为耶稣跟他们在一起。他们是好人。马利亚和约瑟是好人。但事实是,耶稣不在那里。不要自以为是。

46

什么是光?被印证的、说出的神的道。除此以外,没有光了,瞧?不能用手电筒照亮地球。需要被彰显出来的神的道,神的儿子。

他们是好人。注意神道的准确,他是多么的完全。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马利亚是怎么说的?呐,对你们亲爱的天主教信徒,我一点也不反对你们。我没有一点反对你们。是你们所在的体系,你们新教徒也一样。是体系。
“马利亚,神的母亲?”我们发现,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她自己的儿子,都必须使她站对位置。圣经中没有一次耶稣曾叫马利亚是他的母亲。马利亚不是他母亲。她怎么可能是神的母亲呢?她只是神要来到地上所使用的一个温床,要在地上彰显出来,藉着这温床。她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一节经文说:“母亲。”
47

注意马利亚犯了大错,但神的道太完美了。当马利亚在殿里找到了正跟神学家们讨论的十二岁的耶稣时,她对耶稣说……耶稣使他们希奇,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甚至没有上过学,如果有的话,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记录。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以他的智慧难倒了殿里的圣人。马利亚说:“你父亲和我流着眼泪找你。”“你父亲,”这位被当作耶稣母亲的,说:“你父亲约瑟和我流着眼泪找你。”

耶稣对她怎么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如果他是以约瑟的事为念,他就会一直做房子或在木匠店里。但他不是约瑟的儿子。“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纠正这些宗派和信条以及我所听到的各种东西。瞧?“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他从未承认约瑟是他父亲。但马利亚以为是,耶稣便转过身来纠正她。
马利亚说:“你父亲和我找你了。”
耶稣说:“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说明约瑟不是他父亲。神的道是完全的。瞧?
48

但马利亚他们只是那样自以为……你看到这是怎么回事吗?马利亚忘乎所以了。她……她想在这些祭司等人面前表明她不是那种的女人。她这样做,绝对是把她见证的根基拆毁了,她已经见证一位天使去到她那里,说:“你要怀孕生子,虽然没有出嫁。”童女生子。在犹太高等议会面前,马利亚说:“你父亲约瑟和我来找你。”

那个十二岁的孩子说:“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耶稣责备了她,“那不是我的父。”
49

看看今天的教会,被协进会和世界的事掳去,她现在黑暗了。神正在责备她。

耶稣从未叫马利亚为母亲。一天马利亚来到耶稣的聚会中见他,在一个房子里,类似这样。有人过来,说:“你母亲和弟兄在门外等你。”
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他们是谁?”周围看着门徒,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母亲、弟兄、姐妹等等。就是那些人。”
他在十字架上快死的时候,他对年轻的门徒约翰说,他说:“看你的母亲。妇人,看你的儿子!小子,看你的母亲!”瞧?他自己从未声称是马利亚的儿子。他是神的儿子。马利亚只是一个温床。
今早这是一幢房子,但它不是教会。教会是在你们里面:基督。坐在这里的必死之人的灵一起在天上相会。那是基督,不是房子。房子是好的,它尽它的功用,但它只是用作一个聚会的地方。马利亚只是神使用的一个温床,以便来到地上在人们中间见证他自己。马利亚不是神的母亲,这房子也不是神的教会,它只是被用作那个目的。
50

是的,现在许多朋友以为,那些人,像马利亚和约瑟一样的好人,以为耶稣与他们在一起行路。他们那个时候怎样错,现在也怎样错。他们以为他们同耶稣在一起,但他们没有。人们受洗的时候,他们可能以为:“哦,当我接受他和受洗的时候,就领受了他。”不是那样的。直到一句说出的道反射它自己……

51

选民,现在的光怎么样呢?我讲了这么多的黑暗,我用了一半的时间,十一点半了。我们转过来,幽暗遮盖万民,光又怎么样呢?他说幽暗要遮盖万民,但也必有光,“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黑暗和光明怎么能同时存在呢?它必须被分开。只有一样东西分开它,就是被彰显的道分开它,道把它驱赶到另一边。地上是黑暗,但当神彰显的道,就是藉着道说出来而存在的太阳,显明自己时,黑暗就跑到另一边了。那就是现在所发生的事,黑暗本身就与光分开了。

对在这个黑暗时刻的选民……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几个小时,但我想我已经说够了,你们明白经文的意思,就是我说的,“幽暗遮盖万民。”
52

我对教会说,“沙龙,瞧?神的平安。”平安。每个真正的希伯来人,当他遇见另一个人时,是说“沙龙”。换句话说就是,“早上好,神与你同在。神的平安伴随你。早上好,你好?”这是天亮,教会。那是黑暗遮盖万民。而这是对教会说“早上好”,基督在我们中间显现,“沙龙,平安。”哈利路亚!“沙龙。”

当我们看到黑暗笼罩,看到黎明前的黑暗,我们知道晨星正挂在那边引见要来的太阳。那是晨星发光的时候。它是……它在作中间人。黎明前几分钟总是最黑暗的,漆黑临到,月亮不发光。黎明前最黑暗,是因为光在挤压黑暗。晨星出来,说:“早上好,沙龙。”
53

那是他在我们中间,他的道被印证。沙龙。那个伟大的日子就要破晓,那永远光明清白华丽早晨,蒙拣选得胜的人都在天空一同相会。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我们的名字记在他的册子上;我们必在那里。“沙龙,早上好,平安归给你。”

黑暗正与光明分开。神导致了这事,光正在做这事。瞧,光正在竭力地冲破黑暗,以至黑暗必须聚在一起。它们有机会接受光,却没有接受它,所以它就被压缩了。藉着把教会聚在一起,和基督教协进会,以及把教会与异教的黑暗聚合起来,他们在这样做。他们彼此如此坚定地互不认同,然而他们走到一起,让黑夜遮盖万民。
54

《以赛亚书》60:1说,“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

兴起,发光!你的光已经来到!道的光再次被印证了,光也就是神的道再次被印证了,让你就能看到神在这个时代的应许之光或给这个时代的道中彰显,瞧,这些应许是给这个时代的,这些应许是藉着众先知和主耶稣亲自说出的。在这个时代……“神既在古时多次……”《希伯来书》1章,“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瞧?
55

从前悬挂在旷野的那个大光,让摩西离开埃及,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

同一个光在扫罗往大马士革去的路上遇见了他。一个大光悬挂在他面前,是同样的那个光,同样的火柱。扫罗,作为一个希伯来人,决不会敬拜任何灵或任何东西,或在他所处的情况下称之为“主”。他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耶稣说:“我从神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
那同样的光来要做什么?要彰显,要向人们显明他给这个时代所作的应许,彰显这个时代的光。黑暗越来越来黑。
56

他来到地上时,是那个时代的光。应该有一位弥赛亚要来。他完全照着神说他要来的方式来了。他来的时候,是什么呢?那个时代的光,这光挤压黑暗,黑暗就反对他。对吗?他必须舍去自己的生命,让光继续照耀,可以发光。他是那个时代的光。但是,为什么他是那个时代的光呢?他是那已经说出的、彰显出来的被印证的道。只是……

神对这个立在那里、没有光的、黑暗、阴沉、阴暗、潮湿的世界说话,他说:“要有光。”当时还没有光,直到那道被彰显出来,才有了光。
神说:“要有一位救主、一位弥赛亚要来。”当时这道还没有彰显,直到神来彰显那个应许。当他印证那个应许时,他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
他们说:“我们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是摩西的门徒。”
耶稣说:“你们若是摩西的门徒,就必知道我,因为摩西有指着我写的话。”瞧?耶稣是彰显。他是神藉着摩西所说之道的印证。
57

我们正生活的今天,神已经出现,印证和证实他的应许。那是这时刻的光,让我们能兴起发光。今天这光再次照耀我们;道被彰显了。它是光。

就像今早那个光—太阳光在外面照耀一样。那是神说出的道;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像那样发光。没有任何东西能那样做。任何人造的灯、灯泡或其它任何东西不多久就烧掉了。但那个永不失败,因为它是神说出的道被彰显出来。
小宗派的信条会使灯泡爆裂,会烧断保险丝等等。但神的道永不失败。道必定会永远保持原样。
我怕我要稍微超时了。我继续讲完这个信息,可以吗?好的。
58

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道的光被印证了。唯一的方式,正如神,耶稣基督是神说出的道的彰显,是时代的光。

施洗约翰是时代的光。在耶稣是光之前,约翰是光。先知以赛亚说:“在旷野有人声喊道: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那是神说出的道;它躺在那里,还没有得到生命。最后一位先知玛拉基,在事情发生前四百年,他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主的道路。”从旷野走出了一个人,没有宗派,没有信条,没有身份证。但他的光验证了他。道验证了他。
他们说:“你是弥赛亚吗?”
他说:“不是。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
耶稣说:“你们是行在约翰的光中。”他是暂时点着的明灯。为什么?等到道路预备好了,他的光就熄灭了。
你们浸信会的,你不能行在那个光中;这是时代的光。你的光已经来到,兴起,发光!道的光。道,神所验证的彰显的道就是光。
59

我们所面临的新年又如何呢?从黑暗到光明,到引见的光出现之间,在这中间我们本可以有很多要说的,但现在我们想直接讲新年。好的。

新年,新年,这是指什么?带来新希望。我们又更近了一年。我们比昨天又更近了一天。我们比我十一点差十五分开始讲的时候又更近了一个小时,现在是十二点差十五分。我们又更近了一个小时。我们不往后看,我们要往前看。瞧?哦,是的,先生。新年不是指翻过新的一页。嗯,不是的。
60

好像早上有个人,我听过这事。一个人很早起来,出去拿了报纸,回来坐下,把脚跷在长沙发椅上,戴上眼镜,开始读报纸。他妻子把早餐端出来,说:“约翰,有什么新的事吗?”

他说:“没有。同样的旧事,只是人是新的。”是的,没错。谋杀,强奸,各种事,另外的人干的。瞧?真的。
61

不是翻开新的一页,而是翻开神的道,看看道给今天的应许是什么,看看今天的光应该是什么。我们今年应当做的不是回到信条等东西,不是回到我们的老宗派,不是回到老宗派;而是转向神的道,看看什么样的光应该在今天照耀。哦,教会,转向神的道;回到神的道;打开正确的开关;不要按人造的、人为的电灯,瞧?转向神的道,看看今天的应许。看看应许是什么,留意它的验证。当它被印证时,你就知道你是不是在光中。要看看应许是什么。

更换纸张或更换日历并不能改变时间。许多人说:“哦,旧的一年过去了,现在扔掉十二月份的旧日历,挂上另一份日历,新的一年了。”对他们来说新年的意思就是那个。
对我来说,我想看看给今天的应许是什么。我想知道时代的光是什么,这样我就能知道如何行在光中。我想知道我正生活在哪里,我在哪一页,我已经走了多远的路了?
正如保罗说的,我可以停住再引述一下,“忘记过去,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头来的呼召。”跑向完全的验证,耶稣来的时候,所有的时间都要消逝在永恒里。
62

像大卫所做的,把你的未来放在神手里。不要看任何别的东西,而是把你的……大卫在这里说,他说:“我的时间在他手里。”你注意在我们所读的《诗篇》里,在62篇,“我的时间在他手里。他是我的磐石。”他是什么?“他启示给了我。他是被启示的真理。我的时间在他手里。”阿们!哦。就是这样。

我的时间属于主。我是他的。我在他手里,因为他掌管时间。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但我知道他掌管未来。所以,掌管未来的那位掌管着我。为什么我要为新年提出这个、那个或别的呢?我只是把自己交在他手里,像大卫一样行走,“我的时间在他手里,”知道神掌管未来。大卫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但他知道神掌管未来。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我们知道他掌管未来。
63

忍耐,忍耐,我们一些人变得太……我们一些人变得太匆忙。我想有许多人是那样的。你变得太匆忙了。你想要看……你想要自己做。

传道的弟兄们,你们正在听这磁带的,你们从我所讲的方式就可以知道。我正跟你们讲,不但是跟这里的小群会众,还有世界各地的人。
许多人出去,没有耐心,却是相信时间近了,你想要凭自己做些事。要等候主。忍耐是能力。如果你能有忍耐,那是能力。那是能力,如果你……“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不是那些试图跑到主前面的人,不是那些试图告诉主,“主啊,我知道你要我做这事,荣耀归神,我……”不要那样做。要等候主。圣经说:“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64

神花了几千年来应验救主要来的应许。但记住,他一直以来都知道救主什么时候要来。有许多人兴起,想要做弥赛亚。许多教会想要制造弥赛亚。但是神已经为他的弥赛亚定下了时间。他不匆忙。瞧?

在此期间,他显示了弥赛亚的许多预表。神一路显示,从亚当到弥赛亚,首先的亚当和末后的亚当;其中一个属世界,另一个属天上,一个属地,另一个属天。一个从天上降临,另一个从地上出来。神应许了一位弥赛亚,他花了几千年来应验这个。
神在约瑟里面准确地显明了弥赛亚是这样的。约瑟表现了他。大卫表现了他。大卫是一个被弃绝的王,上到山顶上,回头看,为耶路撒冷哭泣,作为一个被弃绝的王,那是耶稣在大卫里面。八百年后,耶稣作为一个被弃绝的王,站在耶路撒冷,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好像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
65

看看约瑟,生在弟兄们中间,那些先祖们,他不是最后一个,仅次于最后一个;便雅悯是最后一个,他在最后一个前面,在最后一个前面。为他的弟兄们恨恶,为他的父亲所爱。他被憎恨,是因为他是个属灵的人。他能讲解梦;那些梦绝对是正确的。他能看异象,预告那些要发生的事。他们憎恨他。他被卖了三十块银子。

他们为什么恨耶稣呢?他们叫他别西卜,因为他是道,道能辨别人心里的意念。他们憎恨他。他们把他也卖了三十块银子。
66

约瑟被扔进坑里,被认为是已经死了。他的血衣留在后面,好像耶稣的血衣,他所穿的袍子,从十字架上被扯下来,验证他的死。但神对约瑟做了什么?神带他从坑里出来,使他坐在法老的右边。任何人要见法老,只能通过约瑟。当约瑟离开宫殿时,有号角吹响,发出宣告声:“跪下,约瑟来了。”

耶稣也是一样。他从坑里被取去,从他被以为是死掉的地方被复活过来,坐在至大者的右边。“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当他离开那里时,号筒要吹响,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瞧,他是兴旺之子。看看那个时候埃及所做的;它救了整个世界;一场干旱出现了。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膝盖,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他是神。
他在那些预表中被显明,但神清楚地知道他什么时候要来。他清楚地知道他什么时候要来,不管在这前面会有多少弥赛亚,神有他的弥赛亚。他在那些预表中告诉人们什么要来。
67

就像他在七个教会时代中告诉我们的,什么要临到。在讲《启示录》的时候,他把那光投在墙上,显明给世人,跟他所告诉我们的将要临到的事情完全一样。他差遣七位天使,启示一路下来的七位使者,指出那些遗漏的东西,每天一位天使下来启示路德遗留的问题,卫斯理遗留的问题和五旬节派遗留的问题,都在那里呈现了。是伟大的沙龙,耶和华的预表和影子,雅威。瞧?绝对是的。出现在空中,机械眼拍下了它的照片。瞧?感谢主。

沙龙,平安。不要灰心,耶稣在这里。他的大光已经临到我们,我们为它而感谢神,是的,他的道,伟大的奥秘。今天他在这里彰显自己,行他在那个时候所行的同样的事,是一样的。行同样的事。
68

我们是时间的产物。他是永恒的神。我们试图逼自己;我们试图制造出不同的东西,“哦,这事必须做完。”记住,神知道这一切。不管怎么样也会应验的。瞧?让神做吧。只要将自己交托给他。

看哪,带着主的喜乐发光,知道你有幸了,你的眼睛已经打开了,看到这个日子。为将来信靠他。你已经看见他在过去的日子中印证他的道。他在过去的日子印证他的道,使其它一切的事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刻发生,一切都符合第七位使者的信息,既在天上又在地上显示了它,用三种方式显明了它,这样就不可能错过了,记住,他应许他要再来。哈利路亚!那道要被印证。神所应许的道,用了两千年等候,他必准时来到。不要灰心,他一定会到这儿的。正如他在每个时代印证他的道,教会时代显明同样的事,我们主藉着第七个信息显现等等。神启示了它,彰显了它,证实了它。今天他在我们中间显明他自己与我们同在,证实和印证他的道。他也必……
69

将有一个千禧年。老人在那里将永远年轻。疾病要消失,不再有死亡。他们要建造房屋,自己居住。他们要栽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子。不会是他们栽种了,却让别人(他的儿子)继承了,他儿子要住在他旁边。他栽种的,别人不得吃,不会是说他死了,然后别人来继承;但他要在那里活着。阿们![原注:磁带空白。]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如牛,小孩子要牵引它们。那里是……那里都是纯洁的。必有……没有东西会伤人。我们要从现在的样子改变,变成神儿子的那个荣耀的形象,就是不死的。岁月不会伤害他;年龄不能对他做什么;他是神的不死的儿子。我们知道我们是在末世了。我们处在转折点。这一切的事全都被验证了,它还要被验证。

70

呐,神掌管未来。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呢?他什么时候来呢?我不知道,但他必会来到。是的。他什么时候做这做那呢?咒诅什么时候从地上消失呢?这些值得称颂的,耸立在那里反映神大爱的美丽的树啊,花草啊等等的东西,它们什么时候才能永远不死地生长呢?我不知道,但它们会的。医院、医生、手术、哭泣、忧伤,这一切都反映出人们心中想要活下去的渴望,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才能终止,代之以与耶稣一同作王千年的,荣耀的“沙龙”国度呢?我不知道。他说这些事必要在那里。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做这事,但当公义的日头带着医治的翅膀兴起时,他说出的道必被印证。这里所说的医治并不像你所认为的那种身体的医治,就像有些人病了,然后病从他们身上被除掉,那是现在他在预表中所做的;但整个受造物都要改变。这个必死的要穿上不死的。这个老年要变成年青。阿们!哦,它是怎样发生的呢?我不知道,但它必在那里。

71

我自己也在变老。今年,如果主让我活着看见四月六日,我就五十五岁,是个老人了。但我不看……我不想回去再成为一个孩子。我要向着那边的标竿直跑,因为我来就是为了那个目的。现在我站在这张桌子后面大约有三十多年了,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大约二十一、二岁,我就竭力宣扬这个信息。我已经把我的每一点力量都用在了它身上。如果我的肩膀弯了,头发变灰,掉了,我不要回头看那个,它们会再变成那样。我看那边的早晨,神被印证的道说:“你的头发一根也不会毁灭,在末日我要叫它起来。”他要怎么做这事?我不知道。但我相信。

72

新年,我不知道它掌管着什么,但我知道神掌管它。那是我对新年的盼望。如果他来了,阿们!如果他没有来,如果他让我存留,我仍然要做工。我只是把未来交托给他。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我只是交托给他。你们已经看见他印证他的道,所以你们知道它要成就。他的道……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得到那个?”
瞧,让我在这里讲一些想法,就一会儿。你们知道交响乐是什么吗?我知道你们知道。它是一种音乐,是一个戏剧。瞧,他们把它表演出来。
你们小孩子,你们会明白的。你们记得在学校里,我相信你们有……那部俄罗斯的交响乐叫什么来着?就是有时候他们用鼓来表演,你知道,它叫做……是不是讲到那只小啄木鸟飞进了树林,你知道,他们用敲鼓来模仿扇动翅膀的声音等等。当他们表演时,整个的交响乐里你都可以听到这些东西。我忘了那个交响乐的名字,“彼得和狼。”是的,“彼得和狼。”那是……那是一部俄罗斯交响乐。瞧,他们没有……他们没有用一些飞来飞去的造型来表演,而是在鼓上演奏。[原注:伯兰罕弟兄敲在木头上。]接着[伯兰罕弟兄敲别的东西。],发出鼓声和响声等等。把它演奏出来,演奏它。这样你们就会明白伯兰罕弟兄想要说的意思。瞧?
73

对你们大人,圣经是神的交响乐。是的,哈利路亚!只有作曲家知道它真正的意思,他向那些正在听的、有兴趣知道戏剧是什么的人启示。但你必须先了解交响乐。瞧?它不只是你看见的东西;它是一种变化,是道或者说音乐的一个交叉点。它有时候是以这种节奏演奏一会儿;过一会儿又完全改变。那是什么?对你们不明白它的或对它一无所知的、不感兴趣的人来说,它只是喧闹,是嘈杂。但对那些了解它的,他们留意它,他们知道他要来了。哈利路亚!

74

我们看到了这些神话语交响乐中的不同乐章,整个场面都变化了。你们感兴趣的人,倾听那个变化。你就知道快到结尾了。你听见鼓敲打的方式(阿们!),一些事情发生了。你知道这是一个变化,瞧?等一下它就要爆发。瞧?你正在留意它;你能分辨鼓的节拍。哦神啊!如果你能听见鼓声完结,如果你能听见天上之道的音乐回响,唱出自己来:“在末后的日子必应验。”神正在演奏他伟大戏剧的交响乐,他的交响乐在转折处,都有变化。作曲家和那些对交响乐感兴趣的人,倾听那个变化。这一切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是那个,我们正在聆听,正在留意。每次神显现,都有事情发生;我们看到时间临近了。我们看到不久前在那边,当那些教会时代被画出来时,我们在聆听。我们看到它跟道吻合,与道合拍。过了不久,发生了什么?神亲自降临印证了它。

75

我们听到神的道这样说:“在第七位天使的日子里……”神说:在教会时代,第七位天使的信息将是最后的信息。接着,哦,我们在《启示录》第10章这里发现,“在第七位天使的信息的日子里,神的奥秘都要成全,”第七个印要被揭开。它必须要应验。然后,当它突然发生时,一个异象出现,说:“去图森,到时要有一个巨大的响声,这样你就会彻底明白并知道这个奥秘已经揭开了。它几乎把地球都震动了。”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事。事情发生前几个月就被录在磁带上了。它发生了,显现在空中,“沙龙。”那是什么?那是交响乐中的一个转变的拍子。

76

一次主说到第三次拉动,它要怎么藉着这样一种方式临到,然后藉着知道人的心,然后就是说出的道。

耶稣说:“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章,“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正如我刚才说的,马利亚想要认同耶稣是约瑟的儿子,耶稣便纠正了她。主的道不能失败。他这么说了:“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当我们听到交响乐在敲响、转变、就要转变时,那是一个转折的时间。我们注意到当他开始敲响时,我们看到,“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更大,”耶稣应许了。我们奇怪这怎么可能呢?
77

但你注意到没有,当耶稣行第一件神迹时,他把水变成酒。对不对?他拿了水,潜在地说,有一天这水可能会成为酒,但它先是水。

当他喂饱五千人时,他做了什么?他拿了一些像水的东西,他拿了一条以前游过水的鱼,它是从一粒卵生出来的,耶稣掰开它,在原本的创造物之上,另一条鱼就创造了出来。耶稣拿了饼,这饼曾经是麦子,是种子,做成了饼,耶稣掰开这个饼,创造物就不断加增。
78

但在树林里,没有任何东西能用来创造松鼠。“要有!”就有了!不是掰开任何东西出来的。那是怎么回事?同样的耶稣基督。瞧?“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不是拿起已经被创造的某个东西,掰开某个东西,创造物就不断加增,而绝对是创造。表明他是从前站在那里说 “要有”,就有了的同样的耶和华。他的道彰显出来了。当他成了肉身在地上时,他拿起原本的创造物,掰开它,创造物就不断加增。但在末日,他再次降在我们中间,那运行的同样的光说:“要有光。”瞧?他只要说话,创造物就存在了。“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记住,我们就处在这个时候了。

79

世人不明白,因为那是“一堆的胡说八道”。因为他们不是卫理公会的,卫理公会就不明白它。因为这个……他们不是浸信会的,浸信会就不明白它。因为它不是天主教徒,天主教就不明白它。因为它不是五旬节派的,五旬节派就不明白它。

但那些等候耶和华的,那些正仰望的,任何天文台的历史,没有一个人知道那颗经过的星。但几个博士跟着它走了几百英里,他们观察它、跟随它有两年了。明白我的意思吗?它是给那些正在倾听交响乐的人的。
80

记住,作曲家从头知道结束。他知道这一切,那是他能在这里写下来的原因。没错。你必须从他开始,你必须开始。如果你想听一首交响乐,你就从他开始,就像在交响乐中的乐章。你倾听,你知道它说什么;交响乐是什么,它就会是什么,你开始聆听音乐。你知道它是什么,你只是了解,“某某事情发生的地方是在这里;现在要变化了。”对那些只是走进来,坐下,却对它一无所知的人,那只不过是一堆的胡说八道,喋喋不休的噪音。但那个知道它是什么的人,他听到的是有节奏的音乐,是随着乐谱的鼓声,随着号声吹号,是在竖琴上调弦,是拉小提琴,是弹奏的低音乐器,是号角在发声,是打鼓。整个是一个有旋律地合奏,带给人们一个场景,以至你可以闭上眼睛,活在它里面。哈利路亚!

81

当你看到神的道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正在转变的伟大交响乐中敲响时,你可以对地上的视觉关闭上肉体的眼睛,活在耶稣基督的面前。你必须在交响乐中开始。如果你在交响乐中,你唯一能做的事,你开始,开始进入旋律中。那是你对待神的方式。你不是远远地站着看它。你进入它的旋律中。你怎么进到那里呢?你生在它里面,生在道的旋律中,你成了那道的一部分。

你必须成为舞蹈的一部分,才能进到舞蹈中。你必须成为球赛的一部分,你感兴趣的一样东西,才能进入球赛中。
82

你必须成为道的一部分,才能认识神的交响乐。他的交响乐就是,当它弹奏的时候,你明白,你随着时间的拍子行军。你留意它。“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这些最后的日子。哦。时间的伟大转变,我们进入拍子、道的拍子中。找出神的目的,我们生活的时刻。进入它的旋律中,神是怎么行事的。如果你进入道中,你发现神在起初是怎样行事的,你就知道他一直是那样行事的。

他最初是怎么差遣他的信息呢?他做了什么呢?他不跟组织打交道。他从来没有,所以他现在也不会。如果你正在听基督教协进会的旋律,你就是在黑暗中。但如果你在听道的旋律……
他们为了什么杀害耶稣呢?“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
83

你们听过了我所讲的信息《三种信徒》。那个人怎么站在那里……有表面信徒;他们跟随了一段时间,假装好像是他们相信了。一天耶稣对他们说:“倘若从天降下的人子升到天上,你们怎么认为呢?我从天降临,又要回到天上。”

许多人走开了,说:“这话甚难。”
接着那些与耶稣同行的表面信徒来了,那七十个人,他们听到了很难的话,他们看不见……他们……他们不懂得交响乐。他们不知道神的应许,这婴孩就是耶和华,“他名称为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耶稣说:“倘若我升到我所来自的天上……”
“嗯,”他们说:“这话甚难。谁能明白?我们知道你只是一个人。我们跟你一同吃饭;跟你一同睡觉;跟你一同在树林中;跟你一同到过河边。瞧,你只是一个人,还说人子回到他所来自的地方?你说什么啊?这话甚难。”瞧,他们不懂得拍子。他们不懂得神话语的交响乐的旋律,即耶稣是神在肉身显现,因为他是那个时代被印证的道—光。他们不明白。他们说:“这话甚难。谁能明白呢?”他们就转身离去了。他们不懂得拍子。瞧?
84

接着我们又注意到,表面信徒或不信之徒犹大,他一直等候,直到他找到了一个瑕疵。后来耶稣转向门徒,对十二个门徒说,犹大是其中的一员,他说:“你们也要去吗?”

彼得说:“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你是作曲家。(阿们!)你知道要怎么演奏。你是唯一拥有生命之道的。我们还能转向哪里呢?我们不能回去做一个法利赛人或撒都该人或希律党人,”或不管是什么。“你是那位拥有生命之道的。我们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们已经……我们已经把自己融入了这伟大的音乐中。我们在这里;我们正在聆听,我们是在旋律中。我们相信你是神的儿子,是显现的耶和华。我们确信这点。我们不知道这些试验、患难、痛苦等等,你说你要上去被人献上,所有这些、那些和别的事,第三天,所有这一切。我们不明白那些事,但我们在这里,聆听神的交响乐,我们是它的一部分。我们正等候,要看到下一步要发生什么,我们紧紧地跟随你。”哦,那是我想做的。应许……
85

他怎么开始的?就像他起初所做的。瞧?他从未把他的信息赐给一个组织。他从未把信息赐给一群人,他赐给一个人。在挪亚的日子,是挪亚。在摩西的日子,是摩西。

一次人们有别的想法,他们说:“哦,你把自己当作整群人中唯一圣洁的人。”神往下看着这些。
摩西出去,说:“主啊,我已经做了这些事。我应该做什么呢?”
神说:“与他们分开。我会看顾其它的事。我差遣了你。这是我的责任。”神开了地,吞下了可拉和跟随他的人。瞧?总是这样。
86

约翰和耶稣不能同时出现。耶稣……约翰抬头看,他说:“我必衰微,他必兴旺。他是被印证的光。”所以这光要一直前进,直到发现那完全的印证来到。是的,是的。

他就像他在起初的时候一样。你也要这样开始,你要这样开始学习神是什么。他在地上的时候,他做了什么?他活出的是什么样的生命?他同意了吗?他是一个妥协分子吗?他到组织里去了吗?他如何验证自己呢?“你们查考圣经,因为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瞧,今天或任何其它时候都是一样的。当你想要光时,就看看圣经对这个时刻是怎么说的。是的。
87

那么你从哪里开始呢?如果这里有一个罪人,你就从十字架开始,你算自己在那里与耶稣同死。这样你就进入了这个伟大的戏剧中。这时你才真正在听了。你注视着手上拿着的交响乐的乐章。你手上有一份乐章,告诉你这些事,音乐的变化在哪里开始演出来,你就会明白那演出是什么。当你看到神的灵降临在人们身上,做某一件事,你就要回头去看看它是在哪里。看到它是不是那个,是不是给今天的事。嗯,当耶稣出现在交响乐中时,他们手里也有一份乐章。当然,他们有。

我把那个词说对了吗?交响乐,交响乐?我希望说对了。我刚好想到了这个。交响乐?[注:伯兰罕弟兄把“交响乐”读成了“同情”,英文中这两词拼写很接近。会众中有人说:“交响乐。”]交响乐。对吗?是的。
88

他们手里有一份乐章,但他们想做什么呢?他们想要回头去看一个已经演完了的那部分的拍子。那就是众教会今天所做的。他们回头看,看看路德弹了什么部分,路德派是这样做的。他们不知道音乐的变化。当神做这些事时,路德派他们不知道神今天在做什么。五旬节派说:“哦,我们得到了。”你们得到的是一个五十年前就演完了的乐章。瞧?绝对是的。我们要把这道握在手里,留意变化来到的时候,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从他在十字架上开始。“你们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这乐章,他话语的说明书,彰显这道的圣灵。”一路跟随道的旋律。乐章说在那个时刻弹奏什么,你就要照着弹。瞧?
89

许多人说:“为什么?”他们问,他们问,有时候他们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事必须发生?什么,为什么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开始了,为什么这事却发生,我有这个苦难,这事使我心烦,我失去了这个?”

有时候我问:“为什么?”嗯,当我只是个年轻的传道人,刚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神从我身边取走我的妻子,从我手下取走我如此心爱的孩子?为什么他那样做呢?我不知道。我现在知道。我只是把手放在他手里,一直相信。
神知道每个转折点。他知道旋律必须……它必须什么时候发生。他知道需要什么来铸造你,他知道他要用什么样的材料。明白吗?有时候,沙漠的僻静处就是神把义人铸造成圣人和先知的地方。瞧?人们就是在那里被敲打出来的。人们是在神的道中被敲打出来的。当他们里面有了各种的信条等东西时,他们就当来就神的道,神把那些东西从他们身上敲打出去,把他们铸进这个里面,进入神话语的伟大交响乐中。瞧?然后他们就会看见道在前进。
90

神知道交响乐的旋律什么时候要改变。他知道旋律如何运行。我不知道它是怎么运行的,但神知道。他知道旋律是怎么运行的,我不知道。但我在这里看见它,我说:“哦,它来了。”

“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34:19]瞧?在整个历史中,神都以每个时代应许之道的旋律运行,证实他的道。神就是这样在整个历史中运行的,从《创世记》一路到《启示录》,神带着他的道在整个历史中运行,(是的。)以圣灵大能的旋律向选民印证他的道。记住,神永远无法触动那些外面的教会。只会触动选民。
91

看看那些祭司,他们说:“这人是别西卜。他是个算命的。嗯,他在读人的心思。”

他们一点都不晓得,“神的道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连人心中的意念都能辨明。”他是道。
但那天站在井边要打一桶水的小妓女,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先知了,但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了,他一定会是这样的。”
耶稣说:“我就是他。”那就够了。为什么?旋律敲打出来了。她正在仰望从一个宗派教会到一位被印证的弥赛亚的那个变化。他就站在那里,摩西所讲的那位弥赛亚,“主你们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他就在那里。旋律改变了,被印证的种子认得它。
92

当神真实的道落在被印证的种子上,他们看到印证的道,他们认得它。他们正注视着道,他们知道转折点;他们知道时间;他们知道变化;他们知道应该出现在那个时刻的拍子。哈利路亚!他们知道拍子;他们知道时间;他们知道它应该怎样运行。瞧?只有选民才会知道它。

腓力看见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知道那是弥赛亚。于是他去见一个人,他们在一起查考圣经。“拿但业,”他说:“你来看一个人。你来看我们找到了什么;我们已经找到了拿撒勒人耶稣。我们找到了拿撒勒人耶稣;就是摩西所讲的要来的那位先知。我们找到了他。我们找到了他。”
拿但业说:“怎么可能呢?我真……他在哪里?”瞧,他不是……瞧,他不清楚旋律。他们一直在查考。但当他到了那里时,腓力告诉他,把他引见给道。
93

当他到了那里,耶稣说:“看哪,一个以色列人,”旋律开始抓住了,那天伟大的戏剧在台上演奏,或是在地上。或许耶稣站在一块石头上,向人们说话。当腓力带着拿但业上去时,耶稣看着拿但业,说:“看哪,一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哦。
他是交响乐的一部分。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不管世人的拍子是什么,他们宗派有各种的舞会,但那不是神的那个交响乐。阿们!他说:“你是以色列的王!你就是这个。我看出了,我知道了。”为什么?他是选民。被拣选的种子知道它。每个时代下来一向都是这样,他们知道。
94

你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我爸爸妈妈怎么样呢?我的人民怎么样呢?我的宗派怎么样呢?他们会做什么呢?他们会把我赶出去。”如果你不能往前看,就抬头看。无论如何不要试图往前看,要把你的手放在他手里。让他带领你。要抬头看;不要往前看。你说:“哦,别人取笑我的长头发,笑我脱掉短裙,笑我离开教会。”哼?为主的名受苦是他恩典的成长之痛。是的,是的。为他的道受苦是他恩典的成长之痛。是的,先生。请记住,那是神的恩典已经赐给你了。哦。

95

就像保罗说的(哈利路亚!),他有软弱,有样东西在搅扰他。他……魔鬼打击他,再三攻击。保罗三次求主把这东西从他身上除掉,说:“主啊,我不要这个。请把它从我身上除掉。”

后来,一天晚上主对他说,对保罗说:“保罗,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保罗说:“于是我就夸自己的软弱。我要夸这软弱。我知道你是医治者。我看见你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赶出污鬼,开瞎子的眼睛。但如果我求了你,你告诉我你的恩典够我用的,那么,搅扰我的这个魔鬼就是你恩典的成长之痛。我要夸自己的软弱。为什么?免得我因启示太大而过于自高。”
96

瞧,他拥有其他门徒所没有的东西;他看见了受死、埋葬、复活和升天以后的耶稣。他看见了耶稣。一些人说:“哦,我跟耶稣同行过。”街上的每个人都跟他同行过。但耶稣受死、埋葬、复活、升天以后,他以火柱的样式返回来,向保罗说话。那个比其他的门徒所拥有的更大。阿们!

保罗说:“免得我过于自高,就想建大神学院和别的东西,其它的大东西,免得我因所得的启示太大就过于自高,神就让魔鬼的差役不断地压制我。”他说:“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阿们!阿们!因恩典的成长之痛。阿们!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讲很长时间;一小时四十五分钟过去了,我们正在忍受他恩典的痛苦。
97

哦,他可能允许十字路口。他可能允许十字路口来试验我们,为了使我们完全来侍奉他。教会,这里的和听录音带的,他现在可能允许那个。他可能为了我们的事奉允许十字路口。

就像他对但以理所做的。一天,他给了但以理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你知道,他在巴比伦是个大人物。他是的。神让国王反对他,将他扔在狮子坑中。这只使但以理完全了。肯定是的。让希伯来少年人进入烈火的窑中。他们定意为神的道站稳。
他可能允许反对的话,让他们取笑你有长头发,让他们取笑你,说你为什么成了一个圣滚轮或无论什么。它可能,他们可能让你笑。他们可能取笑你那个,那没关系。那是一个十字路口,那是一个小转折点。那是要证明些什么。
瞧,十字路口对站在神话语上的希伯来少年人所做的唯一的事,只是把他们从捆绑他们手脚的绳子中松开。
98

有时候需要艰难的试验来把我们从世界的带子中断开。你知道,有时候神让我们有一点试验,要看我们会做什么,要把你从世界中领出来。换句话说,让你有一点试验,把你从那个组织和那个想法中敲出来,“卫理公会是唯一的教会,浸信会或五旬节派,那是他们得到的唯一的团体。如果你不像我的教会那样相信它,你根本就是不信。”有时候神让一点试验发生。或许你有一个生病的孩子。或许有事情发生在死亡的时刻,或许有人或有东西从你那里被夺去。它是要做什么?要拆毁你,给你看一件事,开你的眼睛。或许有时候你来批评。或许你听这录音带只是要批评。或许神那样做,要拆毁那些把你捆住的世界的带子。

就像一个在河里快要淹死的人,你必须把这人从河里拉出来,然后你才能让河离开那人。是的。你必须先让那人离开河,然后你就能让河离开他了。有时候神必须那样做。他允许转折点、十字路口来那样做。站在神的应许即道上,因为它们永远不能废去。未来是在神手里。像先人们那样站稳;不要放弃。
99

亚伯拉罕在他的十字路口,知道神能叫他的儿子从死里复活,他也是在十字路口得着儿子的。亚伯拉罕到了他的十字路口。他信靠神,看见了神的一切神迹。他等候一个儿子等了二十五年,一个应许之子,后来神告诉他去把他所等到的儿子献为祭物。哦,天啊,何等的时刻!但亚伯拉罕动摇了吗?读一下《罗马书》第4章,说他满心相信。阿们!他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做成。阿们!神允许十字路口。他藉着亚伯拉罕向我们显明,瞧?他能叫死人复活。

亚伯拉罕说:“我仿佛从死里得着他。”撒拉的月经已经断绝,撒拉的月经已经断绝;他的身体如同已死,他是个老人。撒拉没有乳汁来喂养婴孩。他们没有……哦,什么也没有。他自己不生育,撒拉也不生养。瞧?根本没有办法。他仿佛从死里得着儿子,他说:“如果神能这样做,神也能叫他从死里复活。因为同一位神告诉我孩子要来到,我站稳了,他就来了,神也能叫他从死里复活。”因为神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阿们!
100

神应许我们所看见发生的这些事在末日要发生。如果他应许了一个儿子,儿子就来了;如果他应许了我们在整本圣经中看见的这一切事,它也发生了,我们就当进入它的旋律中。他应许在末日这些事要发生,我们也看见了这些事。他应许他要差耶稣降临。哈利路亚!必有一个千禧年。必有一个新的日子。必有一个新的日子,太阳永不再落下,因为我们再也不需要它了,羔羊就是我们要去的城的光。阿们!

新的一天破晓了,我现在就感到它在笼罩着我。新的一天的光,新的一天的光,那里没有晚上,没有黑暗,没有阴影,没有天空,哦,没有阴沉、黑暗的天空,没有午夜,没有坟墓,没有山坡上的花,没有葬礼的队伍,没有医生,没有停尸房。阿们!我能感到他的光线透过我的魂,新的日子。旧的日子正在退去。
正如我感到肉身的血液涌上我的全身,我也能感到圣灵的浪涛在后面涌进来,“兴起,发光!”
101

有东西说:“比利•伯兰罕,你老了,你软弱了,你的肩膀下垂了,头发变灰了,掉了。”是的。黑暗和幽暗遮盖大地。

“但是,兴起,发光!”我感到耶稣基督荣耀的福音之光的浪涛落在那里,基督使我在他里面成了新造的人。我盼望那天,阿们!等候新的日子。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我不知道1964年掌管什么,为我掌管什么,或别的任何东西,但我握住了那掌管着永恒者的手,他就是永恒。阿们!
亚伯拉罕知道神能叫他儿子复活,所以他信靠神。
102

据此来看,在新年里,要定意持守他的道和这道所应许的,像其他的人(选民)在别的时代所做的。如果你感到你看见了耶稣基督的光照耀你,看到他伟大的圣灵在这末日的彰显。记住,记住,要持守它,持守他所做的;你是一个选民;其它时代的选民,像亚伯拉罕,当他看见了这些事,这些事完全违背科学的证据。挪亚看见了它,它完全违背科学的证据。摩西看见了它,它完全违背科学的证据。这些聪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们看到它的选民,坚定地站稳。阿们!

103

为了未来,让我们坚定地站稳在应许上。神做了应许,就取决于神来完成它。我只是跟随旋律。当时间的节拍敲响,说:“威廉•伯兰罕在地上的日子结束了,”那我随着旋律而去。以后我也必随着旋律复活。哈利路亚!那位随着节拍进入,又随着节拍离开的,他也必再次随着节拍而来。这是神的旋律,“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信我的,就有永生。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要跟随道的拍子(阿们!),不是跟随我的心跳,而是跟随道的拍子。不管它是什么,我的心若不随着道跳动,那我的心就错了。阿们!因为他就是道。阿们!圣经,神的道那样告诉我们。

104

刚才上来的时候,比利和我正在听一个节目。是这本圣经……叫做预言的时刻,时

刻……它叫什么名字?是跟预言有关的:“预言之声。”其实就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他们有四、五个不同的名字。他们一开始是米勒派。
他们就是那个在聚会中说我宣称是耶稣基督的,说圣父在我头上,就是那火柱,我就是耶稣基督。刚好我的一位朋友站在他们的小聚会中,他就站起来,说:“你必须证实这话,因为我要在这里打电话给他。我要你看到哪一次他那样承认,”瞧?像那样。他谈到了不同的派系和地上的各种事。
他们知道。有一次在安息日的问题上我把他们驳倒了。他们守着那个已经过去的日子。圣灵是我们的安息。圣经这样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的魂得安息。”不是一个日子。
保罗说:“你们谨守日子,我为你们害怕。”瞧,是的。是的,先生。“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希伯来书》4章)为神的子民存留。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
105

刚才他们的演讲者,那是好节目,我一点也不反对他们。我竭尽所能地去帮助他们。我原谅他们随意那样说,因为他们的确说了不对的东西。但那没关系。他们的教义就像耶和华见证会、基督徒科学派和所有其他派系一样,你瞧?一回事。注意,他们就像任何别的组织一样,我认为他们跟其他的组织一样都是错的。神的道永远是对的,瞧?它会证明自己是对的。注意。

当他讲话时,这人说:“我们有了今年最好的书。”这位作者,哦,这节目的演讲者,他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完全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他为不久前在西雅图世博会上的基督徒商人会说话。他说,这位发言人说:“这人写了书,是今年的最著名的书。”我不同意。
106

今年最好的书是圣经!它是世界的光。它是神自己。我们今年最好的书是圣经。我们给1964年最好的书是圣经。将来其它的所有年份,我们的书都是圣经。所有已经过去的年份,它是过去年代里最好的书,它是将来年代里最好的书,它是永恒里的书。这书启示它是神。是的。它启示神。将来的每一年,它都是最好的书。不管你什么时候听到圣经说什么事,它的应许要被印证,有一天必有永恒来到。当你听到圣经说必有一天耶稣要来,圣经是那位给我们这应许的。正如我今天说的……

我得结束了,因为我在这里讲了已经两个小时了,瞧?
107

瞧,如果圣经告诉我们这些要来的事,讲到我们经历过的这一切时候。挪亚的日子被预言了。其它所有的日子,圣经都预言了。马丁•路德的日子被预言了,卫斯理的日子,五旬节运动的日子。我们生活的这个时刻被预言了。一切都原原本本地照着所说的发生了。当……这是什么?这是神说出的道被神印证,使它成为这时候的光,瞧?就像太阳一样。当道,道本身,当它在它所属的那个时候被印证时,它就是光。瞧,它被印证,就成了时代的光。

108

约翰是光;他比以利亚他们拥有更大的光。以利亚。他不是以利亚的光,但他是另一种形式的以利亚,印证了光。瞧?他是……耶稣来的时候,他说:“约翰是暂时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行在他的光中。”瞧?

约翰说:“我必暗淡。我现在必须熄灭。我的灯发完光了。我必须熄灭。他必兴旺。他是光。”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阿们!是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仍然是世界的光。他是什么?“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为什么他是世界的光呢?如果他来了,说他是弥赛亚,行事却不像圣经所说的弥赛亚要行事的方式,那么他就不是世界的光。瞧,是被印证的道使他成为世界的光。
109

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时刻,这个时刻被印证的道……五旬节派的,你们说:“说方言,”等等。那是五旬节运动的时候,那是那个时刻的光。瞧,这是另一个时代。他是今天这个时刻的光。

110

第七个教会时代,所有的都窒息了,基督在门外,月亮验证了这事,所有的黑暗都临到了地上,现在光正挤进来,开始显明将要发生什么事。这东西要毁灭,光要进来毁灭它。圣徒要承受地土,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大地,月亮的黑暗要被除去。晚上的黑暗要过去,带着死亡和信条的黑暗,远离神话语的黑暗,他们所说的歪曲的事,都要过去。光要在白天照耀。

111

记住,当整本圣经……听着,要结束了。当整本圣经完全被印证时,将会有一个永恒的沙龙,永恒的平安。瞧?

耶稣来,说他是“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只是世界不接受它。看到吗?他是给每个到他这里来寻求平安之人的平安。瞧?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他是那新年开始时、神的新日子的平安。因为什么?他是那天被印证的光。瞧?
但还有更多的道要印证。他必须印证更多的道。当最后的道被印证,被印证时,死亡就被得胜吞灭了,在基督里死的人要复活,千禧年要进来,那将是一个伟大的平安,沙龙。弟兄姐妹,让我们为那天、为那一个伟大的沙龙准备好。
记住,圣经是一切智慧的泉源,掌管着未来所有的盼望。沙龙归与教会。让我们祷告。
112

在场的一小群,我讲这个新年的简短信息讲了两个小时了。你们很有耐心。今早,或,今天下午,这里是否有人还没有沙龙,所说的那个平安,就是当你和道成为一时那个神被验证的道?如果圣经说一件事,你说:“不,我几乎不能相信那是对的,”那你就没有沙龙。你还没有与神相和,因为他的道说一件事,而你不同意它。

如果道说:“沙龙,平安,”你有那平安,神所说的每个字,你都对它说“阿们”,你相信它。当你看到它印证时,你说:“阿们!那是道。”是不是一个信条,一个光,一个虚假的光,是不是世界用那个虚假的光所反射的影子,把它变得黑暗了?一些信条说:“不,我认为那是给别的东西的。那不是那样的意思,”然而道却是那样说的。你是跟随那个影子,还是同那光一同显现?
113

这里的和听录音带的,不管谁听到了它,请仔细想一下。如果在场有人还没有那光,你愿意举手来证明自己,说你今天准备行在那光中吗?

如果这录音带所传到的土地上有人还没有这光,你愿意在那里向神举手吗?当我们祷告的时候,关掉录音机一会儿,跪下来,说:“主神啊,我怀疑了,我做了这事。我心想:’哦,因为教会说那些事不可能,这事就不会有,’但我看见它在圣经中应许了,我看见太多的事。甚至诸天都宣扬它。所说到的这些事,原原本本地发生了。天上的神宣扬了同样的事。所以现在我要接受它。让神的道进入我里面。让我进入旋律中,不是听教会说什么或传道人说什么;而是让我进入道的旋律中,看看它说什么。在神的这个伟大的交响乐中,愿它在我的生命中奏出他旨意的节拍。”
114

我们的天父,现在我们把在各地举起的每只手都带给你。让神的圣灵把道的旋律和它的真理带给他们,使他们现在被塑造成神的儿女,使他们成为神反射在地上的光。他们要成为被彰显的道,男人女人照着基督生活的方式生活,相信神的一切话,并且靠它活着,像耶稣做的那样,因为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不只是一些话,部分的话,乃是从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摩西时候的道在耶稣的时候行不通。道……在使徒时候的道在这个时代也行不通。它是给这个时代的应许之道。他们自己说,藉着圣灵说,在末日将发生什么,众教会将怎样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淫妇将怎样兴起,众妓女会怎样跟随她,她们将使大地黑暗。最后的教会时代,老底嘉教会时代,耶稣将完全从教会中被除掉。
哦主啊,让我持守他—道。藉着我们所有的人彰显他的光,当我们带着一个决定走进这个新年,不知道今年会是什么,但我们握住他—道,从头到尾只知道这交响乐。他知道每个动作和每个转折点。主啊,我们只是注视着他,将眼目专注在他身上—道。当我们看到这些事出现时,就知道我们正在道的旋律中。应允它。主啊,拯救这里和每个听录音带的失丧的魂。我们将他们交托给你,为了你国的缘故,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115

很高兴整个早上都与你们在一起。对不起。从我们开始讲起刚好两个小时了,从十一点差一刻到一点差一刻。我告诉美达,我说:“到一点半的时候我会回来。”

我们相信不可以违反限速法。我认为我们不应该那样做,你瞧?不该那样做。呐,我们谢谢你们。
现在我想说,特里把录音机关掉了,因为那是要传出去的录音带。我想你们仍然开着录音机,那没关系。瞧?因为我想对教会说。我实在感谢你们大家来到这里。许多时候我认为让我来这里是一次小小的静修,在沙漠的僻静处,正如我对它所叫的。从沙漠地回来,回到这里,四处看看,看见树下和河边的这小一群人。我们现在是在河的东面。我相信神必祝福你们每个人。神,沙龙必与你们同在。那是他的平安。
116

我真的很抱歉像这样留着你们,只是为了把这信息录音。若主愿意,这是我下个星期天下午要在凤凰城讲的。之后星期一,我有一个简短的信息等等。今年我心里定意,若主愿意,我……我要从一端到一端砍伐、撕碎。我们都知道那验证,我们知道第三次拉动是什么,我们都,我们都明白那个。

你们得到……你们会拿到那录音带。你明白吗?这是……我认为它会休眠一小段时间,直到逼迫的大时刻临到。那是当……它会说话。它会彰显。就像连续五个没有落空的完美迹象。我认为,只要等候,瞧?看看它会做什么。我要再回到以前所讲的仔细查考,举行一些短的聚会,我们要尽力每晚能早点结束。只要大约三十分钟,讲讲有关神医治的事,类似这样的事。不管什么时候我准备再录制磁带,我要么跑到这个沙漠的僻静处,要么回到我的教会,或什么地方,能录制磁带的地方。那样我们就是在自己人当中,我就可以说我想要说的了。
117

瞧,耶稣……记住。瞧,我必须留意。当我看见那些人十分傲慢地走开,我想我今早已经尽力表达了,那是幽暗遮盖着他们。他们无能为力。我赦免他们不听和不看神所做的这些事,瞧?他们仍然不看。我仍然祈求:“神啊,赦免他们。”这是从我心底里发出的。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的主人这样说,而是我首先在心里有了这样的感觉,然后我才去做的。

我不是要与人隔绝。我不想那样做。瞧?因为我……我有一个信息给他们,“救恩。”我必须去到他们中间。瞧?我同三位一体论者出去,同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路德派的、五旬节派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和别的一切,因为我尽可能地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要领他们进来,把光显明给他们。愿主与你们同在。
118

我在这里有我们最早聚会的一小群人。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把日程表发给了他们。如果你们一些人……我把它放在这里,牧师会念给你们听,你们要在哪里见面,若主愿意,若主愿意……对这些的日程安排我还没有什么带领,只不过是出去试着做我所能做的。如果你们有什么亲人在附近,想要来参加其中的一场聚会,你们写信给他们,告诉他们来参加其中的一场聚会。

119

神祝福你们。见到你们很好,斯特里克弟兄和斯特里克姐妹,以及你们这里的其他所有人。一些人,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藉着圣灵的见证知道你们,你们是我的弟兄姐妹。我的爱和尊重是给你们的。跟你们在这里真的是很快乐。

我知道你们如何把午饭做好,要一起交通吃饭。我们也希望,若是可能的话,我能够留下来,我知道这很好。我知道你们有这地区最好的厨师。我知道是的。但我或许得回家吃我的汉堡了。不管怎样,我有一个我必须履行的约定。我的时间被分给这里一点那里一点。我肯定你们都明白。那不是因为我不想留下来。神知道这个;我本不会来这里的。瞧?
120

一些人说:“你愿意到那里去向三十个人讲道吗,而你本可以向一万人传讲同样的东西的?”当然愿意。人数多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想看到这信息去到能被人接受的地方。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它们转过来,践踏了珍珠,又转过来咬你们。瞧?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那里。

我觉得我在这里说的不是把珍珠丢在猪前。我认为它把属于孩子们的宝石告诉了他们。瞧?你们……宝石有时候是在哪里找到的?在粪堆和尘土中。
你们注意过莲花是从哪里出来的吗?就是从池塘的泥坑底下。它昼夜劳苦要见到光。但当它一见到光,就开出最美丽的花朵。那是莲花的本性。它从地里的泥泞和污秽中长出来。在全国最盛产黄金的这个州,宝石也是像这样被埋藏在地里。你在哪里找到金子呢?在土下面。你在哪里找到红宝石和宝石呢?在烂泥和尘土里。绝对是的。我们都是从那个地方来的:世界的烂泥和尘土。
121

但这些……我是一个淘金者。一个淘金者做什么?他寻找金子。他做什么呢?他使它发光,敲打它,冶炼它,把它准备好。这是金矿。瞧?我一直在这里寻找美丽的宝石。瞧?在什么地方的尘土里把他们找出来,把它擦亮,说:“主啊,他们在这里。这是一位弟兄。这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这是一个年轻的好女士。这是一个中年的好妇人,年轻的好妇人。不管是什么,主啊,他们在这里。他们是你的宝石。把他们镶在你的冠冕上,主啊。他们要永永远远发光。”像那样。

直到我再见你们,沙龙。神的平安与你们同在。好的,牧师,请上这里来。好的。神祝福你们。你们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