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226 教会的规矩

1

[比利•保罗弟兄说了几句开场白,然后他与伯兰罕弟兄商谈有关关闭录音机的事。]是的,你怎么关?先不用关,等我向你们示意的时候,你们再关。明白吗?行吗?等我向你们示意的时候……你们想让我……

弟兄们,我们今晚招集这样一个聚会,是为了要知道怎样管理永生神的教会,并且我们相信这是教会的一部分。
首先我想说的是,我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就我所知,这是最属灵的地方之一,你在这里比在其它地方更容易感受到神的灵。过去在我头脑里有两个地方,但现在我们似乎看不到那些地方了,其中一个已经加入了组织,而另一个则堕落了。因此昨天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你们想有一个聚会,来问我一些有关你们在教会中职责的问题。这就是今晚我来这儿的目的,是为了要建立教会,或者说是要告诉你们一些,我认为能使这个教会继续下去的实质性的东西。
2

弟兄们,我肯定你们都意识到了,就像我说过的,这是一个属灵的地方;它不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也不是说我们最会唱、最会叫、最会喊、最会说方言等等,不是的;而是圣灵的品性在这个教会里运行。到目前为止,我想我能称赞并感谢内维尔弟兄和你们在座的弟兄们、理事们、执事们、主日学的监督以及所有的人,因为你们所给予的帮助,使得教会能够成为这个样子。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一直祷告并渴望看到教会按秩序被建立并且维持秩序。

3

如今我们已经奉献了这个教会,我告诉过你们,等会儿我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如何让这事有秩序,它应该怎样运行。你们开始……离开这以后,我们还有传道人等等。但现在……内维尔弟兄来到我们当中的时间并不长,他来到我们中间,我想,在我提出我现在要讲到的这些事情之前,最好先等到内维尔弟兄在真道上很好地被建立起来。但现在,我发现他已经在真道上被建立了起来,明白了这个教义,并且为基督作了忠心的见证,持守我们所信的真理。我想现在是时候了,现在正是时候来处理他和你们众长老,以及你们这个教会的一些事,希望你们能接受这些规矩并且记住它们;它们都是我在神面前按照我最好的认识来说的。我盼望你们能够按照我所说的方式来遵行这些事,因为总得有人当这里的头。你必须要有……

4

我不是想夺权或做什么这一类的事,但你们知道,一个人若有两个头,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走。神从没有让他的教会有两个头,他从没有这样做过,只有一个头。在每个时代,正如我们从圣经中了解到的,神总是与一个人联系。因为若有两个人,就有两个意见。必须要有一个最终的绝对,我的绝对就是道,圣经。作为教会的一个牧师,我的绝对就是道。我知道你们是弟兄,在某种程度上你们是把我当成你们的绝对,只要我效法神。正如保罗在圣经中所说的:“你们要效法我,正如我效法基督。”[林前11:1]

5

我期望你们弟兄们,任何时候你们要是看到我偏离圣经,你就要私下来告诉我错在哪里。我不管你是理事,还是看门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作为在基督里的弟兄,当我在圣经上错了时,你有责任告诉我。如果有问题,那我们就坐下来一起把它解决了。

我想,这也是你们今晚到我这里来的原因,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有一些问题,就是我手头上的这些问题,看起来在困扰着你们的头脑。记住,弟兄们,我不知道……这些条子上没有一个签名。他们写了,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但它们都是你们心中的问题。我会在这里尽我所知的回答它们。
6

记住,神希望看到我能持守在他的道中。我也希望看到你们能在这个教会中遵行神的道。明白吗?而且要保持属灵,因为记住,当你开始在主里成长时,撒但黑暗国度的所有势力就要攻击你了。你们要作精兵,而不是刚入伍的新兵。你们现在已经是老兵了,是受训去打仗的。撒但会钻到你们中间,导致你们彼此争论,如果它能够的话。你们要马上拒绝它,你们是弟兄,它是仇敌。我们是在这晚上的光中持守一个标准,当这世界变为黑暗,并且整个教会都堕入基督教协进会中……很快他们就要在这门上贴一个条说:“关闭!”到时我们就要去到别的地方聚会了,因为总有一天他们肯定要关闭这些教会,如果我们不接受兽的印记的话。我们靠着对神忠诚,直到死把我们释放,那是我们想要做的。

7

现在,直接进到……我要求你们,任何时候如果在这些事上有疑问,你们就要在聚会时或在聚会开始之前,在教会的成员面前放这个录音带。播放这个录音带来听。愿这里的会众能明白,这些人对神是有责任,正如他们在这教会的誓言中所说的,要协助持守这些原则。你可能与他们意见不一致,如果我让你来掌管,我也可能会不同意你。我们总得有一个源头,在那里有一个绝对的真理。按照我所知道的,我要让圣灵来掌管,让他做我的绝对。让这录音带成为你们在这些问题上的最终答案。

Q-220 第一个问题是:
[问题220]教会在有关要求给予钱财、食物和衣服帮助的请求上,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教会应该做什么?
我们知道,教会对她自己的成员有责任,对我们自己教会的成员有责任。我们完全有责任来供给他们的需要。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成员,也就是固定连续来这个教会,跟我们一同敬拜的教会成员有责任。我们对他们有责任,对那些已被证明是这个聚会成员的我们的弟兄姊妹有责任。
8

我们知道,今晚就有几百万人没有食物、没有衣服,我们愿意帮助他们所有的人,尽一切的可能来帮助他们;但在财政上我们做不到,我们没有办法援助整个世界。但我们对我们自己这群人却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这之后,如果我们有余剩的东西,你想分给那不是这个教会成员的人,你想给他们一些东西,那应该在执事会中来研究。

9

执事们应该来面对这个问题,因为在圣经中,当有关食物、衣服等争议出现时,《使徒行传》第6章,他们就把使徒们叫来,使徒们说:“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的人,管理这些事。我们要专以神的道和祈祷为事。”

照料食物等等这不是牧师的责任,那应由执事来做。也不是理事的事,而是执事的工作。应该是这样。记住,在圣经中,他们是把东西奉献给自己的人,希腊人与犹太人起了争议,因为一个人得的比另一个人多一些,但那是众人变卖了自己所有的财物,来献给教会来供养教会,然后这些财物在人们中间被平等分配。当有争议出现时,我们就应该先找执事。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处理这些事。
10

我认为,对于我们自己人,如果是我们自己人,那我们应该照顾他们。任何的投诉都应转给执事会的主席,然后在执事会中研究,看他们能做些什么。所有关于食物、衣服和钱财的援助,不论是什么,都应通过执事。当执事们决定了要做的事,他们就要送到财务那里,看看财务在那个时候是否有钱来支付这笔款,或者购买衣服等等。不管是什么,执事会应该研究这事,而不是转给理事或牧师。这完全是执事的事情。

11

Q-221 第二个问题:

[问题221]在讲台上公开宣布,说方言和翻方言应该在聚会事奉前完成;这样足不足够?
这是我手头上这张纸条的第二个问题,这是个小卡片。这个问题是有关这里的牧师的。看到吗?因为在属灵的事务上,他毕竟是那个教会的头。执事是教会的警察,负责维持秩序,照顾这些事情,供给穷人等等。理事则是掌管财务与教堂建筑的,那是他们要负责的事。但牧师是教会灵性上的监督,内维尔弟兄,这是你的事了。
12

一段时间前,当教会的秩序设立时……我的确相信说方言、翻方言,以及所有神在教会中设立的美好恩赐。但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就像圣经的时代一样,那里的教会……你注意保罗,他在以弗所建立教会,以弗所教会是一个建立得很好的教会。你注意到吗?我们相信,保罗他自己这样说,他能说很多方言,我们知道他有说方言的恩赐,不是他学过那么多语言,而是赐给他的属灵恩赐,因为他在《哥林多前书》里说……为节省时间,我不想打开圣经念给你们听,因为那会使我们今晚留得太久,我也没有很多时间。但我想让你们能明白。

13

保罗从没有对以弗所的教会或罗马的教会或者其他任何教会谈起过他们属灵恩赐的事,以及如何让这些有秩序。但他必须不断地对哥林多人讲到这些事,因为他们总是在这上面出问题。保罗说,当他来到他们中间时,若他们当中有人说方言,有人唱诗,他就为这些美好的恩赐感谢主。如果你注意,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保罗告诉他们,他们在基督里的位置是什么,讲到他们在基督里的位置。

然后在他告诉他们之后,他就像一位父亲一样,开始鞭打他们,说:“我听说你们中间有分争,我听说你们在主的晚餐上醉酒。”他并没有将他们当作非基督徒;你们弟兄们也不要那样做,不要将他们看作非基督徒。但他们在神的家中所行的,却使他们不像个基督徒。问题是在这儿。
14

我说这事,就像以前的保罗说的:“你们聚会的时候,若有说方言的,就要由另一个人翻出来。若没有人翻,就要闭口。但若有翻方言的……”

我观察过这里的教会,我看见你们已经长大了,我看见许多属灵的恩赐在你们中间运行。坦率地说,我不得不到内维尔弟兄那里,用从主来的一句话纠正他以前所做的一些事。
如果我……如果主……如果圣灵立我作群羊的监督,那我就有责任告诉你们真理。我非常感激内维尔弟兄,他紧跟真理。我只能照着神所告诉我的,把真理说出来。
15

在这件事上,我注意到你们教会的成长,我注意到了这点。在教会里,我们首先是照着这种方式得到的,我们也还要照着这种方式再次得到。

如果你们不注意,那当婴孩们……当他不会说话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竭力说话。看到吗?他唧唧喳喳地弄出很多的噪音等等,但那个时候他却以为自己比传道人还能讲。我们发现不仅自然的生命是这样,属灵的生命也是这样。一个婴孩,如果你因着他咕咕叫地想说话而来管教他,那你会毁了那个孩子。明白吗?你会伤害了他。最好是让他长大一些,到他确实能正确说出他的话,然后告诉他什么时候该说。不能在爸爸或妈妈正在讲话的时候说话,而是在合适的时候,让他说他的话。你能明白我吗?到他该说话的时候才让他说。
16

如果说在聚会中有什么事情是像刺扎在我身上,那就是当我讲道时,有人站起来用方言说了一个信息,搅扰了圣灵。我刚参加过在纽约,还有其它地方的聚会,在那里传道人们允许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这只会引起混乱。明白吗?当神按照一个思路做工,当他想把一个信息告诉你,告诉会众,并作祭坛呼召时,他又把别的东西插进来,那他岂不成了是在自己破坏自己的计划。

比如,就像这事。我们坐在桌子旁边说话,我们在谈论主。这时小家伙很快地跑到桌边,把我们从正在做的事上吸引过去,他喊叫着说:“爸爸,妈妈,我的天!我刚才在队中打了一个本垒打。我们做了这做了那。”这时,我们正在谈论一个神圣的题目。他在棒球赛中打进了一个本垒打,这没什么不好。但当他打断我们正谈论的信息,他就是破坏了秩序。他要等到他的时间到了,然后告诉我们他在棒球赛中做了什么。
17

我们今天在属灵的恩赐上也发现了同样的事,那就是神不能将许多属灵恩赐交给人的

原因,他们不知道如何控制它们。这就是今天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我们本该有的。
我们发现有很多模仿的属灵恩赐。但我不相信在我们的教会里有这样的情况。我为此感谢神。我根本不相信它是一个模仿。我相信我们有真正的恩赐,但我们必须知道如何管理那些恩赐。
18

当你去做一些美善的事,就像你在为老板工作。你开始你的工作,你愿意遵守制度,然后老板会信任你,不断地提升你到更高的职务。

我相信,现在是时候让伯兰罕堂的人,知道如何运用好神赐给我们的恩赐;这样神就会将比我们现在所有的更大的恩赐给我们。但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你看到有的人,你总是需要告诉他,教他所有的事。记住,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当你看到一个因着扰乱了秩序而要你纠正的男人或女人,你告诉他圣经的真理,这就显明在他们身上的灵不是神的灵。因为圣经说:“先知的灵或者预言的灵,”那就是见证、传道、说方言,不管是什么,因为翻出来的方言就是预言。它要顺服先知,道就是那位先知。我们看到,当传道人还在讲台上,一个男人或是女人跳起来说一个信息,这是不合规矩的,不管他们多想做这事。
19

我建议伯兰罕堂要这样做,我们发现的恩赐……我们这里有一些很好的,有属灵恩赐的人。每一个恩赐都是他们个人的一种事工。它们是恩赐,就像讲道是恩赐,医病是恩赐,像其它的恩赐一样。这些恩赐都是他们各自的事工。神命令每个人都要等候他自己的事工。

因此,要让伯兰罕堂像这样运行。特别是在今天,因为我们看到有太多(我不想说这个),但我们确实有太多假信徒了。我们不要假信。没有人,没有一个诚实人想要假信。如果我们不能有真实的,那就干脆什么也没有;让我们等候直到我们得到了真实的。我相信你们会同意这个。我们不要丝毫表面的相信。弟兄们,我们不可能从表面相信开始,却还能离开这个世界。我们得有真实的东西,真正的东西。如果我们没有,就等候直到我们得到了,然后再说有关它的事情。明白吗?
20

我想说,让那些说方言、说预言、传信息的男女们……我跟你们一样相信他们是真实的。圣经说:“要凡事察验,美善的要持守。”[帖前5:21]“我要用笨拙的舌头与别的语言对百姓说话,这就是我说他们要进入的安息。”[赛28:11-12]这是在《以赛亚书》上说的。

我这样建议,以便在一个时间里圣所中只用一种恩赐来事奉,因为这就带我们直接回到我正在说的规矩中。如果一个人正在说,那么让先知的灵顺服先知。你们明白吗?让那些事奉基督身体的人……现在我们已经说了,就要这样做。让那些事奉基督身体的人在他们的事奉上等候,因为它是基督给教会的职事。但你们不能在同一时间里都是传道人,一个时间只要一个。
21

伯兰罕堂要像这样:让那些说方言的,还有那些翻方言的,还有那些对教会说预言的,叫他们在聚会开始前就来到教会中,让他们聚集在一个指定的房间里,等候从主而来的事奉。就像牧师在来到会众前要做的一样,他要拿起圣经,安静地在房间里学习,在圣灵里,然后带着恩膏出来在会众面前说话。如果他不这样,他出去时就会迷惑。让每个有属灵恩赐的男男女女来到主的面前。这样牧师就会有一个单一的事奉,他是个先知,英文“传道人”的意思就是“先知”,是一个预先说出神的话的人。

22

让那些有事奉的人成为其他人的一部分,就像一个人说方言,另一个人就翻方言,他们在一起等候他们的事奉。他们不能私下里呆着说方言,然后出来告诉另外那个人他说了什么,因为他是说方言又是翻方言的。明白吗?如果他有,很好,我们愿意像那样接受。我们要教会借着神赐给我们的这些恩赐得到益处。神既然将他们给我们,那我们就想让教会因着这些属灵的恩赐能够得到益处。让那些说方言的,翻方言的,说预言的,让他们在教会聚会前就来到一起。让他们在房间里等候,等候主给教会的事奉。明白吗?

23

然后就像这样,如果内维尔弟兄说……对不起,我这么说吧,若柯林斯弟兄说方言,希克森弟兄翻方言,他们一起来事奉这个教会。那不是内维尔弟兄的事奉;那是你对教会的事奉。我把这作个例子。你们这些弟兄应该对自己在神的家中得到什么样的事奉感兴趣,就像牧师对他自己的事奉感兴趣一样,因为你这样做是非常必要的。你不能在你自己的房间私下里做这事;如果你说方言又翻方言,你就得走到一起来。一起来到教会,你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因为你有一个个人的事奉。那不是公开的事奉,而是帮助教会的一种事奉。明白吗?是帮助教会的,但不是在大多数会众中间做的,只要按我告诉你的方法去做。明白吗?比如,无论柯林斯弟兄说什么,希克森弟兄翻出来,让另外一位弟兄写下来;不管是什么。如果以后发生……

24

我们都知道主快要来了,我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内维尔弟兄每晚上来说:“看啊,主快来了。看啊,主快来了。”那是没错。是的。他是作为牧师在讲台上那样说,因他得到了神的话。如果他是教会的牧师,教会的先知……确切地说应该是牧师,他学习神的话,并告诉你主的话语中有关主降临的记载,你也就借此得到了警戒。其它那些针对教会的恩赐(他与此没有任何关系),就是说方言,翻方言(就是预言),或者是先知说预言;这些都是指在神的话中没有记载的事情。神的道中所记载的,他都要讲出来;但神的话中没有记载的,就是你要告诉他的。比如说,“告诉惠勒弟兄,主如此说,’明天,不要去到沙坑那里,因为有一辆卡车会翻在那。’”或者类似的事情,必须是这样。你说出来,他翻译出来,之后记下来放在讲台上。开始唱歌等等。当你的事奉完成后,让他们带着所说的预言上来。

25

我不认为我们有……如果你有,就把它放在那。当这些人聚在一起时,让那有智慧的先上来。因为,若有人照圣经说方言翻方言,除非有两三个人的见证,否则就不能接受,得有两三个见证人为此作见证,他们才能相信那是神的话。有时候,在这些小的事奉上,就像任何别的事奉一样,你可能会得到错误的灵,(明白吗?)他们会飞进那里。我们不想那样。不。我们要准备好将这些事工公开,如果它们确实要被公开,你不需要担心它被暴光,若是出于神的就能经受试炼。

就像牧师,如果有人在神的道上向他挑战,他不需要证明什么,他清楚知道他所讲的,“请上来。”明白吗?别的事工也是一样。
26

如果有人用方言说出一个信息……圣经说,若有人说方言,他是“造就他自己”,他们很喜乐。他们感觉他们要说方言,他们就说方言,他们确实说了方言,那是圣灵做的。但如果他们坐在会众中说方言,仅仅造就他们自己的话,那对教会是没有什么益处;男人或女人他们这么做只造就他自己,不管谁这样做。明白吗?

说方言是神的恩赐,为了造就人,正如保罗在圣经中所说的,是为了造就教会。因此它必须是直接从神而来并且是针对教会的信息,并且是没有记载在圣经里的。明白吗?是一些……
27

如果你问我:“伯兰罕弟兄,我要如何受洗?”我马上就可以告诉你。你不需要说方言来告诉我,圣经中清楚地写着要怎样做。明白吗?我不需要……你不需要问那样的问题并要别人说方言来告诉你。明白吗?它已经写在圣经中了。

但如果你问:“伯兰罕弟兄,我要怎么做,我要做出决定,我是去这个教会还是去另外一个教会?”或像这样的问题。“我该做这还是做那?”那这就必须是来自神的了。瞧,神得告诉他们。但这得通过另外一个职事,因为神的道中没有说:“让俄曼•内维尔离开伯兰罕堂去福特维恩福音堂。”神的话没有那样说。明白吗?因此那就是这些恩赐要做的。
28

就像一个人过来说:“你相信神的医治吗?”我们传讲这个,我们相信这个,我们相信用油膏抹。

但有人说他做不到,问题在哪里?那就要神借着说方言、翻方言、预言,或别的方法进到这人的生命中,指出他所做的事,把这告诉他。这不属于牧师的职分,它是属于这些恩赐的职分。但它们不应做在会堂里。明白吗?
29

保罗从没有告诉以弗所教会、罗马教会或别的教会这些事,他们都很守规矩。只有哥林多教会,他们不能管理自己。保罗相信说方言。他在以弗所教会说方言,就像他在哥林多教会一样,但他可以向以弗所教会说比说方言、翻方言更大的事。

若有人写一个信息,是用方言或用预言说的,那就要把它放在讲台上,由牧师在聚会开始前,把这些说方言和翻方言的人所得到的“主如此说”念出来。若这事按翻译所说的成就,那我们就为神的灵在我们中间举手感谢神。如果没有发生,就不要再这样做,直到那邪灵离开了你。神不说谎,他永远都是真实的
现在你们明白,你们已经够大了,举止要像大人,不再像孩子那样“咕—咕—咕”了,你得做些有意义的事了。
30

既然教会要有秩序,那就让它遵守这个秩序。如果一个不通方言的来到你们中间,你说方言,你对他就是一个化外人,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这个时代,有太多这样的混乱,它成了一块绊脚石。一个人说方言,另一个就要翻出来说出他的信息,在讲台上把要发生的事读出来,然后等事情发生了,你看看结果会怎么样。告诉他们明天某时或下星期某时,将有某事,让座在那里的不信者看到事情发生前已经预先说了出来。那时,他们就知道是什么灵在你们中间了,那是神的灵。就是保罗所说的:“若有人说预言,揭露隐情,全会众或那不信者岂不俯伏在地,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吗?’”因为它不能……

31

但现在我们不想……保罗对哥林多人说:“我们作孩子的时候,行动像孩子,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

我告诉你们大家。几年前你们在这些恩赐上还是孩子,到处玩耍。但你们在学校很久了,现在你们是成人的时候了,不要用这些恩赐来玩耍。这些恩赐是神圣的,它们是从神来的,你们不要玩弄它们。让神来使用它们。这才是你们的职分要做的,这才是让伯兰罕堂事奉的方法。如果任何时候有疑问,就让这录音带成为一个见证,让人们知道在伯兰罕堂就是要这样做的。
若有陌生人进来……因为你们一直都有这样的人,因为这是跨宗派的教会,有些没有经过很好训练的人进来,他们没有,他们不知道有什么不同。他们自己的牧师传道时,他们会跳起来,打断他的信息,中断祭坛的呼召,说方言以及类似的事情。你们比起他们有更好的训练。聚会以后,如果他不守规矩,那么执事有责任走到他们身边。不要让牧师去做这事,除非没有执事在场,但执事要照看这些事。明白吗?
32

聚会开始以后,若有人站起来说一个信息,如果牧师要停下一会儿,再继续,那没问题;那由牧师来定。但在那人离开会堂前,执事要立即带他们到一边,把这事跟他们讲清楚。若他们有疑问,带他们到录音带旁,说:“这是我们教会的主教或监督……”主教就是监督。那是圣经里所说的“主教的职位”,就是教会的总监督。“这是规矩,是我们教会做事的方式。我们欢迎你来,说出你的信息。但如果你有从主而来的信息……写出来,到这里来,把它放在讲台上,我们的传道人会读给会众听这个信息。”但它不能只是重复经文之类的事。必须是一个直接的信息,告诉人们将要发生某事,或者他们要做某事。明白吗?好的。

33

Q-222 [问题222]有没有比让执事重复提醒人们更好的办法,来维持教会的秩序?

没有,我刚解释过。这是第三个问题。执事的职责,就是以良善友好来维持教会的秩序。若有人违背教会的规矩,或者喝醉酒进来,像前天晚上在那里有人将传道人枪杀在讲台上。你们听过这事,那个醉鬼带着一支双管霰弹枪进来,他喊着要找他的老婆,他想要……他走向牧师。牧师指给他看他的妻子坐在那,他竟要在教会里杀她,牧师就开始对付他。那个人端着枪转过身,把牧师打死在讲台下,又杀了他的妻子,然后直到开枪自杀。
如果在那个人拿着枪来到门边时,有几个执事在那里,他们就会抱住他,把他的枪给夺下来。明白吗?这才是站好岗位的执事。现在事情像那样发生了,你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但记住,执事是神家中的警察,不管别人怎么想。有时警察也不想去逮捕人,那人可能是他的一个朋友,但他已经向他的职务宣誓,他就得去做。那是他对他城市的职责。
34

这也是执事对教会的职责。如果有人站起来,开始干扰牧师,或类似这样的事情,牧师在讲他的信息,执事就要走向他们,两三个人过去,说:“弟兄,我们可以跟你谈谈吗?”瞧,把他从教会带到办公室,或别的办公室,对他说:“你不能干扰聚会。”你知道,按照法律干扰聚会也要被罚以重款的。明白吗?但是有些人,比如一个违法乱纪的人,或是一个宗教狂,来到你们中间,开始干扰聚会,那你们执事就要……如果执事看上去还不能控制局面,理事或教会的任何人都可以过去帮助他。

35

我再重复一遍这个问题。

有没有比让执事重复提醒人们更好的办法,来维持教会的秩序?
我想,牧师可以不断的……或者播放这个录音带,让它成为见证。执事是警察,他们的话就是法令。明白吗?他们有从教会甚至国家法律而来的权柄,来使神的家处在正确的位子。任何人像那样冲撞执事,要处二至十年的监禁。如果你叫他们走,他们不走,或像那样的事,有人有不合法的举止,那他就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想让自己受罚。
如果到了一个地步……有人跳起来,扰乱秩序,可能只是说方言或别的事,那我是不会介入到这种事里去的。由他们去吧,因为他们是陌生人。如果他是我们自己的人,那就……第二天晚上,你们执事拿着这个录音带,说:“在我们开始聚会之前,我们想播放教会秩序的录音带,我想要每个人都明白。”你们牧师和所有人可以像那样一起来工作。
36

Q-223 [问题223]伯兰罕弟兄,主日学是怎么回事?伯兰罕弟兄,主日学是不是要在讲道聚会之前?

是的,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主日学在讲道聚会之前。这就给那些想参加主日学的小孩们下课休息的机会。如果他们想……如果小孩子们不明白这点,他们就会整个讲道聚会都在那里,然后又上主日学,他们会累坏的。先上主日学,在一个固定的时间,主日学开始上课。主日学的监督要负责这事,主日学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开始,然后在固定的时间下课。所有的主日学上完一段时间后,就下课。
37

Q-224 [问题224]成人主日学的教师应该是牧师以外的人吗?

如果大家是这么同意的话。如果牧师想教主日学,之后再传信息,若他想主持两个聚会,那很好。但如果他不这样做,就要有成人主日学的教师来教成人班。如果牧师心里另有人选,那人也想做,就拿出三十分钟,或者任何你们定的主日学时间,三十、三十五或四十分钟,随你们安排。
还应该按一个铃放在那儿。当铃敲响时,就意味着……或者是教堂的铃,当它在外面敲响时,主日学就该下课了。铃响就表示一切都就绪了。
要有一段时间来唱一两首歌,不管你要唱什么。不要太长时间,否则你就把大家留得太久了,使他们疲倦了。知道吗?铃响了,唱一首歌,不管你唱什么,然后下课让大家都去到自己的位子上。当时间到了,比如说十点,十点一刻,或者十点半,不管什么时间;铃一响,每个教师就要解散他们的班,让他们来到这个会堂坐好。然后作主日学汇报,跟着就解散,而让所有想留下来的人听下面的讲道。看,这就有秩序了。
38

什么问题?多少……[有人问伯兰罕弟兄:“换句话说,我们要分班上课吗?”]

是的,你们要。一个三岁的人不能明白十四岁的人所能明白的东西。我想我过会儿就要讲到这点。
39

Q-225 [问题225]应该有多少个班级?

你们应该把你们的班级……就像那些幼儿班的小孩子们想要看小人书,但对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女孩那就太过分了。你要有人带幼儿班,一个老妈妈或知道如何照看他们的人。其他的班级,我认为,应该是那些能讲说神话语的人。明白吗?要有几个班。说起来,得有……至少得有三个班。
应该有幼儿班,大概五岁左右。五岁以下的应由妈妈带着,在讲道过程中如有必要的话,可以带到婴儿室,要是他们不听话的话。婴儿室就是为这个目的设的。
我认为班级要这样安排。从五、六岁到八、九岁的幼儿班。从十岁到十五岁的少年班。十五岁以上的是成年班。因为他们……如果他们已经够大了……现在像他们这样的年龄都可以找工作了,他们甚至都想投票选举了,所以他们应该能听神的道,所以可以让他们到主堂来聚会。
40

Q-226 [问题226]谁来当教师?

这由你们来决定,你们选举自己的教师。你们应该这么做。把他们带来,找到某个人,与教会商议,说:“谁感到有神的带领?”然后选一个合格的教师,这样就行了。弟兄们,这是非常严格的事,如果教师不合格,就要换别人。
如果在某一天,在神的引导下,我要是感到俄曼•内维尔不再适合做这里的牧师,我就会对教会讲。当我在这看到一件事,认为你们执事不适合做执事,我也会对教会讲,说:“我发现某个执事做了他不应该做的事,他不能持守他的职责。”类似的事情,或者是理事,不管是什么。我不能投票决定他的去留,得由教会来做这件事。但我要在教会面前提起这事,因为那是我应该做的事。那是我要做的事。作为一个监督,我得观察,看看事情发展如何。我们要去天堂,不是在这里玩游戏,彼此追来追去,玩棒球等等。我们在这里有着这地上最恩慈的事,就是神的道,且他的道要在敬虔的秩序中运行。
41

谁来当教师呢?

那由你们自己来选择。但对那些幼儿,我会选一个上了年纪,能做这事的妇人。为少年人,我会选一个严格的,而不是只会跑到外面烧烤香肠的教师。如果他们想去烧烤香肠,那没问题,但应把一切事情交给……交付神的道,让某个能持守神的道的人来掌管。如果要这样,这个教会不是为……烧烤是没关系的,你们想一起去野炊团契,这没有什么不好,那是你们为让孩子得到消遣该做的事。但在这个地方,是要传讲神的话。烧烤香肠之类的事是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做的,但不应该在神的家中。我们知道我们不应该在这里举行什么瞎胡闹的晚会。你们都很清楚。
42

Q-227 [问题227]谁应该管理主日学,让它有秩序?

是主日学的监督。这是他的职责。他与执事、理事、牧师或别的人都没有任何关系,他有自己的职分。不管你的主日学教师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主日学的教师应该让每个班级井然有序,每个教师都要出席,如果那天他不在,就要另外找一个教师代替他。
在主日之前,在上课时,主日学的监督要去收取人们放在主日学奉献箱里的捐项,报告捐献数额,班级里有多少圣经,等等。在讲道聚会前站在会众前,要让他来汇报;当主日学结束后,他们要作一个报告,他要报告有多少教师,多少的赠品,全部主日学奉献的总数,等等。执事、理事、牧师不做这些事,他们与这些事没有关系,那是主日学监督的工作。
如果他看到主日学需要某样东西,他就要将需要提交到理事会,理事会就开会讨论。如果理事们通过财务发现有足够的资金,就可以购买。如果他为了教学还需要别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是圣经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们可能想买一本圣经给人,你知道,就是送给那些找到圣经词语最多,最能引用圣经的孩子们,给他们一些奖品之类的东西作为奖励;如果他们想要通过教会购买,那就要转给执事。让他们看看教会的财务是否有钱支付这些开支。明白吗?
我想这就回答了有关这一点的那五个问题。
43

下一个问题是:

Q-228 [问题228]伯兰罕弟兄,我们尊重奉献新教堂时所立的规矩,并且照着我们所理解的去做。但因着这么做,有些人生气,离开了教会。有些人不愿听我们说的,特别是小孩子。我们把小孩子的事跟父母讲过,他们却不去管他们。难道是我们理解错了吗?还是我们的方式有错?谢谢。
44

让我照着顺序来回答。

为了尊重教会的规矩,我们已经按照我们的理解,来执行在新堂奉献时立下的规矩。
这是对的,你做对了。我估计这可能是个执事,因为这是执事的工作。好的。
45

因着这么做,人们对我们很生气。

他们也这样对我。他们对任何人都会这样。明白吗?那样做的人,他一定是有问题。他们在神面前做得不对,因为基督的灵是顺服基督的教训、基督的家和基督的规矩的。明白吗?任何那样的男人、任何那样的女人、小孩,对一个敬虔的告诉他们该怎样做的执事生气,任何父母对一个执事生气……当然,我们想得到这教会的每一个人;但如果那只会引起麻烦,是一根刺,就如我们俗语所说的害群之马,那这个人就不对了。
如果他们离开,只有一件事做:让他们走吧,为他们祷告。明白吗?或许几个执事去到他们家中,问明他们为什么离开,问他们有什么问题。如果他们……看看你是否能与他们和好。如果不能,就带两、三个见证人,这样或许他们能明白,如果他们还不明白,如果他们是教会的成员,就要在教会前说出来。这样他们……
46

如果他们不是教会的成员,不是会众的一员,但他们必须要遵守规定。他们要听我们这里的规矩,因为这是教会的秩序。这不是我们要不要或喜不喜欢做的事,而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我挺身出来,借着录音带把这些事讲明;是我,他们能听到我在讲道,知道是我,不是你们。你们问我这些问题,我从神的道中按照我最好的理解来告诉你们。

“伯兰罕弟兄,如果这些人生气,从你们中间出去,圣经是怎么说这事的?”
“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因为不属我们。”[约一2:19]就是这样。离开教会,那就是他们做的。好的。
47

别人不听我们所说的话,尤其是孩子们。

孩子们也要知道纪律,他们应该在家里学习守纪律。即使是我的孩子,无论什么时候到这里来,他们不守规矩,我不要你们瞒住我;撒拉,利百加,约瑟,比利,不管是谁,你们告诉我,我一定会查处。如果他们举止不好,他们就要离开教堂,直到他们学会举止得体为止。这不是竞技场,这是神的家。这不是玩耍、溜冰、写纸条、嬉笑、大吵大闹等等的地方,这是神的家,要求行为敬虔。
你们来这里是敬拜的,不是参观。这也不是野炊的地方,不是参观的地方。这是圣灵访问的地方,要听他所说的话,不是彼此交谈。我们不是来这里彼此交通,我们来这里是与基督交通。这是敬拜的家。孩子们必须得守纪律,如果他们有父母,要让他们知道!如果小孩的父母不听执事所说的话,那么这父母本身就应该被纠正。
48

我们跟父母们讲起他们的孩子,他们也不愿管他们。

如果他们是这教会的成员,那你应该带两、三个人一起去,把父母私下叫到一个办公室然后开个会。我不在乎是谁,不管是我,是内维尔弟兄,是比利•保罗和他的小孩,还是柯林斯弟兄和他的小孩,或是你们中的其他人。我们彼此相爱,我们也对神以及他的道负责。如果是道格,不管是谁,我们要把对方叫进来,彼此真诚。如果我们不能彼此真诚,那神怎么能对付我们?我们又怎能对神真诚呢?明白吗?
这是一条命令,我们必须要保守神的家。执事要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明白吗?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告诉你们要遵行这些。如果你告诉那父母,他们不听,那么你就另带一个执事或理事,或教会中的某个好人,带你们的执事会,你们执事们一起去,说:“琼斯弟兄,亨德森弟兄,杰克逊弟兄,”不管是谁,“他们的孩子举止不好,我们告诉他们两三次了,他们不听。”
然后叫琼斯弟兄进来,或是别的弟兄,说:“琼斯弟兄,我们叫你来开个会,我们爱你。你是我们的肢体,你是我们中的一员。让我给你播放这个录音带,听听伯兰罕弟兄怎么说的。我们请你让孩子们举止端正。如果他们不端正,你又不能让他们在教会中这样做,那在你来教会前把他们放在一个人那里,直到他们学会在神的家中该如何行为止。”这是规矩,是要遵行的。明白吗?
49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

我们理解错了吗?
没有,先生,你没有理解错;是正确的。我再说,那是秩序。在军队中他们不会问你:“你愿做某件事吗?”如果你在军队中,你是被强迫要做某事。明白吗?在教会中也是这样。我被迫要传讲神的道。不管别的人或弟兄怎么说,我得为道辩护,我被迫要这么做。我不得不伤害一些人的感情,甚至要撕破他们的脸皮。
你们不想成为像奥斯瓦德那样的人。如果你不能做到,在不同意一个人或某件事的情况下,还能怀着同样的感情跟他握手,那你就有问题了。即使我在各个方面都不能同意一个人,但如果我不能像基督一样关心他,那我的灵就有问题,我就没有基督的灵。明白吗?
如果他说:“好,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你的教导是这样,那样。”
“好吧,弟兄,我们一起来讨论讨论。我们自己来解决。我们到那房间去把事情讨论清楚。”他要把我撕得粉碎,我不得不说些话来回敬他。如果在我心里不能对他有同样的感情,也就是他还是我的弟兄,我要尽力帮助他;那我就永远不能帮助他,我没有办法帮助他。若我不爱他,去那里又有什么益处呢?告诉他,“弟兄,首要的一件事,我不爱你,让我在去那里之前把这种东西从我的心里除去,因为我不能帮助你,除非我爱你。”
是的,这才是方法。看,遵行它,你做得完全正确。应该是那样的。你没有理解错。
50

我们处理的方式错了吗?

没有,这是正确的方法。秩序要持守。因为它不断地……小孩子与母亲们,小孩会哭,如果他们哭得太多,干扰了上面的牧师,记住,你是牧师的保镖,你是他的福音保镖。明白吗?如果那干扰了主的信息,你们是执事,你们要做什么?就像一个人说方言,他要负责任。一个人传道,他对神的话负责,他对这些事情负责。你们每个人都对一个工作负责,那就是我们来这里要做的。
我们不想等太久,我知道几分钟后我还有个约会,我得尽量快些。
51

Q-229 [问题229]伯兰罕弟兄……(这卡片上有两三个问题。)伯兰罕弟兄,在教会中为某人收取奉献的政策是怎样的?这应该怎样做?

我认为在教会当中收取奉献给人是不应该做的,除非是给你的牧师。我认为,如果有一个人来求施舍,或类似的事,或者有人急需什么;就如这里的一个成员,比如说我们的一个弟兄有一些困难。我认为,这应该在讲台上宣布,让牧师来做这事。我认为这是他的职责,弟兄若有缺乏,让他转给教会,如果要那样的话。
如果有人有缺乏,而你也不想收取奉献来供给那个有缺乏的人,就让堂委在一起研究、决定,是否从库中拿出一笔款来救济他。如果那时候库中钱太少,支付不起,不得不来收取奉献,那么要等执事会商议之后,按秩序转给牧师,由牧师为这事说:“今晚,我们的琼斯弟兄,他有一个可怕的意外,他的家被烧毁了。今晚,作为基督徒,我们聚在一起,我们每个人看一下能做什么来帮助琼斯弟兄重建家园。”不管是什么,我们要这样做。要在讲台上讲,这是做这类事的方法。之后就转给教会的财务,由教会的财务支付给他,并给那人一张收据,因为我不知道这种事情是否可以免税,我想这种事是可以免税的。
52

但如果是一个生人进来,是一个生人进来,他进来说:“嗯,你们知道吗?我正在路途上,我的轮胎爆了,我想要一个新胎。今晚请捐助我一个新的轮胎。”要是这样,那就不应该做。不,不应该做。如果看上去值得,你认识这个人,执事会就可以研究,从库中取一笔款给这个人买一个轮胎或别的什么。或者教会的钱很少,执事会决定了这些……牧师与这事没有关系,是执事做这件事,或是执事会。如果同意了,就交给牧师,牧师就可以取奉献款。但要注意,如果是生人,又是急事,一个人需要一点钱,而你感觉这是一个正当的理由(这是我的意见),若是一个真正正当的理由,你也知道是一个正当的理由……

53

首先,如果你去看看我在家中的账本,关于那些路过的人,他们说:“我是从某某教会来的某某牧师,我路过这里时遇到一些麻烦,我需要一套轮胎。”他知道我刚从聚会回来并刚取了奉献款或像那样的东西,我就会给那人一些钱去买一套轮胎。然后我查查记录,发现根本没有这么个传道人,也从来没有在那个地方住过。这些年来我账本中所记录的像那样给出去的钱就有一、两万美金,从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后来才发现,别的传道人也说:“怎么,他向我也要过这要过那。”

教会对外人没有责任,只对他们自己的人有责任,是这样的。他们对自己的人有责任。
54

但如果看上去有值得的理由,你们理事可能会说:“等会儿。这个人,他的车停在那,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他不是我们的会众。但确实是有这事。”若他们想要那样做,为一个会外的人说些特别的事……不是我们的会众,不是我们自己的人,我们自己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弟兄中为他们收取奉献,在这里的弟兄。明白吗?

但如果他是个外边的人,他说他饿了,有人要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给他一些救济,那取决于你;但我是从教会这方面讲的。如果教会的人被要求救济,那……
55

若你请一个传道人,当然,他来这里讲道,他来之前你们就了解他,你们知道,你们会给他奉献,或支付他工资,不管他需要什么。

但如果这个人来这里,有一个正当的原因,执事会同意并且告诉了牧师,那就让牧师宣布:“某某人在这里,我们不认识他,他来这里求我们……他说他的孩子很饿,我们没有时间去调查这件事。”
56

如果有像那样的事,如果我们自己人中间有那样的事,执事们就要去调查。明白吗?如果值得,那就去做。如果不值得,就不要做,不必做。但现在这个人在这,那就让牧师说:“理事会告诉我,他们不认识这人。但这人坐在这里,他说他的名字叫吉姆•琼斯,”或不管是什么,“他就坐在这里。琼斯先生,请你站起来好吗?琼斯先生,聚会结束后,你出去时,就站在门外面。若有人心里有感动,你可以为这人做些什么,出去时就给他。”明白了吗?

你们都录下了吗?对那些正在录音的人……柯林斯弟兄没有在他的录音带上录下这点。我想再重复一下,如果……因为他是一个执事。
57

如果一个人来到你们中间,情况紧急,他想要从教会得到捐助,就让执事或理事在一起研究,决定以后告诉牧师,事就这样办理。由牧师叫某人的名字,说:“这是某某人,我们不认识他,我们这的制度是这样的,我们在拿出捐款给人之前要先调查,对我们这的人是这样。但这个人,他说他破产了,他有紧急的事,他的孩子病了,他想为他的孩子抓些药,或别的什么急事,他现在就站在这里,先生,请你站起来好吗?”让他站起来。“你们大家都看到他是谁了,聚会结束后,这人会站在门口,大家出去时,感到要捐助他的话,你们是自由的,我们只是在教会中宣布这事。”你不用支持这样做,只是宣布而已。那是对一个陌生人的友好。明白吗?好的。我想问题解决了。

58

Q-230 [问题230]磁带怎么办呢?磁带怎么办呢?(这有个问号)很多人责备你在这些磁带上的作法。还有关于教会周围的人出售磁带的事,是不是马奎尔先生要为它们支付版税?

好的。磁带是按合同办的。我不知道合同什么时候到期,那属于理事的事,不是执事,而是理事;不是牧师的事,而是理事的事。理事们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写一个合同,我知道。如果错了,请理事会纠正。理事们与制磁带的人有协议,磁带是有经营许可权的。
其他任何人不得制作磁带,除非经有许可权人的允许;磁带不得出售,除非经有许可权的人允许,因为那是法律规定,许可权控制这一切。明白吗?那有许可权的人想要谁制作,取决于有许可权的人。如果他想让每个人制作磁带,那取决于他;他想要每个人出售磁带,那取决于有许可权的人。他应该从那有许可权的人得到书面授权后才能制作销售磁带,这样他在法律上就是清白的了。若他没有这样,那有许可权的人就……你要对你自己负责……如果一个人想惹麻烦,他可以那样做。你越过了那个许可权……就像版权一样,是同一回事,不允许你这样做。你要是这么做了,会被罚一大笔款的。
59

如果有人制作磁带,可能他们与取得磁带版权的马奎尔先生有协议。现在我不知道那事,因为我没有足够长的时间与你们在一起,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是指谁。我猜想马奎尔先生还有版权,因为我在加利福尼亚或是亚利桑那州时,我知道他们仍从加利福尼亚州购买磁带。马奎尔弟兄的岳父索斯曼弟兄,也是我们教会的弟兄。我想马奎尔先生仍然有这个磁带的特许经营权。

在磁带制作方面一直都有一些抱怨。当抱怨涉及教会的财务,涉及到理事,理事们就有义务去把事情搞清楚。明白吗?根本就不应该出这种事。
60

你看,这纸条上说,他们写信给办公室责备你。坦率地说,我有很多这样的信,他们想知道为何他们不能得到磁带。据我所知,你们知道你们与那位有许可权的人有合同。我本人不想与这些磁带有任何关系,如果有人能用磁带让福音传得更远,阿们!

但首先,罗伯森弟兄和他们开始制作磁带,比勒弟兄与几个人也开始制作,梅西尔弟兄与高德弟兄两人几年前就在制作。当然,每个人在制作磁带时,就有人在抱怨他们。但后来更大的抱怨是他们得不到磁带。人们从国家的另一头打电话给我。然后另外的人又要收回磁带。他们一会儿放这个,一会儿又播放那个,那样你就不能明白磁带的内容。
61

那些买这些磁带的人,他们应该得到高质量的录音带。我不管他们要做什么才能制作出这样的磁带,但我们想看到我们的顾客和我们的弟兄(他们是我们的顾客和弟兄),他们一定要得到最好的磁带。你们理事们负责这些事,使这些人满意。如果不满意,必须立即把他们的钱退还给他们。

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等磁带等了几个月。我不知道马奎尔弟兄如何看待它。我不知道,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不是我的事情,那是他们理事们的事情。我不是要介入,我只是告诉你们这方面的原则。原则就是,当有人订购这些磁带之后,磁带应该在一到五天之内寄出去;当他们订购磁带之后,你们必须把它们寄出去。若有人违背订单,许可权可以随时被取消。
62

每六个月或一年,这个就要更新,这个协议就要更新。你们要在许可权上说的那一天见面。其他的人也会在那时来,你们要通知那些想要磁带的人,然后带上协议来,坐下来讨论。

这些订单必须履行。必须履行好。明白吗?因为有抱怨,他们抱怨利奥和吉恩,他们抱怨每个人,抱怨马奎尔弟兄,抱怨别的人,我们要找出他们的抱怨是什么。
当磁带一箱一箱地堆起来,成打的信涌进来,他们……这些抱怨不是去到那些磁带制作商那里,而是去到我这里。他们总是对我抱怨。作为一个基督徒,这是我的职责,要确保他们得到他们付款买的,我要你们理事们确保他们得到他们所要的。如果他们要多付钱,才能得到更好的磁带,更好的机器……我们要那些能把磁带制作得更好的人来做这些磁带。我们愿意这样做。磁带必须制作好。顾客要满意,否则就停止磁带制作,我们就再也不制作磁带了,谁要就自己去制作。既然你收他们的钱,那就要让他们得到的物有所值,因为那是基督教的教义。不能……
63

当他们来这里听福音时,我想把我所知道的最好的都告诉他们。当他们来时,我要你们看到每个人及每样事都在运行。那就是今晚我告诉你们执事、理事、牧师必须去做的原因,因为他们来这里是寻找神,我们要让这些事情有秩序地进行。

这些磁带也必须是按照规定来进行。如果他们要多收钱……如果你得到的是二等的磁带,那你们就去弄个好的磁带来。如果因着好的磁带你要多收钱,那就多收,总之要让他们得到物有所值的东西。
我对版权不感兴趣,一分钱也不要,伯兰罕堂对此也不感兴趣;我不要你们这样做。不要对版权感兴趣。如果他们付了些钱,我想你们就因录制磁带而得到一些版权。我想这就是他对米勒先生和他们所说的有关法规的事;我们不得不拿到一定的版权。那取决于你们。我与它没有关系。那得一起解决,你们大家来解决这事,我无法解决所有的事;我只是告诉你们事情应该且必须怎样运行。你们明白,我说“必须运行”。因此我们要这些事情正确地运行。
64

如果你们必须得有一个更好的机器才能来制作,那就找一个更好的机器。如果必须这样……我对他们说:“每次我到外面,在我去之前,我会通知你们我去那里要传讲什么信息。”我允诺你们,星期天晚上回来再录音。在我传讲任何新的信息之前,它要首先在这个会幕传讲,因为他们有一个更好的录音系统。你们记得吗?当我来这儿传讲我的信息时,会通知录制磁带的人是什么聚会。他们问我,“什么聚会?你要传讲什么信息?”我告诉他,“这个晚上我打算讲什么讲什么。”因此他们就能为顾客准备好,一切就绪,制作一个更好的磁带,因为它是在伯兰罕堂这里制作的,这里的声音效果很好。

65

我正进入这伟大的传道中,我不能保证我将在海外所做的,我不能保证,我不能保证我会在这里传讲第一个信息。因为当你到各处传讲信息时,你必须得有一些……它对你会变得很陈旧,听的人也会感到陈旧。你得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带出在那里的信息。让他们在外地也放一个机器,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够完好地录制磁带。

要制作完好的磁带,每个磁带都要来回播放,检查一遍,否则的话就干脆全停下来,什么也不要做,让每个人录制他自己的磁带。明白吗?一切都要做好,这样就不会有那些抱怨了。我们不要任何的抱怨,如果有抱怨,我们就要处理,解决。
现在我要赶快了。比利这里还有两三个问题,然后我们就结束。
66

Q-231 [问题231]伯兰罕弟兄,执事在教会中维持秩序的权限应该有多大?我们应该主动维持秩序,还是要等到内维尔弟兄告诉我们的时候再做?

那不是内维尔弟兄的工作,那是你们的工作。明白吗?这就像你不用告诉内维尔弟兄要传讲什么,如何传讲。看,那是你们执事们的工作,你们要去做。你们要照看这些事。那与内维尔弟兄没有关系,那是你们的工作。
如果一个警察在街上,他看见一个人从车里偷东西,他是否要打电话给市长说:“市长先生,我在警察的岗位上为你工作,我在街上发现一个人,他昨晚偷了汽车的轮胎。我想知道,你认为该怎么办?”看到吗?瞧,那是不明智的。对不对?是的,先生,如果他在犯罪,就抓他。
如果有人在教会中做错事,就要制止他,与他交谈。不要傲慢;但若他们不听,就以他们能明白的方式对他们说。瞧,就像你看到一个不守规矩的小孩时,你就该对他说:“走回去。”执事们,站好你们的岗位。你们四个人,两个在前面两个在后面,站在这些角落或像那样的地方。要特别注意那些流氓和像他们那种来教会的人。你们明白吗?你们要站岗,到你们的岗位上呆在那儿;那是你的位子,在墙边站着,观察每个进来的人。
67

执事照料神的家。有人进来,就与他们交谈,向他们问安,与他们握手。你们是警察。“我能告诉你衣帽间吗?”或者“坐下好吗?我们给你一本歌本好吗?”或者说“我们希望你在这里过得愉快,祷告,我们很高兴你今晚与我们在一起。”引领他们到一个地方,说:“你是喜欢近一些还是靠后一些?”要这样友好。

警察(或者说是执事)是军队里的宪兵,礼貌但还要有权威。明白吗?你们知道宪兵是什么,如果他履行他的权利,我认为他就像是一个随军牧师。礼貌,但他有权威。你必须在乎他。这些新兵到外面喝醉酒,他就把他们关到一个地方。执事也是这样把他们带到他们的地方。
记住,执事是一个警察,事实上执事的职分比教会中其它大多数的职分都更严肃。我不知道还有哪个职分比执事更严肃了。是的。因为他有一个真正的工作,他是神的人。他是神的人,正如牧师是神的人一样。肯定是的。他是神的仆人。
68

理事们,他们是由神委派照理财务及类似的事情。我告诉你们有关磁带的事,其它发生的事,建筑物,维修,管理财务等等,那就是理事要看顾的事:财产,财务,等等。执事与这没有关系。同样,理事也与执事的工作没有关系。

如果执事想请理事帮助,或者理事想请执事帮助,那你们都要彼此合作。但那是你们的职责,是特别挑选出来的。明白吗?好的。
69

所以,不要请示内维尔弟兄。如果内维尔弟兄要你做某事,他是你的牧师,那你要带着礼貌与爱心去做。如果他说:“柯林斯弟兄,希克森弟兄,托尼弟兄,请你去看看那个角落出了什么问题。”那你要尽忠职守,你知道,就是要做一个真正属神的人。

记住,你不是在为伯兰罕堂工作,也不是为内维尔弟兄或我工作,你是在为耶稣基督工作。明白吗?你在为他工作。他期望你忠心,就像他期望牧师或别人一样;他期望你忠心。我们也要显示我们的忠心。
70

有时候事情会比较困难。我在外面也很难。即使是一个我全心所爱的传道人,我也不得不告诉他真理,带着爱,我要伸手去帮助他。他们到我这里说:“伯兰罕弟兄,你真是个很好的人,你为什么不在洗礼、蛇的后裔这些那些事上妥协一点呢?”

我说:“弟兄,我爱你,但我们来打开圣经看看谁对谁错。我必须得……”
“哦,不。伯兰罕弟兄,我告诉你,你错了。”看。
我说:“可能我错了。若我错了,你就告诉我。你知道我错在那里,你就告诉我错在那里。我愿意接受。”
这是同样的事情。有人说:“嗨,你没有权利叫那个小孩坐下。”但执事是神家的管理员。他照看神的家,维持秩序。这是圣经说的,如果你有什么别的事是执事应该做的,来告诉我。看,同样的事情,但做这些事是你的职责,是的,你是后盾。
你不需请示任何人,那是你的职责。内维尔弟兄不要问别人,教会不需要问别人。我的意思是,如果理事们想在圣堂的上面加上房顶,他也不需要问内维尔弟兄。那与内维尔弟兄没有关系,与我也没有关系,那是你的事。执事也不需……
71

牧师也是一样。“你要传讲什么?我不要你讲这个。”他们没有权利说这些,他们的牧师是神来带领的。如果内维尔弟兄传讲了一个主要给我们的信息,那我们全都被包括在里面。若我告诉内维尔弟兄错误的事情,神要我为此负责任。是的。神是所有事情的老板。明白吗?我们就像是他的大使,在这些职位上工作。

72

下一个问题,我想再讲一个问题就结束。

Q-232 [问题232]请解释说方言的恩赐应如何在我们的教会中运行。
我已经解释过了。
什么时候教会才能有秩序……哦,恩赐要在什么地方运行?
我们刚才解释过了。
73

Q-233 [问题233]有多少……(你能看看这是什么吗?)[比利•保罗回答伯兰罕弟兄:“是乐器。”]哦,乐器。除了风琴与钢琴之外,我们在教会中还可以有多少乐器?

这决定于你是否有一个弦乐队或别的什么。你明白吗?我不知道你是指什么,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它的意思。风琴与钢琴是教会的财产。如果领唱的想要有大号、小号之类的乐器,有人来到教会,他们会演奏这些乐器……这些乐器都是在乐队里的,当然这是理事们的事,与理事们商量一下看是否有钱购买乐器。我想这就是他们的问题。
但如果他们有自己的乐器,那很好。如果他们没有自己的乐器,他们是这儿乐队的成员,不是一个人跑到这儿来,演奏一、两次,又走了,必须是教会的乐队。教会不应为一个今天在这里演奏,明天就到别的地方去的人买乐器,他只是拜访一会儿,演奏一、两首歌。不,先生。这里得有个乐队,有人带领的,有组织的乐队,那么教会就与他们讨论购买乐器的事。
74

Q-234 [问题234]请解释我们执事如何在圣堂……[比利•保罗为伯兰罕弟兄念问题:“在聚会前后我们怎样维持人们在圣所里安静?”]哦,好的。

弟兄们,我建议这样,这是一件大事,希望我们有更多时间谈论这事。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想在晚上聚会前播放这个录音带,叫人们明白,就播放它;只要这部分的磁带。你想为某事放这磁带的某部分,你可以一直倒带直到你找到了,然后播放它。因为这是个问题。
教会的执事,正如我所说的,是教会的警察。教会不是一个交谈、叙旧与嬉戏的一个普通的地方。教会是神的圣所。我们来这里……如果我们要彼此见面,可以我去你家或者你来我家,或者你去另一人的家里见另一个人。但是在教会的周围嬉戏、谈论那些事情,弟兄们,这是不合宜的。我们来这里,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脑后。如果我们来这里……
75

看看几年前我们所做的。格蒂姐妹是个钢琴师。当我在这里做牧师,我曾经同时是牧师、执事、理事,我不得不做这些。现在你们不必这样。因为你们有人可以执行这些。我有招待员,西沃德弟兄和其他的人在门口。他们把书堆在门口,放在椅子上。当人进来时,指给他们挂衣服的地方或帮助他们找到位置,递给他们歌本,并让他们祷告。每个人都坐在他的位子上,静静祈祷直到聚会开始。当人们聚在一起时,在开始的时候,琴师格蒂姐妹上来开始弹琴。

我建议你们的司琴上来弹奏一些非常舒缓的音乐。如果她不能来,也可以录在磁带上播放,或别的什么,播放那些非常甜美神圣的音乐。如果有人在交谈,就要有一个执事上去,在桌上的麦克风前说:“嘘-嘘-嘘,我们要你们到会幕来敬拜神,不要吵闹,请听音乐。在你的位子上坐下,要敬虔,祷告或读圣经。这是在神居住的圣所里。我们要大家真正敬畏,敬拜神,不是在聚会前四处跑动、交谈。你们聚集在一起,来这里与神交谈。明白吗?或者安静祷告或者读圣经。”
76

当我去到马贝尔教会,诺曼•文森特•皮尔,你们都听说过他。我进去……你知道,他是个伟大的心理学家,是个教师。我进入他的教会,我想:“我希望我的教会也能再次像他们这样。”当你一进去,那些执事就站在门边。当然,他们会递给你一张主日学传单,安排你坐下。你知道,他们有三场聚会。教堂只能容纳四五百人。你知道,纽约是个很大的地方,他是个很受欢迎的人。我想他们十点有一班,十一点有一班,同样的讲道重复一遍,同样的聚会,同样的讲稿。他们解散时,有五分钟给教会……没有人能进来,直到他们都出去了,然后执事打开门,另一群会众进来。他们有那些旧的箱式座位,你知道,他们像这样进去,坐在长凳子上。我想,这个老马贝尔教会已经有大约二百年了。

77

在那个教会的任何地方,一根针掉在地上你都能听到。在风琴的前奏曲开始之前他们已经祷告至少三十分钟了。每个人都在祷告。我想:“这有多好啊。”然后当传道人……我想他们演奏一首前奏曲大约三至五分钟,如“你真伟大”之类的曲子。当他们弹奏时,大家都停止祷告听歌曲。瞧,这中间有一个转换,让人们能够从祷告转到唱歌。他们弹奏时,唱诗班的指挥带领唱诗班。他们有会众的歌和唱诗班。这时他们就为主日学作好了准备。明白吗?当这个结束后,除了神圣的敬拜外没有别的,那就是我们来的目的。

78

我认为这非常好,如果我们的教会能……我既然说了这些,那我们就要这样做。明白吗?让我们这样做。如果有人做任何事情……我认为这是件好事。如果是好事,就让我们去做。我们不想放弃任何好的事情,我们总要去做。明白吗?如果到了早晨,他们开始彼此交谈或做些类似的事,那你们执事中的一个就要站起来,上前去告诉他说:“我们这个教会已经有了规定……”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这样做,他们可能有这样做。你知道,在聚会前我不在这儿。
他们进来时,开始谈话,就要有人过去说:“嘘-嘘,请不要说话。”明白吗?找个姐妹去弹奏音乐。如果没有,就拿磁带播放一些管风琴的音乐,说:“在教会里我们有个新的规定,人们进来以后,不要交头接耳,只要敬拜神。还有几分钟聚会就要开始了。在这之前,我们或者读圣经或者低头安静祷告。”这样几次以后,他们就学会了。明白吗?
79

你听到有人在说话,告诉他们几次还是不听,最后到了一个地步,有的人说……你看到有人说话,而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看到吗?这时,一个执事就应该上去说:“在聚会期间我们要你们敬拜神。”明白吗?这不是谈话的地方,这是敬拜的地方。明白吗?

我想这就是那个问题:请解释……(是的,让我看看,没错)请解释执事要怎样在圣所维持秩序。是的,是的,就是这样。
80

好,最后一个问题:

Q-235 [问题235]伯兰罕弟兄,聚会开始时我们有机会……(不,他这写的是“抱怨”。字写得太小了。)“我这里收到一些抱怨。”是吗?[比利•保罗回答:“嗯,”并继续帮助伯兰罕弟兄读这些小字]在聚会开始时有一些人抱怨,我们有诗歌、见证、祷告、祷告的要求、特别的献唱,或许十一点开始讲信息,但留给讲道的时间却没有多少。有些人会疲倦,不得不在结束前离开。请解释要唱多少首歌,什么时候开始讲信息。有时候我们有祷告的要求,结果却变成了作见证的聚会,有些事情看起来不是时候。
81

我希望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比利在这里帮助我。在磁带上,有人听到这些东西,这是比利在帮我读,因为字写得太小了,我认不出来。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在聚会开始前我们应唱多少首歌,何时聚会开始?”

我在这里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认错。当我错了时,我要认错。我在这里承认我在那方面带了头。因为是我把聚会时间拖得很长,把教会带入到了这个惯例中,但不应该这样。记住,我告诉你们大家,星期天晚上,如果主愿意的话,在星期天晚上,若我得再呆一个星期,我要从星期天晚上开始,把我聚会的时间限制在最长不超过三十或四十分钟。
82

因为我发现了这点。信息带着能力传出去,如果你说得太多,你就让人们疲倦了,他们也不会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是……我一直都知道这点。最成功的演讲者是那些能恰当地……耶稣是个话不多的人,我们看看他的讲道;看看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大概只用了十五分钟。他击中了要害,一下子就有三千人进入了神的国。看,直接击中要点。

我在这方面犯了错。我这样做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不懂得分辨,而是因为我在录制磁带,这些磁带要在众人的家中一小时一小时地播放。你会发现在下星期日,我这样做的原因,下星期日,我这样做的原因……我可能马上在磁带上说。我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巨大的重担压在我身上,要把这时代的信息传讲出去。现在信息已经传出去了,我可以主持三十分钟的聚会,在这头一年,在我所去的聚会中,把我的表调到三十分钟,最多不超过四十分钟,直接进入信息,做祭坛呼召,不管做什么,或呼召一个祷告队列,不占用很多时间,因为会使人们疲倦。我知道这事。
83

注意这儿。我想,这一年我们没有多少人起来走出去,有时候我留他们有两、三个小时。是这样的,因为这里一直在录制发往全世界的磁带,明白吗?那里的人们用几个小时来听磁带,还有传道人等等。德国,瑞典,非洲,亚洲,各地都有人在听这些磁带。

对圣所,对教会……如果你在这里录制磁带,你拿两个小时的磁带,录上两小时的磁带,那没关系。但如果你不是在录制磁带,就要缩短信息,把信息缩短。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有的人愿意时间短,而有的人喜欢时间长,你必须得介于这两者之间,使大家都满意。
84

很多次,我们因一个拖得太长的见证会而破坏了我们的聚会,我知道我在这方面也有责任。我们过去曾举行街头聚会,你去到那里,一些老弟兄站在那里,他站起来……你请他做一个简短的祷告,而他却会为城里的市长祷告,为州长祷告,为工会主席祷告,一个接一个地,为所有的牧师祷告。你知道,按照号排下来,为在医院的琼斯姐妹祷告等等。街上路过的人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就继续走了,看到吗?因为他把大家都给弄得很疲乏。

主要的事情,你主要的、长的祷告是在内室里祷告。进入你的内室,关上门。在那里你可以整天整夜或花两个小时一直在那里祷告。但在这里,大家都注意着你,所以你要让你的祷告短、快。把你聚会的大部分时间放在神的道上。那是主要的事情。尽你所能拼命地传讲神的道,然后把道传给大家。
85

这是我的建议。请记住,我承认我犯了错,在这方面带了不好的头。但我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这样做,是因为我在录制两个小时的磁带,把信息发往海外各地。你们知道吗?但当这些两小时的磁带发到各地去之后,教会不应该再这么做了。明白吗?

你们应该这么做,让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一个建议,好吗?我说,教会应在固定的时间把门打开,让会众进来,唱歌。每个人进来敬拜神,不是来互相拜访;在那之后也不要让他们在这里拜访,告诉他们解散到外面去,不要来这里互相拜访。如果你要交通,就到外面去。这是圣所,要保持清洁。如果主的灵在这里做工,我们就要持守主的灵。明白吗?主的灵就会不断地运行。若你不持守,你记下我的话,它要堕落,肯定的。让我们持守,这是我们的职责,这就是为什么今晚我在这儿的原因。我们要用这些规矩让这些事有秩序。
86

瞧,我这么说吧,通常,除非我们有特别的通知……要告诉大家你要录制信息。如果内维尔弟兄有一个信息要传给大家,录在磁带上,就说:“下星期天晚上,我们想录制一盘两小时的磁带,或三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的磁带。我们想录制一盘两到三小时的磁带,”或者别的什么,“下星期日晚上。”这样人们就知道了。当他们来时,对他们说:“今晚我们要录制一个信息,我有个信息,想录在磁带上发出去。我感觉有带领把磁带分发出去。要录音,可能是两小时。”或者三个小时,我只是这么说。

但通常当我去到一个地方,比如说是基督教商人会,或是我外出去举行一个祷告队列的聚会,如果我在医治聚会前站起来讲一个三个多小时的信息,你看会怎样?第二天晚上你的会众就只有前一天的一半。明白吗?因为他们受不了,他们还得上班。
87

我建议,通常……我昨晚看了内维尔弟兄的讲道。那是个非常惊人的信息。我做了记录,放在我的口袋里,在我自己的信息里可以用。是的。“逃脱的路”,这是个很好的信息。你们看到他讲得多快。大约三十五分钟,他就讲完了。那很好。内维尔弟兄的信息常常是这样。不太长。导致你的聚会失败的地方,就是你把聚会拖得太长了。明白吗?

我知道,注意,我并不是说这些来羞辱你们理事、执事与牧师,我只是告诉你们,要明白什么是真理,这些事必须要这样。你们大家都很和善,每个人都很和善。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会说:“除了某某弟兄不和善以外,所有人都很和善;我们大家要为他祷告。”但你们都很和善,你们忍耐、温柔、安静。那很好,但不要成为娘娘腔。
88

耶稣也很和善,但当到了要说什么的时候,那就不同了,“经上记着说:’我父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他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不说。那也是我们要做的。明白吗?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耶稣,他是神。记住,他甚至是……说到教会的执事,他接管了这个职分。他拿绳子做成鞭子,他没有温柔地叫他们出去,而是把他们赶出神的殿。他在扮演执事的角色,给你们执事作了榜样。看,他是你们的榜样。“经上记着说,’我父的殿必作祷告的殿。’”记住,耶稣那时是个执事,你知道耶稣当时正扮演执事的角色。

当他担当牧师的职分时,他说了什么?“你们这些瞎眼的法利赛人,瞎眼领路的……”他在担当牧师的职分。
当他告诉他们要发生什么事情时,他在担当先知的职分。看到了吗?
当他们被要求付丁税时,他担当了理事的职分,说:“彼得,你且往河边去钓鱼,你钓上来的第一条鱼,它口里有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又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89

他是牧师、先知、理事,又是执事。肯定是。所以你看到他做什么,让那成为你在伯兰罕堂中的榜样。我们要成为一个殿,让他能在一切事上,每个工作上,每个地方都得到尊荣,没有瑕疵。温柔、甘甜、良善,但要有秩序。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位置上。明白吗?这才对,这才是他所要的。他决不拖泥带水。到要说话的时候,到该说什么的时候,他就说。当要显出温柔的时候,他就显出温柔。他是柔和、良善、智慧,又严厉;任何事在他都恰到好处,他为你做了榜样。圣灵刚把这一点启示给我。我从未想到他是个执事,但他是。他像一个执事一样行事。

90

我说这些,如果你的聚会在七点半开始,如果是这样,就要提前半个小时,在七点钟打开教堂。告诉司琴,告诉管风琴师……你们付她工资吗?你们付司琴工资吗?是付给她,还是给钢琴师?她是自愿的。要温和地邀请她。即使她要求支付工资,就给她所要的,告诉她我们要她提前半个小时到。如果她说:“嗯,我不能做。”或别的事情,或有什么抱怨,就让她来这里录制一些柔和的音乐。你们知道吗?不需要每次都来,播放你的磁带。让一个执事,理事,或开门的人,管理员,把磁带放进去。当人们进来时,就播放音乐。如果执事不在,就让理事或者另外的人在这里做这事情,让音乐播放半个小时。

但七点半一到,教堂顶上的钟就要响。你们有钟吗?有。好的,七点半钟一响,那就表示我们不能再在教堂里走动,彼此握手等等。领唱的就要开始工作了。如果没有领唱的,在铃响时由执事看看是否有某个人开始领唱。说:“翻开诗歌,第几首。”明白吗?要在七点半把一切都各就各位。
91

好,然后唱一首会众的歌,也许再唱一首会众的歌,跟着就让事先提到的人带祷。让牧师……牧师不应该在场,应该由领唱的来做这事。我想是凯普斯弟兄。他知道要做什么,由他叫某人来讲或者他自己来带祷。祷告时会众要站起来,由某人带祷。你要是不……

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来到神的家里祷告,那是祷告的地方。当你在那圣所时,要节约时间。明白吗?你叫他们都到祭坛上来,你会发现有人会呆上十五至二十分钟,那你的时间就全用光了。
92

你的祷告是在家里的。耶稣说:“你祷告的时候,不可像假冒为善的人那样站在那里,做很长的祷告,说这说那,做给人看。”他说:“你祷告的时候,要进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这就是要有暗中的祷告,那是主所说的。

当有人进来时,领唱的说:“好的……”唱完一、两首歌后,就由某人带领祷告,不管是谁,做个简短的祷告。不要站起来为所有的官长祷告,或类似的事。如果有祷告的要求,就要让人知道,递上去。写出来,说:“这里……今晚在我们祷告中,我们要记念某某姐妹,在医院的某某弟兄,某某某。你们祷告的时候请记念他们。琼斯弟兄,请你带我们祷告。我们起立。”明白吗?把它放在讲台上,告诉他们,让他们习惯这样。“如果你有祷告的要求,请放在这里。”不要说:“谁有祷告的要求,可以让大家知道吗?”如果这样,马上就会有人站起来说:“荣耀归于神,你知道……”像这样开始,那么,你看着吧,有时候要半个小时他们才坐下去。看到吗?
我们要对教会负责,不是别人。这是我们对神的义务。这些职分是你们对神的责任。明白吗?我今晚站在这里告诉你们这些事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对神的责任,你的责任就是执行它。明白吗?
93

当有这样的事……让某人带祷,这样做是好的,他们带祷完然后坐下。

如果你有一个特别的……我不想说这事,我不赞同……如果有人想有特别的献唱,就要在教会里宣布。告诉他们:“任何人要是有特别的献唱,就在教会聚会前去见领唱的。”要说:“对不起,弟兄,我很愿意这样,但今晚我已有别的歌了。你可否告诉我你哪天晚上会在这里,我会为你安排。看,我已经把我的安排写好放在这里了。”
94

让凯普斯弟兄或者那领唱的弟兄……要有个领唱的,不管是谁。他们不要站起来说很多的话,那是传道人的事。明白吗?他们站起来领唱,那是他们的事。

讲道是牧师的事(明白吗?),而不是领唱。他不领唱,领唱的人领唱。他要负责任,时间一到,他就应在圣灵的恩膏下从办公室精神抖擞地走出来到这里。当这些事进行时,他不必在讲台上。让他留在办公室或别的地方;时间到了,有对讲机通知他。当他听到最后一首歌……如果还有像独唱,二重唱,或别的什么,那就把它作你们的第三首歌。
你们要有两首会众的歌,祷告,奉献(如果你们要奉献)。每个人都要站好自己的岗位。说:“好,我们唱最后一首歌,如果招待员愿意,他们就前来收奉献。”当他们唱完了歌,招待员也站在这里,就说:“好,我们来祷告。”他们献上祷告,“我们记念在这里的某某。”念完以后,你知道,就像这样。“好,大家站起来,弟兄,请你为我们带祷。”然后就结束了。
95

在你们唱第二首歌时,或不管你们在唱什么,如果你们要奉献就奉献。我建议你们唱完第一首歌,然后就作晚上的奉献,然后你们唱第二首歌,再接下去。让你们的最后一首歌……最后一首歌就是呼召牧师。最后一首歌一唱,风琴开始前奏曲,牧师就走出来。看,一切就在秩序中,每个人都安静。没有人说话,每个执事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牧师站在那里。

他走出来,向会众问安,翻开圣经说:“今晚,我们来读圣经。”当他找到之后,说:“我们读圣经。”有时这是一件好事,如果你说:“为尊重神的话,在我们读神的话时请站起来。”然后读,“今晚,我们要从《诗篇》读起。”不管是什么,或者让某个人读,或领唱的,或同工,或与你在一起的某个人,让他读,不管是什么;但如果你能自己来读,那是最好的。像那样读,找出你的题目。明白吗?你大概用三十分钟,就到了八点左右。
96

从八点到八点四十五,三十至四十五分钟,照圣灵所赐给你的把神的话放在那里,在恩膏下照主所说的去做。

然后做祭坛呼召,说:“在教堂里有谁愿意接受基督作救主,我们邀请你到祭坛上来。请站起来。”明白吗?
如果没有人站起来,就说:“这里有谁想受洗,已经悔改想要在水里受洗叫你的罪得赦?如果想来,我们现在给你机会,风琴还在弹奏的时候你能过来吗?”明白吗?
如果没有人来,就说:“这里有谁还没有接受圣灵的洗礼,今晚想要接受,想要我们为你祷告?”可能会有人上去,就让两、三个人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祷告,把他们带到一个房间里,一些人跟他们在一起去,教导他们如何经历圣灵的洗礼。会众不与他们在一起。
97

如果有人要接受基督,站在祭坛边接受祷告,让他们祷告。当他们祷告时,就说:“现在我们来低头祷告。”问他们:“你们相信吗?”

若有一些小问题耽搁会众,就送他们到祷告房,与他们一起去,或叫人与他们一起。让会众可以继续,就像那样,你要有地方容纳他们。
如果没有人来,就说:“今晚有没有病人想要被抹油的?我们在这里为病人祷告。”
如果有人说:“我想私下见你,内维尔弟兄。”
你说:“好的,我们在办公室见。执事会带你过去。”
“弟兄,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好的,有一位执事会带你到办公室,聚会一结束我就去见你。”
98

“现在我们站起来解散聚会。”看,整个事情不超过一小时四十五分钟。一小时三十分钟你的聚会就结束了。你直截了当,你们做了要做的事。每个人都满意,感觉很好地回家。看到吗?如果你没有,如果你让……瞧,你可能是好意,但你看……

你知道,我在这讲台上已经差不多三十三年了,到过世界各地。在这么长的时间你会学到一些东西,肯定的。对吗?如果没有,你最好退出。我发现这点。如果你只是与圣徒打交道,弟兄们,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整夜留下。但你不是单单与他们打交道,你是在找出他们来。这是你正在寻找的,你要在他们的范围内工作。把他们带到这来,让神的道进来,然后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如果他们有什么事要见你,很好,带他们到办公室去,不要滞留会众。
99

你知道,人们会上来说:“好,我告诉你,让我们来个见证会吧。”我不想对此作任何批评,我只是告诉你们真理。我只是告诉你们真理。我发现他们的见证会所带来的害处可能有的时候比好处还大,确实如此。

如果有人在复兴会的时候有火热的见证,你知道,你们有复兴。你知道,在聚会中,有人得救了要说一些话,称颂神,那就让他把心里的东西倒出来;如果他想要这样做,在复兴会的时候,说:“我想要说,’因神为我所做的,我感谢他。他上星期拯救了我,我的心因神的荣耀而火热。感谢神。’”坐下来。阿们。那是好的,继续下去。这很好。
100

但当你说:“过来。下一个是谁?下一个是谁?让我们听听一些人的见证。”如果你要有一个聚会,你要在某一个晚上作见证,那就宣布:“下星期三晚上,不再有祷告会。我们将有一个见证会。我们要大家来参加一个见证会。”他们来那里作见证,读圣经,祷告,然后说:“我们已经宣布这个晚上作见证。”因此让人们见证一个小时或四十五分钟或半小时,不管是什么,继续下去。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认为那会帮助你们的会众,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对所有的事都会有帮助。

101

现在太晚了。弟兄们,这些是尽我所知的。我知道什么在你们的心里,我尽我所知道的,回答你们所问的问题。从今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若你还思想这事,请听这磁带,听这磁带。若它是给执事、理事,不管是什么,请播放这磁带。如果会众要听,就把它放给他们听。好的。这是照神的旨意将我所知道的对佩恩第八街伯兰罕堂里的会众传讲。这是我要求你们弟兄执行的,在圣灵的领导下,带着良善与慈爱,在人们面前显露出你们基督徒的恩惠出来。基督徒并不是一个被推着到处转的婴孩,而是一个充满慈爱的人,他对会众充满了神的爱。明白我的意思吗?

102

还有问题吗?磁带快要完了,还有人在等我。他什么时候会到那儿?[比利•保罗说:“现在。”]现在。他自己来吗?[比利•保罗说:“我去叫他。”]好的,好的。

我知道我们要走了,如果没有别的话。如果没有,我们就解散……?什么事,柯林斯弟兄?[柯林斯弟兄说:“如果磁带完了最好就结束。”]
103

好,弟兄们,我很感激今晚与你们在一起,内维尔弟兄,执事们,理事们,主日学的监督,以及你们所有的人。我们相信主会帮助你们为神的国遵行这些规定。我说这些的原因,是因为我认为你们已经从孩子长成大人了。你们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但现在你们成了人,在神的家中行动就要像大人一样,约束自己,尊荣我们的职分,尊荣每个职分。主赐给我们的每个恩赐,都要按着秩序来运行,用我们的恩赐和我们的职分荣耀神。我们祷告。

104

天父,我们感谢你今晚把这些拥有各样职分,在杰弗逊维尔的这个教会做主工的人,都聚集在一起。神啊,愿你的手在他们身上,愿你帮助他们,祝福他们。愿会众和人们明白并知道,这是为了神的国,让我们成为智慧的人,知道神的灵,知道要做什么。父啊,求你悦纳。我们就要解散了,祝福我们,愿你的圣灵看顾我们,引导我们,保守我们,愿我们在岗位上忠心。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